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0日星期二

(沙巴)盗贼统治:沉沦的马币与失窃的百亿



此乃中英双语论坛。

日期:2017年1月13日(星期五)
时间:晚上7点半
地点:Hotel Lintas View, Jalan Lintas, Kota Kinabalu

入场免费,欢迎大家踊跃出席。

欲知详情,请联络016-7231715或016-8059091。


继续阅读...

2017年1月9日星期一

改善路面建棚架 灵市50万美化SS2巴刹

转载自《南洋商报》:


吴宝光(右)现场挥毫,为比赛拉开序幕。前排左起为潘俭伟、杨美盈、曾庆年及潘银珠。

(八打灵再也8日讯)八打灵再也市政厅计划耗资50万改善SS2巴刹,并会在农历新年后与小贩展开对话时,展示设计草图,一旦一切顺利,料最快于今年下半年动工。

有关改善计划包括美化巴刹路面及兴建棚架,小贩日后可在舒适的环境下营业。

百乐镇区州议员杨美盈指出,巴刹改善后并不会影响居民的日常生活,因为小贩休息时巴刹路段仍可通车。

“我们也计划晚上时分在该处做其他用途,如夜市等,借此带动当地的文化。”

她今早在出席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举办的“街头挥春比赛”后说,该巴刹已有20、30年历史,现有逾200个登记小贩,另有7、80个非法小贩。

“不排除巴刹改善计划完工后,会合法化部分的非法小贩。”

八打灵市政厅耗资85万令吉在SS2进行实验计划,把有机废物(Organi c Waste)转换成电源。

有机废物转换成电源

杨美盈指出,上述计划于今年初展开,2架负责转换能源的机器已被放置在巴刹附近的垃圾房,机器把有机废物转换成气体后,再转换成电源。

“巴刹内会制造很多有机废物,惟计划只开始了约1个星期,小贩们仍不太了解垃圾分类法,目前尚在适应中。”

此外她说,SS2新的“模范厕所”已完工,料下周进行开幕。

“该厕所是灵市政厅在该区的试点计划之一,厕所内除有育婴室外,还设有祈祷室等设施,耗资逾20万令吉。”


吴宝光(右)现场挥毫,为比赛拉开序幕。前排左起为潘俭伟、杨美盈、曾庆年及潘银珠。

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

街头挥春赛年味浓


逾百名民众参与由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举办的“街头挥春比赛”,带动了新年气息。

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副总干事潘银珠致词时指出,该会每年坚持举办比赛,是希望能藉此鼓励障友融入社会,把中华文化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

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希望大家继续努力把中华文化继续保留,把马来西亚变成真正多元宗族、宗教及语言的国家。

其他协办团体包括八打灵再也南区居民协会、八打灵小贩商业公会、SS2B居民协会及兰亭书艺社,出席者有活动筹委会副主席曾庆年、兰亭书艺社顾问吴宝光及各协办团体代表。

4月办职工培训营

另外,2天1夜的第十三届“阳光天使”职工培训营于4月22日至23日,在Dynasty Hotel举办。欲知详情,可联络03-7873 6579/03-7875 8609或电邮:beanangel@beautifulgate.org.my。


继续阅读...

2017年1月8日星期日

五鄉村近三百家庭逾兩千人受惠/根地咬丹南與冰湘岸/火箭地下水計劃完成

转载自《华侨日报》:

【亞庇七日訊】來屆全國大選放眼根地咬、丹南與冰湘岸三國席的民主行動黨在被視為本土反對黨強區冰谷推行的地下水計劃已經完成,預料該黨國會領袖林吉祥將於下週六主持推展禮。

該黨州主席黃天發今日率黨要舉行新聞發佈會宣佈,該黨自二零一三年推行『沙巴之夢』計劃以來規模最大的該項地下水計劃在根地咬縣冰谷大紅花村(Bunga Raya)展開,惠及五個鄉村共二百八十二個家庭超過二千人。

