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6日星期四

时事论坛



日期:2015年3月29日(星期日)
时间:下午四点
地点:沙登新村民众会堂


继续阅读...

莲花菀民主行动党筹款晚宴



日期:2015年3月27日(星期六)
时间:晚上7点正


继续阅读...

为何全国“推特”总警长丹斯里卡立阿布峇卡,对BFM记者艾沙达祖丁(Aisyah Tajuddin)在质问伊刑法时,遭到死亡和强暴恐吓的威胁保持缄默?

为何全国“推特”总警长丹斯里卡立阿布峇卡,对BFM记者艾沙达祖丁(Aisyah Tajuddin)在质问伊刑法时,遭到死亡和强暴恐吓威胁视而不见?

卡立可以迅速在推特发出指示,对付民联领袖和非政府组织社运分子,但为何他对艾沙达祖丁遭到死亡恐吓和强暴恐吓的威胁,继续保持沉默?

总警长是否患上选择性注意(Selective Attention)症候群,让警方犯下选择性调查和骚扰民联领袖和非政府组织领袖的罪恶(公正党副主席暨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是最新的受害者,为第11名“我们抗争”集会遭扣留者),而总检察署也患上同样的选择性提控?

显然的,卡立不可能不知道过去36小时内,一些社交媒体发出对艾沙发出死亡和强暴恐吓。他需要解释在上述事件上,做了什么来衬托其自诩的警方专业和效率?

众所皆知卡立一直都通过推特,监控民联领袖和非政府组织社运分子,马来西亚人要了解和有权知道,总警长在艾沙遭受死亡和强暴恐吓一事上,做了什么?

艾沙遭恐吓事件,让其父亲达祖丁教授提出一个令人心碎的问题,马来西亚是否还能让我们的孩子安全居住?

他问:“马来西亚是否还能让我们的孩子安全居住?如果只是简单的提出对伊刑法、甚至是民主和干净选举的看法,都可以招来一堆谋杀、强暴和焚人的暴动,那么这个国家、公民和领导层究竟代表的是什么?这种文化从何而来?”

作为全国保护所有马来西亚人的警方一哥,卡立是最适合的人选来回答达祖丁的问题。

其他需要回答达祖丁的问题是我国首相,但有多少名马来西亚人会期待纳吉打破沉默,向马来西亚人保证国家,没有堕落到连抚养孩子都是不安全的。

当马来西亚不再是抚养孩子的安全地,就连投资者的投资也不安全,而马来西亚正在堕落至“失败国家”。

卡立必须要注意,他不能擅自集法官、陪审团和监控官权力于一身。

当总警长利用推特指示警方调查某人,他是集法官、陪审团和监控官权力于一身。因为总警长可以受到推特的误导。

例如在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的“Royal My Foot”推文,总警长质问是否指向马来统治者,但任何的初步警方调查只能断定潘俭伟不是攻击或批评马来统治者。

马来西亚需要一名总警长,将打击罪案和IS恐怖分子置为优先,让马来西亚人感到安全,并不是一直非专业地攻击民联领袖和非政府组织社运分子。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5年3月21日(星期六)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


继续阅读...

能源部:1MDB宜嘜發電廠未動工‧提高挖沙稅是因素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5日訊)能源、綠色科技與水源部指出,一個大馬發展公司(1MDB)去年獲頒的宜嘜3B發電廠工程至今仍未展開,是因州政府提高挖沙稅務及匯率因素,造成工程及持股利潤大幅下降;據知1MDB已積極以主導公司(lead player)角色招攬其他公司參與,以改善進度。

能源部以書面問答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及沙登區國會議員王建民的問題時如此回應。

兩人是詢及為何1MDB及馬拉科夫等公司去年獲頒的電廠工程至今遲遲未動工。

額外成本恐轉嫁消費者

潘儉偉進一步說:“1MDB連自身420億令吉的利息都無法償還,如何期待有足夠資金進行2項發電廠工程?而大馬水務與能源研究協會(AWER)也曾警告,每項發電工程延遲半年竣工,就須支付逾3億2千2百萬令吉的額外生產成本。”

