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1日星期三

迎春新声知天下 贺岁短片探民心

转载自《光华日报》:

隆门客栈
文:胡一刀

『哎呀,贺岁片自然要叫好又叫座,否则劳神劳力拍贺岁片干啥?脸书火箭三部贺岁片,合起来超过116万票房,平均每部超过38万票房,而马华贺岁片仅仅超过11万,是不是说明大选华人票高低已分?』

香港、中国电影圈,每年都有所谓贺岁大片,而马来西亚朝野政党,也都有贺岁短片耀江湖。


马华今年贺岁片主题是“平平安安,回家团圆”,廖总率一众马华领袖包括魏大人、黄家泉、李志亮、黄日升、张盛闻、王赛之、蔡智勇、何国忠等,一起准备年菜一起吃团圆饭。

适逢大选来临之际,要说有什么政治含义,就是廖总一句“回来吧,都回来吃团圆饭”,胡一刀只能大胆揣测廖总心思:一是“华人票都回来马华吧”,二是“马华党员都回来吃团圆饭吧”?原来,上届505大选,都说国阵华人票支持率只有15%,不少马华党员都投给在野党云云。

马华这部贺岁片2月13日推出,在脸书有超过11万次播放。

火箭今年则有三部贺岁片,2月13日推出“抓鸡行动2.0之放狗抓鸡”,2月14日先推出“新年一定到”,而后又有“恭喜恭喜 Balik Undi”。

“放狗抓鸡”,说的是“那只鸡再现民间作乱”,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饰演的村长,最终和村民联手捉拿到“那只鸡”。脸书有30万次播放。

“新年一定到”,则是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连续第六年制作的贺岁片。郭素沁曾因贺岁片争议,一度在煽动法令下被控。今年,郭素沁和一众行动党议员扮中学生,高呼一定要换掉班长“易志基”。

参与演出的有两位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甘纳巴迪劳勿,林立迎、张聒翔、梁金福、李继香、黄思汉、李政贤等国州议员,还有上届微差落败文冬的黄德,以及数位可能出线的新人如马来女将Rara。脸书29万次播放。

“恭喜恭喜 Balik Undi”,乃雪州火箭一哥潘俭伟,与哥宾星、张念群、黄家和、卡斯杜丽、杨美盈等国州议员合演,提醒大家大选一定要回来投票。由于哥宾星、卡斯杜丽,都有秀唱一两句新年歌,脸书有惊人的39万次播放。

还有还有,其他个人拜年、没有剧情的纯贺岁片,马华、民政党看似也远远落在火箭后头。

马华廖总“2018农历新年给您的祝福”,不忘强调给力马华、给力正能量,在脸书博得4万次播放。但魏大人的“永平旺旺”,在其脸书仅有1264次播放。民政马袖强“安顺亮起来”,脸书则1万7000次播放。

反观火箭林冠英,“祝大家新年快乐,兴啊!旺啊!发啊!”林冠英祝愿大家,把过去的失望转变成盼望,把过去的绝望准备成希望,巧妙套上在野党的希望联盟。单单脸书超过49万次播放。此外,林冠英推介“槟城欢迎你,初一到十五最强玩法”,脸书竟然亦有15万次播放。

其他朝野政党零零散散也有贺岁片,最耀眼是巫统部长、巫青团长凯里“年年有余”,学习华人蒸鱼并大秀几句华语:“来来来,大家一起来吃饭。”

凯里贺岁片在脸书有47万次播放,可谓国阵领袖最讨喜的贺岁片,不知马华、民政是什么滋味?纳大人的贺岁片在脸书不过7万2000次播放。

在野的伊斯兰党,伊青团团长、哈迪老兄公子卡立尔,也有一部简单贺岁片,并提到他的弟媳也是华人。然而,脸书上仅获716次播放,伊党支持者看似并不卖账?

马华魏大人回复媒体说,贺岁短片内容才是关键,毕竟“不是在角逐奥斯卡奖”。哦,话虽没错,贺岁片不是要选影帝,但至少也得比拼票房吧? 如果点击率、播放率、观看率,代表朝野政党的贺岁片票房,换言之至少代表了一部分民意?

