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8日星期五

作为马来西亚人,当我们即将庆祝58周年国庆日和迎接第53届马来西亚日庆典之际,我们是否已经成为一个不能再决定我们自己命运的马来西亚国民

在1957年8月31日,马来亚宣告独立并在1963年9月16日与脱离英国的沙巴和砂拉越参组一个新的国家即马来西亚联邦。马来西亚人民对于能够生活在一个新的主权国家里感到自豪,因为她的公民能够制定与编造他们自己的目标丶梦想和命运。

然而,马来西亚的独立性现在却受到威胁,她的国民面临着由一个未知而神秘的阿拉伯力量所新发现的帝国主义的威胁。在过去,马来亚和婆罗州的人民受制于英国的军事力量。今天,马来西亚的愿景和政策却被大量的外国资金资助我们的执政党而遭受影响。

巫统资深领袖兼旅游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针对首相个人接受“友好的”阿拉伯国家捐献神秘的26亿令吉捐款和汇入首相私人户头事件所作出的回应是“并没有错”。

纳兹里更厚颜无耻地承认这笔所谓的“捐款”是要“看到某些政党在大选里获胜,因为我们对他们很友好。”

以上所述毫无疑问地证明了马来西亚的主权地位正受到威胁,因为我们的执政党和它的领导人已成为神秘外国资金的妥协者。国阵在2013年的“边缘胜利”(marginal victory)进一步证明一个海外国家已直接和果断地决定了我们国家的选举结果。

新任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进一步阐述,事实上,由于政府致力于打击恐怖主义和维护马来西亚的地位作为一个尼逊派的国家,因此阿拉伯国家协助国阵。

阿末扎希援引防恐法令和2012年 保安罪行(特别措施) 法令时指出:“ 马来西亚有防恐法令丶刑事法丶保安罪行(特别措施) 法令。我们是一个中庸的国家,我们不要恐怖份子,所以这让他们欣赏我们的承诺。”

不论事实上,防恐法令和保安罪行(特别措施) 法令的相关修正法案,只不过是在今年才提呈,但这已暴露了副首相是在说废话,他所持的理由证明了国阵是如何不能够区分政府和它自己之间的钱财。

如果阿拉伯国家确实赞赏我国打击恐怖主义的努力,并热哀于为所宣称的事业作出贡献,那麽,外国的金援必须汇入政府的金库,而不是私自存入首相的私人户头!正如我们过往从欧洲丶美国和日本获得援助,这些钱都是属于所有马来西亚人民,而不是属于纳吉或巫统。

当这种淫秽款项(obscene sums)“捐献” 在如此可疑和秘密的情况下汇入首相和/或执政党巫统的私人户头,那麽我们的政治领导人已经很严重地被妥协。不论是给予什麽原因或藉口,它都成为一种贿赂我们的政治人物以迎合外国势力的利益。

在迎接国庆日和马来西亚日的庆典之际,我们必须要求我们已被窃取的独立性回归给我们。马来西亚人民必须从那些勾结外国势力来牺牲了我们主权的人手中索回这个国家。马来西亚人民必须被允许只能由马来西亚人来规划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包括我们自己的汗水和金钱。我们绝对不能受到任何外国势力的影响,并以我们的国家利益为代价来出卖我们的灵魂。

因此,在2015年的8月29日和30日,我将与成千上万的马来西亚同胞一起上街参加和平集会,这不只是为了庆祝独立,也是要捍卫我们的祖先曾在1957年和1963年时奋斗过的默迪卡精神。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8月27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8月26日星期三

新成立特工隊不查1MDB‧潘儉偉:總檢察長需解釋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6日訊)總檢察長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昨日發文告宣佈國家稅收追收執法隊(NRRET)不參與任何有關一馬公司的調查工作後,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今天直言總檢察長欠馬來西亞人民一個合理解釋。

“馬來西亞人民有權知道為何停止調查1馬公司及相關的公司。總檢察署的最新宣佈清楚表明試圖停止所有有關一馬公司課題的調查工作。“

也是靈市北區國會議員的他提出質疑,早前由4個部門成立的特工隊,在7月16日保證他們會秉持透明、獨立和專業的精神調查1MDB課題。

潘儉偉說,若阿班迪對國家隱瞞真相,就完全表現自己是政府的”完整的傀儡“。

根據總檢察署的文告,國家稅收追收執法隊並非新設的專案小組,它在2011年成立,專門協助政府處理各種課題包括個人和企業逃稅、走私活動、資金非法外流和貪污等課題。

儘管如此,文告中說明國家稅收追收執法隊不參與調查1馬公司工作。


继续阅读...

