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6日星期一

“`不要Kidex委會’公開誹謗”‧潘儉偉感遺憾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26日訊)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指出,民聯領袖對於“不要金鑾白沙羅大道”(Say No to Kidex)委員會的某些領導人,試圖通過半真半假的謊言公開誹謗民聯領袖的舉止感到遺憾。

潘儉偉今日發表文告指出,包括他在內的多名民聯代議士,昨天皆出席該委員會舉辦的抗議活動,以聆聽人民的心聲。

他說:“儘管最初已同意讓我們代表州政府回應有關課題,但他們最終卻決定不讓我們向參與集會的群眾作出任何澄清。

“我們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轉變感到驚訝,因為我們認為這項集會的目的,就要為了獲得我們的回應,而我們也很樂意提供相關訊息。”

多次聲明未支持Kidex

潘儉偉針對指控回應說,集會發言人重覆指責民聯的人民代議士沒有針對有關大道表達立場,但民聯領袖已經多次發表文告,當中沒有任何一篇聲明是支持金鑾白沙羅大道,大部份是質疑建設該大道的依據和理由。

他認為,要金鑾白沙羅大道委員會的某些領導人一再重複指責民聯領袖完全保持緘默,是惡意的謊言,意圖煽動仇恨和遷怒於民選代議士及雪州政府。

潘儉偉也指出,雪州政府還未批准金鑾白沙羅大道,而該大道計劃是由聯邦政府批准和頒發。

否認雪政府拖延指控

另外,針對雪州大臣阿茲敏阿里沒有即刻拒絕金鑾白沙羅大道,被指控為拖延和惡玩把戲的戰術,潘儉偉指出,民聯政府相信法治,每一方面都應該獲得回應和作出證明的權利。

“阿茲敏阿里已經提出了在他受委的3周以內,在金鑾白沙羅大道的申請被考慮批准以前,他們必須嚴格遵守各種條件。

“金鑾白沙羅大道公司也必須被給予機會去證明,他們遵守州政府所制定的任何最低要求。”

他透露,阿茲敏阿里曾在去年11月會晤“不要KIDEX大道”委員會成員傳達上述訊息,並達致共識指金鑾白沙羅大道將由工程部延長其特許經營協議至2015年2月14日,以遵守雪州政府制定的條件。

給Kidex3週履行條件

“金鑾白沙羅大道仍未符合任何一個由大臣制定的條件,交通評估報告尚未獲得,建議中的收費率和盈利情況尚未公開,還有大道特許經營合約也還沒有向公眾解密。”

潘儉偉強調,金鑾白沙羅大道還有3周時間去履行上述條件,除非該公司能夠達成條件,否則雪州政府將不會作出任何考慮和批准。

潘儉偉:拒公開合約
“KIDEX自掘墳墓”


潘儉偉指KIDEX一直拒絕公開其大道特許經營合約,無疑是自掘墳墓。

KIDEX未能遵守雪州政府開出的明確和嚴格條件,將自動意味著該大道計劃將不會被考慮和批准,更不可能獲批准繼續進行。其中一項條件是阿茲敏要求特許經營合約必須完全公諸於世。

他說,KIDEX的“協議”即有關的特許經營合約只公開予雪州大臣和其法律顧問的說法,很明顯的並不符合州政府要求特許公司必須呈現高透明度和問責制的標準。

“因此,KIDEX若未能在規定的2月14日的最後截止期限內,遵守這些已正式通知馬來西亞大道局以及特許經營公司的條件,KIDEX就得準備自掘墳墓了。”

他也呼吁聯邦政府拒絕KIDEX再次延長期限的請求,因為它無法符合州政府制定的條件,所以,它也自動未能履行大道特許經營合約條件的先例。


继续阅读...

