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6日星期五

潘俭伟吁反贪会查明一马案 否则频对付公仆仍难救形象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就在反贪会大张旗鼓地向贪腐宣战,不断起诉涉贪公务员之际,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提醒,只要这个单位在一马案和SRC案无所作为,则它绝不可能摆脱外界对它的不良形象。

“除非大马反贪污委员会起而行,对付围绕一马公司和SRC公司的公然滥权贪腐行径,否则它永远无法摆脱有污点的政治形象。”

潘俭伟在今天文告指出,反贪会最近不断勇敢出击,在全国大量逮捕涉贪的政府官员,从州政府机构,天课官员到高级警官。

他补充,尽管众案件至今尚未取得法庭定罪,但是这些反腐败努力依然值得肯定。

“不过,所有这些努力都无法修复反贪会受损和有污点的形象,外界仍视之为纳吉政府政治工具,因为它完全不碰触目前纠缠大马的两宗最大丑闻,即一马公司和SRC公司。”

新国反而有坚决行动

潘俭伟继续点出,反之,邻国新加坡当局却就一马公司相关的洗钱案,起诉和定罪了多名罪犯。

他指出,最新的例子是,马银行金英证券行职员洪伟庆(Kelvin Ang Wee Keng,译音)贿赂分析员被判罪成,罚款9000新元(约2万7835令吉)。

他说,洪伟庆贿赂的目的是,为一马公司购置案,加速通过沙地石油服务有限公司(PetroSaudi Oil Services Limited)24亿新元资产的评估报告。

潘俭伟也是国会公共帐目委员会成员。他指出,公账会早就针对这项交易拉响警钟,警告一马公司管理层误导其董事会,也漠视董事会的指示。

“就这宗欺诈交易,新加坡政府不但完成了起诉,也定罪了涉案者,但为何在马来西亚,反贪会却迟迟地无法完成调查。”

“事实上,反贪会主席甚至一贯地拒绝向外确认,他们是否正在调查涉及一马公司丑闻的各方,即使这宗案件已导致大马纳税人背负了420亿令吉的债务。”

捉小鱼却不碰大白鲨

如此一来,潘俭伟认为,无论反贪会对付多少的警官或其他公务员,人民依然会认为,反贪会是个行事偏颇的机构,“只会对付小鱼,却不敢碰触大白鲨”。

“目前情况更是如此,因为众所周知而且无可否的的,源自一马公司的至少7亿3100万美元,以及源自SRC公司的6900万令吉,流入了首相纳吉在Ambank的个人银行账户。”

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见图)本星期天(21日)解释为何反贪会在系列对付行动中,嫌少对付政治人物时表示,他们刻意避免在大选前对付政治人物,以免成为选举课题,被任何政党大做文章。

潘俭伟对此表示,上述言论乃祖基菲里推诿之词,试图合理化反贪会不完成一马案和SRC案调查的事实。

“事实上,他无法及时对付贪腐政治人物,才是所谓的偏袒之举。”

人民有充分知情权利

潘俭伟补充,反贪会不应该干预政治或选举,其要职是起诉贪腐者,不论对方是首相或低阶官员。

他提醒祖基菲里,与其想法相反,对付政治上腐败的官员才是民主选举概念底下最重要和关键的事情。

“人民必须有机会聆听和了解所有的相关事实,好让他们能够在大选之际,有充分资讯来做抉择。”

“所以,祖基菲里,我们呼吁你善用反贪会获赋予的权力,立即和坚决地对付那些涉嫌滥权、滥用公帑和贪腐的政治人物。如此才能大大地修复反贪会受重挫的形象,也展现你行事公正无畏。”


继续阅读...

