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

潘俭伟拒为偷钱论道歉 纳吉入禀法庭状告诽谤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5点48分更新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拒绝撤回“偷钱论”短片并道歉后,首相纳吉今日入禀吉隆坡高庭,起诉潘俭伟诽谤。

这是纳吉第二度状告潘俭伟诽谤。纳吉在2015年3月,首次起诉潘俭伟诽谤。

据诉状,纳吉指出,一支志期4月6日的视频显示,潘俭伟在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获准在国会动议提呈355号法令修正案后,批评纳吉滥权,允许哈迪提呈动议,更不顾三权分立原则。

不满被指与伊党串谋

纳吉不满,潘俭伟指责其与伊党串谋,分裂在野党的马来选票,更奉行肮脏政治以继续掌权。

他也不满,潘俭伟抨击他盗窃一马公司款项,且将继续掠夺民脂民膏,背叛马来西亚人以及在一马公司课题上继续向民众撒谎。

他说,潘俭伟言论有意阐明,纳吉滥用一马公司顾问团主席、首相及财政部长职权,更是奉行窃盗管理的残忍领袖。

令纳吉遭厌恶和轻蔑

由此一来,纳吉指出,潘俭伟的诽谤性言论,令他面对朋友、社会及国际社会的厌恶及轻蔑。

他更宣称,潘俭伟在面子书直播其演讲,不但可在大马观看,也可在国际上观赏,而这已经破坏其接下来数年的声誉。

他说,潘俭伟行径存有恶意,因此要求法庭宣判潘俭伟提供普通赔偿、加重、惩戒性赔偿、和堂费。

成功获得单方面禁令

纳吉代表律师哈法立占(Mohd Hafarizam Harun)下午4点45分成功获得单方面禁令,以阻挠潘俭伟重复短片内的诽谤言论,抑或刊载该短片。

吉隆坡高庭法官阿布巴卡(Abu Bakar Jais)批准此事。

哈法立占说,潘俭伟必须遵循庭令,撤下短片。

他将会在下周二把诉状呈给潘俭伟,而禁令审讯将在5月5日开审。

俭伟坚持不撤回言论

4月11日,纳吉再度发出律师信,要求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撤回网上含有诽谤言论的短片,并要求潘俭伟在至少两家报纸公开致歉。

哈法立占向潘俭伟发出律师信,指潘俭伟在短片的言论,涉及诽谤纳吉犯下窃盗罪行及滥权。

惟潘俭伟表明坚持其看法,不撤回言论。

Read more: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79947#ixzz4esuCgHDj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

(沙巴内陆)一马发展公司丑闻讲座



(1) 28/4 (五) 晚上7点 @ Hotel Sento, Keningau
(2) 29/4 (六) 傍晚6点 @ On Peng Restaurant, Tenom
(3) 30/4 (日) 晚上7点 @ Rumah Juhaidi Marindal, Kg Simbuan, Sook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19日星期三

潘俭伟挑战移民局禁出国案.律师:未出示卡立信函.“移民局盲目听命警方”

转载自《星洲日报》:

(布城19日讯)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的代表律师哥宾星指出,移民局机械式的盲目跟随警方指示对潘俭伟下达禁足令已属违法,所以上诉庭应撤销有关禁足令。

他说,任何拥有合法国际护照的公民对自己可以自由出国都拥有合理的期望,鉴此,任何欲剥夺这项权利的执法机构都必须依法办事,在发出禁足令时给予合理的理由,甚至给予被禁者自我辩解的机会。

哥宾星今日在上诉庭针对潘俭伟挑战移民局总监和政府禁足令一案的上诉申请陈词说,移民局总监拿督斯里慕斯达法声称当局是在警方的要求下,基于潘俭伟涉嫌直接或间接参与“颠覆议会民主”的活动,而对潘俭伟发出禁足令,禁止他踏出大马一步。

不过,他说,移民局迄今从未在庭上出示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所给予的信函,从法律角度来看,卡立的信函只能被视为传闻,不能获法庭接纳为证据。