反對KIDEX變聲討會 500居民拒民聯議員自辯

转载自《星洲日报》:

逾500人今早10時出席在八打靈再也廣場(又稱東大草場,Padang Timur)舉行的“不要KIDEX大道和DASH大道大集會”,堅決反對中央政府及州政府批准該二大道。

上述活動由“不要KIDEX大道”委員會和“不要DASH大道”委員會舉辦,現場收集到760個簽名,反應熱烈。

質疑民聯議員只到場不發言


在集會尾聲,民眾不滿民聯的人民代議士到場而不發表言論提出質疑,場面一度引起衝突,最終民聯人馬另外召開新聞發佈會闡明立場。

另一方面,“不要KIDEX大道”和“不要DASH大道”委員會發言人麥權榮表示,該委員會共籌到1萬9千573令吉的活動經費,而今日所有的支出都是來自籌款,因此這是真正的人民的集會。

他說,在前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時代,哥賓星及公正黨班登國會議員拉非茲均對KIDEX作出大力反對,但兩人卻在阿茲敏上任為大臣後不曾出聲。

民聯至今沒交代立場

他指出,由於民聯至今沒有針對KIDEX作出正式的聲明交代其立場,他也認為這是個不透明的工程。

他說,在尋求州議員協助不果後,該委員會便去向中央政府瞭解,而工程部長卻說已把所有文件交給州政府,惟州政府卻聲稱沒有接到任何報告。

“既然雪州政府提出了3項附屬條件,為何在去年12月公佈的“2035年雪州發展結構草案”又把KIDEX及DASH列入?”

他補充,據研究顯示,KIDEX啟用後仍無法舒緩白蒲大道,為何當局還要花費24億令吉來興建一座無法紓緩交通的大道,而每公里就要1億6千200萬令吉。

潘儉偉:特許經營協議截止前一天
阿茲敏2月14發公函


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披露,據他所知,阿茲敏將在KIDEX特許經營協議截止日期的前一天,即2月14日發出公函,讓人民知道KIDEX的進展。

他補充,若中央政府將大道特許經營協議延長至3年,州政府將無法阻止。

他也強調,身為人民代議士,他們今日的出席是為了聽取民聲,靈市所有的民聯人民代議士都曾針對KIDEX召開新聞發佈會,表明立場,而不是如不要KIDEX大道委員會所說的未發表立場。

他指出,到目前為止,州政府都未批准KIDEX工程,而大臣阿茲敏也非常關注該大道課題,認為大道必須惠及人民。

“以我本身的立場而言,我從來沒有說過同意KIDEX,而阿茲敏也從來沒有說過同意KIDEX的話。”


继续阅读...

2015年1月23日星期五

政府為1MDB擔保166億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22日訊)民主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兼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說,雖然政府只是投資100萬令吉現金予一個大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的說法在技術上是對的,惟身兼財政部長的的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並沒有點出,政府也已明確地擔保1MDB高達58億令吉的貸款,並且發出另一封“支持信”的目的和意圖,就是擔保另一筆30億美元(108億令吉)的借貸。

他今日針對納吉昨晚接受TV3專訪時聲稱,政府只投入100萬令吉在1MDB作為股金,而現在它已經擁有500億令吉資產的說法發表文告說,事實上,聯邦政府對於1MDB的承諾至少已達166億令吉,而不是納吉所聲稱的只是區區的100萬令吉。

黃金地廉價賣給1MDB

潘儉偉說,納吉也嘗試通過宣稱從1MDB的發電廠資產進行公開售股(IPO)中獲得的資金,將能協助減少其債務來消除公眾的疑慮,然而,納吉沒有說明,這項公開售股已經因為它無法吸引投資者的估值建議而至少展延了兩次,即便聯邦政府通過直接洽商方式,頒發多個高達數以十億令吉的獨立發電廠生產合約予1MDB。

他說,納吉雖指1MDB在吉隆坡擁有一片222.58公頃的土地儲備,但他卻沒有說明這些超級黃金地在沒有進行公開招標的情況下,以低廉價格出售予1MDB。

“新街場空軍基地一片495英畝的土地,在2013年只以16億令吉出售給1MDB,但它即刻在1MDB截至2014年3月的財務報表中被重新估價達43億令吉。同時,用作敦拉薩國際貿易中心的土地在2010年以1億9千400萬令吉出售予1MDB,而在其最新發佈的賬目內,它已被重新估價多次達至迄今的27億令吉。

他說,實際上,納吉只以18億令吉,卻頒發了價值達70億令吉的土地予1MDB。


继续阅读...

