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2日星期五

改称公账会拟传召更多证人 哈山指视总稽查司报告而定

转载自《当今大马》:

在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不断追击下,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放软立场,表示公账会将在总稽查司提呈一马公司稽查报告后,决定要否传召更多证人出席听证会,继续调查一马公司。

“在总稽查司提呈报告后,如有必要,公账会将考虑传召更多证人。”

公账会今日在国会大厦,传召一马公司前主席兼首席执行员沙鲁阿兹拉,以及该公司前主席莫哈末巴克沙烈供证。

哈山在听证会结束后发文告声称,公账会仍未决定,沙鲁和莫哈末巴克沙烈是否一马公司案的最后两名证人。

不满没传召更多证人

哈山日前表示,公账会听证会本月11及12日将传召最后两人,即沙鲁和莫哈末巴克沙烈供证。

此说法引起潘俭伟的抗议,强调他们从未决定结束调查,同时表示听证会尚需要传召也是一马公司顾问团主席的首相纳吉、富豪刘特佐(见图)、国家银行总裁洁蒂、及一马公司前总执行长莫哈末哈金(Mohd Hazem Abdul Rahman)。

哈山接着回应,潘俭伟可在下次的听证会会议上,提出他的看法和要求,并交由听证会集体做决定。

但他提醒,传召更多的证人将拖慢结论程序,同时导致他们无法依据希望的时间内向国会提呈报告。

总稽查司将在2月24和25日提呈一马公司案的最终稽查报告。

公账会提出所有问题

潘俭伟在今日听证会结束后,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同样说,公账会仍未决定,沙鲁和莫哈末巴克沙烈,是否一马公司案最后两名证人。

但他表示,沙鲁和莫哈末巴克沙烈在听证会上给予合作。

“公账会成员能提出我们所要问的一切问题。他们回答有些问题,有些则不。”

“但至少我们问了所有问题,不必再次传召沙鲁。”

潘俭伟也证实,公账会原定明日举行的记者会也已取消。

“没有,明天没有听证会。我们已在今天总结(听证会)。”


继续阅读...

2016年2月11日星期四

西维尔:应解禁在野党领袖进入砂

转载自《诗华日报》:

(本报古晋11日) 并非在“挑战砂州自主权”!人民公正党全国副主席西维尔欲挑战砂州首长拿督巴丁宜丹斯里阿迪南沙登,在州选前夕解除禁令,让日前被禁止进入砂州的西马在野党领袖进入砂州!

“若砂首长对此次州选的信心满满,不妨就解除有关禁令,让这些西马在野党领袖,进入砂州,给予最公平的对待!”

他表示 这是关乎政治立场,并非在挑战砂州自主权,更何况,州选前夕,大家有不要公平竞争!

他声称,这些领袖没有任何不良背景,更没有任何涉及法庭案件,都是“清白”之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同样为人民服务,为人民发声,甚至早在10年前就已经为砂州自主权,做出争取!

西维尔是在今日出席砂人民公正党新春开放门户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表示.

“早在10年前,我们就已经为砂州自主权做出努力,不断地争取,包括争取石油开采税,争取土著习俗地等!阿迪南却是在上任之后,才开始重视砂州自主权事宜!”

对此,他强调,本身欲挑战砂首长,解除有关禁令,让在野党领袖进入砂州,各党公平竞争!

前后被禁止进入砂州的西马在野党领袖分别包括了人民公正黨策略局主任拉菲茲,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及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


继续阅读...

2016年2月10日星期三

批哈山只凭文告就信1MDB 行动党揶揄公账会已可解散

转载自《当今大马》:

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解释公账会将结束调查一马公司案,结果招惹非议不断。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与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继续质问哈山的说法。

在哈山昨日声称,一马公司已透过媒体声明释疑后,潘俭伟就反呛哈山,若哈山可接受靠媒体声明解释的做法,那公账会就可以解散了。

“难道哈山是要求公账会成员,接受一马公司和其他人的区区‘媒体声明’,当作回应国家银行违法指控的解释?”

“如果上述说法成立,公账会倒不如解散,因为所有的违法指控,包括违例转移18亿3000万美元一事,在未来也可通过区区一纸‘媒体声明’解释。”

潘俭伟(见图)今日发文告反问哈山,就算公账会能接受这些“媒体声明”的表面解释,难道公账会不会觉得亏欠自己和人民?