强调移民局违规操作

他强调,移民局总监的禁足令是没有理据,且没有遵守法律的规定。

他指出,警方是援引刑事法典第124B条文邀请潘俭伟以“证人”身份协助调查,较后并没有提控或逮捕潘俭伟。

哥宾星说,在特定条文下,移民局有权禁止那些因破产、拒绝偿还高等教育基金贷款或缴税的人出国,不过,潘俭伟并不属于这个被禁的范围。

上诉庭法官拿督莫哈末查华威在审讯期间,拿美国联合航空强拖乘客下机的风波开玩笑说,若乘搭美国联合航空的话,是否也应该有合理期望?语毕即引起哄堂大笑。

潘俭伟原定于2015年7月22日下午3时15分,从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乘搭亚航班机飞往印尼日惹,却在移民局柜台办理登机手续时,被两名高级官员告知他已被禁止离开大马。

他较后于2015年8月19日入禀高庭,并在申请书中分别把移民局总监和政府列为第一及第二答辩人。

他在申请书中要求高庭宣判,移民局禁止他在2015年7月22日出国的决定是违法或不合法的,所以理应被撤销,同时,他要求高庭马上撤销移民局的决定。

吉隆坡高庭法官拿督哈妮峇在2016年7月27日基于出国并非联邦宪法赋予大马公民的权利,而驳回了潘俭伟的申请。

政府代表律师:不能视为可出国承诺
“持合法护照非特权”


代表移民局总监和政府的高级联邦律师三苏指出,即使一个公民拥有合法的国际护照,这不意味他或她不会被禁止出国。

他说,马来西亚国际护照中也有写明,每个公民的国际护照皆属政府所拥有,而当局可随时撤回有关护照。

他表示,国际护照只是一个文件,而非特权,移民局法令第59A条文清楚阐明,被禁出国者不会获给予自我辩解的机会,更不应对自己可自由出国拥有合理的期望。

三苏指出,无论潘俭伟是以证人或嫌犯的身份协助警方调查,潘俭伟被警方传召录供一事已是一件不能被否认的事实。

他说,一个合法及有效的国际护照并不能给予任何保障,更不能被视为任何公民可自由出国的承诺。

他强调,联邦宪法第5条款并没有赋予大马公民出国或离开大马的权利。

以上诉庭法官拿督莫哈末查华威、丹斯里依德鲁斯哈伦和拿督卡玛丁哈欣组成的上诉庭三司在聆听双方的陈词后,基于本案所涉的课题很重要,更涉及联邦宪法的诠释,而宣布保留判词择日下判。


继续阅读...

到上诉庭挑战移民局权限 潘俭伟坚持禁足令违宪



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被移民局总监禁止出国后,今天到上诉庭挑战其权限,并与律师哥宾星坚称,出国属于宪法赋予的行动自由权利。

潘俭伟去年因为涉嫌颠覆政权而受警方调查,随后更遭移民局禁止出境;去年7月,高庭裁决移民局总监有权禁止任何人出国,并强调出国是特权而非宪赋权利,惟总检察署于去年10月解除禁足令。

虽然禁足令已除,但潘俭伟今天依然上庭挑战移民局总监的决定。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疏忽的指南,顢頇的政党

转载自《东方日报》:

作者:杨善勇

这个国家原本没有城市规划局,只有卫生局。早年多附设地方政府之下。后来角色提升,功能渐多,乃有城市规划。因为这个背景,后来中央乃至国內各州城市规划局,也因此直属地方政府。

雪兰莪也不例外。城市和乡村规划局,仍归地方政府所管。按照过去的传统,中央地方政府系由马华公会的代表出任,州属的组织,一般也遵照这个习惯分配。

308之后儘管政权遽变,这个约定成俗的政治默契似乎没有改动,交给了取马华而代之的民主(没有)行动党主导:上一届,由自詡为「雪州这样的政治人物」刘天球话事,目前则由雪州那样的政治人物欧阳捍华任之。

按照这个理解,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雪州城乡规划新指南》第三修订版,理当是欧阳捍华权限之下所管,一切荣耀归于他,当然,最后的责任,也在于他;怎么最后乃由邓章钦律师出面道歉,乃至不惜辞职谢罪?

显然的是,大家都搞不清楚状况。马华霹州联委会主席马汉顺医生乃至主张邓章钦要求所谓「疏忽」的官员公开道歉,甚至被纪律对付。可是,马汉顺医生难道不知相关的官员其实不向邓律师报告吗?

