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6日星期五

2020财政预算案讲座



继续阅读...

2019年12月5日星期四

火箭聘社媒撰写员 抗假消息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4日讯)行动党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澄清,行动党在招聘网站JobStreet张贴的聘请社交媒体撰写员,是为了发布有关行动党和政府所做的一些工作以及准确的新闻与消息,绝非如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所形容,是为了污蔑对手以及散播假新闻的网络枪手。

他今日在行动党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指出,行动党也没能力像纳吉所说般,聘请100人。“我们确实希望聘请100人,但我们并没有能力这么做。”

聘5人非100人

他透露,行动党只能聘请3到5名社交媒体撰写员,并依据申请者的能力和经验给予薪水。

“如果是刚刚毕业的,我们可能给2500令吉的薪水。”

潘俭伟表示,“网络枪手”被指在政治人物的社交媒体专页发布负面评论,以及散播和煽动各种触及宗教和种族等敏感课题的假新闻,这与行动党欲聘请的社交媒体撰写员的工作性质大不相同。

发布正确消息

他补充,因社交媒体成为民众获取资讯的主要渠道,行动党有必要聘请社交媒体撰写员,在脸书和推特等社交媒体发布正确的讯息和消息,以对抗越来越猖獗的假消息,以建立一个更美好的马来西亚。“这是一个正面的职业。”

他也反驳,“网络枪手”属于不能被公开的职业,因此行动党也不可能透过招聘网站来聘请这些“打手”。

“况且行动党办公室也没有空间安置100名网络枪手,而且这不是我们首次透过招聘网站聘请职员,我们在第14届大选前也有在招聘网站进行招聘,这是很正常的事。”

潘俭伟批评,纳吉才是最大的散播假新闻网络枪手。

他说,纳吉或许害怕自己的谎言会被真实证据逆转,因此只能透过散播非事实的假新闻来混淆视听。

潘俭伟也举例一系列网络抢手在社交媒体攻击希盟领袖的假新闻,包括原产业部长郭素沁被指反对伊斯兰、陈平是林吉祥和李光耀的亲戚等等。

他坦言,希盟并不想理会这些假新闻,但倘若没有做出适当的制止,就会被无限量的扩大散播,进而影响希盟政府的施政工作。

潘俭伟也揶揄,感谢纳吉为行动党的招聘广告进行宣传。“感谢纳吉,他帮我们进行宣传后,申请人数在一天内激增4倍,让我们有更多的机会聘请优质的社交媒体撰写员。”

出席新闻发布会的行动党领袖还包括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无拉港州议员王诗棋、杜顺大州议员艾德里、万达镇州议员嘉玛莉亚以及八打灵再也市议员库拉杜拉因。

颜碧贞抨反对党歪曲事实

另一方面,行动党柔州州委颜碧贞在脸书发文澄清,网上流传“火箭请网络枪手诬蔑马华散播假新闻”的帖文是假消息,并抨击反对党歪曲事实。

“又是一则假新闻,请枪手Shoot(攻击)人,还要公告天下吗?发帖者也太弱智了!”

她受询时表示,行动党要聘请社交媒体撰写员并没有错, 他们只是负责一般的社交媒体工作,这并非网络枪手。


继续阅读...

2019年12月2日星期一

参与“数码红包”计划‧料2周内公布公司名单

转载自《星洲日报》:

(八打灵再也1日讯)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指出,政府预计将在这2周内宣布参与30令吉“数码红包”计划的电子钱包公司名单。

他披露,涉及这项计划的电子钱包公司预计有3至4家,而不是在国内营运的所有电子钱包公司。

他今日下午出席万达镇州议员服务中心移交“大家的安全住宅区”项目拨款仪式致词时说,国库控股(Khazanah)将会决定与批准哪一家公司加入,并在近期内做出宣布获准公司的数量和名字。

他说,由于有数家电子钱包涉及“数码红包”计划,因此更具竞争力,有的公司可能甚至会推出优惠,如为注册用户另外加额,以吸引更多商家和消费者使用该电子钱包,从而为国家打造出无现金交易的风气。

为了加速社会大众及商家转型采用电子钱包,政府在明年度财政预算案中,将为18岁及以上和年收入低于10万令吉的大马电子钱包注册用户,发放一次性的30令吉“数码红包”。

直接存入户头
须2个月内消费


潘俭伟表示,30令吉的“数码红包”将会直接进入受惠者的电子钱包户头,而受惠者须在2020年1月1日起至2月29日期间消费。

“这项计划不仅惠民,在大家都积极消费时,如此还有助促进经济成长。”


继续阅读...

