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日星期三

潘俭伟: 若被撤除 公账会信誉受损

转载自《南洋商报》:

(吉隆坡30日讯)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相信,如果他被国阵撤除在公共账目委员会里的角色,国人将会反感,而公账会的信誉也将受到严重损害。

他坚称,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事件上与他作为公账会一员,绝对没有利益上的冲突。

潘俭伟是针对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沙伯里认为他应该离开公账会的谈话,发文告如此反击。

他反呛国阵领袖,难道公账会多达8名国阵国会议员,都无法抵御委员会里的一名反对党国会议员?


继续阅读...

雪行动党见阿兹敏半小时 潘俭伟:具建设性

转载自《联合日报在线》:

【沙亚南30日讯】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以及另外4名州级领袖,今天下午就民联解体乱局与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进行首次会谈后无功而返,但潘俭伟认为此次会议“相当具建设性”,并商议会在开斋节后再进行会谈。

潘俭伟指出,此次会谈主要是谈及在现有政局下的雪州政权事项,未触及行政议员阵容,也与阿兹敏担任大臣无关。

潘俭伟今午在4名州领袖,即署理主席哥宾星、副主席邓章钦、秘书欧阳捍华及妇女组主席杨巧双的陪同下,与雪州公正党会面,针对两党交恶后直接冲击雪州政权的事项与未来方向,进行首次会议。

潘俭伟在会议结束后受追问时,向媒体形容双方会面与过程相当具建设性,会议当中,双方交换意见提及提呈一些替代方案,虽然仍未达致共识,但过程很好,两党之间也更了解彼此立场。

询及行动党是否支持阿兹敏续任大臣时,他强调,行动党对阿兹敏任大臣毫无异议,今天的会面与此无关。

询及是什么方案与会议内容时,潘俭伟表示暂不透露,并强调今日的会议没有达致任何结果,而两党也会在开斋节后再会面商讨。

另外,询及雪州伊党表明与民联同在及力挺阿兹敏,雪州行动党会否考虑继续与雪伊党配合,对此,潘俭伟指媒体应该去问伊党,断交是该党的大会议案,而不是行动党说断交。

“合作与否,你们(媒体)去问他们(伊党),是他们不要跟我们合作,所以不能责怪行动党。”

当媒体询及雪州伊党主席依斯甘达也数度释出“合作的善意”,对此,潘俭伟反问:“对方的谈话是自己的意愿,还是已得到党高层的授权和认可?我不知道,你们自己问他(依斯甘达)。”

潘俭伟也披露,雪州公正党的代表除了阿兹敏外,也包括许来贤、苏仁登以及赛韦尔。

转载自《当今大马》:

雪州公正党与行动党今天举行正式会面,商谈雪州目前的政治局势,但两方没有达成任何具体决定。

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今天赴雪州大臣办公室参与这次的会议。会后,潘俭伟守口如瓶,拒绝多谈详情,只说两方开斋节后会继续讨论。

“这是一次有建设的讨论,(双方)交换意见,同时(谈到)雪州政府的地位以及目前的危机。”

“经过30分钟的讨论,我们更清楚了解对方的立场,而且我们会在开斋节之后再次会面。”

参与这次会晤的公正党代表包括雪州大臣兼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阿兹敏也是雪州公正党主席。

伊斯兰党大会通过“断交”议决,以及行动党接踵宣布“民联不复存在”的举动,使得雪州联合政府的组成蒙上一片阴影。

无论如何,两党至今都已公开表明,支持阿兹敏继续担任雪州大臣。

雪州议会共有56席,执政雪州需要29席。其中国阵占12席、公正党13席、行动党15席、伊党15席,以及1席无党籍人士,即前雪州大臣卡立,形势十分微妙。


继续阅读...

沙比里是否已做好准备与潘俭伟在电视上辩论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课题,以评估潘俭伟在1MDB丑闻事件上追求问责及透明度的杰出角色是否得到大众的支持?

