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民主行动党巴也加拉斯筹款晚宴



希望联盟,大马有望!筹款晚宴

主办:雪州巴也加拉斯民主行动党
日期:10/1/2016 (星期日)
时间:晚上七点
地点:MBSA停车场, Jalan BRP 1/4, Bukit Rahman Putram 47000 Sungai Buloh, Selangor (靠近Perodua)

购票:
电邮:DAP.payajaras@gmail.com
热线:0164700967


继续阅读...

2015年12月22日星期二

证实刘特佐曾赴1MDB会议 惟财政部否认涉及讨论决策

转载自《当今大马》:

年轻富豪刘特佐屡屡卷入一马公司争议,财政部如今证实,刘特佐曾出席一马公司董事部会议,但声称刘特佐仅是以沙地阿拉伯王室代表身份出席,而且没有参与讨论与决策。

财政部是在上季国会,以书面回答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的问题时,证实此事。

“这是因为,沙地王室受邀请,向一马公司进行礼貌访问。”

“不过,沙地王室无法出席,而要求刘特佐代表他们,向一马公司董事部进行礼貌拜访。”

“但正如会议记录所显示,刘特佐之后马上离开,并没参与任何会议讨论。”

刘特佐没担任纳吉顾问

财政部并没阐明,刘特佐是出席一马公司董事部何时召开的会议。

潘俭伟要求政府财政部交代,刘特佐有无出席,一马公司董事部在2009年9月召开,讨论向沙地石油国际公司联营计划投资10亿美元的会议。

首相纳吉也是一马公司顾问团主席。潘俭伟也要知道,刘特佐是否出任纳吉的顾问?

但财政部重申,刘特佐并没担任一马公司的顾问,而一马公司也没付款予刘特佐。

财政部说,刘特佐曾出任一马公司前身,即登州投资机构的顾问,但他已于2009年5月辞职。

当时,中央政府仍未接管登州投资机构,并将它易名为一马公司。


继续阅读...

2015年12月20日星期日

公账委会:了解公司财务 传召主席前主席听证

转载自《南洋商报》:

(吉隆坡18日讯)继总裁阿鲁甘达之后,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将传召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主席丹斯里洛丁沃卡马鲁丁及前主席丹斯里巴克沙烈,他们将分别于下月19及20日出席听证会。

此举是为了要更清楚的了解,1MDB前管理层管理该公司时的财务情况,并解释问题究竟如何发生。

公账会主席拿督哈山阿里芬说,该会对阿鲁甘达今日出席听证会时所给予的供证感到满意,而除了将传召洛丁卡马鲁丁及巴克沙烈,若有需要,该会也将再度传召1MDB前总执行长拿督沙鲁。

他今晚发文告说,该会也将给予总检察署更多时间,以完成1MDB的终极审计报告,预计最迟可于明年2月杪提交予该会。

该会成员潘俭伟则指部分公账会成员要求传召沙鲁及哈占前来供证,但在哈山阿里芬要求下,该会仍未决定是否要传召他们,或是设下任何日期传召两人。

潘俭伟也是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他是在公账会今日传召1MDB总裁兼执行董事阿鲁甘达到国会出席听证会后,向记者这么说。

公账会另一名成员梁自坚说,公账会的调查重点是问题如何发生,阿鲁甘达今年才被委以重任,他主要是解决债务,并非引起有关问题发生的人士。

再召前总执行长

梁自坚也是人民公正党士拉央区国会议员。他说,阿鲁甘达是由同律师陪同前来国会大厦,向公账会成员提呈1MDB的重组计划书,解释该公司如何通过出售公司资产还债。

禁媒体入国会大厦采访

阿鲁甘达今天(18日)出席公账会听证会,媒体却被拒绝进入国会大厦采访。

公账会副主席陈胜尧说,哈山阿里芬禁止媒体进入国会采访。

国会保安人员要求欲采访的媒体把车辆停放在国会大马路旁,导致记者被迫顶着炎热太阳等候阿鲁甘达及公账会成员的车辆驶出国会大厦。

阿鲁甘达乘车离开国会时被记者包围,不过,他只是向媒体招手即离去。

不再传召阿鲁甘达

潘俭伟证实,公账会将不会再度传召阿鲁甘达向该会供证。

他也确认,1MDB今日(18日)呈交了新的文件予总检察长,而由于总审计司尚未接获数份1MDB文件,因此,1MDB的审计报告预料在明年2月完成。

至于传召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梁自坚指出,该会成员曾与前任主席拿督努嘉兹兰讨论此事,却未与现任主席哈山阿里芬讨论。


继续阅读...

2015年12月16日星期三

六朝如梦:现在很好拿了吧?‧许国伟

转载自《南洋商报》:

最后一个“钉子户”,也拔了。

当马六甲州行动党改选落幕,被视为中央“国王人马”的派系,欢庆一举挫败原任甲州主席吴良山的人马,由郑国球为新任州主席,邱培栋出任秘书时,这也意味着中央完成了一统天下的布局。

在柔佛州,荜路蓝缕开荒多年的巫程豪,不但失去州主席,最后连15席中委都挤不进。

在雪兰莪,最资深的州议员邓章钦,在改选前有传闻会遭杀出局,最终排在最后一名。

在马六甲,领导甲州火箭打过大战小役的吴良山,在坚持了这么多年后最终也被推翻。

遥想2004年,林冠英意在“众星拱月”之下当了行动党秘书长,言谈间就提到中委会里有“异议分子”之说。

说的是谁?就是3名中委,即巫程豪、邓章钦及吴良山。

十年过去了,几次的改选跟“国王人马”角力,异议分子都收拾了,或打倒了,最后的眼中钉也拔了。

续领导火箭打大选


即使硕果仅存的,也都被压制了,震慑了。就像在霹州称雄的倪氏堂兄弟,虽然位居主流但也非“国王的人马”,一场改选也让他们见识到中央“拉一派打一派”的手法。

那么,这一统天下,是为了什么?

行动党自修章后,就定下秘书长任期为三届九年。现任秘书长林冠英已经连任三届秘书长,今届也是林冠英担任秘书长最后一届,托“重选”的福,他的任期原本在今年12月15日就届满,即使延后也只是到2016年9月29日。

除非行动党领袖到时为林冠英量身订做修章或延长党选,让他继续担任秘书长以领导火箭打大选,不然很可能在下届大选前,行动党秘书长一职就要换人了。

林冠英毕竟不像老爸林吉祥,如果没有了秘书长一职,在人才济济的行动党里,是否还有绝对的威权,仍是未知数。

或许这一统天下的布局,除了是加强中央的绝对威权,更也是秘书长职人选的布局。

新秘书长须懂做人

也就是说,如果秘书长真的换人,那么新人选很可能要具备以下条件:嫡系人马、中央重用、破格擢升、年轻才俊、专业形象、执行力强、基层不强、调度资源、不抢风头、听话服从,且最重要的是,不是雄霸一方的“诸侯”。

嫡系人马、中央重用、破格擢升这三个条件,自然无需多解释。

专业形象与执行力强,这对火箭要打下届大选很重要。

为什么要选基层不强,没有去经营基层的人呢?这对采取高度中央集权的政党而言,道理不言而喻。

调度资源呢?行动党今天不是一穷二白,阮囊羞涩的纯在野党,而是拥有执政权与资源的政府,因此调度资源,就是要懂得分配资源,尤其是权与位的分配。

不抢风头与听话服从,这对接棒的秘书长人选而言很重要,毕竟林氏父子不管在哪个位子,行动党都会“林氏父子共治”,谁才是老大,新秘书长要懂得做人。

消除妨碍接班分子

目前,一般看好是组织秘书陆兆福及宣传秘书潘俭伟有机会接任秘书长,另外砂州主席张健仁与霹州主席的倪可敏也颇受看好,不过若仔细审视各人具备的条件,恐怕也非中央钦点人选。

那么还有谁?哥宾星与刘镇东,看来就较符合条件,尤其又以刘镇东更是上佳人选。

然而现实是,不管上述谁接任秘书长,除了陆兆福还算资深,其他人都不比中央眼里的“异议分子”及“一方诸侯”来得资深及有基层,即使扶上来做秘书长,如果不能服众,就成了问题。

这也让人想起一个故事。明太祖朱元璋诛杀功臣及大将,太子朱标看不过眼多次劝谏,有一天,朱元璋把一根满是尖刺的荆棘丢给朱标叫他捡起来,朱标皱着眉头,不知如何下手。这时朱元璋拿把刀把尖棘削掉了,丢给太子,说:“现在很好拿了吧?”

杀功臣与大将,就是消灭未来会威胁接班人的人。

独裁与集权政治,都是这么玩的,古今皆然。


继续阅读...

巫伊合作当然是为了行动党

转载自《光华日报》:

文:孙天美

首相纳吉在刚结束的巫统大会中,以巫统主席身份公开表示与伊斯兰党合作的意愿,马华和民政领导层第一时间跳出来表明这项合作不能涉及在大马落实伊斯兰法;行动党精英则仿如看到烫手山芋落到马华和民政手上一般,幸灾乐祸的再三的刺激马华和民政“你怎么说”?

把巫统和伊党的合作与大马落实伊斯兰法绑在一起是件很可笑的事。如果纳吉真心要在大马落实伊斯兰法,他只需要求巫统国会议员在国会上支持伊党提出的私人动议就好,届时无论通过与否,伊党也一样从此欠了纳吉和巫统一个人情。那麽,巫统欲与伊党合作若与伊刑法无关,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下届选举时的国会议席啦。从纳吉那番“如果行动党主导的联盟执政”的说辞,就可窥见纳吉心思了,因为马华和民政挽不回已流向行动党的大部分华裔选民的心已是个公开秘密,国阵若要继续执政就得获得更多的马来人的选票,和伊党合作就是方法之一。

问题只在于巫统是要端出什么样的菜来获得伊党点头而已。在大马落实伊刑法,肯定不是巫统的那碟菜。做为一个执政已逾半世纪的政党通常都很清楚,任何国内政策必会影响外交发展和国际合作层。以目前全世界都被伊斯兰国(ISIS)的恐攻搞得都草木皆兵的时候,大马若在近年内落实伊刑法,肯定会像铁达尼号般沉没有冰冷的南中海当中。需知,近年来中国和美国都竞相与东盟国家发展紧密的合作关系,如中国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关系伙伴(RCEP)及亚投行、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等,除了因为这个区域物资丰饶,当然还有国情和政局的稳定。非提不可的是,大马都是这三个国际组织的成员国。

党的条件,只要消息传出或在国阵下届执政后落实,可以预见的是会有很多外国公司撤资,美国很可能还会联同周边国家军事及贸易围堵大马。届时就算国阵继续执政,但很快就会因为民不聊生被政变推下台。巫统里头的高官显要十之八九都是欧美毕业归国的高材生,难道他们看不到这幅局面吗?

既然如此,巫统还能以甚麽条件吸引伊党合作呢?当然是官位高职和选举时不在伊党选区推出巫统候选人等政党之间传统合作条件,要不然咧?

因此当我看到大马这一票的以华社为基本选票的政党,忙不迭的为巫统和伊党合作发表言论,对于马华和民政我还勉强能理解他们的作法是为了安抚仍未看透其中奥妙的民眾情绪,但少数行动党精英要求马华和民政表态的作为倒是笑话了。试问过去几年来是哪个政党约束不了自己盟友在国会推动伊刑法私人法案?是哪党的秘书长控制不住局面后宣布仅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绝裂,反而最后是被伊党全面断交的?

行动党里头皆是精英,其实只要用点功像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研究国阵通过的政策和法案,国阵执政这么久多的是可以置疑和监督的事。动不动就拿大马华社最敏感的伊刑法吓人,这又岂是个负责任的人民代议士所该抱持的态度?


继续阅读...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安美嘉:挺國安會法令‧“104議員名字要公諸於世”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11日訊)淨選盟前主席拿督安美嘉表示,公民社會將會設法找出支持通過2015年國家安全理事會法令104名國會議員名單,並將向大眾公開。

她表示,已查證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類似我國將巨大權力賦予一個人身上的國家安全理事會法令,最多也只是諮詢性質的理事會,若真的有國家有這樣的法令,請務必告訴她。

美英國安威脅大也不需要

“就連國安威脅更大的美國及英國都沒有這樣的法令,為何我們卻需要它?” 安美嘉昨晚出席“國家安全理事會法令:是保護或壓迫”講座會擔任主講嘉賓時指出,不要自以為該法令沒有使用“緊急狀態”字眼就可以繞過國家元首批准,實際上其性質與緊急狀態法令無異。

她說,他們也會嘗試呈交備忘錄給國家元首及會見上議員,說服他們拒絕讓這個法令在我國推行。

她認為,政府在國會下議院最後一天會議倉促通過國家安全理事會法令,並將討論機會降低,是讓人擔憂的警鐘。

哈尼巴:誠信黨要巡迴講法令弊端

國家誠信黨雪邦區國會議員哈尼巴表示,該黨將會針對上述法令到全國各地舉行巡迴講座會,向民眾說明有關法令的弊端。

民權律師阿茲米沙隆表示,從過去1964年發生的大馬印尼對抗緊急狀態、1966年砂拉越政治危機緊急狀態及1977年吉蘭丹政治危機緊急狀態顯示,當時動用緊急法令都不是面臨真正的國家安全威脅,而是處理政治危機。

他說,如今國家安全理事會對國家安全定義太廣,擔心該法令會遭到濫用。 行動黨振林山區國會議員林吉祥則表示,政府推出上述法令前應該先召開聽證會詢問民意,而該理事會應該是反恐怖主義理事會,否則會對公民權利造成巨大威脅。

他指出,新法令開放的濫權空間太大,甚至可以以此接管州政府。


继续阅读...

2015年12月11日星期五

士拉央民主行动党“新篇章‧新希望”筹款晚宴



士拉央民主行动党将在12月17日(星期四)晚上7时30分,在士拉央iDEAL Convention Centre主办一项主题为“新篇章‧新希望”的筹款晚宴,欢迎民众踊跃购票出席。

当晚的演讲者包括林吉祥丶潘俭伟丶哥宾星丶林立迎丶梁自坚丶刘永山丶拉吉夫丶阿兹士巴里教授丶艾德里。

票券每张为60令吉,桌席则分别为600令吉(普通)丶1千200令吉(银级)及2千500令吉(黄金级),晚宴主旨是筹募行动党邓普勒花园社区中心的活动基金。晚宴地址为:iDEAL Convention Centre, Jalan PS8/3, Prima Selayang, 68100 Batu Caves, Selangor.

欲参与者,可联络:018-915 7800/018-391 5400,或电邮:dap.tamantempler@gmail.com


继续阅读...

走过50年 行动党目標要成执政党

转载自《诗华日报》:

(芙蓉10日讯)民主行动党抱著「改变在即,斗爭到底」的信念,放眼来届第14届全国大选创下更高峰、更辉煌的成绩,势要坚持改变及成为执政党,以此作为该党50週年党庆的目標。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指出,在第13届大选时,民主行动党取得前所未有的辉煌成就,即贏得38席国会议席及107个州议席,让该党在欢庆50週年党庆时,背负著更大的责任;除了上述目標外,最重要是在来届大选时,极力爭取更多年轻选民的选票。

他指出,对於刚通过的《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是属於一项不民族及不尊重人权的法案,所以该法案在每一个阶段进行通过时,他们都將会极力反对,即使要通过法庭途经去挑战宪法,他们皆会坚决的反对到底,因这关係到人权的问题,这法案根本就不应该获得通过?

他是昨晚出席在芙蓉举行的民主行动党50週年党庆推介礼时,如是表示。

民主行动党代全国主席陈国伟表示,43年前国阵曾指民主行动党將会进入坟墓,但43年后的今天,民主行动党不单没有被灭亡,而且还持续地不停成长。

敢言敢怒不够

秘书长林冠英则在会上说,民主行动党能够来到50年,这证明了该党是最佳的,但对於要执政国家,即使已做好准备付出及牺牲,但这一些还是不足够,因除了敢言敢怒敢担当外,必须要在政权及政策方面比国阵更好,才能够做一个比国阵更杰出的政府。

民主行动党「50週年党庆推介礼」选择在发源地─芙蓉举行,可谓意义深长!

这场推介礼的出席者人数眾多,除了该党创党人曾敏兴医生之外,党中央领袖皆纷纷出席,包括国会领袖林吉祥、秘书长林冠英、代全国主席陈国伟、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妇女组全国主席章瑛、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全国副宣传秘书张念群及多位元老刘德琪、廖金华和李高等人。

大会以「改变在即,斗爭到底」作为党庆口號,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延续党的精神及斗志,开拓更辉煌及推向更高峰。

活动获得超过500人踊跃出席,以见证这辉煌的一刻。


继续阅读...

2015年12月9日星期三

“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保护或压迫?”座谈会



国会下议员在上周四深夜仓促通过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它赋予首相绝对的权力来处理“国家安全”的威胁。

一旦该法案在上议院通过和在宪报上颁布实行,人民的权力有否受到损害?国阵议员在下议院通过国安法,是否国阵和首相为了加强他们对于权力控制的一项绝望举动呢?或者,它只是一个错误解读国安法旨在保护国人对于不可预见的威胁呢?

欢迎民众出席一项主题为“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保护或压迫?”的座谈会,以便进一步了解国安法究竟是要加强对国家人民全面的维安,还是为独裁制铺路和它并没有保障公共及国家的安全。

这场以英语为主的免费入场座谈会,将于2015年12月10日(星期四)晚上7时30分于The Club, Bandar Utama, Petaling Jaya举行。

主讲者包括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丶大马人权协会(Hakam)主席拿督安美嘉丶雪邦区国会议员哈尼巴丶马大法律系副教授阿兹米沙隆丶大马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主席邱进福丶宪法专家阿都阿兹巴里教授。主持人为Michelle Ng。


继续阅读...

2015年12月8日星期二

(视频)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大选基金筹款晚宴(巫英文)





八打灵再也民主行动党 将在12月2日(星期三)晚上7时30分 ,于八打灵再也星光海鲜庆丰楼举办主题为"城乡同步,迎变砂州"的筹款晚宴, 欢迎民众踊跃购买餐券参与。

日期:2015年12月2日(星期三)
时间:晚上7点半
地点:Starlight Seafood Restaurant, Jalan 51A/241, Seksyen 51A, Petaling Jaya

主讲者主要以国语和英语发言。

晚宴票价分別为每张票券价格75令吉或一桌(银级)750令吉;黃金级和白金级赞助桌席则分别为2000令吉和5000令吉 。

欲支持此晚宴者,可电邮dapdinner@gmail.com并附上姓名丶联络号码丶属意的桌席性质(普通丶黄金或白金级)和数量。

未克出席晚宴但欲响应者,欢迎你捐款至以下户头:

银行:Maybank
户头名称:DAP Damansara
户头号码: 5141 9634 2008
支票抬头请志明:DAP Damansara


继续阅读...

賴昭光 :搗伊黨選區的利害關係

转载自《中国报》:

霹靂州伊黨宣佈脫離民聯后,揚言競逐22個州議席是否形同自殺?該黨上屆大選也是攻打22州議席,但只贏得5席。巫統擊敗伊黨的州議席中,4席的多數票介于53至304票之間,3席的多數票介于613至887之間。下屆大選在新選民增加的優勢下,在野黨若團結應戰,應可拿下這7席。若誠信黨與伊黨在這7席打三角戰,等于兩黨抱在一起跳霹靂河。

 霹靂州公正黨敗選的議席中,只有一席的多數票少過1000票,在馬來票居高的選區更是輸到落花流水,可見公正黨在馬來區的實力遠不及伊黨。而誠信黨的市場則不在馬來區,該黨雪州大選主任嘉法已揚言,該黨將在下屆大選上陣競選以多元族群為主的混合選區,他說“因為這些選區有超過35%華裔選民”。伊黨在霹靂州上陣的選區十有其九馬來選民佔六成以上,更沒有誠信黨想要的超過35%華裔選民選區。行動黨及公正黨會讓出混合區給誠信黨,還是推誠信黨落河?

 潘儉偉揚言該黨下屆大選攻打伊黨雪州8個選區,以與伊黨來一場正面交鋒。這8個選區是鄧普勒公園、再也谷、斯里沙登、中路、千百家、丹絨士拔、巴也加拉斯及杜順大。伊黨是阿茲敏阿里的大恩人,除非公正黨在下屆大選前幹掉阿茲敏,強行“希盟化”雪州,否則掌握兵權及資源的阿茲敏,預料不會允許公正黨染指伊黨上陣的所有選區。

 行動黨不失華人黨本色,挑選上述8席華人票(27至37%)最多的選區要挾伊黨,欲讓該黨嘗嘗在華人區的投票箱中,月亮票輸到比月亮還光的窘境。但選票右袋出左袋進的把戲,無助擴大希盟政治版圖。反之若引起伊黨反彈,也挑選8個行動黨馬來票最多的選區扎一腳,比看你的華人票值錢,還是我的馬來票夠力,行動黨的幾個馬來票比例較高的混合區如雙溪比立、新古毛及適耕莊,也將面對浴血困戰。

可以出氣但不爭氣

 萬一伊黨奉陪行動黨在全國玩鬥雞遊戲,火箭全國各地的混合區難免陷入紅海血戰局面。伊黨競選的22個雪州州選區中,行動黨挑了8隻“華裔味”最濃的雞腿,剩下的雞肋留給誠信黨啃。然而,誠信黨卻不見得對巫統的強區有興趣。

 誠信黨火拚伊黨可以出氣,但肯定不爭氣。誠信黨執委祖基菲里阿末上屆代表伊黨出戰瓜雪國席,以460票微差落敗,伊黨現任行政議員沙烈漢在沙白州議席以399票微差取勝,現任州議員哈斯林在丹絨士拔以682票微差取勝。伊黨豈會出讓她有望取勝的瓜雪國席給誠信黨?希盟若不與伊黨取得默契,一對一在類似沙白及丹絨士拔的選區單挑國陣,雖然仍可執政雪州,但卻必須承擔失去三分二多數席優勢的風險,公正黨因此希望與伊黨藕斷絲連並肩作戰謀出路。

 阿茲敏阿里強調,希盟若想在下屆砂拉越州選或全國大選獲勝,就必須保持一對一的陣勢對壘國陣。行動黨若真夠勇氣堅決要在下屆大選后把伊黨排除在雪州政府門外,該黨雪州領袖包括潘儉偉應身先士卒攻城搶奪8個華人最多的伊黨州議席,並騰出現有相對安全的8個華人區給只對華人票有信心的行動黨馬來領袖上陣(如檳州扶植再里爾的模式),同時推薦沒有本錢爭安全區的誠信黨領袖上陣8個伊黨無法取勝的巫統雪州議席,有本事贏就是 bonus。

 為何以伊斯蘭鬥爭為目標的誠信黨不敢聚焦攻打巫統強區?自詡代表多元族群的非種族性政黨,既然獲得各族廣泛支持,領袖為何選擇躲在以“華裔選民”為根基的安全區競選?


继续阅读...

“跨界”残疾醒觉寻宝游戏活动



上个月,“跨界”残疾醒觉寻宝游戏活动中,冠军组与YB潘俭伟,美门总干事兼市议员谢秀贞牧师及筹委会主席黄乐愉小姐合照。这个冠军得来不容易,因为他们需要与其他四十多组的人来竞争,给他们一个赞,鼓励下他们。 谢谢。


继续阅读...

2015年12月7日星期一

谴责砂州政府禁止努鲁入境 郭素沁形容戳破阿德南形象

转载自《当今大马》:

行动党全国副主席郭素沁批评砂拉越政府,禁止公正党全国副主席努鲁伊莎进入砂拉越,滥用州政府的移民厅特权。

郭素沁表示,这起事件显示出,砂州首长阿德南沙丁不是一个真正的政治改革者。

郭素沁也是士布爹国会议员,也是其中一名被禁止进入砂拉越州的国会议员。

滥用移民厅特权


她今日发文告说,在沙巴和砂拉越合并组成马来西亚的合约里,砂沙两州享有移民厅权利以禁止西马人进入这两州的原因,原是为了保护这两州的经济利益,以防止西马人进入沙砂两州掠夺州内人民的工作机会。

“令人遗憾的是,沙砂州政府如今却滥用这移民厅特权而禁止西马的在野党政治人物和社运份子进入这两个州进行合法的活动,这是非常没道理的,同时也是在滥用其移民厅特权。”

她补充说,除了她与努鲁伊莎之外,其他被禁止进入砂拉越的政治与社运分子包括,公正党的蔡添强、赛夫丁、拉菲兹、行动党的潘俭伟、净选盟的领袖如安美嘉、黄进发、玛丽亚陈等人。

她表示,砂拉越政府在禁止这些人入境时,都没有给予任何理由。

“我们都是马来西亚持有合法护照和身份证的公民,我们可前往世界上任何国家,但是却被禁止进入东马二州,是非常离谱的事。”

“我对于砂拉越政府这么害怕我们入境砂州,感到可笑及荒谬。”

为州选卖弄把戏

郭素沁认为,虽然砂拉越首长阿德南发表了许多受欢迎的言论,包括承认统考文凭、接受英文伟官方语文等,但是从其办事处禁止越来越多的西马的政治人物和社会活跃份子入境砂州的行动看来,其实不是一个真正的政治改革者。

她表示,阿德南上述的一切言论,纯粹是为了即将来临的州选而做的门面把戏。


继续阅读...

