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5日星期一

煎餅漲30仙挨告 “電訊公司卻准暴賺7億?”

转载自《中国报》:

 (吉隆坡24日訊)行動黨八打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指出,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將落實消費稅后,物價上漲的現象怪罪于商家的同時,卻讓其行政部門“支持”電訊公司,進行“最大型的暴利運動”。

 他今日發表文告說,納吉怪罪商家不願降價,卻允許通訊及多媒體部長拿督斯里阿末沙比里仄,免除讓電訊公司吸納預付電話充值卡的消費稅。

 “以往電訊公司征收6%銷售與服務稅時,電話預付卡消費者還能以價格10令吉,來購買值10令吉的通話時間,如今他們只能以10令吉,來購買9令吉43仙的通話時間。”

 他說,如今,這行為能讓原先有高收入的電訊公司,能額外賺取7億7000萬令吉的除稅利潤。

 “在貿消部因印度煎餅漲價30仙,而取締相關餐廳的同時,納吉卻讓電訊公司牟取了7億7000萬令吉的暴利。”

 他披露,明訊、數碼電訊及天地通,去年吸納了6%服務稅后,分別還賺取了24億4000萬令吉、26億5000萬令吉及31億令吉的除稅利潤,3家電訊公司的手機預付服務收入,一年內高達128億令吉。

 “為什么政府要幫助這些高收入的電訊公司賺取額外利潤?上述數字甚至還沒涵蓋移動流動虛擬網絡所獲得的數百萬收入和盈利;消費稅相信是全國‘最大型的牟利運動’,而納吉選擇將所有負擔,加注在人民身上。”


继续阅读...

2015年5月23日星期六

第二财长拿督斯里阿末胡斯尼指政府误以为一马公司(1MDB)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的“现金”或“资产”是由于“印象错误”的藉口,完全是没有说服力丶难以置信和不可原谅的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终于在本周早些时候证实了马来西亚人民的担心,那就是没有从开曼群岛投资撤回任何现金。相反的,那些存放在瑞意银行内的只是以“资产”形式。

不过,阿末胡斯尼却在日前进一步解释说,这种错误是由于一个错误的“印象”。

阿末胡斯尼昨天在国会受询时表示:“这是一个错误……错误在于诠释,给人的印象(由一马公司)是当他们说他们已经撤回(资金)并存放在新加坡一家银行(新加坡瑞意银行)……所以我们以为那是现金,(不过)其实那是一个储存。”

阿末胡斯尼说:“那个(撤回)是(以)单位……那就是什麽……以单位,然後,那个单位获得主权基金支持(backed sovereign wealth funds)。”

一马公司和/或财政部由于一个错误“印象”造成的“错误”,不只是没有说服力和不可原谅,也令人难以置信和不可宽恕。任何一个被赋予责任管理一笔在银行账户内高达11亿美元(40亿令吉)的人,怎能造成误以为它是资产或现金这麽一个骇人听闻的错误?

造成这麽一个大错要归咎于谁?是否财政部误解了一马公司,亦或是一马公司向财政部提供了错误的讯息?

事实上,我们甚至不能肯定阿末胡斯尼是否了解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内的究竟是什麽,而他现在所描述的资产是“以单位”。毕竟,阿末胡斯尼在一马公司丑闻引爆後,在国会一直给予各种误导的讯息,甚至包括上一次的会议;当中,尤其是关系到联昌银行在一马公司出售能源资产时所扮演的角色。

更关键的是,由一马公司总裁兼执行董事阿鲁尔甘达发出的各种媒体声明中已具体确认,这些钱是以现金存放在新加坡,而且其特定用途是让一马公司偿还以美元计价债券的利息。

阿鲁尔甘达在志期2月7日,接受《新加坡商业时报》的访问报道中宣布:“我们拥有65亿美元(230亿6千万令吉)的债券在那里,而一年支付上来的利息接近4亿美元(14亿令吉)。”

阿鲁尔甘达特别强调:“现金在我们的户头内,而且是美元。我可以向你保证(关于那个)……我已看过文件。”

因此,阿鲁尔甘达真正看到了什麽文件?难道他也屈从于在银行文件内的11亿美元,同样是一个错误的“印象”?毕竟,阿鲁尔甘达曾吹嘘一马公司赚取了4亿8千800万美元,其中还包括上述的11亿美元“现金”。

在一马公司惨败丑闻中半真半假的重复模式丶误导性的声明和彻头彻尾的谎言,已造成完全不能信任已名誉扫地的国阵部长和一马公司高层执行人员。他们要重拾最起码信誉的唯一方法,就是发布真实的瑞意银行文件,反映出这些据称其价值为11亿300万美元“资产”的“单位”。

财政部长肯定可以向一马公司索取这些文件和备妥有关文件予马来西亚民众。又或者 ,他们宁可隐藏有关资讯,因为这些文件将反映出这些毫无价值“资产”的“单位”?
绝对的不诚实丶大规模的掩盖和无能的幅度,致使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呼吁整个一马公司的董事局人员被革除,肯定是有道理的。

