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

潘俭伟拒为偷钱论道歉 纳吉入禀法庭状告诽谤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5点48分更新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拒绝撤回“偷钱论”短片并道歉后,首相纳吉今日入禀吉隆坡高庭,起诉潘俭伟诽谤。

这是纳吉第二度状告潘俭伟诽谤。纳吉在2015年3月,首次起诉潘俭伟诽谤。

据诉状,纳吉指出,一支志期4月6日的视频显示,潘俭伟在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获准在国会动议提呈355号法令修正案后,批评纳吉滥权,允许哈迪提呈动议,更不顾三权分立原则。

不满被指与伊党串谋

纳吉不满,潘俭伟指责其与伊党串谋,分裂在野党的马来选票,更奉行肮脏政治以继续掌权。

他也不满,潘俭伟抨击他盗窃一马公司款项,且将继续掠夺民脂民膏,背叛马来西亚人以及在一马公司课题上继续向民众撒谎。

他说,潘俭伟言论有意阐明,纳吉滥用一马公司顾问团主席、首相及财政部长职权,更是奉行窃盗管理的残忍领袖。

令纳吉遭厌恶和轻蔑

由此一来,纳吉指出,潘俭伟的诽谤性言论,令他面对朋友、社会及国际社会的厌恶及轻蔑。

他更宣称,潘俭伟在面子书直播其演讲,不但可在大马观看,也可在国际上观赏,而这已经破坏其接下来数年的声誉。

他说,潘俭伟行径存有恶意,因此要求法庭宣判潘俭伟提供普通赔偿、加重、惩戒性赔偿、和堂费。

成功获得单方面禁令

纳吉代表律师哈法立占(Mohd Hafarizam Harun)下午4点45分成功获得单方面禁令,以阻挠潘俭伟重复短片内的诽谤言论,抑或刊载该短片。

吉隆坡高庭法官阿布巴卡(Abu Bakar Jais)批准此事。

哈法立占说,潘俭伟必须遵循庭令,撤下短片。

他将会在下周二把诉状呈给潘俭伟,而禁令审讯将在5月5日开审。

俭伟坚持不撤回言论

4月11日,纳吉再度发出律师信,要求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撤回网上含有诽谤言论的短片,并要求潘俭伟在至少两家报纸公开致歉。

哈法立占向潘俭伟发出律师信,指潘俭伟在短片的言论,涉及诽谤纳吉犯下窃盗罪行及滥权。

惟潘俭伟表明坚持其看法,不撤回言论。

Read more: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79947#ixzz4esuCgHDj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

(沙巴内陆)一马发展公司丑闻讲座



(1) 28/4 (五) 晚上7点 @ Hotel Sento, Keningau
(2) 29/4 (六) 傍晚6点 @ On Peng Restaurant, Tenom
(3) 30/4 (日) 晚上7点 @ Rumah Juhaidi Marindal, Kg Simbuan, Sook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19日星期三

潘俭伟挑战移民局禁出国案.律师:未出示卡立信函.“移民局盲目听命警方”

转载自《星洲日报》:

(布城19日讯)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的代表律师哥宾星指出,移民局机械式的盲目跟随警方指示对潘俭伟下达禁足令已属违法,所以上诉庭应撤销有关禁足令。

他说,任何拥有合法国际护照的公民对自己可以自由出国都拥有合理的期望,鉴此,任何欲剥夺这项权利的执法机构都必须依法办事,在发出禁足令时给予合理的理由,甚至给予被禁者自我辩解的机会。

哥宾星今日在上诉庭针对潘俭伟挑战移民局总监和政府禁足令一案的上诉申请陈词说,移民局总监拿督斯里慕斯达法声称当局是在警方的要求下,基于潘俭伟涉嫌直接或间接参与“颠覆议会民主”的活动,而对潘俭伟发出禁足令,禁止他踏出大马一步。

不过,他说,移民局迄今从未在庭上出示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所给予的信函,从法律角度来看,卡立的信函只能被视为传闻,不能获法庭接纳为证据。

强调移民局违规操作

他强调,移民局总监的禁足令是没有理据,且没有遵守法律的规定。

他指出,警方是援引刑事法典第124B条文邀请潘俭伟以“证人”身份协助调查,较后并没有提控或逮捕潘俭伟。

哥宾星说,在特定条文下,移民局有权禁止那些因破产、拒绝偿还高等教育基金贷款或缴税的人出国,不过,潘俭伟并不属于这个被禁的范围。

上诉庭法官拿督莫哈末查华威在审讯期间,拿美国联合航空强拖乘客下机的风波开玩笑说,若乘搭美国联合航空的话,是否也应该有合理期望?语毕即引起哄堂大笑。

潘俭伟原定于2015年7月22日下午3时15分,从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乘搭亚航班机飞往印尼日惹,却在移民局柜台办理登机手续时,被两名高级官员告知他已被禁止离开大马。

他较后于2015年8月19日入禀高庭,并在申请书中分别把移民局总监和政府列为第一及第二答辩人。

他在申请书中要求高庭宣判,移民局禁止他在2015年7月22日出国的决定是违法或不合法的,所以理应被撤销,同时,他要求高庭马上撤销移民局的决定。

吉隆坡高庭法官拿督哈妮峇在2016年7月27日基于出国并非联邦宪法赋予大马公民的权利,而驳回了潘俭伟的申请。

政府代表律师:不能视为可出国承诺
“持合法护照非特权”


代表移民局总监和政府的高级联邦律师三苏指出,即使一个公民拥有合法的国际护照,这不意味他或她不会被禁止出国。

他说,马来西亚国际护照中也有写明,每个公民的国际护照皆属政府所拥有,而当局可随时撤回有关护照。

他表示,国际护照只是一个文件,而非特权,移民局法令第59A条文清楚阐明,被禁出国者不会获给予自我辩解的机会,更不应对自己可自由出国拥有合理的期望。

三苏指出,无论潘俭伟是以证人或嫌犯的身份协助警方调查,潘俭伟被警方传召录供一事已是一件不能被否认的事实。

他说,一个合法及有效的国际护照并不能给予任何保障,更不能被视为任何公民可自由出国的承诺。

他强调,联邦宪法第5条款并没有赋予大马公民出国或离开大马的权利。

以上诉庭法官拿督莫哈末查华威、丹斯里依德鲁斯哈伦和拿督卡玛丁哈欣组成的上诉庭三司在聆听双方的陈词后,基于本案所涉的课题很重要,更涉及联邦宪法的诠释,而宣布保留判词择日下判。


继续阅读...

到上诉庭挑战移民局权限 潘俭伟坚持禁足令违宪



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被移民局总监禁止出国后,今天到上诉庭挑战其权限,并与律师哥宾星坚称,出国属于宪法赋予的行动自由权利。

潘俭伟去年因为涉嫌颠覆政权而受警方调查,随后更遭移民局禁止出境;去年7月,高庭裁决移民局总监有权禁止任何人出国,并强调出国是特权而非宪赋权利,惟总检察署于去年10月解除禁足令。

虽然禁足令已除,但潘俭伟今天依然上庭挑战移民局总监的决定。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疏忽的指南,顢頇的政党

转载自《东方日报》:

作者:杨善勇

这个国家原本没有城市规划局,只有卫生局。早年多附设地方政府之下。后来角色提升,功能渐多,乃有城市规划。因为这个背景,后来中央乃至国內各州城市规划局,也因此直属地方政府。

雪兰莪也不例外。城市和乡村规划局,仍归地方政府所管。按照过去的传统,中央地方政府系由马华公会的代表出任,州属的组织,一般也遵照这个习惯分配。

308之后儘管政权遽变,这个约定成俗的政治默契似乎没有改动,交给了取马华而代之的民主(没有)行动党主导:上一届,由自詡为「雪州这样的政治人物」刘天球话事,目前则由雪州那样的政治人物欧阳捍华任之。

按照这个理解,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雪州城乡规划新指南》第三修订版,理当是欧阳捍华权限之下所管,一切荣耀归于他,当然,最后的责任,也在于他;怎么最后乃由邓章钦律师出面道歉,乃至不惜辞职谢罪?

显然的是,大家都搞不清楚状况。马华霹州联委会主席马汉顺医生乃至主张邓章钦要求所谓「疏忽」的官员公开道歉,甚至被纪律对付。可是,马汉顺医生难道不知相关的官员其实不向邓律师报告吗?

党外如此,党內领导也是这样。很长时间曾在新加坡生活的党州联委会主席潘俭伟回应此事,指出身为高级行政议员的邓章钦只是犯下人为失误,及时纠正即可,无需为此疏忽辞官云云。

「任何要邓章钦辞职的理由都不存在,邓章钦並没有窃取州政府的钱、没有滥权、更没有受贿。反之,州联委会要讚扬邓章钦,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站出来承担责任。」

此话当然,应该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站出来承担责任,本来就不该是邓章钦。可惜,因为糊里糊涂,大家似乎都忘了2016年9月將之呈上雪州行政议会的那个人了。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13日星期四

郭素沁:勿转换话题.邱思祥应接受辩论挑战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3日讯)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促请马华地不佬区国会议员邱思祥果敢的接受行动党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祥挑战他辩论“议长放行355法案:谁在说谎?”,勿转换话题。

她说,如果议长在国会会议的最后一天公开让朝野政党的国会议员辩论哈迪的355修正案动议,那么各政党议员支持或反对该动议的立场,便公诸于世。可惜,国阵与议长勾结,让哈迪对其动议发表辩论,但是却拒绝让其他政党,包括马华的议员参与辩论。

指马华领袖保证不可信

也是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发表文告说,行动党在反对哈迪的355法案的立场是清楚不过,行动党不像马华公会,是绝不会在这课题上出卖创党原则和人民的利益。

郭素沁也说,马华总会长和署理会长曾多次拍胸口说哈迪的355法案动议是不会在下议院辩论的,结果哈迪的动议在4月6日获得辩论,而下议院甚至破天荒的只许伊党的议员发表演讲,但却禁止其他议员发言。下议院发生的情况证明马华领袖的言论和保证是不可相信的。

“马华为了掩饰它在4月6日下议院把关无力的窘境,因此发动宣传机关,大肆诬蔑行动党不敢在下议院对该法案发言。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已针对此事力斥魏家祥为‘不知羞耻的说谎者’(bare faced liar),甚至挑战魏家祥起诉他,但是魏氏却不敢接受潘俭伟的挑战。”

她说,邱思祥不敢接受张聒祥挑战他辩论,魏家祥不敢接受潘俭伟挑战魏氏起诉,这都证明马华公会自知理亏。


继续阅读...

因为如依莫希占之流的巫统领袖弄巧反拙的恶行,所以希山慕丁才被赋予了特别多的权力,以制造有利条件,让纳吉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竞逐并赢得权力

巫统最高理事兼瓜拉雪兰莪国会议员依莫希占是巫统最新让自己出丑的领袖,导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即将到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为自己政治生涯而战的关键政治局势更加恶化。

依莫希占指责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说谎。潘俭伟说,国会从来没有给机会反对党的私人法案。

依莫希占说:

“这明显是一个他们试图散播的谎言,以便人民会相信他们的每一个谎言。

“这是因为反对党曾经在国会提呈私人议案,如果他们还否认的话,是非常奇怪的。”

依莫希占说,1977年,反对党有三个私人议案在国会提呈,其中两个由我提出,另外一个则由民主行动党近打区国会议员颜祥兴提出。

依莫希占甚至斥责我没有纠正潘俭伟的声明,并声称这是反对党用以“欺骗和蒙骗”人民的谎言和虚假消息的一部分。

我检查了潘俭伟于4月6日在面子书发布的帖文:

“在马来西亚的国会历史上,反对党的动议和法案从来不曾在国会进行辩论(在1978年修改了“议会常规”后),因为国阵与议长勾结,控制了什么动议或法案将被提呈。”

俭伟是对的。直至修订议会常规,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包括我本身在内都曾经提出并要求国会接纳私人议案,因为它们在国会的议事流程中,比政府事务(如政府法案和动议)有更高的优先顺序,所以必须进行辩论(尽管总是被否决)。

然而,这个让议员提呈私人法案并要求国会接纳的便利,在修改了议会常规后已经“名存实亡”。修改后的议会常规把私人法案的优先次序降低,排在官方事务之后。那意味着,除非政府允准,没有任何私人法案的动议能在国会“浮上台面”。

在修改议会常规以便实际上“杀死”私人议案之前,我曾尝试在国会提出的私人法案包括为工人制定最低工资、收紧1951法贪污法令以对抗政治高层间的腐败、处理不公平的解雇、要求让反贪污机构国家调查局只对国会负责,还有禁止国会议员跳槽,并在他们跳槽后举行补选,以维持政治诚信,

今天希山慕丁获得不寻常的委任,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呢?这是如依莫希占之流的巫统领袖弄巧反拙的恶行,所以希山慕丁才被赋予了特别多的权力,以创造有利条件让纳吉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竞逐并赢得权力。

这很明显,虽然巫统和国阵领袖、宣传人员及网络兵团已经针对希望联盟领袖展开大规模的宣传攻势,事情对纳吉和巫统并不顺利。他们以前所未有的妖魔化行动,用谎言、错误信息和谩骂把我当成靶子。敦马哈迪、拿督斯里安华、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丹斯里慕尤丁、拿督斯里阿兹敏、末沙布等人被标签成我的鹰犬和傀儡,是我“遥控”或“精神操纵”的对象。巫统和国阵拥有或控制的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也前所未有地散播谎言、错误信息和谩骂(包括《马来西亚前锋报》那阴险又胡闹的“只要不是吉祥的阵线”的标志,上面有马哈迪、安华、阿兹莎、阿兹敏和末沙布的照片)!

纳吉知道马哈迪最近在在采访中告诉彭博社的事情不是没有根据的。马哈迪说60年的巫统统治可能终于来到尽头了,民间的情绪是如此强烈以至于纳吉将在来届全国大选落败,因为“今天你跟每一个人谈起,不管是谁,没有一个为政府说好话的,尤其是纳吉。”

巫统在2015年7月大洗牌后,委任了新的副首相、新的国阵策略宣传主任,并展开了新一轮的宣传攻势,然而这个宣传攻势已经失败了。

在我看来,希山慕丁被委任新职务,不只是显示纳吉失去对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作为他的副手的信心,也是对2015年7月之后,巫统和国阵的政治与宣传架构失去信心,尤其是纳吉对他的政治副官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拿督斯里沙列赛益和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失去信心。

我不认为希山慕丁被委任新职务是纳吉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做的退场计划,反之它意味着纳吉意识到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因此他需要一名超级部长来力挽狂澜。

希山慕丁可能不是副首相,但他显然已成为巫统或国阵政府中的第二号有权势人物。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拒撤短片向纳吉道歉赔偿 潘俭伟坚持“偷钱论”无误

转载自《当今大马》:

首相纳吉向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发律师信,要求撤回网上含有诽谤言论的短片及登报道歉,惟潘俭伟坚持“偷钱论”无误,拒绝道歉及撤回言论。

潘俭伟今天发文告声称,已收到纳吉代表律师哈法立占发出的律师信,该信函要求他撤回该短片中的声明、删除视频、公开向纳吉道歉,并且在7天内支付特定数额赔偿。

“我已经审查了这段在2017年4月6日发布的5分钟视频,我在此声明,我将坚持我发表过的言论(无误)。

“因此,我将不会撤回言论、删除视频和公开向首相道歉,乃至于不会献议支付任何数额的赔偿予纳吉。”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发表的言论是基于已完全没有争议的既定事实。”

以美司法部诉讼为据

潘俭伟以美国司法部提出的诉讼为据,指来自一马公司的钱被汇入首相私人银行户头,款项总额为7亿3100万美元。

“美国司法部自2016年7月提出上述事实以来,纳吉从来没有公开质疑或作出否认。”

他也指,美国把大马标签为“窃盗统治”(kleptocracy),甚至申请充公挪用一马公司资金购买的10亿美元资产。

“事实上,即便国会议员一再提出要求,但首相仍坚决拒绝在国会澄清和回应这个议题。”

概述纳吉“不当行为”

潘俭伟续称,他在今年1月入禀法庭起诉纳吉及大马政府在管理一马公司上渎职时,已概述了“不当行为”的所有事实和证据。

“纳吉甚至不必再次起诉我,只需要回答我在诉讼中提出的指控,以揭开任何据称是损害了其声誉的‘假消息’的真相。”

“我在2015年3月首次被起诉诽谤以来,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揭露、突出和质询一马公司涉及高达500亿令吉的丑闻,故此,我将不会被吓倒或害怕继续这么做。”

“我强烈地相信,不只是投选我进入国会殿堂的选民,其他大多数的马来西亚人民也都不能接受一个‘盗贼统治’的政府或一位窃取人民数十亿血汗钱的首相。”

“因此,我将固执地坚持和不屈不挠地捍卫民主事业,让马来西亚免于遭受这种“邪恶与病毒”的‘侵害’。”

向潘俭伟发律师信

哈法立占昨天向潘俭伟发出律师信,指潘俭伟在短片的言论,涉及诽谤纳吉犯下窃盗罪行及滥权。

潘俭伟的短片是在4月6日上载到网络,即在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出动议,要求修订《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简称355号法令)之后。

根据哈法立占提供的逐字稿,潘俭伟批评政府放行哈迪的动议,更指这是为了转移对批评纳吉领导的“窃盗政府”的注意力。

“(放行哈迪的动议)是个设计好的政治图谋,以便转移马来西亚人关注首相犯罪的焦点,即首相窃取一马公司数十亿令吉,该公司是马来西亚政府全权拥有的公司。”

“我们,民主行动党这一方,拒绝马江(议员)提呈的个人议员法案,并且关注更大的议程,我们不该忽略的焦点是,推翻拿督斯里纳吉领导的窃盗政府,那是国内最大的窃贼。”

潘俭伟于1月16日,起诉纳吉和政府在处理一马公司基金上行为不当,要求普通赔偿、加重赔偿及惩罚赔偿、利息及其他法庭认为合理的赔偿。

2015年,纳吉曾起诉潘俭伟诽谤,目前案件还在等待审讯。


继续阅读...

八打灵再也民主行动党大选“打国贼,救民主”筹款晚宴



日期:2017年5月6日(星期六)
时间:晚上7点
地点:八打灵再也SS2/64停车场 (Waze: http://waze.to/lr/hw2838rytr)

八打灵再也民主行动党订于5月6日(星期六)晚上7时,在八打灵再也SS2/64 停车场举办主题为“打国贼,救民主”(Fight Kleptocracy,Save Democracy”晚宴,欢迎民众踊跃购买餐券出席。

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表示,晚宴主旨除向民众讲解政局与时事发展,也为即将来临的全国第14届大选筹募竞选基金。

他表示,在上届大选,反对党联盟成功获得全国人民的52%选票,创下历史记录,但却因为选举不干净,选区划分不公平而无法入主布城。

“接下来的4年,我国非但处于动荡的年代,大马时局更是每况愈下。

国阵政府耗完所有现金,强施消费税压迫人民。通货膨胀没有获得抑制,马币汇率从2013年5月的1美元兑3令吉30仙,滑落至当前的1美元兑4令吉40仙或跌幅高达47%!”

潘俭伟指出,更糟的是,500亿令吉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不但闹得街谈巷议,当中有30亿令吉汇入首相私人银行户头的事件更被揭发。

目前,马来西亚人民承受着前所未有,在国际上被冠于臭名昭著的“盗贼统治国家”称号,以及生活艰难的各种困苦。

“我们希望藉由举办这一次筹款晚宴的平台,让民众掌握最新的时政之余,也集合人民力量挽救民主,向‘盗贼统治’说不!”

