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3日星期六

拒绝国会议事录形同藐视,议长受促谴责选委会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7年12月23日 下午1点45分

柔行动党早前揭露,选委会竟然拒绝接受国会议事录为听证会呈堂证据。对此,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要求国会议长介入,捍卫国会的尊严。

潘俭伟在今天文告指出,议事录明载国防部副部长巴哈伦承认军营尚未竣工,但选委会注册官在听证会上却拒绝采纳之,此举已构成藐视国会。

“ 根据国会议事录第136页的记载,佐哈里巴哈伦被询及军营目前的情况时,他曾说‘尚未完工’。”

“(选委会)注册官却拒绝采纳国会议事录作为证据,这明显已是藐视国会案例。”

有鉴于此,潘俭伟敦促议长班迪卡谴责选委会,也要求选委会训斥该名注册官,并且重新聆审选民针对昔加末可疑选民所做的抗议。

“选委会若无法履行以上事项,则进一步证明了选委会不是宪法设定的独立机构。反之,它只是国阵的爪牙。”

连法庭都接纳为证

潘俭伟指出,听证会主席是以国会议事录“不可信”为由,拒绝采纳议事录为证据。

“选委会注册官在可疑军眷选民被移到为竣工的昔加末军营的听证会上,指国会议事录‘不可信’,因而拒绝以议事录为证据。”

潘俭伟引证《1950年证据法》第78(1b)条文,强调国会议事录是国会议事的官方记录,而法庭亦承认议事记录为证据。

“若司法机关皆承认议事录为证据,选委会怎能拒绝承认这份官方国会记录?选委会注册官指议事录不可信,即是指控国会议事不可信。”

《1950年证据法》第78(1b)条文阐明,国会、马来西亚立宪前的联邦立法机关或任何州属立法机关的议事过程,可透过会议记录、国会刊宪的法令、条例、法律,或由政府印制的副本或摘录等文件来证明。

可疑军眷选民疑云

10月杪,柔佛行动党揭露,昔加末未竣工军营竟有1079名军人选民,而柔佛新山已关闭三年的马芝迪军营竟还有218名选民。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质疑,国阵操纵军人选票以赢得来届大选。

国防部副部长巴哈伦(Mohd Johari Baharum)11月27日在国会承认,虽然柔州昔加末军营还未竣工,但已有逾千名军人与家眷转为当地选民。他强调,就算军营还未建竣,但军眷选民已可搬到当地。

随后,昔加末选民向选委会提出反对,而选委会在本月初召开连续5天的听证会,由柔州选委会主席沙菲益主持。惟多数的反对皆以失败告终 。

行动党法律局秘书黄美诗本周四(21日)声称,沙菲益偏袒行事,且拒绝采纳国会议事录为证。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22日星期五

迎变大马迎圣诞 一起实现马来西亚之梦



大家冬至吃了汤圆了吗?再多几天就轮到圣诞节了!

虽然不同的人庆祝不同的节日有不同的意义,趁着节庆期间互赠礼物的当儿,不如大家也给迎变大马/马来西亚之梦(Impian Malaysia)的受益人送上一份简单的礼物吧!

Impian Malaysia是由一群志同道合的义工们,用一步一脚印去到偏远的乡区、为他们建造更美好家园和未来的一个热血计划。

这个计划,帮助远在乡区、同为马来西亚子民的他们,也能获得我们垂手可得的干净水、电源、医药、教育,甚至是交通的便利和一个坚固的遮头瓦。

您每一分每一毫的捐献,将可以帮助我们,帮助到更多个他们。

让我们在欢乐过节的同时,也让他们可以和我们一样,开开心心、过上更好的每一天!

这个圣诞,欢迎大家一起来捐助“马来西亚之梦”计划。

有意捐款者可将款项直接存入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DAP Malaysia"的Maybank户口:5141 7814 5866

凡是捐助至少200令吉给此计划的支持者,只要将汇款证明和地址发给impianmalaysia@gmail.com,您将获得一本《迎变大马》精装本。

您也可以浏览https://www.facebook.com/ImpianMalaysia,以了多解更多详情。


继续阅读...

航委会合理化涨价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22-12-2017(星期五)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大马航空委员会(MAVCOM)宣称机场税(乘客服务费,PSC)若被保留在过去LCCT(廉航终站)的水平是“不可持续的”(unsustainable)说法,证明调涨机场税就是为了要拯救马来西亚机场控股有限公司(MAHB)。

大马航空委员会两天前对《透视大马》(The Malaysian Insight) 指出:

……当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 2)开始营运时,尽管其服务和设施都很优越,但所实施的机场税率却与LCCT一样。鉴于一个更大和更先进机场的营运和维修成本都更大,这种情况是不可持续的……

事实上,我们一直以来都批评和警告政府,MAHB建建造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成本严重超支和作出可疑的决定,必将无可避免地导致营运成本更大。然而,更高的成本却不是因为大马航空委员会对一个“更先进机场”所作出的描述。

首先,它是因为MAHB为机场提供了逾50亿令吉的借贷,造成每年需支付的利息超过2千500万令吉。

其次,它是由于MAHB无能和可疑的决定,导致维修的成本高于预期。即便吉隆坡第二国际场从2013年开始营运,但机场仍饱受土壤沉降或下沉的问题,以致操作持续不便和处于永久修复的状态。

举例说,在今年8月,由于吉隆坡第二国际场发生土壤沉降问题而必须紧急进行维修,迫使数十个进出的航班延误。而在去年10月,停机坪发生漏油故──不是第一次──则估计花费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来补救。

最明显的是,无论是亚航还是乘客,最大的抱怨是机场的气势与规模不需要这麽宏伟,因为它造成航空公司的职员和乘客超长的步行距离。其结果是,MAHB被迫改造该终站 周围设计拙劣的乘客步行设施,以减缓所造成的不便。因此,或许在这些个别的案例中,MAHB点出更大型的机场需要更高成本来维修确实是正确的。

无论如何,大马航空委员会承认也证实了调涨机场税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要拯救营运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而蒙受损失的MAHB。不能忘记的是,MAHB的首席财务官曾经向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保证,MAHB不需要在超出规定的通货膨胀率下调涨机场税,以确保营运盈利能力(operational profitability)。

如果它是与年通货膨胀率挂钩,我们不反对调涨机场税;可是,向每名国际航班乘客征收的机场税涨幅为46%达73令吉,这是无法令人接受的,尤其是因为要为MAHB作出愚蠢的决定买单。

当马来西亚人民看到大马航空委员会有多麽的偏颇,以及该委员会甚至准备篡改历史来证明调涨上述收费是合理的,这是多麽糟糕的事。

大马航空委员会向《透视大马》重申“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从来没有被计为一个低成本的终站,而且也不像一些人所声称的它是一个‘混合机场’”。不能有更大的谎言,竟然会来自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开始营运数年後才诞生的这个航空业监管机构。

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构思和目的,都是为低成本的航空公司提供服务,即便是在MAHB的官方网站和该机场的官方宣传小册子,都清楚地志明了这一点。可是,当兴建该机场的成本从原本预的17亿令吉,遽然飙升至40亿令吉,交通部副部长拿督阿兹士,才在2013年告诉媒体和在国会宣称,吉隆坡坡第二国际机场不仅仅是一个“低成本的航空公司终站”,而是一个“混合机场”(hybrid airport)。

大马航空委员会是否要告诉我们,MAHB和交长已经对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性质撒谎了吗?

我建议大马航空委员会下载公账会对于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调查报告,让它的成员们阅读并更好地了解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设计丶合约如何被授予和建造。也许只有这样,马来西亚人民才能期望大马航空委员会,能够停止为了让MAHB免遭失败(to save MAHB’s skin)而惩罚纳税人。


继续阅读...

机场公司指鹿为马 为还债乱增收费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21-12-2017(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国际民航组织(ICAO)的政策清楚志明“在一般情况下,飞机营运者和其他机场用户,包括最终用户,不应该因着他们不使用的设施和服务而被征收费用。”

马来西亚机场控股有限公司(MAHB)在回应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和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 2)被批评划一所征收的机场税(乘客服务费,PSC)时,经常引用国际民航组织(ICAO)的“乘客服务费非歧视性定价原则”。

当局是在本月初宣布,除了东盟以外,使用第二吉隆坡国际机场的国际航班搭客,其被征收的机场税将从每人的50令吉调涨至73令吉。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Mavcom)的这项宣布令使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搭客感到愤怒,包括该终站的主要航空公司亚航。从2018年1月起生效的该措施,将有可能导致使用廉价终站的航班机票价格上涨。

无论如何,MAHB只是选择性地使用上述非歧视性原则,作为调涨第二吉隆坡国际机场的机场税的藉口。

如果有人指这是ICAO对于机场和航行服务收费(见附件)的原则,那麽,MAHB是趁机地忘记去提及,相同的政策仍然允许有差别的定价制度。

ICAO明确地点出“在一般情况下,飞机营运者和其他机场用户,包括最终用户,不应该因着他们不使用的设施和服务而被征收费用。”

因此,当调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机场税时, MAHB很明显地违反这一项准则。

这很简单,因为第二吉隆坡国际机场提供的设施和服务远不如吉隆坡国际机场,而这又是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设计或建造,都从未打算扩展为“吉隆坡国际机场的第二个永久性终站”。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构想,一直以来都是要作为一个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国际枢纽;同时,其建造也是为了应付在本区域成长最快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也就是亚航的需求。

正如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调查所得出的结论,由于MAHB的无能致使建筑成本严重超支,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在2013年才被重新标记为一座“混合机场”(hybrid terminal)。即便如此,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在2013年启用後,它依旧被确认为是独特的,并且与吉隆坡国际机场有所不同。

因此,MAHB最近辩称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只是“吉隆坡际机场的第二个永久性终站”作为调涨机场税的理由,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职是之故,我们呼吁MAHB和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撤回以划一与吉隆坡国际机场同等的收费為理由,而蓄意调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涨幅达46%的机场税的决定。ICAO明确允许根据所提供服务的可用性和素质,区分机场和终站的收费。

如果MAHB和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坚持调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机场税,那麽,他们必须向愤怒的马来西亚人民作出证明,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与吉隆坡国际机场如何处于平等的地位。假使他们不这麽做,明眼人就能看出,整个调涨机场税的举措是为了让MAHB赚取更多利润,特别是因为MAHB的无能,致使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建筑成本飙升至40 亿令吉,而背负了数以十亿令吉的债务。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20日星期三

潘俭伟抨部长逃避,“东铁成本为何涨一倍?”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7年12月20日 下午5点51分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批评,首相署部长拉曼达兰回避东海岸铁路(东铁)的重大问题,应该回答为何其成本高涨一倍,而且未经过公开招标。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回应拉曼达兰,后者挑战在野党公告执政后将脱售东跌予外国,以正外资之名。

潘俭伟说,尽管东铁确实是外债融资的基建,但首相纳吉及其他部长等,都经常宣扬东铁为大马吸引中资的成功范例,因此拉曼达兰不诚实。

他续称,前财政部长达因意图纠正中资大型基建概念,而这些基建并非投资,只是贷款。

“问题不在于前首相马哈迪、达因等大马人会否冀望看到外国人拥有及营运东铁,而是若政府能公开招标东铁,那么大马人将会更高兴,因为纳税人能享有物有所值的基建。”

多余250亿去哪?

潘俭伟表示,2015年12月,政府聘用HSS Integrated公司发布该报告,指东铁估价为290亿令吉(每公里5320万令吉),但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却以550亿令吉获得合约(每公里9170万令吉)。

“我们已经要求HSS Integrated公司公布报告,而交通部长廖中莱也在2016年11月答应,只要可行报告完成,就立马公布,但这份报告还是国阵政府的机密文件。”

“迄今,无人回答,若东铁估价是少过300亿令吉,何以政府直接颁发550亿令吉合约予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即便有其他优惠融资?”

“多余的250亿令吉去了哪里?是否据称用来支付部分一马公司债务?”

是否属中国投资

纳吉政府经常援引东海岸铁路计划及森林城等中国大型投资,为发展经济的重要成绩。不过,达因质问,这些“投资”是否称得上是外国投资,指这些投资只是贷款。

掌管经济策划单位的首相署部长拉曼达兰则回应说,马哈迪时代也曾对外贷款发展大马,更挑战达因及马哈迪吁脱售东海岸铁路,以正“投资”之名。

拉曼达兰表示,中国提供的贷款利息比政府贷款低廉,因此东海岸铁路接受中国融资,而这项计划属于国内投资。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19日星期二

乘客服务费狂增 机场公司狡辩不是廉价终站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19-12-2017(星期二)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到底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 2)是一个“廉价终站”丶“混合机场”(hybrid airport),亦或它只不过是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扩建”的主要部份呢?

马来西亚机场控股公司(MAHB)日前发表文告,回应我反对当局从2018年开始实施乘客服务费(PSC,俗称机场税)的批评。

该公司坚持“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不是一个廉价机场终站”。它表示“我们已经与政府一起作出了战略的决定,为吉隆坡际机场(KLIA)建设第二个永久性的终站,以满足日益庞大的乘客量;换言之,这是未来的增长。”

因此,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不只是并非一个“廉价终站”,MAHB现在似乎也摒弃了自己备受嘲讽的“混合机场”绰号。副交通部长拿督阿都阿兹士在2013年7月宣布“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将不再是一个廉价终站,而是马来西亚第一个已提升为提供商务舱服务和拥有国际乘客间隔区的混合机场。”这项宣布是为了辩称该终站的建筑成本,何以从17亿令吉飙升至逾40亿令吉这麽高的天文数字。

马来西亚人民确实对不断变化的术语和不一致的定义感到混淆,那就是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 2究竟是属于什麽类型的机场终站。

如果你有从MAHB 本身的网站下载其宣传小册子~~“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新泰坦的崛起”[1],它清楚志明:

…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有望成为全球低成本航空公司(LCC)的最大终站,作为未来同类型终站的全球基准…

… 有了这些世界级的功能,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廉价旅游目的地终站,每年可容纳高4千500名乘客…

故此, MAHB网站的营销宣传小册子或最新的声明以转移对于机场税(PSC)大幅调涨的指责,究竟哪一个才是正确的呢?

无论如何,不管MAHB就如它早已经在2013年的时候那样,要称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 为“混合机场”,亦或是它日前所说的“作为吉隆坡国际机场的第二个永久性终站”,事实仍然是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一直以来都获得内阁批准建设,其目的是专门作为一个新的“低成本营运终站”,以取代旧有和临时的廉航终站(LCCT)。

实际上,MAHB是在2013年才决定把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重新标记为“混合机场”,以辩解其建筑成本预算严重超支和工程延误。现在,MAHB 正在把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重新定义为仅仅是一个“作为吉隆坡国际机场的第二个永久性终站,暗指吉隆坡国际机场和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之间的服务质量没有差别,从而作为划一这两个终站的机场税(PSC)的理由。

讽刺的是,MAHB宣称,它已经向我作为成员之一的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作出上述解释。MAHB日前在声明中说:“在公共账目委员会上,我们与其他成员多次向潘俭伟解释,在政府机构与亚洲航空公司等利益相关者要求下,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发展经历巨大变化。”

MAHB似乎已经忘记了,公账会对于MAHB的报告结论是,MAHB最高管理层所给予的理由是误导的丶站不住脚和不合理的。

时任公账会主席的拿督诺加兹兰曾表示,当“MAHB应该建造机场让人民使用,而不是确定什麽人应该使用”的时候,MAHB并非“以客户为中心”。 公账会强烈谴责MAHB在设计和建造机场时,故意且傲慢地舍弃接洽其主要客户如亚航。

公账会报告得出的结论包括“马来西亚失去了开发亚太地区最具竞争力的低成本航空枢杻的黄金机会”。而今天,马来西亚人民却不得不为MAHB的愚蠢过失,而被迫支付涨幅高达46%的机场税。


继续阅读...

伊党马华 达种族牌捞选票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18-12-2017(星期一)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因此,廖中莱与哈迪阿旺目前是不顾一切,口胫一致大打糟糕的种族主义牌以捞取选票了吗?

正当你们认为马华公会已经不能再往下沉的时候,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竟然随波逐流,妖魔化林吉祥为潜在的首相人选,以期达致击败政敌的目的。

廖中莱的声明是在循环巫统和伊斯兰党正在散播的假新闻,那就是如果反对党赢得下一次选举,林吉祥将成为首相。林吉祥已经一再表明,他没有成为首相的意愿,但政府似乎已经黔驴技穷,只能仰赖其已疲累的网络枪手如此描绘林吉祥,并强打民主行动党在反对党内是唯一的政党。

一直以来,这都是巫统主席纳吉和其党羽(merrymen),以此作为恐吓马来人将失去权力的武器。甫举行的巫统常年代表大会,巫统妇女组主席拿督斯里莎丽扎就警告说,投选希望联盟的话将出现“林皇上”的统治。

这是一种武器,以转移马来选民对于马来西亚人民已遭受令人发指的丑闻和丑恶行径的重视。其中包括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例如一马公司丶联邦土地发展局丶人民信托局和朝圣基金局,涉及高达数以百亿令吉的公款被挪用事件。这种声东击西的谎言,也分散了选民对于物价上涨.政府实施消费税丶令吉疲弱和经停滞不前所带来的痛苦的注意力。

最令人惊讶的是,就在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在上周采取支持类似巫统的立场之後,廖中莱就发表了相关的声明。

哈迪阿旺接受《每日新闻》(Berita Harian)的访问时说:“ 事实上,如果反对党赢得第14届大选,民主行动党领袖将成为首相,这违背了马来西亚的现实;在一个伊斯兰国的概念,意味着伊斯兰必须掌权(where the concept of an Islamic country means Islam must be in power)。这个很重要。我们要保持穆斯林在这个国家的领导地位。”

对于马华目前如此不顾一切,以致于认为有必要去散播像伊斯兰党一样的恐惧言论,或许并不让人感到惊讶。廖中莱还表示,林吉祥擅于煽动种族冲突;然而,当廖中莱在呼应哈迪阿旺的声明时,他现在是否认为我们应该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理想永远放弃?

廖中莱终于意识到,马华要恢复得到非马来社区的支持已无望。廖中莱现在是希望通过表现出对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奉承(subservience),马华才能获得更多马来人的支持。这样只将确保马华或许能够保住手上少数所剩馀的席位──例如他本身在上届大选仅以379张多数票赢获的文冬国会议席。

一个以保护华社权益为立党宗旨的政党,现在竟然沦落到去大肆宣传丶附和巫统和伊斯兰党当中极端人士提倡的“马来人至上”路线,是何其讽刺和悲哀啊!


继续阅读...