該黨向民眾募捐,前後花了一年時間籌獲廿五萬令吉來推行該計劃。

他表示,過去三年來,該黨展開『沙巴之夢』計劃落力服務根地咬、丹南與冰湘岸選區,已得到當地居民的廣泛認同。

他說:「我們不貪圖未曾服務的選區,本地反對黨要與我們合作所開出的條件必須合理。」 然而,他表示該黨仍然撇開門戶與本土反對黨磋商。 他表示,該黨有信心來屆大選攻下該三區,如果能與本土反對黨達致競選協議以一對一對抗國陣,勝望會更加高。

他說,民主行動黨三年來接二連三在沙巴推行和完成『沙巴之夢』系列計劃,而且將會繼續俾讓更多偏僻地區村民享受干淨水供,通路和教育等基本需求。

秘書陳泓縑指出,該地下水計劃在完成的同時,也帶來二個重要訊息,即是凝聚全國力量能使夢想成真。

他說,該黨透過拍賣活動,從西馬籌獲十三萬令吉來推行該計劃,沙巴漢與火箭同行絕不孤單。

此外,他指該計劃足以證明民主行動黨推動公益不挑選區,甚至在被視為本土反對黨強區冰谷。

該黨昨日召開州執委會會議編定近期活動,包括於本月十三日安排黨中央宣傳秘書兼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前來向本州青年分析國家政局,經濟及就業機會等課題。 其他活動包括舉辦在內陸省舉辦保健與教育生活營,西馬自願專業人士前來督導。


继续阅读...

“帕克兰德须证明表现更好” 潘俭伟促重新审核一马财报

转载自《当今大马》:

德勤辞去一马公司稽查工作半年后,帕克兰德取而代之。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点出,该公司的首要任务,即重新审核不获采用的一马公司2013年与2014年财务报表。

他今日发文告指出,无论一马公司委任的新稽查公司,是帕克兰德还是本地会计公司Aftaas(Afrizan Tarmili Khairul Azhar),尚属次要,更关键的应是新公司会否履行“独立稽查公司”的职务,调查一马公司账目。

“这是Aftaas最佳机会,证明他们可以比毕马威、德勤等全球巨头做得更好。他们(巨头)稽查工作一塌糊涂,签发的账目误导或存有欺诈。”

他说,德勤与毕马威无法在2010年3月至2014年的财务报表查出任何舞弊,而国家银行、瑞士律政司长、美国司法部、国会公账会等却证实,一马公司资金确遭挪用。

首要任务是重新审核

潘俭伟续说,这令德勤与毕马威蒙羞不堪,德勤更不得已宣布不再采用2013年3月与2014年财务报表。

“无论一马公司董事与管理层想什么,帕克兰德或Aftaas有必要详尽核查过去一切可疑账目。”

“因此,Aftaas的第一项任务,就是重新审核与表述,德勤宣布不再采用的一马公司2013年与2014年财务报表。”

“公司法令要求(公司)每年提呈财务报表,而这(财务报表)须由公司注册官委任外来稽查公司批准。履行上述职务,是独立稽查公司的法定要求。若无法在适当时间完成,董事可入狱最高5年或罚款3万令吉。”

“确立了‘正确’的期初结余,Aftaas就可稽查早2015年与2016年账目。 这两份账目早已超过期限。”

德勤财务报表不能用

随着美国司法部在去年7月发起充公行动,一马公司与德勤双双宣布,任何单位不应再采用一马公司2013年与2014年经审计的财务报表,直至美国法院有所裁决。

Aftaas是一马公司第四家稽查公司。前三家分别为安永、毕马威、德勤。

一马公司前身登州投资机构(TIA)是于2009年3月首先委任永安(Ernst & Young)为稽查公司,但在一马公司提呈首个财务稽查报告前,于2010年9月中止永安服务。

一马公司之后委任国际四大稽查公司——毕马威(KPMG)为新稽查公司,毕马威在2010年、2011年及2012年负责稽查一马公司。

但毕马威之后遭一马公司开除,一马公司之后委任德勤为新稽查公司。


继续阅读...

