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星期二

“盗贼富翁”游戏玩家体验

配合2017年国际反贪日,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将在创意市集举办"盗贼富翁"游戏,邀请到致力于干净政府的潘俭伟、安美嘉、祖纳、阿希阿里参与。



Kleptopoly: Live Clean or Die Dirty
日期:2017年12月16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1点至2点
地点:创意市集(Art for Grabs),八打灵再也The School, Jaya One

KLEPTOPOLY SUPERFIGHT:
TONY "The Hawk" PUA vs
AMBIGA "Pure" SREENEVASAN vs
ZUNAR "The Hulk" ULHAQUE vs
ASHEEQ "Terleka" ALI



转载自《当今大马》:



你无需成为富豪刘特佐,就能“体验”在纽约买酒店,与好莱坞明星成为邻居,甚至独享豪华游艇的乐趣。

当然,你无法真正成为大富豪。因为,这只是一个新推出的仿百万富翁桌上游戏。

这款游戏名为“盗贼富翁”,由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4)推出。它仿效“大富翁”,让玩家在游戏中购买产业,包括一马公司丑闻中的纽约帕克莱恩(Park Lane)酒店、贝弗利山庄豪宅、豪华游艇平静号(Equanimity)。

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4)成员艾扎(Aizat Shamsuddin)今日向《当今大马》介绍“盗贼富翁”这款游戏时说,他们盼望通过桌游,让玩家体验如何购买产业。

“举一例,开曼群岛是最好的购买选项之一,因为你可以向其他玩家献议,在当地隐藏‘贪腐’而得的财富……你也可以免于公布财产,因为你身在海外,不归法律管辖。”

他补充,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推出这款游戏,旨在向民选议员施压,要求他们公布财产。

巫师王也出场

这款游戏另一个亮点,是“巫师王”卡。他解释,巫师王依布拉欣在马来西亚街知巷闻,因此“盗贼游戏”以其为原型,在游戏中决定玩家的命运。

“其中一张卡,还能提供你《华尔街之狼》票房的1000万(盗贼货币)收入。”

“另外一张则是‘通风报信’卡,玩家怀疑其他人拥有贪赃时,可用来举报对方……若猜对了,这名玩家的财产会被充公。”

在“盗贼富翁”游戏中,玩家一旦被人发现拥有贪赃,“反贪会”则会把他们送往“监狱”。

若要在游戏胜出,玩家非但要拥有最大财产,成为最富有人士,还需是最廉洁。

教育不可贪污

艾扎说,这款游戏的用意,是教育人们爱财有道,不可通过贪污致富。

“我们要发出的信息,是只要你廉洁致富,不是挪用公帑,富有无罪,即便你超级富有(也没问题)。”

“(通风报信卡的用意是)我们告诉人们,你必须发声抗议贪污。”

这款游戏至多可供4名玩家参与。每名玩家会获一个迷你人形棋子,代表不同角色。

人形棋子版“盗贼富翁”,每套售价100令吉,而卡牌版则售价55令吉。

一马公司丑闻

美国司法部发起充公行动后,在诉状中抖出大量一马公司丑闻,其中包括详细追踪刘特佐与首相纳吉继子里扎等人如何利用一马公司资金,资助电影《华尔街之狼》、在美国纽约与加州等地购置豪宅与酒店,甚至购买私人飞机与游艇。

目前而言,多国正在彻查此案,而数名一马丑闻涉案人士,已在新加坡被判罪成。至于刘特佐本人,则传出身在海外,行踪不明。

不过,纳吉由始至终坚称清白,并无涉案。而总检察长阿班迪也已宣告,纳吉并无犯法。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9日星期六

不断U转产业禁令 不满内阁忽视专家建议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8-12-2017(星期五)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为什麽内阁坚决无视于国家银行对于产业供求失衡问题所采取的政策处方(policy prescriptions)呢?