灵夜市小贩工会庆冬至 美食嘉年华暖孤老心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17日星期日

“盗贼富翁”游戏玩家体验



配合2017年国际反贪日,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将在创意市集举办"盗贼富翁"游戏,邀请到致力于干净政府的潘俭伟、安美嘉、祖纳、阿希阿里参与。



Kleptopoly: Live Clean or Die Dirty
日期:2017年12月16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1点至2点
地点:创意市集(Art for Grabs),八打灵再也The School, Jaya One

KLEPTOPOLY SUPERFIGHT:
TONY "The Hawk" PUA vs
AMBIGA "Pure" SREENEVASAN vs
ZUNAR "The Hulk" ULHAQUE vs
ASHEEQ "Terleka" ALI



转载自《当今大马》:



你无需成为富豪刘特佐,就能“体验”在纽约买酒店,与好莱坞明星成为邻居,甚至独享豪华游艇的乐趣。

当然,你无法真正成为大富豪。因为,这只是一个新推出的仿百万富翁桌上游戏。

这款游戏名为“盗贼富翁”,由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4)推出。它仿效“大富翁”,让玩家在游戏中购买产业,包括一马公司丑闻中的纽约帕克莱恩(Park Lane)酒店、贝弗利山庄豪宅、豪华游艇平静号(Equanimity)。

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4)成员艾扎(Aizat Shamsuddin)今日向《当今大马》介绍“盗贼富翁”这款游戏时说,他们盼望通过桌游,让玩家体验如何购买产业。

“举一例,开曼群岛是最好的购买选项之一,因为你可以向其他玩家献议,在当地隐藏‘贪腐’而得的财富……你也可以免于公布财产,因为你身在海外,不归法律管辖。”

他补充,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推出这款游戏,旨在向民选议员施压,要求他们公布财产。

巫师王也出场

这款游戏另一个亮点,是“巫师王”卡。他解释,巫师王依布拉欣在马来西亚街知巷闻,因此“盗贼游戏”以其为原型,在游戏中决定玩家的命运。

“其中一张卡,还能提供你《华尔街之狼》票房的1000万(盗贼货币)收入。”

“另外一张则是‘通风报信’卡,玩家怀疑其他人拥有贪赃时,可用来举报对方……若猜对了,这名玩家的财产会被充公。”

在“盗贼富翁”游戏中,玩家一旦被人发现拥有贪赃,“反贪会”则会把他们送往“监狱”。

若要在游戏胜出,玩家非但要拥有最大财产,成为最富有人士,还需是最廉洁。

教育不可贪污

艾扎说,这款游戏的用意,是教育人们爱财有道,不可通过贪污致富。

“我们要发出的信息,是只要你廉洁致富,不是挪用公帑,富有无罪,即便你超级富有(也没问题)。”

“(通风报信卡的用意是)我们告诉人们,你必须发声抗议贪污。”

这款游戏至多可供4名玩家参与。每名玩家会获一个迷你人形棋子,代表不同角色。

人形棋子版“盗贼富翁”,每套售价100令吉,而卡牌版则售价55令吉。

一马公司丑闻

美国司法部发起充公行动后,在诉状中抖出大量一马公司丑闻,其中包括详细追踪刘特佐与首相纳吉继子里扎等人如何利用一马公司资金,资助电影《华尔街之狼》、在美国纽约与加州等地购置豪宅与酒店,甚至购买私人飞机与游艇。

目前而言,多国正在彻查此案,而数名一马丑闻涉案人士,已在新加坡被判罪成。至于刘特佐本人,则传出身在海外,行踪不明。

不过,纳吉由始至终坚称清白,并无涉案。而总检察长阿班迪也已宣告,纳吉并无犯法。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15日星期五

KLIA2涨机场税有隐情,潘俭伟指乃填补超支债务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7年12月15日 下午2点36分

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批评,马来西亚机场控股公司(MAHB)不称职,以逾40亿令吉建造具有缺陷的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致使人民需为这座成本严重超支的机场“买单”。

潘俭伟也是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他今天发表文告指出,本月初,当局宣布除了东盟以外,使用第二吉隆坡国际机场的国际航班乘客服务费(PSC,俗称机场税),将从每人的50令吉调涨至73令吉。

他说,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Mavcom)的这项宣布令使用KLIA2的乘客感到愤怒,包括该终站的主要航空公司亚航。

潘俭伟称,机场税调涨将于2018年1月1日实施,有可能导致使用低成本终站的航班机票价格上涨。

他说,Mavcom 的调涨理由是要划一KLIA与KLA2 之间的乘客服务费,并指这两个机场提供相似的服务质量。

不过,他表示,只要是使用上述两个机场的乘客都知道,两个机场所提供的服务水平远不一样。

“乘客使用KLIA2时,包括长途航班的旅客,需要步行。相对于新启用的KLIA2,KLIA的办理登机手续区域有更多空间和柜台,即便KLIA 2的设计是每年的乘客吞吐量为更高的4500万人,而KLIA只是3000万人。”

原因是KLIA2超支

潘俭伟指出,航空公司也面对类似的不便,包括KLAS货运和餐饮大楼的距离更远,目前与KLIA相距达10公里。

他点出,KLIA 2 的建设早前也引起争议,例如下沉的土壤造成停机坪和跑道出现凹陷,同时也破坏机场的燃料供应。

“所有的这些问题都困扰着KLIA2,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是,Mavcom如何决定把KLIA 2视为与KLIA同等的机场,并且要让使用较为小型机场的乘客来承担更大的成本。”

“乘客服务费调涨的真正原因是KLIA2的建筑成本严重超支所带来的苦果。”

潘俭伟称,由MAHB建造和营运的这座机场成本,在2007年的原本估算为17亿令吉,惟过後却飙涨至40亿令吉。更糟的是,这座“低成本”的终站比原订的期限迟了逾两年才完工。

MAHB背负庞大债务


他指出,早在2012年,在国议下议院提出这项议题时,当时的副交通部长曾表示,增加的费用不会由政府承担,而是由MAHB通过发行伊斯兰债券完全承担。 MAHB通过发行各种债券,共筹措了56亿令吉来资助该机场。

他称,2014年曾表态抗议MAHB为了资助这些上涨成本,而进行借贷狂潮(borrowing spree),导致有关公司面对更高的融资成本。

他说,当时分析MAHB的报告已指出,如果KLIA2的乘客服务费没有上涨,MAHB的债务在2023年到期时,该公司将没有能力去履行其债务。

“随后,MAHB的首席财务官向调查KLIA2计划的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保证,MAHB不会以提高乘客服务费来履行其债务。然而,今天很清楚的是,MAHB的高级管理层已经向公账会撒谎,以免除他们要为这座新机场终站的建筑成本大幅度增加所需承担的责任。”

“当政府表示政府的资金并不会用来承担KLIA2 附加的成本时,政府可能没有撒谎;然而,它确实很方便地隐瞒,乘客将通过调涨的乘客服务费来支付该成本增加的事实。”

潘俭伟指出,目前很清楚的是Mavcom宣布调涨乘客服务费,可能是为了确保政府倘若不履行债务的话,政府不需要拯救MAHB。

“更糟的是,KLIA2的乘客服务费大幅增加,将严重影响马来西亚要成为低成本航空枢纽的战略竞争力。这将反过来损害我们的游客和经济。”

潘俭伟表示,在设施和服务素质没有相应提高的大前提下,政府应重新检讨提高机场税来惩罚KLIA2乘客的决定。


Read more at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05553#BDQciufjSBtL7yXE.99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13日星期三

驳“扶植再益”指控,雪行动党讥嘉玛收到假料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7年12月12日 下午5点22分

面对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的指控,雪州行动党除了驳斥意欲在大选后扶植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之外,更不忘讥笑嘉玛收到“假料”。

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向《当今大马》表示,目前是行动党普通党员的再益,根本没有在雪州行动党州议席候选人的名单内。

他更“敦促”嘉玛谴责其“爆料者”给错资料。

“明显的,嘉玛的内幕者不是我或雪州行动党执委,因为他(再益)的名字不曾被建议或讨论,成为州议席候选人,更何况是大臣。”

“嘉玛应回去并鞭打其‘内幕者’,因为他或她明显卖给嘉玛假消息。”

较早前,嘉玛召开记者会表示,行动党内部的马来党员向他揭露,行动党正策划在来届大选后,扶植再益为雪州大臣。

嘉玛近日频频追击再益,以抗议再益的“慎言论”,认为此言有辱雪州苏丹。

他更趁着巫统大会,焚毁再益的人像立牌,矢言跟雪州苏丹站在一起,之后再以铁锤击打另外一个再益人像,并扬言若警方不对付再益,则“明日铁锤将落在再益头上”。

警方之后逮捕嘉玛及延扣两天,以调查嘉玛涉嫌恐吓再益的案件。


Read more at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05214#QCrPVJgZHqvX7hX1.99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9日星期六

不断U转产业禁令 不满内阁忽视专家建议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8-12-2017(星期五)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为什麽内阁坚决无视于国家银行对于产业供求失衡问题所采取的政策处方(policy prescriptions)呢?

政府不断U转其所宣布的冻结发展高档产业禁令,无疑是政府忽视专家的政策建议,反而是倾向于荒谬的朝令夕改的另一案例。

国家银行是在上个月发布了国内产业市场供求失衡的状况。报告发现,新推出的产业为倾向于价格25万令吉以上的高档领域市场。

政府随後立刻颁布一项拙劣的禁令,冻结批准所有每单位售价超过100万令吉的高档产业发展计划。

当这项冻结令在今年11月17日宣布时,我已警告说,这项禁令无法解决国家银行所点出的任何问题。不出所料,政府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目前已对冻结令作出一个近乎彻底的U转。

根据城市和谐丶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丹斯里诺奥马,以及第二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佐哈利日前发表的声明,产业发展商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向部长们寻求高档产业发展的审批。基本上,部长们现在已经被赋予自己全权的自由裁量权,让任何能以甜言蜜语打动部长的心的发展商获得批准。

这项新政策的任意性质,对于马来西亚国内外投资者的短期和长期投资都会造成严重的後果。

最重要的是,国家银行的报告已概述了6项不同的政策建议来克服产业市场的具体问题,因此,为何政府不采纳国家银行已为他们作出的建议呢?

为了解决未售出的高档住宅产业,国行报告建议增加租赁市场的奖掖。在可负担房屋方面,国行建议政府提高它对提供和分配负担得起的房屋的效率。这些政策都是针对性,旨在解决住宅房产的具体问题。

政府冻结每单位售价逾100万令吉的高档住宅房产计划的新申请,无助于解决这些问题。根据 The Edge Weekly在上周发布的深度报道,这个价位的单位和高档房产,分别只占未售出产业的12.06%和11.48%。

国行也建议更好的管理来解决大量的商业产业供求问题,这包括确保有关项目的商业可行性(commercial viability)可以彻底地获得评估,并使发展商能意识到需求条件。然而,政府的“全面禁令”(blanket ban)却缺乏任何机制,可以对每一个发展商进行客观的评估。

此外,为了缓和现有办公楼空置率偏高惟租金偏低的问题,国行报告建议重新调整空置的商业楼宇,并且通过租赁回扣或者是加大吸引外商的力度,以便能增加对现有空间的需求。

与这些政策不同的是,政府的朝令夕改只会停止未来高档产业发展的审批,而不能克服已经严重的供过于求问题。很难理解的是,为何政府选择忽视国家银行相对合理的建议来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呼吁政府立刻采纳国家银行的建议。它也应该与所有利益相关者和智囊团进行深入的研究,以便拟定和落实一致性丶建设性和激励性的政策,确保我们的经济丶房地产和其相关领域,可以持续性和永续地发展下去。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8日星期五

党员可自由表达意见

转载自《当今大马》:

行动党党员再益推文促请雪州苏丹慎言,引来巫统激烈抗议。但另一边厢,行动党却与之划清界线。

再益也是前首相署部长。针对再益的“慎言论”,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雪州行动党对此“没有立场”。

他补充,再益需自行应付各方的反应。

“我们的党员可以自由表达意见,但他们得应付接下来引起的反应。这与我们无关。”

“尤其是,他在党内并未拥有任何党职。”

昨日,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受询时也同样指出,再益只是普通行动党党员,并无党职在身,因此其言论不代表行动党。

警方开案调查嘉玛

随着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恫言要用铁锤击打再益后,再益已向警方寻求保护。

全国总警长弗兹接受《透视大马》英文版访问时说,警方接获数宗投报后,已开档调查嘉玛。

惟他指出,警队暂未派人保护再益人身安全。

“我们在24小时之内不可采取行动……让警方先调查嘉玛,再决定他(再益)是否需要警员保护。”

再益促雪苏丹慎言

今年10月,前首相马哈迪因发表“返武吉斯论”讥讽首相纳吉,结果引发争议,雪州苏丹沙拉弗丁开腔批评马哈迪,更指马哈迪的“怒火将焚毁国家”。

同一日,再益在推特上提醒苏丹应慎言,更指统治者要玩政治时,应该要懂得后果。

接着,雪州苏丹反击再益无礼,更指再益应该离开雪州,回老家吉兰丹州定居。

昨日,雪州团结党青年团促请再益向苏丹沙拉弗丁道歉,惟遭再益拒绝,并自称只是依循伊斯兰的传统,向领导人提供真诚建议。

雪州巫统将在本星期天在沙亚南王宫前举行集会力挺苏丹。再益早前已针对雪州巫统号召集会,报警备案。


Read more at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04888#svWSbqKKQ0EfIix8.99


继续阅读...

部长决定谁发展 国阵又朝夕令改!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7-12-2017(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我们的内阁拥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後空翻杂技演员”(back-flip acrobats)──在施行冻结高档产业发展的政策上,不断的朝令夕改已达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第二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佐哈利是在今年11月17日宣布,政府已经发出一项指令,冻结批准兴建价格100万令吉以上的高档公寓丶购物广场和办公楼。

有关冻结令是在国家银行的报告揭露,国内的房产业发展供求失衡之後发出。该报告发现,新推出的房地产已倾向于高档领域的市场。

在佐哈利的同僚即工程部长拿督法迪拉表示,有关发展计划将是根据个案作出审批後,佐哈利随後重申全面禁令(blanket ban)的立场。

然而,由于政府已开始批准对政府有既得利益的项目给予豁免,导致所谓的“全面禁令”(blanket ban)被揶揄为“轻率”的政策方案。特别是联邦直辖区部长拿督斯里东姑安南表示与一马公司(1MDB)相关的大马城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由于已预先获得批准,因此获得豁免。

事实上,大马城的发展商都还没有定案,这项计划对于豁免禁令似乎已无关重要。

政府关联公司 ( GLCs ) 推行的这一类项目获得偏袒的豁免 , 在私人领域之间引起了轩然大波 , 他们随后极力游说以便政府能放宽禁令。

昨天,政府在其“全面禁令”中又翻了另一次的筋斗。城市和谐丶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丹斯里诺奥马及佐哈利在他们发表的声明中,建议政府现在就允许发展商根据个案对禁令提出上诉。

对于豪华住宅产业,诺奥玛宣布成立一个由4名部长,即包括佐哈利丶法迪拉丶首相署部长拿督阿都拉曼和他本身组成的委员会去审查有关项目的申请。该委员会显然将会依据产业的种类,包括现有的房屋条件丶相关地点的房屋数量和那些价格逾100万令吉,以及尚未售出的房屋数量进行审批。

此外,佐哈利指出,办公楼和购物广场的发展商,如果发现缺乏这些产业的地点,并且能够证明他们的发展,可以向有关部长提出上诉。佐哈利甚至表示“任何人都可以建设一个办公室,只要你知道如何推销它”。

难道部长真的认为发展商要建一座办公楼或一座购物广场,他们在销售方面没有信心吗?

我是第一个批评全面禁令对于解决产业市场失衡问题是无济于事的人之一。然而,部长们现在已经被赋予自己全权的自由裁量权,让任何能以甜言蜜语打动部长的心的发展商获得批准。

我们现在是否已沦为一个完全由政府所主宰的共产主义政权(communist regime)呢?这里有两个重大的错误肯定是不能一错再错。

足以媲美世界级杂技表演的不断朝令夕改,只能证明纳吉政府在决策上完全无能为力。即便在报告中列明国内价格从50万令吉至100万令吉的住宅产业已严重供过于求,最主要的问题是缺乏可负担房屋,但以上述情况为例,又要如何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对于任何国内外的投资者来说, 最糟糕的政府类型绝对是缺乏可预测性和一致性的政策。当前的惨败肯定会对马来西亚经济造成短期或长期的重大负面影响。

内阁必须纠正其“典型反射的决策机制”(knee-jerk policy-making mechanism),并与所有利益攸关方,国家银行和智囊团进行深入的研究, 制定一致性丶建设性的和激励性的政策,以确保产业领域和国家的经济可以持续性地增长。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6日星期三

美司法部长言论严重,潘俭伟促纳吉召大使抗议

转载自《当今大马》:

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前天点名大马乃“盗贼统治最恶劣例子”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促请首相纳吉采取行动,对付诋毁大马国际形象的塞申斯。

“纳吉必须传召美国驻马大使,并针对塞申斯诋毁及破坏大马国际声誉一事,向其高尔夫球好友,即美国总统川普递交一份官方抗议书。”

潘俭伟在文告中表示,塞申斯的指控已非新鲜事,但由于在国际论坛上发表,已引发关注并成为更严重的课题。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首相纳吉会否让外国诋毁及破坏大马的国际声誉和诚信?他(纳吉)不打算发言以捍卫大马的尊严?”

“难道他认为美国司法部长的演讲不会影响大马的旅游和投资?”

“我们要求纳吉传召美国驻马大使,以表达我们强烈抗议美国司法部长的言论。他(纳吉)也应立刻向川普提呈一个官方投诉,并要求美国政府道歉。”

促纳吉对抗破坏势力

潘俭伟表示,纳吉本周将在巫统大会上演讲,这正是一个好时机让纳吉展现对抗破坏大马经济的外国势力。

“所以,为何纳吉像老鼠般沉默?难道是因为塞申斯仅说出了纳吉和其政府不愿面对的真相?”

“若纳吉政府持续沉默,只会证实纳吉及其政府有罪,数十亿令吉已被‘贪腐官员及其同事’滥用。”

“纳吉必须向所有大马人解释,为何没有任何人在一马公司调查案下被控。”

美国司法部去年7月发动充公行动后,马来西亚一夕间蒙上盗贼统治的恶名,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前天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追讨资产国际论坛”上,再度点名大马乃“盗贼统治最恶劣的例子”。

根据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简称C4)执行主任仙蒂娅,这场论坛原本也将研讨一马公司案,但因为大马政府并未回应世界银行,最后只能作罢;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之后抨击大马政府,拒绝配合美国司法部的调查。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2日星期六

希望联盟领导层周五召开4小时闭门会议

转载自《东方日报》:

(布城1日讯)希望联盟领导层周五在布城首要领导基金会办公室,召开约4小时的闭门会议。

不过,希盟4成员党的领袖在会议结束后皆三缄其口,不愿透露任何一点会议內容。

希盟成员党领袖在周五下午约3时,陆续抵达首要领导基金会。

媒体一律被禁止入內,只能逗留在外留守。

经过了约4个小时,在傍晚7时许,希盟领袖陆续乘车离开,期间媒体多次要求出席会议各党代表透露会议的內容,但他们皆拒绝发表谈话。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在离开时,仅对媒体抱以微笑,並多次强调今日不会有任何领袖发言,甚至不愿透露有谁出席今日的会议。

他受到守候在外的媒体说:「回去吧,不要守了,今天不会有人发言。」

据週二行动党署理主席哥宾星透露,希盟今日的闭门会议,主要討论希盟在来届大选的备战工作,希盟共同政策和目標。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1日星期五

柔大臣周一回应贿金案

转载自《当今大马》:

柔佛房屋弊案课题重现,更抖出1200万令吉贿金,柔佛大臣卡立诺丁强调,绝不会逃避,并将在周一的柔佛州议会总结2018年州财案时回应被指控收取庞大贿金一事。

《马新社》报道,卡立昨天在州议会外对记者说,知晓上述指控,并准备回答一切问题。

“此事正在法庭聆审中,我不准备在州议会外谈论。等周一吧,我不会逃跑,我会在这里。”

何以反贪会没开档

另一方面,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今天发文告追问,何以反贪会迄今没有开档调查卡立诺丁涉贪案。

“问题是,柔佛大臣是否如涉及数十亿令吉一马公司丑闻的首相纳吉,无需受查和提控?当反贪会将调查首相的责任推给警方,那么反贪会这一次的借口又是什么?”

他续问,反贪会何时才能成为无畏无惧的独立调查机构,而不是成为执政者打压在野党的工具。

反贪会指文件属实


一个网站日前上载数份文件,声称是柔州房产贪案的调查文件。其中一份证人供词牵扯卡立诺丁,指卡立诺丁涉嫌收取1200万令吉贿金,以把土著房屋单位改为非土著房屋单位。

行动党士乃州议员黄书琪在州议会上率先挑起此事。不过,国阵议员非但动议要求将之交由柔州特权委员会查办,事后她更遭逐出议会厅。

经由在野党与媒体挑起追问后,反贪会证实这份文件属实。

反贪会指出,在辩方律师要求之下,当局曾把其中一名被告的口供书,交给辩方律师,以让辩方准备上庭辩护的工作。

武吉阿曼接手调查

供词外泄当事人阿米尔(Amir Shariffuddin Abd Raub)随后报警,指外泄文件与原版有出入,有人企图籍此诽谤他。 柔佛总警长莫哈末卡里尔(Mohd Khalil Kader Mohd)也证实,接获3宗投报,而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将接手调查供词外泄案。

2月杪,反贪会调查柔佛一宗房地产贪污案,逮捕时任柔州行政议员阿都拉迪、其儿子和助理等7人助查。

最终,阿都拉迪、阿末法占(Ahmad Fauzan Hatim)、阿米尔被控上庭。其中,阿米尔被控4宗罪,涉及1750万令吉。

阿都拉迪被视为卡立诺丁亲信。他卷入贪污案后,已经辞去行政议员职。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刊《火箭报》经已出版: 新战队,新希望

2017年12月刊《火箭报》现已发行,您可在我们的办公时间前来购买。



精彩内容:

【改选风波】中委会新阵容出炉
【希盟预算】希盟《2018年替代预算案》 10大亮点
【糖衣陷阱】5点看穿 国阵2018“糖果预算案”
【选前糖果】增建华小,狼又来了?
【政治前线】怀珠求乞—大马失控的粮食政策

欢迎购买支持,谢谢。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30日星期四

看扁东铁无法赚钱,潘俭伟:若失败谁负责?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7年11月30日 下午1点58分

尽管政府预计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可在启动8年后收支平衡,唯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却不看好,并质疑一旦事与愿违,谁将因此而面对处分?

“政府在没有招标下,把东铁计划颁发给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该项耗资550亿令吉的计划被批评价格太贵,一些报导甚至预测,可能飙高至700亿令吉。”

“反观,政府的顾问公司所估计的成本,只是区区的290亿令吉。”

“但尽管要付出如此重的代价,副财长奥夫曼(Othman Aziz)11月28日却告诉国会,东铁可在启用8年后的2032年,取得营运方面的收支平衡。”

收支平衡言论狂妄

潘俭伟今天发文告表示,从各种角度来看,奥夫曼的声明都显得过于托大。

“第一、我们必须假设,副部长所谓营运方面的收支平衡,意味不包含东铁的庞大建筑成本,有关成本完全是通过举债来支付。”

“至今,政府已说明,计划的85%成本将由中国进出口银行(EXIM)的低息贷款所支付,年利3.25%,偿还期限为20年但可延后7年才开始偿付。其余的15%,则通过伊斯兰债券集资。

“因此,东铁每年要偿付大约37亿令吉。这意味,就算东铁8年后取得营运方面的收支平衡,它每年的现金流动仍要面临37亿令吉的损失。”

高估每年的货运量

尽管如此,潘俭伟认为,奥夫曼宣称东铁可取得营运收支平衡的言论,原本就很荒谬。

“奥夫曼说,政府预计东铁的收入可在2024年达29亿令吉。但这个数额,可是马来亚铁道公司(KTM Berhad)目前收入的4倍。”

“如此离谱的收入预算,其实源自对东铁货运量异想天开的估算。正如经济学者佐摩(KS Jomo)所言,政府估计到了2032年,东铁每年将载送6000万公吨的货物。但马来亚铁道公司横跨巴东勿刹至新山的铁道网络,每年的货运也只有600万公吨。”

“到底东铁是如何预见,其货运量可以比相对工业化的半岛西海岸多10倍。”

首相要为失败负责?

