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9日星期五

BBC访问谈一马案,潘俭伟叹人民“云吞面”被干捞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8年1月18日 晚上7点54分

一马公司案继续成为全球焦点,近日收录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纪录片。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在影片中以云吞面为喻,绘声绘色形容贪腐者如何独吞“肉、面、水饺”,把云吞面“干捞”后,再把“辣椒”留给人民。

这部纪录片名为《沙地王室》,讲述沙地王室如何卷入贪腐案,其中一大焦点正是一马公司。

影片简述一马公司丑闻,并访问多年追击一马公司丑闻的潘俭伟。

叹人民只能吃“辣椒”

只见潘俭伟坐在茶室,眼前放了一盘云吞面。他一边比手画脚,一边以云吞面为比喻。

“(政府)承诺我们一盘美味的面,放满肉、菜、水饺,而人民会大快朵颐。不过,我心存质疑。”

“我们早知他们会把肉占为己有。但实情却是,他们非但拿走了肉,还拿走了水饺、整盘面,只剩辣椒给我们。这令我们很受伤。”

语毕,潘俭伟把面与配料倒向另一个盘子,眼前的盘子只剩一碟小辣椒,隐喻人民最终未获财富,只得痛苦。

投资消失无影无踪

这部纪录片是在周二在英国广播公司播出。影片开始时,先提及吐奇王子(Prince Turki Abdullah Al Saud)在一马公司初创时的角色。

2009年,一马公司获政府注资50亿令吉后,展开的第一个项目,是与吐奇王子创立的沙地石油国际公司合作。

《砂拉越报告》网主凯丽在影片中说,这项交易是由吐奇王子与首相纳吉在一艘豪华游艇上谈拢的。

影片旁白解释,这笔钱不久后就无影无踪了。

“一马公司在沙地王子的公司投资10亿美元。不过,数天之内,7亿美元消失了。”

“一马公司也在其他项目投资数以十亿元。其中,大部分资金也不见了。”

多国调查一马丑闻


一马公司丑闻正受到美国、法国、比利时、新加坡等全球多国调查。其中,美国司法部估计,一马公司至少有45亿美元遭人挪用,大马“一号官”窃取逾7亿美元,“一号官妻”更从中接获粉红巨钻。

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已经确认,首相纳吉就是“一号官”。但他说,诉讼案没直接点名纳吉,说明纳吉非被调查的对象。

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去年底更直言,一马案乃“盗贼统治最恶劣的例子”。

另一方面,纳吉坚持没有牟取私利,而总检察长阿班迪也宣告纳吉清白无罪。


继续阅读...

2018年1月18日星期四

指林吉祥昏迷是垃圾謠言!潘儉偉:他在玩Pokemon呢!

转载自《M中文网》:

(吉隆坡17日訊)有傳言指剛接受切除小腫瘤手術的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陷入昏迷,不過該黨宣傳主任潘儉偉駁斥有關傳言,更指林吉祥已經在康複當中。

他接受《Malay Mail》訪問說:“完全是廢的(指林吉祥昏迷的傳言),他康複得很順利,甚至在玩Pokemon”。

潘儉偉也說,林吉祥沒有出國動手術,他目前在家,手術也是在槟城進行。

行動黨署理主席哥賓星也否認有關傳言,因爲他在上周才到槟州去探望林吉祥。

“廢話,他很好,沒昏迷,他康複得很好,很快就可以重回崗位。”

林吉祥早前被證實患癌首期,但已經順利切除左腎小腫瘤,手術成功。

林吉祥也是智能手機遊戲《Pokemon》的玩家,2016年的報導指他已經到達26級。


继续阅读...

