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3日星期五

巴生火箭支持闪选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兰莪.巴生22日讯)行动党巴生国会联委会支持该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和雪州主席潘俭伟呼吁雪州政府政府举行闪电选举的声明,并认为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要勇敢地面对难关,不要躲避。

该联委会主席吴国民表示,选区重划可能再次引发如前首相敦阿都拉时代的情况,反对党一片倒。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阿兹敏若不肯解散州议会举行州选举,也必须与伊斯兰党搞清楚“关系”。

“伊斯兰党必须选择,他们要跟希望联盟配合,还是跟国阵配合,否则我建议行动党退出希盟,在下届大选与诚信党配合上阵就好。”

吴国民表示,选区重划导致华人区的华人票增加,马来区的马来票增加,看似对行动党有利,可是不能确保会赢得政权。

他强调,伊党雪州主席拿督依斯干达指该党将攻打雪州45个州议席,明显已与希盟合作理念背道而驰,为何公正党还要一厢情愿?

梁德志:反对选区重划
收集签名吁响应


该联委会秘书兼巴生市议员梁德志表示,选区重划不利希盟,希望人民与希盟站在同一阵线,在反对表格签名。

“每个选区只需要100位选民反对,所以我们在这个星期日,会在班村村委会(上午10时至下午3时)和海港城购物中心(上午10时至下午5时)两地办签名活动。”

他说,届时也有选民注册活动,合格选民来得及明年投票。


继续阅读...

2016年9月22日星期四

双溪威新村中秋节联欢晚会。



双溪威新村发展暨治安委员会联合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甘榜东姑区州议及八打灵市议员(Zone 20)主办双溪威新村中秋节联欢晚会。

日期:2016年9月25日(星期日)
时间:晚上7时正
地点:双溪威华小活动中心


继续阅读...

2016年9月21日星期三

雪不闪选愚蠢! 行动党:提高胜算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沙亚南21日讯)雪州行动党昨晚召开紧急会议,一致议决雪州应该提早举行州选,但是公正党拒绝有关建议。

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行动党认为,在选区重划建议落实前举行州选,对希望联盟保住雪州政权比较有利。

他解释:“很简单,如果你问我希望联盟应该在选区重新划分之前还是之后举行选举,你问任何街上的人,说我们在选区重新划分之后举行选举是愚蠢的。

“我没有说我们一定会赢,没有保证举行闪电州选后就能保住雪州政权,但至少现在的胜算比重新划分选区以后更高。

“这是我们(雪州行动党)的立场,但最终决定将交由希盟党主席理事会决定。就像之前建议槟州举行闪电州选,若没得到希盟成员党的支持就不举行州选。

重划选区对雪影响大

至于槟州是否应该与雪州同步举行州选的问题,潘俭伟表示,这次的选区重划建议对槟州影响较小,但雪州选区的变动却非常大,而比起其他州属,希盟必须对雪州的局势握有掌控权。

他也说,若举行州选,行动党不会与伊斯兰党就议席分配课题进行任何谈判。

他说,行动党不担心伊党搅局出现三角战,三角战未必会有利于国阵。

阿兹敏重申不闪选

另一方面,星洲日报探悉,公正党政治局在昨晚的会议上否决行动党要求在雪州提早举行州选的建议。

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日前拒绝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提出雪州举行闪电州选的建议,他今日重申,雪州政府不会举行闪电州选。

阿兹敏主持雪州行政议会后受询时说,雪州行政议会反对选举委员会重划选区的建议,但不会因此举行闪电州选举。


继续阅读...

“雪若闪选或明年6月”.潘俭伟:非常接近执政5年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1日讯)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说,即使雪州决定提早举行州选,并不是明天或下个月就要举行,也可以是明年6月左右举行。

驳阿兹敏言论

他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以不点名方式,反驳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以“选民委托执政5年”为由表示没必要解散雪州州议会的言论时说,选举委员会目前进行的选区重划建议,需要8个月至1年时间才能落实。

“我们不是说要在执政不满4年就要选举,届时举行州选已经是执政4年至4年半的时间,与执政5年的时间已经非常接近,因此没有‘选民委托’的问题,我们也认为是举行州选的时机。”