2015年1月21日星期三

投资界拒绝纳吉经济修辞

首相纳吉宣布2015年修正预算案的公关意图,已经因为投资界给予他的评语不佳而绊了一跤。

纳吉昨天在布特拉再也国际会展中心,向全体内阁成员、国阵国会议员、外国大使,企业界和非政府组织领导人,发表了备受期待的2015年修正预算案。

纳吉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尽管目前经济前景的变化极大,他依然以其公共关系来展现他对国家经济的完全操控,并将能够引导经济的发展。由于石油收入在过去几周持续暴跌,国内外的经济学家、金融分析师、商界领袖和民联国会议员,早就已经呼吁修正财政预算案。

可是,纳吉所建议的政策,清楚地显示了他无法给予金融和投资界注入强心针。

首相一再断言“我国不在危机中”,惟股市表现持续下滑,这已未能说服投资者。他们也没有被首相“上苍保佑经常账户将保持乐观,并不会出现赤字”的说法给打动。

大马交易所吉隆坡综合指数(KLCI)昨日报1750.11点,下跌了0.18%或3.2点。股市的沉默反应是令人担忧的,因为KLCI从2014年10月31日或少过3个月迄今,已经从1855点下跌超过100点至1750.11点。

虽然身兼财长的纳吉表示,“政府有信心汇率价格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调整,以反映强劲的经济基础”,但市场出现进一步地抛售令吉让他即刻绊了一跤。

在首相发表声明后,马币立即削弱0.9%,并降至3.6030美元的兑换率,这使到被抛售的马币汇率,降至自2009年4月以来的新低。尽管我国货币已在大幅贬值之际,纳吉竟然还声称“自2014年9月以来,本区域几乎所有的货币都对美元趋向疲软。”

纳吉也试图通过争辩,淡化较高的3.2%修订赤字目标的意义,并辩称这仍比2014年的3.5%低。

纳吉说:“由于受到外来因素的影响,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可能无法达到原来预算案即占国内生产总值3%赤字的目标,不过,政府的承诺是继续将赤字减少至3.5%。”

惠誉国际评级机构没有接纳吉的乐观,并立即回应说:“相关的负面展望表示,惠誉非常有可能会降低主权评级。”

很明显的,首相宣布的2015年修正预算案和政策调整,远远无法满足每桶为40至50美元之间的低油价挑战所带来的新金融格局。

即便在技术上而言,纳吉坚称“我国不在危机中”是没有错的,但市场清楚地认为我们可能会卷入自己的烂摊子之中。

因此,我们呼吁首相召开紧急国会会议,以讨论2015年修正预算案,以便内阁能够采取更有效与更周详的策略,从而避免即将发生的经济危机。


注:作者潘俭伟是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继续阅读...

單方宣佈更改撥款用途 潘儉偉:納吉藐視國會

转载自《中国报》:

(吉隆坡20日訊)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指出,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單方面宣佈新的財政措施,更改去年11月底在國會通過的2015年財政預算案中的政府撥款用途,是藐視馬來西亞國會的做法。

 他說,在過去2個月,民聯、經濟學家及金融分析員多次促請政府檢討2015年財政預算案之后,納吉終于宣佈調整預算案內容。

 “納吉在一個禮堂內,向受邀嘉賓,包括外交官、企業代表、非政府組織代表,以及國陣國會議員,宣佈新財政措施。一個這么重要的政府決策,民聯國會議員完全被忽略。”

 潘儉偉也是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他今日在文告中指出,納吉在新財政措施中,將焦點放在“有序的金融市場”,包括恢復穩定的貨幣匯率的需要,而忽略了實際存在的問題。

 “他也把問題歸咎于國際原油價格下跌與令吉匯率,不在政府控制範圍內。”

沒陷經濟危機

◆首相署部長拿督斯里阿都華合


我國現在不是經濟危機,而是針對國際油价下跌而作出財政預算重整。

 首相週二所宣佈的財政新措施可以減少國家赤字從3.5%降至3.2%,展現政府謹慎理財的態度。

 政府沒有暫停發展項目是為了保持國家經濟勢頭,而國內總生產值從預計5至6%,下調至4.5至5.5%是更為可靠。

基設不受影響

◆衛生部長拿督斯里蘇巴馬念


首相在特別演詞中提及協助發展中小型企業、小商家和提升基層人民經濟活動,相信旅遊業、出口業、服務業將蓬勃發展,刺激經濟和帶來正面效應。

 首相指不會影響人民福利,調整策略符合實際情況的發展;雖然有人預測政府大刀闊斧減少開支,但其實已宣布工程將照跑,確保我國所需基設不受影響。

鄉村發展照跑

◆鄉村及區域發展部長拿督斯里沙菲益阿達

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週二宣布國家經濟與財政重整措施,並不會影響或阻礙鄉村的整個發展,因為在減少開銷方面,並沒有觸及到鄉村發展,包括水供、人民房屋、基建設施等。

