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2日星期四

讥第二财长是“狼来了”牧童 潘俭伟指信心危机重挫令吉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第二财长佐哈里大派定心丸,敦促民众勿对令吉贬值感到恐慌,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反讥,佐哈里是一名高呼“狼来了”的牧童。

潘俭伟直指,由于大马当局没对付窃国大盗,令大马面对全球信心危机,才是猛挫令吉的根源。

他今早发表文告表示,佐哈里的信心喊话,无法取信大马公众。

两年前已开始贬值

潘俭伟说,从2014年至2016年,令吉价值连续三年节节滑落。

“令吉兑美元汇率从2014年1月1日的3.281,大跌6.3%至当年12月31日的3.502。”

“2015年1月1日,令吉兑美元汇率从3.505猛挫18.5%,至当年12月31日的4.302。”

“虽然过去2年,政府及国家银行多番保证,令吉遭到低估,以遭无理地贬值,令吉价值今年进一步跌9.6%。”

政府犹如没头苍蝇

潘俭伟剖析,令吉重贬并非特例,而已是常态。

“因此,第二财长(佐哈里)犹如一名多次高喊“狼来了”的牧童。没有任何理智的大马人,会相信他的言论。”

“事实上,佐哈里的‘切勿恐慌’喊话或有反效果,因这显示政府犹如没头苍蝇,无法遏止令吉大贬。”

油价低靡已非借口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他批评,政府多次以低油价为令吉贬值辩护。

不过他说,2016年12月的每桶原油价格为55美元,比2015年的12月的36美元57美分,还高出50%。

潘俭伟认为,即便世界原油价格疲软,导致令吉价值在2014年及2015年重贬,但2016年原油价格反弹,令吉不应该继续成为表现最差的货币。

“一号官”安然无恙

他说,除了部长,大马公众都知晓令吉表现差劲的根源。

“当我们被揭露是盗贼统治国,而大马当局及政府没对付肇事者,民众对大马货币及经济信心完全坍塌,这才是最根本原因。”

“正当美国司法部以一号大马官员称呼首相纳吉(见图),指他的大马银行账户私吞7亿3100万美元,但他可以安然无恙。”

“反之,政治漫画家等人士欲将他绳之以法,却面对警方打压和骚扰,所以当大马已失去海内外商人及投资者信心时,鲜少人会感到惊讶。”

不正视问题难解决

潘俭伟直言,除非政府及部长愿意正视问题并行动,否则大马经济及货币将没法提振。

周一,佐哈里大派定心丸,劝请民众无需惊慌,皆因只要大马政治稳定、政策方向正确,令吉价值将止跌回升。

今早令吉兑美元汇率为4.48。

纳吉向来否认涉及一马公司弊案,他更声称汇入其账户的26亿令吉,是沙地阿拉伯王室捐款。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19日星期一

(视频)潘俭伟:教育不要政治化!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17日星期六

“武吉牛汝莪之虎精神:迈向布城”筹款宴 林吉祥:反对党若胜选 旺姐慕尤丁任临时正副首相

转载自《光华日报》:

(槟城17日讯)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说,已故第二任首相敦拉萨在位时,其孩子包括现任首相纳吉曾建议在首相署内建设游泳池,当时敦拉萨向孩子说教“若把钱用于建游泳池,他要如何向人民交代”,但现在的纳吉在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事件上却不理全世界人的眼光。

敦拉萨曾向纳吉说教

他说,我国前三任首相即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及敦胡先翁在位时期,都不会容许类似一马发展有限公司事件的发生后,不须负起全责的事上演。可悲的是,如今此事件发生后巫统竟完全不提起此事,连国会也不允许反对党议员提问。

他昨晚在韩江中学礼堂举行的“武吉牛汝莪之虎精神:迈向布城”筹款宴上致词时说,上述“建游泳池”的“故事”是纳吉弟弟告知。


他指出,向来反贪污的我国第三任首相敦胡先翁在位时,积极打击贪污,因此也不会接纳一马发展有限公司事件的发生。他说,前首相敦马哈迪在此事件上,也表明了立场,对纳吉作出严厉批评。

仍支持安华任首相

林吉祥建议,一旦反对党在来届大选胜出,将由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及丹斯里慕尤丁分别担任临时首相及副首相。他说,针对“联邦法院驳回安华申请肛交案的司法检讨申请”一事,希联还有将来吗?

“从过去民联到希联,我们一旦执政中央,都一律推举安华出任首相,只有他并无其他人选。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人民要准备为国家作出改变。”林吉祥说,尽管联邦法院驳回安华申请肛交案的司法检讨申请,但对安华担任首相的支持仍保持不变。

被指反马来人及伊斯兰 林吉祥要巫统拿出证据

“我参与政治运动已51年了,何时曾反马来人及伊斯兰?”

林吉祥说,他要挑战巫统拿出证据,以证明他有这意图。

他说,如果他真的反马来人及伊斯兰,这51年来对方应该可以找到证据。可是巫统并没有证据,迄今都无法举证。针对有人透过社交媒体散播消息指槟首长林冠英曾发表支持缅甸逼害罗兴亚人一事,林吉祥说,林冠英未曾发表这番言论,此事内容不确实,后者也已作出否认。

冠英:玩弄种族宗教 转移人民经济焦点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国阵政府无法搞好国家经济,却转移人民的视线玩弄种族及宗教课题。

他说,家庭里的子女是否要成为穆斯林本来就是人家的家事,但国阵政府偏要插手干预,不久前玻璃市通过伊斯兰行政法令,让只要一方的父母是穆斯林就能决定未成年子女改教。

他认为,这是国阵政府为了转移人民对经济课题的不满,才刻意玩弄种族及宗教课题来转移焦点。另外,他说,马币贬值,不少国人不敢出国旅行,在近日的学校假期纷纷前来槟城旅游,因此槟城在过去的数天尤其周末出现游客爆满情况。

蓝卡巴感触忆述父亲

“加巴星与我们同在!”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蓝卡巴星说,虽然已故父亲——日落洞之虎兼前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加巴星逝世已两年,但大家都没忘记他。

蓝卡巴星周五(16日)在韩江中学礼堂举行的“武吉牛汝莪之虎精神:迈向布城”筹款宴上致词时,一时感触忆起父亲。

另外,他说,明年将是大选年,相信现在离大选已不久,但在净选盟5.0集会进行前,多名领袖被警方逮捕及扣查,甚至援引2012年国家保安(特别措施)法令(SOSMA)逮捕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

他指出,警方对上述领袖采取行动,是因为净选盟5.0集会为国阵带来极大冲击。

安美嘉:470万人未登记选民

大马人权协会主席拿督安美嘉说,目前,国内仍有470万人尚未登记成为合格选民,当中25岁以下青年占多数。

她呼吁大众鼓励还未登记者,尽速登记成为合格选民,以便在大选时履行公民责任投票。只要大家多贡献一些力量,国家就会有很大改变。

末沙布:遏制仇恨情绪

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说,中央政府企图玩弄种族及宗教课题,纳吉不只支持伊党,也纵容一些宗教司散布不是谣言,引起穆斯林仇恨情绪。

“诚信党的任务,就是要遏制类似上述谣言,避免更多穆斯林被玩弄种族情绪。只要是贪污舞弊的领导人仍在位,我们势必与他们对抗到底。”

潘俭伟:国阵胜选将涨税


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说,不少外国投资者已对大马失去信心,纷纷撤离大马或不来马投资,已致使马币汇率节节下滑。

他说,一旦纳吉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再次胜出,消费税将再提高,因为纳吉需要人民通过税务来填补“债务”。

另一方面,“武吉牛汝莪之虎精神:迈向布城”筹款宴,筵开95席(两席分别主座及媒体席),吸引近千名支持者及党员出席。

其中93席所售出的餐券总值13万5000令吉,现场筹款则筹获3046令吉。

出席嘉宾包括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亚依淡区州议员黄汉伟及斯里德里玛区州议员雷尔等。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15日星期四

臉孔貼綠精靈 大跳聖誕熱舞 網民惡搞火箭土團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15日訊)網民“惡搞”行動黨和土著團結黨,把行動黨秘書長暨檳州首長林冠英、國會領袖林吉祥和宣傳秘書潘儉偉、以及前首相敦馬哈迪與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的臉孔,貼上製作聖誕熱舞的動漫短片應用程序,末端更打出“在第14屆大選投選我們”的拉票字眼,猶如展開選前造勢的熱身宣傳。

這部使用Elfyourself應用程序製作短片長1分鐘7秒,近日在社交媒體廣泛流傳。

短片開頭是馬哈迪先率領林冠英和潘儉偉粉墨登場,接著是林吉祥與慕尤丁,馬哈迪、林冠英和慕尤丁更是配上笑嘻嘻的照片。

短片視頻所見,5名真實年齡加起來超過300歲的主人翁化身為綠精靈,頭戴綠色聖誕帽、身著綠衣和綠短褲,紅白條紋襪子與綠鞋的“活力男”,並在書房、辦公室和老板房間大跳勁舞與派送禮物。

同時,短片尾聲出現“在第14屆大選投選我們”(Vote For Us In GE 14)的字眼。

在聖誕熱舞短片中,只是近來打得火熱的行動黨及土團領袖,惟不見同是希盟成員的公正黨與誠信黨領袖蹤影;此外,網民為何選用潘儉偉,而非接任行動黨秘書長一職、呼聲最高的陸兆福,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至於製片網民的目的是“歌頌”行動黨及土團替兩黨拉票,還是另有其它意圖,同樣不明。(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14日星期三

如果认真对待霹雳苏丹针对反对大腐败的警告,今年被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辑获的1亿5700万令吉资产只是沧海一粟

文:林吉祥

首相署副部长拿督拉查里依布拉欣昨天在上议院揭示,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MACC)今年扣押和冻结了1亿5730万令吉的资产,去年为930万令吉,2014年为1,930万令吉。

如果认真对待霹雳苏丹——苏丹纳兹林沙对大腐败的关注,今年被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辑获1亿5700万令吉资产只是沧海一粟。

星期一,苏丹纳兹林沙在丹绒马林的霹雳州1438H圣纪节庆典发表演词,表示他对受高教育和高级别人员公开涉及腐败和刑事背信的关注。

他表示,根据媒体报道,腐败行为和刑事背信不仅猖獗,甚至是非常大规模。

苏丹纳兹林沙说,历史证明刑事背信和腐败的行为,以及滥用权力是导致许多政府垮台和文明崩溃的因素。

他说:“在伊斯兰政府的历史,许多倭马亚哈里发(Umayyad Caliphate)和阿拔斯哈里发(Abbasid Caliphate)的领导人,因为专注于世俗的乐趣,所以愿意使用他们的财富以保有权力。

“当权力被视为实现个人利益而不是信托的机会,政府的运作将受到损害,最终导致它的垮台和文明的崩溃。”

霹雳苏丹关注涉及政府高层人士的“大腐败”是最适当和及时的,因为马来西亚人民和国际社会都在询问,中国在逮捕“老虎”,而印尼在逮捕“鳄鱼”,为什么马来西亚没有在打击腐败的战争中逮捕“鲨鱼”呢?

在中国,自从习近平上台担任国家主席,9,000 万党员中的100 万因为贪腐被定罪,包括数十名副部长和以上官阶的官员,证明了在党内的崇高地位,不是“老虎”在调查和定罪行动中的护身符。

在印尼,高阶层“鳄鱼”反腐败的案件涉及前部长和高级官员最终被监禁已成为常见事件。

然而在马来西亚,在反腐败运动中仍然有一只待捕的“鲨鱼”。

反之,反腐败领袖如希望联盟的国会议员潘俭伟和拉菲兹、净选盟的领袖安美嘉和玛丽亚陈,以及学生领袖艾妮斯被迫害和惩罚,而应当为马来西亚大腐败负责的“鲨鱼”却被允许逃离法网。

拉查里在上议院宣布,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今年缉获并冻结了1亿5700万令吉,看起来有声有色,但是整个数额似乎可能是源自一个案件,即沙巴州水务局的腐败案件。这样的话,如果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在马来西亚的腐败水域有追捕“鲨鱼”的自由,这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国际透明组织把“大腐败”定义为“滥用高等级权力,牺牲许多人而使少数人受益,并对个人和社会造成严重和广泛的伤害。它往往不受惩罚。”

国际透明组织形容大腐败是“我们如今的巨大并未决的法律挑战之一”。

它说:“由于其严重性并且常常带来全球性的影响,打击大腐败必须是国际社会的责任。

“因此,大腐败应该被视为国际犯罪。

“国际透明组织已经制定了大腐败的法律定义,鼓励律师、学者、立法者和其他人设法加强高级公职人员和其他人的责任,因为这些人的腐败极其恶劣地危害公民的情况,却往往不受惩罚。

“如果被指定为国际犯罪,各国就可以行使类似于对待战争罪行的普遍管辖权。

“我们的目标:让国家机构为自己的个人利益服务,并把个人利益放在它们之前:人权、人的尊严、平等、发展的领袖们。”

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和马来西亚政府是否准备支持国际透明组织这场“反腐败”的全球性斗争?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有没有打击马来西亚的腐败现象的特别战略呢?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9日星期五

马华门外抗议与伊党勾结 行动党再次准备镜子回赠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3点45分更新

雪州马华今日前往雪州行动党总部外拉布条,抗议雪州行动党仍与雪州伊党藕断丝连,出卖华社与原则。

而雪州行动党则再次准备一面镜子,欲回赠给雪州马华,借此嘲讽。不过,由于雪州马华领袖只在大门外抗议,而未入内提呈备忘录,导致雪州行动党没有送出这面镜子。

这场抗议活动是由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陈章成、马华雪州联委会组织秘书刘锦明及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梁国伟等马华雪州联委会领袖领导。

他们要求雪州行动党施压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革除所有雪州伊党行政议员,否则雪州行动党得退出雪州政府或解散党。

约60名雪州马华领袖及成员是于今早11点,冒着细雨抵达雪州行动党总部外,拉起布条高呼“狼狈为奸”、“行动党出卖原则”、“行动党出卖华社”、“解散行动党”等口号。

他们在外头拉布条及喊口号,虽然雪州行动党总部的大门敞开,但马华一行人没有进入行动党总部内抗议或呈交备忘录。

狠批行动党壮大伊党

他们较后在行动党总部外召开记者会,轮番炮轰行动党。梁国伟批评行动党壮大伊党,直到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要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动议,华社出现严重反对声浪后,才宣布与伊党切割。

但他说,迄今为止,无论是雪州政府、市议会或乡村发展委员会中,依然有伊党官员存在。

“双方还是抱在一起,完全没有切割,所以我要提醒华社,行动党在蒙骗华社。”

刘锦明则说,若雪州行动党有政治立场、原则及骨气,理应马上要求阿兹敏革除伊党行政议员及雪州各县市议会成员。

“既然你(行动党)认为不能与伊党合作,为何你们还可以同床异梦?”

“若你(行动党)继续和公正党成立雪州政府,我们无话可说,否则你得退出雪州政府,我会觉得你还有一点点骨气。”

拒评纳吉与哈迪关系

针对首相纳吉与哈迪阿旺越走越近,刘锦明拒绝评论,反促媒体询问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回应。

“这让总会长(廖中莱)去回答,在雪州,我们是根据州立场,那个问题是全国课题,你得去问总会长。”

至于陈章成则归咎行动党壮大伊党,哈迪阿旺今时今日才能把伊刑法私人法案动议提呈给国阵。

“若这一刻到来,也是因为行动党在背后推波助澜,使伊党有力量把这个法案带去国会。”

“行动党助长伊党,搞到国家政局动荡,行动党得负上很大责任。”

巫统和伊党越走越近

雪州行动党州委艾迪(Edry Faizal)较后接受媒体访问时反击,巫统如今与伊党越走越近,雪州马华才需担心自己的问题。

“伊党和巫统坐在一起,手拉手,他们有很多问题,我们早已和伊党清楚切断关系,所以马华才应该担心。”

艾迪(见图)接着表示,本以为雪州马华要提呈备忘录,因此打开大门迎接,并准备好更大面的镜子回赠。

惟他遗憾,雪州马华并未进入总部提呈备忘录,因而无法送出镜子。

“上次我们已曾回赠一面镜子,可能上次的镜子太小,所以这次我们准备更大面的镜子。”

“但可惜他们没进来,我还以为他们会进来呈备忘录,原来他们只是要来这里拍照。”

针对雪州马华批评行动党与前首相马哈迪合作,艾迪反问,巫统与伊党越走越近,为何马华还与国阵一起?

“之前马哈迪在巫统,他们也没问题,所以是国阵欺骗人民,为何马华还与国阵一起?”

去年4月9日,雪州马华曾踩上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的办公室,递上信函要求雪行动党与雪伊党断交并退出民联,更把吴三桂图像送给行动党。

当时雪行动党反送一面镜子,要求雪马华“先照自己”。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7日星期三

移民局总监政府等列答辩人.祖纳挑战禁出境令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7日讯)继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和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后,遭内政部和移民局下c的本地政治漫画家祖纳今日也入禀高庭,挑战内政部和移民局的禁足令决定。

原名为朱基菲里的祖纳是于今日通过代表律师艾力鲍尔森和梅丽莎入禀高庭,并在申请书中把移民局总监、内政部和大马政府列为第一至第三答辩人。

禁出国未获理由

本案与潘俭伟和玛丽亚陈的不同之处,在于被视为“非主流”及反政府的祖纳是在没有给予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禁出国;内政部和移民局较前分别以潘俭伟涉嫌直接或间接参与颠覆议会民主的活动,以及为阻止玛丽亚陈在国外羞辱或嘲笑政府而对2人发出禁足令。

不过,根据祖纳,当他于今年10月17日准备从机场飞往新加坡,以出席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场论坛发表演说时,却被告知本身被禁出国,他说,根据了解,当局早在今年6月24日对他发出禁足令,但他却全然不知,而有关禁足令更导致他较后分别错过了赴悉尼和日内瓦的机会。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当时移民局官员仅告知这是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的指示,而警方是基于“特别的理由”禁止他出国。

他强调,他是一个漫画家,依靠出国筹办漫画展览赚取生计,联邦宪法赋予每个公民自由行动的权利,不过,当局却在没有给予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禁止他出国,这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祖纳认为,这是一种滥权及具有恶意企图的表现,因为他没有犯下任何刑事罪行;尽管他较后指示律师致函移民局要求解释,惟当局迄今仍拒绝作出回应。

艾力鲍尔森:发禁足令滥权

另外,祖纳的代表律师艾力鲍尔森说,在这之前,祖纳曾飞往美国、英国和日内瓦数次,当中不曾面对任何问题。

他认为,当局所发出的禁足令明显是一种滥权的表现,虽然祖纳时常通过漫画来批评政府,但这不应成为祖纳被禁出国的理由。

他坦言,挑战禁足令的过程可能非常艰难,不过,他们仍会继续抗争到底,因为他们坚持认为内政部和移民局不应获赋予如此广泛的权利,除非有充足及合理的理由,否则当局不应任意禁止任何一个公民出国。

要求宣判禁足令违宪


祖纳在申请书中要求高庭撤销答辩人在今年10月17日以口头方式禁止他出国的指示,并要求高庭宣判答辩人所发出的禁足令已违反联邦宪法第5(1)、8及9条款,所以理应被宣判为无效、违宪和被撤销。

同时,他要求高庭宣判答辩人无权发出禁足令及越权,以及宣判答辩人并没有拥有不受限制的酌情权来执行越权的行为。

此外,祖纳要求高庭宣判答辩人不能引用1959/63年移民法令第59及59A条文来否定他所赋予的自然公义权利,因为这已违反了联邦宪法。

他强调,高庭应宣判1959/63年移民法令第59及59A条文是违宪的,并强制谕令内政部和移民局让他自由出入大马,同时,禁止内政部或移民局把他列入被禁出国的黑名单内,或在没有给予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以及给予他任何辩解的机会下禁止他出国。


继续阅读...

巫统在备战第14届全国大选的路上,为了加强对民主行动党的纳粹式“大谎言”宣传攻势而提出一个涵盖希望联盟和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的虚构内阁阵容

在最近的巫统大会,当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拉萨宣称,在即将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民主行动党是巫统的首号敌人,宣称马来不得不决定是否维持由巫统领导的政府或由民主行动党取而代之。这样一来,他把种族、仇恨和谎言政治提升到了另一个高度。

当然,这是一个政治谬误。

不论第14届全国大选发生什么事情,纳吉是否从首相的位子上被推翻或巫统是否失去联邦政权,马来西亚的马来人将继续在国内行使政治权力,因为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失去他们的政治权力。

到目前为止,巫统和它的宣传机器里,没一人能针对最近国家文学奖得主沙末赛益提出的问题,给予像样的回应。沙末赛益问,如果巫统在全国大选中落败,马来人如何会失去政治权力。

沙末赛益感到奇怪,马来社会为何会如此纠缠于,如果巫统丧失布城的控制权,就会让国内的其他少数群体夺取他们的权力,以及马来人和伊斯兰教会因而受到威胁。因此,他问:

“马来人如何受到威胁?当过去五十年的当权者是马来人,宗教(伊斯兰教)和马来人如何受威胁?