2015年8月25日星期二

随着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最新确认该会仍在调查拿督斯里纳吉的私人户头被汇入26亿令吉“捐款”的案件後,纳吉必须停止进一步尝试去“漂白”他自己在关系到此事中的任何罪行

在过去一个月,纳吉和他的国阵部长与领袖“跟班”,反复重申首相在其私人户头被汇入26亿令吉捐款的案件中,已经很清楚地没有犯下任何错误。

根据报道,纳吉两周前为巫统敦拉萨区部代表主持开幕致词时指出:“不要说我出卖国家,我将不会出卖国家,我是首相,我将为我所做的一切负起责任……这就是为何反贪委会表示这不是贪污和这不是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钱。”

上周,纳吉再次通过宣称“没有任何关于政治捐款的规定,所以你不能说这是对或错,好吗?”来“漂白”他自己。

我早前发表的文告已指出,当反贪委会在其发布过的声明中从没有还首相一个“清白”,纳吉不能巡回全国走透透去“漂白”他自己所做错的事。如果之前有任何疑问,那么反贪委会在昨天发表的声明已很明确地指出,针对纳吉案件展开的调查仍在进行中,并未结束。

事实上,反贪委会是在不点名的情况下斥责首相徒劳地试图要“漂白”他自己。反贪委会在声明中表示“希望将没有人发出导致公众混淆的声明,而发引对该会制造负面的印象。”

反贪委会主席丹斯里阿布卡欣也证实“调查SRC国际有限公司和26亿令吉捐款的案件仍在进行中”。根据已泄漏的调查,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在2014年12月和今年2月,通过第三方转移4千200万令吉至纳吉的私人户头。

反贪委会也曾表示他们“也将要求纳吉针对他所收到的捐款向该会作出解释。”因此,没有比这种情况更为清晰的是,反贪委会从来没有“漂白”首相从中东收取这麽可疑和令人怀疑的“捐款”。

如果纳吉或其他部长在这起事件上,继续对反贪委会施压以便要“漂白”首相,那麽他们将犯下拿督斯里安华在1999年时被判有罪的相同指控罪行。当时,安华被控滥权渎职而判监禁6年,他是不当地使用其职权影响两名政治部警官对其涉嫌的性犯罪展开调查。

当马来西亚人民相信对于安华的指控是捏造的时候,相较于对纳吉的指控却是如此明显,因为纳吉一直代表反贪委会发表虚假的声明。

如果首相真的认为他是无辜的话,他现在最好要做的事情是自愿让反贪委会对他进行彻底和全面调查。纳吉当然有权让他的律师陪同,以确保在过程中他不自证其罪。

否则,公众不能被指责他们对于首相的私人户头,竟然被汇入神秘的26亿令吉捐款以作进一步的神秘开销且首相没有获取任何利益会有所怀疑,因为纳吉一直顽固地拒绝作出澄清,或者是针对个中细节提供任何的透明度和问责制。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8月24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8月22日星期六

售票系统虚设 沙登火车站2紕漏

转载自《东方日报》:

(沙登21日讯)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指沙登电动火车站提升计划出现紕漏,一是原定在今年3月竣工的多层次停车场工程,延误至今5个月都未见完工;二则是自动售票系统迟迟无法运作,导致每当繁忙时刻,电动火车站的售票柜檯都「大排长龙」!