 雖然如此,但我們在行政管理方面,會減少出國官訪或購買辦公室設備等。


继续阅读...

2015年1月18日星期日

凯鲁丁5周前已报案 “警方是否有查1MDB?”

转载自《南洋商报》:

(吉隆坡17日讯)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质问,警方是否已开始对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调查,亦或将之列为“没有进一步行动”?

他针对巫统峇都加湾区部副主席拿督斯里凯鲁丁去年12月12日针对1MDB事项向警方报案,过后再提交另一份报告给反贪会,发表文告。

“有关警方的报告毕竟已提出整整5个星期,故此可以肯定的是,警方必须能够公开已经从1MDB的管理层和董事局那里获取了的报告和作出声明。”

然而,他指出,警方却在这个问题上保持缄默,不像艾力鲍尔森的一则推文,会由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亲自在推特上给予特别关注。

反贪会应查凯鲁丁声明

“人民希望警察总长能奉献最好的资源,尽一切办法来调查1MDB丑闻。我们当然希望它不会像许多其他的案件一样,成为一个由政府或国阵相关人士插手,并将此案授予‘无进一步行动’的特别待遇。

“同样地,反贪会也须针对凯鲁丁声明彻底调查,特别是该公司以显着高于正常的利率来支付1MDB的债券,并以超过10%的‘佣金,费用及开销’支付予高盛国际集团,以便能筹措65亿美元的贷款。”

他指出,人民也希望1MDB新任总裁阿鲁甘达能给予调查机关充分的合作,使得1MDB丑闻背后的元凶可以被绳之于法,这样一来,阿鲁尔甘达就可以开启一个清廉的任期,不会受过去1MDB任何的可疑活动沾染与影响。


继续阅读...

反促一马公司向公账会交代 潘俭伟称私下会晤易生纠纷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一马发展公司总执行长阿鲁甘达表达私下交流愿意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今天顺势要求前者,向国会公账会交代这家公司的运作。

潘俭伟也是国会公账会成员,他今日发文告回应阿鲁甘达,要与他交流一马公司课题的言论。

他指出,比起私下会晤他,向公证会供证是更好的选择,毕竟那样可以避免私人见面后出现政治扭曲或操弄的纷争。

“国会公账会由7名国阵国会和5名人民代议士组成,因此不能被指针对一马公司出现政治偏袒。这种接洽不但公平,而且也对整体大马人公平。”

盼听到真诚直率解答

潘俭伟指出,既然阿鲁声称欢迎公众监督,则他也肯定愿意跟公账会会晤,以证明一马公司无意隐瞒任何事情。

“不管是私下对话,或与国会公账会开会,我非常期待很快能从最可靠的消息来源,听到真诚和直率的解答。”

开曼群岛资金在哪里

潘俭伟日前质疑一马公司,将从开曼群岛撤回的15亿6000万美元的贷款资金,投资到哪里?

潘俭伟也挑战,如果一马公司认为他与其他批评者的资料错误,则它应该公布正确资料以“羞辱”质疑者。

阿鲁愿与潘俭伟交流

昨日,阿鲁甘达声称,自己对潘俭伟近期针对一马公司的言论感到惊讶,尤其潘俭伟的“羞辱”挑战。

因此他说,本身愿意与潘俭伟交流,以分享在自己职位范围内的观点。

阿鲁也指,一马公司是由财政部所拥有,当然需要公共监督,以加强公司的运作;不过,不管是公共或私人公司,这些监督都必须在负责任的行为下进行。


继续阅读...