巫统/国阵要把民主行动党八打灵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从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针对1MDB丑闻召开的听证会中撤除其角色的议程仍在进行中,并且正在寻求更多支持,而为这项行动打头阵的是首相属意律师丹斯里莫哈末沙菲宜和前内阁部长兼公账会主席拿督斯里沙里尔,现在还争取到部长的支持。

这就是为什么通讯与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沙比里会卷入这趟浑水,引领巫统/国阵要把潘俭伟从公账会召开1MDB丑闻听证会中被剔除的游击行动和谋略。

沙比里声称潘俭伟在1MDB丑闻上的敢怒敢言,“不只是羞辱了公账会,更让国会体制蒙羞,所以他已经没有资格成为公账会的成员。”

沙比里在作出有关的指责时显得有点歇斯底里:“他(潘俭伟)发表许多偏颇的言论,他应该为此感到羞耻,他的政党也应该感到羞耻,他的支持者和他那些有关的人士也应该感到羞恥。”

沙比里实际上已经把他自己变成一个遗憾的景象。

沙比里本身才是应该要彻底地感到羞耻,还有巫统/国阵以及内阁也应该为沙比里的歇斯底里,以及他所带领要将潘俭伟从公账会召开1MDB丑闻听证会中撤除的游击行动和谋略行径感到羞耻。

对于潘俭伟要求在1MDB丑闻上秉持透明度及问责的角色,我不但完全不感到羞耻,反而深信除了那些在第13届大选支持民联(尽管民联已不复存在)的53%选民,还有那些在两年前的大选中支持巫统/国阵的47%中的一部份选民,也会以潘俭伟的公共精神和爱国主义为荣,并充分认可潘俭伟履行他要求在1MDB丑闻上秉持的透明度及问责的角色。

倘若沙比里要为此争论不休,那么他已否做好准备与潘俭伟在电视上辩论1MDB议题题,以评估潘俭伟在1MDB丑闻事件上追求问责及透明化的杰出角色是否得到大众的支持?

只不过是在昨天,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才宣称他从来不畏惧被批评,但现在却因为沙比里支持要把潘俭伟从公账会召开1MDB丑闻听证会中剔除的游击行动和谋略而立刻反驳和推翻了其立场。

纳吉政府正是因为这种经常性摇摆不定的政策及政府措施,而失去了广泛的公众支持和信誉。

纳吉及整个巫统/国阵联盟和政府是否如此惧怕潘俭伟,以至于要把他从公账会中撤除,尽管这将违反所有国会条例丶作业程序,以及是在向全体马来西亚人民发出最消极甚至是最毁灭性的讯息?

正如潘俭伟已正确地指出,在公账会里的8名巫统/国阵代表是否如此无能,乃至于他们惧怕一位来自民主行动党的人民代议士?

沙比里似乎并不知道公账会是由国会委任的,旨在审查公共账户并向国会提呈报告。

沙比里接下来是否会要求那些批判1MDB丑闻的国会议员从国会中被撤除,这样的话,国会就可以在完全不秉持问责制丶透明度丶诚信和良好管治原则,而成为国家史上最庞大金融丑闻的橡皮图章呢?

http://cblog.limkitsiang.com/?p=5370


继续阅读...

2015年6月30日星期二

林冠英:外人勿越俎代庖‧行動黨作潘儉偉後盾

转载自《星洲日报》:

(檳城30日訊)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說,潘儉偉是該黨在國會公賬會的代表,經常挑出一馬發展有限公司的問題,這是為了人民利益,所以該黨不會撤換潘儉偉,外人無需“越俎代庖”和吵吵鬧鬧。

他說,作為國會公賬委員會成員和(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揭露舞弊毫無不妥。因此,行動黨除了不會撤換潘儉偉,還會作為其後盾和給予百分百支持。

林冠英也是檳首長,他今日為檳安醫院耗資4千萬令吉設立的腫瘤中心開幕後說:“一馬發展公司是國民矚目的大課題,難道在被調查期間就不能討論?其實,我們也不知道調查工作是否能在`獨立下’完成。”

“如果該公司在被調查中就不能談論,那前首相敦馬哈迪也不能談了。首相納吉起訴了潘儉偉,會不會起訴馬哈迪?”

他說,他不會理會那些要求撤換潘儉偉的言論。潘儉偉是通過自己的管道得到消息和發表,公共賬目委員會主席拿督諾嘉茲蘭已表示潘儉偉的行動並沒有問題,所以輪不到外人作決定。

林冠英也說,馬幣貶值與一馬發展公司有關,而不是如副財長阿末馬斯蘭所言,是因馬哈迪頻頻攻擊首相導致市場負面情緒而造成的。 - See more at: http://news.sinchew.com.my/node/431585?tid=1#sthash.7btvaePL.dpuf


继续阅读...