然而,这还是不足够。我们拥有两位财政部长和两位副财长,这4人在整个一马公司420亿令吉丑闻中,同样表现出完全是无能和无知。如果他们甚至连这11亿美元究竟是“现金”或“资产”,或这些“资产”的“单位”到底是什麽,都无法向马来西亚人们提供简单且准确的信息,那麽他们也应该“人头落地” (heads should roll)。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5月22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5月22日星期五

声称巫统议员私晤谈1MDB 潘俭伟指纳吉日益失去支持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一马公司丑闻已在巫统党内掀起阵阵涟漪。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揭露,数名不满一马公司的巫统议员,曾私下会见他谈论此事。

潘俭伟在昨晚一场一马公司论坛上表示,他已会见这些巫统国会议员,而他也将一些相关文件交给他们。

“也许他们觉得一马公司太过分了。或者他们觉得,‘有那么多钱,我也要分一杯羹’。我不知道。”

“但我们知道,再也没人对首相有信心了。”

称巫统后座议员寻见

记者在论坛后追问详情,潘俭伟说,这些会面是在过去5个月内发生, 所有会见他的都是巫统后座议员。

无论如何,他拒绝透露更多详情。

首相暨巫统主席纳吉过去全国走透透,会见巫统党员解释一马公司课题,并反击前首相马哈迪的攻击。

马哈迪如今自食其果

潘俭伟在论坛上指出,由于马哈迪在其22年任期内,已破坏了任何足以威胁他的制度,因此巫统党员无力推翻纳吉。

“但今天马哈迪自食其果。他今天不能击倒纳吉,因为现在没有任何机制能拉纳吉下台。”

在论坛上,潘俭伟解释一马公司丑闻背景,谈到富豪刘特佐如何涉嫌挪用一马公司的投资款项。而另一名主讲人,即公正党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讲解一马公司的420亿令吉债务的影响。

这场论坛吸引超过200人出席,他们逗留到讲座晚上11点结束为止,有者甚至因为礼堂爆满,而在外边聆听。


继续阅读...

讲座(沙登站)-一马发展公司丑闻





日期:2015年5月20日(星期三)
时间: 晚上8点半
地点: Dewan Serbaguna MPSJ, Seri Serdang (bersebelahan SK Sri Serdang)
地标: 3.013830, 101.719023



继续阅读...

2015年5月21日星期四

一马公司总裁撒谎 立刻炒鱿鱼!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1-5-2015(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一马公司(1MDB)总裁兼执行董事阿鲁尔甘达必须就他向马来西亚人民撒了谎而即刻被解雇,因为所谓有11亿美元现金储放在新加坡的事项并不存在。

阿鲁尔甘达是在2015年1月5日被委为一马公司的总裁兼集团执行董事。

一马公司主席丹斯里洛丁当时指出: “阿鲁尔将把他从金融世界的丰富经验,以及已证实的改造企业良好记录带来一马公司。他的交易经验和卓越的营运手法,对一马公司来说是非常宝贵的,因为它承载着的业务战略评估,主旨为确保一马公司处于最好的位置,以充分实现从其投资组合和履行其宏观经济目标的价值。”

然而,阿鲁尔甘达却选择了掩盖一马公司的高度可疑交易,以及公然向马来西亚民众撒谎,而不是运用其“丰富经验”来确保一马公司停止纰漏和对开始对它的金融危机负起全责。

在今年1月13日,阿鲁尔甘达在一马公司的首宗交易中宣布,该公司“现在已全数撤回在开曼群岛注册基金所投资的23亿1千800万美元”。

通过这项撤回,这意味着一马公司已经基于出售它在开曼群岛的23亿1千800万美元投资,而有关款额已由一马公司接收。

阿鲁尔甘达随後在接受《新加坡商业时报》的访问时确认了上述假定,该报道志期为2月7日。阿鲁尔甘达也宣布,虽然一笔达11亿300万美元的资金不会被遣返,但它将会以美元来保存。他说:“因为我们拥有65亿美元(230亿6千万令吉)的债券在那里,一年支付上来的利息接近4亿美元(14亿令吉)。”

这名新任总裁当时强调:“现金在我们的户头内,而且是美元。我可以向你保证(关于那个)……我已看过文件。”

当我在国会提出询问,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在2015年3月10日以书面作出回答时确认,这笔11亿300万美元以现金方式,存放在瑞士银行新加坡分行的瑞意银行(BSI Bank)。

因此,当财政部长随後在两天以前回答我,告诉我们说一马公司现在宣称并没有从开曼群岛投资撤回任何现金时,无疑已彻头彻尾地冲击马来西亚人。相反的,不论存放在瑞意银行内的只是以“资产”形式。而且,它并没有清晰地说明这些“资产”的性质和价值,这可能是比我们所知道的更加一文不值。

实际上,我们现在知道这名一马公司的新任总裁执行的是一种“变戏法”(sleight-of-hand)的交易,只是转移“资产”至瑞意银行。然後假装转移资产是“救赎行动”,事实上开曼资产并没有实际交易。

阿鲁尔甘达随後试图要骗马来西亚人民上当,轻信一马公司取回所有款额,甚至在整个沙地石油国际(Petro Saudi)和开曼群岛的交易中还“赚取了4亿8千800万美元“。

