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6日星期四

恭賀新禧 同慶元宵





日期:2015年3月5日(星期四)
時間:晚上8點
地點:八打靈再也再也公園

歡迎各位踴躍出席,同歡共慶。


继续阅读...

第二教育部长拿督斯里依德里斯朱索应该停止目由地诠释何谓“世界级”和选择性地强调一些有利于本地大学的统计数据,以避免我国的高等教育制度沦为笑柄



尽管依德里斯朱索指马来西亚已拥有“世界级高等教育”的声明受到公众的嘲讽,但他却继续自掘坟墓来为自己辩护。

第二教长引用Quacquarelli Symonds (QS) 在过去几年里生产的全面和学科排名资料,继续辩护本地大学处于“世界级”的地位。

依德里斯朱索表示在2014年QS世界名牌大学排行榜,在400所世界顶尖学府内,马来亚大学的世界排名从原本的167跃升至151。

他说,除了外国学生和大学排名之外,其他因素如学科成就也证明我国是属于世界级,特别是我国有11所高等教育学府被列为不同学科的最好100所大学。

举例说,“根据QS以学科来排名,理科大学在环境科学排名世界第28,而博特拉大学则在世界最佳大学排名榜的农科排名第54。”

首先,假设QS世界排名表是可靠的测量标准,马来亚大学排名在第151根本不是 “世界级”。除了马来亚大学以外,其他的19间本地政府大学,36间私立大学和30间大学学院,都没有在250所世界顶尖大学的排名以内。

其次,虽然所有的排名法都是不完美,但依德里斯朱索为何在多个著名的世界大学排名表中只选择引用QS的排行榜?事实上,在众多排名表中,QS比较不精密和缺乏一贯性的排名法恐怕是最受批评的。

在2004年至2009年之间,QS和英国首创的英文高等教育杂志社《The 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简称THE)合作产生世界大学的排名。然而,它们的合伙关系却在THE拒绝QS和它大受批评的排名法时终结,造成THE选择创造它自己的个别排行榜。

在这当中,QS排名表受到教授马尔吉森(Simon Marginson)的最大批评,他是墨尔本大学的一位高等教育教授。他把QS世界大学排行榜的排名法形容为具有“很多暗区与疑点”,更声称制造排行榜的40%至50%的资料是源自于声誉调查。[1]

他说:“他们具有非常廉价的排行程序……这对于许多其他的商业活动而言是一个亏损。”他说明了QS的排行榜和他们为大学提供各种咨询服务的利益冲突的可能性。
在其他时常被引用的世界大学排行榜中,并没有把任何的马来西亚高等教育学院排名在接近前200名的大学。

在2014年THE世界大学排行榜的400间大学学院中,并没有任何一间是来自马来西亚[2]。马来亚大学在上海交通大学生产的2014年世界大学排行榜中,处于第301至400的等级[3]。至于在美国的“世界顶级大学”排行榜,马来亚大学再次成为马来西亚唯一一间进入排行榜的大学,在500所世界顶尖大学内的排名为423。[4]

由网络讯息计量学的大学排行榜内,UPM排名在420,是马来西亚得到最高排名的大学。接下来的就是USM(480),马来西亚工艺大学(552)和马来亚大学(646)[5]。

让我再次强调,没有任何一个排名法是完美的。这些排行表也不过是提供全球大学之间相对质量的排名而已。因此,需要询问的是,教育部为何只选择性引用QS排行榜,而不要引用任何其他的排行榜?是否因为马来西亚的大学在其他的排行榜内的排名都非常糟糕?

伊德里斯朱索坚持马来西亚高等教育已达到“世界级”水平的做法,仿如马来文谚语的“一鳮鸣,百鸡啼”(ayam berkokok, riuh sekampung。随声附和,没有主见)。作为第二教长,马来西亚人民会希望他在评估本地教育水平时,可以更加开明和坦诚。

虽然我国的高等教育水平并没与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处于相同等级,是一件值得我们感到欣慰的事,但我们与名副其实地当上“世界级”之称,着实是还有一段很遥远的距离。

新闻来源

[1] https://www.insidehighered.com/news/2013/05/29/methodology-qs-rankings-comes-under-scrutiny
[2] http://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uk/world-university-rankings/2014-15/world-ranking
[3] http://www.shanghairanking.com/ARWU2014.html
[4] http://www.usnews.com/education/best-global-universities/universiti-malaya-501730
[5] http://www.webometrics.info/en/Asia/Malaysia%20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2月25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双溪威新村农历新春大团拜



日期:3月1日(星期日)
时间:晚上7时正
地点:双溪威华小活动中心
节目包括自由餐,舞蹈表演,嘉宾演唱,舞狮,卡啦OK及幸运抽奖。
请踊跃出席。


继续阅读...