党外如此,党內领导也是这样。很长时间曾在新加坡生活的党州联委会主席潘俭伟回应此事,指出身为高级行政议员的邓章钦只是犯下人为失误,及时纠正即可,无需为此疏忽辞官云云。

「任何要邓章钦辞职的理由都不存在,邓章钦並没有窃取州政府的钱、没有滥权、更没有受贿。反之,州联委会要讚扬邓章钦,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站出来承担责任。」

此话当然,应该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站出来承担责任,本来就不该是邓章钦。可惜,因为糊里糊涂,大家似乎都忘了2016年9月將之呈上雪州行政议会的那个人了。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13日星期四

郭素沁:勿转换话题.邱思祥应接受辩论挑战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3日讯)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促请马华地不佬区国会议员邱思祥果敢的接受行动党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祥挑战他辩论“议长放行355法案:谁在说谎?”,勿转换话题。

她说,如果议长在国会会议的最后一天公开让朝野政党的国会议员辩论哈迪的355修正案动议,那么各政党议员支持或反对该动议的立场,便公诸于世。可惜,国阵与议长勾结,让哈迪对其动议发表辩论,但是却拒绝让其他政党,包括马华的议员参与辩论。

指马华领袖保证不可信

也是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发表文告说,行动党在反对哈迪的355法案的立场是清楚不过,行动党不像马华公会,是绝不会在这课题上出卖创党原则和人民的利益。

郭素沁也说,马华总会长和署理会长曾多次拍胸口说哈迪的355法案动议是不会在下议院辩论的,结果哈迪的动议在4月6日获得辩论,而下议院甚至破天荒的只许伊党的议员发表演讲,但却禁止其他议员发言。下议院发生的情况证明马华领袖的言论和保证是不可相信的。

“马华为了掩饰它在4月6日下议院把关无力的窘境,因此发动宣传机关,大肆诬蔑行动党不敢在下议院对该法案发言。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已针对此事力斥魏家祥为‘不知羞耻的说谎者’(bare faced liar),甚至挑战魏家祥起诉他,但是魏氏却不敢接受潘俭伟的挑战。”

她说,邱思祥不敢接受张聒祥挑战他辩论,魏家祥不敢接受潘俭伟挑战魏氏起诉,这都证明马华公会自知理亏。


继续阅读...

因为如依莫希占之流的巫统领袖弄巧反拙的恶行,所以希山慕丁才被赋予了特别多的权力,以制造有利条件,让纳吉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竞逐并赢得权力

巫统最高理事兼瓜拉雪兰莪国会议员依莫希占是巫统最新让自己出丑的领袖,导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即将到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为自己政治生涯而战的关键政治局势更加恶化。

依莫希占指责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说谎。潘俭伟说,国会从来没有给机会反对党的私人法案。

依莫希占说:

“这明显是一个他们试图散播的谎言,以便人民会相信他们的每一个谎言。

“这是因为反对党曾经在国会提呈私人议案,如果他们还否认的话,是非常奇怪的。”

依莫希占说,1977年,反对党有三个私人议案在国会提呈,其中两个由我提出,另外一个则由民主行动党近打区国会议员颜祥兴提出。

依莫希占甚至斥责我没有纠正潘俭伟的声明,并声称这是反对党用以“欺骗和蒙骗”人民的谎言和虚假消息的一部分。

我检查了潘俭伟于4月6日在面子书发布的帖文:

“在马来西亚的国会历史上,反对党的动议和法案从来不曾在国会进行辩论(在1978年修改了“议会常规”后),因为国阵与议长勾结,控制了什么动议或法案将被提呈。”

俭伟是对的。直至修订议会常规,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包括我本身在内都曾经提出并要求国会接纳私人议案,因为它们在国会的议事流程中,比政府事务(如政府法案和动议)有更高的优先顺序,所以必须进行辩论(尽管总是被否决)。

然而,这个让议员提呈私人法案并要求国会接纳的便利,在修改了议会常规后已经“名存实亡”。修改后的议会常规把私人法案的优先次序降低,排在官方事务之后。那意味着,除非政府允准,没有任何私人法案的动议能在国会“浮上台面”。

在修改议会常规以便实际上“杀死”私人议案之前,我曾尝试在国会提出的私人法案包括为工人制定最低工资、收紧1951法贪污法令以对抗政治高层间的腐败、处理不公平的解雇、要求让反贪污机构国家调查局只对国会负责,还有禁止国会议员跳槽,并在他们跳槽后举行补选,以维持政治诚信,

