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5日星期五

“希望”衣服


Photo credit: http://newmalaysianpost.com/2018/05/11/tony-pua-catat-majoriti-tertinggi-jeffrey-kitingan-terendah/

本服务中心有售“希望”衣服,一件RM20,欢迎支持!欢迎在办公时间星期一至星期五早上10点半至傍晚6点前来购买。

八打灵再也民主行动党服务中心
55-M, Jalan SS21/1A, Damansara Utama, 47400 Petaling Jaya, Selangor.
谷歌地图: https://goo.gl/maps/fLqcpjh6L4B2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24日星期四

若政府不还1MDB债务将发生交叉违约



继续阅读...

合法且买价公允,国行再澄清20亿购地案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华尔街日报》引述消息,证实国家银行去年底以20亿令吉向政府买地,旨在拯救一马公司,但国家银行再度严正表明,这宗交易是以公允市价成交,符合一切法律。

国家银行今日发文告指出,这宗土地交易是国行发起,也是国行的常规交易(arms-length transaction)之一。

“…… (交易价格)是独立私人界估价师所定下的公允市价。这宗交易符合一切治理要求与国行的相关法律。”

“国行已向反贪会提呈这宗交易的完整详情,以让反贪会全面与独立地检视。”

旨在助1MDB还债?

《华尔街日报》报道,国行去年底以兴建金融教育中心之名,向政府购买22.58公顷土地,而这笔20亿令吉付款,沦为一马公司2017年底清还债务的资金。

报道指出,一马公司在还款后,宣布通过“持续的重组计划”,包括出售手上的发电厂和土地,募得相关资金。

“不过,熟悉相关交易的人透露,相关资金来自一笔涉及国行的土地交易……财政部官员最近告诉首相马哈迪,相关5亿美元(20亿令吉)转入财政部所设立的特殊用途机构,以部分偿还(一马公司)欠阿布达比的12亿美元债务。”

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于2015年出手拯救一马公司,而根据双方和解协议,大马财政部将在2017年结束前,偿还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12亿美元。

而一马公司去年12月27日宣布,已在截止日期2017年12月31日前,向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缴付最后的6亿美元欠款。

国行花大钱买公地

不过,由于这次还款与国行购地的时间和款额都相近,加上国行花大钱购买公地的不寻常做法,引起外界质疑,两者之间有不可告人的联系。

无论如何,国家银行总裁莫哈末依布拉欣(Muhammad Ibrahim)今年2月5日澄清,购地一事乃国行主动为之,属于自愿买卖,不是他人施压的结果。

不过,当时的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于翌日仍质疑,国行以市价购地来发展金融教育中心,是否为了让政府拯救一马公司。


继续阅读...

『左牛津,右剑桥』



大马财政部长林冠英于昨日正式上班啦!他在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和万宜区侯任国会议员王建民的陪同下前往布城财政部履新,而眼睛雪亮的网友们发现后者的来历非凡,不但毕业于世界名校,学历也非非常高,还笑指林冠英首日上班便来头不小,身边竟带了网友号称的『左牛津,右剑桥』的高学历领袖。所以他们俩位到底是何方神圣呢?现在就让小编来为你解谜吧!

牛津代表–潘俭伟

他出生于1972年8月1日,在马来西亚柔佛峇株峇辖,是一名已婚人士,目前育有一女。

潘俭伟的教育背景可不容小觑,他儿时曾就读 Monfort 小学,成年后便就读新加坡莱佛士学院,之后还到世界闻名的牛津大学修读哲学、政治及经济系学士学位,可见学历远远超越了一般人。(小篇好羡慕啊!)
在查询关于潘俭伟的资料时,小编还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项呢!原来他曾于1997年3月创立一家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大马电子商务咨询公司并任总执行长,然后在2001年8月让公司挂牌上市。当时,他仅以29岁之龄成为新加坡挂牌公司最年轻的总裁,实力强得真叫人难以置信!

那他是什么时候加入政坛呢?他先于2007年1月加入民主行动党,然后被委任行动党秘书林冠英的经济顾问兼火箭报英文执行编辑 ,然后再当行动党白沙罗支部主席和行动党雪州州委,最后于2008年3月8日当选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Petaling Jaya Utama Selangor MP) 至今。

剑桥代表–王建民

他今年43岁,出生于1975年9月12日,现居在八打灵和沙登再也。他已婚但无育有小孩,是一名基督教信徒。
好啦!简历说完了,我们就来谈谈他的教育背景吧!王建民曾是一名福布莱特奖学金(Fulbright Scholar)得主,并在杜克大学完成了政治学的博士学位。此外,他也毕业于剑桥大学政治科学博士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经济学学士,还曾获得新加坡的亚细安(Asean)奖学金,在莱佛士书院(中学部)和初级学院完成“O”和“A”level的课程呢!(学历多得小编都看得眼花缭乱了啦!)