为什麽政府给予一马发展有限公司另一项担保,以便该公司可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筹措一笔47亿1千万美元的资金?

第二财长阿末胡斯尼较早前指出:“1MDB已经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及其子公司阿尔巴投资公司(Aabar)签署具有约束力的协议(binding agreement),IPIC将在2015年6月4日“支付”一笔10亿美元(37亿5千万令吉)的资金。这10亿美元的资金将作用偿还一笔9亿7千500万美元提前到期的贷款给国际银行贷款机构。

然而,部长没有透露的事实是,具有约束力的协议不只是介於IPIC丶Aabar及1MDB之间,相反的,马来西亚政府也是协议中的一个整体。

虽然马来西亚政府是完全不透明,惟IPIC在2015年6月10日已经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公布该协议的大纲[1]。

据透露:“IPIC丶Aabar丶财政部丶马来西亚财政部长和1MDB已签订具有约束力的风险投资协议(term sheet)”。

主要的条款包括:

1. 在2015年6月4日,IPIC提供10亿美元予1MDB以让1MDB立刻使用来解决它的某些负债;
2. 从2015年6月4日,基于两项由IPIC已为1MDB担保的融资款额为35亿美元与5.99%利息优惠券下,IPIC 已承担支付所有利息的责任;
3. 截至2016年6月30日,IPIC在已收到的一笔资产转让与一笔数额的总值即代表所有上述所有付款的总和以及该笔35亿美元的债券;
4. 在完成了“资产转让”的时候,IPIC将直接承担所有上述债券的付款责任,以及免除1MDB集团向IPIC集团的某些财政义务;以及

在本质上,上述宣布点出IPIC将立刻预付10亿美元,并在未来的一年为这笔35亿美元的债券支付利息。如果在截至2016年6月30日,1MDB把所有上述的资产转让价值予IPIC,IPIC也将接管这些债券。

因此,衍生的问题是为什麽IPIC将会被同意提供这麽一个巨额的预付给1MDB,包括假设一年或为尚未被执行的“资产转让”的2亿零965万美元利息支付,以及他们已鉴定的价值呢?

根据IPIC的宣布,我们现在知道了为什麽阿布扎比的投资臂膀会如此地“慷慨”。这是因为1MDB和更关键的是,财政部“已经同意在具有约束力的风险投资协议内履行预期的义务,并且赔偿予没有任何表现的IPIC及Aabar”。

实际上,马来西亚政府已提供一笔47亿1千万美元[2](177亿令吉)的担保予IPIC,一旦在截至2016年6月30日发生1MDB无法履行其资产转让的同等价值予IPIC,政府将通过假设的义务赔偿予IPIC。

这项发现令人感到震惊,因为这将增加马来西亚的或有负债逾11%,而根据官方数据,在截至2014年12月31日我国的或有负债已达到1千575亿令吉,据官方统计,政府已经为1MDB担保58亿令吉的贷款。

无论如何,“官方担保”还不包括其他非直接的担保。政府已经为1MDB提供两项支持信,让它分别在2013年5月和2015年3月贷款30亿美元(112亿5千万令吉)和1亿5千万美元(5亿4千万令吉)。政府也已扩展1MDB一笔高达9亿5千万令吉的直接贷款。

加上如以上述的这笔最新的177亿令吉担保,由政府承担且1MDB无法偿还的贷款总额已经膨胀到一个令人震惊的362亿令吉[3]!这笔数目已经超出由政府担保的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的292亿令吉而成为单一最高的接受者。

首相必须立刻对惊人的发展丶巨额的担保,以及在实际上正试图以另一个数十亿令吉来拯救1MDB作出解释。

参考资料
……………………
[1] http://www.londonstockexchange.com/exchange/news/market-news/market-news-detail/12383389.html
[2] US$1bn + US$209.65 mil + US$3.5bn = US$4.71bn
[3] RM5.8bn + RM11.25bn + RM0.54bn + RM0.95bn + RM17.7bn = RM36.2bn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6月29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6月27日星期六