2015年12月4日星期五

民主行动党123办千人宴

民主行动党适耕庄及行动党大港区会社青团将于2016年1月23日(星期六)晚上7时,在支部前的大广场联办“布城之路,希望相随”热爆123千人宴,为各支部筹备活动基金。

行动党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表示,宴会目标筵开300席,希望借此筹募活动基金,有兴趣出席晚宴的支持者可开始预定餐券。

“这是我们每年都举办的常年活动,目的除了筹募基金,也通过晚宴拉近民众的距离,同时宣扬政治理念。”


他也披露,晚宴将邀请多名领袖出席与大家剖析国家政局,包括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森州行动党主席陆兆福、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雪州行动党州委茜夫拉及丘光耀。

他呼吁公众受促踊跃购票,万勿错过这个了解国家时事的机会。

他说,行动党适耕庄将在近期内展开沿户卖票活动。

每张餐券售价为:每张50令吉
大会名誉剪彩人2000令吉
大会剪彩人1000令吉
大会名誉赞助人500令吉
大会赞助人300令吉

出席新闻发布会者包括沙白县新村协调官黄亚祥、沙白县议员罗金荣、阿扎曼、A村村长刘裕捷、B村村长叶国民、海口渔村村长谢耀亮、行动党党员颜美快、潘玉雪、沈辉、李立鹏、潘庆光及颜健荣。

任何疑问或欲订购餐券,可联络行动党服务中心(03-324 13690)、黄亚祥(016-283 3632)、罗金荣(012-656 6848)及颜健荣(012-237 8386)。


继续阅读...

潘俭伟放眼砂选举拿下25席

转载自《东方日报》:

(八打灵再也3日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表示,倘若反对党在来临的砂拉越大选中,可获得25个席位,將是一个好意头及成就。

「砂拉越的席位已从原有的71个,增加11席,至82个州议席,而反对党囊获的议席共有15个,包括12个来自民主行动党,及3个来自公正党。只要再贏得10个州议席,就达到很好的成就,我们相信在来届大选中,所获得的支持票会增加。」

他表示,在进行「砂拉越之梦」计划期间,可看到砂拉越人民因消费税等课题,已对政府有不满的情绪,反对党的工作就是如何把这转换成人民投反对票。

潘俭伟週三出席「砂拉越之梦」筹款晚宴时,如是指出。「砂拉越之梦」筹款晚宴,共筹得1万4740令吉的款项。其他演讲者还包括檳州首长林冠英、民主行动党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及行动党沙州委会主席张建仁。


继续阅读...

2015年12月1日星期二

促“解冻”公账会养牛案报告 潘俭伟冀议长两日内呈国会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道

随着国家养牛公司主席莫哈末沙烈在刑事失信案全身而退,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促请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在本季会议结束前,将公账会的国家养牛中心弊案报告提呈至议会。

他说,根据前公账会主席诺嘉兹兰,公账会已于2014年年初把公账会的国家养牛中心弊案报告,呈交给班迪卡。

不过他指出,公账会于2014年6月被告知,由于法庭仍在审理沙烈的养牛案,因此该份报告不会提呈国会。

“根据媒体报道,班迪卡当时表示,在总检察长劝告下,该份报告暂缓提呈,直到法庭案件完结。”

“大家都知道,养牛案已结束审理,国家养牛公司老板已获释。”

“由于此案已完结,我们希望议长能在今日或明日,向国会议员提呈公账会的国家养牛中心弊案报告。”

力促议长派发报告

潘俭伟表示,唯有在议长提呈这份报告后,国会议员、内阁及相关执法单位才能研究公账会的结论与建议,同时可采取进一步行动。

“我们希望议长能提呈这份报告,该报告早已放在议长的办公室。”

“如今只是等待派发给国会议员,我们希望议长会派发这份报告,让当局采取必要行动,也让公众可寻找真相。”

公账会2011年调查

沙烈也是巫统妇女组主席莎丽扎的丈夫,他于2012年被控涉嫌国家养牛公司2项总值4970万令吉的刑事失信罪名,经过3年审讯后,吉隆坡地庭于今年11月25日宣判沙烈无罪释放。

公账会是于2011年10月下旬,决定调查农业及农基部底下的国家养牛机构所进行的一项耗资2.5亿令吉的失败计划。

虽然诺嘉兹兰曾于2014年6月证实,在2013年杪已将国家养牛中心弊案报告呈交给班迪卡,但基于养牛案仍在审理中,有关报告遭到国会扣住,未放发给议员。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29日星期日

潘俭伟画作拍出5万

转载自《东方日报》:


潘俭伟题为《被銬住,却没有被击倒》的画作以5万令吉成交,拍卖所得均分给雪州行动党与「砂拉越之梦」教育基金。

(吉隆坡28日讯)为了支持雪州议长杨巧双主办的筹款晚宴,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大笔一挥,画出了20年来首幅画作,杨巧双也捐出自求学时期开始收集的耳环,分別筹获5万与一万令吉。

潘俭伟今早在面子书发帖感谢热心群眾,让他一幅名为《被銬住,却没有被击倒》的画作,昨晚在杨巧双服务中心主办的筹款晚宴以5万令吉成交。

他说,此画作用意较私人,或许也有一点放纵,因为在政府全力阻止媒体、公务员、政治人物与社运分子挑起一马发展公司与26亿令吉政治献金风波之际,很多人包括他自己,也会感觉被铁链拷住般。

杨巧双耳环1万成交

「这幅画展示了我没有被击倒,虽然被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起诉、被禁止出镜、无法入境砂拉越、被援引煽动法令调查,与被施压离开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等,但我没有因此被击倒,因为我有民意支持我前进,我们会继续努力,確保马来西亚有光明的未来,確保抢走人民財富的罪犯被定罪。」

杨巧双受询时则表示,本身知道潘俭伟有收集画作的爱好,惟不確定对方是否会画画。「我不確定他能不能画出一幅好作品,但我想他既然喜欢收集画作,应该多少懂一点,所以我挑战他,因为这对支持者而言具有重要意义,没有多少政治人物会画画。」

她笑言,潘俭伟过去一个星期定时向她报告画作进展,而看著这幅画逐步成型,也让她有信心足以拍卖出好价钱,而这笔拍卖所得將均分给雪州行动党和「砂拉越之梦」教育基金。

询及本身捐出的耳环,从一开始的1000令吉標价,最后以一万令吉成交有何感想时,杨巧双感谢所有参与竞標者,並对最终投標的情侣决定归还耳环给她而感动,因为他们了解这些耳环对她具有独特纪念意义。

「这笔款项將捐给我的梳邦再也服务中心,我没有钻石和银耳环,这些都是我以前在澳洲塔斯马尼亚读书时,在当地手工市集购买的耳环。」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23日星期一

生命的禮物協會‧愛心晚會籌獲逾13萬

转载自《星洲日报》:

(八打靈再也22日訊)雖面對馬幣疲弱及經濟不景氣的衝擊,但由“生命的禮物協會”舉辦的“同心共濟慈善愛心晚會”千人宴成功籌募13萬1千72令吉20仙。

陳艷珍:
感激捐贈者慷慨


生命的禮物協會會長陳艷珍透露,雖然各界人士都表示今年經濟不景氣,但相比去年該會籌得的9萬7千500令吉的善款,今年卻籌得13萬1千72令吉20仙,讓她感到驚訝,並向捐贈者表示萬分的感激。

她說,她在13年前因秉持着助人為善的基本念頭而成立該協會,當中的成就就是把開始15至20桌的籌款晚宴籌辦至今100桌的千人宴,讓她感到欣慰。

她補充,“同心共濟慈善愛心晚會”的善款主要為國內弱勢群體如體障、失明、孤兒、孤老、貧困等人士提供體障輔助器材、禮物或援助金,改善他們生活素質及減少依賴自力更生。

陳艷珍是於週六晚在“同心共濟慈善愛心晚會”千人宴上致詞時,如此表示。

大會在開始前也為被菲律賓持械份子砍首的鄧德宏默哀一分鐘,較後也安排MRGJC Quest魔幻表演呈獻節目,為現場逾千名的觀眾助興。

捐助輪椅和電動病床
給星洲基金個案病患


星洲日報基金會也在這場晚宴上獲得該會捐助價值約8千令吉的高背輪椅和電動病床予星洲日報基金個案病患李康雲。

出席嘉賓包括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百樂鎮州議員楊美盈、甘榜東姑區州議員劉永山、馬華八打靈再也北區區會主席陳錦傳、星洲日報基金會助理執行長林振全、生命的禮物協會副會長劉佑和及大會籌委會主席楊德偉等人。

楊德偉:提高關心弱勢群意識

楊德偉希望籌辦的活動可以做到拋磚引玉的效果,提高公眾意識,繼而多加關心國內弱勢群體。

他說,生命的禮物協會是一個非營利的機構,主要向弱勢群體籌集至今購買輔助設備,例如醫療設備、重輕量輪椅、三輪摩哆車等等,並希望這些輔助器材可以協助這群弱勢群體重拾信心,繼而回歸社會繼續生活。

潘儉偉:一個人也能成就一番

潘儉偉呼籲民眾以陳艷珍不易放棄的精神為榜樣,去成就一番事業。

他打趣的說,他在成本國會議員後,許多民眾都不斷質問他單靠一個人的力量可以對弱勢群體群體做出什麼貢獻,但陳艷珍不輕言放棄卻讓許多弱勢群體的生活素質獲得改善,這也證明一個人也能成就一番。

楊美盈則表示,她從陳艷珍不屈不撓的精神得到重大的啟發,因此希望對方從當年15桌至如今百桌,未來會大膽放眼舉辦200桌的籌款晚宴。(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22日星期日

张聒翔:火箭蓝眼有义务协助诚信党

转载自《东方日报》:

(沙登22日讯)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张聒翔认为,诚信党的领袖当初是为了捍卫民联的共同政纲,才会与伊斯兰党分离,因此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有义务协助和捍卫诚信党。

他本身对于雪州政府不愿意承认已经正式成立的希望联盟,而感到非常遗憾。

「虽然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身陷囹圄,但我相信他也会同意,在背信弃义的伊党缺席的情况下,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依然能够携手合作。」

他表示,社青团將会信守承诺,继续跟公青团和诚信党青年团合作,推动希望联盟,贏得人民支持。

打击极端主义

將卸下团长职的张聒翔是在今日举行的行动党社青团大会上致词时,如是指出。张聒翔也表明,社青团上下都全力支持,因揭发贪污舞弊事件而被政府禁止出境的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以及遭冻结国会议员资格6个月的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

今日出席社青团大会开幕的还包括行动党全国代主席陈国伟和行动党永久顾问曾敏兴。

陈国伟在致辞时说,社青团有3个重要的任务要完成。第1是要继续对抗国阵,直到希望联盟执政;第2,巩固希望联盟的合作,以及要打击极端主义。

曾敏兴则劝勉社青团团员,在政治斗爭的路上,必须要更有耐心去面对挑战。

出席开幕礼的希望联盟3党青年团成员,有公青团团长聂纳兹米,署理团长阿菲夫以及诚信党青年团团长莫哈末沙尼。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21日星期六

張菲倩:長者免費吃晚餐‧“26樂齡人早餐”結束

转载自《星洲日报》:

(安邦20日訊) 由民主行動黨蓮花苑州議員張菲倩,民主行動黨社青團(班登區), 民主行動黨婦女組(班登區)和誠心黨一起聯辦的“26的故事系列(一):26樂齡人士的早餐”已經到了尾聲。

該活動是從10月26日開始,每一天讓26名長者免費吃晚餐,連續進行26天,到20日結束。

張菲倩提到,至今為止,首相還未對她在10月26日所提出的26個問題給於回應,這是令人感到遺憾。

她促請納吉不要做一個“愛逃跑的首相”,反之應該向公眾交代那26個問題的答案。

24日打昔淡巴漢辦政治座談會

為了不要讓納吉做逃兵,張菲倩在和各支部主席的陪同下,宣佈他們將會在12月舉辦“26的故事系列(二)”;在這之前,新希望聯盟將會在下個星期(星期二)(11月24日) 晚上8時在打昔淡巴漢草場舉辦政治座談會。當天的演講者有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雪州行動黨主席潘儉偉、班登區國會議員兼公正黨副主席拉菲茲、安邦區國會議員兼公正黨婦女組主席祖萊達、剛加入行動黨的憲法專家阿都阿茲巴里和誠信黨中委哈達博士。

張菲倩說,國會議長班迪卡在議會廳驅逐國會領袖林吉祥是不對的,林吉祥有責任把人民的聲音帶入國會。

因此,張菲倩希望所有居住在安邦班登區一帶的居民,在來臨的星期二晚上一定要出席這場政治座談會,聲援林吉祥。(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南柏再也区国家诚信党推介礼兼希望聯盟讲座



日期:2015年11月24日
时间:晚上8点
地点:Laman MPAJ, Tasik Tambahan, Ampang


继续阅读...

拉吉夫建议社青团改名?丘光耀指责掀党选干戈

转载自《当今大马》:

黄家俊

早上7点38分更新

社青团改选出现意想不到的交锋,行动党名嘴丘光耀指责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曾倡议社青团改名,摒弃“社会主义”字眼,结果引起拉吉夫与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的强烈反弹。

拉吉夫旋即回应,自己不曾放弃社会民主主义斗争。

而潘俭伟声援拉吉夫之余,更促请丘光耀撤除面子书贴文,莫要“人格谋杀”拉吉夫。

不过,丘光耀毫不妥协,并坚称拉吉夫曾在一场内部会议要求弃用社青团的“社会主义”字眼,以免吓退马来人。

社青团的全名是民主行动党社会主义青年团。

丘光耀恫言,若拉吉夫否认此事,他将找出其他社青团领袖对证。

本次竞选,拉吉夫角逐社青团委员一职,隶属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阵营。

呼吁勿投拉吉夫

此事源自丘光耀在面子书撰文,呼吁代表切勿投票支持拉吉夫。

“那些要DAPSY(社青团)改名PEMUDA DAP(行动党青年团)或BELIA DAP的的声音,就是试图要将社青团搞到不左不右,目的是为了不要吓到马来选票,因为据说马来人被巫统洗脑,将社会主义等同共产主义,所以我们很难吸引马来人。”

丘光耀也是社青团前总秘书。他写道,自己与前社青团团长邓章钦领导时,党外人士也曾有声音,但他们皆一笑置之。

惟他指出,如今却有社青团中委提出,取消“社会主义”字眼,显然是掏空“党魂”。

“如果他那么不屑社会主义,那么干脆不要参加社青团,又何必还要参选社青团中央理事?难道是为了步步高升,他日有机会干掉'社会主义’?……所以不要投票给他,他就是拉吉夫。”

促观察从政表现

在丘光耀指名道姓后,拉吉夫急忙在专页撰文澄清,试图灭火。

他强调,无论对社青团或行动党,自己皆从未建议放弃社会民主主义斗争。

“在此事,你似乎听到不正确的资讯,我感到遗憾。反之,若你留意我的从政表现,我在州议会问政的辩论议题,清楚显示我走的是社会民主路线。”

曾提出重设品牌

拉吉夫指出,在公共交通、廉价房、小贩等课题,自己尽心尽力,努力贯彻社会民主主义。

“一个从政者到底为那一个意识形态斗争?检验的标准,应是他真正推动了什么工作。”

他坦承曾在两年前的社青团脑力激荡营上,建议社青团重新设定品牌,但不获中委会接纳。

“我必须澄清,与你的指控不同,即我并未‘一直’追求此事。我自视为团队成员,脑力激荡营中,委员会并未接纳(大部分委员并不反对这项建议)后,我继续成为团队的一份子,积极参与每一场社青团中委会。”

潘俭伟加入战围

随后,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的潘俭伟(见图)参与战围,要求丘光耀撤回声明,并向拉吉夫道歉。

“丘光耀为了社青团选举,公开人格谋杀拉吉夫,我深感震惊。”

“(拉吉夫)从未以行动或言语违反党的社会民主主义。相反的,任何熟悉他的人,可知他的人格。他笃志协助穷人与有需要者,致力于(秉持)良好施政(原则),诚心建议与落实惠民政策。以上皆为社会民主主义的核心原则。”

促直接回应指控

面对二人齐声鞑伐,丘光耀接受《当今大马》电访时,否认自己“人格谋杀”拉吉夫,以让后者落选。

他进而要求拉吉夫直视其指控,切勿再三回避。

“拜托,你直接回应我的论点,就是当时有没有说过,把社会主义(字眼)拿掉?”

“你的回应翻来翻去,都不敢承认我对你的指责,就是你曾经说过,把社会主义字眼拿走,把DAPSY(社青团)变成Pemuda DAP(行动党青年团),因为社会主义会吓到马来人。”

二人私底下辩论?

丘光耀声称,在拉吉夫建议社青团易名后,曾与他私底下辩论此事。

“安顺补选提名日早上,他坚持说应该拿掉,我坚持不应该……他否认,我就公开更多事实。”

无论如何,丘光耀一再强调,自己并未污蔑拉吉夫。

“我没有说他选区工作怠惰,没有做工,我没有,那才是人格谋杀。”

只是为了抛砖引玉


较后,拉吉夫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重申,未曾有意建议抛弃社会主义路线。

“在两年前的脑力激荡营(之所以建议改名),只是针对巫統妖魔化我们,尝试激起讨论。”

“4年市议員与2年半州议员生涯,我的记录显示,我以社会主义推动政策。”

他坦言,自己却曾与丘光耀就此课题,在安顺补选时讨论,但强调那纯属“交流几句话”,并非辩论。

询及丘光耀否认“人格谋杀”,以及这会否影响社青团选情时,拉吉夫皆不愿置评。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19日星期四

公账会未决定不传召纳吉 潘俭伟指哈山宣布太仓促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道

尽管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宣布不会传召首相纳吉为一马公司案供证,但另一名公账会成员潘俭伟却指称,这并非公账会的决定。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他今天在国会走廊受访时表示,公账会并未讨论及此事。

他更指,哈山阿里芬的宣布过于仓促。

“公账会没讨论是否决定传召纳吉,他(哈山)应在公账会有所决定后才宣布。”

质疑新成员不欲召纳吉

不过,他个人认为,鉴于纳吉是一马公司的重要交易拍板人,公账会应传召纳吉供证。

昨天,哈山阿里芬指出,纳吉的26亿门与一马公司案无关,因此不会传召纳吉供证。

潘俭伟质疑,自从公账会改组后,新上任的成员似乎不打算传召纳吉供证。

“公账会新成员看起来打算避免传召首相。”

今年7月,首相纳吉改组内阁,4名公账会原任成员,包括主席诺嘉兹兰因为受委正副部长官职,而必须辞去公账会职位。此举被视为纳吉挫退公账会的一马公司案调查。

10月末,公账会新阵容出炉,新成员包括新任主席哈山阿里芬、巫统布打丹国会议员马克斯(Marcus Mojigoh)、野新国会议员阿末韩查(Ahmad Hamzah)、浮罗交怡国会议员纳瓦威(Nawawi Ahmad)与马华亚罗牙也国会议员古乃光。

此外,随着原属伊党的道北国会议员卡玛鲁丁加盟公正党,伊党的名额则由哥打峇鲁国会议员达基尤丁取代。


继续阅读...

焚化爐計劃舞弊調查 不滿沒接納公賬會建議

转载自《中国报》:

 (吉隆坡18日訊)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不滿政府和反貪污委員會,未依據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調查與建議,就以焚化爐計劃沒有涉及舞弊濫權,結束調查,未有任何人受到對付。

 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勝權于本月17日通過書面回答時指邦咯島、浮羅交怡、金馬崙和刁曼島的焚化爐計劃,未有涉及濫權,調查宣告結束。

 潘儉偉今日在國會走廊說,公賬會早前就此事傳召不少證人,也發現問題,於今年3月向國會提呈有關調查多個焚化爐計劃工程報告時,曾提出建議指政府必須就官員粗心行為採取行動,對付多名官員。

 他指出,但如今沒有一個人受到對付,更沒有人負上任何責任。

 “公賬會建議不受理,如早前吉隆坡第2國際機場事故一樣,政府并沒有採納公賬會建議;若政府決心打擊貪污與濫權,應認真研究公賬會的建議,採取行動。”

 沙登區國會議員王建民也對于首相署昨日的書面回答感到非常不滿,該部門僅以沒有任何舞弊濫權為由,結束相關調查,沒有給予更多詳情。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17日星期二

行动党有意上阵邓普勒公园州选区



转载自《光华日报》:

(士拉央16日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驳斥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指行动党推行地方选举是为了要在城市卖酒及开放赌博场所予穆斯林的指责,并认为这番言论是项存有恶意的诽谤及谎言。

“发赌博执照是国阵的权限,哈迪阿旺为何要诬赖行动党,这与行动党完全没任何关系。伊党的行径和国阵完全没有分别,两党只有名称外形不一样,那还等什么?不如干脆‘结婚’去吧。”

他强调,其实行动党是在提供其他选择性予人民,而行动党将会对抗国阵及巫统,包括一马发展有限公司及26亿献金的丑闻。

“伊党领袖可曾站出来反对一马及26亿献金丑闻?只有公正党、行动党。这就是我们的分别。人民在未来大选给予伊党一张选票,即等于给国阵一张选票。”

他是在为民主行动党邓普勒公园服务中心开幕礼上致词时,如是披露。出席者也包括行动党雪州联委会主席潘俭伟、副财政刘永山、州委拉吉夫、艾理法扎、希夫拉、拉吉夫助理吴国炜及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等。

他促请有关政党不要口说反对种族主义,但却和国阵一起玩弄种族主义,这令人深感遗憾。这也许就是何以某些伊党领袖要离开伊党成立诚信党的原因,而且人民也不要种族主义及极端的政党。

“如果伊党要被国阵或巫统利用,就随他们吧。他们还声称要成为国阵的顾问。我想,连前首相敦马哈迪都不想成为国阵顾问。”

潘俭伟:来届大选行动党有意与伊党对垒

潘俭伟坦诚,行动党确实有意要在来届的大选,上阵伊党的邓普勒公园州选区,但这还不算是最终的决定。

“我们会和我们的兄弟姐妹们(希联成员党)讨论。最后不论谁上阵,行动党都会给予100%的支持。”

潘俭伟强调,希联3党,即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必须赢取早前伊党胜出的席位,才有机会成立希联政府。

他指出,上届大选,反对党首次在邓普勒公园州议席胜出,伊党以约7400张多数票击败国阵。根据分析,华裔支持率就达到88%,巫裔只有35.36%,所以这些选票都是为了民联而投,非伊党。

“该选区的种族分布为巫裔占51.4%、华裔34.6%、印裔12.8%。”

早前,潘俭伟曾披露,行动党将会在下届大选,上阵伊党雪州8个选区,以与伊党来一场正面交锋。潘俭伟也表示,已经吩咐行动党大军在8个即将竞选的议席做好准备,即邓普勒公园、再也谷、斯里沙登、中路、千百家、丹绒士拔、巴也加拉斯、杜顺大。

此外,潘俭伟也表示,行动党也会在下月17日,晚上7时30分于Ideal会展中心举办“邓普勒公园民主行动党筹款晚宴”,有意出席者可拨打018-9157800询问详情。


继续阅读...

[16.11.2015] 潜在债务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15日星期日

《迎变梦飞扬》砂拉越教育营义工招募



我们诚邀能教英语、数理科者加入志工,在这来临的学校假期协助砂州贫困小孩追求更美好的明天!