那么他的事业背景又是如何的呢?其实,他在成为国会议员之前,曾担任多项职位哦!例如:UCSI大学经济与政治科学学院讲师、蓝海策略区域中心的顾问、在策略研究院(INSAP)及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所(SEDAR)工作和在波斯顿咨询公司(BCG)吉隆坡分局担任一名助理顾问呢!怎么样?看到这里的你是不是开始怀疑自己到底在干嘛了呢?放心,小编也是!

王建民在第13届大选中首次被委任为P102沙登区国会议员。目前,他也是一名希望联盟兼行动党成员。自2012年,他就加入行动党担任不同的职位,包括在2013年成为选举策略员和自2017年担任全国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在本次大选中,他更以102,557 张选票和68,768 张多数票中选为P102万宜区国会议员,看来十分受到当地居民的爱戴呢!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22日星期二

《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盛全力大赞马来西亚人民!

转载自《新闻最前线 》:

《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盛赞大马人勇敢,不畏强权揭露贪腐。随着逮捕令被撤销,克莱尔前来大马。

她表示,从没有放弃追踪调查真相,因为她一直对大马人民有信心,最终迎来了改朝换代。

克莱尔也赞赏许多冒着危险,仍坚持要暴露腐败者的勇气。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0日讯)《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盛赞大马人勇敢,不畏强权揭露贪腐。

随着逮捕令被撤销,克莱尔前来大马。她表示,从没有放弃追踪调查真相,因为她一直对大马人民有信心,最终迎来了改朝换代。

她抵步后接受英文《星报》访问时说,当反对党针对1MDB事件表露怀疑时,她就开始关注课题,挑起国内主流媒体无法追求真实故事的角色,自觉有股力量驱使她追踪1MDB课题,以了解涉案人的诚信。

她说,从未读过像1MDB那么精彩的贪污资料,并形容那不是复杂的贪污手段,简单来说就是有人以债券方式,挪用了一大笔钱,去买他们有兴趣的奢侈品。

她指出,从意识到一马发展公司(1MDB)课题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家庭有关、在发现更多利益关系问题后,她锲而不舍的追求真相,却屡屡换来律师信喊告,前后用了1年时间追踪,才揭发1MDB与PetroSaudi之间的交易。

她说,时任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及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在国会下议院针对1MDB提出质疑,

当时她清楚意识到,1MDB与纳吉家庭有关、刘特佐则在好莱坞陪着纳吉继子里扎,里扎则拍了既昂贵又高度不恰当的电影《华尔街之狼》。

“我不断提问,但都不能获得满意的答复,所收到的回函都是律师信,因此我锲而不舍追求真相,前后用了1年才揭发1MDB与PetroSaudi有交易。”

克莱尔也赞赏许多冒着危险,仍坚持要暴露腐败者的勇气。

她说,当PetroSaudi前职员塞维尔坐牢18个月期间,她曾采访塞维尔的妻子劳拉,“她联络上我,我也去见她,她是一位年轻女士,虽然很伤心,但试图要为丈夫做点事情。”

她说,接下来她将揭发前首相办公室,涉及盗用公积金的行为,并指这是她在交叉验证资料,及与全球相关人士访谈后所掌握的资料。


继续阅读...

财爷履新 林冠英正式上任

转载自《光华日报》:

(布城22日讯) 财爷履新了 !

昨日宣誓就任的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由妻子周玉清陪同抵达财政部,正式走马上任。

尽管早上8时上班,他于早上7时35分就抵达,所有部门高级人员一早在财政部大厅等候。


潘俭伟(左)及王建民也出现财政部大厦,笑称是林冠英的助理。

民主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及万宜区国会议员王建民也一早抵达,询及代表身份时,两人都笑称:“我们都是他(林冠英)的助理。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20日星期日

Astro Awani专访



继续阅读...

砂首長署未解禁,5部長或仍禁入砂拉越!