2015年1月15日星期四

沙巴Ulu Papar微型水力发电系统社区计划



我们诚邀志工们参与Impian Sabah计划,到Ulu Papar协助建设微型水力发电系统。

这些计划定于2014年2月1日至8日进行。志工们需自费购买机票(若有必要)飞往亚庇机场,并缴付200令吉的参加费用,以应付亚庇家常到Ulu Papar的交通费、膳食费、住宿费及保险。

有兴趣参与者,请填写以下表格:
http://bit.ly/14sP4Ax

任何疑问,请电邮至以下地址:
impiansabah@gmail.com


继续阅读...

2015年1月14日星期三

潘俭伟追问55亿贷款金下落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13日讯)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促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公佈总额15亿6000万美元(55亿5000万令吉)的贷款资金下落。

他说,一马公司在2013年被揭发將23亿2000万美元的资金投入开曼群岛而受到各界关注,这並不是该公司惟一的「神秘海外投资」。

他指出,根据一马公司截至2014年3月的最新財务报表,该公司还有另一笔15亿6000万美元(55亿5000万令吉)的款额,「被搁置在具有执照,並由国际信用评级机构评为信用良好的金融机构內的各项投资组合。」

他指出,上述款额源於1MDB在2013年3月进行的贷款,它被供作与阿布扎比政府合资企业的投资,即阿布扎比马来西亚投资公司(ADMIC)。

该报表指出,2年后,阿布扎比大马投资公司的计划仍然胎死腹中,剩余的14亿4000万美元余额,已被该公司利用成为营运资金和偿还债务的目的。

「这笔15亿6000万美元的资金投资在哪里。是否同样通过一个『神秘基金经理』管理,其总部也同样设在財务不能公开的开曼群岛?」

吁开启问责制

潘俭伟说,上述的15亿6000万美元的投资,与在开曼群岛备受爭议的23亿2000万令吉投资相似,在该公司的財务报表里,它也被评级为「第3级资產」。

他说,一项资產被归类为「第3级」,主要是因为出现「公允价值计量包括所投入的资產或负债,没有根据可观察市场数据的估值技术」。

「通俗地说,这笔投资的真正价值,无法被稽查公司德勒大马(Deloitte Malaysia)核实。」

潘俭伟呼吁一马公司新任主席阿鲁干达,开启透明度和问责制,公开这笔额外投资的现状,包括公开有关基金经理的姓名和所在地,以及其有关投资的回酬。


继续阅读...

2015年1月13日星期二

嚴重超額借貸“1MDB非負責任借貸者”

转载自《星洲日报》:

(八打靈再也12日訊)雪州行動黨主席兼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指一個大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一再不計後果貸款,結果嚴重超額借貸,根本不能稱為“負責任的借貸者”。

他今日發表文告表示,儘管1MDB從未拖欠貸款,但不意味沒有面對償還債務的問題。

“1MDB已經連續兩次錯過原訂於2014年11月及12月必須償還的20億令吉債務期限,因為該公司正面臨現金短缺的困境,而且在經營公司和兌現債務承諾上也陷入極其尷尬的局面。”

他也聲稱,1MDB從來就沒有打算成為一家銀行或貸款機構。然而,在2010年該公司貸款給Petrosaudi International達12億美元。

“1MDB進一步在2013年3月發行了30億美元的債券,並超額支付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高達2億8千200萬美元的佣金、費用與開銷,這遠遠超過了國際訂下的需少過2%的標準。”

他強調,上述例子已清楚證明,1MDB不可能稱為一個“負責任的借款者”,相反的,更應被稱為“恣意的借款者”。(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2015年1月12日星期一

阿茲敏:將建殘障人學院‧確保殘缺童獲教育機會

转载自《星洲日报》:

(八打靈再也11日訊)雪州大臣阿茲敏阿里指出,殘障人士尤其殘缺兒童應獲得與正常兒童平等的教育機會及公平對待,以讓他們能夠獨立生活,讓生活更有意義。

他昨日在八打靈再也美嘉園殘缺兒童中心基金籌募晚宴講詞中表示,一些不幸的小孩天生殘缺,因此需要獲得特別的照顧,尤其不能忽略為他們提供特殊教育。

他說,雪州政府會致力確保州內所有兒童包括殘缺兒童都能夠獲得教育機會,並且將在州內建立殘障人士學院,讓更多殘缺兒童能夠獲得教育,生活受到保障。

“我希望雪州州內所有小孩都能夠獲得教育機會,達致零文盲的目標。”