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希盟讲座)让我们重建这国家



敦马:全国走透透揭发纳吉

转载自《诗华日报》:

(吉隆坡23日讯)土著团结党主席敦马哈迪指出,土著团结党成员虽然都从巫统退党而来,但该党是抱持和其他反对党同样的立场,而该党也將与希望联盟成员党全国走透透,把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所作所为告知选民,促请他们投选希望联盟。

他促请彭亨选民和巫统选民离弃巫统,因为这是广大人民所想要看见的,如果可以的话,他也希望彭亨北根国会选区的人民,也不要再继续投选纳吉。

他指出,「我们虽然是从巫统脱离出来的,但我们的立场和其他反对党一样。我们会一起全国走透透,把纳吉的所作所为告知人民,一起拒绝纳吉。」

「虽然我们有不同口號,有些事情的想法可能不太一样,但只要我们团结,我们就能一起说服选民,投选希望联盟!」

他也承诺说,「我们会一起建设不偷钱的政府,也不会用从人民口袋偷来的钱,花在自己儿女的婚礼上。」

马哈迪是週一晚上在士拉央市议会泳池旁礼堂举办讲座时,发表谈话。同场演讲的包括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阿里、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行动党宣传主任兼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及公正党士拉央区国会议员梁自坚等。

指纳吉阻扰反对党

他也指出,首相纳吉已经开始阻拦反对党所能获得的资金和协助,不光如此,任何人只要户头里有大笔金钱,就会被控洗黑钱,因为害怕他们支持反对党,就算他们的资金来源是正当生意经营有成,就算当局没有证据,也同样受对付。

他说,「隨著大选靠近,我相信各种欺骗招数都会出现。我相信负责选举的政府官员,也会被收买,要他们使诈。因为我们从大港和江沙双补选已经看到,巫统大手笔收买选民。不过,纳吉並不怕,因为他知道就算我们报警,他也不会被对付。」

此外,马哈迪在公正党大会上没有跟隨大队举起「安华当第7任首相」牌子让人议论纷纷,但已加入行动党的前首相署部长再益抨击说,公正党在大会上的做法相当傲慢,而他个人属意的首相人选则是马哈迪。

马哈迪讲座后回应记者询问时简短回应说,「这是他的个人看法,与我无关。」

另一方面,马哈迪在讲座上也和希望联盟领袖出现许多有趣互动。逢讲座必然要提马哈迪曾把他关进监狱的莫哈末沙布,却在讲座开始时叫他「我的好朋友」,马哈迪也看著他面带微笑。

莫哈末沙布在台上说,「种族主义是巫统维繫政权的手法,不相信你们问马哈迪」,台上的马哈迪就低头,露出貌似反省的样子,观眾也被逗得大笑。



日期:2017年5月22日(星期一)
时间:晚上9点
地点:Dewan Sri Siantan, Jalan Sungai Tua, Selayang.
地图: goo.gl/bPtWW7




继续阅读...

承审法官曾担任副部长 宣布退审潘俭伟诽谤案

转载自《当今大马》: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发表“纳吉偷钱”而遭起诉诽谤案续审,吉隆坡高庭司法专员旺阿末法立(Wan Ahmad Farid Wan Salleh)今日以避嫌和维护公正之名,宣布退出审讯。

旺阿末曾是上议员,在前首相阿都拉官拜内政部副部长。他为了投身司法界,辞去一切巫统职务。

他今日撰写两页陈述,阐明为何他决定避嫌。他也说,自己会通知马来亚大法官。

“众所周知,受委成为法官之前,我是政治人物,还是政府与上议院一员。”

“必须说明的是,在我出任法官之前,我退出我的政党(巫统)。我须补充,我未曾是起诉人(纳吉)政府的一员。”

“宣誓成为司法体系的一员后,我唯一的神圣任务,是无惧无畏,不偏不颇,维护与保卫联邦宪法。

旺阿末今日原本是要审理纳吉与潘俭伟的禁令申请。

纳吉与潘俭伟代表律师皆没有提呈申请,要旺阿末退出审理此案 ,反之是旺阿末自行决定回避。

旺阿末是于2015年12月16日宣誓为司法专员。早前,他曾于2009年上阵瓜拉登嘉楼补选,对垒伊党,但以2000张多数票败选。

必须捍卫司法独立

旺阿末补充,公众对司法独立的信心不容动摇。

“不仅是要正义需要伸张,也要大家都看到它的实践。”