今天希山慕丁获得不寻常的委任,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呢?这是如依莫希占之流的巫统领袖弄巧反拙的恶行,所以希山慕丁才被赋予了特别多的权力,以创造有利条件让纳吉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竞逐并赢得权力。

这很明显,虽然巫统和国阵领袖、宣传人员及网络兵团已经针对希望联盟领袖展开大规模的宣传攻势,事情对纳吉和巫统并不顺利。他们以前所未有的妖魔化行动,用谎言、错误信息和谩骂把我当成靶子。敦马哈迪、拿督斯里安华、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丹斯里慕尤丁、拿督斯里阿兹敏、末沙布等人被标签成我的鹰犬和傀儡,是我“遥控”或“精神操纵”的对象。巫统和国阵拥有或控制的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也前所未有地散播谎言、错误信息和谩骂(包括《马来西亚前锋报》那阴险又胡闹的“只要不是吉祥的阵线”的标志,上面有马哈迪、安华、阿兹莎、阿兹敏和末沙布的照片)!

纳吉知道马哈迪最近在在采访中告诉彭博社的事情不是没有根据的。马哈迪说60年的巫统统治可能终于来到尽头了,民间的情绪是如此强烈以至于纳吉将在来届全国大选落败,因为“今天你跟每一个人谈起,不管是谁,没有一个为政府说好话的,尤其是纳吉。”

巫统在2015年7月大洗牌后,委任了新的副首相、新的国阵策略宣传主任,并展开了新一轮的宣传攻势,然而这个宣传攻势已经失败了。

在我看来,希山慕丁被委任新职务,不只是显示纳吉失去对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作为他的副手的信心,也是对2015年7月之后,巫统和国阵的政治与宣传架构失去信心,尤其是纳吉对他的政治副官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拿督斯里沙列赛益和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失去信心。

我不认为希山慕丁被委任新职务是纳吉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做的退场计划,反之它意味着纳吉意识到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因此他需要一名超级部长来力挽狂澜。

希山慕丁可能不是副首相,但他显然已成为巫统或国阵政府中的第二号有权势人物。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拒撤短片向纳吉道歉赔偿 潘俭伟坚持“偷钱论”无误

转载自《当今大马》:

首相纳吉向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发律师信,要求撤回网上含有诽谤言论的短片及登报道歉,惟潘俭伟坚持“偷钱论”无误,拒绝道歉及撤回言论。

潘俭伟今天发文告声称,已收到纳吉代表律师哈法立占发出的律师信,该信函要求他撤回该短片中的声明、删除视频、公开向纳吉道歉,并且在7天内支付特定数额赔偿。

“我已经审查了这段在2017年4月6日发布的5分钟视频,我在此声明,我将坚持我发表过的言论(无误)。

“因此,我将不会撤回言论、删除视频和公开向首相道歉,乃至于不会献议支付任何数额的赔偿予纳吉。”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发表的言论是基于已完全没有争议的既定事实。”

以美司法部诉讼为据

潘俭伟以美国司法部提出的诉讼为据,指来自一马公司的钱被汇入首相私人银行户头,款项总额为7亿3100万美元。

“美国司法部自2016年7月提出上述事实以来,纳吉从来没有公开质疑或作出否认。”

他也指,美国把大马标签为“窃盗统治”(kleptocracy),甚至申请充公挪用一马公司资金购买的10亿美元资产。

“事实上,即便国会议员一再提出要求,但首相仍坚决拒绝在国会澄清和回应这个议题。”

概述纳吉“不当行为”

潘俭伟续称,他在今年1月入禀法庭起诉纳吉及大马政府在管理一马公司上渎职时,已概述了“不当行为”的所有事实和证据。

“纳吉甚至不必再次起诉我,只需要回答我在诉讼中提出的指控,以揭开任何据称是损害了其声誉的‘假消息’的真相。”

“我在2015年3月首次被起诉诽谤以来,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揭露、突出和质询一马公司涉及高达500亿令吉的丑闻,故此,我将不会被吓倒或害怕继续这么做。”