王建民指出,8月7日,首相曾到吉隆坡中环交通综合总站临检,发现电动火车站的售票柜檯涌现排队人潮,因此便指示电动火车务必增设售票柜檯。但其实,电动火车站出现排队的长龙,不是因为售票柜檯不足,而是因为自动售票系统无法运作所致。

他表示,据了解,安装和购买自动售票系统的合约是在2011年时擬定,並成功遴选一名承包商负责这项安装工程,所涉及的款项高达8500万令吉。

他说,当年,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曾一度提出质疑,不满当局把合同交由一个在这一方面毫无经验的承包商。

「有关承包商不仅毫无经验,而且当年的招標价还比其他两个承包商的招標价贵了18%,但有关当局还是选了此承包商,负责在巴生谷一带的电动火车站內(约30个)进行自动售票系统的购买和安装工程。」

「由于自动售票系统至今一直无法运作,因此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翔今年便向內阁提出疑问,包括自动售票系统何时会投入运作等?而內阁的回覆是,新的承包商会在今年年杪重新被委任,预料2016年自动售票系统就可以投入运作。」

他表示,据悉,上述承包商的户头已被冻结,户头中共有2350万令吉的存款,但这项计划涉及的款项达8500万令吉,因此他质疑,剩余的6150万令吉是否已经付给了相关的承包商。

停车场一再延工

王建民是在今日率领媒体巡视电动火车站的自动售票系统和多层次停车场计划时,如是表示。陪同出席者还包括史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等。

此外,王建民指出,原定在今年3月16日竣工的多层次停车场,延误至今5个月后都还未能竣工,让他深感遗憾。有关停车场,一旦建成,预料將增设约500个停车位。

他说,他在去年6月20日,曾致函给大马铁道资產公司(Perbadanan Aset Keretapi)要求见面会,以商討解决沙登电动火车站旁新街场大道的交通舒缓方案,但迟至今日,当局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继续阅读...

2015年8月21日星期五

灵义山公会:墓地爆满 易地建多层骨灰塔

转载自《南洋商报》:

(吉隆坡19日讯)八打灵再也华人义山公会基于墓地爆满及骨灰塔塔位供不应求,决定易地扩建多层的室内骨灰楼。

扩建地点位于坟场小山谷斜坡上的一块空地,可兴建多层的骨灰塔,兴建骨灰塔图测已提呈八打灵再也市议会,刻等待批准的好消息。

图测已呈市议会待批

该义山公会主席梁乾强希望人民代议士协助及支持,以期这项工程的申请能够顺利获批,早日促成这项善果。

梁乾强今天在该会主办第十届“启建五昼夜吉祥消灾暨超度法会”开幕仪式上,发表谈话。

在场嘉宾包括八打灵再也南区国会议员许来贤、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马来西亚华人义山联合会主席蒋礼谦、隆雪华人义山联合会主席李振光、八打灵再也华人社团联合会主席丹斯里林福山、行总总秘书拿督叶奕良、吉隆坡广东义山董事会主席杜汉光、富贵集团公关及特别企划部总营运长拿督陈龙飞、高僧法师释文贵,以及该会会务顾问邱惠成及副主席叶振河。

梁乾强说,该会增建的数座庭园式及基督教骨灰塔,已于今年中旬建竣并开始岀售,至今已售岀近40%,估计剩下的塔位将会在两年内售罄。

他说,华人义山是非营利民间团体,一直都很积极地提供完善的殡葬服务,包括24小时保安服务及其他各项服务,为政府分担社会责任,并帮助政府缓和面对葬地缺乏的困境,但令人遗憾的是多年来都未获得政府的任何资助,全靠自力更生及辛苦经营。


继续阅读...