他問拖延造成的額外成本,是否會計入國能的收購價而轉嫁給消費者。基於此,他呼吁能源部取消1MDB及馬拉科夫等的發電廠工程經營權,並對這些公司的延誤以罰款處罰。

他也指出,能源部表示1MDB及馬拉科夫獲頒電廠工程前,都曾獲財經機構證明有財力進行工程,這些背書的財經機構也應為造成人民負擔的失職接受懲處。

王建民質疑,能源部允許1MDB以“阿里巴巴”

招商聯營方式進行發電廠工程,是為了保有1MDB公司的僅有公司資產,因當該部收回該特許經營權,1MDB的資產及市值也將大幅滑落。


继续阅读...

指防恐法案不針對民聯 潘儉偉不信納吉

转载自《中国报》:

(吉隆坡25日訊)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指出,他不相信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指防範恐怖主義法案(POTA)不會對付民聯議員的承諾。

 “我無法相信納吉。”

 他說,納吉曾說會廢除1948年煽動法令,卻出爾反爾,此舉已讓人對納吉失去信心。

 潘儉偉今日與沙登區國會議員王建民一同在國會走廊召開記者會時,這么回應。

 此外,公正黨班丹區國會議員拉菲茲也在國會走廊召開記者會說,納吉曾說要廢除煽動法令,卻反口,並使用該法令逮捕政治人物和社運分子。

 他聲稱,民眾必須做好心理準備,因這比前首相敦馬哈迪的情況(使用煽動法令)更糟,至少以前敦馬有能力管理經濟。

 他預測,即將提呈防範恐怖主義法案,將會對持有不同政見的人士,帶來更嚴重的壓制。


继续阅读...

一马公司融资电厂有困难 潘俭伟担忧导致电费变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一个大马发展公司(1MDB)再添争议,政府承认该公司在东宜麦(Jimah East)发电厂计划面临融资问题,因此恐怕难以按时展开工程。

不过,该公司仍不打算放弃这项项目,相反打算领导财团一起进行工程。

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公布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的国会书面答复。

他警告,鉴于另一家发电厂公司Malakoff也无法按时竣工,上述计划每拖宕一年,国人即须缴付更昂贵的电费,承担6亿4400万令吉。

“既然全世界皆知一马公司没钱融资这些关乎国家利益的项目,唯一符合逻辑的事情,就是取消特许经营合约,且让有财务能力的公司竞投。”

一马公司应该被罚款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宣传秘书。他指出,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也询问能源部,鉴于一马公司无法为简称3B的东宜麦发电厂计划融资,这项计划会否移交给国家能源公司负责。

潘俭伟续说,尽管能源部坦言,一马公司无法履行能源委员会所设下的“商业运作日期时间表”(Scheduled commercial operation date),但一马公司却仍与”有关单位“协商,以领导财团,继续进行这项计划。

“一马公司获得政府颁发执照,却无法履行合约,我们是否应该允许它继续领导财团,从这项合约获得盈利?”

“这些财团不是应该在竞投计划前,就组成了吗?而不是在发现一马公司无法持续这项项目后,方才组成。”

他指出,一马公司已经违约,因此应被政府罚款。


继续阅读...

潘儉偉促中止1MDB 2發電廠工程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25日訊)民主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促請能源、綠色工藝及水務部終止發放給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的兩份發電廠工程,並交給有能力的公司興建,以避免人民繼續承擔高昂的電費。

他說,1MDB既然面對財務困難,無法依據合約如期展開工程,政府就應該終止這兩份合約,轉而頒發給其他有能力的公司。

潘儉偉週三在國會走廊召開記者會時發出這項敦促。他說,1MDB是在去年2月獲得能源部頒發森美蘭州的3B2000MW燃煤發電廠(coal-firedpower plant)的合約;同年8月,能源部再頒發一份4B2000MW的燃氣輪機發電廠(gas-turbine powerplant)合約給1MDB。