万达镇“安全住宅”项目.拨20万助30单位提升保安

转载自《星洲日报》:


嘉玛莉亚(前排站者左六)的服务中心拨款20万令吉给30个居民协会、睦邻计划和联合管理机构,每个受惠单位最高可获得1万令吉。左七为潘俭伟。

(八打灵再也2日讯)万达镇州议员服务中心拨款多达20万令吉,让选区内30个成功申请“大家的安全住宅区”项目(Taman Selamat untuk Semua)的居民协会、睦邻计划及联合管理机构,逐步提升各自住宅区的保安设施。

行动党万达镇州议员嘉玛莉亚指出,有关项目是其服务中心今年首次推行,并于3月至5月31日开放让居民协会、睦邻计划及联合管理机构申请,旨在提升各住宅环境的保安和安全设备。

嘉玛莉亚表示,该服务中心共接获33份申请,经过一系列的筛选与评估后,共有30个合格申请单位获批。

她在星期日下午出席移交拨款仪式时指出,其服务中心是根据申请住宅区的人口、提议书的内容与合法性、提升设施的费用、现有安全设备、罪案率等因素,决定拨款数额和批准单位的数量。

“一个获准的单位最高可获得1万令吉的拨款额。”

她说,根据粗略研究,大部分单位都是申请拨款以安装闭路电视。

“我们发出拨款后,也会继续跟进和监督相关受惠单位是否有善用这笔拨款。”

嘉玛莉亚指出,该中心会向受惠单位要求项目报告,以便能考量明年是否继续推行这项惠民计划。

另一方面,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指出,议员把拨款直接移交给受惠单位,如居民协会,让受惠单位可以直接向承包商估价,也让过程更有效率和可杜绝贪污。


继续阅读...

2019年11月21日星期四

1MDB稽查报告有“特定问题” 高层商议销毁副本

转载自《透视大马》:

前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在2016年2月24日主持的跨部门会议中,曾被高层指示销毁一马发展公司(1MDB)稽查报告副本。

2016年的两个小时会议录音,于今日重现法庭,显示官员如何在稽查报告提呈国会之前被要求删除部分内容。

第四名证人的阿里供证时指出,曾被前首相纳吉指示解决一马发展公司稽查报告的“特定问题”。

纳吉被指在2016年2月22到26日期间滥用权力,避免遭受刑事提控,在报告提呈公共账目委员会之前删除部分内容。

前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阿鲁甘达则被控教唆纳吉。

当时的与会者包括前总稽查司安比林,他指必须在提呈给公账会之前迅速审查被修改的报告。以下是三人的供词;

安比林说:“我非常犹豫的批准了……因为还没完成审查。

阿里:我们得继续处理,只有24小时。当中有我们同意的修改……无论如何,原本的不可以再使用……我们需要剥丝抽茧……我们不晓得印刷了多少……所以不存在另一个版本……因为不应该有人向我们展示两个版本……

阿鲁:若真的有必要,我会通宵达旦。明早的第一件事是前往女士的办公室(国家审计局的莎妲杜),与她一起坐下来。

出席会议的人包括阿里高级私人秘书诺拉兹曼丶总检察署代表祖基菲力丶财政部代表莫哈末依沙胡先以及纳吉首席机要秘书苏克里。

当时的会议涉及删除一马发展公司稽查报告的四个内容,即该公司两个有冲突2014年的财务报告丶 Country Groups Securities Thailand和Acme Time公司的协议丶任何提及刘特佐的内容,以及通过伊斯兰中期票据(IMTN)发行债券筹集50亿令吉的贷款。

录音内容不是非常清晰,阿鲁听见提及首相马哈迪以及财政部特别官员潘俭伟的名字,他们不断形容该报告有问题。

阿里曾建议就稽查报告举行论坛以传达部份的不满,但安比林则以“不用啦”回应。

一马发展公司文件被媒体曝光,阿鲁对此回应,“我们不晓得谁泄露此事”。

会议期间,阿鲁坚持,不批准该稽查报告的一些课题,并形容都不是事实和没有证据佐证。

“我的浅见是投报,让警方调查。”