1. Sg Binyo, Bintulu (20-26 Nov)
2. Bawang Assan, Sibu (29 Nov - 4 Dec)
3. Long Semadoh, Lawas (30 Nov - 7 Dec)
4. Kg Simuti, Kuching (6-11 Dec)
5. Betong (13-18 Dec)
6. Sg Plan, Bintulu (15-20 Dec)

这项计划定于2015年11月20日至12月20日进行。志工们需自费购买机票(若有必要)飞往古晋机场,并缴付参加费用,以应付机场到目的地的交通费、膳食费、住宿费及保险。

若有任何疑问,欢迎联系至以下电邮地址:
impian.edu@gmail.com

有兴趣参与者,请在脸书Impian Malaysia按“赞”或填写以下表格
http://impianmalaysia.com/registration/index/php

若欲进一步了解此自愿者计划:
http://www.impiansarawak.com/resources/docs/Impian%20Sarawak%20Volunteer_FAQ.pdf

您也可以发送电邮至impian.edu@gmail.com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14日星期六

“2016年財政預算案論壇”

转载自《星洲日报》:



(馬六甲13日訊)國家誠信黨執委祖基菲里阿末說,權威經濟雜志專欄作者及外國通訊社皆對我國明年的經濟狀況表示擔憂,預測我國經濟面臨不堪一擊的窘境。

希望聯盟領袖舉起布條,率全體出席者質問首相26億令吉去了哪里?前排左四起為吳良山、潘儉偉、拉菲茲、祖基菲里阿末、阿德里、林祥和及楊勝利。(圖:星洲日報)

各種財政困境湧現

祖基菲里阿末在昨晚擔任希望聯盟主辦的2016年財政預算案政治論壇時指出,我國背負沉重外債,外匯儲備金開始不穩,各種財政困境湧現,已顯示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是歷來最差勁的財長。

“納吉每年一定提呈兩次附加供應法,然後在國會內指示他的橡皮章議員通過。”

他指出,納吉擔任18年財長,已習慣揮霍,如今已到了入不敷出的困境。

他說,我國經濟若持續在管理不當下敗壞,外資隨時徹退,令吉更將繼續貶值。

陳仲祥:預算案大批撥款給首相署

行動黨格西當區州議員陳仲祥在發表演說時指出,首相在財政預算案中,並無解答任何有關一馬發展公司的疑問。

他說,首相在應對一馬發展公司的指責時,從來也未正面給過答复。

“首相承認,我國經濟靠稅收拯救過來,但是,事實上我們具備更好的條件打好經濟及吸引外資。”

他非議,首相在預算案中大批撥款給首相署,但其他更重要的部門撥款卻縮減,這是不合理的。

馬六甲國家誠信黨主席阿德里說,人民必須享有資訊便利,但是,當他走入鄉區時,馬來社會對國家誠信黨毫無認知,甚至以為他是來自瑪拉信托局的,可見馬來媒體並無傳達完整的資訊至馬來社會。

他希望人民有機會獲取完善正確的訊息,並且關注財政預算案,共同求變,將國陣擊垮。

代表甲州公正黨發言的林祥和指出,預算案是裹了糖衣的毒藥,不吃也苦。他說,首相應公平分類撥款,不是自肥首相署。林祥和說,2016年財政預算案沒有惠民,是一份不得民心的預算案。

拉菲茲:全體反對黨議員
“有信心否決預算案”

(馬六甲13日訊)公正黨總秘書拉菲茲說,他有信心,全體76名國會反對黨議員在下星期一召開的國會中,將會否決首相拿督斯里提呈的2016年財政預算案,同時也要求國陣議員深思,否決預算案,因這已是無關政治,並且在最快的時間內推選出新的首相。

他說,納吉提呈的2016年財政預算案,是對人民“扼頸”的財政預算案,更是納吉在面對種種財政洞坑時,“情急”之下所產生出來的預算案。

籲人民施壓否決預算案

拉菲茲說,這項預算案,將使富人更富,窮人更窮,因此,他吁人民向各國會議員施壓,集體團結否決首相提呈的2016年財政預算案。

他指出,2016年財政預算案中,政府只有增加稅收,但是各種津貼如教育、電供、面粉及交通等都被取消了。

拉菲茲是於昨晚出席由甲州希望聯盟主辦的2016年財政預算案政治論壇,擔任主講人時,如是表示。

潘儉偉:預算案不值一辯

行動黨八打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在主講時提到,2016年財政預算案“不值一辯”,因為這項預算案沒有完整的反映出真正的財政狀況,對這種“不實的財政預算”辯下去,也只是“空辯”一場。

他發現,政府提出的多項重型發展計劃,都被排除在2016年財政預算案以外,而是以通過成立子公司的方式,由政府做擔保人向銀行貸款,到最後由政府還債,這種漏洞方式,一旦經濟風暴來臨,將令我國面對重挫。

潘儉偉也批評納吉在預算案中,制造“感覺良好”的赤字,以使整個財政預算案在銀行及外資中,表現得較“好看”。

“我在國會時,已不再辯論財政預算案的內容,而是批評政府准備財政預算案的方式,我吁請政府把‘藏在背後’的開銷公開,這樣才能反映出真正的財政及國債狀況。”(星洲日報‧古城)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13日星期五

各界支持星光燦爛感恩夜‧美門籌逾50萬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2日訊)美門殘障關懷基金會“星光燦爛感恩夜”晚宴,籌獲逾50萬令吉善款!

該基金會總幹事謝秀貞表示,她不會終止任何有助於提升學習能力的活動,並誓言要讓所有在美門內的學生,皆能真正地學到及掌握該中心提供的每項技術活動,以確保將來能夠在生活中自立。

離目標尚欠60萬

她週三晚在吉隆坡萬豪酒店出席上述晚宴致詞時指出,美門殘障關懷基金會此次的籌募目標為120萬令吉,以充作該中心明年的運作費,目前離目標尚欠約60萬令吉,該中心不排除會再舉辦一些活動籌款,希望熱心人士能繼續支持。

她也感謝楊忠禮集團贊助晚宴。

吳穎禮:為殘友提供更好設施

楊忠禮集團代表吳穎禮也現場呼籲在場所有人士響應及支持這項活動,為該中心的殘障人士提供更好的設施。

他說,楊忠禮集團能和美門殘障關懷基金會結緣,全賴行動黨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及百樂鎮州議員楊美盈,早在一年前親臨該公司,並說服他們慷慨解囊,為美門殘障關懷基金會盡上一份綿力。

潘儉偉:欽佩美門精神

潘儉偉指出,他打從心底欽佩美門殘障中心,因該中心是由一個殘障人士開始,並在全馬8個地區如八打靈再也、甲洞、蒲種、巴生、芙蓉、金寶、曼絨及馬六甲開設中心,協助許多有需要的人士,這是值得大家讚揚的。

“謝秀貞雖是一名殘障人士,但她同時也是八打靈再也市政廳的市議員,近兩年來她作出了許多改變,包括大家不曾顧及的無障礙設施等等。”

盧道遠:勿因身體缺陷失理想


八打靈美門管理委員會主席盧道遠表示,他於5年前經過八打靈美門殘障中心時,看見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女生要到醫院,當時本以為該名女生要到醫院進行檢查,後才得悉該女生是要到醫院關心及幫助其他人,那一刻他才驚覺殘障人士並不代表他們沒用,相反的他們是殘而不廢。

因此,他呼籲所有殘障人士不要因為身體有缺陷而失去理想,同時也趁此機會感謝為美門殘障中心獻上一份力的熱心人士。

出席者包括美門發起人高傳隆、美門顧問黃位周、美門殘障關懷基金會董事周道惠、代表美門基金會兼衛理公會華人年議會會長莫澤川牧師的陳觀鳳、“星光燦爛感恩夜”晚宴籌委會主席謝小寧、楊美盈及Guardian連鎖西藥行代表黃美玉。(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DAP Taman Templer社区中心开幕仪式



日期:2015年11月16日(星期一)
时间:下午3点
地点:52, Jalan SJ 17, Taman Selayang Jaya, 68100 Batu Caves, Selangor, Malaysia
电话:018-9157800
电邮:dap.tamantempler@gmail.com

开幕嘉宾:林冠英(槟城首席部长)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12日星期四

沙巴之梦矢言续助村民圆梦

转载自《当今大马》:

黄天发

民主行动党沙巴之梦团队日前分别到毕达斯和根地咬协助两地的村民铺设地下水管,让超过两千村民能够享有干净的水源,摆脱半个世纪来没有水供的痛苦。

在过去两天,由沙巴之梦协调员兼沙巴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天发率领之下,到访了两个村落并举办了简单的落成礼。

这两天也邀请到该党全国宣传秘书兼马来西亚之梦的发起人潘俭伟一同出席见证两项工程的落成礼。在场的有该党沙巴州组织秘书兼里卡士州议员王鸿俊、该党沙巴财政陈利发、该党沙巴州政治教育主任冯晋哲、该党沙巴州副组织秘书沈志安以及该党根地咬区负责人彼特赛里等。

第一天,一行人到访了毕达斯的甘榜多沃根(Kg Dowokon)并步行1.2公里上山丘视察长达7公里的地下水管铺设。当地一共住有95户家庭,大约500人。由于没有先进的机器,所有搬运水管和水槽的工作都是12名来自半岛的“沙巴之梦”自愿者与当地村民同心协力完成的,因此难以想象这项工程多么地艰巨,因为要搬着超过十公斤的水管、水泥等上到山顶上接驳河上游的水源,实属不易。有关工程花费了大约8万令吉,主要是为了购买水管和支付运输费。

而第二天,一行人则到访了根地咬的甘榜林素索(Kg Linsosod)宣布落成7公里的地下水管工程。虽然这个甘榜已有政府铺好的水管,但是却多年来没有水源供应,因此沙巴之梦团队协助他们接驳好河上游的水源,耗费大约3万令吉来完成这项工程。虽然该甘榜距离根地咬市镇不到20分钟的车程,但是居然还是有村落没有水源供应,面对非常原始不堪的生活窘境。

黄天发表示,这显示国阵政府已漠视村民的基本需求,对他们置之不理,就连最基本的水供都没有办法做好,况且这个地区是本州基建部长兼副首席部长丹斯里百林的强区,做了那么多年的部长和议员,但是村民连最基本的水供都没有办法享用,这是非常不可理喻的!

因此,沙巴之梦不分种族、肤色、地域和宗教,只要有需求就愿意提供援助,透过全国各地的募款来帮助这些穷苦的村民,给予他们平等的对待,给予他们拥有向其他人一样的水供,让他们活得有尊严。马来西亚成立了超过半个世纪,但是居然还有村民没有水源供应,这显示国阵政府不以民为本,已经彻底失败,也应该彻底遭到唾弃!

而潘俭伟则质问,国阵的国会议员每年有150万的发展拨款而州议员则有100万的发展拨款,但是这些钱到底去了哪里?只是区区的3万令吉就能帮助大约500村民的村落走出没有水供的痛苦,为什么国阵的议员不做?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让这些村民继续被边缘。

他也强调,虽然行动党不是政府,但是行动党的宗旨是为所有马来西亚人民服务和奋斗,透过团结互助精神,帮助村民圆梦,不管村民心里支持什么政党,行动党以原则为上,希望尽绵力帮助村民改善生活。

此外,他也宣布,接下来沙巴之梦将会在根地咬苏克地区的巫金大红花进行有史以来最大的工程,预计耗费20万令吉,铺设超过10公里的地下水管,连接五个村落超过1500名村民。无论如何,潘俭伟说目前没有那么大的经费来开始这项工程,不过他保证,他会回到吉隆坡展开筹款工作,希望能够尽快展开这项工程。

到目前为止,沙巴之梦已经完成了六项工程,其中地下水管工程包括哥打马鲁都的Kampung Samparita Laut、丹南的Kampung Pangi;为毕达斯建马路、为乌鲁吧巴建微型水力发电机,以及这两项最新的工程。


继续阅读...

八打灵再也《跨界》寻宝活动



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与八打灵再也市政府联合举办, 一场别开生面的寻宝游戏!

《跨界》寻宝活动将在11月29日,并以八打灵再也52区为活动范围,举办为时一小时半的寻宝游戏。主题《跨界》,是希望非残障民众,能从平日已经习惯的生活环境,跨过界线,站在残障者的角度,享受一场与众不同的寻宝游戏。同时让残障朋友, 度过一个开心的上午。

本次活动主旨推广无障碍设施,希望民众在享受游戏的同时,能注意周遭的环境细节, 以及了解残障朋友在生活上日常会遭遇到的困难。民众也能通过游戏本身和残障队友,一同体验残障,并一起共同克服障碍 !

此活动公开给各年龄层的民众,只要组成一支4 至5人的队伍,每支队伍中有一到两名残障朋友, 就能上网
http://english.beautifulgate.org.my/treasure-hunt-awareness-campaign/
报名,或到指定的中心索取报名表格。

需要注明哪间指定的中心名字。

如:
• 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 (八打灵)
• 爱关怀之家
• 人助人(雪兰莪)慈善团体
• 雪兰莪残障自立协会
• 马来西亚残障父母协会
• 八打灵残障人士协会

《跨界》无障碍寻宝游戏
-日期: 2015年11月29日
-地点: Seksyen 52 (Near MBPJ Sivik Hall)
-报名费免除
-目标:40组 (4-5人一组,至少一位障友,至多两名障友)(共200人)
-时间:报到 0800
寻宝开始 0830
寻宝结束 1030
颁奖 1100
-活动宗旨:促进无障碍社区意识,让公众了解无障碍社区的重要性
-奖金:
第一名 RM 1000
第二名 RM 800
第三名 RM 500
7名安慰奖 各 RM 100

报名截止日期:11月25日。有兴趣者可联络八打灵美门残障中心,03-7873 6579了解更多详情。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11日星期三

格拉纳再也区国家诚信党推介礼兼希望聯盟讲座


日期:2015年11月13日(星期五)
时间:晚上8点
地点:Laman Sukan USJ 1, Jalan USJ 1/2, Subang Jaya
主办:格拉纳再也区国家诚信党
现场直播: D'PEDAS.FM
联络:Ust. Azrien (016-2615743), Ust. Qayyum (013-2965289)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9日星期一

屠妖节快乐



继续阅读...

约有50万名马来西亚人参与在8月杪举行的净选盟4.0和平大集会,当局为什麽要迫害巴斯尔阿兹敏?

我们根据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的推特,对于警方援引刑事法典条第111条文传召其儿子巴斯尔针对净选盟和平集会录供表示关注。

雪州民主行动党呼吁内政部停止这种针对巴斯尔阿兹敏的选择性骚扰,特别是巴斯尔今年才15岁,以及从本周开始就得应付其学校的期末考试。

警方的思维究竟是什麽?更加出乎意料的是,净选盟集会相距迄今已逾两个月,正当巴斯尔准备应付其学校的期末考试之际,警方卻突然传召他录供,难道这会是一个纯粹的巧合吗?

更糟的是,警方可以从所有出席和平集会者中传召任何一人协助调查,不论是作为一个犯罪嫌疑人或证人,为何偏偏要选中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的15岁儿子?警方是否准备传召所有50万名出席和平大集会的人民来协助调查呢?

警方这种高压的干预手段,肯定无助于摆脱警察部队是出于政治动机,以及是让国阵联邦政府利用它来打压联邦反对党的印象。

随着在国阵政府的治理下,经济放缓已造成空前的低信心危机,内政部长拿督诺加兹兰最近也发出罪案可能会增加的警告。

因此,雪州行动党呼吁内政部采取更专业的手法履行其职责,善用其资源来侦查真正的罪案情况;我们也重申,参与净选盟和平集会者,绝对不应成为警方的调查对象之一。

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11月9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7日星期六

拒绝辩论却接受巫统邀请 阿鲁下周六讲解一马公司

转载自《当今大马》:



虽然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拒与公正党总秘书拉菲兹辩论,却在另一厢接受巫统邀请,解释一马公司课题。

这场汇报名为“首要汇报会”(Premier Briefing Session),由巫统宣传组所举办,定在下周日(11月14日),地点为太子世界贸易中心(PWTC)。

根据《马新社》昨日报道,191个巫统区部主席与全国1000名非政府组织代表,料将出席这场活动。

包括跨太协与预算案


巫统宣传主任阿末玛斯兰指出,这场汇报将在早上8点45分开始,除了一马公司,这场汇报会还会解释两大课题,即跨太平洋协议与2016年财政预算案。

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慕斯达法针对跨太平洋伙伴协议开讲,而第二财政部长阿末胡斯尼则会谈财政预算案。

“每人共有90分钟解释,并在公开对话回答问题。我觉得这是最佳时机,以澄清这些课题。”

阿末玛斯兰说,在野党有意参与,也可前来聆听。

议长阻止潘俭伟辩论

上周,民主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挑战阿鲁甘达,公开在电视直播节目辩论一马公司课题。

阿鲁甘达接受挑战,但开条件要求潘俭伟退出公账会。潘俭伟拒绝辞职,而阿鲁甘达最终表明无条件接受挑战。

不过,事情并未告一段落,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跳出来说,潘俭伟必须退出公账会,而阿鲁甘达则不能为公账会听证,否则两人都不能辩论。

希望联盟接着推举拉菲兹,替代潘俭伟出战,惟阿鲁甘达以尊重班迪卡裁决为由,不与拉菲兹辩论,导致备受瞩目的辩论就此告终。


继续阅读...

财政部回应说IPIC是为了保障1MDB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5日星期四

希望联盟宣布辩论替代人选 拉菲兹顶替潘俭伟迎战阿鲁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4点更新

国会报道 希望联盟今日宣布,公正党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将替代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与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辩论一马公司课题。

陆兆福今日在国会走廊与一众希盟国会议员召开记者会,宣布拉菲兹是辩论替代人选。

“为了尊重身为公账会成员的潘俭伟,不适合与阿鲁辩论,因此希盟推荐拉菲兹取代潘俭伟。”

建议电视台直播辩论

他说,希盟希望这场辩论必须以直播方式进行,同时也要有现场观众。

他指出,希盟也建议这场辩论以马来文进行。

“辩论模式将交由党鞭与通讯部长讨论。”

冀国营电视台可直播

陆兆福表示,虽然通讯与多媒体部长沙烈赛益昨日宣布腰斩国营电视台直播辩论,但希盟希望沙烈能继续让国营电视台直播这场辩论。

“我们准备与沙烈会面,讨论直播的模式及安排等,以确保这场辩论能通过国营电视台(RTM)直播。”

“若RTM不赞同,那我们将向任何愿意成为这场辩论主办单位的电视台,献议直播。”

陆兆福说,由于时间紧逼,若明日无法举行辩论,最好的日期是下周或屠妖节之后。

询及阿鲁若参与辩论是否会影响其参与公账会的听证会,陆兆福说,议长昨日已明确表明,只要不是公账会成员,议长就不能发出任何指示或终止辩论。

议长促潘俭伟先辞职

阿鲁原本已接受潘俭伟战帖,通过电视直播与潘俭伟辩论一马公司课题。

不过,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前天主持议会厅时力阻,并主动要求潘俭伟必须先行辞去公账会成员职位,或避免参与一马公司案调查,才能与阿鲁甘达辩论。

虽然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昨日要求班迪卡撤回议决,不过班迪卡坚持立场,并指若潘俭伟与阿鲁辩论执意进行,他将辞去议长职。

潘俭伟最后决定放弃与阿鲁辩论。

拉菲兹日前受询时,一度半开玩笑地声称,自己秃头不适合上镜,而婉拒辩论。

阿鲁应与任何人辩论

拉菲兹也有出席记者会。他说,既然阿鲁之前无条件接受辩论,这代表他也随时准备好与任何人辩论。

“这代表他不只准备无条件与潘俭伟辩论,也愿意与任何人辩论。”

他说,若阿鲁如今不愿或不敢辩论,只会向公众传达两个讯息,第一是他不敢面对群众,之前接受潘俭伟战书,只是要“借刀杀人”,意图将潘俭伟踢出公账会。

“第二是,他和一马公司有很多秘密。”

他说,由于阿鲁比许多部长更能解释一马公司课题,因此他希望阿鲁能接受挑战。

若旺姐上纳吉应迎战

针对巫统格底里国会议员安努亚慕沙在国会辩论时建议,在野党派出旺阿兹莎(见图)与阿鲁辩论一事,拉菲兹表示,若真如此,纳吉应该现身与旺阿兹莎辩论。

“若旺姐接下挑战,那(对手)应该是纳吉,应该是纳吉对垒旺阿兹莎。”

非潘俭伟与阿鲁之战

另外,潘俭伟表示,这场辩论不是潘俭伟对垒阿鲁,而是能让公众找出真相。

“所以不管是我或拉菲兹或其他人,这都不是问题。现在的重点是,我们要真相。”

“若我们(在野党)有误,我们希望阿鲁能在直播上,指教希盟国会议员。”

“但是若阿鲁不愿意出来,这代表希盟国会议员的一切质问都有根据。”

潘俭伟希望阿鲁可迎战拉菲兹,让大家取得事实与实据,最后的胜利者将会是大马人民。

询及是否只有拉菲兹一名候选人,潘俭伟笑说,若拉菲兹也遭议长否决资格,那么希盟将会寻找另外一名替代人选。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4日星期三

RTM一马辩论直播告吹 希盟放话还有寰宇电视

转载自《当今大马》:

正当希望联盟正寻觅人选,替代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与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舌战之际,通讯部长沙烈赛益宣布,腰斩国营电视台直播辩论。而希盟则表示还有其他电视台可直播。

沙烈今天在国会走廊受询时表示,即使阿鲁甘达愿意与替代潘俭伟的人选辩论,国营电视台也不会遵从早前承诺。

“直播辩论告吹。我们只是同意(直播)潘俭伟和阿鲁甘达之战。”

还有寰宇电视可直播


另一方面,希望联盟秘书处主席赛夫丁阿都拉表示,即使国营电视台腰斩直播,还有其他电视台可举办直播。

“若国营电视台不愿意直播,还有《Astro Awani》和其他(电视台)。”

他补充,希盟秘书处已鉴定替代潘俭伟的人选。

“今晚,希盟领袖理事会将讨论该人选,明日早上11时30分在国会宣布。”

潘俭伟下战帖求提问


上周四(10月29日),阿鲁甘达接受《马新社》访问,指本身对一马公司毫无隐瞒。

潘俭伟因此向阿鲁甘达下战帖,由他担任主持人发问,让阿鲁甘达一一回应一马公司案的课题。

沙烈赛益此时插上一脚,同意国营电视台直播两人辩论,更建议本周五举行辩论。

议长要俭伟辞公账会

不过事情急转下坡,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下令,必须先行辞去公账会职位,或避免参与一马公司案调查,才能与阿鲁甘达辩论。

行动党不同意潘俭伟辞去公账会成员,该党秘书长林冠英表示,希盟将另委他人,与阿鲁甘达舌战。


继续阅读...

议长坚持潘俭伟辞职才可辩论 林冠英指希盟将另觅替代人选

转载自《当今大马》:
叶家喜

下午2点15分更新

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阻止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辩论一马公司案,今日在国会延烧。班迪卡否决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的要求,并坚持潘俭伟必须辞去公账会成员一职,才能辩论。

林冠英今日在国会问答环节结束后,起身要求班迪卡撤回昨日的议决,允许潘俭伟与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上电视辩论。

不过,班迪卡表明,他的立场坚定,绝不会动摇。

班迪卡也多次反问,公账会调查一马公司案的报告将在本季国会提呈议会厅,为何两人不能等报告出炉后才辩论?

