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0日星期四

林冠英:先會晤釐清指控火箭或告註冊局

转载自《星洲日报》: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7年7月19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社团注册局要求重选的依据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并且只是立基于假新闻。因此,民主行动党希望社团注册局与我们开会,让我们澄清真相及讨论下一步行动。

民主行动党已经收到社团注册局志期2017年7月17日,关于“民主行动党中委会重选”的正式通知。

对于社团注册局基于两个完全错误和毫无根据的理由,“建议”重选2013年中委会成员的决定,我们感到震惊。

1. 社团注册局说, 2013年举行的民主行动党中委会重选有合格代表被剥夺了投票权。
这是错误的。
2013年举行的民主行动党重选的合格代表人数与2012年中委会选举完全相同。独立审计人员执行并见证了2013年的重选,也确认了这一点。重选通知也已寄交给每个合格代表,邮资凭证已在2014年提交给社团注册局。

2. 社团注册局也说,合格代表人数有差距,因为据报道2012年中委会选举中有865个合格支部,2013年则据报道有985个支部。这个未经证实的指责显示,2013年的重选多了120个支部。
这是错误的。
(i) 2012年共有751个合格支部。来自同样的751个合格支部的2,576名代表,都被知会了2013年的中委会重选。
(ii) 2013年,民主行动党确实有985个支部。无论如何,只有751个支部的2,576名代表有资格在2013年的重选投票。
(iii) 与2012年中委会选举的从来不是865个合格支部。865这个数字首次出现在虚构的陈奥古斯特神父伪造的声明《一个公道者:中委会选举的诈骗》。
(iv) 2014年12月10日,林吉祥针对陈奥古斯特神父的报道,控告《马来西亚前锋报》的出版社诽谤,结果取得胜诉,并获得吉隆坡高等法庭判予RM250,000的损害赔偿。

因此,问题是为什么社团注册局根据法庭确认的虚构报道作出决定。

另外,我们驳斥社团注册局现在采取的立场,即由2013年选举而组成的中委会的所有决定都是无效的。社团注册局应该记得2014年9月23日在吉隆坡高等法庭与民主行动党达成的协议——“社团注册局承认,2013年9月29日选出的民主行动党中委会,可以根据民主行动党党章,执行民主行动党日常管理的所有权力、职能和职责。”

我们要重申,民主行动党不怕举行党选。2013年选出的现任中委会任期即将届满,而且我们正在组织大会选举新的中委会。社团注册局现在要求民主行动党根据2012年代表名单再次重选,而不是根据2017年的名单,是非常荒谬的事。

目前,民主行动党有几个选择,包括不情愿地举行重选,以及对社团注册局的决定提出法律挑战。与此同时,我们将尽力与社团注册局会面,讨论下一步行动。无论如何,到目前为止,与社团注册官会面的努力一直未成功。

我们希望,为了正义和公平竞争起见,社团注册官可以负责任地并专业地采取行动,尽快与我们会面。


继续阅读...

希盟各党平起平坐 难道国阵内部巫统一党独大更好?

行动党沙巴秘书陈泓缣奉劝自由民主党副主席陈树仁,先研究好国阵领导层的排阵,才来对希盟领导理事会的排阵指指点点。他反问,难道国阵领导层中各大职位全部都属于巫统领袖,会比希盟模式更好?

也是斯里丹绒区州议员的陈泓缣发表文告,回敬陈树仁大大的提问“为何希盟领导层没有沙巴人?”,这么表示。

“希盟和国阵,是完全不同概念的政党联盟。国阵的主席、署理主席、财政、秘书、青年团长和妇女组主席都是哪一个政党的?全部都是巫统的领袖!那么,其他12个成员党党魁的角色是什么?统统都是国阵最高理事会中的副主席!有名无实的副主席,重要的执行单位之首全都是巫统要员,那不是巫统一党独大是什么?”

