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7日星期五

残障自立协会盼筹15万买载客车

大马残障自立协会需要您的帮助,以购买一辆无障碍客货车以提供交通服务给残障人士。





继续阅读...

潘俭伟:过程透明 每月发债券应付赤字

转载自《南洋商报》:

(布城16日讯)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说,政府每个月发行债券,是日常运作的一部分,以应付财政赤字开销,而且整个过程透明化。 他指出,上述情况是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当年秘密发支持信给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以获取数百亿令吉贷款的情况大不同。


继续阅读...

2019年5月9日星期四

【I Love You 早晨】希盟执政一周年



继续阅读...

2019年5月7日星期二

确保不再有“另一个1MDB” 林冠英:政府矢打贪杜绝滥权

转载自《星洲日报》:


潘俭伟代表财政部长林冠英在企业管治监察报告推介礼上致词。

(吉隆坡7日讯)财政部长林冠英强调,政府会秉持廉正原则及打击贪污滥权,杜绝类似前朝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金融丑闻,确保不会再出现“另一个1MDB”。他说,当务之急是恢复政府和公共机构的公信力。

“对于公共及企业管理,没有比1MDB丑闻更好的反面教材,它搞垮一个超过60年的政权。

前朝首相兼财长滥权、侵占和挪用逾百亿令吉资金,给国家造成了沉重的损失,使大马沦为全球盗贼统治国。”

林冠英是就2019年企业管治监察报告推介礼发表演讲,演词由其政治秘书潘俭伟代读。

他指出,政府今年1月推介国家反贪污蓝图(NACP),放眼加强透明度和问责,打造大马成为无贪污国。

国会也修订反贪污委员会法案,加入企业责任条款,如果公司职员涉及贪污,公司将一起遭受提控及面对惩罚。

此外,证券监督委员会推出的大马企业治理守则(MCCG)也建议公司制定行为守则,阐明反贪污政策和程序。

林冠英呼吁证券委会在明年的监察报告也探讨更平衡的公司雇员薪酬。

“我们不应该只限探讨公司总执行长的薪酬。若大马公司表现良好,它们的雇员理应获得适当的报酬。”

他说,大马劳动报酬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是35.2%,而新加坡和韩国等国则占40%。

他指出,大马企业有必要确保大马劳工获得合理薪金和好的工作环境。


继续阅读...

2019年5月5日星期日

2019年民主行动党党员代表会议



继续阅读...

财政部拨300万 助劳勿告别6年制水苦

昨天财政部申请的三百万令吉拨款已经获得批准用来进行“救水行动”,誓要协助劳勿人告别过去六年的制水之苦。

劳勿的美律河滤水站单单在2018年就关闭85次,是全国其中一个关闭最多次数的滤水站,导致劳勿人几乎每个月制水至少8天,许多劳勿的高山住宅区,因为水压太低,在滤水站重新开启后,也要等到三至四天才能有水,换言之是一个月有两个星期没有水,连洗衣服、煮饭、冲洗大小便都成问题,许多居民更要到亲戚家或油站冲凉,做小贩的,更是常常关店,连生计都成问题,生活苦不堪言。

邹宇晖在今年农历新年除夕到大年初二跟随水槽车到劳勿各花园派水时亲眼见证许多家庭因为制水而连一餐团圆饭都不能煮好,甚至还要到家门口的临时水槽洗碗碟,过年没得好好过,为水烦,为水累,游子回来一两天因为没有水就赶紧出回大都市,连难得的团聚机会都被制水破坏了,实在是惨不忍睹,这也更加坚定了他的决心,要想尽办法让劳勿人不再受苦,让大家明年农历新年时不再为水奔波劳碌,可以一家好好吃顿团圆饭。

复制六福花园模式

刚中选为都赖区州议员的头几个月,他不断寻找劳勿制水的导因,最常听到的官方说法就是美律河上游种植太多榴莲,污染了河流,但邹宇晖始终认为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导因,不是主要的导因,毕竟远比劳勿过度发展和耕种的地方大把,但这些城市或市镇并没有如劳勿面临的制水情况这么严重。

