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6日星期五

民都魯今夜星光灿烂,民主行动党选前之夜



今晚 7.30pm,我们將在民都魯河滨广場旁 (Li Hua Plaza) 设立烏巴戰車,与您渡过砂州州选前最后一夜。
今晚,多位被禁足的领袖,都会出現在不同的时段,我们期待聆听老大林吉祥的現場演讲,以及行动党秘書長选前的心里话。
今晚,我们不見不散。
‪#‎507倒纳吉‬
‪#‎507創奇蹟‬
‪#‎BeraniUBAH‬
‪#‎城乡同步迎變砂州‬
‪#‎Berani4RealChange‬


继续阅读...

2016年5月4日星期三

‪#‎Mordi4TasikBiru‬



继续阅读...

古晋区 第十一届砂拉越选举时事讲座



今晚七点两场《政治讲座》我们欢迎您踊跃出席位于 1。味源港100巴仙100% 2。三里老巴杀 有你们陪伴的夜晚,星光会更灿烂, 有你们支持的演讲,火箭会更强壮。 507 请你一定要投火箭,谢谢!

现场直播
http://live.dapsarawak.com


继续阅读...

石隆门507创奇迹 第十一届砂拉越选举时事讲座



石隆门选情最热!星期三晚上(5月4号)7点在KFC旁的停车场,石隆门史上第一次Skype政治演讲将正式引爆。除了国州议员张健仁、卡斯杜丽、蓝卡巴星和候选人莫迪会在场演讲,哥宾星、潘俭伟及张念群也会为石隆门的朋友们越洋演讲。详情请咨询0198987355,敬请大家踊跃出席!


继续阅读...

2016年5月3日星期二

林冠英久不现身 民众等到很疲惫

转载自《光明日报》:

(古晋2日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行程匆忙赶场演讲,导致古晋民众为睹首长风采“等不下去”?

晋入倒数投票日的黄金周,古晋上周六在敦朱加路举行的政治讲座,吸引超过3000名民众出席,不过最后却开始有不少民众在林冠英演讲途中离去。

《光华日报》观察,讲座当晚7时许下了一场滂沱大雨后掀开序幕,人潮也逐渐增加,到了晚上9时,人潮已经逾千人。

轮番演讲的除了有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的即时连线以外,其他主讲人包括该党朋岭区候选人杨薇讳、石角区候选人周宛诗等人,在峇都吉当区候选人阿都阿兹的演讲时掀起高潮。

不过,现场开始有民众互相询问林冠英何时会抵达演讲,因为当时已经过了预定时间晚上10时;最终,林冠英在接近11时抵达,他热情地和出席者握手道谢和在吉祥物“乌巴2.0”的公仔上签名。

林冠英上台后针对数项课题开讲,包括抨击砂州首长丹斯里阿德南禁止反对党入境属于滥权手段;然而在半小时后,开始有民众陆续离去。

另外,根据《星报》引述一名当地中文媒体的谈话,指约有200人离去,原因或许包括担忧讲座结束后面对塞车之苦,以及已经等候林冠英一整晚,出现疲倦状态。

阿都阿兹演讲非常受落

在该晚的活动上,阿都阿兹虽然是年仅26岁的新人,不过其政治演讲却可和杨薇讳,甚至是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媲美。

口操流利中英巫文的他,不是夹杂福建话和客家话演讲,就是在舞台上举手投足,不断揶揄国阵和人联党,非常受落。


继续阅读...