一句话,脸书火箭三部贺岁片,合起来超过116万票房,平均每部超过38万票房,而马华贺岁片仅仅超过11万,是不是说明大选华人票高低已分?胡凑一句:“迎春新声知天下,贺岁短片探民心”。哎呀,贺岁片自然要叫好又叫座,否则劳神劳力拍贺岁片干啥呀?



继续阅读...

2018年2月15日星期四

民主行动党新年歌: 恭喜恭喜 Balik Undi !

新年还是需要新年歌!
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哥宾星带领众领袖一起献唱新年歌《恭喜恭喜》。
除了祝福大家过旺年,也不忘提醒大家大选一定要回来投票。
新年新希望,马上就会旺!



歌詞:
每條大街小巷 每個人的嘴裡
見面的一句話 就是Balik undi
恭喜恭喜恭喜你呀 新的希望要來臨
國陣已到盡頭 火箭再次升起
今年救國成功 希望贏的消息
恭喜恭喜 恭喜你呀
新的希望要來臨
腐敗今年告別 醜聞就快終結
漫漫黑暗過去 大家一起undi
恭喜恭喜 恭喜你呀
新的希望要來臨
經過多少困難 經歷多少磨鍊
多少心兒盼望 盼望好的消息
恭喜恭喜 恭喜你呀
新的希望要來臨
恭喜恭喜 恭喜你呀
新的希望要來臨

在此再次懇請在外打拚的遊子們,記得來屆大選回家投票救國。
您手中的一票,能左右國家的未來!
恭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继续阅读...

裁定纳吉一马案没犯错 上诉庭驳回潘俭伟上诉

转载自《东方日报》:

(布城14日讯)上诉庭今日驳回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提出的撤销禁令上诉申请,並裁定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一马公司(1MDB)弊案的调查中,已获当局证明其清白。

以法官拿督耶谷为首的上诉庭三司,一致驳回潘俭伟的上诉申请,以撤销高庭对潘俭伟发出的临时禁令,禁止潘俭伟重复发表誹谤性指控。

其他两名承审法官是拿督阿邦依斯甘达和潘斯里莎丽哈。

去年8月4日,高庭批准纳吉的禁令申请,禁止潘俭伟重复发表其在去年4月透过面子书直播的言论。当时,潘俭伟提出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355法令修正案,是为了转移民眾对一马公司弊案的视线。

法庭认为,所有国会议员能够针对任何事情,提呈私人法案,而(国会下议院)议长有权决定是否批准法案的提呈。

「而与伊党勾结的指控,只是潘俭伟的假设,因为他应该知道,任何私人法案,议员可以寻求议长批准提呈该法案。」

法官续说,法庭认为即使是关於一马公司的指控,纳吉已经获得总检察署、警方、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和国家银行,洗脱嫌疑。

「法庭认为,起诉人(纳吉)在一马公司案件上,完全没有犯错。法官也认为,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反贪会、警方、国行和总检察署,已就一马公司案件展开审查和调查。」

「调查结果已向公眾公开,纳吉(在此案上)没有犯错。」

法官表示,高庭对潘俭伟发出的禁令是合理的,因为法官认为有关言论具有誹谤性。

此外,潘俭伟的代表律师哥宾星表示,其当事人会针对今日的判决,向联邦法院提出上诉。


继续阅读...

2018年2月9日星期五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将会否采取行动对付刊登汽车价格下跌假新闻的报章《每日新闻》呢?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将会否采取行动对付刊登汽车价格下跌假新闻的报章《每日新闻》呢?