安比林则认为,一马发展公司的2014年两份不同的财务报告中,具有争议性的那份不应出现在稽查报告内,且也要求警方调查。

阿里则要求聘用外部资源调查一马发展公司的财务状况,并说:“我们不想犯错的人逃之夭夭,我们希望调查一些人或由总检察署提控。”

他说:“我们的工作不是调查,是说出事实。”

会议最终议决由财政部向警方投报。

对此,阿里指示莫哈末依沙就两份有冲突的2014年财务报告向警方投报,后者在安比林同意删除稽查报告一些内容后,答应成立特别委员会跟进此事。

阿里在昨日的主要询问期间,证实没有向警方投报。

他也在供证时指出,新印刷的稽查报告在3月3日完成。

由副检察司哥巴斯里南领导的检控团队,没有说明谁录下录音。

早前,阿里在供证时透露,没录下会议的录音。

首席辩护律师菲宜则指出,他的团队将挑战录音的可接受性。

“我们尝试检查录音和整理,请在昨天提供。我以为整理会很糟糕,实际上是没有希望……我们发现至少60个不合理的问题和遗漏点。”


继续阅读...

2019年11月20日星期三

JOM PEKA B40 健康检查(免费)


主办单位: 甘榜东姑州议员服务中心

50岁或以上的生活援助金Bantuan Sara Hidup (BSH)受惠者及其注册配偶。

请记住带上您的身分证件和配偶的身分证件!

到时候那里见!

获取更多资讯,请联系03-79544724。


继续阅读...

联邦法院:可起诉首相

转载自《透视大马》:

(布城20日讯)联邦法院裁定,首相和部长都是公职人员,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因在公职上的不当行为被起诉,政府也应对他们犯下的任何错误行为负责。

由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Tan Sri Tengku Maimun Tuan Mat为首的七司一致做出了这一决定,但由联邦法院法官Datuk P Nalini撰写了这份判决书,并宣读了这份判决书的摘要。

法官回答了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提出的两个法律问题,即上诉庭和高庭的裁决:

公职人员的渎职侵权行为是否适用于身为公职人员的首相?

如果根据1956年政府诉讼法令证明了拿督斯里纳吉的侵权行为,政府是否可以替他承担责任?

2017年1月,潘俭伟起诉时任首相纳吉与政府,在处理一马发展公司(1MDB)问题上滥权。

这名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称,纳吉滥用职权,并从1MDB的公共资金中受益。

上诉庭及高庭之前裁定,首相与内阁成员是行政人员,不是公职人员。

为什么首相、部长不只是“行政人员”

关于裁定为何首相和部长不应仅根据《联邦宪法》定义为“行政人员”的问题,法官Nalini表示,第132章的第(1)和第(3)条文的推理和解释不成立,因为这些条文纯粹根据宪法的内容和目的加以解释。

她解释说:“为此,规定的‘公共服务’定义旨在适用于联邦宪法,而不适用于普通法中对公职人员的定义。”

法官Nalini援引外国的一项判决说,公职人员的渎职侵权行为是建立在法治基础上的一种法律制度,执行或行政权的行使只能是为了公共利益,不能别有用心,也不能出于不当目的。

联邦法院还裁定,潘俭伟可以上诉,并谕令交回给高庭审理,案件将于11月26日过堂。

法官谕令纳吉向潘俭伟支付3万令吉堂费,但没有提到政府需要支付的费用。

(编译:魏素雯)


继续阅读...