潘俭伟最后奉劝,国阵政府停止利用空想的白日梦来误导民众,相反的应该开始提供数据、分析和研究来证明其疯狂和荒谬的说法。

“如果东铁无法达到以上的预算,谁要负责任呢?”

“副部长会否引咎辞职?还是提出此概念和颁发合约给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的首相兼财长纳吉?”

“人民有权知道计划的详情,因为如果此项计划无法实现其好高骛远的目标,最终是我们的子孙要去承担政府轻率留下的债务。”


Read more at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03879#C5Yk5AAMloO7gGLy.99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29日星期三

政府未揭大马城发展商,潘俭伟质疑或无人竞标

转载自《当今大马》:

大马城计划迄今未公布主要发展商,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追问,政府是否已接获任何公司投标,以发展这个计划?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质疑,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此前曾表示,共有七八家公司有兴趣竞标,而财政部会在7月14日拍板定案。

惟他指出,直至昨日,依尔万受媒体追问此事时,却称“不久后”会召开记者会宣布财政部的决定。

“我们呼吁依尔万证实,是否没有任何所谓世界500强公司竞标,以收购和发展大马城,尤其是财政部(向发展商)提出天价。”

大马城坐落在旧街场空军基地。首相纳吉放眼将之打造为发展与交通枢纽,及电子自由贸易区一部分。

透露有公司实地考察

大马城原是一马公司的计划。为了摆脱负债,一马公司在2015年12月31日宣布,脱售大马城60%股份予依海控股(IWH)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CREC)联营的依海中铁财团,作为一马公司重组计划最后一步。

这家中马联营财团,是由大马依海控股掌握60%股权,其余40%股权由中国铁路工程集团掌控。

5月3日,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私人有限公司(TRX City)突然宣布,由于上述联营财团无法履行付款协议,因此总值74亿1000万令吉的大马城股权买卖交易告吹。不过,该财团已驳斥这种说法。

目前,财政部通过属下公司TRX City掌控大马城计划。

首相纳吉今年5月官访中国,同时会晤大连万达集团主席王健林,寻求对方投资大马城;但王健林只是口头表示有意愿,并未签署任何意向书。

依尔万早前声称,财政部展望能够招到如“财富世界500强”的公司。

7月,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大马政府获得9项投标献议,分别来自7家中国国营公司以及两家日本公司,而在8月23日,依尔万透露共有6家公司有意成为大马城的总承包商,并已实地考察。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28日星期二

潘俭伟:政府公司是产业过剩的祸首!



第二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佐哈利较早前宣布“临时禁令”,民主行动党 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就提出疑问,为何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计划 却获得特别待遇...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27日星期一

潘俭伟:无神论不违宪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6日讯) 首相署副部长拿督阿斯拉夫发表的「宗教自由不代表有权不信神」言论,招致各方批评。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表示,享有宗教自由並不代表必须强制信仰某个宗教。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表示,巫统掌政越久,该党试图重新詮释联邦宪法,抹杀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权益的状况就日益严重,政府除了对伊斯兰经典的詮释越来越狭隘,妖魔化其他宗教,例如基督教的动作也越来越多

他指出,阿斯拉夫的言论非常荒谬,联邦宪法中阐明每个人都有享有宗教自由,並不能被詮释为每个人都必须信仰宗教。

他举例说,「联邦宪法第10条阐明『每个人都享有言论自由』『每个人都有权和平集会』,这难道代表每个人都必须发表言论(不能保持沉默),每个人都必须出席和平集会?」

「这显然不是那样,享有宗教自由,就代表人们有权选择是否要相信某个宗教,但不代表他必须强制信仰某个宗教。」

他强调,无神论者就算不相信任何宗教,也不代表他违反联邦宪法第11(4)条文,也就是向其他穆斯林传教。

他说,「统治菁英是以这种手法在穆斯林內心深处种下恐惧,鼓吹基督教、无神论者、非穆斯林的威胁,然后逐步拿走他们的自由。」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24日星期五

大马城已获批准?潘俭伟抨击规避冻结令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宣称,大马城早已获得批准而可继续兴建,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质疑,该发展计至今尚未遴选主要发展商,到底是如何获得批准?

因此,潘俭伟批评,政府显然为了保护一马公司的利益,不惜规避内阁宣布的高档房产冻结令。

“相当明显,保护一马公司的利益成了政府如今唯一的原则。”

未宣布得标发展商


潘俭伟今天发文告指出,如果一马公司要继续运转,则必须发展旗下两项最庞大的资产,即大马城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而这也是吉隆坡最饱受批评的两项计划。

“神奇的是,财政部至今都未宣布,到底何者脱颖而出,中标为大马城的主要发展商。”

“财政部上周最新的回复是,8家公司有兴趣发展这项486英亩的计划。”

因此,他调侃,东姑安南宣称大马城早获得批准的说法,充分展现了“大马能”的精神。

其他计划可豁免?

潘俭伟不忘点出,吉隆坡市长莫哈末阿敏在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曾表明,尚未收到大马城的申请。

“如果基于已发出‘原则上的批准’,而允许豁免冻结,那此项冻结令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是否意味,其他尚处于规划中,但未申请规划准证的高档房产计划,都可以获得豁免?”

此前,吉隆坡市长莫哈末阿敏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豪华房产冻结令,并非涵盖所有项目。

“我们尚未收到大马城的申请。不过,这不是一刀切的(禁令)。一些发展项目,还是能获批准的。”

俨然歧视私人商界

潘俭伟认为,允许豁免的做法,为政府计划冻结高档房产计划的政策,制造了两项疑虑。

“第一,它将意味,政府欲冻结高档房产的效果将严重稀释。”

“国家银行的报告显示,供应已严重失衡。如果不采取控制措施,估计到了20121年,巴生谷三分之一的办公楼将空置。如果要认真冻结高档发展,政府得确保公平和全面地落实。”

“第二、为何一马公司获得特别待遇,而歧视其他的私人商界。”


继续阅读...

冻结高价参业 一马计划却被豁免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23-11-2017(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尽管内阁已经冻结每单位价格超过100万令吉的豪华共管公寓丶购物中心和商业办公楼的发展计划,但为何与一马公司(1MDB)相关的计划却能够被给予特殊的豁免呢?

上周,第二财长拿督斯里佐哈利宣布,内阁已决定从11月1日起,“暂时禁止”批准购物广场丶办公楼丶服务式公寓及售价超过100万令吉的豪华共管公寓的发展计划。

有关冻结令是在国家银行的报告揭露,马来西亚的房产业发展供求失衡之後发出。该报告发现,新推出的房地产已倾向于高端领域的市场。

报告指出,特别是在巴生河流域,办公室的空置率从2015年第一季的20.9%上升至2017年第一季的23.6%。这种情况只会变得更糟,因为会有3千800万平方呎的办公室空间供应到市场。

各媒体的新闻报道也已证实,吉隆坡市政局已收到上述指示。

无论如何,我们不确定是否应该对吉隆坡市长丹斯里莫哈末阿敏在昨天的宣布感到震惊,因为市长说,马来西亚史上单一最大型的高端房地产发展项目即大马城发展计划(Bandar Malaysia),并不受房产冻结令的影响。

根据《当今大马》引述莫哈末阿敏的谈话指出,虽然市政局尚未收到有关项目的任何申请,但冻结批准兴建价格100万令吉和以上的公寓丶服务式公寓丶办公楼和购物广场,并不是“一刀切”的禁令。

市长说:“我们尚未收到大马城的任何申请。不过,因为这不是一刀切的(禁令)。一些发展项目,还是能获批准的。”

与此同时,IJM也在昨天宣布,在收购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的子公司Fairview Valley 私人有限公司後,它将投资5亿令吉,在该中心兴建和持有保诚大厦。

由于这些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计划规模庞大,它们肯定将加剧巴生河流域地区房地产供过于求的局面,同时也有效地遏制了内阁决定禁止高端发展计划的效用。

更关键的是,如果占地486英亩和面积达70英亩的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获得自动免除禁令,这对国内其他房地产业的发展是公平吗?

很明显,“临时禁令”是一项不能真正解决我们房地产业“供求失衡”问题的轻率(hare-brained)决定。更糟的是,投资者和商界只会看到政府施行不一致和不公平的政策。如果国内外的投资者都把他们的资金投向其他国家,他们能被指责吗?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23日星期四

52人算成51人? 反對黨公開投票名單促議長徹查

转载自《中国报》:



继续阅读...

房产供过于求 政府应对症下药

高价产业的发展被“冻结”,是否乃一项徒劳无功的轻率尝试?

国家银行在11月17日发布了一项报告,强调马来西亚房产业发展供求失衡。

国行总裁丹斯里莫哈末依布拉欣点出,产业市场的供求失衡自2015年开始就有所上升,未售出住宅单位为这10年来的最高。至今年3月杪,有83%为价格超过25万令吉的产业未售出。

令人震惊的是,第二财长拿督佐哈里在两天后宣布,政府已经颁布了一项临时指令,从11月1日起暂时停止售价超过100万令吉的购物中心,商业办公楼和共管公寓的发展。

人们可以说,这是一个愚蠢的政策尝试,因为在翌日,工程部长拿督法拉就指出,它并不是一项全面冻结的指令,批准与否将会根据具体的情况作出评估。

佐哈里随後在11月21日补充说,有关的冻结只影响尚未批准的发展计划,而冻结时间的长短将胥视对于现实情况的持续评估。

问题是,政府怎会让这种情况发展到这麽一个严重失衡的状况呢?

事实上,国家银行在2015年的年度报告中已强调了产业市场失衡的问题。从2015年到2017年之间,房屋市场供过于求的问题几乎翻了一倍。实际上,国家银行的产业市场供求数据是来自财政部属下的国家产业资讯中心(NAPIC)。

正如国家银行总裁所说的:“我们提出这些问题超过一年了。金融领域在这个地区的曝光率处于一个舒适的水平。但是,如果我们不小心,供过于求可能会对经济产生负面的影响。”

因此,现在的问题是,鉴于事情已经是弄糟了(the milk is already spilled),禁止豪华公寓丶购物中心和商业办公楼的发展,究竟是能够解决问题亦或是引发出更多的问题呢?

国内外的投资者都将告诉你,他们害怕和所厌恶的不仅仅是糟糕的政策,而是不一致丶不确定和朝令夕改的决策。後者的结果是意料之久的变化和频繁的U转政策,导致企业无法计划他们的投资及衡量他们的预期回报。

在这种情况下,若根据内阁的草率政策决定,将会产生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

财政部是否询问过房地产业界,为何在供过于求的情况下,发展商仍然继续发展“豪华公寓”?难道马来西亚的发展商真的会笨到去投资在无法出售的计划上?

财政部是否进行过研究,禁止发展“豪华式”产业,能够真的让投资转向“可负担式”的产业?如果不是,那么禁止令会否只是停止物业和建设活动,进而导致经济放缓,并降低就业机会?

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是,究竟如何定义“豪华式”产业?国家银行的报告以25万令吉作为标准。但是,政府兴建的“可负担房屋”的售价却介于10万令吉和40万令吉,哪怕价格往往不止于此。另一方面,财政部最新的禁止令却仅适用在1百万令吉以上的产业。因此,我们是否根本没有对症下药?

最糟糕的是,这种一揽子式的禁令并没有考虑到区域因素和不平衡。国家银行总裁清楚表示,柔佛州拥有最多的滞销单位,并且拥有潜在的最大的供应量。因此,全国性的禁令会否导致其他州属和地区的经济失衡?

我们呼吁财政部长不止应该澄清“临时禁令”的轻率决定,并且要证明这样的禁令如何能够真正解决我们房地产行业的“供需失衡”。他也应该意识到,国行为解决问题提出的六个政策并不是要彻底禁止发展。否则,这种粗暴的政策只会加剧马来西亚的经济问题。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7年11月22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22日星期三

冻结全国高端房产草率,潘俭伟质疑罔顾区域差异

转载自《当今大马》:

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质疑,内阁冻结全国高端房产计划过于草率,没有考虑到区域差异因素等问题,因此可能无助于解决房产供应过剩危机。

潘俭伟今天发表文告表示,财政部的冻结令是草率的,不仅需要提供更多详情,也要证明该措施可以解决房产供需不平衡问题。

他批评说,该举措并没有考虑到区域因素和供需不平衡的情况。例如,国行的报告已经指出,柔佛的产业市场失衡最为严重,最多滞销房产和供应过剩的销售空间。

“因此,全国实施冻结令是正确的方针,还是反而造成其他州属和地区的经济扭曲呢?”

他指出,其实国行应对房产过剩的6项方针里头,并不包括全然地冻结发展计划。因此,财政部的冻结令可能使早已脆弱的经济更形恶化。

是否造成经济放缓

潘俭伟指出,财政部的冻结令仍有许多有待说明的问题。例如,尽管豪华公寓供应过剩,为何发展商还要建造这些昂贵的豪华公寓?难道这些发展商都是愚蠢的,投资在不能出售的房产?

“财政部是否研究,冻结豪华公寓的计划,能够促使投资转到经济屋的领域?如果不能,这项冻结令是否只会令房产和建筑业计划停顿,连带造成经济放缓和工作机会减少?”

潘俭伟也质疑,财政部所谓的“高端”房产定义也有商榷之处。国行以25万令吉为界,可是政府的经济屋售价却是介于10万令吉至40万令吉之间,其价格已是趋向所谓的“高端”房产。

然而,财政部实施冻结令的房产,其实是高于100万令吉的豪华公寓,因此财政部的冻结令是否实施在错误的对象?

政府坐视危机产生?

潘俭伟指出,国行的2015年报告早就指出,大马房产供需不平衡问题,在2015年至2017年房产过剩的数据增加了两倍。更值得注意的是,国行的房产供需数据其实是来自财政部底下的国家产业资讯中心(NAPIC)。

“要追问的是,当初为何政府会允许这样的供需不匹配情况发展下去?”

房地产滞销创新高

基于国家银行的警讯,政府决定从11月起,冻结批准购物商场、办公楼、公寓酒店,及高于100万令吉豪华公寓的发展计划。

国行近日发表季度报告阐明,若房产现况没改善,供需失衡将进一步恶化。

“在大马,柔佛面对最高产业市场失衡(最多滞销房产和供应过剩的销售空间)……由此一来,各界需要行动,以应对足以打击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的潜在风险。”

报告补充,由于新屋业的推出与家庭收入不匹配,致使大马滞销房产数字达到近来10年最高。


继续阅读...

百万个人信息被出售 定期换密码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21-11-2017(星期二)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在数以百万计的私人和机密数据被黑客入侵和窃取的事件发生已逾一个月後,通讯及多媒体部副部长就只能告诉我们解决方案为定期更换密码吗?

通讯及多媒体部副部长拿督再兰尼日前告诉马来西亚人民需定期更改换密码,并且不要在互联网上透露个人讯息,以便保护自己免受网络攻击。

副部长说:“作为用户,应该尽可能确保不要在我们的社交媒体上分享我们的任何信息。在理想的情况下,我们应至少每3个月就更换一次密码。如果可以的话,设置的密码应包含英文字母和数字。而且,我们也勿连接任何我们认为不适合的链接,因为它会影响到我们。”
副部是在国会针对政府已采取什麽步骤应对涉及个人资料泄密案件的提询,作出上述回答。

然而,再兰尼的言论是“危险地简单化”(dangerously simplistic)的,并且让政府免于确保网络安全方面所扮演的角色。

举例说,最近发生的非法出售数以百万个人信息数据事件,就凸显了马来西亚人民在应对信息被窃取的问题上是多麽脆弱──而且这与用户是否需要定期更换密码完全没有关系。

该部门对于这个重要课题所作出的回应,不仅曝露了们的优先秩序是多麽地错位(misplaced),这也显示政府对于解决这些问题是完全无能为力。

除了向人民保证会进行调查以外,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的首要行动是撤下有关销售的最初新闻报道。上周,它封锁了sayakenahack.com网站,该网站是让用户输入身分证号码,就可以从马来西亚的电讯公司中检索手机用户资料是否在外泄名单。

不断重现的问题是,谁才是政府使用这些措施来真正保护的人。他们似乎更倾向于通过掩盖丑闻来保护受委托我们机密数据的大企业的声誉,而不是不畏艰险地(taking the bull by the horns)每一天都保护着马来西亚人民。

根据副部长的劝告,采取这些预防措施将无法保护马来西亚人不会将其个人资料出售。

令人担忧的是,去年在全球网络安全公司即卡巴斯基实验室所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马来西亚在东盟是最多伺服器被入侵的国家。
除了不断地告诉消费者更加小心以外,政府有需要顿促包括自己在内的数据持有者提升他们的标准,而不是被动地被监控,同时也不采取行动来应对这些严重的违规行径。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21日星期二

何不向警方借阅文件?潘俭伟抨首相拖延一马稽查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一马公司2015与2016年财报迟迟未能出炉,但财政部却以警方没收了文件为由替之解围,令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感到不合理。

他质问,首相兼财长纳吉若认真要一马公司完成稽查,为何不跟警方讨论与借阅文件,执行必要的审计工作。

“很肯定的,要调查单位允许稽查公司至少过目相关的文件,不是一件难事。”

“况且,警方说他们已完成了一马公司的调查,并把调查报告归还给总检察署。既然如此,如果稽查公司需要进行审计,为何调查单位仍要扣押有关文件。”

对还原真相漫不经心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宣传秘书,他今天发文告表示,他们并非要警方归还、放弃和消灭他们手中的潜在证据,只是要求警方允许一马公司执行法定的稽查工作。

“有关审计工作非常紧急和重要,因为它将证实,到底数十亿令吉被挪用的指控是否属实?有关款项被指转移至数个海外机构,如新加坡、英属维尔京群岛和不知名的南美洲岛国库拉索。”

“须知,就算总稽查司和公账会在2016年前调查一马公司时,一马公司拒绝按照要求,提供其管理账目。”

他甚至认为,财长漫不经心的态度显示,当局企图掩盖和阻挠真相浮出台面。

报告恐怕永不见天日

潘俭伟奉劝纳吉停止撒谎和找借口,并承认大马人将永远无法再读到一马公司和SRC国际公司的稽查报告。

“自从德勤(Deloitte Malaysia)准备了截止2014年3月尾的财政报表后,这家遭丑闻缠身的公司就再也没进行正式的审计。更糟糕的是,德勤去年宣布,不再为一马公司2013年与2014年经审计的财务报表背书。”

“这意味,一马公司从2012年3月起,或超过5年已没有提呈任何获得外部稽查公司审计的财务报表。”

“尽管大马公司委员会不断给一马公司宽限,以提呈年报,但后者的耽延可谓史无前例。如今,财长竟告知民众,他们已彻底放弃而无法说明一个期限。”

转亏为盈论不攻而破

潘俭伟表示,一马公司从2012年3月起无法提呈稽查报告,已经让纳吉提呈财政预算案前宣称,一马公司将转亏为盈的豪言不攻而破。

“连账目都交不出来,首相到底还谈什么盈利?”

财政部在志期11月16日的国会书面答复,回应团结党巴莪国会议员慕尤丁提问时写道,稽查司需要原件处理,但这些文件早在2年前遭警方充公。

虽然,一马公司管理层已联系警方,查询归还文件事宜,但直至今日,原件还没还给一马公司。


继续阅读...

反对党几乎突袭成功 政府财案惊险过关



“骗人”口号昨晚响遍国会下议院。反对党议员昨天趁财案在贸消部委员会三读时突然发动记名投票,才一点成功阻拦政府的财政预算案。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20日星期一

红灯角艺术特区 乔治市内的艺术公园

转载自《珍珠快讯》:

文:陈锐嫔



作为一个重新拥有活力的世界遗产城,以及一个新兴的亚洲艺术之都,槟城还在美丽蜕变中。而正在筹划中的红灯角艺术特区(Penang Arts District),定调为乔治市内的艺术公园,把艺术与公园的概念结合。《珍珠快讯》请此艺术特区的董事主席潘俭伟与大家分享此艺术特区的形成与概念。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10月19日的记者会上宣布,槟州政府将耗资3000万令吉设立红灯角艺术特区,以发展槟州的艺术、美术及文化艺术。作为一个计划把槟州打造成一个国际城市的州政府,有必要加强这个地方的文化意涵,向推广城市艺术的佼佼者如伦敦、上海、北京以及墨尔本看齐。
林冠英指出,其实早在2015年,槟州政府已经有打造艺术特区的念头。去年,一块坐落在红灯角,五条路组屋旁的一块9.2英亩才被确认可以用来打造艺术特区。而为了反映槟州作为港口城市的历史事迹,此艺术特区的建筑特色将以集装箱为主。

接受《珍珠快讯》专访的潘俭伟进一步指出,红灯角艺术特区将以“同一苍穹下”(Under One Canopy)的概念为设计理念,雕塑公园以及艺术区域上大片的透气遮篷,将让参观者可以在没有日晒雨淋的环境下舒服地边逛公园边欣赏艺术相关事务。
“这个集合了画廊、文化博物馆、展览空间、文化及音乐工作室、艺术学校及工作坊的空间,不仅是全马最大的艺术空间,相信也是东南亚首个类似的艺术特区。而为了让公众有更齐全的艺术体验,这个空间也会有艺术书店、艺术用品商店、装裱及运输服务等。”

潘俭伟表示,为了让这个空间可以更好地被使用,他们也会主办对话会,与本地的艺术团体及艺术爱好者会面,听取他们的意见及回馈,一起打造一个让本地艺术汇聚一堂的平台。“这个计划不是为游客而设的,它主要的服务对象为槟州人民以及全马人民,所以我非常鼓励有兴趣者参与这个对话会,一起提升大马以及槟城的艺术风气及水平。”

他说,在许多国际大都市,艺术可以创造的经济回酬时是极之可观的,槟州作为一个新兴的艺术之都以及旅游城市,具有非常大的潜能可以发展艺术特区。“这个备受瞩目的社会经济以及文化计划,在加速乔治市的复兴之余,也带来了服务业的工作机会。乔治市中心目前没有一个大型公园,所以这个地方也将会扮演城市绿地的角色。”

他指出,这个艺术特区也会提供餐饮空间,任何有兴趣进驻的餐饮业者、艺术相关业者、教育业者、独立设计师或者本地手工艺人,都可以电邮给stephanie@pceb.my.