倒纳吉留国阵乃旧酒新瓶在野党拒马哈迪联手条件

转载自《当今大马》:

前首相马哈迪昨天提出“纳吉走,国阵留”的朝野联手倒首相纳吉的条件。不过,这种建议却立即遇上在野党的冷待。

《当今大马》昨天较后电访多名在野党领袖,寻求他们的回应,有者直接驳斥马哈迪的倡议,形容此乃“换汤不换药”,国家腐败,祸源乃国阵。

另有在野党议员指出,既然在野党参与推动不信任投票,则理应包含在新政府之中;有者则提到,在野党所推动的,是体制改革,而非纳吉个人政治存亡。

不能寄望于马哈迪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斩钉截铁地拒绝马哈迪的建议。

“这是换汤不换药啦……马哈迪在位时,一举摧毁所有制衡体制……巫统已经腐烂极致,(我们)不能寄望其领导层修正。”

“我们要在大选时更迭政府。由于现在无法改变政府和执政党,犯错的首相必须辞职。”

需至少25国阵议员

国阵拥有134名国会议员,其中巫统占据多数,共有88名。在野党议员包括行动党37名、公正党29名、伊党21名,一共87名议员。

欲在拥有222个议席的国会通过不信任动议,需要过半数国会议员支持,即至少112名国会议员。

因此,若在野党议员联手在国会倒纳吉,需至少获得25名国阵国会议员的支持,才能筹足112票。


继续阅读...

2015年8月19日星期三

潘儉偉要求高庭撤銷禁出國決定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1点40分更新

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7月底在一马公司案延烧之际,遭移民局禁止出国。如今他入禀吉隆坡高庭,挑战移民局和政府的决定。

潘俭伟通过其律师哥宾星申请司法审核,寻求法庭推翻移民局总监的上述决定。

潘俭伟也寻求机票、堂费和其他法庭认可的赔偿。

他将政府和移民局总监两造列为答辩人。

飞往印尼被阻出境

潘俭伟在7月22日,欲从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到印尼时,遭到移民局官员拦截禁止出境。

当时,国阵宣传机关,包括亲国阵非政府组织领导人拉美斯等人,发动一马公司丑闻的反舆论战,指控《砂拉越报告》与在野党合作伪造文件,以抹黑纳吉。不过,被点名的潘俭伟驳斥这种指控。

移民局无给予解释

哥宾星指出,潘俭伟需要获得法庭准令,才能开始司法审核审讯。

他表示,其律师楼在禁出境令后两天,向移民局寻求解释,惟没有回应。

根据诉状,没有移民局总监没回复,因此他已越权。

潘俭伟声称,答辩人的决定不合理、不公平以及违背法律常理。

他指出,本身护照在2020年4月22日才逾期,因此移民厅毫无理由禁止其出境。


继续阅读...

哥賓星:1MDB等連串事件‧“議會民主讓人失信心”

转载自《星洲日报》:

(森美蘭‧芙蓉17日訊)行動黨法律局主任哥賓星指出,隨着一馬公司(1MDB)醜聞的調查特工隊突然解散、撤換總檢察長、內閣改組、公賬會成員入閣、打壓媒体及打擊反貪會的一連串事件,已讓人民對議會民主制度失去信心。

他說,他將與行動黨領袖到全國各地的警察局報警備案,以施壓的方式要求涉及的單位給予合理解釋。

“我國人民都必須尊重議會民主制度,撤換總檢察長必須遵從特定的正常程序,而不是隨意撤換總檢察長。”

他昨晚出席由森州行動黨舉辦的“馬來西亞何去何從”座談會上,針對一馬公司醜聞與首相納吉26億令吉風暴主講時,這麼指出。

我國政府面對信譽危機

哥賓星披露,我國多名執法官員和部長在上述事件上,幾乎成了法律及憲法專家,以自己的觀點來詮釋法律,指調查一馬公司課題的調查特工隊違憲,這讓人們感到疑惑。

他也說,他曾在國會內追問調查特工隊由誰領導,但至今無人敢回答,人民要知道的調查結果,卻被當局指為不合法。

“因此,大家都認為,我國政府正面對信譽危機的困境,人們也對中央政府產生信心危機。”

潘儉偉:首相干擾特工隊調查

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指出,他基於國家總稽查司獨立審計1MDB的賬目,而要求首相指示總稽查司公佈稽查報告內容,讓民眾了解該公司的賬目詳情。

他說,政府稱《砂拉越報告》的報道失實,並強調已委任總稽查司稽查1MDB的賬目,而總稽查司也已提呈報告給公賬會。

“不過,如今首相擢升公賬會成員進入內閣,而總檢察長丹斯里阿都干尼突遭撤換,這明顯對方在干擾特工隊的調查。”