“我强烈地相信,不只是投选我进入国会殿堂的选民,其他大多数的马来西亚人民也都不能接受一个‘盗贼统治’的政府或一位窃取人民数十亿血汗钱的首相。”

“因此,我将固执地坚持和不屈不挠地捍卫民主事业,让马来西亚免于遭受这种“邪恶与病毒”的‘侵害’。”

向潘俭伟发律师信

哈法立占昨天向潘俭伟发出律师信,指潘俭伟在短片的言论,涉及诽谤纳吉犯下窃盗罪行及滥权。

潘俭伟的短片是在4月6日上载到网络,即在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出动议,要求修订《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简称355号法令)之后。

根据哈法立占提供的逐字稿,潘俭伟批评政府放行哈迪的动议,更指这是为了转移对批评纳吉领导的“窃盗政府”的注意力。

“(放行哈迪的动议)是个设计好的政治图谋,以便转移马来西亚人关注首相犯罪的焦点,即首相窃取一马公司数十亿令吉,该公司是马来西亚政府全权拥有的公司。”

“我们,民主行动党这一方,拒绝马江(议员)提呈的个人议员法案,并且关注更大的议程,我们不该忽略的焦点是,推翻拿督斯里纳吉领导的窃盗政府,那是国内最大的窃贼。”

潘俭伟于1月16日,起诉纳吉和政府在处理一马公司基金上行为不当,要求普通赔偿、加重赔偿及惩罚赔偿、利息及其他法庭认为合理的赔偿。

2015年,纳吉曾起诉潘俭伟诽谤,目前案件还在等待审讯。


继续阅读...

八打灵再也民主行动党大选“打国贼,救民主”筹款晚宴



日期:2017年5月6日(星期六)
时间:晚上7点
地点:八打灵再也SS2/64停车场 (Waze: http://waze.to/lr/hw2838rytr)

八打灵再也民主行动党订于5月6日(星期六)晚上7时,在八打灵再也SS2/64 停车场举办主题为“打国贼,救民主”(Fight Kleptocracy,Save Democracy”晚宴,欢迎民众踊跃购买餐券出席。

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表示,晚宴主旨除向民众讲解政局与时事发展,也为即将来临的全国第14届大选筹募竞选基金。

他表示,在上届大选,反对党联盟成功获得全国人民的52%选票,创下历史记录,但却因为选举不干净,选区划分不公平而无法入主布城。

“接下来的4年,我国非但处于动荡的年代,大马时局更是每况愈下。

国阵政府耗完所有现金,强施消费税压迫人民。通货膨胀没有获得抑制,马币汇率从2013年5月的1美元兑3令吉30仙,滑落至当前的1美元兑4令吉40仙或跌幅高达47%!”

潘俭伟指出,更糟的是,500亿令吉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不但闹得街谈巷议,当中有30亿令吉汇入首相私人银行户头的事件更被揭发。

目前,马来西亚人民承受着前所未有,在国际上被冠于臭名昭著的“盗贼统治国家”称号,以及生活艰难的各种困苦。

“我们希望藉由举办这一次筹款晚宴的平台,让民众掌握最新的时政之余,也集合人民力量挽救民主,向‘盗贼统治’说不!”

他表示,晚宴主要语言为国文和英文,主讲者包括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丶前首相敦马哈迪丶诚信党主席末沙布丶公正党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以及民主行动党的雪州3位州议员即刘永山丶杨美盈和拉吉夫。

餐席售价为白金桌席5千令吉丶金桌席2千令吉和银桌席800令(或每张票券80令吉)。 欲订购者可电邮至 dapdinner@gmail.com 或联络 016-878 2472 ,志明你的姓名丶联络号码和欲预订的桌席种类。不出席晚宴而只想捐款者,也欢迎把捐款汇入Maybank 5141 9634 2008或支票抬头请写上DAP Damansara,随後把汇款记录电邮至dapdinner@gmail.com 。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11日星期二

不满遭诽谤贪污与专断窃国 纳吉发律师信要潘俭伟致歉

转载自《当今大马》:

首相纳吉再度发出律师信,要求民主行动党八达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撤回网上含有诽谤言论的短片,并要求潘俭伟在至少两家报纸公开致歉。惟潘俭伟表明坚持其看法,不撤回言论。