政府不断U转其所宣布的冻结发展高档产业禁令,无疑是政府忽视专家的政策建议,反而是倾向于荒谬的朝令夕改的另一案例。

国家银行是在上个月发布了国内产业市场供求失衡的状况。报告发现,新推出的产业为倾向于价格25万令吉以上的高档领域市场。

政府随後立刻颁布一项拙劣的禁令,冻结批准所有每单位售价超过100万令吉的高档产业发展计划。

当这项冻结令在今年11月17日宣布时,我已警告说,这项禁令无法解决国家银行所点出的任何问题。不出所料,政府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目前已对冻结令作出一个近乎彻底的U转。

根据城市和谐丶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丹斯里诺奥马,以及第二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佐哈利日前发表的声明,产业发展商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向部长们寻求高档产业发展的审批。基本上,部长们现在已经被赋予自己全权的自由裁量权,让任何能以甜言蜜语打动部长的心的发展商获得批准。

这项新政策的任意性质,对于马来西亚国内外投资者的短期和长期投资都会造成严重的後果。

最重要的是,国家银行的报告已概述了6项不同的政策建议来克服产业市场的具体问题,因此,为何政府不采纳国家银行已为他们作出的建议呢?

为了解决未售出的高档住宅产业,国行报告建议增加租赁市场的奖掖。在可负担房屋方面,国行建议政府提高它对提供和分配负担得起的房屋的效率。这些政策都是针对性,旨在解决住宅房产的具体问题。

政府冻结每单位售价逾100万令吉的高档住宅房产计划的新申请,无助于解决这些问题。根据 The Edge Weekly在上周发布的深度报道,这个价位的单位和高档房产,分别只占未售出产业的12.06%和11.48%。

国行也建议更好的管理来解决大量的商业产业供求问题,这包括确保有关项目的商业可行性(commercial viability)可以彻底地获得评估,并使发展商能意识到需求条件。然而,政府的“全面禁令”(blanket ban)却缺乏任何机制,可以对每一个发展商进行客观的评估。

此外,为了缓和现有办公楼空置率偏高惟租金偏低的问题,国行报告建议重新调整空置的商业楼宇,并且通过租赁回扣或者是加大吸引外商的力度,以便能增加对现有空间的需求。

与这些政策不同的是,政府的朝令夕改只会停止未来高档产业发展的审批,而不能克服已经严重的供过于求问题。很难理解的是,为何政府选择忽视国家银行相对合理的建议来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呼吁政府立刻采纳国家银行的建议。它也应该与所有利益相关者和智囊团进行深入的研究,以便拟定和落实一致性丶建设性和激励性的政策,确保我们的经济丶房地产和其相关领域,可以持续性和永续地发展下去。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8日星期五

党员可自由表达意见

转载自《当今大马》:

行动党党员再益推文促请雪州苏丹慎言,引来巫统激烈抗议。但另一边厢,行动党却与之划清界线。

再益也是前首相署部长。针对再益的“慎言论”,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雪州行动党对此“没有立场”。

他补充,再益需自行应付各方的反应。

“我们的党员可以自由表达意见,但他们得应付接下来引起的反应。这与我们无关。”

“尤其是,他在党内并未拥有任何党职。”

昨日,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受询时也同样指出,再益只是普通行动党党员,并无党职在身,因此其言论不代表行动党。

警方开案调查嘉玛

随着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恫言要用铁锤击打再益后,再益已向警方寻求保护。

全国总警长弗兹接受《透视大马》英文版访问时说,警方接获数宗投报后,已开档调查嘉玛。

惟他指出,警队暂未派人保护再益人身安全。

“我们在24小时之内不可采取行动……让警方先调查嘉玛,再决定他(再益)是否需要警员保护。”

再益促雪苏丹慎言

今年10月,前首相马哈迪因发表“返武吉斯论”讥讽首相纳吉,结果引发争议,雪州苏丹沙拉弗丁开腔批评马哈迪,更指马哈迪的“怒火将焚毁国家”。

同一日,再益在推特上提醒苏丹应慎言,更指统治者要玩政治时,应该要懂得后果。

接着,雪州苏丹反击再益无礼,更指再益应该离开雪州,回老家吉兰丹州定居。

昨日,雪州团结党青年团促请再益向苏丹沙拉弗丁道歉,惟遭再益拒绝,并自称只是依循伊斯兰的传统,向领导人提供真诚建议。

雪州巫统将在本星期天在沙亚南王宫前举行集会力挺苏丹。再益早前已针对雪州巫统号召集会,报警备案。


Read more at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04888#svWSbqKKQ0EfIix8.99


继续阅读...