2015年2月25日星期三

尽管政府一再坚定地作出否认,惟财政部注资30亿令吉拯救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证明了1MDB着实面对严重的财务窘境

我在阅读到英文财经杂志《The Edge》日前的报道,暗示了“财政部向1MDB注资现金”的新闻後,并没有感到很惊讶。有关新闻的标题为“继向阿南达克里斯南借贷後,1MDB可能需要财政部的金援” [1]。

这则新闻快报引述消息指出:“1MDB不只获得亿万富豪阿南达的资助以解决其20亿令吉的银行债务,1MDB也可能要求其持有人即财政部,注入高达30亿令吉的资金。”

该报道也表示:“这家具有债务累累争议的公司正面对现金短缺,它从电力资产的收入,已不足以应付该公司的债务和用完了所有的贷款途径……。”

1MDB新任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在作出回应时证实该报道,他指出:“持有我们100%股份的财政部将介入,作为相关和所要求的,当需要‘从现有的最佳来源’ 寻求再融资时,能够在股东价值最大化的利益内。” [2]

上述情况毫无疑问地证明了1MDB被批评面对严重财务窘境的问题是存在的。尽管这是一个事实,但多位部长却坚持否认该公司有面对任何问题,甚至还“英勇”(valiantly)地捍卫1MDB的财务状况稳健。

首相兼财长拿督斯里纳吉在2014年10月29日,在国会以书面回答民主行动党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的提问时指出[3]:

如果1MDB面临破产,政府将不会承担该公司的债务……

就像其他受公司法令监管的公司,1MDB具备有限的责任,除了贷款或债券获得政府担保,1MDB的财务事项并不包含在政府的“或有负债” (contingent liabilities)内。

当我于去年11月6日在国会挑起该议题时,财政部副部长拿督阿末马斯兰代表该部作答时表示,政府没有义务也不打算支持该公司的420亿令吉的债务,除了已获得正式担保的58亿令吉。

阿末马斯兰说:“大马和大马政府无须承担任何债务,或是尚未被应计的利息。我想说的是,我们只会为我们所担保的那58亿令吉负起责任,至于其它的都该由该公司自己承担。”[4]

副财长进一步坚称1MDB处于良好的财务状况,以及人民没有什麽好担心的。

阿末马斯兰说:“……1MDB也拥有高达110亿令吉的现金。他们具有堪称稳健的财务,对我们而言,没有什麽是需要对1MDB感到担忧的。” [5]

另一名副财长拿督蔡智勇,甚至在上个月厚着脸皮地告诉记者[6]:“ 银行允许延长期限,这也意味着他们对1MDB具有一定的信心。”蔡智勇竟然以这种说词来反驳1MDB面对财务困境。

因此,令人困惑的问题是──既然1MDB据称生意做得那麽好丶具有良好的信用评级丶是一个“负责任的借贷者” [7],甚至据称拥有110亿令吉的现金,为何它还需要乞求向丹斯里阿南达借贷20亿令吉,以及需要政府的30亿令吉拯救资金?

事实上,阿鲁甘达甫自豪地宣布1MDB从Petro Saudi国际有限公司的交易中,取得4亿8千万美元(17亿8千万令吉)[7]的可观利润。如果1MDB的一切“投资”都是如此有利可图,这包括Petro Saudi丶独立发电厂或房地产,那麽这数以十亿令吉的利润究竟是去了哪里?

