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星期三

移民局总监政府等列答辩人.祖纳挑战禁出境令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7日讯)继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和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后,遭内政部和移民局下c的本地政治漫画家祖纳今日也入禀高庭,挑战内政部和移民局的禁足令决定。

原名为朱基菲里的祖纳是于今日通过代表律师艾力鲍尔森和梅丽莎入禀高庭,并在申请书中把移民局总监、内政部和大马政府列为第一至第三答辩人。

禁出国未获理由

本案与潘俭伟和玛丽亚陈的不同之处,在于被视为“非主流”及反政府的祖纳是在没有给予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禁出国;内政部和移民局较前分别以潘俭伟涉嫌直接或间接参与颠覆议会民主的活动,以及为阻止玛丽亚陈在国外羞辱或嘲笑政府而对2人发出禁足令。

不过,根据祖纳,当他于今年10月17日准备从机场飞往新加坡,以出席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场论坛发表演说时,却被告知本身被禁出国,他说,根据了解,当局早在今年6月24日对他发出禁足令,但他却全然不知,而有关禁足令更导致他较后分别错过了赴悉尼和日内瓦的机会。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当时移民局官员仅告知这是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的指示,而警方是基于“特别的理由”禁止他出国。

他强调,他是一个漫画家,依靠出国筹办漫画展览赚取生计,联邦宪法赋予每个公民自由行动的权利,不过,当局却在没有给予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禁止他出国,这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祖纳认为,这是一种滥权及具有恶意企图的表现,因为他没有犯下任何刑事罪行;尽管他较后指示律师致函移民局要求解释,惟当局迄今仍拒绝作出回应。

艾力鲍尔森:发禁足令滥权

另外,祖纳的代表律师艾力鲍尔森说,在这之前,祖纳曾飞往美国、英国和日内瓦数次,当中不曾面对任何问题。

他认为,当局所发出的禁足令明显是一种滥权的表现,虽然祖纳时常通过漫画来批评政府,但这不应成为祖纳被禁出国的理由。

他坦言,挑战禁足令的过程可能非常艰难,不过,他们仍会继续抗争到底,因为他们坚持认为内政部和移民局不应获赋予如此广泛的权利,除非有充足及合理的理由,否则当局不应任意禁止任何一个公民出国。

要求宣判禁足令违宪


祖纳在申请书中要求高庭撤销答辩人在今年10月17日以口头方式禁止他出国的指示,并要求高庭宣判答辩人所发出的禁足令已违反联邦宪法第5(1)、8及9条款,所以理应被宣判为无效、违宪和被撤销。

同时,他要求高庭宣判答辩人无权发出禁足令及越权,以及宣判答辩人并没有拥有不受限制的酌情权来执行越权的行为。

此外,祖纳要求高庭宣判答辩人不能引用1959/63年移民法令第59及59A条文来否定他所赋予的自然公义权利,因为这已违反了联邦宪法。

他强调,高庭应宣判1959/63年移民法令第59及59A条文是违宪的,并强制谕令内政部和移民局让他自由出入大马,同时,禁止内政部或移民局把他列入被禁出国的黑名单内,或在没有给予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以及给予他任何辩解的机会下禁止他出国。


继续阅读...

巫统在备战第14届全国大选的路上,为了加强对民主行动党的纳粹式“大谎言”宣传攻势而提出一个涵盖希望联盟和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的虚构内阁阵容

在最近的巫统大会,当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拉萨宣称,在即将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民主行动党是巫统的首号敌人,宣称马来不得不决定是否维持由巫统领导的政府或由民主行动党取而代之。这样一来,他把种族、仇恨和谎言政治提升到了另一个高度。

当然,这是一个政治谬误。

不论第14届全国大选发生什么事情,纳吉是否从首相的位子上被推翻或巫统是否失去联邦政权,马来西亚的马来人将继续在国内行使政治权力,因为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失去他们的政治权力。

到目前为止,巫统和它的宣传机器里,没一人能针对最近国家文学奖得主沙末赛益提出的问题,给予像样的回应。沙末赛益问,如果巫统在全国大选中落败,马来人如何会失去政治权力。

沙末赛益感到奇怪,马来社会为何会如此纠缠于,如果巫统丧失布城的控制权,就会让国内的其他少数群体夺取他们的权力,以及马来人和伊斯兰教会因而受到威胁。因此,他问:

“马来人如何受到威胁?当过去五十年的当权者是马来人,宗教(伊斯兰教)和马来人如何受威胁?

“(如果马来人会受威胁),在这五十年里,他们(马来领袖)做了什么?”