2017年1月7日星期六

未止跌回扬.“证明马币非受油价拖累”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6日讯)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批评,财政部秘书长丹斯里依尔旺称经济不景仅是特定人士制造负面印象所致的说法是无根据的,因为我国的生产量面对令吉贬值的情况下不仅没有受鼓舞而增产,反而连续21个月缩产;说明了我国经济的确实情况。

他昨日在行动党创立50周年雪州筹款晚宴上指出,国际原油价于去年底回弹至每桶50美元以上价位,却不见令吉汇率止跌回扬,也证实了政府过去说令吉汇率下跌与我国是石油生产国、国际原油价格暴跌有关的说法,是无法成立的。

陆兆福:国阵也不看好马华

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也表示,内政部副部长拿督诺加兹兰有信心巫统能在下届选举赢得80席国席,而东马盟党能帮助赢得其余50个国席,只说明了马华及其候选人不被国阵政府寄以厚望。

惟他也认为,诺加兹兰有关预计有些过于乐观,因为全国人民包括巫、印裔选民都清楚感受经济不景,加上巫统前副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退出国阵预料将冲击国阵在沙巴至少7、8个议席的选情,及考虑其他因素的发酵。

张念群:华校拨款惯被“孤立”

柔州行动党副主席张念群则促请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等人不要借向首相要求华小5000万令吉拨款一事以进行“邀功”,并认为华校的财政预算案拨款需要内阁甚至首相特别插手,只说明了华校拨款被“孤立”已成为常态。

她也挑战,廖中莱、魏家祥等人对此课题进行辩论。

欧阳捍华:大选或如英媒所料9月后


雪州行动党秘书欧阳捍华表示,全国大选确实有可能如英国《金融时报》所预料在9月后举行,因为国阵政府很可能将等待于3月至6月的国会期间通过选委会的最新选区划分议案,同时在等待8月的东运会、国庆等大型活动结束后再举行选举。

他认为,雪州在此次选区划分建议中受影响最大,因此促华裔选民勿认为希盟将在雪州轻易胜出。

其他出席者包括,行动党社青团长黄家和、雪州行动党副财政刘永山、州委杨美盈及拉吉夫。


继续阅读...

2017年1月5日星期四

经济低靡与水灾来袭时出国 在野党抨纳吉度假时机不对

转载自《当今大马》:

首相纳吉一家乘坐政府专机到澳洲度假惹非议,虽然内政府副部长诺嘉兹兰挺身护主,但在野党议员认为,纳吉如今出国度假的时机并不对。

公正党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纳吉不应在国家经济低靡之际,出国进行奢华旅游。

尽管拉菲兹认同,诺嘉兹兰指首相搭乘政府专机度假,是出自保安考量,但他也说,应从国家经济进展来评估此事。

违反预算案撙节政策

他点出,纳吉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也采纳了撙节方针。

“首个应该砍掉的花费是专机开销。他不能继续利用这架专机,甚至在国内飞行也不行。这有违他的政策。”

“我估计,政府每年必须掏出7000万令吉,租赁和使用5架专机。”

“这是轻率的开销。这显示他并不在乎人民是否受苦。在其他国家,他可能必须辞职。”

拉菲兹也是公正党副主席。他敦促政府,草拟一个使用政府专机的指南。

“至少,我们要求,首相夫人(搭乘政府专机)必须偿还等同于商务机机票的每一分钱,就像美国。”

水灾来袭却出国度假

诚信党瓜拉吉赖国会议员哈达蓝里受访时则点出,纳吉一家乘机出游之时,国人正好遭水灾影响。

“当有些吉兰丹人因为水灾而必须住在救灾中心,我们的首相搭乘飞机到处旅游。这令人质疑,首相是否与民脱节。”

哈达蓝里说,他原本以为正副部长会劝告纳吉节俭。

他认为,与其出国旅游,纳吉一家大可留在国内旅游。

“他不够敏感。我不肯定,马来西亚是否应得这种首相。”

促纳吉应该以身作则

至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受访时说,首相应该以身作则,立下节俭开销的榜样。

我不知道,他是否享有这个权利。不过,当经济状况仍令人泄气时,他(这么做)将招致坏印象。”

另外,伊党波各先那国会议员玛夫兹则形容,纳吉如此使用公帑,非常“无礼”。

纳吉一家日前在澳洲度假,大马政府的空中巴士A319型号飞机也在当地空域来回飞行。

惟诺嘉兹兰强调,纳吉身为一国之相,搭乘政府专机度假符合权利。


继续阅读...