他说,他相信选择现有州政府的选民会希望在公平而并非受操控的选区划分下投选州政府。

他强调,身为州政府的希盟有权在雪州举行州选。虽然解散州议会也需要雪州苏丹殿下的御准,但从政治角度来说,希盟仍需要决定是否要举行州选的立场。

“让我们来决定日期,总好过让首相决定。”

他也说,所有政党都应该随时准备好应对任何形式的选举。

须尽早谈判议席分配

潘俭伟说,过去的民联已不复存在,如今也增加了土著团结党与隶属希盟的诚信党,而希盟也必须尽早与他们就议席分配课题进行谈判。

“现在的问题不是要不要(与土团党)合作,无论是否提早州选,我们迟早都要和他们合作。”







继续阅读...

潘俭伟反驳阿兹敏雪州没必闪选言伦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1日讯)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以不点名方式回反驳雪州大臣阿兹敏以“选民委托执政5年”为由表示没必要解散雪州州议会的言论,表示提早州选并不是明天或下个月就要举行,新选区划分也需要8个月至1年时间才会采用,因此在这之前,等同於执政4年至4年半的时间举行州选与执政5年的时间已经非常接近,因此没有“选民委托”问题。他也相信,选择现有州政府的选民会希望在公平,并非受操控的选区划分下投选州政府。

雪州行动党昨日召开紧急会议,议决雪州应该提早举行州选。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说:“如果你问我一个简单的问题,希望联盟应该在选区重新划分之前还是之後举行选举,如果你问任何在街上的人,说我们应该在选区重新划分之後举行选举是愚蠢的。”

潘俭伟也说,提早州选并不是明天或下个月就要举行,新选区划分也需要8个月至1年时间才会采用,因此在这之前举行州选都行。


继续阅读...

马华应该在内阁、国会及法庭反对选区重新划分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6年9月21日 在吉隆坡发表声明:

马华应该在内阁、国会及法庭反对选区重新划分,并且呼吁禁止所有种族性政党,以证明他们不是骗子、毫无原则及虚伪。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是不是说真话?他说,马华会反对选委会建议中的选区重新划分。马华应该在内阁、国会及法庭反对选区重新划分,并且呼吁禁止所有种族性政党,以证明他们不是骗子、毫无原则及虚伪。

马华说选委会将进一步分化种族及激化种族极端,因为少数族群将失去他们的政治权利,而大多数族群将主导投票过程及国家的方向。关键问题是马华是否胆敢牺牲他们的部长职位、退出国阵、坚持这个原则?答案是,过去60年,马华不断地为了官职背弃原则、不断地让人民失望。

廖中莱也同意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潘俭伟的国会议席选民人数将从8万人增加到15万人,这是违反民主原则“一人一票”原则。廖中莱也同意说操弄选区让巫统占尽优势会导致红土坎的马来选民从50%增加至71%。

如果马华那么坚决反对种族极端主义,为什么他们还是种族性政党,只为华人服务以及支持其它种族性政党如巫统及国大党?是时候要求所有的政党打开门户,让所有马来西亚人参加,而不是歧视。

不幸地是,选委会正在加强这种种族分化。这不是什么新的事物,而且情况已经延续了60年。差别在于选委会在操纵选区划分的程度上,已经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马华必须负起全责,它们支持国阵及巫统在国家政策上的“分而治之”。

如果马华不敢在内阁里反对这一次的选区重新划分、也不退出国阵,那么他们只是在重操政治伎俩,就好像他们一边在媒体上反对巫统支持不符合宪法的“类似伊刑法”的国会法案,但是却愿意继续在内阁与巫统合作。

林冠英


继续阅读...