不管巫统在下一届大选中发生什么事,人口现实是马来人不会失去政治权力的最可靠保证。

1970年,马来西亚的人口分布是44.32%马来人、34.34%华人、8.99%印度人、11.89%非马来人土著、0.67%其他族群。

2010年,马来人在马来西亚人口的百分比增加至55.07%,华人减少至23.34%,印度人下降至7.35%,非马来人土著保持在11.94%,以及其他族群是1.3%。

在第13届全国大选,52.63%的选民是马来人,29.68%华人,7.31%印度人,8.96%非马来人土著和1.43%其他族群。

在马来西亚半岛的165个国会议席,114个是马来人占多数的席位,22个华人占多数的席位和29个混合席位。没有一个印度人占多数的席位。

是否有巫统领袖认为,如果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落败,在布城的新马来西亚政府有可能通过增加目前22个华人占多数的席位至超过83个席位,从而构成在马来西亚半岛的165个国会议席的大多数席位,以确保华人掌握政治权力?

没有哪个魔术师可以演出这个不可能的壮举。事实上,未来的走势是相反的。由于人口现实和国内华人人口减少,22个华人占多数的席位将会减少。

即使是巫统的元老东姑拉沙里也在公开场合说,当政府由马来人领导、除了槟城其他州政府都由马来人领导、公共服务领域里大多数是马来人、军队里大多数是马来人,还有马来统治者,因此他不知道马来人受威胁的观点是怎么来的。

马来西亚站在最前线的民权活跃份子再娜安华也质疑,巫统执政接近60年后,“马来人受威胁”的论调是怎么来的。为何新经济政策在实行了超过40年后:(i)75.5%的底层人口是马来人;(ii)90%失业的大学毕业生是马来人;(iii)价值54亿令吉的股票,在1984年至2005年间注入个别的马来人和机构后,最后只剩下2亿令吉的股票仍然留在马来人的手中。

因此,一旦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落败则马来人会让华人夺取政治权力的说法,当然是纳粹式的“大谎言”宣传攻势,是巫统领袖和军师为了备战下几届全国大选,而在马来选民之间制造恐惧、惊吓和仇恨。

采用大量纳粹式“大谎言”宣传攻势的活动与日俱增,而且早在上周末的巫统大会之前、期间和之后便已经展开。因此,看到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着包括22名内阁部长的“2017年新政府排阵——希望联盟: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时,我并不惊讶。

在我国60年的历史里,我首次在这个伪造的内阁名单上被列为首相和财政部长,而敦马哈迪是副首相,即:

首相兼财政部长——林吉祥 (民主行动党)
副首相——敦马哈迪 (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

首相署部长:

经济策划组——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
国民整合及表现管理 ——丹斯里慕尤丁(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
不管部长——西华拉沙(人民公正党)
高等教育部——倪可敏 (民主行动党)
教育部——阿兹敏阿里(人民公正党)
外交部——奴鲁伊莎(人民公正党)
国防部——马夫兹(伊斯兰党)
青年及体育部——黄洁冰(人民公正党)
国内贸易及人民消费部——潘俭伟(人民公正党)
印裔沟通及事务部——哥宾星(民主行动党)
妇女及家庭发展部——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人民公正党)
旅游及国际宣传部——拉菲兹(人民公正党)
科学、技术及核子工业——傅芝雅沙列(人民公正党)
工程部——祖莱达卡玛鲁丁(人民公正党)
华裔沟通及事务部——蔡添强(人民公正党)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陆兆福(民主行动党)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郭素沁(民主行动党)
人力资源部——马尼卡瓦沙甘(人民公正党)
艺术、文化及历史部——卡立沙末(国家诚信党)

我有点受宠若惊,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自己被指定为首相。虽然在我51年的从政生涯中,成为马来西亚首相的想法,从来没有进入我的脑海。

事实上,就如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星期六的民主行动党五十周年全国大会说的,民主行动党从来没有要求华人成为首相,而是一直支持马来人,特别是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成为首相。

马来西亚宪法第43(1)条文清楚列明,没有任何民族被禁止成为首相,宪法中的唯一先决条件是在国会掌握大多数国会议员的信任。

在孩提时代,奥巴马要成为美国总统。在马来西亚,政治现实是非常不同的。在可预见的未来,马来西亚首相将是一个马来人,虽然马来西亚宪法允许任何马来西亚人,不论什么民族都可以成为首相。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虚构的反对党内阁阵容,我以为它的设计者犯了一个重大错误,因为我没有找到财政部长,直到我看见首相也兼任财政部长。

这显示捏造这份名单的人是如何的不在状况,因为民主行动党已经明确表示,首相不应该兼任财政部长。如果纳吉没有兼任首相和财政部长,马来西亚就不会被冠以“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耻辱和恶名,马来西亚也可以免受一马发展公司全球洗钱丑闻的国际耻辱!