纳吉的代表律师哈法立占(Mohd Hafarizam Harun)今天向潘俭伟发出律师信,指潘俭伟在短片的言论,涉及诽谤纳吉犯下窃盗罪行及滥权。

“与上述您的诽谤言论相反,我们的当事人既不是专断和独裁的僭主,他没有回避批评;也不是涉及贪污的领袖,或者篡夺人民的资产。”

“据你所言,你的言论毫无根据,充斥虚假的指控,旨在贬损我们当事人崇高的政治地位,其在国内外深受好评,并且表现没有瑕疵。”

“你这么做是带有恶意的。”

哈法立占指出,纳吉要求潘俭伟在至少两家报章发表书面道歉,并且支付法律费用,若拒绝从命,则会面对法律行动。




指放行哈迪动议有图谋

潘俭伟的短片是在4月6日上载到网络,即在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出动议,要求修订《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简称355号法令)之后。

根据哈法立占提供的逐字稿,潘俭伟批评政府放行哈迪的动议,是立下一个先例,尽管伊党的议席比行动党和公正党的议席还要少,却获得如此殊荣。

“(放行哈迪的动议)是个设计好的政治图谋,以便转移马来西亚人关注首相犯罪的焦点,即首相窃取一马公司数十亿令吉,该公司是马来西亚政府全权拥有的公司。”

“我们,民主行动党这一方,拒绝马江(议员)提呈的个人议员法案,并且关注更大的议程,我们不该忽略的焦点是,推翻拿督斯里纳吉领导的窃盗政府,那是国内最大的窃贼。”(以上划线的字句为哈法立占所强调。)

潘俭伟表明不撤回言论

潘俭伟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明不撤回其言论。

“那些证据已经在我入稟起诉纳吉渎职的案件中加以引述和标明。”

2015年,纳吉曾起诉潘俭伟诽谤,目前案件还在等待审讯。


继续阅读...

柔森也有相同指南.“邓章钦无需辞职”

转载自《当今大马》:

《雪州城乡规划指南》爆出对非伊斯兰庙宇有不当规定后,雪州行政议员邓章钦坦承疏忽并道歉,更表明愿意辞职谢罪。惟雪州行动党认为,邓章钦无需辞职。

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今日发文告透露,雪州行动党今午就上述事件召开紧急会议,并聆听邓章钦的解释,即他已要求官员修订,但最终版本却未反映其指示。

“雪州行动党一致同意,对于一个鼓励相互尊重与包容的多元族群、宗教的社会,非穆斯林宗教场所不应在穆斯林住处50公尺处以内及其他多项建议,是不合适的。”

“上述指南是国阵州属如柔州、森美兰等的现有条文。”

称赞邓章钦愿负责

潘俭伟表示,虽然邓章钦为此道歉,更表明愿意引咎辞职,但雪州行动党认为,辞职是不必要的。

“州委会认为,邓章钦并无犯罪,无需辞去官职。他未窃取雪州公帑,也未滥权圖利发展商等人。”

“反之,雪州行动党称赞邓章钦挺身而出,对无意疏忽扛起全责,尽管指南是由雪州规划委员会发出。”

成立小组辅邓章钦

文告表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当下之计乃是纠正错误。

正因如此,雪州行动党支持邓章钦决定,以在周三行政议员会议,要求即刻暂缓执行指南。

“有鉴于事情敏感与重大,雪州州委会决议设立一个小组,辅助邓章钦。这确保修订程序完善。小组将由副主席杨巧双领导,委员由拉吉夫、阿都阿兹、杨美盈与黄思汉组成。”

指南有宗教歧视?

《南洋商报》上周五报道,《雪兰莪城乡规划指南》第三修订版出现争议条文,更引发宗教歧视之嫌。

这包括非伊斯兰庙宇需距离穆斯林住家50公尺外、非伊斯兰庙宇不能设立在商店及住家、庙宇保留地若兴建在多元宗教社区,则必须知会及获得200公尺半径内居民同意,以及非伊斯兰庙宇高度不能高过附近清真寺。

邓章钦今日在雪州政府大厦召开记者会强调,雪州政府没有针对非伊斯兰庙宇的恶意,并坦承一时疏忽,没有重新检查修订版,同时为此而道歉。

他还说,自己愿意对此扛上全责,更表明若大众无法接受其道歉,愿意辞职。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7日星期五