为了遏止持续追问已撤回的基金性质和下落,于是阿鲁尔甘达公然向我们撒谎说“现金是美元”,以及强调说“已看过文件“。 阿鲁尔甘达甚至编造借口表示钱需要以美元来存放,因为它需要偿还一马公司的美元债券利息。

以上证明阿鲁尔甘达是一名不择手段的骗子(an unscrupulous liar),以及是一名没有任何诚信和廉正的人。让他继续领导一马公司,将一定会阻碍真相和犯罪者被揭发,这可能会导致财务已陷入窘境的一马公司,进一步面对难以承受的损失。

身兼首相及一马公司顾问团主席的纳吉将别无选择,唯有即刻解除阿鲁尔甘达在一马公司内的角色和职责。如果没有立刻解雇阿鲁尔甘达,将进一步玷污纳吉和董事局因一马公司已犯下弥天大罪的苛责。


继续阅读...

拿督斯里廖中莱堪称是有始以来最不能认清事实的(blinkered)的交通部长,他竟然敢宣称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的建筑费从来就没有超支!

当廖中莱在国会下议院以书面回答民主行动党劳勿区国会议员阿里夫的提问和给予上述答案时,令马来西亚人民处于难以置信的状态。

部长说:“实际上,KLIA2工程建筑费不曾超支(cost overrun)。这项计划的费用增加是因为新增了一些项目和设计概念,抑或是相关利益者如航空公司及政府提出更深一层的需求。”

部长在昨天的回答不但违背摆在马来西亚人民眼前的事实,并且与交通部和马来西亚机场控股公司(MAHB) 之前所作出的宣布完全相反。

前任交通部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在2007年7月首次宣布,初步预算该机场的建筑成本为17亿令吉。有关预算随後在2009年3月增至20亿令吉,紧接着在2010年10月再增至25亿令吉。

马来西亚机场控股公司之後在2011年11月透露,由于工程费用超支,这座新机场的成本已飙升至39亿令吉,这项消息令马来西亚人民震惊不已。随後在2012年10月,我们在国会被时任的交通部副部长拿督阿都拉欣巴吉里告知,该机场的建筑成本已增至40亿令吉。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深入研究了这些调查结果和作出确认,并已在去年11月向国会提呈报告。在这份KLIA 2 建筑费用高达40亿令吉丑闻的报告中,发现了MAHB作出许多可疑和具有争议的决定。不只是该机场的成本比原有预算的17亿令吉高出逾两倍,工程也延误多次以致超过了2年才完成。

调查报告的发现包括决定把KLIA 2兴建在KLIA的西部范围,而这个地点已被工程师记录在案费用昂贵且不适合兴建机场;还有就是采纳机场顾问的建议,选择以一个卫星式的终站取代指状式凸堤终站(fingerpier terminal),这些都是促使成本大量超支的关键原因。

然而,廖中莱却选择假装看不到上述已存在的调查结论,继续否认已很明显的情況,非但不能认清事实,还胆敢宣称成本增加是因为“新增项目和设计概念”。

事实上,廖中莱应该为鄙视公账会的调查结果负责,因为他一直顽固地拒绝接受公账会的主要建议,包括由交通部指示总稽查署对KLIA 2计划展开完整和彻底的稽查工作。

尽管廖中莱本身,实际上在今年1月已表达全力支持上述建议,但看来表达所谓的“支持”,无非是另一个空洞的承诺,旨在转移公众和媒体批评该部有否落实透明度和问责制的视线。

很明显的,廖中莱的表现比他的前任即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翁诗杰更要糟糕,翁诗杰至少在面对许多批评後,有勇气交由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 Coopers)对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PKFZ)涉及的125亿令吉丑闻展开独立稽查。

然而,反覌也是现任马华总会长的廖中莱,却缺乏权威丶勇气和毅力去做正确的事,以确保那些对于40亿令吉的KLIA 2惨败计划需负起责任者受到惩罚,继而确保这种逾越行径不会在政府和政府相关项目内重复。惟相反的,廖中莱宁可支持与捍卫造成马来西亚纳税人面对巨大损失的元凶(culprits),而成为最令人绝望的交通部长。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5月20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副财长:进口货消费税 40天征17亿税收

转载自《联合日报在线》:

【吉隆坡20日讯】在短短一个月又10天内,政府已征收近17亿令吉的进口商品消费税。

从4月1日起执行的新税务机制消费税,截至5月10日为止,政府已征收16亿8千900万令吉的进口商品消费税,这项数据,还不包括营业额超过500万令吉必须报税的商家在内,因已注册消费税的商家,在本月才呈交报税。

财政部副部长阿末玛斯兰指出,由于物品在进口前已付消费税,所以能提早知道这些由关税局在码头、边境或机场所公布的数据。

阿末马斯兰说,政府预料今年内能够收取约232亿令吉的税收。

阿末玛斯兰是于今日在国会下议院问答环节中,回答公正党务边国会议员李文材的提问,政府至今所征收到的消费税数额时,这么指出。

他也补充,目前政府仍未有本地消费的消费税数据,因为营业额超过500万令吉的商家,只会在本月才呈交报税。他指出,营业额少过500万令吉的商家则每3个月报税,即需在7月31日前报税。