虚构的希望联盟内阁旨在加强巫统对民主行动党的惊慌、恐惧和仇恨式“大谎言”宣传攻势。这也是马哈迪被安排为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首相署执掌相对无关紧要的部门,民主行动党获分配七个内阁职位(虽然潘俭伟被错认为公正党国会议员),公正党(虽然在22个内阁部长职位中获分配10个职位)和国家诚信党则被分配相对次要的内阁职位的原因。

我还没有跟马哈迪谈过这个话题,不过我不相信他会要重返内阁,即使是担任首相。他毕竟91岁了。

这些谎言和谬误,如虚构的内阁阵容,只是巫统对民主行动党的纳粹式“大谎言”宣传攻势诡计的开端,在备战第14届全国大选的过程,它加强了马来西亚政治在民族和宗教两个方面的分化。直到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的接下来几个月,我们将看到更多最恶劣的政治欺诈行为。

我们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流氓和失败的国家的目标,不能动摇。这是所有热爱马来西亚的人民,不论是政党、机构或个人,以及同等重要的联邦和州政府,必须有更具包容性的前景和承诺,即容忍和接受所有民族、宗教、地区和群体的作用和贡献。大家拥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拯救马来西亚,免于猖獗的腐败、滥用权力、破坏法制、破坏善政,并使马来西亚摆脱 “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国际骂名和耻辱。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6年12月6日(星期二)中午12时在槟城民主行动党总部的新闻发布会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5日星期一

【行動黨大會】 林冠英:挺安華當首相 火箭不壟斷政治權力

转载自《光明日报》:

(沙亞南4日訊)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說,來屆大選,如果在野黨成功改朝換代成立新政府,行動黨不會主導整個新政府,更不會爭取讓行動黨人選及華人擔任首相。

他今日在2016年行動黨黨員代表會議上致詞時強調,他有必要對一個對馬來人和穆斯林而言較為敏感的課題再三聲明,即行動黨對於首相一職從來不抱野心,也沒要求讓華人出任首相,而是一直支持馬來人,特別是拿督斯里安華擔任首相。

他說,在野黨贏得聯邦政權後,行動黨並不會壟斷政治權力,而是與其他盟黨在平等和負責的基礎上合作。

“行動黨從一開始就不是個華裔或種族政黨,而是馬來西亞人領導的馬來西亞政黨,宗旨是服務全體馬來西亞人,不計種族、宗教、地區及性別的差異。”

他說,行動黨的國會議員或州議員,就包括巫裔、華裔、印裔甚至卡達山人。

“事實與首相納吉的謊言相反,行動黨絕對不可能接管國家;國會有222個國會議席,怎麼可能憑著51個議席執政國家?這無疑是納吉的廉價政治伎倆及恐嚇,企圖轉移其經濟管理失敗的視線。”

對首相兼巫統黨主席拿督斯里納吉在巫統大會指“行動黨黨章沒伊斯蘭為官方宗教、沒馬來統治者為尊、沒馬來人及土著特權”論,林冠英作出駁斥,並表明行動黨是為馬來西亞全體族群而鬥爭,包括馬來人和原住民。

火箭為全體族群鬥爭

他提醒,行動黨的2012年《沙亞南宣言》已列明將捍衛以國家元首為一國之尊的議會民主與君主立憲制度。

“行動黨堅守現有的體制架構,且進一步加強立法、行政與司法的三權分立,奉《馬來西亞聯邦憲法》為基本大法,以1957年獨立之精神與《1963年馬來西亞聯邦協定》榮耀憲法。”

他說,在檳城,希盟政府提供給伊斯蘭教的撥款是國陣前朝政府的兩倍,卻反被污蔑為反伊斯蘭教。

林冠英說,行動黨反對一切與憲法意旨不符的法律,以及任何以國會簡單多數凌駕和破壞憲法本質的行為。

“任何法律若影響聯邦憲法的本質與特性,就得通過三分二多數議員同意修憲才符合正當性與議事程序。”

“捍衛與擁護聯邦憲法不是極端自由主義,反對無審訊扣留,尤其是反對政府以反恐法令對付和平社運分子瑪麗亞陳,絕非極端自由主義;任意妄為,盜取國家上億令吉的行為,才是真正的極端自由主義。”

他強調,行動黨肯定與馬來人政黨及傑出馬來人士合作的重要性,拒絕單一種族的政黨,人民應該杜絕營造憎恨和恐懼,導致國人區分彼此同異的分化政治。(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3日星期六