“说穿了,基本上国阵最高理事会的主席、署理主席、财政、秘书、青年团长和妇女组主席,都和巫统的相关党职的人选一摸一样。也就是说,巫统的领导层,牢牢控制了国阵!陈树仁,先照照镜子,反思你自民党在国阵内部卑微位置!如果巫统不帮丹绒卡布,分分钟连党主席张志刚也会输掉席位!”

他反问陈树仁,“难道来自沙巴的沙列赛益受委国阵财政,就能更反映沙巴特权?砂拉越没有巫统,因此不能列在主要位置。为何你不为砂拉越国阵成员党出头,要求土保党这个国阵第二大党的党魁列位国阵署理主席?”

希盟领导理事会能够诞生,是经过多重的磨合,没有一党可以独自决定希盟的走向。回顾历史,反对党从能够推出共同纲领、多次影子内阁难产、到现在终于出炉了的希盟领导理事会,都是进步和突破。要各个主要反对党从陌生到合作到磨合共组领导层,是个有赖政治智慧去解决的艺术。

在希盟领导理事会名单中,公正党有四人、行动党三人、土著团结党三人、诚信党两人,相当程度反映了各党的目前势力和潜在能力。这份名单的主要考虑因素,是巩固马来同胞对希盟的信任。来届大选,势必吹起马来海啸,才能一举改朝换代!

“马来人选择换,才能改变巫统一党独大的格局。”

他说,现在这份名单还没有列进理事会成员,许多高知名度领袖都还没有列入其内,如公正党的拉菲滋、行动党的潘俭伟等。况且,这份名单,以及共同党徽是呈上去给社团注册局去批准的,国阵控制的官僚敢不敢放行,还有待观察。他胸有成竹的表示,稍后,沙巴必定有代表在希盟领导理事会。

行动党沙巴秘书兼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2017年7月18日文告


继续阅读...

2017年7月19日星期三

裁决潘俭伟案掀争议 法官退审林冠英案



槟州林冠英购在购屋案中入禀上诉庭挑战反贪会违宪,而承审反贪会是否违宪一案的其中一名上诉庭法官,又受到林冠英挑战。这名法官叫依德鲁斯哈伦,是驳回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挑战移民局案件的法官。


继续阅读...

INVOKE采访希望联盟



继续阅读...

"葛尼水岸"是林冠英礼物? 行动党与巫统部长互呛



捷运一号线竣工后,却因这究竟是否算是首相纳吉对人民的"赠礼"引发了口水战。

通讯部长沙烈赛益宣称捷运是首相纳吉的赠礼,引来两名行动党议员潘俭伟和杨巧双的抨击。沙烈遂抬出槟首长林冠英"葛尼水岸赠礼论"以牙还牙,却遭林冠英驳斥指控不实。


继续阅读...

2017年7月18日星期二

希盟1014办集会 上街反对盗贼统治

转载自《当今大马》:



随着希望联盟已经就一马公司课题发动全国巡回解说,希盟定于10月14日发动集会,呼吁民众一起上街反对盗贼统治。

虽然希盟早前拟定于9月举行爱国反贼集会,但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证实,该集会将在10月14日举行。

他昨日在沙亚南的“爱国反贼”群众讲座上说,这项集会旨在向民众解释,一马公司及美国充公行动。

“这将是向人民,特别是乡区居民,解释一马公司课题的最大集会。”

“今天是集会前巡回讲座的开始。”

时间地点稍后公布

无论如何,潘俭伟指出,集会地点及时间将会在稍后才宣布。

他随后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证实这项集会已经展延。

6月末,希盟宣布成立一马公司案工作委员会,并计划在9月举行爱国反贼的抗议集会。

6月16日,美国司法部在最新一波充公行动中指称,一马公司多达45亿美元遭到挪用,并寻求充公源自一马公司的5亿4000万美元资产。若加上去年7月与上周的首两波行动,此案要充公的资产加起来,总共达到约17亿美元。

总检察长阿班迪旋即抨击美国司法部对首相纳吉“含沙射影”,同时坚持一马公司案清白无瑕。首相纳吉新闻秘书东姑沙里弗丁则斥责,美国司法部另有所图。

早在去年1月,阿班迪就宣布纳吉在“捐款案”与“SRC案”都没有犯法。


继续阅读...