被举报选民华裔占90%.潘俭伟:当中必有问题

转载自《星洲日报》:


潘俭伟(右)说,目前新登记的选民中只有25%是华裔,但偏偏被举报的选民中华裔占超过90%;王建民也呼吁选民一定要出席选委会的听证会捍卫自己的投票权。(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5日讯)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及选举策略员王建民指出,就在反对党积极鼓励满21岁的年轻选民登记,以便在来届全国大选获得投票权,但“政敌”却频频利用选举委员会提供的“举报选民权”来举报新选民,把政治立场“吹反风”的年轻华裔选民从选民册中除名。

潘俭伟披露,反对党自2年前开始发现华裔选民频频遭举报的现象,由于大选可能在今年内举行,他担心这项“国阵计谋”会越演越烈,使到许多新选民在大选时失去投票权。

“以目前新登记的选民人数来说,只有25%是华裔,但偏偏被举报的选民中,华裔竟然占超过90%,所以我们相信,这之中肯定有问题。”

潘俭伟提醒在1年内或近期才向选委会登记的新选民要频密检查自己的选民资料与状态,以免自己莫名其妙被举报,登记了但却遭举报成不了选民也不知情。

王建民也强调,他是根据数据来作出分析,并非作出毫无根据的指控。

他们接受本报专访时,发表上述谈话。

王建民:出席听证会免被除


王建民奉劝所有收到选委会信函的“被举报选民”务必要出席听证会,若选民不出席,就会从选民册中被除名,白白失去投票权!

不过,听证会在工作时间举行,因此许多选民基于需要请假不方便,或居住在偏远地区长途跋涉,或害怕麻烦,都选择不出席听证会。

“以雪州为例,雪州选委会总部设于沙亚南,居住在郊外如适耕庄、瓜雪等的选民要来到沙亚南,来回就需要3至4小时的时间,加上出席听证会,选民就花了一整天时间在这件事上了。”

被除名需重新登记

他说,一旦被除名则需要“重头来过”,需重新登记。

“因此,我建议被举报的选民将一些能证明自己申报地址无误的证据,如水电单电邮给选委会作为证明,这样就无需花时间出席听证会,选委会调查后就会将你登记为选民。”

王建民也指出,国阵及巫统向选委会举报选民时大多使用的理由有“身为当地居民的我不认识这位选民”、“我认为这位选民不是居住在这里”及“这位选民地址错了”等,因为选委会几乎都会对任何理由全盘接受。

“当然,我们反对党的确也会对可疑选民提出举报,但我们会调查清楚,比如一家杂货店竟然有20个新选民登记在同一个地址?甚至也发生同一个地址,有不同种族的居民,这些都是可疑的。”

他举例,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本身也没有树立好榜样,他与超过30人登记在4间巫统办公室的地址,因此该党州议员已经向选委会举报。

选委会每季度都会向民众展示选民册,新登记选民及更换地址的选民资料都会获得更新。不过,在选民册公布14天后,选委会将接受民众针对这些更新的选民册作出举报。每1个人可举报最多20人。

3个月2550雪州新选民被举报

另外,2016年第4季度的最新数据显示,短短3个月就有2550名来自雪州的新选民被举报,其中79%为华裔,马来选民占14.2%,印裔6.3%。

这2550名选民来自雪州的24个议席,其中20个属于巫统议席。

王建民也向本报展示一个由巫统党员举报华裔选民的真实案例,即来自雪州格拉纳再也国会选区底下的斯里斯迪亚(SeriSetia)州选区,1名王姓选民遭名为加兹兰的男子举报,质疑他的选民身份。

“加兹兰给予的理由是,斯里斯迪亚的居民不认识这位选民,选委会接受这个理由,便传召王姓选民在今年2月底参与听证会,最后这名选民成功证明了自己的资料无误。”

他说,自己根据加兹兰的全名找到他的脸书账号,发现他是巫统党员,且时常与巫统格拉纳再也区部主席尤索夫出席活动,因此相信他是来自这个区部的巫统党员。

王建民也披露,由于王姓选民无故被举报,参与听证会浪费了该选民的时间,因此他有权向加兹兰追讨100令吉的赔偿,惟加兹兰至今都还在“逃债”。





继续阅读...