“(如果马来人会受威胁),在这五十年里,他们(马来领袖)做了什么?”

不管巫统在下一届大选中发生什么事,人口现实是马来人不会失去政治权力的最可靠保证。

1970年,马来西亚的人口分布是44.32%马来人、34.34%华人、8.99%印度人、11.89%非马来人土著、0.67%其他族群。

2010年,马来人在马来西亚人口的百分比增加至55.07%,华人减少至23.34%,印度人下降至7.35%,非马来人土著保持在11.94%,以及其他族群是1.3%。

在第13届全国大选,52.63%的选民是马来人,29.68%华人,7.31%印度人,8.96%非马来人土著和1.43%其他族群。

在马来西亚半岛的165个国会议席,114个是马来人占多数的席位,22个华人占多数的席位和29个混合席位。没有一个印度人占多数的席位。

是否有巫统领袖认为,如果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落败,在布城的新马来西亚政府有可能通过增加目前22个华人占多数的席位至超过83个席位,从而构成在马来西亚半岛的165个国会议席的大多数席位,以确保华人掌握政治权力?

没有哪个魔术师可以演出这个不可能的壮举。事实上,未来的走势是相反的。由于人口现实和国内华人人口减少,22个华人占多数的席位将会减少。

即使是巫统的元老东姑拉沙里也在公开场合说,当政府由马来人领导、除了槟城其他州政府都由马来人领导、公共服务领域里大多数是马来人、军队里大多数是马来人,还有马来统治者,因此他不知道马来人受威胁的观点是怎么来的。

马来西亚站在最前线的民权活跃份子再娜安华也质疑,巫统执政接近60年后,“马来人受威胁”的论调是怎么来的。为何新经济政策在实行了超过40年后:(i)75.5%的底层人口是马来人;(ii)90%失业的大学毕业生是马来人;(iii)价值54亿令吉的股票,在1984年至2005年间注入个别的马来人和机构后,最后只剩下2亿令吉的股票仍然留在马来人的手中。

因此,一旦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落败则马来人会让华人夺取政治权力的说法,当然是纳粹式的“大谎言”宣传攻势,是巫统领袖和军师为了备战下几届全国大选,而在马来选民之间制造恐惧、惊吓和仇恨。

采用大量纳粹式“大谎言”宣传攻势的活动与日俱增,而且早在上周末的巫统大会之前、期间和之后便已经展开。因此,看到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着包括22名内阁部长的“2017年新政府排阵——希望联盟: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时,我并不惊讶。

在我国60年的历史里,我首次在这个伪造的内阁名单上被列为首相和财政部长,而敦马哈迪是副首相,即:

首相兼财政部长——林吉祥 (民主行动党)
副首相——敦马哈迪 (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

首相署部长:

经济策划组——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
国民整合及表现管理 ——丹斯里慕尤丁(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
不管部长——西华拉沙(人民公正党)
高等教育部——倪可敏 (民主行动党)
教育部——阿兹敏阿里(人民公正党)
外交部——奴鲁伊莎(人民公正党)
国防部——马夫兹(伊斯兰党)
青年及体育部——黄洁冰(人民公正党)
国内贸易及人民消费部——潘俭伟(人民公正党)
印裔沟通及事务部——哥宾星(民主行动党)
妇女及家庭发展部——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人民公正党)
旅游及国际宣传部——拉菲兹(人民公正党)
科学、技术及核子工业——傅芝雅沙列(人民公正党)
工程部——祖莱达卡玛鲁丁(人民公正党)
华裔沟通及事务部——蔡添强(人民公正党)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陆兆福(民主行动党)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郭素沁(民主行动党)
人力资源部——马尼卡瓦沙甘(人民公正党)
艺术、文化及历史部——卡立沙末(国家诚信党)

我有点受宠若惊,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自己被指定为首相。虽然在我51年的从政生涯中,成为马来西亚首相的想法,从来没有进入我的脑海。

事实上,就如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星期六的民主行动党五十周年全国大会说的,民主行动党从来没有要求华人成为首相,而是一直支持马来人,特别是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成为首相。

马来西亚宪法第43(1)条文清楚列明,没有任何民族被禁止成为首相,宪法中的唯一先决条件是在国会掌握大多数国会议员的信任。

在孩提时代,奥巴马要成为美国总统。在马来西亚,政治现实是非常不同的。在可预见的未来,马来西亚首相将是一个马来人,虽然马来西亚宪法允许任何马来西亚人,不论什么民族都可以成为首相。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虚构的反对党内阁阵容,我以为它的设计者犯了一个重大错误,因为我没有找到财政部长,直到我看见首相也兼任财政部长。

这显示捏造这份名单的人是如何的不在状况,因为民主行动党已经明确表示,首相不应该兼任财政部长。如果纳吉没有兼任首相和财政部长,马来西亚就不会被冠以“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耻辱和恶名,马来西亚也可以免受一马发展公司全球洗钱丑闻的国际耻辱!

虚构的希望联盟内阁旨在加强巫统对民主行动党的惊慌、恐惧和仇恨式“大谎言”宣传攻势。这也是马哈迪被安排为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首相署执掌相对无关紧要的部门,民主行动党获分配七个内阁职位(虽然潘俭伟被错认为公正党国会议员),公正党(虽然在22个内阁部长职位中获分配10个职位)和国家诚信党则被分配相对次要的内阁职位的原因。

我还没有跟马哈迪谈过这个话题,不过我不相信他会要重返内阁,即使是担任首相。他毕竟91岁了。

这些谎言和谬误,如虚构的内阁阵容,只是巫统对民主行动党的纳粹式“大谎言”宣传攻势诡计的开端,在备战第14届全国大选的过程,它加强了马来西亚政治在民族和宗教两个方面的分化。直到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的接下来几个月,我们将看到更多最恶劣的政治欺诈行为。

我们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流氓和失败的国家的目标,不能动摇。这是所有热爱马来西亚的人民,不论是政党、机构或个人,以及同等重要的联邦和州政府,必须有更具包容性的前景和承诺,即容忍和接受所有民族、宗教、地区和群体的作用和贡献。大家拥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拯救马来西亚,免于猖獗的腐败、滥用权力、破坏法制、破坏善政,并使马来西亚摆脱 “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国际骂名和耻辱。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6年12月6日(星期二)中午12时在槟城民主行动党总部的新闻发布会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5日星期一

【行動黨大會】 林冠英:挺安華當首相 火箭不壟斷政治權力

转载自《光明日报》:

(沙亞南4日訊)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說,來屆大選,如果在野黨成功改朝換代成立新政府,行動黨不會主導整個新政府,更不會爭取讓行動黨人選及華人擔任首相。

他今日在2016年行動黨黨員代表會議上致詞時強調,他有必要對一個對馬來人和穆斯林而言較為敏感的課題再三聲明,即行動黨對於首相一職從來不抱野心,也沒要求讓華人出任首相,而是一直支持馬來人,特別是拿督斯里安華擔任首相。

他說,在野黨贏得聯邦政權後,行動黨並不會壟斷政治權力,而是與其他盟黨在平等和負責的基礎上合作。

“行動黨從一開始就不是個華裔或種族政黨,而是馬來西亞人領導的馬來西亞政黨,宗旨是服務全體馬來西亞人,不計種族、宗教、地區及性別的差異。”

他說,行動黨的國會議員或州議員,就包括巫裔、華裔、印裔甚至卡達山人。

“事實與首相納吉的謊言相反,行動黨絕對不可能接管國家;國會有222個國會議席,怎麼可能憑著51個議席執政國家?這無疑是納吉的廉價政治伎倆及恐嚇,企圖轉移其經濟管理失敗的視線。”

對首相兼巫統黨主席拿督斯里納吉在巫統大會指“行動黨黨章沒伊斯蘭為官方宗教、沒馬來統治者為尊、沒馬來人及土著特權”論,林冠英作出駁斥,並表明行動黨是為馬來西亞全體族群而鬥爭,包括馬來人和原住民。

火箭為全體族群鬥爭

他提醒,行動黨的2012年《沙亞南宣言》已列明將捍衛以國家元首為一國之尊的議會民主與君主立憲制度。

“行動黨堅守現有的體制架構,且進一步加強立法、行政與司法的三權分立,奉《馬來西亞聯邦憲法》為基本大法,以1957年獨立之精神與《1963年馬來西亞聯邦協定》榮耀憲法。”

他說,在檳城,希盟政府提供給伊斯蘭教的撥款是國陣前朝政府的兩倍,卻反被污蔑為反伊斯蘭教。

林冠英說,行動黨反對一切與憲法意旨不符的法律,以及任何以國會簡單多數凌駕和破壞憲法本質的行為。

“任何法律若影響聯邦憲法的本質與特性,就得通過三分二多數議員同意修憲才符合正當性與議事程序。”

“捍衛與擁護聯邦憲法不是極端自由主義,反對無審訊扣留,尤其是反對政府以反恐法令對付和平社運分子瑪麗亞陳,絕非極端自由主義;任意妄為,盜取國家上億令吉的行為,才是真正的極端自由主義。”

他強調,行動黨肯定與馬來人政黨及傑出馬來人士合作的重要性,拒絕單一種族的政黨,人民應該杜絕營造憎恨和恐懼,導致國人區分彼此同異的分化政治。(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3日星期六

出席净选盟5.0集会 警方传召潘俭伟



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3日讯)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因出席11月19日在孟沙轻快铁站净选盟5.0集会而在今日被警方传召录供。

潘俭伟於今日10时,在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及代表律师拉姆的陪同下,应警官传召至冼都警区进出录供程序,並在11时30分步出警局。

他在事后向媒体表示,警方在录供中並未询问他太多问题,主要让他说明是否有出席上述集会以及出席集会原因,而他也向警方解释净选盟的3大诉求,並在录供期间全程配合警方。

「警方现时援引刑事法典第504条文,及2012年和平集会法第4(2)(b)条文,对事件展开调查。」

他表示,警方应该尽快完成类似的调查行动,並將注意力放在损害人民利益的罪案事件上。

另一方面,潘俭伟还透露,据其所知,警方將在较后传召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进行录供,惟其目前人仍在国外。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潘俭伟净选盟演讲被传召问话



潘俭伟在净选盟5.0集会于孟沙地铁站演讲,被警方秋后算账传召问话,请大家出席声援。

日期:2016年12月3日
时间:早上11点
地点:Sentul警察局

重要信息!大家一起大大力分享出去!


继续阅读...

纳吉故意发表极端言论 转移人民对其丑闻愤怒





巫统主席纳吉发表诽谤民主行动党的极端种族主义言论以吓唬马来社会的举止,旨在转移人民对纳吉涉及一马发展公司(1MDB)丶SRC国际和“大马1号官员”丑闻的愤怒。

纳吉与巫统领导人日前在巫统大会上,皆把矛头对准民主行动党,发表了许多诽谤性的谈话及谎言。

纳吉表示:“民主行动党争取过分的自由主义与危险的思想,如果民主行动党执政,巫统长期争取与捍卫的权益与特权,包括土著机构如人民信托基金(MARA)丶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丶橡胶小园主发展局(RISDA)丶联邦土地复兴及统一局(FELCRA )丶土著议程领导单位(Teraju),将会受到限制与消失。”

纳吉还指责说:“若研究民主行动党的党章,根本没有提及伊斯兰作为联邦宗教,未曾提及以马来统治者为尊,更只字没提捍卫马来人和土著特权。“

我们要询问纳吉的是,哪一个政党有把整套联邦宪法列入党章内?马华丶国大党丶民政党,还有国阵在沙巴与砂拉越的成员党,是否有把联邦宪法的每一项条款都列入他们的党章内?

显然没有。事实上,纳吉只是要以攻击民主行动党的党章来欺骗和误导人民。

民主行动党是以联邦宪法的意义和精神拟定党章,列明把前人要建立马来西亚独立性的愿景作为民主行动党的斗争。据我们所知,由纳吉所提到的条款──伊斯兰作为联邦宗教丶马来统治者和土著的特权有涵盖在联邦宪法内,而这也是民主行动党同样捍卫的。

更重要的是,为了戮破巫统长期以来的谎言,民主行动党于2012年1月8日在沙亚南召开的党代表大会上,已经发布和通过了《沙亚南宣言》,而当中就强调了:
我们响往马来西亚人的梦想,为了完成此一梦想,我们透过以下途径确认我们的承诺:
●捍卫以元首陛下为一国之尊的国会民主与君主立宪制度。民主行动党坚守现有的体制架构,且进一步加强立法丶行政与司法的三权分立。奉《马来西亚联邦宪法》为我国基本大法,以1957年独立之精神与《1963年马来西亚联邦协定》荣耀宪法。
●依《联邦宪法》第153条文,维护马来人丶土着的特别地位以及其他族群的权利。
●依《联邦宪法》第3及11条文,肯认伊斯兰教之联邦宗教地位以及和平信仰其他宗教之自由。
●依《联邦宪法》第152条文,坚持马来语为国语,但不损害使用与学习其他母语之权利。
●争取《联邦宪法》第10条文所保障之人民自由,即言论丶集会与结社之自由。
●尊重《1963年马来西亚联邦协定》以及沙巴丶砂拉越二州所拥有之权利。

难道纳吉是“文盲”(buta huruf),不明白民主行动党早已通过涵盖上述内容的宣言内容吗?

或者,纳吉是故意煽动马来人之间的种族仇恨,以便缠绕在他治理下的丑闻,包括挪用一马公司和SRC国际的数十亿美元汇入其私人戶头的丑闻,将被转移视线和被遗忘?

此外,副首相阿末扎希,在两天前也发表了指摘反党对采用纳粹策略的言论,即“如果你要说谎,要说得够大,倘若你们一再重复,人们将会开始相信它。”

事实上,由反对党所揭发,特别是身兼巫统主席丶首相和财长的纳吉涉及一马公司和SRC国际的财务违规行径,已被证明是真实的,非由纳吉能作出否认。因此,真正采用大骗子纳粹策略的是纳吉本人,就如上述已证明的。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12-2016(星期五)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继续阅读...

遭纳吉起诉诽谤.潘俭伟申请撤讼1月审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日讯)高庭择订于明年1月17日开庭聆审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要求撤销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起诉他诽谤的诉讼申请。

潘俭伟的代表律师班杰明说,承审本案的法官罗斯兰今日在内庭会见双方代表律师后,择订上述日期。

他说,上诉庭已在上个月28日推翻高庭批准让纳吉删除其当事人部份宣誓书内容的裁决,并恢复已被删除的两段内容。

他披露,截至目前为止,纳吉律师团尚未表明是否要针对上诉庭的裁决提出上诉。

潘俭伟是在要求撤销纳吉诉讼时,所入禀的宣誓书第九及第十段内容内,附上了大马公司委员会(SSM)针对一马公司(1MDB)的查询记录、一马公司网站资料,以及数则有关一马公司的报道;不过,法官罗斯兰在5月5日基于这些内容没有附上消息来源,也无解释为何须引用有关内容,所以批准纳吉删除有关内容的申请。

纳吉是于2015年3月5日入禀高庭,以个人名义起诉频频对一马公司财务提出质疑的潘俭伟和网络媒体“人民媒体”(Media Rakyat)负责人陈志光诽谤,要求赔偿。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仁嘉隆“改变在即,斗争到底”千人联欢宴



配合民主行动党创党50周年纪念,由民主行动党瓜拉冷岳国会联委会主催,仁嘉隆支部、双溪嘉隆支部,仁嘉隆市区支部,摩立路支部、茶山支部、沙里花园支部,柏灵颖支部联办的“改变在即,斗争到底”千人联欢宴,订于12月13日(星期二),在仁嘉隆中元公会举办。

筹委会主席郑永德今日发表文告,宣布上述消息。

“届时,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长林冠英、雪州主席潘俭伟国会议员、署理主席哥宾星国会议员、州秘书欧阳捍华州行政议员、州副宣传秘书甘纳巴迪劳州行政议员、州委杨美盈州议员将为晚宴担任演讲嘉宾。”

他希望,上述晚宴能筵开150席。

他认为,随着政府在2017年度财政预算案向公务员“示好”,相信大选已近在眉睫,所以公众也可通过上述晚宴,了解我国目前的政治局势。

他重申,我国目前处在水深火热的状态,选民必须在即将到来的第14届大选中,利用手中选票决定国民未来的命运。

他也希望,公众能踊跃支持上述晚宴。

任何详情可联络票务处:03-3190 2633

*“改变在即,斗争到底”千人宴筹委会:
大会主席:洪健银
筹委会主席:郑永德
副主席:陈伟庆,张志福,邱宗德,陈金波,Nadasan Subramani
秘书组 :颜毅靖,高兴吉,洪依雯
总协调:洪友亮
财政:黄建林
票务:叶来庆,洪珊妮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28日星期一

槟声援玛丽亚活动.逾10人滋事警押走2人

转载自《星洲日报》:

(槟城27日讯)净选盟今傍晚在旧关仔角办声援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活动,一批巫裔男子前来捣乱,其中2人被警员押上警车。

活动今日傍晚6时15分开始。当净选盟北马区主席拿督杜干焕演说时,逾10名巫裔男子出现并在旁大喊大叫干扰活动,2人甚至冲到杜干焕的面前,所以被警员拉走。

警方滋事者冲突

在警方和滋事者对峙期间,警方欲带走一人,双方起肢体冲突,另一人因出手阻止警方,所以与同伴一起被警员制伏,2人被带上流动警亭(巴士)。

警方较后安排轻型镇暴队驻守,分开滋事者与集会者,声援活动才得以进行。

这场原定在旧关仔角言论广场进行的声援玛丽亚陈活动,因下雨而移师至槟岛市政厅前进行,约100名支持者到场声援。

杜干焕、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大山脚区国会议员沈志强也在场演说,参与者也演唱“释放玛丽亚陈之歌”。今晚约7时雨停后,主办方原欲回到言论广场继续活动,但警方因担心滋事者再捣乱而发出劝告,所以主办方接受并宣布散会。


继续阅读...

巴生5千人声援被扣领袖

转载自《东方日报》:

(巴生27日讯)巴生5000人手持白蜡烛高喊「释放玛丽亚陈」、「释放安华」、「不要SOSMA」口號,声援被警方逮捕的希望联盟和民间组织领袖。

兴都权益行动委员会(Hindraf)昨晚在巴生车迪草场庆祝成立9週年纪念时,也一併举办烛光声援会。

出席者包括雪州行政议员兼兴都权益行动委员会领袖甘纳峇迪劳、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莲花苑州议员张菲蒨、州委刘天球、国家诚信党主席末沙布,以及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等。

其中,潘俭伟指出,国家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SOSMA)说是用来对付恐怖分子,但如今已沦为逮捕政治和民间组织领袖的工具。

「印裔族群在我国发展贡献不少,但他们却被国阵政府边缘化,许多印裔直到如今都过著穷苦、没有身份证、没有工作的生活。」

此外,张菲蒨说,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在残酷的国家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下,被关在一个不见天日的牢房。

「为了下一代,我们要斗爭到底,所有男人女人都要勇敢站出来。」

努鲁依莎也呼吁所有的年轻人尽快登记为选民,用手中的一票,將国阵政府拉下台。

她指出,一旦入驻布城,希望联盟绝对可以比国阵做得更好,確保所有族群得到平等对待。

「现在不止安华被捕入狱,玛丽亚陈、政治漫画家祖纳等人也被捕。」

她续称,为何警方能如此狠心,用残酷的法令来扣捕一名60岁的母亲。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27日星期日

瑪麗亞陳聲援會

全馬各大城市同步舉行瑪麗亞陳聲援會
聲援會持續舉行直到瑪麗亞陳被釋放為止!