巫统持有的马来报章《每日新闻》日前自豪地在封面报道中宣称“车价大跌”,并指这是政府的汽车政策和令吉汇率报捷,促使汽车价格下降了13.1%。

为强调这一点,《每日新闻》在全版的报道中还打出“兑现国阵竞选宣言”的标题。该报还附上比较2013年至2018年之间,在马来西亚发售的各种款式汽车的价格比较图表。该图表显示,本地、日本和欧洲的多款汽车价格自2013年后,大幅下跌了2.25%至20.77%。

然而,著名汽车网站paultan.org随后在一篇冗长的报道中点出《每日新闻》的报报是如何地误道性。 paultan指出,《每日新闻》对同一型号的不同变体进行比较, 并使用了不准确的定价信息。

例如,《每日新闻》在报道中比较了2013年第二国产车的Alza 1.6 SE Manual模型和2018年的标准模型价格,显示价格降低了14.18%。

至于宝腾Exora, 该报甚至使用它在2013年的上涨价格作出比较,进一步夸大已下调的售价。该报使用的是2016年的价格,而不是使用在2013年时的原价, 惟这是在涨价后的整个范围以内。更糟的是,该报在报道中甚至还把车险费用概括在2013年的售价,而实际上,现有的车价并不包括车险费。

《每日新闻》 提出的提供的比较根本就是拿苹果和橘子作比较,而更离谱的是,该报道是拿“不能吃的假苹果和真的橘子作比较”。

在上届大选,国阵的主要竞选宣言之一就是汽车价格将下降20至30%。 《每日新闻》的报道却不知廉耻(unabashedly)地赞扬国阵政府已成功兑现这项承诺。

无论如何,paultan.org的检视却证明了事实恰好是完全相反。

阿莎丽娜日前表示,对抗假新闻的法案已经完成,并预料可在3月召开的国会提呈; 在这里有一个简单的问题向阿莎丽娜提询──她会否指示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甚至是内政部,采取行动对付刊登上述离谱假新闻的《每日新闻》?如果她没有采取行动的话,那么很明显的是,她并没有诚意确保对抗假新闻的法案是公平,以及无法确保国阵政府将不会滥用它来惩罚议异议人士和告密者。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8年2月8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8年2月8日星期四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赞扬令吉在过去3个月的表现强势,但他却刻意地忘记了自从上届大选以来令吉币值的灾难性表现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赞扬令吉在过去3个月的表现强势,但他却刻意地忘记了自从上届大选以来令吉币值的灾难性表现

纳吉日前在首相署常月会议上对公务员宣称,令吉目前是世界上“表现最佳”的货币之一。纳吉的谈话显然是在“抓住救命稻草”(grasping at the same straws),试图让马来西亚人民忘记在他的领导下,对国家经济所造成的灾难性损失。

纳吉在2月5日作出以上宣称,乃是基于当时令吉兑美元汇率突破了4令吉的水平,报1美元兑3.90令吉。

让我再一次提醒首相,在2013年的全国大选之后,马币兑美元汇率为2.98令吉。这意味着在他担任首相的5年任期内,令吉迄今累计已下跌接近31%。

当作为财政部长兼首相的纳吉,应该是以他5年的任期作为评估自己的表现,可是,纳吉竟然选择把他的经济表现衡量标准降到只是过去的3个月,这绝对是一种讽刺!

我们都不能忘,当一马公司丑闻爆发时,投资者信心遭到严重打击,纳吉成为世界上最大的“ 盗贼”(kleptocrats)之一。令吉汇率是在2015年突破了4令吉的心理障碍,正如当时一马公司的新闻成为国际的头条新闻一样。

我们的首相纳吉,甚至在2015年被贴上了亚洲表现最差的财政部长的标签,对于令吉在最近这几个月来的小幅度进步,相较于纳吉在过去5年是造成令吉汇率跌至最低谷的“罪魁祸首”,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随着第14届大号角已响起,我们一定会看到首相扭曲更多的事实,并且为了继续执政而刻意去“忘记”更多的丑闻。然而,纳吉的徒托空言(mere words)并不足以重拾我们对于经济的信心,因为他丑闻缠身的领导,已经破坏全球对我国的信心。

要从纳吉的灾难性领导中恢复过来,唯一途径就是确保马来西亚不再被视为“盗贼统治”的代名词。是时候落实干净、透明和有竸争力的经济政策,以重建本地和外国投资者对我国已失去的经济信心。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8年2月7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8年2月7日星期三