哈迪呈个人动议掀争议 吉祥力阻遭国阵议员反击





政府拒绝提呈《伊斯兰法庭355》修正案后,球又回到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脚下。在国会通宵达旦通过政府其他法案后,哈迪终于以个人动议的方式将修法课题再提上国会辩论,甚至排在国会议事表第一位。但是许多议员在哈迪提呈动议前,纷纷起身反对,尤其是行动党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反对时,却遭国阵议员反驳,导致国会陷入一片混乱。

转载自《星洲日报》:

“若不行使权力就真蠢蛋”.班迪卡力排众议宣布休会

(吉隆坡6日讯)2016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修正法案(355法令修正案)私人动议有戏剧性的“结局”,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自嘲“若我不行使我的权力,我就真的蠢蛋”,力排众议决定将相关辩论环节展延至下次国会会议,不顾一众议员喧哗怒斥,宣布本次国会会议休会,“起立、鞠躬”后转身离开,留下一室错愕的议员。
广告

在政府同意及让路下,国会下议院在经过19个小时“挑灯夜论”并通过5项政府法案,将其它的法案悉数展延至下次会议后,哈迪阿旺终于在第三次提呈法案后,今日“如愿以偿”提呈这项法案动议。

反对党议员在最后一刻仍援引议会常规,力挽狂澜试图阻止哈迪阿旺提呈动议,然而在班迪卡护航下,哈迪阿旺用少过30分钟时间完成提议后,立即进入午休。

未说明下次国会日期

同样来自伊党的哥打峇鲁国会议员拿督达基尤丁在下午2时30分复会后,用约90分钟时间发表附议演讲。班迪卡较后宣布行使本身做为议长的权力,决定展延动议辩论至下次国会会议,但没有说明下次国会会议日期,以及以什么方式重启辩论。

班迪卡的宣布引来喧哗,一众反对党议员高声要求班迪卡收回成命,继续辩论让他们有机会可以发言;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不理众人高声抗议,援引议会常规12(1)条文,宣布本次国会会议无限期休会。

此时,下议院已经乱成一团,多名反对党议员包括诚信党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公正党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行动党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等都纷纷站起来,非议班迪卡仓促结束会议的决定。

在嘈乱声中,班迪卡站起来,向议员做一鞠躬,转身就离开议长席。

公正党加埔国会议员马尼卡瓦沙甘及卡立沙末先后带头喊口号,马尼卡瓦沙甘更直斥议长“害怕”,但班迪卡都不再理会,离开下议院。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4日星期二

申请为迎变大马义工或民主行动党实习生



欢迎申请为迎变大马义工或民主行动党实习生!

有兴趣参与者,请在Impian Malaysia脸书按“赞” @ http://facebook.com/impianmalaysia.

若有兴趣申请为民主行动党实习生,请将履历表、申请信、首选国会/州议员和可参与实习的日期电邮至daprocket@rocketmail.com。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3日星期一

潘俭伟批警方滥权阻马纳辩 促纳兹里证明大马非警察国

转载自《当今大马》:

警方临时拒绝马纳辩的做法继续挨轰,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狠批警方滥权,并促旅游与文化部长纳兹里坚持与前首相马哈迪辩论,以证明大马不是警察国。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形容,警方拒绝为这场辩论发出准证,是非常荒谬的做法。

首先,潘俭伟点出,辩论场地,即《阳光日报》总社Karangkraf大厦,是坐落在工业区,与最靠近的住宅区有好一段距离。

他续指,警方的职务是协调与确保,对话会或辩论和平进行,并支援与确保活动安全。

然而,潘俭伟说,最重要的是,根据《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主办单位仅需在集会10天前“通知”警方,而警方无权否决或批准集会,更遑论这场辩论是在私人场所的室内活动。

“警方在此事显然是滥权,毫无疑问地显示纳吉政府担心这场辩论举行。”

“这场辩论印证了大马人的想法——源自一马公司的数十亿令吉汇入首相的银行个人户口。”


继续阅读...

2017年4月2日星期日

戈梅斯:非前总执行长独自承担董事应为1MDB风波负责

转载自《南洋商报》:


主讲嘉宾在座谈会结束后,与C4成员研究1MDB风波的研究报告。左起为扎哈仑纳因、特伦斯戈梅斯、张菲倩、杨勇伟、辛蒂雅、潘俭伟、古纳西卡兰及沙立夫卡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