眼见无法扭转局势,林冠英较后在国会走廊与一众希盟国会议员召开记者会宣布,希盟将另外寻找人选,以取代潘俭伟与阿鲁辩论。

多番强调没有阻止

班迪卡今早在议会厅内回答林冠英时多番强调,他没有阻止潘俭伟与阿鲁的辩论,但冀望这场辩论能在公账会调查报告呈上议会后才进行。

他强调,公账会是由国会所设立,所以他被逼插手,捍卫国会的诚信。

“不是我不允许辩论,我只是说,可以在公账会的报告出炉后才进行。我要强调,我没有阻止这场辩论。”

“我坚持我的立场,若我的议决不受理,若政府及在野党坚持继续,我在无法捍卫国会诚信下,我会辞职。”

“所以我希望此事告一段落,交由政府及在野党决定是否继续这场辩论。我不会改变我的立场。”

无权禁止阿鲁辩论

在班迪卡发言结束后,潘俭伟起身向班迪卡抛出三道问题,即他是否还能在议会厅内针对一马公司课题发言、是否还能在外面针对一马公司课题发言、若阿鲁与其他人辩论,会否被禁止出席公账会听证会。

班迪卡在回答潘俭伟时表示,他无权向阿鲁发出“封口令”,因为后者并非公账会成员。

“我无权向与公账会无关的人,发出任何‘封口令’。”

他说,潘俭伟仍可以在议会厅内辩论一马公司课题,但议长没直接回答,潘俭伟能否在外评论一马公司课题。

“你在外面发表的言论,有无引用从公账会会议所取得的资料,这点我很难鉴定,就如我很难区分甜与糖。”

“你是公账会成员,你必须根据职业操守,若这看起来含有个人利益,你一定不能再参与调查。”

说完,班迪卡指示议会厅进入2016年财政预算案总结环节。

冠英质疑议长阻止

林冠英较后与潘俭伟等人在国会走廊的记者会上表示,若潘俭伟因为这场辩论而被逼辞去公账会成员职,这将是一个损失。

“届时若缺少一个成员,这会有所影响,所以我们决定派另外一个人,这是党的决定。”

林冠英接着举例,自己于90年代也曾与前马华总会长翁诗杰辩论。他说,虽然他当时也是公账会成员,但议长完全没阻止两人辩论。

“为什么那时候可以,现在却被阻止?”

他说,行动党将提出替代人选,并将与公正党及诚信党合作后,再作最终决定。

“我们将提呈替代人选,以便本周五的辩论可以继续。”


继续阅读...

一旦进行“现场讨论丶脱口秀或辩论”的现场直播节目,我将会向一马发展公司主席阿鲁尔甘达提出10道问题

一马公司主席阿鲁尔甘达在上周六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向马来西亚人民表示:“我将会在电视现场转播的现场讨论丶或脱口秀丶或辩论中,无条件与潘俭伟会晤。”

我要宣布,民主行动党古来区及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及王建民,将代表我与来自一马公司的队伍,在敲定我与阿鲁尔甘达进行“现场讨论丶或脱口秀丶或辩论”的格式和细节时进行适当的讨论。

正当我们都在等待预期中的对峙之际,我要献议阿鲁尔甘达当心,以便他可以不论是在作出回答或辩论的演词时准备好适当的答案。这样的话,阿鲁尔甘达就不能假装无知或假装他无法获得相关的文件而提供必要的答案。因此,让我在这里先公开10道我将在“现场讨论丶或脱口秀丶或辩论”进行时的问题:

为什麽国家银行撤回经已批准的一马公司逾18亿美元的对外投资批准?是否因为大部份的资金已转移至一个与一马公司和Petrosaudi International Limited合资项目无关的户头,就如已泄漏的一马公司董事部会议记录中所阐述的,而阿鲁尔甘达也已承认这份会议记录是真实的?究竟有多少钱已转移到这个不相关的户头?这个不相关的户头是否属于Good Star Limited,以及持有或控制Good Star Limited的人士是谁呢?

一马公司在初始已投资10亿美元的现金以收购1MDB-Petrosaudi 的40%股权,虽然Petrosaudi为它的60%股权只需要将其权利投资于里海和阿根廷的某些石油储备,这是否真的呢?此外,在签署联营协议後,里海的石油储存在两个月内就被Petrosaudi终止了,这意味着Petrosaudi在没有投资任何重要的事项以担保他们的60%股权,这是否真有其事?

一马公司在那个时候,亦如所泄漏的董事部会议记录所点出的,它在没有获得董事部必要的担保下,已着手并匆忙地要与Petrosaud 签署联营合约是否真的呢?

一马公司在截至2013年和2014年3月31日的财务报表志明一笔14亿美元的款额已滙入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作为IPIC担保一马公司发行35亿美元债券的一项条件;然而,IPIC在截至2013年和2014年12月,已由安永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的财务报表中,并没有透露任何有关这种担保的条款。IPIC的资产负债表也没有显示任何这种收到或持有的退还金。为何一马公司没有寻求IPIC澄清,这笔钱究竟到那里去了?

一马公司有否从它在开曼群岛撤回的12亿2千万美元的部份投资基金中支付9亿9千300万美元,以及另一笔向德意志银行为首的财团借贷9亿7千500万美元以终止一马公司授予阿尔巴投资的购股权,作为IPIC担保一马公司发行35亿美元债券的另一项条件呢?为何在IPIC截至2014年12月的财务报表中披露,一马公司仍然因为上述的终止计划而拖欠IPIC一笔4亿8千100万美元的款额呢?

此外,如果来自这笔在开曼群岛撤回的12亿2千万美元中的9亿9千300万美元并没有支付给阿尔巴或IPIC,这笔钱究竟去了哪里?

不论是一马公司的财务报表丶在国会的回答或媒体文告,都已揭露一马公司环球投资公司在2013年3月借贷了30亿美元,作为与阿尔巴投资50:50联营计划的投资,有关合资企业将投资在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发展计划。问题是,怎麽会有超过15亿美元的借贷,已被供作超出了在2014年3月已经过审核账目内的用途,特别是该联营计划自签署以来,迄今为止都还没有进行过呢?

阿鲁尔甘达之前告知马来西亚人民和一马公司的董事,根据上述已泄漏的会议记录,在开曼群岛内投资馀下的11亿800万美元款额已全数被撤回,并且已以现金形式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然而,阿鲁尔甘达随後却承认该笔被撤回的款额并不是现金,而是价值9亿4千万美元的“基金单位”。为什麽这些从开曼群岛撤回的“基金单位”仍然是以“基金单位”,而不是以现金,或者是如资产及股票的原始资产形式存放?如果它们是“基金单位”,是否意味着开曼群岛的资金从一开始就从来没有被撤回?

阿鲁尔甘达已宣布与IPIC交易的“资产债务转换”(debt for asset-swap),即後者假设一马公司的160亿令吉债务来换取一马公司的资产。在这宗交易中,IPIC已经预付了逾10亿美元。在2016年6月30日之前,一马公司要从那里生产这笔价值160亿令吉的资产以便转移给IPIC呢?

财政部也已在“资产债务转换”的安排中让IPIC免于受罚。这是否意味着如果一马公司无法在2016年6月30日之前生产价值160亿令吉的资产,财政部将需要向IPIC作出相应的赔偿呢?

阿鲁尔甘达已宣布出售其子公司Edra 全球能源公司,将让一马公司减沙160亿令吉至180亿令吉的债务。然而,关系到一马公司能源臂膀的债务总额高达360亿令吉,这包括35亿美元的债券丶57亿令吉的直接贷款和超过81亿令吉的继承贷款。因此,即便通过出售Edra全球能源有限公司而减少了高达180亿令吉的债务,一马公司也因着它收购能源公司而仍然留下所需承担的逾180亿令吉债务。在这种情况下,出售Edra怎能解决一马公司的现金流量问题,尤其是它并没有留下资产可作为支付这180亿令吉的债务呢?

联邦政府有否在2015年5月向进口银出发出一封“支持信”以借贷一笔1亿5千万美元(6亿令吉)的款额,这笔资金则被一马公司用作支付它向Tadmax Resources Bhd 购买一片价值3亿令吉的土地?如果是这样,从这笔贷款中已使用了的收益馀额有多少?

所有的问题都是金融性质的,没有一题是与政治有关,更没有来自公共账目委员会的机密,已有用来作为提询上述问题。所有的讯息都来自于公开的资源。因此,这并不是一个政治得分点的事件,而是为了揭开一个真相,就如阿鲁尔甘达一贯所坚持的一马公司“没有什麽好掩饰的”。

让我再次重申,即便民众曾经因为发生在一马公司内的诡计而沮丧丶困惑且或许混淆过,但我坚信从这场直播现场讨论节目中的最大赢家,将会是全体的马来西亚人民。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11月3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3日星期二

潘俭伟不辞职换人辩论 陆兆福:火箭不让人施压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3日讯)行动党党鞭兼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强调,行动党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向该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施压,退出国会公账会,因此会另觅他人上阵辩论一马公司课题。

他续说,潘俭伟在一马公司课题的调查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他说,该党将在今天商议其他辩论的适合人选,包括其他政党的代表,例如公正党班丹区国会议员拉菲兹。

“有关人选并非一定是国会议员,总之会是适合人选,可能是其他国会议员。”


继续阅读...

不妨碍调查为前提 潘俭伟愿放弃辩论1MDB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3日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说,公账会调查一马公司(1MDB)比较重要,如果辩论1MDB课题將妨碍公账会的调查工作,他愿意放弃直播辩论。

他今日在国会下议院议会走廊召开记者会表示,他將於明天(4日)向议长求证有关国会条例如何限制直播辩论,要是议长班迪卡的宣布合法合理,他必会遵从。

他说,身为一名负责任的公账会成员和国会议员,他不可以眼看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可能被禁止为公账会调查一马公司案件作证,而置之不理。

另外,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沙烈赛益今日亮绿灯,允许国营电视台(RTM)在本週五(6日)晚上9时,直播潘和阿论辩论一马公司课题一小时,但不开放给观眾进场。


继续阅读...

1MDB辯不辯? 潘儉偉盼議長檢討決定



一馬發展公司主席阿魯爾甘達與行動黨國會議員潘儉偉的辯論究竟成不成事?聽聽潘儉偉怎­麼說。


继续阅读...

潘俭伟阿鲁料周五电视舌战

转载自《当今大马》:

民主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与一马公司主席阿鲁甘达备受瞩目的电视舌战,最早可能将在本周五进行。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沙烈赛益今日告诉《马来邮报》,国营电视台建议在11月6日(周五)晚上9点至10点举行这场辩论。

他补充,有关单位也已经委派一名主持人,负责主持辩论。

而潘俭伟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指出,他将在今日稍后召开记者会,以披露更多详情。


继续阅读...

潘俭伟陈志刚遭控诽谤 纳吉要求删宣誓书数段落 隆高庭下月1日聆审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2日讯)吉隆坡高庭择定12月1日,聆审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出要求删除民主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以及“人民媒体”网站拥有人陈志刚在一个马来西发展公司诽谤诉讼中,所入禀宣誓书数个段落。

高庭法官瓦仄阿兰麦丁今天在内庭,择订上述日期,并订在同一天,审理潘俭伟要求撤销诉讼的申请。

今年3月5日,纳吉以个人身分入禀高庭,起诉42岁的潘俭伟及51岁的陈志刚诽谤,列两人为第一及第二答辩人。

纳吉在诉状中说,去年11月13日,身为雪州行动党主席的第一答辩人潘俭伟在该党的一项筹款晚宴上,针对一马公司的课题发表演讲时,发表诽谤言论;随后,演讲的视频由第二答辩人陈志刚和/或其代理上载至“人民媒体”的网站和优管账户。

纳吉要求取得普通赔偿、惩戒性赔偿、堂费,以及禁令,以阻止第一和第二答辩人或他们的代理,继续针对他发表诽谤字句。

根据潘俭伟的代表律师哥宾星指出,他们愿意等待上诉庭的判决,裁决拥有官职的政治人物,是否同样拥有言论自由的权利。

他引述英国一宗由“德比郡议会起诉《泰晤士报公司》”的案例,裁决任何地方政府或政府机构,皆不能起诉他人诽谤。

政府可否起诉不明确

究竟,政府或政府机构是否可依循民事诉讼方式起诉他人诽谤?

根据吉隆坡高庭去年10月17日的一项判决中,针对裁定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等两造,起诉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与前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等三造诽谤一案胜诉。

有关案件的原委,是土展局的代表起诉人,即联邦土地发展局及其子公司联邦土地发展局国际投资控股,针对公正党党报《公正之声》报道“联邦土地发展局破产”的消息,分别在2013年8月16日和2014年1月25日入禀高庭,起诉旺阿兹莎等4造和陈记光诽谤,各要求赔偿2亿令吉。

承审该案的法官拿督威拉卡玛鲁丁,在判词中认同土展局代表律师拿督费鲁斯的论点,即上诉庭早在土展局起诉前土地及合作社部副部长拿督陈记光诽谤一案中已裁决,土展局并非“公共机构”,获赋予“起诉”及“被起诉”的权利,所以可依循民事诉讼方式提出诉讼。

同样地,陈记光的代表律师兰吉星在陈词时引述“德比郡议会”的案列,指英国最高法院裁决任何地方政府或政府机构,皆不能起诉他人诽谤;这项裁决也符合1953年欧洲公约有关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条款,其它国家与地区如香港、澳洲、新加坡、印度和津巴布韦都采用了相同的案咧。

不过,菲鲁斯反驳指有关德比郡议会的案例,在大马无约束力,而且大马也尚未参与《1953年欧洲公约》;法官也在判词中强调,上诉庭并没有引用德比郡的裁决作为参考案例。


继续阅读...

2015年11月1日星期日

雪行动党党选 潘俭伟蝉联主席职

转载自《当今大马》:

晚上7点57分更新

雪州行动党改选成绩出炉,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蝉联雪州行动党主席,而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则在首轮选举夺得最高票,进而连任州署理主席。

复选所产生的新一届雪州行动党执委,也与上一届相差不大。除了潘俭伟与哥宾星,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与雪州议长杨巧双,继续担任州副主席。

上届改选,杨巧双夺得最高票,而这一次则以554票排名第5。

尽管潘俭伟穷追猛打一马公司课题而曝光率大增,但他在首轮改选时排名下滑,从2013年州选的第6名,微跌至第8名。

不过,由于可投票的代表增加,因此中选的15名候选人,所得票数都比两年前的改选多。

同时,哥宾星则获得736票,傲视群雄。

至于被视为非主流派的邓章钦与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也有入选。其中,邓章钦仅以414票惊险过关。邓章钦与王建民同票,两人排在第14和第15名。

本届改选共有881名代表投票,其中31张是废票,因此合格选票为850张。

杨美盈没获选但受委

原任州委前直落拿督州议员陈春水、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和佳南(T. Kannan)3人落选;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见图)和加影市议员黎潍裮而挤入15强。

王建民黎潍裮两人,是原任受委州委。

值得一提是,竞选社青团总团长的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仅以384票排名第16,无缘挤入15名票选州委,但她在复选时依然获得委任。

雪州行动党票选州委阵容,延续上届州选的情况,皆没有马来党员入选。

潘俭伟复选后记者会上,受询无马来人代表原因时表示,他揣测许多马来候选人,党龄资浅。

“许多党员并不熟悉他们……这需时改变……我们没有魔术棒,明天就可变成拥有许多马来人(领导)的政党。”

“受委州委当中,我们委任3名(马来人)进入州委会。”

3名受委的巫裔州委为阿都阿兹巴里(Abdul Aziz Bari)、西芙拉(Young Syefura Othman)和艾理法扎(Edry Faisal)。

新任雪州行动党州委会名单:

主席:潘俭伟

署理主席:哥宾星

副主席:杨巧双、邓章钦

秘书:欧阳捍华

副秘书:王建民

财政:黄思汉

副财政:刘永山

组织秘书:黄田志

副组织秘书:加纳巴蒂劳、黎潍裮

宣传秘书:黄瑞林

副宣传秘书:张菲倩

政治教育主任:李继香

州委:刘天球、拉吉夫(受委)、阿都阿兹巴里(Abdul Aziz Bari,受委)、西芙拉(Young Syafera,受委)、杨美盈(受委)、艾理法扎(Edry Faisal,受委)

以下是雪州行动党初选成绩:

哥宾星,736票
刘永山,695票
欧阳捍华,668票
刘天球,649票
加纳巴迪劳(V.Ganabatirau),581票
杨巧双,554票
黄思汉,524票
潘俭伟,495票
黎维裮,474票
黄瑞林,473票
黄田志,442票
李继香,435票
张菲倩,426票
邓章钦,414票
王建民,414票


继续阅读...

愿交盟党上阵伊党八雪州席 潘俭伟指行动党不背后插刀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3点52分更新

虽然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早前放话,将竞选伊党8个雪州席,但他如今改称,行动党在希盟的盟友,即诚信党和公正党,都可竞逐这8个州席。

潘俭伟今早在雪州行动党代表大会致词时说,行动党是否上阵这8个州席并不重要。

“行动党的哲学是先工作。希望联盟过后在适当时间,才讨论议席分配。”

“若诚信党上阵任何议席,行动党竞选机器将力撑诚信党。同样的,我们相信,行动党竞选的议席,公正党和诚信党也会全力支持。”

不学伊党径自安插人选

潘俭伟表示,行动党不会如伊党2013年大选般,在盟党背后插刀。

“行动党不会学伊党般背后插刀,(于上届大选在)属于公正党的哥打白沙罗州席安插候选人,最终为巫统送上胜利。”

他冀望,希盟成员党能在来届大选,悉数拿下这8个州议席,成功组成一个稳定的雪州政府。

林冠英挺打伊党八州席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随后致词时,党中央力挺雪州行动党,竞逐8州席。

他提高声量,炮轰伊党没为民谋福,靠拢国阵旨在捍卫一马公司和26亿门。

“因此我支持雪州行动党建议,在伊党州席上阵。”

“现在他们(伊党)不敢对抗一马公司、26亿捐款。一马公司是国家公敌,对吗?”

台下的代表高喊,“是!”

放话将在伊党州席上阵

前天,雪州行动党宣布,准备与伊党在雪州8州席交锋,甚至不惜三角战。

该8个议席是:邓普勒公园、再也谷、巴也加拉斯、斯里沙登、中路、千百家、杜顺大和丹绒士拔。

2013年大选,社会主义党原任哥打白沙罗州议员纳西尔,以公正党旗帜守土,对垒国阵候选人哈利马顿(Halimaton Saadiah Bohan)和其余3名独立人士。

不过,伊党却从旁杀出,派遣里祖安(Ridzuan Ismail)插上一脚。

尽管伊党宣布退选,但该州席最终拱手让国阵哈利马顿胜出,公正党和伊党的得票相加,还比国阵多。

继续留雪州政府不退出


潘俭伟在致词时也宣称,现有由伊党、公正党和行动党组成的雪州临时联盟政府,不能持久。

不过,他却指,雪州行动党也不会随意退出州政府,避免影响雪州政府稳定。

“尽管行动党要求在雪州成立希望联盟政府,但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拒绝。”

“若大臣不要改变雪州现状,行动党也不想再度制造雪州政治混乱局面。”

因此,潘俭伟说行动党将继续留在雪州政府,以落实上届大选民联共同政纲。

高举“26亿在哪”大字报

另外,雪州行动党大会代表,也高举“26亿在哪里?”大字报,施压首相纳吉交代26亿门。

潘俭伟在致词尾声时,向代表抛出疑问,指纳吉尚未解释26亿令吉“捐款”来源。

“我们在国会提问,纳吉不要回答。全体人民要知道,你要知道吗?”

“若要知道,就要高声询问。拿起和高举椅子上的卡片。”

现场代表也配合,全体站起来高举白底黑红字的“26亿在哪里?”卡片,让现场媒体摄影。

纳吉上周五在国会发表2016年财政预算案致词尾声时,在野党就曾高举大牌,紧咬纳吉不放,博得媒体瞩目。


继续阅读...

与阿鲁甘达辩论输贏不重要 潘俭伟:目的是带出1MDB真相

转载自《东方日报》:

(八打灵再也1日讯)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表示,本身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总裁阿鲁甘达的辩论,谁输谁贏並不重要,最重要是通过这场直播节目,让公眾更透彻地瞭解1MDB的真相。

他说,这场辩论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带出1MDB真相,输贏对他而言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直播节目中,我们到底能挖出多少资料,让大家更了解1MDB。」

冀阿鲁能泄露越多越好

潘俭伟今天出席雪州行动党州党员代表大会时也重申,这场辩论不影响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对1MDB的调查。

「如果阿鲁甘达在(公账会)外的讲话,跟里面讲话都是一致的,我看不出如何影响到调查。」

询及是否担心上这项活动会导致更多1MDB的资料外泄时,潘俭伟说,是否泄漏1MDB的资料,那是阿鲁本身必须决定的。「我本人当然希望阿鲁能泄露越多越好。」

潘俭伟也是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成员,他说,1MDB的资料不在他手上,而是由阿鲁所掌握。「正式的资料是在阿鲁手上,我当然希望他泄露越多越好,因为他成为1MDB的总裁,是他需要代表1MDB向人民交代。」

希望让人民了解1MDB情况

记者问及公账会前主席拿督诺嘉兹兰昨天呼吁潘俭伟与阿鲁甘达取消这场辩论时,潘俭伟说:「他是公账会前主席, 我尊重他的意见,但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公开的討论, 我不称为辩论,也希望能让人民更了解(1MDB)的情况。」

阿鲁甘达昨天改口,表示愿无条件与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上直播节目辩论有关1MDB的提问,他也希望国营电视 RTM 能尽快做出安排。

早前阿鲁曾要求对方,避免利益衝突,必须先辞去公账会成员一职,才能与他一起上电视。


继续阅读...

辯論1MDB課題‧Who怕Who‧潘儉偉:準備好迎戰‧阿魯爾甘達:無條件迎戰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31日訊)一馬課題擂台戰一觸即發!一馬發展公司(1MDB)主席兼集團執行董事阿魯爾甘達態度放軟,願意放棄條件以盡快與民主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就一馬發展公司課題在電視上進行一場脫口秀或辯論會。

阿魯爾甘達早前提出的條件,是要潘儉偉辭去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成員職務。

潘儉偉在阿魯爾甘達作出宣布後,第一時間就在推特發文,感謝前者在無需任何條件下,接受與他來一場電視直播脫口秀。

潘儉偉也對兩人的第一次交鋒期待已久,並誓言屆時一定要阿魯爾解答馬來西亞人民等待已久的答案
他表明,他和阿魯爾甘達的脫口秀將以問與答的方式進行,而非辯論,而他屆時將負責發問。

雙方的團隊將於下週會面,就脫口秀的日期、時間及形式作出決定。

另一方面,前公賬會主席兼現任內政部副部長拿督諾加茲蘭,則吁請潘儉偉及阿魯爾甘達停止幼稚的爭拗,讓公賬會在不受干擾下完成調查。(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31日星期六

撤回要求辞公账会成员条件 阿鲁准备上电视迎战潘俭伟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4点41分更新

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辩论一事有新发展,阿鲁甘达撤回要求潘俭伟辞去公账会成员的条件,而准备与潘俭伟辩论一马公司课题。

阿鲁甘达今日在吉隆坡召开记者会说,“我谨此撤回与潘俭伟辩论的条件。我将无条件地会见他。”

感叹潘俭伟双重标准

但阿鲁甘达不忘抨击潘俭伟,不愿辞去公账会成员,乃是双重标准之举。

他感叹,“当然,潘俭伟如其他在野党人士,对己对人不同标准。这怎么行呢?”

不过他希望,一马公司辩论尽速举行。

他笑言,“这让我们可以回答潘俭伟的所有问题。”

一度要求潘俭伟辞职

周四凌晨,潘俭伟发文告向阿鲁甘达下战书,挑战对方上电视直播的清谈节目,由潘俭伟担任主持人发问,让阿鲁甘达一一回应一马公司案。

阿鲁甘达遭同日上午11点宣布接受挑战,但却要求潘俭伟先辞去公账会成员一职,避免利益冲突。

潘俭伟:我问阿鲁答

如此一来,潘俭伟接受《当今大马》电访时也说,他已准备好面对阿鲁甘达。

但他解释,这场电视直播节目将是一个清谈节目,而非辩论。

“这应该是一个问答节目,不是一个辩论节目,因为是我在发问。他(阿鲁甘达)没什么好问我的。”

感激阿鲁“绅士风度”

潘俭伟稍后发文告表示,感谢阿鲁甘达,“绅士般”无条件接受清谈节目访问。

“我肯定,我们各自的团队在来临数周会晤,谈妥清谈节目的日期、时间和方式。”

“我引颈期盼首次会见阿鲁甘达,提出大马人已经想问很久的问题。”

他相信,清谈直播节目最大赢家是大马人。

两人谢通讯部供平台

较早前,通讯与多媒体部长沙烈赛益表明,国营电视台可直播这个节目。

潘俭伟和阿鲁甘达,分别感谢沙烈赛益和国营电视台,提供平台直播。


继续阅读...