国家银行总裁宣称以20亿令吉向联邦政购买土地是一项公平交易,无疑是在愚弄人民

国家银行总裁宣称以20亿令吉向联邦政购买土地是一项公平交易,无疑是在愚弄人民

国行总裁丹斯里莫哈末依布拉欣日前试图为国行耗费约20亿令吉,大幅度向联邦政府收购55.79英亩土地一事提供理由。国行是在今年1月4日宣布它已经购获土地,以作为发展一个新的金融教育中心。

莫哈末依布拉欣说,国行并没有被迫向政府买地,而是国行要求政府卖地给它们。莫哈末依布拉欣表示,国行与政府之间的交易是一项“公平协议”(arm’s length agreement),意即双方都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行事,没有受到另一方的任何压力。

根据《 The Edge》财经日报在1月份的报道,随着国行宣布这宗交易后,许多行业观察家发现这项收购令人费解,因为政府机构很少以市场价格从政府那里购买土地。特别是当这片土地是要用来发展一个教育中心,而不是一个商业地产的时候。为公立大学购买土地,通常是以名义价格转让(transferred at a nominal rate),惟国行却是以每平方尺大约为823令吉的价格买地。

因此,必须提询的是,为何国行总裁不是以名义价格申购土地?难道这尤其是教育中心并非一项商业投资(commercial venture)吗?即便是以一马公司为例,从联邦政府那儿都是以名义价格或巨额的折扣获得逾500英亩的土地作为商业用途。

因此,马来西亚人民不能因为怀疑这整个交易,或是联邦政府“公然企图掠夺”国家银行的金库而受到谴责。

同时,不能不提的是,上述交易和付款,恰好就是在去年底,也即一马公司向国际石油公司(IPIC)支付6亿美元的第二期贷款的时间相吻合。

尽管媒体、分析员、评论家乃至国会议员都提出了质疑,但一马公司和财政部都拒绝澄清一马公司对于上述付款的资金来源。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都知道一马公司是资不低债,而人民有权利知道,财政部有否使用纳税人的血汗钱来进一步拯救一马公司。

职是之故,莫哈末依布拉欣所谓的“公平协议”完全不可相信和在愚弄人民。当这片土地并不是让国行赚取利润的时候,为何它会是公平交易呢?在这些问是获得完满的解答以前,马来西亚人民当然不能因为有理由相信国行允许它自己受到财政部的“掠夺”(raided)以便拯救一马公司而受到谴责。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8年2月6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8年1月30日星期二

理性看待投废票风潮

转载自《光华日报》:

文:无剑客

约莫在70年代初,乡下发生一起真实的大选小插曲。话说在选前朝野都火热拉票,当时联盟催票员千叮万嘱一个高龄阿嬷:“阿婆啊,拜托,拜托,请在选票格子内画帆船。”

阿嬷也满口答应。投票日时,她的儿女就扶她去投票,讵料阿嬷进去投票十分钟后才出来,外边人一见她出来就问她:“干啥这么久啊?”阿嬷说:“哎呀,你有所不知,老娘画那艘帆船,画来画去都不像艘船呵!”

联盟人顿足:“哎哟哟,阿婆呀,你投了废票呀!可惜,可惜!”这故事令人啼笑皆非,笑阿婆的老糊涂,对浪费了一票,欲哭无泪。

这样的废票,可以当笑料,也可说是无心无知之过。然而,最近就在第14届大选日愈迫近之际,却有人兴风作浪,在网上开个UNDI ROSAK,鼓吹“投废票”的天窗,这议题如今在网上、咖啡厅、报上专栏,成了民众的议题。在12及第13届,火热的投票热潮,投票率创逾80%的新高,两线制和“烈火莫熄”的热潮,使国阵差点蒙滑铁卢之灾。民联虽得票约60%,却因选区的分划,要打入布城功亏一篑了。所以,反对党寄望反风续吹,这次能直捣黄龙,入主布城。