部长决定谁发展 国阵又朝夕令改!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7-12-2017(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我们的内阁拥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後空翻杂技演员”(back-flip acrobats)──在施行冻结高档产业发展的政策上,不断的朝令夕改已达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第二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佐哈利是在今年11月17日宣布,政府已经发出一项指令,冻结批准兴建价格100万令吉以上的高档公寓丶购物广场和办公楼。

有关冻结令是在国家银行的报告揭露,国内的房产业发展供求失衡之後发出。该报告发现,新推出的房地产已倾向于高档领域的市场。

在佐哈利的同僚即工程部长拿督法迪拉表示,有关发展计划将是根据个案作出审批後,佐哈利随後重申全面禁令(blanket ban)的立场。

然而,由于政府已开始批准对政府有既得利益的项目给予豁免,导致所谓的“全面禁令”(blanket ban)被揶揄为“轻率”的政策方案。特别是联邦直辖区部长拿督斯里东姑安南表示与一马公司(1MDB)相关的大马城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由于已预先获得批准,因此获得豁免。

事实上,大马城的发展商都还没有定案,这项计划对于豁免禁令似乎已无关重要。

政府关联公司 ( GLCs ) 推行的这一类项目获得偏袒的豁免 , 在私人领域之间引起了轩然大波 , 他们随后极力游说以便政府能放宽禁令。

昨天,政府在其“全面禁令”中又翻了另一次的筋斗。城市和谐丶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丹斯里诺奥马及佐哈利在他们发表的声明中,建议政府现在就允许发展商根据个案对禁令提出上诉。

对于豪华住宅产业,诺奥玛宣布成立一个由4名部长,即包括佐哈利丶法迪拉丶首相署部长拿督阿都拉曼和他本身组成的委员会去审查有关项目的申请。该委员会显然将会依据产业的种类,包括现有的房屋条件丶相关地点的房屋数量和那些价格逾100万令吉,以及尚未售出的房屋数量进行审批。

此外,佐哈利指出,办公楼和购物广场的发展商,如果发现缺乏这些产业的地点,并且能够证明他们的发展,可以向有关部长提出上诉。佐哈利甚至表示“任何人都可以建设一个办公室,只要你知道如何推销它”。

难道部长真的认为发展商要建一座办公楼或一座购物广场,他们在销售方面没有信心吗?

我是第一个批评全面禁令对于解决产业市场失衡问题是无济于事的人之一。然而,部长们现在已经被赋予自己全权的自由裁量权,让任何能以甜言蜜语打动部长的心的发展商获得批准。

我们现在是否已沦为一个完全由政府所主宰的共产主义政权(communist regime)呢?这里有两个重大的错误肯定是不能一错再错。

足以媲美世界级杂技表演的不断朝令夕改,只能证明纳吉政府在决策上完全无能为力。即便在报告中列明国内价格从50万令吉至100万令吉的住宅产业已严重供过于求,最主要的问题是缺乏可负担房屋,但以上述情况为例,又要如何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对于任何国内外的投资者来说, 最糟糕的政府类型绝对是缺乏可预测性和一致性的政策。当前的惨败肯定会对马来西亚经济造成短期或长期的重大负面影响。

内阁必须纠正其“典型反射的决策机制”(knee-jerk policy-making mechanism),并与所有利益攸关方,国家银行和智囊团进行深入的研究, 制定一致性丶建设性的和激励性的政策,以确保产业领域和国家的经济可以持续性地增长。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6日星期三

美司法部长言论严重,潘俭伟促纳吉召大使抗议

转载自《当今大马》:

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前天点名大马乃“盗贼统治最恶劣例子”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促请首相纳吉采取行动,对付诋毁大马国际形象的塞申斯。

“纳吉必须传召美国驻马大使,并针对塞申斯诋毁及破坏大马国际声誉一事,向其高尔夫球好友,即美国总统川普递交一份官方抗议书。”

潘俭伟在文告中表示,塞申斯的指控已非新鲜事,但由于在国际论坛上发表,已引发关注并成为更严重的课题。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首相纳吉会否让外国诋毁及破坏大马的国际声誉和诚信?他(纳吉)不打算发言以捍卫大马的尊严?”