#BebasMaria
#MansuhSOSMA

吉隆坡
時間:晚上8點正
地點:獨立廣場


怡保
時間:晚上9點正
地點:怡保KTM站廣場

檳城
時間:晚上6點正
地點:Esplanade, Penang Island


新山
時間:晚上8點正
地點:Simpang Jln Wong Ah Fook/Jalan Ibrahim (OCBC Bank前方)


關丹
時間:晚上8點正
地點:IPD Kuantan


亞庇
時間:晚上8點30分
地點:Street Art Graffiti Gallery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26日星期六

制牢房仿玛丽亚单独囚禁 逾千人出席声援运动推介

转载自《当今大马》:



声援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活动,从首都独立广场移师到八打灵社区图书馆。净选盟为“释放玛丽亚陈,废除国安法”运动举行推介。

逾千人出席本次活动,会场除表达对政府的愤慨,尚有分享故事的温馨,尽显民众关切玛丽亚陈,与之同在。

玛丽亚陈的三名儿子阿祖敏、阿兹曼和阿哲米,上台与民众分享与其母亲生活里的点滴,场面感人。

他们脸露愁容,很挂念母亲是否安好,盼政府可早日让他们母子团聚。

“我们明白母亲的工作耗时,很晚才回到家,她返家后,首先都会向我们嘘寒问暖。”

“母亲教导我们,如何去关心和照顾别人,妈妈,我很想念和好爱你。”

捐锁匙,解锁自由

主办单位推介“释放玛丽亚陈,废除国安法”运动,首个活动环节就是“捐锁匙,解锁自由”,意喻促警方尽速放人。阿祖敏、阿兹曼和阿哲米在架上挂起锁匙,祈愿诉求得以如愿以偿。

会场外也设置了一间模擬牢房,根据净选盟的解释,这情况就像玛丽亚陈被单独囚禁在一个面积15乘8尺的扣留室,里面没有窗口及床具,两个灯泡24小时开启。

党团艺文人士声援

此外,在野党领袖也现身声援会发表演说,抨击政府的逮捕行动,其中有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行动党籍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等人。

除党团领袖力促放人,艺文工作者也加入声援,以歌曲和艺术创作带出讯息。

旺阿兹莎表示,对于玛丽亚陈的遭遇感同身受。

“我回忆起,那年我们家人分离时,我最小的儿子,他只得6岁,我也感到很害怕。”

“大马人民必须全部站出来,尽早释放玛丽亚陈。”

净选盟挺议会民主

潘俭伟演说时表示,警方说话反复,现称玛丽亚陈是接受外国金援才受调查。

“国內许多非政府组织和公司,都有外国金援,而这如果用意是推广大马民主,那有错吗?”

话锋一转,潘俭伟讥讽全国总警长卡立,质疑他是否曾上学。

“我和他(卡立)说过,你有上过学的吗?你看看净选盟衣服背面,写着诉求民主、干净的选举、和干净的政
府。”

“如果你不明白,看第3项诉求,诉求议会民主。”

人潮满满毫不怯步

虽然总警长卡立曾警告,声援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和废除《国安法令》的集会属非法,惟民众不怯步。

集会进入第6天,黄潮支持者逐日增加,本次推介礼更破千人大关,整座礼堂挤得水泄不通。

主办单位也特在场外设立放映机,转播场内实况,让无法进入礼堂的民众,一起聆听演讲与观看表演。

此外,许多小贩也摆起地摊,售卖印有醒目“Bebas Maria”、“Mansuh Sosma”字眼的净选盟衣服和布条,以及小吃和饮料。

主办单位也发布通知,声援会之后会照旧在独立广场举行。另外,下周二是法庭听审玛丽亚陈人身保护令的申请,主办单位也呼吁大家在下午1点,聚集首都大使路,表达声援。

活动在11点30分和平结束,历时约3小时30分钟,紫衣志愿队(净选盟保安)也负责维持交通程序。


继续阅读...

移師八打靈社區圖書館 逾千民眾聲援瑪麗亞陳



转载自《中国报》:



(八打靈再也25日訊)聲援被警方援引2012年國家保安(特別措施)法令(SOSMA)扣留的淨選盟2.0主席瑪麗亞陳的集會,今晚移師八打靈再也社區圖書館舉行,獲逾1000名民眾踴躍出席。

儘管早前金馬警區主任再諾助理總監稱燭光聲援會是非法的,且警方已開檔調查,如今移師靈市,但仍無法減少黃潮出席。

現場除了佈置扣留瑪麗亞陳的模擬牢房,還備有留話給瑪麗亞陳的信息留言板。

分發寫給內長公開信

主辦當局也當場分發寫給內政部長拿督斯里阿末扎西、全國警察總長丹斯里卡立和總檢察長丹斯里阿班迪,要求釋放瑪麗亞陳和廢除國安法令的公開信,讓民眾簽署以示支持。

非政府組織領袖、反對黨領袖、內安法令受害者家屬輪替上陣發表演說,現場氣氛熱烈,人人高喊釋放瑪麗亞、廢除國安法令,甚至要求逮捕首相拿督斯里納吉。

瑪麗亞陳三名兒子即長子阿祖敏、次子阿茲曼和幼子阿茲米,也現身分享母親為人及表達思念。

活動以各位嘉賓進行“自由之鑰匙”環節結尾,嘉賓們一一上前到鐵絲牆前,別上鑰匙,象徵給予自由。

出席者有公正黨主席旺阿茲莎、副主席蔡添強、行動黨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綠色盛會主席黃德、淨選盟2.0前主席拿督安碧嘉和成員傑傑丹尼斯等人。

週六晚上,黃潮將再回到獨立廣場舉行燭聲援會。

阿茲米:只希望媽媽回家

“從前我沒怎么擁抱過她,現在我只希望我媽回家,然后我能夠擁抱她。”

阿茲米現場訴說母親對母親的思念時,一度哽咽,場面感動。

他說,自己小時候做過許多蠢事,包括從一樓跳下、撞車等,但母親從來沒有責罵她,只是解釋事物好壞,警惕他勿重犯。

阿茲曼則對于自己能睡在舒服的床上,母親卻在扣留所內睡木板的情況感到難過。

阿祖敏披露,瑪麗亞陳常在外忙碌,時常夜歸,但無論回到家多晚,都會到兒子的房間內噓寒問暖,關切他們吃了什么、課業如何、有何感受等。

“我們理解他的工作,她也從未忽略我們,而她也教會我們以這樣的方式去關心其他人。媽,我們都很想念你。請讓我們的媽媽回家…”

獲外國金援沒錯

★行動黨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


警方如今說瑪麗亞陳是因接受外國金援才被逮捕,但國內有許多非政府組織和公司都接受外國金援,何錯之有?

若淨選盟組織獲得的外國金援,是用來推動國內民主運動,何錯之有?

若接受外國金援是錯誤,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就是違法者之一。

或到警總部示威

★淨選盟2.0組織成員傑傑丹尼斯


若警方28天后仍不釋放瑪麗亞陳,我們就糾眾到武吉阿曼警察總部外圍示威!

470萬人未註冊選民

★綠色盛會主席黃德


淨選盟2.0前主席拿督安碧嘉說,目前全馬有470萬國民尚未註冊成為選民,籲請10萬素人民眾,在全國各地向這群未註冊選民著曉之以義,不論是用說的或唱的,告訴他們大馬國情,註冊成為選民。

希望2017年3月前,能達到100萬個選民註冊的目標。


继续阅读...

玛丽亚陈遭捕第7天 声援活动逾千人出席

转载自《诗华日报》:

(八打灵再也25日讯)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遭警方逮捕的第7天,净选盟发起要求「释放玛丽亚陈」和「废除国家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SOSMA)」的运动,吸引超过1000人出席。

週五的活动移师到八打灵再也社区图书馆举行,场內外都挤的水泄不通。

玛丽亚陈的3名孩子,阿祖敏、阿兹曼和阿哲米,上臺与出席者分享有关他们的母亲玛丽亚陈的事情时,哭成泪人,希望政府可以让他们早日团聚。

活动场外也摆放了一个模擬狱房,根据净选盟的解释,该模擬狱房是和玛丽亚陈身处的地方一样大小。

此外,他们也发起一个捐钥匙的活动,象徵要解锁,重获自由。

除了有净选盟领导层轮流上臺演讲,反对党成员如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诚信党哥打拉惹国会议员西蒂玛丽亚等人。

潘俭伟致辞时表示,警方现在改口说玛丽亚陈是因为接受外国资金才会被调查。

「国內许多非政府组织和公司都接受外国献金,那有错吗?」

他表示,自己不知道净选盟的资金来自哪里,但若他们获得的钱,是用在推广大马民主运动,那有错吗?

他讽刺说,如果接受外国捐款有错的话,那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就是做了那非法事情的人。

玛丽亚陈的3名孩子,阿祖敏、阿兹曼和阿哲米也述说有关他们母亲的点滴

净选盟也透露,早前全国警察总长拿督斯里卡立表示,玛丽亚没有获得床垫,如今他们提出要求后,警方已经提供被单、枕头和床垫给玛丽亚陈了。

玛丽亚陈是在凈选盟5.0集会前夕,遭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124C条文被捕,並在国家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SOSMA)下被扣留。在该法令下可被扣留长达28天,她的儿子已经向高庭入稟申请人身保护令,案件会在星期二聆审。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青体部长凯里在2012年4月,当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通过时,他曾经嘲笑反对党恐惧地被误导该法令将会滥用来对付诸如“净选盟”的和平集会者;如今,玛丽亚陈被当局援引SOSMA扣留,凯里将会否要求释放玛丽亚陈呢?

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是在2012年4月17日于国会通过。这项旨在打击和反对恐怖主义的新法令备受争议,并且在国会受到朝野双方的激烈辩论。

当中受到最激烈讨论的课题是,SOSMA的规定事实上可以被用于对付被视为“进行颠覆议会民主活动”的个人。

以前任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为首的反对党议员激愤地争论,涉及“颠覆议会民主活动”的这项条款定义太广,将很容易被有关当局滥用。

然而,林茂区国会议员兼目前已经是纳吉内阁成员的凯里加玛鲁丁,却嘲笑反对党的恐惧,並宣称反对党不仅毫无根据,因有关建议中的条款是非常明确和没有所谓滥用的空间。

相反的,凯里在2012年4月16日在国会演词中,却赞扬了由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呈的SOSMA法案体现了“公民自由的一面”[1]。

凯里批评反对党领导人不理解颠覆议会民主活动的意义,它是指“一个人或一群人进行的一项活动,旨在通过暴力或违反宪法的手段来推翻或破坏议会民主。”[2]

随後,凯里在隔天参与辩论刑事法典修正法案(2012年)时,进一步批评反对党的立场为“误导” ,并重申合法的政治异议包括合平集会者或甚至是净选盟“不是颠覆议会民主”。

凯里表示:“我看到来自反对党的辩论非但混乱而且很脆弱,原因是他们没有进行调查或故意不承认其实它并不是什麽太常见的修改,不能太笼统,也不能太宽松,

“……如果要办和平集会,它不颠覆议会议主。这是他们(反对党)所不理解的。从这项条款中给予的定义是非常特殊的。”[3]

无论如何,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在3天前被当局援引SOSMA扣留,这也实现了4年前当该法令通过时,反对党国会议员曾经表达过的“所有恐惧”。尽管只是主办一场寻求自由和公平选举以确保建设一个廉洁政府的和平集会,惟警方却援引SOSMA来扣留玛丽亚陈,并以举办“颠覆议会民主活动”对她展开调查。

现在要向身兼青体部长的凯里提出的问题是,他将会否承认过于热心捍卫SOSMA和刑事法典修正法案,以及他与当局在思维上诠释该法令的信心,他们的意图是“严重错位”(badly misplaced)呢?

更重要的是,凯里现在将会否做一件光荣的事情,那就是要求立刻释放玛丽亚陈,因为她是被错误地逮捕?

或者,他将可能是守口如瓶,以及假装他从来没有在国会说过SOSMA和刑事法典修正法案将不会援引用来对付和平集会者和净选盟?

参考资料

[1] 16/4/2016国会议事录第18页
[2] 16/4/2012国会议事录第24页
[3] 17/4/2012国会议事录第73页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声援玛丽亚陈.独立广场逾千人请愿

转载自《星洲日报》:


潘俭伟在声援玛丽亚陈烛光会上发言。

(吉隆坡22日讯)在独立广场的声援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烛光请愿会,逾千人前来参加。

今晚出席的党团领袖包括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净选盟2.0前主席拿督安美嘉、净选盟秘书处成员曼迪星、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国家文学奖得主沙末赛益等。

众人轮流发表演说,呼吁警方即刻释放玛丽亚陈。

声援活动从晚上8时开始,至午夜11时许结束。出席者除了喊口号,也拉起大横幅,促警方逮捕真正的罪犯。

安美嘉:不放人每晚请愿

安美嘉促请警方明日就释放玛丽亚陈,否则,支持者会每晚聚集在独立广场举办烛光请愿会。

她也呼吁女性支持者明早10时30分,到默布草场集合,过后游行到国会大厦,声援玛丽亚陈。

1名行动不便的印裔残障男子阿沙耶谷对记者说,他配合净选盟5.O大集会,已经绝食了10天,他会继续绝食,直到玛丽亚陈获释。

潘俭伟:凯里会否要求放人?

潘俭伟较早发文告说,巫青团长兼青体部长凯里曾于2012年4月,当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通过时,嘲笑反对党被误导该法令被滥用对付诸如“净选盟”的和平集会者;但如今,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被当局援引SOSMA扣留,凯里会否要求释放玛丽亚陈呢?

他反问凯里会否承认曾过于热心捍卫SOSMA和刑事法典修正法案?同时后者是否要求释放玛丽亚陈,还是守口如瓶,假装他从来没有在国会说过SOSMA和刑事法典修正法案将不会援引用来对付和平集会者和净选盟?


逾千名各族人士出席在独立广场的声援玛丽亚陈烛光请愿会。(图:星洲日报)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

希望联盟联合记者会



潘俭伟 (八打灵再也北区)
Rafizi Ramli (Pandan)
Dr. Mohd Hatta (Kuala Krai)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21日星期一

逾400人蜡光声援遭捕领袖



转载自《东方日报》:

*更新于晚上11时32分

(吉隆坡20日讯)「释放玛丽亚陈,释放蔡添强!」

逾400名净选盟支持者,今晚聚集在增江警局扣留所前,手持白蜡烛並高喊口號,声援日前被逮捕的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及其他领袖。

出席此烛光会的领袖包括国会反对党领袖兼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班底谷国会议员兼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玛丽亚陈的两名儿子阿祖敏和阿兹米,及被捕甫获释的净选盟秘书处成员曼迪星。

当局也以四驱车作为临时讲台,邀请数名在野党领袖及净选盟成员上台进行演说。

另一方面,警方也为此烛光会提早做准备功夫,不但在扣留所外架起围栏,间隔支持者和扣留所距离,並派出逾10名警员驻守现场,惟全程並未干扰。

据悉,支持者在晚上8时许,便陆续抵达现场,手持释放玛丽亚陈的海报,高呼口號,现场情绪沸腾。

支持者在眾领袖的带领下,不断高喊口號如「烈火莫熄」、「释放玛丽亚陈、释放蔡添强」。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20日星期日

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

在新加坡审讯期间的最新爆料,揭露了SRC国际公司如何使用与一马发展公司相同的可疑投资基金来挪用类似的资金

根据美国司法的揭露,马来西亚人民现在完全熟悉了一马公司如何挪用了高达7亿美元的投资基金,以及其中大约有7亿3千100万美元最终汇入首相的大马银行(Ambank)私人户头。

一马公司在洗钱时采用的其中一个关键模式是,首先把钱转移到看似合法的投资基金;接下来,这些资金随后将通过现钱方式转到由刘特佐和其伙伴创设的“特殊目的实体”(special purpose vehicles)以被利用或进一步支付给第三方。

例如,之前由德勤大马稽查的一马公司2013年及2014年财务报表显示,将近有16亿美元在没有提供任何详细信息的情况下投资在海外基金。

从美国司法部的文件中,我们现在知道了一马公司通过其子公司即1MDB全球投资公司,已经于2013年在Devonshire 成长基金(6亿4千600万美元)丶企业新兴市场基金(4亿1千500万美元)和Cistenique投资基金(5亿3千100万美元)进行投资。从这些资金中,一笔126万5千美元的款额转移到两家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公司,即Tanore Finance Corporation and Granton Property Holdings,它们是由Eric Tan Kim Loong,也即刘特佐的伙伴所持有。而从Tanore Finance Corporation,一笔6亿8千100万美元的款项转移给拿督斯里纳吉。

对于获得公务员退休金局(KWAP)资助40亿令吉的SRC国际公司,它由德勤大马稽查并截至2014年3月的财务报表显示,一笔高达38亿1千万令吉的款额被归类为“马来西亚以外的投资组合” (investment portfolio outside Malaysia)。

除了我们过去通过国会的回答已发现的,投资在Mongolia’s Gobi Coal and Energy Ltd的一笔6千万美元款额已经失败以外,马来西亚人民就“被遗弃在黑暗中”( left in the dark),因为人们并不知道这些资金究竟已经投资在哪里和怎样投资。

尤其是当瑞士总检察长于2016年10月5日发表公开声明表示“一笔8亿美元的资金似乎已被SRC主权基金进行在自然资源的投资被挪用”後,马来西亚人民最担忧的事情已经实现。

瑞士总检察长进一步补充说:“其次,它被怀疑涉及‘庞氏骗局’计划的投资,致力于隐瞒挪用来自SRC基金和1MDB的资金。”

上周,我们接获来自在新加坡法庭的确认,聆审瑞意银行前职员杨家伟的案件正进行中,而来自SRC国际的钱已经通过相同的洗钱方式被用来掩盖上述转移到一马公司的投资基金。

在接受控方的盘问,杨家伟供证时指出,该计划是为SRC国际设计的,以便在2011年投资在一个名为企业新兴市场基金(EEMF)的信托基金。这是相同的确切基金,供作一马公司挪用如以上所述的4亿1千500万美元。

杨家伟解释说信托基金是一个客户端,在SRC案件中,将直接指示基金经理如何处理这些投资的钱。

杨家伟也告诉法庭,SRC要求EEMF延长一笔1亿美元的贷款予一家名为Blackstone Asia Real Estate Partners,即最终受益持有者为Eric Tan Kim Loong的公司,就如 Tanore 和 Granton。杨家伟进一步揭露SRC随後给予赔偿,屏蔽如果BSI把所有钱都丢失了的责任。

在新加坡法庭的揭露是爆炸性的。他们不仅可以信任针对SRC国际“投资在海外投资组合”的38亿1千万令吉实际上都已被窃取的怀疑和指控,如同在一马公司所发生的一样;他们也揭露一个事实, 即这些“投资基金”如EEMF接受来自SRC的直接指示,就关系到有关资金如何被使用及如何向有关各方提供赔偿。

以上所述已经证明,首先,EEMF丶Devonshire和Cistenique投资基金是一马公司和SRC已参与的假投资(sham investments);其次和更具破坏性的是,SRC直接发出指示把这些资金被挪用至相关的实体亦如Blackstone。

我们呼吁财政部长针对已发生在SRC国际的交易作清楚交代。我们也呼吁有关当局,包括警方丶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和国家银行展开全面的调查行动,特别是针对那些牵涉到盗窃罪行丶刑事违反信托(CBT)和洗钱活动的该公司管理层的董事。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净选盟5"集合力量,新马来西亚"大集会



本星期六就是净选盟5大集会了。

激情可以重燃,如果你还在犹豫要不要出席Bersih 5.0,想想过去净选盟集会带来了什么改变和意义。

Bersih1.0 隔年发生了308政治大海啸,Bersih2.0和3.0后选委会同意落实不褪色墨汁和海外邮寄选票制度,Bersih4.0更是出现了许多第一次参加游行示威的新面孔 。

从来改变是靠一点一滴努力来的 ,而民主抗争也必须坚持到底才能看到希望!

你的出席可以壮大Bersih5.0集会,不见不散!