“我们甚至从未听过起诉人的指控,怎能接受答辩人的解释?”

不满没传召关键证人

哈山日前表示,公账会听证会本月11及12日将传召最后两人,即一马公司前主席兼首席执行员沙鲁阿兹拉,以及该公司前主席莫哈末巴克沙烈供证。

此说法引起潘俭伟的抗议,强调他们从未决定结束调查,同时表示听证会尚需要传召也是一马公司顾问团主席的纳吉、富豪刘特佐、国家银行总裁洁蒂、及一马公司前总执行长莫哈末哈金(Mohd Hazem Abdul Rahman)。

潘俭伟所指出,公账会仍需向洁蒂了解,国家银行去年10月撤回一马公司海外投资183万美元批准,同时指示一马公司撤回资金的缘由。

1MDB透过媒体说明

但哈山(见图)就回应说,一马公司已透过媒体公开说明此事,而总检察署也提供了说明,而且获得媒体广泛报道。

他表示,洁蒂及莫哈末哈金并非重要证人,况且一马公司现任主席洛丁(Lodin Wok Kamaruddin)已向公账会交代涉及莫哈末哈金任内的课题,因此公账会不必传召他们供证。

他继指,公账会传召更多的证人将拖慢结论程序,同时导致他们无法在预定时间内,向国会提呈报告。

摧毁公账会独立形象

潘俭伟并不满意哈山的解释。他质问,为何调查一马公司管理不当和滥权问题的公账会,要照单全收洛丁的解释?

“再者,洛丁只是董事长,不是执行公司决策的首席执行员。”

潘俭伟点出,首相纳吉口口声声承诺,公账会将独立地调查一马公司,以证明他无疑掩饰一马公司丑闻。

“不过,(公账会)主席在盘问完所有重要证人前,就单方面尝试结束听证会,将摧毁公账会查案的公正独立形象。”

归咎哈山耽误听证会

他也不认同,哈山担心传召更多证人供证,将耽误公账会在今年3月国会提呈调查报告的说法。

“这个‘耽误’提呈调查报告的借口,是差劲且难以接受的。(公账会)主席本身自2015年11月的会议以来,就多次决定展延或推迟传召关键证人。”

“如果尽早做决定,公账会可能在上个月就完成传召所有证人了。”

潘俭伟说,若公账会决定于本周四传召洁蒂与莫哈末哈金,向他们发出两周的通知书,公账会仍可在同一个月内聆听他们的供词,一样赶得及将调查报告呈上3月的国会会议。

“公账会无法传召上述证人,将显示国会机制令人民失望,无法不偏不倚和彻底地调查,大马史上最大的丑闻。”

没传召纳吉不可理喻

另外,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见图)也要求哈山阿里芬交代,他有无收到指示,必须完成一马公司案的调查报告,并在3月国会会议呈上对国阵有利的报告?

林吉祥今日发文告说,若哈山阿里芬拒绝超越政党利益,如抨击纳吉在一马公司所涉及的决策,那他就不应该受委担任公账会主席。

“哈山坚持在没有传召纳吉和刘特佐的情况下,完成公账会对一马公司的调查是不可理喻和应受谴责的,而公账会在前任主席诺嘉兹兰带领下,曾经一早在去年7月24日决议,刘特佐应该要在(去年)9月8日来到公账会为一马公司丑闻供证。”

林吉祥强调,公账会必须传召纳吉供证,因为他是除了刘特佐之外,唯一知道26亿令吉“捐款”,和负债550亿令吉的一马公司,这两大丑闻的人。


继续阅读...