出席净选盟5.0集会 警方传召潘俭伟



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3日讯)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因出席11月19日在孟沙轻快铁站净选盟5.0集会而在今日被警方传召录供。

潘俭伟於今日10时,在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及代表律师拉姆的陪同下,应警官传召至冼都警区进出录供程序,並在11时30分步出警局。

他在事后向媒体表示,警方在录供中並未询问他太多问题,主要让他说明是否有出席上述集会以及出席集会原因,而他也向警方解释净选盟的3大诉求,並在录供期间全程配合警方。

「警方现时援引刑事法典第504条文,及2012年和平集会法第4(2)(b)条文,对事件展开调查。」

他表示,警方应该尽快完成类似的调查行动,並將注意力放在损害人民利益的罪案事件上。

另一方面,潘俭伟还透露,据其所知,警方將在较后传召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进行录供,惟其目前人仍在国外。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潘俭伟净选盟演讲被传召问话



潘俭伟在净选盟5.0集会于孟沙地铁站演讲,被警方秋后算账传召问话,请大家出席声援。

日期:2016年12月3日
时间:早上11点
地点:Sentul警察局

重要信息!大家一起大大力分享出去!


继续阅读...

纳吉故意发表极端言论 转移人民对其丑闻愤怒





巫统主席纳吉发表诽谤民主行动党的极端种族主义言论以吓唬马来社会的举止,旨在转移人民对纳吉涉及一马发展公司(1MDB)丶SRC国际和“大马1号官员”丑闻的愤怒。

纳吉与巫统领导人日前在巫统大会上,皆把矛头对准民主行动党,发表了许多诽谤性的谈话及谎言。

纳吉表示:“民主行动党争取过分的自由主义与危险的思想,如果民主行动党执政,巫统长期争取与捍卫的权益与特权,包括土著机构如人民信托基金(MARA)丶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丶橡胶小园主发展局(RISDA)丶联邦土地复兴及统一局(FELCRA )丶土著议程领导单位(Teraju),将会受到限制与消失。”

纳吉还指责说:“若研究民主行动党的党章,根本没有提及伊斯兰作为联邦宗教,未曾提及以马来统治者为尊,更只字没提捍卫马来人和土著特权。“

我们要询问纳吉的是,哪一个政党有把整套联邦宪法列入党章内?马华丶国大党丶民政党,还有国阵在沙巴与砂拉越的成员党,是否有把联邦宪法的每一项条款都列入他们的党章内?

显然没有。事实上,纳吉只是要以攻击民主行动党的党章来欺骗和误导人民。

民主行动党是以联邦宪法的意义和精神拟定党章,列明把前人要建立马来西亚独立性的愿景作为民主行动党的斗争。据我们所知,由纳吉所提到的条款──伊斯兰作为联邦宗教丶马来统治者和土著的特权有涵盖在联邦宪法内,而这也是民主行动党同样捍卫的。

更重要的是,为了戮破巫统长期以来的谎言,民主行动党于2012年1月8日在沙亚南召开的党代表大会上,已经发布和通过了《沙亚南宣言》,而当中就强调了:
我们响往马来西亚人的梦想,为了完成此一梦想,我们透过以下途径确认我们的承诺:
●捍卫以元首陛下为一国之尊的国会民主与君主立宪制度。民主行动党坚守现有的体制架构,且进一步加强立法丶行政与司法的三权分立。奉《马来西亚联邦宪法》为我国基本大法,以1957年独立之精神与《1963年马来西亚联邦协定》荣耀宪法。
●依《联邦宪法》第153条文,维护马来人丶土着的特别地位以及其他族群的权利。
●依《联邦宪法》第3及11条文,肯认伊斯兰教之联邦宗教地位以及和平信仰其他宗教之自由。
●依《联邦宪法》第152条文,坚持马来语为国语,但不损害使用与学习其他母语之权利。
●争取《联邦宪法》第10条文所保障之人民自由,即言论丶集会与结社之自由。
●尊重《1963年马来西亚联邦协定》以及沙巴丶砂拉越二州所拥有之权利。

难道纳吉是“文盲”(buta huruf),不明白民主行动党早已通过涵盖上述内容的宣言内容吗?

或者,纳吉是故意煽动马来人之间的种族仇恨,以便缠绕在他治理下的丑闻,包括挪用一马公司和SRC国际的数十亿美元汇入其私人戶头的丑闻,将被转移视线和被遗忘?

此外,副首相阿末扎希,在两天前也发表了指摘反党对采用纳粹策略的言论,即“如果你要说谎,要说得够大,倘若你们一再重复,人们将会开始相信它。”

事实上,由反对党所揭发,特别是身兼巫统主席丶首相和财长的纳吉涉及一马公司和SRC国际的财务违规行径,已被证明是真实的,非由纳吉能作出否认。因此,真正采用大骗子纳粹策略的是纳吉本人,就如上述已证明的。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12-2016(星期五)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继续阅读...