2019年11月16日星期六

2019年11月15日星期五

促阿斯拉夫搞懂地价与总开发价 TRX地价只值28亿令吉

转载自《光华日报》: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要求巫青团长阿斯拉夫,先搞清楚地价和总开发价的不同,再来发表评论。

阿斯拉夫在11月12日质疑,财政部长林冠英为何不出售所有属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的资产,以寻求解决其巨债问题。

阿斯拉夫声称,由一马公司所开发的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的地价,目前值400亿令吉。

潘俭伟也是财长政治秘书。他今日发表文告回应说:“这就是巫统领袖的素质,他们不懂数学和经济及金融术语,他们误用数字和术语,以欺骗和误导人民。”

他说,向来与TRX项目挂钩的400亿令吉是指总开发价(GDV)。

“总开发价是一个涵盖开发某项目需要到的所有费用的数字,这跟资产价值或可从该项目取得的盈利大不相同。”

他指出,根据房产顾问公司威廉氏、达哈与王(C.H. Williams Talhar & Wong)在2015年7月29日的最新评估,TRX的地价只值28亿令吉。

TRX地价只值28亿令吉 。

潘俭伟指出,这个数额还未计算与该项目有关的8亿令吉贷款。

他说,这也还未考量政府为拯救几乎快被前朝国阵政府弃之不顾的TRX项目,所拨出的28亿令吉。

他指出,因此,出售TRX土地资产并无法解决一马公司的500亿令吉债务丑闻,而这一问题是由巫统和国阵的不善管理和滥权所致。


他说,上述估值也未考量政府以2亿3000万令吉或每平方尺区区75令吉的低价,将TRX土地资产出售给一马公司。

“这意味着,TRX资产是一马公司的一项由政府提供的资产,而不是一马公司通过自己的努力从中获益。”

“因此,如果TRX土地资产可以卖到如阿斯拉夫所声称的400亿令吉,那它就是政府和马来西亚人为偿还一马公司债务而出售他们所拥有的土地。”


继续阅读...

2019年11月14日星期四

甲洞逸福园洗肾中心.2场晚宴筹逾42万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3日讯)甲洞逸福园洗肾中心管理委员会筹办的10周年“爱.与关怀”两场慈善晚宴圆满结束,共筹获42万6794令吉。

距离目标180万尚远

筹委会主席斯文史蒂亚(阿仁)感谢各界热心踊跃支持此次筹款晚宴,并大力支持投标福品,使得大会筹获超过40万令吉,不过距离180万令吉目标还很遥远。

他也在向百忙中受邀前来的嘉宾致谢。出席晚宴嘉宾包括白沙罗国会议员兼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雪州行政议员凯鲁汀、武吉兰障州议员黄洁冰代表陈百强、士拉央市议员黄伟强、余深恩等人。

潘俭伟拨款5000令吉,林立迎也捐献大会1万令吉,凯鲁除了拨出2888令吉款项外,也代表表雪州政府颁发荣誉证书,肯定甲洞逸福园洗肾中心过去10年来对国家及社会的贡献。

Genesis Industrial Development 有限公司在当晚的投标福品环节中成为”标王”,以6万2888令吉投下其中一项福品, CPI FC 控股有限公司不落人后,捐献3项福品之外,也以2万2888标下其中一项福品。

晚会的高潮莫过于颁发敬业感恩奖给中心的医务及行政人员,CPI FC控股有限公司曾宪光夫人代表管理委员会移交奖项,衷心感谢他们近10年来的付出。

甲洞逸福园洗肾中心于2009由善心人士筹办,周去10年来共为各族165位肾病患者提供洗肾服务。


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右一),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左一),联同雪州行政议员凯鲁汀将雪州政府的荣誉证书移交给管理委员会主席斯文史蒂亚(左二)。


继续阅读...

2019年11月12日星期二

爱关怀之家“为爱而行”慈善义跑

民众踊跃参与其中,与身心残障朋友一起为爱而行!


Photo credit: https://www.bettyjourney.com/2019/11/what-day-for-community-citta-mall-gives.html


继续阅读...

刺激投资推动经济增长/白文春

转载自《南洋商报》:

最近几个星期,我有多次机会和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同台演讲,一起针对2020年财政预算案发表看法。

我会在本栏提出此事,是因为潘俭伟分享了拟订明年预算案背

在希望联盟上台的第一年,新政府耗费了许多时间“清理门户”,好让国家重回正轨。

这是有必要的,因为政府的债务与负债总额已超过1兆令吉大关,有必要采取行动管控。

这促使政府针对数个大型工程项目,与涉及的承建单位重新谈判建筑造价,甚至喊停一些项目,不再继续进行。我认为,人们也许没有看到此举背后的正面效益,如果不这么做,令吉汇率会面临更大下行压力。