他表示,晚宴主要语言为国文和英文,主讲者包括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丶前首相敦马哈迪丶诚信党主席末沙布丶公正党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以及民主行动党的雪州3位州议员即刘永山丶杨美盈和拉吉夫。

餐席售价为白金桌席5千令吉丶金桌席2千令吉和银桌席800令(或每张票券80令吉)。 欲订购者可电邮至 dapdinner@gmail.com 或联络 016-878 2472 ,志明你的姓名丶联络号码和欲预订的桌席种类。不出席晚宴而只想捐款者,也欢迎把捐款汇入Maybank 5141 9634 2008或支票抬头请写上DAP Damansara,随後把汇款记录电邮至dapdinner@gmail.com 。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11日星期二

不满遭诽谤贪污与专断窃国 纳吉发律师信要潘俭伟致歉

转载自《当今大马》:

首相纳吉再度发出律师信,要求民主行动党八达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撤回网上含有诽谤言论的短片,并要求潘俭伟在至少两家报纸公开致歉。惟潘俭伟表明坚持其看法,不撤回言论。

纳吉的代表律师哈法立占(Mohd Hafarizam Harun)今天向潘俭伟发出律师信,指潘俭伟在短片的言论,涉及诽谤纳吉犯下窃盗罪行及滥权。

“与上述您的诽谤言论相反,我们的当事人既不是专断和独裁的僭主,他没有回避批评;也不是涉及贪污的领袖,或者篡夺人民的资产。”

“据你所言,你的言论毫无根据,充斥虚假的指控,旨在贬损我们当事人崇高的政治地位,其在国内外深受好评,并且表现没有瑕疵。”

“你这么做是带有恶意的。”

哈法立占指出,纳吉要求潘俭伟在至少两家报章发表书面道歉,并且支付法律费用,若拒绝从命,则会面对法律行动。




指放行哈迪动议有图谋

潘俭伟的短片是在4月6日上载到网络,即在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出动议,要求修订《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简称355号法令)之后。

根据哈法立占提供的逐字稿,潘俭伟批评政府放行哈迪的动议,是立下一个先例,尽管伊党的议席比行动党和公正党的议席还要少,却获得如此殊荣。

“(放行哈迪的动议)是个设计好的政治图谋,以便转移马来西亚人关注首相犯罪的焦点,即首相窃取一马公司数十亿令吉,该公司是马来西亚政府全权拥有的公司。”

“我们,民主行动党这一方,拒绝马江(议员)提呈的个人议员法案,并且关注更大的议程,我们不该忽略的焦点是,推翻拿督斯里纳吉领导的窃盗政府,那是国内最大的窃贼。”(以上划线的字句为哈法立占所强调。)

潘俭伟表明不撤回言论

潘俭伟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明不撤回其言论。

“那些证据已经在我入稟起诉纳吉渎职的案件中加以引述和标明。”

2015年,纳吉曾起诉潘俭伟诽谤,目前案件还在等待审讯。


继续阅读...

柔森也有相同指南.“邓章钦无需辞职”

转载自《当今大马》:

《雪州城乡规划指南》爆出对非伊斯兰庙宇有不当规定后,雪州行政议员邓章钦坦承疏忽并道歉,更表明愿意辞职谢罪。惟雪州行动党认为,邓章钦无需辞职。

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今日发文告透露,雪州行动党今午就上述事件召开紧急会议,并聆听邓章钦的解释,即他已要求官员修订,但最终版本却未反映其指示。

“雪州行动党一致同意,对于一个鼓励相互尊重与包容的多元族群、宗教的社会,非穆斯林宗教场所不应在穆斯林住处50公尺处以内及其他多项建议,是不合适的。”

“上述指南是国阵州属如柔州、森美兰等的现有条文。”

称赞邓章钦愿负责

潘俭伟表示,虽然邓章钦为此道歉,更表明愿意引咎辞职,但雪州行动党认为,辞职是不必要的。

“州委会认为,邓章钦并无犯罪,无需辞去官职。他未窃取雪州公帑,也未滥权圖利发展商等人。”

“反之,雪州行动党称赞邓章钦挺身而出,对无意疏忽扛起全责,尽管指南是由雪州规划委员会发出。”

成立小组辅邓章钦

文告表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当下之计乃是纠正错误。

正因如此,雪州行动党支持邓章钦决定,以在周三行政议员会议,要求即刻暂缓执行指南。

“有鉴于事情敏感与重大,雪州州委会决议设立一个小组,辅助邓章钦。这确保修订程序完善。小组将由副主席杨巧双领导,委员由拉吉夫、阿都阿兹、杨美盈与黄思汉组成。”

指南有宗教歧视?

《南洋商报》上周五报道,《雪兰莪城乡规划指南》第三修订版出现争议条文,更引发宗教歧视之嫌。

这包括非伊斯兰庙宇需距离穆斯林住家50公尺外、非伊斯兰庙宇不能设立在商店及住家、庙宇保留地若兴建在多元宗教社区,则必须知会及获得200公尺半径内居民同意,以及非伊斯兰庙宇高度不能高过附近清真寺。

邓章钦今日在雪州政府大厦召开记者会强调,雪州政府没有针对非伊斯兰庙宇的恶意,并坦承一时疏忽,没有重新检查修订版,同时为此而道歉。

他还说,自己愿意对此扛上全责,更表明若大众无法接受其道歉,愿意辞职。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7日星期五

被举报选民华裔占90%.潘俭伟:当中必有问题

转载自《星洲日报》:


潘俭伟(右)说,目前新登记的选民中只有25%是华裔,但偏偏被举报的选民中华裔占超过90%;王建民也呼吁选民一定要出席选委会的听证会捍卫自己的投票权。(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5日讯)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及选举策略员王建民指出,就在反对党积极鼓励满21岁的年轻选民登记,以便在来届全国大选获得投票权,但“政敌”却频频利用选举委员会提供的“举报选民权”来举报新选民,把政治立场“吹反风”的年轻华裔选民从选民册中除名。

潘俭伟披露,反对党自2年前开始发现华裔选民频频遭举报的现象,由于大选可能在今年内举行,他担心这项“国阵计谋”会越演越烈,使到许多新选民在大选时失去投票权。

“以目前新登记的选民人数来说,只有25%是华裔,但偏偏被举报的选民中,华裔竟然占超过90%,所以我们相信,这之中肯定有问题。”

潘俭伟提醒在1年内或近期才向选委会登记的新选民要频密检查自己的选民资料与状态,以免自己莫名其妙被举报,登记了但却遭举报成不了选民也不知情。

王建民也强调,他是根据数据来作出分析,并非作出毫无根据的指控。

他们接受本报专访时,发表上述谈话。

王建民:出席听证会免被除


王建民奉劝所有收到选委会信函的“被举报选民”务必要出席听证会,若选民不出席,就会从选民册中被除名,白白失去投票权!

不过,听证会在工作时间举行,因此许多选民基于需要请假不方便,或居住在偏远地区长途跋涉,或害怕麻烦,都选择不出席听证会。

“以雪州为例,雪州选委会总部设于沙亚南,居住在郊外如适耕庄、瓜雪等的选民要来到沙亚南,来回就需要3至4小时的时间,加上出席听证会,选民就花了一整天时间在这件事上了。”

被除名需重新登记

他说,一旦被除名则需要“重头来过”,需重新登记。

“因此,我建议被举报的选民将一些能证明自己申报地址无误的证据,如水电单电邮给选委会作为证明,这样就无需花时间出席听证会,选委会调查后就会将你登记为选民。”

王建民也指出,国阵及巫统向选委会举报选民时大多使用的理由有“身为当地居民的我不认识这位选民”、“我认为这位选民不是居住在这里”及“这位选民地址错了”等,因为选委会几乎都会对任何理由全盘接受。

“当然,我们反对党的确也会对可疑选民提出举报,但我们会调查清楚,比如一家杂货店竟然有20个新选民登记在同一个地址?甚至也发生同一个地址,有不同种族的居民,这些都是可疑的。”

他举例,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本身也没有树立好榜样,他与超过30人登记在4间巫统办公室的地址,因此该党州议员已经向选委会举报。

选委会每季度都会向民众展示选民册,新登记选民及更换地址的选民资料都会获得更新。不过,在选民册公布14天后,选委会将接受民众针对这些更新的选民册作出举报。每1个人可举报最多20人。

3个月2550雪州新选民被举报

另外,2016年第4季度的最新数据显示,短短3个月就有2550名来自雪州的新选民被举报,其中79%为华裔,马来选民占14.2%,印裔6.3%。

这2550名选民来自雪州的24个议席,其中20个属于巫统议席。

王建民也向本报展示一个由巫统党员举报华裔选民的真实案例,即来自雪州格拉纳再也国会选区底下的斯里斯迪亚(SeriSetia)州选区,1名王姓选民遭名为加兹兰的男子举报,质疑他的选民身份。

“加兹兰给予的理由是,斯里斯迪亚的居民不认识这位选民,选委会接受这个理由,便传召王姓选民在今年2月底参与听证会,最后这名选民成功证明了自己的资料无误。”

他说,自己根据加兹兰的全名找到他的脸书账号,发现他是巫统党员,且时常与巫统格拉纳再也区部主席尤索夫出席活动,因此相信他是来自这个区部的巫统党员。

王建民也披露,由于王姓选民无故被举报,参与听证会浪费了该选民的时间,因此他有权向加兹兰追讨100令吉的赔偿,惟加兹兰至今都还在“逃债”。





继续阅读...

哈迪呈个人动议掀争议 吉祥力阻遭国阵议员反击





政府拒绝提呈《伊斯兰法庭355》修正案后,球又回到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脚下。在国会通宵达旦通过政府其他法案后,哈迪终于以个人动议的方式将修法课题再提上国会辩论,甚至排在国会议事表第一位。但是许多议员在哈迪提呈动议前,纷纷起身反对,尤其是行动党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反对时,却遭国阵议员反驳,导致国会陷入一片混乱。

转载自《星洲日报》:

“若不行使权力就真蠢蛋”.班迪卡力排众议宣布休会

(吉隆坡6日讯)2016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修正法案(355法令修正案)私人动议有戏剧性的“结局”,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自嘲“若我不行使我的权力,我就真的蠢蛋”,力排众议决定将相关辩论环节展延至下次国会会议,不顾一众议员喧哗怒斥,宣布本次国会会议休会,“起立、鞠躬”后转身离开,留下一室错愕的议员。
广告

在政府同意及让路下,国会下议院在经过19个小时“挑灯夜论”并通过5项政府法案,将其它的法案悉数展延至下次会议后,哈迪阿旺终于在第三次提呈法案后,今日“如愿以偿”提呈这项法案动议。

反对党议员在最后一刻仍援引议会常规,力挽狂澜试图阻止哈迪阿旺提呈动议,然而在班迪卡护航下,哈迪阿旺用少过30分钟时间完成提议后,立即进入午休。

未说明下次国会日期

同样来自伊党的哥打峇鲁国会议员拿督达基尤丁在下午2时30分复会后,用约90分钟时间发表附议演讲。班迪卡较后宣布行使本身做为议长的权力,决定展延动议辩论至下次国会会议,但没有说明下次国会会议日期,以及以什么方式重启辩论。

班迪卡的宣布引来喧哗,一众反对党议员高声要求班迪卡收回成命,继续辩论让他们有机会可以发言;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不理众人高声抗议,援引议会常规12(1)条文,宣布本次国会会议无限期休会。

此时,下议院已经乱成一团,多名反对党议员包括诚信党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公正党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行动党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等都纷纷站起来,非议班迪卡仓促结束会议的决定。

在嘈乱声中,班迪卡站起来,向议员做一鞠躬,转身就离开议长席。

公正党加埔国会议员马尼卡瓦沙甘及卡立沙末先后带头喊口号,马尼卡瓦沙甘更直斥议长“害怕”,但班迪卡都不再理会,离开下议院。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4日星期二

申请为迎变大马义工或民主行动党实习生



欢迎申请为迎变大马义工或民主行动党实习生!

有兴趣参与者,请在Impian Malaysia脸书按“赞” @ http://facebook.com/impianmalaysia.

若有兴趣申请为民主行动党实习生,请将履历表、申请信、首选国会/州议员和可参与实习的日期电邮至daprocket@rocketmail.com。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3日星期一

潘俭伟批警方滥权阻马纳辩 促纳兹里证明大马非警察国

转载自《当今大马》:

警方临时拒绝马纳辩的做法继续挨轰,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狠批警方滥权,并促旅游与文化部长纳兹里坚持与前首相马哈迪辩论,以证明大马不是警察国。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形容,警方拒绝为这场辩论发出准证,是非常荒谬的做法。

首先,潘俭伟点出,辩论场地,即《阳光日报》总社Karangkraf大厦,是坐落在工业区,与最靠近的住宅区有好一段距离。

他续指,警方的职务是协调与确保,对话会或辩论和平进行,并支援与确保活动安全。

然而,潘俭伟说,最重要的是,根据《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主办单位仅需在集会10天前“通知”警方,而警方无权否决或批准集会,更遑论这场辩论是在私人场所的室内活动。

“警方在此事显然是滥权,毫无疑问地显示纳吉政府担心这场辩论举行。”

“这场辩论印证了大马人的想法——源自一马公司的数十亿令吉汇入首相的银行个人户口。”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2日星期日

戈梅斯:非前总执行长独自承担董事应为1MDB风波负责

转载自《南洋商报》:


主讲嘉宾在座谈会结束后,与C4成员研究1MDB风波的研究报告。左起为扎哈仑纳因、特伦斯戈梅斯、张菲倩、杨勇伟、辛蒂雅、潘俭伟、古纳西卡兰及沙立夫卡欣。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31日星期五

潘俭伟批纳吉蒙蔽一马债务 马哈迪问如何还余下400亿

转载自《当今大马》:

在财政部宣称一马公司已还清所有银行贷款和短期债务后,前首相马哈迪就追问首相纳吉,一马公司将如何摊还余下约400亿令吉债务?

而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也批评纳吉蒙蔽事实,只字不提一马公司仍拖欠的逾390亿令吉债务。

相信是售卖资产还债

马哈迪昨日在部落格撰文指出,由于一马公司目前已没业务,因此相信该公司是利用售卖各种资产所取得的109亿7000万令吉,来偿还上述短期债务和银行债务。

马哈迪所指的资产,包括Edra全球能源公司及大马城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股权。

“所偿还的债务总共是39亿令吉。所以,一马公司剩下70亿7000万令吉。不过,截至2016年1月,一马公司的总债务已累计到500亿令吉。”

“我有兴趣知道,一马公司有没有其他资产可出售,来偿还500亿令吉债务中,剩余的400亿令吉。”

“如果一马公司已没有资产,它打算如何筹集到这400亿令吉?”

400亿令吉花在哪里?


马哈迪也好奇,一马公司将这400亿令吉贷款花在哪里?

“这是一大笔钱,这肯定是用在某处。这笔钱是否已用来投资?若是,投资在何处?还是它已经被冻结?”

“如果已被冻结,那是谁和为什么冻结这些钱?一马公司有无权取回被冻结的钱?”

“一马公司是否已取回,所有已解冻的资金?这些资金是没根据国家银行批准而投资,才遭冻结。如果没有,这些钱在哪里?”

马哈迪点出,国家银行之前下令一马公司,遣回那些未经国家银行同意的海外投资金。

他说,纳吉目前对一马公司债务的解释,只会掀起更多疑窦。

“或许首相能解释此事。这是人民的钱。由于他们无论如何都必须为此买单,因此他们有权知道。”

还清银行贷款短期债

前日,财政部以国会书面回答行动党峇吉里国会议员余德华时指出,一马公司已经还清所有银行贷款与短期债务,总值37亿6450万令吉。

财政部披露,一马公司是在2015年和2016年,完全清还总值37亿6450万令吉的债务:

一、2015年11月23日的艾芬银行循环信用金(Revolving credit facility),合共2亿2950万令吉。

二、2016年3月31日的政府备用金(Standby credit),合共9亿5000万令吉。

三、2016年4月8日的马思堂投资(Marstan Investment N.V)贷款,合共20亿令吉。

四、2016年4月15日的进出口银行(EXIM Bank)短期融资(Term Financing Facility),合共1亿5000万美元(5亿8500万令吉,时价1美元等于3令吉90仙)。

不过,财政部并没交代,一马公司是否还有其他的债务。

没公开390亿元巨债

对此,潘俭伟今日发文告批评,纳吉并没公开一马公司的数个庞大债务:

一、联邦政府所担保的30年5亿令吉债券;

二、由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所担保,后来由财政部机构所担保的两个10年17亿5000万美元债券;

三、由财政部“支持信”所担保的10年30亿美元债券;

四、由IPIC所预支,后来由财政部机构担保的10亿美元;

五、IPIC代表一马公司所支付,后来由财政部机构担保的至少2亿3000万美元利息。

“因此,一马公司所拖欠的总债务是5亿令吉,联邦政府直接或间接担保的债务至少是77亿3000万令吉,或一共超过390亿令吉!”

讥纳吉是“迷惑大王”


潘俭伟续指,虽然一马公司已经以98亿3000万令吉卖了Edra全球能源公司,它仍拖欠390亿令吉。

因此,他批评,纳吉在回应余德华时,遗漏了这些总值390亿令吉的债务

“相反地,首相选择吹嘘一马公司还了38亿令吉,仅是这个丑闻缠身的公司总债务的十分一。”

潘俭伟揶揄,如果财政部的国会答复,还无法让纳吉冠上“大马迷惑大王”的称号,“我肯定不知道什么才能”。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30日星期四

潘俭伟:大马极度渴望获得外国融资

转载自《The Edge》:

(吉隆坡30日讯)反对党国会议员潘俭伟表示,大马似乎极度渴望东海岸衔接铁路(ECRL)项目获得外国融资,因大马愿意接受外国公司所提出的条件与条款。

被称为国家利益项目的ECRL,已经与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签订协议,而这个项目的融资方为中国进出口银行(China Exim Bank),成本为550亿令吉。

潘俭伟今日在国会媒体中心的记者会上表示:“正因为有人愿意以看似有利的条件借钱给你,这并不意味着你应该要接受这样的条件,来选择一个价格比预计价格高出两倍的产品。”

他指出,如今最糟糕的情况是,这个项目的实际资金成本不透明,以及本地公司和承包商只能参与此项目的30%工程。

“我们不知道这个项目的实际成本,因为它是在没有任何公开及竞投的情况下颁布的。

“我们如今也有许多已承建过双轨铁路项目的公司,但政府仍以更高的成本将一个标准铁路项目颁布予(一家)外国公司,外加本地公司的参与度极低。”

如此前报道所述,希望联盟(Pakatan Harapan)国会议员也曾揭露,HSS工程(HSS Engineers Bhd)进行一项广泛的可行性研究,估计该项目的成本少于300亿令吉。

“有鉴于此,为此项目支付550亿令吉只是因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了一个‘诱人的融资方案’,这绝对令人发指。”

同时也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的潘俭伟上周向财政部长提问,促其解释颁布价值550亿令吉的ECRL项目予CCCC的理由,以及为何大马公司并没有机会参与此项目的投标。

财政部长在志期3月21日的书面回应潘俭伟的提问时指出:“为了符合中国进出口银行所提供的融资资格,这个项目必须由CCCC所执行。”

中国进出口银行以低利率为大马就此项目提供一笔20年期的低息贷款(soft loan),宽限期为7年,而大马政府无需偿还本金。

(编译:倪嫣鴽)


继续阅读...

潘俭伟:PISA报考率减半‧“不擅电脑作答”理由荒唐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9日讯)国际学生能力评量(PISA)报考率从100%骤减至51%,是因为本地学生不习惯用电脑作答?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认为,教育部给予的理由犹如“小学级借口”,令人摸不著头脑,因此怀疑教育部是在给予假理由。
广告

他今日在国会媒体室,与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及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向媒体展示教育部于3月22日所给予的书面回应。

教育部长拿督斯里马哈基尔卡立指出,PISA报考率骤减的原因包括:学生不习惯用电脑作答,以及考试中途发生资料“丢失”与“受损”的“技术问题”。

对此,潘俭伟直言部长的回应简直是笑话,并认为这个回应毫无根据,有说谎之嫌。

“这犹如小学生没做功课被老师逮个正著时,向老师解释‘我的作业被狗撕破了’、‘我忘了做’,或是‘我没把作业带回家’等借口,而我们的教育部正给予这样的借口。

王建民:教部曾保证准备就绪


“教育部怎么可以说,电脑无法操作、有学生不懂得用电脑作答?在教育部为PISA考试做准备的2年内,若有学生真的不会用电脑作答,我认为教育部是相当失败的,而相关官员也应该受到对付。”
广告

王建民则指出,虽然教育部去年底宣布大马学生在2015年PISA考试中的数理与阅读排名全面提升,但PISA报考率从2012年的100%骤减至2015年的51%,以致大马不被纳入2015年PISA考试排行榜。

“根据2015年PISA考试报告,大马与标准的85%报考率差距太远,因此成绩不能与往年,以及其他国家作比较。”

他也列举不能接受部长回应的3大理由,即教育部已从2013年开始,也就是2年的时间为PISA考试作准备,而大马也不是第一次参与PISA考试,2009年的报考率高达99.3%,2012年更是100%。

“第三,教育部也在PISA报告出炉前保证,教师与学生都已经为参与PISA考试做好准备。”
广告

再里尔:“技术问题”一再重演

再里尔补充,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卡马拉纳登每年都在保证不会再发生“技术问题”,惟他无法解释,为甚么至今,这些“技术问题”仍无法获得解决。

他们也说,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曾于去年12月答应将会公布相关报告,但至今3个月,仍没有看到相关报告。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28日星期二

为了维护窃国大盗 不惊讶佐哈利拒绝赴会

假使财政部长已有直接或间接地从一马发展公司(1MDB)和SRC国际获得资金,身为第二财政部长的,是否连这个也赖得去向前者作出询问?