“(这代表)关税局只会在8月1日后,才能知道4月、5月及6月所征收到的消费税总额。”

电讯公司应吸纳消费税


除此之外,阿末玛斯兰也指出,电讯公司在售卖手机价额卡时应吸纳消费税。

对于阿末玛斯兰认同手机价额需吸纳消费税一事,同时获得朝野议员的支持。而动党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潘俭伟也表示认同阿末玛斯兰。

“我认同笨珍国会议员,之前(商家吸收)销售及服务税(SST),为什么这次他们不能吸收消费税?”

而国阵蒂蒂旺沙国会议员佐哈里也附应潘俭伟的言论。他说,政府说若电讯局吸纳消费税,电讯局将承担8亿令吉。倘若他们之前能吸纳8亿令吉(销售与服务税),现在他们应该也能吸纳8亿令吉,除非他们之前没有告诉我们真相。

对此,通讯与多媒体部长阿末沙比里表示,他并非在捍卫电讯公司,反之只是不要向其他公司发出错误信息。

“消费税不应由公司承担,消费税是一种消费的税务,我们不应向公司发出如此的信息。”

他说,公司应做的是调低收费,不要从中捞取利益。

- See more at: http://www.uniteddaily.com.my/?q=node/103447#sthash.VTPXoOQQ.dpuf


继续阅读...

2015年5月20日星期三

新国11亿存款变“资产” 潘俭伟斥一马公司骗人

【 视频 】 http://www.kinitv.com/video/18864O25

尽管财政部早前宣称,该公司从开曼群岛撤回的资金,当中11亿美元现金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但财政部如今改称,该公司在新加坡存放的是“资产”。

据财政部于今年3月10日给予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的书面回答表示,一马公司把这笔资金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公司(BSI Bank Limited Singapore)。

不过,财政部在志期5月19日,给予潘俭伟的国会书面回答改称,一马公司是从开曼群岛岸外投资中心撤出“资产”,并交由一家新加坡银行负责看管。

“一马公司已解释,(从开曼群岛)撤回的投资是资产(asset)形式,存在新加坡一家银行,并以美元为单位。”

“这家银行是一马公司的资产看管者。”

修正3月10日说法

“针对(财)在3月10日给您(潘俭伟)书面回答,该答复应该修改成上述说法。”

潘俭伟(见要求财政部解释,国家银行是否接获新加坡当局告知,一马公司或其子公司的财政报表造假,一马公司是否仍在新加坡瑞意银行存有从开曼群岛撤回的11亿美元现金。

一马公司是于去年和今年初,陆续撤回开曼群岛的23亿2000万美元投资。

潘俭伟斥欺骗人民

对此,潘俭伟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指出,根据财政部在今年3月10日给他的书面回答,财政部当时表示,一马公司从开曼岛撤回的11亿300万美元是以“现金”方式,存在新加坡瑞意银行。

他斥责一马公司欺骗人民,让人民误以为该公司有一笔现金,但实际上已没有钱还债。

“这显示(一马公司)承认,他们在新加坡瑞意银行并没有现金。整个开曼岛撤资计划只是一个‘废话’,他们只是把票据资产从开曼岛转移至新加坡银行,这根本没有现金。”

资产有多少价值?

潘俭伟要求财政部解释,一马公司存放在银行的所谓“票据资产”(paper asset)是什么,价值多少?

“如今存在新加坡瑞意银行的票据资产价值是多少?若还有价值,是否可以卖掉那些资产?”

他指出,一马公司明显已没现金还债,才会到处向人贷款。

“这真是一个巨大的丑闻,一马公司已无法还债,但他们说自己拥有很多现金……”

较早前,新加坡《商业时报》报道,以德意志银行为首的六家国际银行,因对一马公司存放在瑞意银行的资金起疑,而要求一马公司提早偿还总值9亿7500万美元的贷款。


继续阅读...

首相拿督斯纳吉有需要停止使用国际会计公司德勒为“隐形的挡箭牌”,以为这将能够“阻挡所有子弹”和开始提供一些真正的答案

首相纳吉在面对民众公开严厉地批判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一马公司)和他管理该公司的领导方式后,纳吉已经巡回全国各地捍卫他这个“旗舰投资宝宝”(flagship investment baby)。

虽然身兼财政部长的纳吉已恳请批评者,对一马公司作出判断以前先等待总稽查署完成调查报告,但纳吉本身并没有立刻对一马公司有否涉及犯错丶舞弊和被挪用公款产生疑虑。

上周六,纳吉在巴生还有勇气告诉雪州巫统的党员说:“一马公司的420亿令吉没有消失。那里,在敦拉萨国际交易中心(TRX)和马来西亚城(Bandar Malaysia)分别有70英亩和500英亩土地。” 这种辩解是荒谬的,因为一马公司只支付18亿6千万令吉购买这些土地。