“人民代議士在預算過程中的角色”論壇



“人民代議士在預算過程中的角色”論壇
日期:2015年10月31日(星期六)
时间:晚上8時至10時
地点:Dewan Bankuet, Dewan Undangan Negeri Pulau Pinang, Lebuh Light, George Town
聯辦:檳議長辦公室與檳城研究院
脸书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79033695771229/

转载自《光明日报》:

(檳城16日訊)想知道“什麼是三權分立”?想更了解“人民代議士在預算過程中的角色”?檳州立法議會議長辦公室將於9月28日及10月31日與檳城研究院聯辦兩場以上述題目作為主題的政治識讀論壇,歡迎有興趣的民眾以及非政府組織、政治人物與媒體人踴躍出席。

檳州議長拿督劉子健日前召開記者會說,該論壇為檳州立法議會議長辦公室首次與檳州研究院合作舉辦,主要目的是為啟發民眾對現今民主政治認知與意識。

他說,兩場論壇在州議會餐宴廳內舉行,第一場為“什麼是三權分立”於9月28日晚上8時至10時舉行,由該院政治社會組主任黃進發博士及雪蘭莪大學教授阿都阿茲巴里主講;第二場“人民代議士在預算過程中的角色”論壇則在10月31日晚上8時至10時舉行,由班丹區國會議員拉菲茲及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主講。

此外,他表示,除了上述主講師,他們也邀請反對黨領袖與議員主講,但無奈對方以不便為由,無法擔任主講師。

他強調,該論壇公開予大眾參與,入場免費,惟現場座位有限,有興趣的民眾以及各組織單位,可上網到www.penanginstitute.org.com報名預定。

再里爾指出,該論壇除了達到教育及提高民眾對政治的認知外,也提供一個更好邁向民主的方向。

他說,若該論壇成功獲得不錯的迴響,他們將在明年初再次舉辦有關政治論壇。

出席者計有檳城研究院總監再里爾、高級執行員王筱雯及黃進發博士。

黃進發說,經過時代的改變,尤其是在淨選盟4.0集會過去後,從各種現象看來,現今民眾以不再接受唯唯諾諾,以行政權馬首是瞻的國會,對此,該論壇也提供民眾一個針對集會以及國會對國家扮演的角色,一個密切的討論與檢討。

“因此,我們希望除了民眾以及政治人物,警方也能踴躍參與論壇,一同進行友好了解及交流。”(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30日星期五

行动党擬攻打伊党雪州8议席

转载自《当今大马》:


潘俭伟(左3)展示邓普勒花园行动党筹款晚会的宣传单。左起:行动党士拉央市议员游佳豪、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艾理法扎、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以及士拉央市议员黄伟强。(摄影:伍信隆)

(吉隆坡30日讯)隨著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断交后,雪州行动党州联委会席潘俭伟表示,行动党瞄准原本由伊党竞选的8个雪州州议席,来届大选准备在这8个州选区出战。

他指出,基于行动党在这8个州议席中拥有重大影响力,因此行动党有信心可以在这些议席中获得胜利。

「我们相信,即使是面对三角战,我们也能够获得胜利,不会破坏希望联盟执政雪州的雄心壮志。」

这8个州选区分別是邓普勒花园(Taman Templer)、南柏再也(Lembah Jaya)、柏也加拉斯(Paya Jaras)、斯里沙登(Sri Serdang)、中路(Meru)、千百家(Cempaka)、杜顺大(Dusun Tua)以及丹绒士拔(Tanjung Sepat)。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今日在行动党总部召开有关行动党雪州代表大会的记者会时,如是指出。

带上会议討论

虽然行动党正准备竞选上述8个议席,惟最终仍需要带上雪州希望联盟会议进行討论,才能拍板定案。

潘俭伟表示,此事將带上希望联盟会议谈判,儘管如此,行动党仍会做好备战状態。

「虽然最后我们可能会竞选上述全部8个州议席,抑或只竞选3个或5个,但这仍要跟我们的伙伴详谈,但我们將在这8个目前由伊党掌握的州选区中备战。」

「第一步,我们將委派艾理法扎为邓普勒花园州议席的候选人。」

他指出,行动党也將在士拉央设立服务中心,其后也將准备连串的活动。首先就是將在12月17日举行的邓普勒花园行动党筹款晚宴,当天会出席的人物包括,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等。

潘俭伟提到,雪州行动党代表大会將于来临的週日(1日),在八打灵再也市政局举行。而行动党秘书长兼檳城首席部长林冠英將为这场大会开幕。

「共有1220名来自雪州行动党172个区部代表出席这项大会,同时该党雪州联委会委员及雪州议员都会出席。」

他表示,今年也是两年一次的行动党雪州联委会改选,今年共有36名候选人竞选20115至2017年行动党雪州联委会的15个职位。


继续阅读...

拒为电视对质弃公账会 潘俭伟直言“这不值得”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一马公司主席阿鲁甘达促民主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卸任公账会,以在电视直播节目对质,潘俭伟直言,不值得为了区区阿鲁甘达,而放下公账会。

他今日在行动党总部召开记者会时指出,缺了公账会这把枪杆,纵有一马公司丑闻的子弹也无济于事。

“这不值得。”

“若我和阿鲁甘达辩论,即便他道出真相,我也没什么可以做。”

他指出,一马公司丑闻,远比阿鲁甘达重要,何况公账会所调查的,更不止于一马公司本身。

他说,自己身为公账会一份子,可为一马公司调查出一份力。

潘俭伟与一马公司骂战

事缘潘俭伟昨日凌晨发文告指出,既然阿鲁甘达自称毫无隐瞒,那么他建议阿鲁甘达出席电视直播的清谈节目,由他担任主持人发问,让阿鲁甘达一一回应一马公司案的课题。

而阿鲁甘达则在上午11点许发文告回应,表示接受潘俭伟的挑战,但潘俭伟必须辞去公账会的职位,以免利益冲突。潘俭伟获悉阿鲁甘达的文告后,迅速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斥责阿鲁甘达以“愚蠢”藉口推塘。

除了阿鲁甘达,旅游部长纳兹里同样以“利益冲突”为由,建议潘俭伟在上电视前,最好先辞去公账会职务。

警方调查后促辞职避嫌

潘俭伟紧咬一马公司多时,是一马公司的眼中钉。较早前遭警方调查,阿鲁甘达趁机捉住这点,要求潘俭伟辞职避嫌,以身作则。

行动党力挺潘俭伟留任国会公账会成员,反促政府解释无故“消失”的14亿美元抵押金争议,而不要转移视线。

直至本季国会召开前夕,掌管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以不点名方式,再度批评潘俭伟在公账会利用一马公司课题,推动自身政治议程。


继续阅读...

我可否与阿鲁尔甘达进行一场“脱口秀”节目,好让我能即场提询各项问题?

一马发展公司(1MDB)主席阿鲁尔甘达日前出席了另一场在《马新社》电视台的访问,并录制主题为“马新社电视台与阿鲁尔甘达”的访谈节目。

在访谈节目中,阿鲁尔甘达夸口说“绝对没有掩盖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议题”。此外,他基本上是循环提供之前已无法令人信服的答案。

举例说,阿鲁尔甘达被询及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的“基金单位”究竟是什麽时,他基本上只解释说它们就像是价值9亿4千万美元“单位信托基金”的“基金单位”。阿鲁尔甘达并没有解释为何这些已从开曼群岛撤回来的“基金单位”仍然是以“基金单位”,而不是以现金或是如财产和股票形式的原始资产存放。如果它们是“基金单位”,那麽它只意味着在开曼群岛的资金从一开始就从来没有被撤回过。

阿鲁尔甘达也继续重申的事项是,一马公司预计能从出售Edra全球能源有限公司的股权中减少160亿令吉至180亿令吉的债务。然而,阿鲁尔甘达並没有启迪观众的是,关系到一马公司能源臂膀的债务总额高达360亿令吉,这包括35亿美元的债券丶57亿令吉的直接贷款和超过81亿令吉的继承贷款。

因此,即便通过出售Edra能源有限公司而减少了高达180亿令吉的债务,一马公司也因着它收购能源公司而仍然留下所需承担的逾180亿令吉债务!

阿鲁尔甘达也吹嘘与阿布扎布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交易的“资产债务转换”(debt for asset-swap),即後者假设一马公司的160亿令吉债务来换取一马公司的资产。问题是这种“资产债务转换”交易,一旦IPIC已预付超过10亿美元给一马公司,一马公司则需在2016年6月30日之前转移价值160亿令吉的资产予IPIC。

阿鲁尔甘达刻意忘记强调的是完全无法确保一马公司将能够转移这些资产,特别是自从该公司作为在这个时间点上,并没有这样价值的资产存在! 相反的,如果一马公司无法转移如所说的价值的资产,马来西亚政府已向IPIC承诺作出一个相等数额的赔偿!

因此,虽然阿鲁尔甘达继续他的公关活动和提供再循环的答案,惟马来西亚人民并没有获得更贴近一马公司这个“怪物丑闻”的真相。尽管阿鲁尔甘达宣称“没有掩盖”,但在我提出一马公司支付10亿美元以终止其授予IPIC的购股权(options)的过程中涉及进行一项欺诈借贷套利活动(round-tripping exercise)的指控中,阿鲁尔甘达迄今向我作出的回应已很清楚是完全转向。

无论如何,亦如既往,我愿意被证明是错误的。既然阿鲁尔甘达很自豪地宣称绝对没有掩盖一马公司,让我谦恭地建议阿鲁尔甘达出席一项将由我作为节目主持人和提出询问的“现场直播”脱口秀。阿鲁尔甘达将被给予每一个机会,以及尽可能给予他所要的更多时间,针对这些问题作出解答。

事实上,如果阿鲁尔甘达能够成功地通过出示来自一马公司的任何金融文件作为证据,对我的指控作出反驳和令我难堪,我将不会有怨言。问题是,他将会否有勇气来接受这项挑战,又或者是他将坚持主流媒体给予他的安全与舒适而已?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

梳邦区国家诚信党推介礼兼希望聯盟讲座



日期:2015年11月5日(星期四)
时间:晚上8点
地点:Jalan Desa 1/2, Desa Aman Puri, Sebelah Pasaraya Speedmart 99
主办:梳邦区国家诚信党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28日星期三

国阵议员无人敢当出头鸟 潘俭伟称零机率否决财案

转载自《当今大马》:

2016年财政预算案是否会成为首个在国会不通过的财案,以促成倒阁,成为众人焦点。但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大浇冷水,指国阵议员担忧棒打出头鸟,因此否决财案促成首相纳吉下台,不可能成行。

他昨晚在隆雪华堂举行的“解读2016年财政预算案”讲座上回答观众提问时表示,“我们是否能否决财政预算案,我应该在这里跟大家讲的是,机会差不多是零。”

“因为没有国阵议员愿意伸出头来被砍。要成功的话,需要30或35位国阵议员。”

“就算他们要站出来,也不知道有没有足够35位……他们肯定不会站出来。”

没信心能够成功倒纳吉

潘俭伟半开玩笑说,在野党议员向民众彰显努力推动不信任投票,但没信心能成功。

“不成功的话,继续做工啦。”此言一出,立马引起观众哄堂。

他期望,选民下届大选全力支持在野党,以便达到更高得票率,提高攻下布城的愿望。

按照西敏寺议会民主惯例,财政预算案若无法通过,政府无钱运作,将被视为失去多数支持。

该讲座是由隆雪华堂社经委员会和隆雪河婆同乡会社经组联办,约100名观众出席。其他主讲人包括财经评论员潘力克和民间学者孙和声。主持人为隆雪华堂社经委员会委员潘永杰。

举26亿牌国阵议员安静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宣传秘书。他表示,以往纳吉宣读财政预算案完毕后,朝野双方都会拿起各自预算案,拍桌支持自家阵营,场面热闹。

但他指称,在野党上周五预算案中,举牌“26亿在哪儿?”,借机讽刺纳吉26亿门时,全体国阵议员没有按照以往击桌支持政府的财案。

他悄声说:“对方完全静静。”

潘俭伟表示,国阵议员的沉默,代表他们都对财政预算案和管理财务,不具信心。

政府依专家意见定赤字

他续称,我国经济面对信心危机,外资因此不敢进驻大马,抑或在等待观望。

在评论财政预算案时,潘俭伟表示,自己进入国会殿堂8年,发现财案的赤字目标,皆早已安排,并未根据每年情况调整。

他举例,政府制作2016年财案时,以投资银行和金融行业专家意见为基准,将财政赤字锁在国内生产总值的3.1%。

“最重要的时,控制财政赤字……不管怎样都好,一定要在3.1%。”

政府并无未雨绸缪警觉

他批评,政府只要能达到赤字3.1%目标,就可大花钱,没有未雨绸缪的概念。

“2008年油价高时,每桶超过100美元,收入突然增加很多,就好象中马票。”

他感叹,当时政府没有储备,导致目前原油价暴跌时,没有应急储备金刺激经济。

因此,他倡议,预算案应以各部门的计划书为策划点,而非达到财政赤字目标,就可大肆挥霍。

潜在债务没在预算案内

即便政府将明年财政赤字定在国内生产总值的3.1%,潘俭伟认为,这并不反映政府实际债务。

他指出,政府有许多潜在债务(Contigent liability),如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通过特殊目的实体(Special Purpose Vehicle, SPV)来兴建捷运、轻快铁等。

这一切,都没出现在预算案中,以防财政赤字增加。

去年11月,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揭露,PFI建筑私人公司负债278亿令吉,所有贷款源自自公积金局。

他透露,政府将186段土地租给PFI公司,然后再以15年共292亿令吉的租价,向这家公司租回这些土地,遭形容为“左手换右手”交易。

疑赤字远比3.1%更高

尽管潜在债务不列入预算案中,潘俭伟点出,若工程违约,无法还钱,政府必须承担付款。

“法令规定,我们国债不能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55%……若列入潜在债务,已经超过77%。”

他形容,如是做法,损害国家财政,甚至怀疑政府赤字远比定下的3.1%高出许多。

潘俭伟批评,财政预算案数据遭到扭曲,不存在讨论意义。

外资会否相信3.1%赤字

潘力克也附和潘俭伟,指财案无需解读。

他更引述大马主权债券市场数据,指外资从2014年8月开始,债劵到期后仍留在大马。

“主要是外资是否相信,财政预算案的3.1%赤字,他们会相信里头多少是真相?”

因此,他指这连带打击大马股汇双市。

明年预算案削拨款津贴


纳吉宣布预算案时,预测我国政府财政赤字在国内生产总值的3.1%。

相较于去年的2607亿令吉,2016年财政预算案总开销为2672亿令吉,缩减65亿令吉。其中政府取消食用油津贴、削减无经济效应的城际火车和飞机津贴。

无论如何,第二财长阿末胡斯尼警告,若原油价格每桶跌破48美元,政府或需削减预算,以达到原有财政赤字目标。


继续阅读...

納吉書面回答潘儉偉 1MDB沒拖欠IPIC21億

转载自《中国报》:

 (吉隆坡27日訊)財政部長拿督斯里納吉澄清,一馬發展公司(1MDB)沒有拖欠國際石油投資公司(IPIC)高達4億8100萬美元(約20億4800萬令吉)。

 他昨日通過書面回覆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的提問時,這么指出。

 潘儉偉是要求財政部闡明,根據2014年財務報告顯示,投資款額沒有出現這個賬目,是否意味著拖欠國際石油投資公司4億8100萬美元。

潘儉偉抨不負責

 納吉說,截至2014年,一馬發展公司財務報告顯示,該公司並沒有承擔來自國際石油投資公司的4億8100萬美元債務。

 但潘儉偉今日在國會召開記者會,抨擊納吉的回答不負責任。

 “IPIC的財務報告是經過專業會計樓即安永會計樓簽署,證明1MDB確實有拖欠這筆錢。”

 他認為,納吉的回復將讓公眾產生負面印象,並覺得1MDB隱瞞事實、害怕解釋,因為這將揭露1MDB失信。

 潘儉偉早前曾發文告指出,IPIC賬目顯示1MDB截至2014年12月31日,尚拖欠IPIC作為終止購股權的一筆附加4億8132萬美元(約20億5467萬令吉)的費用。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27日星期二

地陷油槽管破裂 潘俭伟警告KLIA2将失火

转载自《当今大马》:

潘俭伟今天揭发,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再次出现工程纰漏的问题。停机坪的油槽管因土地下沉而破裂,大量油渍溢流出土地表面。他表示,任何小意外如烟蒂掉落在该地后,随时可能引发火灾。他促请交通部部长正视这个足以带来严重后果的问题。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26日星期一

为什麽一马发展公司主席阿鲁尔甘达可以抽出时间向巫统及马华的党员作出“简报”,但却坚决地拒绝向马来西亚人民甚至是国会议员作出汇报呢?

根据《当今大马》,当一马公司主席阿鲁尔甘达受询及《砂拉越报告》报道所泄漏的会议记录是否真实的时候,他回答说:“在董事部的会议记录方面,我们确认,这似乎是真实的。”

这是什麽类型的答案?当阿鲁尔甘达表示“这似乎是真实的”,他要表达的意思是什麽?他是否打算说“它看起来是真实的,它听起来是真实的,但它仍然可能不是真实的”?

阿鲁尔甘达作出确认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如果有关被泄漏的会议记录确实是真实的,那麽很显然,一马公司的董事部会对该公司的高层行政人员没有服从董事部的决定和指示而怒不可遏,而这也与一马公司的一再否认产生矛盾。

根据有关会议记录,一马公司在没有获得董事部的共识和批准下,径自与Petrosaudi (PSI) 签署了联营计划。更具体地说,一马公司的高层行政人员已经转移了7亿美元的投资建议至一个与联营公司没有关连的账户内。

该会议记录清楚志明“在变更汇款7亿美元至PSI 的计划中,董事部没有被谘询。董事部的理解是那笔10亿美元的全额,已被连接到有关联营公司名下的联合银行账户内……。”

最重要的是,该会议记录毫无疑问地证明了在这笔10亿美元投资建议中的7亿美元,已经被拿督沙鲁哈米所挪用。该公司董事部如此愤怒是他们要求这笔7亿美元被撤回来,“这样的话有关资金就可以通过原来商定的渠道汇出”。

董事们也对最高管理层的不妥协作出公开的斥责。他们特别指示沙鲁哈米和其管理层“不要偏离董事部的指示”。他们进一步“劝戒沙鲁哈米,如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员和管理层针对任何特定的事项存有疑问,可寻求董事部的澄清”。

以上所述的原因,是否阿鲁尔甘达正在犹豫要否承认我一直追问的董事部被泄漏的会议记录是真实的,因为这将让一马公司的前任首席执行员沙鲁哈米,应该至少会基于刑事违反信任(CBT)而被提控呢?

不管怎样,阿鲁尔甘达目前面对的更大问题是,为什麽他要对马来西亚史上单一最大宗的金融丑闻,给予马华党员一个私人的汇报呢?

如果阿鲁尔甘达可以向马华党员作出汇报,民主行动党是否也可以要求他向我们作出汇报?更重要的是,如果他认为给予一个政党进行私人汇报是适当的,为何他不能向全体马来西亚人民,或至少是向国会议员作出相同的汇报呢?

为什麽阿鲁尔甘达选择通过宣称他们只会回答有关当局的问题,作为回避他不想问答相关的提问,可是,他却可以给予马华答复呢?是否因为马华党员的提问被预期会更加温顺丶知情较少或更加容易上当呢?

阿鲁尔甘达不能想要鱼与熊掌兼得。既然他给予马华党员机会发出提问和作出回答,作为政府全资子公司的首席执行人员的他,有责任让其他马来西亚人民,或至少是马来西亚的国会议员们获得同等的“待遇”。阿鲁尔甘达现在不能再自圆其说,宣称他只会回答有关当局的提问,以及拒绝对一马公司丑闻施压和作出批评者提供明确与透明度的答案。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10月26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无惧公账会设保密宣誓 惟潘俭伟提醒需先修规

转载自《当今大马》:

副首相阿末扎希建议公账会成员设立“保密宣誓”机制,以免泄漏公账会机密。对此,民主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表示,自己无所畏惧。

潘俭伟是公账会成员之一,素以一马公司批评者著称,阿末扎希上述建议,剑指潘俭伟之意不言而喻。

潘俭伟今日在国会走廊接受记者访问时说,若国会修改议会常规,则他不反对进行保密宣誓。

惟他点出,议会常规并无上述规条,若需推行,则须修改议会常规。

“我没犯错,所以我不怕。”

“如果有的话(已在议会常规),我并不反对。”

另一方面,同为在野党的伊斯兰党,支持阿末扎希的建议。

甫出任公账会成员的伊党总秘书兼哥打巴鲁国会议员达基尤丁,欢迎阿末扎希所提的这项“保密宣誓”建议。

“这是确保所有公账会成员不会曝露太多,抑或供出所有听证会的内容。这是因为,一些证据并非为公众所用。”

较早前,潘俭伟紧咬一马公司,遭警方调查,而一马公司更以此为由,反促后者辞职避嫌,以身作则。

行动党力挺潘俭伟留任国会公账会成员,反促政府解释无故“消失”的14亿美元抵押金争议,而不要转移视线。

直至本季国会召开前夕,掌管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以不点名方式,再度批评潘俭伟在公账会利用一马公司课题,推动自身政治议程。


继续阅读...

「解讀2016年財政預算案」講座



【活動】「解讀2016年財政預算案」講座
【日期】2015年10月27日(星期二)晚上8時
【地點】隆雪華堂樓上講堂
【主辦】隆雪華堂社經委員會、隆雪河婆同鄉會社政組
【主持】潘永傑(隆雪華堂社經委員)
【主講】潘儉偉(雪州八打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力克(財經評論員)、 孫和聲(民間學者)
【說明】
首相兼財長納吉將在10月23日向國會提呈2016年財政預算案。這是政府在今年4月1日推行消費稅後的第一份預算案,同時,也是第十一大馬計劃公布後的第一份財政預算案。
根據媒體報導,預計總撥款將達2565億馬幣,包括2150億馬幣行政支出和425億馬幣公共支出。該預測比今年1月的年度財政預算低3.4%。行政支出與公共支出分別減少1.33%和12.37%。目前全球經濟不穩定、商品價格疲弱、馬幣貶值,政府須采取更謹慎財政措施,減少開銷並提高生產力。政府還要顧及評級機構的觀點,避免其下調評級。預計2016年財政預算案仍圍繞“強化增長、增強包容性和確保財政可持續”的主題。
為此,本活動將邀請民意代表和專家學者,一起解讀這份最新的預算案,為國家經濟把脈。
入場免費,歡迎出席。任何詢問,請洽隆雪華堂秘書處(03-2274 6645)。


继续阅读...

公賬會重組名單出爐 潘儉偉沒遭除名

转载自《中国报》:

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重組名單出爐,由5名新成員取代5名已被委任為部長和副部長的成員;同時,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也依然在新名單內,沒遭除名。

新成員包括沙民統布打丹馬區國會議員古斯莫基柯,取代科學、工藝及革新部長威弗烈馬迪奧斯當敖。

巫統野新區國會議員阿末韓查,取代旅遊及文化部副部長拿督瑪絲艾米雅蒂。

巫統浮羅交怡區國會議員納華威,取代外交部副部長禮查。

馬華亞羅牙也區國會議員古乃光,取代財政部副部長蔡智勇。

伊斯蘭黨哥打峇魯區國會議員達基尤丁,取代伊黨道北區國會議員拿督卡馬魯丁惹化,因後者已加入公正黨。


继续阅读...

屠妖節市集搬遷風波‧潘儉偉:屬2市政廳課題 火箭藍眼沒不和

转载自《星洲日报》:

(八打靈再也25日訊)行動黨雪州聯委會主席潘儉偉表示,行動黨及公正黨的中央領導層並沒有因為早前發生的雙溪威屠妖節市集搬遷風波出現緊張。

潘儉偉與公正黨梳邦區國會議員西華拉沙針對這起風波互相批評,詢及兩黨的關係是否出現緊張,潘儉偉表示,兩黨關係不受影響。

“(雪州)政府依然維繫,這是雙溪威及八打靈再也市政廳需要解決的課題,並不影響兩黨的關係。”

潘儉偉也是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他今日在代表律師兼泗岩沫區國會議員林立迎陪同下,到八打靈再也警區總部針對雙溪威屠妖節市集風波錄口供。

交由公正黨處理

詢及為何公開指責,是否沒有內部管道解決,他說:“因為我希望公正黨領袖……會確保他們的黨員及基層領袖不會有這樣的做法。”

“如今問題在於讓公正黨採取行動,但是若他們不採取行動,我也不能做些什麼,這是公正黨的事情。”

潘儉偉說,與西華拉沙也沒因此事不愉快,日前在國會,西華拉沙還過來與他握手,有說有笑,2人下議院的座位也在隔壁。

至於行動黨及公正黨中央領袖的關係是否因而出現問題,他說:“沒有,我們還一同高舉‘26億令吉在哪里?’的牌子。”

潘儉偉表示,警方今日傳召他除了是針對雙溪威屠妖節市集搬遷風波協助調查,也是針對有人報案指控他發表煽動性言論,這些人包括智能與社會關懷協會主席拉美斯及公正黨格拉那再也區部秘書慕拉利。

他指出,已經向警方證明引起爭議的貼文並不是來自他的推特,同時,他也不曾指控印度人是“賤民”(Pariah)及流氓,反之,他只是指責日前針對屠妖節市集搬遷一事搗亂的人是流氓。

尋求蟬聯雪行動黨主席

另一方面,潘儉偉宣布,雪州行動黨於11月1日舉行的改選,若他當選執委,他將在複選中尋求蟬聯雪州主席職位。(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屠妖节市集事件】警方传召潘俭伟录供



民主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於週日(25日)就日前发生的八打灵再也SS9a/1­3屠妖节市集事件被警方传召录供。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24日星期六

爱·关怀自创袜子品牌

转载自《东方日报》:

(八打灵再也24日讯)完成扩建的「爱·关怀之家」新工作坊如今正式启用,而为提供永恆的工作机会给残疾朋友,该中心也开始创立自身品牌的袜子,并预计將于下个月初推出市面!

