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4日星期二

爱关怀交流营~宣传



一年一度的,
残健交流营,
是孩子们的梦想。

您。。。
愿意成为他们的翅膀,
带着他们一起出发吗?

有爱无碍
让我们一起拼出爱!


爱?关怀之家将定于2016年8月12日至14日,举办为期3天2夜的“碍?拼出爱”­残健交流营,到马六甲展开一段探索古城之旅

以下是残健交流营的洋情。

日期 :12-14 Aug 2016 (星期五,六,日,) (3天2夜)
地点 :bayou lagoon park resort Melaka
集合处:爱?关怀之家
收費 :早鸟 RM 220 (如在1/7/2016之前报名),
迟鸟 RM 320 (如在1/7/2016之后报名)
(包括爱关怀之家与马六甲来回巴士,3天2夜的住宿,
2早餐,3午餐,2晚餐,及一件精美的营会T-shirt)

在下方附上报名表格以供各位下载表格报名参加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3TU...


把银行收据连同此报名表格电邮或传真至
Email or fax this registration form together with the bank in slip to:

电邮 Email: lovelydisabledhome@gmail.com
OR
传真 Fax: 03-7874 5870


继续阅读...

1MDB"错汇"35亿美元案 纳吉声称与自己无关



继续阅读...

不惜与伊党国阵三角战 雪行动党促希盟攻大港

转载自《当今大马》:

随着诚信党表明有意出战双补选,雪州行动党今日阐明全力支持希望联盟,派员出战大港国席补选,更不惜与国阵及伊党三角战。

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发文告说,雪州行动党全力支持希盟出战下个月举行的大港补选。

“我们也认为,希盟必须委派候选人披甲上阵,尽管它将是一场三角战,即面对来自国阵和伊斯兰党候选人的叫阵。”

“我已在星期日巡访大港国会选区,并且与大港镇和适耕庄区内的各行动党支部基层领袖对话。”

“基层领袖们表达的意见,体现了党支持者的意愿,尤其是在城市地区更为凸显。他们不会也不想支持由伊斯党委派的候选人,对垒国阵。”

“事实上,有基层领袖言明,如果被迫在国阵与伊斯兰党之间作出选择,他们很有可能将投选国阵的候选人,因为他们对伊斯兰党感到失望。他们认为,伊斯兰党已经在上一届的大选后背叛选民,因为是伊党埋葬了民联。”

不信伊党胆敢对抗国阵

潘俭伟指出,马来西亚目前面对国家史无前例的巨大危机,包括550亿令吉的一马公司案和首相纳吉的42亿令吉捐款门。

他说,这两大丑闻导致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笑柄和国家耻辱。

“有关课题肯定会成为大港与江沙补选的焦点,进而成为一个对于纳吉领导信任的投票。虽然如此,人民不相信伊党敢于和有足够的勇气,对这些丑闻发出强烈的抗议之声。”

“事实上,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已一再强调,他不打算推翻纳吉的领导;相反的,哈迪阿旺表示纳吉应该继续被委托为首相和给予领导国家的机会,而伊斯兰党只想要成为巫统/国阵的‘顾问’。”

挺诚信党代表希盟出战

因此,潘俭伟说,希盟必须在有关补选中委派候选人上阵,以便希盟的支持者可以选择真正敢于抗议贪婪和腐败国阵政府的政党。

有鉴于伊党主席拒绝与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协商,且拒让公正党候选人上阵大港补选,潘俭伟说,这已要导致在野党无法与国阵直接对垒。

职是之故,潘俭伟指出,雪州民主行动党将在大港补选出现的三角战中,全力支持由诚信党委派,且代表希望联盟出战的候选人。

潘俭伟说,虽然有人担心一旦出现三角战的话将可能会削弱反对票,但相信明智的选民仍然会把神圣的一票投给希盟。

“这是因为只有以公正党丶行动党和诚信党在政治上组成的希望联盟,能够和有机会在选举中击败国阵。”

“至于已经孤军作战的伊斯兰党,完全没有可能组织政府。因此,大港的选民将不需要浪费手中的一票去投选没有能力组建政府以取代国阵的政党。”

“我们相信,只要我们能够凝聚力量和展开充实的竞选活动,希望联盟将能够打动和获得选民支持的心,并且在这场补选中缔造一个将撼动马来西亚政治版图中胜利的历史。”


继续阅读...