在多翻的实地考察,以及拜访数位从事水喉工程的业者后,才发现原来劳勿关于水务工程的基本设备也相当落后,在落后的基本设备下,一旦遇到河水污染而关闭滤水站,制水情况变本加厉,而政府之前的相应解决方法,只是在住家外面放临时水槽让大家在制水时去领水,治标不治本,有安迪还告诉邹宇晖,她因为常常在炎日下拿水拿到常常生病。

后来在多翻的催促下,彭亨水务公司终于在六福花园置放大水槽和强力水泵机(Booster Pump),以让滤水站有运作的情况下能够快速添满六福花园的高塔水槽,并且还有一个1万加仑的大水槽做后备,即使滤水站关闭,六福居民都能依靠高塔水槽和备用水槽里的供水,两个水槽容量大概可以让居民维持两天有水,采用这个模式后,在过去两个多月面临滤水站关闭时,依然能够供水给六福花园居民,因此这是一个最短时间内,最实际的短期解决方法。

无论如何,由于水务公司债务出现问题,他们没有任何预算在其他地区做同样的东西,因此邹宇晖马上跟财政部申请拨款,在这里也要特别感谢财政部长林冠英和其政治秘书潘俭伟,在聆听他关于劳勿制水的陈情后,二话不说,答应拨款紧急援助,务必要在最短时间内解决劳勿的制水问题。

这三百万令吉只是第一阶段的拨款,并且将会复制六福花园的模式,即在各个高地住宅区设立1到4个大水槽(视该地区用户数量)以及强力水泵机,这可以让水流在滤水站启动时加速供水予各花园的大水槽,以及在滤水站关闭时存水于备用大水槽,确保居民能有足够水供可用。

工程分两阶段

第一阶段工程,会先在12个劳勿制水的重灾区进行,没有被列入的地区居民请别着急,因为水管是相互连接的,如果所有重灾区的水供稳定后,就等于打通了整个劳勿市区水供的“任督二脉”,其他地方的水供也会正常化。

第一阶段的工程结束后,他们会再对各地区成效进行评估,如果还有地方继续制水,他们会进行第二阶段的拨款申请,并且一样会复制六福模式来进行,他的目标就是,要让大家在明年农历新年前有水可用。

从下放拨款到招标工程,再到进行工程,整个流程大概预计要耗时半年,劳勿市民在这半年内还是肯定会面对制水的问题,因此大家要给点耐心,等待工程的完成,才能逐步告别制水之苦。

第一阶段“救水行动”所涵盖的12个重灾区:

1. Taman Raub Utama & Taman Lee Man大马花园及利民花园

2. Taman Bukit Koman 金门花园

3. Taman Raub Jaya 3, 5 甘文华花园及成功花园

4. Kampung Sang Lee 生利新村

5. Kampung Melayu Cheroh 积罗马来甘榜

6. Kampung Sungai Chetang 双溪只登新村

7. Taman Amalina Saujana 阿玛丽娜花园

8. Taman Bukit Idaman 伊达曼花园

9. Taman Emas Sempalit 新巴力金源花园

10. Taman Sri Raub 曾佛春花园

11. Taman Kurnia Jaya 古妮雅再也花园

12. Taman Sungai Klau 双溪吉流花园

邹宇晖也特别感谢财政部长林冠英和其政治秘书潘俭伟,在聆听他关于劳勿制水的陈情后,二话不说,答应拨款紧急援助,务必要在最短时间内解决劳勿的制水问题。


继续阅读...

2019年4月30日星期二

“大家都悲观时,就是投资好时机”

转载自《中国报》:


摄影:陈思远

(吉隆坡30日讯)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促请本地企业和商家把握契机,现在进场投资,以便未来几年内市场好转时,可获得最大投资回报。

最好的投资是当每个人都感到悲观时,你进场投资;一旦我国经济好转,就可获最大的投资回酬”

“我保证,大马经济迟早会好转。”

他说,根据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的数据,大马在2018年批准的外来投资比2017年增加48%,其中制造业领域投资增加169%,来自中国投资更增加4倍!