纳吉在昨天也尝试说服巫统元老俱乐部的党员说:“一马公司的420亿令吉不可能消失,因为一马公司的账目是由德勒稽查,就算是财务中消失了100万令吉,审计师也不会签署。现在有人说这420亿令吉已经消失了,它怎样消失?它并没有消失,那里有资产,有负债。”

这个论点就与一马公司董事局,在上周所强调的“一马公司的账目已由国际会计公司德勒审查”的说法如出一辙。它表示德勒无条件地签署了一马公司2013年及2014年的账目。

根据灵通消息,尝试使用德勒为“挡箭牌”显然是具有误导性和虚伪的。

第一,德勒很可能已经教唆或协助一马公司制造他们“不合格”的账目。这样的串通将不会是第一个,因为我们已经看到曾经是全球最大的会计事务所安达信(Arthur Andersen),如何在美国因为涉及安然公司(Enron)数十亿美元的丑闻而在一夜之间崩溃。

德勒至少已犯下疏忽,因为一马公司无法筹集足够的资金,以偿还该公司在2014年11月杪一笔20亿令吉的贷款,尽管审计师在同一个月的第一个星期签署了有关账目。肯定的,一家会计公司面对这种持续经营危机迫在眉睫,应该永远都不会签署他们的账目,何況甚至连一个“强调事项”都没有。

另外,一马公司管理层也很有可能是误导德勒。例如,《砂拉越报告》最近就揭发,在新加坡瑞意银行内的一马公司银行文件据称是被伪造的,而且已经循环通过一马公司的高层人员从有关银行取得贷款。

第二,虽然德勒已签署一马公司截至2013年和2014年3月的账目,这并不意味着在财务报表内所突出的事项没有可疑的元素。

虽然一马公司在2014年的资产负债表(balance sheet)显示它拥有价值514亿令吉的资产是多于它500亿令吉的负债,但审计师把这些资产的26%或134亿令吉归类为“第三级资产”。当出现“公允价值计量包括所投入的资产或负债,并没有根据可观察市场数据的估值技术(不可观察的输入值)”时,一项资产就会被归类为“第三级资产”。

换言之,审计师已把他们无法证实,即由一马公司管理层提供的这些数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记录在案。因此,即使只有20% 如上述已被列为“第三级”资产评估的“缺口”(shortfall),都将引发一马公司遭受严重的资金流动危机(liquidity Crisis),正如今天我们所见证到的。

这项134亿令吉的“第三级”资产,还不包括一马公司另一笔可疑的14亿美元(50亿令吉)抵押给阿尔巴投资私人股份公司(Aabar Investment PJS),以作为後者提供给其母公司即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rporation,IPIC) 的抵押担保。

如果一马公司如纳吉所坚持的它是如此稳健,那麽一马公司就不需要乞求大马富商丹斯里阿南达克里斯南安排一笔20亿令吉的借贷,协助一马公司偿还它到期的债务。还有内阁,也没有需要紧急批准一笔9亿5千万令吉的“备用信贷”予一马公司,以便它能偿还庞大的债务。

因此,首相必须停止以半真半假(half-truths)的陈词来误导马来西亚人民,以及停止通过宣称一马公司的账目已获得德勒审计证明该公司财务稳健来撒谎。虽然巫统的同胞们可能不知道有任何好转,但这种企图让一马公司和纳吉本身从这宗巨大的丑闻中开脱的行径,只会进一步恶化纳吉的诚信和金融界的信誉。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5月19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5月19日星期二

隻要哈迪在,難有影子內閣行動黨自委代表監督18部門

转载自《当今大马》: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日指出,由于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的存在,民联无法成立影子内阁。

他今日在槟城研究院的吉隆坡办公室召开记者会,受询时坦言,就目前而言,民联不可能成立影子内阁。

“我不会说不可能,但不是现在。”

他强调,如果要成立影子内阁,民联三党之间必须有商有量。

不过,他表示,在哈迪阿旺领导之下,伊党反反复复,即使成立了影子内阁,试问要如何运作?

“他们许诺,但不践诺。我们如何继续运作?当我们谈影子内阁,一定要事先咨询。”

“我们对此没有信心。他(哈迪)连甚至不咨询自家政党,我们怎能盼他来咨询我们?”

委代表监督18部门

昨日,新任国会反对党领袖旺阿兹莎宣布,民联将重设影子内阁委员会,届时民联三党将各派代表,监督一个部门的施政。

由于无法跟哈迪领导的伊党共事,行动党较后也在国会召开记者会宣布,行动党将独自委任18个部门的发言人与副发言人,以监督这18个部门的运作。

有别于旺阿兹莎建议每个部门由三党各派一名代表,行动党公布的名单显示,这18个部门的代表全由行动党国会议员组成。

三人没列入名单中

在名单中,34名行动党国会议员分别担任18个政府重要部门的发言人与副发言人。不过,林冠英、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及甲洞国会议员陈胜尧(见图),则没在名单中。

林冠英在国会走廊的记者会表示,行动党37名国会议员是在周日开会,拟定这份名单。

18部门涵沙砂二州


根据名单,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担任文化、旅游与通讯发言人、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担任教育、科学与科技发言人、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担任联邦直辖区发言人。