积极参政,争取当政,都是民主社会政治斗争者祈盼能圆上位的美梦。民联若不内讧、不分裂,伊斯兰党只琵琶别抱,跳起草裙舞,盟主安华不被入狱,今次再接再厉,打入布城不是不可能的。但这春秋大梦都在盟主安华入罪后,群龙无首,伊党的背叛使民联元气大伤了。加上公正党的内讧,掀倒了前雪州大臣卡立、阿兹敏取而代之,在前年几场州补选,希联盟友如公正党和火箭党在争出位时互不相让,演变成三四角战落败后,希联的软肋断了,败相毕露了。希联走了伊党,来了诚信党和土团党,随着前首相敦马及前副首相慕尤丁的加入,看似可重整雄风。

如今第14届大选朝野新一轮的选战,已被形容为我国有史以来一场将是空前激烈的选战,国阵输不起,一败会如山倒;执政60年败阵下来的话,必须付出惨痛代价。同样的,希联领头领袖敦马、安华、林吉祥,都已届古稀之年,林冠英、拉菲兹、倪可敏、潘俭伟等都有案件在受审理中,有人形容为本届大选,也是希联翻身战的INI KALILAH,一旦败阵,下届要再起,恐怕难矣。

因此,在未来的二三个月,这场大选的选战将会白热化。国阵其实在过去半年,已从因一马丑闻不利之境,经济的冷风中渐渐复苏过来。随着纳吉成功引入中国大笔外资,均衡了与美国的关系,石油的起价,最近股汇的回温,原本被反对党视为经济败笔,已时来运转了。因此,已有国内外的调查分析,预言本届大选,国阵还能保住江山,甚至能争取到比上届更佳成绩。毕竟,巫统一党独大,控制了国家有利的资源,大选预算案接踵而来的糖果效应,首先已掌握了公务员的庞大铁票及各种有利之势。本届大选前国阵也已组成千人网军,战略上在传媒之宣战筹码已更强大了。在野的希联,如果不对症下药迎战,招式用老后,恐怕将处劣势。毕竟,人民已安于60年来的现状,只要国内的经济局势不恶化,回暖,大家能排排坐、吃果果,特别是马来选民这主角若满于现状,他们感觉很好的话,那八风就吹不动了。巫统若能巧妙地与伊党配合,更无法动它了。

反阵高喊马来海啸快到了,真的吗?

有道,希望大,失望也大。人民的确曾对民联寄望很大,但伊党令他们失望,民联执政的州属这些年月人民也有不少怨言,对地方政府的服务也不尽满意,甚至感觉,似乎与国阵也没多大差别。所以,已有人直言,今天有人表示欲“投废票”,乃因对希联的不满发酵的结果。他们恨反对党不成器,也没正听选民的声音,教育选民提升素质,现在,出现“投废票”风潮,是要表达对希联的不满。这般风潮,也被诠释为是人民对国阵和希联双双都失望、不满的情绪发泄。

从上届大选高投票率达84.84%约1100万选民热烈投票,而投给希联的票竟达60%,证明当时对改朝换代的人充满着热情和期望,但却仍失败,心理上已受到了挫折,对如今有人鼓吹投废票,首相署部长达兰指这是因人民对希联失望的效应。前首相敦马则直指是国阵在离间希联支持者,混水摸鱼,要击溃选民的信心。

时事分析员则问:“人民投废票能让国家更好吗?有何逻辑?”她认为投废票是不合逻辑及不明智手法。追求民主及公民社会,就应珍惜手中一票,彰显公民的权力。

以马大华文学会为主的16个大专组织也呼吁大马公民履行公民责任,勿自我放弃选择权力,投废票无法彰显大马民主,对公民社会是开倒车,无法推动大马的政治改革,也惩罚不了当权者。反之应把理性提升到情绪之前。

不错,民众有选择投废票的权利,但在大是大非之前,实应多花些心思、客观些、理性地多方思考国家的前途。要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老话说得很清楚,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政府。人民本身的素质的提升,才懂民主、诉求和什么是应尽的公民责任,自己有主见,也就不会轻易被人摆布了,众生须懂因果。



继续阅读...