2018年1月15日星期一

林吉祥料27日伤愈见民眾

转载自《东方日报》:

(无拉港14日讯)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兼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代表未克出席的该党国会领袖林吉祥,问候所有出席晚宴者,并表示林吉祥虽然刚动手术,但对方有很坚强的意志力,因此伤口復原得非常迅速。

「林吉祥也预计將在2周后,即本月27日復出,参与振林山的一场活动。」

陈国伟是于昨晚出席无拉港民主行动党筹款晚宴时,如此表示。出席者包括雪州主席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全国副主席兼霹雳州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霹雳州主席兼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雪州组织秘书兼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雪州副秘书兼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加影市议员央赛夫拉及黎潍裮等。

倪可敏表示,要入主布城、击败国阵,就必须动摇巫统的基本盘。

他指出,所谓的巫统基本盘,即是包括公务员、垦殖民及巫统传统支持者的选票。

「要入主布城,打倒国阵,最佳人选就是93岁的马哈迪,因为他最了解巫统、最了解国阵。」

「在上届大选,大马共有222个国会议席,要执政必须贏得112个国会议席,距离反对党所贏得的89个国席,仅差23个。」

「与此同时,国阵在上届大选,有高达44个所贏得的国会选区,多数票是少于5%,因此我们只要爭取到该5%选票,并保留支持票,即有机会改朝换代。」


继续阅读...

2018年1月11日星期四

爱大华行动党《全民团结,拯救大马》筹款晚宴



2017年步入尾声之际也推翻全国大选会在今年内举行的预测,而5年任期即将任满之际,2018年上半年毫无意外是各政党筹备选战忙碌的月份。

木威区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指出,早前各界都言之凿凿大选将会在今年举行但因为各因素让首相纳吉迟迟不肯解散国会,造成他们的猜测落空。他指出,虽然之前每隔几个月都会有“专家”跳出来预测大选日期,但行动党不受影响继续在原区提供服务。

倪可汉指出,他自2008年首次中选成为国会议员后分别在选区内爱大华、班台和木威开设3间服务中心,并在每周由他或助理走访选区为居民提供服务。另外,他也跟隶属木威国席的班台州议席前后两任议员倪可敏与黄渼沄合作愉快,国州议员分工合作分担选区内的工作。

他非常感谢本地选民给予热烈支持,有人民当行动党的后盾是火箭国州议员服务的动力。为了筹备大选基金,爱大华行动党支部决定在2018年1月21日(星期日)晚上7点在爱大华古田会馆举办《全民团结,拯救大马》售票晚宴提早备战大选。

工委会主席张友强说,当晚演讲嘉宾包括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木威区国会议员倪可汉、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和班台区州议员黄渼沄。他说,晚宴票券分为两种包括贵宾座票价100令吉/张,普通票价50令吉/张。

有兴趣购票者可以联络黄宗宜 016-5216186、彭兴忠 019-7774835、陈为飞 019-5567184、张宇晨 016-5045253、张友强 017-5076397和爱大华行动党支部 05-6726885。

图:爱大华行动党呼吁大家购票支持宴会。前排左起彭兴忠、倪可汉、黄渼沄和陈为飞,后排左起张友强、张宇晨和黄宗宜。


继续阅读...

无拉港行动党大选备战基金筹款晚宴



第十四屆大选近在眉睫,无拉港行动党將举办1场千人筹款晚宴以对抗被盜贼统治的政府,目标450桌。地点位于蕉赖鸿贸商城(永旺购物中心后面)。我们呼吁大家支持这场定于2018年1月13日行动党晚宴,只要拥有充足的大选备战基金,我们相信能夠在下一屆大选推翻这一个腐败的政权。

除了主人家黄田志和王建民以外,大会也邀请到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陈国伟,全国副主席古啦,雪州主席潘俭伟还有霹雳州主席倪可民为当晚的主讲嘉宾。

谢谢。

询问电话 : 0198340331 / 0196220331


继续阅读...

雪州希盟“三缺一”力挺大会共识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8年1月10日 晚上8点37分

希盟大会落幕3天后,雪州希盟三党集体发文告,力挺大会共识,唯独少了公正党。

这篇文告由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雪州团结党主席阿都拉西(Abdul Rashid Asari)、雪州诚信党主席依占哈欣(Izham Hashim)三人联署,独缺雪州公正党主席阿兹敏。

这篇文告写道,三党恭贺希盟大会圆满落幕,并鼎立支持大会一切共识,即:

1. 希盟在第14届大选的正副首相人选,为马哈迪与旺阿兹莎;

2. 竭尽所能释放与特赦安华,以让他出任第8任首相;

3. 西马半岛议席分配给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团结党;

4. 尽快公布竞选宣言。

《当今大马》透过WhatsApp询问潘俭伟为何公正党未联署时,潘俭伟仅仅贴出雪州公正党宣传局主任希兹万(Hizwan Ahmad)本周一所发表的文告,未多加置评,玩味十足。