火箭攻土著選區開疆闢土‧“砂拉越之夢”試金石

转载自《星洲日报》:

本屆州選,行動黨一舉攻打31個州選區,比起上屆州選足足增加一倍,當中競選的土著選區更佔了半數,而此屆的州選,已被行動黨視為是測試“砂拉越之夢”計劃的滲透效應,也是在砂州鄉區耕耘兩年後,驗收果實的時候。


“砂拉越之夢”計劃,是行動黨進攻鄉區的政治試金石。(圖:星洲日報)

行動黨在2013年大選後推展“砂拉越之夢”計劃,目的之一是破除行動黨是華裔為主政黨的迷思,其二則是借機測試土著選民對行動黨的接納程度。

行動黨在上屆州選攻打15個華裔為主的選區,並在12個選區成功讓火箭升空,但行動黨空前的勝利也為該黨埋下隱憂,即行動黨在城市選區已達到飽和,若不能開疆辟土則意味行動黨的未來將受限。

打開鄉區大門一把鑰匙

自“砂拉越之夢”計劃推展以來,行動黨已在砂州的鄉區推展65項計劃,包括20個地心引力引水計劃、10個基設(裝置路燈、維修碼頭和人民會堂等)、9個有關修路和築橋、兩個是開山辟路、19個是主辦教育營及7個是主辦醫藥營。

據瞭解,“砂拉越之夢”計劃是由潘儉偉監管,由砂州行動黨建議實施計劃的地點和內容,再由總部的團隊鑑定所需的經費及可行性,包括以是否優先惠及社群作為首要考慮。經費方面,則從公眾和主辦晚宴募款得來,並動員全國的機制參與。

行動黨把“砂拉越之夢”打造成為打開鄉區大門的一把鑰匙。行動黨的黨內人士透露,鄉區的土著過去普遍把華人和“共產”作聯想,也認為華人都是“頭家”,專賺土著的錢,對華人欠缺好感。

據探悉,行動黨剛開始推動這項計劃時也確實受到土著的冷對待。

“2013年國會大選時,我們進攻土著選區就發現面對很大的困難,包括和土著選民沒有共同的語言,即便談貪污和廉潔施政等課題也觸動不了土著選民。”

土著選民態度上有改變

參與“砂拉越之夢”計劃的行動黨浮羅岸區候選人黃慶偉受訪時透露,他不敢斷言行動黨已成功進軍鄉區,但從土著選民從一開始的抗拒,到歡迎行動黨在鄉區辦活動,他看到的是土著選民想法上的改變。出席政治講座的人數也從一開始的廿多人,逐漸增加到六七十,甚至有逾百人。

“雖然還沒有看到(選票),但至少我們看到態度的不一樣。”

據瞭解,行動黨也規定每個國州議員必須領養至少一個在鄉區的選區,過去兩年多更幾乎是傾全力及砸重資的方式設法在鄉區發揮影響力。黨內人士也說,數月前他們在某甘榜籌辦活動時就受到村長的阻止,甚至沒收村莊的椅子,村民自動自發釘了十餘張的長凳,讓行動黨意識到改變不是毫無希望的。

“砂拉越之夢”計劃的推行模式,除了意在讓鄉民知道基設是政府需要義務提供之外,他們也通過教育營,讓鄉民對學習產生興趣,不再感覺是被邊緣化的一群。

圖突破國陣保壘區

另外,從行動黨西馬大軍,包括國會領袖林吉祥及秘書長林冠英近一週來積極往鄉區催票,顯示行動黨也努力在國陣的保壘區設法鑿開缺口。

黨內人士指出,要31席全勝是不可能,尤其在土著選區,即使行動黨無法取勝,但若能在競選的州選區成功降低對手的多數票,則可被視為是一大突破。這項突破一旦取得,對行動黨就是最大的鼓舞,反之對銅牆鐵壁被鑿開的國陣,不僅是危險的訊號,也對鼓吹“阿德南效應”的國陣團隊是重大的打擊。

為此,行動黨認為,只要能改變鄉區選民的投票傾向,就可算是政治上的小勝利。

也由於行動黨已意識到只有在鄉區取得突破,才有機會談在全國改朝換代,砂國陣也通過調兵遣將,從中央到州國陣領袖兵分多路到鄉區展開拉票的凌厲攻勢,目的是全面防堵行動黨最希望看到的“突破”在鄉野有發生的可能性。

本屆州選也出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即國陣嘗試攻破行動黨在城市選區的堡壘議席,而在野黨則往鄉區探民心,形成彼此互攻對方堡壘的微妙情勢,故此5月7日投票成績的揭曉,也是雙方陣營驗收成績的時候。


继续阅读...