文东“扩展希望,迈向希望”





继续阅读...

阿兹敏承认雪州希盟议席分配未定案

转载自《光华日报》:

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阿里今天坦言,希盟雪州联委会仍在斟酌选参候选人和议席分配的工作。

不过他表示,在野阵线已做好迎接大选的准备,领导层已有共识,只是州的安排最后必须经过中央首肯。

“身为一个政党,我们已经准备好面对任何变化,如果大选落在4月,我很笃定,我们已经准备好,无论是候选人、选区或是选举事务。”

但是,身兼希盟副主席和选举总监的阿兹敏却没有正面回应,雪州公正党和其它希盟成员党在议席分配上意见分歧的状况。

他表示,希盟在雪州的席位谈判工作进行许久。

“对于有人批评,有人怀疑某个政党这是错误的,这是为什么我们知道诚信党、土团党和公正党个别要求了几个席位。”

“如果我们什么也没有讨论,我们又如何知道对方想要竞逐的席位?”

阿兹敏也反问,目前国内还有一些州属仍未完成州议席谈判工作,为何众人却只聚焦雪州?

阿兹敏认为,有些席位尚未定夺该分配给谁是政治常态。

“中间的过程势必定是复杂的,但我会确定讨论朝着正确的方向进行,以确保政党的胜利。”

公正党早前对外表示雪州希盟已展开议席谈判工作,但却被希盟其它成员党连番打脸,声明州政府连正式的委员会都尚未成立。

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上周五(26日)发布声明,驳斥诚信党的言论,表示州属的希盟选举委员会已经在西维尔德带领下进行4次会议,不过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却否定祖莱达的说法,强调不曾听闻雪州正进行议席谈判会议。


继续阅读...

2018年1月29日星期一

希盟雪、檳州议席未谈妥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8日讯)希望联盟最高理事会早前限定,各州联委会必须在1月31日前完成议席分配谈判及敲定候选人名单,但由希盟执政的雪兰莪州和檳城州的州议席至今尚未完成谈判。

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接受《东方日报》询问时表示,雪州希望联盟尚未开会谈判议席分配,目前正等待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召开雪州希盟会议。

儘管希望联盟最高理事会早前限定,各州联委会必须在1月31日前完成议席分配谈判及敲定候选人,但距离限期还剩3天,因此潘俭伟表示,雪州联委会或无法在限期內,敲定名单。

除了雪州,希盟在檳州和霹州议席分配还未完成。

针对檳州希盟议席分配,消息向本报透露,除了民联在第13届大选所贏的30个州议席,其他议席尚未谈妥,其中伊党在上届大选所贏下的议席,將由诚信党候选人上阵。

消息说,行动党坚持不会让出所贏得的议席,各成员党也会遵守中央原则,由原有的政党上阵上届大选所贏下的议席。

「(行动党)一席都不可以少,我们遵循中央原则,上届所贏的议席由原有政党上阵,这是希盟成员党所达成的集体共识,不得改变。」

消息指出,檳城州至今之所以尚未敲定议席分配,是因为其他3个成员党,即土团党、公正党和诚信党的议席未完全敲定。

至於霹雳州,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披露,目前霹州希盟议席分配的谈判工作近乎完成。

他指出,目前已完成95%的议席分配,还有5%的议席则在进行策略上的调整。

火箭力爭上阵伊党8选区

雪州民主行动党在希望联盟中,力爭伊斯兰党在上届大选所拿下的其中8个州议席上阵权。

尽管如此,雪州希盟至今还未开会协商该州州议席分配,该州有可能赶不及在希盟最高理事会早前限定,各州联委会必须在1月31日前完成议席分配谈判及敲定候选人名单的期限前,完成谈判。

消息指出,雪州行动党將在希望联盟会议上谈判,爭取由该党候选人上阵,伊斯兰党在上届大选所拿下的其中8个州议席。

伊党在第13届大选时,在雪州竞选21席,成功夺得15席,当中有8个议席,是在超过50%非巫裔选民支持下获胜,包括邓普勒花园、南柏再也、柏也加拉斯、斯里沙登、中路、千百家、杜顺大及丹绒士拔。

据悉,行动党准备在雪州希盟议席谈判中,爭取上述8个议席上阵。

消息说:「我们已经在两年前宣佈,对伊党的8个议席有意思,並准备跟希盟討论。」

在2013年第13届全国大选,由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组成的人民联盟(民联)第二度执政雪州,当时行动党横扫所竞选的15个议席,因此该党具备条件,与希盟谈判力爭在更多选区上阵。


继续阅读...