财政部长和他的副手,明显地在国会蓄意地对马来西亚人民隐瞞真相。人民必须大声地对政府说,政府将不能对1MDB的财务问题负起责任,“就如其他受公司法令监管的公司”一样,它们只具备“有限的责任”。

政府的任何拯救意图必须加以反对和遏止,直至成立一个独立的稽查委员会去揭开1MDB背负无耻的420亿令吉庞大债务丑闻的真相,以及那些负责诈骗丶管理不当和疏忽的人士被绳之以法。

新闻来源
1 http://www.theedgemarkets.com/en/article/mof-cash-injection-1mdb
2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1mdb-will-inform-public-of-business-arrangement-says-arul-kanda
3 http://web6.bernama.com/bernama/v3/bm//news_lite.php?id=1080544
4 Hansard 6.11.2014 pp 61-62
5 Hansard 6.11.2014 pp 62
6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deputy-minister-says-loan-extension-shows-banks-confidence-in-1mdb
7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imdb-chief-says-petrosaudi-deal-made-rm1.8-billion-in-profits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2月24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2月23日星期一

1MDB或需财政部注资卅亿 潘俭伟质疑沙地合约乃骗局

转载自《当今大马》:



继多次展延偿债期限才还清20亿令吉贷款后,一个大马发展公司(1MDB)再被揭发,可能需要财政部注资30亿令吉来重组债务。在野党议员一针见血点出,这显示一马公司财务状态已陷入窘境,并非如表面上风光。

行动党宣传主任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召开记者会时表示,“我对此一点也不意外。”
 
“一马公司表面上看起来很有钱,惟其行为反映的,却是另一回事。”

质疑资金周转不灵

他续称,从一马公司截至2014年3月的账目来看,它单是现款就有35亿令吉,再加上从开曼群岛取回近80亿令吉投资,理应拥有近120亿令吉。

潘俭伟表示,若真是如此,一马公司无须借款,而财政部也无须注资。

他续称,这显示,一马公司拥有很严重的资金周转不灵的问题。

《The Edge》财经日报今日报道,财政部或需要注资30亿令吉进入一马公司,以偿还银行贷款。

这是因为一马公司从能源资产上市计划获取的收入,可能不足以偿还债务。

一马公司较后发表文告证实其策略检讨需要财政部的参与,以极大化股东的利益。财政部全权拥有一马公司。

七成投资用来还债

与此同时,潘俭伟也质疑,一马公司于2009年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etrosaudi)的联营计划,即联合成立的“1MDB Petrosaudi Limited”,事实上是一个“大骗局”(massive scam),旨在挪用7亿美元。

潘俭伟解释,两家公司于2009年9月25日签署这项联营计划,4天后一马公司便注入一笔10亿美元的首笔投资,而1MDB Petrosaudi Limited在同年9月30日便偿还拖欠沙地石油母公司的7亿美元欠款。

他指称,这2公司签署的仅是“空壳合约”(empty agreement),但它马上欠下7亿美元债务。

“我肯定怀疑,(挪用)7亿美元涉及不正当行为(foul play)。我很感兴趣的是,这7亿美元到底进入谁的户头了?”

资金辗转进入开曼

他表示,“这项合约旨在‘制造’欠款,好在资金引入后,马上可以挪出一笔款额。”

“这一切仅在短短4、5天内发生,就令人质疑它是一个大骗局。”

潘俭伟表示,一马公司在成立联营成司时,注入10亿美元,购买1MDB Petrosaudi Limited的40%股权,后来这笔计划不成事,这笔10亿美元的投资经重新评估后,增值为12亿美元,一马公司便以伊斯兰债券“Murabaha Notes”方式将之借出去。

他指出,一马公司的这笔贷款巨额,尔后辗转投资进入开曼群岛。

对此,《当今大马》较后致函要求一马公司回应,惟该公司并未正面回应“大骗局”的指摘。
 
一马公司在复函中仅要求《当今大马》参考该公司首席执行员阿鲁甘达于上周六的文告。

惊讶再挑起旧合约

一马公司周六曾发表文告,表示对网络媒体重新挑起2009年的沙地石油联营合约感到惊讶,并坚称该公司已经在之前公布的帐目提供有关交易的详情。

一马公司表示,有关伊斯兰债券已经全额赎回,而一马公司在2013年获利4亿8800万美元。

潘俭伟直言,一马公司在其7亿美元遭挪用一事上,显然未履行其信托及企业治理之责任。

“我为何这么说呢?若我是一家公司的财务总监,我先挪出一笔钱,后来再填补回去。但,即便我后来还钱了,这种行为仍是犯法的。”