2016年5月2日星期一

(巴生谷)第十一届砂拉越选举时事讲座



日期:2016年5月2日
时间:晚上 8点
地点:Dewan MPSJ, Jalan SS15/4, Subang Jaya


继续阅读...

【砂州选战】火箭诗巫讲座最热闹

(诗巫2日讯)趁著五一劳动节的假期,民主行动党昨晚在砂州主要城市,包括古晋和诗巫等城市区举办超过星期天政治讲座,每场吸引数千人出席,场面热烈,將一週的选情推向高潮。

行动党的超级星期天政治讲座,现场气氛最热烈的当属诗巫,尤其当魅力十足的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于昨晚10时18分抵达诗巫行动党在乌鲁顺溪美拉的超级星期天政治演说,现场民眾高声呼喊以欢迎林吉祥的蒞临。

5月1日是劳动节,適逢星期日是公假,以致星期一有一天补假,因此许多民眾在週日晚踊跃出席政治讲座,使行动党创下一週竞选期以来最多人潮的一场讲座,附近的交通也因而出现阻塞情况。

除了有行动党都东候选人叶海量、武吉阿瑟候选人郑爱鴒、柏拉旺候选人黄培根、巴旺阿山候选人周俊毅上台演讲外,大会还安排了网络直播环节,让被禁足砂州的行动党领袖在现场演讲。

为了避免直播出现技术问题和抢网络线路的问题,大会也要求现场出席者暂时把手机关上或开启飞机模式,现场出席者都很配合。

昨晚发表直播演讲的,包括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和雪州议长杨巧双。

林吉祥走上讲台时,让出席者感到特別兴奋,许多支持者特地向前与他握手和合照。

林吉祥与行动党候选人和逾千出席会眾合影,高喊「向国阵说不」的口號。林吉祥是当晚压轴演讲者,他也將现场气氛带到最高峰。

至于古晋,行动党在古晋BDC商业中心举办超级星期天政治集会,气氛也是越夜越热,约有2000人出席。

行动党昨晚在古晋的「重量级砲手」包括砂州行动党主席张健仁、朋岭候选人杨薇讳,以及雪兰莪州议长邓章钦等。


继续阅读...

(1/5/2016)SKYPE联线砂州



继续阅读...

(30/4/2016)SKYPE联线砂州



继续阅读...

2016年4月29日星期五

【砂州选战】阿兹敏黄书琪遭限制逗留天数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9日讯)砂州选战,朝野政党频频出招,务求选民投给自身政党一票;而目前却传出砂拉越限制在野党领袖逗留天数。

柔佛州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通过面子书专页撰写贴文表示,她是於週四傍晚(28日)在诗巫机场过海关时把身份证交给官员后,却遭官员质问为何前来砂拉越。

黄书琪也问,自己是否也被列入禁足黑名单內?

官员解释说,上头已下最新指示,指凡是无砂拉越工作准证;没嫁娶砂拉越人的沙巴人或来自半岛各州属马来西亚人,一律只能逗留到5月5日。

黄书琪也批砂州首长阿德南用上述方式限制入境。

「如果是一位开明的首长,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打选战?为什么选择这样的方式赢选举?」

此外,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也遭官员指得在5月2日前离境砂拉越,只能逗留4天。

砂州选举將在5月7日投票,在此之前已经有多名在野党领袖在飞往砂州后被告知禁止入境,其中包括行动党领袖陆兆福、郭素沁、潘俭伟、张念群、公正党领袖努鲁依莎、蔡添强、三苏依斯干达、沈志勤、李凯伦、祖莱达,以及和诚信党的莫哈末沙布等。

多名在野党领袖被禁止入境一事引起眾人热议,而这些领袖也纷纷抨击砂州首长丹斯里阿迪南「不民主」,惟阿迪南回应指「有些人」被禁止入境砂州,是为了保护砂州、避免砂州有「令人討厌的因素」。


继续阅读...