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担任财政与经济发言人、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担任外交与国防发言人、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担任健康与环境发言人、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担任内政与法律发言人。

另外,丹绒国会议员黄伟益担任房屋发言人、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玛担任人力资源发言人、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担任国际贸易与工业发言人、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担任地方政府与城市课题发言人。

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担任交通与工程发言人、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担任女性与福利发言人、亚沙国会议员张聒翔担任青年与体育发言人、劳勿国会议员阿里夫担任农业、原产品与乡区发展发言人、马六甲市国会议员沈同钦担任消费者事务发言人。

此外,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担任沙巴事务发言人、古晋市国会议员张健仁担任砂拉越事务发言人。

各党应设影子内阁

林冠英表示,民联三党应有各自的影子内阁,再由三党的影子内阁一起讨论各种课题,而非通过民联影子内阁。

“现在已没有民联影子内阁,只有行动党影子内阁、伊党影子内阁、公正党影子内阁。我们可以一起讨论公共利益课题。”

他说,由于哈迪的作为,旧有的民联影子内阁委员会不成功,已无法有效运作。

他指出,行动党设立影子内阁委员会的目的,是要确保提升各种课题辩论与政策制定的素质。

已通知旺阿兹莎

陆兆福则说,他已通知国会反对党领袖旺阿兹莎,行动党将宣布这个新名单。

当记者询问林冠英没担任任何部门发言人,是否代表他是影子首相,林冠英立即否认。

他说,由于本身拥有其他职务,包括槟州首长,不能再分身担任发言人。

“不是(影子首相),这个你应该问国会反对党领袖。我们要把职务分给行动党国会议员们,我则要专注自己的职务,我是槟州首长。”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说,政党设立影子内阁是很正常的事,包括马华及民政党也有相关的委员会。


继续阅读...

纳吉儿子涉股票内线交易 潘俭伟要证券会公布调查

转载自《当今大马》:

在野党继续追击首相纳吉儿子纳兹福丁所涉嫌的丑闻。行动党今天要求证券委员会公布3年前一宗涉及纳兹福丁的上市公司内线交易案。

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表明,“我们要求证券委员会公布调查结果。”

在这宗案件涉及上市公司神通科技(Supercomnet)股价的不寻常波动;当时,“股价从2012年3月20日(星期二)的12.5仙,上扬至周五的29.5仙。”

潘俭伟今天在国会辩论2015年资本市场及服务修订案时补充,“它在翌日的2012年3月26日攀顶至58仙。”

纳兹福丁购买股权

神通科技在当天闭市后回应询问说,该公司主要股东在之前一天跟纳兹福丁签署合同,允许他购买以22.5仙价格购买4535万7000单位的普通股票,或者18.66%的缴足股权。

“在周二早上,股价上升至52.5仙,最后崩跌以36仙作收。”

而纳兹福丁于3月27日指出,他不会购买神通科技的18.66%股权;而股价也应声挫跌至22.5仙。

48小时U转很可疑

潘俭伟认为,神通科技股价的骤涨骤跌显示或有人在操作股价,而当时的股东与纳兹福丁有严重疏忽之责,无法让投资者即时获得重要的资讯。

他强调,纳兹福丁购买股权的决定在48小时内U转,是十分可疑的事情。

“证券委员会已经把其他案件带上法庭,这是好事。市场要看见证券委员会是独立自主的。”

“我们不要见到大人物,以及敏感人物能免受调查。”

另一方面,财政部副部长蔡智勇拒绝透露更多详情,声称证券委员会正在调查这宗案件。


继续阅读...

我们全力支持国家能源公司,一旦它从一马公司手中接管2000MW燃媒发电厂的话,将不支付任何溢价予一马公司的立场

能源丶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拿督斯里麦西慕在2015年5月12日确认,国能正与一马公司讨论收购後者在2000MW燃媒发电厂(称为3B发电厂工程)內的最大股权。

马来西亚人民一直担心的是,国能将会否被迫为这项由一马公司具有争议的得标计划支付溢价,尽管一马公司无法履行其特许经营权的条款,尤其是一马公司未能获得必要的资金以展开这项耗资达110亿令吉的项目,已导致该计划至少延误了8个月。

如果国能需为该特许经营计划支付“溢价”,这将不只是构成国能拯救一马公司,也相应地因为由于国能的成本已提高,致使马来西亚人民将面对电费涨价的後果。

因此,当国能首席执行员拿督斯里阿兹曼在同一天宣布国能“将不会为该项计划支付任何溢价”时,成为对马来西亚人民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救援。阿兹曼表示:“我们将支付他们(1MDB)已招致的成本。如果有什麽的话,我们将要求折扣。他们(1MDB)在决定条款方面不在其位。”

倘若国能对于收购3B发电厂计划是感兴趣的话,那麽我们全力支持阿兹曼所采取的立场,即针对一马公司已招致的成本正确地寻求折扣,而不是支付不合理的“溢价”来拯救一马公司。