“它(一马公司)在此就说,不用紧,我还是有赚钱呀。但,这种行为是不对的。”

逃避财政年报交待

潘俭伟指摘,一马公司先是将投资转换为伊斯兰债券贷款,后将贷款换为岸外投资,就是为了逃避在财政年报上交待此事,以掩盖联营计划的骗局。

他表示,3月杪是一马公司财政年报的截止日期,但一马公司恰好就在2010年3月31日终止这项联营计划(1MDB Petrosaudi Limited),并将钱借出去。

他表示,如此一来,它如此就无须在《2010年财政年报》上解释,这项联营计划,包括7亿美元欠款一事。

“尔后,它又将这笔贷款转至开曼群岛,如此一来,它不用在《2012年财政报告》上,交代其举债人能否承担贷款风险。”

账面盈利在哪里?

潘俭伟表示,一马公司除了将联营计划的投资转为12亿令吉的伊斯兰债券,,也在2010年与2011年再借出5亿美元与2亿美元于沙地石油的子公司,令总贷款增至19亿元美。

他指出,一马公司在开曼群岛的投资受到争议后,就撤回这笔投资,然而其中11亿300万美元并未撤回大马。

“阿鲁甘达很骄傲的说,一马公司在沙地石油国际公司交易中赚了4亿8800万美元,但我们有一笔11亿美元(从开曼群岛岸外投资撤回后)‘不知去向’。”

“因此,下一道问题是,阿鲁甘达所说的‘账面’上盈利,到底是在哪里?”

或报警举报1MDB

潘俭伟质疑,这种极为复杂的资金调遣手段,旨在掩盖数十亿的欺诈案。

他不排除行动党会就这起骗局报案,惟胥视一马公司的回应与之后的发展。


继续阅读...

2015年2月21日星期六

歐陽捍華:勿租屋予外勞‧小心雙溪威外勞泛濫

转载自《星洲日报》:

(八打靈再也20日訊)雪州行政議員歐陽捍華呼吁雙溪威村民勿將房屋出租予外勞,以免外勞越來越多。

他早前為雙溪威新村第14路與八打靈再也51區交界處新建的大牌樓主持開幕時,他也希望村民能提升居住環境衛生。

潘儉偉吁年輕人回家過年

行動黨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致詞時吁村中年輕一代,必須回家過農曆新年,使新村傳統家庭文化慶春年,更讓地方發展能繼續推動。

行動黨甘榜東姑州議員則說,由於必須選擇適合的地點,以致工程拖延至今方完成。

雙溪威村長陳有才表示,此牌樓的設立象徵着一個地方地標。(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2015年2月20日星期五

《迎变梦飞扬》教育营义工招募



我们诚邀能教数理科者加入志工,协助砂州贫困小孩追求更美好的明天!

日期:2015年3月14日至18日
地点:Mambong, 砂拉越

日期:2015年3月18日至22日
地点:Sri Aman,砂拉越

这项计划定于2015年3月14日至22日进行。志工们需自费购买机票(若有必要)飞往古晋机场,并缴付参加费用,以应付机场到目的地的交通费、膳食费、住宿费及保险。

有兴趣参与者,请填写以下表格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Ol_PRmGWRcB28siMXvB8Hjib16hqo6g8SqNJ2dqfzMI/viewform

若有任何疑问,欢迎联系至以下电邮地址:
impiansarawak@gmail.com


继续阅读...

沙巴之梦义工招募(7-15/3/2015)



工程: 微型水力发电系统2.0
日期: 2015年3月7至15日
地点: Ulu Papar, Sabah

我们诚邀志工们参与Impian Sabah计划,到Ulu Papar协助建设微型水力发电系统2.0。

此计划定于2015年3月7日至15日进行。志工们需自费购买机票(若有必要)飞往亚庇机场,并缴付200令吉的参加费用,以应付亚庇机场到Ulu Papar的交通费、膳食费、住宿费及保险。

有兴趣参与者,请填写以下表格:
http://bit.ly/14sP4Ax

任何疑问,请电邮至以下电邮地址:
impiansabah@gmail.com.


继续阅读...