「爱·关怀之家」总干事林国强表示,虽然如今扩建工程已完成,但这仅是刚开始,未来还需想办法如何为特殊孩子寻找適合的工作机会。

他指出,儘管该中心如今有接获包装纸巾及叠报纸等工作,让残友自力更生,但毕竟有关工作资源是別人所提供,尤其当未来科技越来越进步,甚至由机器代替人力时,工作资源会否因此减少?

「所以,我们开始策划打造一个属于自己品牌的袜子,以便未来能为残友提供永恆的工作机会。」

为残胞提供工作

「我们已经寻找厂商,包括选好布料及投入生產,预计將于11月7日及8日,参与一项位于双威金字塔会展中心的展览会,并摆檯售卖首次推出市面的袜子。我们也计划通过参与教会活动或嘉年华摆摊,来推销这些袜子。」

林国强是今日出席「爱·关怀之家」新工作坊奉献礼时,如此表示。出席者包括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爱·关怀之家」创办人翁美娇及荣誉主席陈如仁等。

同时,他也表示,之所以会选择袜子为创立品牌,是因为考量到袜子方便残友做包装工作,另外袜子也是一个「没有限制」的物品,即任何人都可能会需要。

「我们知道,有不少人都很想做善事,但不懂如何做起;购买袜子就是其一方式,除了可自穿,不会浪费之外,也体现对残友的关怀和爱心,甚至藉以让残友拥有一份工作。」

另外,潘俭伟出席为新工作坊主持开幕时也说,虽然工作坊是个重要的空间,但更重要的是爱·关怀之家为残友提供机会,以达到个人潜能。

「爱·关怀之家」在过去10年里,为一些残障朋友提供无障碍的工作环境,但基于空间上的限制,有关组织工作坊去年杪开始展开扩建计划。

如今扩建工程已经完成,新的工作坊也正式启用,让成员可以在更舒適的环境里工作。


继续阅读...

3行動黨支部‧10月19設宴與民交流

潘俭伟: 我不会让步, 我会继续挖国阵的丑闻




民主行动党全国之尊,一州之首,三州主席,齐集一堂,为您解剖当今政局与局势。
希望联盟成立之后,马来西亚未来之路该如何走?
脱离伊斯兰党之后,国家诚信党的方向及理念又在何方?
这是一场民联解体之后,最震撼人心的讲座,您肯定不能错过,更找不到缺席的理由。
140桌宴席已全部卖出,为了不让买不到票的支持者留下遗憾,主办单位特设200张椅子,并在场边设立大银幕,让大家也能参与其盛。
讲座于7.30pm正式开始,请各位尽早到场。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0日訊)民主行動黨雙溪龍支部、皇冠城支部和綠林支部將於10月19日晚上7時,在蕉賴皇冠城天猛公(Jalan Temenggung)13/9路聯辦“黑暗時代@Ubah還在”團結晚宴,希望能讓皇冠城與附近地區的居民和黨同志瞭解目前的時事狀態,歡迎民眾踴躍支持和出席

屆時演講嘉賓,包括行動黨全國代主席暨蕉賴區國會議員陳國偉、該黨秘書長暨檳城州首席部長林冠英和雪州聯委會主席潘儉偉。

出席該團結晚宴新聞發佈會者包括大會主席梁照勝、副主席李子信、籌委會主席曾開俊、秘書唐梓臻及李添丁。

有興趣捐助晚宴者,可以聯繫唐梓臻(016-323 9577)。(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联邦政府提呈的2016年财政预算案只增加了人民更多的负担,因为债务的上升比经济增长更快,惟首相却忽视这个最大的现实和已经众所周知的问题

随着马来西亚经济正受到全球经济环境放缓的冲击丶商品价格下跌丶通货膨胀率上升丶令吉大量眨值之际,甫由首相宣布的2016年财政预算案却是豪言壮语多于实质性的内容。

虽然首相称赞其政府具有远见,即可从落实消费税中新增加的收入,将能弥补来自石油和天然气领域遭受的损失。

可是,在现实情况中的马来西亚人,特别是中等和低收人的人口, 对比从石油收入中损失的175亿令吉,却得背负着政府从高达390亿令吉的消费税收入中所带来的压力。

相比之下,在2014年从销售及服务税中获取的收入只有170亿令吉,这意味着马来西亚人民因为政府要实施消费税来增加国家的收入,而需承受高达220亿令吉税务的痛苦。

虽然由人民缴付的税务已经大幅度增加,但联邦政府却未能提升其开销的谨慎性。举例说,在2016年财政预算案估计开销内的“供应与服务”一直维持在363亿令吉,但在2010年时只是208亿令吉。为何只是在短短的5至6年时间内,这项开销的幅度增长竟然高达75.4%?

联邦政府未能谨慎开销所招致的後果,可以显现在联邦政府的债务,从2014年的5千828亿令吉增至2015年年底时被预期的6千275亿令吉。联邦政府的债务增加7.7%,也显著地超过了马来西亚每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只介于4%至5%的幅度。

尽管如以上所述,惟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却以多项霸级项目来“修饰”(embellished)他所宣布的预算案,这包括建议中耗资280亿令吉与建议的捷运系统2(MRT2)丶泛婆罗州高速大道其他基础设施计划。事实上,这些项目只是从去年公布的2015年财政预算案中“再循环”(recycled)的宣布,纳吉忘记提到的实况是,这些计划都是通过预算外融资(off-budget financing)受到资助,这都没有体现在官方的预算案内。

这些非预算案的措施,竟然可以让首相吹嘘估计赤字将进一步从2015年的3.2%下降至2016年的3.1%,完全就是一个笑柄。这是因为预算案中的估计赤字,并没有把由政府担保借贷的预算外开销(off-budget expenses)考量在内,而它最终将是由联邦政府来承担。

根据联邦政府在2014年的财务报表,联邦政府的潜在债务(contingent liability)因为这些政府担保的债务持续增加,将从2014年的1千575亿令吉增至2015年的1千720亿令吉。由此而产生的9.2%增幅,甚至比联邦政府债务的增加还要来得快。这显示政府正在转移一个甚至是更大比例的开销至“预算外”,以掩盖它无法维持其开销的能力。

最後,所有虚张声势的语言穿插在整个预算案演词中,但纳吉始终没有处理到已粉碎了国内和国际对其政府管理信心的关键课题。首相刻意回避了发生在国内最严重的问题,这包括一马公司的420亿令吉丑闻,以及也关系到财政部子公司SRC国际有限公司的所谓26亿令吉“捐献”汇入其个人户头的课题。

联邦政府已经在今年2月延长了一笔紧急的9亿7千500万令吉款额,还有发出“支持信”以便从大马进口银行借得1亿5千万美元,以及赔偿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预付一笔10亿美元的款额予一马公司。一马公司无力偿还其债务和上述潜在债务的实现,将造成政府财务负担的严重後果,并且将会自然地对我们其他的经济部分产生负面效应。

因此,在未能处理对于一马公司极其确凿的指控,以及政府可以提供一项可信的计划来应付所有针对一马公司的突发事件当儿,2016年财政预算案将不仅不能提升本地和外国投资者的信心,它将是另一个“无效的事件”(non-event),并且将很快地被纳吉政府的数十亿令吉丑闻蒙上阴影。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10月23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23日星期五

在野议员举大字报 追问26亿下落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23日讯)在野议员举大字报,追问26亿令吉下落!

下午4时,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今天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16年财政预算案,在经济不景气的低能量中,没有派出太多糖果,以致鲜少听见众议员拍打桌子的支持声。

他在读出预算案内容时,数度借词嘲讽在野党,包括最终支持落实消费税及破坏国家形象,尽管冒出一些无关痛痒的吵杂声,可是稍纵即逝。

傍晚约5时45分,在纳吉结束预算案内容时,原来在野党议员有备而来,不少议员纷纷举起大字报,追问存入纳吉私人银行户头的26亿令吉政治献金下落。

举大字报者有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诚信党副主席拿督慕扎希、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副主席兼总秘书拉菲兹、努鲁依莎、妇女组主席祖莱达、行动党全国代主席陈国伟、全国副主席古拉、全国总财政方贵伦、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全国宣传主任潘俭伟、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诚信党中委莫哈末哈尼法等。


继续阅读...

要求财政部交代SRC公司 潘俭伟追问40亿贷款用途

转载自《当今大马》:

虽然SRC公司昨日开腔否认滥用从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所借贷的40亿令吉,但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不满这项答复,并要求财政部对外公开该公司资讯,包括公布该公司的管理层身份。

“我们要求财政部告诉我们,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如今是由何人营运?”

“事实上 ,谁在展开‘内部调查’,更有趣的是,谁写及批准他们发文告?”

潘俭伟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表示,SRC国际有限公司高层聶菲沙(Nik Faisal Ariff Kamil,见图)和苏伯亚欣(Suboh Mohd Yassin)已消失半年,并受到反贪会传召。

因此他质问,是否已委任新的领导层来经营SRC国际有限公司?

“这些新团队的身份同样是最高机密?”

促公布贷款用途


针对SRC公司否认从公基金局所借贷的40亿令吉遭滥用一事,潘俭伟表示,那SRC公司必须解释,该笔钱的用途。

“若他们不能解释,大马人只能总结,这涉及失信及挪用款项罪行。”

询及反贪会将盘问聶菲沙和苏伯亚欣一事,潘俭伟要求反贪会公布盘问两人的时间。

“为何是现在(盘问)?为何不是两个月前,为何没有解释?”

“那笔资金(40亿令吉)的用途是什么应该清楚解释。”

SRC公司昨天发表文告,严正否认它从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所借贷的40亿令吉遭滥用。

SRC公司原初由一马公司控制,并于2012年由财政部接管,而纳吉正是财政部长。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22日星期四

潘儉偉推特被“黑”‧假推文攻擊印裔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1日訊)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駁斥,一則被指是由他親自書寫種族主義推文,並指有關誣賴推文是“流氓”的行為。

他今日發表文告表示,有關推文在社交媒體Whatsapp瘋傳,特別是在印裔社群內。

他強調,自己從來沒有用過“賤民”這個詞來形容任何人,更不相信印度人的舉止像流氓。

“然而,我們當中難免會有一些人──華人、印度人和馬來人或其他種族的人,其行為舉止流氓;而那些散播上述虛假推文的人,無疑才是一名流氓,。”

他認為,或許上述含有惡意的虛假推文是要針對其在上周巡訪雪州八打靈再也雙溪威新村屠妖節市集一事。

“當時我曾形容那些作出有關行徑並阻止持有執照的印裔販商擺檔的人士為流氓。”

他說,有關的虛假推文顯然是為了煽動種族情緒和攻擊他。

“無論如何,這將不會阻止我繼續不偏不倚地執行我對選民以及全國人民應該履行的職責。”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20日星期二

哈山阿里芬是否在受委为公账会主席时,就预先设定议程把潘俭伟从公账会的一马公司调查排除在外?



我要恭贺国阵的新云冰国会议员拿督哈山阿里芬被遴选为公共账目委员会的主席,他如今有一个艰难的任务,因为他不再有数月的时间,而是只有数星期的时间,来证明他自己是一名独立及无畏的公账会主席。他所监管的范畴是政府财政的诚信,并将会维护之,对付任何的犯罪者,无论这人是财政部部长还是首相。

当哈山接受受委为公账会主席时,尤其是在目前这个国家艰难的时刻,他在履行其公账会主席的职务时务必持守“即使天塌下来,公义必要得到伸张”的格言,因为这将考验他是否准备带领公账会捍卫更崇高的国家利益,假如这和他对党、巫统/国阵政府联盟以及首相的忠诚起冲突。

阿里芬理应意识到针对一马公司交易的调查,其实是针对纳吉在一马公司的角色之调查,一马公司是纳吉最具争议性的产物。

他不应该接纳受委为公账会主席,假如他还不准备在政党的利益和国家利益起冲突时无视前者,比如说对付财政部部长兼首相的任何犯错行为,特别是他似乎在一马公司所有的关键及策略性的决议上都有重要的参与。

公账会因着首相在7月28日突如其来的内阁改组中,升迁公账会主席及三名成员成为部长或副部长,而被阻止展开一马公司的调查长达大约三个月。如今那些要公账会马上继续对一马公司进行调查的马来西亚人民,必会因着阿里芬在受委后的评论而感到震惊,并预期公账会在他领导下,可能在今年内甚至都不能召开到会议。

阿里芬在他昨天首次以公账会主席身份召开的记者会上,严正否认政府意图拖延公账会的一马公司调查的指控,称这为“存粹只是看法而已”。

阿里芬捍卫政府对于纳吉政府而言是好事,但这却不是公账会的工作,也对于他建立一个独立及无畏且可以秉公执行职务,而不是只是纳吉政府喉舌的公账会主席之形象并没有帮助。

阿里芬说道:“政府已经承诺它将会被调查,还有政府的国会议员也表示,我们会加速调查并为下议院准备一份报告。

“我不能说我何时才能召开公账会会议,因为我还要等待其他的委任,但如果我可以在现在的国会会议期间召开,我一定会这样做。”

我对于我们有一位完全没有紧急意识、不明白时间对于一马公司调查是关键的公账会主席,感到无比震惊和厌恶,并且他还接受公账会可能不能在国会目前的会议期间召开的想法,他说:“如果我可以在现在的国会会议期间召开,我一定会这样做”。

他可以在目前的国会会议期间召开公账会会议的问题完全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因为一位主动、有决心甚至有冲劲的公账会主席,应该向国会议员及国家保证,他不会再拖延公账会对一马公司的调查,还要他会把在十月份就召开他首次主持的公账会会议视为他个人的承诺。

可以理解的是,阿里芬在召开他的首次公账会会议前,要等候国会遴选委员会先召开会议,委任新成员填补公账会的其他三个空缺。因副首相、国大党主席以及国会在野党领袖的撤换,该委员会在昨天才重组。

鉴于公账会重启一马公司调查的紧迫性和重要性,阿里芬不能只是坐着等候。他应该呼吁遴选委员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委任三名新成员—— 而我认为遴选委员会没有理由不能在本周或最迟下周召开会议—— 或是将公账会会议的日期定在本月杪前,无论那三个公账会空缺有没有得到填补。

这是阿里芬作为新的公账会领导人所应该展现的主动及活力的领导能力。

令人惊讶的是,阿里芬展现出他是可以主动的,但却展现在非常错误的方式上,这也让人质疑他的独立性及无畏。

这是当阿里芬告诉媒体,公账会将会商讨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潘俭伟的公账会成员的资格,这引发了问题,阿里芬是否在被纳吉政府委任为公账会主席时,就预先设定议程要把潘俭伟从公账会一马公司调查排除在外?

巫统内忠于纳吉的派系想要把潘俭伟排除在公账会的一马公司调查之外已经是个公开秘密,他们指控潘俭伟在他的声明中引用公账会资料是违法操守。

前任公账会主席拿督诺嘉兹兰莫哈末被公开记录说过,潘俭伟不曾在他的声明中使用过公账会资料,他事实上是透过国会问答及其他资料来源来凸显一马公司的重要事情。

诺嘉兹兰曾经这样说:

“我个人认为他有协助将一马公司课题凸显出来,而今天大多数的马来西亚人,都相信公账会会因着对政府有利的缘故,而置这个课题不理。我们作为一个团队,合作得来不错。

“潘俭伟行使他灵北区国会议员及公账会成员的双重职务。而根据我目前所知的,他并没有在他的声明中使用任何从公账会听证会获取的资料。

“他在他声明中所使用的任何资料,都是从国会问答及其他资料来源所获取的。”

阿里芬应该要求那些要把潘俭伟从公账会一马公司调查移除掉的国阵国会议员或巫统圈子的人士,针对潘俭伟在他声明中揭露公账会资料,向公账会作出正式的举报。

民主行动党会欢迎这些指控受到调查,以确定这些针对潘俭伟的指控是否属实,或它们是存粹虚假及虚构的。

倘若没有巫统国会议员或官员胆敢针对潘俭伟在其声明及演讲中揭露公账会资料作出正式举报,那么阿里芬为何说在他首次主持的公账会会议上,要决定潘俭伟的公账会成员的资格呢?

这就是问题所在,阿里芬是否会依据预先设定的议程,将潘俭伟从公账会的一马公司调查排除在外的指示行动呢?

阿里芬应该察觉到不单是马来西亚人民,还有全世界也正在观察着他作为公账会主席的一举一动,以决定他是否是一名独立及无畏的国家的公仆。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5年10月20日(星期二)早上10时30分在国会的记者会声明


继续阅读...

疑将被国阵踢出公账会 潘俭伟问:我何罪之有?

转载自《当今大马》:

新任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昨天说,他主持的首次公账会会议将决定民主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成员资格。对此,潘俭伟喊冤,直问自己何罪之有?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指出,国阵蠢蠢欲动,要把他从公账会铲除。

“我不知是否应感到担忧。显然的是,国阵要我退出公账会。”

“我从未违反议会常规,也从未泄漏任何未对外公开的资料。”

本届第三季国会在昨日召开。巫统云冰国会议员哈山新官上任,表示公账会将在下次会议,探讨潘俭伟在公账会去留。

“我们会讨论。我不要判断国阵给予(潘俭伟)的印象。我们会在首次会议讨论。”


继续阅读...

改称不会定夺潘俭伟去留 哈山坦承公账会无权开除

转载自《当今大马》:

即时新闻

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昨日一度声称,将探讨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在公账会的去留,但他在不到24小时后改称,公账会无法决定开除潘俭伟。

哈山昨日的言论招致行动党炮轰,而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坦言,公账会无权决定其会员去留。

”公账会无权移除潘俭伟。“

昨日发言非针对潘俭伟

他澄清,其昨日言论并非针对潘俭伟。

反之,他说,公账会将私下讨论公账会的道德操守,以及公众针对潘俭伟所提的课题。

他强调,公账会的首要任务,即调查总稽查署所提出的课题。

声称将探讨潘俭伟去留

昨日,哈山新官上任,指公账会将在下次会议,探讨潘俭伟在公账会去留一事。

对此,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今早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炮轰哈山,要求他专注于一马公司课题,并质问他是否早有预谋,欲把潘俭伟从公账会铲除。

潘俭伟素来以一马公司批评者著称。较早前,一马公司以潘俭伟被警方调查为由,要求他卸任公账会成员避嫌。


继续阅读...

雙溪威屠妖節市集搬遷風波‧潘儉偉反駁西華拉沙‧“不會忽略選區的事”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9日訊)行動黨和公正黨議員因雙溪威屠妖節市集搬遷事宜掀罵戰,行動黨宣傳秘書兼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也對公正黨梳邦國會議員西華拉沙對他所作出的“友好勸告”作出反駁。

他在聲明中,不滿西華拉沙彷彿要他追緊一馬公司的醜聞就好,別管選區內的閒事和地方事務,他強調忽略自己選區的需求並不是他的政策,即便是涉及地方政府。

他說,雙溪威屠妖節市集的問題,在於八打靈市政廳不應和使用威脅和恐嚇手法的“流氓”進行談判和遂其意,即便涉及包括人民公正黨的區部副主席、區部秘書和其他來自不同縣屬的公正黨市議員,因為他們不應該因為在黨內的職位而獲得任何優待。

他也向西華拉沙保證,如果有任何民主行動黨的基層領袖,在他們的選區內要求獲得執照的优先待遇,黨將採取嚴厲的行動對付他們。不管他們的理由是甚麼,他都將不會為他們的行為作出辯護。

潘促西華勿盲目捲入

他也邀西華拉沙對雙溪威屠妖節市集進行友好訪問,勿盲目捲入此事,他也對西華拉沙日前發表的“給我的朋友潘儉偉的一些友好勸告”的聲明感到驚訝。

他說,負責雙溪威的市議員溫宗龍可以證明,在過去幾年,該市集被某些人士控制和壟斷,他們收取未經授權的中間人出租給商販的費用。一旦搬遷到新的地點,將截斷牟取這种暴利的機會,因為營業執照是由市政廳直接發給個別的申請者,而新的地點和系統,可确保沒有貪污也沒有壟斷,沒有朋黨中間人和沒有濫權的機會。

他遺憾西華拉沙在此事件對劉永山和溫宗龍禮貌不足,因為兩人在過去的兩三年,已努力不懈地去解決這個課題。

針對西華拉沙說,此事應由靈市長和其市議員作判斷,並說已有一個今年獲准繼續在兩地擺賣的雙贏方案一事,他說,迄今,市政廳一致通過的搬遷新地點也未被推翻,市長也相信新地點的反應將會更好。

流氓威脅不許販商擺攤


潘儉偉是於上週四下午,聯同雪州行政議員加納巴迪勞和甘榜東姑區州議員劉永山,巡視於雙溪威新村SS9A/12路的屠妖節市集新址,當他們抵步時,他發現獲得八打靈再也市政廳發出執照的販商,受到以沙米南登和姆拉利為首的流氓的威脅和不許販商擺攤。

他於是向在場的記者解釋,市議會將市集遷到新地點的一致決定,搬遷的主要原因是讓民眾更方便光顧這兩個市集。舊地點是雙溪威新村中低價公寓的主要出入口,過於狹窄,新地點較寬敞和很多的停車位,而且也靠近著名的斯里沙迪伊斯娃里廟,更好的是,可以容納更多的小販,讓他們可以在這艱難的時期賺取更多收入。

潘儉偉說,當他還未向媒體解說完整個事件時,姆拉利就提出許多質問,吶喊和推擠,有關情景已被錄下且視頻已上載至网媒。

警方證實接獲投報

八打靈再也警區主任莫哈末扎尼助理總監受詢時證實警方接獲投報,目前已開檔調查,但他拒絕透露進一步詳情。

上週六,姆拉利也在沙米南登、士拉央公正黨區部署理主席古拿拉茲和瓜拉雪蘭莪公正黨區部主席馬尼卡瓦沙甘陪同下,到八打靈再也警區總部報警,舉報潘儉偉稱他為流氓和阻止小販經商。
- See more at: http://news.sinchew.com.my/node/448742?tid=1#sthash.TkESCtDU.dpuf


继续阅读...

公账会将讨论潘俭伟去留 哈山:一马公司案仍重点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6点36分更新

巫统云冰国会议员哈山阿里芬新官上任国会公账会,他表示,任何政府财务课题,皆是公账会优先调查事物,一马公司也不例外。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表示,他会无所畏惧,毫不偏袒,处理手上工作。

记者追问,一马公司案是否是其优先处理课题时,他则回应,“任何政府财务课题,都是我们的优先(处理)事项。”

早在7月,公账会如火如荼调查一马公司案之际,首相纳吉改组内阁,委任4名公账会成员,包括时任主席诺嘉兹兰,担任正副部长。

自此,公账会的一马公司调查案宣告瘫痪。

听证会重新召开

哈山表示,一马公司案听证会,将在本季国会重新召开。

不过,他并未说明下次听证会具体日期。本季国会于12月3日结束。

记者追问,外界频频批评潘俭伟,即民主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甚至要求公账会辞去其成员资格。

对此,哈山表示,公账会将在首次会议中,探讨此事。

“我们会讨论。我不要判断国阵给予(潘俭伟)的印象。我们会在首次会议讨论。”

料伊党另提人选

随着哈山填补诺嘉兹兰空缺,公账会仍需再觅另外3名成员。

按照程序,遴选委员会委任所有公账会成员后,公账会才会决定首次会议召开日期。

前伊斯兰党瓜拉吉赖国会议员哈达蓝利退党后,加入国家诚信党。对此,哈山预料,伊党应会另外推举人选,取代哈达蓝利。

哈山具有信心,以其曾经出任彭亨副州务大臣与前巫统最高理事的经验,他能够胜任公账会主席一职。

无需向前任取经

询及是否准备迎接批评声音,他一副自信十足地说:“是的,肯定。我有经济背景。我相信我能应付。”

记者再问,他是否会向前任公账会主席取经,他同样信心饱满地回应“不,我不需要任何劝告”。

哈山强调,在他看来,公账会主席并非烫手山芋,自己会遵照国会所列明的指南,履行其职责。

他还否认,公账会听证会自内阁改组后,拖宕3个月,旨在延迟一马公司调查。


继续阅读...