转载自《星洲日报》:

(砂拉越.古晉19日訊)由希盟執政的聯邦政府,昨日產生14人內閣陣容,當中有5人曾遭禁止入境砂拉越。

他們是國防部長莫哈末沙布、通訊及多媒體部長哥賓星、交通部長陸兆福、經濟事務部長拿督斯裡阿茲敏和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拿督祖萊達。

撤禁令只需1天

知情者告訴星洲日報記者,由於砂首長署沒最新指示,不排除上述5人還在禁止入境砂拉越的黑名單中。不過即便如此,基於撤銷入境禁令只需1天,他們將後來砂拉越時,還是來得及解禁。

曾遭砂政府請吃閉門羹的希盟領袖,還包括公正黨署理主席拉菲茲、副主席努魯依莎、蔡添強、總秘書賽夫丁、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副秘書長郭素沁及倪可敏等。

同時,巫統大港區主席拿督嘉瑪尤諾斯及「拳王」阿裡巴哈隆也曾被禁止入境砂拉越。

旺阿茲莎曾被限制逗留

副首相兼婦女及家庭發展部部長拿督斯裡旺阿茲莎在2016年砂州選舉期間,被限制逗留期限,她4月30日抵達砂拉越助選,被規定必須在5月5日前離開。

砂移民局局長肯拉本向星洲日報記者透露,截至今日為止,他沒接獲砂政府最新指示。他稱,禁止入境指示來自砂首長署,由砂移民局負責執行。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18日星期五

家人如何累积上亿财富? 潘俭伟促纳吉公布资产

转载自《当今大马》:

《纽约时报》追击首相纳吉家族财富的报道,在国内受到关注。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不满意首相办公室的解释,并要求首相应该效仿美国公布本身的家族财产。

潘俭伟表示,纳吉必须解释何以他的家族财富高达数以亿令吉计,即便作为首相的每年收入是少过50万令吉。

潘俭伟指出,即便考虑到首相办公室宣称,这“对一名担当首相职位和责任,并且拥有家族遗产的人来说没有不寻常”,但是纳吉家族的财富和消费模式肯定是逾越了“不寻常”。

“这个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强大国家美国的总统于1987年《政府伦理法案》下,每年都得公布他和其家族的资产与开销。”

“纳吉是时候效法,以便能让他解释其家族来历不明的财富。“

网络热传铂金包图

潘俭伟表示,即便是考虑了纳吉是从以节俭闻名的父亲前首相阿都拉萨,继承一些财产,但是纳吉家族所拥有的财富和生活方式,还是引发了这笔财富如何累积而来的问题。

美国《纽约时报》是在周一刊登的“摩天大楼的秘密”系列报道的第二篇关于本地富豪刘特佐的报道《神秘马来西亚人,纽约豪宅交易的幕后操盘手》中,触及纳吉家族的财富和奢侈作风。

报道指出,纳吉作为首相的年薪只是约10万美元(相等于36万令吉),惟他近来一直受到其妻子罗斯玛铺张开销的媒体报道所纠缠。

“其中一个值得注意的事件就是关于铂金包(Birkin Bags):一系列在社交媒体热传的照片显示罗斯玛持着9个皮包。他们通常每件都需耗费9000至15万美元。

现金“一堆又一堆”

此外,《纽约时报》也访问,曾经在2000年至2004年担任纳吉助理,过后加入行动党的劳勿国会议员阿里夫。阿里夫指控,纳吉在其保险箱里面藏有“一堆又一堆”的令吉钞票。

《纽约时报》也声称,他们获得文件显示,在2008年至2009年有数百万美元的首饰,从香港订购给罗斯玛。这包括钻石和翡翠耳环,以及钻石、翡翠和红宝石项链。

除了阿里夫的爆料,上述指控多已流传许久,在野党甚至曾公开追问,不过首相夫妇都不曾回应。

财富源自家族遗产

此外,纳吉继子,即罗斯玛与前夫所生的儿子里扎(Riza Shahriz Abdul Aziz),也被指通过向富豪刘特佐购买空壳公司的方式,购得总价值逾亿令吉的两座美国豪华房产。

这两个房产分别是曼哈顿的Park Laurel公寓单位,以及比华利山庄的豪宅。

根据《纽约时报》,首相办公室在回应时表示,“花在出游的钱,或是任何的首饰购买,或是任何的保险箱指控,对一名担当首相职位和责任,并且拥有家族遗产的人来说没有不寻常。”

首相办公室也表示,纳吉的财富是来自他个人继承的遗产。

至于里扎的收入来源和投资,首相办公室则表示不知情。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17日星期四

砂首长该解除禁令 让希盟领袖入境砂拉越

转载自《诗华日报》:

(本报美里17日讯)砂希望联盟秘书林思健针对砂国阵利用移民自主权来禁止多名希联领袖入境,要求砂首长阿邦佐哈里宣布解除禁令。

林思健今日向本报记者表示,砂国阵禁止多名希联领袖入境,其中有新任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奴鲁伊扎、拿督倪可汉和潘俭伟等。