(巴生谷)“爱马来西亚,反盗贼统治”巡回论坛





日期: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
时间:晚上9点
地点:iDCC, 沙阿南15区
位置:https://waze.to/lr/hw281qq4w6


继续阅读...

2017年7月16日星期日

涉1MDB案楊家偉監54個月 潘儉偉:接下來到誰?

转载自《中国报》:

(麻坡15日訊)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認為,新加坡瑞意銀行前財富規劃員楊家偉涉一馬公司洗黑錢案被判坐牢54個月,是一馬公司案件另一個很大的進展。

他指出,下一步遭控洗黑錢的人士將會是誰,值得大家關注。

潘儉偉也是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他昨晚出席在麻坡中化校友會禮堂舉行“1MDB愛國鋤賊”巡回講座,被媒體詢及此案情發展課題時,作出上述回應。

潘儉偉主講的“1MDB愛國鋤賊”講座,剖析1MDB一馬公司的種種經濟弊端
他說,那是第一次有關一馬公司的錢在外國被洗黑錢,主角之一楊家偉被判有罪,雖楊家偉是名小人物,但更令全球關注的是下一位會被控洗黑錢的“同僚”會是誰,那才是關鍵。

他更提及,下一位該是劉特佐和其同僚,而那也很直接地會扯到首相夫婦。

劉特佐沒證據反駁

他強調,不難發現劉特佐與我國政府所講的話都很符合,因他們沒有本事憑證據來反駁,而只以外國干涉及有政治陰謀來轉移焦點。

他也說,目前美國司法部方面,還沒有判斷或提控任何人洗黑錢,只是沒收一些相關值錢物品。

他透露,隨著有人因一馬公司的錢涉洗黑錢而被判有罪,劉特佐也突然通過發言人指那是政治陰謀,足以證實劉特佐已沒有證據反駁,並以政治因素試圖洗脫掉其概念上的罪名。

“1MDB愛國鋤賊”巡回講座,吸引約百名民眾出席聆聽。

潘儉偉:再不改朝換代或出現 2MDB 3MDB


(昔加末15日訊)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說,若將一馬發展公司事件寫成好萊塢劇本,相信人們都難以相信,但此事確實在我國發生,如果來屆大選再不改朝換代,難保將來不會出現“2MDB”、“3MDB”。

他今早在利民達“1MDB愛國鋤賊”巡迴講座時說,他自7年前首次在國會提及一馬發展公司,而此案件導致我國已失去420億令吉,並非190億令吉。

潘儉偉向民眾講解一馬發展公司案件發展。

潘儉偉說,現在政府實行消費稅、關稅局嚴查追稅,一馬發展公司面臨債務危機,債務卻由人民來承擔。

他指出,我國資源豐富,但人民過得很辛苦,顯示我國領導層貪污已達到恐怖地步。

“國陣政府發展承包‘買貴’了,但人民抱持‘讓政府多賺一點,人民平安過日子就好’的思想,但如今已‘偷’太過分,現在已有420億令吉不見。”

他說,上屆大選改朝換代不成功,主要是當時沒有一馬公司醜聞,如今馬來選民反風已形成,是因為消費稅實行后,人民生活水平變糟,加上前首相馬哈迪如今已是希望聯盟戰友。

“我們只要5%至10%,即約700張馬來選票,就能拿下昔加末。”

行動黨利民達區州議員陳正春說,許多國家已調查一馬公司案件,若調查有誤,為何政府不通過國際法庭起訴其他國家政府誹謗。

他說,這是史上最大的金融醜聞,從未有任何課題能如此延燒多年,但政府面對多番質問並沒給予合理解釋。


继续阅读...