遭纳吉起诉诽谤.潘俭伟申请撤讼1月审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日讯)高庭择订于明年1月17日开庭聆审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要求撤销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起诉他诽谤的诉讼申请。

潘俭伟的代表律师班杰明说,承审本案的法官罗斯兰今日在内庭会见双方代表律师后,择订上述日期。

他说,上诉庭已在上个月28日推翻高庭批准让纳吉删除其当事人部份宣誓书内容的裁决,并恢复已被删除的两段内容。

他披露,截至目前为止,纳吉律师团尚未表明是否要针对上诉庭的裁决提出上诉。

潘俭伟是在要求撤销纳吉诉讼时,所入禀的宣誓书第九及第十段内容内,附上了大马公司委员会(SSM)针对一马公司(1MDB)的查询记录、一马公司网站资料,以及数则有关一马公司的报道;不过,法官罗斯兰在5月5日基于这些内容没有附上消息来源,也无解释为何须引用有关内容,所以批准纳吉删除有关内容的申请。

纳吉是于2015年3月5日入禀高庭,以个人名义起诉频频对一马公司财务提出质疑的潘俭伟和网络媒体“人民媒体”(Media Rakyat)负责人陈志光诽谤,要求赔偿。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仁嘉隆“改变在即,斗争到底”千人联欢宴



配合民主行动党创党50周年纪念,由民主行动党瓜拉冷岳国会联委会主催,仁嘉隆支部、双溪嘉隆支部,仁嘉隆市区支部,摩立路支部、茶山支部、沙里花园支部,柏灵颖支部联办的“改变在即,斗争到底”千人联欢宴,订于12月13日(星期二),在仁嘉隆中元公会举办。

筹委会主席郑永德今日发表文告,宣布上述消息。

“届时,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长林冠英、雪州主席潘俭伟国会议员、署理主席哥宾星国会议员、州秘书欧阳捍华州行政议员、州副宣传秘书甘纳巴迪劳州行政议员、州委杨美盈州议员将为晚宴担任演讲嘉宾。”

他希望,上述晚宴能筵开150席。

他认为,随着政府在2017年度财政预算案向公务员“示好”,相信大选已近在眉睫,所以公众也可通过上述晚宴,了解我国目前的政治局势。

他重申,我国目前处在水深火热的状态,选民必须在即将到来的第14届大选中,利用手中选票决定国民未来的命运。

他也希望,公众能踊跃支持上述晚宴。

任何详情可联络票务处:03-3190 2633

*“改变在即,斗争到底”千人宴筹委会:
大会主席:洪健银
筹委会主席:郑永德
副主席:陈伟庆,张志福,邱宗德,陈金波,Nadasan Subramani
秘书组 :颜毅靖,高兴吉,洪依雯
总协调:洪友亮
财政:黄建林
票务:叶来庆,洪珊妮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28日星期一

槟声援玛丽亚活动.逾10人滋事警押走2人

转载自《星洲日报》:

(槟城27日讯)净选盟今傍晚在旧关仔角办声援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活动,一批巫裔男子前来捣乱,其中2人被警员押上警车。

活动今日傍晚6时15分开始。当净选盟北马区主席拿督杜干焕演说时,逾10名巫裔男子出现并在旁大喊大叫干扰活动,2人甚至冲到杜干焕的面前,所以被警员拉走。

警方滋事者冲突

在警方和滋事者对峙期间,警方欲带走一人,双方起肢体冲突,另一人因出手阻止警方,所以与同伴一起被警员制伏,2人被带上流动警亭(巴士)。

警方较后安排轻型镇暴队驻守,分开滋事者与集会者,声援活动才得以进行。

这场原定在旧关仔角言论广场进行的声援玛丽亚陈活动,因下雨而移师至槟岛市政厅前进行,约100名支持者到场声援。

杜干焕、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大山脚区国会议员沈志强也在场演说,参与者也演唱“释放玛丽亚陈之歌”。今晚约7时雨停后,主办方原欲回到言论广场继续活动,但警方因担心滋事者再捣乱而发出劝告,所以主办方接受并宣布散会。


继续阅读...