“我们绝对尊敬砂州移民特权,但是权力不可以滥用,一旦被滥用来达到政治目的,那是非常低级的手段。”

他说,沙巴首席部长沙菲益上任后即刻宣布解除禁令,允许所有希联领袖自由进出沙巴。

”移民自主权应该是利用来对付犯罪分子或恐怖分子,避免危害砂社会和谐和人民安危,不是利用来打压政治对手。”

林思健说,这些被砂政府禁止入境的希联领袖都是奉公守法的公民,还担任国州议员,他们没有危害社会的嫌疑,充其量只是政治立场不同,而被砂国阵政府采取霸道的手段对付。

他呼吁砂政府给予重视和正式答覆,到底是否已经解除禁令,这是砂政府表达给予联邦新政府合作的诚意,必须即刻解除禁令。


他说,政治上应该自由和公开竞争,现在资讯发达,当局不要幼稚到以为禁止任何政治对手入境就可以阻止信息的散播,人民对于如此滥用权力的事件感到非常愤怒,这绝对是不智的行为。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

萬人見證新舊首長演說,曹觀友促冠英助發展檳城

转载自《当今大马》:

檳州希盟昨晚在舊關仔角大草場舉辦答謝選民大型政治講座,吸引萬人赴會聆聽,卸任首長林冠英告別演說和新首長曹觀友就職后的首次演說,形如見證一場交棒禮。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希盟4黨本屆大選統一使用公正黨旗幟上陣,競選期間的講座主要只見「藍眼」旗飄揚。隨著選舉落幕,昨晚又重新出現大量的行動黨黨旗。

卸下首長職,而即將上京出任財長的林冠英於晚上9點15分抵達時成為現場焦點,獲得熱情的支持者趨前握手和拍照。

新舊檳首長要做的十件事

他在演說時則不斷表達,其對離開檳城的萬般不舍。

「我非常不捨得檳城和檳城人,雖然即將離開檳城,但我不會忘記檳城,而會經常回來。因為,我人在布城,心在檳城。」

人民力量推翻國陣

林冠英感謝檳城人勇敢求變和發揮理想主義,而撤換國陣政府。雖然,他將離檳城而去,但相信跟他「出生入死」的拍檔曹觀友將延續其使命,繼續服務檳城人。

「他們以為,我們只會搖旗吶喊。這就是人民的力量,夠了,我們應無法忍耐60年來被國陣盜竊、欺騙和威脅的日子,這一次我們真的教訓了他們。不管他們是哪個政黨,他們終於領教了人民的力量。」

「當我們揭發一馬公司醜聞時,我們的領袖潘儉偉被禁止出國。現在換了政府,納吉才知道不能出國的滋味。」

「競選時,我們見識了選委會如何雙重標準,不獨立和打壓希盟,連馬哈迪的臉都要割掉。但,他們無法將他從我們的心中切走,而他如今已經是大馬的首相。」

翻賬目有所發現

林冠英之後重申,雖然馬哈迪委任他為財政部長,但礙於尚未宣誓就職,故暫時不能以財長的身份發表任何聲明。儘管如此,他已經會晤了相關的官員。

「這幾天,我翻看國家賬目時,發現了一些東西。(我們)真的要拯救這個國家,若現在不救,以後則為時已晚。」

不過,他沒有進一步解釋發現了什麼。

他只希望人民能給希盟一些時間來糾正之前遺留下來的錯誤。畢竟,61年的帳和造成的傷害,難以在一夜之間一筆勾銷。

促聆聽人民聲音

曹觀友演說時不忘感激,林冠英過去10年的領導,成功為他和整個行政議會奠下很穩固的根基。惟檳州政府昔日一直未獲得聯邦足夠的撥款,來落實各項計劃。

「你們在5月9日改變了這一切。如今,我們將可以


继续阅读...

让路年轻人 林吉祥无意入阁

转载自《诗华日报》:

(新山15日讯)在509全国大选后正式卸下国会反对党领袖身份,正式成为执政党一份子的行动党候任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成功落实改朝换代的歷史使命,可说是圆了他多年努力的心愿。如今据悉他无意入阁当部长,反而有意让党內年轻人上位施展政治抱负!