免影響查1MDB進程‧“沙菲宜應叫納吉停職”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26日訊)民主行動黨宣傳秘書兼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認為,資深律師丹斯里沙菲宜與其要求他辭去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一職,不如要求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停職休假,避免與一馬發展公司(1MDB)調查工作發生利益衝突。

他發文告說,要求他離開公賬會極有可能隱含險惡企圖,而且理由也非常荒謬,畢竟他是人民代議士,發表談話是日常責任,不至於損害對1MDB的調查。

他指出,若他做出毫無根據的指控,國陣公賬會成員可揭穿他,若他本身被1MDB愚弄,那麼他的愚蠢將永遠被記錄在歷史上。

沙菲宜早前指潘儉偉已發表太多聲明,足以影響調查1MDB的進程,因此建議後者辭去公賬會成員一職以便恢復公眾的信心,讓聽證會能公平和透明地進行。

國陣後座議員俱樂部主席拿督斯里沙里爾則呼吁公賬會主席拿督諾加茲蘭考慮沙菲宜建議,因潘儉偉知道很多關於1MDB的事,因此應該是一名證人,而不是調查隊伍中的一員。

對此,潘儉偉反駁說,他可以在盤問過程中與公賬會分享資訊,而不必以證人的身份“供證”。

沒權阻批評1MDB醜聞另外,潘儉偉強調,內政部長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沒有權利阻止我國任何媒體機構批評1MDB醜聞。

他說,所有由《砂拉越報告》或其他媒體機構的爆料和已經刊登的指控都有憑據,而1MDB卻沒有拿出證據和文件,以證明《砂拉越報告》的指控錯誤。

他表示,通過一個軟弱無力聲明的方式來證明“竄改數據”並不是所謂的“竄改數據”,而是要公開未竄改過的版本。

他認為,匿名人士指遭篡改的數據可能確實是“不完整的數據”,因為一些關鍵的交易文件並沒有在這些被泄漏的電郵中獲得。


继续阅读...

2015年6月26日星期五

潘俭伟无损1MDB听证 公账会拒巫统律师插手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巫统资深律师沙菲宜炮轰,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不断追击一马公司,不适合担任负责调查该公司的公账会成员,惟公账会主席诺嘉兹兰不认同此说法,并要他勿插手公账会事务。

诺嘉兹兰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鉴于潘俭伟是民选的国会议员,因此沙菲宜无权要他辞职。

诺嘉兹兰补充,潘俭伟并没使用公账会内部资料发表文告,更在会议中提出许多一马公司重要课题。

“我个人认为,他协助提出一马公司课题……我们在团队下合作愉快。”

“潘俭伟拥有灵北区国会议员和公账会成员双重身份。据我所知,他并没利用一马公司听证会资料,作为声明的佐证。”

“他的声明,是从国会书面答复和其他来源所获。”

公账会不同于法庭

诺嘉兹兰提醒沙菲宜,公账会并非法庭般的机构,而是人民代议士组成。

“我们(公账会)的职责,是收集证词、分析和分辨事实虚假,尔后依据事实撰写报告。”

他补充,公账会可以借机,消除公众对一马公司的负面印象。

辞职让听证会公平

根据《每日新闻》报道,沙菲宜认为,潘俭伟离开公账会,将能确保一马公司听证会更公平。

沙菲宜认为,公账会应当以法官作准则,而非发表声明抨击一马公司,否则应该成为听证会证人。

“身为公账会成员,潘俭伟发表太多声明,可以影响调查进程。”

“因此,我建议他辞去公账会成员,恢复公众信心,(让大家)相信一马公司听证会公平和透明。”

斥打压批评1MDB

潘俭伟在面子书回应,沙菲宜的攻势,只是为了打压批评一马公司的声音。

他也讲反话说,巫统这次派出沙菲宜出击,不禁让他担心得“冒冷汗”。


继续阅读...

2015年6月25日星期四

鑾民聯7月千人宴筹款晚宴



居鑾民聯社區中心與民主行動黨居鑾區部各支部將于7月4日(星期六),傍晚6時45分,在居鑾衛星市128宴賓樓聯辦「紮根社區,深化民主」千人宴。

日期:2015年7月4日(星期六)
时间:傍晚6点45分
地点:128宴賓樓(衛星市)


继续阅读...