他指出,这说明外资和外商对大马经济前景有信心,他们认为在新政府的透明和反贪政策下,我国经济会越来越好。

但是,本地企业的投资在同期却减少19%。在外商看好我们的情况下,国内商家却对我国经济持悲观预测。”

潘俭伟今日为YYC超越集团和《中国报》联办的“生意要做大,股权要规划3.0”研讨会开幕致词时,鼓励本地商家把握契机,现在进场投资。

潘俭伟指出,外国大企业增加对大马的投资,是因为它们是看大马未来5年、10年,甚至20年的经济前景,作为投资判断,而不是未来2、3年;因此,本地商家和外资对大马经济持不同看法,只是时间判断的差别。

他说,外资对大马投入的资金可以是上亿令吉,也可以是数十亿令吉,因此它们会作中长期经济前景判断。

他指出,大马商家做出投资决定时,也应对大马经济作中长期的前景判断。

“本地企业应以长期前景,来判断是否增加投资。”


继续阅读...

2019年4月28日星期日

卫长:国内外投资大增 未来半年经济激活

转载自《南洋商报》:

(士毛月27日讯)卫生部长拿督斯里祖基菲里博士相信,随着我国已度过复苏期,相信未来6个月国内外投资将激增,届时带来我国经济活力。

“人民实际上已了解,过去10个月许多项目被冻结是因为我们要重新与承包商谈判,确保成本合理。因此,建筑业一度受阻,对其他领域造成多重影响。

“不过,我们已度过这阶段,我相信在未来半年至一年,将能推动强劲经济。”

祖基菲里今日为雪州健康嘉年华会开幕后,在记者会上针对默迪卡民调中心公布希盟政府支持率从去年5月79%下降至39%一事,这么回应。

他提到,他与财政部长林冠英特别官员潘俭伟联系,后者告知希盟政策所推行的复苏策略对经济起着积极作用。

另一方面,针对禁烟执法行动延迟至明年展开,祖基菲里指出,此举是提供更多时间教育烟民,并非政策U转。

他说,戒烟运动登记人数从去年480人,增加至528人。


继续阅读...

《希望扎根 活力山打根》国席补选群众演讲会

转载自《亚洲时报》:

(山打根讯)黄诗怡确定捍卫先父黄天发留下的山打根国席后,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呼吁选民,继续支持黄诗怡,让509改朝换代精神延续下去。

林吉祥表示,希盟之前遭遇补选三连败,而在野党肯定也要行动党能失守山打根。

“最近金马仑高原、士毛月、晏斗三次补选都败北,他们也希望在山打根,行动党会败。所以从今天开始,到5月11日,山打根很红。对不对?”

“全部报章宣传都专注山打根,因为这是历史性一刻,当你们决定山打根补选成绩,你们在写历史创奇迹,你们要确保去年509所盼望看到的改朝换代,全民一心要推动的政策,能够一步一步走下去。”

林吉祥是昨晚在山打根华裔区森森(Sim-Sim)第4桥,向出席政治讲座的100名群众演说时,发表上述的呼吁。

行动党昨天较早正式公布黄天发幼女黄诗怡为候选人,而晚上就举行了上述的第一场山打根补选政治讲座。

国阵与伊党空雷不雨

林吉祥强调,许多民众认为,509大选变天只是短暂现象,过后就要回返国阵时代。

“早前,很多人以为完了,509只是昙花一现,不能有任何成绩,将来没有希望,要回到巫统、马华、民政党、沙巴团结党,整个就要打回原状,我们就回到贪腐,这次补选很重要。”

林吉祥续称,尽管伊党、马华、民政党、巫统等在野党不断释放消息,说要竞逐山打根国席,但最终未能成事。

反之,林吉祥声称,在野党想尽办法推出一名候选人,对垒行动党。

“有人想要我们输掉,想尽办法要我们输掉,本来伊党要打,最后没有打了。”

“马华总会长飞来山打根,也是要打,最后没有打。民政党委任候选人了,最后一分钟也是不打。国阵想打,巫统想打,结果大概是没有打了。他们想尽办法要行动党输掉。”

“我得到消息说,有可能在幕后想办法叫他们(独立人士)不要出来,能够的话一对一,能够打败行动党,这是他们的阴谋,他们的策划。”

行动党大选输森森区


除了林吉祥,另一名重量级中央领袖,即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也前来助阵,而沙巴州秘书陈泓谦、州宣传秘书冯晋哲、伊罗普拉(Elopura)州议员张克骏、黄诗怡等人也在场致词。