林吉祥在刚过去第十四届大选中,第二度上阵依斯干达公主城国席(前称振林山),以4万4864张多数票成功守土,击退马华年轻勇將拿督张秀福。

作为行动党元老级人物,林吉祥一生奉献政坛,如今成功促成中央政权轮替,其动向一直引人关注。

尽管坊间猜测林吉祥可能入阁出任部长职,然而希盟內部消息指出,林吉祥觉得促成大马改朝换代的使命已达到,內阁部长的就留给党內有热忱的年轻人发挥,他將以另一种角色继续为新政府效力,进一步落实重建马来西亚的目標。

基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已確定入阁当部长,林吉祥不入阁的决定相信也是为了避嫌,为免遭人继续攻击有意建立家族政治王朝,惟更重要的是,身为党元老,林吉祥乐见该党年轻领袖入阁,为该党未来继续执政累积经验。

希盟內部消息分析,隨著林吉祥不打算入阁,有可能入阁当部长的党中央领袖人选包括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兼候任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副秘书长兼候任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全国署理主席兼候任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砂拉越州主席张健仁等。

消息分析,一般上人们只注意到曝光率较高的行动党政治明星,然而实际上名气略逊的陆兆福,与柔州主席刘镇东,是行动党在希盟之內的主要「外交官」,在党內佔据重要位置,若出任內阁部长一点也不出奇。

张健仁入阁不奇怪

「若平衡东西马,张健仁入阁也不奇怪,若要展现多元,霹雳州印裔行动党老將古拉也可能获钦点。」

与此同时,消息也认为,在选战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刘镇东虽败选,但相信將被委入部门行政委员会,其中最大的可能的是交通部,拥有企业背景的潘俭伟,则可能被委入经济部门。

在副部长方面,本届在柔佛古来成功守土的张念群,及弃州攻国的泗岩沫国席候任议员杨巧双,均是可能的人选。

「张念群本届大选中选,已是第三届国会议员,她上届大选南下为党开彊扩土,在国会也展现政治才华;杨巧双在之前出任雪州议会议长表现同样亮眼,本届成功中选为国会议员,相信可大展拳脚一番。」

据悉,隨著国家首次出现政权轮替,相信行政团队都將年轻化,行动党女性国会议员將有更多表现机会。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14日星期一

吴汉钧:马国为何变天

转载自《东方日报》:

马来西亚变天可谓继英国脱欧公投获得通过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飞出的另一只黑天鹅。

马来西亚在第14届全国大选迎来政党轮替,希望联盟取代国民阵线,执政联邦。这样的发展让很多人感到很震撼,变天之后的变化也让人目不暇给。

笔者在投票日前一晚到雪兰莪州八打灵再也,观察白沙罗国席希盟候选人潘俭伟办的一场群众大会。出席者众多,但场面不及槟城那种规模,粗略估计三分之二的出席者是华人。尽管八打灵再也是城市地区,华人人口众多,但马来人毕竟不是少数,希盟在选前最后一晚的群众大会吸引不到马来民众,让人以为马来选票可能回流国阵。

隔天投票结果是潘俭伟胜选,多数票高达10万6900张,他的国阵和人民党对手连按柜金都保不住。这说明,尽管马来选民没有大力支持希盟的群众大会,但他们以选票表达了强烈的求变意愿。

正是这股包括所有族群、西马和东马选民的强烈求变意愿,让国阵从2013年大选的133国席,锐减至今年的79席。对国阵来说,这确实是一场“全民海啸”。

这场“全民海啸”让选前说马来西亚不会变天的风水师和政治观察员大跌眼镜,大家认为不会变天的柔佛州变天了;大家认为仍会为国阵保江山的沙巴也变天了;就连国阵“定存州”砂拉越也有多个土著国席落入希盟手中。因此,马来西亚变天可谓继英国脱欧公投获得通过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飞出的另一只黑天鹅。

马哈迪效应发挥作用
笔者的中学华文老师在投票后发来短信说,她“很看好”会变天,因为“这次不会像以前那样,如今是一片反风”。尘埃落定后,她分享了当时“很看好”的原因:“因为强烈感觉到马来人也求变,我只要碰到马来人,在柏斯也好(据知柏斯有很多马来人游客),坐Grab也好,只要是友族,我都从他们那边知道他们很想变。其实最重要的原因还是马哈迪效应,马哈迪太了解马来人要的是什么,只要让传统马来人知道我们只是为了将来更好,不是让华人占上风而剥夺他们的权利,他们是要改变的。”

这一语道破了“全民海啸”最重要的触发因素——马哈迪。马哈迪在2016年与纳吉撕破脸退出巫统,他的儿子慕克力及前副首相慕尤丁随后被开除巫统党籍,三人联手创建土著团结党。土团党的名称中含有“土著”二字,强调了马来特权,这首先让马来人感到放心。其次,它允许非土著入党,但不能竞选党职和没有投票权;就这一点而言,尽管它不以多元种族为卖点,但它比巫统稍微开放,让华人可以安心。