“社会最珍贵的礼物是司法独立。一旦它失去,整个社会就会处于崩溃边缘。必须不惜代价,捍卫司法独立。”

根据旺阿末,在他决定退出审理此案时,他曾问自己两道问题,即他在审理此案时是否有偏颇任何一方以及他是否能公正思考及观察。

对于第一道问题,旺阿末回答,他的做法向来是他不理会任何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在作出任何决定前,他秉持不揣测或偏好一方。

至于第二道问题,他意识到,公正的思考与观点是勿与诉讼当事人的意见混淆,同时在审理时了解所有情况。

为了司法独立,他指,他倾向回避这次审讯,同时已指示延长批给纳吉的临时禁令,直到新法官获任命。

双方律师赞同作法

潘俭伟代表律师哥宾星赞赏旺阿末作法,认为此乃正确之举。

纳吉代表律师哈法立占(Mohd Hafarizam Harun)也欢迎旺阿末退出审理的做法,并称这彰显大马司法独立。

在另一个法庭,法官阿末再迪(Ahmad Zaidi Ibrahim)择定8月21日为此案进行案件管理。

4月6日,潘俭伟在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修改《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355号法令)修正案的动议后,批评纳吉滥权,以允许哈迪提呈动议,更不顾三权分立原则。

他批评,纳吉盗窃一马公司款项,且将继续掠夺民脂民膏,背叛马来西亚人,及在一马公司课题上继续向民众撒谎。

这招引纳吉的不满。纳吉在4月21日入禀法庭起诉潘俭伟诽谤,并成功获得单方面禁令,以阻挠潘俭伟重复短片内的诽谤言论,抑或刊载该短片。


继续阅读...

2017年5月22日星期一

潘俭伟遇车祸幸无大碍

转载自《南洋商报》:

(八打灵再也20日讯)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昨晚从吉兰丹州赶赴雪州武吉柏迈中途,在哥打峇鲁发生车祸,所幸人没受伤。

潘俭伟原定今早10时30分连同民主行动党代主席陈国伟到武吉柏迈为莲花苑“火箭屋”主持开幕礼,但由于其轿车撞至损坏,所以需要留在丹州一天,以致缺席开幕礼。


继续阅读...

2017年5月19日星期五

诉潘俭伟诽谤案.纳吉要暂缓展524过堂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9日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起诉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等两造诽谤案,将展延到5月24日过堂,并将由新法官拿督阿末再迪接手审理。

潘俭伟的代表律师蔡素薇及纳吉代表律师伊美丽雅表示,原本负责审理本案的法官罗斯兰已被调职,所以案件将交由新法官阿末再迪审理。

等林冠英同类案有判决

蔡素薇披露,纳吉已通过律师要求暂缓高庭的所有聆讯,直到联邦法院针对槟州首长林冠英起诉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马来西亚前锋报》和《新海峡时报》等7造诽谤案,以及砂拉越州政府和州财务处起诉行动党古晋市区国会议员张健仁诽谤案作出裁决为止。

须鉴定是否可起诉诽谤

她解释,本案与上述两起诉讼有相似之处,因为联邦法院必须鉴定到底公职人员是否可起诉任何人诽谤,并接纳英国德比郡议会起诉《泰晤士报》诽谤的案例。

根据有关案例,政府机构或官员不能对他人兴讼,因为当官员所遭受的批评与本身在履行职务时的表现有关时,该名官员不能提出任何诉讼。

纳吉是于2015年3月5日入禀高庭,起诉频频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财务提出质疑的潘俭伟和网络媒体“人民媒体”(Media Rakyat)负责人陈志光(译音)诽谤,要求赔偿。

诉状指潘俭伟于2014年11月3日,在行动党筹款晚宴上发表对纳吉构成诽谤的演讲,而有关演讲被“人民媒体”所录制,这个题为“纳吉制造大马史上最大丑闻”的短片和文章先后被上载到优管(YouTube)及脸书。

指纳吉行为应受批评

不过,潘俭伟在答辩书反驳说,身为一名公职人员,纳吉的各项行为应受到批评,因为民众有知情权,以了解或接获任何对民众有影响的资讯,并以公平议论,及在受约制特权,作为抗辩理由。

潘俭伟也于2015年5月8日,基于纳吉没有法律地位向他兴讼及滥用司法程序,而入禀高庭要求撤销纳吉的诉讼。


继续阅读...