2017年7月15日星期六

希望联盟

希盟执政后,将推行七大新政,努力达成六大目标,包括释放安华、终结纳吉盗贼政权、废除消费税等等。

希盟冀望继续得到人民的支持,重燃换政府希望,完成改朝换代的使命。

本届大选,让不满和愤怒掀起全民海啸,坚持走完最后一里路,入主布城指日可待。

【希盟六大目标】
希盟承诺执政后推行体制改革,拨乱反正,并推行以下六大目标:
一、终结由纳吉领导的“盗贼统治”政权;
二、恢复宪法所赋予法律的主权和崇高地位;
三、废除及纠正所有在纳吉政府执政期间违法及典当人民福利的施政,包括追讨回一马公司所造成的财务亏损;
四、释放所有政治犯及撤销所有政治检控;
五、改革法律与首相所滥用的机构;
六、限制首相任期两届。


【希盟百日新政 】
希盟宣布,一旦在来届大选执政中央,不仅会推动体制改革,还会在上台100天内废除消费税,并争取释放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
如果希盟入主布城,将在成立政府的一百天内推动7大新政:
— 废除消费税
— 稳定油价
— 减轻人民负担
— 全面改革体制
— 肃贪
— 成立皇委会查一马公司
— 重整联邦土地发展局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88480


继续阅读...

2017年7月14日星期五

“爱马来西亚,反盗贼统治”巡回论坛

柔中和柔北的朋友注意了!“爱马来西亚,反盗贼统治”柔州巡回论坛,就在这个星期!

潘俭伟来到柔州为您讲解1MDB丑闻最新又恐怖又精彩的进展。

欢迎大家到以下的地点及日期听“爱国锄贼”的特别讲座。



拉美士站
https://www.facebook.com/LimEngGuan9488/videos/1399840973438581/

欢迎大家在来临的星期六(7月15日)前往居銮津津酒楼,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与八打灵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将在“火箭讲堂”上为你揭开一马公司弊案背后疯狂的真相!


请帮忙宣传!


继续阅读...

2017年7月13日星期四

若形势逼不得已 行动党或会重选

转载自《亚洲时报》:

(吉隆坡12日讯)虽然行动党中委会上周六指称重选课题不存在,但根据两名资深领袖,若形势逼不得已,行动党可能会向社团注册局低头,第二次重选。

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形容,行动党现在的处境,犹如肉在砧板上。“你有办法不重选吗?我们在刀口上,我们又不是做政府,它要撤销你的资格,你不是会更惨?”

“……其实我们没有什么选择,我们说过不要重选吗?没有讲嘛。”

但郭素沁补充,行动党必须收到注册局的正式书面通知后,方能决定下一步。

“我们很无奈,他们要我们重选,不懂要怎样为难我们。”

询及若行动党听命重选,是否担忧遭人批评妥协时,她重申,行动党是别无选择。

■没有排除重选可能

她反问,若《当今大马》面临类似遭遇,又会如何处置?

“我问你啦,若有人要吊销《当今大马》商业执照,命令你办一场年度大会,你做不做?你有选择吗?”

“你要继续生存,你要遵守条规。我们不怕什么人骂。若行动党遭到吊销,对大家都没好处。”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受询时也证实,重选是行动党考虑的其中一项方案。

但他强调,一切须待行动党接获社团局公函后才有定论。

询及是否不排除重选时,潘俭伟说:“没有排除。”

2012年12月,行动党举行2013年至2016年的中委会改选,但隔了半个月后承认摆乌龙,置票错误,而修正中选者名单。

不过,社团局介入调查此事,并认为其中涉及选举操弄。

虽然行动党一开始表明无意重选,但在社团局要求下,最终在2013年9月29日举行重选。不过,社团局却拒绝承认行动党重选的成绩。

行动党在2014年1月入禀法庭,就社团局拒绝承认该党重选后的中委会一事,寻求司法裁决。

2014年9月,社团局在高庭上承认,行动党中委会可以展开其所有职权,因此行动党同意撤回对社团注册局的诉讼。

不过,官司甫落幕两周,社团局反口,声称该局坚持不承认行动党重选后的中委会。

惟时隔4年后,社团注册局上周五(7日)发文告指,行动党在2013年9月29日举行的重选并不合法,因此指示行动党再次重选,以选出20名中委会成员。但社团局强调,目前无意吊销行动党的注册。

行动党中委会上周六召开紧急会议后坚称,早于2013年完成重选,因此再次重选的问题不存在。不过,该党将在接获社团局正式信函后,寻求尽快会晤社团注册局以厘清重选事宜。

不过,社团注册局迄今还未向行动党发出正式书面通知,遭到行动党强烈抗议。


继续阅读...