2018年1月28日星期日

高庭指宪法没保障出国权 潘俭伟挑战政府禁令遇挫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6年11月11日
傍晚7点35分

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挑战出国禁令遇挫。吉隆坡高庭今天裁决,宪法并没有保障国民,包括潘俭伟的出国权利。

吉隆坡高庭法官哈尼巴(Hanipah Farikullah)表示,根据移民法令第3(2)条文,移民局总监有权发出禁令,阻止某人离境。

她也引述Loh Wai Kong案判例,声称法庭必须遵循其裁决。

在上述的1975年判例,时任联邦大法官苏菲安(Suffian Hashim)判原诉人败诉,维持政府因为他面对刑事起诉而拒绝让他更新护照的决定。

宪法条文未提及出国权

哈尼巴引述苏菲安表示,尽管宪法第9条文保障人民的行动自由,但这项条文并没有提及出国的课题。

针对潘俭伟声称,出国禁令违反宪法第5条文所赋予的人身自由,哈尼巴表示,该条文虽然关乎人身自由,但它不包含出国,以及获得国际护照的权利。

哈尼巴也指出,出国禁令也没有侵害潘俭伟的正当期待权,因为宪法并未保障公民出国,又或有效护照并不承诺或代表出国权利。

潘俭伟对判决感到失望


潘俭伟去年7月22日要离境出访印尼日惹时,遭移民官员拦下,而这次禁令源自警方,因为他们正在以损害议会民主罪名调查他。

他闻判后表示,对今天的判决感到失望。

“这项法律是不正义的,这是对我不断挑起一马公司课题的迫害。”

“警方去年9月传召我录供,我不知道我是证人或是嫌犯。但此后,他们就再也没有传召我了。”

潘俭伟律师哥宾星表示,他们很可能会把本案上诉到底,直至联邦法院。

高级联邦律师三苏波哈山(Shamsul Bolhassan)代表移民局总监,以及联邦政府。


继续阅读...

2018年1月26日星期五

雪希盟议席谈判为何胶着?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2018年1月26日 晚上7点25分

大选前哨 尽管距离1月31日的期限仅剩下5天,希盟各党针对雪兰莪的州议席谈判仍然停滞不前,暂时没有突破。

谈判胶着的根源在于,公正党和其他三党对要在什么平台和阶段讨论议席分配,存有分歧。

虽然媒体过去一周已广泛报道此课题,他们至今仍未能找到解决方案。

《当今大马》将在本文剖析此课题的核心问题:

公正党究竟要什么?

公正党坚持,希盟应在斯里安达拉斯州议员塞维尔(Xavier Jayakumar)领导的雪州希盟选举委员会中,讨论议席分配的事宜。

雪州公正党署理主席祖莱达(Zuraida Kamaruddin)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形容,这是下放职务的做法。

“先在这个阶段讨论,然后再带到州希盟领导理事会(寻求批准)。”

她说,其他州属也采纳类似的做法。

另外三党又要怎样?

诚信党、团结党和行动党持不同的观点,希望另组一个委员会来讨论议席分配。

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表示,选举委员会的功能不是旨在处理议席分配,因此期望雪州设立专司议席分配的委员会。

三党也反驳祖莱达说,希盟在全国和个别州都设有两个不同的委员会。

到底开始谈判与否?