2015年6月24日星期三

行动党下周会晤阿兹敏

转载自《当今大马》:

在民联合作破局之后,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昨天觐见苏丹,以汇报当前三党联盟州政府的最新局势。

而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则透露,该党下周将会晤阿兹敏商讨雪州政府局势,但会面前无法透露进一步详情。

但据《当今大马》了解,尽管行动党与公正党希望维持州政府的现状,但两党在非正式会议上,已经讨论一些方案。

另一名要求匿名的行动党雪州领袖向《当今大马》透露,方案其中一项建议为“削弱伊党在雪州政府的地位。”

削弱伊党并非定案

“这些都是一些建议,但我不知道最终会否与州务大臣会面上提出。”

上述消息指,行动党需要等待阿兹敏觐见苏丹后,才能深入讨论。

《星洲日报》上周引述消息报道,指雪州行动党召开紧急会议议决,要求阿兹敏撤换伊党行政议员,以重组州内阁,否则行动党将退出雪州政府。

潘俭伟则驳斥该报道为“不准确”和“混淆”,但并未全盘否认。

阿兹敏已觐见苏丹


阿兹敏阿里今早发表文告表示,他昨日已觐见雪州苏丹,以向苏丹汇报民联的状况。

根据阿兹敏,苏丹要求雪州政府维持稳定,而他也已向苏丹保证这点。

“我(向苏丹)保证雪州政府稳定完整,以通过经济发展与社会公正,继续专注满足人民愿景。”

“苏丹聆听我的解释,陛下要求雪州政府继续稳定,以发展雪州,履行对人民的义务。”

拒伊党或动摇政府

政治观察员认为,苏丹的立场是不论政党,只要州务大臣获得多数州议员的支持即可。

无论如何,若依据去年雪州大臣危机作准,苏丹或许要一名获得州内马来穆斯林支持的州务大臣,故把伊党拒于门外并非雪州联合政府的明智选择。

雪州议会共有56席,执政雪州需要29席。其中国阵占12席、公正党13席、行动党15席、伊党15席,以及1席无党籍人士,即前雪州大臣卡立,形势十分微妙。


继续阅读...

政府不应将公共资金投入有问题的交易中

转载自《每日蚁论》:

Robin Stanley Augustin

快讯:经过朝圣基金句充满争议性的土地交易仅几个月后,又有另一宗大型交易备受质疑。

在该交易进行后,公正党的拉菲兹(Rafizi Ramli)呼吁与政府相关的基金,如公务员退休基金(KWAP)、雇员公积金(EPF)以及朝圣基金局在公司变得负债累累前,清算及卖掉他们在一马发展公司的债券及有关股份。

如今,民主行动党则呼吁朝圣基金局加入雇员公积金去反对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投资控股(FGVH)收购印尼高鹰种植(Eagle High Plantations)37%的股权。

八打灵再也北部国会议员潘俭伟在《马来邮报在线》(Malay Mail Online)中表示,对于有关拟议中的交易,市场分析师及股东皆发表压倒性的负面回应。

他表示雇员公积金对逾6亿8000万美元(25.25亿令吉)的交易表示关切,是做得对的。

潘俭伟指出,除了雇员公积金,其他在金去反对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投资控股中的主要股东为朝圣基金局、公务员退休基金、彭亨州政府、联邦土地局等等。

总的来说,这些基金在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投资控股中拥有6.8%股权,而潘俭伟表示这是足以劝阻该公司进行拟议中的交易的。

潘俭伟也敦促首相纳吉以及内阁去阻止有关交易的进行,并质疑为何一家马来西亚机构会被“钱财万贯”的印尼亿万富翁彼得(Peter Sondakh)利用及控制。

根据该报道,该集团在6个月前收购高鹰种植,价格大约是一半而已。

根据《马来西亚内幕者》另一篇的报道,潘俭伟表示有关拟议中的收购以其最后成交价的72%而交易,离CIMB Research合理估计的价格是高267%。

该报道引述潘俭伟的说法,他表示该集团实在去年12月分,以400卢比的平均价收购高鹰的股权。然后在6个月后,它再度以755卢比平均价收购有关股权。

这个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来,无论你留意那一边,都会有坏消息接踵而来。当一家公司的股东反对备受担忧的交易,这是很糟糕的。

当政府被要求介入时,事情变得更糟糕。

无论一个组织是否为资产付出过高价格,当中都引起许多问题及质疑。

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投资控股对于批评是毫不陌生的,而有关事件也为其表现不佳的股票带来负面影响。

在2012年6月,其首次公开发行价格为4.45令吉,此后,它下滑大约65%。

潘俭伟呼吁其他股东阻止这笔交易的举动是正确的。

但他们是否会聆听?