由於阿茲敏阿里未克出席,其講稿由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代讀。

尚欠300萬建築經費

大會主席吳清良透露,4層半的美嘉園兒童殘障中心建築經費尚欠300萬令吉,希望各界人士能夠慷慨解囊,熱心捐助。

“這座大樓預計在今年6月份竣工,屆時將能夠容納更多的殘缺兒童,解決爆滿的現象。”

他表示,新中心位於東南亞花園,佔地3萬餘平方尺,工程已完成近70%。工程耗資1千600萬令吉,若能夠籌得更多款項,其餘的款項將納入營運經費。(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分享政途點滴‧楊巧雙出書市民熱捧

转载自《星洲日报》:

(首邦市10日訊)雪州議長楊巧雙著作《Becoming Hannah,A Personal Journey》獲得民眾熱烈支持,新書推介禮前已成功售出2千本!

她在今天傍晚舉行的新書推介禮上表示,她共花費兩年籌備出版書籍工作,期間經歷全國第十三屆大選及其小女兒的誕生。

她說,目前仍未有打算出第二本書的念頭。

“在我就讀大學時,我曾在想,如果日後有機會出書,我將會寫與我信仰宗教有關的書籍,但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的第一本書竟是與政治及國家建設相關。”

非自傳不為賺錢


她強調,出書不是為了賺取利潤,也不是其自傳,而是與大家分享首邦市一分子的她為其州屬及社會盡一分力的努力。

“我也是一名普通的小市民,我相信大家,包括年輕人,擁有可改變國家命運的能力。我相信大馬還是會發生美好的事情。”

她補充,該書同時也記錄她在過去學習到的事物及弱點。同時也提及與她同齡的趙明福,她相信終有一日能為其爭取正義及真相。

她說,她在2008年投身政治時,年僅29歲的她腦海中只想到兩件事,即向貪污及種族政治說不。

投身政治7年

她補充,儘管目前她已投身政治7年,但她仍盡其能力維持有關信念。

“我也感謝多年來支持我的父母、丈夫拉曼詹德蘭、選民及助理,如果沒有你們的支持及鼓勵,我相信馬來西亞政治這條路會更加艱辛。”

她也不忘感謝提拔她,鼓勵她投身政治的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兼靈北國會議員潘儉偉在過去給予的扶持。

“另外,我也感謝檳州首席部長兼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如家人般照料我。我仍記得他在我擔任雪州議長一職時對我說,我當選議長不是因為我的性別,而是因為女性權力的優秀品質。”

林冠英:憶起當年辛酸

另外,為楊巧雙主持新書推介禮的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表示,楊巧雙出書讓他憶起2008年全國大選前,要找尋適合候選人的過程,他也還記得當時的辛酸。

也是行動黨秘書長的他說,俗語說“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但我們在楊巧雙身上看到的是,在她成為成功女人的道路上,其丈夫在背後默默支持她。(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2015年1月8日星期四

【貪污疑雲】優庫資源主席:「打好關係」是慣例

转载自《蘋果日報》:

《紐約時報》去年報道優庫資源(2112)主席李楊坦言在馬來西亞經商,必需與掌控天然資源的地方和聯邦政府領袖,以及王室打好關係,自己只是遵從「慣例」。李楊透露,向每名執政黨的政客提供鐵礦的間接股份,以協助政客換取拿督勳銜,每次安排需花費約10萬美元。

報道在馬國引起軒然大波。登州大臣Ahmad Razif Abdul Rahman指說法是對登州州政府的污衊。反貪污委員會調查組主任Mohd Jamidan Abdullah稱會嚴正看待並會約見李楊。

馬來西亞在野民主行動黨議員潘儉偉對本報表示,李楊一事並未正式提交國會處理,最快要待三月國會假期完結才能正式跟進,他正在追查可能涉事的政客名單。優庫資源暫未回應本報就事件的查詢。

記者:黃翹恩


继续阅读...