“难道他认为美国司法部长的演讲不会影响大马的旅游和投资?”

“我们要求纳吉传召美国驻马大使,以表达我们强烈抗议美国司法部长的言论。他(纳吉)也应立刻向川普提呈一个官方投诉,并要求美国政府道歉。”

促纳吉对抗破坏势力

潘俭伟表示,纳吉本周将在巫统大会上演讲,这正是一个好时机让纳吉展现对抗破坏大马经济的外国势力。

“所以,为何纳吉像老鼠般沉默?难道是因为塞申斯仅说出了纳吉和其政府不愿面对的真相?”

“若纳吉政府持续沉默,只会证实纳吉及其政府有罪,数十亿令吉已被‘贪腐官员及其同事’滥用。”

“纳吉必须向所有大马人解释,为何没有任何人在一马公司调查案下被控。”

美国司法部去年7月发动充公行动后,马来西亚一夕间蒙上盗贼统治的恶名,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前天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追讨资产国际论坛”上,再度点名大马乃“盗贼统治最恶劣的例子”。

根据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简称C4)执行主任仙蒂娅,这场论坛原本也将研讨一马公司案,但因为大马政府并未回应世界银行,最后只能作罢;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之后抨击大马政府,拒绝配合美国司法部的调查。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2日星期六

希望联盟领导层周五召开4小时闭门会议

转载自《东方日报》:

(布城1日讯)希望联盟领导层周五在布城首要领导基金会办公室,召开约4小时的闭门会议。

不过,希盟4成员党的领袖在会议结束后皆三缄其口,不愿透露任何一点会议內容。

希盟成员党领袖在周五下午约3时,陆续抵达首要领导基金会。

媒体一律被禁止入內,只能逗留在外留守。

经过了约4个小时,在傍晚7时许,希盟领袖陆续乘车离开,期间媒体多次要求出席会议各党代表透露会议的內容,但他们皆拒绝发表谈话。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在离开时,仅对媒体抱以微笑,並多次强调今日不会有任何领袖发言,甚至不愿透露有谁出席今日的会议。

他受到守候在外的媒体说:「回去吧,不要守了,今天不会有人发言。」

据週二行动党署理主席哥宾星透露,希盟今日的闭门会议,主要討论希盟在来届大选的备战工作,希盟共同政策和目標。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1日星期五

柔大臣周一回应贿金案

转载自《当今大马》:

柔佛房屋弊案课题重现,更抖出1200万令吉贿金,柔佛大臣卡立诺丁强调,绝不会逃避,并将在周一的柔佛州议会总结2018年州财案时回应被指控收取庞大贿金一事。

《马新社》报道,卡立昨天在州议会外对记者说,知晓上述指控,并准备回答一切问题。

“此事正在法庭聆审中,我不准备在州议会外谈论。等周一吧,我不会逃跑,我会在这里。”

何以反贪会没开档

另一方面,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今天发文告追问,何以反贪会迄今没有开档调查卡立诺丁涉贪案。

“问题是,柔佛大臣是否如涉及数十亿令吉一马公司丑闻的首相纳吉,无需受查和提控?当反贪会将调查首相的责任推给警方,那么反贪会这一次的借口又是什么?”