雪州火箭 全力反抗选举不公

雪州民主行动党将在今天召开州委员会紧急会议,商讨如何应对选委会在雪州重划选区的计划以及它对希盟在第十四届大选所带来的冲击。

根据民主行动党的分析,以及全国各政党和智囊团针对选委会选区重划建议进行消化后,目前已经很清楚的是,这项不公平的选区划分(gerrymander,杰利蝾螈)行动是最无耻的,旨在为巫统赢得下一届全国大选。

或许它不应该被视为这验证了纳吉政府,正面对国家历史上最严峻政治危机的事实而感到惊讶,惟所有调查和研究结果却显示,拿督斯里纳吉的评级是有史以来历任首相当中最低的,这个后果乃源自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金融丑闻,以及实施消费税增加马来西亚人民生活成本带来负面影响所致。

如果在2013年,国阵只获得少过48%选民的支持,那么唯一合乎逻辑的结论将是执政的联盟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将获得更少的选票。

因此,国阵的王牌是重划选区分界的范围,以确保国阵大获全胜,即便他们获得选民支持的选票持续下降。

这么做的最简单方法,就是把倾向反对党的选民捆绑到一个拥有超过10万选民的超级选区(super-constituencies),同时把坚决支持执政党的选民拆散并安置在较小的多个选区内。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其选民人数从8万5千401名暴增至15万零439名。这个被扩大的选区易名为“白沙罗”,若根据在2013年的选票记录,估计可以赢得7万3千533张“超级多数票”,而不是实际的多数票即4万4千672 张。

如此一来,其邻近的选区梳邦国席(将改名为双溪毛糯)成为一个非常边缘的选区,预计只能赢得3千零37张多数票,而不是在2013年大选时时所获得的2 万6千719张多数票。

无论如何,我们已经发现更为惊人的是,选委会是计划积极通过操弄不公平的选区划分(gerrymandering),让国阵重夺雪州的政权。

若依据2013年单独的投票模式,国阵在下一届大选将至少可以夺回雪州的7个议席,它们包括沙白、淡江、士文达、巴生海峡、巴生港口、昔江港和摩立。

同时,至少有另外10个州议席的多数票将大幅减少,而这些选票将流向国阵的候选人范围。

随着厚颜无耻地操弄不公平的选区划分(杰利蝾螈操作),再加上一个根据种族和宗教言论的激进运动,目前已衍生一个非常大的可能性,那是雪州政权将重新落在国阵手中。

民主行动雪州委员会将在今天召开会议讨论我们的研究结果,并且制定我们的立场和所需采取的下一步行动,以确保雪州的人民将不会在来届大选被抢夺了他们所履行的义务。

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0-9-2016(星期二)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9月20日星期二

选区重划助国阵夺7州席 雪行动党紧急会议商对策



选区重划对希盟雪州政权带来危机,为此雪州行动党中委今日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雪州行动党联委会主席潘俭伟炮轰,选委会进行选区重划的目的,只是为了替首相纳吉保住政权。


继续阅读...

黄培根:全心全意付出 人民需要全职代议士

转载自《诗华日报》:

(本报诗巫19日讯)时代不同,政治环境的变迁,导致社会和人民对人民代议士的要求已经比过去更苛刻了,因此在西马,不少行动党人民代议士已以全职姿态投入服务人民的工作中如刘镇东、张念群、潘俭伟等。

也是柏拉旺州议员暨行动党砂州联委会副主席黄培根说,现在人民要求的州议员是全职服务的。

反对党议员不易当

他说许多时候,没有其他职业在身的人民代议士不比国阵的议员,单靠那份薪水来服务人民,而这份薪水还要分分来用,即帮助人民、回馈社会、支付服务中心或给特助的用费,所以反对党议员要做好心理准备,会很辛苦的。

“何况人民还会要求你全职服务,但议员的收入还是可以让你过普通人的日子,何况另一半还有工作,当然如果要过富裕的生活那是不可的。”

他本身现在也是全职的州议员。

有些选民的要求是,议员要做到随传随到,几乎已达苛求地步。

原因是人民已经看清国阵的腐败,人民要求的在野党议员是一群有素质的领袖或代议员。

朝野议员待遇差别大

“如果是国阵议员涉贪的话,几千万令吉的数字都没有问题,但林冠英买的屋子却出了大问题,这个就是区别。”

尽管在野党难做,但他说只要自己走的路线的正确的,社会人士肯定也会支持你,如他的社区中心办中秋活动时,就获得社会人士的支持,他才不必全部自己掏腰包。

已经在行动党服务17个年头的他说,自1999年到今天,在出战时他总共创下4次的败绩,但却却没有放弃,一路走来,如果没有过去的坚持,就没有今天的他,而他的坚持最终让他守得云开见明月,社会人士终于看到他的努力及对党的付出,所以他才会中选,甚至在不久前的选举中还连任了。