“從部長給予的書面回答,我們得知1MDB就連興建資金都拿不出,以致完工日期遙遙無期,導致政府在工程每延遲6個月,得承擔向其他獨立發電站購電的3億3000萬令吉額外費用,一年下來就是6億6000萬令吉。我們擔憂這筆費用將轉嫁給消費人,以致消費者必須付出更高昂的電費。”

他說,能源、綠色工藝及水務部長麥西慕以書面回應他的提問時說,一旦發展商連關鍵的進度都無法達致,或者無法依據合約動工,政府有權力收回給予任何發展商的合約。

“可是,在這兩份合約中,1MDB仍沒有違約,而且也尚未到面對處分,因此,政府沒有計劃要取消頒發的合約。”

不過,他強調,在3月19日回應沙登區國會議員王建民提問時,麥西慕承認1MDB因為面對財務問題,以致在推行有關計劃時面對挑戰。(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2015年3月25日星期三

若談不妥民聯恐瓦解

转载自《中国报》:

 (吉隆坡24日訊)民主行動黨民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指出,若民聯無法就吉蘭丹州政府通過伊刑法一事,從伊斯蘭黨獲得合理的解釋和解決方案,民聯最終或會面臨瓦解。

 他說,伊黨在沒有獲得行動黨和人民公正黨同意下,自行向州議會提呈伊刑法及通過該法案,此舉讓民聯三黨之間產生了爭議。

 潘儉偉今日在國會走廊接受媒體訪問時說,行動黨會盡快與公正黨進行商議,以解決這風波,避免失去人民對民聯的支持。

 他說,商議過程可能會耗時,若民聯三黨之間無法取得共識和解決方案,瓦解民聯將是民聯最終採取的應對方案。

 詢及行動黨與伊黨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不合作的時限時,潘儉偉說的話沒有任何的時限,或許會永遠都不合作,若無法取得滿意的解釋。


继续阅读...

不是民联政策 行动党决不同意伊刑法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4日讯)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说,行动党坚决不同意实行伊刑法,清楚地标示了它不是民联的政策。

他发表文告说,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不明白“互相尊重”和“异中求同”的概念;更糟的是,哈迪阿旺甚至不明白何谓联盟共识。

他说,根据《马新社》日前的报道,哈迪阿旺认为伊党背叛的问题并不存在,因为民主行动党的林吉祥连同民联领袖,在2011年9月签署了一份对于落实伊刑法“异中求同”(agree to disagree)的声明。

“令人失望的是,哈迪阿旺还接着辩称,这意味着该联合声明‘接受吉兰丹州政府有权利落实伊刑法’,而他们只是给予民主行动党不同意的空间。”

他说,不幸的是,上述说法突显了哈迪阿旺正在恶意地扭曲自己所说的话,以辩驳吉兰丹州伊斯兰党已对这个联盟背叛长达7年的事实。

潘俭伟说,事实上,吉兰丹州伊斯兰党背叛的不仅是民联,而是所有在上届大选为他们投下一票的大马人民。


继续阅读...

2015年3月24日星期二

行动党与背信弃义的哈迪终止共事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5年3月24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中委会于2015年3月23日一致议决:

民主行动党重申我们对民联的承诺与期许:民联作为各族群、宗教与信仰的所有马来西亚人,共建以自由、公正、民主、廉政、人权为基本价值的新马来西亚人的执政联盟。 民主行动党也重申民联盟党必须尊重《共同纲领》的精神,以信任和相互尊重的民联最高理事会会议共识作为持续运作的基本规则。
民主行动党以违宪为由,反对实行伊刑法。马来西亚人民在上届大选因《共同纲领》而投选伊斯兰党,投选伊党不代表支持伊刑法。因此,民主行动党所有37名国会议员将反对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国会的伊刑法私人法案。

民主行动党谴责哈迪阿旺与巫统合作破坏民联共识精神与《共同纲领》的不诚实和可耻的作为,例如

(a)哈迪背叛民联最高理事会集体议决支持旺阿兹莎为民联雪州大臣唯一人选,最终导致长达数月、几乎击垮民联雪州政府的危机;