2015年2月17日星期二

农历新年休假通告



适逢农历年新年假期,八打灵再也北区国州议员/白沙罗民主行动党社区与服务中心将从2015年2月18日(星期三)至2015年2月24日(星期一)休假。我们将在2014年2月5日(星期二)照常办公。

恭贺各界
新年净步
驱旧迎新
民联新政国运换
平安吉祥阖家旺

白沙罗民主行动党社区与服务中心 敬贺

MBPJ 24 Hours Hotline: 03-79542020, aduan@mbpj.gov.my
Email: dapdamansara@gmail.com, pusatkhidmat.du@gmail.com


继续阅读...

农历新年菜市场派柑



潘俭伟国会议员及州议员趁着农历新年即将来到在选区内的巴刹,包括Taman Megah、Taman Sea、SS2、双溪威、千百家新村巴刹派柑跟选民们拜个早年。


继续阅读...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不应该只是传召德勒大马,也应传召之前为1MDB稽查账目的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以便针对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面对资金紧缩的问题作出回答

转载自《星洲日报》:

我强烈欢迎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拿督诺加兹兰在《The Edge》发表的声明,那就是向1MDB面对岌岌可危的财务状况寻求答案。

诺加兹兰表示1MDB在解决其债务方面的议题上,已招致了许多将需要作出解释的问题。即便在事实上,1MDB是被推测通过向亿万富豪丹斯里阿南达克里斯南借贷,而可能即刻解决了其20亿令吉的未偿还债务,而这也反映出了1MDB悲惨的财务状况。

此外,公账会要传召1MDB的外聘稽查师即德勒大马,以便针对1MDB的资金紧缩问题作出解释,无疑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举动,这也将确保不论1MDB向公账会提供任何答案,将可与他们的独立稽查师获得验证。

与此同时,我们深信最好是由德勒大马向公账会成员阐述,1MDB是如何发现自己陷入这样的财务困境,尽管德勒大马在2014年11月3日才给予该公司“一个良好的报告”(a clean bill of health)。

要向德勒大马提出的问题是,它是如何对一家如1MDB这种规模公司的财务状况,已经遭受了这麽一个严重的资金紧缩,却还可以这麽迅速和突然地签署该公司的财目是一个稳健的持续经营?根据报告,1MDB拥有38亿5千万令吉的“现金和银行结馀”,而且该公司也已“撤回”他们在开曼群岛投资的11亿美元(39亿令吉)。

然而,在稽查报告签署以後,1MDB却即刻就没有能力偿还它到期少于30天之後的贷款,我敢肯定公账会将会很有兴趣知道这些钱到底都去了哪里。

我也将建议除了德勒大马,公账会也应该传召在2010至2013年为1MDB稽查年度账目的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KPMG除了在2010年的报告提出了“强调事项”,稽查师在所有後续的报告中都给予1MDB一个良好的报告。在1MDB的资金被神秘地分配在开曼群岛进行投资以前,正好就是在那些年份里,,1MDB首次在不知名的中东公司Petrosaudi International进行投资。

KPMG也将能够向公账会阐述,为何它在2013年秒请辞不再出任1MDB的稽查公司。

稽查人员的证词至关重要,这将揭露1MDB累积420亿令吉债务背後的真相。这是因为根据《砂拉越报告》的报道[1],1MDB已从所有的个人电脑和属于其员工的手持设备,以及他们自己的电邮伺服器,删除所有历史数据和电邮通讯记录。

如果上述报道属实,以及它没有被1MDB否认,那麽稽查人员作出的记录将是迈向鉴定该公司确实状况的关键。

我们非常有信心,鉴于曾发生过安达信国际会计事务所销毁了数千页安然公司(Enron)文件的前车之鉴,无论是KPMG和德勒大马,都将采取措施来保护他们所有相关文件的完整性。

既然1MDB的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曾扬言他欢迎“公共监督” 为“一件好事”,而这“只将会加强公司的管理”,我们期待1MDB与公账会这两个机构能择订日期会面,以证明该公司是没有任何隐藏。

毫无疑问,没有任何比阿鲁尔甘达愿意寻求让1MDB从事“最负责任的态度”来得更好。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2月16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2月16日星期一

万人空巷共同见证 仁嘉隆幸福村灯光璀璨

转载自《南洋商报》:

(仁嘉隆15日讯)仁嘉隆幸福村亮灯咯!成千上万名大众共同见证亮灯仪式,感受当晚弥漫在空气中的幸福之感!