八打灵再也北区百乐镇选区婆罗洲嘉年华



日期:2017年5月20日(星期六)
时间:傍晚五点至晚上十点半
地点:雪兰莪州八打灵再也北区百乐镇花园礼堂,SS21/12路
地图: https://goo.gl/maps/qJ58QGkjx5o


继续阅读...

2017年5月18日星期四

拟加盖和美化.SS2早市巴刹7月提升

转载自《星洲日报》:


许多老顾客都会在雨天时,依旧风雨不改地撑伞光顾ss2/62路早市巴刹小贩档口,如今市政厅将为档口加盖和进行美化,莫不令消费者和小贩喜出望外。(图: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7日讯)SS2/62路早市巴刹预计将在开斋节后的7月间,进行加盖和美化提升工程!

工程料耗时一年

八打灵再也市议员王绥生告诉《大都会》社区报,该巴刹将在3个月内进行工程招标,预计在开斋节后才进行美化工程,工程分两个阶段进行,耗时约一年。

他日前出席灵市政厅总部主持由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发展规划组安排的一项对话会后,受记者追问时说,一旦该巴刹进行美化之后,预料该巴刹有184档小贩将受惠。

施工期迁其他路段营业

他说,在施工期间,巴刹小贩的生意将不会受到影响,他们会有如市政厅为沟渠加盖的情况一般,暂时到一旁的路段营业。

他说,美化巴刹计划尽量做到经济实惠,其概念是以现代化和色彩斑斓为设计主轴,以便为巴刹打造新颖和美观的视觉观感。

他补充,百乐镇区州议员杨美盈较后将针对此事召开新闻发布会,以披露有关计划的详情。列席会议者包括杨美盈及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继续阅读...

指大马城再三生变毫无方向 潘俭伟讥纳吉走一步看一步

转载自《当今大马》:

大马城计划一再生变,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抨击,凡此种种,彰显这项计划毫无方向,而首相纳吉则是走一步看一步。

他今日发文告说,财政部过去两周临时作出多项宣布,立场摇摆,对招纳新投资者而言,实是百弊而无一利。

“显而易见的是,大马城计划缺乏任何方向,纳吉见步行步。”

“反之,潜在买家只会被这项摇摆不定的政策吓跑,让他们对在这个国家投资缺乏信心。”

“我们呼吁财政部再度发表任何空洞的声明前,审慎思忖过去两周的发展。”

寻半年方签约

他提醒纳吉,一马公司是在2015年透过房地产中介C H Williams与Talhar & Wong,在全球寻找投资者近半年,方与依海中铁财团(ICSB)签订协议。

“尽管依海中铁财团无法履行其财务义务,但它提出的献议,是当时(谈判桌)最高价的出价。”

“发表空洞承诺,称会获得更高的标价,恐会破坏这项计划的可行性。财政部须深入研究大马城的发展类型,为大马创造最多的经济乘数效应(economic multiplier effects),以支持本地发展商与业务为重。”

大马城卖不成

大马城原是一马公司的计划。为了摆脱负债,一马公司在2015年12月31日宣布,脱售大马城60%股份予依海控股(IWH)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CREC)联营的依海中铁财团(ICSB),作为一马公司重组计划最后一步。


这家中马联营财团,是由大马依海控股掌握60%股权,其余40%股权由中国铁路工程集团掌控。目前,财政部通过属下的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私人有限公司(TRX City)掌控大马城计划。

TRX City在5月3日突然宣布,ICSB无法履行付款协议,因此总值74亿1000万令吉的大马城股权买卖交易告吹。不过,该财团已驳斥这种说法。反之,它坚称已付清款项,并要求继续交易。

在纳吉访华期间,英文《星报》前日引述身在北京的政府消息人士说,在中国总理李克强的要求下,ICSB可能败部复活,重新获准收购大马城股权,但却必须与大连万达集团同分一杯羹。

不过,纳吉昨日强调,政府不会恢复之前已废的协议,并重申财政部将保持100%大马城的股权,但将招标寻找大马城项目的承包商。


继续阅读...