森森投票区为混合区,以沙巴土著居多,达到42.29%,其次为华裔(22.51%)、第三为马来人(20.28%)。

第14届大选,行动党在山打根国席中的19个投票区横扫15个,但输掉邮寄选票、提前投票、森森投票区和巴哈拉岛(Pulau Berhala)。

其中,国阵在森森投票区囊括1218张票,而行动党只得到994张票。

讲座配合民情早结束

森森投票区以水上木屋村民为主,当地以桥来划分各村。沙巴土著及马来为主共有24座“桥”,而华裔为主共有8座“桥”。

今晚的讲座就落在华裔为主的第4桥,以乐龄选民居多。

一般而言,半岛行动党的讲座至少在晚上11点后才结束,但森森讲座从晚上7点开始至9点15分就结束,以迁就当地选民休息时间。

据了解,第4桥选民都在晚上10点后就寝。

山打根补选提名日将在4月27日举行。政坛盛传,沙巴团结党与另一名无党籍人士,将会挑战行动党。



继续阅读...

2019年4月27日星期六

政府如何解决人民钱不够用



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兼财政部特别官员潘俭伟在山打根为候选人黄诗怡站台时,向民众解释政府大砍东铁等大型项目的价格,是为了帮人民省钱,避免债留子孙。

潘俭伟也解释,人民生活困难,老百姓钱不够用,所以政府当务之急是稳定物价,然后逐步增加国人的收入。

他形容,大马经济“满身瘤”,但不能效仿国阵时期吃“止痛药”的做法,如今希盟“割瘤”虽然痛,但如果不割则死路一条。


继续阅读...

2019年4月25日星期四

捐血献爱心



日期:12/5/2019(日)
时间:早上10点半至下午2点
地点:千百家村民众会所

捐血可以促進捐血者的血液新陳代謝,有益自己健康,更重要的是可以幫助傷病患者,挽救生命。


继续阅读...

承认郑汪清评论有误,瑞银澄清对大马经济乐观

转载自《当今大马》:

瑞银南亚太首席投资总监郑汪清两周前在电视猛踩大马经济的言论,遭到希盟领袖的反击后, 该银行今天承认,郑汪清的评论有误。

瑞银在文告指出,郑汪清(Kelvin Tay)误称马来西亚的经常来往账户(current account deficit)出现赤字。

但过去20年来,马来西亚经常来往账户(出口值高于口值)其实一直都有盈余。

该银行也澄清,郑汪清错误指控政府取消消费税,将导致更加依赖石油收入。

瑞银新加坡分行通讯主任阿德琳李(Adeline Lee,译音)在文告中解释,由于《彭博社》的“直播”访问时间短促,导致郑汪清犯此错误。

文告也指,基于此,该银行对于访问播出后,“所造成的任何误会感到遗憾”。

对大马长期经济乐观

此外,瑞银也表示,对马来西亚长期的经济前景保持乐观,而大马在20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也会是介于4.6至5%之间。

文告也指,一旦中国经济复苏,马来西亚的出口额也将增长。

“我们最近也上调了未来3,6及12个月,令吉兑美元的汇率预测,从之前的4令吉15仙上调至4令吉零5仙。”

大马股市仍有吸引力

至于马来西亚的股市表现方面,文告也解释,虽然全球股市正处于牛市,但大马是个高度防守型的市场

“一旦全球股市因为经济周期性接近尾声而转向,如大马这样的防守型市场将对投资者更具有吸引力。”

郑汪清在是在4约11日接受《彭博社》专访,力贬大马经济和政府经济政策,声称虽然邻国正处于牛市,但大马股市却低迷不振。

在野党以及政府的批评者随即利用该访问,大力抨击希盟的经济政策。

不过,贸工部副部长王建民及财政部长特别官员潘俭伟则反击,指郑汪清搞不清楚基本经济概念,且所引用的数据也不对,严重污蔑及中伤了马来西亚。


继续阅读...