继续阅读...

卅人签Invoke协议公布财产

转载自《当今大马》:

由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创办的Invoke组织昨晚与30名潜在候选人签署协议,以协助他们打选战,但这些候选人必须公布财产。

这30人中,20人来自公正党,9人来自诚信党,1人来自伊党,而没有行动党与土著团结党的代表。

唯一签署协议的伊党代表是波阁先拿国会议员玛夫兹。

只协助边缘议席

针对行动党无人签署协议,拉菲兹解释,Invoke的宗旨是要在边缘议席争取骑墙派选票,而行动党的议席并无边缘议席,自然不是Invoke关注的焦点。

“若我们参与所有议席,就会难以说服民众成为义工,加入我们的活动。帮助八打灵再也北区有什么意义?”

“同样的,我们也没协助班登。我们没把一分钱花在班登,因为这些都不是边缘议席。所以,我们完全没协助行动党。”

上届大选,行动党的潘俭伟以4万4672巨大多数票在八打灵再也北区胜出。而班登则由拉菲兹以2万6729票胜出。

至于团结党,拉菲兹解释,Invoke曾跟团结党解释活动的细节,但该党面对数项问题。

首先,他说,团结党现任只有一名国会议员与一名州议员,也未如其他希盟盟友般拥有任何传统议席。

他补充,团结党目前仍与希盟盟友讨论议席分配。

“大多数的签署人都是现任议员,而他们的议席已完成谈判,所以没有过早宣布的忧虑。”

拉菲兹认为,只待团结党完成议席谈判,就会有候选人签署Invoke的协议。

若跳槽赔两千万

在这项协议下,签署的候选人必须公布财产,并承诺支持改革议程,以换取Invoke的选举资助与助选。

他说,Invoke收集到的资料,将用以鉴定边缘议席的潜在骑墙派选民,届时义工将协助候选人争取这些选民的支持。

若候选人违反协议,包括变节与跳槽,将须赔偿2000万令吉。

他们所签署的法定声明也阐明,将把财产清单上载到Invoke的网站。

另外,玛夫兹在受访时说,他并非因为潜在候选人的身份而签署协议。

反之,他说,基于他是现任国会议员,因此必须签署协议。

“至于我会否成为候选人,那将在未来确定。当前重要的是,我作为国会议员,就必须向人民展示廉洁。”

根据玛夫兹,他事前并没把此事告知伊党。

以下是签署协议者的30人:

公正党——
双溪大年国会议员佐哈里阿都
加埔国会议员玛尼瓦南
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
红土坎国会议员英然
格兰那再也国会议员黄基全
乌鲁冷岳国会议员阿都拉沙尼
峇都知甲州议员罗兹雅
万达州议员阿占
小甘密州议员阿米鲁丁
依约州议员依德里斯阿末
峇甲亚兰州议员黄思敏
士满慕州议员李健聪
新邦波赖州议员陈家兴
迪遮州议员郑立慷
半港州议员柯沙文
双溪峇甲州议员玛达
斯里斯蒂亚州议员兼公青团长聂纳兹米
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纳苏丁
公正党总财政陈仪乔
公正党宣传主任赛依布拉欣


诚信党——
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
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阿育
诚信党通讯主任兼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
诚信党副主席兼巴里文打国会议员姆加希
诚信党选举主任兼瓜拉吉赖国会议员哈达蓝利
诚信党策略主任祖基菲里阿末
淡江州议员沙阿里顺吉
摩立州议员哈斯努
前罗孟古都州议员依斯迈沙列

伊党——
波阁先拿国会议员玛夫兹

无论如何,莫哈末沙布、祖基菲里、郑立慷、聂纳兹米与柯沙文并未出席昨晚的签署协议活动。

根据拉菲兹,由于行程所限,郑立慷、聂纳兹米与柯沙文无法出席活动,但早前已经签署与提呈法定声明。

至于两名诚信党领袖,拉菲兹说,莫哈末沙布目前人在国外,而祖基菲里则即将签署法定声明。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17日星期五

何不允机场快铁涨价,潘俭伟指延合约反图利公司

转载自《当今大马》:

交通部证实,机场快铁(ERL)合约获延长至2059年,以抑制车资涨价,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反对此举,认为应当按照合约允许涨价,但政府应该为接管机场快铁而铺路。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说,快铁特快服务(Express Service)单程车票价格为55令吉,若按照原有合约,这项服务应征收74令吉,2019年涨至97令吉,而2024年将飚升至126令吉的高价。

“机场快铁公司宣称无法按照原有合约涨价,因而过去向政府索偿29亿令吉。不过,总稽查司报告显示,快铁只获得原先估计收益的11.5%至13.7%。

“为什么纳税人要赔偿已高估的机场快铁收益呢?”

“相反的是,与其政府抑制车资涨价,若快铁公司有意按照特许经营合约涨价,我们呼吁政府‘批准’之。”

涨价乘客量会下跌

潘俭伟认为,若车资大涨,乘客量就会下滑,更以交通部的国会书面答复佐证。交通部在11月15日坦承,机场快铁公司在2016年1月调涨车资,从35令吉提高至55令吉,乘客量就跌了19%,以致年度乘客量为890万。

“任何正常人士都会告诉你,如果机场快铁按照合约提高车资,乘客量将暴跌。阿都阿兹也承认,机场快铁在2009年至2014年蒙受税前亏损。”

“原因很简单,我们现在有更具竞争力的机场交通服务。Grab或优步服务车资分别最多65令吉和75令吉。如果人们共享这些汽车服务,车资远比机场快铁来的更便宜。”

“由此一来,政府应大胆允许机场快铁涨价。若机场快铁照办,最终将缺乏乘客而关门大吉,政府有权按照特许经营合约收回这项服务。”

“若机场快铁获得政府亮绿灯,却选择不涨价,那么纳税人无需赔偿机场快铁。”

为何纳税人要救公司

潘俭伟追问,究竟政府是真心维护人民利益而拒绝车资涨价,还是只是掩饰拯救机场快铁行动?

他说,机场快铁获得暴利合约,更可以从每个国内和国际航程乘客征费。

“当他们的生意看似不好时,为何纳税人要拯救公司股东呢?”

前天,阿都阿兹在国会披露,政府为了抑制机场快铁涨价,已承诺延长机场快铁合约30年,至2059年。

他表示,国内及国际乘客各别支付11令吉和73令吉机场税,机场快铁公司从中获得1令吉和5令吉。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16日星期四

全球速查一马案 唯独大马“慢慢来”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16-11-2017(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当全世界都已经“快快”地对那些窃取马来西亚纳税人数十亿美元的人采取检控行动时,为什麽马来西亚本身总是最“慢慢”来的一方呢?

首相署副部长拉查里依布拉欣指出,调查一马公司的行动持续进行,他欣呼人们耐心等候,他甚至以中文来强调其观点。

拉查利11月14日在国会表示:“在中文,我们说‘慢慢啦’。我们将等待事情的结果,因为有关当局正进行调查。如果情况允许的话(God willing),真相将被揭露。”

政府把一马公司丑闻当作玩笑来看待,只能凸显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度内有选择性的调查行动是多麽荒谬。这宗涉及数以百亿美元丑闻的发生已经持续多年,却还要期望马来西亚人民等待更长的时间才有结果的话,这是令人厌恶的。

更糟的是,其他国家都已经调查丶检控,甚至把涉及一马公司丑闻的肇事者绳之于法,可是马来西亚当局却继续在这起事件上拖延。副部长希望已慢了的调查速度,还有放慢多少?

拉查里的声明也赤裸裸地曝露了政府和当局,在调查关系到政治丑闻方面的案件时持有双重标准。倘若它是反对党或相关机构批判政府,当局就会迅速采取行动。然而,反过来的话,当局就会突然要求慢慢地处理事情。

第一次向警方举报要求对付一马公司是在2014年完成。在2015年6月,内政部长在国会说,有关的调查报告已在同年3月提呈总检察署。那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事,惟迄今总检察署和警方之间仍然相互传递调查文件。

相比之下,对于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调查,当局是在2016年3月18日开始向反贪委会提呈报告;尔後,调查文件在5月提呈总检察署,而反贪会的逮捕行动则在6月进行。反贪会只是花了2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总检察署则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决定检控行动,尽管林冠英提出了与指控相反的证据。

为什麽对于已成为一宗涉及数以百亿令吉,甚至还牵连到首相和其家庭成员的丑闻,我们却看不到当局采取这麽有效率和水平的调查行动呢?

副部长这种轻蔑的评论(dismissive comments),证明政府根本就不维护正义和要保障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利益。鉴于马来西亚数以十亿的公共资金已经消失,且据说已供作其他人过着奢侈的生活,我们要询问政府到底是在捍卫谁──人民亦或是持有权力的骗子?


继续阅读...

舞弊证据确凿 反贪会应查一马案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15-11-2017(星期三)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绝对不能逃避在宪法下被赋予的义务,即对一马公司展开调查,因为已有大量确凿证据显示在该公司内发生严重的贪腐丶滥用权力和刑事违反信托(CBT)事件,更何況这已由其前任高级官员证实。

根据网络媒体《自由今日大马》(FMT)在11月10日的报道,沙巴反贪污局(ACA)前局长南利马南表示,反贪机构有足够的证据调查涉及一马公司国家投资者的金融丑闻。

南利马南指出,调查人员只需要深人地检视新加坡和美国司法部关于一马公司法庭诉讼案件的报告,就能协助他们展开调查。

新加坡当局对该基金展开调查的结果是,瑞意银行(BSI)的营业执照被撤销,并且逮捕了协助一马公司通过该银行洗黑钱的职员。目前,新加坡当局的调查仍然持续,警方正在审查华尔街银行高盛为该基金设立诈诈性债券发行业务方面的作用。美国司法部的调查更明确地点出,他们的调查目的是寻求充公滥用马来西亚一马公司资金洗黑钱所得来的资产。

南利表示:“这些证据显而易见,它可能对反贪会的官员很有帮助。”

南利进一步证实了我上周对反贪会的指控,即反贪会及大马皇家警察有不同的责任与管辖权。南利对《自由今日大马》表示:“只有反贪会才有专业知识和经验对于渎职和滥用权力进行调查,警方只能调查刑事罪行。”

掌管廉正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胜权11月1日在国会回答我的提询时说:“调查工作没有进行,因为目前由公账会丶国家银行和警方展开的调查已经完成。”

然而,南利的谈话却证明了部长和政府,不能再有一个更无耻和不负责任的回答。

很明显的,为了保护那些涉及数以十亿美元丑闻,包括首相和其家庭成员,反贪会刻意选择对现成的证据视而不见。

我们再次提醒反贪会,他们是扮演独立委员会的角色。它的行动绝对不能受到其他当局或机构的行动所支配或影响。为了证明反贪会的独立性且不是懦弱的,它应该即刻启动对大量挪用一马公司资金的案件展开调查,以确保那些造成该公司数百亿令吉损失的肇事者 ,为他们犯下的滔天罪行付出代价。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15日星期三

8公司竞投马来西亚城 财部近日公布花落谁家

转载自《早报网》:

(早报讯)马来西亚首相兼财长纳吉指出,财政部早前公布的8家符合资格公司,已表明有意成为马来西亚城主要发展商,目前该部在进行仔细评估,料近期公布招标结果。

他说,隶属财政部长机构的马建屋(MBSB)已公布征求建议书(RFP),以挑选有意成为马来西亚城(Bandar Malaysia)主要发展商的本地或国际公司,财政部网站还阐明,招标者必须来自全球500大企业(Fortune 500)、有能力在连续3年内赚取不少过500亿令吉。

纳吉本月8日以书面回复民行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提问时,这么披露。

潘俭伟今日在国会媒体室就此召开记者会指出,早在马来西亚城进行“公开招标”时,依斯干达海滨控股(IWH)与中国铁路工程集团(CREC)已因无法履行股权买卖协议下的付款义务,而宣告协议失效,质疑还有哪家国际公司有意提供比早前协议更高的代价,去获取有关工程项目。“政府发出征求建议书距今已4个月,却仍无哪家企业将成为马来西亚城主要发展商的消息,而有关6至8家企业有意投标的消息,都是从主流媒体和国会答复而来。”

他认为,政府拖延项目进度并一直做出与早前不一致宣布,是因为马来西亚城距今仍无法找到新的主要发展商,而那些据说有兴趣投标的企业,可能没兴趣争取此项目,抑或不满意财政部提出的要求。潘俭伟说:“财政部必须停止发白日梦,回归现实。”

马来西亚城原是一马子公司的发展项目,但一马为了摆脱债务和落实公司重组计划,改由财政部属下公司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城市有限公司(TRX City)掌控马来西亚城发展计划。

TRX City在2015年12月31日宣布,脱售马来西亚城六成股权给IWH-CREC的联营财团。不过,TRX City在2016年5月3日指买方没按期付款导致交易无效,但买方否认其说法。

分析师认为,当局取消这项交易,主要原因是马来西亚城的价值已经“大幅增值”,因此重新招标可让当局获得更大利益。

该财团在2015年底对马来西亚城六成股权的收购价是123.5亿令吉(约40亿新元),而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5月13日则指该计划值100亿美元(约138亿新元)。

按马来西亚城计划,吉隆坡新街场空军基地搬空后,该地段将发展成包含新隆高铁吉隆坡终站、捷运、电动火车及机场快铁等的公共交通枢纽,同时也会打造一个综合地下城。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14日星期二

一马公司收购发电厂 电费只增不减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14-11-2017(星期二)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随着能源丶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确认电费的增减与一马公司收购发电厂毫无关系後,证明首相宣称一马公司参与能源工业可为马来西亚节省大笔开销的说法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在2018年财政预算案宣布以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其部落格的贴文中曾声称,一马公司参与不平衡的发电厂购电协议(PPAs)重新谈判,已为马来西亚人民节省大笔开销。首相说,一马公司参与能源工业,可在未来的20年为国家省下2千亿令吉。

然而,能源丶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11月9日在国会作出总结时却表示,一马公司收购丹绒电力丶云顶杉源电力和宜麦发电厂,与电费或发电成本的增减毫无关系,因为一马公司维持最终销售和采购协议所规定的收费率。

部长麦西慕日前在国会的声明,有效地证实了纳吉的说法完全是荒谬的。

部长不仅是毫无疑问地表示一马公司参与能源工业,对于电费或能源的成本没有影响,他还补充说,纳吉已认可的一马公司成本节省也与他们无关。

麦西慕指出,能源委员会在招标中规定,在48个月内每月6令吉千瓦时(RM6kw)的低容量率金融(CRF)是作为可节省16亿令吉的条件 ,这当然不是因为一马公司的高尚慷慨(noble generosity)。

我们感谢纳吉终于承认了这些独立发电厂(IPP)被允许从国阵政府的天文数据中获利,而他之前也身处其中,无论如何,现在我们也证实了一马公司在弥补上述的不公正事项中毫无作为。

自从一马公司开始收购这些独立发电厂以来,电费就一直只增不减,马来西亚人民并没有从中享获一分一毫的利益。更糟的是,它被迫仅以93亿令吉将其整个能源利益脱售给中国的集团,这使到一马公司在121亿令吉的电力领域不幸事件中蒙受了数以十亿令吉的亏损。

纳吉是时候面对现实,处理一马公司因为参与能源领域而为纳税人造成数百亿令吉损失一事。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13日星期一

议员抗议政府答非所问,惟回复还是答非所问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道

政府不时发出牛头不对马嘴的国会书面答复,令议员啼笑皆非。于是乎,一名国会议员在国会要求首相纳吉对付这些部长,孰料首相署答复依旧答非所问。

公正党格拉那再也国会议员黄基全在国会询问首相纳吉,有鉴于不少书面答复不符逻辑,避答问题,他会采取什么行动,确保部长以诚实正直的态度,在国会回答问题。

不过,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志期11月6日的书面回答,正是答非所问的典型例子。

“……国会下议院有几项机制,如口头与书面回复、部长问答环节、辩论法案与动议、第二议会厅演讲。”

“因此,部长的责任是回答(议员)提出的问题,即遵守国会议会常规的条规。”

部长答非所问,以避答议员问题,在国会已非新鲜事。以一马公司案为例,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在二度询问财政部,却仅得到“顾左右而言他”的回答后,就曾批评首相兼财长纳吉若非傻子,则是努力装傻。

下议院议长班迪卡就曾坦言,国会已衍生一种文化,部长不时答非所问。


继续阅读...

行动党中委会复选 陈国伟主席林冠英秘书长

转载自《东方日报》:

(莎阿南12日讯)经过了约一小时的闭门会议后,行动党复选选出2017-2020年中央执行委员会各要职,陈国伟被选为全国党主席,哥宾星任署理主席,林冠英继续担任秘书长一职。

本次的中央执行委员会保留大部份原职人马,不过隨著巫程豪没有入选中委,其担任的全国政治教育副主任一职改由王建民担任,原任副宣传秘书张念群则改任国际事务秘书一职。

大会议长杨巧双指出,根据行动党党章第10章第1条文,该党有权委任不超过10名党员进入中委会,被委任之党员与其他中委会委员一样,將任职至下届全国党员代表大会为止。

她表示,受委10人,他们分別是东姑朱布里、黄天发、苏建祥、邱培栋、杨美盈、王建民、甄妮拉欣邦、约翰布莱恩、黄家和及杨巧双。

林冠英隨后召开记者会称,希望经过本次重选后,社团註册局不会再刁难他们。

「我非常感谢各位让本次的重选顺利进行,我们希望这这次的重选后,社团註册局不要在有任何质疑,不会再被打扰。」

他也强调,新的中委执行委员会將会做好一切准备,奋战大选。

「不管大选坐落至今年还是明年,我们都会极力备战大选。让我国有更大的宏远与前景,脱离贪污腐败、消费税与权力滥用。」

得票率有1198票,排名第二受委全国署理主席的哥宾星表示,本次的重选是在独立稽查公司Grant Thornton的监督下进行的,並且遵照社团註册局的指示。

他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很荣幸自己被委任为全国署理主席,强调新团队是非常优秀的组合,並已经准备为行动党奋斗。

针对父亲前行动党前主席卡巴星虽然逝世,但依旧获得43票的情况,他表示非常欣慰。

「我们会想念他,但是我们需要向前进。」

民主行动党2017年至2020年中央执行委员会阵容:

全国主席:陈国伟
署理主席:哥宾星
全国副主席:张健仁
全国副主席:曹观友
全国副主席:古拉
全国副主席:东姑朱布里 (受委)
全国副主席:黄天发 (受委)
秘书长:林冠英
副秘书长:郭素沁
副秘书长:倪可敏
副秘书长:西华古玛
全国财政:方贵伦
全国副财政:倪可汉
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
全国副组织秘书:苏建祥 (受委)
全国副组织秘书:邱培栋 (受委)
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
全国副宣传秘书:杨美盈 (受委)
全国副宣传秘书:再里尔
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
全国副政治教育主任:王建民 (受委)
国际事务秘书:张念群
委员(国会领袖):林吉祥
委员:章瑛
刘天球
邓章钦
甄妮拉欣邦 (受委)
约翰布莱恩 (受委)
黄家和 (受委)
杨巧双(受委)


继续阅读...