(b)在2015年2月8日的民联最高理事会承诺丹州伊刑法草案将在之后的民联最高理事会讨论后能提呈议会,却没有践诺;

(c)哈迪在伊党中委会和民联最高理事会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于2015年3月18日向国会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

民主行动党无法与哈迪这样继续不诚实和可耻作为的伊党主席合作。民主行动党不再信任哈迪作为民联领袖,也对他失去信心,即起终止与哈迪共事。由于哈迪是伊党在民联的代表,民主行动党议决与哈迪共事,将导致民联最高理事会瘫痪。民主行动党将会见人民公正党领导层商议民联的未来。

巫统在2014年3月27日在国会怂恿伊斯兰党,承诺联邦政府将支持丹州实行伊刑法。民主行动党要求首相纳吉立即对是否支持丹州伊刑法和丹州巫统议员支持伊刑法的角色,作出清楚的交待。纳吉也必须宣布是否支持哈迪的私人法案。

- 林冠英


继续阅读...

實現改朝換代‧1MDB課題傳達鄉區

转载自《星洲日报》:

(馬六甲23日訊)對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420億令吉總債務醜聞窮追猛打的行動黨雪州主席兼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期待,能把一馬公司課題的系列事件,傳達給鄉區的馬來與年長選民,實現改朝換代。

他形容,一馬公司醜聞給了要改變的國人充滿更高希望,不只人民受不了,連前首相敦馬哈迪也無法忍受現任領導層的貪污腐敗而出言批評,因此希望能突破資訊和媒體封鎖,將一馬公司事件傳達給鄉區巫裔選民。

1MDB內幕越挖越多

潘儉偉昨晚在行動黨怡力區主辦的晚宴上,道出他從2010年便開始揭發一馬公司弊端,到最後越挖越多內幕,演變成420億令吉總債務的來龍去脈,甚至因在報章針對一馬公司事件發表文告,成為第一名被首相納吉告誹謗的國會議員。

“我不管是羞恥還是驕傲,我知道的是,有人民在背後給我們支持,讓我們繼續做目前做的事。”

他形容,一馬公司挖出了一個大洞,錢也被人騙了,政府再不能用人民的錢來挽救。

潘儉偉說,一馬公司在5年前和沙地阿拉伯一家公司合資成立聯營公司,一馬公司投資現金10億美元持有40%股份,阿拉伯公司注資15億美元的油田資產,持有其餘60%股份,但聯營公司成立不久,卻無端出現7億美元債務。

“結果從10億美元中拿了7億美元,進了夥伴公司的戶頭,這是不是很明顯的騙局?《砂拉越報告》調查,到底這7億美元去了哪家公司,還了給誰?結果是轉入由年輕富商劉特佐和其夥伴控制的Good Star公司的瑞士銀行戶頭。”

他表示,上週曾在國會追問,為什麼納吉和劉特佐的關係這麼親密?


继续阅读...

领袖高谈热门课题 民行晚宴千人捧场

转载自《中国报》:

(马六甲23日讯)行动党怡力州选区服务中心举办的“改朝换代,你我同在“政治晚宴,邀请多位行动党中央领袖发表演讲,他们与在场者分享及讲解最近热门及人民关心的课题,包括伊刑法、消费税及一马发展公司(1MDB)。

 晚宴于昨晚在培风中学礼堂举行,吸引千人出席,当晚发表演说者包括行动党秘书长兼槟首长林冠英、副主席兼古晋国会议员张健仁、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副组织秘书伍薪荣、社青团团长兼亚沙国会议员张聒翔及大会主席兼怡力州议员郑国球,以及绿色盛会主席黄德。

 会上也进行声援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的仪式,呼吁政府释放安华。晚宴也为怡力州选区服务中心筹得4542令吉的款项。


继续阅读...