2019年4月24日星期三

潘俭伟解答9道问题 魏家祥別再转移视线

白沙罗国会议员兼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于2019年4月2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魏家祥博士是否承认1MDB这个丑闻已使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的盗贼统治之都,让数百亿令吉被偷走?魏博士请正面回答这道问题,别再试图转移视线,提出无关的议题。

魏家祥博士日前言之凿凿地捍卫纳吉的1MDB,声称1MDB“带来多项好处,并在国家的发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此言一出,马上就被抓包。

我已提出批评,然而并未等到他的正面回应。即便他以为上述情况属实,但全世界也都知道这是不对的。我要问的是,你如何看待1MDB里大规模的偷龙转凤?魏博士是否认为,只要马来西亚拥有足够的资产来偿还其领导人所窃取的东西,那么成为世界盗贼统治之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吗?

马华总会长在面对问题时采取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还试图用半真假的事实和无关紧要的问题来转移媒体和阅听众的注意力。

我和魏博士不同,我会一道一道地解答他提出的问题。但在这之前请容我再问魏博士,马华总会长是否会谴责前首相纳吉偷龙转凤,滥用由政府担保的1MDB数百亿令吉之贷款,并给马来西亚的国誉和纳税人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1MDB的丑闻当初爆发时震惊了全世界,也讽刺地让国阵史上第一次输掉上届的全国大选,更令魏博士成为马华唯一在国会里的代表。我们很想知道,当时身为纳吉内阁中的同僚,魏博士会不会因此而道歉?

诡诈的魏博士

在我回答问题之前,且让我也谈谈魏博士如何转弯抹角地诋毁我。他试图揶揄我,指“那个说SST会降低商品价格的人”,不够格指教魏博士。

首先,我并没有在之前针对魏博士的文告上使用“指教”这词。这是马来邮报编辑所使用的标题。我没有使用这词,是因为有些事情不是要教就教得来的。

再来,也是最重要的,就像他巫统的同僚一样,魏博士擅长使用谎言和半真假的事实来回应他们的批评者,以施加负面诽谤。他声称我说“SST会降低商品价格”,是故意断章取义,他并没有全文引述我在国会中的演说,当时我的说法是SST对商品价格的影响将低于GST的冲击。

还是魏博士,你要辨称GST对价格的影响小于SST?

魏博士提出的八道问题

现在,让我一题一题地为魏博士解惑:

魏:1MDB的债务是多少?300亿令吉或是390亿令吉?

这个问题告诉你为什么魏博士在内的内阁,是一个不称职的内阁,他们允许纳吉胡作非为,乱搞1MDB,他甚至不知道1MDB的债务是多少。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为止,1MDB的债务总额达到390亿令吉。

或许,令魏博士困惑的是,国阵政府明明在较早前已经把310亿令吉纳入政府承诺的或有负债之中,并于2017年及2018年初,悄悄地支付67亿7000万令吉1MDB的债务,这让希望联盟政府在2018年上任后,被迫继续缴付11亿6000万令吉的1MDB债务。

然而,1MDB的债务仍然为390亿令吉,这是因为在该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中还有79亿3000万令吉,现在需由马来西亚政府来支付。

魏:300亿令吉是高于或低于2017年年底从伊斯兰债劵额外借来的878亿令吉?这还不包括从武士债劵得到得73亿令吉以及希盟政府在国油中取得得820亿令吉。

魏:如果300亿令吉低于上述我所引用的种种数字,那么为何1MDB一直成为希盟无法兑现竞选宣言的挡箭牌?甚至是我们下一代背负沉重债务的主要原因?

(第二及第三题一起回答)

谨此告知魏博士,政府出现了预算赤字,过去20年来国阵政府也一直存在的预算赤字。当政府出现赤字时,就意味着政府将定期发行债券以筹集资金弥补赤字。

这些政府债券筹集的资金用于资助学校、建设道路、医院和其他发展项目。

所以,问题是,魏博士试图要表达些什么?他或许应该停止拐弯抹角,并直截了当地讲清楚说明白: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因为遭盗窃而损失300亿令吉而已,这不会影响政府财政,因为政府经常发行债券来为其赤字提供资金。是这样吗?