然而,我们也对阿兹曼表示一旦国能展开接管行动,将会寻求“一个修订的收费率”,并宣称该计划可能没有其他“在商业上可行”的说法感到担忧。

由于该计划是通过公开招标获得颁发,如果它在收费率协定方面涉及任何改变,能源委员会(EC)必须不能批准发电厂特许经营权权利的任何转让。这种修订将使到“公开招标”活动,以便在符合资格者当中寻求可能是最低收费率的竞标者完全就是一种讽刺。

事实上,一马公司只是侥幸赢得该特许经营权,尽管杨忠礼电力(YTL Power)曾提呈最低的竞标价,但却在最後一分鈡因为具有争议的技术问题,才让一马公司获得。

因此,假使出售2000MW燃煤发电厂的特许经营权涉及潜在的收费率变化或支付任何“溢价”,那麽能源委员会必须拒绝转让和终止该特许权,以及为该发电厂重启新的招标程序。事实上,能源委员会也必须针对一马公司未能履行特许经营合约内的条款,以及危及马来西亚人民的能源成本和保障,采取经济上的惩罚行动。

国能首席执行员实际上已正确地指出,能源委员会“可以把它收回和进行一个重新招标。它是由政府来决定。”

因此,为了保护政府和监管机构的独立性丶诚信和妥善的管理,能源委员会必须立刻准备好为3B发电厂工程进行新的公开招标程序,以确保电力生产商能以最低的收费率被赋予展开该计划的权利。否则,普罗大众将无可避免地面临需支付更高电力成本的负担。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5月18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5月18日星期一

雙親節‧愛爹娘‧愛關懷之家613感恩夜

转载自《星洲日报》:

(八打靈再也16日訊)配合雙親節的到來,愛關懷之家將於6月13日傍晚6時,在育才華小禮堂舉辦雙親節晚宴“愛爹娘之夜”,以鼓勵民眾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

該晚宴籌委會主席沈嘉欣今日於靈市麗陽廣場舉辦的“愛爹娘之夜”推介禮上表示,該項晚宴活動包括親子問答環節、全家福照相角落、分享環節,更有最佳親子裝獎項等待出席民眾贏取。

“現代人往往會因為繁忙的工作而忽略了父母,其實一個簡單的問候就能夠勝過任何一件禮物,我們希望透過晚宴,讓民眾感恩父母的付出。而為了促進親子關係,我們鼓勵民眾穿親子裝出席晚宴,角逐最佳親子裝獎。”

林國強:筵開50席邀響應

愛關懷之家總干事林國強指出,該晚宴將筵開50席,每張票價為30令吉。由於晚宴經費為4萬5千令吉,因此他希望善心人士能夠熱烈響應並參與晚宴,以讓晚宴能夠順利舉辦。

他補充,在歡慶雙親節之際,也該幫助殘障人士,讓他們也有能力對他們的父母表達感恩之心,因此該會特別推出300份“感恩有你”禮盒,每個成本為30令吉的禮盒內有1雙襪子、1條毛巾以及1塊肥皂,希望善心人士能夠慷慨解囊贊助禮盒,讓殘障人士能夠將禮盒親手送給父母。

潘儉偉:盼設更多殘障人中心

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表示,雙親佳節是為人子女向父母表孝心,且意義重大的節日。

“每個成功人士的背後,都有一對父母的愛與付出,父母一生以來給予的支持、鼓勵、教育及愛心,造就今天的我們,我們應該永遠感恩父母做的一切。”

他透露,殘障人士的父母,遠比普通雙親對孩子的付出來得多,因此我們應該儘自己所能,讓殘障人士也能夠向父母表示愛與感恩。

他也希望能夠透過愛關懷之家協助殘障人士的愛心與精神,讓我國各地設立更多類似的中心,以便社會上的殘障人士有個更好的生活,讓他們也有機會為社會做出貢獻。

關德輝:平日應多陪父母

以嘉賓身分出席的大馬知名藝人關德輝也表示,我國是中國地區以外,華人傳統文化及華教保存得最好的國家,多年來的教誨,教育我們為人要飲水思源,不忘根本,因此我們需珍惜父母對我們的付出。

“孩子們能夠與父母同台吃飯,這簡單的動作就足以讓父母感到安慰,因此我們不應該只是在雙親節才對父母好,反之平日都要好好孝順父母,感恩他們的愛與犧牲。”

除了在推介禮上獻唱我國喜劇電視劇《你好!Mr.蕭》主題曲外,他也將在晚宴上為出席的民眾獻唱。

障友音樂表演贏掌聲

由愛關懷之家多位殘障人士所組成的“星星音樂團”,也在推介禮上表演“天天好天”及“小小的夢想”,贏得全場熱烈的掌聲。

有意出席“愛爹娘之夜”晚宴的民眾,可致電愛關懷之家(03-7873 9622),或聯絡林國強(013-340 9622)及陳麗明(013-267 4808)購票。

出席推介禮者包括愛關懷之家創辦人之一翁美嬌。

點看全文: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60990?tid=6#ixzz3aSWAqDSe
Follow us: @SinChewPress on Twitter | SinChewDaily on Facebook


继续阅读...