请留意:行动党集合地点 ,早上10点,Bangsar轻快铁站 Old Town White coffee。


【公共交通资讯】
请注意,跟以往不同,Bersih 5的集合点在 【Jalan Bangsar (Dataran Maybank)】 及【国家回教堂】。我们鼓励大家乘搭公共交通前往行动党于Jalan Bangsar集合点。
- 乘搭轻快铁(Kelana Jaya Line)在Bangsar站下车
- 乘搭Sri Petaling/Ampang Line者需在Masjid Jamek 站转搭Kelana Jaya Line 前往 Bangsar站
- 乘搭电动火车(KTM)者需在KL Sentral站转搭轻快铁(Kelana Jaya Line)到Bangsar站

请大家制备一下东西

1) 盐水小瓶
2) touchandgo
3)衣服(普通)一件
4)毛巾
5)雨衣 (一次性的)
6)现钱 (不要那么多)
7)背包 (记得背在前面)
8)身份证 (钱包可以的话不要带)
9)游泳眼镜 (以防万一)
10)垃圾袋 (保持干净)
11)矿泉水(这财董有赞助)你们要自己带也可以




集会主办当局发出10点指南,希望集会参与者可以遵循。

【BERSIH 5集会注意事项】
1. 远离挑衅者(即使他们穿着黄色T恤),让BERSIH保安团队处理这些情况,并避免直接冲突。 他们将被逮捕并移交法办。在他们周围围成圆圈,并拍照或录影记录。
2. 我们在那里是为了和平地集会。不得携带任何武器,也不得破坏任何财产;任何做出这种行为的人将被逮捕并移交法办。
3. 始终遵循经由我们授权的保安志愿者的指示。他们将身穿紫色保安T恤和佩戴标签。 如有怀疑,请询问其他保安志愿者以核实其身份。
4. 如果警方向出席者射击胡椒喷雾丸,请背对他们,并迅速离开。不要惊慌,并跟从BERSIH保安团队的指示。
5. 我们将有清晰可辨的标语与人群沟通,如“UNDUR”,“SENYAP”等。
6. 我们11月19日的集会时间为上午10时至下午6时。在上午10点在指定地点或有大量的BERSIH支持者的地方集合。请在下午6点后有序离开。指定的集合点是孟沙LRT站(Maybank广场)和国家清真寺。
7. 在紧急情况下,我们的保安团队将你带到以下疏散地点——KLCC,KL Sentral和孟沙LRT站。
8. 参与者不应饮食置放在路边的饮料或食物,以避免遭有心人恶意下毒。
9. 我们有本地和国际的独立观察员观察BERSIH 5集会。 我们也有由140名医疗专业人员和6辆救护车组成的医疗团队,以随时协助任何紧急情况。 如果被逮捕,请通过简讯把全名和身份证号码发给我们的紧急逮捕队,号码为011-21376814或011-39376684。
10. 下载我们的官方应用程序Prime,以从手机获知官方更新和说明。Android和iOS手机皆可免费下载(https://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com.kini.prime)。 你也可跟随我们的官方社交媒体 Facebook(www.facebook.com/BERSIH2.0OFFICIAL),Twitter(www.twitter.com/bersih2)和Instagram(www.instagram.com/bersih2)。 不需理会非来自官方渠道的谣言。
作为集会主办单位,净选盟将始终寻求与警方密切的合作,以确保有秩序及和平的集会。 我们也组织了一个1,400人的BERSIH保安团队,以协助交通控制、人群控制、停止挑衅和防止犯罪行为。 他们将准备与警方密切合作以完成这些任务。

净选盟指导委员会发表之声明
http://www.bersih.org/bersih-5-security-brief/

希望大家在 #Bersih5 集会上不使用vuvuzela (小喇叭),以让讯息传达更为顺利。谢谢你不售卖/不购买/不使用vuvuzela。

若有任何人被捕,不要慌张,请传短讯给律师团队求助。
将被捕者的姓名、身份证号码、被捕地点及被扣押的警局资料通过手机传送短讯到热线。

Nama 姓名: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 IC 身份证号码: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Lokasi ditahan被捕地点:____________________
Lokasi Balai Polis yg dibawa 被扣留的警察局:___

法律支援热线电话:
+6018 313 5988
+6018 316 0214
+6018 390 7780
+6018 321 1506
+6011 1214 0877.

如果被警方扣留,您有权利保持沉默,请坚持一定要见您的代表律师。对警方的所有盘问,您只需回答:"我想在法庭作答 Saya ingin jawab di Mahkamah" .

祝大家平安集会。我们1119见!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17日星期四

行动党应对林冠英困境

转载自《东方日报》:

作者:潘君胜 | 专栏:君子之言

这一次,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政途真的亮起红灯。也许,他知道所面对被控以低价买私邸官司对他不利,所以日前向党员表示,他一旦出事,行动党檳州主席曹观友將成为首长的接班人,要基层全力支持曹氏。

要来的终于来了!行动党多年以来党內都出现派系斗爭,尤其是未来党秘书长,以及檳州首席部长的人选,都是行动党议论纷纷的课题和党外人士的焦点。

行动党连两届贏得檳州政权,肯定地已痛失首长的民政党耿耿于怀,千方百计都要打败行动党重登首长宝座。

此外,马华在308和505一连两届大选中,也被行动党势如破竹,夺走数十座城池,当前正养精蓄锐,要从行动党手上夺回这些失地。

檳首长快刀斩乱麻

如果林冠英因这次官司被判罪成入狱或罚款,林冠英別无选择,秘书长与首长两职都须拱手让人。他一旦处理不好,就会引起党內各路诸侯你爭我夺,导致党內分裂,这就是民政马华翻身的大好机会。

先说首长一职,林冠英快刀斩乱麻,宣佈行动党檳州主席兼州行政议员曹观友为接班人,中止了党內外人士诸多揣测。

只是,针对秘书长一职林冠英可要小心处理。林冠英涉及的官司下判日期及结果,都会影响行动党的发展及应付大选的各种策略及计划。

目前,有望取代林冠英秘书长位置的人选,首推全国组织秘书兼森州主席陆兆福,其次是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其他人选,还有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及霹雳州主席兼全国副財政倪可敏。

行动党已展延党选,如果林冠英在大选前又未举行党选辞去了秘书长,现时3名副秘书长:全国妇女组主席章瑛、倪可汉、拉玛沙米都是升上秘书长的人选。除非行动党中委会届时意见一致,通过中委会选陆兆福为新秘书长人选。

现时行动党基层多看好陆兆福为取代林冠英的秘书长人选。有消息披露,若然行动党中委会现在討论及选出秘书长替代人选,陆兆福將会脱颖而出。

虽然国阵成员党尤其是民政马华来势汹汹,准备乘著行动党林冠英被提控及下判前之兵荒马乱时刻,攻下檳州行动党的城池,使檳州再改朝换代。

但是隨著林冠英面对以低价购私邸的提控,让行动党上下提早调整党组织及各种应对部署工作,也让该党元老兼国会领袖林吉祥有所准备,加上行动党有诚信党与土著团结党的协助,民政与马华欲打败行动党並不易,要夺回檳州政权更难。

行动党也知道不可能再依赖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行动党现任中委会一些党要的表现比起林冠英更佳。若林冠英不在中委会,曹观友成为首长的话,陆兆福或潘俭伟其中一人成为秘书长,行动党的派系斗爭会减少,对国阵的反击力量更强大。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号《火箭报》经已出版: 黄潮重临 全民抗命!

2016年11月号中英文版《火箭报》现已发行,您可在我们的办公时间前来购买。

欢迎购买支持,谢谢。



净选盟已宣布11月19日在独立广场举办5.0大集会,宪法赋予公民集会和游行的权利,请捉住1119这个机会,上街表达要纳吉下台的民意和不满政府对一马贪污丑闻发酵没有采取行动。

上街就是抗议发声,一路相挺给予净选盟支持!

以下是11月刊《火箭报》精彩内容抢先看:

【黄潮重临】红衫军拦路 火炬队遇袭
【黄潮重临】净选盟1119大集会 全国火炬接力造势
【黄潮重临】净选盟抗争历程
【关中风波】关中统考朝令夕改 须对付考试局局长
【风下之乡】沙巴最大贪腐案 百林应引咎辞职
【政治前线】马来右翼——反对党联盟的鸡肋
【国会风云】议长禁问一马案 林吉祥二度杯葛
【元老口述历史】彼得达逊 首位来自槟州的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
【选民登记】准选民登记无门选委会难辞其咎
【建党五十】选举不公国阵得益 改朝换代功亏一篑
【火箭快讯】槟民主行动党斗争史 《腾飞50》新书推介礼
【火箭论坛】选区划分是国阵的武器!?

欲阅读更多内容,欢迎点击以下网址订阅:
http://bit.ly/huojian

价格(包含邮费):
1年12期 - RM48
2年24期 - RM96


继续阅读...

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试图证明东海岸衔接铁道(ECRL)的建筑成本何以从290亿令吉暴增至550亿令吉的说法,反而引发了更多疑问而不是为此议题提供了答案

终于,在经过逾一星期的针对拟议中的东海岸衔接铁道(ECRL)建筑成本将高达550亿令吉的课题作出否认後,“倒霉”(hapless)的廖中莱最终承认了有关计划的成本确实是550亿令吉或每公里耗资9千170万令吉。

廖中莱曾针对我在11月8日的质疑作出反驳,并指ECRL的成本尚未拍板定案。廖中莱质询:“我们必须对每公里的造价进行谈判,潘俭伟从哪里获知成本?”惟如今,廖中莱卻是自打嘴巴。

廖中莱在希盟国会议员援引东海岸经济特区发展理事会委任HSS工程公司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揭发了545公里长的ECRL的估计建筑成本只是290亿令吉或每公里耗资5千320万令吉之後,终于向国会承认了该计划的造价数额。

然後,廖中莱尝试通过以下争辩来捍卫令人震惊的成本增加:

ECRL路线已经从545公里延长至600公里,包括鹅唛─巴生港口路线──这是一个我们从来没有争议的事实。
HSS的可行性研究是基于在2009年至2010年时所使用的1美元兑3.2令吉的汇率。
由于出现新的路线,致使原本长达30公里的隧道延长至50公里,这也导致需附加建设高架桥(viaducts)。
廖中莱似乎要拼命地对他们所提出的问题作出回答,可是,他的作答反而对这项高度可疑的550亿令吉计划衍生了更多的疑问。

HSS工程公司使用了6年时间进行可行性研究工作,并耗费了政府870万令吉,有关研究工作从2009年12月开始,并于2015年12月完成报告的结论是, 该计划的成本只是290亿令吉。

廖中莱是否要告我们,在国内完成多项大型基础设施的HSS顾问公司,会如此愚蠢地使用2009年至2010年的汇率来计算该计划的成本,即便HSS只在2015年12月完成最终报告时,美元兑马币的汇率已经是4令吉了?

由于HSS需耗时6年完成报告,而且只是在2015年12月才作出总结,政府如何能在6个月左右的时间内突然决定改变路线呢?政府是否已委任了新的工程顾问进行了一项新的研究工作,而且可以在这样的时间框架内完成报告?

我同意廖中莱所说的,增加通过帝帝皇沙范围的隧道长度从30公里至50公里,将导致需附加建设高架桥,并且肯定会增加建设的成本。然而,它带来的疑问是,当HSS已明确地建议只需要更短的30公里路线时,为何穿越帝帝皇沙范围的隧道需要延长到50公里呢?

廖中莱告诉国会说:“我们没有任何隐瞒。我们是一个负责任丶问责和透明化的政府。”

如果廖中莱真的是毫无隐瞒,那麽他应该立刻发出指示,向民众公开HSS的可行性研究以及突然更改了HSS研究范围的後续研究报告。

这样的话,如果廖中莱所说的是对的,那麽希盟将别无选择而需即刻闭嘴。否则,也是马华总会长的廖中莱,将没有权利指责我们尝试“捞取政治资本”──当我们很明确地要确保ECRL将不会是另一项滥用权力而窃取国家数以百亿令吉款额的计划时。要不然的話,廖中莱才是在玩弄政治的人,以便掩盖另一项涉及数以百亿令吉的巨大丑闻。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1月16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16日星期三

拉菲兹被判监 林冠英吁不要放弃斗爭

转载自《东方日报》:

(檳城15日讯)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抨击国阵及总检察长双重標准,选择性提控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导致对方因抵触官方机密法令而被判监禁18个月,也等同失去在下届大选上阵的机会。

虽然拉菲兹將提出上诉,但林冠英还是以本身曾被监禁,並禁止参选10年的经歷,勉励拉菲兹这位希联大將千万不要放弃斗爭。

林冠英今日在檳州议会提呈预算案后召开记者会表示,当获悉拉菲兹被判18个月后,希联团队无不深感震惊。

对于拉菲兹被判监,他相信这是国阵期盼已久的事。他担心总检察长接下来是否会用同样手段,提控其他希联领袖?

他认为拉菲兹的情况情有可原,因为拉菲兹这么做並非因为私利,只是希望揭发舞弊案。

「这对反对党阵营是一种损失,因为拉菲兹与潘俭伟、刘镇东、陆兆福、努鲁依莎一样,都是反对党领袖的『明星』。」

他希望拉菲兹不要放弃斗爭,希联將成为拉菲兹的后盾,继续捍卫拉菲兹。

「我相信拉菲兹会继续斗爭,这是斗爭路上的甜酸苦辣,就如同我也曾经等待了10年,最后才能重新参选。」

他也补充,其谈话並非针对法庭判决,只是针对国阵及总检察长,希望媒体不要曲解其意思。

今日也前来檳州议会观礼的包括公正党副主席三苏依斯干达、希联秘书处主任拿督赛夫丁。

拉菲兹因在今年3月杪公开被列为官方机密的一马公司(1MDB)最终稽查报告內容而抵触官方机密法令的两项罪名成立,面对监禁18个月的刑罚。

无论如何,拉菲兹將提出上诉,获准以6000令吉保外。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15日星期二

潘儉偉:HSS估計建費290億 ECRL為何多付260億?



转载自《中国报》:



報導:張曉真、鄧倩惠、黃治振
攝影:張智玟

(吉隆坡15日訊)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說,本地HSS工程公司曾在去年提交東海岸鐵道(ECRL)計劃研究報告,估計興建費用為290億令吉,與550億令吉費用相比,少260億令吉。

他強調,HSS公司在國內承接不少輕快鐵和捷運工程,該公司也在2009年接到指示,以研究ECRL工程,并在去年完成研究報告。

“這與中資承建550億令吉的費用相比,還少260億令吉。我在此促請首相署部長拿督斯里阿都拉曼達蘭解釋,為何該研究報告去年已完成,且費用較便宜一事,向民眾交代。”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14日星期一

潘俭伟:狮城已对付涉1MDB者‧不满国行“甚麽都不做”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4日讯)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说,新加坡已开始对涉及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的新加坡人采取行动,大马国家银行“甚麽都不做”的态度与新加坡可说是天差地远。

“新加坡当局为了捍卫其金融体系的廉洁已采取行动,遗憾的是,国行总裁拿督慕哈末依布拉欣继续对这个洗黑钱丑闻保持沉默,只会让大马逐渐负上`盗贼统治国’的称号。”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为刘特佐与1MDB提供服务的新加坡瑞意银行(BSI)前董事经理易有志已被判监禁18个月及罚款2万4000新元(约7万2000令吉),并自愿交出750万新元彰显自己真诚的忏悔。

另一名瑞意银行前财富规划员杨家伟,目前也正面对11项控状。

林立迎:未获告知调查进展


另外,林立迎控诉,他於9月中向警方及国行报案,要求调查掩盖涉及1MDB洗黑钱交易的大马银行(Ambank)2名高级职员,但至今却没有获得警方及国行告知调查进展。

他说,其中一人至今还是上市公司的董事,显然国行并没有采取行动。

出席新闻发布会者有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


继续阅读...

一马案银行职员仍坐享高位 潘俭伟质疑国行“已对付论”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道

卷入一马案而受国行对付,却还能安坐企业高位?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今天质问, Ambank职员谢德光何以还能担任上市公司主席与董事?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宣传秘书。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表示,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虽以书面答复,证实谢德光涉案,也表明国行已对付谢德光。

“然而,我们从未获知(当局)如何对付Ambank或协助非法交易的人。事实上,我们所知的是,谢德光与卓安娜余(Joanne Yu,另一名涉及一马案的Ambank职员)仍是逍遥法外。”

“谢德光在2012年退休之前,是集团执行董事。根据公众可获取的资料,他现在仍是Ambank主席办公室的顾问。”

“他也是成功集团博彩公司成功多多主席,及IOI集团的独立董事(independent director)。”

“若国行以涉嫌洗黑钱罪名对付之,他仍能成为上市公司的主席与董事吗?”


继续阅读...

一马讲座上举牌抗议 四名马大生接纪律信

转载自《当今大马》:

1个多月前,4名马大生在一马讲座举牌抗议,校方如今秋后算账。马大新青年揭露,马大已发出纪律信予4人,要求他们解释自己的举动。

马大新青年在今天文告指出,这封志期11月9日的信函指控,4名学生违反携带及展示大字报的禁令,同时破坏校园公共秩序,及煽动出席者干扰活动。

这封纪律信由马大学生事务处副校长罗哈娜尤索夫(Rohana Yusof)签署。

涉案的学生包括:马大新青年主席兼大学生联盟(Kesatuan Mahasiswa Malaysia)署理主席何子扬、马大新青年副主席蔡勤治、商学院学生代表兼马大新青年文宣组组长陈家铕,以及马大新青年总秘书刘立扬。

要求校方撤回纪律函

马大新青年严厉谴责校方这次的秋后算账举动,同时要求校方立即撤回纪律函。

“我们敦促校方务必保持开明的态度,放下对于学生运动的偏见,肩负起大学应秉持真理一方的责任。”

这个学生组织也表明,不会在打压下退缩,同时将继续继续捍卫公义真理。

10月11日,通讯与多媒体部旗下的特别事务局(JASA)到马大校园举办讲座,同时邀请了一马公司总裁阿鲁亲自上阵演讲,试图为不断延烧的一马案消毒。

不过,讲座尾声, 4名学生一齐起立呛声,高举写着“一马公司不要扭曲事实”、“一马公司还钱给人民”等字眼的大字报,现场也可听到他们高呼“逮捕一号大马官”。

但随即,现场数名男子趋前,撕破他们手中的大字报,制止他们的行动。

校方沦国阵打压机器

针对这次的对付行动,马大新青年批评校方已沦为国阵打压异议者的机器。

“在校园外,国阵政府无所不用其极,动用一切司法以及行政的途径企图禁止任何人对一马公司提出怀疑。而在校园内,校方成为了国阵政府的傀儡,企图滥用校规对付敢于揭发事实真相的同学,企图在校园内制造白色恐怖,强迫学生噤声。”

这个组织点出,阿鲁在10月讲座上的言论,皆已受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一一击破。

“校方不但没有对一马公司执行长在校园内妖言惑众的举动表示谴责,相反地还要动用校园机器打压说出真话的大学生。校方对‘撒谎文化’视而不见,却向‘提出质疑’的文化开刀,请问用意何在?”

马大新青年表示,校方的对付行动曝露它根本不了解何谓言论自由。

“我们认为举牌抗议是表达言论的一种方式,更何况在不干扰对话的情况之下,举牌抗议有何之错?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演说时也会遭人举牌抗议他的某些政策,可是这行为并不会在良好的民主社会中引起批判。”


继续阅读...

促希盟定下与伊党协商期限 潘俭伟:行动党不能等太久



转载自《当今大马》:

第14届大选或将在明年举行,而在野阵线仍未能完成协商,以一对一单挑国阵。对此,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声称,行动党无法等太久,必须设下期限敲定在野党之间的协定。

潘俭伟今天在雪州行动党常年代表大会上说,该党支持单挑国阵,这个策略在上两届大选皆见效。

他说,虽然行动党不能信任会在背后插刀的联盟伙伴,但该党愿意等待盟党与其他伙伴协商。

“我们怎么能够相信没有原则的政党?尤其那些只为了利用伙伴来达成自己利益的政党?”