郭素沁:可動員更多人救災‧“緊急狀態非戒嚴”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蘭丹‧瓜拉吉賴7日訊)行動黨副主席郭素沁說,華社對宣佈緊急狀態存有錯誤印象,認為宣佈緊急狀態就是戒嚴,猶如513事件。

“事實上,宣佈緊急狀態可以動員更多的力量到來災區幫忙。”

她稱,首相指宣佈緊急狀態,災黎將不獲賠的言論是一個笑話,因為大馬普通保險協會(PIAM)已發出文告指出,一旦水災災黎所購買的保險包括水災損失的賠償,無論災區是否宣佈進入緊急狀態,保險公司已做好準備賠償災黎損失。

郭素沁是今午連同該黨宣傳秘書潘儉偉及無拉港州議員黃田志,前往吉蘭丹州的瓜拉吉賴災區進行賑災時發表談話。

潘儉偉強調,宣佈緊急狀態最重要的部份是可以帶動軍隊、警隊與其他部門,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災後整頓的工作,尤其在吉蘭丹和彭亨州。

他質疑,目前在災區參與賑災的軍警人數是多少?

當務之急重拾家園

“當務之急是如何協助災黎清洗及重拾家園,現在不只沒有人手來清洗,災區也沒有足夠的水供。”

另一方面,行動黨今日出動4輛大羅里,把雪隆一帶居民所捐贈的物品,送到丹州。這是第五批的賑災品,其中包括礦泉水、衣服、床褥、干糧、面包、手電筒、100台煤氣爐、帳棚及水桶等。


继续阅读...

2015年1月6日星期二

一马发展公司人事异动 全马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6-1-2015(星期二)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的首席执行员突然离职和委任一名新的执行总裁,证明政府的投资基金存在隐忧。

该公司声称自己经营妥当,并即将完成一项由能源部颁予的3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公司,在正常操作的情况下,主要的管理层将不会出现大换血。更何況1MDB的主席丹斯里洛丁甫不厌其烦地发表冗长的声明,向马来西亚人民保证其公司的“战略发展”运作得非常好。

然而,1MDB首席执行员莫哈末哈占突然在昨天宣布“离职”,以及立刻委任阿鲁甘达接替其位子,只证明了该公司和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之前坚称该公司的“坚实的外墙”不过是一個搖摇摇欲坠的假象。

在1MDB的声明内,洛丁表示阿鲁甘达将展开“全面的商业策略检讨,主旨在于确保1MDB能被定位,并充分实现其价值来组织投资,同时落实其宏观的经济目标。”

洛丁也指出,1MDB“准备进行全方位的战略和财务方案,以把公司的盈利推高到极致,而结果将在适当的时候公布。”

洛丁的声明清楚地说明了莫哈末哈占已被解雇。莫哈末哈占要不是工作得一塌糊涂,否则就是成为了这家100%由财政部持有的公司,竟然可累积高达420亿令吉惊人债务的代罪羔羊。如果不是1MDB迄今为止的灾难性表现,为何需要承认一个“策略检讨”,以及为1MDB寻求一个“金融方案”呢?

更令人担忧的是,莫哈末哈占出任1MDB的首席执行员一职只少过两年,前任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哈米则是在2013年3月22日“离开”其岗位。在24个月内更换两名首席执行员,只能突显他们的差劣表现,以及这家债务缠身公司背後的交易有很多可疑之处。

“解雇”莫哈末哈占是因为1MDB没有能力偿还它在2014年11月到期的一笔20亿令吉的债务,这笔款额实际上是该公司从2013年开始,重组和重新安排一笔更大的55亿令吉债务的一部份。

1MDB也未能在2014年11月筹措到所需的84亿令吉贷款,以启动它在2014年2月就已获得联邦政府授予的110亿令吉的发电厂计划。这导致不只是1MDB被迫忍受延迟在今年筹措资金活动的耻辱,该发电厂计划的落成也很显著地延误。

我们相信“解雇”莫哈末哈占,只是1MDB被严格审查产生涟漪效应的一个开始,特别是一名巫统领袖也已报警,要求对该公司的管理不当和可能涉及贪腐行径展开调查。

我们呼吁大马皇家警察在所有记录被销毁以前,加速对该公司展开调查。我们也要求身兼财长的纳吉,同意总稽查司对1MDB展开稽查和向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供证,以确保其领导下的政府可充分履行透明度和问责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