我很失望,虽然我并不惊讶第二财长拿督斯里佐哈利阿都甘尼,会即刻拒绝我邀请他到我的筹款晚宴上发表演说。其实,这是一个可以让佐哈利说服和恳求八打灵再也北区的选民,不仅可让一马公司课题“停火”,也可让我“稍息”的绝佳机会。

毕竟,佐哈利可以藉此证明他所说的,即“八打灵再也北区的人们投选你作为他们的国会议员去做更好的事情,或者是只热衷于对一马公司课题‘穷追猛打’。”

佐哈利以“我必须做好身为部长的工作和将为国家做最好的事”来作为拒绝受邀出席该晚宴的理由。

佐哈利受询时对《当今大马》说:“即便我与潘俭伟共进午餐或晚餐,也将不会按照他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因为我不是大马反贪委会丶国家银行丶警方和调查机构。所以,让这些机构去执行工作。迄今,我在信中并没有提到我希望这些机构停止调查工作。”

佐哈利不能“鱼与熊掌兼得”。

佐哈利是通过道制高点来逃避我的挑战。他表示要“做好身为部长的工作”以及他“将为国家做最好的事”。

如果是这样,目前他身居第二财长,有足够的权限去获取财政部公子司内的所有文件和交易──佐哈利是否已经知道了一马公司和其姐妹公司即SRC国际,为什麽及如何会损失了数以百亿令吉呢?

佐哈利甚至于是否赖得去询问身兼首相及财政部长的拿督斯里纳吉,是否真的接受了一笔源自一马公司的7亿3千100万美元汇入其私人银行户头?

或者,佐哈利有否询问纳吉是否有接收了一笔源自SRC国际的6千900万令吉汇入其私人银行户头,就如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在无意中所揭露的呢?至少,佐哈利有否致力于履行其职责,询问纳吉有否打算归还6千900万令吉予SRC国际呢?

当佐哈利宣誓就职并负责管理他自己部门的子公司时,为什麽作为第二财长的他却试图将其职责转移到“大马反贪委会丶国家银行丶警方和调查机构”呢?难道揭露遭欺诈的数以十亿令吉,并非在他部门和他作为部长的工作范围以内吗?佐哈利不敢询问的原因,是否因为他已经知道答案,但却不愿意“自找麻烦”(rock the boat)呢?

又或者,佐哈利自行认为过去已发生的事情,即使它是涉及被窃取了数以十亿令吉,都应该搁置一旁,而他所能扮演的角色,只是聚焦在如何为相关的更大丑闻“涂脂抺粉?

佐哈利有否出席我主办的晚宴以维护其立场已无关重要。然而,佐哈利的行为和行动,只能显示出其道德制高点和他宣称“为他的国家做最好的事”是虚伪的。

佐哈利没有回答涉及者所犯下的罪行,其实是企图掩盖已被盗用的资金和运用其权力来维护“窃国大盗”(kleptocrats),他背叛了国家,也牺牲了我们子孙后代的利益。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7年3月28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国会)财政部长必须说明油价每周浮动机制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27日星期一

拒绝赴潘俭伟选区筹款宴 佐哈里指已回应所有疑问

转载自《当今大马》: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早前邀请第二财长佐哈里出席灵北筹款晚宴以回应一马公司问题,惟佐哈里不领情,并指他已回答潘俭伟的所有疑问。


继续阅读...

致第二财长拿督斯里佐哈利的公开邀请函

一周以前,第二财长拿督斯里佐哈利阿都甘尼向我发出公开函件,要求我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课题“停火”。第二天我就公开回应,为何不能对一马公司“停火”,因为部长不仅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还多次混淆事件的真相。

无论如何,一个星期之後,部长摆出了缄默的态度。或许,佐哈利的沉默以对,以让我对相关课题“停火”。

倘若如此,部长肯定是在做“白日梦”。相反的,我要献议佐哈利一个绝佳的机会,不仅可让一马公司课题“停火”,也可让我“稍息”。

我正式公开邀请佐哈利出席我于2017年5月6日(星期六),在八打灵再也北区SS 2 露天停车场举办的筹款晚宴。

届时,佐哈利将会享有不受干扰的一小时,向选民解释为什么他们不应该再追究一马公司案件,还可告诉他们为什么不应该再投选潘俭伟(让我真正休息)。部长可以对300桌的观众这么做,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佐哈利可以向3千名群众解释,为什麽我“在这事件的所作所为,是不符合立法议员应具备的素质”。

部长可以畅所欲言,佐证他之前在公开信中所说的一番话,即 “潘俭伟指名道姓的谩骂,不只是对我(佐哈利)和其他的政府要员,对一名国会议员而言也是非常丢脸的。”

部长也可以直接询问八打灵再也北区的选民,究竟“他们投选的国会议员是否别无他事可做,而只是热衷于对一马公司课题‘穷追猛打’。”

事实上,其他将出席晚宴者,还包括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丶前首相敦马哈迪丶诚信党主席末沙布丶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等人。佐哈利也有机会要我们集体对一马公司课题“停战”(out of business)。

没有一名国阵部长会献议我这一类机会去出席他们的官方活动,哪怕只是给我15分钟的时间去解说纳吉政府如何窃取及挪用250亿令吉的一马公司资金。

无论如何,也许我是愚蠢的,竟然为巫统/国阵提供这麽绝佳的机会,来断送我的政治前程(sign my political death warrant)。问题是,佐哈利将是否有这个勇气和信念捍卫一马公司,接下我的挑战(pick up the gauntlet)。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7年3月27日(星期一)致第二财长拿督斯里佐哈利的公开邀请函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潘俭伟:为什么要保护石油公司?



随着政府宣布从3月29日起,将在星期三公布汽油及柴油价格顶价。不过,贸消部部长韩查再努丁表示,如果油站业者欲提供油价折扣或促销,必须获得贸消部批准。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质疑,这项限制是政府有意维护油站业者利益,让各家业者不能竞价,提供更低廉的油价让消费者自行选择。

"如果蔬菜、食物、拉茶、咖啡等等的价格都可以在市场上竞争,让人民比较价钱,为何对像汽油这样重要的基本物品,却不被允许竞争?"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3日讯)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要求政府解释为什么在汽油和柴油不再由纳税人补贴后,石油公司仍受到政府的“保护”。

也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的潘俭伟今日在文告指出,政府早前宣布允许燃油零售商以低于政府设定的顶价自由竞争,然而最后却完全大转变,国人因而感到非常失望。

他援引国内贸易、合作社与消费部长的话说:“与石油公司开会讨论后,我们已同意每周三公布汽油和柴油的每周价格,而(新机制的首周)价格将在3月30日生效。”

“拿督韩沙再努丁表示,任何业者若欲以低于每周顶价交易,必须获得贸消部的同意。要进行促销和减价必须先寻求贸消部的批准。”

“所有石油公司和油站业者受促遵守新的定价。对于任何不以政府设定的价格销售汽油或柴油的业者将受到严厉对付。”

潘俭伟表示,这项公告扭转了第二财长拿督斯里佐哈里和韩沙本人早前作出的公布。

他说,马新社在3月16日报道,佐哈里曾表示:“尽管顶价由政府决定,但石油公司可决定以低于顶价的价格销售汽油和柴油。”

潘俭伟称,这是韩沙在3月4日发表声明后的进一步文告。

“大转弯的第一个迹象是,本周早些时候我收到财政部的国会答复,指关于制定石油产品顶价的建议,还处于研究和评估阶段,这将直接涉及若干有关机构,如财政部和贸消部。”

他说:“事件的顺序清楚显示,政府受到抗议该政策的石油公司施压,因政策允许他们自由竞争。”

潘俭伟补充说,虽然部长声称,有意以较低价格售油或举办促销的公司在获得贸消部“批准”后,仍可这么做,但这个过程将是繁琐,且任何申请将受到其他石油公司的抗议。

“为什么这些石油公司仍受到政府的‘保护’,而汽油和柴油不再由纳税人补贴?相比其他商品和服务,为何这些油气公司如此特别可享有特殊保护?”

“我之前曾发表声明,支持‘低于顶价的自由竞争’政策,因为该政策的最终受益者将是受到高油价和其他必需品与服务重担的一般公众。”

他说:“竞争会令汽油公司更有效率向消费者提供更低的价格。”

他指出,目前政府政策的最大赢家是国家石油(Petronas)、蚬壳(Shell)、Petron和加德士(Caltex),因他们通过政府的定价有效地形成卡特尔(cartel,意指垄断联盟)来控制汽油价格。

他说:这样的政策将与竞争法令的精神和意图向抵触,该法令禁止所有其他行业出现合谋定价和垄断行为。

“即使是咖啡商公会(Coffee Shop Association)等商业团体已被告知‘限定’咖啡或茶价,这他们几十年来的做法,如今是违法的。”

潘俭伟表示:“我们呼吁政府优先考虑背负必需品和服务价格上涨重担的人民利益,而不是油气公司这些大企业。”

文:Surin Murugiah
(编译:陈慧珊)


继续阅读...

潘俭伟:政府不应允准汽油公司合谋定制油价

转载自《The Edge》:

(吉隆坡22日讯)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表示,政府不应通过执行上限价格新制度,以允准汽油公司组成一个不正当的卡特尔(backdoor cartel,意指垄断联盟)来限定油价。

潘俭伟透露:“(允许汽油公司合谋定价)将与2010年竞争法令的精神和意图相抵触,竞争法令遏止所有其他行业出现合谋定价(price fixing)和垄断行为。”

他是在今日国会的一项记者会上,向记者发表上述言论。

潘俭伟补充道,根据这项新价格机制,政府将从4月1日起每周公布汽油与柴油的上限价格,这将允准一个竞争市场,汽油公司将在上限价格以下定制市价。

“即使是咖啡商公会(Coffee Shop Association)等商业团体已被告知‘限定’咖啡或茶价,这是他们几十年来的做法,如今是违法的。”

与此同时,国内贸易、合作社与消费部部长拿督韩查再努丁今日证实,新的每周价格机制将从4月1日开始。

他说:“内阁已批准,我们将于下周开始。”


继续阅读...

被动驻守媒体室 记者难追访议员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2日讯 ) 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週二禁止媒体在国会走廊围访部长和国会议员,大批媒体今日只能集中在国会媒体室,等待议员「送上门」採访。

媒体室和议员、部长出现的国会走廊有段距离,许多国会议员甚至不知道媒体室位置,影响媒体工作者的採访工作。

媒体过去都会驻守在国会走廊,向部长和朝野国会议员「主动出击」,以追访最新课题和消息。但如今只能「守株待兔」,在媒体室外等待国会议员们自动上门,接受媒体访问。

根据记者今日观察,除了经常召开记者会的公正党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还有率领一眾火箭议员前来媒体室召开记者会的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外,记者专区显冷清,也没有任何国阵国会议员或部长前来开记者会,与过往工作状况迥然迴异。

多名反对党国会议员今日到媒体室召开记者会时,声援媒体工作者,认为禁令影响了媒体的工作,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也以「直播」方式,从国会走廊走到媒体室,並访问媒体工作者。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在记者会上表示,媒体室位置距离议会厅太远,以致媒体工作者难以进行工作。

行动党居鑾国会议员刘镇东则表示,负责国会装修工程的工程部,並未事先諮询国会议员的意见,导致他们在工作上的不便,而议长也应諮询国会议员和媒体,找出解决方案。

此外,工程部长拿督斯里法迪拉在感谢元首御词总结时表示,国会装修有如「鸭子划水」,人们只看到表面风光,却不知道这背后有许多人的努力,而国会议员针对媒体室太远等建议,他都已经知道。

「我將会在包含朝野议员的国会委员会中,討论接下来的改进事宜。」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

潘俭伟:仍是稽查师‧德勤应交SRC前2年财报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1日讯)行动黨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指出,既然德勤还是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的稽查师,德勤应该提交SRC的2015和2016年的财务报表。

他也促请新任总稽查司丹斯里玛蒂娜调查SRC,因为SRC曾向公务员退休基金局贷款40亿令吉,但至今SRC未能提交过去2年的财务报表。

他今日连同行动黨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在国会走廊召开新闻发佈会说,财政部长已通过书面回答,德勤虽表达辞职的意願,但在新的稽查师被委任之前,德勤还是SRC的稽查师。

“既然德勤还是SRC的稽查师,就应该提交SRC的财务报表。”

德勤是在2016年2月表示辞职的意願,潘俭伟质疑我国不缺稽查师,为何SRC时一年都无法委任新的稽查师?


继续阅读...

马大民主学堂第11讲:潘俭伟之马来西亚结构性经济危机





马大民主学堂第11讲,就在明天!详情如下:

主讲人:潘俭伟
日期: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时间:晚上8点至10点半
地点:MCCHR Pusat Rakyat LB, Jalan Pantai Baharu (A-3-8 Pantai Business Park), 59200 Kuala Lumpur.
主办: 马大新青年 (UMANY)
联络:明忠(016-4580783)(如果马大生需要交通,请私讯)
报名链接: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cJtxvT0HAnx1kQ00hAHqBQEps1xF-q9R5dLMdOzIeLD6oOQ/viewform?c=0&w=1
脸书活动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80867405630965/

欢迎马大生的出席!

《背景》

民主学堂来到第11讲,主题涵盖历史、政治、国际关系及经济。上学期的第2至4讲,民主学堂常驻导师张玉刚为大家讲解了凯恩斯经济学、哈耶克经济学和马克思经济学。而这学期的经济主题则是马来西亚结构性经济危机,马大新青年很有幸邀请到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在牛津大学就读政治、哲学和经济的潘俭伟为大家分析马来西亚结构性经济危机。

2014年1MDB丑闻爆发,马大新青年曾尝试邀请潘俭伟以讲解一马公司丑闻的来龙去脉但不成功。同年,由学阵执政的马大学生会举办了朝野辩论消费税,代表反对党的RAFIZI却在当天被警察逮捕问话,当时主办方赶紧通知潘俭伟前来代替,最后RAFIZI被释放并且及时来到会场与国阵政府代表辩论。

2016年,由校阵执政的马大学生会会长先斩后奏邀请了1MDB前总裁ARUL KANDA前来马大,明天举办,却在前一天通知各学生代表!学阵学生代表要求一并邀请潘俭伟为主讲人, 把活动形式变成辩论却被拒绝。当天,4名战友因为只是举牌抗议一马公司主席Arul Kanda没说真话而遭校方提控。

2014年石油价格大跌后,加上一马公司丑闻的爆发,投资者对我国顿时失去信心,抛售马币,马币大跌,从1美元对约3块贬值至4-4.5。大众商品如石油和棕油因市场需求疲弱而导致价格疲软,导致我国损失巨大的收入。在收入减少但开支维持的情况下,国际债务评级机构如惠誉、S&P开始敲响我国债务水平的警钟。联邦政府也必须缩减开支,取消补助津贴。太过依赖石油和棕油导致我国财政收入面临巨大波动和风险。

每当政府要控制我国外劳人数时,制造业和服务业业主第一时间会向政府反对。为何我国还需要依赖巨大的外劳?当我国平均薪资低不过印尼、泰国、越南时,原本在我国设厂的外资纷纷把工厂移至其他劳动力更廉价的地方。近几年,槟城工业区电子厂纷纷撤资便是个例子。这以表示我国的产业必须进行升级,从劳动力为导向的生产转项以机械为导向的生产。

种种的马来西亚结构性经济问题,将由毕业于牛津大学政治、经济和哲学系的潘捡伟为大家解析。


继续阅读...

我不认同光耀在他的面子书上使用的粗俗语言,然而那不是罪行,逮捕他或使用有限的警方资源对付他是没有根据的

我从国会前来双溪古月的路上,听闻“超人”丘光耀因为马华公会柔佛再也区会的举报,而在槟城被警方逮捕的消息,我深感震惊。

警方将把他从槟城带往新山以便对他展开调查。

我浏览了光耀的面子书,因为那是马华公会柔佛再也区会向警方举报他的凭据。

我不认同光耀在他的面子书上使用的粗俗语言,然而那不是罪行,逮捕他或使用有限的警方资源对付他肯定是没有根据的。

前来这里的路途上,我阅读了第二财长佐哈里致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的公开信。佐哈里呼吁潘俭伟在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课题上“停火”,他建议大家都应该让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歇息”。

虽然我期待潘俭伟明天给佐哈里的回复,但我不认为让一马发展公司国际洗钱丑闻“歇息”符合我国的利益。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每一天都带来冲击,并成为世界各地的新闻头条,它也是近来世界上最大的政府高层腐败丑闻。

上星期,佐哈里表示政府不能在掌握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完整情况之前仓促提控。

第二财长发表如此幼稚的声明让我惊讶。

一马发展公司由财政部全权拥有,就是说一马发展公司所知道的每一件事,财政部必定知道。

马来西亚人民不知道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发展公司洗钱丑闻的全貌,但是自从去年7月,通过美国司法部(DOJ)长达126页的反政府高层腐败诉讼,以寻求在美国、英国和瑞士没收超过10亿美元和一马发展公司相关的资产之后,全世界对该丑闻有了一个相当全面的了解。有关的一马发展公司资产,来自高达30亿美元的一马发展公司国际洗钱丑闻。

我承认第二财长佐哈里未必知道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全貌,然而首相兼财长拿督斯里纳吉应该掌握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全面。还是纳吉打算否认这一点?

佐哈里是否准备好向纳吉要求,身为第二财长他应该被告知一马发展公司的全貌,否则他会立刻辞去内阁中的职位?

让佐哈里来回答吧!

下个星期是4百万未登记的选民登记的最后机会,以便他们能够在可能于9月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

自从我在1969年首次被选入国会,我提出的其中一个课题就是选民自动登记。这是其他国家相当普遍的做法,在马来西亚却看起来不可行。

从我第一次被选为马六甲市的国会议员,48年过去了,选民自动登记却依然遥遥无期。

看来,我们拥有世界上其中一个无能和低效率的选举委员会,它没有能力提供与时并进的选民登记制度。

在其他国家的系统,选民可以今天登记明天投票。不过在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需要大约6个月来处理选民登记,以便选民可以投票。

那意味着,超过400万尚未登记成为选民的马来西亚人,必须在下星期前登记,以便国会解散并在9月举行全国大选时,他们可以行使宪法赋予他们的投票权。9月将是政府大肆庆祝8月31日的60周年国庆后,在全国制造了“良好感觉”的时机。

对于为何选举委员还是无法推行有效和与时并进的选民登记系统,以便人们可以在登记后的1个星期,或最多1个月,而不是长达6个月,就能投票,我大惑不解。

还有10天3月份就结束了。如果全国大选在9月举行,为什么我说下星期可能是人们登记以便可以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的最后机会呢?

因为3月27日后登记的选民,可能无法被列入选民册以作最后的审核,供9月投票使用。

我曾要求与选举委员会主席和官员会面,以了解为何选举委员无法推行这样的一个选民登记系统,让人们可以在登记后的1个星期,或最多1个月,而不是目前的6个月,就能投票。

不过,现任的选举委员会主席是马来西亚史上最不合作的选举委员会主席,民主行动党的国会议员要求与他和其他选举委员会官员会面以讨论选举制度,都被他拒绝了。

他有什么好隐瞒的?

过去,没有选举委员会主席拒绝会见民主行动党领袖和国会议员,以讨论选举委员会举行选举的宪赋职责。这是最令人遗憾的事,因为它似乎说明,第14届全国大选会是国家历史上最不公平和不民主的选举。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傍晚5时在霹雳州双溪古月举行的《为第14届全国大选登记选民的最后一周》活动上发表的演讲


继续阅读...

潘俭伟挑战佐哈里 解密总稽查司一马报告

佐哈里必须通过要求解密总稽查司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调查报告来证明其口中所谓的总稽查司无法具体说明一马公司案有何错。

上周,第二财长佐哈里阿都甘尼出席由马来西亚工业发展金融公司(MIDF)主办的一项午宴上告诉与会的投资界人士,政府“不能在没有完整真相(a full picture)的情况下提控一马发展公司(1MDB)。

佐哈里辩称“即使是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及总稽查司也无法具体地说明那里出现了问题。

佐哈里必须通过要求内阁立刻解密总稽查司报告,以向马来西亚人民证明他并没有为盗贼统治的政权辩护而成为一个大骗子。

这是因为当总稽查司报告在2016年2月公布后,纳吉政府将它列为机密文件,第二财长又怎能期望马来西亚人民会相信他所谓的总稽查司报告并没有发现一马发展公司任何具体的错误呢?