2017年1月3日星期二

八打灵再民主行动党团结晚宴


全国大选随时吹起号角,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巫统一向国库通党库,若要打倒这个政治怪兽,我们还需大家慷慨解囊。

有鉴于此,我们将会在八打灵再也主办一场全华语的团结晚宴,筹募八打灵再也一国三州总共四个议席的竞选经费。详情如下:

主题:改变在即,斗争到底! (Terus Berjuang)
日期:2017年1月5号(四)
时间:晚上七点半
地点:星光海鲜庆丰楼, Jalan 51A/241, Seksyen 51A, Petaling Jaya

演讲嘉宾:潘俭伟、陆兆福、张念群、黄家和、欧阳捍华、刘永山、杨美盈、拉吉夫。

餐劵一桌十席为RM800。黄金和白金赞助餐劵每桌为RM1500和RM3000。欲知更多详情,请电邮联络dapdinner@gmail.com,或致电016-8782472。

支票抬头请写:“DAP Damansara”,Maybank户头号码:5141 9634 2008

谢谢大家过去的鼎力支持,我们相约在105!


继续阅读...

关丹士满慕政治座谈会



1月6日(星期六)| 晚上9.30pm |
关丹士满慕社区中心
主讲人:拉菲兹、末沙布、赛夫丁、傅芝雅、潘俭伟、哈达蓝利、赛益依布拉欣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22日星期四

讥第二财长是“狼来了”牧童 潘俭伟指信心危机重挫令吉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第二财长佐哈里大派定心丸,敦促民众勿对令吉贬值感到恐慌,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反讥,佐哈里是一名高呼“狼来了”的牧童。

潘俭伟直指,由于大马当局没对付窃国大盗,令大马面对全球信心危机,才是猛挫令吉的根源。

他今早发表文告表示,佐哈里的信心喊话,无法取信大马公众。

两年前已开始贬值

潘俭伟说,从2014年至2016年,令吉价值连续三年节节滑落。

“令吉兑美元汇率从2014年1月1日的3.281,大跌6.3%至当年12月31日的3.502。”

“2015年1月1日,令吉兑美元汇率从3.505猛挫18.5%,至当年12月31日的4.302。”

“虽然过去2年,政府及国家银行多番保证,令吉遭到低估,以遭无理地贬值,令吉价值今年进一步跌9.6%。”

政府犹如没头苍蝇

潘俭伟剖析,令吉重贬并非特例,而已是常态。

“因此,第二财长(佐哈里)犹如一名多次高喊“狼来了”的牧童。没有任何理智的大马人,会相信他的言论。”

“事实上,佐哈里的‘切勿恐慌’喊话或有反效果,因这显示政府犹如没头苍蝇,无法遏止令吉大贬。”

油价低靡已非借口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他批评,政府多次以低油价为令吉贬值辩护。

不过他说,2016年12月的每桶原油价格为55美元,比2015年的12月的36美元57美分,还高出50%。

潘俭伟认为,即便世界原油价格疲软,导致令吉价值在2014年及2015年重贬,但2016年原油价格反弹,令吉不应该继续成为表现最差的货币。

“一号官”安然无恙

他说,除了部长,大马公众都知晓令吉表现差劲的根源。

“当我们被揭露是盗贼统治国,而大马当局及政府没对付肇事者,民众对大马货币及经济信心完全坍塌,这才是最根本原因。”

“正当美国司法部以一号大马官员称呼首相纳吉(见图),指他的大马银行账户私吞7亿3100万美元,但他可以安然无恙。”