这一切都得归结于人们。

作为雇员公积金、公务员退休基金、朝圣基金局以及其他机构的成员,一大批的市民其实也是股东,他们必须为自己发声。

多年以来,我们已经允许这些政府相关基金,如雇员公积金将我们的钱拿去投资,而他们也表现得不错。

然而在最近,似乎有一些人却利用这些机构的资金投资入有问题的交易中。

当人们针对朝圣基金局的土地交易发声时,纳吉即建议朝圣基金局抛售有关土地。

他是否会针对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投资控股的收购拟议,而采取行动?

- See more at: http://cn.theantdaily.com/Article.aspx?ArticleId=30065#sthash.Kx2XGyg8.dpuf


继续阅读...

2015年6月23日星期二

納吉名下慈善機構‧“YR1M須呈報賬目”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2日訊)針對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一家從一馬發展公司(1MDB)獲益公司資助首相納吉控制的“慈善”事項,民主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提問,由政府持有的一馬人民基金會(YR1M)是否已成為納吉的私人慈善機構或一個私人慈善組織?

他發表文告說,根據YR1M網站,只寫明基金會是由納吉領導;而從公司委員會處搜索的資訊顯示,它是一家擔保責任有限公司(a companylimited by guarantee),其4名董事為拿督斯里納吉、拿督阿茲林阿利亞斯、拿督萬阿末希合及丹斯里仄洛丁。

他指出,已故阿茲林阿利亞斯是首相的首席私人秘書,而萬阿末希合從2004年開始就已擔任首相的特別事務官。仄洛丁沒有在首相辦公室任職,不過,他被首相委任為1MDB董事局主席。

參與國陣競選活動

“從以上資訊和文清楚顯示,YR1M是一個由首相在直接和間接上都完全控制的慈善機構。YR1M可以被描述為一個可依據它的突發奇想和愛好而使用其資金的`基金會’。據報道,這些捐獻過後被引導至與國陣有關的競選活動。”

他指出,自YR1M在2013年成立以來,它迄今還沒有向公司委員會提呈它截至2014年12月的財務報表。

因此,他促納吉立刻提供YR1M的財務記錄,包括它的資金收入和開支詳情,否則民眾會認為納吉犯下嚴重的金融違法行徑,隱瞞一切。


继续阅读...

“纳吉1MDB:还有救吗?”座谈会



欢迎民众踊跃出席“纳吉1MDB:还有救吗?”座谈会,聆听4位主讲人林吉祥丶潘俭伟丶王建民和查尔斯的精辟见解。

想知道答案,你就不能错过在6月23日(星期二)晚上8时,在雪州巴生黄氏登进礼堂(Wisma Teng Chin, Persiaran Tengku Ampuan Rahimah, Klang)举办以上述为主题的时政座谈会,入场免费。

欲知更多座谈会详请,可联络李锡稳012-2832883丶陈联发012-6388233。


继续阅读...

2015年6月22日星期一

哈迪指示雪伊党维持合作

转载自《东方日报》:

(班登21日讯)雪州高级行政议员兼伊斯兰党全国副主席拿督依斯甘达表示,伊党主席上週四才召见他们3位雪州伊党的行政议员,并敦促他们在雪州政府维持一切职务及合作关係。

依斯甘达强调,民联三党获人民委託治理雪州,因此雪州伊党会继续与民联其他两个友党,即人民公正党及民主行动党合作,確保雪州的施政能顺利进行。

「人民当初在选举时,是投选民联整个团队,而不是各別投给伊党、行动党或是公正党,因此身为执政的联盟,就必须確保人民的权益受到照顾,施政能顺利进行。」

他今日下午在帝沙班登派发杂锦粥给民眾后,发表以上谈话。

当媒体询及行动党建议雪州大臣考虑组成联合政府一事,依斯甘达不愿置评。他仅表示,至今未与大臣会面谈论此事,而在上週进行的行政议会及雪州经济理事会上,也没有谈论此事。