即便是时任总稽查司的丹斯里安比林都已经强调,官方机密法令分类的主旨,只是为了让公账会在没有不适当的泄漏下完成它本身的报告。安比林已清楚地说明,在公书会的报告完成后没有需要把总稽查司报告列为机密文件,并且让政府可酌情决定将该文件解密。

佐哈里可否告诉我们,为何总稽查司报告仍然保持列为官方机密文件呢?

是否因为即便“已消毒”(sanitized)的公帑会报告本身,已经点出了总稽查司在有关事件中发现了一大堆的欺诈行路径,倘若进一步揭露的话,将会使到国阵政府陷入困境?

例如,公账会发现了一马公司在没有进行任何适当的研究或尽责地调查,在在Petro沙特和其他基金投资了数以十亿美元。针对此,公帐会和总稽查司也发现一马公司只在短短8天的时间内,就决定把10亿美元投资在在一家与Petrosaudi国际公司联营的企业。

我们随后发现了来自国家银行,以及美国和新加坡法庭案件的确凿证据,即一笔7亿美元的款额已被挪用至由刘特佐持有的Good Star Limited。

公帐会和总查司也发现了一马公司的管理层,在没有获得一马公司董事局的批准下执行了数以十亿美元的交易。公帐会和总稽查司也认为,一马公司高层人员在多个场合提供错误的讯息予董事局。更糟的是,管理层被发现违反董事局所作出的决定。

公帐会及总稽查司的报告在这些指控中非常具体。

公总会及总稽查司报告确实是不够全面,因为公账会和总稽查司无法调查来自一马公司的7亿3千100万美元已经汇入首相纳吉的私人户头,主因是一马公司拒绝提供它海外的银行户头文件。

无论如何,公账会及总稽查司在他们报告中所阐明的,已经足以证明一马公司管理层犯下刑事错误和疏忽。这也是为何公帐会建议当局向拿督沙鲁哈米和其他涉及的管理层人员展开调查的原因。

因此,第二财长必须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还没有对挪用一马公司的资金展开调查,特别是对沙鲁哈米的调查已经完成了逾一年?为什沙鲁哈米还能担任首相署辖下的表现管理及履行单位(PEMANDU)的董事?

是否为了避免数以百亿令吉的款额,究竟是如何被一马公司窃取的更多确凿证据浮现,而且很大部分的款额已流向纳吉,沙鲁哈米因此而“不可碰触” untouchable)和受到首相本人的保护呢?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0-3-2017(星期一)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

否认公账会查不出一马弊端 潘俭伟挑战解密稽查司报告

转载自《当今大马》: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追击第二财长佐哈里针对一马公司的言论,在佐哈里宣称,公账会与总稽查司无法说明一马公司有何错后,潘俭伟就挑战佐哈里,要求内阁解密总稽查司报告。

“佐哈里必须马上要求内阁解密总稽查司的一马公司报告,以向大马人证明,他不是捍卫一个盗贼政府的大骗子。”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说,随着总稽查司针对一马公司的报告于2016年2月出炉后,纳吉政府将将之列为《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下的官方机密文件。

因此,他反问,佐哈里怎样期望大马人相信,总稽查司无法找到一马公司有何错的言论?

公开报告将令政府难堪?

他进一步说,甚至时任总稽查司安比林也曾强调,将一马公司稽查报告列为机密文件,只是要确保公账会在完成一马公司报告时,不会发生不必要的泄密事件。

“安比林阐明,只要公账会报告完成后,总稽查司报告就没有必要被列为机密文件,他也交由政府来决定是否解密文件。”

“佐哈里能否告诉我们,为何总稽查司报告仍未解密?”

潘俭伟指出,就连“经过消毒”的公账会报告,也提供了总稽查司所发现的不少弊端。

他问佐哈里,难道一旦公开了总稽查司报告内容,将导致国阵政府难堪?

揭刘特佐挪用七亿美元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他举例,公账会发现,一马公司投资在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数十亿令吉等其他资金,是在缺乏研究和审查的情况下进行。

“对此,公账会和总稽查司发现,一马公司在短短8天内,就同意把10亿美元,投资在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联营公司。”

他续指,在与国家银行相互印证证据后,加上新加坡和美国的司法案件证据,公账会也发现,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所拥有的Good Star私人有限公司,挪用了上述投资的7亿美元。

他也说,公账会和总稽查司也发现,一马公司管理层在没取得董事部同意下,就执行了数个数十亿美元的交易。

”公账会和总稽查司也总结,(一马公司)最高管理层数度向董事部提供假资料。更糟的是,最高管理层被发现违背董事部的决定。“

为何当局还没对付沙鲁?

潘俭伟说,公账会与总稽查司报告,详细写明这些指控,但他也承认,这些报告并不够全面。

他指出,由于一马公司拒绝提供其海外银行文件,因此公账会与总稽查司无法调查,源自一马公司,最终汇入首相纳吉个人账户的7亿3100万美元。

但他说,这两份报告已有足够证据显示,一马公司最高管理层犯罪和渎职,因此公账会建议当局调查一马公司前首席执行员沙鲁(Shahrol Halmi,见图)等人。

“因此,身为第二财长的佐哈里,必须回答的问题是:为何在超过一年后,还未完成针对一马公司弊端,尤其是由沙鲁所犯的诈骗行径?为何沙鲁仍是首相署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Pemandu)的主任?”

“难道是因为他是‘碰不得’,及获得首相本身的保护,以避免抖出更多证明犯罪的真相,来证明数十亿令吉如何被一马公司挪用,而其中大量资金汇给纳吉?”

查不出全貌而无法提控

上周,《The Edge财经日报》报道,佐哈里指公账会及总稽查司也无法具体说明,一马公司案有何错。

佐哈里也声称,因未能查出一马公司弊案全貌,而无法提控任何人。

潘俭伟接着就反驳佐哈里,指真正问题是政府拒绝查出该案全貌。

总稽查司一马公司调查报告3月4日正式呈至国会公账会,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当时证实,该报告已列为官方机密文件 。

公正党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去年公开这份报告,而被控触犯官方机密法令罪成,刑罚是入狱18个月。目前拉菲兹获得暂缓刑罚,并等待上诉。


继续阅读...

珍妮拉欣邦:將帶領沙婦女 / 透過政治途徑爭取兩性平等

转载自《华侨日报》:

【亞庇十九日訊】沙巴民主行動黨全州婦女組主任珍妮拉欣邦,將準備帶領沙巴婦女透過政治途徑尋求改變,以在爭取兩性平等上拉近距離。

她昨晚在該黨婦女組成立儀式上強調,該黨在沙巴各個地區包括內陸省,經獲眾多婦女們願意當該黨當後盾,以一起維護沙巴主權、土著的特權、及婦女基本人權,使來屆大選將有更大的改變。

她指出,本州一半的選票是在女性手裡,她們的取決有重大的意義,婦女們應與男士們共同合作,為該黨帶來更大的勝算。

她指出,該黨這幾天的活動,經讓約五千人知曉民主行動黨為婦女所鬥爭的努力範圍,包括積極鼓勵婦女從政或參與政治活動,並關注女性課題。

該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在獻詞時,強調今日婦女與50年代的婦女已不大相同。

他說,許多國際政治領袖都是由強悍及靈敏的女性來擔任,女性的領導力以及影響力,已不容小覷。

他說,我國今年的非土著女大學生佔60%,土著則佔了77%。這可預見女性在未來五十年的國家的影響,甚至可主導著國家的經濟與政治。

他開現笑地提醒年青的男士們,必須從今天起振做起來,以便將來還能與女性平起平坐,否則一不爭氣,將只能抑女人鼻息。

州主席黃天發則宣佈該黨有來屆大選,將會推舉有能力的女性來擔任候選人,讓女性在政治上也有平台扮演她們的角色。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19日星期日

没一马案全貌而不能提控? 潘俭伟:是政府拒绝查真相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上午11点38分更新

随着第二财长佐哈里阿都声称,因未能查出一马公司弊案全貌而无法提控之,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就反驳,真正问题是政府拒绝查出该案全貌。

他今天发文告表示,政府并没努力调查,让一马公司案浮出全貌。

“当然,我们必须完整的(一马公司)故事,才能提控任何犯罪者。但问题是必须要有一致的努力去调查罪案。”

“目前我们在大马看到的情况是,每个人都看到罪案已发生,但(当局)却完全没采取行动去调查。”

指两单位已查出多问题

潘俭伟也是公账会成员。他指出,总稽查司的一马公司报告早已查出许多问题,惟该报告仍受官方机密法保护而无法公开。

“请不要告诉大马人一半的真相……总稽查司已发现(一马公司)很多问题,并记录在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而内阁已把该报告列为官方机密法文件。”

他批评,一马公司拒全面与总稽查司合作,更拒让总稽查司接触其海外子公司的重要银行文件。

他指,公账会报告中的一些揭露,已足够让公账会总结一马公司管理层的巨大错误。

“公账会已具体要求(一马公司前任首席执行员)沙鲁哈米(Shahrol Halmi)必须被调查,他涉嫌导致一马公司及大马政府损失数十亿令吉。”

指美新国调查已有证据

针对佐哈里指那些在新加坡一马公司案被控者皆是新加坡人,与大马无关一事,潘俭伟反击佐哈里装傻卖呆。

“这位部长明显努力地假装无知及愚蠢,因为新加坡一马公司案已清楚点名洗钱者包括(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及其父亲刘福平等,他们皆是大马人。”

“一些证据包括银行转账也已呈给法庭,展示那些钱如何从一马公司被盗窃及私吞,包括那些流入首相个人银行账户的钱。”

他指,美国司法部的充公行动也有文件证明,超过56亿美元的资金如何从一马公司盗窃并在海外洗钱。

他批评政府不只没努力调查一马公司丑闻,更企图阻碍一马公司案的调查工作。

“佐哈里是在去年7月才受委为部长,他或没有涉及阻碍调查的行动。”

“但他不应小看大马人的智慧或认为我们愚蠢,而声称政府基于没有一马公司案的全貌而无法提控任何人。”

佐哈里指无法具体控人

《The Edge财经日报》昨日报道,佐哈里指公账会及总稽查司也无法具体说明,一马公司案有何错。

他说:“(只查出)把钱转至账户等等,并非这样,这只是一半的故事,若你要提控人,你必须要有完整故事。”

潘俭伟和佐哈里近日也针对一马公司案交锋,事缘财政部早前指,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TRX)及大马城(Bandar Malaysia)约32亿令吉债务,将持续由相关计划承担,潘俭伟因而直言,这意味着财政部已接管一马公司的32亿令吉债务来“拯救”一马公司。

惟佐哈里隔天否认政府“拯救”一马公司,并指一马公司子公司的32亿令吉贷款属于营运债务(operating debts),但潘俭伟抨击,这些贷款没有用在发展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及大马城,反遭一马公司“转移”至其它用途。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

1MDB借钱却没用在发展 钱去了哪里?此债怎么还?

在世界上任何一位称职的财政部长,将会否告诉你说由政府全资持有的子公司债务并不是其母公司的债务吗?

首先,我要感谢第二财长佐哈里阿都甘尼,针对“潘俭伟的一些事实”发表官方声明 ,以回应我之前对这个议题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这是因为部长在声明中,反而确认了我点出的事实,这包括:

1.部长确认了由政府拥有的房地产已以“名义”(nominal)的价格卖给一马发展公司(1MDB)。检视一马公司的财务报表将显示,面积70英亩的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城市私人有限公司(TRX)土地价格为每平方呎64令吉,总值为1亿9千400万令吉,而面积为486英亩大马马城土地价格为每平方呎72令吉,总值为16亿7千万令吉。

2. 部长认同了一马公司的房地产公司从社险机构获得8亿令吉的贷款和另一笔价值为24亿令吉的伊斯兰债券予大马城。

3.部长也确认了一马公司不再承担上述总值达32亿令吉的债务,因为它们已经由财政部承担。

问题是,除了以拯救来形容以外,还能如何去描述以上的交易呢?政府以“名义价格”将这些土地卖给一马公司,然而,当这些土地中有少于50%的土地“归还”给政府时,他们附带的赔偿责任却是32亿令吉?

部长没有提到的一个事实是,一马公司已分别以35亿令吉和78亿令吉的价格,出售30.5英亩的TRX土地和大马城的40%地段,而收益完全是归於一马公司,但却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去解决这些债务。因此,为什麽一马公司获得保留所有天文数字的利润,而财政部却需要去承担所有的负债?

佐哈里还通过声称以上交易只不过是有关房地产子公司的“ 营运债务”来试图摆脱他的困境。马来西亚人民不能理解他的复杂论述,即“因此,在一马公司的债务之间有明显的区别,它将不会由财政部公司去承担,而BMSB/TRXC项目公司的营运债务,则是有关公司的资产和负债的一部分……”

我希望曾作为企业界人士的佐哈里本人,没有真正去起草所发表的声明,因为它没有财务上的意义。没有一位称职的财政部长,将会去辩称全资持有的子公司的“营运债务”,并不属于其母公司的账目。

第二财长在发表如此尴尬的声明之前,不妨先好好地去咨询一马公司新委任的稽查公司即帕克兰德尔(Parker Randall)的会计意见。

更糟的是,即便佐哈里发表了不合逻辑的声明,他也没有承认总稽查司和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都已经发现了从借贷筹集而来的大部份资金,并没有用在有关房地产的项目上!

公账会报告第43页将告诉你,从社险机构借贷而来的8亿令吉,只有3亿3千800万令吉已用在一马公司房地产和其项目。馀额已经“被预支”(advanced)给一马公司母公司供作其他用途。

更令人人震惊的是,同一份报告的第45页将告诉你,从发行伊斯兰债券筹集到的24亿令吉,并没有一分一毫用在大马城或TRX的发展项目,或者是任何其他一马公司的房地产计划!来自伊斯兰债券的款项净额已“预支”给一马公司母公司供作其他用途以及再融资之前的贷款,也都已经用在非房地产的项目。

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本身向公账会供证时承认,由於一马公司集团内面对现金流困难,这些资金已被“转移”到他们的预期用途。

因此,尽管第二财部长强这笔32亿令吉借款的意图或许是“可操作的”,但实际上,绝大部分的借款已被大量用在“非经营性”的目的。
故此,套用佐哈里自己的说法,既然有超过28亿令吉的借款是“非经营性”的性质,一马公司必须偿还这些“已预支的款项”予财政部。

否则,它将对马来西亚的纳税人带来三重打击,即(1)一马公司从政府手中购买“名义价格”的土地赚取了数以十亿令吉的利润来掩盖部份一马公司在其他交易中所亏损的数以百亿令吉;(2)政府收回少过50%的地土地且附加了一笔32亿令吉的债务;(3)这笔32亿令吉的借款从来没有优先投资在土地,这意味着财政部本身必须进一步投资在有关项目以实现他们的价值。

马来西亚纳税人正遭受的,没有比我们目前眼下所发生的“非一般拯救“(extra-ordinary bailout)来得更加郁闷和受害。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17-3-2017(星期五)发表文告回应第二财长佐哈里的谈话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国际原糖降,大马白糖涨 潘俭伟敦促贸消部长交代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道

-贸消部长韩沙再努丁指大马从泰国进口原糖,但大马白糖零售价却比泰国低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反击,正当国际原糖价格下跌,大马政府却调高白糖零售价。


继续阅读...

土团党加盟诉大转变 潘俭伟欢迎盼达共识



土著团结党顾问敦马哈迪昨天宣布,同意加入希望联盟,不过要求希盟换名字、标志和竞选宣言。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今天指出,希盟非常欢迎敦马提出宝贵意见,并认为有土团党加入,希盟有望拉拢更多马来选票,而目前最重要的 ,就是希盟各党达成共识,那就是公平对待所有人民。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15日星期三

接受Tn Syed Ibrahim现场访问



继续阅读...

指一马公司32亿债务被接管 潘俭伟:证明政府出手拯救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道

财政部指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TRX)及大马城(Bandar Malaysia)约32亿令吉债务将持续由相关计划承担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认为,这意味着财政部已接管一马公司这笔债务,来“拯救”这家债台高筑的公司。

潘俭伟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表示,他在国会询问财政部列出从一马公司接管的资产,以及有无接管相关资产的债务,包括社会保险机构(SOCSO)借贷给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的8亿令吉及大马城计划所发行的24亿令吉伊斯兰债券。

但他说,财政部于3月8日的书面答复中,拒绝回答简单的“是”或“否”,反之拿公账会作挡箭牌。

“财政部在回答中指,公账会于4月7日公布的一马公司报告第106页提到,一马公司及子公司所拥有的资产,包括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大马城、亚依淡(Air Itam)及英达岛土地,必须交给财政部有限公司(MKD)。”

“答复也说,公账会已吩咐把一马公司资产交给财政部有限公司,但它(公账会)没针对一马公司的债务提出任何吩咐。财政部也未有最好的决定……”

“财政部也指,公账会第81页也深入提到,社会保险机构借给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的8亿令吉,及大马城计划所发行的24亿令吉伊斯兰债券,将继续由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及大马城计划的现金流所承担。”

潘俭伟质疑财政部的回答。他说,公账会确实建议财政部接管一马公司的资产,但公账会不曾建议相关债务继续由相关计划的资金流承担。

“公账会第81页提到的内容,其实是一马公司向公账会提出的建议,而非公账会的建议。”

批评第二财长撒谎

潘俭伟说,当首相兼财长纳吉没有明确以“是”或“否”回答其问题,就证明财政部已承担一马公司高达32亿令吉的债务,以拯救该公司。

“现在已很明显,财政部实际上以接管这些债务的名义,利用32亿令吉来拯救了一马公司。”

“这也代表,第二财长佐哈里阿都早前向媒体坚称,该部没有接管一马公司的债务一事,是一大谎言。”

一马公司重组尾声

在一马公司案爆发后,一马公司近期进行重组。根据新加坡《海峡时报》今年1月7日报道,一马公司的剩余资产——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大马城,及在槟州阿依淡的一块94.7公顷地段,将在接下来几个月脱售。

去年12月31日,一马公司也宣布,以71亿1000万令吉“土地售价”脱售大马城60%股份予大马依斯干达海滨公司(IWH)和中铁联营财团,作为一马公司重组计划最后一步。

佐哈里早前受询一马公司所剩的债务会否由政府承担时表示,一马公司没有向政府提出如是要求。

指纳兹里代表国阵


另外,针对旅游部长纳兹里准备与前首相马哈迪辩论一事,潘俭伟表示,纳兹里必须回答,纳吉个人银行账户内的26亿令吉源自哪里。

针对纳兹里指本身以个人身份与马哈迪辩论,非代表国阵一事,潘俭伟设问,纳兹里身为资深部长,怎么可能不代表国阵?

“这怎么可以,若不代表国阵,辩论有何用?若他(纳兹里)是以个人身份辩论,而不能代表政府出示论据,那他的辩论内容就会变成指控,有何用?”

“他是资深部长,他也来自巫统。”

“我对纳兹里与马哈迪的辩论有信心,纳兹里必须回答,纳吉个人银行账户的7亿3100万美元(26亿令吉)来自哪里?”

纳兹里已建议于3月25日下午3点,在其选区硝山的一座礼堂,与马哈迪辩论。

希盟需要开会商议

针对团结党总裁马哈迪昨日指,团结党将申请正式加入希盟,并盼希盟能更改名称一事,潘俭伟说,希盟欢迎团结党的宣布。

但他说,希盟必须开会商议,才能有下一步宣布。

“对我们而言,我们欢迎这个(团结党)建议,但我们必须在希盟会议上讨论后再做决定。”

目前,团结党已与希盟组成选举联盟。


继续阅读...