努鲁未正面回应分歧 希联“边较量,边前进”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28日讯)民主行动党与人民公正党在第11届砂拉越州选举,坚持在6个州议席互不相让,因此,两党选择以“一边较量,一边前进”方案相对。

公正党副主席兼选举主任努鲁依萨强调,她选择“前进”,而不是着重在这(分歧)上,况且,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也是以“前进”来应对。

她也是班底谷区国会议,她今日由副主席兼总秘书拉菲兹、副主席、妇女组主席祖莱达等人陪同,召开记者会时,回应该党与行动党共同上阵6个选区,这么指出。

这6个选区,分别是姆鲁、姆伦、曼旺、牛麻、成邦江及峇都吉当。

前天,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说,公正党若公开宣布,放弃在原由行动党上阵的姆鲁、姆伦、曼旺、牛麻及成邦江,行动党也会遵守协议,不角逐交由公正党上阵的峇都吉当议席。

对于谁应在这议席分配争议负责,努鲁依萨没有正面回应,她说,该党在下月7日砂州选举后,才来处理。她也有信心,这在砂州出现的分歧,不会蔓延到马来半岛,因为希望联盟的关系强稳。

至于如何修补与行动党的“裂痕”,她强调,有关两党的课题,将在砂州选举后才处理。

“在这非常时刻,我们与行动党的关系很密切,对此,我感到很荣幸。我有信心,我们可以彼此包容,而且占优势,以便撼倒国阵。”


继续阅读...

2016年4月28日星期四

在野党市区选情慢热 禁足令影响选战部署

转载自《当今大马》:

选情分析

砂州选举进入第4天,虽然在野党雄心勃勃,放眼保住城市区之余,还能拿下一些乡区议席,但纵观过去4天的选情,即使是城市区也呈现一片慢热。

跟2011年州选首晚讲座即出现万人空巷相比,本届州选的在野党讲座反应一般,人潮与筹获的款项皆比不上上届州选。

民众遥遥观望

以古晋为例,行动党首晚只有在哥打圣淘沙101美食中心举办讲座,在该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的号召力下,获得两三千人出席,筹获6000令吉。即便如此,也比不上上届选举的盛况。

第二晚,行动党分开两地举办两场讲座,由于没有中央领袖站台,石角区的讲座只有500名民众到场,而浮罗岸区讲座也仅数百人出席,两场合共筹获4000余令吉。

而第三晚由于古晋多地下豪雨,行动党与公正党讲座的人潮同样不甚理想,仅数百人出席。昨晚的公正党讲座,也是该党在古晋举办的第一场讲座。

不仅如此,民众在讲座上的反应也一般。举例而言,行动党第二晚在浮罗岸区举办的讲座,即有不少空椅,一些民众只站在远处,遥遥观望。

而在另两个重点城市战区——诗巫与美里的情况也是类似。

其中在诗巫,首晚在柏拉旺天香美食中心举办的讲座只有400余人出席。而在美里,当地行动党一连3天在Centre Point举办讲座,首晚在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站台下,获得1000人捧场,但接下来两天只有300人和500人。

失去政治热情

公正党与行动党的竞选人员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都承认,本届州选,似乎很难炒热选情。

这个现象或许可从几个原因来解释。首先,经历505大选后,民众普遍上失去政治热情,远不如2011年州选时充满改革希望,梦想改朝换代。

其次,砂州禁止多名在野党领袖入境,也已影响在野党的选战部署。

一方面,这些被禁入境的领袖,大多是演讲重炮手,或曝光率高,知名度十足,比如行动党的潘俭伟、刘镇东、倪可敏,或公正党的拉菲兹、努鲁依莎与蔡添强等。

他们无法入境,不仅影响在野党讲座的“票房保证”,更因为演讲人不足,导致其他领袖疲于奔命,游走不同地方与省份演讲站台。

领军人物禁足

与此同时,一些领袖原本肩负领军的重任,如刘镇东本应统领诗巫的行动党竞选机关,如今因为无法入境,而必须改由班台州议员黄渼沄顶上。

砂州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与公正党全国副主席西维尔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坦言,砂州禁足令打击在野党的竞选工作。