在梳邦区国会议员西华拉沙一味盲目地进入和牵扯到八打灵再也北区双溪威屠妖节市集的课题以前,让我邀请西华拉沙友善地访问该市集,以便後者能更了解有关课题

我对西华拉沙日前发表一则标题为“对我的朋友潘俭伟发出一些友好劝告”的媒体声明感到惊讶[1]。

我是在上周四下午,与民主行动党的同僚即雪州行政议员甘纳巴迪劳丶甘榜东姑区州议员刘永山,一起巡访位于双溪威新村SS9A/12路的屠妖节市集。不幸的是,当我们抵达时,我发现那些获得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发出执照的贩商,被两名由沙米南登和慕拉里为首的“流珉”(rowdy mob)威胁和不允许贩商们摆档。

我于是向到场的媒体解释市政厅的决定是从毗邻SS9A/13路搬迁市集到新的地点。搬迁的主要原因是让民众更方便地光顾这两个市集。旧的地点沿着一条狭窄的车道,而它也是通往一个密集中低价格组屋区的主要衔接道路。至于新的地点宽阔,有足够的泊车位和靠近Sri Sakthi Easwari Temple。更好的是,它可以容纳更多贩商,可以让他们在这个艰难时期有更多的生意赚取更多收入。

无论如何,当我还没有向媒体解说完整个事件时,慕拉里就提出许多质问丶呐喊和推挤我们,有关情景已被录下且视频已上载至网媒[2]。

那麽,为什麽会在那里有一场示威?负责双溪威的市议员温宗龙可以证明,在过去几年,该市集被某些人士控制和垄断,他们收取未经授权的中间人出租给商贩的费用。一旦搬迁到新的地点,将截断牟取这种暴利的机会,因为营业执照是由市政厅直接发给个别的申请者,而新的地点和系统,可确保没有贪污丶没有垄断的中间人和没有滥权的空间。

遗憾的是,西华拉沙在了解相关事件的情况时,并没有给予我的同僚刘永山和温宗龙足够的礼貌;事实上,刘丶温两人在过去的两丶三年,已一直努力不懈地去解决这个课题。西华拉沙甚至没有很礼貌地联络我和向我了解到底在上周四究竟是发生状况以前,就发表上述“友好劝告”的媒体声明和教训(lecture)我应该怎样执行作为一名国会议员的工作。

西华拉沙表示“我劝告刘永山和潘俭伟,有关事件最好是交由八打灵再也市长和其市议员作出最好的判断。”

西华拉沙告诉我说:“你在国家的重大课题如一马公司(1MDB)丑闻做了出色的工作……我们有更大的仗要打。我们要纳吉下台和终结巫统和国阵的腐败压迫和无效率。”基本上,西华拉沙仿佛在告诉我追紧一马公司的丑闻就好,别管我自己选区内的闲事和地方事务。

第一,我不知道西华拉沙是怎样管理其自己选区的事务,但忽略我自己选区的需求并非我的政策,即便它是涉及地方政府。

第二,鉴于西华拉沙甚至对于市议员丶上述地区的州议员和国会议员出言不逊的举动,显示他获取完全错误的事实和当众出丑。

西华拉沙宣称“潘俭伟和刘永山也都知道大多数的市议员,事实上已经向市长建议了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那就是双溪威的屠妖节市场将在今年继续进行,不论是在原有或新的地点”。

在我进行调查事实以後,我现在就可以纠正西华拉沙,上述只是其想象出来的,又或者是有人向他编造故事。到目前为止,对市政厅而言,新的地点是市政厅在2015年3月27日的常月会议上获得一致通过。作出这项决定以後,没有任何市议员有再召开正式的会议推翻这项决定。市长本身已指出,他相信屠妖节市集在新地点的反应将会更好[3]。如果这对西华拉沙能作出任何的慰藉,我要阐明的是我从未参与任何这些决策的过程。

因此,行政议员丶国会议员丶州议员和市议员,並没有采取任何方式去挑战市政厅的决定,事实上是遵从市政厅的决定。相反的,有一群“流珉”,其中的大部分人甚至是没有在该地点做生意的,是他们在挑战市政厅的决定。

最後我必须强调的是,市政厅不应该与这些使用威胁和恐吓手法的“流珉”进行谈判以遂他们的目的。即便这些摊位涉及──包括人民公正党的区部副主席丶区部的秘书和其他来自不同县属的公正党市议员,也都没有关系,因为他们不应该受到任何优待,就只因为他们在党所拥有的职位。

我可以向西华拉沙保证,如果有任何民主行动党的基层领袖,在他们的选区内要求获得执照的优先待遇,党将采取严厉的行动对付他们。不管他们的理由是什么,我都将不会为他们的行为作出辩护。如果我们实行任人唯亲以及如国阵般的“凶暴政治”(thuggish politics),那麽,我们可以忘掉要取代国阵。

[1] http://www.thestar.com.my/…/PJ-mayor-confident-of-better-r…/
[2] http://www.thestar.com.my/…/MBPJ-No-change-in-decision-to-…/
[3] http://www.kinitv.com/video/24046O8
[4] http://www.thestar.com.my/…/Green-light-for-Deepavali-baza…/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10月19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18日星期日

誠信黨籌款晚宴‧末沙布:種族主義阻發展‧欣慰統治者諭查1MDB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8日訊)國家誠信黨主席莫哈末沙布強調,種族主義及貪污是大馬前進路上最大的障礙,而這將是個漫長的抗爭過程。如今,國陣動輒就將課題種族化,如淨選盟4.0便是一例,被宣傳為華人集會,更糟的是,部長及總警長紛紛唱和,看起來就像一場交響樂。不過,令他感到欣慰的是,這次馬來統治者理事會也下令要求徹查一馬公司醜聞。

末沙布對於該黨創黨以來的首個籌款晚宴獲得三大民族出席支持,感到高興。他言畢,即獲得全場的如雷掌聲。誠信黨選擇昨晚於雪隆海南會館(天后宮)舉行該黨的首個籌款晚宴,筵開88席並全數滿座,成功籌募了4萬零273令吉。
籌逾4萬元
他在回答記者詢問時說,籌款晚宴是獲非政府組織協助舉辦,才選擇了這個場地,並指出這與其他地方並無差異,最重要是獲民眾的支持。據記者觀察,逾半數席位為華裔訂座,也有不少巫裔及印裔出席。
另一方面,末沙布趁機向誠信黨前身的工人黨執委道謝。“他們沒向我們收取分毫,唯一條件是不要加入巫統及國陣,當然這不會發生。我十分感激他們的貢獻,如果不是他們,誠信黨並不會獲此平台而創立。”

大會邀副主席拿督姆加希、沙拉胡丁阿育、婦女組主席西蒂瑪麗亞、中委祖基菲里、卡立沙末、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公正黨副主席拉菲茲,及國際伊斯蘭大學政治學講師馬茲利,公開回應民眾所作的提問。

誠信黨副主席拿督姆加希在回應民眾提問時指出,該黨無懼在華人廟宇舉辦籌款晚宴,而被指為“遭行動黨利用的政黨”。“誠信黨為什麼會創立,是因為堅守原則,這是我們的特色。在廟宇辦晚宴並不會讓誠信黨變得沒原則。”

潘儉偉:入跨協細節未公佈
希盟反對到底


潘儉偉在公開詢問環節中指出,希望聯盟對大馬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持反對意見,是基於政府至今仍無法公佈協議細節。

“我知道這引發了許多討論,但希望聯盟立場是堅定的,只要政府未公佈細節,就會繼續反對,因為協議是否為我國帶來好處或害處,全繫於細節的敲定。”

他說,據知協議資料逾2000頁,我們將給予一個月的時間詳讀,就要作出表決。

潘儉偉:伊黨缺席‧盼希盟贏下屆大選

潘儉偉也是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他強調,希望聯盟能在伊黨缺席的情況下,可贏得下屆大選,而且,以開明為標誌的誠信黨是贏得南馬地區馬來選票的最佳選擇。

他分析說,伊斯蘭黨的勢力集中在北馬馬來鄉區,然而,丹州政府在去年東海岸大水災一事上的表現失利,已讓當地人民失去信心;相對而言,南馬地區則是希望聯盟渴望爭取的票源,伊黨表現卻教人失望,在過去5屆選舉連連潰敗屢失按櫃金。

“北馬地區是伊黨固有的勢力,該黨在失去精神領袖聶阿茲後政策紛亂,對東海岸大水災全然不聞不問,已讓當地民眾對州政府失信心。反而卻由行動黨組織起救援行動,所以他們在當地的支持力量仍是未知。”

他指出,希望聯盟如要贏取下屆選舉,那麼南馬地區則是必爭之地,但伊黨候選人卻不斷丟失按櫃金,說明當地馬來選民明確拒絕保守伊斯蘭主義,及擁護更開明的伊斯蘭教義。在這情況下誠信黨是契合當地馬來選民需求的最好選擇。

潘儉偉坦言,在伊黨缺席情況下贏得選舉,在過程中或顯得艱辛;但伊黨模棱兩可的立場及違背盟黨利益與共識的行為,無法確保希望聯盟能從中獲益。

“伊黨在北馬勢力再鞏固又有何用呢?現實中他們已數次拒絕與我們合作。就算伊黨與我們合作甚至取得勝績,你(選民)會就此放心嗎?伊黨在加影補選中可以攻擊盟黨領袖旺阿茲莎不適任州務大臣,是毫無原則可言的,再說該黨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與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過從甚密的關係,又該如何釐清?”
拉菲茲:若要執政中央 希盟須每席必爭
公正黨副主席拉菲茲指出,希望聯盟要執政中央就須每席必爭,但過去伊黨競選多個席位是屢敗屢戰的,對選民而言是極不公平的,而誠信黨的湧現將提供另一選擇,填補這些空缺。
他點名警告,如果伊黨再無法在雪州哥打拉惹取勝,就必須交出議席,讓友黨人選上陣。
他提及希望聯盟與伊黨的關係:“大家必須接受一現實情況,伊黨已多次婉拒接受,涵括誠信黨及行動黨在內的任何藍圖。我們須避免重蹈覆轍,希望聯盟歡迎任何政黨的加入,包括伊黨、社會主義政黨甚至馬華,只要他們肯簽署共同原則協議。”
他說,公正黨仍扮演希望聯盟與伊黨之間的橋樑,這橋樑斷不可被破壞,否則將對他們競選下屆選舉,帶來覆滅性的後果。
“我們仍積極爭取與伊黨協議,一對一上陣以避免三角戰的出現。”
拉菲茲坦言,希望聯盟需強勢領袖帶領,以解決各黨在議席分配的紛爭。
同時,他呼籲各方予以公正黨主席旺阿茲莎空間及時間引導希望聯盟前進。(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17日星期六

一马发展公司的高层行政人员在它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投资的事项上,有否误导该公司的董事部?

《砂拉越报告》最近揭发一份一马公司在志期2009年9月18日的文件所透露的事实是,该公司的高层行政人员在关系到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etrosaudi International Limited)投资10亿美元的事件上,清楚地误导了董事部。

根据有关文件,一马公司的业务发展执行董事邓庆志(Casey Tang)向董事局汇报“Petrosaudi最终是由阿都拉国王和沙特阿拉伯王国拥有( “Petrosaudi is ultimately owned by King Abdullah and the Kingdom of Saudi Arabia)。

国家银行早前发出通缉令急晤邓庆志,以协助调查一马公司事件。邓庆志说服董事部对几乎所有43亿令吉投资收益的优点,从它的第一次资金筹措行动中与Petrosaudi.购买联营公司的40%股权。

在有关联营计划合约签署後,一马公司在其2009年9月30日发表的媒体声明中进一步欺骗马来西亚人民,它宣称:

“随着成立一家25亿美元的联营公司後,马来西亚与沙特阿拉伯今天进入一个经济合作的新时代,这将把矛头指向来自中东的外国直接投资,以及在这里(马来西亚)进行高影响项目的战略投资。” [1]

整份媒体声明的措词给人的印象是一马公司真的是与沙特阿拉伯政府成立了联营公司,但在现实中,他们只是与一家在沙特注册的微不足道的公司进行了一宗交易。

在事後,我们也知道了Petrosaudi没有在这家联营公司投资一分钱,以及所谓的目标在于“把矛头指向来自中东的外国直接投资”带入马来西亚根本就没有发生,它不过是一场“白日梦”(pipe dream)。

即便是当时的一马公司前任主席丹斯里莫哈末巴基沙礼,就曾点出董事部认为“如果Petrosaudi贡献在这家联营公司的形式是以50:50的现金和资产,例如至少50%是现金,那将会更加舒服。”

有关会议记还指出“这种情绪是由其他董事发出,他们宁愿PetroSaudi注入至少10亿美元至这家联营公司以补足一马公司的10亿美元。”

无论如何,不只是PetroSaudi没有注入任何现金至联营公司,一马公司还在上述的10亿美元投资中,掠取了7亿美元至没有关连的公司Good Star Limited。这笔已被挪用的7亿美元,迄今仍无法解释。

因此,一马公司的高层主管邓庆志,以及前任首席执行员沙鲁哈米,公然地误导和完全漠视了董事部的意见。这种蔑视董事部决定的做法,一定要受到惩罚。

为何财政部长从来没有对这些鲁莽和挑衅的执行人员展开任何对付行动呢?事实上,沙鲁哈米竟仍然保留为一马公司董事,以及首相署表现管理及履行单位的董事呢?

我再一次呼吁一马公司现任总裁阿鲁尔甘达,确认刊登在《砂拉越报告》董事部会议记录是否真实的。如果它是真实且如我们所有人都怀疑的那样,这是否立刻证明了许多所谓针对一马公司的“疯狂指控”(wild allegations)都是真实的呢?

作为国有企业的一马公司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的角色不是掩盖这家丑闻缠身公司的诡计。相反的,阿鲁尔甘达的职责是发挥积极的作用,勇于去揭发过去的错误行径,以确保那些涉及挪用丶侵占和抵触刑事违反信任的人士被绳之以法。不解决过去的问题,一马公司要解决它今天所面对的危机,将永远都无法前进。

资料来源
———————–
[1] http://1mdb.com.my/press-release/petrosaudi-international-limited-and-1malaysia-development-berhad-in-us25-billion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10月16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二)


继续阅读...

批准大道过路费调涨并不是因为联邦政府要重新分配从过路费中的赔偿费用转移至其他开销,而是政府与大道公司签署了非常愚蠢的特许经营合约造成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华希日前解释“政府认为它不应该继续支付非常高的赔偿金予大道特许经营公司,从而维持过路费不调涨。”

阿都华希表示,由于决定展延了应该从今年1月开始就批准大道公司调涨过路费,导致政府从今年1月至10月,被迫为大道公司作出5亿1千万令吉的赔偿。

阿都华希说:“基于此,联邦政府允许大道特许经营公司调涨过路费。”

部长本身承认政府支付予大道公司的赔偿金“非常高”。因此,阿都华希认为这些“非常高”的赔偿金应该由广大的人民去承担。即便人民已遭受消费税的冲击,以及令吉贬值和经济放缓等综合效应带来的痛苦,但政府都认为这“没什麽大不了”。

因此,“非常高的赔偿”对于受到过路费调涨影响的马来西亚人民而言,无疑是一个经常使用但却是非常差劣的藉口。

可是,阿都华希竟然厚颜无其地表示只涉及覆盖在城市地区的大道调涨过路费和最高是调整1令吉。以白沙罗西部疏散大道来说,“只”调涨1令吉即从1令吉增至2令吉,意味着其涨幅是足足的100%!

事实上,批准大幅度调涨大道过路费和政府被迫作出“非常高”的赔偿金的真正原因,主要是因为政府与大道公司签署了极度愚蠢的特许经营合约。

通过直接颁发这些大道私营化计划合约而没有经过任何公开和竞争的招标,完全就是国阵与这些朋党公司勾结,允许他们徵收可以随时增加的过路费。其结果是,这些大道特许经营公司获得国阵的认可(BN-sanctioned)进行“掠夺”,从而能够让朋党们从人民身上购取天文数字的利润。

更糟的是,尽管宣称“实行过路费调查是根据早前已签署的特许经营合约”,惟阿都华希的部门却未能汲取过去的教训,到今天仍然是在没有经过公开招标的情况下直接颁发大道合约。因此,我们可以预见现有和未来的大道,将在往後的日子继续扼杀马来西亚的公路使用者,而且其收费率的调涨甚至更为显著。

我们已经一再强调,尽管畸形(lopsided)的大道特许经营合约有利于大道公司,但政府有权利在任何时间点,以及只有在大道的成本扣除政府提供任何补贴的情况下终止合约。

这是一项“例外条款”(escape clause),并在结构上是负担得起,以及可以立刻制止大道使用者不断升级的负担。

可是,政府从过去至今都一直接拒绝这麽做,并宣称对大道经营者未来利益的损失作出赔偿是不理智的。有关藉口是不合理的,因为当政府要终止一个它所颁发的特许经营权而需为它们未来的损失作出赔偿,这是那门子的道理?比起现在这种预付方式,倒不如让这些特许经营者继续在未来的几十年收取过路费。

以上所述清楚显示联邦政府完全是与大道公司同流合污(cahoots),并且违背国阵的竞选宣言,完全不去关心这个国家普罗大众所面对的困境。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10月16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16日星期五

屠妖节市集迁移风波


http://www.kinitv.com/video/24047O25

八打灵再也屠妖节市集迁移风波再延烧,一群印度商人更怒骂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虽然遭遇不友善对待,但潘俭伟坚持,有关从SS9A/13路迁移至SS9A/12路的工作必须进行,以免造成交通堵塞。


继续阅读...

潘儉偉挑戰禁出國案‧11月5日過堂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5日訊)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挑戰移民局和政府下令禁止他出國一案將於11月5日過堂,而高庭將在當天擇訂案件開審的日期。

潘儉偉的代表律師佐安披露,高庭助理主簿官阿倫今日在內庭擇訂上述日期,並諭令其當事人必須儘快入稟宣誓書,供作案件審訊時的用途。

承審本案的高庭法官拿督阿斯瑪米是於10月1日在總檢察署不反對的情況下,批准發出準令給潘儉偉。

潘儉偉是於8月19日入稟高庭,並在申請書中分別把移民局總監和政府列為第一及第二答辯人。

他在申請書中要求高庭宣判,移民局禁止他在7月22日出國的決定是違法或不合法的,所以理應被撤銷,同時,他要求高庭馬上撤銷移民局的決定。

潘儉偉原定於7月22日下午3時15分,從吉隆坡第二國際機場(KLIA2)乘搭亞航班機飛往印尼日惹,卻在移民局柜台辦理登機手續時,被兩名高級官員告知他已被禁止離開大馬。

除了挑戰移民局禁止他出國的決定外,潘儉偉也在申請書中向移民局和政府索取特別賠償,包括他在被禁出國後所面對的一切財務損失。


继续阅读...

牵连到一马发展公司的刑事证据不只是摆在阿鲁尔甘达眼前,它被公诸後也已在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面前一览无遗

作为首席执行人员,阿鲁尔甘达竟然俨如一名小丑。首先,《砂拉越报告》丶《纽约时报》丶《华尔街日报》及《The Edge》出刊社所刊登的所有文件,都揭露了负债累累的一马公司有数十亿令吉被挪用丶侵占和涉及刑事违反信任(criminal breach of trust)。

从今年1月迄今,大量的资讯和文件持续性地被揭露和刊登,有闗事项包括一马公司与Petrosaudi投资的18亿3千万美元丶一马公司投资在开曼群岛的23亿1千800万美元丶一马公司与阿布扎比投资臂膀狡猾的购股权协议(dodgy option agreements),乃至从调查机构中被泄漏的具有诡计的文件。

一马公司和其总裁阿鲁尔甘达以及国阵的“啦啦队部长”(Barisan Nasional Ministers cheerleading team)作出各种指控,并且影射这些已刊登的文件已遭篡改或是伪造的。

许多人,包括我本身都恳求一马公司指出具体的例子,那一些被泄漏的文件证据已经涉嫌篡改。然而,他们没有和显然地甚至不能复制一个真实的文件,并宣称它是伪造的。

一马公司然後改变策略,转移到一种“歇斯底里的狩猎行动”(hysterical witch hunt gear)。每当有一个新的罪证文件被揭露,一马公司的阿鲁尔甘达就高喊“去逮住泄露文件的罪魁祸首!”与此同时,他却拒绝承担发生在一马公司,并且已通过这些被揭发的文件内的错误行为。

我随後在日前询问阿鲁尔甘达,作为一马公司的总裁以什麽更重要一些,即亦如泄露文件里所揭露的要逮住涉及一马公司数十亿令吉罪行背後的肇事者,还是逮住如这些泄露文件里所揭发的骗取纳税人血汗钱的人士。

阿鲁尔甘达随後以他目前臭名昭著的“反反覆覆”方式作出回应,他指称我在没有证明和证据的情况下胡乱作出指控。阿鲁尔甘达甚至敦促我“言行一致”(walk the talk)和向调查单位提供“明确的证据”以作进一步的调查。

人民可以很清楚看到阿鲁尔甘达只是在兜圈子。那些书面证据已经泄露並在网络上刊登及广泛流传,它们都是你“明确地”可以获取。至于“言行一致”,我在早前甚至携带了相关文件向警方作出投报。

一马公司竟然还询问“哪里有涉及刑事违反信任丶教唆挪用和舞弊?”

一马公司从来没有争议的事实是在2009年,该公司前任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哈米转移7亿美元至Good Star Limited,一家与资金的预期受益人即Petrosaudi International Limited无关的公司。Good Star Limited也被揭发是由一马公司的官方顾问即刘特佐所持有。国家银行也撤回了转移上述资金的批准,因为一马公司在它向中央银行提出申请时提供了虚假的资讯。

我在之前也概述了一马公司在撤回它存放在开曼群岛的23亿1千800万元投资收益事项中,如何成功地误导了他们的国际会计事务所德勤大马。我更点出一马公司涉及进行欺诈的借贷套利活动(round-tripping exercise),通过一笔没有申报丶从德意志银行借贷的9亿7千500万美元款额,作为掩盖从开曼群岛的资金并不存在或收益消失。

有趣的是,一马公司非常迅速地回应在这几天内作出的各种指控,但却拒绝针对已扎实地获得各种公开文件支持的事项,例如一马公司和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财务报表丶他们的媒体声明其他新闻报道的指控作出回应。

除了以上所述的这一小部分确凿证据,证明了一马公司涉及欺诈和其他刑事犯罪行为以外,还有这家国有企业进行狡猾交易的其他许多问题,更有待去厘清。

阿鲁尔甘达拒绝对上述诡计透明度和开诚布公,反而努力不懈地偏转他们对一马公司作出的指控,这显示了阿鲁尔甘达的主要工作,就是要掩盖那些已犯下过错的人与事。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10月15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希望联盟21日公佈替代財案

转载自《东方日报》:

(八打灵再也15日讯)今年9月组军的希望联盟將在下週三(21日),即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呈2016年財政预算案前两天公佈希联的替代財政预算案。

希联指出,替代財案將著重在处理沙巴砂拉越的经济问题,以及改变乡下人民的农业政策。

希联表示,花了8个星期的时间,擬定这份替代预算案,而希联的3个成员党主席,即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以及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將在本月21日公佈详情。

「希联的替代財政预算案,关注收入较低的一群,也注重政府开销。」至於纳吉则在下週五(23日)提呈2016年財案。

希望联盟3党的代表,即公正党的格拉纳再也国会议员黄基全、民主行动党的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以及诚信党中委祖基菲里,今日在人民公正党总部召开联合记者会时,这么表示。

改良征税方式

黄全指出,希联將改良现有的徵税方式;换言之,人民和商人將被徵收更公平的税务,因此徵税的范围变小了。

「我们的开销少,不是我们减少开销,而是政府从打击贪污中节省金钱,(我们)也不会有大型的发展计划。」

此外,潘俭伟表示,希联公佈的替代財案是从不同的角度,参考了国阵之前所提呈的財政预算案。

「最重要的是,我们会带出西马半岛和东马沙巴砂拉越的经济成长差距的问题,因为国阵向来忽略了东马砂沙两州。」

他指出,政府过去的发展都著重在西马,因此这里的学校,医院和工作机会远比沙巴和砂拉越的来的好。

「这个替代財案,將列出所採取的行动,减少差距的问题,当中包括在当地进行的投资活动。」

与此同时,祖基菲里则表示,该替代財案,也將注重农业问题,因为我国的农业无法与时並进。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14日星期三

马来西亚人民被迫缴付分布在国内所有大道的昂高过路费,完全就是国阵政府私营政策和违背承诺所招致的悲惨後果!