巴生5千人声援被扣领袖

转载自《东方日报》:

(巴生27日讯)巴生5000人手持白蜡烛高喊「释放玛丽亚陈」、「释放安华」、「不要SOSMA」口號,声援被警方逮捕的希望联盟和民间组织领袖。

兴都权益行动委员会(Hindraf)昨晚在巴生车迪草场庆祝成立9週年纪念时,也一併举办烛光声援会。

出席者包括雪州行政议员兼兴都权益行动委员会领袖甘纳峇迪劳、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莲花苑州议员张菲蒨、州委刘天球、国家诚信党主席末沙布,以及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等。

其中,潘俭伟指出,国家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SOSMA)说是用来对付恐怖分子,但如今已沦为逮捕政治和民间组织领袖的工具。

「印裔族群在我国发展贡献不少,但他们却被国阵政府边缘化,许多印裔直到如今都过著穷苦、没有身份证、没有工作的生活。」

此外,张菲蒨说,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在残酷的国家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下,被关在一个不见天日的牢房。

「为了下一代,我们要斗爭到底,所有男人女人都要勇敢站出来。」

努鲁依莎也呼吁所有的年轻人尽快登记为选民,用手中的一票,將国阵政府拉下台。

她指出,一旦入驻布城,希望联盟绝对可以比国阵做得更好,確保所有族群得到平等对待。

「现在不止安华被捕入狱,玛丽亚陈、政治漫画家祖纳等人也被捕。」

她续称,为何警方能如此狠心,用残酷的法令来扣捕一名60岁的母亲。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27日星期日

瑪麗亞陳聲援會

全馬各大城市同步舉行瑪麗亞陳聲援會
聲援會持續舉行直到瑪麗亞陳被釋放為止!

#BebasMaria
#MansuhSOSMA

吉隆坡
時間:晚上8點正
地點:獨立廣場


怡保
時間:晚上9點正
地點:怡保KTM站廣場

檳城
時間:晚上6點正
地點:Esplanade, Penang Island


新山
時間:晚上8點正
地點:Simpang Jln Wong Ah Fook/Jalan Ibrahim (OCBC Bank前方)


關丹
時間:晚上8點正
地點:IPD Kuantan


亞庇
時間:晚上8點30分
地點:Street Art Graffiti Gallery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26日星期六

制牢房仿玛丽亚单独囚禁 逾千人出席声援运动推介

转载自《当今大马》:



声援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活动,从首都独立广场移师到八打灵社区图书馆。净选盟为“释放玛丽亚陈,废除国安法”运动举行推介。

逾千人出席本次活动,会场除表达对政府的愤慨,尚有分享故事的温馨,尽显民众关切玛丽亚陈,与之同在。

玛丽亚陈的三名儿子阿祖敏、阿兹曼和阿哲米,上台与民众分享与其母亲生活里的点滴,场面感人。

他们脸露愁容,很挂念母亲是否安好,盼政府可早日让他们母子团聚。

“我们明白母亲的工作耗时,很晚才回到家,她返家后,首先都会向我们嘘寒问暖。”

“母亲教导我们,如何去关心和照顾别人,妈妈,我很想念和好爱你。”

捐锁匙,解锁自由

主办单位推介“释放玛丽亚陈,废除国安法”运动,首个活动环节就是“捐锁匙,解锁自由”,意喻促警方尽速放人。阿祖敏、阿兹曼和阿哲米在架上挂起锁匙,祈愿诉求得以如愿以偿。

会场外也设置了一间模擬牢房,根据净选盟的解释,这情况就像玛丽亚陈被单独囚禁在一个面积15乘8尺的扣留室,里面没有窗口及床具,两个灯泡24小时开启。

党团艺文人士声援

此外,在野党领袖也现身声援会发表演说,抨击政府的逮捕行动,其中有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行动党籍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等人。

除党团领袖力促放人,艺文工作者也加入声援,以歌曲和艺术创作带出讯息。

旺阿兹莎表示,对于玛丽亚陈的遭遇感同身受。

“我回忆起,那年我们家人分离时,我最小的儿子,他只得6岁,我也感到很害怕。”

“大马人民必须全部站出来,尽早释放玛丽亚陈。”

净选盟挺议会民主

潘俭伟演说时表示,警方说话反复,现称玛丽亚陈是接受外国金援才受调查。

“国內许多非政府组织和公司,都有外国金援,而这如果用意是推广大马民主,那有错吗?”