他续问,反贪会何时才能成为无畏无惧的独立调查机构,而不是成为执政者打压在野党的工具。

反贪会指文件属实


一个网站日前上载数份文件,声称是柔州房产贪案的调查文件。其中一份证人供词牵扯卡立诺丁,指卡立诺丁涉嫌收取1200万令吉贿金,以把土著房屋单位改为非土著房屋单位。

行动党士乃州议员黄书琪在州议会上率先挑起此事。不过,国阵议员非但动议要求将之交由柔州特权委员会查办,事后她更遭逐出议会厅。

经由在野党与媒体挑起追问后,反贪会证实这份文件属实。

反贪会指出,在辩方律师要求之下,当局曾把其中一名被告的口供书,交给辩方律师,以让辩方准备上庭辩护的工作。

武吉阿曼接手调查

供词外泄当事人阿米尔(Amir Shariffuddin Abd Raub)随后报警,指外泄文件与原版有出入,有人企图籍此诽谤他。 柔佛总警长莫哈末卡里尔(Mohd Khalil Kader Mohd)也证实,接获3宗投报,而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将接手调查供词外泄案。

2月杪,反贪会调查柔佛一宗房地产贪污案,逮捕时任柔州行政议员阿都拉迪、其儿子和助理等7人助查。

最终,阿都拉迪、阿末法占(Ahmad Fauzan Hatim)、阿米尔被控上庭。其中,阿米尔被控4宗罪,涉及1750万令吉。

阿都拉迪被视为卡立诺丁亲信。他卷入贪污案后,已经辞去行政议员职。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刊《火箭报》经已出版: 新战队,新希望

2017年12月刊《火箭报》现已发行,您可在我们的办公时间前来购买。



精彩内容:

【改选风波】中委会新阵容出炉
【希盟预算】希盟《2018年替代预算案》 10大亮点
【糖衣陷阱】5点看穿 国阵2018“糖果预算案”
【选前糖果】增建华小,狼又来了?
【政治前线】怀珠求乞—大马失控的粮食政策

欢迎购买支持,谢谢。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30日星期四

看扁东铁无法赚钱,潘俭伟:若失败谁负责?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7年11月30日 下午1点58分

尽管政府预计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可在启动8年后收支平衡,唯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却不看好,并质疑一旦事与愿违,谁将因此而面对处分?

“政府在没有招标下,把东铁计划颁发给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该项耗资550亿令吉的计划被批评价格太贵,一些报导甚至预测,可能飙高至700亿令吉。”

“反观,政府的顾问公司所估计的成本,只是区区的290亿令吉。”

“但尽管要付出如此重的代价,副财长奥夫曼(Othman Aziz)11月28日却告诉国会,东铁可在启用8年后的2032年,取得营运方面的收支平衡。”

收支平衡言论狂妄

潘俭伟今天发文告表示,从各种角度来看,奥夫曼的声明都显得过于托大。

“第一、我们必须假设,副部长所谓营运方面的收支平衡,意味不包含东铁的庞大建筑成本,有关成本完全是通过举债来支付。”

“至今,政府已说明,计划的85%成本将由中国进出口银行(EXIM)的低息贷款所支付,年利3.25%,偿还期限为20年但可延后7年才开始偿付。其余的15%,则通过伊斯兰债券集资。

“因此,东铁每年要偿付大约37亿令吉。这意味,就算东铁8年后取得营运方面的收支平衡,它每年的现金流动仍要面临37亿令吉的损失。”

高估每年的货运量

尽管如此,潘俭伟认为,奥夫曼宣称东铁可取得营运收支平衡的言论,原本就很荒谬。

“奥夫曼说,政府预计东铁的收入可在2024年达29亿令吉。但这个数额,可是马来亚铁道公司(KTM Berhad)目前收入的4倍。”

“如此离谱的收入预算,其实源自对东铁货运量异想天开的估算。正如经济学者佐摩(KS Jomo)所言,政府估计到了2032年,东铁每年将载送6000万公吨的货物。但马来亚铁道公司横跨巴东勿刹至新山的铁道网络,每年的货运也只有600万公吨。”

“到底东铁是如何预见,其货运量可以比相对工业化的半岛西海岸多10倍。”

首相要为失败负责?

潘俭伟最后奉劝,国阵政府停止利用空想的白日梦来误导民众,相反的应该开始提供数据、分析和研究来证明其疯狂和荒谬的说法。

“如果东铁无法达到以上的预算,谁要负责任呢?”

“副部长会否引咎辞职?还是提出此概念和颁发合约给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的首相兼财长纳吉?”