他表示,刚加入行动党及四次出战时,他的战友即已故行动党政治强人黄和联律师经常叮嘱他:别想你会赢,不可能的,包输就有!而且最后还是我俩要拼下去。

屡败屡战获人民认同

黄和联的话犹在耳边,所以尝到了四次的败绩,他没有灰心,也没有绝望过,到今天他也没有后悔走这条路。

“当你为人民社会作出贡献时,那种的满足感是非物质上可以比拟的。”

他坚决认为,只要你有决心和肯奉献,人民有眼晴会看到你的。

人民对国阵很排斥了,因此对在野党议员的监视是一举一动都严厉监督及批判,要加入在野党的人,就准备要面对这样的眼光,这是人民的考验。

他强调,要加入在野党的人,就要有抗压的能力,要有精神去面对国阵的打压以及群众的要求,才能胜任工作。

说到精神,他称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是拥有行动党精神的最佳诠释者。

曾经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被援引内安法令扣留16个月的林吉祥在本届州选时脚走的路程是他们身为候选人也比不上的行程,那种将命也奉献给政治的政治人物,林吉祥是第一个让他感觉到,眼前自己面对的种种挑战其实没什么?

连党秘书长林冠英也已经跟党员们相告,即他已做好再次入狱的心里准备。而林之前已坐过两次大牢,这次如果因低价购屋而被控有罪的话,将是第三次因政治迫害而被监禁。

林冠英也对他说,从未后悔过走这条路。

为改革需献身牺牲

黄培根表示,林吉祥父子付出只因为心里有一个梦要落实,即大马政体的改朝换代。

他说,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是林吉祥,也不是每个人可以像林一样的付出,但身为行动党或是在野党的后辈议员,某一方面的献身或牺牲是必须的,也应该可以做到。

他形容,林氏两父子的从政精神相信也是大马人民要求的所谓政治人物要有的精神。

黄培根有时候会感到汗颜,因为林吉祥在走入人民间时是毫无惧怕的,对方甚至可以做到随遇而安的境界,而他和尾随者心里却有过余虑,就这样吗?可以吗?

但为了大马人民的梦想,林吉祥以75岁的高龄还在全马各地奔波,脚步还没有停过,试问后辈的人又怎不会心里不动容呢?

他说大马一号官员还未露脸,还有种种的问题在进行各种的考验,因此他要选民或支持者不妨将目光放在大目标上,因为目标未完成,大家的责任就未了,领袖可来可去,因为这是民主的社会,谁都可以加入什么政党,也会离开,政治会换旧血,也会注入新血,这是民主社会生态的自然定律。

从政者目标须正确


他说走一个,也会有其他的会加入,最重要的是走上这条政治道路时,目标要正确,那从政者就不会后悔或有所遗憾了。

在政治路途中,他感谢一路上陪伴他在侧的另一伴,让他没有后悔过当初的决定,没有妻子的陪伴,他不会走到今天这么远的路,否则他也不是今天的他了。

谈到备战工作时,他说心里上该党的领袖是随时已做好准备应战,这心里的准备是说课题问题及作战经验,但要说到真正的准备,但往往在每次选举来临时,党总是面对竞选经费的缺乏,不管选举前还是选举后,还在忙筹款,那也是常有的事。


继续阅读...

2016年9月19日星期一

行动党考虑挑战选委会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18日讯)大马选举委员会日前对多个国州选区进行重新划分,引起反对党的不满,如今民主行动党正考虑入稟法庭挑战选委会。

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表示,行动党在今日的会议中决定,考虑挑战选举委员会新的选区划分。

「刚刚我们有个国会议员的会议,大概討论选区划分的事情,我们会做出挑战(选委会)。可能而已,我们还在考虑中。」陆兆福今晚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提到,行动党召开的国会议员会议从今午5时开始,直到晚间8时才结束。

选委会在本月16日,在本地两家报章中刊登了选委会通令,除了增加13个沙巴州议席外,也宣佈对12个国会选区和34个州选区进行更换名字。

然而,引起反对党真正不满的是,选委会对全国113个国州议席进行选区重划,而主要受到影响的都是反对党议席。

如果在行动党国会议员潘俭伟的八打灵再也北区,除了要改名为白沙罗外,其选民人数从8万5401人增加至15万0439位选民。

另一方面,还有柔佛的振林山国会议席,在新的选区划分中选民多达11万2081人,但相较于柔佛的拉美士国席只有3万7568人,差距相当之大。


继续阅读...