火箭重选 成绩出炉 林吉祥最高票当选中委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12日讯)民主行动党中委重选成绩出炉,林吉祥以1199最高票当选中委,而获得第二高票者为哥宾星,票数为1198张票,而林冠英也以1180票排在第3位。

哥宾星林冠英高票当选




此外,今次重选成绩与2012年改选和2013年重选成绩相差不大,除了原在2012年改选成绩中选为中委的巫程豪在今次重选中落选,以及已故加巴星外,其他中选中委都与之前的名单一样。至于填补这两个空缺者为刘天球(688票)和西华古玛(586票)。

重选成绩在历经3小时的计票工作后正式出炉,选举官刘展华在下午5时宣布,大会共发出1346张选票,而归还的选票为100%,废票有36张。


代表大会台上的坐席排位是以2008年的中委会为准,前排左起为陈国伟、林吉祥、陈胜尧、林冠英、方贵伦、郭素沁、潘俭伟。

林吉祥在2012年改选中曾以1607最高票中选,排在首位,但在2013年9月29日重选成绩中以1436票排在第2位,今次则再次以高票排在首位。

另外,2012年改选,原以984票排在第14位的刘镇东,在2013年重选成绩时以1438最高票当选,当时还挤下林吉祥,排在第1位。不过,今次重选,刘镇东以1123票降至第5位。

至于林冠英在2012年改选时是以1576票排在第二位,隔年重选则跌至第5位,票数为1304张,今年重选上升至第3位。

陆兆福也在今次重选以1175票排在第4位,过去,他在2012年改选时原排在第5位,2013年重选跌至第7位。

耗时近5年 依旧候选人名单重选

民主行动党重选风波耗时近5年终于再次重选,并在旧有的候选人名单中,选出20位成员组成的中央执行委员会。

根据社团注册局发出的指令,行动党必须依据2012年的2576名的代表名单中进行中委会重选。早前,民主行动党已经透过独立监督单位Grant Thornton公司,发出特别党员代表大会重选中央执行委员会的通知信予所有合格的代表。

不过,由于当中有62名代表已逝世、退党或破产,所以不会收到通知。此外,今次的候选人名单与2012年党选相同,共68名,但有1名逝世及5名退党,所以减至62名。

其中逝世的候选人为全国主席加巴星,而退党的候选人包括已加入马华的鲁阳区州议员邱庆洲、嘉也巴兰、约翰芬南地、朱基菲里及罗斯里。

除此以外,由于2012年改选和2013年重选成绩不获承认,所以今日大会的中委会职位也是以2008年的为准,而当时的全国主席为加巴星、全国署理主席是陈胜尧、全国副主席敦姑阿都阿兹、曹观友、陈国伟、古拉、秘书长林冠英、副秘书长拉马沙美教授、章瑛、全国财政方贵伦、组织秘书郭素沁、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国际秘书刘镇东及政治教育主任陆兆福。

今日的民主行动党2017年特别党员代表大会是在在莎阿南Ideal会展中心举行,主题为“献给多数人民一个民主、进步和繁荣的马来西亚”。

大会在早上8时开放登记,早上10时30分停止登记,逾时者自动失去投票资格。

林冠英致开幕词后,Grant Thornton公司合作伙伴兼选举官刘展华讲解投票程序,同时宣布符合资格的代表为2514人,而登记人数为1356人,出席率为53.94%。较后,重选在早上12时正式开始,投票在下午2时结束。

另外,根据社团局规定,被开除党籍的代表仍有投票权,所以该党也已经向有关代表发出通知信,准许他们投票,至于自行退党的党员则例外。对于今次重选,社团局也开除数项条件,其中包括举行重选前,要把选举通知信、投票纸和选举条规发给社团局。社团局也不允许代表和观察员进入计票室。

默哀元老逝世 为槟灾民筹款


行动党特别党员代表大会甫开始前,为槟州水灾罹难者、前秘书长郭金福和霹雳州前主席刘德琦逝世,进行默哀。

早前槟州爆发水灾导致多人受影响,有者失去家园,流离失所,为此,大会也在现场筹款,为灾民们献出一份力,筹获的款项达1万8560令吉,而刘天球也另外捐出2万5000令吉。

早前,行动党各州联委会也分别捐钱协助灾民,槟州联委会捐出5万令吉,霹雳联委会、联邦直辖区和森美兰个别捐出1万令吉等。

林冠英致词时,也以身作则现场捐钱,随后一众中委会会员也纷纷掏钱,把钱投入筹款箱。

新闻背景:

技术问题致中选名单有误


2012年12月15日,民主行动党举行中委会改选出现技术问题,导致中选名单有误,伍薪荣在中委会改选中原本以1202票排名第6,后来修正至只获得669票排名第26位。再里尔则以803票排名第20位挤进中委会。但社团局认为其中可能涉及选举操弄,所以要求重选。

2013年9月29日,行动党举行重选,20名中选中委与2012年改选修正后的成绩一样,惟该结果不获社团局承认。

2014年1月,行动党入禀法庭,就社团局拒绝承认重选后的中委会,寻求司法裁决。

同年9月,社团局在法庭上承认,行动党中委会可以展开其所有职权,因此,行动党同意撤回诉讼。两周后,社团局改口,坚持不承认行动党重选后的中委会。

2017年7月7日,社团局向媒体发声明表示,指示行动党重选,同时强调2013年的重选应该采用2012年12月15日改选时,共2576名合格代表名单。

同年7月17日,行动党正式收到社团局要求重选信函。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9日星期四

行动党重选12日如期举行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8日讯)尽管檳城面对大水灾,惟原定在本月12日(週日)举行的民主行动党中委会重选,將如期举行。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表示,「这项重选会如期进行,没有延期,这只是1、2天的事情。」

他今日在国会受询此事时也提到,届时檳城首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也会出席为重选而举行的党特別代表大会。

针对檳城发生严重水灾,巫统巴东勿剎区国会议员扎希迪指举办乖离別人宗教信仰的节庆活动,挑起別人的怒火,会受到报应,人民就会受苦一事,潘俭伟直斥扎希迪「脑袋有问题」。

「我们不能把天灾和宗教扯上关係,如果发生在吉兰丹,又会是什么说法呢?如果发生在吉隆坡又如何?这跟宗教完全毫无关係。」

他也批评说,如果要把灾害和宗教扯上关係,都是脑袋有问题,他们说的东西都说不通。


继续阅读...

“神经病!”,朝野声讨扎希迪报应论

转载自《当今大马》:

巫统巴东勿刹国会议员扎希迪称槟城水灾是天降报应后,招致朝野声讨,包括马华、行动党与诚信党领袖皆谴责“报应论”。

其中,马华斥责扎希迪危言耸听;行动党形容扎希迪“神经病”;而诚信党则抨击扎希迪落井下石。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在国会召开记者会时抨击,只有神经病,才会把灾难与宗教混为一谈。

他反问,按扎希迪的逻辑,若吉兰丹与吉打发生水灾,是否也是上苍旨意?

“我们不可以把灾难和宗教混在一起。吉兰丹天灾意味着什么?我们要如何看待吉隆坡水灾?(与宗教)毫无关系。”

“那些把天灾和宗教联想在一起的人,是神经病的人。他们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应助他人非落井下石

在旁的诚信党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Khalid Samad)也谴责“报应论”。

“当发生类似的事情时,我们应该协助(他人),而不是落井下石。我们应专心帮助他人,对所有人都恻隐之心,这是对大家的考验。”

“我们不能轻易地妄下论断。数个州属都遭遇水灾……吉打和吉兰丹……我们不可轻易作出这样的结论(报应论)。”

不满张盛闻“斗天论”

他也不满马青团长张盛闻的“斗天论”,更指这项言论只是捞取廉价政治宣传。

“我认为,(张盛闻)政治化天灾捞取廉价宣传,也是毫无根据。当灾难发生时,我们不要太快下定论,只有真主阿拉知晓真相。当灾难发生时,我们就要出手协助。”

上星期天,张盛闻在马华大会总结时表明愿意伸援救灾,惟却以“虽然你是神,但不要跟天斗”来嘲讽槟州首长林冠英,结果在社交媒体引起铺天盖地的挞伐后,晚上在面子书贴文道歉。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7日星期二

反贪会不查1MDB案 潘俭伟:案件碰到首相就不查?



首相署回答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询问反贪会为何不查一马公司案时,指反贪会因为其他机构在调查该案而不必再查。这番答复惹怒潘俭伟,“每一个调查机构的职权都不同!”

潘俭伟也质疑,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曾警告政治人物“等着瞧”,但为何案件如果碰到首相纳吉却没有行动?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6日星期一

反贪会为何不查1MDB?部长在国会回应



今年6月,反贪会曾表明不会介入调查1MDB的案件。此事如今被行动党国会议员潘俭伟在国会提问,首相署部长刘胜权也今天也回答……


继续阅读...

潘俭伟挑战出国禁令失败,联邦法院驳上诉申请

转载自《当今大马》:

联邦法院驳回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挑战出国禁令的上诉申请,援引案例裁定旅游护照属于特权,而非基本权利。换言之,潘俭伟的诉讼以失败告终。

潘俭伟的代表律师哥宾星就公民的出国权利提出3项法律疑问,但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莫哈末劳勿斯(Md Raus Sharif)为首的三司拒绝发出上诉准令。

莫哈末劳勿斯说, 法律上的争议已经在1979年的罗伟光(Loh Wai Kong,译音)案例中厘清,所以上诉申请被驳回。

罗伟光曾寻求法庭裁决,马来西亚公民在联邦宪法第5条文下被赋予出国的基本权利,但是联邦法院却裁决,没有类似的权利。

该案例指政府拥有“发出、不发出、延后发出或撤销护照”的权力,因此移民局所发出的旅游护照属于特权,而非基本权利。

并非嫌疑人身份助查

潘俭伟于2015年7月22日欲飞印尼日惹出席一项研讨会时,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遭到移民厅官员阻止出境。结果,他同年8月19日入稟高庭,要求高庭宣判移民局禁令违法。除了要求撤销禁令,他也寻求特别损失赔偿、堂费和其他法庭认可的赔偿。

移民厅总监慕斯达法(Mustapa Ibrahim)当时在法定宣誓书中揭露,他是基于总警长的来函告知,潘俭伟因涉及推翻政府的计划,目前正受到刑事法典第124B条文调查,因此才下令禁止潘俭伟出境。

潘俭伟曾解释,其实是以证人而非嫌疑人身份,协助警方调查推翻政府案。

潘俭伟先后在高庭和上诉庭败诉。上诉庭裁定,权利并非是绝对的,出国的权利亦是如此。

不过,潘俭伟在去年10月透露,政府已撤销其出国禁令。


继续阅读...

扎希称警方再呈一马报告,等待总检署指示

转载自《当今大马》:

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透露,经总检察署数度退回一马公司案调查报告后,警方近期已再度提呈报告,并等待总检察署的指示。

阿末扎希志期11月2日的国会书面答复,回应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的质询。

总检察署在10月24日退回警方的一马案调查报告,指其缺乏证据。

阿末扎希的回复指出:“警方数度向总检察署提呈一马公司案报告,惟遭总检察署退回,并指示做进一步的调查。”

“警方接受总检察署的指示,再做调查,并将调查报告再度呈予总检察署。”

“截至目前,警方还在等待总检察署的指示。”

公账会促对付前执行长

此前,潘俭伟质询警方调查一马公司前执行长沙鲁哈米(Shahrol Halmi)等管理人员的进展如何。

潘俭伟询问说:“该案是否已结案,并且没有发现任何人有罪嫌?”

公账会去年4月提呈一马公司案调查报告至国会,主张执法当局调查前执行长沙鲁哈米。惟一年多后未见政府有行动。

公账会内有朝野议员,潘俭伟也是其中的成员。

公账会报告列机密文件

公账会是在调查一马公司近1年后,于去年4月7日提呈调查报告至国会。该报告主张执法当局调查前执行长沙鲁哈米(Shahrol Halmi)。

不过,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并没跟着提呈国会,该份报告早前已被列为官方机密文件。

虽然美国司法部近期发动新一波充公行动,但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表示,公账会已把一马公司调查报告呈至国会,因此不会重查一马公司案。


继续阅读...

希盟大选宣言 肃贪消贫除极端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5日讯)民主行动党全国代主席陈国伟表示,希望联盟正积极擬定大选宣言,宣言將以挽救马来西亚为主题,并定下3大目標,包括肃贪倡廉、消除贫穷和剷除极端民族和宗教主义。

「行动党和希望联盟已经准备好迎接全国大选,第14届全国大选將十分重要,也是一个从国阵手中拯救马来西亚的大好机会。」

他今日出席民主行动党打昔支部服务中心开幕典礼时,如是指出。其他出席者包括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郭素沁、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金鑾州议员黄思汉、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新古毛州议员李继香和打昔支部主席蔡耀宗。

潘俭伟表示,目前南柏再也(Lembah Jaya)和千百家(Cempaka)州选区是由伊党成员担任州议员。惟根据调查数据显示,若在上述2个选区內,伊党与国阵一对一的对垒方式,国阵將必胜,因此希望联盟一定会委派候选人到这2个选区。

他说,根据默迪卡民调中心、ILHAM研究中心和达鲁益山研究所(IDE)的调查中显示,若南柏再也和千百家州选区出现伊党和国阵一对一对垒方式,伊党必定会输给国阵,因为非马来选民对伊党已失去信心。

「因此希望联盟,无论是那个政党,一定会委派候选人到上述2个选区,以確保国阵不会轻易从伊党手中拿回这2个席位。」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4日星期六

千百家村河畔地段 村居反对转成商业用途



數名千百家新村居民今早前往八打靈再也市政廳,簽名反對雪州馬華在八打靈再也地方發展藍圖2草案(RTPJ2)中,將靈市千百家村一塊地段轉換成商業用途。

八打靈再也行動黨早前揭發雪州馬華在2007年從前朝政府手中,以遠低於市價的5萬2028令吉,即每平方尺僅1令吉的地價申請到靈市千百家村一段位於位於河畔的1英畝地段。

儘管馬華在事發後,曾多次宣稱有關土地將用作公共服務用途。但根據市政廳地方規劃藍圖,有關地主正把原是河流地的土地,轉換為商業用途。

為此,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百樂鎮州議員楊美盈及千百家新村村長林櫻樺帶領多名村民前往提交反對信函,表達反對轉換該土地用途的意見。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2日星期四

阿班迪警方不认真查一马案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2-11-2017(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如果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是如此严正看待一马公司(1MDB)丑闻,为什麽他需要花这麽长的时间才去“指示”警方持续他们的调查呢?

在保持数个月的缄默和毫无行动後,阿班迪在两天前突然指出,调查一马公司的工作仍在进行中。

阿班迪表示,随着“在某些方面缺乏证据”,因此对一马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是有必要的。

阿班迪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当调查报告呈给我们,我们阅读後发现缺乏证据。所以,我们指示有关队伍应该在某些方面进行调查(向警方)……大约有20至25%的调查报告需要审查。”

如果阿班迪确实需要更多证据,为何他拒绝来自瑞土总检察署提出的司法互助请求呢?事实上,为什麽阿班迪不向美国司法部寻求协助,以便获取相关人士从一马公司资金中挪用数百亿令吉的更多信息?

相反的,在今年6月,阿班迪选择驳回美国司法部提出的证据,并指控他们含有“政治动机”。我们要询问总察长的问题是,他在得出美国司法部含有“政治动机”的结论以前,是否有先针对那些指控进行调查呢?

同样的,警方在这个可耻的“传递包裹游戏”(game of passing the parcel)中是同谋。在今年9月,新任总警长拿督斯里弗兹宣布,警方的调查已经结束,除非获得公账会或内阁的指示,否则不会重新开档。新任总警长竟是如此懦弱,如果没有获得其“政治主子”亮起绿灯,他就不会针对罪案展开调查吗?

总检察亦然,他也只是在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扎丽娜于10月30日,在国会回答说他们仍然进行调查工作,才确认调查一马公司持续进行。

鉴于他们处理这个问题的方式,马来西亚的有关当局似乎认为一马公司课题是一个大笑话。从开始调查和结束,以及获得不同的部门重新开档,惟似乎并没有人可以对事实作出任何坚定的结论。

在国会,有关一马公司的问题都驳回,理由是有关事项被带上法庭或正在调查中,惟哪些是他们被拒绝的法庭事项或调查却从未被揭露。

宪法赋予我们的所有机构维护人民的利益以免受侵害的权利,但诸如那些窃取了一马公司数十亿令吉的人,却受到国阵最高领导层的妥协,这一点是再清楚不过了。

马来西亚人民在来届大选肩负重大的使命,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够惩罚那些严重滥用权力丶为自己累积无耻的财富,以及那些被相信但却有负于人民所托的人。


继续阅读...

未列出大型基建成本与负债,潘俭伟揭财案假象

转载自《当今大马》:



首相兼财长纳吉宣布2018年财案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揭露,政府未在财案列出大型基建工程的成本及负债,也没列出政府所担保的债务。

他质疑,目前财案所列出的数据,只是一个假象。

潘俭伟也是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成员。他昨日在“解读2018年财政预算案”讲座上点出,财案赤字虽连续三年缩小,政府账目表面上看来也达到目标,但实际上,国家多项大笔开销和债务未写入财案。

“我们每年辩论财案时,真的会感觉是在一个假象底下,做戏,辩论财政预算案。”

“当然,这些帮助贫穷人士、中小型企业的政策确实是必须做的,但整体上我们不知道这个国家大方向会跑到哪里。”

“你演你的,我演我的,最后我们所辩论的文件中的主要数字都是不对。”

这场讲座是由隆雪华堂社经委员会与雪隆福建会馆社经组联办。除了潘俭伟,其他主讲人为马来西亚中小型企业公会会长江华强,以及两名资深特许会计师周芝简和侯渊富。

若纳债务赤字将高飙

潘俭伟举例,历年财案从未记录捷运工程的庞大兴建成本,相关债务也没记录进中央政府的账目中。

“兴建捷运明明是政府开销,却没出现在财案中。我每年都提到这个很重要的部分,政府虽然知道,但它不会修改(财案),因为一旦修改后,所呈现的开支将会飙涨,赤字也将会从3%跳到7%。”

他说,由于法律规定中央政府的债务不能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5% ,所以政府转而设立官联公司,再由官联公司向银行或金融机构借贷,并由政府担保该贷款。

他指,这类政府担保称为或有负债(contingent liability),并不会记录进中央政府的账目,仅会呈现在债务及债息费用(Debt Service Charges)中。

“在未经公开招标的情况下,公共交通成本可能会过高,导致票价变高而影响搭客率。”

“公共交通建设是很难赚钱的,问题只是每年亏损多少?当捷运公司无力偿还贷款时,中央政府的债务及债息费用就将升高。”

“马来西亚的债务及债息费用每年不断增加,已从2016年的12.6%增至2017年的13.1%,而2018年再持续提升到13.2%。”

也没列政府担保债务

潘俭伟(左)也质疑纳吉,曾在财政部未知悉情况下,代表政府以支持信的方式担保一马公司的贷款,而这类支持信以担保贷款的资料,也无法在公账中查到。

“没人有办法知道政府共发出多少封支持信。据我所知,其中一封给一马公司的支持信是在财政部也不知情的情况下,由纳吉发出。”

“此支持信内容阐明,若一马公司无力还债,则政府将协助还债。而他们(国阵国会议员)在国会不断地说这不是担保,但这根本就是担保。”

他解释,一般担保的情况下,银行可在借贷人无力偿还时直接向担保人索债,而透过支持信担保的情况下,放贷者需先控告借贷者直至宣告破产,再由政府代为还债。

不满国会议长禁提问

潘俭伟接着表示,他在本届国会中提问财政部,是否直接或间接协助一马公司偿还25亿令吉债务时,议长却以此案仍在庭审为由,禁止潘俭伟提问。

“我有分析,我有询问,他没回答,也无人会继续追问。我们的财务最后会搞成怎样?这是非常大的问题。”

无论如何,现场一名观众认为,国家负债并不等同于国家经济不健康,他要求潘俭伟分析大马负债是否健康,而潘俭伟回应指,大马目前的负债情况“介于健康与不健康的中间”。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1日星期三

一马子公司投资在哪?潘俭伟斥纳吉“装傻”答非所问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道

美国司法部今年中指控,一马公司子公司Brazen Sky以循环凑数方式,掩饰资金掏空,因此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紧追此课题,试图通过国会质询厘清真相。

不过,尽管已二度质询财政部,但却仅得到“顾左右而言他”的回答下,潘俭伟因而挞伐首相兼财长纳吉若非傻子,则是努力装傻。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指出,自己在国会向财政部提问,要求列出Brazen Sky所持有的“投资单位”价值,以及“托管”这笔投资的银行。

他指出,早在7月,议长就以“含有可疑假设及源自幻想”为由,驳回这道问题,而他在本季国会再度提出同样问题,终于接获志期10月30日的财政部答复。

“这是我在国会9年半生涯当中,接获最笨的‘诈傻’回复。”

斥纳吉全然蔑视国会

“我问的是‘单位’的现有价值与托管银行,财政部回答却以‘一马公司解决债务的方式如下’开始,大谈如何兜售Edra能源公司、一马公司地产、投资单位如何为一马公司还债。他不如说太阳是东起西落的。”

他表示,财政部答复仅需10字之内,阐明“单位价值”与“银行名字”,即可回应这项问题。

他批评,纳吉若非无法理解他的提问,就是佯装无知,以此避答问题。

“无论如何,这显示纳吉全然蔑视国会。”

投资“单位”下落不明

他表明,人们有权知道,Brazen Sky所持有的9亿4000万美元投资“单位”,究竟处于什么状况。

他指出,财政部及一马公司已公开阐明,Brazen Sky公司的投资“单位”(unit)由一家银行保管,早前价值为23亿美元,而其中一部分已取出。

他再指出,一马公司在今年4月强调,这笔投资‘单位’会兑现,以偿还国际石油投资公司12亿美元债务,而这笔投资‘单位’此前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

“不过,瑞意银行在新加坡丢失执照后,我们仍就Brazen Sky账户,等待同样的答案。究竟谁是新的‘托管’银行?其单位如今怎样了?”