2016年2月9日星期二

尚未传召纳吉刘特佐等证人 潘俭伟反对公账会结束听证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公账会主席宣布一马公司案听证进入尾声后,公账会成员潘俭伟立即跳出来抗议,强调他们从未决定结束调查。

也是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的潘俭伟在今天文告表示,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昨天的宣布乃擅自行事,他们从来没有讨论过结束听证一事。

哈山昨天表示,公证会听证本月11及12日将传召最后两人,即一马公司前主席兼首席执行员沙鲁阿兹拉,以及该公司前主席莫哈末巴克沙烈供证。

对此,潘俭伟认为,公证会的调查不应在上述两人供证后告一段落。

纳吉与刘特佐未供证

他解释,这是因为他们仍有更重要的证人需要传召,包括首相兼一马公司顾问团主席纳吉,以及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

他补充,事实上,公账会过去在诺嘉兹兰掌舵时,就已指示财政部敲定纳吉和刘特佐出席听证的时间。

“我们目前是仅存一个还在积极调查一马公司案的机构,因为公众需要公证会成员妥善、无畏无惧和不偏不倚地执行他们的任务。”

“若公账会无法彻查,则这不但辜负大马人,也让世人以为,公账会偏袒一马公司和政府。”

也需要传召洁蒂供证

潘俭伟也指出,其他应该出席听证的人物还有国家银行总裁洁蒂,及一马公司前总执行长莫哈末哈金(Mohd Hazem Abdul Rahman)。

他说明,他们需要向洁蒂了解国家银行去年10月撤回一马公司海外投资183万美元批准,同时指示一马公司撤回资金的缘由。

至于莫哈末哈金,他可以协助厘清一马公司通过高盛集团筹集30亿美元,与阿布扎比阿尔巴投资PJS公司进行联营的计划,因为该案发生在其任内。

潘俭伟补充,莫哈末哈金任内,一马公司也购入槟城12亿令吉的土地,同时而它让能源臂膀上市计划也触礁。


继续阅读...

2016年2月8日星期一

政府修机密法欲阻吓揭弊 潘俭伟抨阿班迪弃绝正义

转载自《当今大马》:

民主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抨击总检察长阿班迪要修改官方机密法,严打吹哨者的做法。

潘俭伟向《当今大马》表示,这种计划没有道德基础,而且明显意图阻吓人民揭露政府不当管理的证据。

“总检察长为了掩盖所有涉及国阵政府的案件,已完全失去道德方向,同时丢弃所有的国际正义原则。”

《星洲日报》昨晚报道,阿班迪透露,总检察署将研究修改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加重刑罚,包括终身监禁与鞭笞,以对付泄漏官方机密者,乃至拒绝透露消息来源的媒体人员。

从去年开始,媒体不断援引泄露的资讯,踢爆跟首相纳吉有密切关系的一马公司案、26亿门、SRC案等,让政府难堪和穷于应付。

尽管部分官联公司案件不落在官方机密法之下,但潘俭伟担心,若阿班迪的计划实现,则机密法范围或将扩大,将官联公司纳入。

“目前可说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凯鲁丁:大马非共产国

另外,积极追击一马公司案的巫统党员凯鲁丁抨击阿班迪援引中国的恶法,来合理化自己的计划。

“总检察长不应该拿马来西亚跟中国相提并论。我们可不是共产国家!”

凯鲁丁补充,若阿班迪应该拿中国相比,则他应该知道,中国是会以枪毙刑罚对付贪官的国家。

凯鲁丁曾赴多国检举一马公司案,同时一度在国安法下被扣。他提醒阿班迪,与其追击吹哨者,不如戮力打击贪腐。

官方机密法底下,政府官员可以将任何的资讯、文件或材料列为“官方机密”;而现有的2010年吹哨者保护法令并不涵盖泄露官方机密者。


继续阅读...

2016年2月1日星期一

不满将1MDB与纳吉撇清关系 潘俭伟问检长怎确定26亿来源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1点更新

随着瑞士律政司长办公室揭发,一马公司涉嫌挪用大马国营公司40亿美元后,总检察长阿班迪就迅速将之与首相纳吉的26亿门案撇清关系,但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质疑,为何阿班迪能总结两宗案件毫无关系?

“我们需要问阿班迪的是,即使汇入首相个人银行户口的钱来自神秘的沙地阿拉伯捐款人,他是如何相信,这笔钱不是源自一马公司?”