必须要对魏博士说的是,1MDB对政府造成“微不足道”的损失其实要高得多,接近400亿令吉,这些损失已经由政府买单(见Q1)。

400亿令吉究竟有多大?400亿令吉足以彻底清还所有我们的PTPTN借款或国家基建在2018年年底录得的310亿令吉债务。

4. 魏:潘俭伟是否可以确认2018部分国家债务及截至目前的国家债务(360亿令吉)比国阵时期还要高?

是的,政府直接债务是如我们所诚实向上调整预料为2018年财政赤字增加3.7%,2019年的预算赤字也会增加3.4%。

就如财政部长在财政预算案演词中所揭示,有别于国阵时期将数十亿令吉的债务隐藏在账面外诸如PFI Sdn Bhd的公司中,我们则透明示众将一切摊开在账面上。也因为我们诚实对所预料的赤字向上调整,这项透明措举让穆迪、S&P及Fitch国际评级机构继续维持在-A的评分。

所以这里要反问魏博士,你是在抨击希盟做得太透明,同时在称许前朝政府将巨债隐藏在账面外,还有透过1MDB、朝圣基金、联土局等机构进行贪污、盗用及滥用的行为吗?

难道,你当时根本糊涂到对这些光天化日下的贪污、盗用及滥用公帑的行为完全不知不觉,只知道与纳吉称兄道弟,爽坐在首相署当首相署部长?

5. 魏: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1800亿令吉是直接利润?大马城的土地售价是多少?这两项1800亿令吉总发展价值(GDV)的项目其所获得的税收是多少?

让我引用魏博士的言论,以免他指责我“扭曲”。

他指出首相称大马城的总发展价值GDV是1400亿令吉,财政部长则称TRX项目的总发展价值是400亿令吉。

他因此申论道:“当这两个项目加起来,总共1800亿令吉,用以偿还1MDB的300亿令吉债务绝对绰绰有余。”

他的确是使用了1800亿令吉来减去1MDB的债务。唯有将1800亿令吉的总发展价值硬要当成政府的收入,才有可能冯京当马良的狡辩这是政府在这两项计划的利润。因此,魏家祥的指控怎么可能会合理?

我非常渴望魏博士能对我指教一二,到底总发展价值GDV是如何能用来偿还债务。

6. 魏:这两项计划对我国经济冲击的总价值是多少?

一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是以所有开支的总和来计算,或以更技术性来说在一国之内在某特定时期的所有货物制品与服务的总货币价值。

因此,我真的希望我是全知全能,可以回答你这么不着边际不知在问什么的问题。很不幸的,我不是全知全能。或许您可以直接问问纳吉这道问题?

7. 魏:若这两项计划没有获利,为何还要继续进行?

8. 魏:难道财政部长林冠英称400亿令吉的TRX计划是国家最佳的资产也错了?难道首相敦马哈迪称大马城计划将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也错了?

(容我将魏的第7与第8道问题一并回答)

魏博士又来栽赃这一招,不老实的偷换概念,企图将话放进我嘴巴。我可不曾说过这两项计划不会获利。

我们是说,第一,这两项计划因为牵涉1MDB丑闻而受阻,无法有效的执行其潜在商机。然而在改朝换代后,这两项计划去芜存菁清除1MDB丑闻的淤血后,我们终于可以好好的实践这两项计划的真正价值。

第二、当这两项计划如今终于可以为政府带来收入之后,请别拿之前的1MDB掌控时期来说嘴,因为当时前朝政府是贱卖这两个地段给1MDB,并在1MDB所拥有时期没有能力好好去发展建设(原因为何,上一篇文告以清楚说明,不再赘述)

第三、这两项计划的收入原本理应收归政府国库,并充作国家建设得公帑。奈何,碍于1MDB丑闻及390亿令吉得巨债,这两项计划所获根本远不足以偿还1MDB债务。(详阅之前的文告)

魏:最后一道:你之前多次指控东铁真实价值是290亿令吉,国阵政府将其灌水至55亿令吉。

魏博士还可以厚脸皮好意思提这一道问题,拜托,就是因为国阵签了660亿令吉的合约好吗?

在我们手中,在国阵已经缴付中资企业200亿令吉之后,我们与中国方面展开多次协商,最终在第三次成功将该计划减少至440亿令吉。世界上还没有其它国家与中国协商中,获得如此成就。

魏家祥对他们批准了660亿令吉的过高合约完全恬不知耻,却反过来为了捞取政治筹码而抨击新政府“只省下”220亿令吉。

真是够了。


继续阅读...