2015年5月17日星期日

须建对地点 潘俭伟挺LRT3

转载自《东方日报》:

(八打灵再也16日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强调,自己绝对支持第三轻快铁开入灵市,惟必须设在正確的途经路线与车站地点!

针对部分居民要求第三轻快铁不要进入灵市,因为灵市居民不需要轻快铁服务一事,潘俭伟强调自己並不认同此说法,因为灵市人民只是习惯了「驾车」,以长远角度而言,增加更多公共交通服务其实对灵市交通有极大帮助。

欢迎提供意见

「至于居民建议第三轻快铁改道,沿著新巴生谷大道衔接苏里安捷运站,不必进入百乐镇的说法,我暂时无法置评,因为目前並没有相关研究数据,支持此说法,不过我绝对赞成居民提出此建议,由大马基建公司研究是否可行。」

「如果第三轻快铁开入百乐镇,并征用靠近加尤阿拉甘榜一侧的河流保留地,也可藉此赶走佔据当地多年的非法木屋区,拥有更大土地建车站与扩充路段,惟整体计划是否可行,要视乎大马基建公司的安排。」

他对今午的对话会结果感到满意,也欢迎大马基建公司可以亲自到受影响的住宅区,聆听民眾的意见,惟他也认为,相比起捷运与轻快铁延长干线工程,大马基建公司在第三轻快铁工程更积极收集民眾意见,让人满意。

第三轻快铁工程经理诺丽雅重申,目前最终路线尚未敲定,车站的確切地点与行经路线还可以稍作修改,因此无法回答確实的征地数量。

大马基建公司通讯及市场策略执行副总裁林进安表示,昨日开始的第三轻快铁公开展示,已吸引过千人参观并回馈意见,大马基建公司也会纳入所有居民提出的意见,確保最终路线可以获得最多人支持。


继续阅读...

2015年5月16日星期六

突然对媒体“害羞”(shy)起来的一马公司主席阿鲁尔甘达应该确认他有否涉及该笔高达9亿7千500万美元的贷款,因为他在加入一马公司以前,曾在阿布扎比商业银行任职

在《新加坡商业时报》两天前揭发,一组以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为首的银行财团要求一马公司提前偿还他们的9亿7千500万美元贷款后,从而也发现了阿布扎比商业银行(ADCB)为银行财团之一。

而根据财经周刊《The Edge》昨天的报道,当有关银行财团于2014年9月1日授予贷款时,现任一马公司主席的阿鲁尔甘达就在ADCB任职。

此外,《The Edge》在两个月前已报道,上述贷款的收益大幅走向回购股权授予ADCB的姐妹公司即阿尔巴投资公司(Aabar Investments Limited)以购买一马公司的能源资产。一马公司在截至2014年3月的财务报表指出,该公司“在相关的条款和条件下已经同意赔偿(阿尔巴)”,而这项在2014年5月22日达成的和解协议是从来没有公开过的。

这些选项最初是授予阿尔巴为其母公司即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rporation,IPIC) ,作为一马公司发行总额达35亿美元(126亿令吉)债券提供担保的一部份。

因此,该报道指出:

“这牵引起阿鲁尔甘达有否涉及组建贷款予一马公司的疑问,以及他在阿布扎比任职时,有否卷入IPIC与阿尔巴的交易。”

“鉴于在现实上,ADCB丶IPIC和阿尔巴都是由阿布扎比政府拥有的,这使到作为一马公司主席的阿鲁尔甘达,受制于可能利益冲突的审查需要更加细腻。”

基于上述爆料,阿鲁尔甘达将别无选择需针对上述报道作出回应,以解释他在加入一马公司以前他参与一马公司筹募资金活动的程度。否则,阿鲁尔甘达对此事保持缄默,只会加深他可能有利益冲突的猜测,以及一马公司可能已受到损害。

此外,阿鲁尔甘达也必须披露,一马公司究竟支付了多少来“回购”上述所授予阿尔巴投资的选项。一马公司在2014年3月的财务报表内已有志明的数额为2亿5千万美元,这是在2014年5月通过一项过度性贷款来筹措的。无论如何,有关数额没有最後确定和“最终的解决方案将取决于首次公开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的最後估值”。

因此,问题是这笔9亿7千500万美元的款额,是否也有作为支付阿尔巴的选项。如果真的是这样,一马公司将需要向阿布扎比公司支付一笔12亿3千万美元的天文数字,以便IPIC为该笔35亿美元的贷款担保获得保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形容一马公司是获得“国际高利贷”(international loan shark)的担保,一点也不夸张。

我同意(这是罕见的)巫统甲抛峇底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理查马力肯,对一马公司董事会作出的斥责,里查马力肯对《当今大马》说:

“这个议题一直没有答案太久了,这已玷污了政府的形象……董事会管理一家公司具有最大的责任。但他们(一马公司董事会)有做了什麽?”

纳吉政府和国阵政府,确实已经被一马公司董事会的疏忽与无能所玷污。然而,如果他们继续回避这家由财政部全资持有的公司所发生的相关紧迫问题,将会招致马来西亚的经济丶声誉和可靠性皆严重受损的後果。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5月15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