陸兆福:馬華領袖如政治夢遊

行動黨組織秘書陸兆福指出,要讓已失去領導力及公信力的首相納吉下台,行動黨將選擇以公正的選票方式來進行,其一是選民在大選時投票否決,其二是國會議員通過議案,對首相投以不信任票,只要半數以上即可要求對方下台 。

“這種做法在民主國家屬於正常情況,若國會容許有不信任票動議,我一定會投反對票。”

他說,若國會議員推翻納吉是違憲,那納吉就是第一個違憲的人,因他於2009年同樣推翻由民聯執政的霹靂州政府,“為何納吉可以,別人就不可?”

他也形容,目前的馬華領袖猶如政治夢遊,一如前馬華副總會長顏炳壽所說,馬華總會長廖中萊若敢站出來,下場就如前副首相慕尤丁。

他說,國陣成員黨已不能讓人民感到可以依靠,那就只有靠人民的力量來向政府說不,他呼籲人們踴躍出席8月29日舉行的淨選盟集會。

千人聽講座籌獲7534

大會共吸引約千名各族民眾出席,大會也在會場進行籌款活動,籌獲7千534令吉,這筆費用將用作森州行動黨活動基金。

當晚出席者包括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新那旺州議員古拿、萬茂州議員葉耀榮、馬口州議員周世揚、羅白州議員蕭金良、拉杭州議員瑪麗約瑟芬、沉香州議員吳金財、樂巴州議員威拉班及汝來州議員阿魯古瑪與州委張金發等。(星洲日報‧花城)


继续阅读...

潘儉偉:提供“循環的非答案”‧“續向1MDB施壓”

我欣慰一马公司总裁阿鲁尔甘达承认“由潘俭伟提出的公共审查和质疑对于查明真相是重要的”。

然而,阿鲁尔甘达卻再一次指责我制造“重复未经证实丶不断循环和重新使用的指控”。虽然我早前有对一马公司作出许多指控,但目前被提出的事项并非一项指控,而是重复要求一马公司澄清一直未能提供的答案。

一马公司在日前所作出的最新回应,就是阿鲁尔甘达习惯性地从来没有针对被提出的问题提供答案,但却是一再循环和重新使用所谓的“澄清”的最佳证明。

我已非常简单地提问,阿鲁尔甘达本身在2015年1月13日宣布从开曼群岛“撤回”的11亿美元究竟变成了什麽?既然它不是最初所宣布的“现金”,马来西亚人民都有兴趣知道这些存放在新加坡一间银行内的“单位”是什麽,以及银行对于这些“单位”被赎回後的评估价值为何。

我们从一马公司获得的答案却是“一马公司与PetroSaudi总共对发行穆巴拉哈债券投资了18亿3千万美元,而最终获得23亿1千800万美元的基金单位回报,增益超过4亿8千800万美元。”

阿鲁尔甘达进一步补充说:“有关基金单位的估值已经由基金管理人承担,并且已详细志明在一马公司已获得审核的财务报表。”

可是,阿鲁尔甘达却巧妙地没有突出(再次)的事实是,该公司最新的财务报表只是截至2014年3月31日的财政年。这是接近17个月以前和在开曼群岛的投资被认为应该是在今年的1月份之前就被撤回。

阿鲁尔甘达是否在试图告诉马来西亚人民,他对于这些被赎回且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的“单位”截至今天的真正价值是多少并没有线索呢?这是否也就是为何这些“单位”无法处置或清算,尽管它在一马公司的财务报表内已被列为“供出售的投资资产”的原因呢?

这是否为何马来西亚政府被迫授予一马公司一笔9亿5千万令吉的紧急借贷,以及在今年为一马公司提供数以十亿令吉的直接和间接担保以让它获得额外借贷和预付款额的原因呢?

上述疑问当然不是一马公司总裁不愿意诚实回答的唯一问题。许多交易在截至2014年3月31日的财政年後已进行。然而,一马公司都拒绝针对这些交易提供任何“坦荡荡”的揭露,他们包括简单的资讯如在一马公司内最新未偿还的债务到底是多少呢?