“反之,政治漫画家等人士欲将他绳之以法,却面对警方打压和骚扰,所以当大马已失去海内外商人及投资者信心时,鲜少人会感到惊讶。”

不正视问题难解决

潘俭伟直言,除非政府及部长愿意正视问题并行动,否则大马经济及货币将没法提振。

周一,佐哈里大派定心丸,劝请民众无需惊慌,皆因只要大马政治稳定、政策方向正确,令吉价值将止跌回升。

今早令吉兑美元汇率为4.48。

纳吉向来否认涉及一马公司弊案,他更声称汇入其账户的26亿令吉,是沙地阿拉伯王室捐款。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17日星期六

“武吉牛汝莪之虎精神:迈向布城”筹款宴 林吉祥:反对党若胜选 旺姐慕尤丁任临时正副首相

转载自《光华日报》:

(槟城17日讯)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说,已故第二任首相敦拉萨在位时,其孩子包括现任首相纳吉曾建议在首相署内建设游泳池,当时敦拉萨向孩子说教“若把钱用于建游泳池,他要如何向人民交代”,但现在的纳吉在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事件上却不理全世界人的眼光。

敦拉萨曾向纳吉说教

他说,我国前三任首相即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及敦胡先翁在位时期,都不会容许类似一马发展有限公司事件的发生后,不须负起全责的事上演。可悲的是,如今此事件发生后巫统竟完全不提起此事,连国会也不允许反对党议员提问。

他昨晚在韩江中学礼堂举行的“武吉牛汝莪之虎精神:迈向布城”筹款宴上致词时说,上述“建游泳池”的“故事”是纳吉弟弟告知。


他指出,向来反贪污的我国第三任首相敦胡先翁在位时,积极打击贪污,因此也不会接纳一马发展有限公司事件的发生。他说,前首相敦马哈迪在此事件上,也表明了立场,对纳吉作出严厉批评。

仍支持安华任首相

林吉祥建议,一旦反对党在来届大选胜出,将由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及丹斯里慕尤丁分别担任临时首相及副首相。他说,针对“联邦法院驳回安华申请肛交案的司法检讨申请”一事,希联还有将来吗?

“从过去民联到希联,我们一旦执政中央,都一律推举安华出任首相,只有他并无其他人选。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人民要准备为国家作出改变。”林吉祥说,尽管联邦法院驳回安华申请肛交案的司法检讨申请,但对安华担任首相的支持仍保持不变。

被指反马来人及伊斯兰 林吉祥要巫统拿出证据

“我参与政治运动已51年了,何时曾反马来人及伊斯兰?”

林吉祥说,他要挑战巫统拿出证据,以证明他有这意图。

他说,如果他真的反马来人及伊斯兰,这51年来对方应该可以找到证据。可是巫统并没有证据,迄今都无法举证。针对有人透过社交媒体散播消息指槟首长林冠英曾发表支持缅甸逼害罗兴亚人一事,林吉祥说,林冠英未曾发表这番言论,此事内容不确实,后者也已作出否认。

冠英:玩弄种族宗教 转移人民经济焦点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国阵政府无法搞好国家经济,却转移人民的视线玩弄种族及宗教课题。

他说,家庭里的子女是否要成为穆斯林本来就是人家的家事,但国阵政府偏要插手干预,不久前玻璃市通过伊斯兰行政法令,让只要一方的父母是穆斯林就能决定未成年子女改教。

他认为,这是国阵政府为了转移人民对经济课题的不满,才刻意玩弄种族及宗教课题来转移焦点。另外,他说,马币贬值,不少国人不敢出国旅行,在近日的学校假期纷纷前来槟城旅游,因此槟城在过去的数天尤其周末出现游客爆满情况。

蓝卡巴感触忆述父亲

“加巴星与我们同在!”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蓝卡巴星说,虽然已故父亲——日落洞之虎兼前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加巴星逝世已两年,但大家都没忘记他。