潘俭伟:冀力挫纳吉 大港补选是风向标


潘俭伟(坐者左三)认为大港国会补选是探测民意的好时机,坐者左二为黄田志;右起颜美快、黄亚祥、李金光、黎潍裮及黄瑞林。

转载自《雪州时报》:

(适耕庄23日讯)雪州民主行动党主席潘俭伟表示,6月18日的大港国会补选是希望联盟与国阵一较高低的机会,也是探测选民心思的风向标。

“即使今次国会补选的成绩不能左右国家政权,不过希盟要巫统在大港补选中获得少过40%票源,力挫首相纳吉的锐气。”

潘俭伟也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他日前受邀在适耕庄乡情大酒家担任行动党适耕庄支部改选的大会议长时说,希盟候选人若胜出将针对纳吉所涉及的42亿令吉政治献金,以及550亿令吉一马公司丑闻带入国会,力求还原真相。

“如果大港补选迎来三角站恐会分散票源,但同时也是向伊斯兰党证明华裔不会支持他们的机会,借此能促请该党来届大选勿插手混合选区。”

此外,潘俭伟呼吁外坡选民履行公民职责,在618记得回乡投票。

另一方面,雪州行动党宣传秘书黄瑞林说,行动党大港国会议席竞选委员会将全力为希盟候选人助选,确保所有的选民都把手中一票投给希盟候选人。

出席者包括雪州行动党组织秘书黄田志及副组织秘书黎潍裮。


继续阅读...

会议一再展延谈判破局 诚信党将上阵双补选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23日讯)谈判破局,诚信党宣布:“诚信党准备上阵双补选!”

随着希望联盟会议一再展延,希联至今未针对双补选事宜开会进行讨论,诚信党今日自行宣布,由于谈判失败,因此该党已经准备好上阵大港与江沙国席的补选。

诚信党通讯局主任卡立沙末指出,尽管该党珍惜公正党持续与伊斯兰党就双补选进行谈判,以期促成一对一对抗国阵的局面,惟伊党已经坚持上阵双补选,意味着这场谈判已经失败,因此诚信党会指派人选上阵这两大国席。

“诚信党已经预料伊党会回拒我们所作的一切努力,因此,既然伊党认为他们有能力成功拿下这两个国席。再加上伊党也应该已经料到诚信党经准备好上阵双补选,那我们就无需再谈判。”

卡立沙末也是诚信党莎阿南区国会议员,他今午是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做出这项宣布。

他说,双补选对于该党来说是个黄金机会,因可以展示人民及巫裔族群对诚信党的支持度。

另一方面,卡立沙末也建议公正党接受伊党的立场,即坚持上阵双补选。

“希联已经给予足够的时间与伊党进行谈判,然而他们似乎不以为意,因此公正党无需再为谈判做努力。”

他也希望希联最高领导层尽快针对双补选进行会议,以决定上阵双补选的希联候选人。

“诚信党准备好代表希联上阵双补选,更感谢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公开支持诚信党代表(希联)上阵大港。”

旺姐:续与伊党谈判

阿兹敏称希联最高领导层会议决定针对诚信党自行宣布准备上阵双补选一事,国会反对党领袖兼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回应:“不管怎样,我们还是会继续(与伊党)谈判。”

她今午在国会走廊受询时指出,无论如何,谈判之门还未关闭,因此仍有机会继续与伊党谈判。

“我们还是会继续谈。”

另一方面,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也表示,双补选事宜会在希联最高领导层会议进行讨论。

“所有的结果会在希联最高领导层会议中决定。”

询及希联会议一延再延的原因,他则回应,根本尚未安排,且还不急着开会,没有展延之说。


继续阅读...