这场亮灯仪式同时配合东禅灯会启灯典礼于昨晚举行。大众的反应极为热烈,以致仁嘉隆幸福村万人空巷,人潮从仁嘉隆村口大牌坊挤满至佛光山东禅寺,好不热闹。

约于晚上7时,民众便在村口大牌坊集合,警察将村口交通灯的路段封锁,亮灯仪式即在逾十头舞狮助兴及众嘉宾一起鸣彩炮下,正式掀开序幕。

出席嘉宾众多,他们包括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直落拿督区州议员罗志兴、万挠区州议员颜贝倪、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驻马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代表罗由中、幸福村工委会主席杨文丑、新马佛光山总住持觉诚法师及国际佛光会大马协会会长林汶阶等。

较后,众嘉宾及民众在舞狮及古董车带领下浩浩荡荡走向佛光山东禅寺,并在东禅寺主题花灯区见证“东禅灯会启灯典礼”,场面壮观。

东禅寺内已摆设不少过数百只的羊儿花灯、十二生肖花灯及其他各式大小花灯,灯光夜景美不胜收。

接着,嘉宾一同前往佛光缘美术馆、佛光宗史馆及幸福村故事馆主持开幕仪式。

即日起办灯会花艺展

马来西亚佛光山即日起至3月8日上午10时至晚上10时举办“佛光山东禅寺平安灯会暨花艺展”,为期23天,欢迎一家大小齐来赏花、赏灯及祈福。

这项活动由大马旅游及文化部、雪州政府及旅游局指导、马来西亚佛光山及仁嘉隆新村各社团宫庙联合举办,为我国最具代表的春节灯会之一。

马来西亚佛光山以星云大师所写的春联法语“三阳和谐”为主题,“阳”与“羊”是谐音,“三阳”代表和平及不斗争,“三阳和谐”祝福社会和谐、世界和平。

除了平安灯会暨花艺展,还有艺术展览,包括佛像铜凋展、水彩个展及其他重点活动等。

打造和谐中庸模范———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活动宗旨是希望将仁嘉隆打造为幸福村的模范,传达和谐及中庸的生活习惯给所有大马人民。


继续阅读...

2015年2月15日星期日

领袖折损 民联换班契机?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14日讯)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在週四溘然长逝,加上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在週二被判肛交罪成入狱,以及去年民主行动党强人卡巴星车祸身亡,民联三党一年之中连续折损三员重量级领袖,接班人选也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在安华案下判前夕的晚宴上,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就在演讲时建议,资深领袖如哈迪阿旺、安华及他本身应该从前线退下,让年轻一辈的领袖接班。

虽然领袖入狱或辞世让民联前途看起来有些黯淡,但这是否也会是民联领导层换血的契机,让民联三党能整顿旗鼓,以崭新姿態迎战3年后的第14届全国大选?

聂阿兹逝世后悬空的宗教司协商理事会主席职(MursyidulAm)该如何安排,引人关注。

该职位是伊党精神领袖,是伊党最高总指挥,所拥有的权力甚至凌驾于党主席,只有德高望重的领袖才能出任。

前伊党支持者大会堂主席符芳侨在接受《东方日报》电访时说,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应在即將来临的伊党党选中退位,转任精神领袖,这么做將能消弭党內衝突及修復民联三党关係。

「哈迪与聂阿兹同样都是宗教司,而哈迪若转任精神领袖,无损他的威严;他不但能继续在党內发声,也能缓和保守及开明派的尖锐衝突。」

阿兹敏公务繁忙

他强调,哈迪本身不是个极端的人,但他不如聂阿兹般果断,並且受到身边特定人士的影响;哈迪虽与安华有点私人恩怨,但隨著安华入狱,两者过去的对立就有所消弥。

「安华的入狱掀起第二波的烈火莫熄运动,这对民联入主布城有利。若哈迪能出任该职位,不但能消弥內部矛盾,更能重新修补与民联的关係,可谓一举数得。」

至于公正党方面,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经理陈承杰则表示,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对于担下重任的意愿不大,从党內资歷顺位来看,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是「后安华时代」最可能接棒的人选。