希盟在过去的星期天举办大会出台“希盟共识”,除了公布政纲和议席分配外,更正式圈定希盟总裁马哈迪为首相人选,而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为副首相人选。

翌日(8日),雪州公正党宣传局主任希兹万(Hizwan Ahmad)发文告,表达对希盟首相人选的宣布感到失望。

“虽然我们尊重希盟最高领导层的决定,但我们也想表达不同立场,就让这记录在历史。”

而公正党全国妇女组主席兼雪州公正党署理主席祖莱达也发文告,反对马哈迪回锅任相,并再次主张马哈迪大可担任资政。

此前,就在希盟迟迟未宣布首相人选时,前公青团长依占就以资深在野党领袖应让贤给年轻领袖上位为由,公开建议雪州公正党主席兼州务大臣阿兹敏为希盟首相人选。

祖莱达向来被认为是阿兹敏的重要亲信。


继续阅读...

2018年1月10日星期三

一马卖资产筹钱还IPIC?潘俭伟疑是政府掏荷包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8年1月9日 下午1点37分

一马公司今年底前按照和解协议向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还清款项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追问,一马公司是如何筹措这笔债务,当中是否有任何隐瞒?

他发文告表示,大马人深切关注一马公司如何清还IPIC债务。

“一马公司官方文告只说明,通过‘持续性重组计划’所得资金来还债。”

“但没有人知道,所谓的‘重组计划’是什么。”

海峡时报报道仅烟幕

潘俭伟也发现,有人似乎有议程地泄漏一些资料给新加坡《海峡时报》,让《海峡时报》报道,一马公司或是脱售两家公司的股权,以获得资金向IPIC还债,这两家公司分别在槟城和雪兰莪英达岛拥有土地。

他指,《海峡时报》报道称,有关匿名买家很大可能是由中国政府拥有的企业。

他说,《海峡时报》已非首次在报道中尝试掩盖一马公司的金融问题,例如一马公司脱售大马城给依斯干达滨海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的报道。

他指,《海峡时报》在一马公司向IPIC付款的报道称,大马政府官员拒绝透露买家,但却引述其中一名了解详情的金融人员称,一马公司该两家公司股权是由中国政府拥有的企业收购。

“有关报道已被本地媒体引述,这已成功让一马公司避开回答棘手问题,即一马公司如何找到资金来偿还IPIC债务。”

质疑是财政部还债

无论如何,潘俭伟质疑,若一马公司真的已售出有关资产给中国政府拥有的企业,那为何一马公司官方消息却“完全沉默”?

“纳吉和一马公司应该会以胜利姿态证明批评者错误,就如他们过去都会那样做。而若一马公司已把拥有土地的两家公司卖给外国投资者,不管是中国或其他人,那应有官方过账记录,这些资料可向民众公开。”

他提醒,一马公司是分别以2亿9400万令吉和11亿令吉购买雪兰莪和槟城土地,批评者称这个买价过高,但潘俭伟说,两片土地加起来的价格应该少过14亿令吉。

“所以若《海峡时报》的报道正确,那所浮现的问题是,中国政府拥有的企业是否会支付离谱的24亿令吉来购买这些土地,以让一马公司可向IPIC还债?”

“抑或这只是另一个骗局,以逃避事实,即财政部直接或间接两次支付总共约12亿4000万令吉债务给IPIC?”

去年低清完IPIC债


一马公司与IPIC是于去年4月24日达致部分庭外和解,一马公司将会支付12亿零545万美元(马币51亿6000万令吉)予IPIC。

根据和解协议,一马公司将分两次支付这笔款项,其中第一笔的6亿零272万美元将须在8月1日前支付,而余款则必须在去年年终前支付。

不过,一马公司无法按期缴付第一笔款项,最终几经拖延下,才分别于8月11日与30日支付总共6亿零272万美元。

至于余下的6亿零273万美元(马币约25亿7400万令吉)须在去年年终前付款,而一马公司在去年年底发文告证实,已向IPIC支付须在12月31日前缴付的款项。

但一马公司在文告中并没透露如何筹募第二笔的6亿零273万美元,只说一切资金源自重组计划的收益,新加坡《海峡时报》之后报道,一马公司是把属下两家公司的股权,售给中国官企,才得以付款予IPIC,这两家公司分别于槟城北部及巴生港口一带拥有土地。

但第二财长佐哈里受询时表示,不知晓一马公司是否把属下资产脱售给中国官企,马来西亚未欠中国恩情。


继续阅读...