2016年5月19日星期四

指阿鲁或另有隐情才不辩论 潘俭伟要一马稽查报告解密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转态不跟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辩论,潘俭伟就说,这很可能另有隐情,或是因为一马公司自称成功“重组”的幌子已经崩塌,且无可挽回。

潘俭伟今天发文告指出,阿鲁甘达以一马公司正接受调查,而拒绝与他辩论的理由不成立,因上月阿鲁爽快答应辩论时,调查早已在进行中。

“如果那时能够辩论,为什么今天不行?”

他指出,与其幸灾乐祸地嘲讽阿鲁不敢接受辩论,他更担心此事另有其因。

“真正的原因可能是……一马公司自称成功的‘重组计划’已经崩盘,而且很可能已无法挽回。”

一马公司汇款冒牌公司

他表示,一马公司将35亿美元汇入“冒牌”的阿尔巴BVI公司,且总稽查署也确认阿鲁甘达无法确认一马公司至少有70亿美元的现金和海外资产的动向。

“尽管事态严重,无论有意或无心,政府和一马公司皆无法阐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因此,他认为与阿鲁甘达的辩论告吹,说明了一马公司批评者的方向正确,而且也给予他们更大动力继续挖掘及揭露真正的骗局。

今年4月,在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出炉后,潘俭伟挑战阿鲁甘达辩论,而阿鲁甘达爽快答应,接受战帖。

惟阿鲁甘达昨晚发文告,指其如今必须专注协助警方调查,同时得解决一马公司与IPIC的争议,因此不能与潘俭伟辩论。

批政府不解密稽查报告

另一方面,潘俭伟也质疑,政府为何仍不解密总稽查司的一马公司调查报告,且不提呈至国会。

他在文告中质疑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昨天指,因公账会报告已呈至国会,因此政府无需呈交总稽查司报告。潘俭伟指,这再次证明巫统和国阵根深蒂固的不透明文化。

“正是因为公账会提呈它本身对于一马公司的调查发现和结论,但这并不意味着总稽查司的报告不能作为一份附录而向国会提呈。”

“相反的,公账会报告有许多可让总稽查司的报告作为参考之处,所以这将有需要让总稽查司报告作为一份附录,为马来西亚民众提供所有相关资讯和证据的全貌。”

“是否因为总稽查司的报告将牵连到财政部长兼首相纳吉,因此有关的执行人员唯有绝望地通过各种尝试,以确保总稽查司的报告甚至不能提呈到国会,并且将‘永不见天日’呢?

总稽查司报告无保密需要

他也指出,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应该立刻解密。他举例,总稽司昨天已提呈多项政府部门计划弊端报告,那为何一马公司报告不能解密?

“为什么一马公司被施以保密的特殊需要,而且这只不过是另一家财政部持有的子公司呢?”

“虽然我们承认官方机密法令(OSA)是用来‘确保公账会的整个调查讯息进程没有泄漏’,但现实上是有关的调查进程已结束,意即总稽查司报告应该立刻解密,内阁不能够继续把这份报告列为机密文件的地位 。”

无论如何,他挑战纳吉,若认为许多指控不公平,且他自认毫无隐瞒的话,纳吉应该立刻指示总稽查司的报告即时解密。


继续阅读...

拿督阿莎丽娜已经在国会撒谎,因为她表示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被国家银行告知或向其成员出示的信函,已志明由公账会提供的资料是属于机密而不能向公众展示的说法并不属实

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日前在国会以书面回答民主行动党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的问题时宣称,公账会主席拿督哈山阿里芬接获国家银行的通知说,由国行提供的资料是属于“机密”,而且并不意着可供作法庭用途或公开示众。

阿莎丽娜说:“国家银行已经知会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指所有由国家银行提供的资料属於机密文件,只供公账会调查用途,不能向公开示众。”

阿莎丽娜进一步宣称公账会成员已被通知由国家银行副总裁所发出的上述信函。

她说:“哈山阿里芬在志期4月6日致予国家银行副总裁的信函中表示,公账会所有成员已知悉此事。 ”