惟他指出,「身为雪州大臣的阿兹敏公务相当繁忙,可能无法兼顾党务。这点就端视他是否能和同期领袖拉菲兹等达致共识,共同领导公正党。」

他也表示,公正党中生代也有许多不错的优质人才,因此在接班人选方面並不成问题。

另一方面,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若是退位,相信接班人会是现任秘书长林冠英;而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却曾在党选时指出,行动党或將在未来走向集体领导。

消息向《东方日报》透露说,隨著林冠英的秘书长任期將在今年届满,而该党料將在秘书长职位掀起「卡位战」,其中呼声最高的新星就是陆兆福及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

消息也指出,可能接棒该职位的或有6人,除了上述2人还包括倪可敏、张健仁、哥宾星、刘镇东,所有人选皆有自己的优势及胆处,但这当中较有野心的仍是陆兆福及潘俭伟。

消息也表示,「由于行动党內部没有一人可以完全压过另一人,所以可能才因此提出『集体领导』之说。惟该党也可能为了避免党选时的激烈竞爭,挑选一名与林冠英同辈的领导出任过度期的秘书长。」


继续阅读...

2015年2月14日星期六

德勒大马必须解释为何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在沒有任何着力点和资格的情况下仍签署其账目,其後该公司几乎就即刻遭受资金流动危机(liquidity crisis)的痛苦?

民众目前已经意识到1MDB正遭受重大资金流动危机的痛苦,因为它迄今仍然没有能力偿还一笔在2014年11月就到期的20亿令吉贷款。这笔借贷已至少两度延长其偿还期限,并且需要在2015年1月31日还清,但1MDB卻还是致力于确保备有必需的资金来偿还贷款。

这个危机是如此严重。媒体广泛报道如果1MDB无法在2月18日,也就是只剩下5天的时间内偿还其债务,有关银行将正式宣布贷款违约。如果这种情况发生,那麽1MDB超过400亿令吉的债务馀额也将立刻违约。

这种可能性将是一个毁灭性的结果,它不只是涉及1MDB,在直接和间接上也影响了马来西亚政府为这些债务至少担保160亿令吉的信誉。地方上的金融体系肯定将受到同样严重的影响。

所有媒体也已广泛报道,1MDB期望在我国排名第二的富豪丹斯里阿南达克里斯南,能够成为拯救已陷困的该公司的“白骑士”。这样的结局如果发生的话,肯定的将只是暂时缓解1MDB现金流动问题压力的一项短期措施而已。

无论如何,此举标志着财政部全资持有的子公司被人民发现了它不光彩的状况,甚至堕落到要仰赖一名地方上亿万富豪的声誉和慷慨来生存。

而且,更有趣的是,1MDB如何发现自己陷入这样的财务困境,是当他们的稽查公司德勒大马,只不过是大约在3个月以前即2014年11月3日,才给予该公司“一个清白的证明” (a clean bill of health)。

事实上,根据1MDB截至2014年3月财政年的稽查报告,该公司在“现金和银行结馀”的资产负债表总额为38亿5千万令吉。一个需要询问的问题是,这些现金到底去了哪里?

更重要的是,它已经被突出了稽查师已有计算了1MDB建议撤回它在开曼群岛投资的11亿美元(39亿令吉)资金,而这将能提高该公司在短期内的流动资金。

因此,基于上述的“现金和银行结馀”以及从开曼群岛撤回的资金,1MDB不应该遭受任何现金流动短缺的痛苦,以便偿还在相对上较小笔数目的20亿令吉贷款。然而,现实情况却证明了是另一回事。

要向德勒大马提出的问题是,它是如何对一家如1MDB这种规模公司的财务状况,已受到这麽严重的资金流动短缺,却还可以这麽迅速和突然地签署该公司的财目是一个稳健的持续经营?

我们也必须询问,作为一家国际稽查公司,当它稽查1MDB的账目时,是否有忠诚和尽责地履它所受委托的职务呢?