西维尔是公正党古晋战区指挥。他说:“首先,安华身在监狱。此外,我们的主要领袖无法入境,包括行动党和公正党都受影响。你肯定无法看到重炮手。”

而张健仁则指出:“倪可敏等人都不能入境。讲座人数肯定有影响。”

阿德南效应强

另一方面,“阿德南因素”同样影响在野党选情。上届州选,时任首长泰益玛目丑闻缠身,形象负面,惨成在野党“沙包”,特别是在城市区,国阵候选人唯恐避之不及。

相比之下,阿德南形象讨好与亲民,且高谈砂州主权,笼络砂州人欢心。

在野党面对阿德南的“绵里针”,犹如无从下手。纵观过去3天在野党的市区集会,当他们抨击首相纳吉夫妇的丑闻时,总会引起台下共鸣,但提到阿德南的土地案时,则反应一般,没有热烈掌声。

反观国阵成员党,则高举阿德南牌,处处可见阿德南的广告版与海报。人联党主席兼石角候选人沈桂贤等更不止一次公开赞扬阿德南,而阿德南明日更会亲自到石角,为沈桂贤站台。

进军乡区有望?

在阿德南的“新首长效应”下,在野党也必须暂避其锋。跟上届州选高调推举“影子首长”,在野党这次只把选举目标设定在否决国阵的三分二议席优势。

林吉祥昨日在文告中也坦言,阿德南将稳当下一届首长,而在野党只是希望否决国阵的大多数议席优势。

无论如何,由于竞选期尚有9天,在野党有信心将会慢慢炒热选情。西维尔即说,公正党来临周末在古晋将有一场大型讲座,邀得国会反对党领袖旺阿兹莎等出席,希望能汇集人潮。

与此同时,一些在野党党工也透露,跟上届州选相比,他们这次在乡区获得的反应改善,有机会增加乡区议席。

对于在野党而言,若在砂州攻下一两个原住民区,其意义将比横扫城市区更大。


继续阅读...

潘儉偉挑戰出國禁令 高庭下月17日裁決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27日訊)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是否能夠自由出國,將在下月17日有結果。

高庭法官拿督哈妮巴今日針對潘儉偉挑戰移民局和政府下令禁止他出國一案,聆聽雙方代表律師陳詞後,擇定於5月17日裁決。

潘儉偉的代表律師哥賓星陳詞時說,移民局總監拿督斯里慕斯達法(已卸任)於今年1月15日作出的法定宣誓書中聲稱,他是在去年7月15日接獲全國總警長的信函,通知潘儉偉因為涉嫌推翻政府,正在刑事法典第124B條文下接受調查,因此禁止潘儉偉出境。

質疑總警長指示發禁令

他指出,根據移民局法令第59條文,有權發出禁令者是移民局總監,而非第三者,即全國總警長。

他強調,在法律上,如果只靠一封信函便下禁令又沒有出示信函,便是一項傳聞,毫無說服基礎。因此,他要求辯方律師出示全國總警長提及潘儉偉涉嫌推翻政府的信函。

同時,他也質疑,到底是哪個單位發出禁令禁止潘儉偉出境,是移民局總監或全國總警長。

代表移民局總監和政府的高級聯邦律師三蘇指出,移民局總監是在接獲全國總警長的信函後,發出禁令。

“移民局是獨立操作,有權把任何人列入禁止出入境黑名單,包括禁止逃稅者、拖欠高等教育基金者、報窮者等離境或禁止外國人入境大馬。”

潘儉偉於去年7月22日下午3時15分,從吉隆坡第二國際機場(KLIA2)乘班機飛往印尼日惹時,被兩名移民局高級官員通知他已被禁止離開大馬。

8月19日,潘儉偉入稟高庭,分別把移民局總監和政府列為第一及第二答辯人。他要求高庭宣判,移民局禁止他在去年7月22日出國的決定是違法或不合法的,所以要求高庭馬上撤銷移民局的決定。