2019年4月23日星期二

魏家祥无所不用其极为纳吉辩护 马华别误导老百姓

白沙罗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于2019年4月22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当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博士为捍卫1MDB和纳吉极尽可能地发表谬论时,你就知道,现在连神仙也难打救马华。

昨天,我们看到魏家祥发表伟论,他言之凿凿地捍卫纳吉的荣誉,声称1MDB“带来多项好处,并在国家的发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他援引首相敦马哈廸的声明,指大马城项目的总发展价值达1400亿令吉,而财政部长林冠英较早前也说,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的项目总发展价值为400亿令吉。

“这两个项目的加总为1800亿令吉,远远超过负债的300亿令吉(1MDB)。”

我实在是完全毫无头绪,为何魏家祥作为一个拥有博士学位的专业工程师,会将总发展价值(GDV)误认为利润,并认为可以用来偿还1MDB所背负的310亿令吉债务。

1.总发展价值(GDV)不等同利润

首先,马华总会长必须搞清楚,总发展价值(GDV)是指开发物业的总价值,而不是物业开发产生的利润。当一家背负1亿令吉债务的房地产开发商宣布一项3亿令吉的GDV项目时,并不意味着它将赚取3亿令吉的利润,并用之偿还债务。假设开发项目的成本是2亿5000万令吉,那么他的5000万令吉的利润也不足以偿还其1亿令吉的债务。

魏博士把冯京当马凉,将总发展价值作为评断偿还债务的方法,无疑是在自曝其短,同时也彰显了他正无所不用其极地维护1MDB和纳吉。

2.总发展价值(GDV)不等同土地价值

其次,即使大马城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这两个项目的总发展价值达1800亿令吉,马来西亚政府也不会“拥有”有关总发展价值,事缘这是发展商决定从政府手中购买土地,并且展开各种房地产项目,那么,试问该如何使用这1800亿令吉来偿还1MDB的债务呢?

如果马来西亚政府成功地出售所有储备存土地予大马城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充其量,我们将获得价值120亿至150亿令吉的收益。不要忘记的是,我们仍需要扣除从1MDB中分别继承的32亿令吉贷款,以及为这些项目开发基础设施的数十亿令吉特成本。

3.大马城与TRX地段贱价卖给1MDB

第三,魏家祥似乎忘记了这两块地段是当时政府“贱卖”给1MDB,上述计划在1MDB掌控之后原有如火如荼的计划就难以进展。相反1MDB利用上述土地资产去拯救其自己的32亿令吉借贷,迅速用以偿还与上述两项房地产计划毫不相干的1MDB贷款及掩盖1MDB的负资产。因此,魏家祥及纳吉到底是活在哪个世界,竟还能胡扯为1MDB邀功称“利惠国家在国家建设上扮演重要角色”?

4.只要纳税人继续买单,盗国帑没问题?

最后,虽说大马城与TRX这两项计划根本不足以偿还1MDB的巨大债务,即便这两项计划若真的能足够用以偿还1MDB的所有债务,是不是就可以无视上述的贪污与欺诈,置之不理?魏家祥是否认为只要马来西亚的领袖能瞒天过海将这些足够的资产用以填补1MDB巨债,这恶名满全球的赤裸裸欺世盗国行为完全没问题?

难道魏家祥是纳吉的下一任财政部长?

大马人很幸运地如今希盟新政府正在设法营救之前属于1MDB的各项资产,期能将之尽善尽美的作出发展建设,以获得更多报酬来偿还1MDB一部分的巨大债务。

原本从大马城及TRX所赚取的数十亿令吉报酬理应用以建设基础设施及增进马来西亚人福祉,相反的如今却不得不用以偿还400亿令吉的债务,还得使用纳税人的钱偿还这些债务,因为1MDB的资金已经被纳吉、刘特佐及其党羽所贪污掏空。

魏家祥作为纳吉政权一员,完全没有对曾经是整个1MDB全球性世纪丑闻感的一员感到一丝丝的愧疚,相反的他如今与大马人民对抗,竭尽所能捍卫1MDB丑闻及此巨大盗窃罪狡辩。或许马华总会长正在下注对赌4年后的大选若国阵胜选,纳吉会委任他为财政部长?