更多相关但没有回答的问题,包括一马公司究竟支付了多少钱予阿尔巴投资PJS或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以购回已授予他们的选项?这些选项的授予是作为後者担保一马公司在2012年的35亿美元贷款协议的一部份。一马公司在截至2014年12月31日的财务报表所揭露的,它举例一笔4亿8千100万美元的款额仍未结清偿还予IPIC到底是不是真的?

因此,当阿鲁尔甘达形容我这种“胡闹行为”(monkey business)没有惠及任何人因为“马来西亚不是一个森林”时,我当然不能苟同。

随着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已残缺不全丶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重新建构公账会的时间框架上没有给予任何承诺丶前任总检察长因为如国阵通讯策略局主任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所指控的意图检控首相贪污而遭革职丶调查一马公司的特工队被拆卸,以及持不同意见的部长在内阁改组中被除名,马来西亚人民肯定不能归咎于所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已经由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the laws of the jungle)里被消耗。

如果我不坚持对一马公司的议题“紧咬不放”,那麽一马公司将能够逃脱提供回避不回答疑问,假装这一切都很好和光明正大而不提供任何的问责制。

同时,阿鲁尔甘达必须不能忘记的是,他是受聘于政府全资持有的子公司,他必须对马来西亚的纳税人透明和负责。阿鲁尔甘达持续他这种处事态度的话,将不只会让他自己陷入窘境,他也将破坏首相的声誉,乃至催毁马来西亚面向全球金融和投资界的形象。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8月18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8月16日星期日

州选欲取1/3议席 反对党须攻破土著区

转载自《诗华日报》:

(本报诗巫15日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表示,如果砂州州选举成绩能给反对党带来理想,即创下反对党攻克三份之一议席,这必能影响首相纳吉的政权。

他接着说,行动党肯定要保住城市的议席,而且更要拿下土著选区。

他是于昨晚,出席诗巫行动党主办『一马发展有限公司:丑闻之最』政治讲座上提到,行动党能不能攻下巴旺阿山区州议席,唯要求出席的党员和群众在州选举时给出答案。

“我们希望选民帮助来届大选做出改变,不是为了阿迪南,也不是为了砂州问题,而是为了我们的马来西亚未来,带给我们孩子一个希望。”

一马公司负债累累

也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花了近2个小时的时间向出席者说一马发展有限公司风波的讯息。

他说,一马公司集团的债务迄今累积到420亿令吉,政府急于找新方式,实施新税收方式,就是消费税来筹钱。

“他们在未改革内幕操纵方式,贪污、腐败未解决前,他们实永税收方式,而不是改革内部操作方式。”

他指出,一家财政部的公司,由首相亲自任顾问团主席,到处向人举债。

同时,潘俭伟称,整体一马发展有限公司债务累累的局面,虽然给人悲观感觉,却存在扭转局势潜在变化,那就是国阵可能失去它的支持者。

他表示,国人对消费税制度颇多不满。

“我们希望因着消费税制度能改变砂州土著对政府的评价。”

出席上述政治讲座的砂行动党国、州议员包括黄培根、刘强燕、陈耔橞、黄灵彪、叶海量等。


继续阅读...

2015年8月15日星期六

如果阿鲁尔甘达真的相信一马发展公司是“坦荡荡的”,那麽他就必须履行他在今年1月邀请我进行公开对话的承诺

在本周三晚上,一马公司总裁阿鲁尔甘达接受TV 3的访问时,欲消除对于该公司的所谓不合理批评。

阿鲁尔甘达说:“对我来说,一马公司坦然面对许多调查……我们在马来西亚是受到最多调查的公司。”

阿鲁尔甘达甚至厚颜无耻地宣称,国会公共账目委会延迟调查“真的是让我们很难进行工作。作为一马公司,我们要针对有关我们的指控和问题提供答案。当会议被搁置,我们没有这个机会。”