即使赢下选举却被插刀

他说,即使成功单挑国阵并赢下了选举,事后却遭盟友从背后插刀,那并无意义。

“然而,行动党了解到一对一单挑的重要,这就是为何我们同意等待愿意与那个党协商的盟党……”

“(不过)我们不可能直到大选前一天还在协商,因为这只会削弱希望联盟的备战状况。”

“如果不能达成协议,那我们应该更早获知,才能够准备面对大选——无论是一对一,或是三角战。”

“我们必须继续前进。”

他说,在昨天的希盟大会上各党已同意设下协商期限。

公正党坚持和伊党协商

尽管潘俭伟并无点名,但相信他指的就是伊党。伊党早已表明,不会加入希盟,但公正党仍坚持和伊党协商。

而在今天的雪州行动党大会后,记者询问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何时会完成与伊党的协商。他仅表示,“越快越好”。

阿兹敏昨天就呼吁希盟,在伊党与在野党合作课题上,勿逼伊党太甚。

阿兹敏强调,希盟与伊党的合作非常重要,避免来届全国大选面临三角战。

他说,在野党必须在全国大选前6个月,解决有关合作问题,以便尽早拟定候选人及让竞选机制尽早运作。

而昨天也参加希盟大会的团结党总裁马哈迪则表示,在野党之前无法打败他所领导的国阵,全因在野党分裂,因此在野党需要在同一标志下上阵大选。

他也批评,任何在希盟中捣乱的政党,其实都是纳吉的支持者。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11日星期五

潘俭伟:纳吉就是要你对集会绝望,他才能睡得好觉

你还在犹豫是否出席净选盟5大集会吗?你觉得集会没有结果,甚至已经失望?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为你解读,出席净选盟集会的重要性。







日期: 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时间: 晚上8点半
地点: 隆雪华堂一楼视听室
Waze: https://waze.to/lr/hw283f5w0z
现场直播:https://www.facebook.com/radiobangsarutama/

主讲人:
1. 潘俭伟(Tony Pua)
2. 努鲁依莎(Nurul Izzah)
3. 希山慕丁莱斯(Hishamuddin Rais)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拿督斯里廖中莱就坊间对东海岸铁路(ECRL)计划价格批评所作出的回应,证明了他是史上最无知的交通部长

马来西亚人民包括我本人,都曾严厉批评大马政府与中国持有的中国交通建设公司(CCCC)签署价值550亿令吉,全长600公里的东海岸铁路(ECRL)计划。一项粗略的分析显示,有关计划是全球最贵的,因为它每公里耗资9千170万令吉。

根据《The Edge》在报道中举例点出,全长215公里的孟加拉Padma 铁路和全长120公里的肯尼亚Mombasa 铁道衔接公路,都是交由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 Construction Corp)兴建,它们的价格分别为每公里6千810万令吉和6千140万令吉。

另一项在埃塞俄比亚授予土耳其承包商Yapi Merkezi进行,全长375公里的Awash-Weldia 铁路计划,其中有40%的工程是建在具有挑战的地形上,惟其造价只是17亿美元或每公里1千810万令吉。

同样的,在我国进行的双轨铁道计划如全长329公里的怡保──巴东勿刹铁路和全长179公里的金马士──新山衔接铁路,每公里分别耗资为4千400万令吉和3千980万令吉。
然而,根据《星报》的报道,廖中莱在作出回应时指摘我“对尚未最终确定的ECRL计划成本作出假设”。

廖中莱说:“我们必须对每一公里的造价进行谈判,因此,潘俭伟如何得知成本?当我们要落实这项计划时,我们将会向民众公告每一公里的确实成本是多少。当我们开始谈判时,我们将以看到在哪些领域可以降低成本……就看一看我们如何加速去进行这项计划,我们将会把ECRL计划的成本透明化。”

廖中莱的回答只能证明他对整个ECRL计划的抒予过程确是无知(cluless)的。

并非反对党国会议员先提及这项600公里长的铁道计划成本耗资550亿令吉,而是首相兼财长拿督斯里纳吉,在电视直播中向全国人民宣读2017年财政预算案演词时公布了这项计划的价值。

纳吉在预算案演词中确切指出“这条600公里长的铁路将衔接各大乡城如巴生港口丶鹅唛交通综合总站(ITT Gombak)丶文冬丶文德甲丶关丹丶甘马挽丶格蝶(Kerteh)丶瓜拉登嘉楼丶哥打峇鲁和终点为道北(Tumpat),估计其建造成本为550亿令吉”。

即便是掌管经济策划单位,以及直接涉及授予ECRL计划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也不争议该项目的成本;相反的,阿都拉曼达兰只是尝试缓解它被广泛确认为每公里9千170万令吉的造价是全世界上最昂贵的。

更糟的是,即便廖中莱指称有关造价成本尚未确定若是真的,那麽箇中衍生的问题是,为什麽马来西亚政府在价格未有定案以前,就与承包商签署了合约呢?

政府非但没有对授予该计划进行公开和有竞争力的招标,以确保纳税人的金钱花在物有所值的项目,如今,按照廖中莱的说法,更暴露了政府甚至在没有率先针对该计划的价格进行谈判的情况下,就与外国公司签署了数以百亿令吉的计划!

我们的部长和政府,还能有更多的不称职和不负责任吗?除非说,政府把该计划率先授予CCCC是具有一个隐秘的动机?

如果交通部长是真正的透明,而不仅仅是口头上宣称透明化,那麽,他应该立刻向民众公开政府与CCCC和该计划融资人即中国进口银行(China Exim Bank)已签署的合约,以及把政府针对该计划而委任谘询顾问已进行的“过去的成本和可行性研究报告”(the past cost and feasibility studies)公开示众。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9日星期三

“新任”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祖基菲里不应该停留在只是谴责民选议员和政治人物涉及他所谓的腐败行为,相反的,祖基菲里应该立刻采取行动逮捕和提控这些牵涉到罪案的人士

祖基菲里日前在布城庆祝他就职反贪委会主席期满100天的活动上,向参与的400名反贪委会官员发表了令人惊讶的演讲。

祖基菲里语重心长地提醒政治人物和社区领导人,不要用神话来愚弄人民的同时但却涉及腐败行为。

祖基菲里说:“不要因为被赞美和受到崇拜的欲望而动摇,因此而忽略了判断的能力和公众的利益。停止用神话和寓言来愚弄人民而隐瞒真相,惟与此同时,你却贪婪地涉及腐败行径。”他的演词获得反贪委会官员报以热烈掌声。

祖基菲里甚至要求那些涉及贪污的民选代表“投降自己”(surrender themselves)。

祖基菲里表示:“对于那些还沉溺于收取贿赂的人,谨记这个警告。最後一次, 停止这种背叛腐败和滥用权力。投降吧。停止愚蠢地‘自拍你的胸膛’,免得你萺着生命和四肢的危险而陷入悲剧。”

如果马来西亚人民对于在过去两年已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没有受到嘲弄,这包括不只是前任总检察长被强迫退休,还有革除副首相丶调走政治部主管和反贪委会的关键高级调查官员,以及擢升公账会主席和其成员进入内阁,那麽,他们对于祖基菲里的意向声明可能只会报以掌声。

然而,在今天,祖基菲里毫无疑问地将不会从中得到任何好处。相反的,祖基菲里将被询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倘若他作为反贪委会的主席,知悉民选代表确实“沉溺于收取贿赂”(drunk and drowning in graft),为何还不去逮捕他们呢?

当祖基菲里应该刻不容缓地从其职务和权力上去对付这些贪腐的领导人时,为何自己却浪费时间去“自拍胸膛”?

事实上,在今天的情况下,马来西亚人民都在询问祖基菲里,是否知晓拿督斯里纳吉已经是被公认为通过海外中介机构从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收取了7亿3千100万美元的“大马一号官员”(MO1)呢?

当祖基菲里提到“以神话和寓言来隐瞒真相”时,他所指的是否就是之前经常被引用的藉口,即纳吉已收到的上述款项,是来自一个神秘和不知名的阿拉伯捐献者的无条件慷慨捐赠呢?毕竟在美国司法部提交案件以後,已经证明了阿拉伯的捐献者是国阵部长想象中的一个虚构人物。

又或者,“神话和寓言”意指纳吉的2017年财政预算案演词,不仅未能解决对我国被指为“ 盗贼统治国家”的标签,他“自拍胸膛”地通过声明坚持涉及最大贪腐的史上最昂贵铁路工程,即耗资550亿令吉的东海岸衔接铁道(ECRL)竟然是没有错误的?

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宣布纳吉“清白”之後,反贪委会被阿班迪非法指示在今年1月召开一项新闻发布会。祖基菲里当时是总检察署的一名官员,在作出为“纳吉洗脱罪名”的宣布时,祖基菲里就坐在阿班迪旁边。

道理很简单──祖基菲里作为“新任”的反贪委会主席,将会否恢复对纳吉涉及贪污和刑事违反信托地窃取财政部持有的一马发展公司和SRC国际共达40亿令吉的调查,不论是以直接或通过中介机构的方式呢?

如果不是,那麽祖基菲里完全就不过是一名伪君子,只为其政治主子服务,而不是马来西亚人民。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1月9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政府悉尼办一马公开说明 WSJ记者赴会却挨逐客令

转载自《当今大马》:



大马政府赴澳洲试图为一马丑闻消毒未成,却又掀风波。在悉尼,一名《华尔街日报》记者遭逐出据信由通讯与多媒体部特别事务局(JASA)所办的一马案公开说明会。

《华尔街日报》悉尼分局副主任瑞秋班聂(Rachel Pannett)在推特投诉自己被逐出一马案说明会。

“我刚刚从一项‘公开’活动被逐出,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当时正在向悉尼的大马学生讲解该公司所陷入的争议。”

班聂的同事汤姆莱特(Tom Wright)补充,主办当局允许学生现场提问。

新闻部特别事务局之前在国内多个大专院校也举办了一马案说明会,而阿鲁也是受邀演讲的嘉宾。

马大10月11日举行了类似的说明会,不过,尾声时碰上了学生呛声,几名学生起立并高举大字报,要求阿鲁老实回应这个延烧多国的丑闻。

新闻部特别事务局已数次在澳洲举办一马公司说明会,上一次是在今年5月到访,这次不到半年又在澳洲举办类似的说明会。

潘俭伟斥官员“无用小丑”

另外,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立即在面子书抨击政府,浪费纳税人金钱,搞类似的国外说明会。

“我们的新闻部耗费纳税人数万令吉,把阿鲁带到悉尼的新南威尔士大学,编故事粉饰一马公司案。”

“猜猜看他们成就了什么?他们把《华尔街日报》记者瑞秋班聂踢出相关的‘公开’说明会。”

潘俭伟因而痛斥他们为“无用的小丑”。


继续阅读...

行动党巴生港口联合支部‎“洪荒五十载,创造新生脉” 筹款晚宴

转载自《南洋商报》:

林冠英:勿掉马华陷阱1MDB与中国无关

(巴生8日讯)槟州首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表示,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与中国没有关系,奉劝国阵政府勿将它扯进来,作为阻止反对党问政的挡箭牌。

他说,大家不要掉进马华的陷阱,反对党针对东海岸铁路工程问政时,却被转移视线。

“中国跟1MDB课题有没有关系?有没有中国人涉及其中?大家都知道答案,国阵政府别逃避责任,反之应对丑闻查个水落石出,清楚向人们交代。”

他昨晚出席行动党巴生港口联合支部举办筹款晚宴时这么说。

首相须交代贷款用处

林冠英也指,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近期官访中国,似乎把中国当救星,大肆向中国政府贷款,尽管贷款不是问题,但是必须物有所值,而且要偿还。

中央应解释工程差价

“中国身为借贷者,当然不会过问贷款的数额,你需要多少,她自然借给你,但大马人民却须还债,因此就需要首相交代清楚,借贷的钱要花在哪里?怎么花?”

他说,国阵向人民宣布向中国借贷550亿令吉作为兴建东海岸铁路计划,但中国网站却报道,有关兴建计划总值只有460亿令吉,为何会出现90亿令吉的差别?

“国阵政府须交代此事,因为90亿差价太大,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说是初步估计,但数额差距未免太大了吧?”

晚宴开始时,林冠英及八打灵北区行动党国会议员潘俭伟等人突然被告知国会要进行财政预算案投票表决,因此原本7时许便抵达的数名国会议员被迫折返国会投票,最后林冠英和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于11时15分再度重新返回晚宴给予演讲。晚宴获千人支持,当晚筵开130席。



民主行动党巴生港口联合支部将于07/11/2016 (星期一)在巴生海天楼大酒楼主办洪荒五十载,创造新生脉筹款晚宴。已经售罄了。谢谢大家!


继续阅读...

不交财报可判罚款或监禁 潘俭伟催一马委任新稽查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道

第三家稽查公司德勤求去之后,一马公司却迟迟未没有填补之,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因此提醒,政府必须委任新稽查公司,重新审查一马公司账目,否则即证明政府试图掩盖丑闻。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出示他在10月8日向财政部询问,当德勤作出上述宣布后,一马公司的账目会否重新稽查。

他也问道,一马公司核实会公开志期2015年3月与2016年3月的稽查报告。

对此,财政部以书面答复,回应潘俭伟在10月18日的问题时称,德勤是根据一马公司当时的状况,稽查其账目,而稽查成果时“贴实与透明”的。

不过,潘俭伟指出,财政部长纳吉所给予的答复,违反公司法令,即公司每年须提呈财务报告,而这份财务报告应由公司注册官指定的稽查司核实。

“若董事无法保证此事得以适时完成,则可至多入狱5年,或罚款3000令吉。”

他说,若一马公司不愿委任新稽查公司,以重新审查该公司自2013年3月的财务报表,则代表国阵政府意图掩盖一马公司的丑闻。

正在寻找新稽查公司

随着美国司法部在今年7月发起充公行动,一马公司与德勤双双宣布,任何单位不应再采用一马公司2013年与2014年经审计的财务报表,直至美国法院有所裁决。

一马公司当时就说,德勤已在2月26日表明欲辞去一马公司的稽查工作,一马公司目前正在寻找新的稽查公司。

不过,一马公司强调,在委任新的稽查公司前,德勤依然还是一马公司的稽查公司,包括一马公司子公司TRX City有限公司与大马城有限公司的稽查公司。

曾聘用毕马威与安永


德勤是第3家与一马公司分道扬镳的稽查公司。一马公司2010与2012年的财务是由毕马威(KPMG)稽查公司负责稽查,但首相纳吉在2013年12月终止毕马威的服务。公账会后来更调查发现,财政部似乎对此不知情。

在这以前,一马公司也在2010年终止另一家稽查公司,即安永(Ernst & Young)的服务。

根据公账会一马公司案报告,一马公司在2010年与2013年连换稽查公司,皆因安永及毕马威坚持要查看一马公司的投资与交易文件,才被撤换。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

财政部:已对掩盖1MDB资金挪用的银行家采取行动

转载自《The Edge》:

(吉隆坡7日讯)财政部指出,国家银行已对大马银行(Ambank)的两名银行家Joanne Yu和Cheah Tek Kuang,就掩盖与一马发展公司(1MDB)有关的洗钱交易采取行动。

财政部以书面回复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时说,国行已根据2013年金融服务法令、2013年回教金融服务法令,以及2001年反洗钱法令,对与1MDB有关的金融机构进行调查。

然而,财政部并没有说明这些行动是什么。

潘俭伟在10月31日的提问,要求财政部说明对Yu和Cheah上述行为所采取的行动。

“根据调查结果,国行已根据法律授予它的权力,适当地执行了执法行动。”

“国行还可与任何执法机构分享调查结果,并与正在调查此事的机构予以充分合作。”



(编译:陈慧珊)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2日星期三

建费比双轨火车计划高一倍 潘俭伟挑东海岸铁路“猫腻”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争议不断,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质疑,何以这项计划的造价,比起北马与南马双轨火车计划的建费高上逾100%。

潘俭伟在文告中说,全长329公里的怡保-巴东勿刹双轨火车计划总值145亿令吉,在2003年颁给MMC与金务大财团。

至于全长179公里的金马士-新山双轨火车计划,则在2015年12月以71亿令吉,颁布给中国铁路公司承建。

建费高上130%

潘俭伟表示,根据计算,这两项计划的建费,分别是每公里4400万令吉与3980万令吉。

不过,他说,马来西亚与中国日前刚敲定的600公里东海岸铁路计划,建费却高达550亿令吉,意味着每公里建费达到9170万令吉。

“这也意味着,东海岸铁路计划的建费,将比北马与南马双轨火车计划的建费高上108%与130%!”

潘俭伟促请首相纳吉解释,为何罔顾透明与问责,而把东海岸铁路计划直接颁发给一家中国公司。

纳吉数学不及格?

他说,没有人质疑东海岸铁路计划的好处,问题只是为何如此大型的工程,没有经过透明与竞争力的竞标。

“更糟糕的是,这项计划原本预料建费是300亿令吉,但首相在揭橥财政预算案时,建费却暴涨至550亿令吉。”

潘俭伟表示,就算中国向大马提供低息贷款,且还贷期限长达20年,但这都不足以成为缺乏竞标的理由。

“即使贷款利息比起其他方的利率低2%,也无法交待何以建费暴涨130%!”

他说,如果纳吉与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认为低利率比高建费划算,那么两人的数学肯定不及格,应该被开除。

忧用来救一马公司

他担心,马来西亚以天价把东海岸铁路计划颁给中资,是为了隐藏中国公司的非法资金转到一马公司的债权人,如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

“诚如《砂拉越报告》在7月的揭露,我们担心,这项膨胀的中国合约,最终将用来非法拯救一马公司。”

10月21日,纳吉在揭橥2017年财政预算案中披露,东海岸铁路(ECRL)计划造价估计达550亿令吉。这项数据与揭弊网站《砂拉越报告》的爆料相差仅50亿令吉。

早在7月,《砂拉越报告》指控,纳吉政府串谋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抬高半岛东海岸铁路造价一倍,从300亿令吉暴涨至600亿令吉,以筹钱填补一马公司债务。

该网站引述中国交通建设内部文件,宣称大马政府准备把东海岸铁路计划交予中国交通建设公司。但是,工程价要比原先估计的有300亿令吉的“差异”。

《砂拉越报告》声称,中国交通建设公司将策划多项交易,分阶段协助一马公司还债,如通过中国第三方公司,帮忙一马公司偿还拖欠阿布达比主权基金IPIC债务。

《砂拉越报告》引述中国交通建设公司内部文件称,作为交换,该公司将从中获得暴利、土地、扩大在大马政府的影响力等回报。

《当今大马》无法证实这些指控,或判定它所上载的文件真伪。

中国交通建设公司与工程部长法迪拉已否认《砂拉越报告》的指控。

全长逾600公里的东海岸铁路计划将衔接大小城镇,如巴生港口、鹅唛综合交通总站、文冬、文德甲、关丹、甘马挽、吉底、瓜拉登嘉楼、哥打峇鲁与道北。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31日星期一

讲座



日期:2016年11月2日 (星期三)
时间:晚上8.45mlm
地点:Gelanggang Bola Keranjang Kg Baru, Sg Buloh (Jln Public).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27日星期四

国会辩论



继续阅读...

不满被暗指为杯葛惯犯 潘俭伟直斥哈山“混蛋”

转载自《当今大马》:

公账会成员杯葛会议一事,演变成主席哈山阿里芬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的隔空交火,前者暗指潘俭伟乃杯葛惯犯,而后者除了给予驳斥,更直斥对方“混蛋”。

事缘哈山阿里芬昨午在国会受询及潘俭伟等成员的杯葛行动时,回应说此乃司空见惯的事情。

“这很正常。”

而潘俭伟昨晚在面子书火力全开,痛斥哈山阿里芬所言不实。

自信出席率数一数二

“这个混蛋。你可以翻阅自2008年以来,我的公账会出席记录。除了主持会议的主席(他们设定开会日期),我敢说没有其他人的出席率高过我。”

他重申,哈山阿里芬独断删除一马公司报告字句,及隐瞒国家银行重要信函后,他才开始杯葛公账会会议。

公账会一马报告于今年4月7日出炉,不过12天之后,潘俭伟等在野党成员指控哈山给报告动手脚,未经公账会同意下,删除小部分内容,而其中提及被指与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有瓜葛的Good Star有限公司。

根据在野党成员的说法,这部分的内容大致上是说,“相关国家的当局自愿向大马国家银行透露,Good Star有限公司的老板跟沙地石油集团并无关联。”

而哈山当天较后证实,相关内容因“状况不明,或正受到当局的调查”而被删除;但他强调,它不影响报告的整体内容,而且此事已当面告知了所有的公账会成员。

《当今大马》周二报道,部分朝野公账会成员不满哈山阿里芬上述的断作风,相继杯葛会议。

不过哈山驳斥杯葛传言,指声称就连在野党都有代表出席会议,而缺席者也提供理由。


继续阅读...

(伦敦)讲座:A Malaysian Kleptocracy: Of Stealing Billions & Elections

主题:"A Malaysian Kleptocracy: Of Stealing Billions & Elections"
日期:2016年10月29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2点
地点:UCL Darwin Building, B40 LT, Malet St, London.
主讲人:潘俭伟、努鲁伊莎

入场免费,唯需报名: http://tinyurl.com/tonyandizzah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26日星期三

国家债务庞大 潘俭伟批依尔旺勿掩盖事实

当财政部秘书长驳斥非金融公共机构(non-financial public corporations)的赤字是马来西亚财政预算案中的计时炸弹时,他并没有说出事实的真相。

在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呈2017年财政预算案后,我曾发出一份声明警告说,一颗计时炸弹隐藏在经济报告书内的深处,它在提呈的年度预算案中经常被忽略。

在2013年,预算案的赤字是3.8%,惟有关数字在2014年和2015年分别下调至3.4%和3.2%。而在今年,政府估计财赤是3.1%且在2017年的预测是3.0%。

无论如何,上述在相对上是温和的财赤数字,其实是掩盖从联邦政府的官方预算转移发放给国有企业的开支增加。因此,在现实中,政府的开支比过往的任何时候都高,从而增加了因着更大型的借贷和潜在负债(contingent liabilities)的经济风险。

这些隐藏在预算案外(hidden off-budget)的开支,有一些已暴露在模糊的非金融公共机构(NFPC)财务状况内(2016/17年经济报告书第161页图表6.13)。

非金融公共机构包括29家主要的政府关连公司,包括英达丽水集团、马来亚铁道公司、马电讯、马航、马来西亚机场控股、国油、国家基建公司、国家房屋公司、国能、捷运公司和UEM集团等。

有关图表清楚显示非金融公共机构的赤字从2013年适度的106亿令吉飙升至2014年的一个天文数字即523亿令吉,并且在2015年进一步增加至569亿令吉。而在2016年的预测财政赤字,目前是505亿令吉。

实际上,政府持有的企业比联邦政府本身具有更大的财政赤字。联邦政府在2015年的预算案赤字为372亿令吉,在2016年,估计达到387亿令吉,而政府预测在2017年的财赤为403亿令吉。

当这个事件在星期一向财政部秘书长丹斯里依尔旺提出后,他驳斥我的警告并宣称非金融公共机构的赤字并非在等待着爆炸的计时炸弹。

依尔旺表示“非金融公共机构是政府的关连公司,它们有大型的投资,也有贷款……每一个人都需要投资。”

依尔旺进一步补充说:“这是一个潜在债务,但它不并不什么计时炸弹,因为它们可以偿还他们的借贷。它们都是拥有大量资源的实体。 ”

依尔旺辩称:“例如国能和马电讯,它们都有创造盈利。如果它们有为它们的计划贷款,你怎能会说这是一个计时炸弹呢?”