继续阅读...

2019年4月22日星期一

老村民回乡相聚欢庆‧双溪威新村70岁了

转载自《星洲日报》:


嘉宾们齐切蛋糕,庆祝双溪威新村70岁生日。左起为叶奕良、林福山、黄思汉、黄明、陈有才、王友泰、潘俭伟及林怡威。

(八打灵再也21日讯)双溪威新村70岁了!老村民们都回来一同见证,欢庆新村的生日。

根据双溪威新村老村民指出,该村“诞生”于1949年,当时颁布紧急状态,英殖民政府将华人迁移至“集中营”,后成立了双溪威新村。

据了解,该村目前有650户人口,但因工业区的发展,有明显的村民外流现象;但仍居住在当地的村民则已是第三代或第四代。

尽管如此,许多外移的老村民都在本周末偕子孙返回“故乡”,与老友相聚,品尝老字号美食的人情味。

适逢今年是该村的70周年庆,双溪威新村管委会与当地28个华团组织联合筹备一系列的周年庆活动,推广该处的历史文化,让更多人认识,同时也让老村民回家。

该村即将举办的一系列活动,包括6月29日的双亲节孝亲敬老晚宴、舞狮比赛、庙会、文物展览会及一日游等,希望能吸引更多人潮。当局也正在收集历史文物或照片供展览,希望村民可以提供。

黄思汉:发展中仍保有传统

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在周年庆推介礼上指出,大马新村的历史是从1950年代开始,我国新村几乎是在当时成立,至今已有70年历史。

“我们常形容人生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命、六十花甲、七十古稀,但若以‘七十古稀’来形容双溪威新村,则不恰当。”

他表示,该村经过70年漫长路程的发展,不仅没有步入古稀之年,反而是朝气蓬勃的新村,因为大家共同的努力及坚持,让今日的双溪威新村应有尽有,交通发达、基设完善、工作就业机会高,是该村的优势与未来。

他感到欣慰的是,在发展的洪流中,该村仍保有传统文化,新村的味道并没有被发展洪流所淹没。

“虽该村位于高度城市化的城市,但保留了华人传统文化,拥有世界闻名的舞狮团,让该村的名字弘扬世界,而该村也‘出产’很多闻人及企业家,这是新村有人文、故事及历史。”

他在掌管雪州新村发展事务后,也积极与各村长及新村协调官配合,在雪州77个新村发掘瑰宝,并且继续传承下去。

他指出,新村的生活方式是许多城市人所向往的,这也是因为新村的方便,居住空间大,空气好,还有城市人所缺乏的人情味。

林怡威:盼打造干净舒适地方

行动党甘榜东姑州议员林怡威认为,该村的特别之处,在于有美食、庙宇,她也喜欢逛当地巴刹,觉得村民都很有亲切感。

她说,不将该村的优点介绍给大家很可惜,因此她积极推广该村的历史,恰好今年是该村的70周年,将举办一系列的周年庆活动。

“我们不只是要举办活动,希望将该处打造成一个干净,居住舒适的地方,希望村民给予配合。”

她也说,双溪威新村管委会联同该村的28个华团已与成立一个筹委会,将商讨筹备周年庆活动,最大型的周年庆活动将在年杪举办,希望各华团带出他们的历史。

潘俭伟:去年外商投资额增48%


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指出,希盟政府在制度和经济上改革,慢慢看见了经济上的复苏。

他说,去年获批准的外商投资数额是大马历史来最高的一次,增加了近48%,令他感到惊讶,虽然还未看见资金注入。

他说,来自中国的投资,增加超过4倍,证明中国外商投资者对我国经济非常有信心,他们的投资是10年或20年的长远之见,因为对大马新政府有信心,愿意注入数十亿令吉投资。

他指出,可惜目前国际经济状况并不乐观,虽然外商投资额增加,但本地商家仍担忧经济不好而不敢投资,但他有信心,经济局势将会扭转。

表示,目前大马需打好基础,把贪污腐败状况清理干净,那当国际经济局势扭转时,大马经济的表现会比以往来得更加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