张念群:全力以赴 只有国阵倒人民才会好

转载自《亚洲时报》:

(本报山打根十三日讯)民主行动党妇女组全国秘书张念群国会议员表示,对党而言尊重沙巴与砂拉越的领导,同时也相信沙巴,砂拉越与西马半岛平起平坐,共同组织马来西亚。

她是昨晚以主礼嘉宾身份,在该党根区妇女组主办的欢庆三八妇女节晚宴上致词时,作出上述谈话,间接表明该党中央对沙巴与砂拉越党领导自主权的立场。

她表示,在2008年1月加入行动党,是想要看到更好的政府,并希望以党员的身份,帮助党的候选人助选,没想到在当年2月回律师楼上班时,接到潘俭伟的一封电话,送来一个新年红包,攻打雪兰莪沙登国会议席。

张念群以她当年如何踏入政坛从政的经过,与出席的根区妇女党员及支持者分享,并希望以此激励大家。

她说,沙登原本已有候选人黄全安,但他认为返回槟城家乡上阵更有意义,决定回到槟城去竞选,结果后来也中选国会议员。

张念群指出,当时的沙登国会选区是马华的堡垒区,反对党在这之前没有胜过,而马华当年的多数票超过1万张。

她说,在律师楼老板劝告不要去当炮灰的同时,在家人的支持下,作了代表行动党参加沙巴区国会议席竞选的决定,当时不是知道会赢,而是觉得要看到国家两线制,当国家需要我的时候,不能躲在办公室内吹冷气。

她进一步说,2008年在沙登国会议席竞选的多数票,不是200或2000张,而是2万张。不过她强调,这非个人功劳,而是党多年来树立的口碑,虽然当年只有27岁,但选民可为我投下信任票。

张念群表示,身为律师希望伸张正义,但在今天的马来西亚,在种种政治干预下,司法失去了效用,无法伸张正义,因为我们没有两线制。同样的委任制度,但为何外国都可伸张正义,因为外国有两线制。

她认为,要打破马来西亚的困境,没有其他选择,只有国阵倒,人民才会好。

她说,女人很少参加政治,作为一个妈妈很常会把家庭及小孩放在第一位,本身作为三个小孩的妈妈,何尝不希望每天陪孩子在家,但很多时候都做不到。国家在制度上已生病,又如何确保孩子们快乐健康成长呢?

她指出,马来西亚国际学校有7万人,显示很多国人对国家教育没有信心,现在大学生面对的问题是,大学津贴拨款削减,贷学及獎学金减,以前养儿防老可以,现在即使儿女念完大学,所赚到的未必够还房贷车款。

张念群强调,国家是我们的,不管沙巴人西马人,都是马来西亚人,在爱马来西亚的前提上。她说,马来西亚不是林吉祥的,但他可以用50年的生命要改变国家,换了政府得益的不是他一个人,而是全部马来西亚人。

她希望每个人可以找出3个人来,鼓励他们登记成为选民,那麽距改朝换代就接近了。同样的,再找3个人并说服他们大选时,一定要参加投票,改朝换代也更近了,希望大家全力以赴打造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15)(L2)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1MDB财报准延迟提呈.纳吉:延长至31日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4日讯)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说,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已将一马发展公司(1MDB)提呈2015和2016年财务报告的时间延长至本月31日。

他以书面回复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的问题时表示,此举是为了让1MDB召开常年大会和通过2015年3月31日及2016年3月31日终止的财务报告。

1MDB商美司法部诉讼

他说,1MDB已在去年7月26日通过媒体表明,该公司董事将会研究和讨论有关美国司法部提出民事诉讼事宜。

“任何有关重新审计1MDB财务报告的决定将会与新的会计公司商量后定夺。”

潘俭伟是询问财政部,1MDB新委任的会计公司帕克兰达尔(Parker Randall)是否会重新审计2013年和2014年被德勤(Deloitte)撤回的财务报告,以及1MDB何时会公布2015及2016年财务报告。

德勤去年宣布,1MDB的2013年和2014年财务报告可能会因为美国司法部的法律行动受到影响,因此撤回两份报告并辞去1MDB稽查公司的工作。

潘俭伟质疑,1MDB的2013年和2014年财务报告被撤回,帕克兰达尔如何在没有2013和2014年的公司期初余额(opening balance)的情况下稽查2015和2016年的财务。

他说,根据公司法令,所有公司必须每年提呈由外部会计公司所审计的财务报告,无法达成的公司或董事,将面对5年监禁和3万令吉的罚款。

“唯一方法就是重新审计1MDB在2013年和2014年的财务报告。”

他说,1MDB主席丹斯里伊尔旺必须解释,为何他及1MDB董事迟迟无法就1MDB财务审计作出决定。


继续阅读...

财政部要与帕克兰德商榷再定 潘俭伟不满怠慢重查一马账目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一马公司委任帕克兰德为其稽查公司,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乘机追击,询问该公司会否重新稽查一马公司志期2013年3月至2014年的财务报表,但财政部却表示,一马公司董事局会先与帕克兰德商榷,再确定是否重新稽查。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追问一马公司,要求其主席兼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交代,为何一再拖延稽查过往的财务报表。

事由潘俭伟上周向财政部提问,一马公司已两年未呈财务报表,去年7月德勤更是宣布2013年3月与2014年财务报表无效,基于帕克兰德今年1月受委为新稽查公司,会否重新稽查2013年3月与2014年财务报表。

然而,财政部却回答,董事局将与新稽查公司商榷后,再决定是否重新稽查一马公司财务报表。

无法重查有何用?

潘俭伟在文告中指出,一马公司深陷丑闻,但依尔万接管一马公司领导层一年后,对此怠慢,令人震惊。

他以公司法令为例,公司每年必须提呈财务报表,且须受到稽查公司核实,否则可入狱5年,或罚款3万令吉。

“唯一解决方案,就是重新稽查2013年3月与2014年财务报表。”

“因此,委任帕克兰德为新稽查公司,他们却无法履行职责,那有什么意义?”

“为何在财政部秘书长的领导之下,一马公司董事局如此怠慢?”

德勤财务报表作废

随着美国司法部在去年7月发起充公行动,一马公司与德勤双双宣布,任何单位不应再采用一马公司2013年与2014年经审计的财务报表,直至美国法院有所裁决。

Aftaas是一马公司第四家稽查公司。前三家分别为安永、毕马威、德勤。

一马公司前身登州投资机构(TIA)是于2009年3月首先委任永安(Ernst & Young)为稽查公司,但在一马公司提呈首个财务稽查报告前,于2010年9月中止永安服务。

一马公司之后委任国际四大稽查公司——毕马威(KPMG)为新稽查公司,毕马威在2010年、2011年及2012年负责稽查一马公司。

但毕马威之后遭一马公司开除,一马公司之后委任德勤为新稽查公司。


继续阅读...

大馬公司委會限1MDB 本月內呈2年年報

转载自《中国报》:

(吉隆坡13日訊)財政部長拿督斯里納吉指出,大馬公司委員會已給予一馬發展公司(1MDB)期限至今年3月31日,以提呈2015年及2016年的年度財務報告。

他是上週二(7日)在國會下議院以書面回覆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的提問,即一馬公司的2015年及2016年財務報告何時公布時,這么指出。

潘儉偉還問及一馬公司宣布聘請帕克蘭達爾(Parker Randall)為新會計師,是否會重新審計2013年及2014年年報。

納吉指出,重新審計必須交給新會計師決定。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13日星期一

与林吉祥茶聚



日期:2017年3月13日(星期一)
时间:晚上8点
地点:Sky Deck, Summit USJ
脸书活动转页: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69423380179440/

其他领袖,如潘俭伟和杨巧双也会出席。

欢迎30岁以下年轻人一起参与,也登记成为选民。


继续阅读...

力争乌冷国席和杜顺大州席火箭诚信党互相助选



转载自《南洋商报》:



(加影12日讯)希望联盟将在来届大选中全力争夺乌鲁冷岳国会议席和杜顺大州议席,尽管目前仍未决定由行动党或诚信党人选上阵,但两党都会互相助选,务求在希盟旗帜下取得胜利。

上述国州议席目前都属伊斯兰党阵地,其中乌冷区国会议员是仄罗斯里,而杜顺大区州议员则是拉查里。

派人上阵决定重要

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今日为该党设立在山力花园的杜顺大服务中心开幕时指出,希盟将全力争夺上述两个议席,而最后由行动党或诚信党派人上阵则是个重要决定,需由中央领袖定夺。

他强调,无论是行动党或诚信党上阵,都会全力为对方助选,更重要的是,候选人是来自希盟,并不是中途U转,加入敌对党的人选。

“这两国州议席对希盟来说非常重要,如今我我们不需依赖伊斯兰党来组成政府。”


继续阅读...

罗志兴事件显示火箭有原则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10日星期五

备战大选 适耕庄火箭办激励营



为迎接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 适耕庄民主行动党日前于新明记酒家举办一项“行动党领袖和党员大选备战激励营”。

该项激励营邀请多名行动党领袖出席,向沙白县党员传递正能量。出席领袖包括全国行动党副组织秘书伍薪荣、苏健祥、全国组织秘书特别助理赵子路、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副财政刘永山、组织秘书黄田志、副组织秘书黎潍裮、宣传秘书黄瑞林、副宣传秘书张菲倩、州委拉吉夫及火箭报责任编辑张玉刚。

黄瑞林及各领袖当晚呼吁党员们保持正面的态度,为大选做好准备,包括鼓励身边的亲朋戚友确保在3月结束前就必需已登记成为选民,这样才有机会在来临大选投票。

他们也说,巫统企图反对年轻华裔登记成为选民,党员必需时时警惕,不让他们奸计得逞。

另外,领袖们也呼吁党员需通过宣传政绩来为行动党拉票。

此外,潘俭伟在致词时也呼吁党员必需站稳立场,一旦听到对行动党不利或者不正确的谣言,必需力驳到底,否则将助长不实消息,最后影响投票结果。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8日星期三

总检长还认为纳吉清白? 潘俭伟质询遭国会驳回



转载自《当今大马》:

在野党国会议员在本季国会追问一马公司案再碰壁。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向首相纳吉提问,总检察长阿班迪是否还认为他在26亿捐款门是清白的?惟国会驳回这个问题。

潘俭伟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表示,他是以书面向首相提出该道质询。

但他说,国会秘书罗斯米(Roosme Hamzah)在一封信函中驳回潘俭伟的问题,并指潘俭伟的问题只是一个粗糙的假设。

“我不知道我的问题哪一部分是假设。”

“大家都知道去年一月,总检察长召开一个记者会宣布,纳吉清白。他(总检察长)声称流入首相个人银行账户的钱是来自沙地阿拉伯的捐款。”

促纳吉来国会解释

潘俭伟因此质问,为何他的问题无法被纳入国会议事表?

“总检察长依然保持一样的观点,或他已改变他的观点?”

“还有,为何首相不敢前来国会否认,那些钱不是来自一马公司,反之真的是来自一个王室的捐款?”

他认为,在此课题上,那更像是纳吉的支持者代替纳吉发表声明。

“他(纳吉)不曾来到国会解释这个玷污大马国际名声的课题(26亿丑闻),这个国家已是公认的盗贼统治国家。”

2015年7月,《华尔街日报》爆料,纳吉私人账户接获26亿令吉,但数月后,总检察长阿班迪却声称,这笔钱是来自沙地阿拉伯王室,纳吉以将大部分资金归还,宣告纳吉无罪。


继续阅读...

潘俭伟诉1MDB案行为失当.纳吉要求撤讼.高庭5月22开审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7日讯)高庭将于5月22日审理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政府,要求撤销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起诉他与政府在一马发展公司(1MDB)弊案上行为失当的诉讼申请。

承审本案的高庭法官拿督约翰路易士今日在内庭会见各造代表律师后,谕令潘俭伟的代表律师必须在3月21日之前,针对纳吉和政府要求撤销诉讼的申请作出回应。

纳吉的代表律师诺哈芝拉披露,该造是于2月14日基于潘俭伟没有法律地位、诉讼没有理据、琐碎无聊和滥用司法程序等理由,要求高庭撤销诉讼。

律师:潘俭伟逾期提诉讼

另外,代表政府的高级联邦律师祖琳披露,潘俭伟在诉讼中所提出的控诉并没有反应实情,也逾期提出诉讼,所以高庭不应受理。

潘俭伟是于1月16日入禀高庭,起诉纳吉和政府在一马发展公司弊案上行为失当而要求赔偿。

除了要求高庭宣判身为公职人员的纳吉行为失当外,他也要求高庭宣判纳吉滥用权力从一马发展公司谋取私利。

同时,潘俭伟要求高庭估算纳吉和政府应支付的普通赔偿、加重赔偿和惩戒性赔偿,并谕令纳吉支付堂费和遵循一切高庭认为合理及有必要的庭令。

他在诉讼中说,纳吉是于2009年4月3日受委为首相兼财政部长,并从2009年开始成为一马发展公司的主席。

他强调,作为一家由政府或财政部所设立的公司,该公司的顾问、董事或股份持有人皆有责任合理的使用公帑,且应把公众的利益考虑在内,公平、精明、负责任和透明化的进行投资,以确保相关投资活动不会危害民众的权益。

他说,身为首相、财长和一马发展公司的主席,纳吉对一马发展公司所作出的任何决定或指示扮演了直接及非直接的角色,甚至有权委任、革除该公司的任何董事或管理层。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7日星期二

《迎变梦飞扬》教育营义工招募

迎变大马诚邀能教英语、数理科者加入志工,在这来临的学校假期协助砂州贫困小孩追求更美好的明天!

日期:2017年3月20-25日
地点:沙巴丹南Kg LIGS, Tenom, Sabah

这项计划定于来临的学校假期2017年3月17日-25日进行。志工们需自费购买机票(若有必要)飞往亚庇机场,并缴付参加费用,以应付机场到目的地的交通费。膳食费、住宿费及保险则由迎变大马承担赞助。

若有任何疑问,欢迎联系至以下电邮地址:
impian.edu@gmail.com

有兴趣参与者,请在脸书Impian Malaysia按“赞”或填写以下表格
http://impianmalaysia.com/registration/index/php

若欲进一步了解此自愿者计划:
http://www.impiansarawak.com/resources/docs/Impian%20Sarawak%20Volunteer_FAQ.pdf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6日星期一

檳政府撥地 州立畫廊將拓藝展空間

转载自《news365》:

莊夢軒(右)贈送畫作給李凱(中),由斯里珍珠畫廊館長郭斯高陪同。

(檳城6日訊)檳城州立畫廊委員會主席李凱指出,檳州政府將撥出1依格土地予檳城州立畫廊,以作為複合式的藝術展覽空間。

他昨午出席於打銅仔街斯里珍珠畫廊的“莊夢軒個展——蠟染·宣紙 古今的傳承與蛻變”時說,由於現有空間限制了畫廊發展,因此極需新空間來作未來發展。

李凱說,這是以檳州首長林冠英為首的檳州博物館委員會所作出的議決。檳城州立畫廊是檳州政府撥出9依格作為藝術特區的項目之一。

這項計劃位於五條路填地,由檳州國際會展及展覽局董事潘儉偉統籌,預計耗資3000萬令吉,目前正向各界徵求計劃書。

他說,這項計劃將有助於推動檳城藝術發展,惟資金有待籌募。“現在已有了市值2000萬令吉的土地,惟尚缺資金。籌募到資金便能打造佔地4至5萬平方尺的藝術展覽空間。”

另外,莊夢軒在活動上指出,這是她的第4次個展,也是繼2006年之後在斯里珍珠畫廊的第2次畫展。

“當初我是為了把藝評寫得更好而學畫的。”目前她既是創作者,也是藝評人。她從事藝評30余年,也是國內外活躍的策展人。

她說,這次畫展以“傳承與蛻變”為主題,主要想繼承傳統水墨畫,同時在傳統上創作出自己的風格,在宣紙以蠟染作畫。

“傳承與蛻變”不僅表現在媒材方面,也在構圖和創作題材上。她說,一般以蠟染創作的畫家,多以人物或固定的花紋作為表現主題,她卻以蠟染來創作抽象畫。

這次畫展展出了35幅近期畫作。展期為3月5日至12日。開幕當天現場熱鬧,有不少藝術畫廊的業者,以及藝術工作者出席。(光明日報)

(光明日报)


继续阅读...

三八妇女节#KamiLayak #KamiSokong 运动



在倡議性別平等的新世代,男人女人都不能缺席。

如果連男議員都可以從女性的角度出發去制定政策和關注女性的權益,我們也就更靠近性別平權之路。

配合三八婦女節,潘儉偉錄製了拒絕歧視女性的有趣短片,記得點進去看,別錯過。

趁着38妇女节世界日,我们呼吁大马人民一起共同记录一个全世界支持女性权利的视频(长达10至60秒)

#kamiSokong
#kamiLayak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3日星期五

半数国人不信任政府 希盟:贪腐是万恶之源



公正党拉菲兹、行动党潘俭伟和诚信党拉惹卡玛鲁巴林发表联合文告,《一票投国阵就是一票投腐败》。三人在文告中,指大马身陷贪污腐败,“52%的大马人对政府、各机构和社会经济失去信心。当中83%的人认为,贪污是问题根源。”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27日星期一

(伦敦)与潘俭伟茶聚



日期: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
UTC时间:下午3点半至五点半
地点:Rasa Sayang Restaurant, Macclesfield ST
主办:Malaysian Progressives United Kingdom - MPUK
脸书活动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06816826190407/


继续阅读...

(沃威克)与潘俭伟茶聚



日期: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
UTC时间:中午12点至下午1点半
地点:S0.20 Social Sciences, University of Warwick
脸书活动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453646821343738/


继续阅读...

一马公司::世界上最大的金融丑闻之一



日期:2017年2月27日(星期一)
UTC时间:晚上7点至8点半
地点:Turl Yard Lecture Room, Lincoln College
主办单位:Oxford PPE Society
脸书活动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67813976988819/


继续阅读...

引领FGV撑过鸡年

转载自《东方日报》:

作者:杨善勇 | 专栏:仅供参考

联邦土地发展局旗下环球投资公司(Felda Global Ventures,FGV)2012年部署上市,声势雷霆万钧。推介公司的上市招股书,首相纳吉深切寄望公司所劝募的资金,犹胜面子书一筹。

纳吉所言,不完全是不吝溢美之词。据报道,总值105亿令吉的环球投资公司,乃是当时全球排名第二的上市计划,仅次于面子书。认识这点,自可明白首相雄心万丈之由来。

然则,事与愿违。上市以来,公司財务跌跌不休。2014年的季度財务报告还说,一度亏掉1200万令吉。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因此公开质问:环球投资公司是否可能步上马航的后尘?

时光荏苒,倏忽n年,环球投资公司的业绩不但没有改善。沙里尔奉令新任联土局主席之后,还发现了內部的財政紕漏处处,不得不探討將公司自大马交易所除牌的可能。

此外,公司的经营模式,显然耐人寻味。接受《新海峡时报》专访,沙里尔举例说明,种植园转移FGV名下,联邦土地发展局的年收,从10亿令吉遽然减少至2亿令吉!

犹为惊人的是,沙里尔一度高调揭露,环球投资公司上市首次公开募股募集的60亿令吉,扣除当中配给垦殖民的17亿,余下的43亿令吉资本,不知所踪。

儘管这样,沙里尔隨后澄清,咄咄怪闻,纯属误会。不管怎样,由此可见,当局账目流程的解读、批示和审核,確实隱藏不少一言难尽之破绽。沙里尔尚且如此,何况外人?

可惜,这个国家的管理体系和行政机器,始终没有从歷史的苦涩,汲取教训;而是遮遮掩掩,放任闪失。垦殖民唯有但愿沙里尔走马上任的雷厉风行,为FGV带来转机、新机和生机,至少撑得过鸡年。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21日星期二

庄敏·不成熟的危机回应方式

转载自《星洲日报》:

在野党有个通病,以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人民就得照单全收,只因为他们常对支持者说一句话:我们比国阵做得还要好。

只不过,在505大选之后,在野党的支持度就没有再攀上高峰。就算是在野党执政且引以为傲的槟城与雪兰莪,亦是如此。选民都在想,如今的在野党真的能取代国阵政府入主中央,引领大马迈向更好的改变与未来吗?

当然,在野党的执政表现选民都看在眼里,也已经用选票为行动党及公正党的成绩单打分,在上届大选继续委托在野党在槟州及雪州掌权;惟在野党如今无法实现大团结,议席分配没有谈妥的一天就甭谈来届大选的胜算,就连内乱也都来了,支持者的信心自然大跌。

记得在大学时期,2014年参加全辩时的其中一道辩题是:我们应该对在野党更加严苛还是宽容?虽然我队没有抽中这一题,但要在两者之间作出选择,却让我感到相当为难。

我想,这也是选民,尤其是在野党支持者如今面对的困境与矛盾。执政党一党独大,长期霸权是非常不健康的现象,但在野联盟的表现令人无法满意,数个在野党的关系仍充满不确定性,他们又是否能组成政府实现真正的以民为本?

两边,都不是自己最称心如意的选择。选民这般心态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早已酝酿多时,只是最近因为马六甲行动党大地震──行动党资深领袖沈同钦与另外3名州议员,包括该党前甲州主席吴良山愤而退党,内心的纠结又再度被挑起。

以沈同钦为首的4人指行动党已经变质,乖离党过去的奋斗目标与政治理念,行动党领导层当然不会认同对他们如此负面的言论;姑且不论谁是谁非,但行动党多名领袖的危机“回应”(处理)方式,欠缺了政治成熟度。

4人退党消息一出,媒体无需拨电话给该党高层要求回应,他们就主动发文告开骂了。先有毒瘤论,再到错信论、叛徒论,还有“选错时间”论,对沈同钦等4人火力全开,毫不客气。看在旁人眼里,只觉得这般场景似曾相似,这不是诚信党离开伊党,以及巫统“异己”对党主席兼首相纳吉开炮,较后创立土著团结党时所遭受到的对待吗?