纳吉撤销潘俭伟起诉·高庭择定6月15日听审

转载自《马新社》:

(吉隆坡17日马新社讯)高庭择定6月15日听审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大马政府申请,要求撤销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起诉两者处理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资金行为不当的诉讼。

司法专员拿汀法依扎今日在内庭,择定上述日期。在场者包括纳吉代表律师聂阿里亚、代表我国政府的高级联邦律师祖琳依丽娜及潘俭伟代表律师蔡琼安。

纳吉在2月14日入禀法庭申请撤销潘俭伟诉讼,理由是他并非潘俭伟在诉状中所指是公务员,同时也认为后者滥用司法程序。

政府则在3月2日申请撤销诉讼,因为潘俭伟没有法律地位提出该诉讼,同时有关诉讼很琐碎无聊及没有理据。

潘俭伟于1月16日入禀法庭,起诉纳吉和政府处理一马发展公司资金时行为不当,并要求普通赔偿、加重赔偿及惩罚赔偿、利息及其他法庭认为合理的赔偿。


继续阅读...

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岌岌可危

文:天堂鸟

随着伊斯兰党长老会接纳该党中央大会提案,决定与公正党断交,雪州大臣阿兹敏别无选择,只好公开促请伊党在雪州行政议会的3名拥有官职的行政议员需自动辞职,脱离该州政权的核心。

道不同不相为谋,其实就是江湖的游戏。既然伊党决定要和以往的民联盟友离婚,反目成仇,阿兹敏因为雪州政权的稳固而不愿因撤换高职而受影响,纵然有权革除该3名已是分道扬镳不同阵营的伊党行政议员,却含蓄地促请他们自动卷包袱,明眼人一看,不难了解身为公正党署理主席的阿兹敏对政局出现的危机,忧心忡忡,深怕投鼠忌器,坏了江山。

雪州共有56个议席,即公正党占13席、行动党占14席、诚信党占2席、伊党占13席,以及巫统占12席。另外有2名无党籍议员,即公正党前大臣卡立和前行动党州议员罗志兴。只要伊党和巫统结盟并加入双双被希盟两党踢走的卡立和阿兴,如果巫统有办法使出以当年在霹雳夺权狠招,即绑架几名公正党的议员软硬兼施逼过档,雪州政权随时变天!

虽然全国大选的脚步越来越近,然而在政坛上一天24小时已经非常漫长,瞬息万变分分钟都让从政者心惊胆颤,可以肯定现在的阿兹敏已进入高度戒备心力交瘁的折磨。

以目前的形势而言,国阵如果选择在下届大选才收拾希盟政权,似乎也能够顺利到手。根据火箭党雪州主席潘俭伟的分析,雪州的56个州议席,公正党和行动党能够保住29个州议席的话,只是刚好过关,不过若诚信党能够拿下3至4个州议席,希望联盟继续执政的机会就会更大。

可惜的是,诚信党目前的实力不成气候,以去年两区补选所得的支持,无法取代伊党的地位,而老马那蠢蠢欲动的土团党,顶多也是从该希盟三党原有的席位分一杯羹,除非有足够的把握在乡区夺走更多巫统的州席,否则徒劳无功。

风起云涌的政局,看来正是八卦的你我醉心追看的剧情咧。


继续阅读...

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

潘俭伟不解:为何财政部归还7亿押金于依海控股



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质问,为何财政部要就大马城售股告吹而退还7.41亿令吉押金于依海控股。“根据一般合约,若任何一方没有履行合约责任,我是没必要退还押金的。”


继续阅读...

与其求中资发展大马城 纳吉应物色我国发展商

马来西亚在世界上不乏顶级的产业发展商,为什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几乎是在乞求中国的发展商前来发展大马城呢?