依斯甘达说,目前最重要的是確保施政顺利,人民的权益没受到影响,至於民联是否瓦解或组成「联合政府」的爭议,就交给三党的领导去商討。

询及雪州伊党或中央,是否曾討论「联合政府」一时,他没有正面回应。

「我们在雪州与民联其他两党的合作,一切如常。各种会议也顺利展开,没面对任何合作上的问题。」

针对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要伊党在开斋节后做个了断;依斯甘达再次强调,这件事应交由民联三党去决定。

他说,这一次的派杂锦粥活动,是由党中央所筹办,一个月的斋戒月期间,在国內4个主要城市派粥,分別为巴生谷、新山、檳岛及怡保。每个地区派发约2000碗,耗费约4万令吉。巴生谷分別在帝沙班登及甘榜峇鲁派发。


继续阅读...

蒲種行動黨‧7月11辦千人宴籌款

转载自《星洲日报》:

(蒲種20日訊)蒲種民主行動黨將於7月11日(星期六)晚上7時在蒲種市中心第12路(特易購霸市後面),舉辦一場盛大的週年紀念籌備基金千人晚宴,主題為“新章節、新希望”。

晚宴籌委會主席兼梳邦再也市議員陳仕邦說,千人晚宴將筵開300席以上,由於得到眾多熱心人士的大力支持,餐券已幾乎賣完。

“屆時,行動黨的國、州議員,包括倪可敏、陸兆福、潘儉偉、鄧章欽、哥賓星、黃思漢和郭素沁等領袖均已受邀出席,共襄盛舉。”

陳仕邦表示,蒲種行動黨各服務中心的日常開銷頗大,負擔沉重,而且蒲種區內有需捐助的貧窮人家亦多,因此他籲請各界同仁踴躍參與,希望通過有關晚宴籌集到的基金,以幫助這些貧窮人家之苦。
現場籌款捐丹災黎

此外,籌委會也承諾,將當晚宴會現場籌獲的現款,全數用來捐助給“吉蘭丹水災災黎重建家園”的活動。

欲知詳情,可聯絡Wincent(012-282 9420)或村長(012-275 6103)。(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2015年6月21日星期日

林吉祥主持仪式 巫行动党总部今开幕



转载自《诗华日报》:

(本报诗巫20日讯)位于拉让花园商业中心的行动党诗巫总部,将在本月21日(星期日),下午1时举行开幕礼。届时,将由行动党国会党领袖林吉祥主持有关仪式。

开幕礼及“回顾过去、展望未来”的政治讲座会筹备会主席林财耀国会议员今日在行动党新总部举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诗巫总部举行开幕礼,对已经在诗巫落根37年的行动党诗巫总部来说,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使命,多年来的盼望终于落实了。

他欢迎支持者及捐助购买党所基金的公众人士踊跃出席开幕礼,以作见证。

今晚讲座会

该栋2层楼的商业店屋新党所是位于拉让花园商业中心门牌67号,面向广场。这栋2层楼的总部新党所不动资产,除了底楼作为其他用途外,二楼与三楼作为总部国州议员办公室、会议厅、小型会议室、资料室等用途。

其中二楼会议厅将命名“和联厅”,纪念已故黄和联律师领导砂州行动党所做出贡献。

林财耀表示,这项购买店屋作为行动党诗巫总部用途计划,发起人是已故黄和联律师,也是他的生前领导行动党的愿望。

因此,当这项目标已经落实时,其会议厅会以“和联”命名,永恒纪念。

另一方面,于明晚(星期日)7时,在商业中心广场举行的政治讲座会中,其讲员包括林吉祥、潘俭伟、刘镇东、张健仁等人。

除外,为了纪念已故有功前行动党领袖和其他前辈,当晚的讲座会中也将举办一项纪念会,以感恩这些人的贡献和付出。

纪念仪式将以播放短片为主。

“行动党是1978年9月21日在诗巫成立,已有37年。如今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党所。”
~ 筹备会主席林财耀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