无法确定“捐款”来源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指称,反贪会副主席苏克里(Mohd Shukri Abdull)曾公开说,由于查案官需要向数个海外金融机构人士录供和索取文件,因此26亿门案的调查仍未完成。

“苏克里说,反贪会已向总检察长申请,以得到‘共同法律援助’(MLA)。”

但潘俭伟继指,阿班迪早已下定论,马来西亚“没必要”向任何国家申请“共同法律援助”来完成调查捐款案。

“所以,这清楚显示,阿班迪还未确定这笔所谓的‘捐款’真正来源。因此,他不能确定地否决,一马公司涉嫌挪用的40亿美元,没有汇入纳吉户口的可能性。”

一马公司涉挪用资金

昨日,瑞士律政司长办公室发文告指出,有非常明显的迹象显示,一马公司从一些大马国营公司,挪用了约40亿美元。

阿班迪稍后发文告,他将配合瑞士当局的调查,但他也澄清,这宗案件与纳吉的捐款案与SRC案有关。

上周,阿班迪宣布,纳吉在捐款案与SRC案清白。

须调查海外资金流动

潘俭伟说,若当局没有调查一马公司、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与子公司阿尔巴投资公司(Aabar Investments PJS)、英属维京群岛公司Tanore Finance和瑞士安勤银行(Falcon Bank)在海外的资金流向,都无法完成纳吉的捐款案调查。

他点出,当一马公司于2013年3月,成功借得30亿美元贷款的5天后,一笔6亿8100万美元的资金,就汇入纳吉(见图)的个人户口。

他继指,纳吉户口是由Tanore Finance所转账,而Tanore Finance是通过安勤银行所成立,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则掌控安勤银行。

他表示,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和阿尔巴投资公司,过后与一马公司和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签署数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联营计划。

促阿班迪与瑞士合作

潘俭伟说,《华尔街日报》报道,瑞士律政司长办公室点出,大马当局在调查工作方面缺乏配合与合作。

“因此,我们呼吁总检察长,不仅要表明将给予瑞士当局全面而即时的配合,也要批准反贪会向外国监控机构取得‘共同法律援助’的申请。”

他说,阿班迪无法透明与廉政行事,只会打击纳吉的领导诚信。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29日星期五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必须解释,为什麽SRC国际有限公司与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 可以一而再也进出转移资金,好比他们就犹如关连交易的双方?

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在2016年1月26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不经意地暴露了一个图表,它清楚地显示一笔额外的2千700万令吉已从SRC国际有限公司汇入首相纳吉的私人户头。

有关图表显示SRC国际有限公司在2014年7月8日转账了3千500万令吉至 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 私人有限公司,然後在同一天,再转账3千499万令吉至其子公司即Permai Binaraya 私人有限公司。

随後也在同一天,一笔2千700万令吉的款额转入纳吉的户头,以及立刻重新分配至首相的其他私人户头。一笔320万令吉的款额,也在一个月後即2014年8月13日支付予纳吉的威世(VISA)和万事达卡(MASTER)账单。

已由纳吉接收的2千700万令吉,是SRC国际有限公司除了通过另一家公司即Ihsan Perdana 私人有限公司以外,随後转入4千200万令吉至纳吉户头的另一笔款额。

虽然我们曾呼吁总检察长解释以上所述,怎会不能显示出一个明确的初步证据以便对首相采取行动而不得如领,如今,有关图表却揭露了SRC国际有限公司和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 私人有限公司之间一个令人不安的纵横交错的交易数额(a disconcerting amount of criss-crossing transactions)。

SRC国际有限公司随後在2014年7月8日,以及在2014年7月14日和2014年8月8日,也分别转账3千500万令吉丶1亿500万令吉和3 千万令吉至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私人有限公司。

後者的所有款额都已转入Putra Perdana的另一家子公司即Putra Perdana 发展私人有限公司。然而,有关款额却在数个月即2014年12月12日,从Putra Perdana 发展“归还”(returned)至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并且在同一个日期转回给SRC国际有限公司。

在这个过度期间,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也在2014年9月10日,转账另一笔500万令吉的款额予纳吉的私人户头“906” 。

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是 Putrajaya Perdana 公司的建筑臂膀,而Putra Perdana 发展则是後者的产业发展部门。

身兼财政部长的纳吉必须解释,为什麽SRC国际有限公司作为财政部全资持有的子公司,竟然能够与完全无关的私人实体,来来回回地转移资金。

SRC国际有限公司在截至2014年3月31日的财务报表曾揭露,一笔38亿1万令吉的款额是以“包括开放资金丶上市股票丶债券和定期存款”的“马来西亚境外投资组合”的形式。财政部长在2015年3月16日在国会回答我的提问时分别指出,有关投资是在“煤炭和天然气领域”,以及“SRC国际有限公司是通过直接或与国际投资者联营的方式进行其投资”。

那麽,为何与以上所述的“煤炭和天然气领域”投资没有任何关连,但SRC国际与Putrajaya Perdana 集团之间,却能进行这麽高度可疑的货币转移(monetary transfers)呢?