让我毫不含糊地指出,阿莎丽娜针对上述事项的回答完全是误导,而且在最坏的情况下简直就是在撒谎。

公账会是在2016年4月4日召开最後一次会议和批准审查一马公司(1MDB)的最终报告,有关报告在3天之後也即4月7日向国会提呈。

哈山阿里芬在4月4日的会议之後,从来没有在任何的时间点上针对该事件的任何发展与公账会成员沟通,因此,当公账会成员发现提呈到国会的有关调查报告内有两段关键文字段落被公账会主席删除,成员们莫不感到震惊不已。

被删除的文字段落是引述国家银行较早前致于公账会的澄清信函,它志明接收一马公司10亿3千万美元资金的Good Star 有限公司,意味着後者与Petrosaudi International Limited的投资,已经是“一家与Petrosaudi International没有关连的私人公司。”

被删除的文字清楚地说明了一马公司厚颜无耻地挪用资金,同时也证明了亦如《砂拉越报告》丶《The Edge》丶《华尔街日报》的报导,以及反对党对于一马公司作出有关行径的指控。

因此,接下来的问题是究竟这封志期4月6日的信函有什麽破坏性的内容,而且是如此“机密”且不能与公众分享呢?

无论如何,让人到感到更有趣的是,作为首相署的部长在私下是如何能够知道这一封志期4月6日由公账会主席致予国家银行副总裁的信函,但公账会成员却完全对上述事项一无所知呢?

现在,是否已经发生了公账会主席与首相署部长之间共谋,即公账会主席已很明显地滥用了权力,但双方却通过已策划好的一致性回答来掩盖整个丑闻呢?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5月18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南洋社论:安华和希盟的考验

转载自《南洋商报》:

人在狱中的拿督斯里安华致函警告人民公正党,小心提防启动“公民宣言”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和前财长敦达因,以免掉入“权力精英”的危险游戏。

身为公正党实权领袖的安华形容,“公民宣言”实乃一份“马哈迪文件”,焦点主要放在通过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逼迫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下台;他担心众领袖陷入只要纳吉下台,眼下所有问题都会自动化解的迷思。

安华的这封信函曝光后,人们开始议论于今年3月4日启动的“公民宣言”,是否还存在继续前进的空间,而公正党和希望联盟内部会否因此出现意见分歧,也是值得关注的后续发展。

才公开促请马哈迪在大港或江沙双补选出战国阵的民主行动党,对安华的相关呼吁看来有点尴尬,该党秘书长林冠英、国会领袖林吉祥及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皆对此不作正面回应;公正党青年团署理团长阿菲夫医生则认为,安华只是提醒该党必须提防马哈迪,而不是停止支持“公民宣言”。

“公民宣言”刚完成100万个签名,这个时候闹分歧,整个运动或将“前功尽弃”,但安华透过铁窗发出的信函,公正党和希望联盟领袖却不得置之不理,而以此审视,安华目前在希盟的分量,或许能从希盟众领袖的反应中得到一个隐约的答案。

希盟最大的问题,在于群龙无首,安华身在狱中,在很多事情上难免鞭长莫及,要发号施令兴许也有心无力,如今要公正党小心提防马哈迪,间接上也等同向希盟友党抛出一个难题,如果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领袖继续跟马哈迪密切往来,安华在希盟的威信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

此外,公正党内部及其跟希盟友党的立场,必须有明显的一致性,任何显著的分歧非但将打击“公民宣言”,对希盟的长期发展与合作或许也将带来负面影响。

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在同一个道理下,政治结盟也必须建立在相互信赖的基础上,一旦心存芥蒂或出现互相猜疑的情况,结盟面临破局是必然的结果;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在民联时期的反目成仇,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例子。

诚如安华所言,逼迫纳吉下台并非解决国内所有问题的仙丹灵药,换言之,只有全国大选才是最适合“对症下药”的场合,而既然大选距今最多两年,反对党就算对改朝换代雄心勃勃,也何必急于一时?