正当人民还无法负担从今年开始实施的消费税丶马币大量眨值造成进口商品成本上涨,以及因为一马公司(1MDB)丑闻招致的信心危机而促使经济疲弱之际,联邦政府竟然批准分布在国内各地的15条大道调涨过路费。

已宣布调涨过路费的大道包括加影外环公路(SILK)丶精明隧道(SMART)丶吉隆坡布城大道(MEX)丶大使路淡江大道(DUKE)丶瓜拉雪兰莪高速大道(LATAR)丶新班底大道(NPE)丶新街场大道(BESRAYA)丶安邦吉隆坡高架大道(AKLEH)丶牙直利走疖大道(GCE)丶哥文宁—沙亚南大道(LKSA)丶吉隆坡—加叻大道(KL-KARAK)丶白蒲大道(LDP)丶加影芙蓉大道(LEKAS)丶士乃迪沙鲁大道(SDE)丶吉隆坡西部疏散大道(SPRINT)和蕉赖加影大道(GRAND SAGA)。

有关过路费调涨的幅度是昂高的,并且会对马来西亚的公路使用者造成巨大的损害。使用Sprint Damansara Highway的驾驶人士,面对过路费调涨100%即从1令吉增至2令吉。使用加影外环公路往返上班者,过路费从原本的1令吉增至1令吉80仙或涨幅80%。连接新街场大道和布城的吉隆坡布城大道,过路费从2令吉上调至3令吉50仙或涨幅75%。还有安邦吉隆坡高架大道和格林芝衔接通道出口的过路费,都是上涨高达66.7%。

从10月15日开始,马来西亚的驾驶者将会感觉到犹如被一辆疾驰的“庞然大物”(monster truck)辗过,尽管事实上近几年来,几乎所有的这些大道都有获得丰厚的盈利,但还是获得批准调涨过路费。大道过路费调涨就犹如是在获得政府的同意之下,允许获得特许经营权的朋党牺牲广大人民的利益以获得天文数字的利润。

以经营白蒲大道和吉隆坡西部疏散大道的环城大道公司(Litrak Bhd)为例,在其截至2015年3月31日财政年的总收入为3亿8千零70万令吉,而其税前盈利为1亿8千700万令吉,这意味着驾驶人士每缴付1令吉的过路费就有超过49仙是直接进入环城大道公司的账本底线(bottom line)。

但在两天後,白蒲大道的过路费将从1令吉60仙上涨至2令吉10仙。更糟的是,根据该大道的特许经营权合约,白蒲大道已预定从2016年1月1日开始进一步调涨过路费至3令吉10仙,或与今天的收费相比较的话其增幅高达93.8%!

马来西亚人民现在正饱受国阵政府没有进行任何公开招标,而是直接把大道特许经营权合约直接授予朋党公司所招致的失败私营化政策所带来的痛苦。

国阵政府通过这些大道公司在最初的几年鸠收较低的过路费让人民受惠,让他们接受过路费特许经营计划,从而粉饰了这些私营化计划。然而,人民今天遭受的情况已经很明显,那就是国阵与这些公司共谋(colluded),通过未来循序渐进的调涨过路费方式变相提高(backload)所有他们的天文数字利润,就如我们今天所背负着的状况。

对于过路费调涨,工程部非但不能提供一个更具有说服力的理由,反而表示“保存从增加的数额,可以用来实施将对经济成长有乘数效应的发展项目”。有关藉口甚至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由人民的开销使用从调涨过路费省下的钱,也将类似“一个对经济产生乘数效应”。

大幅度调涨大道过路费,反而证明了国阵管理国家财的无能。贪污丶挥霍无度丶低效率和挪用政府资金,都对政府的开销构成负面的影响。尽管在过去的20年,由于石油价格高涨促使国家收入大幅度增加,但马来西亚人民不只是要对使用我们自己的高速大道缴付昂高的过路费,联邦政府如今还因为如此贫困而需要实施新的税务如消费税以增加收入。

甮置疑,拿督斯里纳吉在2013年全国大选的竞选宣言中表示在未来的5年内将会有一个“逐步减少城市内的过路费”,在大选後已成为一个空洞的承诺,而当初旨在捞取选票而已。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10月13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二)


继续阅读...

如果一马发展公司在转移海外资金方面已有违反国家银行的条例,那麽阿鲁尔甘达必须从实招来

昨天,《砂拉越报告》刊登国家银行一封授权日期为2009年9月29日予一马公司,以转移和投资在一项与PetroSaudi International Limited联营中的10亿美元的信函[1]。

有关信函授予一马公司在其申请中通过一马公司已提供的特定信息的基础上收购1MDB PetroSaudi Limited的40%股权,已提供的关键讯息包括:

联营计划将结合25亿美元的股权资金作为各种领域的投资;
在等待具有前瞻性的投资被确认时,这笔25亿美元的资金将被存入内日瓦的瑞意银行(Banca della Svizzera Italiana SA);
这笔资金将被转移至国际货币基金贷款划分的“部分”(tranches)以确保有序的外汇市场。
基于迄今已公开和获得的资讯,这家国有企业在其申请转移该笔在海外的10亿美元资金时,已很显地误导了国家银行。

首先,有关联营计划从来没有筹措25亿美元资金,因为Petrosaudi 没有为它持有的60%股权注入任何现金在联营计划中。相反的,Petrosaudi已注入据称价值已超过15亿美元的资产,惟它随後被证明是虚假或不存在的。

第二,这笔由一马公司已投资的10亿美元,甚至从来就没有存入瑞意银行(Banca della Svizera Italiana SA),相反的,而是有7亿美元已被直接挪用进入由刘特佐控制的Good Star Limited与其在瑞士的 Coutts Bank账户。

第三,在收到国家银行信函的几天内,这笔资金从来没有被转移至国际货币基金贷款划分的“部分” ,但却是一举(at one go)转移到两个不同的户头。

一马公司总裁阿鲁尔甘达较早前证实,《砂拉越报告》刊登的一马公司董事部会议记录文件是真实的,这已证明了该公司在从开曼群岛撤回23亿1千800万美元投资收益的课题上,他一再欺骗和误导了马来西亚人。

阿鲁尔甘达目前也必须确认,来自国家银行且已刊登在《砂拉越报告》的授权信函是否也是真实的。

有关爆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对调查机关和总检察长要否提控违反刑事信托丶教唆挪用和挥霍,以及在国家银行治理下依据金融服务法案而涉及众多其他罪行的负责官员,提供了确凿的证据。

最起码,在有关信函内被提及的一马公司前任执行董事邓庆志(Tang Keng Chee),以及被授权付款予Good Star Limited的拿督沙鲁哈米,必须即刻基于抵触上述罪行而被调查检控。

问题是,新上任的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将会否采取适当的行动?或者,阿班迪的最重要职务是掩盖所有关系到一马公司的罪行,以确保没有任何涉案者会有被提控上庭的一天呢?

资料来源
—————
[1] http://www.sarawakreport.org/2015/10/arul-spins-a-changing-story-as-we-publish-more-documents-he-cant-deny/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10月13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13日星期二

为什麽一马发展公司的董事部在事先不知道或发出批准的情况下,允许该公司的执行人员进行重大的交易呢?

《砂拉越报告》最近揭发的一份文件是一马公司董事部在2015年1月12日的会议记录。虽然一马公司总裁阿鲁尔甘达否认他向该公司董事部撒谎,而只是“错误传达”(miscommunicated),但他已经证实这份文件是真实的。

我在日前发表文告指阿鲁尔甘达很明显已撒谎,而不仅仅是“错误传达”一马公司从开曼群岛撤回23亿1千800万美元资金的课题。

然而,更为所揭露的事实是一马公司的董事部完全没有履行他们所受委托的职责。

一马公司金融丑闻在过去几年的时间全面爆发以来,由杰出人士组成的董事部竟然允许一马公司的高层执行人员比他们做得更好。有关的会议记录揭露了关键的数十亿令吉,在没有与董事部进行适当谘询的情况下作出了决定。

在项目2.4中,一马公司主席丹斯里洛丁卡玛鲁丁“评论说,在过去,董事部是在未经审议的利益,包括对贷款保证的决定,对德意志银行的收益进行赎回承诺的情况下通过董事的传阅决议(Directors’ Circular Resolution,DCR)作出决定。”

当收到的全部款额是从投资存放在开曼群岛的23亿1千800万美元已抵押给德意志银行以作为担保一笔9亿7千万500万美元的贷款,一马公司董事部怎能如此笨拙呢?那麽,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如果董事部没有商讨或批准有关决定,那麽是谁这麽做?

一马公司的前任高层执行人员,是否如此大胆地按照他们自己的协议(on their own accord)而进行了上述交易?或者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有否批准有关交易和绕过董事部呢?

这是因为根据一马公司组织章程大纲及章程细则(M&A)的117条文阐明,任何财务承诺(包括投资)丶重组或可能影响到马来西亚联邦政府为了该公司利益给予担保的任何其他事项丶国家利益丶国家安全或任何涉及到马来西亚联邦政府的政策”,都必须获得首相给予书面批准。

无论或不管是否一马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按照他们自己的协议而这麽做,亦或这是否来自首相的批准,一马公司董事部必须因为未能履行他们作为公司董事应有的职责而受受到严惩。

很明显的,他们的受委只是在作秀,他们的工作权力只不过是傀儡。不称职的董事部将逾越所能容忍的程度,这包括公司内被挪用和挥霍的数十亿令吉。

丹斯里洛丁在1月份召开的董事部会议上提出要求说,在未来,“最後一分钟的建议是可以避免的”;他表示“管理层在面对任何课题时应尽早警戒董事部,例如,延迟向马来亚银行偿还20亿令吉的贷款”。这只能证明一马公司董事部的无知及无能。

洛丁也是武装部队基金局(LTAT)主席,而另一名董事丹斯里依斯米依斯迈则是朝圣基金局主席。马来西亚人民都担心,这两个管理着人民辛苦挣来数以十亿令吉计积蓄的法定基金,都是由在一马公司内担任董事且已证明是如此无能的相同的人来领导。

他们领航公司的彻底失败,无法确保公司适地管理,以及不能贡献制衡机制,造成一马公司面临不小的金融灾难。有关当局正对一马公司展开调查,假设还有任何对这家负债累累的公司进行调查,那就必须调查这些董事在董事部里所扮演的角色,并且对他们在整个可怕丑闻中的共谋作出检控。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10月12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12日星期一

四天内三度面子书回呛 狮城巡回大使扛上潘俭伟

转载自《南洋商报》:

(新加坡12日讯)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和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议员潘俭伟舌战延烧,比拉哈里四天内三度面子书回呛潘俭伟,直指对方行为失礼是“烦躁感”的体现,潜意识里已承认民行党的希望是“徒劳无功”的。

新加坡《联合晚报》报道,比拉哈里上周二在《海峡时报》发表名为“新加坡并非孤岛”的文章,部分内容提到,大马华人社群以为能改变以马来人主导的政治,因此拋弃马华,投向反对党之一民主行动党。

他认为,这么做只是“妄想”,因为马来人将通过各种方式捍卫主导权。

比拉哈里的言论引发马国民行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议员潘俭伟的不满。他两度反击比拉哈里,指对方的意见“自私”、“傲慢”,也更加印证了新加坡作为东南亚“唯利是图的蠢货”形象。

“这样真的能改变什么吗?”

过去四天,比拉哈里通过面子书三度回应潘俭伟的指责,直指潘俭伟侮辱新加坡可能让他自我感觉良好,但质问:“这样真的能改变什么吗?”

在上周六发表的最新回应中,比拉哈里分享了一名亲国阵大马部落客“Lim Sian See”的帖文。

该帖文列举行民行党及公正党政治人物不尊重当局,给支持者做出的10种不良示范,其中潘俭伟占两个,包括谩骂马国警方是“混账”。

比拉哈里写道:“从帖文可以看出,潘先生的行为符合一种模式……这样的行为,是一种烦躁感的症状,可能潜意识里也承认,他们的希望最终是徒劳无功的。实际上,这恰好证明了我的观点。”

比拉哈里在帖文中指出,自己不反对理想主义,但政治方面的理想主义,必须立足于现实。

他写道:“如果一个昔日的政治领袖欺骗自己和追随者,去追求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并因此导致他人身陷灾难,那种行为只能称为不负责任。”

他也再度强调,如果马来西亚遇上灾难,或多或少会影响到新加坡,因此新加坡人必须了解大马发生什么事,做好准备。

针对这点,比拉哈里在“新加坡并非孤岛”的文章中也进一步写道,在外交这一块,我们必须做好防备,以在第一时间遏制大马问题“蔓延”至新加坡,尽可能把双边摩擦降至最低。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10日星期六

下月11日星光灿烂感恩夜 美门基金会筹50万

转载自《南洋商报》:

(八打灵再也8日讯)因国内经济不景气导致基金会善款缩减,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将于11月11日(星期三)晚上7时,举办“星光灿烂感恩夜”慈善晚宴,希望能筹获50万令吉善款的目标。

这场晚宴将在吉隆坡JW Marriott酒店举办,也是该基金会首度举行的慈善晚宴,由杨忠礼(YTL)集团和Hemijaya有限公司赞助。

据知,该基金会主要依赖公众的捐献维持运作,但因目前经济不景气,导致该基金会甚至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因此希望通过晚宴筹款。

该基金会希望至少获得600名善长仁翁的支持,募捐所得善款将作为美门残障关怀中心未来日常开销及运作费。

依赖储备金运作

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总干事谢秀贞在晚宴推介礼上指出,大马经济萧条和令吉贬值导致捐款减少,支出方面如今已出现超过5万令吉赤字,仅依赖储备金运作,这是该基金会成立以来,从未出现过的严峻挑战。

“我非常担心,明年基金会或需要更大笔的支出。”

她说,基金会恳请善长仁翁与他们一起面对前所未有的现象,维持基金会的服务,继续为残障群体带来期盼和喜乐。

她指出,乐捐1000令吉可获得2张晚宴入席券,1万令吉者则受邀上台剪彩。有意捐献者可将善款支票捐给Beautiful Gate Foundation For The Disabled,或通过银行转账至该基金会户头,之后将单据及个人资料电邮至info@beautifulgate.org.my或beautifulgate1993@gmail.com,或传真至03-78762686,基金会将会寄上免税收据。

出席者包括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百乐镇区州议员杨美盈及Hemijaya代表大卫。

潘俭伟:经济不景气 公众团体捐款数额减少

潘俭伟指出,我国经济不景气,公众及团体的捐款数额减少,国内非政府组织团体及慈善机构因消费税及通货膨胀及增加开支,倍感压力。

他呼吁社团及商家也慷慨捐助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

杨美盈指出,她今年有拨款给选区内的慈善团体,但许多组织及团体对外募捐未达标,希望更多公众资助这些机构。她也希望谢秀贞成残疾人士的榜样,成为优秀的社区领袖。

已获市厅批准 总部12月杪重建

八打灵再也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总部在2013年筹获300余万令吉的建设善款,今年6月获得市政厅批准,于今年12月尾将总部拆除重建,兴建2座3层楼高的建筑物。

谢秀贞指出,市政厅核发批文后必须在1年内开始动工,基金会已进行招标,重建后的总部大楼最顶层将是种植蔬菜的园艺花园,其他楼层分别是课室、电脑室、工作室及网络录音室,预计可以在2年内竣工。

她说,总部有45名残障人士居住,在建设大楼期间,基金会在八打灵再也地区租赁及借用3间排屋单位,暂时安顿他们。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9日星期五

马来西亚的年轻华裔青年并不“妄想”,相反的,他们是具有灵魂和愿景,以便追求和塑造一个并非以种族和宗教为定义,而是以正义丶良好管治和民主理想为原则的一个更美好的国家

我要回应新加坡外交部巡回大使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于2015年10月6日,在《新加坡海峡》一篇长达3千字且主题为““马来西亚正在经历一场对新加坡产生深远影响的系统性变革”(“Malaysia is undergoing a systemic change that has profound consequences for Singapore”)的撰文。

比拉哈里在他的撰文中,引述华人社群的压倒性反体制情绪,以及总动员出席最近举行的净选盟4.0集会作出分析说:“这是我的印象,许多年轻的马来西亚华裔已经忘记1969年513事件 的教训,以为可以改变以马来人主导的政治。这可能就是为何他们抛弃马华,投向民主行动党。他们是妄想的,马来人将通过各种方式,捍卫他们的主导权。“

事实上,比拉哈里甚至警告说,以上所述可能带来的结果将是“非穆斯林的空间变得更小”。

作为新加坡最高层的外交官,不能造成比这个更多的错误。

首先,比拉哈里需要区分马来人“优势地位”(dominance)的原则,明显与大多数反对声音质疑的马来人“霸权”(supremacy)有所不同。没有人会否认,马来人将主导马来西亚的政治和经济领域,他们将一般上会占据主导地位,因为他们在国内是占大多数。

也许比拉哈里能对新加坡内的差别有更好的理解,因为在那里毫无疑问的是由华人主导政治丶经济和社会空间;可是,她并没有转化成为一个“华人至上”(Chinese-supremacist)的城市国家。

又或许比拉哈里已经忽略的一个事实是,即便民主行动党无可否认地其领袖多数是华人,但行动党全力支持拿督斯里安华为马来西亚的首相人选。就我们所知道的,安华始终是一位马来人和一位穆斯林。

其次和更重要的是,比拉哈里并没有意识到,反体制情绪和最近的净选盟4.0大集会完全与种族无关。没有一个人在大集会上拿着标语牌或高喊种族需求的口号。那些参与大集会的人,肯定不会看到他们只是代表着自己的民族根源。

民众参与大集会,是因为他们渴求一个不是标榜种族和宗教主义的更美好的国家,而是渴望一个通过正义丶良好管治和民主理想原则的国家。他们表露出愤怒和沮丧,是因为看到一马公司(1MDB)的数十亿令吉公然地被挥霍和挪用,以及“淫秽”(obscene)的26亿令吉捐款汇入首相的私人银行账户。

比拉哈里宁可选择把一马公司的丑闻框架为拿督斯里纳吉和敦马哈迪医生并列的一场政治斗争,而不是把闹得沸沸扬扬的一马公司丑闻视为一个反贪腐的勇敢斗争。

比拉哈里辩称:“一马公司丑闻的腐败比不上在巫统里面的权力斗争。即便马哈迪已经不是首相,但似乎还希望进行操控。他对其继任者的不满已使到他们与新加坡的关系升温。纳吉决定要解决铁路土地课题,在大马伊斯干达特区进行合作,以及拒绝敦阿都拉和纳吉时期要进行的白象计划:新马弯桥;可是,马哈迪却希望以一个更柔韧的人来取代纳吉。”

比拉哈里指出:“纳吉了解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需要彼此。到目前为止和异乎寻常的,我们还不是很清楚地知道当中有多少争议。”

以上所述很明显的,尽管纳吉被可耻的数十亿令吉贪腐丑闻纠缠,以及可疑和来历不明的资金不合法地被充作竞选用途,你最好是“与魔鬼进行的交易切割”,但比拉哈里却想要去说服新加坡人。

虽然新加坡人“别无选择,只能在马来西亚内与任何系统或领导者的工作”,但比拉哈里强调说“有些系统将会更容易比其他人工作”。

比拉哈里的看法清楚地展示了新加坡如何作为一个国家,尽管它具有巨大的财富和发达国家的地位,但却完全缺乏道德指南。比拉哈里支持“什么是正确和公正的”,而不是在与新加坡与其邻国的关系上“对我来说是什么”,不管它是如何邪恶或其制度有多麽腐败,这对他来说都是不重要的。

这名新加坡前外交部常任秘书进一步对于希望联盟要击败以巫统为首的国阵表示出轻蔑之意,比拉哈里嘲笑希望联盟作为“一个由民主行动党丶人民公正党,以及从伊斯兰党派系中分裂出来的少数份子组成,是一个渺茫的希望(双关语)”。

即便如此,我却以能够看到数以十万计的马来西亚人民在吉隆坡街道过夜,传达要求公正和自由的选举讯息,以及不顾一切地要求执政政府履行诚信和问责制而感到自豪。正是因为这些被指摘为有“妄想症”(delusional)的马来西亚青年具有真正心灵和灵魂,这才是沸腾的希望所在。

在另一方面,比拉哈里辩解的自私和傲慢看法,仅能巩固新加坡是东南亚的可鄙的夏洛克的印象。比拉哈里在其撰文的总结中发出微妙的警告说:“这不是邻里中最有益健康的”。我不得不去翻查辞典寻找“salubrious”(有益健康)这个字的意思,它意指“健康的丶有益的或舒适的(healthy, wholesome or pleasant)”的。

比拉哈里的说法恰好地具有讽刺意味。这犹如“当他看到隔壁的居民在光化日之下抢劫盲人,而他却毫不掩饰地锁紧他自己的所有门窗,他与邻居肯定不能做一个‘有益健康’的邻里”。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10月8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面书50万支持者给力 火箭号召一周筹30万



转载自《南洋商报》:

(芙蓉8日讯)民主行动党为甘榜乌鲁沉香遭逼迁的居民展开全国筹款运动,计划在一星期内快速筹获30万令吉,为每户居民提供超过3500令吉的援助金,帮助拆迁难民渡过难关!

行动党森州主席兼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今日召开记者会时表示,今次遭逼迁和强行拆除屋子的都是贫穷居民,他们被迫到朋友或亲戚家暂住,或到外临时租赁房屋,甚至有6户家庭基于无容身之处,必须到廉价酒店租房,他们面对经济能力挑战。

“屋子已经拆了,地主没有同情心和不愿意赔偿是铁一般事实,我们应有尊严的做人,不要再向地主提出任何要求,让其他人看清地主和发展商的真面目。”

借用面书影响力筹款

他说,行动党于今日午夜发动一项筹款运动,发挥“一方有难八方援助”的精神,订下1星期期限希望能筹获30万令吉,希望能借着行动党面子书50万支持者所发挥的力量。

他也说,很多行动党领袖的面子书拥有很多支持者,其中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拥有30万名支持者,行动党正是借用面子书的影响力来筹募款项,希望能为每户居民筹募至少3500令吉。

审核116户居民发放援金

陆兆福解释,昨日拆屋现场所登记的居民共有116户,该党将尽快进行审查,一旦证实是当地居民后,将会尽快发放援助金,若以前搬走了没有居住当地则不受理。

行动党在芙蓉甘榜乌鲁沉香居民面对逼迁事件中义无反顾的给予协助,从早期的代表居民到法庭上诉、协助争取更高赔偿、拆屋时站在最前线和现在筹援助金是最后一期工作。

他感谢老佛爷酒店伸出援手,以低至每日40令吉租赁房间予6户家庭。

没援助居民 张聒翔斥州政府离谱


行动党森州副主席兼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翔批评州政府没有为当地居民给予援助,是非常离谱的态度。

他认为,州政府和大臣对今次事件并没有回应,也没有为遭逼迁的居民提供容身之地,反而是行动党做的比州政府来得多。

欲捐款者支票抬头志明PARTAI TINDAKAN DEMOKRATIK DAP CAWANGAN SEREMBAN,大众银行的户头为3082840411。

出席记者会者包括沉香区州议员吴金财、罗白区州议员萧金良、乐巴区州议员威拉班、拉杭区州议员玛丽祖丝芬、万茂区州议员叶耀荣、汝来区州议员阿鲁古马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