SRC国际是否有非法地预付资金予Putrajaya Perdana 集团作为交换条件,以便後者在2015年7月和9月期间,充当掩盖转移3千200万令吉至首相私人户头的角色呢?

不论是纳吉委任的总检察长或纳吉本身,倘若不能针对以上事项作出清楚解释,将在整个调查行动中增添更大的疑团,并且会进一步深化涉及一马公司丶SRC国际和首相在有关贪污丑闻中的阴谋诡计。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月28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28日星期四

納吉要求刪潘宣誓書內容‧高庭延至4月13審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7日訊)高庭擇訂於4月13日,聆審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要求刪除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在申請撤銷納吉的誹謗訴訟時,所入稟的部分宣誓書內容。

高庭司法專員拿督羅斯蘭原訂今日聆審納吉所提出的申請,以及潘儉偉要求撤銷納吉的誹謗訴訟申請。不過,由於潘儉偉的首席代表律師哥賓星必須出席在昨日及今日召開的國會特別會議,所以要求展延聆訊。

哥賓星不克出席

潘儉偉的另一名代表律師班傑明表示,他是於上週致函高庭要求展延聆訊,因為哥賓星必須出席國會特別會議,以針對“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PP)投以反對票。

他透露,除了上述兩項申請外,高庭也擇訂於4月22日聆審納吉要求刪除本案第二答辯人——網絡媒體Mediarakyat.net持有人陳志光(譯音)的部分答辯書內容申請。

納吉也是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顧問委員會主席,他是於去年3月5日入稟高庭,起訴頻頻對一馬公司財務提出質疑的潘儉偉和陳志光誹謗,要求賠償。

他在訴訟中指出,潘儉偉是於2014年11月3日在行動黨籌款晚宴上發表對他構成誹謗的演講,而有關演講被網絡媒體“人民媒體”(Media Rakyat)所錄製,並上載到網上。

他說,這篇題為“納吉製造大馬史上最大醜聞”的短片和文章先後被上載到優管(YouTube)、臉書,截至去年3月2日,該短片在優管上已達到19萬4千979次的點擊率。

潘儉偉入稟答辯書反駁說,身為公職人員,納吉的各項行為應受到批評,因為民眾有知情權,以瞭解或接獲任何對民眾有影響的資訊。

他較後於去年5月8日,基於納吉沒有法律地位向他進行興訟及濫用司法程序,而入稟高庭要求撤銷納吉的訴訟。(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潘儉偉:表面證據顯示涉失信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27日訊)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說,根據反貪會有關“26億令吉捐款”和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的調查報告,表面證據已顯示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涉及貪污及失信。因此,總檢察長阿班迪不能濫用職權以協助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推翻26億令吉政治獻金的案件,

“根據所有表面證據,納吉應該被帶上法庭針對貪污和失信的指控作出解釋,再由法官判定。”

他斥責阿班迪是不獨立的總檢察長,同時企圖協助掩蓋事件。

潘儉偉在國會走廊召開記者會說,納吉以為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匯入其私人戶頭的款項是來自沙地王室的捐獻為毫無根據的解釋,因為調查報告指出,納吉在2013年8月已經將20億3000萬令吉歸還沙地王室,而來自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的匯款是在2014年進行。

“怎麼可能在2013年已經把所有剩餘的款項歸還沙地王室,在2014年還會有來自沙地王室的餘款?這些解釋毫無根據也不可採信。”

他說,根據總檢察長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召開記者會時手握的圖表可以發現,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是在2014年7月6日將一筆3500萬令吉的款項匯入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和Permai Binaraya有限公司。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將當中的3499萬令吉匯入Permai Binaraya有限公司,Permai Binaraya再將其中的2700萬令吉匯入納吉戶頭最後三個號碼為“880號”的戶頭。