从每一名回应此事或表达看法的行动党领袖中,也不难从他们的言论看出谁是“擦鞋仔”,谁是应声虫,谁又在党内敢怒敢言,不会全盘接受党领袖的所有作为及言论;而最不可以忽略的,就是党内沉默的声音。

沈同钦等4人退党风波也引来两极化的回响,有网民大骂他们背弃行动党及没有顾全大局,当然也不乏支持他们以退党对党表达抗议;这起风波看似已经落幕,但难免对行动党的形象带来负面影响,而该党领袖毫无政治风度的处理方式,看在基层眼里有如杀一儆百。

看在选民眼里呢?马六甲人会用选票告诉行动党答案。只有他们最有资格评断,他们是否满意行动党对待沈同钦等4人的方式。

大马政治人物最大的问题就是“我永远没有错”,但最近专访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以及前几天采访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与副宣传秘书张念群的新闻发布会,在谈及选民对在野党的表现不尽满意时,3人均坦承在野党仍有许多进步及改善空间;但是,许多在野党领袖早已经忘了何谓谦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以为只要人民对现有政府不满,在野党无论做什么都能赢得民心。若抱着这样的心态迎战大选,或会成为致命伤。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20日星期一

致林吉祥生日快乐



转载自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脸书专页:

我27岁踏入政坛,首次出征大选。转眼间,这已经是我从政的第9年。我和几个同期出道的同志如潘俭伟、杨巧双常说,我们不知道自己会从事政治工作多久,可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不会像林吉祥这样把毕生都奉献给国家。

可不是,老大今天迎接他的76岁大寿,而今年,也同时是他从政51周年!是什么样的毅力和决心,才能让他投入这么多的岁月和精力?

第13届全国大选我转战古来,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不少人劝我留守沙登,毕竟攻克马华前总会长黄家定的选区比蝉联沙登要难上许多。很多人也劝说,为什么非要我去?别人去不行吗?

我义无反顾的移师,林吉祥是最主要的原因。对我而言,当年72岁的老大都可以放弃安全区,32岁的我凭什么说不?

我不否认,能够被委派到大选前线州和林吉祥一起并肩作战,我的内心其实还拥有些许的自豪感。没有三两三,也不会被选中站在这位政治巨人身边吧?

我从政的过程十分匆促。2008年一月三十日入党,二月被委任当后选人,三月八号中选国会议员。其代价就是,政治这个我完全不了解的生态,对我的个人生活、情绪,都带来了巨大的冲击,甚至萌生退意。

跟随在林吉祥身边学习,让我寻获解答。

还记得有一次,我被人事纠纷所困扰。与国阵争锋相对那我是斗志高昂,可是和自己人周旋,却让我烦不胜烦。

就在一晚,我和老大在一场活动后与该州州级领袖一起坐下来吃夜宵。老大在言谈间示意州领袖们要把该州的人事斗争处理好。

“我希望自己能够常来走动,可是我每次来都被记者追问你们的事,让我很烦。我来这里是要来处理攸关国家前途的大事,为什么要被这些人事小事转移焦点?”(大意)。

老大的这番话虽然不是说给我听,却让我有醍醐灌顶之感。对啊!如果改朝换代是我的追求,那么为什么要让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改变了我的志向?从此,每当我因为某些政治工作上的插曲而情绪低落,老大的这番话就成为了我救赎。

林吉祥50年的政治工作有赞有弹。他的政治判断和决定当然不可能每次都对, 可是,有时看到一些文章指责老大玩弄权术,我都只能说,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老大,生日快乐!感谢您为这个国家的付出,我们这些后辈唯愿可以一直跟随在您的身侧,向您学习。


继续阅读...

退党与爱党

转载自《东方日报》:

作者:张济作

民主行动党马六甲州4名国州议员日前宣佈退党,在马来西亚政坛引爆了一枚「炸弹」。民主行动党代主席陈国伟表示,这是「4颗毒瘤」的去除,沈同钦自嘲是「毒瘤自动脱落」。事实上,党中央领袖包括国会领袖林吉祥、秘书长林冠英、宣传秘书潘俭伟、组织秘书陆兆福、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等中央领袖全速赶到马六甲「灭火」,可见事情的严重性。

在马六甲,沈同钦、吴良山的名字是响噹噹的。他们联同林敬贤和陈仲祥一起退党,对于党內外的支持者而言,无疑是一场大地震。眾所周知,退党的4位国州议员过去在马六甲的服务颇受好评。沈同钦更是除了林吉祥林冠英郭金福外,行动党在甲州的標桿性人物。沈同钦几乎可以跟行动党划上等號了。

沈吴等4人过去跟林冠英的关係不佳。后期更是跟党中央的关係决裂。去年沈吴被冻结党龄一年,原本今年2月初解冻,应该是修復关係的开始,不过,显然情势更见恶化,以致出现4人退党风暴。

助长伊党气焰

沈吴4名议员列举了民主行动党数宗罪,譬如跟前首相敦马哈迪合作的举动,背叛了民主行动党宗旨和原则;505大选为伊斯兰党站台,助长了伊党的气焰等。这些言论可以有不同的解读,不过由沈吴等4位深孚眾望的议员提出,其杀伤力不小,因此行动党领袖不得不忙著灭火。

从爱党到退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忠贞爱党的基层领袖及议员,竟然演变成退党或「叛党」,同时指控党已变质等,党中央须痛定思痛,不能等閒视之。

简单一句:「毒瘤」已除、遗憾、意外、惊讶等,都不足以掩盖党中央和州际领袖的权力运作的权责分际。长期以来,行动党中央干涉各州领导层的新闻时有所闻。早期的霹雳、森州、柔州等,如今终于在马六甲引爆开来。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表示,退党的议员曾是他的偶像。他对他们的离开感到伤心,唯他不认同4人指党的斗爭已变。从潘俭伟婉转的言论中,可看出4位退党议员已挑起党的「斗爭路线」课题,若处理不好,將会对该党造成伤害。

我相信沈吴等4人,在此时宣佈退党,点出行动党的路线斗爭困顿,不是「为国阵献大礼」,而是希望行动党內部正视路线斗爭的爭议。如果能于大选之前疏导解说,相信还可以化危机为转机。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沈同钦伸橄榄枝续旧情 潘俭伟投桃报李可合作



甲州行动党4名议员退党,昔日战友恩断义绝,但局势似乎柳暗花明,退党议员之一的沈同钦昨天不否认,未来和火箭合作,而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今天也投桃报李,认为火箭都能够和宿敌敦马哈迪一笑泯恩仇,因此和沈同钦合作,也不无可能。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16日星期四

纳吉指含有政治目的 要法庭撤潘俭伟诉讼

转载自《当今大马》:

首相纳吉入禀法庭,以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的诉讼含有政治目的和滥用法庭程序为由,要求法庭撤销后者起诉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的案件。

纳吉代表律师聂阿里亚说,纳吉于2月14日要求撤销上述诉讼,理由也包括他并非潘俭伟在诉状和陈述书中所指的公务员。

“潘俭伟也没有说明合理的案由。”

他今天在高庭法官约翰路易斯于内庭为此案进行案件管理后,对记者这么说。此案将于3月7日过堂。

成功申请暂缓入禀

聂阿里亚说,其当事人成功申请暂缓入禀答辩书,以等待法庭对撤销诉讼申请作出裁决。

出席者包括潘俭伟代表律师蔡琼安(译音)和此案第二答辩人大马政府的代表律师祖林。

祖林说,政府也将入禀申请撤销潘俭伟的诉讼,法庭给予两个星期时间入禀这项申请。

潘俭伟于1月16日,起诉纳吉和政府在处理一马公司基金上行为不当,要求普通赔偿、加重赔偿及惩罚赔偿、利息及其他法庭认为合理的赔偿。


继续阅读...

行动党估计9月后大选 吁最迟3月杪登记选民



转载自《当今大马》:

基于2013年大选后人们不再热衷于登记选民,行动党启动一项运动,以鼓励与推动选民注册,并强调若来届大选落在今年9月后,最迟必须在3月杪登记选民方能投票。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今日在记者会上说,选委会数据显示,单单在2011年就有102万人登记成为新选民,但在2013至2015年期间,却仅有61万7000人登记选民。

“这3年期间,平均一年只有20万6000人登记选民,比之前大为下降。”

“合格的新选民大概一年增加50万人,意味着未登记选民的数量,比起登记选民数量增加更多。”

不要放弃选民权利

潘俭伟说,随着大选将近,合格新选民应该尽早登记,以免丧失选民权利。

“我们预料大选将在9月后举行。你要在来届大选投票,就必须在3月杪前登记成为选民。”

潘俭伟补充,这是因为,选委会通常会耗时5至6个月,来完成登记选民的程序。

“这是最后呼吁。如果你不满政府,改变就在你的手中。”

记者会的其他出席者包括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与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

怪伊党分裂在野党

潘俭伟说,选民可能不满在野党分裂,但这却是无可避免的事情,因为伊党决定离开在野党联盟,而与巫统越走越近。

“还有人要说服伊党加入我们,但选民却不喜欢这种变数,我们需要尽快处理此事。”

不过,潘俭伟强调,如果选民不出来投票,最终国阵将保住政权。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6日讯)“先登记,之后再决定要把选票投给谁。”

耐心等待希盟宣言出炉

行动党宣传主任潘俭伟说,他希望选民耐心等待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及政策,在这之前先登记为选民。

他今日在副宣传主任张念群陪同下在行动党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希盟秘书处与土团党目前定期召开会议,草拟迎战第14届全国大选的竞选宣言及政策。

“选民看到我们的竞选宣言前就决定不投票,我认为太早下定论。”

他坦言,反对党目前给予选民的信心不足,以致选民“不在乎,不投票”的心态对反对党构成了最大挑战;他明白,反对党之间的联盟模式尚未稳定,而选民不喜欢充满不确定性的感觉。

“你不投票就是国阵最想看到的结果,因为只要你不投票,他们就可以保住政权;若你对政府不满但不投票,你也‘有份’允许国阵政府继续掌权。”

张念群则说,对国阵政府感到愤怒的人民或许也对反对党的表现不尽满意,惟她希望满21岁的年轻人登记为选民,不要放弃投票权力。

“若不登记为选民,后来改变主意决定要投票时,已经丧失权力;选民有投票给国阵及反对党的选择,但若你没有在3月31日前登记为选民,你就没有选择。”

针对爱德曼(Edelman)公关公司昨日公布2017年信任调查结果显示,52%大马人对政府及现有制度没有信心一事,张念群说,这显示大马人对国家失望及想要改变的渴望还在。

450万人未登记选民

她披露,目前仍有450万名满21岁或以上合格选民尚未登记,大部份为21岁至29岁的年轻选民。

潘俭伟也披露,2011年的新选民登记人数高达102万3000人,但2013年至2015年的新选民总数却只有61万7000人。若以每年增加50万合格选民的趋势来算,未登记选民人数的增加幅度已超越新登记选民人数。

确保能大选投票
3月底前登记选民


潘俭伟宣布行动党将会从现在开始直到下个月,举行活动呼吁更多21岁或以上年轻人登记为选民,主题为“若你对政府不满,改变就在你手上”。

“选举委员会需要5至6个月处理1名选民的登记,我们预计大选将在9月以后举行,3月登记才赶得及投票,若在4月或5月以后才登记,可能要到12月才正式成为登记选民。”


继续阅读...

民主行动党领袖访马六甲葡萄牙村



林吉祥、潘俭伟、刘镇东、郑国球等人拜访马六甲葡萄牙村,在当地其中一名最年长的长者家享用马六甲葡萄牙裔的美食。

长者Greg看起来一点都不像84岁,曾是军人。林吉祥曾在2003年到过他家协助村民争取搬迁赔偿,相隔14年重返。

马六甲民主行动党面对日前的一些挑战,但我始终相信,小市民心中有把尺,看得清楚。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15日星期三

民主行動黨杜順大(Dusun Tua)區晚宴



挽救大馬,改變在即!

日期: 2017年2月23日(星期四)
时间: 晚上7点半
地點: 蕉賴9英里Taman Alam Jaya組屋停車場

购票热线: 019 361 0235 / 016 6634390
电邮: dapdusuntua@gmail.com
银行户口: DAP KG BARU BT 9 CHERAS
21209500093504 ( RHB BANK)


继续阅读...

要求撤销纳吉诉讼 ·潘俭伟申请4月3开审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5日讯)高庭将于4月3日开庭审理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要求撤销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起诉他诽谤的诉讼申请。

潘俭伟的代表律师班杰明披露,承审本案的高庭法官罗斯兰也择订于9月18日至20日正式开庭审理纳吉起诉潘俭伟诽谤的诉讼。

他解释,若高庭批准其当事人要求撤销诉讼的申请,审讯的日期将会腾空。

他说,双方代表律师较前曾提出暂缓高庭聆讯的申请,直到联邦法院在彭亨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起诉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诽谤一案中,针对公职人员是否可起诉任何人诽谤的法律课题作出裁决为止。

公务员诉诽谤法院未有裁决

“不过,法院在本月13日并没有针对公职人员是否可起诉任何人诽谤的课题作出裁决,所以我们决定继续本案在高庭的聆讯。”

联邦法院于本月13日推翻上诉庭撤销安南耶谷起诉《马来西亚前锋报》诽谤的裁决,并谕令把案件发还吉隆坡高庭进行完整的审讯,以鉴定安南耶谷是否以公职身份兴讼。

上诉庭曾于2016年3月1日裁决,安南耶谷不能以其公职身份起诉任何人,包括媒体诽谤,并接纳英国德比郡议会起诉《泰晤士报》诽谤的案例。

根据有关案例,政府机构或官员不能对他人兴讼,因为当官员所遭受的批评是与本身在履行职务时的表现有关,该名官员不能提出任何诉讼。

纳吉是于2015年3月5日入禀高庭,起诉频频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财务提出质疑的潘俭伟和网络媒体“人民媒体”(Media Rakyat)负责人陈志光诽谤,要求赔偿。

诉状指潘俭伟于2014年11月3日,在行动党筹款晚宴上发表对他构成诽谤的演讲,而有关演讲被“人民媒体”所录制,有关题为“纳吉制造大马史上最大丑闻”的短片和文章先后被上载到优管(YouTube)及脸书。
广告

不过,潘俭伟在答辩书反驳说,身为一名公职人员,纳吉的各项行为应受到批评,因为民众有知情权,以了解或接获任何对民众有影响的资讯,并以公平议论,及在受约制特权,作为抗辩理由。

潘俭伟也于2015年5月8日,基于纳吉没有法律地位向他兴讼及滥用司法程序,而入禀高庭要求撤销纳吉的诉讼。


继续阅读...

纳吉诉潘俭伟诽谤案·9月18日起开庭审理

转载自《马新社》:

(吉隆坡15日马新社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起诉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课题上诽谤他的案件,将从9月18日开审至20日。

司法专员拿督罗斯兰在内庭会见纳吉的代表律师诺哈兹拉及潘俭伟的代表律师阿里夫班杰明后,择定上述日期审理此案,


继续阅读...

携手敦马救大马 吉祥:火箭没变质

转载自《东方日报》:

(马六甲15日讯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否认,与前首相敦马哈迪合作拯救马来西亚的举动,是背叛了民主行动党的宗旨和原则。

他认为,提出有关控诉的人士,根本无法拿出相关理据证明指控。

他直言,近期甲州4退党议员把有关指控列为退党理由之一,此说词与巫统及国阵领袖、宣传人员及网络兵团攻击行动党的论调没有分別。

林吉祥也是振林山国会议员。他是于昨晚出席行动党中央领袖与甲州党员支持者会面交流上致词时,发表上述谈话。

他也挑战乡村与区域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针对发表的文告,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以便当场对峙,同时也一一反驳有关言论。

创党宗旨不曾动摇

民主行动党代主席陈国伟在会上形容该党「毒瘤」已除,更指退党的4名议员对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唯他相信对甲党员及支持者有信心,因为过去该党51年遭到国阵打压及迫害,都不能击退该党领袖为国家人民服务的心。

他说,两天前收到4位议员退党的消息,让他感到意外及惊讶,但不会心痛,只是伤心4人竟称行动党变质,他强调该党创党到下个月將庆祝51週年,创党宗旨及信念不曾动摇。

「日久见人心,我们和他们共事这么多年,遗憾的是为何他们有这种逆行的转变?儘管如此,在过去一些时日看到他们歪曲事实,污衊行动党领导层、毁谤党同志及侮辱纪委会,行动党都没有因此而放弃他们。」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则认为,没必要继续渲染4位议员退党事件,因为该党眼前有更重大的目標,即改变马来西亚,为下一代带来更好的未来。

他表示,退党的议员曾是他的偶像,因此对他们的离开感到伤心,唯他不认同4人指党的斗爭已变,反而觉得该党越来越接近打倒国阵的目標。

有关行动党中央领袖与甲州党员支持者会面交流昨晚吸引数百名党员及支持者出席,更成为眾领袖「討伐」日前退党的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鲁容州议员吴良山、峇章州议员林敬贤及葛西浪州议员陈仲祥的大会。

出席者尚包括该党组织秘书陆兆福、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副宣传秘书张念群、甲州主席郑国球、秘书邱培栋及武吉巴拉支部主席黄和平等人。


继续阅读...

行动党中央领袖与甲州党员支持者会面交流



潘俭伟:行动党的斗争到底哪里变质了?

我们透过 Impian Sabah 和 Impian Sarawak, 进入东马帮助没水,没电,没路的穷苦人民。

这是党的理念带领我们走到这里。"

转载自《星洲日报》:

林冠英:设3人特别小组督战.誓要夺回甲退党4议席


林冠英(前右四)与行动党领袖和支持者展示“爱行动党”的卡纸,誓要夺回失去的1国3州席。前左一起张念群、林吉祥和陈国伟,前右一起邱培栋、陆兆福和郑国球。(图:星洲日报)

(马六甲14日讯)调整策略,誓要夺回甲州退党国州议员的1国3州议席!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晚宣布,党中央将成立一支以该党组织秘书陆兆福为首的3人特别小组,成员包括副主席郭素沁和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以协助甲州行动党重夺在议员退党事件中失去的甲市区国会议席、鲁容区、峇章区和格西当区州议席。

他透露,该中央小组将会获得党中央赋权,拥有人力和资源上的支持,并从明日起开始工作,为甲州领袖提供意见和配合,并推动一些活动,积极备战誓要夺回失去的4个国州议席。

“虽然退党事件发生了,但中央领袖和大家站在一起,做你们后盾挺你们,我们要拿回1国3州议席。”

出席党领袖与支持者交流会


林冠英今晚在甲州行动党党所举办的“党中央领袖与甲州党员支持者会面交流”,再度就4名退党的国州议员事件,向甲州人民和行动党支持者道歉。

“我承认有错,我看错人,因为我们相信他签给他(大选候选人委任状),结果有了四人帮。这方面我需要负起一些责任,我承认被沈同钦欺骗,今晚我要向行动党党员和马六甲选民认错道歉。”

对于已加入国阵的行动党前主席东姑阿都阿兹指还会有来自柔佛和雪州的行动党议员退党,林冠英认为这是国阵的策划,且让他拭目以待,同时他也会聆取该党柔州和雪州主席,即刘镇东和潘俭伟的答案。

他质疑沈同钦、吴良山、林敬贤和陈仲祥4人退党的真正原因,因为4人对外宣称对党失去信心,但不曾在党内部向代主席陈国伟或组织秘书陆兆福表达过对党方向的不满,可见退党根本是师出无名。

出席者有该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副宣传秘书张念群、甲州主席郑国球和秘书邱培栋等。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双溪威新村2月18日团拜



双溪威新村农历新春大团拜在2月18日(星期六)晚上6点半假双溪威新村5路篮球场举行。

当晚呈献节目包括舞狮,排舞,合唱及幸运抽奖。

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甘榜东姑区州议员刘永山、八打灵市议员温宗龙将出席。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13日星期一

住宅区围篱 灵市长促先申请

转载自《东方日报》:

(八打灵再也12日讯)灵市市长拿督阿兹兹表示,灵市有很多花园住宅区在未获得市政厅的批准下,擅自设立社区围篱计划,他理解每个花园住宅区都希望可確保当地的安全,但居民必须先向市政厅申请,以符合社区围篱计划的標准。

阿兹兹表示,只要居民能够达到市政厅擬定的標准,市政厅均会批准。

「事实上市政厅的標准也不会太难,除了需要获得当地居民的75%同意,也需確保不会阻碍道路,因为有些主要道路不適合设立围栏,这就是为何市政厅要求居民先申请才设立围篱及栏杆。」

他指出,市政厅近年也採取积极的措施,包括將活跃的花园住宅区列在名单內,市政厅小组將主动联络居民协会主席,以鼓励和协助他们设立社区围篱计划,確保花园住宅区的安全。

100万拨安全计划

「有些花园住宅区还需要开会通过等事宜,市政厅希望可以协助他们尽快设立社区围篱计划。」

他也强调,除了设立社区围篱计划外,居民也需要与警方合作,而市政厅则以拨款的方式协助居民解决安全问题。

「市政厅在今年共拨款100万令吉实施安全计划,而市政厅也將拨款6000令吉给居民协会和睦邻计划展开安全活动。」

他表示,今年申请安全活动拨款的反应十分踊跃。

阿兹兹昨晚出席八打灵再也元宵节新年大团拜时,向媒体如是指出。

出席者包括八打灵再也南区国会议员许来贤、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和灵市市议员甘地玛特、李满智、陈德升和林怡威。

未交出垃圾管理权

另外,阿兹兹也表示,雪州子公司达鲁益山集团(KDEB)已相继接管巴生市议会、士拉央市议会和安邦再也市议会的收垃圾服务,但由于灵市市政厅与承包商的合约还未期满,未能將管理权交给达鲁益山集团。

「灵市市政厅在去年刚与承包商更新一份2+1的合约,必须等到合约期满后,才能够把清理垃圾管理权交给达鲁益山集团。」

「市政厅去年合约期满时,达鲁益山集团还未准备好,因此只能先接管巴生市议会的垃圾管理权。」


继续阅读...