纳吉未能从中国大连万达集团确保以任何形式的不具约速性承诺(non-binding commitment)来收购大马城,致使财政部为这片495英亩的黄金地计划“打回原形”。

首相或许需要在销售策略方面去上一堂课。一个显然是绝望了的销售员在试图出售其“传家之宝”(,绝不会以昂高的价格达成收购交易。虽然这些中国的发居商可能资金雄厚,但他们并不愚蠢。

他们知道之前的买家──以伊斯干达滨海控股(IWH)为首的财团,在2015年12月据称是以最佳的竞标价格得标,却无法全额支付它已同意的74亿1千万令吉来收购大马城的60%股权。

而如果万达(Wanda)已知道这一点,为什麽他们会要如此愚蠢地为之前已经是大马城征求到的最好竞标价格献议更多呢?大马城又可以提供什麽──除了在吉隆坡市中心拥有一片很大的黄金地,还有什麽可以使一家中国发展商具有“不可抗拒购买”的理由?

答案肯定不是纳吉爱听的话,它真的是“不多”。因此,为何这些中国发展商要收购大马城的唯一原因是,如果能为他们提供一个便宜的价格,或者是如果他们能够从马来西亚政府获得各种财务奖掖和免税,使到他们认为这个冒是险是值得的。

不过,这也引发了一个问题──是什麽让这些中国发展商如此特别,以至于我们应该不遗馀力地给予他们独家的财务奖掖和慷慨的免税呢?

我们不是在谈论华为(Huawei)在马来西亚设立一间研究和设计中心,或者为此而设立一间制造厂来生产世界一流的电子产品,我们在这种情况下不遗馀力地为华为,是因为我们在这个领域没有专业知识。

惟在另一方面,我们与中国发展商之间的经验已留下了坏的印象。他们不仅独力地(single-handedly)支撑柔佛州的产业发展工业,也为来自中国的承包商和分包商带来了整个供应链。

更糟的是,根据《当今大马》最近的调查证明,中国的建筑项目已经吸引了来自中国的数千名非法劳工,他们对于我国的法律表现出彻底的蔑视。

因此,随着财政部重新考虑整个大马城的发展──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要质询“为什麽马来西亚的发展商不能进行这项工作”呢?

例如,由实达集团丶森那美和公积金局组成的财团,在2012年的伦敦巴特西发电站收购中得标,震惊了全球房地产市场。它目前开发一个价值超过80亿英磅的发展项目,在2015年赢得了享誉盛名的伦敦“年度最佳开发者奖”。去年,该项目也赢得了伦敦的“年度交易奖”,并在随後成功获得苹果作为最大的办公楼租户,将占用高达5千平方英尺的空间。

马来西亚的发展商也是世界不动产联盟(FIABCI)全球卓越建设奬(World Prix D’Excellence Awards)的常胜军, 它们包括双威丶IJM,杨忠礼丶UEM-Sunrise和其他公司。 这些发展商不只在区域国家如越南,中国和印度尼西亚扩大他们的投资组合,也扩展至发达城市如伦敦和墨尔本。

为什麽不给予我们自己的发展商一个机会呢?即便是如果没有一个发展商能够消化整个大马城的495英亩土地──财政部也可以把发展项目分为多个部分和阶段。这将为本土的“玩家”有机会竞争,以提供最优价值。

此外,有关计划将大力推动我们本地的房地产发展,刺激地方建设和相关服务的需求,而最重要的是,为马来西亚人民提供数千个新的就业机会。

有时我们想得太辛苦,还“走得太远”去追求解決方案,而事实上,最好的答案就在我们眼前。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15-5-2017(星期一)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继续阅读...