“‘880號’又在同天將2000萬令吉個別匯入‘898號’和‘906號’兩個阿馬銀行的戶頭。‘880號’在2014年12月和2015年2月分別收到來自Gandingan Mentari及Ihsan Perdana的1000萬令吉和2700萬令吉款項。906號’則在2014年12月從上述兩個同樣的公司獲得5000萬令吉匯款。”

潘儉偉指出,根據圖表數據,一共有6900萬令吉匯入納吉的私人戶頭,而非只是4200萬令吉。

他說,圖表顯示納吉利用“880號”戶頭的款項繳交兩張Visa 和Master信用卡共32萬令吉的費用。

“總檢察長手握的資料證實早前《砂拉越報告》揭露的信用卡付費。”


继续阅读...

潘儉偉:改變巫統鐵票區 希盟放眼西海岸州屬

转载自《中国报》:

獨家報導:郭貞黎
獨家攝影:楊智聰

 (吉隆坡27日訊)民主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指出,希望聯盟在下屆大選,將放眼西海岸霹靂州及以下的州屬,而國家誠信黨將集中火力,以奪下巫統票源,改變巫統傳統鐵票區的馬來政治方向。

 他坦言,伊黨較強的州屬是吉打、吉蘭丹、登嘉樓,一旦上演三角戰,最后勝出的可能是巫統。

 他說,在西海岸以南的州屬,即是從霹靂往南,是屬于伊黨勢力較弱的州屬,尤其是柔佛,伊黨在過去大選的紀錄在柔佛一帶,也只是取得10至20%的票源。

 他接受《中國報》記者專訪時指出,經濟不景氣、消費稅等課題,已讓不少巫裔選民對于巫統失去了信心,包括不少過去是屬于巫統鐵票的地區。

冀奪回霹

 他說,即使上述巫裔選票不再投給巫統,但也不會流向伊黨。

 “不少巫裔選民希望能有一個中立的政黨出現,國家誠信黨將扮演重要的角色,贏取這些票源。”

 他說,霹靂、雪蘭莪、森美蘭、馬六甲和柔佛,是希望聯盟有信心的州屬,不只是要奪下更多州議席,也包括國席在內。

 他指出,希望聯盟希望在下屆大選,在上述州屬奪下的州席和國席都會增加。

 “除了雪州和檳城,希望能奪回霹靂,也能執政森州,因為目前森州的成績是比較靠近,大約也只相差五六席。”

民行沒反馬來人穆斯林

潘儉偉否認行動黨是一個反馬來人,反穆斯林的華裔政黨,並揚言只是一些媒體一直炒作的方式。

 他說,一些人士通過社交媒體、主流媒體等炒作行動黨是一個反馬來人,反穆斯林的華裔政黨,把訊息帶入馬來社區中,長期性進行洗腦。

 他指出,他也成為被言論攻擊的目標,包括在網絡炒作他是行動黨派去以色列接受訓練的G17成員等。

 “這些不實的訊息流傳,無論是在城鄉,雖然有些巫裔人士可能不相信,但對于網絡的傳聞持有質疑的態度,也沒有否決,讓他們是處于不安的感覺。”

 潘儉偉說,行動黨在檳城執政,在過去數年來不停施政為民造福,但有些好的政策,卻無法打入巫裔社區。

 “雖然巫裔對于行動黨的信心仍很小,但經過多年努力,已開始有在增加的趨勢。”

 他說,目前,有一些年輕和專業的巫裔人士加入行動黨,包括行動黨在縣市議員的委任也有巫裔。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27日星期三

潘儉偉:反貪會調查顯示已涉貪‧“歸還20億不可信”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7日訊)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說,根據反貪會有關“26億令吉捐款”和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的調查報告,表面證據已顯示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涉及貪污及失信。

他在國會走廊召開新聞發佈會時說,納吉以為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匯入其私人戶頭的款項是來自沙地王室的捐獻是毫無根據的解釋,因為調查報告指出,納吉在2013年8月已經將20億3千萬令吉歸還沙地王室,而來自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的匯款是在2014年進行。

“怎麼可能在2013年已經把所有剩餘的款項歸還給沙地王室,在2014年還會有來自沙地王室的餘款?這些解釋毫無根據也不可採信。”

他說,根據總檢察長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召開新聞發佈會時手握的圖表可以發現,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是在2014年7月6日將一筆3千500萬令吉的款項匯入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和Permai Binaraya有限公司。