“人民有权知道计划的详情,因为如果此项计划无法实现其好高骛远的目标,最终是我们的子孙要去承担政府轻率留下的债务。”


Read more at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03879#C5Yk5AAMloO7gGLy.99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29日星期三

政府未揭大马城发展商,潘俭伟质疑或无人竞标

转载自《当今大马》:

大马城计划迄今未公布主要发展商,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追问,政府是否已接获任何公司投标,以发展这个计划?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质疑,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此前曾表示,共有七八家公司有兴趣竞标,而财政部会在7月14日拍板定案。

惟他指出,直至昨日,依尔万受媒体追问此事时,却称“不久后”会召开记者会宣布财政部的决定。

“我们呼吁依尔万证实,是否没有任何所谓世界500强公司竞标,以收购和发展大马城,尤其是财政部(向发展商)提出天价。”

大马城坐落在旧街场空军基地。首相纳吉放眼将之打造为发展与交通枢纽,及电子自由贸易区一部分。

透露有公司实地考察

大马城原是一马公司的计划。为了摆脱负债,一马公司在2015年12月31日宣布,脱售大马城60%股份予依海控股(IWH)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CREC)联营的依海中铁财团,作为一马公司重组计划最后一步。

这家中马联营财团,是由大马依海控股掌握60%股权,其余40%股权由中国铁路工程集团掌控。

5月3日,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私人有限公司(TRX City)突然宣布,由于上述联营财团无法履行付款协议,因此总值74亿1000万令吉的大马城股权买卖交易告吹。不过,该财团已驳斥这种说法。

目前,财政部通过属下公司TRX City掌控大马城计划。

首相纳吉今年5月官访中国,同时会晤大连万达集团主席王健林,寻求对方投资大马城;但王健林只是口头表示有意愿,并未签署任何意向书。

依尔万早前声称,财政部展望能够招到如“财富世界500强”的公司。

7月,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大马政府获得9项投标献议,分别来自7家中国国营公司以及两家日本公司,而在8月23日,依尔万透露共有6家公司有意成为大马城的总承包商,并已实地考察。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28日星期二

潘俭伟:政府公司是产业过剩的祸首!



第二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佐哈利较早前宣布“临时禁令”,民主行动党 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就提出疑问,为何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计划 却获得特别待遇...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27日星期一

潘俭伟:无神论不违宪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6日讯) 首相署副部长拿督阿斯拉夫发表的「宗教自由不代表有权不信神」言论,招致各方批评。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表示,享有宗教自由並不代表必须强制信仰某个宗教。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表示,巫统掌政越久,该党试图重新詮释联邦宪法,抹杀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权益的状况就日益严重,政府除了对伊斯兰经典的詮释越来越狭隘,妖魔化其他宗教,例如基督教的动作也越来越多

他指出,阿斯拉夫的言论非常荒谬,联邦宪法中阐明每个人都有享有宗教自由,並不能被詮释为每个人都必须信仰宗教。

他举例说,「联邦宪法第10条阐明『每个人都享有言论自由』『每个人都有权和平集会』,这难道代表每个人都必须发表言论(不能保持沉默),每个人都必须出席和平集会?」

「这显然不是那样,享有宗教自由,就代表人们有权选择是否要相信某个宗教,但不代表他必须强制信仰某个宗教。」

他强调,无神论者就算不相信任何宗教,也不代表他违反联邦宪法第11(4)条文,也就是向其他穆斯林传教。

他说,「统治菁英是以这种手法在穆斯林內心深处种下恐惧,鼓吹基督教、无神论者、非穆斯林的威胁,然后逐步拿走他们的自由。」


继续阅读...

2017年11月24日星期五

大马城已获批准?潘俭伟抨击规避冻结令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宣称,大马城早已获得批准而可继续兴建,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质疑,该发展计至今尚未遴选主要发展商,到底是如何获得批准?