国油增派息助退税

此外,他们决定要求国家石油公司提高派息总额,以协助政府退还消费税及所得税退税。这是希盟政府另一个重要的举措,我相信,此举已协助商家们改善现金流。若非如此,在经济增长放缓的大环境下,商家们可能面对更严峻的挑战。

我从潘俭伟的讲稿了解到,到了2020年预算案,政府有更多时间研究如何刺激经济增长。

潘俭伟提到,过去20年,大马经济一直受制于约5%的增长率,这是事实,而且为时久。

我认为,大马应可以吸引部分因中美贸易战而转移投资的外资,这应可协助刺激大马的私人投资和经济增长,尤其是过去几年,私人投资增长不那么令人鼓舞。


继续阅读...

希盟北干笨珍2场讲座

转载自《星洲日报》:

(笨珍、北干那那11日讯)希盟行动党在丹绒比艾补选之前的超级周末的最后一晚,继续在北干那那和笨珍2地举办政治讲座会,主讲者几乎都针对马华候选人拿督斯里黄日昇开炮。

两场讲座分别在笨珍NR美食阁和北干新市镇的空地进行,分别聚集了150人和300名民众聆听演讲,也不乏出现一些追着政治明星而来的民众,惟候选人卡敏并未亮相,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也缺席。

两场讲座的主讲人,分别是外交部长拿督赛富丁、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柔佛州地方政府、城市和谐及环境委员会主席陈正春、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北干那那州议员杨敦祥、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等人。

潘俭伟指纳吉全球最大强盗

潘俭伟则炮轰黄日昇和纳吉一起拜票,他指纳吉是全球最大的强盗,而丹绒比艾选民不能支持他与纳吉为伍。

他认为,若下届大选大家支持马华和国阵,等于给机会让纳吉重新成为马来西亚的首相,马来西亚人民将会继续面对滥权、腐败的政府,更何况马华已经与伊斯兰党抱在一起。

无论如何,潘俭伟也细数希盟政府的各项政策和前朝所留下的问题,同时也抨击反对党报纸不把希盟正面的新闻放在封面,却把希盟犯错的新闻放大,他希望人民可以接触正确的讯息。


继续阅读...

2019年11月11日星期一

希盟为国省450亿

转载自《透视大马》:

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指出,希盟政府上台后实行的节约措施,为人民节省450亿令吉,却不获得主流媒体报导,反之大幅度报导负面新闻,令人感到遗憾。

他也是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他是周日(10日)晚在笨珍出席咖啡店论坛演讲时提及,希盟政府上台一年半后,实行许多新政策来协助人民。

他举例,政府重新检讨轻快铁(LRT2)节省150亿令吉,第二捷运节省88亿令吉,以及东海岸铁路计划节省220亿令吉,一共为人民节省450亿令吉。

“短短半年内,我们为人民节省450亿令吉,人民会问节省下来的钱在哪里,没看到。当然,这是节省未来的钱,节省后将钱留给人民,这样才会确保政府不会再落实向人民吸血的消费税。”


不过,令他感到遗憾的是,他说:“主流媒体支持现在的反对党,好事不报导,坏事放在封面,因此我们需要大家(选民)的帮忙,确保马来西亚的未来。”

他确定希盟政府是“讲到做到”的政府,说要废除消费税,就真的没有再落实消费税。

此外,潘俭伟抨击马华是双面人,一边厢指责行动党当年与伊斯兰党合作,如今自己却与伊党合作,只是估计自身利益罔顾人民权益。

“2013年,行动党与伊党合作,但是那时候的伊党是由已故精神领袖聂阿兹领导,他是一名中庸的领袖,在哈迪阿旺接管伊党后,就落实许多伊斯兰化的计划,行动党反对,因此民联就分裂。”

“行动党因不同意伊党就把它从民联踢出去,有人说行动党没了伊党不会胜利,但是行动党秉持原则,不能与极端的政党合作,后来希盟联盟成立了,如今我们当了执政党,可是伊党还是反对党,而马华是与它们合作。”

“过去,马华一直强调投选火箭就是投选伊党,现在马华和伊党站在一起,这不是双面人吗?我们不能支持马华,不能给马华翻身。”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