潘俭伟:经济不好商家生意跌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1日讯)元宵节不再只能抛柑、抛蕉,抛“小黄鸭”更引人注意?!

由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及八打灵再也国州议员联手主办的元宵节新春大团拜,周六傍晚在灵市再也公园热烈引爆,吸引不少民众携同家人及好友前来参与。

主办单位首次在元宵节活动上筵开30席,与民众一同捞生;市政厅亦安排部份小贩于傍晚6时至晚上8时,到现场免费派送约20种食物给市民享用。

除了前来感受热闹的元宵气氛外,单身男女也趁着“东方情人节”参与抛柑及捞柑活动,希望能在新的一年里告别单身,不少父母更鼓励孩子参与,趁此机会多认识一些朋友。

百箱年柑免费派

除了主办单位准备了百箱年柑免费派给民众外,更有参与者别出心裁,将一大袋已写好个人资料的“小黄鸭”全抛入湖中,以求觅得有缘人。

现场也有一些小贩瞄准商机,摆档出租渔网等工具,尽管半小时须付5令吉,惟仍很快就被租借一空。

虽然在活动开始前一小时左右下了一场雨,所幸不到半小时就逐渐停雨,让活动顺利进行。

捞柑活动开始后,现场的单身女子纷纷把个人联络写在年柑上,尔后抛入湖内,一些随同的男性友人也帮忙一起抛柑,希望抛得越多,得到的机会越多;有意寻找伴侣的男士们则利用现场租借的渔网等工具捞柑,场面非常热闹。

受访民众表示,他们随同朋友一起来参与这项活动,除了希望抓住新年的尾声,再感受一下新年气氛,也希望能够透过抛柑环节认识更多新朋友,或是寻得好姻缘。

部份民众认为,今年的人潮似乎不比往年,抛的人多,捞的人少,因此他们仅志在参与,并不会抱持很大希望。

出席者还包括八打灵再也市长阿兹兹、公正党八打灵再也南区国会议员许来贤、行动党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及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等。

保安围篱计划
符条件必批准


阿兹兹在致词时提及,灵市的保安围篱计划今年获得许多居民协会提出申请。而市政厅在相关方面的拨款预算约有100万令吉,因此鼓励居民在住宅区成立围篱计划,只要符合申请条件,当局一定会批准。

他表示,部份申请遭拒绝,主要因地点不合适,如大街上的商业区就无法围篱,同时申请也须获得当地75%居民同意方能通过。

垃圾清理,换新承包商

同时,他证实,雪州政府子公司达鲁益山集团(KDEB)确实会接手雪州各地方政府的垃圾清理工作,惟因灵市于去年刚和新的垃圾承包商签订2+1年的合同,因此须等到合约届满后,才能交由该集团接手。

潘俭伟:经济不好商家生意跌

潘俭伟则表示,如今我国的经济不好,许多商家亦向他投诉生意额下降至少20%。

因此,他希望我国人民在新的一年能够团结一致,一同搞好我国经济,让下一代能够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另外,许来贤表示,马币贬值,百物涨价,人民生活身陷火热之中,联邦政府当务之急应解决经济问题,而非关注一些无关痛痒的事,如猪鬃刷事件。

他也提及,元宵节是农历新年的最后一天,很高兴许多灵市民众一同出席元宵节活动,也祝愿单身男女能够在捞柑环节中,找到心爱的另一半。

拉吉夫:做好准备迎大选

拉吉夫较早前受访时表示,他已做好应付大选的准备,并不担心大选随时到来。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10日星期五

八打靈再也新春團拜暨元宵節



日期:2017年2月11日(星期六)
時間:晚上6點至11點
地點:八打靈再也再也公園

歡迎各位踴躍出席,同歡共慶。


继续阅读...

2部门商討是否公开油价算法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9日讯)国內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人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韩沙透露,他將与第二財政部长拿督斯里佐哈里会面,商討是否公开汽油计算方程式。

他表示,身为照顾消费者事务的部长,他也不想为难消费人,不愿让他们支付更多的费用。

「要公开计算方程式,我和佐哈里需要深入討论,之后交由內阁定夺。」

他週四召开记者会受询时,这样指出。过去几个月国內的汽油价格都在调涨,有人呼吁政府公开计算油价的方式。

部长也批评反对党在计算油价时,用自己的方式计算,这並不是为人民带来方便,而是引起他们的混淆。

他举例,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计算原油价格的方法,与大马汽油价格均按照新加坡普氏能源平均股价(MOPS)价格来计算,两者有差別。

韩沙补充,政府使用炼油的价格,即使原油价格下调,可能在提炼的程序上出现了情况,导致需求多过供应,油价自然会隨之上涨。

佐哈里早前指出,大马政府採用新加坡普氏能源平均股价作为计算標准是有条件的,当中也必须支付他们50万令吉的费用。

他说,若要公佈油价的计算方式,也必须获得该机构的允许。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9日星期四

漫畫家祖納挑戰禁足令案 高庭法官同意退審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8日訊)高庭法官拿督哈妮峇今日同意退出審理本地政治漫畫家祖納,挑戰內政部和移民局禁止祖納出國的司法覆核申請。

祖納的代表律師拉蒂花和高級聯邦律師莫哈末立查異口同聲表示,法官批准祖納所提出的退審申請,鑑此,本案將暫時發返予高庭主簿署,以安排新的法官接手。

拉蒂花說,他們是基於法官哈妮峇較前曾審理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和社運分子希山慕丁萊斯挑戰內政部和移民局禁足令的申請,而要求哈妮峇退審。

哈妮峇是於2016年4月15日拒絕發出準令給希山慕丁萊斯,以挑戰移民局的禁足令,同時,哈妮峇也在2016年7月27日駁回潘儉偉要求撤銷移民局禁足令的申請。

原名為朱基菲里的祖納是於2016年12月7日入稟高庭,並在申請書中把移民局總監、內政部和大馬政府列為第一至第三答辯人。

他是於2016年10月17日準備從機場飛往新加坡,以出席新加坡國立大學一場論壇發表演說時,在沒有給予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禁出國。

祖納在申請書中要求高庭撤銷答辯人在2016年10月17日以口頭方式禁止他出國的指示,並要求高庭宣判答辯人所發出的禁足令已違反聯邦憲法第5(1)、8及9條款,所以理應被宣判為無效、違憲和被撤銷。

同時,他要求高庭宣判答辯人無權發出禁足令及越權,以及宣判答辯人並沒有擁有不受限制的酌情權來執行越權的行為。

此外,祖納要求高庭宣判答辯人不能引用1959/63年移民法令第59及59A條文來否定他所賦予的自然公義權利,因為這已違反了聯邦憲法。

他強調,高庭應宣判1959/63年移民法令第59及59A條文是違憲的,並強制諭令內政部和移民局讓他自由出入大馬,同時,禁止內政部或移民局把他列入被禁出國的黑名單內,或在沒有給予任何理由的情況下,以及給予他任何辯解的機會下禁止他出國。(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拿督斯里沙烈克鲁亚在部落格上写说1980年代的土著金融丑闻比目前仍然还在发生中的一马公司丑闻还要糟糕时,应该谨记“一知半解,危害不浅”的格言。

很显然的,沙烈对于土著金融丑闻和国家银行外汇丑闻的认识是非常浅薄的,我要向沙烈推荐三名导师为他全面汇报土著金融丑闻、国家银行外汇丑闻以及一马公司丑闻。

沙烈没有出席昨天在白沙罗举行的拯救马来西亚圆桌会议实在是可怜,否则他就可以得益于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题为“一马公司——现况和接续下来的步骤”的简报,这样他就不会发表一马公司丑闻相较于土著金融丑闻只是小型丑闻的荒谬言论。

以下是潘俭伟在昨天的圆桌会议上所使用的一些幻灯片内容,可以供沙烈参考:

被挪用的金额到底总共有多少?

18亿3千万美元-沙地石油投资
13亿6700万美元-阿尔巴(英属维珍群岛)的“抵押”
8亿5500万美元-阿尔巴(英属维珍群岛)的“额外抵押”
15亿6千万美元-一马公司的“环球投资”
总额 -56亿1200万美元(247亿令吉)*
*不包括来自“官方”活动和交易的亏损,如收购发电公司、向高盛缴付过高的费用、不正常的债券折扣、地产投资等等。

马来西亚人民所承担的有多少?

50亿令吉-政府所担保的为期30年的债券(2009)
8亿令吉-向社会保险机构借贷10年,由政府所担保(2010)
35亿美元-由国际石油投资公司所担保的为期10年的债券,由财政部所承担(2012)
30亿美元-为期10年的债券,政府发出“支持信”(2013)
10亿美元-向国际石油投资公司预付,由财政部所承担(2015)
23万美元-向国际石油投资支付的利息,由财政部所承担(2015/16)
总额 = 58亿令吉 + 77亿3千万美元 = 大约398亿令吉*
*还没算进和马来西亚镇、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等有关的其他贷款

我确信潘俭伟会准备好为沙烈讲解一马公司窃盗洗钱丑闻的错综复杂的细节和庞大的规模,并改变他有关政府在一马公司丑闻中所“真正损失”的只是100万令吉的起初的实收资本的想法。

沙烈在他的部落格上出丑前,应该在土著金融、国家银行外汇及一马公司丑闻的课题上好好上堂课。

我会向沙烈推荐三位导师,每位导师各自负责讲解一个丑闻。

潘俭伟可以胜任成为沙烈的一马公司丑闻的导师,这宗丑闻已经发展到环球窃盗案件的规模上了。

我会向沙烈推荐的土著金融丑闻的导师是徐万寿律师,他和时任总检察长丹斯里阿末诺丁及会计师蓝里依布拉欣组成土著金融丑闻调查委员会,并花费两年梳理出25亿令吉的土著金融丑闻的极为整全的面貌——有关公职人员和企业界的无赖密谋进行的涉及到公款的庞大窃盗、诈欺和刑事失信罪案。

为着丹斯里阿末诺丁、徐万寿和蓝里依布拉欣的伟大工作,国家应该好好道谢他们。

他们实在是尽责、真实和爱国的马来西亚人的楷模,他们行事只服从于真理和国家益处,并且不会在任何压力或情况下在他们的原则上妥协。

如果在土著金融丑闻的不道德事件中,哪怕只有一位政府官员预备好为着真理和国家利益的缘故,采取有原则的立场,即使惹到有权势的人士或甚至是政府不悦或愤怒也在所不惜,那么土著金融丑闻就不会发展至它最终的庞大规模和层面。

沙烈应该从土著金融丑闻吸取教训,倘若有更多的部长准备将真理和国家益处放置于个人的政治扩展利益之上,并且有勇气告诉首相停止假装一马公司窃盗洗钱丑闻不再是一项课题,所以一定要正面回应,否则马来西亚就绝对不能洗脱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污名。

那么沙烈是否有从土著金融丑闻吸取到教训呢?

沙烈很显然地并没有吸取到教训,否则他就不会接纳受委进入内阁,正当首相在一次将一马公司丑闻掩盖起来的政治豪赌的行动中革除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乡区及地方发展部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和总检察长丹斯里甘尼的职位,以及重整像总检察长署、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警方和国家银行的主要国家机关。

在我心目有一位绝佳的导师可以为沙烈讲解国家银行外汇丑闻,这个人对这宗丑闻的认识无人可及。

假如沙烈要他的名字,我可以公开他的名字。

沙烈不应该成为“一知半解,危害不浅”这句格言的话生生示范,他在部落格上发表相关言论前,应该学习知道更多关于土著金融丑闻、国家银行外汇丑闻以及一马公司丑闻的详情。

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林吉祥2017.02.08文告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8日星期三

在野党需打开东马大门

转载自《东方日报》:

(八打灵再也7日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表示,在野党的势力不能仅局限于西马,称若要贏得大选,就须设法打开东马的大门,打破国阵的定存州。

「我们拒绝成为『西马主义者』,因为没有东马人,我们不可能获胜。」他今日在「拯救大马倡议」圆桌会议上说:「我们不要只是在小圈子演讲,好比今天的活动,我们也是在吉隆坡主办,我们需要开拓其他地方。」

他同时调侃在场的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与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员潘俭伟表示,「你们看这两位,我相信他们在东马受欢迎的程度不如西马。」

但拉菲兹与潘俭伟听闻后喊冤说道:「这是因为我们被东马禁足。」

林冠英隨之將话锋转向前首相敦马哈迪,呼吁敦马前往东马针对一马公司(1MDB)弊案演讲,马哈迪闻之则含笑点头。

他也呼吁在野党专攻经济政策,「我认为我们需要搞好经济,不仅是半岛,还有沙巴和砂拉越,这是一把让在野党打入东马的钥匙。」

另外,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称,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有意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1MDB案件、布鲁诺曼瑟基金(BMF)、国家银行资金转移事件等等,他准备与纳吉会面,商榷此事。


继续阅读...

拯救马来西亚圆桌会议 只有反对党非政府组织出席

转载自《光华日报》:

(八打灵再也7日讯)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所发起的“拯救马来西亚圆桌会议”,邀请朝野政党出席共商如何拯救大马,摆脱盗贼统治,但最终只有反对党领袖及非政府组织代表出席。

下午3时许,土著团结党总裁敦马哈迪、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秘书长林冠英、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一众领袖陆续抵达拯救马来西亚圆桌会议。不过,却不见国阵代表的踪影。

此外,其他的出席者也包括大马人权协会(HAKAM)主席拿督安美嘉、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努鲁依莎、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以及刚宣布加入民主行动党的前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再益依布拉欣等。

林吉祥也表示,公正党主席兼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原想出席这次会议,但基于有活动在身,而不克出席。会议甫开场,就由林吉祥致词,较后就由潘俭伟及拉菲兹进行汇报。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7日星期二

拯救大馬圓桌會議(視頻)



火箭号召“拯救大马圆桌会议”,呼吁不分族群拯救大马!

由行动党号召的“拯救马来西亚圆桌会议”,呼吁全体马来西亚人民,必须不分族群、宗教、语文、区域、性别、年龄及意识形态,团结一致,拯救马来西亚。

这项会议是由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召集,旨在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失败及流氓国家。

尽管林吉祥早前呼吁所有政治领袖,包括首相纳吉和其内阁,不分党派出席“拯救马来西亚圆桌会议”,团结一致对抗贪污,但现场不见国阵领袖赴会。

出席会议者主要是希盟成员党、土团党领袖以及一些公民社会领袖,以及约100名民众出席,场面热闹!

林吉祥在致词时,再次促请政府必须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每一分钱,洗清马来西亚沦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污名。

「如果政府同意成立皇委会,我愿意与首相纳吉会面商讨对策。」

他表示,以前大马人可以很自豪的告诉别人自己是大马人,然而,自从爆发一马公司丑闻后,情况大有转变,一些大马人却羞于承认自己是大马公民。

出席的主要领袖包括土团党名誉主席兼前首相敦马哈迪、公正党主席拿汀斯里旺阿兹莎、诚信党主席末沙布、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公正党总秘书拿督赛夫丁、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行动党社青团团长张聒翔、国家人权协会主席拿督安美嘉等人。

这是继马哈迪于去年3月与反对党联手召开“倒纳吉大会”,以及与反对党和公民社会领袖签署《公民宣言》,包括撤除纳吉的首相职后,第二波向首相纳吉施压下台的活动。

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向出席者汇报有关一马公司的弊端,包括“3名特定人士”如何通过各项不实际的发展计划来盗用政府的资金。

公正党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则汇报关于政党人士如何滥用政府相关机构,包括朝圣基金局、联邦土地发展局、信托基金局等的资金。

各党领袖也将在现场签署一份长达17项诉求的拯救马来西亚倡议的联合声明。

记者:别人说你U转... 吉祥:请证明,否则你在做虚假指控!

记者向行动党顾问林吉祥提问时,指有人批评他在炒汇案上态度U转,但林吉祥随后要求记者证明,否则记者在做虚假指控。

林吉祥强调自己未曾U转,更一度反问记者是否懂英语。


继续阅读...

拯救大馬圓桌會議 共商如何步出丑闻漩涡



日期:2月7日 (星期二)
時間:下午3点
地點:雪州八打靈再也萬達鎮 The Club @Bukit Utama, Persiaran Surian, Bandar Utama, PJ, Selangor.
出席者: 林吉祥, 馬哈迪醫生, 旺阿茲莎醫生, 莫哈末沙布, 潘儉偉, 拉菲茲, 安美嘉

林吉祥誠邀政治領袖,包括首相納吉和內閣部長,不分黨派和意識形態,共商國家的未來 。

納吉和國陣領袖,你們敢來嗎?



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第一步,是停止“全面假装”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发展公司国际洗钱丑闻已经解决且不再是一项课题。

这是首相纳吉一年多以前所承诺的。

2015年6月14日,他在会见大约1000名巫统区部领袖和特选的非政府组织代表时,保证围绕政府投资臂膀一马发展公司的争议将在年底解决。

2015年12月31日,纳吉在他的2016年新年献词告诉马来西亚人民,他的两大丑闻,即一马发展公司的500亿令吉和26亿令吉捐款已经解决,不再有争议了。

纳吉大错特错,因为就在昨天,瑞士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局(FINMA)指示苏格兰皇家银行所拥有的顾资银行,交出通过与一马发展公司相关的交易所得的650万法郎(2910万令吉)非法盈利。

这是2017年2月第一则与一马发展公司相关的世界头条新闻,同时很肯定的,它也不会是本月或今年的最后一则相关新闻。

只是在2017年1月的31天里,一个新闻网站就刊载了超过200则关于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新闻和报道。

在过去一个月里,有许多关于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演变的新闻,而下列三件一马发展公司的新闻是2017年1月里最突出的:

首先,美国前股票经纪人乔丹贝尔福特,即自传被改编成电影《华尔街之狼》的人物,在接受瑞士财经新闻网站finews.com访问时,尖锐地批评了电影的制片人,称他们为“罪犯”。

《华尔街之狼》的制作公司是红岩电影公司,纳吉的继子里扎阿兹是它的首席执行员,而亿万富翁刘特佐是电影的融资人。

在美国司法部针对涉及一马发展公司的没收资产民事诉讼中,这两人是核心人物。该诉讼称红岩电影公司接收了源自一马发展公司的6400万美元(根据目前的汇率是2亿8350万令吉)。

其次,新加坡有第四名前银行家(也是第五名被起诉的人士)因为和一马发展公司相关的洗钱罪行而被监禁,他是瑞士籍的斯图泽内格,瑞士安勤私人银行的前新加坡分行经理。

在新加坡针对一马发展公司的调查下,斯图泽内格对被提控的6项罪名认罪后,被判监禁28个星期和罚款12万8000新元。

斯图泽内格认罪的提控和马来西亚最相关的是,有关提控证实了美国司法部诉讼所指的,在2013年3月全国大选之前,存入纳吉私人户头的26亿令吉,来自一马发展公司,而不是如纳吉和巫统领袖宣称的来自所谓的阿拉伯王子。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反贪会)和总检察长莫哈末阿班迪,会不会重新调查纳吉的26亿令吉和一马发展公司两大丑闻?