同時,他向移民局和政府索取特別賠償,包括他在被禁出國後所面對的一切財務損失。(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2016年4月27日星期三

揭阿兹敏提名前夕才洽冠英 潘俭伟坚称公正党临时变卦

转载自《当今大马》:

砂州选 公正党与行动党继续隔空交锋,在公正党政治局成员曼梳公布谈判细节,反驳行动党之后,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今日揭露更多内情,指责曼梳的说法不确实。

潘俭伟说,曼梳声称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一直联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以谈判5个争议议席,但这番说法并不正确。

这5个议席是穆鲁、穆仑、曼旺、尼麻和成邦江。

潘俭伟在文告中披露,虽然林冠英两周前就获第三方多次告知,阿兹敏有意拨电重新谈判之前已谈好的议席,而林冠英在那段期间,不曾接获阿兹敏的电话。

“林冠英只是在提名日前一天,即星期天晚上接获一通阿兹敏的来电。”

重申两党早谈妥议席

潘俭伟也重申,两党早于4月7日完成谈判,并在4月11日召开的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上拍板定案。

“任何党都无法接受任何一方想重新谈判早已同意,且没考虑到行动党一开始也作出让步的事情。”



潘俭伟说,曼梳声称在4月11日的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上,行动党与公正党未达致共识,并决定下回再继续谈判的说词,显示曼梳受人误导,接收错误讯息。

“我那时也在(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曼梳的说词简直不靠谱。”

“当时身为公正党谈判代表的努鲁依莎在会议中高兴宣布,公正党与行动党所有议席谈判友好解决,阿兹敏当时也在会议中,他没有提出任何反对声音。”

“那场会议也决定,交由两党的砂州领导层去宣布已谈妥的议席,而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也宣布,公正党与行动党在议席分配上已达致共识,一对一单挑国阵。”

被迫签字条说法可笑

至于曼梳称阿兹敏及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反对签署字条,潘俭伟说,曼梳的说法非常可笑,如同在指阿兹敏与努鲁受到林冠英逼迫下才签字。

他也强调,阿兹敏在谈判中只是额外要求三席,即穆鲁、穆仑及曼旺,所以行动党对于公正党也派人上阵尼麻及成邦江感到震惊。

“阿兹敏肯定知道,安插候选人上阵这些议席(与行动党重叠),这将会削弱希盟的胜算。”

他更指,两党花费共10万8000令吉聘请默迪卡独立中心进行民调,却不接受民调结果,岂非毫无意义?

希望两党把枪口对外

最后,潘俭伟强调,目前两党应该向前看,虽然6个议席将出现希盟内战,但还有74席是希盟决战国阵。

他希望,大家能认清国阵这个唯一大敌。

“两党在砂州选举出现6个重叠议席实在令人遗憾。但我们应该向前看,不应让这6个议席的争议越陷越深。我们还有其他74席得对垒国阵。”

“我们还有10天竞选期,让我们把枪头对准国阵。”

两党在六个议席碰头

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昨日声称,两党中央在4月7日与11日的两次谈判已达致结果,即行动党将会攻打穆鲁、曼旺、尼麻、成邦江和穆仑,而巴都吉当则会由公正党竞选。

他更称,两党领袖已于4月7日的会议上签署字条,那张字条是两党的正式“协议”。

不过,曼梳同一天傍晚发文告细说从头驳行动党,声称砂议席分配从未定案,更指阿兹敏是在林冠英不断说服下签署议席分配的字条,惟强调那张字条不是最终决定。

本届州选,公正党与行动党在6个选区碰头,即巴都吉当、穆鲁、曼旺、尼麻、成邦江和穆仑。提名日之后,两党不断隔空交锋,可能掀起新一轮内部纷争。



Read more: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39393#ixzz47121FiFG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