重划国会选区引发争议

转载自《光华日报》:
异言堂

文:谢诗坚

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公布我国的一些国州选区名字有更动,总共12个国席及34个州议席受到影响。这种做法被人认为是有意使用新名字(选区范围已改变)而让选民在投票前在心理上感觉是新的选区,但这种策略是否对执政的国阵有利或对反对党有利,倒是可以考察的。基本上,一种普遍的想法是认为当选民习惯在某个投票站(或学校或社团等)进行投票时,即使选区名字换了,他们还是会按过去的投票习惯把票投给反对党,所以反对党也不必担心另立选区名字会失掉选票,反而认为在城市地区选民比较倾向反对党的立场不大会改变。

不过选委会对128个国会选区的重新划分倒是让反对党有所顾虑的,因为它们发现选区再重新规划后显得失调与失衡。比如潘俭伟说他的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席(将被易名为“白沙罗”)就成为一个最多选民的选区,从原本的8万余选民增加到12万选民,涨幅高达66%。这样一来,白沙罗将成为全国最多选民的选区。反之原本有12万选民的梳邦国席(将改名成双溪毛糯国席)将减至7万余选民。这种减法使到反对党(公正党)的候选人不再占优势,因为在2013年选举时,公正党的西华拉沙的多数票是2万余张。因此如果选民人数锐减,对反对党不一定有利。

至于灵北区,潘俭伟在2013年大选时已获得4万余张多数票,被视为反对党强区,现在让选民增加,只是增加反对党的多数票,因为执政党再怎么努力,也是不可能力挽狂澜的。

与此同时,潘俭伟也指出,布城的国席选民依然保持在1万7千名,仅是灵北国席选民的11%。还有霹雳州的玲珑、硝山、江沙、巴力及宜力国会选区,其选区也是维持在2万至3万选民之间。

在这种情形下,潘俭伟形容选委会的做法是执行“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的理论。到底什么是“杰利蝾螈”?当今一般的解释是“不公平地划分选区”。这典故出自1812年时,美国麻萨诸塞州州长埃尔布里奈·格里(Elbridge Thomas Gerry)(1744-1814)为确保民主共和党在州议会选举中赢得更多席位,便设立一项法案,刻意将麻萨诸塞州的选区重划,让敌对的联邦党人票源集中在少数选区(即是让反对党的强区变得更强大,而在一些多数票距离不大的选区将反对党的支持者割出),以确保民主共和党的州候选人顺利当选。

这特殊名字的出现是因为在选区重划后有一个选区变成狭长的怪物,如同蜥蜴,也就被称为“蝾螈”(Salamander)。后来的政敌就有意将他的名字与选区的形状合起来,称之为“Gerrymandering”(杰利蝾螈)。这样一来,它就被固定下来成为“杰利蝾螈”的专有名词。

不能确保基业万年

虽然执政的一方站在有利的地位对选区的范围重新规划,但也不能确保执政党一定是基业万年的。例如2008年及2013年的大选,执政党就在阴沟里翻船,只剩下巫统有良好的表现而成为“政治不倒翁”。这反映出选民也是会变心的,他们都凭自己的判断做出投票。

也所幸巫统再加上沙巴和砂拉越州政权归顺于中央,无形中强化了巫统的角色。

可是选委会还是没有办法来满足所有人,例如目前的国会选区已增至222席。原本最初独立时只有104席,今天翻了一倍之后,巫统所占据的主导地位虽是没有改变,但其他成员党就没那么幸运了。

另一方面,我国所推行的选举制度的另一个特色是沿自英国的,即容许组织政党派出候选人进行斗争,以争得政治控制权。换句话说,马来西亚的选举制度是从西方引入的,而且规定一个选区只能有一个人胜利,即每个选区以最高得票者胜出,英文称之为“First-past-the -post voting”(FPTP)。