2017年7月12日星期三

社团注册局出尔反尔?



社团注册局有本身的工作指南,针对社团投诉的调查和结果的工作天是179天,社团局为何拖了4年才来要求火箭重选,这合理吗?社团局到底安什么心,打什么算盘?

社团局工作指南(第6项),点击: http://www.ros.gov.my/index.php/my/piagam-pelanggan


继续阅读...

ubah.tv在线专访





继续阅读...

追月逐花痴妄想 入山随梦醒时无

转载自《光华日报》:

隆门客栈

11/07/201717:12

『敏大臣宣称雪州仍是民联政府掀起千层浪。有传,敏大臣要伊党在雪州成为希联竞选伙伴,并要求公正党、行动党、伊党各让出一些议席,交给诚信党和土团党上阵云云。敏大臣这个如意算盘打的响吗?』

民联vs希联,一个是已解散的联盟,一个是新建立的联盟,雪州政府究竟是个怎么样的政党联盟形式,关心政事的雪州选民有太多问号了。

敏大臣突然宣称雪州仍是民联政府,让雪州继续蒙上一层摸不透的迷雾。原来,纷纷扰扰了这些日子,在敏大臣心中依然魂萦民联,或者正确说敏大臣最爱仍是月亮,即使月亮正式和蓝眼切割,蓝眼仍不识好歹继续死缠烂打?

好吧,换作男女关系该怎么形容?兴许这样说呗,火箭和月亮,因误会而结合,因了解而分开,同床异梦干脆早点分离;蓝眼和月亮,却是诸多纠结,当月亮不要蓝眼,蓝眼却犹痴痴缠,尤其敏大臣始终不肯放手。

在野党支持者未免狐疑,既然民联解散了,既然月亮亦与火箭、蓝眼分道扬镳,何以雪州政府仍然保持三党联合执政?敏大臣的解释是,当初选民委托民联执政雪州,他有必要执行选民的委托直至下届大选云云。

哦?月亮马上维护敏大臣的说法,换言之分手后继续同床没有问题?

好了,对在野党而言,雪州联合政府,一直是个问题。但是吵吵闹闹一阵,就被扫在地毯之下。这一回,是诚信党再挑起。7月4日,Malaysia Insight报道,雪州诚信党一哥依占哈欣,促请敏大臣停止拉拢月亮成为竞选伙伴,反而应该尽速成立雪州希联秘书处迎战大选。

依占哈欣不满雪州希联秘书处的成立受到拖延。尤其,雪州一些国会选区,包括莎阿南、加埔亦已成立区级希联秘书处。

诚信党认为雪州选民开始混淆,依占哈欣甚至大胆预测,要是蓝眼坚持和月亮合作,希联恐将失去雪州执政权,因为非马来选民将因为月亮而拒绝希联。

可是,如今显而易见,敏大臣为了拉住月亮不惜阻挡希联?

7月5日,当敏大臣宣称雪州仍是民联政府,火箭领袖终于按耐不住冷嘲热讽,火箭雪州一哥潘俭伟在脸书发帖:“笑还是哭?(哭笑不得?)”