华人选民最大的希望是改变,对他们来说,变天后的未来即使不会更好,应该也不会比现状差。如果马来人也确实想改变,马哈迪无疑是那个能让他们有信心和可以托付的领袖。从2013年大选成绩来看,安华领军仍然无法说服马来选民转向,而马哈迪具备22年掌政经验,加上他的民族主义背景,马来选民若要改变,马哈迪是他们唯一可依靠的领袖。而马哈迪和土团党也确实给了他们想要的保证和信心。

马哈迪等三人退党时,没有其他实力派巫统高层追随他们,使得马哈迪看起来像是过气领袖,对巫统已失去影响力。现在看来,这个超级元老退党,实已严重撕裂巫统。

前财长达因、前贸工部长拉菲达等多名巫统元老,在提名日后群起攻击纳吉和巫统,为希盟站台拉票,很可能也是马哈迪事先安排的,由这些对基层党员尚有影响力的元老,在党内四处点火,分散人心。

马哈迪5月11日公布三名内阁成员及国家元老精英委员会名单,国家元老精英委员会名单中出现了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的名字。郭鹤年在去年底出版自传,书中部分内容描绘巫统和国阵政府多年来的种族政治问题,当时就被认为是在扯国阵后腿。加上巫统资深领袖纳兹里对郭鹤年的辱骂,使得不少华人和柔佛人对巫统不满。别忘了,郭鹤年在柔佛起家,各族群民众对他还是相当拥戴的。如今看来,郭鹤年选择出书的时间点是否经过仔细推敲,舆论各有说法,但相信多少是对马哈迪和希盟当选发挥了助力。

在解散国会之前,纳吉已被诸多问题困扰,包括一马公司和联邦土地发展局的腐败丑闻、生活费高涨、纳吉夫人形象不佳等。纳吉原本分享他的养生之道,说他只吃藜麦,不吃白米,结果适得其反,被认为他与百姓脱节,不知民间疾苦,因为藜麦的价格是普通白米的21倍。

竞选期间,巫统一众领袖很少露面为纳吉助选,几乎都是纳吉一人全国跑透透。一些地方竞选团队甚至不放置纳吉的肖像和巨型看板,明显同纳吉和党中央保持距离。这些迹象说明巫统在选前已出现内乱。到了投票前一晚,马哈迪通过面簿发表全国演讲,纳吉在同一时间发表全国电视演讲,宣布若当选,26岁以下免交个人所得税这一没有实质意义的竞选承诺,让人明显看到纳吉和巫统已乱了阵脚。

马来反风促成弃保效应


马来选民怎么想,选前国阵和希盟都看不透。根据过去两届大选结果,可以断言,城市地区的选民都已转向支持在野党联盟。尽管2015年及之前的几场补选显示,华人选票回流国阵,但2015年以来的政治和民生问题多变,包括一马公司和联土局腐败案扩大、生活费飙升等,也没有补选来检验民意走向,所以不容易掌握马来人及华人选票的流向变化。

马来反风的风向标难以探测的另一个原因,是马来人不轻易透露自己的投票意向。巫统是马来人最高领导机构,几乎到了巫统等于马来人,马来人等于巫统的地步。要明言不支持巫统,对城市地区的开明马来人来说可能不难,但对半城乡和乡区马来人来说可能难以宣之于口。中青代要违背家中长辈的意愿,不把选票投给巫统,可能是可做不可言的。

当然,在选前几天的民意调查显示,马来选票可能已经出现了转向。无党派的默迪卡中心和人民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的调查机构Invoke的民调结果都显示,希盟支持率大幅上升。

如今成绩显示,这些民调结果具备一定的准确性,城市地区的各族群选票不仅没有回流国阵,国阵支持票还流向希盟及伊斯兰党。根据《南洋商报》的统计,国阵得票率仅33.8%,而希盟得票率达45.7%,伊斯兰党得票率16.9%。2013年大选,国阵得票率46.7%。今年大跌近13个百分点。换言之,国阵被纳吉拉拢伊党分裂希盟支持票的策略反噬。

当然,这也是因为马来反风狂吹的缘故。这当中以柔佛的情况最值得关注。柔佛向来是国阵堡垒区,但在本届大选,马华和巫统在柔佛上阵的多名大将落败,包括巴西古当国席的巫统及国阵柔州主席莫哈末卡立、拉美士国席的马华公会副总会长蔡智勇(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的儿子)、昔加末国席的国大党主席苏巴马廉、新山国席的巫统元老沙里尔和多名副部长级的国席候选人。