当巫统处于不败地位的同时,我们也看到它拥有足够的资本与东马商谈团结与合作组成中央政府。而为了“投桃报李”,中央也对东马作了较为宽大的回报,先是在2015年批准砂拉越的州议席增加11席至82席,而沙巴则会在明年增加13个州议席,达到73席。

这种战略将会更有利的拉拢东马靠向中央这一边,不再争议独立日是8月31日或9月16日。

巫统相信它可以保住西马的席位(上届参选121席,共赢得88席),甚至认为未来大选有机会增加一些席位。但面对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的崛起,纳吉还是不能等闲视之。

无论如何,我们认为选区的重划而没有增加议席是有些不寻常的(指国会)。一旦在西马的国阵只靠巫统支撑大局,情况就不是很妙了。因此国阵已到了必须作出最后的一击以扭转劣势,这也意味着大选离我们不远了。


继续阅读...

2016年9月15日星期四

浮羅山背甲拋峇底2國席邊界修改 檳火箭設小組研究

转载自《光明日报》:

(檳城15日訊)全國各州今起召開選區重新劃分匯報會,檳州行動黨宣布成立5人工作小組,以研究檳城2個即將進行邊界修改的國會選區。

有關工作小組以檳行動黨署理主席佳日星領軍,成員有秘書林慧英、組織秘書黃漢偉、宣傳秘書黃偉益及政治教育主任沈志強。

佳日星指出,全國選舉委員會依據聯邦憲法第13附錄第二部分第4條文重新劃分選區,也在全國各州召開為期1個月的匯報會。佳日星今日在檳州行動黨50週年紀念晚宴記者會上說,該黨將成立小組,以在1個月內研究及分析,並向州聯委會反映成果,若必要也會向州政府匯報。

黃漢偉補充,檳城沒增加新選區或更名,但有2個國會選區即檳島的浮羅山背及威省的甲拋峇底,有進行邊界的修改。出席者尚有州委林秀琴、孫意志、州副組織秘書吳俊強。

另外,佳日星說,行動黨將於9月24日晚上7時30分,在檳城國際會展中心(SPICE)舉辦“改變在即,鬥爭到底-民主行動黨50週年紀念晚宴。

他說,當晚主講嘉賓除他本身,還包括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林冠英、曹觀友、拉瑪沙米、章瑛、潘儉偉及公正黨班登區國會議員拉菲茲等。

佳日星說,晚宴分一桌(10位)1000令吉、5000令吉及1萬令吉。

“我們的目標是300桌,並籌獲50萬令吉,所籌獲的義款將作為行動黨來屆大選的競選基金。”

出席者將成為該黨的政治動力,讓他們繼續鬥爭,包括支持林冠英渡過目前所面對的官司。有意購買餐券者可前往該黨總部或檳州行動黨國州議員服務中心,也可聯絡04-2288482詢問詳情。

魏祥敬新書24日推介

檳州行動黨州委魏祥敬著書論述該黨50年政治征途,名為《騰飛50-檳州民主行動黨半世紀鬥爭歷程》的新書將於9月24日在檳州行動黨總部推介。

佳日星指出,此書記述該黨1966年在檳城開始成立支部,至今日所面對的各種挑戰。目前此書只有中文版,未來將推出英文翻譯版。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及檳州行動黨主席曹觀友將出席新書推介禮。

“此書售價50令吉,民眾可在推介禮後到黨總部或各個行動黨國州議員服務中心購買。書本所獲款項將用於該黨在來屆全國大選中的競選經費。”(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配合50周年记录风雨路·槟行动党新书24日推介

转载自《星洲日报》:

(槟城15日讯)槟州民主行动党过去半个世纪的风雨路,都记录在本月24日上午11时在该党槟州总部推介的新书《腾飞50——槟州民主行动党半世纪斗争历程》当中。

此书推介礼将是该党50周年纪念活动之一。

槟州行动党一批领袖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50周年党庆活动消息,出席者有署理主席佳日星、秘书林慧英、组织秘书黄汉伟、宣传秘书黄伟益、州委沈志强、州议员孙意志和林秀琴,以及吴俊强市议员。