政府和政党的命运,必须由人民决定,这是民主制度的最大意义。


继续阅读...

政府欲禁止嘲弄及诋毁政府的国人出国 是非常可笑、离谱、滥用移民厅权和开倒车

政府欲禁止嘲弄及诋毁政府的国人出国3年的做法,是非常可笑、离谱、滥用移民厅权力和开民主的倒车的做法。

何谓“嘲弄讥笑政府或诋毁政府”?批评政府的政策和法律是否就是“嘲弄或诋毁政府”?如果这就是政府所定下的准绳,那么国内所有在媒体和社交媒体批评政府的政治人物、社会活跃份子、新闻工作者、社团领袖及网民,都会被禁止出国了。

此外,许多时候,国阵的内阁成员也嘲弄及诋毁某些州政府领袖,那么这些联邦政府领袖是否也会被禁止出国呢?

政府这项禁止批评国阵政府的国人出国3年的做法,除了显示政府的霸权、霸道和无理之外,它也显示政府在面对越来越多的国人对政府施政不满束手无策,才想出这种超级离谱的政策。

政府这种禁止国内异议份子出国的做法,加上国内诸多压制人民言论自由的政策和法律,使国内的人权和自由状况每况愈下,甚至可媲美实施极权的共产国家。这根本就是开民主的倒车。

我呼吁内政部长查希对这最新措施,包括禁止行动党的潘俭伟和竞选盟的玛利亚陈等出国的做法,作出合理的解释。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兼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
于2016年5月18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


继续阅读...

拿护照出国是权益或特权?

转载自《当今大马》:

【今分析】以简单直接的语言,为你梳理脉络。

刚过去的星期日,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原本打算飞往韩国,代表净选盟领取光州人权奖,但移民局官员却在毫无理由下,阻止她出国。

2011年至今,超过80万名国人进入禁止出国黑名单,如今玛丽亚陈也加入行列,但玛丽亚陈与大部分人不同的是,她不知道自己被禁足的原因。

出国是一种人权吗?若根据人权律师沙立占(Syahredzan Johan),这个说法没错,而这项权利源自联邦宪法第5(1)条文,与保障行动自由的第9条文同读。

联邦宪法第5(1)阐明,“在依循法律的情况下,无人的生命或个人自由可被剥夺”。

沙立占指出,法庭所诠释的个人自由,包括出国。

不过,这并不代表你就领了出国度假的“空白支票”。这只是表示,如果政府要限制国人出境,就必须立法。

政府指有权禁止出国

但内政部副部长诺嘉兹兰和移民局总监沙基(Sakib Kusmi)却有不同的看法。

诺嘉兹兰今日在国会走廊受访时证实,公民出国乃特权,不是权利,是否允许出国乃移民局总监的权力。

《星报》今日报道,沙基也说,大马国际护照是由政府所发出,并获得最高元首所批准。

“所以政府有斟酌权,以发出、展延或撤销旅游文件。”

逾80万人列入黑名单

根据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于今年3月的国会答复,移民局自2011年至今,把82万7921名大马人列入出国黑名单,大约占大马总人口的2.8%。

其中,20万727人是因为破产而进入黑名单,另18万8892人因为教育贷款问题,可能是拖欠贷款,而禁止出国。

另外520人因为触犯国安罪行而被禁足,而另50万7782人因为“其他原因”而禁止离境。

不过,英国小报《每日快报》在大约一年前,引述沙基的谈话报道,被禁止出境的人数较少。

沙基当时仍是移民局副总监。他当时说,32万6533名大马公民,35万6461名外国人,一共68万2994人被禁止离开大马。

哪些人被列入黑名单?