2018年1月8日星期一

潘俭伟:国家债务料将突破1兆令吉



继续阅读...

财政部接管106交易塔,潘俭伟质疑为拯救1MDB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8年1月8日 下午1点14分

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旗下的106交易塔(106 Exchange Tower)项目,最近从印尼财团转移到大马财政部手中。这种变化令人怀疑,又是一次拯救一马公司的伎俩。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说,财经报刊《The Edge》报道,财政部已透过MKD Signature,从印尼Mulia集团手中接管106交易塔。

而这个项目所在的这块3.42英亩的土地,是当初一马公司以6亿6500万令吉的价格,出售给Mulia集团。

他指出,政府接管这项项目的大部分股份,当中目的可疑。

“政府用纳税者的钱涉及另一大型项目,有必要吗?第二财长佐哈里不是已经宣布,内阁决定冻结一切高端商业与住宅项目?为何财政部为房产过剩插一脚?”

“更重要的是,若Mulia集团当初以6亿6500万令吉买下这块地,财政部支付多少以购买项目的51%?”

质疑当初有秘密协议

他指出,这项交易涉及数亿令吉,甚至上十亿令吉,令人质疑是否为了拯救一马公司。

他怀疑,一马公司与Mulia集团之间当时是否签署了秘密的卖出期权(put option),使得Mulia集团可以更高价把股权卖回给一马公司?

“一马公司显然没钱从Mulia买回股份,财政部是否被迫挺身解救一马公司?”

购回部分地已非首次

潘俭伟也指出,财政部从一马公司购回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部分土地,已经不是第一次。

他说明,2015年,财政部旗下的Aroma Teraju,也曾在向一马公司购回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部分土地。

潘俭伟指出,政府向一马公司出售70英亩的这片土地后,财政部却以高于原价2亿3000万令吉向一马公司买回其中部分土地,实在荒谬。

他呼吁财政部与一马公司向人们公开更多交易细节。

化整为零售给六公司

2010年,政府以2亿3000万令吉,即每平方尺75令吉价格,将一块地处班登交通圈(Bulatan Pandan)的70英亩土土地卖给一马公司。

一马公司当时以伦敦金丝雀码头为模范,将此项目称之为吉隆坡国际金融区。后来,这项项目易名为敦拉萨贸易中心,以纪念首相纳吉之父。一马公司面对资金周转问题后,敦拉萨贸易中心项目转至财长机构(MOF Inc)底下,在TRX City 公司下运作。

TRX City私人有限公司前称为1MDB Real Estate私人有限公司,由财政部全资拥有。除了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之外,该公司也掌控大马城项目。

接着,70英亩的土地切开,分别卖给6家公司,包括印尼Mulia地产发展私人有限公司、Affin银行、朝圣基金局、WCT Precious发展私人有限公司等。


继续阅读...

2018年1月5日星期五

促廖中莱与新国洽谈,议员倡议废“报复式路费”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8年1月5日 下午2点14分

踏入2018年,柔州东疏大道废除收费站已过5天,但新加坡却未废除相应的过路费。为此,行动党士乃州议员黄书琪促请交通部长廖中莱与新国洽谈,以取消这项“对等的报复式收费”。

她今日发文告说,既然马方已不再在马来西亚长堤关卡征收13令吉60仙的东疏大道收费,新国也应该尽快废除对等的5.30新元过路费。

她指出,从2014年开始的过路费战争,两国政府坐收盈利,但柔佛州人等许多道路使用者却任人鱼肉。

“两国执政者报复式的调高关卡过路费,徒增普通百姓的通关费用,更不用说商家与每日通勤的工作人士大受影响,但是两国政府无视民怨,冤冤相报到今天。”

“我呼吁廖中莱尽快与新加坡的交通部长洽谈,确保新加坡废除与东疏大道收费对等的报复式收费。”

“新国素来坚持长堤两端收费对等,为了对应马来西亚目前的收费,新加坡应尽快废除高出许多的关卡过路费。在1月1日东疏大道收费废除后,新加坡政府不应有任何借口继续收取如此高昂过路费。”