第三,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第一次被国际透明组织提及,成为马来西亚持续在上周公布的2016年贪污印象指数的排行榜和分数双双下降的原因。这是马来西亚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还有什么比下周二举行的政治与公民社会领袖拯救大马圆座会议更好的场合,让纳吉和他的内阁展开新的气象,清除和洗刷马来西亚被国际社会称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耻辱?他们应该停止“全面假装”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已经解决且不再是一项课题。

在“拯救大马”圆桌会议上,纳吉可以提出他的策略以让马来西亚解除“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这个国际绰号的枷锁,同时听取政治和公民社会领袖的意见,以了解什么是让马来西亚步出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失败和流氓国家这个歧途的最好方法。

圆桌会议的秘书刘镇东(居銮区国会议员)已经邀请纳吉和政治及公民社会领袖出席拯救大马圆座会议。大会将在2017年2月7日下午3时,于万达镇的The Club举行,地址是The Club @ Bukit Utama, Persiaran Surian, Bandar Utama, 47800 Petaling Jaya, Selangor。(圆桌会议因为大宝森节而提前一天举行。)

我希望纳吉和受邀出席拯救大马圆桌会议的内阁部长们,有勇气和爱国情操出席并全面参与这个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失败及流氓国家的圆桌会议。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7年2月3日(星期五)


继续阅读...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官泰发

转载自《南洋商报》:

任何说出国内RON95零售价调涨20仙只是“小事”的人,脑子里想的应该也会像晋惠帝一样,不明白没饭吃的老百姓,为何不吃肉糜?事实上,如果没有所谓的6%消费税,又如果我国不是产油国,相信很多人都会认为20仙只是小事,尽管燃油价格的调涨将造成百物喊涨。 如果大家不是只有短暂的记忆,必定会记得第二财政部长佐哈里在去年11月曾说,原本该月的汽油零售价格每公升应该涨20仙,但首相认为应该减轻

... 话说回头,任何认为燃油价格调涨是合理的人士,是不是该看看首相在

在官方机密法令之下,我国有很多东西都与国家安全息息相关,因此也是不可说的机密……。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4日星期六

公交做不好,調漲油價形同謀殺

交通部长廖中莱大年初六(2日)接受电台访问时指出,马来西亚在2016年共有7152人魂断公路,电单车骑士佔了62.7%或4485人。廖中莱抛出这些数据,像足一个在野党议员在提醒政府施政方针有误。

我很好奇,廖中莱在念出这些数据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态。这些不纯粹是数据,而是有血有肉的生命,廖中莱岂能不知道自己身为内阁的一员,他可以做的其实更多,包括最简单的反对油价上涨,阻止更多的悲剧发生。一切的关键在于这位交通部长的政治意愿和担当与否。

跨入2017年以来,油价相继在1、2月上涨,RON95还两度涨价20仙,一共贵了40仙。国阵政府如此调涨油价,足以对经济造成巨大的影响,甚至关乎人命。我曾说过,昂贵的油价会迫使更多人以电单车代步,这等同于把更多人推向死亡边缘。

我最在乎的,是政府无法提供一个便捷的全国性公共交通系统,在油价上涨后,电单车往往是没有选择下的选择。未来的几个月,我们恐怕会看到更多起的电单车车祸。

研究显示,2006年3月和2008年6月的油价调涨,低收入群从汽车改用电单车,导致电单车车祸死亡人数飙升。我们也知道经济状况一天不如一天,人们为了省钱,不得不选择“皮包铁”的电单车。

电单车车祸的死亡率,是汽车的3倍、行人的6倍,以及巴士乘客的50倍。我们确实有六成的交通死亡事故,涉及电单车骑士。

每一宗交通意外都是一起悲剧,但若有良好和体面的公共交通,我们其实可以避免更多死亡事故的发生。

在公共交通服务俱全和有效率的国家,调涨油价将有助于鼓励人们从私家车改搭公共交通,而不像马来西亚般逼得大家使用电单车。

至于我们的轻快铁和捷运,虽然被视为公共交通系统的一环,但始终不是一个最佳方案。

耗资数十亿令吉的轻快铁延长线和捷运计划,只是为了喂养承包商的大工程,而非旨在提升国家的公共交通系统。这些所谓公共交通并不符经济效益,小镇、还有城市以外地区的人们也负担不起高额的票价。

此外,这些建设都集中在吧生谷,其他州属和地区的公共交通则毫无提升。根据报告,即使在吧生谷,轻快铁延长线和捷运计划并没有解决到交通拥挤的问题,也没有真的让大部分的人们从私家车改用公共交通。除了高昂的票价以外,这是因为我们的公共交通系统缺乏最后一哩路的连结,少了该有的接驳巴士系统辅助。

我们必须要求巴士服务的重大提升。巴士是最实惠的公共交通,若有良好的规划,以及妥善的营运,将会是提升公共交通系统最低成本、最快的方法,也服务更广阔地区的人群。

为了让上述的想法成真,我们不得不先谈谈制度的改革。

第一,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理应隶属交通部管辖,而非首相署。提升公共交通必须是交通部长最重要的政治与政策议程。

第二,公共交通的管辖权力,也该局部下放到州政府,以便州政府规划、管理及提供公共交通服务,让公共交通系统遍及各州。

第三,地方政府必须确保所有的城镇规划,能以巴士为主的公共交通系统优先,让公共交通更方便、更实惠、更具效益。

在野党领袖自掏腰包为电单车骑士提供免费汽油,是出自团结互助之意;作为执政党的巫统领袖也效仿在野党,实在滑稽和讽刺,让油价暴涨的明明就是他们的政府,自相矛盾的举动更显得他们心中有愧。

我曾经敦促首相暨财政部长纳吉,政府应当透明化,立即公布汽油、柴油价格的计算法。

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已经指出,我国根本没有调涨油价的理由。政府必须向民众公开油价的计算法,停止现有的“肮脏浮动”机制。

当权者有必要记住,每一次的油价上涨,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交通死亡事故,尤其是低收入的电单车骑士更是首当其冲。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2月3日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3日星期五

希联不满美国限制入境令 到美大使馆示威呈备忘录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3日讯)因不满美国总统特朗普限制7个伊斯兰国家民众入境美国,希望联盟今日率领约10个非政府组织,到美国驻马大使馆前示威和呈交备忘录,以示不满。

该联盟代表也质疑,首相兼国阵主席拿督斯里纳吉为何至今还没对此做出表态,犹如“没事发生般”,与处理缅甸罗兴亚难民课题的态度,大相径庭。

出席这场示威的代表分别是希望联盟秘书处总协调拿督赛夫丁、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霹雳州兵如港州议员李存孝和马哈迪女儿拿督玛丽娜等人,并吸引将近100名与会者参与。

赛夫丁强调,他们不是存心与美国政府对抗,而是就事论事,不满限制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与也门7个伊斯兰国家民众入境的决定。

潘俭伟表示,这是否纳吉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发生冲突?并担心首相“被妥协”。

“他害怕,若表态的话,一马发展公司丑闻会在美国法庭出现不利情况,所以他非常小心不要得罪美国总统。”

“历来最民主的国家,可以落下这么歧视的政策,世界未来会受到不稳定影响,除此以外,若他们限制佛教徒或基督教徒,无论什么宗教都好,只要有类似指令,都是非常不公平,也不符合民主和人权的政策。”

潘俭伟希望,美国政府可取消这行政命令。

玛丽娜批评,成千上万的穆斯林一直认为我国秉持中庸之道,然而,纳吉却只字不提,让大家感到蒙羞。


继续阅读...

国阵与潘俭伟舌战: 二月份RON95为何涨20仙?

转载自《当今大马》:

【今分析】以简单直接的语言,为你梳理脉络。

大马最多驾驶族添购的汽油RON95,在今年首两个月接连涨价,本月份更上涨20仙,达到每公升2令吉30仙。

本次涨价也掀起国阵通讯策略团队与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舌战——国阵捍卫20仙涨价有理,潘俭伟则质疑政府没具体解释为何RON95涨20仙。

《当今大马》检视双方的文告后发现,国阵和潘俭伟对于今年一月份和二月份的RON95油价估算,其实相差不远。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2日星期四

国阵没具体解释油价涨幅 潘俭伟促公开计算方程式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阵通讯策略团队昨指大马每月油价是根据成品油而非原油计算后,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大表不满,指国阵没具体解释,政府是如何计算到20仙的油价涨幅。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表示,国阵通讯策略团队昨日发表的冗长文告中,没有解释政府如何计算到二月份油价必须涨20仙,反之只是模糊问题。

他指,本身昨日已发文告要求首相兼财长纳吉解释20仙涨价,但没有任何部长回应,反之,人民只是等到国阵通讯策略团队的回应。

“若他们能写如此长的文告来反驳我的问题,为何他们不能附上(计算油价)电子表,以合理化油价上涨呢?”

“大马人理应获得政府更直接的答案,人民不解为何国际原油价在过去一个月下降时,大马油价却上涨。何况令吉兑美元价值也稍微恢复,这理应减低油价压力。”

“我们只是得到国阵通讯策略团队的回应,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为何能代表政府回应油价课题?”

潘自行计算二月油价

潘俭伟接着根据国阵通讯策略团队昨日指,大马是使用新加坡普氏能源平均估价(Mops)来计算油价的方式,自行计算二月份油价。

他说,根据新加坡普氏能源平均估价,2016年12月的Mogas 95成品油平均价格是每桶66.553美元或每公升0.4186美元,若根据1美元兑4令吉48仙的兑换率,则每公升是1.8753令吉。

他指,今年1月Mogas 95成品油平均价格稍微涨高,达到每桶68.820美元或每公升0.4328美元,兑换为马币则是每公升1.9130令吉(兑换率为一美元兑4令吉42仙)。

如此一来,他说,若根据国阵通讯策略团队的解释,一月份成品油的价格只比去年12月高3.8仙,但为何政府却调涨油价至20仙?

促政府公开计算数据

潘俭伟促请政府全面公开油价计算的数据、方程式,让人民了解,为何油价会达致相关涨幅。

“所以我昨日提出的问题未解,纳吉身为财长与首相必须解释,为何油价剧涨?”

“财政部必须解释,政府是否向消费者施加隐形税,以填补政府财库短缺的问题?”

2月份油价持续上涨,每公升RON95和RON97分别上涨20仙,柴油则涨10仙。

RON95汽油从2令吉10仙上涨到2令吉30仙、RON97从2令吉40仙上涨至2令吉60仙、柴油则从2令吉05仙上涨至2令吉15仙。

在野党昨日质疑国际原油价下降之际,大马油价却上升,国阵通讯策略团队随后表示,大马每月汽油价格是根据成品油而非原油计算,并揶揄在野党无知。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1日星期三

在野党点出国际油价下跌 国内油价不跌反涨?



转载自《中国报》:

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指出,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必須解釋,為何國際原油價格在1月份下跌后,我國的汽油價格仍然上漲。

他發表文告指出,今年1月份的汽油價格上漲時,人民理解那是因為2016年12月份的國際原油價格,每一桶51美元(約224令吉),上漲至56美元(約246令吉)。

他說,但是人民不明白,為什麼當1月份的國際原油價,下跌至55美元(約242),2月份的油價仍然上漲。

“當大家認為這是令吉匯率因素而導致油價上漲,但是這也說不過去。”

他指出,2016年12月分,令吉匯率從4令吉38仙貶值至4令吉48仙,但是2017年1月的匯率是4令吉42仙,所以匯率在該月份是穩定的。

他說,所以油價上漲,與國際原油價或令吉匯率問題有關。

“因此,納吉必須解釋油價上漲的理由,同時公布計算油價的方程式等等。”


继续阅读...

2017年1月31日星期二

第一道挑战

转载自《光华日报》:

丁酉火鸡年一眨眼来到年初四,意谓新春假期即将结束,一切日常工作将回到轨道上。“低气压”、索然无味,绝对是这个火鸡年新春氛围的最佳形容,然而这不会是最坏的时候,因为这个新春假期结束后,排山倒海来的将是朝野的选举备战。

面对大马历史时刻的关键点,任何一个大马人都避不了朝野为即将到来的第十四届全国大选使出浑身解数,攻讦对呛、抢攻极端保守票仓,让这次大选成为负面选举已是意料中事,而3月即将在国会提呈的355伊刑法法案,更是牵动全国人的神经。

实际上,纵然新春假期未过,但一些朝野政治人物根本没有休战之意,文告、脸书留言呛声揶揄不绝,就连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1月27日主持巫统最高理事会后回应媒体询问,有关巫统和伊斯兰党之间的合作,也让人在春节都感受到一股紧绷。

他说巫统愿意为一众穆斯林福祉,继续与伊党合作。他甚至留下伏笔,直说伊巫合作选举路虽遥远,但可容后再谈。这意味,“355伊刑法法案”或许将是伊巫合作的筹码,还有伊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的确保大马继续由穆斯林掌权的谈话,在在都显示宗教和种族议题,就是这两党在大选的竞选主轴。

如何摆脱选举被宗教和种族极端思潮绑架,就是新春后横在大马人眼前的第一道挑战、一道共同的防线。全国局势不明朗,伊巫合作奔向巩固传统保守票仓,砂拉越随阿德南逝世,新局变化暂难料预料。

沙巴早前传出有意闪电州选、马华则选择规避政治课题,重心置在一带一路有如投资代理的角色,政治角色愈见模糊。一切局势变化,将在新春各方复工后有更多变数。

另外,被民主行动党视为最强后防的槟城,其实也在新春后面对大挑战,就是3月27日开审的槟首长林冠英低价购买洋房案。这宗案件审讯期为37天,就算林冠英早前公开,一旦自己被下狱,行动党将任命槟火箭主席曹观友接棒,以定大局。

但无论公开接班人与否,林冠英官司的结果仍会牵动槟民甚至全国人民,尤其华裔的情绪,给整个槟州或全国华裔为主要选区的选情,带来无法预料的结果。一如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早前对媒体所言,来届大选战果或许回到308状况,于在野而言不是大好就是大坏。

在野党阵营的重组面对重重阻碍,有时评人就形容目前的在野阵营,面对国阵丑闻连连却是无法得分,因为虽然敌人一天一天烂下去,但在野阵营却没有一天一天好起来。伊巫合作、种族和宗教极端叫嚣,在野合而无法一统、打造坚定共识,都让人民陷入天人交战。


继续阅读...

2017年1月26日星期四

伊党批吉祥演廉价政治剧 潘俭伟疾呼在野党向前看

转载自《当今大马》: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近日以解决窃盗治国污名为由,向伊党伸出橄榄枝,但伊党宣传主任纳斯鲁丁不领情,直批林吉祥在演廉价的政治剧。

纳斯鲁丁(Nasruddin Hassan)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强调,伊党已两次遭行动党抛弃和攻击,一次在替阵,第二次在民联。

“请替我们向尊贵的林先生(林吉祥)问好,(告诉他)伊党的原则不是行动党的服装,让行动党在舞台上展示。”

“伊党不会对行动党的廉价政治剧感到振奋。两次遭他们(行动党)那样对待,够了。”

“伊党已准备好斗争,以达到我们的目标,不需要我们今天所认识的行动党。我们已草拟好第14届全国大选的路线图,不需要背叛我们的行动党。”

指林吉祥绝望下献议

纳斯鲁丁也质疑,林吉祥向伊党伸出最新的橄榄枝是基于绝望,而非为了国家。

他指,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及伊党坚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建立繁荣和公正的国家。

“伊党从来没乖离这个基础及原则。我们正奋斗以建立没有贪污、压迫及滥权的国家。”

他指,只要尊重伊党立场,伊党开放与所有政党合作。

潘俭伟指伊党不认真


与此同时,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受访时认为,伊党拒绝林吉祥的献议显示,伊党没有认真看待更广大的议程,即拯救大马。

他指,在林吉祥冒险向伊党伸出橄榄枝后,由于伊党料不领情,相信行动党支持者不会对林吉祥的献议感到反弹。

“林吉祥挑起这个课题(向伊党橄榄枝),主要是针对那些尝试要团结在野党与伊党的政党。”

“若主要目标是对抗贪污及盗贼治国,我们(行动党)没有问题。目前还有人不放弃(争取与伊党合作),所以我们说没问题……现在,就让伊党回答。”

他指,若伊党不认为对抗贪污政府很重要,那么成立在野党大联盟是不现实。

促所有在野党向前看

询及林吉祥的橄榄枝时限,潘俭伟表示,行动党过去曾向伊党伸出橄榄枝,如今再重复,主要是因为仍有在野党不愿放弃与伊党协商。

他说,在与伊党合作课题上,一些在野党支持者甚至责怪行动党。

“林吉祥的献议显示,问题不在行动党。而他们(伊党)的答案证明,那是伊党的问题。”

潘俭伟呼吁所有在野党向前看,不要再继续针对三角战课题而与伊党协商。

林驳斥马华指控虚伪

另外,林吉祥受访时否认,他再向伊党伸出橄榄枝的行为很虚伪。

他指,他之后已宣布,只要能清楚大马的盗贼治国污名,他准备与首相纳吉等所有国阵领袖合作,包括马华及民政党,非单只是伊党。

愿合作清除大马污名

2015年,行动党与伊党在伊刑法课题上交恶,导致成军7年的民联瓦解。自此,两党在媒体上互相呛声,指对方为在野党分裂的罪魁祸首。

本月22日,林吉祥发表文告表示,倘若哈迪阿旺准备缔结郑重的协议,以对抗盗贼统治,那么他有意与哈迪阿旺合作,共同迎战来届大选。

之后,马青总团长张盛等马华领袖炮轰林吉祥准备再度与哈迪阿旺合作,凸显行动党毫无原则及出卖华社。

在向伊党伸出橄榄枝后,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再以同样理由表示,准备与首相纳吉等所有国阵领袖合作,以清除大马被全世界视为盗贼治国的污名。

但马华对此并不买账,魏家祥更促请林吉祥先搞清楚自己对伊斯兰党的立场,切勿做贼喊贼。


继续阅读...

放眼改朝換代 盼大選掀馬來人海嘯

转载自《中国报》:


行動黨向《中國報》送年柑,左起為陳思遠、朱潤明、郭素沁、林明標和潘儉偉。

獨家報導:陳思遠

(吉隆坡25日訊)民主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指出,反對黨在下屆大選的最大挑戰是說服馬來選民,讓他們知道國家當前面對的問題,一起為國家帶來改變。

他說,希望來屆大選能引起“馬來人海嘯”,達到改朝換代。

他指出,上屆2013年全國大選,反對票已達到52%,希望來屆大選反對票可增加至56%至57%。

潘儉偉也是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他與行動黨副主席郭素沁和該黨總部行政主任朱潤明今日拜訪《中國報》,並與本報副總編輯林明標和高級記者陳思遠交流時,針對行動黨在2017年的願景時,這么指出。

根據政治分析,第14屆全國大選很可能落在今年。

潘儉偉指出,人民非常關注消費稅和一馬發展公司(1MDB)等課題,這些課題促使更多選民對執政黨不滿。

選區劃分對國陣有利

他說,行動黨還面對重新劃分選區的挑戰,他認為,每次選區劃分都對國陣有利,這次也不例外,以讓國陣在下一屆大選竊取勝利。

他舉例,在有關的選區重新劃分建議中,八打靈再也北區選區將易名為“白沙羅”,成為全國最大的國會選區,選民人數多達15萬439人,比2013年大選時的8萬5401名選民,劇增76.2%。

針對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表態願意與伊斯蘭黨合作,以拯救大馬的言論,潘儉偉認為,這也顯示行動黨是個理性的政黨,只要能拯救大馬,行動黨願意與任何人合作。

民行與土團黨合作
郭素沁:為了救國


郭素沁說,行動黨與土著團結黨合作,是為了拯救國家。

他指出,雖然兩黨合作在短期內,雙方的基本盤可能會下跌,但長遠而計,這是有必要的。

她是針對行動黨與由前首相敦馬哈迪主導的土著團結黨合作,所帶來的效應,這么指出。

她說,巫統和伊斯蘭黨不斷誤導馬來社會,把行動黨標籤成“壞人”形象,因此,需要馬哈迪澄清馬來社會對行動黨的負面印象。

潘儉偉也認為,行動黨與土團黨合作,馬哈迪可說是行動黨在馬來社會最好的“廣告代言人”。

他指出,馬哈迪出席行動黨代表大會,讓許多巫裔關注行動黨,了解行動黨的黨歌原來是國語歌,行動黨代表在辯論時也以國語為主,一洗馬來社會認為行動黨反伊斯蘭、反馬來人政黨的誤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