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不明白“互相尊重”和“异中求同”的概念;更糟的是,哈迪阿旺甚至不明白何谓联盟共识

根据《马新社》日前的报道,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认为伊党背叛的问题并不存在,因为民主行动党的林吉祥连同民联领袖,在2011年9月签署了一份对于落实伊刑法“异中求同”(agree to disagree)的声明。

令人失望的是,哈迪阿旺还接着辩称,这意味着该联合声明“接受吉兰丹州政府有权利落实伊刑法”,而他们只是给予民主行动党不同意的空间。

不幸的是,上述说法突显了哈迪阿旺正在恶意地扭曲自己所说的话,以辩驳吉兰丹州伊斯兰党已对这个联盟背叛长达7年的事实。

民主行动坚決不同意实行伊刑法,清楚地标示了它不是民联的政策。这种共识已经由来自不只是民主行动党,也包括人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的各级领袖一再重复声明。以伊党总秘书拿督慕斯达法阿里为例,在2011年1月的丁能州议席补选期间,慕斯达法就曾经告诉媒体和选民,伊刑法不是民联的共同政策和纲领。

在2011年发出的联合声明所同意的是,承认吉兰丹在1993年通过的回教刑事法典,都是在民联成立前通过的法律,哈迪阿旺通过声称这样的认同就是支持吉兰丹的政策显然是虚伪的。

当民联盟党“异中求同”时,意味着这并非联盟的政策。因此,任何试图实行联盟之间强烈反对的任何政策,就是一种违反和背叛联盟的做法。

事实上,吉兰丹州伊斯兰党背叛的不仅是民联,而是所有在上届大选为他们投下一票的大马人民 。伊斯兰党领袖已经三番四次地向国家保证,虽然伊刑法仍是该党的政治目标,但它并非需要优先实行的政策。在2011年,慕斯达化曾向马来西亚人民保证“即便伊斯兰党在国会赢得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且拥有绝对的权力,伊斯兰党要做的第一件事将不会是实行伊刑法。”

可笑的是,伊党竟然试图以要落实地方议会选举这个理由,把民主行动党和林吉祥描绘成也都是“背叛”民联。哈迪阿旺应该阅读民联的共同政策和纲领,它清楚地说明了民联将“加强地方政府的民主”。事实上,伊党对于地方政府选举不合逻辑和虚弱的抗议,应该被视为这是他们对联盟共识的另外一项冒犯。

讽刺的是,把自己描绘成作为一位虔诚宗教领袖的哈迪阿旺,如今却沉溺于这种公然的不诚实和欺骗。哈迪阿旺的背信弃义行为,只会造成的结果是只要他继续担任伊党主席,伊党不能获得民联和大马人民的信任。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3月23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3月23日星期一

潘俭伟就“皇家我的脚”向警方录供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3日讯)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今午针对其“皇家我的脚”推文向警方录供,强调推文中的“皇家”並非是指皇室。

根据《马来邮报》报导,潘俭伟在录供后表示,他所发的“混蛋。真是混蛋。皇家我的脚”推文,当中的 “皇家”是指皇家警察,而非皇室。

潘俭伟表示, 那只是他针对公正党班台谷国会议员努鲁依莎,被警方逮捕一事感到气愤与挫折而发的一则推文。

“就像我之前所讲的,那(推文)只是为了表达我对努鲁被逮捕的愤怒与挫折;那并非针对任何的皇室。”

也是公正党副主席的努鲁依莎于上周一因为在国会发表的演词,遭到警方援引煽动法令逮捕,并扣留一天助查。

而潘俭伟是在得知努鲁被逮捕后发出了上述推文,而引来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的回应,指皇家警察将召见潘俭伟以了解他说指的“皇家”是否指皇室。


继续阅读...

推特發表“Royal my foot”‧潘儉偉今錄供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22日訊)民主行動黨宣傳秘書兼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將於明天下午,針對其推特言論到武吉阿曼警察總部錄口供。

他將由行動黨蒲種區國會議員哥賓星陪同前往錄供。

潘儉偉曾在本月16日於推特上用英文寫到“Royal my foot”,全國總警長丹斯里卡立阿布巴卡隨後在推特發文指將會傳召潘儉偉錄供,要求他解釋其言論是否意指我國皇室成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