她说,两国起初积极竞相调高收费,如今却不愿坐下来谈调整过路费事宜,态度实有天壤之别,令人失望。

东疏大道连年亏损

东疏大道(EDL)是2014年8月起,针对所有出入新山关卡的车辆,不管是本国车或外国车征收过路费:第一级普通轿车从原本单程入境收费2令吉90仙,改为双程出入境需缴16令吉50仙,涨幅达5倍。

当时,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揭露,经营东疏大道的上市公司马资源(MRCB)在与政府的34年合约中,可从新山关卡赚取43亿令吉过路费。

同年9月12日,新加坡政府宣布,除了摩哆以外,所有出入境新国的交通工具过路费,将从10月1日起调涨。 新加坡政府表示,马新两国一直以来的政策是,两国的过路费必须相配。

首相纳吉在去年提呈2018年预算案时宣布废除4个大道收费站,当中包括东疏大道。

不过,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却点出,马资源公司(MRCB)早就急欲脱售亏损连连的柔佛东部疏散大道,政府废除收费站,最终向大道公司赔偿数十亿令吉,恐是为了拯救大道公司。


继续阅读...

2018年1月4日星期四

选民称削弱选票力量 反对白沙罗选区重划

转载自《光华日报》:

(莎阿南3日讯)选举委员会日前在雪兰莪州展开选区重划听证会,今日轮到经过重划后成为全国最大选区的P106白沙罗(原为八打灵北区)听证会。

该区的数十名选民今日应邀出席听证会,提出该区选民反对选区划分的原因。

来自八打灵再也20区的蔡苹水指出,他们提出的反对主要是因为该区进行重划后,选民人数大量增加,选票力量变得微弱。

他说,该区经过重划后,选民人数超过15万人,而其他毗邻选区因为被划分入白沙罗区,导致选民减少,这将出现选票不平衡的情况。

“选区应该是要相同大小或差不多大小,但是白沙罗的情况是选民大幅增加,我们的选票力量就变得微弱。”

蔡苹水在出席听证会后,接受媒体访问时,如是表示。

他说,以前八打灵北区的选民都是来自八打灵再也区,但是经过划分后,选民分别来自武吉兰璋、双溪毛糯、甲洞。

他指出,由于地区的不同,选民的需求也不同,因此他们会担心国会议员是否有能力兼顾不同地区选民的需求。

国会议员奔波3市议会

他补充,白沙罗国会议席将涵盖八打灵再也市议会、莎阿南市议会及士拉央市议会,若国会议员要解决选民的问题,将奔波于三个市议会,对国会议员非常不公平。

选委会在雪州展开的雪州选区重划听证会已经进入第五天,今日出席听证会的代表包括来自蒲种及八打灵北区的选民,同时净选盟也将在下午时段出席听证会。

八打灵北区在选区重划中被改名为白沙罗,并成为单一最大的国会选区,选民人数高达15万0439人,比起2013年大选时的8万5401名选民,增加幅度高达76.2%。

早在选委会公布选区重划建议时,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便质问选委会要如何证明及合理化他选区的选民人数暴增至76.2%,使它成为国内最大的国会议席。


继续阅读...

2018年1月3日星期三

“犹如极权共产国”,潘俭伟抨政府查禁再益书籍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8年1月3日 中午11点34分

内政部以维护公共秩序为由,查禁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所著的《向你问好:观察大马伊斯兰化》,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形容,此举犹如极权共产党一般。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说,诚如再益所言,内政府查禁其书之前,未曾解释或咨询他,甚至也未曾通知他。

潘俭伟说,凡此种种,凸显在《印刷机与出版法令》下,内政部拥有巨大权力,可在没有明确理由下查禁任何书籍。

“单是2017年,(政府)就在宪报列出44份出版刊物。”

“在没有清晰理由下,查禁这些书,显示政府施展极权,控制马来西亚能讨论的想法。这全然违反马来西亚秉持的民主价值。”

“以如此粗暴籍口查禁书籍,有如回到斯大林或毛泽东政权,即一切表达,不论书写还是艺术,只要被视为有损统治精英利益,就会遭遇查禁。”