他說,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將當中的3千499萬令吉匯入Permai Binaraya有限公司,Permai Binaraya再將其中的2千700萬令吉匯入納吉最後三個號碼為“880號”的戶頭。

“`880號’又在同天將2千萬令吉各別匯入`898號’和`906號’兩個阿馬銀行的戶頭。”

他說,“880號”在2014年12月和2015年2月份別收到來自Gandingan Mentari及Ihsan Perdana的1千萬令吉和2千700萬令吉款項。

“`906號’則在2014年12月從上述兩個同樣的公司獲得5千萬令吉匯款。”

指6900萬匯入納吉戶頭

他說,根據圖表數據,納吉其實一共收到6千900萬令吉進入其私人戶頭,而非只是4千200萬令吉。

他說,圖表顯示納吉利用“880號”戶頭的款項繳交2張Visa和Master信用卡共32萬令吉的費用。

“總檢察長手握的資料證實早前《砂拉越報告》揭露的信用卡付費。”

他說,總檢察長不能濫用職權以協助納吉推翻此案,他認為,根據所有表面證據,納吉應該被帶上法庭針對貪污和失信的指控作出解釋,再由法官判定。

他也斥責阿班迪是不獨立的總檢察長,同時企圖協助掩蓋事件。


继续阅读...

潘俭伟再揭2700万从SRC流入纳吉户头,总额达6900万



继续阅读...

“纳吉怎会搞混SRC汇款?” 潘俭伟直指足够证据控上庭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总检察长阿班迪昨日宣布26亿捐款案已是了结,但在野党再挑出更多疑点。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就表示,纳吉不可能误以为SRC国际公司汇入其户口的钱是来自沙地王室的捐款。

潘俭伟今天在国会走廊开记者会表示,这是因为来自SRC国际公司的4200万令吉是在纳吉“退还”沙地王室捐款之后才汇入其户口。

“(根据阿班迪的说法)来自沙地阿拉伯的捐款,其余款在2013年8月就归还。”

“那他(纳吉)怎么能说在2014年(SRC国际公司汇款时),还有来自沙地阿拉伯的钱?”

阿班迪指纳吉不知情

昨天,阿班迪表示,根据现有的证据,纳吉并不知道4200万令吉从SRC国际公司账户,转入其私人户口。

“没有证据显示,纳吉批准SRC国际公司账户汇款到其私人户口。”

他说,证据显示,纳吉相信自己所花费的金钱,是源自早前流入其户口的沙地王室捐款。

已足以成为控告证据

对此,潘俭伟表示,上述疑点已足以成为控告纳吉的表面证据。

“这已足以成为控告纳吉的表面证据,让首相在法庭上解释吧。”

“总检察长不应该滥用他的权力。”

受询及是否认为阿班迪涉及贪腐,潘俭伟说:“总检察长并不独立。”

还有一笔2700万令吉?

另外,潘俭伟再揭露,阿班迪昨天无意中透露还有一笔2700万令吉,也汇入了首相纳吉的私人户口。

他今天发文告表示,昨天阿班迪在记者会上出示的图表中,有一笔未曾被揭露的汇款。

他指出,阿班迪展示的图表中,SRC国际公司在2014年7月6日汇入3500万令吉到一家建筑公司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后者再将3499万令吉转入其子公司Permai Binaraya SB。同一天,Permai Binaraya SB再转入2700万令吉到纳吉的AmBank的私人户口(880)。

而纳吉的这个户口也在同一天及稍后再把不同数额转入他的另两个AmBank的私人户口(898,906)。同时,880的户口也用来偿还两张信用卡的债务(Visa 496,Master 961)。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26日星期二

"新春大扫除旧物收集站"

千百家村

为了配合新年的到来,村委和国州议员准备2个"新春大扫除旧物收集站"给千百家村村民,以方便村民大扫除。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25日星期一

民主行动党巴也加拉斯社区中心开幕仪式



日期:2016年1月28日(星期四)
时间:晚上8点
地点:2405-A, Jalan 1A/3, Bandar Baru Sungai Buloh, 47000 Sungai Buloh, Selangor, Malaysia
电邮:DAP.payajaras@gmail.com

开幕嘉宾:林吉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