话锋一转,潘俭伟讥讽全国总警长卡立,质疑他是否曾上学。

“我和他(卡立)说过,你有上过学的吗?你看看净选盟衣服背面,写着诉求民主、干净的选举、和干净的政
府。”

“如果你不明白,看第3项诉求,诉求议会民主。”

人潮满满毫不怯步

虽然总警长卡立曾警告,声援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和废除《国安法令》的集会属非法,惟民众不怯步。

集会进入第6天,黄潮支持者逐日增加,本次推介礼更破千人大关,整座礼堂挤得水泄不通。

主办单位也特在场外设立放映机,转播场内实况,让无法进入礼堂的民众,一起聆听演讲与观看表演。

此外,许多小贩也摆起地摊,售卖印有醒目“Bebas Maria”、“Mansuh Sosma”字眼的净选盟衣服和布条,以及小吃和饮料。

主办单位也发布通知,声援会之后会照旧在独立广场举行。另外,下周二是法庭听审玛丽亚陈人身保护令的申请,主办单位也呼吁大家在下午1点,聚集首都大使路,表达声援。

活动在11点30分和平结束,历时约3小时30分钟,紫衣志愿队(净选盟保安)也负责维持交通程序。


继续阅读...

移師八打靈社區圖書館 逾千民眾聲援瑪麗亞陳



转载自《中国报》:



(八打靈再也25日訊)聲援被警方援引2012年國家保安(特別措施)法令(SOSMA)扣留的淨選盟2.0主席瑪麗亞陳的集會,今晚移師八打靈再也社區圖書館舉行,獲逾1000名民眾踴躍出席。

儘管早前金馬警區主任再諾助理總監稱燭光聲援會是非法的,且警方已開檔調查,如今移師靈市,但仍無法減少黃潮出席。

現場除了佈置扣留瑪麗亞陳的模擬牢房,還備有留話給瑪麗亞陳的信息留言板。

分發寫給內長公開信

主辦當局也當場分發寫給內政部長拿督斯里阿末扎西、全國警察總長丹斯里卡立和總檢察長丹斯里阿班迪,要求釋放瑪麗亞陳和廢除國安法令的公開信,讓民眾簽署以示支持。

非政府組織領袖、反對黨領袖、內安法令受害者家屬輪替上陣發表演說,現場氣氛熱烈,人人高喊釋放瑪麗亞、廢除國安法令,甚至要求逮捕首相拿督斯里納吉。

瑪麗亞陳三名兒子即長子阿祖敏、次子阿茲曼和幼子阿茲米,也現身分享母親為人及表達思念。

活動以各位嘉賓進行“自由之鑰匙”環節結尾,嘉賓們一一上前到鐵絲牆前,別上鑰匙,象徵給予自由。

出席者有公正黨主席旺阿茲莎、副主席蔡添強、行動黨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綠色盛會主席黃德、淨選盟2.0前主席拿督安碧嘉和成員傑傑丹尼斯等人。

週六晚上,黃潮將再回到獨立廣場舉行燭聲援會。

阿茲米:只希望媽媽回家

“從前我沒怎么擁抱過她,現在我只希望我媽回家,然后我能夠擁抱她。”

阿茲米現場訴說母親對母親的思念時,一度哽咽,場面感動。

他說,自己小時候做過許多蠢事,包括從一樓跳下、撞車等,但母親從來沒有責罵她,只是解釋事物好壞,警惕他勿重犯。

阿茲曼則對于自己能睡在舒服的床上,母親卻在扣留所內睡木板的情況感到難過。

阿祖敏披露,瑪麗亞陳常在外忙碌,時常夜歸,但無論回到家多晚,都會到兒子的房間內噓寒問暖,關切他們吃了什么、課業如何、有何感受等。

“我們理解他的工作,她也從未忽略我們,而她也教會我們以這樣的方式去關心其他人。媽,我們都很想念你。請讓我們的媽媽回家…”

獲外國金援沒錯

★行動黨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


警方如今說瑪麗亞陳是因接受外國金援才被逮捕,但國內有許多非政府組織和公司都接受外國金援,何錯之有?

若淨選盟組織獲得的外國金援,是用來推動國內民主運動,何錯之有?

若接受外國金援是錯誤,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就是違法者之一。

或到警總部示威

★淨選盟2.0組織成員傑傑丹尼斯


若警方28天后仍不釋放瑪麗亞陳,我們就糾眾到武吉阿曼警察總部外圍示威!

470萬人未註冊選民

★綠色盛會主席黃德


淨選盟2.0前主席拿督安碧嘉說,目前全馬有470萬國民尚未註冊成為選民,籲請10萬素人民眾,在全國各地向這群未註冊選民著曉之以義,不論是用說的或唱的,告訴他們大馬國情,註冊成為選民。

希望2017年3月前,能達到100萬個選民註冊的目標。


继续阅读...