应在法庭见公理


潘俭伟说,在民主社会,一旦怀疑作者与出版社犯罪,政府可把他们控上法庭;即便没有犯罪,政府也须提出事实与理据,证明书籍内容错误。

他进而呼吁内政部长阿末扎希证明政府并未贬低联邦宪法的民主原则,将马来西亚推向共产国家。

阿末扎希是在12月19日,以威胁公共秩序、引起舆论不安及不利公共利益为由,在宪报援引《印刷机与出版法令》查禁《向你问好:观察大马伊斯兰化》。这本书讨论大马近数十年以来的伊斯兰化政策,并由Zi Publication在2015年出版。

事后,再益大感不满,并扬言要上庭状告政府,讨回公道。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23日星期六

拒绝国会议事录形同藐视,议长受促谴责选委会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7年12月23日 下午1点45分

柔行动党早前揭露,选委会竟然拒绝接受国会议事录为听证会呈堂证据。对此,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要求国会议长介入,捍卫国会的尊严。

潘俭伟在今天文告指出,议事录明载国防部副部长巴哈伦承认军营尚未竣工,但选委会注册官在听证会上却拒绝采纳之,此举已构成藐视国会。

“ 根据国会议事录第136页的记载,佐哈里巴哈伦被询及军营目前的情况时,他曾说‘尚未完工’。”

“(选委会)注册官却拒绝采纳国会议事录作为证据,这明显已是藐视国会案例。”

有鉴于此,潘俭伟敦促议长班迪卡谴责选委会,也要求选委会训斥该名注册官,并且重新聆审选民针对昔加末可疑选民所做的抗议。

“选委会若无法履行以上事项,则进一步证明了选委会不是宪法设定的独立机构。反之,它只是国阵的爪牙。”

连法庭都接纳为证

潘俭伟指出,听证会主席是以国会议事录“不可信”为由,拒绝采纳议事录为证据。

“选委会注册官在可疑军眷选民被移到为竣工的昔加末军营的听证会上,指国会议事录‘不可信’,因而拒绝以议事录为证据。”

潘俭伟引证《1950年证据法》第78(1b)条文,强调国会议事录是国会议事的官方记录,而法庭亦承认议事记录为证据。

“若司法机关皆承认议事录为证据,选委会怎能拒绝承认这份官方国会记录?选委会注册官指议事录不可信,即是指控国会议事不可信。”

《1950年证据法》第78(1b)条文阐明,国会、马来西亚立宪前的联邦立法机关或任何州属立法机关的议事过程,可透过会议记录、国会刊宪的法令、条例、法律,或由政府印制的副本或摘录等文件来证明。

可疑军眷选民疑云

10月杪,柔佛行动党揭露,昔加末未竣工军营竟有1079名军人选民,而柔佛新山已关闭三年的马芝迪军营竟还有218名选民。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质疑,国阵操纵军人选票以赢得来届大选。

国防部副部长巴哈伦(Mohd Johari Baharum)11月27日在国会承认,虽然柔州昔加末军营还未竣工,但已有逾千名军人与家眷转为当地选民。他强调,就算军营还未建竣,但军眷选民已可搬到当地。

随后,昔加末选民向选委会提出反对,而选委会在本月初召开连续5天的听证会,由柔州选委会主席沙菲益主持。惟多数的反对皆以失败告终 。

行动党法律局秘书黄美诗本周四(21日)声称,沙菲益偏袒行事,且拒绝采纳国会议事录为证。


继续阅读...

2017年12月22日星期五

迎变大马迎圣诞 一起实现马来西亚之梦



大家冬至吃了汤圆了吗?再多几天就轮到圣诞节了!

虽然不同的人庆祝不同的节日有不同的意义,趁着节庆期间互赠礼物的当儿,不如大家也给迎变大马/马来西亚之梦(Impian Malaysia)的受益人送上一份简单的礼物吧!

Impian Malaysia是由一群志同道合的义工们,用一步一脚印去到偏远的乡区、为他们建造更美好家园和未来的一个热血计划。

这个计划,帮助远在乡区、同为马来西亚子民的他们,也能获得我们垂手可得的干净水、电源、医药、教育,甚至是交通的便利和一个坚固的遮头瓦。

您每一分每一毫的捐献,将可以帮助我们,帮助到更多个他们。

让我们在欢乐过节的同时,也让他们可以和我们一样,开开心心、过上更好的每一天!