他表示,若纳吉无法回答上述问题,则人们难免推断这些投资‘单位’存有舞弊,毫无价值,甚至未存放在任何银行。

美国司法部戳破招数


今年6月,美国司法部第三波充公行动揭露,一马公司利用循环凑数的方式,令Brazen Sky看似将总值23亿18000万美元的“投资单位”兑现,但其实只是同一笔钱在不同的机构循环转移。

一马公司在2009年9月为沙地石油联营计划投资10亿美元。但联营计划告吹后,该公司并没马上取回资金,反而再贷款沙地石油国际公司8亿3000万美元。

2012年9月,一马公司声称取回总值23亿1800万美元的资金,包括原先投资所赚取的4亿8800万美元利润,并存放在开曼群岛。一马公司接着以“投资单位”型式投资这笔钱,由宝桥投资管理公司负责管理。

不过,美国司法部指出,由于当中至少10亿300万美元已被挪用,所谓的4亿8800万美元也不存在,因此这笔“投资单位”价值其实并没23亿1800万美元,反而只是不到8亿美元。


继续阅读...

2018年财政预算案辩论



继续阅读...

“免付过路费”糖果 全民“买单”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31-10-2017(星期二)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纳吉派“免付过路费”的糖果给希盟支持者,但却是由更多的国阵支持者“买单”。

首相在上周五公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的其中一个“大糖果”,就是废除雪州双溪拉骚丶雪州峇都知甲丶吉打黑木山和柔州东部疏散大道这4个收费站。

表面上看来,纳吉政府似乎难以复制希望联盟的替代预案,因为希盟是允诺随着时间的推移废除所有大道收费站。

无论如何,在马来西亚人民为纳吉宣布废除上述收费站的决定而高兴以前,第一个引发的问题是,政府打算如何赔偿现有大道特许经营者收入所蒙受的损失。

第二财长拿督佐哈里很快就“ 揭了底牌”,他承认政府正在考虑延长其他属于这些特许经营公司所持有的大道的收费期限以作为赔偿。

这就意味着马来西亚人将需要更长的期限才能停止缴付过路费。

更具体地说,废除位于雪州的收费站,显示出纳吉急于要重夺雪州;而废除在吉打州和柔佛州内的收费站,则是凸显了在失去敦马哈迪和丹斯里慕尤丁後,国阵面对双重威胁的风险。

双溪拉騒丶峇都知甲与黑木山这3个收费站是南北大道公司(PLUS)持有。政府只是将3个收费站废除罢了,但带来的後果却是属于该公司的其他收费大道,包括南北大道丶芙蓉─波德甲大道丶北海─居林大道丶马新第二通道的收费期限,都将被延长以作为赔偿。

简而言之,纳吉政治举措带来的後后果是,雪州丶吉打和柔佛州人们享获的“免付过路费”,将会由国阵在国内其他地区的支持者 “买单”。就此,似乎显示出支持希望联盟更有意义,因为国阵政府将在现实中表现出“爱你更多”。

然而,这并不是整个事实的原委。

东部疏散大道目前是由马资源(MRCB)持有,它甫急于寻求要出售这条亏损的大道。马资源也未持有任何其他大道的资产。

因此,废除东部疏散大道收费站的唯一方案是联邦政府需为马资源而掏出数十亿令吉的赔偿。故此,纳吉必须说明,纳税人必须付出多少钱来赔偿给东部疏散大道,以及有关的赔偿是如何计算。

纳吉政府拯救大道特许经营者成为人民最大的隐忧,这也进一步证明了国阵固有的经济政策是“有赚钱就进私人的口袋,亏损就要社会大众共同承担” (privatise profits and socialize losses)。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30日星期一

潘俭伟:首相开空头支票掩盖丑闻

转载自《光华日报》:



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开空头支票,访美时宣布的投资还未获得公积金局(EPF)的确定或批准,目的是为了掩盖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丑闻。

未获公积金局批准

他说,纳吉在访美时宣布我国公积金局将增加30至40亿美元(约126亿令吉和约168亿)投资给美国,但是根据他在本月25日国会书面提问,纳吉已经承认公积金局(EPF)还未确定或批准相关投资。

他今日在国会下议员媒体室召开记者会时指出,根据书面回答,公积金局每项投资都是逐一评估,并且严谨、纪律和谨慎,而有关答案轻描淡写纳吉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承诺,只说符合公积金局的长期策略,提升海外投资,尤其是房地产和基础建设。

潘俭伟认为,这证明纳吉对特朗普开空头支票,目的是为了掩盖一马发展公司的丑闻,并希望纳吉能就此做出解释。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28日星期六

废除收费站延长别站期限 潘俭伟狠批"演戏给人民看"



首相纳吉宣布将废除4个大道收费站后,第二财长佐哈里坦承,虽不会对大道公司赔偿,但将重组大道公司旗下收费站的结构。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对此狠批,“当你废除4个收费站后,你却给他们延长其他收费站,那么我们最终还在支付过路费,所以这是在演戏给人民看。”


继续阅读...

潘俭伟:2018预算案派糖果,事实上谁来承担?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27日星期五

新财案加剧行政挥霍 重税治国时代来临?

尽管联邦政府落实消费税措施已逾2年,但2018年财政预算案却仍然增加对所得税的依赖

首相纳吉很自豪地宣布,估计2018年财政预算案的赤字是2.8%,而在2017年的估计赤字是是3.0%。

无论如何,这项目标并不是通过更加谨慎的开销来实现的,而是政府的收入大幅度提高。就如首相之前所强调的,他的行政部门是通过实施消费税来“打救”。

在2017年,消费税的落实估计为国库贡献415亿令吉,并估计在2018年进一步增至438亿令吉。相比之下,马来西亚最後在2014年所实施的销售与服务税(SST),收入只达到171亿令吉。

尽管政府的收入大幅度增加主要是源自消费税,但个人和企业纳税人的情况并没有获得缓和。事实上,它已为马来西亚的纳税人增添痛苦。

对于个人而言,2015年至2016年的所得税缴款增加了4.7%。可是,在今年(2017),个人所得税的缴款将剧增9.2% 至301 亿令吉。在2018年,政府收取的个人所得税缴款将另外增加7.1%至322亿令吉。尽管如此,只有每年应缴所得税收入达7万令吉以上的人士,才符合所得税率下降2%的建议。

对于企业纳税人,增加的负担并不少。虽然企业税从2015年至2016年下降了0.1%,但在今年预计增长6.6%至678亿令吉。明年的增幅甚至更多,估计是6.9%至725亿令吉。

上述个人和企业所得税的增长,都高于马来西亚4至5%的经济增长率。

上述被认可的数据印证了何以会对内陆税收局(LHDN)的普遍不满,因为他们强行索取更多的个人和企业税收。有些人甚至将内陆税收局的政策称为“税收恐怖主义”式的要求,在几乎没有任何谈判余地下,可追讨高达10年的税收。

2018年财政预算案证明,纳吉政府并没有认真执行审慎开销的政策,相反的,它几乎完全依赖增加税收来平衡其开销,而不是致力于削减浪费丶消除贪腐和降低政府的成本。

整体而言,这反映出联邦政府的行政开销明显地增加,即估计增加144亿令吉或6.5% 至2018年的2千343亿令吉。在2017年,行政开销只增加97亿令吉或4.6%;而在2016年,行政开销实际上是减少了3.1%。

此外,行政开销占总开销的比例持续上升至83.6%,这在马来西亚的财政预算案史上是最高的。

纳吉的2018年财政预算案演词,就像前一年般,充斥政治狙击和散发大派选举糖果的味道(was littered with political sniping and peppered with a litany of election year goodies)。它在经济政策和制度的改革,以及杜绝腐败和挥霍方面没有任何意义。

2018年财政预算案只能证明普遍上的担扰,那就是倘若没有严正的改革,普罗大众将被迫承担越来越多的税务缴款──不管是否通过消费税丶个人或企业所得税。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7年10月27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二)


继续阅读...

2018预算案讨论会



继续阅读...

一马公司账目:肆无忌惮的伪造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7-10-2017(星期五)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随着一马公司(1MDB)本身已承认是采取肆无忌惮的创造性会计(outrageously creative accounting)和一个荒谬的纳税人拯救计划,这或许能使一马公司确实将能够“在正轨上实现利润”。

在本周三,我指责首相散布无耻的谎言,即一马公司今天只不过是一个空売且已背负400亿令吉的债务(包括过去一年来由财政部承担的债务),首相却仍然宣称一马公司“在正轨上实现利润”。

一马公司在昨天试图捍卫首相,通过发表文告喷出一套半真半假的事实,并且建立创造新会计(creative accounting)的新标准。

我已经且不是第一次认为,一马公司从它收购发电厂并出售给中国广核集团(China General Nuclear Corporation),蒙受了23亿令吉的亏损。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一马公司试图争辩它没有亏损,因为据称它从能源子公司中收到股息。

让我再一次提醒一马公司的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他已向国会公共帐目委员会(PAC)承认一笔为数21亿8千万令吉的股息仍待计数,他也须为用来购买这些资产的贷款的35亿令吉的利息费用负责。

只有一个“半生不熟”(half-baked)的首席执行员才会告诉他的股东他需从股息中赚钱,而没有考虑到大量的附息汇票,已远高于所谓的股息!

更糟的是,当我检查一马公司的能源子公司的财务报表时,并没有在任何一年他们有向一马公司母公司宣布股息。这意味着阿鲁尔甘达编造了整个“股息”的废话。

首相本身宣称拟议中的一马公司合理化计划,实际上“完成”的方式可追溯到2015年12月31日。首相曾表示:“因此,显而易见的是,一马公司的主要挑战现已在其後,正如我答应他们是在去年夏天。”

但在这两年後,这项计划非但距离完成甚远,他们也已彻底瓦解。

正如我之前已强调的那样,以74亿1千万令吉出售大马城的60%股权是一马公司合理化计的支柱,但它却已经崩溃地看不到尽头了。

根据公共帐目委员会的建议,若一马公司没有能力发展如此大型的项目,因此,大马城项目应该归还给财政部。正如一马公司正确地指出,我作为公账会的一员,已作出这项特别建议。

无论如何,公账会并没有在任何时候建议一马公司为了大马城的借贷而发行的24亿令吉伊斯兰债券也交给财政部去承担,这是因为总稽查署已经证实,来自上述债券几乎没有一分一毫是供作大马城发展计划的目的──阿鲁尔甘达被公账会传召时也承认了这个事实。

然而,最令人震惊的是,正如一马公司在其声明中谴责我而首次明确地承认那样,一马公司预计将从财政部 "接收" 上述负债资产转移的款项。

在外行人看来,这不仅意味着纳税人被迫承担了一马公司的债务,我们这些蠢才还需要付钱给一马公司以偿还这些债务!

上述情况还不包括财政部事实上就在最近的8月份,直接或间接地通过提供6亿美元(25亿令吉)的和解资金予阿布扎比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以拯救一马公司。

或许,我终究是错的。即便拥有一个背负400亿令吉债务的空売,但纳吉是有权利表示一马公司“在正轨上实现利润”──采取肆无忌惮的创造性会计(outrageously creative accounting)和一个荒谬的纳税人拯救计划。


继续阅读...

“解讀2018年財政預算案”講座



日期:2017年11月1日(星期三)
时间:晚上8時
地點:隆雪華堂一樓講堂

主辦:隆雪華堂社經委員會

主講:
一、潘儉偉(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
二、拿督江華強(馬來西亞中小型企業公會會長)
三、周芝簡(資深特許會計師)
四、候淵富(資深特許會計師)

主持:李英維(隆雪華堂社經委員會主席)

首相兼財政部長納吉將在10月27日宣布2018年度財政預算案,各界無不引頸長盼。

國際伊斯蘭大學學者馬祖基(Marzuki Mohamad)日前公開評論,明年度財政預算案雖然是政府討好選民的時機,不過在國庫空虛、財政赤字的情況下,納吉要制定一份低赤字的預算案並非易事。無論如何,由於第十四屆全國大選的腳步逼近,這份財政預算案仍被視為「大派糖果」的大選預算案,然後趁著利好的氛圍下舉行大選。

坊間普遍預測,這將是親民、親商及「沒有痛苦」的大選預算案。納吉可能宣布的「糖果」包括:照顧中下階層的增加一馬援金、恢復中產階級的稅率減免、提高華小特別撥款、針對城市首購族繼續豁免三十萬令吉以下房地產買賣與房貸合約的印花稅等。至於希望聯盟,則照例搶在兩天前提出「替代財政預算案」,主張以撙節及人民福利為先,希望讓民眾比較兩者的差異。

本講座將邀請專家學者從整體政府財務、工商界、稅務等角度,分析這份聯邦政府總預算,對各社會階層的影響與潛在效益。

入場免費,歡迎各位有興趣的民眾踴躍出席。

任何詢問,請洽隆雪華堂秘書處謝先生(03-2274 6645)。


继续阅读...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正在“垂死挣扎”,辩称令吉在今年的表现特出,实际上,自从2013年以来,已亏损的令吉毫无起色

纳吉要马来西亚人民相信“令吉比其他主要贸易出口国的货币表现更为杰出,并预测令吉的价值将会回升”。

纳吉是否想说我们,令吉兑美元升值5.9%,即从2017年1月开始的4令吉49分到今天的4令吉24分的表现,是值得我国人民赞扬的成就?

纳吉是否需要被提醒,自他在2009年4月9日拜相以来,当时令吉兑美元的汇率即3令吉58仙,比起今天的兑换汇已高出18%吗?事实上,自从2013年大选以来,令吉的价值每年都大幅度下滑。

在20014年,令吉兑美元共下滑6.3%,即从1月1日的令吉兑1美元报3.281至12月31日的报3.502。

随後,首相在2015年1月告诉我们,令吉兑美元将从当时的5年低点反弹回来,因为“马来西亚的金融市场足够强劲”。信或不信,当时是3.50令吉兑1美元,现在看起来像是时空错乱。

然而,在2015年,令吉在12月31日当天却崩溃18.5%,即4.303 令吉兑1美元。

纵使如此,随着政府和国家银行继续重申,我们的货币在这两年被低估和不合理地眨值,在2016年时,令吉的币值又上涨了9.6%。

如果我们全然相信纳吉并根据他的理财务建议进行投资,我们当中一些人在今天可能会有自杀的倾向了。

问题是,如果其他货币兑美元的汇率都以同样的速度下降,那就不会感到如此糟糕。但令人难堪的是,在过去几年,令吉的表现在所有主要区域货币中是最差的。我们的令吉兑换港币丶新元丶泰铢丶印尼盾和人民币,都很大幅度地减弱;因此,首相认为令吉的汇率在今年略有上升值得庆贺,是一种“垂死挣扎”的严重情况。

似乎每一个人都知道令吉表现差劣的原因,除了我们无知或假装无知的首相和他的“党羽”(merry men)。根本的原因在于,我们对货币和经济的信心已经完全崩溃,而这源自于我们被揭发为一个全球盗贼统治的国家,以及马来西亚当局和政府并没有对那些需要问责者采取任何对付行动。

令吉严重眨值的直接後果,不只是造成到海外旅游的成本显着提高,进口成本也相继提高,这是自上一回的全球金融次贷危机(global financial subprime crisis)以来,马来西亚面对最高一次的通膨率。

我们不能让纳吉把焦点放在令吉表现的短暂回升,而转移了我们对大愿景的注意力。要恢复到3.0令吉兑1美元,唯一的方法就是摆脱马来西亚贼狼当道的统治,落实干净丶透明和有竞争力的经济政策,以恢复本地和外国投资者对马来西亚的信心。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7年10月26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26日星期四

希盟出台替代预算案,倡议废除消费税

转载自《当今大马》:

政府2018年财政预算案即将在3天后提呈,希望联盟今天率先出台替代预算案,其中倡议废除消费税,同时以旧销售税及谨慎支出取而代之。

希盟替代预算案小组主席黄基权在国会向媒体说明,根据国阵联邦政府的估算,消费税贡献420亿令吉予国库。

而希盟废除消费税,转以销售税取代之后,只能收取165亿令吉,因而政府表面上将损失255亿令吉收入。

不过,黄基权提醒,短收的资金将流入市场,刺激经济,而政府可以从其他多项征税管道收回部分资金。

这包括企业所得税、货品进口税及国产税、产业盈利税、汽车准证、进口和国产税、印花税、投资所得,总额估计为115亿令吉。

黄基权进一步指出,更为重要的是,通过肃贪及降低首相署拨款,可省下200亿令吉。

他说,只要销售税、其他税收增加以及支出降低三管齐下,国库收入反而可以增加60亿令吉。

希盟今日推出替代预算案,让民众比较希盟和国阵的差异,看看谁以人民福利为主。

希盟替代预算案10大看点:

【废除消费税】废除消费税,降低全民生活成本
【免费教育】推行免费教育,宽松国家教育贷款(PTPTN)者,月薪4000令吉以上才须开始偿还贷款
【最低工资】落实最低工资1500令吉
【居者有其屋】推行“先租后买”计划,让居者有其屋
【消除贪腐】消除贪腐,节制用钱,从中为国家节省200亿
【 发展新村】增加2000万令吉华人新村发展拨款至6000万令吉
【废除收费大道】废除所有收费大道
【归还石油开采税】归还20%石油开采税予石油开采州(吉兰丹、登加楼、沙巴、砂拉越)
【女性福利】增加妇女产假至120天,且推动男女性工资平等
【砂沙永续发展】750亿令吉沙砂发展计划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25日星期三

一马公司是救星? 纳吉当全马人民是傻瓜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25-10-2017(星期三)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拿督斯里纳吉显然是散播“假新闻”的最大“承办商”(purveyor),当他敢于在其个人部落格对一马公司(1MDB)事件“称功颂德”(sing praises)时,却没有勇气在国会对一马公司这宗“丑闻之母”进行辩论。

配合将在本周五于国会提呈的2018年财政预算案,纳吉昨天在其个人部落格向我们发表他对国家的经济愿景。

然而,纳吉“经济愿景”的整个信誉,却在他荒谬地宣称一马公司不只是“对国家带来好处”且“在正轨上实现利润”的说法而崩溃。

一马公司目前就是一个空壳,背负的债务绝对不会少过400亿令吉,在这个世界上,一马公司又如何能“在正轨上实现利润”?如果这不是首相厚颜无耻地试图制造“假新闻”,那是什麽?

纳吉辩称一马公司的贡献之一,就是解决前任首相遗留下来即购买发电厂合约的烂摊子。

我们感谢纳吉终于承认这些独立发电厂(IPP)被允许从国阵政府的天文数据中获利,而他之前也身处其中。不过,马来西亚人民还是对于一马公司如何显然地“解决”了上述的不公正现象感到模糊。

对我们来说,自从一马公司开始收购这些独立发电厂以来,电费就一直只增不减,马来西亚人民并没有从中享获一分一毫的利益。更糟的是,当它被迫仅以93亿令吉将其整个能源利益处理到中国的装备,致使一马公司的121亿令吉电力领域不幸事件造成数以十亿令吉的亏损。

纳吉进一步告诉马来西亚人民,需赞扬一马公司的企业社会责任(CSR)工作,包括提供奖学金和及承担朝圣者的开销,而据称其数额达到6亿9千万令吉。

然而,纳吉没有告诉人民的是,所谓的企业社会责任完全是由政府担保债务所提供的资金,而其债务总额逾400亿令吉。

更具体地说,虽然源自债务的6亿9千万令吉可能已经达到企业社会责任的举措,可是,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却被发现了从一马公司挪用了7亿3千200万美元或大约30亿令吉汇入了纳吉的私人银行户头,而纳吉迄今仍未能戳破(debunk)美国司法部所揭露的这起事件。

纳吉必定是认为马来西亚人民都是傻瓜,会相信他所有荒谬的谎言。

如果纳吉真的认为一马公司一直是马来西亚的“救世主”(saviour),那麽纳吉应该立刻解除不能在国会提询的一马公司敏感问题的禁令。同时,他应该提呈一份部长级声明,以“戳破”反对党议员所有所谓的“谎言”,并允许针对一马公司丑闻进行全面的辩。

无论如何,如果纳吉选择不在国会问责,那麽他只将证明自己是马来西亚史上最腐败和最懦弱的首相,只能依靠国阵控制的主流媒体针对性地发布他的“假新闻”。


继续阅读...