根据祖莱达、团结党雪州主席阿都拉昔(Abdul Rashid)和行动党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雪州希盟选举委员会曾提出此议席分配的课题。

对祖莱达而言,这等同于正式的讨论,唯另外三党不苟同,他们认为,雪州希盟选举委员会没获得授权讨论议席分配的事宜。

祖莱达的立场是,该委员会可以讨论,但有关议席分配最终是否获得批准,则取决于获得授权的各党主席。

据知,行动党领导层并没授权该党在雪州希盟选举委员会内的代表,讨论议席分配。

下一步该要怎么做?


阿都拉昔告诉《当今大马》,下周一将会见雪州公正党主席阿兹敏,但见面的目的不详。

根据推测,阿兹敏或要在该会议中,设法解决公正党和团结党议席重叠的问题。另外,有报导指团结党欲在公正党落败的选区上阵。

雪州希盟万一无法如期在1月31日完成议席分配,诚信党和团结党打算把此事带入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

雪州诚信党主席依占哈欣(Izham Hashim)说,该党将在2月1日致函中央领导层,向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反映问题。


继续阅读...

火箭再有一位开明马来猛将上阵大选力撼国阵!

转载自《全民支持火箭》:

民主行动党强人之后不乏投身政界的例子,安然阿末有望在来届加入“火箭政二代”的行列。

民主行动党已故马来领袖阿末诺后继有人,儿子安然阿末准备继承衣钵,在来临的全国大选争取上阵机会,一展政治抱负。

一旦获得中央领袖层点头,安然阿末将会加入近代“火箭政二代”的行列,和已故党主席加巴星3名儿子–哥宾星、南加巴星、佳日星,还有党元老P.巴都之女–现任峇都加湾国会议员卡丝杜里巴都比肩看齐。

安然加入行动党之前是《马来前锋报》记者,步入41岁之龄,他觉得是时候落实从政的理想,尽管要说服马来社会完全支持行动党和希望联盟的路途还很漫长。 即便如此,安然表明愿意接受挑战,完成使命。 “我已经做好准备,延续父亲的政治理想。我们要求的只是换政府,完全与宗教或国家无关,我们必须改变当今的执政体制。”

“然而,马来西亚人的反应有点奇怪...换政府就好像是世界末日一般,事实上,这种变化是先进国家,例如英国,这些都是寻常事,但对我们而言,它是一大挑战,需要勇敢面对。”

安然的父亲阿末诺生前是极少数活跃于华裔反对党的巫裔,饱受对手攻击,指他加入了一个“华人沙文主义政党”。

这位政治强人于2003年逝世前,是行动党全国副主席兼雪兰莪州主席。他也热衷参与职工会运动,更是第一位在1983至1986年期间领导全国公务文员职公总会(Cuepacs)的马来人;较后在1988年更担任全国职工总会(MTUC)署理主席。

纵横政坛数十年,阿末诺几度参选,但只在1990年全国大选胜出,担任峇央峇鲁国会议员。

沿袭父亲从政之路,安然阿末离开报界之前,也是全国新闻从业员职工总会(NUJ)领袖。回顾十年前的记者生涯,他透露,当时应聘的主编对于他身为行动党领袖的儿子,却进入巫统党报工作感到意外和不解。

“我对报导经济新闻非常感兴趣,我被接纳了,在前锋报服务几年后,我在全国新闻从业员职工总会活跃,过后被选为前锋报职工会主席,在总会则担任副总秘书。”

安然是在2009年底因为一场工业纠纷被报馆解雇。

“过后林吉祥拨电话给我,我们会面,他要求我加入火箭报。不久后,我就被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委任为特别事务官。”

2015年,安然阿末远赴英国深造,考取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去年,在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邀请下,他加入了火箭旗下的网络电视台,负责管理及主持事务。

“我也协助党执行马来文宣工作。”

虽然父亲的人生观并没有对他加入政党产生直接的影响,但父亲对追求理想政治生态展现的斗志,已经深刻的烙下他的脑海,.

“他为了让马来西亚成为一个更好的国家,经过这些年的对照,我深受感动。”.

“当权者必须公平与正义,廉正并且在被信赖的履行任务。”

安然补充,曾经作为新闻工作者的历练对他帮助很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