依尔旺只是通过援引大型的上市公司作为例子,无疑是极为虚伪的。在这29家公司的名单中,也有其他公司普遍上管理良好,并且在偿还它们的财务义务方面没有问题,例如亚通集团(Axiata)和国油。

不过,在这29家公司当中尚有许多实体,堪称除了只是政府开支的工具以外,更有可能的是将从来都不会生产足够的收入来偿还它们的贷款义务。

为何依尔旺不点出在事实上,国家基建公司( Prasana)的130亿令吉债务和其增长的开支需求,只有增加政府每年的补贴,才能维持该公司的营运呢?

还有,为什么依尔旺不点出,捷运公司正在为现有的双溪毛糯──加影路线进行一笔220亿令吉的投资,并计划再投资另一笔260亿令吉的款额以进行捷运第二阶段路线,而这笔资金几乎全部都是债务,倘若在未来没有获得政府的支持,这笔债务有可能偿还吗?

亦或,事实上在这29家公司当中,有许多是处于危急状况的政府关连公司,它们已经要求或将要求政府的拯救,例如马来亚铁道公司、马航、Silterra Malaysia和国家房屋公司?

更糟的是,在名单中的29家非金融公共机构甚至不是决定性的。它们省略了一些其他重要的政府所持有的企业,这些企业严重地导致政府在未来的几年需为它们履行义务。这包括PFI私人有限公司向雇员公积金局借贷300亿令吉以进行一般性的公共基础设施工程、Pembinaan BLT 背负了100亿令吉的债务以在全国各地兴建警察局;此外,当然还有最近最具争议性的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和SRC国际公司。

我呼吁依尔旺停止伪造国家财政预算案的账目,从而操纵人民对政府财务状况的看法,这些行径只将带来短期的效益,但却会带来长期的痛苦;这让人联想到(reminiscent)希腊式的政府开支,最终导致这个国家崩溃。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6-10-2016(星期三)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继续阅读...

否认公账会成员杯葛会议 哈山:缺席者都提供理由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道

公账会部分朝野成员正在杯葛会议?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驳斥这种说法,声称就连在野党都有代表出席会议,而缺席者也提供理由。

“针对新闻网站昨天报道,有公账会成员杯葛会议一事,我强调,此事子虚乌有,因为在野党确有代表出席会议,而缺席者已说明其不得不缺席的原因。”

哈山在今午文告也提醒,根据国会下议院规则,公账会的开会法定人数是3人——包括主席。

他补充,公账会迄今都在满足法定人数之下开会。

哈山表示,朝野公账会成员皆由国会委任,因此他们应该尊重国会的任命,履行为民监督政府开支的责任。

在野成员仅陈胜尧出席

公账会今日开会,讨论官联公司农业银行(Agrobank)课题。

在5名在野党成员当中,只有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兼公账会副主席陈胜尧现身,其余的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公正党直落甘望区国会议员卡玛鲁巴哈林(Kamarul Baharin Abbas)、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及伊党哥打巴鲁国会议员达基尤丁都缺席。

其中,达基尤丁因提呈紧急动议,要求辩论新山中央医院大火而缺席。当公账会会议召开之时,他坐在议会厅内,聆听卫生部长苏巴马廉演说。

阿都阿兹一直缺席会议

至于缺席的国阵国会议员,则是居林万达巴鲁国会议员阿都阿兹(Abdul Aziz Sheikh Fadzir)及丹绒比艾国会议员黄日升。

消息人士向《当今大马》透露,自公账会4月初向国会提呈一马公司报告后,阿都阿兹便一直缺席公账会会议。潘俭伟、梁自坚及卡马鲁巴哈林也杯葛会议。

《当今大马》正在联络阿都阿兹,寻求评论。

《当今大马》昨日报道,一些朝野公账会成员不满哈山阿里芬专断作风,相继杯葛会议。

据悉,他们不满哈山之前擅自删除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关键字句之举,毕竟这份报告事先获得他们集体批准。

公账会一马报告于今年4月7日出炉,不过12天之后,潘俭伟等在野党成员指控 ,哈山给报告动了手脚,未经公账会同意下,删除小部分内容,而其中提及被指与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有瓜葛的Good Star有限公司。

而哈山当天较后证实,相关内容因“状况不明,或正受到当局的调查”而被删除;但他强调,它不影响报告的整体内容,而且此事已当面告知了所有的公账会成员。


继续阅读...

不满哈山删一马报告字句 数朝野议员杯葛公账会议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答

国会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专断作风引发内部不满,引发数名来自朝野成员杯葛会议。

熟悉公账会运作的消息人士向《当今大马》透露,相关国会议员从4月开始就持续杯葛哈山所召开的公账会会议。

公账会原订明天重新开会,而这些议员相信将继续杯葛之。

据悉,他们不满哈山之前擅自删除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关键字句之举,毕竟这份报告事先获得他们集体批准。

潘俭伟或不在国内

另外,潘俭伟受询时向《当今大马》表示,他跟公正党直落甘望区国会议员卡玛鲁巴哈林(Kamarul Baharin Abbas),以及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早就没有出席公账会会议。

询及会否出席下次的公账会会议,潘俭伟回应,“我可能不在国内。”

另外,《当今大马》也联络了另一名缺席会议的国阵公账会成员。

数个高层消息人士告诉《当今大马》,自从公账会于4月初把一马报告提呈国会之后,上述的国阵议员就没有出席过会议。

明天谈农民银行案

据悉,就在野党方面,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陈胜尧,以及伊斯兰党哥打巴鲁国会议员达基尤丁(Takiyuddin Hassan)并没有参与杯葛行动。

公账会由14名朝野国会议员组成,而陈胜尧担任公账会副主席。

公账会明天会议安排讨论官联农民银行(Agrobank)的课题。

公账会一马报告于今年4月7日出炉,不过12天之后,公账会成员兼行动党灵北国会潘俭伟等在野党成员指控 ,哈山给报告动了手脚,在未经公账会同意下,删除小部分内容,而其中提及被指与富豪刘特佐有瓜葛的Good Star有限公司。

根据在野党成员的说法,这部分的内容大致上是说,“相关国家的当局自愿向大马国家银行透露,Good Star有限公司的老板跟沙地石油集团并无关联。”

他们也声称,公账会提呈给国会的报告,在附件中并没收录两份会议记录,即总稽查司出席听证会的记录,以及公账会准备一马公司报告的会议记录。

而哈山当天较后证实,相关内容因“状况不明,或正受到当局的调查”而被删除;但他强调,它不影响报告的整体内容,而且此事已当面告知了所有的公账会成员。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25日星期二

疑掌一马“单位”银行没执照 潘俭伟不满政府拒公开身份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道

财政部昨日指一家新银行已取代瑞意银行,托管一马公司子公司Brazen Sky的“投资单位”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不满财政部长拒透露新银行名字,更质问难道新银行没有营运执照才有所隐瞒?

潘俭伟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追问财政部,为何不透露新银行的名字?

“这有何秘密,以至于无法向国会下议院公开(新银行)名字?”

过去总是拒绝透露名字


他指,之前财政部受询及谁托管一马公司于开曼群岛的投资基金时,财政部总是拒绝透露,只强调该资金投资于有执照的金融公司。

“现在我们明白,为何部长(当时)拒绝透露该(金融)公司的名字,因为总稽查司已发现,该公司没有执照。”

“现在财政部长拒绝透露托管(一马公司)‘投资单位’的基金管理人,是否因为它也和开曼群岛之前的(金融)公司一样,没有执照?”

潘俭伟所谓的开曼群岛的金融公司,是指新加坡瑞意银行,而新加坡瑞意银行已因涉及一马公司资金流而遭撤回执照。

他质问,财政部长是否担心,若他透露新银行的名字,新银行将面对新加坡瑞意银行的命运,并质疑财政部长有所隐瞒。

一马公司资金变“单位”

一马公司之前存放在开曼群岛的资金转变为“单位”而引起争议,事缘财政部去年3月宣称,一马公司从开曼群岛撤回的23亿美元岸外投资中,有约11亿300万美元以“现款”存在新加坡瑞意银行。

不过财政部接着于去年5月大改口风称,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的相关资产只是“单位”而非现金;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承认沟通失误,对此负上责任。

今年5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基于新加坡瑞意银行违反洗钱条款,撤回执照。瑞士律政司长办公室也正向瑞意银行,展开刑事检控程序。

同时,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指出,瑞意银行在一马公司的生意往来,违反了洗钱条例,因此要求交出9500万法郎(近4亿令吉)的非法盈利。

潘俭伟昨日要求财政部交代,负责看管Brazen Sky公司9亿4000万令吉‘投资单位’的新托管银行,是哪一家银行;财政部证实,一家新银行已取代瑞意银行,成为Brazen Sky的托管银行,惟拒绝透露新银行名字。


继续阅读...

前二财长提问1MDB案 潘俭伟: 证明他也被纳吉隐瞒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认为,就连前第二财长阿末胡斯尼也要在国会内提问一马公司案,证明一马公司是最高级别的机密,就连第二财长也被隐瞒。潘俭伟相信,阿末胡斯尼因为在内阁得不到答案,才会在国会提问。


继续阅读...

将债务寄放官企降财案赤字 潘俭伟指政府转移计时炸弹

转载自《当今大马》:









首相兼财长纳吉揭橥2017年财政预算案时,宣称政府放眼在明年进一步降低赤字,至占国内生产总值3%。不过,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揭露,政府通过“创意会计”,将开支寄放在官联公司账簿,避免外界看到政府财赤过高。

他指出,政府2016/2017年经济报告中提到29间非金融官联公司(Syarikat Awam Bukan Kewangan),在2016年预估承担504亿7200万令吉债务,比联邦政府在同年的387亿2700万令吉债务更高。

非金融官联公司是政府掌控至少50%股权、年收益最低1亿令吉,或对国家经济起着重要影响的官联公司。这些公司包括马航、大马机场控股公司、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捷运公司(MRT Corp)、马来亚铁道公司(KTM Berhad)、国油(Petronas)、国能(TNB)及马电讯(TM)等。

政府或得出手还债

潘俭伟昨晚在隆雪华堂举行的“解读2017年财政预算案”讲座上解释,非金融官联公司协助政府承担建筑捷运、营运轻快铁等公用事务,它们多为举债或不赚钱项目,属于或有债务(Contigent Liability)。一旦违约,政府被迫出手还债。

“他(纳吉)把财案多余赤字移到无人注意的内容表内……虽然表面上,我们国家赤字温和,不差不坏,而且国家财政有慢慢进步。”

“实际上,他抽离真正开销,放在官联公司,反而这些非金融官联公司赤字,比我们国家金融赤字还要大。”

“我们不只要注重国家财案,还要看这些官联公司,因为那个计时炸弹不在政府,而是落在官联公司。”

政府财案赤字与非金融官联公司赤字比较(2013年至2016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政府财案赤字总额(令吉) 385亿8400万 374亿1400万 371亿9400万 387亿2700万
占据GDP% -3.8 -3.4 -3.2 -3.1
非金融官联企业赤字(令吉) 106亿2400万 522亿5100万 568亿5200万 504亿7200万
资料来源:政府2016/2017年经济报告,财政预算案

“创意会计”转债务

潘俭伟话锋一转,批评许多经济分析员没有深入挖掘财案,反而依靠政府提供的财赤目标,断定政府改善赤字。

“事实上他们在账目简单做手脚,把政府开销转至官联公司……不是做假账,但是个‘创意会计’(creative accounting),这肯定是计时炸弹。”

讲座其他主讲人为马来西亚中小型企业工会总会长江华强及政经评论人孙和声。主持人为隆雪华堂社经委员蔡建安。该讲座由隆雪华堂社经委员会主办,吸引超过70名观众捧场。

依尔万驳斥“炸弹论”

尽管如此,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见图)昨日在另一场论坛上,否认这些非金融官联公司是计时炸弹。

他说,由于国家经济稳定,这些公司是大企业,因此一旦取回投资金,就能还债。

“我们知道,这是一种压力,但那不是一枚计时炸弹,因为他们能还债。”

“这些是资源雄厚的大企业。他们是赚钱的公司。所有这些公司如国能,马电讯……他们在赚钱。”

“所以请别担心。这个国家状况良好,经济稳定。有些国家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逾100%,我们是低于55%。”

代价或是通膨失控

孙和声指出,政府及非金融官联公司举债度日,赤字越大,债务越高。

他点出,虽然民众或将大马债务高企的现象,联想为希腊政府破产一事,但大马与希腊身为欧元区成员国,没有货币发行权的状况不同,反而大马保有货币自主权,可调控利率,印钞还债。

“大马不一样,我们是货币自主国家,技术上我们有本事过关,但有个代价。”

“10年之后,大马或许面临通货膨胀失控。”

孙和声估计,届时令吉币值猛贬,物价每日大升,或迫使人民弃用令吉,改用较为稳定的美元。

他认为,改善大马经济必须历经体制改革,摒弃仰赖低工资低技术模式,提升产业技术,提升人民收入,国库收入大增。

他举例,美国为技术大国,联邦政府在2012年一半收入,源自个人所得税。

“反观,大马的1300万工作人口,能够达到课税水平只有100多万人,个人所得税占据政府收入的10%。”

白领薪水减少开销


另一方面,潘俭伟坦言,公务员体制庞大,是国家财政一大负担。

不过他说,倘若希盟执政,为了避免激起反弹,也无法开除公务员来降低政府开支。

“即使你要开除5%的公务员,剩余的95%必定不跟你合作,这个不是实际做法。”

“我们称之为无法摆脱的重担(dead weight),你必须承担。”

他参照外国,或许让公务员白拿薪水,但无需上班,减少政府开销。

“在外国的例子,唯一办法就是你拿薪水,但留在家里,因为你来办公室工作将增加开销。(政府)给你白拿薪水,好过给你来做工增加政府负担。”

潘俭伟续称,希盟届时将专注提升财务效率,专注在生产力活动,避免铺张浪费。


继续阅读...

副议长阻潘俭伟谈1MDB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4日讯)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在財政预算案二读辩论环节时,多番尝试挑起一马发展公司(1MDB)案件,惟频遭副议长拿督罗纳建迪阻扰。

罗纳建迪是以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禁止议员在国会提及1MDB案件,以避免未审先判为由,阻止潘俭伟发表有关案件。

潘俭伟提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上週指责反对党在国会2017年財案提呈期间离席,是羞辱大马的举动,事实上身受1MDB风波缠身的纳吉才是真正让国家蒙羞。

当他提到,大马富商刘特佐和首相继子里扎在美国司法部的调查报告中,指控两人涉嫌滥用1MDB资產时,却遭罗纳建迪打断。

潘俭伟续说,儘管他所提到的事件都记录在美国司法部的调查报告中,但本身只是陈述事实,並没有做出任何评论。

罗纳建迪再度打断潘俭伟的辩论,强调自己只是想要执行议长的裁示,因此议员必须在相关课题上慎言,不能加入未审先判的元素。

潘俭伟表示,他对於公共文件在外能够隨意引用,在国会却无法提起感到不解,但他强调自己並非质疑议长的决定,纯属其个人见解。

此外,他也说,虽然自己是反对党议员,却非常乐意捍卫首相。

「我很想告诉全世界,虽然我来自反对党,但是大马的机构却是廉正和稳定的;我很想告诉全世界,纳吉並非强盗。」

「不过,当首相无法在国会出示证据,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以及由刘特佐所掌控的公司涉及7亿3100万美元的指控是不实的,国会议员要怎么捍卫我们的首相?」


继续阅读...

指净选盟图倒政府.挑战达兰拿出证据

转载自《星洲日报》:


潘俭伟(右三)向记者讲解选委会调整投票区后所影响的选区结构。左起是查哈鲁斯里、马拉德威兰、王建民,右起是杨赞喜、李继香。(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24日讯)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挑战首相署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提出证据,证明净选盟意图以非法途径倒政府。

“据我所知,净选盟所号召的大集会所提出的诉求,从来没有这一项要非法倒政府,他们向来主张和呼吁政府落实体制改革和干净的选举。”

他今日在行动党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说,虽然净选盟公开促请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辞职,但这不等于有非法推翻国阵为执政党的企图。

他也质疑阿都拉曼达兰恫言政府将把支持净选盟的公司列入黑名单是否合法。

潘俭伟:火箭不允接受政府资助

针对巫统宣传主任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指巫统把政治献金全部汇入各区部竞选基金,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说,行动党的立场向来是党州分明,党不能擅自使用州政府的基金,因此行动党向来都在寻求政治献金来源,并不会因为政治献金来源没有了,而转向州政府要求转分部份献金作为党用途。

“即使反对党在2008年执政雪州之后,我们还是靠自己举办晚宴来筹款,因为政党不允许接受政府的资助,如果你的捐助人没有了,你就得寻找新的捐献者。”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24日星期一

指國陣擬用多條法令對付 林冠英不低頭續鬥爭

转载自《光明日报》:

(麻坡24日訊)行動黨秘書長兼檳州首長林冠英強調,雖然他備受各條法令對付,包括指控他貪污、藐視法庭甚至是煽動罪,他也絕對不向國陣政府的行事作風低頭,甚至已作好被對付的準備。

他表示該黨領導人都將秉持“寧可站著死,也不跪著活”的原則鬥爭。

林冠英表示,如今國陣政府接二連三動用多條法令對付他,似乎將他塑造成“危險人物”般的形象,但事實上,他只不過是支持公平、干淨及廉潔政府的人。

他對全馬人民有信心,深信大家都已看清由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領導的國陣作風,無論新選區再怎麼劃分都無濟於事,因為人民已不想再見到我國被如此的政黨執政。

他也表示,土團黨在柔州已擁有一定的影響力,而柔州也將是來屆大選中的重要戰場;各黨能同氣連枝皆因擁有同樣目標,即推翻國陣,拯救馬來西亞。

林冠英是於昨晚出席行動黨惹蘭峇吉里支部主辦,峇吉里文打煙社區中心協辦的“50風雨路,同舟向前航”聯歡晚宴致詞時,作出上述表示。

出席嘉賓包括行動黨柔佛州聯委會主席劉鎮東、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柔州會議反對黨領袖顏碧貞、組織秘書陸兆福、州秘書黃益豪、峇吉里區國會議員余德華、文打煙區州議員蔡偉明、彼咯區州議員林永源、峇吉里國會選區聯委會主席蕭國光等等。

是晚,大會筵開140席,吸引逾千人出席支持,當林冠英結束致詞後,現場群眾也高舉支持林冠英的海報,集體表示與林冠英同在。


继续阅读...

国会预算案辩论



来源:http://Ubah.TV


继续阅读...