火箭雪州州委刘天球也在脸书直接打脸:“敏大臣,宣称雪州是民联政府,完全是你个人的想法。我们不会认同你。现在,你竟然想着在大选后继续让月亮留在雪州政府。拜托,别那么天真。”

7月6日当晚,敏大臣召集蓝眼、火箭党等州议员紧急会议。约有20人出席,敏大臣解释为何要保留雪州民联政府,主要是大选在雪州全面避开三角战。根据消息,敏大臣称火箭在雪州受影响最微,因为火箭上阵几是城市选区,但蓝眼可能在三角战中面临重挫,因为蓝眼上阵都是半城乡或乡区。

有探子说,敏大臣的看法,不等于蓝眼所有人的看法,拉菲兹曾称雪州即使月亮全面三角战,新联盟希联依然可以突围胜出,当然可能会折损一些人马,未必能保持505的辉煌大胜。

此前,月亮曾扬言欲在雪州竞选45州席,意即除了月亮原本上阵的21席,或将全面插足蓝眼的选区和一些火箭选区。

根据蓝眼分析,蓝眼现有雪州13州席,其中5席风险比较高,包括依约(739票)、美丹花园(3731票)、哥打胡姬(4503票)、峇都知甲(3805票)、峇都急(3261票)。

即使三党维持这种不寻常关系,接下来大选希联又该如何安排?

有传,敏大臣要月亮在雪州成为希联竞选伙伴,如此即可全面避开在野党混战使国阵得益。据称,敏大臣亲信曾经放风,蓝眼、火箭、月亮应各让出一些议席,交给诚信党和土团党上阵云云。

探子回报,敏大臣在前述紧急会议上也反问:“何以火箭不需要让出议席给盟友?难道火箭全胜15席可以执政雪州吗?”

是吗是吗?如果这是真的,胡一刀不认为敏大臣如意算盘打的响。一来,即使马来选民略多的新古毛、双溪比力,火箭绝对不会拱手相让;二来,月亮也不会让出议席;三来,诚信党亦宣称和土团党准备瓜分月亮的20席。

中国有句至理名言,有胆无识不成事,有识无胆要坏事,有胆有识才能成大事。胡一刀且胡诌一句:“追月逐花痴妄想,入山随梦醒时无。”哎呀,痴妄想,醒时无,在野党好不容易才组成新联盟,会否因敏大臣的追月逐花、寻梅听雪,让新联盟在大选前就再次破局?#


继续阅读...

关注潘俭伟挑战出国禁令案 国际特赦忧判决有政治动机

转载自《当今大马》:

随着上诉庭驳回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挑战移民局出国禁令上诉,国际特赦组织担忧,这项法庭裁决或有政治动机。

“国际特赦关注,法庭裁决有政治动机。”

“这项裁决是在政府逐渐加强打压异议之时所宣判,大马政治人物与人权斗士在毫无理由下,被禁止出国的人数越来越多。”

禁令妨碍人权工作者

国际特赦今日发文告指出,这项裁决将允许政府,继续恣意地发出出国禁令,以妨碍政治漫画家祖纳、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与社运分子希山慕丁莱斯等人权工作者的工作。

“这种打压行径包括,利用殖民时代恶法大肆逮捕,严厉禁止表达与和平集会的人权,及最近禁止人权斗士与政府批评者出国的趋势。”

“禁止人权斗士出国,进一步阻碍他们的工作,严重破坏他们与国际人权运动的连接。”

因此,该组织呼吁大马政府,尊重与保护表达、结社与行动自由的权益,移除违反国际人权标准的出国禁令。

潘俭伟挑战出国禁令

潘俭伟多次追缉一马公司案件,他是在2015年7月22日要离境出访印尼日惹时,遭移民官员拦下,才发现挨了出国禁令。而这次禁令源自警方以损害议会民主罪名,针对他的调查。

潘俭伟较后向吉隆坡高庭提出司法审核,挑战这项禁令。不过,法庭于去年7月27日驳回挑战,声称宪法并没有保障国民,包括潘俭伟的出国权利,而且根据移民法令第3(2)条文,移民局总监有权发出禁令,阻止某人离境。

政府已在2016年11月左右撤销禁止潘俭伟出国的禁令。

然而,上诉庭7月5日驳回潘俭伟的上诉,裁决尽管大马公民持有国际护照,但并不享有出国的权利。换言之,政府有权禁止其出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