当然,我们知道几个例子。雪兰莪州八打灵北区的国会议员潘俭伟在7月22日计划前往日惹的时候,遭海关禁止离境。

这些人包括了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他于去年22日被禁止飞往印尼日惹。他的禁足令和玛丽亚陈一样,没有得到任何的解释。

潘俭伟针对此事起诉政府,而吉隆坡高庭择定7月28日聆听此案的陈词。

社运份子希山慕丁莱斯(Hishamuddin Rais,见图)在去年12月3日准备飞往韩国时,也被禁止出境。移民局官员仅告诉他,由于他将面对一个“新案件”,所以不能出国。

当时,希山慕丁获得一个韩国非政府组织邀请,到首尔观察一场示威。

根据《每日快报》去年3月的一篇报道,沙基说,很多大人物,包括有头衔的人、艺人、大企业首席执行员也不能幸免。

“有很多重要人物被列入黑名单的案例。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们被列入黑名单了。他们很可能是忘了缴税,或无法偿还银行贷款。”

“当他们要去朝圣时,才发现自己无法出境。不过,他们不会获得特别待遇,必须等到他们与相关部门解决这些事情后,才获准出国。”

申请准证仍可以出国

移民局设有网站,供国人检查自己是否名列黑名单。如该网站要求你会见移民局官员时,那你在出境时,很可能会碰到麻烦。

但是,这并代表你完全无法出国。你可能只是被禁在西马半岛、沙巴、砂拉越之间往返。在这种情况之下,你需要致电移民局官员,以查询你的旅行证件的状况。

即使你被列入黑名单了,你依然可以得到出国的特别准证。举例,如果你宣布破产,你可以向报穷局总监(the director-manager of Insolvency)申请出国准证。

政府为何不准你出国?

为什么人们会被列入禁止出境的黑名单呢?原因有几个,包括:

破产;
没有偿还贷款、所得税与关税;
作为一家公司的董事,没有缴付公积金;
一个在保释期间的个人,将护照交给法庭,作为保释条件;
从马来西亚,或通过马来西亚,到其他国家进行恐怖主义活动。
《每日新闻》于2013年报道,前移民局总监阿里亚斯(Alias Ahmad)指出,6564名大马人因在国外从事不当行为,而遭撤销护照,其中包括违反到访国的移民条例、涉及犯罪活动、和“在外国损害国家形象”等。

《星报》最近报道,沙基指出,政府已经列出一个列表,阐明特定罪行,而这些罪行足以导致国人无法出境2年至10年不等。

此外,国民也会因为蓄意毁坏护照、因疏忽而在5年内遗失护照3次、或在未经允许之下访问以色列,而被列入黑名单。

正如《星报》今日引述匿名消息人士所报道般,诋毁政府也将面对禁止出国的命运。

总监致函移民局下令

正如上述提及,马来西亚有相关法令,管制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被禁止出国。然而,你很难在《1959/63年移民法令》或《1966年护照法令》找到相关条文。

反之,你可以在不同的法令中,找到禁止国人出国的条文。

一项典型的条文是《1967年破产法令》第38(A)(1)条文:“报穷局总监可向任何移民局官员发通告,以禁止一名破产人士离开大马。”

胥视不同的条件,拥有类似条文的法令所使用的字句也不同,但这些法令基本上都会要求,总监或其他同级别的官员,致函移民局官员、主任或总监,端视所涉及的法令。

有些法令,如《2015年打击外国恐怖主义特别措施法令》(Special Measures Against Terrorism in Foreign Countries Act 2015),则阐明若有人的旅行证件被撤销,他应受通知。

其他含有禁止大马人离境的法令,包括《1967年所得税法令》、《1993年证券委员会法令》、《2013年金融服务法令》、《1991年公积金局法令》和《2014年消费税法令》。

但是,政府在禁止一个人出国时,往往不清楚是援引什么法令这么做,例子就如一人因“诋毁国家形象”而被禁出国之时。

《星报》与《每日新闻》报道,都没注明,政府是援引什么法令条文,禁止一个人出国。

不知原因就极不公平


政府没告知禁止出国的援引,很重要吗?