马来选民刮反风,而且明显出现弃保效应,使得国阵大败。弃保效应指的是在选战中出现执政党甲对垒反对党乙和丙时,选民因为渴望变天,为了确保乙执政,投票时必须放弃丙,而把选票都投给乙。

在国会议席方面,除了吉兰丹、登嘉楼和吉打,伊党在其他州全军覆没,弃保效应明显,不支持国阵的选民都把票投给希盟。

在州选举方面,在雪兰莪、马六甲和柔佛,选民放弃伊党;在吉兰丹和登嘉楼,选民则放弃希盟。雪兰莪伊党从2013年的15席降至2018年的一席,柔佛伊党从四席降至一席,马六甲伊党从一席降至零。

在吉兰丹和登嘉楼,希盟从2013年的一席降至2018年的零。

吉打和霹雳的结果则较不明显。在吉打,选民没有在希盟和伊党之间给出一个明确的选择,希盟得18州席,伊党15席,国阵得三席。霹雳也没有明确的民意,国阵得27席,希盟29席,伊党的三席是造王者。沙巴的情况也是如此,国阵和希盟分别得29席,国家团结党的两席是造王者。

由此可见,这一届大选,选民确实展现了强大的改变意愿,而且为了把希盟拱上台,多数州的选民在国会议席和州议席的选票上都比较谨慎,尽可能让希盟或伊党上台。

东马不再是定存州

更让人惊讶的是,沙巴和砂拉越选民对国阵的支持出现戏剧化逆转。砂拉越前首席部长泰益玛目在位30多年,曾被指涉嫌诸多腐败案,民望不佳,一度被认为会成为国阵的负资产。他在2014年卸任,接班人阿德南改变政策,深获州民支持,使得2016年州选举华人选票回流国阵,削弱了反对党在该州的实力。虽然他在位两年多即病逝,但接班人阿邦佐哈里延续其政策。

因此,一般相信,砂拉越选民在本届大选会支持国阵续任联邦政府。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国阵无法收复华人选区,甚至一些土著人口居多的偏远地区国席,如玛士加丁(Mas Gading)、婆罗洲高原(Puncak Borneo)、砂拉卓(Saratok)和实兰沟(Selangau),都落入希盟手中。鲁勃安都(Lubok Antu)和如楼(Julau)则由独立候选人胜出。

沙巴人民复兴党是巫统前副主席沙菲益阿达退党后所成立的沙巴本土政党。沙菲益是沙巴东海岸仙本那巴瑶人,尽管一般相信他能吸引到土著选民的支持,但他和民兴党真正的支持率有多高,选前无法确切把握。

另一方面,由于马哈迪在位时曾在沙巴推行“身份证计划”(Project IC),将穆斯林人口引进沙巴,使得原本占多数的卡达山杜顺人口比率降低,改变了沙巴的人口结构,进而改变沙巴的政治格局,导致部分沙巴人对马哈迪不满。

观察家原本以为,沙巴选民未必会支持同希盟结盟的民兴党,岂料民兴党最终获得与国阵旗鼓相当的州议席,更贡献了14个国会议席予希盟,国阵仅拿下11国席。

国阵在东西马的堡垒区一一被希盟攻破,导致它在本届大选落败。反风刮到这些堡垒区和内陆偏远选区,说明纳吉政府的种种问题所导致的民愤,远超巫统和国阵的预期。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继续阅读...

一馬公司醜聞滾雪球 斷送納吉仕途

转载自《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郭朝河吉隆坡特稿)馬來西亞前任首相納吉率領的國民陣線5月9日在大選中落敗,首次失去了執政61年的中央政權,原因之一是希望聯盟在選戰中持續抨擊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的洗錢醜聞。

策略性開發公司「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是納吉(Najib Razak)於2009年就任首相後,在他倡議下於同年成立由政府完全出資擁有的投資公司,以配合他推行的「一個馬來西亞」(1Malaysia)的經濟轉型計劃。

一馬公司由納吉擔任主席,主要希望建立全球夥伴關係,促進外商直接投資,為國家帶來經濟成長動力。當時,一馬公司涉及幾個高知名度的項目,如敦拉薩交易所、敦拉薩交易所的姊妹項目「馬來西亞城」(Bandar Malays ia)、與3座獨立發電廠。