2017年5月15日星期一

标题指“王健林投资大马城” 潘俭伟轰《星洲》扭曲报道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3点59分更新

首相纳吉没如预期与中国大连万达集团签约,发展大马城。不过,《星洲日报》今日封面却以“王健林投资大马城”为标题报道此事,引来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炮轰该报扭曲报道。

潘俭伟今天在面子书张贴《星洲日报》封面照片,狠批该报扭曲报道,误导读者。

他指,纳吉空手而归,签约不成,但《星洲》却打出“王健林投资大马城”的耸动标题,让人以为王健林确定投资大马城。

“《星洲》打出耸动标题,并刊登首相纳吉与王健林握手的合照,就会误导超过百万大马华人,让他们相信王健林已经同意购买大马城的土地。”

未完全达成协议



潘俭伟接着搬出王健林在记者会上的谈话,指万达还没拍板决定是否投资大马城。

当时,王健林说:“今天我们与总理(首相)先生,就马来西亚投资项目进行交流……由于项目还没有完全达成协议,我在此表明我的态度:万达非常看好马来西亚的投资环境。”

“万达愿意把自己的经验和智慧和独特的设计,贡献给马来西亚,创造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综合性文化旅游项目。”

潘俭伟直言,纳吉与万达连一份“草率及含糊”的备忘录都没签署,就空手离开万达集团北京总部。

《星洲》扭曲新闻

潘俭伟指,《星洲》的报道,正是媒体扭曲新闻的例子。

“媒体扭曲报道(media spin)是指,尽管缺乏内容,一份报纸决定以一个简单头条,来改变或构成读者的观感。”

而根据《星洲日报》昨天直播纳吉与王健林记者会的视频,纳吉随后发言时也点出,大马政府还没与万达集团签署合约。

“肯定的是,我们尚未深入细节,而且没有达成协议。此行旨在让他们(万达)表达(合作)意愿,而我们有意与万达集团商谈。”

“我盼望,能够达致双方皆同意的协议,来签署有利的条款。”

多数报章写“拟投资”

无论如何,《东方日报》也以“中国首富投资大马城”为标题,指万达将投资大马城。

而其他中文、国文及英文报章皆以王健林“有意投资”的角度来报道。

《中国报》以“纳吉:预计超过100亿美元,王健林拟投资大马城”为标题;而《南洋商报》则以“纳吉:资金超过100亿美元,王健林拟投资大马城”为题。

至于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每日新闻》及《星报》,则以“万达集团有意投资大马城”为标题来报道。


继续阅读...

与万达连备忘录也没签 行动党讥纳吉访华失败

更新于 2017年5月14日 下午1点16分

首相纳吉没如预期与中国大连万达集团签约,发展大马城。对此,两名行动党议员讽刺,纳吉访华连一份能挽回面子的备忘录都无法签署,实乃失败之旅。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今天发文告表示,大马城卖不成后,首相办公室媒体人员忙着灭火,更将“内部消息”提供给海内外媒体,指万达集团将出更高价来接手大马城计划。

潘俭伟说,各大媒体振奋地宣传,纳吉本周将会在北京与万达集团签约,敲定大马城交易。

“尽管大家有很高期待,这却是失败之作。纳吉昨午与万达集团主席王健林在北京召开的记者会,令人空欢喜一场。”

“虽然首相力赞万达集团,王健林只是给予简短的外交辞令……连一份顾及颜面、通常只泛泛之言的含糊备忘录,都没有签署。”

潘俭伟认为,财政部急于将估价过高的大马城脱售,但万达集团作为一家全球盈利甚高的集团,不会轻易购买估价过高的房地产。

财政部急于脱售


潘俭伟指出,与其说万达集团欲求购大马城,其实财政部更急于脱售大马城。

“当大马依斯干达海滨公司(IWH)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CREC)联营财团交易失败,加上没有巨富救星出现,财政部必须为大马城重新拟定计划。”

他强调,财政部不应以最高价来脱售大马城,以拯救一马公司,而是应该以经济永续角度来发展大马城,这不但将惠利大马商家,也为平民百姓创造就业机会。

或担心政府食言


而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发文告直言,万达集团无意签署合作备忘录,或许担忧大马政府食言。

“原因可能有两个,第一,王健林从(大马城)脱售股权予大马依斯干达海滨公司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事件中吸取教训,担心纳吉在未来又临时发生变卦,拒绝履行合约。”

“第二,大连万达集团作为世界最大的财团之一,没有理由卷入和丑闻缠身一马发展公司有关联的大马城计划,哪怕只是一根脚趾头沾了污水。”

为何需寻找外资

林立迎也质疑,若大马城是一项有利可图的投资,应该由大马公司发展,为何优先让外资者占本地人便宜?