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在此书推荐序《铁骨恒心》中提到,槟州行动党50年征途是非凡的,需要铁骨及恒心。

作者魏祥敬在书中提到槟州行动党从反对党迈向执政的崎岖斗争历程,梳理出一个重要的政治历史。

魏祥敬是行动党槟州州委,也是槟岛市议员,曾担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及槟州首席部长特别事务官。

当晚宴庆周年


另一方面,槟州行动党将于当天晚上7时30分在槟州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改变在即,斗争到底——民主行动党50周年纪念晚宴”。

当晚主讲人有林吉祥、林冠英、槟州主席曹观友、槟州署理主席佳日星、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妇女组主席章锳、宣传秘书潘俭伟及公正党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届时也放眼筹募50万令吉,充当该党第14届全国大选竞选经费。详情请致电04-2288482。


继续阅读...

史上最恶心的选区划分!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15-9-2016(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随着选举委员会进行它在大马史上单一最大型的操纵选区重新划分工作,而且其唯一目的旨在为国阵在下一届大选窃取胜利,这项举动已证实了选委会是完全陷入恐惧中。

选委会在今天正式公布了它已建议的选区重新划分。如之前所强调的,在全国将没有增加国会议席,而在马来西亚半岛则没有增加州议席。

只要对有关建议做一个简单的粗略审查,将能确认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担忧,那就是选举委员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确保国阵能赢得联邦政府。

在有关的选区重新划分建议中,以我的选区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席为例,已把名称更改为“白沙罗”,而且还成为单一最大的国会选区,选民人数高达15万零439人,比起在2013年大选时的8万5千401位选民,增加幅度高达76.2%。

白沙罗将取代加埔成为最大的国会议席,加埔从原有的14万4千159位选民减少至10万零456位,减幅达30.3%。

任意地裁量这两个选区的选民人数,完全就是选委会随意和无耻地操纵选区重新划分工作,以便为国阵制造选举上的优势。

选委会要怎样去证明及合理化我选区的选民人数暴增至76.2%,使它成为国内最大的国会议席,而与此同时,却减少现有最大国会选区的选民人数至减幅达30%呢?

选委会主要是通过把来自武吉加星州议席的5万4千902位附加选民,使到白沙罗区的选民人数暴增,而它之前是梳邦国会选区(现在已改名为双溪毛糯)的一部份。职是之故,梳邦/双溪毛糯的选民也从原有的12万8千543位(2013年)减少至7万3千448位。

选委会从有关选区中增减选民人数的行动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增加国阵认为不太可能赢得的议席的多数票,同时,减少国阵认为有机会重新夺回的议席的多数票。

在2013年全国大选,八打灵再也北区是全国第二高多数票的议席,共达4万4千672张,因此,国阵认为完全不可能重夺这个选区。

另一方面,武吉兰樟贡献了1万7千200张多数至梳邦国席,来自公正党的西华拉沙在2013年大选赢得的多数票为2万6千719张。

而在建议中的选区重新划分中,梳邦/双溪毛糯的选民人数将大大的减少,估计多数票只有9千519张。

通过从武吉兰樟转移到白沙罗,选委会已经使到国阵增添梳邦国席的胜算,尽管为白沙罗增加潜在的多达票至高达6万1千872张(以2013年的选举成绩为基础)!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加埔,当它赢得最大多数票的州议席双溪槟榔(已改名为巴生市区)已转移至巴生国会议席时,则面对选民人数从9万7千73位(2013年)增至14万1千零23位。

如此一来,这个由公正党马尼瓦兰赢得的议席会变得更加脆弱。选区重新划分将致使它在2013年赢获的2万3千790张多数票,大约会减少一半。

选委会把白沙罗“创造为一个拥有逾15万选民的选区怪物”是无耻的,尤其是当它对比半岛的其他议席只占有它一小部份的选民人数,显得更为荒诞。

以布城为例,它保留为国内选民人数最少的国会议席,即只有1万7千627位(白沙罗的11.7%)。霹雳仍然是最多选区拥有最低选民人数的州属,包括玲珑选区的选民为2万8千零78位(白沙罗的18.7%)丶硝山区2万8千727位选民(白沙罗的19.1%)丶江少区3万3千113位(22.0%)丶巴里区3万3千638位选民(22.4%)和宜力区的3万3千832位选民(22.5%)。