不過,到了2014年初,馬來西亞國會議員潘儉偉開始揭露,一馬公司尚未提交截至2013年3月的財政年度帳目,而且最後一個帳目報告日期是2012年3月31日。他質疑為何一個擁有數十億令吉、由財政部100%持有的政府公司,竟然在將近一年後仍無法交出經審核的財務報表。

同時,一馬公司董事會也沒有每年按時召開常年股東大會,也沒有向馬來西亞企業注冊局(ROC)申報年度收益,甚至未在指定期限內提交經審核的帳目,潘儉偉認為這已觸犯1965年公司法令第169(1)及第171(1)條文。

重要的是,當時一馬公司自成立以來就合作的安侯建業(KPMG)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突然解約,取而代之的是剛受委任的德勤馬來西亞(Deloitte Malaysia)。

解約的原因不明,但潘儉偉發現安侯建業在一馬公司於2010年的首個財務報表中,曾提出一項「需關注事項」,即它曾與沙烏地石油國際公司(PetroSaudiInternational)進行一項10億美元的神秘投資計劃,隨後將其轉換成期限少於6個月的12億美元貸款。

不過,這個「需關注事項」隨後在財務帳目中莫名消失,而當時一馬公司卻仍然透過許多舉債方式要收購發電廠及發展許多計劃,潘儉偉認為事有蹊蹺,多次在媒體揭發公司可能有弊案,但由於馬來西亞媒體幾乎都由執政黨控制,且有許多箝制言論自由的法令,因此幾乎每次都不了了之。

直到2015年7月2日,美國「華爾街日報」揭露,納吉可能將一馬公司的7億美元公款匯入自己的私人帳戶,才掀開這家公司負債累累與營運紀錄糟糕的真相。

之後國內外媒體大幅報導相關新聞,但納吉否認犯錯,並宣布要起訴相關媒體。他甚至透過內政部宣布,由於馬來西亞媒體The Edge旗下的兩份刊物The Edge周刊及The Edge財經日報,刊登納吉涉嫌挪用一馬發展公司公款的報導,涉嫌破壞公共秩序安全,決定停止兩家報紙出版許可證3個月,引發軒然大波。

隨著國內要求調查弊案的呼聲越來越高,當時副首相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頻頻在公開場合呼籲,希望這起涉及龐大數額的舞弊案能獲得透明調查,納吉在2015年7月28日重組內閣,除了撤換4名正副部長外,也將副首相慕尤丁革職,令全國震驚,也讓納吉涉及挪用公款的一馬公司風波正式引爆。

當時,由馬來西亞反貪污委員會、大馬皇家警察及國家銀行組成專案小組,負責徹查這起弊案,過程中一度宣布凍結6個與一馬公司有關的銀行戶頭,並從2家銀行取走17個戶頭資料。

但之後負責調查此案的檢察總長阿都干尼(AbdGhanibin Ahmad)突然「被辭職」,而馬來西亞反貪污委員會主席阿布卡辛(Abu Kassim Mohamed)也傳出突然放假一週,讓大馬人民對這起案件增加更多揣測。

雖然納吉一直沒有正面回應此事,僅透過政府單位解釋7億美元其實只是政治獻金,捐獻者是一名來自中東的人士,是沙烏地阿拉伯王室人物。但對於捐款的目的,一直沒有統一的說法。

之後美國、瑞士、新加坡及盧森堡等國的調查單位都在調查一馬公司如何透過發展計劃,挪用龐大資金或涉及洗錢活動,而當中也揭發馬來西亞富商劉特佐在過程中協助洗錢。2016年7月,美國司法部正式啟動訴訟,把一馬公司被挪用的、位於美國的資產10億美元充公,並在文件中透露,有一個「馬來西亞一號官員」操縱裡頭的金錢流向。

2017年8月,美國司法部對一馬公司洗錢案的調查升級,並確認轉為「刑事角度」追查涉嫌購買房產、藝術品、珠寶和其他資產、金額達73億令吉的弊案。

其中,美國司法部之前已3次透過民事訴訟方式,向一馬公司追討分布在全球總值大約73億令吉的財物,其中包括在紐約、倫敦的豪華房產,電影製作公司、私人飛機和遊艇等。

雖然納吉依舊矢口否認,並為了防堵馬來西亞人民繼續討論一馬公司,更在今年4月初草草通過並實施全球第一個「假新聞法」。但希望聯盟在選戰中持續不畏懼地猛烈抨擊一馬公司洗錢醜聞,讓納吉的聲望不斷下滑,最終斷送了他與巫統的長期執政。(編輯:郭中翰)1070512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