“这算不算是背叛大马人的行为?还是纳吉和他的智囊团都把外资者当作笨蛋?”

他说,对纳吉而言,要找一家本地发展商发展大马城不是难事,就算真的没有一家公司有能力承担巨大的投资款项,纳吉也可以物色数家本地公司联合承办。

只表明达致合作


尽管坊间传言中国大连万达集团将接手开发大马城,但纳吉昨日到访北京之时未如预期与之签约,只是表明希望双方达致合作协议。

大马城原是一马公司属下计划。为了摆脱负债,一马公司在2015年12月31日宣布,脱售大马城60%股份予大马依斯干达海滨公司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联营的财团,作为一马公司重组计划最后一步。

这家中马联营财团,是由大马依斯干达海滨公司掌握60%股权,其余40%股权由中国铁路工程集团掌控。

股权交易突告吹

5月3日,TRX City突然宣布,由于上述联营财团无法履行付款协议,因此总值74亿1000万令吉的大马城股权买卖交易告吹。

不过,该财团已驳斥这种说法。反之,它坚称已付清款项,并要求继续交易。

而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由王健林控制的大连万达集团目前是最有可能接手大马城计划的一方。


继续阅读...

2017年5月13日星期六

捍卫槟城,入主布城領袖讲座会(12/05/2017)

潘俭伟篇


完整视频


林冠英:槟希联获正面支持 马来支持者具一定人数

转载自《光华日报》:

(槟城13日讯)槟州首长林冠英坦言,虽然目前并不晓得到底希联槟州政府获得多少马来选民的支持,不过相信具有一定人数,因为他在接触马来选名时皆获得正面支持。

他指出,从他与马来选民接触下,他得知仍有一定人数的马来选民仍然非常欣赏及支持希联政府。

林冠英是于周五(12日)晚在行动党于槟州华堂所举办的“捍卫槟州,入主布城”的讲座会上,这么指出。

常面对种族主义攻击

同时,林冠英也坦言,行动党经常面对的是种族主义的攻击,但是在该党与马来同胞接触时却并非如此。

他表示,如果国阵及伊斯兰党继续谈论种族主义,并不能解决我国目前所面对的问题。

接着,他也指出,在一马危机的破洞仍未变得更大之前,选民应该利用选票,让希联可以入主布城。

会上,他也呼吁槟州乃至全马选民,无论在今年尾或是明年大选,都让希联可成功入主布城。

潘俭伟谈一马危机来龙去脉


另外,当晚受邀演讲的嘉宾,既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在会上也则谈及关于一马危机的来龙去脉,而当晚演讲的还有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亚依淡区州议员黄汉伟、双溪槟榔区州议员林秀琴及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

当晚的讲座可谓座无虚席,而这也是继周前所举办以英文为媒介语的相同主题讲座会后的另一场中文讲座,出席聆听讲座的还有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槟州行政议员林峰成及玻璃池滑区州议员叶舒惠。

黄进发:反355法令勿侮辱伊教

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呼吁,非穆斯林在反对修改355伊斯兰刑事法上,不要贬低或侮辱伊斯兰教,而是以保住我国为世俗国作为回应。

同时,他也直言,在来届大选中该课题将成为其中一项重大的课题,而虽然该刑事法并不会影响非穆斯林。

但是,他认为如果伊斯兰党成功修改该法令,就会导致出现一个缺口。

他说,未来如果巫统及伊党结合并执政的话,可能未来伊党会透过修改宪法而导致我国不再属于世俗国。

他指出,当年在成立马来亚的时候我国就是以世俗国的地位而成立,所以我们也需确保未来我国保有世俗国的地位。

为此,他呼吁非穆斯林在反对修改该法令时,不要贬低或侮辱伊斯兰教,而是以当初我国立国时的世俗国的原则作为回应。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