因此,潘俭伟批评,政府显然为了保护一马公司的利益,不惜规避内阁宣布的高档房产冻结令。

“相当明显,保护一马公司的利益成了政府如今唯一的原则。”

未宣布得标发展商


潘俭伟今天发文告指出,如果一马公司要继续运转,则必须发展旗下两项最庞大的资产,即大马城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而这也是吉隆坡最饱受批评的两项计划。

“神奇的是,财政部至今都未宣布,到底何者脱颖而出,中标为大马城的主要发展商。”

“财政部上周最新的回复是,8家公司有兴趣发展这项486英亩的计划。”

因此,他调侃,东姑安南宣称大马城早获得批准的说法,充分展现了“大马能”的精神。

其他计划可豁免?

潘俭伟不忘点出,吉隆坡市长莫哈末阿敏在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曾表明,尚未收到大马城的申请。

“如果基于已发出‘原则上的批准’,而允许豁免冻结,那此项冻结令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是否意味,其他尚处于规划中,但未申请规划准证的高档房产计划,都可以获得豁免?”

此前,吉隆坡市长莫哈末阿敏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豪华房产冻结令,并非涵盖所有项目。

“我们尚未收到大马城的申请。不过,这不是一刀切的(禁令)。一些发展项目,还是能获批准的。”

俨然歧视私人商界

潘俭伟认为,允许豁免的做法,为政府计划冻结高档房产计划的政策,制造了两项疑虑。

“第一,它将意味,政府欲冻结高档房产的效果将严重稀释。”

“国家银行的报告显示,供应已严重失衡。如果不采取控制措施,估计到了20121年,巴生谷三分之一的办公楼将空置。如果要认真冻结高档发展,政府得确保公平和全面地落实。”

“第二、为何一马公司获得特别待遇,而歧视其他的私人商界。”


继续阅读...

冻结高价参业 一马计划却被豁免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23-11-2017(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尽管内阁已经冻结每单位价格超过100万令吉的豪华共管公寓丶购物中心和商业办公楼的发展计划,但为何与一马公司(1MDB)相关的计划却能够被给予特殊的豁免呢?

上周,第二财长拿督斯里佐哈利宣布,内阁已决定从11月1日起,“暂时禁止”批准购物广场丶办公楼丶服务式公寓及售价超过100万令吉的豪华共管公寓的发展计划。

有关冻结令是在国家银行的报告揭露,马来西亚的房产业发展供求失衡之後发出。该报告发现,新推出的房地产已倾向于高端领域的市场。

报告指出,特别是在巴生河流域,办公室的空置率从2015年第一季的20.9%上升至2017年第一季的23.6%。这种情况只会变得更糟,因为会有3千800万平方呎的办公室空间供应到市场。

各媒体的新闻报道也已证实,吉隆坡市政局已收到上述指示。

无论如何,我们不确定是否应该对吉隆坡市长丹斯里莫哈末阿敏在昨天的宣布感到震惊,因为市长说,马来西亚史上单一最大型的高端房地产发展项目即大马城发展计划(Bandar Malaysia),并不受房产冻结令的影响。

根据《当今大马》引述莫哈末阿敏的谈话指出,虽然市政局尚未收到有关项目的任何申请,但冻结批准兴建价格100万令吉和以上的公寓丶服务式公寓丶办公楼和购物广场,并不是“一刀切”的禁令。

市长说:“我们尚未收到大马城的任何申请。不过,因为这不是一刀切的(禁令)。一些发展项目,还是能获批准的。”

与此同时,IJM也在昨天宣布,在收购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的子公司Fairview Valley 私人有限公司後,它将投资5亿令吉,在该中心兴建和持有保诚大厦。

由于这些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计划规模庞大,它们肯定将加剧巴生河流域地区房地产供过于求的局面,同时也有效地遏制了内阁决定禁止高端发展计划的效用。

更关键的是,如果占地486英亩和面积达70英亩的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获得自动免除禁令,这对国内其他房地产业的发展是公平吗?

很明显,“临时禁令”是一项不能真正解决我们房地产业“供求失衡”问题的轻率(hare-brained)决定。更糟的是,投资者和商界只会看到政府施行不一致和不公平的政策。如果国内外的投资者都把他们的资金投向其他国家,他们能被指责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