即便在雪兰莪州,拥有208万位选民和22个国会议席,但选民人数的差距却是很不合理地巨大,最小的国会议席沙白安南只有3万7千126位选民(白沙罗的24.7%)。在雪州国会选区的选民人数所出现的差异令人感到厌恶,因为每个议席的平均选民人数,应该大约是9万4千500位。

实际上,一张来自新划分出来的白沙罗国会选区的选票,其价值也不及上述各个被刻意划分出来以利国阵的各个选区的同一张选票的四分之一。

我们呼吁白沙罗区的所有选民,以及在马来西亚内其他所有受到影响的选民,对于选委会在建议中的选区重新划分中操纵选举运动提出最强烈的抗议,因为它已经漠视了人民在联邦宪法中所赋予的平等权利。


继续阅读...

一通电话柳暗花明善长赞助 郑滐宽剑桥读医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4日讯)成功考上剑桥大学医学系的优秀生郑滐宽,虽然无法获得公共服务局海外深造奖学金,但是在最后获得善心人士赞助,终于出国追逐脑科医生的梦想。

他受访时对星洲日报指出,自从公共服务局不再资助优秀生出国深造後,他与同学通过许多管道,也发动众筹活动,依然无法筹足资金,就在他准备放弃出国深造,转而申请本地大学时,接到善心人士的电话,一扫多个月来的阴霾。

“我觉得不可思议,我几乎绝望了,奇迹却发生了。”

低调善心人不愿受访

他说,很少企业和个人愿意赞助医学系的学生,一来学费贵,再者毕业后也无法替赞助者打工。

善心人士希望保持低调,也不愿意接受访问,郑滐宽觉得或许是因为跟对方“有缘份”,因此才获得赞助。

他指出,经过面试后,等了超过一个星期才接到通知,当时已经感到绝望了。

“面试的时候,他问了我很多问题,包括家庭状况、成绩、未来的愿望等,全程大约两个小时。我当时是以我无法获得赞助的心态面试,尽量放轻松,当时无法相信有人愿意赞助我。”

除了这名善心人士,优秀生发起众筹运动的新闻刊登后,不少热心人士联络他与其他同学,其中一名素未谋面的叔叔向他提供不少建议,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也提供不少意见。

他说,虽然如此,他也面对不少网民泼冷水,甚至有者特别写了两篇文章专门批评他。

“在同学中,我所申请就读的科系学费最贵,网民骂得最多的也是我,他们认为既然政府已经给予奖学金让我在本地大学就读,为何还要坚持出国,也有网民留言`没钱就不要读’等。”

被网民泼冷水批评


不过,他说,也有网民反击和替他们辩护。

“当时还挺痛苦的,还没筹到钱,但是又被网民谩骂、取笑、泼冷水,似乎我得罪他们了,不过我也没回应,我给父母看,大家也只能摇头叹息而已。”

这次能够获得善心人士的协助,他希望自己日后可以协助其他人。

“接受资助不会让我感到压力。”

剑桥20名额供非欧学生

尽管这次能够渡过难关,他以本身的经历劝告学弟妹,如果要修读医科,确保本身的经济情况允许或者能够找到资金来源才申请大学。

郑滐宽被英国剑桥大学医学系录取,该大学在英国和欧盟地区以外只开放20个名额给全球其他国家的学生,他通过面试和笔试的考验后而被录取。

郑滐宽的志愿是成为一名脑科医生,因此他在公共服务局去年提供1500令吉让优秀生申请各个顶尖大学时,也尝试向各家顶尖大学申请,不料却在获得录取后,今年年初被告知海外升学奖学金取消的消息。

他与其他8名现修读剑桥A水平教育文凭的优秀生在获得全球顶尖学府录取后,被告知无法获得公共服务局奖学金资助往海外深造,只好通过新闻发布会寻求私人企业的赞助。

郑滐宽在6月时对星洲日报说,剑桥大学是举世数一数二的知名大学,其他大学也有其优势,在其他大学上课,也可以努力达成愿望,但是,人生就只有一次的机会而已,还是很想去剑桥大学。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报道:吴珍妮·2016.09.14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