这名一马公司的总裁所谓的“坦荡荡”,完全就是不真诚的。如果阿鲁尔甘达对于一马公司的“坦荡荡”是真诚的,那麽将会有更多有关一马公司的清晰度和真实的讯息,而不必等待第三方的来源如《砂拉越报告》丶《The Edge》或《华尔街日报》的爆料。

事实上,一马公司已拒绝以直接和坦率的方式回答许多简单的问题。例如,一马公司集团的债务迄今是否已从420亿令吉增至接近500亿令吉?或者一马公司提供给其融资银行的财务报表已遭篡改是否真的?亦或一马公司支付予阿尔巴或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以赎回它的选项的费用是多少?

还有一个已经流传了接近6个月的问题,即一马公司究竟有否转移一笔接近12亿美元的款额给刘特佐控制的Good Star Limited呢?

为何阿鲁尔甘达不能直接回答这些问题以消除公众的恐慌,以及扫除人民对于这家由财政部全资持有的子公司的严重管理不善和涉嫌被挪用公款的疑虑呢?

相反的,我们所得到的是由巫统控制的TV 3 在安全范围脚本内的电视采访,妄图藉由此来挽回它自己的声誉。

如果阿鲁尔甘达是真诚的,一马公司确实是“坦荡荡”的,那麽阿鲁尔甘达必须尊重他在今年1月献议我针对一马公司的议题进行公开对话的承诺。阿鲁尔甘达没有必要假装要等待公账会召开的听证会。

事实上,有鉴于一马公司的摇摇欲坠印象正严重地对马来西亚的汇率和经济造成负面影响,阿鲁尔甘达现在就必须接受和我进行公开的辩论或公开的对话,以便针对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和国际社会正询问的各项紧迫问题提供答案。

如果阿鲁尔甘达能够回答所有被提出的问题,以及成功揭穿我的所有指责和批评,这对一马公司而言非但是好事一桩,它也将有助于遏止马币眨值丶股市滑落和经济低迷。

当然,阿鲁尔甘达不能害怕他所宣称的获取了他所有事实错误的人,不是吗?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8月14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8月14日星期五

行動黨哥打拉沙馬那23日舉行“新格局,新希望”增至150席

(馬六甲13日訊)行動黨哥打拉沙馬那區於8月23日(星期日)主辦的“新格局,新希望”晚宴,在民眾熱烈反應下,決定從原定的120席,增至150席。

這項晚宴將於7時30分在露夜園酒家舉行,票券為50令吉。籌委會主席黃志成在新聞發佈會上說,他非常感謝公眾熱烈支持,並吁請有意出席者,盡早購票,聯絡電話是013-359 1434。

他說,擔任演講嘉賓的有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行動黨八打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行動黨太平區國會議員倪可敏、行動黨雪州宣傳秘書劉天球、泗岩沫區國會議員林立迎及哥打拉沙馬那區州議員賴君萬。

他說,晚宴收入充作服務中心經費。會上也同時慶祝雞場街二周年紀念,並邀請中總、華堂及鄉團代表出席。

出席發佈會者有籌委會秘書劉志良、財政陳勁源。(星洲日報‧古城)


继续阅读...

1MDB:丑闻之最



日期:2015年8月14日(星期五)
时间:晚上7点半
地点:百乐门酒店Paramount Hotel, Sibu, Sarawak


继续阅读...

“别典当未来,大家一起来!”讲座会

净选盟大集会前奏,大家准备好了吗?

要知道更多有关于一马公司丑闻及净选盟4.0的最新进展? 请出席我们的净选盟热身讲座会

日期:2015年8月22日
时间:晚上8点
地点:行动党无拉港州议员服务中心前面


继续阅读...

森州行动党“马来西亚何去何从?”座谈会



诚邀大家出席森州行动党在16.8.2015 (星期日)主办的“马来西亚何去何从?”座谈会:-

日期:2015年8月16日(星期日)
时间:7.30pm
地点:芙蓉AST皇城酒店第二会议厅
主讲人:林吉祥、陆兆福、潘俭伟、哥宾星、阿兹巴里

入场免费,欢迎踊跃出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