这个圣诞,欢迎大家一起来捐助“马来西亚之梦”计划。

有意捐款者可将款项直接存入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DAP Malaysia"的Maybank户口:5141 7814 5866

凡是捐助至少200令吉给此计划的支持者,只要将汇款证明和地址发给impianmalaysia@gmail.com,您将获得一本《迎变大马》精装本。

您也可以浏览https://www.facebook.com/ImpianMalaysia,以了多解更多详情。


继续阅读...

航委会合理化涨价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22-12-2017(星期五)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大马航空委员会(MAVCOM)宣称机场税(乘客服务费,PSC)若被保留在过去LCCT(廉航终站)的水平是“不可持续的”(unsustainable)说法,证明调涨机场税就是为了要拯救马来西亚机场控股有限公司(MAHB)。

大马航空委员会两天前对《透视大马》(The Malaysian Insight) 指出:

……当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 2)开始营运时,尽管其服务和设施都很优越,但所实施的机场税率却与LCCT一样。鉴于一个更大和更先进机场的营运和维修成本都更大,这种情况是不可持续的……

事实上,我们一直以来都批评和警告政府,MAHB建建造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成本严重超支和作出可疑的决定,必将无可避免地导致营运成本更大。然而,更高的成本却不是因为大马航空委员会对一个“更先进机场”所作出的描述。

首先,它是因为MAHB为机场提供了逾50亿令吉的借贷,造成每年需支付的利息超过2千500万令吉。

其次,它是由于MAHB无能和可疑的决定,导致维修的成本高于预期。即便吉隆坡第二国际场从2013年开始营运,但机场仍饱受土壤沉降或下沉的问题,以致操作持续不便和处于永久修复的状态。

举例说,在今年8月,由于吉隆坡第二国际场发生土壤沉降问题而必须紧急进行维修,迫使数十个进出的航班延误。而在去年10月,停机坪发生漏油故──不是第一次──则估计花费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来补救。

最明显的是,无论是亚航还是乘客,最大的抱怨是机场的气势与规模不需要这麽宏伟,因为它造成航空公司的职员和乘客超长的步行距离。其结果是,MAHB被迫改造该终站 周围设计拙劣的乘客步行设施,以减缓所造成的不便。因此,或许在这些个别的案例中,MAHB点出更大型的机场需要更高成本来维修确实是正确的。

无论如何,大马航空委员会承认也证实了调涨机场税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要拯救营运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而蒙受损失的MAHB。不能忘记的是,MAHB的首席财务官曾经向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保证,MAHB不需要在超出规定的通货膨胀率下调涨机场税,以确保营运盈利能力(operational profitability)。

如果它是与年通货膨胀率挂钩,我们不反对调涨机场税;可是,向每名国际航班乘客征收的机场税涨幅为46%达73令吉,这是无法令人接受的,尤其是因为要为MAHB作出愚蠢的决定买单。

当马来西亚人民看到大马航空委员会有多麽的偏颇,以及该委员会甚至准备篡改历史来证明调涨上述收费是合理的,这是多麽糟糕的事。

大马航空委员会向《透视大马》重申“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从来没有被计为一个低成本的终站,而且也不像一些人所声称的它是一个‘混合机场’”。不能有更大的谎言,竟然会来自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开始营运数年後才诞生的这个航空业监管机构。

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构思和目的,都是为低成本的航空公司提供服务,即便是在MAHB的官方网站和该机场的官方宣传小册子,都清楚地志明了这一点。可是,当兴建该机场的成本从原本预的17亿令吉,遽然飙升至40亿令吉,交通部副部长拿督阿兹士,才在2013年告诉媒体和在国会宣称,吉隆坡坡第二国际机场不仅仅是一个“低成本的航空公司终站”,而是一个“混合机场”(hybrid airport)。

大马航空委员会是否要告诉我们,MAHB和交长已经对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性质撒谎了吗?

我建议大马航空委员会下载公账会对于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调查报告,让它的成员们阅读并更好地了解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设计丶合约如何被授予和建造。也许只有这样,马来西亚人民才能期望大马航空委员会,能够停止为了让MAHB免遭失败(to save MAHB’s skin)而惩罚纳税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