虽然有些法令没明文规定,政府必须提供理由,但若政府将之成为常态,有许多好处。

如前所述,一个人被禁止出境,有许多不同的理由。

沙立占就说,若移民局没告知禁止出国的援引,就对当事人非常不公平,导致他无法从司法管道挑战禁令。。

“若一个人在联邦宪法第5和第9条文的自由保障遭否决,而他却没告知理由,这将对他不公平。同样的,警方逮捕一个人时,也必须告诉他被捕的理由。”

“被禁止出国的人可能觉得不满,希望能通过司法审核挑战这项禁令。这就是为什么,他知道自己被禁止移动的理由,是如此重要。”

尽管玛丽亚陈不知道被禁止出国的理由,但她仍可以上庭挑战这个决定。

但沙立占就说,玛丽亚陈将无从得知,要挑战什么。

“这就仿如在黑暗中开枪射击。”


继续阅读...

为免影响调查及IPIC纠纷 阿鲁转态不跟潘俭伟辩论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早前爽快接下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的辩论挑战,但在一个月后,阿鲁甘达改称不能与潘俭伟辩论。

阿鲁甘达今晚发文告指,由于一马公司案在这一个月期间,出现两个重要新进展,所以他不可能再与潘俭伟辩论。

根据阿鲁甘达,这两个新进展或理由是:

(一)在公账会报告出炉后,警方已宣布扩大调查一马公司案,包括成立一个特工队,调查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

(二)一马公司与国际石油投资机构(IPIC)陷入争议。

须助查又得解决争议


阿鲁甘达表示,他如今必须专注协助警方,同时得解决一马公司与IPIC的争议。

“因此,我无法接受辩论,这会影响一马公司有关调查与争议的司法地位。”

今年4月,在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出炉后,潘俭伟(见图)挑战阿鲁甘达辩论,而阿鲁甘达爽快答应,接受战帖。

一马公司则与IPIC陷入债券利息争议,事缘一马公司的冷岳债券利息到期,但身为担保人的IPIC拒绝支付利息,一马公司同样拒付,导致冷岳债券最终违约。

IPIC在一马公司的冷岳债券违约后,宣布履行担保人的义务,掏钱解决问题,惟表明将向一马公司索回。

接着,一马公司又有另一笔17亿5000万美元债券的息券利息(coupon payment)出现无法还钱的违约事件,IPIC才履行义务支付到期的5240万美元的利息。


继续阅读...

2016年5月18日星期三

潘俭伟坚称不知报告内容遭删 部长反指公账会秘书处曾告知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4点26分更新

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删除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内容,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护航声称,公账会知悉此事,但该会成员兼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力驳此说, 斥责阿莎丽娜“撒谎”。

不过,阿莎丽娜旋即发文反驳,称公账会秘书处已向潘俭伟展示相关信函,潘俭伟理应知情,反过来批评潘俭伟所言不实。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说,阿莎丽娜言论不仅误导,更有扯谎之嫌,而这似是她与哈山阿里芬共谋,以掩盖哈山滥权。

“阿莎丽娜在国会说谎,指公账会主席曾告知或向其成员展示国家银行信函,称公账会所获信息属于机密,不能对外公开。”

“公账会在最后一场会议,批准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最终版在2016年4月4日出炉。这份报告在3天后,即4月7日提呈国会。”

“(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在4月4日的会议中,未曾与公账会成员商榷任何后续变化。因此,公账会成员对哈山擅自产出报告中两项关键内容,深感震惊。”

段落与Good Star相关

潘俭伟指出,哈山所删除的内容,引述国家银行发给公账会的一份函件,指Good Star有限公司的持有人,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无关。

他也说,Good Star有限公司接获一马公司10亿3000万美元资金,这笔钱原应作为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投资所用。

有何机密不能公开?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宣传主任。他强调,遭遇删除的段落,非但显示一马公司滥用资金,更证实批评者对一马公司所作指控有理。

“当下的问题是:志期4月6日的信函,有何劲爆内容,以致它如此‘机密’,不可对外公开?”

“更有趣的是,为何国家银行副总裁在4月6日向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发送的信函,首相署部长(阿莎里娜)涉及其中,而公账会成员却全然蒙在鼓里?”

“公账会主席与首相署是否共谋,以策谋一致的回应,掩盖哈山阿里芬滥用权力的丑闻?”