八打灵再也民主行动党选举基金(中文)筹款晚宴





八打灵再也民主行动党选举基金(中文)筹款晚宴。订票可透过WhatsApp短讯至016-2208867或电邮至dapdinner@gmail.com。

晚宴详情如下:

日期:2017年10月24日(星期二)
时间:晚上7点
地点:八打灵再也千百家新村篮球场,PJU 1/34路 (https://goo.gl/maps/yiP6rnH353F2)
主讲人:林吉祥、潘俭伟、倪可敏、张念群、杨美盈、拉吉夫(Rajiv Rishyakaran)、刘永山及其他民主行动党领袖。

此晚宴的“银级”餐券每张RM60或每桌RM600;而“黄金”和“白金”级的赞助桌席,则分别为RM1,000和RM2,000。

至于未克出席晚宴但欲捐款的热心人士,行动党也欢迎您把捐款汇入Maybank 5141 9634 2008,或将支票写上DAP Damansara,随後把汇款记录电邮至dapdinner@gmail.com。

再次感谢您对民主行动党的持续支持!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24日星期二

財案应专注解决通胀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3日讯)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呼吁,首相兼財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在2018年財政预算案中,不要只是注重派发「政治糖果」,而是应专注解决国內通货膨胀的问题。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雪州主席,他今日在国会媒体室召开记者会时提到,纳吉应该落实特定的措施,来解决通货膨胀的问题,而不是一直夸耀国內生產总值的绩效。

他表示,政府在两年前落实消费税时保证,通货膨胀只是暂时性,之后肯定会有所好转,但今年首9个月的通胀率年增4%,比往年更高。

「当时政府保证,通货膨胀只是暂时性,因为落实消费税后,未来一年肯定会出现通货膨胀的情况,但之后就会回稳和降低。」

「不过,落实消费税的第一年和第二年,通货膨胀率是2.1%,而今年首9个月的通胀率年增4%,甚至双倍增加,这意味著通货膨胀无法获得控制。」

根据统计局,今年9月通货膨胀率按年增4.3%,主要是因为食品和非酒精饮料,以及运输价格走高。

他指出,儘管国家银行公佈今年首季国內生產总值为5.7%,显示国家经济取得强劲成长,並预计今年会扩大超过4.8%,但实际上人民根本无法从中,感受经济成长的成果。

他也强调,除了令吉贬值,国內也面对负实际利率的问题,银行每月定期存款的利息最高3.05%,不敌通货膨胀率,因此即使人民把钱存入银行,令吉价值不增反贬。


继续阅读...

潘俭伟:GST让国家收入增加?但为什么人民生活越来越苦!



马来西亚的通货膨胀率,9月是4.3%,是今年第二高!也比往年增加了双倍!这和政府所说的:在GST落实后,通膨率会稍作增加后再减退的承诺,并不符合。

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希望,纳吉在来临的财政预算案,能把政府的工作重心放在应对通货膨胀的挑战,而不是继续催生国家增长率。这样一来一般人民的生活才会得到改善,国家收入增加才能让所有大马人受益。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20日星期五

林冠英:槟设立艺术特区 将加倍经济回酬效应

转载自《光明日报》:


槟城红灯角艺术区计划记者会,左二起李凯、潘俭伟、林冠英、阿都玛力、罗斯里。

(槟城19日讯)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相信,设立槟城艺术特区,将能加倍经济的回酬及效应。

他解释,这是因为槟城的壁画,例如姐妹共骑的壁画,已轰动全球,使槟州在国际艺术舞台上,获得一定的肯定。所以他希望各方面能给予上述计划支持,以及给予回应。

他透露,槟州政府将展开对话,听取意见,因为槟州政府计划把槟州打造成为一个国际城市,而这也必须要有文化的涵意,以迈向有文化及文明的社会。他是于周四在一项记者会上,如此指出。

林冠英公布槟州政府是投资3000万设立红灯角艺术特区,以发展槟州的艺术、美术及文化遗产。他说,一向以来,艺术、美术及文化如何能有经济带动力及回酬,很多人都很置疑,但北京及伦敦能够把一个落后或黑区转型成为最受欢迎的地方。

他强调,上述艺术特区纯粹是以艺术、美术及文化作为带动力,的以槟州政府认为,在寻找新的构想与概念,就必须要有创新构想及经济回酬及带动力。

他重申,槟州政府尝试设立艺术特区,虽然这是全马第一个类似计划,但它有信心,这将不但成为一个地标,而且也能吸引更多游客及艺术文化界人士,使槟城成为大马艺术文化的枢杻。

槟城艺术特区董事潘俭伟形容该特区为一个独特的地点,以及也将是至今为止,全球最大的货柜城,在10万平方尺的空间,也包括拥有一间货柜酒店。

他强调,在这个地区内,国内外游客都受到欢迎,以及这对于艺术家、画廊及艺术协会来说,这个特区也将是一个可以向大马或甚至全世界促销艺术品的地方。

他重申,槟州政府将寻求所有有关方面的参与,以确保这计划能够成功推行,所以它也将与有关方面进行对话,以获取回馈,以便上述艺术特区能够迎合艺术团体及有关方面的需求。

以下为槟州政府将展开的对话;(1)10月25日(星期三)下午3时至5时与艺术工作者及视觉艺术团体对话(2)10月26日(星期四)上午10时30分至12时30分与画廊及艺术协会团体或非政府组织对话(3)11月10日(星期五)下午2时至4时与表演艺术团体对话。

对话地点为槟榔律光大4楼Penang House of Music。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17日星期二

行动党下月特大 盼高出席率展团结

转载自《东方日报》:

(沙登16日讯)民主行动党全国代主席陈国伟与秘书长林冠英,呼吁全体党员踊跃出席下月12日,召开的特別代表大会,除了展现不惧恶势力欺压,也要以团结一致的气势,向全民展示行动党可以承载人民希望,拿下布城的实力!

陈国伟坦言,由于国阵政府的欺压,特大可说是势在必行,惟党员必须乐观且踊跃出席,透过大部分党员的积极参与,展现团结一致的气势,更要彰显行动党不惧恶势力欺压的態度,以证明行动党足以承载人民的希望并执政中央。

林冠英则强调,被迫召开特大是国阵的骯脏政治手段,企图打乱行动党的大选佈局,惟党员必须忍辱负重,毕竟完成重选,才能避免下届大选被社团註册局盯上,才能堂堂正正使用行动党的火箭標誌竞选。

「我们的对手是国阵,不是社团註册官,我们不值得为了社团註册局甘冒风险,我们必须看大局,因此我希望所有党员,不论採用哪一年的党员名单,都要在特大当天,透过超高的出席率展现团结一致的精神。」

他们昨晚在沙登民眾会堂出席特別交流会,向近百名隆雪区行动党执委讲解召开特大的原因时,如此表示,出席者包括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全国副主席郭素沁、副组织秘书伍薪荣、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署理主席哥宾星、秘书欧阳捍华、副秘书王建民、財政黄思汉、副財政刘永山、组织秘书黄田志、副组织秘书黎潍昌、副宣传秘书张菲倩,与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等。

开始吹起反风

欧阳捍华指出,雪州政府数年前就向选举委员会申请,委任华人新村村长为选举註册官,惟选委会深知非巫裔新选民大多支持希望联盟,因此迟迟不愿意批准,直到2週前才回覆雪州政府,因此他也呼吁各村长与区部领袖,准备展开大选筹备工作。

潘俭伟点评日前希望联盟主办的「爱国锄盗」大集会虽不是非常成功,但总体而言可以接受,尤其近70%出席者为巫裔,一洗之前数场大集会以华裔为主的印象,证明巫裔族群也开始吹反风。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16日星期一

潘俭伟被控诽谤纳吉案: 11月27日审撤案申请

转载自《当今大马》:

即时新闻

首相纳吉不满“偷钱论”,起诉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诽谤,潘俭伟向法庭申请撤销此案。吉隆坡高庭择定11月27日,以听审潘俭伟的撤案申请。

法官阿末再迪(Ahmad Zaidee Ibrahim)今日在此案过堂时,也择定在3月5日开始,为纳吉的诽谤起诉听审,为期5天。

4月6日,潘俭伟在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修改《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355号法令)修正案的动议后,批评纳吉滥权,以允许哈迪提呈动议,更不顾三权分立原则。

他批评,纳吉盗窃一马公司款项,且将继续掠夺民脂民膏,背叛马来西亚人,及在一马公司课题上继续向民众撒谎。

这招引纳吉的不满。纳吉在4月21日入禀法庭,起诉潘俭伟诽谤。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15日星期日

爱国锄盗集会红海一片 希盟领袖现身演说

转载自《东方日报》:

(八打灵再也14日讯)逾2万5000名希望联盟支持者,今日聚集在八打灵再也东区大草场出席「爱国锄盗」集会,让草场形成了一片红海。

集会在下午约4时在希盟领袖抵达高唱国歌后正式掀开序幕,最后在马哈迪发表演说后,於晚上11时和平散会;希盟官方当局透露,今天一整日共有2万5000人流量。

集会的开始是由青年团领袖、非政府组织领袖、希盟成员党副主席、署理主席陆续上台发表演说,再到晚上的重头戏即希盟会长敦马哈迪、主席旺阿兹莎等发表演说。

出席人数截至下午5时只有千余人,不过人潮在午后陆续增多,直到晚上9时共聚集了过万名集会者,马哈迪在9时重回集会现场时更受到了集会者的热烈欢迎,全体在司仪的带领下高喊三声「希望联盟」,將现场气氛带入另一个高潮。

现场集会者也不时的在领袖的带领下高喊「烈火莫熄」、「人民万岁」等口號;大伙在活动接近尾声前一同宣读「东区草场宣誓」,尔后播放安华政治生涯的影片,提醒人民铭记安华的斗爭。

主办单位在集会中也向集会者募款,並成功筹得6万8329令吉。

希望联盟召集此次集会旨要向人民解释一马有限公司丑闻的来龙去脉。

儘管警方多次拒绝批准主办当局在该草场举办集会,並建议更改地点举,但基於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已放行,因此集会依然在草场上进行。

出席集会的人士涵盖各大种族,有来自马六甲、檳城、砂拉越及柔佛等支持者;出席集会的领袖包括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檳城首长林冠英、雪兰莪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诚心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土著团结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等,而此次集会是希望联盟自2015年9月成立后第一次號召集会。

集会现场售卖了各种图式的集会红衣、「爱国锄盗」、「剷除盗窃政府」字眼的头巾、食物及饮料。主办单位也邀请了舞龙、舞狮、马来武术、印度舞蹈员及婆罗洲舞蹈团前来现场表演助兴。

据希联维安部队成员透露,希联成员党共派出了逾500名党员维持集会现场秩序。

值得一提的是,虽说集会由希盟成员党的青年团领袖主办,惟根据记者观察,出席集会的长者比年轻人还多。

此外,今日也是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的63岁生日,希盟成员党的青年团特地为他准备了生日蛋糕庆祝並邀请马哈迪和旺阿兹莎等希盟领袖为莫哈末沙布庆祝生日,现场高唱生日快乐歌,场面温馨。

千名警察驻守

另一方面,警方严正应对希盟「爱国锄盗」集会,共派出1000名警员,並採取轮班制驻守集会现场。

据警方消息指出,警方已安排1000名警力,並分成2个班次,从中午12时开始分批到位於八打灵再也的东部草场集会地点,进行驻守及维持秩序等行动,直至集会结束为止。

据悉,为了防止集会发生骚乱事件,警队更调派了部分警员前往八打灵再也警区总部待命,以等待下一步指示。

除了在场维持秩序的警员外,警方更派出交警到场外维持交通,而截至下午2时30分,集会现场外的交通虽缓慢,但並无出现严重堵塞的情况。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14日星期六

【1014爱国除贼大集会】

爱国锄盗,需要你一臂之力!

欢迎大家踊跃出席定在10月14日(星期六)下午4时,在八打灵再也市政厅 东部草场(Padang Timur MBPJ)举办的”爱国锄盗”大集会。

确切地图请点:https://goo.gl/maps/frHVD5ePdVA2
开车人士请点:https://www.waze.com/livemap

为什么我们必须出席爱国锄盗大集会?


10月14日是人民对抗盗贼的爱国锄盗大集会, 大家一起来拯救马来西亚。

爱国是为了国家更美好的未来,为了我国及下一代的未来,需要全民启动,一起体现爱国锄盗的精神。

安全第一,请遵守指示。


公共交通

Moovit公共交通乘車助手: https://moovitapp.com/
(呼吁大家乘搭公共交通前往,除了避免造成交通拥堵,也爱护地球人人有责你懂的)



PJ01 巴士路线图 (Taman Medan to Universiti Hospital) :http://www.mypublictransport.com/2016/02/pj01-taman-medan-taman-bahagia-lrt.html

PJ02 巴士路线图(Taman Jaya LRT Station to SS2): http://www.mypublictransport.com/2016/02/pj02-taman-jaya-lrt-station-ss2.html

T640 巴士路线图 (Taman Jaya LRT Station to Taman Sri Sentosa) :
http://www.mypublictransport.com/2016/02/t640-taman-jaya-lrt-station-taman-sri.html

【轻快铁】https://www.myrapid.com.my/traveling-with-us/how-to-travel-with-us/rapid-kl/monorail-and-lrts

官方衣服


民主行动党全力响应大集会,协助售卖官方衣服,一件RM15,欢迎支持!欢迎在办公时间星期一至星期五早上10点半至傍晚6点前来购买。

1)八打灵再也民主行动党服务中心
55-M, Jalan SS21/1A, Damansara Utama, 47400 Petaling Jaya, Selangor.
谷歌地图: https://goo.gl/maps/fLqcpjh6L4B2

2)蒲种金銮区民主行动党服务中心
5-2, Jalan Cenuk 2, off Batu 10, Jalan Puchong, 47100 Puchong
联络: 019-6636296 (Rachel)

让我们用行动告诉全世界,马来西亚不要盗贼治国!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13日星期五

裁定首相并非公职人员,高庭撤纳吉一马渎职案

转载自《当今大马》:



(吉隆坡13日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大马政府,今日成功撤销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针对两者被指管理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资金行为不当所提出的诉讼。

高庭司法专员拿汀法依扎是基于潘俭伟没有起诉纳吉和政府的法定地位,而批准两名答辩人所提出的撤诉申请。

法依扎在裁决时说,作为起诉人的潘俭伟,没有说明首相被指行为不当的进一步详情,这只是纯属臆测。

他指出,潘俭伟的诉讼也是在滥用法庭程序,以及没有充分的诉讼理由。

“法庭也必需遵循上诉庭的裁决,也就是首相和财政部长不可被起诉,因为他们并非是公务员。”

法庭也谕令潘俭伟支付1万令吉堂费,给纳吉和政府。

纳吉的代表律师是丹斯里塞西尔和拿督哈法利赞,高级联邦律师陆意清代表政府。

今日出庭聆听裁决的潘俭伟的代表律师是哥宾星。

纳吉在2月14日入禀法庭申请撤销潘俭伟的诉讼,理由是他并非如潘俭伟在诉状中所指是公务员,同时也认为这项诉讼是在滥用司法程序。

政府则在3月2日申请撤销诉讼,理由是潘俭伟没有法定地位兴讼,以及有关诉讼琐碎、让人为难和没有充分的诉讼理由。

潘俭伟于1月16日入禀法庭,起诉纳吉和政府管理一马发展公司资金时行为不当,并要求普通赔偿、加重赔偿、惩戒性赔偿、利息、堂费,以及其他法庭认为合理的赔偿。

另外,哥宾星受询时对记者说,他将向其当事人寻求进一步的指示,以决定是否提出上诉。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12日星期四

雪州火箭政治演讲系列-爱国锄盗

雪州“爱国锄盗”巡回政治演讲

诚邀出席《雪州1MDB:爱国锄盗》巡回政治演讲,聆听一马公司来龙去脉以及近期热门政治议题。几十亿资金如何不是惠及我们口袋,而是偷偷转移到他人的口袋。是障眼法吗?是1MDB的错吗?



日期:2017年10月12日(星期四)
时间:晚上9点
地点:安邦Kg Tasik Tambahan足球场



日期:2017年10月2日(星期一)
时间:晚上9点
地点:Bandar Saujana Putra交通圈附近(直落拿督)



日期:2017年9月25日(星期一)
时间:晚上9点
地点:Dewan Dato' Nazir, Batu 14 Hulu Langat
地图: https://goo.gl/maps/nTMNJv8KyhF2




9月19号(星期二),晚上8.30pm,在前面Restoran Malikah Maju (JRD, Batang Kali)有一场雪州火箭政治演讲"爱国锄盗"。欢迎大家出席,到时见!

日期: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时间:晚上9点
地点:Batang Kali Restoran Malikah Maju JRD前面
主讲人:潘俭伟,Dr Mujahid Yusof,Haniza Talha,李继香,Akhramsyah Sanusi 及 Sri Vignessh


大型政治演讲即将来到士拉央巴鲁!



日期:2017年9月12日(星期二)
时间:晚上9点
地点:士拉央国民型华文小学停车场前面
主讲人:潘俭伟,艾德里(Edry Faizal),阿尔坎沙(Akramsyah Sanusi),卡立沙末(Khalid Samad),甘纳巴迪(V Ganabatirau)和梁自坚


继续阅读...

歌后西蒂出席锄盗集会?希盟否认

转载自《当今大马》:



希盟爱国锄盗集会48个小时后即将举行之际,社交媒体开始流传一张海报图,声称马来乐坛天后茜蒂诺哈丽查将出席集会。

不过,希盟宣传主任潘俭伟及土著团结党青年团长赛沙迪双双给予否认。

潘俭伟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辟谣,直言这项传言为“虚假新闻”。

赛沙迪则呼吁民众,停止污蔑茜蒂。

团结党欲招揽加盟

惟询及团结党是否有意招揽茜蒂入党时,赛沙迪坦言确有此意。

“她是我及马来西亚人的偶像。但我不同意一些人滥用其名气来牟取政治利益。”

“茜蒂备受尊崇。她无需他人代言,就可以自行决定。”

茜蒂经理人拒回应

茜蒂经理人罗兹(Rozi Abdul Razak) 随后受询时也拒绝置评,反而要求记者询问希盟。

“我认为,若要茜蒂置评,这并不公平。这些问题应由希盟来回答。”

她补充,茜蒂不会回应毫无根据的谣言。

在此之前,茜蒂(Siti Nurhaliza Tarudin)曾多次在社交媒体上高调针砭时事,批评政府,更高调力挺团结党总裁马哈迪。

这些社媒贴文大多备受欢迎,获得许多人按“赞”与转发。

爱国锄盗集会将在本周六于雪州八打灵再也举行,届时除了示威与演讲,还有表演、电影播放、漫画比赛展览、一马公司丑闻展等。

此外,红衫军领袖兼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也打算到现场,向群众低价售鱼,但他声称不会干扰集会。


继续阅读...

周六集會已萬事俱備 希盟無意更換地點

转载自《M中文网》:

(八打靈再也11日訊)盡管警方以影響交通爲由,不批準“愛護大馬,鏟除盜賊治國”集會在八打靈再也大草場舉行,但希盟仍表示無意轉換集會地點。

希盟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今日在土團黨總部召開記者會時說,希盟昨日已接獲警方來函,指集會地點不合适,會影響當地交通。

“所以我們将會複函,說明我們會和八打靈再也市議會官員合作,以爲當地交通作協調。”

全國警察總長丹斯裏弗茲哈侖在一項活動上建議希盟,可将集會地點改爲格拉那再也體育館,但莫哈末沙布則指,主辦方并沒有準備好替代場地,而集會所需設施也已籌備好。

“這不是流動集會,所以必須事先準備好音響系統、熒幕和其他事項等。”

“這其中涉及的費用很高,若是流動集會就較便宜。”

他說,主辦方也考慮到有者會使用公共交通,所以集會将于晚上11時結束。

另外,行動黨雪州主席潘儉偉認爲,警方應确保集會能順利舉行,而不是以任何理由阻礙集會。

上述集會是将于本周六(14日),在八打靈再也大草場進行,時間是從下午4時開始,當天除了希盟領袖演講,還有表演、電影播放或一馬公司醜聞展等。


继续阅读...

不禁土权却禁潘俭伟郭素沁 黄天发斥国阵双重标准

转载自《诗华日报》:

(吉隆坡十一日讯)针对土权主席伊布拉欣阿里日前在斗亚兰出席一场活动时,发表「沙巴少数族群(华裔)停止提出无厘头要求」的言论,沙巴行动党主席黄天发怒斥有关言论,违背大马社会契约精神,所有种族有权利学习母语教育,文化和习俗应受到保障和尊重,这是宪法所赋予的基本权利。

伊布拉欣指出,沙巴华裔是少数族群,所以不应提出无理要求,如承认独中统考,并声称原住民和土著「接受」华裔成为马来西亚人,他警告华社不要在原住民头上动土。

对此,沙巴行动党严厉谴责有关言论,并强调马来西亚是所有族群共同建立的,包括沙巴和砂拉越的原住民,大家应该互相尊重和捍卫多元价值。

他批评沙巴国阵政府,任由土权主席伊布拉欣自由进出沙巴发表极端思想言论,这是破坏沙巴族群和平及多元的面貌,这不是沙巴的精神,更不是马来西亚的精神。

他也指,沙巴国阵持双重标准。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和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并没有宣扬极端思想,就遭到州政府禁足;而伊布拉欣确确实实散播族群撕裂的极端思想,却能够自由进出。这再次说明了只会打压反对党。」

他重申,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说明了沙巴州的特殊移民权限,不得用来对付正当的政治目的。潘俭伟和郭素沁身为国会议员,来沙巴协助沙巴行动党,推行多项利民的乡区计划,根据宪法和大马契约,他们的政治行动是合法的,不应该被禁足,然而州政府却用荒唐的「宣扬极端思想」来对付郭素沁,但是对于真正的极端份子伊布拉欣,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显示,违背马来西亚契约及其精神。

他也驳斥伊布拉欣,并捍卫母语教育乃马来西亚各族人民的基本权利。

他重申,一旦希望联盟成功执政,将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捍卫教育多元和母语教育权利,这才是马来西亚应有的价值,绝不是土权这种种族主义极端思维。

他质疑,如今伊布拉欣在宣扬极端思想,破坏种族和谐,州政府会否禁足他甚至驱逐他出境?