这个问题是严肃的,因为财务报表是在11月3日签署,但1MDB就即刻没有能力偿还到期少于30天之後的贷款,这反映出德勒大马在独立性和完整性方面的差劣表现。

作为一家国际知名的稽查和会计公司,它必须是更加廉洁和维护其独立稽查的角色,以履行他们的职业责任和道德标准的形象。所有的“独立稽查”整体概念是公共会计行业存在的主要原因,它需要起源自可靠的财务资讯。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5年2月13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5年2月13日星期五

安華肛交案監5年‧ 黃進發:亂局中的新力量‧ 努魯有潛能當民聯共主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12日訊)隨著公正黨顧問兼民聯共主安華被判入獄5年,政治評論員黃進發認為,安華的女兒努魯依莎最有潛能成為民聯新共主,但一切必須看她能否盡速匯聚人氣。

“安華入獄事件必會引起人民不滿,民聯應借助被激起的民間情緒來取得新動力,而誰能夠借助這股來自民間的情緒並掀起大氣勢,同時趁機崛起,他就可能成為民聯的新共主。”

努魯形象討好

他說,從目前的形勢來看,公正黨主席旺阿茲莎最多只能打出悲情牌,重演1998年的戲碼,以贏取一些悲情票。“可是,旺阿茲莎目前只是州議員,不是國會議員,加上她和伊黨之前的糾結,因此,既便過後由她領導民聯,也難以走出新框框。”

黃進發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針對安華入獄後,公正黨和民聯未來的方向作出建議。

“相比之下,努魯依莎雖然年輕,從政時間不長,但她能言善道,論述能力強,形象討好,絕對有機會成為‘亂局’中一股新力量。”

“努魯依莎只要借助人民的不滿情緒來凝聚人氣,就極有可能成為民聯的新共主,並且引領新一波政治改革。”

他指出,以當前形勢來看,民聯所需要的新共主就是這麼一位能趁勢(安華入獄)掀起政治改革的領袖。

“民聯未來也可能朝向三黨集體領導的方向。如果這位‘人氣領袖’沒有出現,那民聯可回到原定的三黨集體領導方向,就是由安華在牢中繼續提供決策及鬥爭方向,實務的執行就由三黨共同推行。”

詢及安華入獄一事對民聯三黨的影響時,他認為,一切還得看民眾的反應。

“如果民眾反應激烈,勢必激起民聯三黨內部的悲憤力量,預料三黨將因此作出相應的回應,這可能將會給予民聯新動力和新方向,使到民聯可以暫時擱置內部矛盾,把矛頭一致面向強敵。”

是否掀改革巨浪未來一週是關鍵

黃進發說,如果安華坐牢一事激不起民間的情緒,或掀不起一股波浪,如民眾的反彈力量不夠大,則不能形成一股氣勢,那麼,這反而可能加劇民聯的分裂。

“民聯的未來就看接下來一週的演變。安華只有一週的黃金時間,他坐牢一事能否激起民間的情緒,進而掀起改革巨浪,未來一週是關鍵期。”

他指出,如果民眾反應強烈,對民聯會是好事,它可能給予民聯新動力和新方向,反之,則民聯未來路更難行。

對於安華能否通過元首特赦或司法檢討的途徑提早出獄,以便及時參選的問題。他說,根據當前的局勢,安華若想通過這兩個途徑提早恢復自由,可說是機會渺茫。

潘儉偉:安華難被替代

行動黨雪州主席潘儉偉認為,國會反對黨領袖不一定要來自人民公正黨,其實也可以是來自行動黨或伊斯蘭黨的領袖,前提是該名人選能獲得三黨一致同意。

他指出,目前在雙溪毛糯監獄服刑的國會反對黨領袖安華一直以來都是民聯的“政治明星”,至目前為止,民聯三黨內仍沒有合適的替代人選可以代替安華,因為當中沒有任何人的“光環”能與安華媲美。

“這名替代安華的國會反對黨領袖必須擁有足夠的政治份量,而且最好能獲得三黨支持。”

他坦言,民聯內並無符合上述條件的人選,因此,一切仍在商討階段,未有定案。

他強調,在完成接下來為安華上訴的管道之前,民聯並不打算先推選新任國會反對黨領袖。

他說,目前民聯嘗試尋求國家元首特赦,以及司法檢討的管道,但他坦言,安華獲得特赦的機率微乎其微。

“安華獲國家元首特赦的可能性不大,因為我國歷史上沒出現過這樣的案例。”他堅稱,除非民聯尋求國家元首特赦的方法失敗,否則安華依舊是國會反對黨領袖及峇東埔國會議員。
“鑑於安華還是峇東埔國會議員,因此,選委會週二指將在10天內討論補選的作法是不正確的。”(光明日報/報導:藍冰冰、洪美玲)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