玛丽亚陈遭捕第7天 声援活动逾千人出席

转载自《诗华日报》:

(八打灵再也25日讯)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遭警方逮捕的第7天,净选盟发起要求「释放玛丽亚陈」和「废除国家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SOSMA)」的运动,吸引超过1000人出席。

週五的活动移师到八打灵再也社区图书馆举行,场內外都挤的水泄不通。

玛丽亚陈的3名孩子,阿祖敏、阿兹曼和阿哲米,上臺与出席者分享有关他们的母亲玛丽亚陈的事情时,哭成泪人,希望政府可以让他们早日团聚。

活动场外也摆放了一个模擬狱房,根据净选盟的解释,该模擬狱房是和玛丽亚陈身处的地方一样大小。

此外,他们也发起一个捐钥匙的活动,象徵要解锁,重获自由。

除了有净选盟领导层轮流上臺演讲,反对党成员如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诚信党哥打拉惹国会议员西蒂玛丽亚等人。

潘俭伟致辞时表示,警方现在改口说玛丽亚陈是因为接受外国资金才会被调查。

「国內许多非政府组织和公司都接受外国献金,那有错吗?」

他表示,自己不知道净选盟的资金来自哪里,但若他们获得的钱,是用在推广大马民主运动,那有错吗?

他讽刺说,如果接受外国捐款有错的话,那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就是做了那非法事情的人。

玛丽亚陈的3名孩子,阿祖敏、阿兹曼和阿哲米也述说有关他们母亲的点滴

净选盟也透露,早前全国警察总长拿督斯里卡立表示,玛丽亚没有获得床垫,如今他们提出要求后,警方已经提供被单、枕头和床垫给玛丽亚陈了。

玛丽亚陈是在凈选盟5.0集会前夕,遭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124C条文被捕,並在国家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SOSMA)下被扣留。在该法令下可被扣留长达28天,她的儿子已经向高庭入稟申请人身保护令,案件会在星期二聆审。


继续阅读...

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青体部长凯里在2012年4月,当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通过时,他曾经嘲笑反对党恐惧地被误导该法令将会滥用来对付诸如“净选盟”的和平集会者;如今,玛丽亚陈被当局援引SOSMA扣留,凯里将会否要求释放玛丽亚陈呢?

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是在2012年4月17日于国会通过。这项旨在打击和反对恐怖主义的新法令备受争议,并且在国会受到朝野双方的激烈辩论。

当中受到最激烈讨论的课题是,SOSMA的规定事实上可以被用于对付被视为“进行颠覆议会民主活动”的个人。

以前任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为首的反对党议员激愤地争论,涉及“颠覆议会民主活动”的这项条款定义太广,将很容易被有关当局滥用。

然而,林茂区国会议员兼目前已经是纳吉内阁成员的凯里加玛鲁丁,却嘲笑反对党的恐惧,並宣称反对党不仅毫无根据,因有关建议中的条款是非常明确和没有所谓滥用的空间。

相反的,凯里在2012年4月16日在国会演词中,却赞扬了由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呈的SOSMA法案体现了“公民自由的一面”[1]。

凯里批评反对党领导人不理解颠覆议会民主活动的意义,它是指“一个人或一群人进行的一项活动,旨在通过暴力或违反宪法的手段来推翻或破坏议会民主。”[2]

随後,凯里在隔天参与辩论刑事法典修正法案(2012年)时,进一步批评反对党的立场为“误导” ,并重申合法的政治异议包括合平集会者或甚至是净选盟“不是颠覆议会民主”。

凯里表示:“我看到来自反对党的辩论非但混乱而且很脆弱,原因是他们没有进行调查或故意不承认其实它并不是什麽太常见的修改,不能太笼统,也不能太宽松,

“……如果要办和平集会,它不颠覆议会议主。这是他们(反对党)所不理解的。从这项条款中给予的定义是非常特殊的。”[3]

无论如何,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在3天前被当局援引SOSMA扣留,这也实现了4年前当该法令通过时,反对党国会议员曾经表达过的“所有恐惧”。尽管只是主办一场寻求自由和公平选举以确保建设一个廉洁政府的和平集会,惟警方却援引SOSMA来扣留玛丽亚陈,并以举办“颠覆议会民主活动”对她展开调查。

现在要向身兼青体部长的凯里提出的问题是,他将会否承认过于热心捍卫SOSMA和刑事法典修正法案,以及他与当局在思维上诠释该法令的信心,他们的意图是“严重错位”(badly misplaced)呢?

更重要的是,凯里现在将会否做一件光荣的事情,那就是要求立刻释放玛丽亚陈,因为她是被错误地逮捕?

或者,他将可能是守口如瓶,以及假装他从来没有在国会说过SOSMA和刑事法典修正法案将不会援引用来对付和平集会者和净选盟?

参考资料

[1] 16/4/2016国会议事录第18页
[2] 16/4/2012国会议事录第24页
[3] 17/4/2012国会议事录第73页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