他也质问,之前沙巴自民党倾巢而出,禁足名嘴丘光耀入境沙巴,如今是否会用同样标准来对付伊布拉欣,逼使州政府禁足伊布拉欣。他说,自民党不要只敢对付行动党,却不敢对付土权。

他也感到不满,马华在砂拉越州选时说,承认统考只剩下最后一哩路,但到现在却看不到路,没有任何进一步的消息。


继续阅读...

警方以交通理由阻挠,惟锄盗集会坚持照跑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1点20分更新

警方以干扰交通为由,反对“爱国锄盗集会”于本周六在雪州八打灵再也大操场(Padang Timur)举行,但希盟表明无意更改集会地点。

希盟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今天在团结党吉隆坡总部召开记者会时说:“我们昨天收到警方的来函,指该场地不适合,因为会干扰交通。”

“我们会回复信件,让他们知道,我们会和八打灵再也市议会官员合作,协调交通流量。”

根据八打灵再也警区主任莫哈末扎尼(Mohd Zani Che Din)签署的信函,警方以6点理由反对在八打灵再也大操场举行上述集会。

警方指出,集会将会干扰轻快铁Taman Jaya站的人流,阻碍轻快铁区间公共巴士进出,以及影响Jalan Timur的交通等。

未准备替代场地

莫哈末沙布表示,主办单位并没有准备替代的场地,而且也已筹备好集会所需的设施。

“这不是流动的集会,所以我们必须设置音响系统、荧幕和其他事项。”

他打趣说:“费用相当高,流动的集会反而更便宜。”

他也说,主办单位考虑到出席者使用公共交通,因此将会在晚上11点结束集会。

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指出,主办单位已经履行所有的责任,警方应该负起自己的责任,以便集会可以举行。

“警方的责任是要确保集会可以举行,而不是以什么理由阻碍之。”

“除非他们是要阻止该集会,而这是违反法律的。”

另一方面,总警长弗兹今天在警察训练中心(Pulapol)出席活动后受访说,警方反对“爱国锄盗集会”在雪州八打灵再也大操场举行,因为该操场不适合人数庞大的集会。

“我们已作决定,基于很多理由不承认所提出的申请。”

“我们收到不少于4项当地民众报案,指交通流量会干扰周边的民众。”

他指出,该操场只能容纳1万人,但是主办单位宣称会有10万人出席。

“我们不承认,但是建议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举行,因为那里更方便安排,他们(主办单位)更容易管控。我们也方便控制,要知道现在集会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700人维持秩序


诚信党青年团署理团长法依兹(Faiz Fadzil)昨天透露,主办单位将会派出700人维持秩序和安全,八打灵再也市议会也批准主办单位使用该操场为集会地点。

“爱国锄盗集会”将在本周六(10月14日)于雪州八打灵再也举行,届时除了示威与演讲,还有表演、电影播放、漫画比赛展览、一马公司丑闻展等。

这场集会地点在八打灵再也大操场(Padang Timur)于下午4点开始,先由漫画比赛打头阵,在现场展出26名入围者的作品。漫画比赛是一个月前推出,接获40份多报名,而其中26份入围。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3日星期二

行动党指伊党 在雪州或输剩一席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日讯) 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强调,行动党无法接受伊斯兰党的「双面政治」,不可能出现在全国不合作,反而只在雪兰莪州接受与伊斯兰党合作的局面。

以潘俭伟的看法,伊斯兰党在雪兰莪的策略很简单,就是要保住现有的13个州议席,但失去希盟的合作,伊斯兰党在来届大选于雪兰莪州可能只输剩一席。

他点出,在雪兰莪州的政治局势下,一旦出席三角战的话,对伊斯兰党更为不利,因伊党面临在马来选区的势力不如巫统,而在混合选区又拿不到华裔选票的困境,在来届大选有可能只保得住万宜(Bangi)一席。

「伊党可能只能保住万宜,其他的议席全部完蛋,而且雪兰莪州多数都是混合选区,很难找到单元族群的选区。」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灵北区国会议员。他提到,行动党不可能接受伊斯兰党的「双面政治」,一旦接受的话,行动党无法向选民交代。

而行动党中委兼居鑾国会议员刘镇东则点出,雪兰莪州是兵家必爭的州属,排兵佈阵非常重要,但他看不出国阵可以排出一个怎样的阵容,并预测伊斯兰党濒临「二度分裂」的危机。

他们今午与行动党一行人拜访《东方日报》总社,与本报编採部高层交流时,发表上述看法。出席者包括行动党全国財政兼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社交媒体顾问兼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林吉祥政治秘书郭子毅、媒体顾问林芮光,由本报高级总经理(编辑和广告)兼数码媒体总监陈利良及新闻编辑陈敏慧接待。

刘镇东也乐观看待来届大选出现马来海啸,尤其是在前首相敦马哈迪及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创立土著团结党加入希盟之后,让国阵在最后的堡垒——垦殖民(Felda)的支持率下滑。

他认为,只要垦殖民的支持率出现动摇,那么將会牵动整个马来选票,一旦有15%马来选票转向支持希盟,国阵的政权就会垮。

为此,他认为,希望联盟目前要做的事是稳住阵脚及强化4个友党的团结,一旦希盟內部强大,那么伊党的存在並非是一个大问题。


继续阅读...

2017年10月2日星期一

三分钟看懂:马华一方尺一块钱抢占八打灵黄金地!



「一块钱,一粒龙珠果都买不到啊!」

马华公会却以这样的价格,买到八打灵的黄金地段(比市价折扣99.75%)!周美芬还说:这样的交易,合情合理啊!

来看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和雪州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告诉你事件的来龙去脉!


继续阅读...

2017年9月21日星期四

超级丑闻不断 我国的10个计时炸弹

转载自《大马新闻》:

马来西亚从未试过面对如此多的计时炸弹,若没被及时拆解,随时引发大灾难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暨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林吉祥在振林山《1MDB的420亿令吉债务——马来西亚是否到了金融风暴的边缘》论坛上发表的演讲:

我1978年出版的处女作《马来西亚的计时炸弹》引述了我1976年7月针对第三大马计划在国会发表的演讲。当时我警告说马来西亚有数个计时炸弹正在倒数,若没有被拆解,马来西亚可能会被炸个粉身碎骨。

我无法想象到了今天,经过了36年的第一版「大马炸弹」后,我们面对着一场更巨大的风暴,因为我国史上从未面对这么多正在倒数的计时炸弹,若不加以拆解,灾难随时降临。

420亿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作为今晚论坛的主题,是我国其中一个炸弹。

这个由民联国会议员潘俭伟及拉菲兹所揭发的超级金融丑闻,如今面对着巫统以前首相敦马哈迪为首的力量及他的同伙如敦达因所质问,甚至有巫统支部领袖已针对此事向警方报案,在巫统内部引发轩然大波。

直到70年代,我国的良好施政、廉政及金融诚信都尚算较佳,最大的金融丑闻是6千500万令吉的人民银行丑闻。

时任首相敦胡先翁无法忍受贪污和滥权,对这项丑闻感到震惊,并坚持要在国会问责及发布白皮书,之后有Price Waterhouse对丑闻的调查,而这件丑闻成了1979年国会辩论和审议的主题。

1980年代起,贪污和金融丑闻所涉及的数额日益「蒸蒸日上」。从1980年代马币25亿的马来西亚土著金融丑闻、6000万的马明可锡矿买卖丑闻及15亿的合作社丑闻,至1990年代的国家银行300亿外汇交易丑闻和110亿柏华惹丑闻,再到现在的125亿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和数百亿令吉的潜艇与国防采购丑闻。

如今,马来西亚的超级金融丑闻更是一飞冲天,冲破了100亿令吉的天文数字,逐渐成了常规而非特例,而420亿的1MDB丑闻成了目前超级丑闻之王。这个我交友潘俭伟和拉菲兹。这个超级丑闻已成了当权者不可挑战的禁忌,我们相会在论坛上剖析这个「丑闻之母」。

但这并非我国唯一的计时炸弹。我们面对着经济、金融、政治、教育、种族与宗教、国族建构的计时炸弹,稍有不慎,马来西亚随时陷入灾难。


这些计时炸弹包括:

1. 1300亿令吉的非法资金外流炸弹。根据全球金融诚信(GFI)组织最新的非法资金外流报告,马来西亚因为严重的非法资金外流问题,在2012年流失了高达1711亿令吉。而从2003年到2012年期间的10年,马来西亚外流的非法资金累积高达1兆3800亿令吉。

根据报告,马来西亚在2012年被列为全球非法资金外流第5高的国家,仅排在中国、俄罗斯、印度,以及墨西哥之后。如果以人均方式计算,我国的非法资金外流在2012年是世界第一,人均1646.36美元(5762.26令吉),紧接着是俄罗斯(856.16美元)、墨西哥(774.81美元)、中国(183.91美元)及印度(183.91美元)。

2. 油价暴跌计时炸弹。原油价格在过去六个月骤跌了将近一半,根据布伦特原油价格走势,国际原油价格预计将跌至50美元一桶,意味着将为我国的经济模式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因为国家开销有30%依赖石油收入。

3. 经济危机计时炸弹。马来西亚被视为东南亚最弱的经济点,外汇和股票市场都随着全球原产品价格下滑而暴跌,导致各研究机构都对马来西亚2015年的经济增长前景作出修正。

4. 贪污计时炸弹。虽然我国2014年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上升至第50名,是纳吉任内最好的成绩,但无需为此欢呼,因为纳吉的最佳表现,还是比不上前两任首相的最差表现,如敦马哈迪的最低排名是37,阿都拉则是47名。

对纳吉政权及他的肃贪行动最强烈的控诉,莫过于我国选举委员会的最高官员,曾担任选举委员会的秘书及主席长达25年的丹斯里阿都拉昔星期日向首相喊话:「别再欺骗人民,联邦政府最大的弱点是无法解决贪污」,并指「如今是马来人腐化我们的领袖」。

5. 人才流失计时炸弹。近250万最顶尖及最有创意的人才离乡背井为他国服务,而他们原应留在国内确保马来西亚能成为世界上其中一个美好国度。这不只是非马来人,连马来人也被迫移民,因为我国政府和领袖缺乏想象力、平庸、不民主及压抑人民。

6. 教育计时炸弹。我对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本月初拜访上海时,发表要效仿上海教育系统,成功培育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ISA)中表现高水准的学生的言论,感到十分惊讶。

慕尤丁说马来西亚热衷于采用一些上海成功的教育方程式,以培育数学、科学及阅读表现出色的学生,而他的部门将派遣专门团队到上海取经。

我对此感到十分难以置信,因为慕尤丁竟然花了整整一年才意识到2012年12月出炉的PISA结果的影响。而据我所知,慕尤丁对我国15岁学童的数学、科学及阅读的糟糕水平不曾出声。上海、新加坡和韩国的同龄学童的表现,就好比我国学生多学习4至5年!

根据去年的2012年PISA成绩,我国陷入所有参与国的最低三成,而且没有进步的趋势。

我国不只排在最低的三成,甚至被同样组别的国家所超越,如哈萨克在数学和科学的表现。

教育部长竟然花了整整一年才醒觉,而非第一时间反应并采取行动,难怪我国所有级别的教育,无论是小学、中学还是高等教育哦,都创下新低,以致国阵巫统的部长和领袖对国民教育系统毫无信心,并把它们的孩子和孙子送往国际学校,而敦马哈迪的告白就是最佳例子。

这个计时炸弹影响深远,与我们未来的国家竞争力、经济增长及景气息息相关,因为人力资本是决定国家未来的重要因素。

7. 恐怖主义计时炸弹。悉尼单枪匹马的恐怖行动引发的悲剧,16小时的僵持最终以断送2条无辜姓名收场;而塔利班的残暴图书夺走了西北部白沙瓦市一所军人子弟学校132学童的姓名,提醒了我们这是一个危险的时代。

这就是为什么我被警察的自满所惊呆了。他们说我国无需为最近由经济与和平协会所公布的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把我国列入受恐怖主义影响的首50个国家而感到忧虑,而实际上我国是从2012年的91名攀升了48个位置,在162个国家中排名第48。

8. 「沙砂退马」计时炸弹。虽然那些倡导「沙巴砂拉越退出马来西亚」的人只是微不足道,但沙巴和砂拉越人对他们51年里得不到公平对待的不满及牢骚,已经广泛流传,并须给予及时关注。

沙巴非法移民皇委会报告引发了众怒,导致沙巴人对此充满怀疑、沮丧和忧虑,是其中一个好例子证明砂沙两州人民的合理投诉及委屈受到忽略,代价是牺牲马来西亚的团结、和谐和互助精神!

9. 种族和宗教计时炸弹。马来西亚的种族和宗教分化从未如此严重。这是由仇恨、偏激和不包容的政治辞藻被纵容,以激起种族及宗教间的仇恨、冲突和紧张,所造成的结果。

就像一个马来西亚,「中庸」只是首相在国际论坛上的一个口号,却不是他在国内的政策。

10. 压迫的计时炸弹。国内及国际上对国家机关如警察、法治及司法独立的信心跌至谷底,罪魁祸首是过去数个月的「白色恐怖」对民联领袖、学者、社运分子和学生领袖的镇压.自2009年起,已有23人被以煽动法令定罪,还有无数人正受到调查或等待被提控,包括安华和我。

相反的,国阵巫统领袖及关系者,包括那些公开煽动种族及宗教仇恨及冲突,如扬言焚烧圣经,或谎称吉打州华社在祭拜仪式上逐页焚烧可兰经的人,却逍遥法外、不受法律制裁。

还有更多的计时炸弹正在倒数,如柔佛州伊斯干达计时炸弹、马航计时炸弹及MH370和MH17空难悲剧,甚至是不分国阵民联的政党炸弹,就像落实伊刑法的争议就是两大政治联盟的共同炸弹。

马来西亚人的成熟度、智慧和判断力将面对这些正在倒数的计时炸弹严峻的考验,看看我们能否拆解这些炸弹,以拯救马来西亚免于受灾。

第1頁 第2頁


继续阅读...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没有错,不是污蔑,为何要道歉? 周美芬可以提告

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雪州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于2017年9月19日,在八打灵再也发表的联合文告:

拿汀巴杜卡周美芬大可为我们对马华在千百家村贱卖夺地一事发表的言论,向我们其中一人,或两人采取法律行动。

马华副总会长暨前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周美芬今天扬言,将提告行动党现任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或是行动党雪州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

事缘我们近日质疑周美芬在一宗2006年至2008年八打灵土地丑闻当中所扮演的角色,当时马华以1令吉1平方英呎土地的价格购买了一依格(Acre)的土地,即5万2千令吉。据估计,这块地段的市价至少值400令吉1平方英呎,市价估计达1750万令吉。

我们要表达的事实是:

1.贱卖夺地事件发生时,周美芬是时任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2.周美芬是现任马华副主席,也是时任马华妇女组署理主席。

3.国阵执政雪州时期将土地售卖予马华,而周美芬清楚知道土地申请和转让程序。

4.周美芬清楚知道该地段的地理位置,因为她在那段时间在当地展开龙珠果种植项目。

5.在被国阵政府强制驱赶前,居住在该地段的是千百家村村民。

6.这笔交易让马华谋取巨大利益,却牺牲了雪州政府和人民的利益。

7.该地段已被八打灵地方发展蓝图Petaling Jaya Local Plan (RTPJ) 规划为“治水防洪”地段,而马华却申请将该地段的用途转化为“商业用途”地段。

8.这不是马华在雪兰莪的首宗土地丑闻,却是马华在八打灵的首宗土地丑闻。

因此,我们要质疑的是:

1.周美芬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是直接还是间接支持贱卖夺地?

2.在周美芬知情的情况下,她是否曾经反对或试图阻止马华的土地申请? 或是她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马华的利益优先于她的选民之上?

3.周美芬作为一名非常资深的马华领袖,是否认为马华贱买土地是一种道德的行为,并且没有背叛投票给她或马华的选民的信任?

4.周美芬是否还有良心,同意把土地归还给州政府的建议,以保留该地段为治水防洪的地段、作为防止千百家村水灾泛滥的缓冲区?或者至少,她是否同其政党应该全额支付这片政府土地应有的价格?

我们相信上述提到的问题与事实,绝对没有诽谤的成分,而杨美盈在脸书上的视频亦是如此。因此,我们没有理由需要将该视频撤下。

拿汀巴杜卡周美芬大可起诉潘俭伟或杨美盈,因为这是她的权力。但是,我们给予前副部长的真诚建议是,如果她关心她的政治声誉是否受损,她最好还是宣布,若马华无法补上市价的差额,马华将会把土地归还给州政府来赢得人心。

潘俭伟
杨美盈


继续阅读...

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纳吉是否只为了阿谀奉承和炫耀,而向美国总统作出了空洞和毫无意议的承诺呢?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18-9-2017(星期一)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纳吉是否只为了阿谀奉承和炫耀,而向美国总统作出了空洞和毫无意议的承诺呢?

在纳吉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他们各自代表的陪同下举行仅约6分钟的会议中,首相施展浑身解数来打动美国总统。

纳吉并没有浪费时间,一开始发言就愉悦地表明了马来西亚公司和基金将从美国公司购买和投资多少。纳吉说:“首先,我们要协助你振兴美国经济。”

在纳吉的多项承诺中最具争议的是,马来西亚公积金局将额外投资“30亿至40亿美元”以作为“支持…在美国的基础设施重建。”

马来西亚的普罗大众,特别是公积金局的会员,无不对首相向美国总统作出的空洞承诺抱持怀疑态度。当我们在马来西亚急于需要同样的情况下,我们现在怎能花费我们数十亿美元的储蓄来支持“美国的基础设施重建”?

没有比这个事项的反讽更大──只不过是在最近,纳吉才向中国的进出口银行借贷了550亿令吉,以便颁发合约给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ommunications Construction Company Limited),兴建价格具有争议的东海岸衔接大道。我们没有钱去兴建自己的基本设施,但我们的首相却要让美国“再次伟大”?

无论如何,或许纳吉在意识到他对特朗普作出的“承诺”所造成的政治损害后,纳吉现在正告诉马来西亚人民不同的事情。

纳吉在哥打京那巴鲁的马来西亚日演讲中说:“当我说公积金局要在美国投资时,他们(反对党)表示没有任何用处,并说最好是在我们自己的国家投资。”

纳吉解释说,公积金局的投资总额达7千600亿令吉,不仅可以在美国投资,也可在其他39个国家投资。纳吉补充说:“这个决定不是由政治人物决定,而是由它们的投资委员会作出。”

纳吉甚至把批评者嘲笑为“肤浅且不那麽聪明”。

首相在这个议题上显然是虚伪的,承诺特朗普是一回事,但向马来西亚人民作出证明时却完全是另一张嘴脸。

自从纳吉宣称“有关决定并非由政治人物作出”时,我们要询问纳吉的是,公积金局的投资委员会是否已正式决定投资“30亿至40亿美元”以“支持美国的基础设施重建”?

我们并不质疑公积金局在海外投资的权利。 投资委员会经过适当的分析和进行尽职的调查後,公积金局有在海外投资一定数额基金的特权。然而,就马来西亚人民所知,公积金局并没有这样的决议或承诺,将“30亿至40亿美元”作为“支持美国的基础设施重建”。

因此,如果公积金局的投资决策确实如首相所言“并非由政治人物作出”,以及公积金局也没有作出任何决定要投资“30亿至40亿美元”以“支持美国的基础设施重建”,那麽,我们只能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首相已经向美国总统提出了空洞的承诺。

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麽纳吉要老远跑去美国向特朗普政府“朝贡”呢?答案似乎显而易见,从纳吉入住特朗普持有的酒店到纳吉在白宫内的吹嘘,以及纳吉向美国总统作出的所有阿谀奉承,都是期望美国政府能够对在该国发生单一最大宗的反盗贼洗钱充公案件中“高抬贵手”。

我们呼吁公积金局和国库控股维持独立的财务纪律,免于政治的压力和干涉,执行他们的投资任务。 这是为了确保马来西亚工人的毕生积蓄和马来西亚人民的资产将维持安全和可靠,世世代代皆获得保障。


继续阅读...

2017年9月18日星期一

纳吉大阵仗开记者会 潘俭伟失笑:泰益是谁?



首相纳吉昨天召集全体巫统最高理事,大阵仗地召开记者会。由于大选将近,因此各种说法满天飞,媒体更是一早就守候在巫统总部外准备报道一场‘大事件’。不料,纳吉最后宣布的竟然是已经半退隐的前雪州大臣莫哈末泰益,决定从公正党跳槽到巫统,让许多媒体大叹反高潮。

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今天被问及这场雷声大、雨点小的记者会时失笑着回答,莫哈末泰益还在公正党时,早就已经不再活跃,许多人都以为他其实已经退出江湖。

“如果不是他出来宣布他重回巫统的怀抱,我们还以为他已经快乐地退休了。”

另外,针对有传言指,昨日的记者会真正的目的其实是宣布8名公正党雪州议员将跳槽到巫统,雪州变天;潘俭伟同样摸头失笑。他说,如果仅仅是一个或两个议员跳槽还说得过去,如果是8个就太不合理了。

“谁?谁会愿意跳槽?没有那个脑袋正常的公正党州议员会愿意跳槽到巫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