捍卫书面回复没错

稍后,阿莎丽娜发表文告,捍卫其昨日的国会书面回复。

“因此,潘俭伟所言不实,且没有根据。我是以掌管国会的首相署部长身份,回应(林冠英)。”

“我提供的回应,是基于公账会秘书处给予的信息,即公账会成员已知悉,公账会主席在4月6日发给国家银行副总裁的信函。公账会秘书处告诉我,他们已向潘俭伟出示这份信函。”

她进而指出,潘俭伟身为公账会一员,大可直接向秘书处或哈山阿里芬寻求解释。

哈山阿里芬承认删除

4月19日,潘俭伟等在野党成员指控,哈山在未经公账会同意下,删除小部分内容,而其中提及被指与刘特佐有瓜葛的Good Star有限公司。

哈山较后承认此事,但他强调不影响报告内容。

直至昨日,阿莎丽娜以国会书面答复行动党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时表示,国家银行通知哈山阿里芬,它所提供的一切资料,“属于机密资料,而非用在法庭或公开报告”。

“全体公账会成员,从公账会主席致国家银行副总裁,志期2016年4月6日的公函中,已知晓此事。”


继续阅读...

斥通讯部长拒办电视辩论 潘俭伟: 他拒绝摊开真相



随着通讯部部长沙烈赛益表明无需举办电视直播辩论后,行动党议员潘俭伟认为,部长是在­拒绝摊开一马公司案的真相。潘俭伟认为,只有展开辩论才能让人民看清谁在逃避责任。


继续阅读...

2016年5月17日星期二

高庭728聆听潘俭伟挑战出国禁令陈词

转载自《马新社》:

(吉隆坡17日马新社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挑战出国禁令的司法复核,高庭定于7月28日聆听与国家禁止人民出国权力有关的法律观点陈词。

代表移民局总监和政府的高级联邦律师三苏博哈山告诉记者,法官要求各造对政府禁止人民出国,是否属于合理行动这一课题,进行陈词。


继续阅读...

吉祥冠英拒评安华警惕信 俭伟:联手马哈迪有条件

转载自《当今大马》: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写信警惕党内领袖,勿被前首相马哈迪牵着鼻子走,引起众人议论纷纷之际,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和秘书长林冠英皆不愿置评此事。

不过,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坦言,跟马哈迪合作能为该党打开国阵支持者市场的契机;不过,他们在力挺马哈迪所主导的《公民宣言》之余,仍有所保留。

林吉祥今早在国会走廊受询时,不愿当场评论。

“我会在适当时间评论此事。”

与其父亲林吉祥一样,林冠英在槟城受询时也不予置评,反将皮球踢给公正党。

“这是公正党内部事务,请询问他们。”

当初安华亦受人质疑


潘俭伟也是灵北国会议员。他今天在国会走廊受询时表示,行动党将有条件地支持《公民宣言》,冀望打开国阵支持者市场。

他认为,安华质疑马哈迪主导的《公民宣言》乃人之常情。

“我觉得这很正常,别说安华,我觉得一大部分人士都怀疑马哈迪,就像安华(当初在1998年)参与在野党时,也予人同样的感觉。

接触国阵支持者机会

“重点是,马哈迪能让我们接触国阵支持者。不然的话,我们讲座只跟我们的支持者对话。”

“(马哈迪加入),让我们有机会跟国阵支持者解释我们的立场,让他们认识希盟,提高我们的支持。”

《当今大马》昨天掌握一份安华亲笔撰写的8页信函,内容有关担心《公民宣言》将公正党领袖和组织,卷入与马哈迪和巫统元老达因(Daim Zainuddin)共谋的局面。

这不禁让人质疑,公正党是否会继续力挺《公民宣言》。

在马哈迪、在野党与公民社会领袖,召开“倒吉誓师大会”前夕,安华曾通过公正党发声明说,他认同在野党与马哈迪等巫统造反派联手,以推翻首相纳吉。

不过,他强调,任何改变必须涉及体制改革,而不仅限于撤换首相。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