爱·关怀之家配合世界残障日·12月义卖会筹20万经费

转载自《星洲日报》:


杨美盈(前排左三起)、前爱心宣传大使李诗琪、潘俭伟、罗忆诗、刘国雄及王键业等人在会上与爱.关怀之家志工、家长和小天使们大合照。(图: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3日讯)配合12月3日为世界残障日,爱.关怀之家将于当天傍晚5时至晚上10时在灵市SS2公园篮球场举办“爱.动人心”慈善义卖会,为该中心筹募20万令吉的2017年营运费用。

届时,本地创作歌手兼演员罗忆诗也受邀担任活动的爱心大使。

创立于2005年的爱.关怀之家是一所非政府组织及非营利的残障中心,至今已经迈入第11个年头。该中心旨在为痉挛和智障的朋友,提供一个学习环境及工作机会,惟该中心目前位于灵市SS2区的工作坊因人数增加,已不敷使用。

王建业:盼筹一整年经费

筹委会副主席兼志工团宣传组组长王建业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志工和爱心妈妈长久以来的支持,该中心才能顺利营运。

他说,爱.关怀之家的成员每个月靠包装快餐店的餐具来赚取30至50令吉的收入;该中心除了提供场地、午餐和住宿外,每个月也会津贴100令吉给每名孩子,长期以来是一笔庞大的开销。

“因此,爱.关怀之家希望通过义卖会能够筹获明年一整年的经费。”

同时,筹委会主席刘国雄表示,这次的义卖会目地是让民众以实际行动去支持和关怀残障人士。

经济不景爱心越小


他说,由于该中心目前尚欠多名志工帮忙义卖活动,因此呼吁有兴趣的社会大众能够踊跃参与。

此外,义卖活动的摊位目前只有69个,他希望其他商家和商贩能够多多支持,广种爱苗,把义卖摊位增设至100个摊位。

届时,爱.关怀之家的小天使也会为民众带来“星星音乐班”歌唱跳舞表演和幸运抽奖;义卖固本为每本30令吉。

至于罗忆诗表示,经济不景气使得现代人的爱心越来越小,因此呼吁大众踊跃出席当天的盛大嘉年华。

潘俭伟:慈善组织最需要帮助


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表示,根据刚宣布的财政预算案,国家正面对一些风波和挑战,政府并没有充裕的资金。

“慈善团体并没有自己的收入,必须要依靠大众的热心捐款来维持平日的营运活动。然而,在经济情况不好的情况下,我们更加要有有难同当的精神帮助有需要的人。”

此外,行动党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和潘俭伟在现场拨款购买共100本的固本,以示支持。

欲知更多详情,可致电陈丽明(03-78739622)或浏览爱.关怀之家网页(http://www.lovelydisabledhome.com)查询。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22日星期六

财案证明政府在烧钱 2017年人民痛苦不堪



2017年财政预算案证明联邦政府正逐步 “烧完所有现金” (running out of cash),而情况更将进一步恶化,导致2017年有可能是普通马来西亚人民面对最糟糕的一年。

联邦政府未能实现2016年预期的收入目标

去年,首相纳吉在其预算案中宣布,政府预期在2016年得到2千257亿令吉的收入。然而,根据最新的估计,2016年的收入现在已调整为2千126亿令吉。这意味着在2016年,政府估计的收入明显地减少了5.8% 或131亿令吉。

这样的情况其实并不多见。从过往的经验而言,政府一般会收获比他们预期更多的税收。

这个差额( shortfall)将导致营运和发展开销缩水。政府现在估计2016年的营运开销从2千152亿令吉下调至2千零71亿令吉,而发展开销将从500亿令吉下调至只有450亿令吉。

这就是为何医疗开销被大量削减的原因。医疗开销的缩水就导致了进行临床血液检测的试剂不足,并且增加了民众的医药费用。

受薪酬和债务偿还影响,联邦政府已经有限的营运开销也已进一步缩紧
过往的“罪恶”致使政府在今天尝到苦果,而2017年只会变得更糟。

尽管营运开销减少了80亿令吉,惟公务员人数的增加导致2016年的“薪酬”支付,增加了38亿令吉,至739亿令吉。在2017年,政府估算有关薪酬将进一步增加至少36亿令吉。同时,养老金或“退休金”也将从在2016年时的190亿令吉,在2017年大幅增加至218亿令吉。

此外,年度的“债务偿还费用”──政府在过去的借贷所需支付的分期付款和还款──已显著地增加。在2016年,“债务偿还费用”比2015年增加了23亿6千万令吉,至266亿令吉。但在2017年,有关数额将进一步增加至289亿令吉。这就是过去10年在高油价的背景下,政府肆无忌惮的举债的后果。

在收入和营运开销收缩的情况下,薪酬和退休金费用以及债务偿还费用皆不断增加,只将意味着供作其他关键开销的资金将减少。

“津贴和社会援助”已经从2014年的397亿令吉减少至2015年的273亿令吉以及2016年估计的246亿令吉,它将在2017年进一步减少至224亿令吉。

此外,政府将把更少的钱供作医药用品、房屋、奖学金和其他形式的教育资助。

联邦政府对于它在2017年的预期收入过于乐观

最后,政府仍然能够预期它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赤字是一个“温和”的3 %的唯一原因,乃是政府对其税收作出了乐观的预测。尽管石油收入税(Petroleum Income Tax, PITA)显著地从2015年的116亿令吉下降至2016年的85亿令吉,惟政府却假设油价能上涨并预期我们可在2017年收取106亿令吉。

政府没有预计一个更高的经济增长率,但却假设政府还能增加企业税(Corporate Income Tax , CITA)。2016年的企业所得税从2015年的637亿减少至2016年的632亿,但政府已无厘头的预期能在2017年接收692亿令吉的企业说得税。

同样的,尽管在最近的季度政府的消费税税收呈下降趋势,但政府仍然预期消费税的税收将从2016的385亿令吉,在2017年可增至400亿令吉。

纵观所述,证明政府很快就会把现金“烧光”,并且正艰难地平衡其收入和开销。政府在过去的过度挥霍──包括增加公务员的聘用以减少毕业生的失业率、过度借贷以资助低效率、贪腐和耗损,都严重地局限了政府今天能分配开销的能力。

因此,当政府的收入被过于乐观地预测但却未能实现时,我们可以预见的是,2017年对所有马来西亚人民而言,将会是非常痛苦的一年。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1-10-2016(星期五)针对2017年财政预算案发表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20日星期四

希盟替代预算案.不废GST 利率0%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9日讯)根据希盟今公布的替代预算案,消费税(GST)并没有被废除,但利率为0%。

负责编写希盟替代预算案的公正党代表,格拉纳再也区国会议员黄基全解释,反对党撰写替代预算案是为了给予政府改善现有预算案的建议,因此必须保留由政府落实的消费税制度。

若执政恢复销售服务税

不过,希盟若是执政,将会带领大马回到前消费税时代,恢复销售与服务税(SST);但希盟将会保留消费税制度,把原本6%降至0%,重振市场的消费情绪。

“我们正在尝试重振经济,所以我们必须弃用消费税,但我们会使用消费税的制度框架征收SST,因为政府及私人界耗资了50亿令吉安装整个系统。”

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较后也解释,之所以不废除消费税,是因为希盟可使用现有的消费税制度,透明及有效的征收销售与服务税,避免国阵政府落实消费税前的逃税情况重演。

黄基全说,只要减少贪污,政府就不需要落实消费税增加国库收入。

他也说,目前只有15%的工作人士缴付个人所得税,若更多人愿意不逃税,税收从原本的300亿令吉翻倍至600亿令吉,就更加无需再依赖消费税。

拟最低薪提高至1500

另外,希盟预算案也建议将最低薪金从政府今年7月落实的1200令吉,提高至1500令吉。目前雪州政府已为公务员落实1500令吉的最低薪金制。

黄基全说:“为什么我们将薪金视为最关注的重点?很简单,若人民拥有更高收入,政府的财务压力也就相对缩小,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共有高达36万1878人的薪金为1000令吉,落实1500令吉的最低薪金制大约需耗资约50亿令吉,而政府及私人界将各自承担25亿令吉。

“若你将50亿令吉投入市场,6个月内的商品及服务交易就会增加,因为人们的可支配收入增加了。”

阿兹莎:替代预算案11政策
欢迎纳吉“抄袭”


国会反对党领袖兼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表示,她希望今年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最后一次以财政部长身份公布财政预算案,并欢迎纳吉“抄袭”反对党的11项预算案建议。

她也重申,纳吉必须辞去财长一职,并委任更有智慧的人选担任财政部长。

希望联盟今日抢先公布反对党替代预算案,并承诺将在执政后落实11项政策,不过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及秘书长林冠英并没有出席,由行动党宣传主任潘俭伟代表。

他与旺阿兹莎及诚信党主席末沙布,一同为《2017年替代预算案:希望联盟,决定未来》进行推介。

旺阿兹莎在致词时说,基于消费情绪低迷,汽车及房地产销售额已分别骤减15%及20%,而消费税使到百物涨价,也令人民不禁在问:为什么我的薪水却没有增加?

“(希盟替代预算案建议)从首相署削减100亿令吉,不多,这可以直接将政府的支出减少至更为舒缓的水平。”

潘俭伟:预算案含“隐藏开支”

另外,潘俭伟认为政府的财政预算案是不符合现实情况的,因为有许多“隐藏开支”,就如MRT计划的费用,以及给予国营公司的拨款均没有被纳入在所宣布的财政预算案。

“因此,政府所公开的财政赤字是为了制造收入开支平衡的假象,但事实上我们的实际开支比公布的来得更高。”

希盟替代预算案11项政策建议


1.采取平等机会制度,禁止公共及私人领域对任何职员及工作申请者施予种族、宗教及性别歧视

2.采取为期3年的政府与雇主共同支付制度,为大马籍员工将最低薪金提高至1500令吉

3.每年提高10%人头税直到2020年,逐步减低大马对外劳的依赖;合法化非法外劳、强化外劳权利、聘用难民,提供资本投资及机械化奖掖

4.加强财务报告的透明度及责任制,全面公开政府的非财务资产、或有债务(Contingent Liabilities)及减低债务水平的计划

5.在政府决策单位采用BS10500及ISO37001标准的反贿赂管理系统,尽职采购,实行对礼物说“不”政策及鼓励举报

6.寻求东西马平等,沙巴及砂拉越获得150亿令吉的联邦发展拨款,可自主管理自己的公共服务局,恢复州土地法以给予原住民的基本土地权利地位

7.调整国家稻米公司(BERNAS)透过进口及售卖稻米获取商业利益的角色,进而向本地商家买米作为国家储备,培育稻米行业;恢复国家稻米局作为稻米行业监控单位的角色,改善农夫生活

8.善用全方位服务基金缩小乡村及城市地区的科技鸿沟,提供更好的电讯及网络覆盖服务

9.以综合定价方式提供可负担及便捷的城市公共交通,如巴士及地铁服务,提高巴士司机的薪金,交由地方当局规划路段,推行非车资收入,切割资产拥有者与营运角色

10.朝向拥有,而不是租房推行公共房屋政策,由州政府全面负责地方发展

11.强化公共医疗服务,根除贪污,补救非法外劳罹患的无法根治的传染性疾病,解决实习医生短缺问题,去除政府对大马医药理事会的干预

English version: https://issuu.com/researchwongchen/docs/alt_budget_2017_eng
Versi BM: https://issuu.com/researchwongc…/docs/belanjawan_alt_2017_bm


继续阅读...

预算案前夕讲座



日期:2016年10月20日(星期四)
时间:晚上八点
地点:22, Jalan Tasik Utama 3, Sungai Besi, 57000 Kuala Lumpur, Wilayah Persekutuan Kuala Lumpur, Malaysia
脸书活动专页: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07217899402049/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19日星期三

【活動資訊】「解讀2017年財政預算案」講座



名稱:「解讀2017年財政預算案」講座
日期:2017年10月24日(星期一)晚上8時
主辦:隆雪華堂社會經濟委員會
地點:隆雪華堂一樓講堂
地址:1, Jalan Maharajalela, 50150 Kuala Lumpur.

主講:
一、潘儉偉(雪州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
二、拿督江華強(馬來西亞中小企業公會總會長)
三、孫和聲(民間學者、政經評論人)
主持:蔡建安(隆雪華堂社經委員)

洽詢電話:03-2274 6645;入場免費,歡迎出席!


继续阅读...

种族分化下的选区设计

转载自《东方日报》:

2016年10月18日 | 作者:陈锦松 | 专栏:质正皓然

民主的贯彻必须符合基本的游戏规则,任何权力取得的正当性不可能是隨心所欲的。任何统治阶层如果仍然相信权力的取得可以违背民意,自会为群眾潜在的反抗创造条件。

马来西亚的种族问题,是一个长期以来无法解开的「结」,当权的执政者不但无视种族问题的日趋严重以及其对国家发展与种族和谐的危害,反而视种族分化为巩固政权的必要手段。

马来西亚选举的趋势,过去2008年的308及2013年的505两届大选,由于反对势力的壮大,特別是华人的选票很大程度集中于反对党,使得號称代表华人的马华公会在国阵旗下难以突围,处处受到行动党的钳制,遭遇惨败,505大选甚至被定调为「华人海啸」。

反对势力改写歷史

行动党有效的结合公正党与伊斯兰党的力量,在混合选区,以民联的姿態一对一对垒国阵的选举策略奏效,使反对势力改写了马来西亚选举的歷史,不只打破国阵一路来在国会2∕3的垄断优势,308大选而且还夺下檳城、雪兰莪、吉打、霹雳及吉兰丹州属的执政权,成果辉煌。

选举委员会9月15日公佈的选区划分建议书,被形容为是特意给执政党的马来人群体量身订造的选区划分,其假借公平选举与民主之道而行,显然是为扭转过去两届选举的「劣势」而进行选民的大「转移」,是对种族主义强化的手段,有损种族和谐关係。

选委会相隔13年后再度划分西马选区,儘管数量上维持不变,但多达45个国州议席的名称將更换,被反对党抨击这是我国史上最大的选区操弄。

选举制度的设计,华人选华人,马来人选马来人的观念將在今后的选举中更为突显,执政者的权力取得已经越来越「不看重华人票」,对號称代表华人的马华公会也不寄于厚望,选区的抉择与获胜条件將由个別选区佔多数的马来人或佔多数的华人来定夺。

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指,以其原本的国会议席灵北区在划分之后將变成白沙罗国席,选民人数剧增至15万人,而毗邻的双溪毛糯国席的选民人数只有约7万8000人,差距高达8万人,而沙白安南区的选民人数也只是区区3万7000人,这说明了选委会的划分完全不合理及违反宪法。此外,梳邦国席和蒲种国席的选民人数,也出现了很大的差距,前者的选民高达12万8000人,而后者只有8万2000人。

造成民粹的政治

505大选成绩显示,国阵以133议席执政中央,只获得47%的选民支持,反观反对党的支持率达51%,却只获得89席位。各个选区选民比例失衡將引发一个严重问题,即执政联盟在没有获得足够民意基础下也能执政。这严重违反了「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原则。

净选盟过去的诉求是期望马来西亚实现公平与公正的选举,但选举制度更重要的选区划分如果无法改变,选举的公正性將无法在「初始化」时就得到有效贯彻,那投票的过程就会形同「走场」。

混合选区的「减轻」,种族选区的「加重」,是强化华人「在野」,马来人「在朝」的政治格局,马来西亚的种族和谐在选举胜者为王的思维下,其產生的恶果將造成民粹的政治。

选举沦为空中楼阁

在种族政治的氛围,加上执政的刻意设计,公平的选举隱然沦为空中楼阁。净选盟的参与群眾,不应视为只是华人的抗爭运动,更大的层面是要看佔人口超过60%比例的马来人对净选盟的参与及醒觉。

净选盟需要深入马来人的群体中去教育与动员,如果净选盟参与者的种族结构失衡,运动的成效与影响必將会大大削弱。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18日星期二

再有社运分子挨禁令 祖纳抵机场出国遇阻

转载自《当今大马》:

虽然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最近成功摆脱出国禁令,但政治漫画家祖纳却沦为这个恶政的下一个受害者。

祖纳今天在吉隆坡国际机场,准备搭乘下午3点班机前往新加坡时,遭移民厅官员拦下。

他向《当今大马》表示,“他们告知我,他们收到警方的指示。”

今年6月出境无阻

祖纳表示,他之前在6月曾前往欧洲,当时出境时并无遇上任何的阻碍。

“我会联络律师,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他们无权禁止我出国,即使我有案件在法庭审核。”

《当今大马》已联系移民厅和警方寻求回应。

祖纳全名为Zulkiflee Anwar Ul-Haque,他因为在去年2月推文抨击法庭就赛夫肛交案,判处安华监禁的裁决,而面临9项煽动罪名的起诉,一旦全部罪成,将面临监禁43年的刑罚。

潘俭伟禁令终解除

潘俭伟去年7月22日正要离境出访印尼日惹时,遭移民官员拦下,才发现自己挨了出国禁令。而这次禁令源自警方以损害议会民主罪名,针对他的调查。

这项禁令终于在上周六解除。

潘俭伟早前向吉隆坡高庭提出司法审核,挑战这项禁令。不过,法庭于今年7月27日驳回挑战,声称宪法并没有保障国民,包括潘俭伟的出国权利,而且根据移民法令第3(2)条文,移民局总监有权发出禁令,阻止某人离境。

而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在今年5月原本打算飞往韩国,代表净选盟领取光州人权奖,孰料她抵达机场时,却被禁止出国。

她已入禀司法审核,挑战政府的出国禁令。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16日星期日

历时15个月‧出国禁令获解除 潘俭伟呼“终有好消息”

转载自《当今大马》:



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去年7月挨出国禁令,但这项禁令今天终于解除。潘俭伟因此在社交媒体高呼“终于有好消息!”

潘俭伟今早在面子书透露,其代表律师哥宾星通知他,总检察署的高级联邦律师来讯说,政府已撤销其出国禁令。

“我刚刚到移民厅网站检查了,是的,我目前的(出入境)状态是‘没有阻碍’。”

“期待我的第一个‘出国’行程!”

潘俭伟去年7月22日正要离境出访印尼日惹时,遭移民官员拦下,才发现自己挨了出国禁令。而这次禁令源自警方以损害议会民主罪名,针对他的调查。

潘俭伟较后向吉隆坡高庭提出司法审核,挑战这项禁令。不过,法庭于今年7月27日驳回挑战,声称宪法并没有保障国民,包括潘俭伟的出国权利,而且根据移民法令第3(2)条文,移民局总监有权发出禁令,阻止某人离境。

哥宾星当时表明,他们他们很可能会把本案上诉到底,直至联邦法院。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14日星期五

收集选民抗议选区划分违宪 槟政府和八行动党议员呈书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3点33分更新

今天是针对选区划分,向选委会提呈抗议的最后期限。槟州政府赶在截止日期前提呈抗议书,同时,8名行动党国州议员也成功通过收集100名选民的签名,抗议选区划分违反宪法条款。

8名议员分别是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 Zairil Khir Johari)、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星、亚逸布爹州议员林冠英、双溪槟榔州议员林秀琴、斯里德里玛雷尔、亚依淡州议员黄汉伟和垄尾州议员杨顺兴。

槟首长林冠英是今天在相关议员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宣布上述消息。

胪列5个初步抗议原因

林冠英是亲自以首长名义代表槟州政府提呈抗议书,他在8页附件中胪列5个初步抗议的原因。

第一,选员会今年9月15日提出选区重划建议时,抵触联邦宪法和违反法律,并在根据联邦宪法第113条第(2)节提出建议前,未依循宪法第13附录第2(c)和(d)条文阐明的强制性事项,而抵触该条款。

根据第2(c)条文,州内每一选区之选民人数必须大致相等,除非因为顾及与乡区选民联系之更大难处,以及乡区选区所面对之其他不便,而必须对该类选区给予根据面积的加权措施。第2(d)条文则阐明,必须顾及因选区更动而造成之不便,及维系地方纽带。

第二个抗议的理由是,志期2016年9月15日的通告没说明“选区重划建议的效应”和提供全面的资讯,让他们有效地陈情。选委会没使用合理的资讯传达手法,说明选区重划建议带来的效应,而无法让任何人确定他们如何受影响。

第三、由于资讯不足,而且选委会的官网难以登入,30天时间并不足以让他们提出抗议。第四、选区重划的建议不符基本人权的公平原则。第五、任何在地方性听证会之前、之时、之后出现的其他重要事项。

没有按照宪法执行任务

林冠英在抗议书指出,选委员会没有根据《联邦宪法》第113条第(2)节来执行任务。因为,选区重划的目的,是为了纠正之前偏差,意味所提出的建议应减少选区重划不均,并维系地方纽带。

“但是选举委员会提出的建议却背道而驰,反而恶化了选区重划不均和截断地方纽带。”

“第二,选委会的建议及重划选区,无法反映出选民之间的平等原则。《联邦宪法》第13附录第2(c)条款已经清楚列明,每一个国会及州选区的选民人数必须大致相等。”

“然而,若把选举委员会在2016年度就槟州选区重划所提呈的国会及州议席选区重划建议,跟重划选区时所使用的选民册相比,选区重划的建议明显恶化了选区重划不均的现象。”

垄尾比亚逸布爹多三倍

他举例,槟州原本拥有最多选民的国会选区武吉牛汝莪(共有8万1897名选民),是选民最少的浮罗山背国会选区(4万9641名选民)的1.65倍。选区重划建议若被接纳,武吉牛汝莪选民人数将飙升至8万4755人,而是选民最少的丹绒国会选区(5万324名选民)的1.68倍。

“州议席之间选民的分配不均更显不合理。拥有最多选民的垄尾州选区,有4万1707名选民,是选民人数最少的亚逸布爹1万2752名选民的3.27倍。难道选委会认为,在此个案上,3.27倍与1是“大致相等”的?”

“既然这两个选区地理位置是毗邻,要减低不平衡的选民人数分配,其实轻而易举。但是,选委会不但没有致力于减少州选区之间的选民人数不均现象,反之却增加垄尾选区的选民,并将原有亚逸布爹的一些选民移出选区,使选区重划不均之现象变本加厉。”

他更强调,丹绒国会选区及亚逸布爹州选区并不属于大面积的选区,因此不符合《联邦宪法》13附录第2(c)条款所赋予“额外代表”(over-representation)的条件。选委会的建议未能纠正选区重划不均现象,证明完全不遵守《联邦宪法》及任意行事。

出现撕裂地方纽带现象

林冠英之后点出,选委会的选区重划建议在3个情况下损害了地方纽带。

“第一,在武吉淡汶、班底惹雅及浮罗勿洞这3个州选区,选委会的建议跨越了行政县份(威中与威南、东北与西南)的边界。行政县份乃地方纽带的基础之一,因为许多联邦及州政府的政府机构如教育局、卫生局、警察、工程局及福利局,都有县级单位动作,在在影响或反映民众的生活质量。”

“第二,至少在垄尾、植物园及玛章武莫这三个州选区,被森林及山地隔开的不相关社区,现在却被纳入同一个州选区里。”

“第三,除了峇眼达南及双溪亚齐,所有州议席都出现邻里社区被选区边界切开,以致地方纽带受撕裂的现象。这将使代议士的工作更加复杂,邻里之间面对同一个问题时,被逼寻求不同代议士的协助。很明显的,选委会没有考量到2(d)条款所阐明选民可能面对的不便问题。”

由公正党自行交代详情

林冠英指出,选委会所提呈的建议是不合理的,因为其他更有效、更能遵守及更符合联邦宪法的建议可以轻而易举地落实。

“因此,槟政府要求召开一个听证会,以让他们说明及解释上述抗议,并提供一切相关的证据来支持他们的论述,同时提出任何仅一步的抗议。”

针对抗议书的各项论点,他也要求,选委会参考由槟城研究院的黄进发、杨佩蓉、尼达姆查希(Nidhal Mujahid)及黄国兴所撰写的《2016年度选区重划对槟州的影响》。

至于公正党选区,他说,该党之后将自行召开记者会交代。至今,他只被领导选区重划研究工作小组的佳日星告知,有8个行动党国州议员的选区提呈抗议。

雪行动党再呈50份抗议


另一方面,雪州行动党国州议员继昨天之后再度提呈50份抗议书,并由雪州选委会副主任卡马鲁(Kamarul Azman Ahmad Sabri)接领。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指出,有关抗议书显示许多选民对选区重划建议感到不满。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则抨击,选区重划抵触了联邦宪法第13附录,因为同一个州属的各区选民人数应该大致相同,除了基于一些因素而得以豁免。

昨天,希盟分别在3个州属向选委会提呈超过85项抗议。与此同时,雪州政府也自行通过州务大臣的政治秘书苏海米(Shuhaimi Shafie)提呈抗议书。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12日星期三

马大2组织斥学生理会.“擅邀阿鲁尔谈1MDB”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1日讯)马大新青年与马大伊斯兰学生理事会谴责马大学生理事会邀请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主席兼集团执行董事阿鲁尔甘达和大马特别事务局代表法伊沙在校内举办有关1MDB的讲座。

这两个组织发文告指出,他们曾经向学生理事会争取邀请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或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出席,却遭校阵领导的学生理事会拒绝。

“学生理事会邀请阿鲁尔甘达解释一马发展公司课题已经违反民主原则。在出席此讲座之前,阿鲁尔甘达必须为1MDB事件道歉并负起责任以免逃避问责机制。”

文告指出,学生理事会主席哈兹旺并没有告知和谘询学生理事会成员,就以学生理事会主席的名义擅自作出决定,此举已经违反程序正义和侵犯学生理事会成员的知情权,并且强制所有学生代表必须出席。

疑讲座一早安排好

“据马大新青年商学院代表官华恩所述,哈兹旺的理由是阿鲁尔甘达非常难约,而刚接到通知他有空所以就立即邀请他,哈兹旺也说此活动得到学生事务处的批准。”

文告指出,马大新青年认为这非常可疑,马大的学生团体与学会在办活动时向校方交计划书之后也要等上3个星期才知申请结果,可是刚成立一个星期都不到的学生理事会立即获得学生事务处批准办此活动。

“在所有学生理事会成员都不知情之下,哈兹旺突如其来宣布举办关于1MDB讲座,并如此快获得学生事务处批准,此举让马大新青年质疑哈兹旺与学生事务处(HEP)早已安排这场讲座。”

文告指出,马大新青年与马大伊斯兰学生理事会强烈谴责学生代表理事会在1MDB讲座事件中的专制态度,即拒绝让活动拥有多元化声音,进而让活动极有可能沦为1MDB的漂白大会。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2016.10.12


继续阅读...

仅邀亲官方代表谈一马 党团齐轰马大粉饰丑闻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4点26分更新

马大校园办“一马议题”讲座只邀亲官方代表引争议。马大新青年与马大伊斯兰学生理事会抨击,马大学生理事会只邀请一马公司总裁和官方代表,单方在马大主讲“一马课题”讲座,企图为政府背书,漂白一马丑闻。

马大新青年与马大伊斯兰学生理事会发表联合文告指称,马大学生理事会在面书公告,今晚于马大校内举办一马公司讲座,并邀请一马公司的总裁阿鲁甘达和通讯与多媒体部旗下的特别事务局(JASA)代表费沙(Tun Faisal Ismail Aziz)主讲。

文告表示,马大新青年学生代表官华恩、陈家铕和Vanessa尝试在学生理事会争取在野党党国会议员潘俭伟或拉菲兹参与,以质询阿鲁甘达,达到类似朝野辩论的效果,并增加多元声音,可是却遭学生理事会主席沙非(Hazwan Syafiq)否决。

文告表示,邀请阿鲁干达主讲已经违反民主,反之阿鲁甘达出席讲座前,必须为一马公司事件道歉及负责。

上述讲座是由马大学生理事会及特别事务局(JASA)联办,并且仅限马大学生参与。

成立一周就获批办讲座

文告也质疑学生理事会主席沙非早与学生事务处(HEP)预谋这场讲座,为国阵政府背书。

文告指责沙非没有告知和质询学生理事会里的成员,并以学生理事会主席的名义擅自为学生理事会作出决定。此举已违反程序正义,侵犯学生会成员的知情权。学生会甚至强制所有学生代表必须出席。

文告表示,学生理事会甫成立不到一周就获得学生事务处批准办此活动,令人怀疑。因为一般申请活动都要三周才知道结果。

文告强烈谴责学生代表理事会的专制态度,拒绝让活动更多元化,反之有可能使讲座沦为一马公司的漂白大会。此举也使学生代表理事会沦为纳吉政权的傀儡、巫统爪牙。

“我们拒绝政治入侵校园,拒绝马大沦陷为巫统校园。”

潘俭伟讽“怎能少了我”

另外,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以讽刺口吻表示,学生理事会理应邀请他主讲,并自诩一马公司讲座怎么可以少了他?

“请发送邀请函给我啦,我觉得被人遗忘了,一马公司讲座怎么能够少了我?”

潘俭伟过去积极追击一马公司案,他今日在面子书撰文回应相关讲座会,他讶异,在美国司法部发动充公诉讼后,阿鲁甘达仍可主讲。

“哦,我以为自美国司法部发动充公诉讼后……阿鲁甘达已从地球上消失。”

“看起来,他(阿鲁甘达)还在,且帮助国阵政府宣传机构——特别事务局走访本地政府大学,为那些最好及最精明的人洗脑。”

美国司法部于今年7月20日向法院入禀充公诉状,申请追回逾10亿美元的资产,这些资产被指挪用一马公司资金所购置。


继续阅读...

民主行动党莲花苑【改变在即,斗争到底】50周年筹款晚宴





民主行动党莲花苑将会于10月9日晚上七点在中国学校举办【改变在即,斗争到底】50周年筹款晚宴。

当晚的主讲嘉宾有陈国伟,郭素沁,潘俭伟,张菲倩,宪法专家阿滋巴里博士,丘光耀博士。

每一桌的票价为RM5000, RM3000, RM1000 和 RM800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8日星期六

“选区重划──如何窃取一场选举?汇报会暨抗议行动”



日期:2016年10月12日(星期三)
时间:晚上8时正
地点:The Club, Bandar Utama, Petaling Jaya

这场座谈会将以英语为主。

我们需要收集超过100名选民签名,以向选委会提出反对。同时,我们也需要委任3名能以国语对话、来自该区的发言人,出席选委会的听证会。

入场免费,,欢迎大家踊跃出席。

民主行动党将主办一场汇报会暨反对选举委员会在大马进行重新分划选区建议的全民抗议行动。

有关抗议行动将给予马来西亚人民,特别是住在巴生河流域地区的选民有机会参与,並且让他们即席签署由民主行动党准备的反对选区重划表格。

我们呼吁马来西亚人民勇于发出反对之声,向选委会表达不满选区重划的建议,因为所有反对表格必须在10月14日提呈予选委会。因此,上述活动将可能是让人民表达立场,以及作为抗争和拒绝有关方面进行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操作的最后机会。

选委会在马来西亚进行的选区重划建议已经乖离原则,这就是为何在第13届全国大选,国阵虽然只赢得48%的选票,但却能保住60%的国会议席。

所以,国阵现在的巧妙计划是扭曲选区的边界,进一步通过把亲向国阵的选民从反对党的强区转移到国阵的边缘席位。选委会的建议,无疑是马来西亚史上前未所见的最严重杰利蝾螈操作。

马来西亚人民必须对目前有意图地欺骗我们行使民主权利和违背自由公平选举的行径,群起并奋力反对到底,我们决不能让腐败的政府通过滥用权力来保住政权。

主题为“选区重划──如何窃取一场”的论坛,邀得多位嘉宾前来以不同的角度与民众分享并研讨他们对选区重划的见解,包括:

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
瓜拉吉赖区国会议员哈达兰利
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
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
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
选区重划法律专家黄美诗

上述活动将于10月12日(星期三)晚上8时在The Club, 1 Club Drive, Bandar Utama举行。欲知详情,请联络林怡威016-4271335或 电邮 yiwei.lim48@gmail.com

八打灵再也过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0月10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7日星期五

大马成为盗贼国 纳吉你躲去哪里?

转载自《星洲日报》:

马来西亚被冠上一个全球盗贼统治国家(global kleptocracy)的名誉越趋根深蒂固,拿督斯里纳吉的策略是否继续保持缄默?

马来西亚人民已经要求拿督斯里纳吉针对与一马发展公司(1MDB)相关的丑闻,那就是一马公司的前子公司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的40亿令吉丑闻给予答案。类似一马公司,SRC向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借贷的40亿令吉,已投资在神秘和不知名的海外基金。没有任何人,包括来自财政部的人知道这些钱已经在那里消失了。

即便已有确凿证据显示,SRC国际已经通过中介机构转移了至少6千700万令吉至纳吉的私人银行账户,但首相和总检察长仍顽固地拒绝作出回应。

无论如何,看来纳吉不能永远保持缄默,如一马公司般,国际当局正迎头赶上SRC国际的洗钱诈骗行径。

瑞士律政司办公室(OAG)已经公开表明,调查显示大量据称是来自前一马公司子公司即SRC国际的资金被挪用以及有关的欺诈行径, 乃是基于一种“庞氏骗局”计划的形式致力于掩盖它。

对于由纳吉所控制的资金面对另一项的国际调查,纳吉不能再选择保持缄默。纳吉必须挺身而出和公开表明,瑞士当局作出的指控是否轻浮或者是属实,并且将要求在马来西亚进行一项公开和彻底的调查。

此外,纳吉必须声明,一旦瑞士当局在马来西亚向他们的同行索取和要求相关资讯,纳吉将否给予充分的合作。或者,纳吉仅仅是口惠而实不至,忽略有关的要求呢?

至少在一马公司,花了很长的时间, 仍然有人有“颜面”去回答各种问题和疑问,例如沙鲁哈米和阿鲁尔甘达。

马来西亚人民的问题是,究竟是谁在操纵SRC国际?因为据目前我们所知,SRC国际的董事经理聂菲沙阿里夫卡米尔和另一名董事同僚拿督苏布耶欣的脸孔,已经在马来西亚消失了。然而,尽管他们不见踪影,但他们在过去一年或更久的时间,仍然保留作为SRC国际董事的职位。事实上,被询及此问题时,首相在国会的回答是没有必要委任新的董事或新的管理团队。

这是马来西亚机构,受委托维护人民的金钱以及法律和秩序的失败的一个证明,即便被揭发另一笔高达40亿令吉的巨额资金从政府持有的子公司被挪用,但却没有具体地完成任何后续事项。警方、国家银行、反贪污委员会和总检察署,到底有做了些什么?他们都闭上双眼,是否因为有关丑闻牵涉到首相本人呢?

如果纳吉认为瑞士当局的指控是轻浮和不切实的,那么他就应该即刻要求总检察长,特别针对SRC国际的案例着手一项新的报告并提呈到国会。否则,纳吉政府将不再有公信力,并且将在历史上被蚀刻(etch)为单一最大的盗贼巢穴(den of thieves)。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6-10-2016(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6日星期四

轉貼: 請P106八打靈再也北區的朋友看過來, 時間緊迫啊!



如果您是八打靈再也北區的選民,並願意與淨選盟Maria Chin一起挑戰選舉委員會不公的選區劃分,請在星期五之前到淨選盟辦公室簽下法律文件。謝謝您!

http://daftarj.spr.gov.my/DAFTARJ/

转载自《光华日报》:

玛丽亚陈:缺乏相关信息 入禀申请暂停选区划分

(八打灵再也5日讯)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将入禀高庭,申请暂停选举委员会选区划分行动,理由是缺乏选区划分相关信息。

身为八打灵再也北区居民的玛丽亚陈将挑战其选区,她将收集100名八打灵再也北区居民的签名,希望在本周五入禀法庭,并促请该地区居民到净选盟总部签名。

她说,过去选委会会提供选区面积划分总报告,这份报告是很好的证据,有利于作出反对,但这次却不提供他们相关资料。

她举例,选委会在这次选区划分新增白沙罗议席,该地区涵盖部分八打灵再也北区,涉及15万选民。

她希望,法庭探讨选委会是否根据联邦宪法进行选区划分,联邦宪法第2(c)条文阐明每个地区的选民人数大致上必须相等。

她今日在净选盟办公室召开记者会时,如是指出。出席者尚有净选盟2.0督导委员会财务秘书范平东、净选盟2.0北马区主席拿督杜乾焕和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等。

范平东表示,根据分析,高达59个联邦选区超过区域平均的15%,包括雪州、柔佛和沙巴,而134个州选区却人数不足。

他说,选委会就选区划分通知有限,为此选区重新划分与研究队(DART)集合相关资料,并根据最新选区划分编画电子地图,供民众参考及提出抗议。

他指出,向选委会提出抗议,不仅仅是提呈反对信函,也必须提呈资料和证据作为支撑,为此该组织在咨询律师后,编辑出长达6页的529反对信函。

他透露,民众可以从dart.bersih.org下载529反对信函,并根据各自选区进行修订,之后收集超过110个签名,并赶在10月14日前致函选举委员会。

他强调,反对信函没有限定人数,提呈越多信函能让选委会了解人民反对任何形式的比例不公和选区划分不公。

黄进发表示,从地图看,新选区划分区域非常怪异,一些选区涉及不同市议会,如梳邦再也涉及4个地方政府部门,包括莎阿南、瓜雪、士拉央和八打灵再也。

“峇东加里(Batang Kali)经划分后,一半地区被划分到新古毛(Kuala Kubu Bharu)。这样划分非常不负责任。”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3日星期一

6執委退黨始料不及 希盟沙運作無影響

(吉隆坡3日訊)沙巴州反對黨掀退黨風,希望聯盟指出,這不會影響該聯盟在沙州運作,不過,行動黨多名執委退黨,讓黨中央始料不及。

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接受《中國報》電訪時說,沙州行動黨會繼續強大,更不會因為6名執委離開,受到任何影響,只是該黨必須向人民解釋,交代有關執委離開的事項。

他指出,雖然沙州不是首次發生黨員退黨事故,不過這一次退黨風,是黨中央無法估計的,該批人士退黨的舉動,也令該黨中央管理層感到非常驚訝和失望。


继续阅读...

行动党文德甲支部成立31周年和醒狮团成立30周年纪念晚宴



行动党文德甲支部将会在13/11/2016(星期日),时间晚上七时在聚满轩大酒家主办支部成立31周年和醒狮团成立30周年纪念晚宴.当天将会出席的演讲嘉宾计有,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绿色盛会主席黄德 ,超人丘光耀博士,文德甲州议员东姑助布里(大会主席),彭亨州州主席梁金福州议员,都赖州议员钟绍安, 直凉州议员梁耀雯,吉打李州议员李政贤 ,美律州议员邹宇辉。他希望市民和支持者能够踊跃购票出席,聆听演讲者的政治演说,分析时下的政治动向。

于购票者可联络: 东姑助布里州议员019-3296564 王兴安:016-9323255 陈国隆:012-9015007 黄冠雄:013-3761328 吕振佳:019-9335380

[ 坚持到底,拯救马来西亚]


继续阅读...

2016年10月2日星期日

反對選委會重新劃分選區簽名運動



行動黨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甘榜東姑州議員劉永山及百樂鎮州議員楊美盈聯合展開反對選委會重新劃分選區簽名運動,獲得民眾熱烈反應,紛紛簽名表示支持。


继续阅读...

2016年9月29日星期四

行动党怒轰选委会失责 百般阻挠新选民登记



选区划分争议不断之际,雪州行动党今日质疑选委会,刻意阻扰登记选民工作,剥夺选民的基本权利。

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在记者会上说,虽然雪州行动党已安排一系列的登记选民活动,但选委会却通知雪州行动党,必须取消10月3日之后的活动。

根据潘俭伟,选委会给予的理由是,选委会必须专注处理选区划分的反对。

转载自《东方日报》:

(八打灵再也29日讯)雪州行动党炮轰选举委员会企图阻扰新选民登记,包括以专注处理重划选区为由取消下月4场选民登记运动,破坏选举程序,剥夺人民基本权利,因此呼吁重新委任政党人士成为助理註册官!

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表示,截至今年4月为止,全国共有1760万合格选民,但只有1340万人已登记为选民,换言之,有接近25%的合格选民还没具备投票权力,但身为国內唯一能登记选民的政府机构,选委会反而「有系统」地阻扰新选民登记。

「雪州行动党原定与选委会合作,在10月主办5场选民登记运动,但2天前我们收到选委会通知,他们必须专注处理重划选区反对投诉,因此取消其中4场,仅保留下月2日在灵市举办的第一场。」

他今早在雪州行动党总部召开记者会时,如此表示,出席者包括雪州行动党副主席杨巧双、財政黄思汉、组织秘书黄田志、八打灵再也市议员林怡威、士拉央市议员依德利法伊扎与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的助理凯里尔。

他强调,上2届大选成绩明显证明,年轻新选民已不再支持巫统和国阵,因此我们相信选委会如今故意阻止民眾履行基本权利。

促委任助理註册官

「我们也收到许多投诉,即使到邮政局排队登记,也面对系统当机或没有登记表格等问题,因此我呼吁选委会尽快解决,否则就重新委任政党人士担任助理註册官,加快新选民登记效率。」

他解释,自2013年开始,选委会不再委任政党人士担任助理註册官,以致助理註册官的数量,从2011和2012年的各5720与4777名官员,严重减少至如今微不足道的数目。

「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全国共有102万3170选民成功登记,但助理註册官大幅缩减后,2013至2015年的3年內,只有61万7254人成功登记(平均每年只有20万5751人),而且尚未计算每年约50万名达到21岁合法登记年龄的新选民。」

他讽刺选委会以「自己可以负责」为由,取消政党人士担任助理註册官,却在政党邀请一起主办选民登记运动时,以「人力不足」为由定下诸多条件,如不能在晚上、巴剎或夜市主办等。

「结果我们在备有凉爽冷气的购物广场主办,选委会官员却收到指示,不能携带太多选民登记表格到场,以致我们每次只能提早结束,让数百位民眾失望而归。」


继续阅读...

倡以过渡人选暂代安华任相 希盟呼吁当前先壮大在野党

转载自《当今大马》:

继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之后,再有两名希盟领袖申明,希盟的首相人选是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并倡议以“过渡期首相”的方式,解决安华须在监狱服刑,而暂时无法任相的问题。

不过,这两名希盟领袖认为,首相人选问题并非希盟当前的最大焦点,反之应该专注于壮大在野党,以确保来届大选改朝换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