蓝卡巴星周五(16日)在韩江中学礼堂举行的“武吉牛汝莪之虎精神:迈向布城”筹款宴上致词时,一时感触忆起父亲。

另外,他说,明年将是大选年,相信现在离大选已不久,但在净选盟5.0集会进行前,多名领袖被警方逮捕及扣查,甚至援引2012年国家保安(特别措施)法令(SOSMA)逮捕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

他指出,警方对上述领袖采取行动,是因为净选盟5.0集会为国阵带来极大冲击。

安美嘉:470万人未登记选民

大马人权协会主席拿督安美嘉说,目前,国内仍有470万人尚未登记成为合格选民,当中25岁以下青年占多数。

她呼吁大众鼓励还未登记者,尽速登记成为合格选民,以便在大选时履行公民责任投票。只要大家多贡献一些力量,国家就会有很大改变。

末沙布:遏制仇恨情绪

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说,中央政府企图玩弄种族及宗教课题,纳吉不只支持伊党,也纵容一些宗教司散布不是谣言,引起穆斯林仇恨情绪。

“诚信党的任务,就是要遏制类似上述谣言,避免更多穆斯林被玩弄种族情绪。只要是贪污舞弊的领导人仍在位,我们势必与他们对抗到底。”

潘俭伟:国阵胜选将涨税


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说,不少外国投资者已对大马失去信心,纷纷撤离大马或不来马投资,已致使马币汇率节节下滑。

他说,一旦纳吉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再次胜出,消费税将再提高,因为纳吉需要人民通过税务来填补“债务”。

另一方面,“武吉牛汝莪之虎精神:迈向布城”筹款宴,筵开95席(两席分别主座及媒体席),吸引近千名支持者及党员出席。

其中93席所售出的餐券总值13万5000令吉,现场筹款则筹获3046令吉。

出席嘉宾包括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亚依淡区州议员黄汉伟及斯里德里玛区州议员雷尔等。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15日星期四

臉孔貼綠精靈 大跳聖誕熱舞 網民惡搞火箭土團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15日訊)網民“惡搞”行動黨和土著團結黨,把行動黨秘書長暨檳州首長林冠英、國會領袖林吉祥和宣傳秘書潘儉偉、以及前首相敦馬哈迪與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的臉孔,貼上製作聖誕熱舞的動漫短片應用程序,末端更打出“在第14屆大選投選我們”的拉票字眼,猶如展開選前造勢的熱身宣傳。

這部使用Elfyourself應用程序製作短片長1分鐘7秒,近日在社交媒體廣泛流傳。

短片開頭是馬哈迪先率領林冠英和潘儉偉粉墨登場,接著是林吉祥與慕尤丁,馬哈迪、林冠英和慕尤丁更是配上笑嘻嘻的照片。

短片視頻所見,5名真實年齡加起來超過300歲的主人翁化身為綠精靈,頭戴綠色聖誕帽、身著綠衣和綠短褲,紅白條紋襪子與綠鞋的“活力男”,並在書房、辦公室和老板房間大跳勁舞與派送禮物。

同時,短片尾聲出現“在第14屆大選投選我們”(Vote For Us In GE 14)的字眼。

在聖誕熱舞短片中,只是近來打得火熱的行動黨及土團領袖,惟不見同是希盟成員的公正黨與誠信黨領袖蹤影;此外,網民為何選用潘儉偉,而非接任行動黨秘書長一職、呼聲最高的陸兆福,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至於製片網民的目的是“歌頌”行動黨及土團替兩黨拉票,還是另有其它意圖,同樣不明。(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14日星期三

如果认真对待霹雳苏丹针对反对大腐败的警告,今年被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辑获的1亿5700万令吉资产只是沧海一粟

文:林吉祥

首相署副部长拿督拉查里依布拉欣昨天在上议院揭示,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MACC)今年扣押和冻结了1亿5730万令吉的资产,去年为930万令吉,2014年为1,930万令吉。

如果认真对待霹雳苏丹——苏丹纳兹林沙对大腐败的关注,今年被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辑获1亿5700万令吉资产只是沧海一粟。

星期一,苏丹纳兹林沙在丹绒马林的霹雳州1438H圣纪节庆典发表演词,表示他对受高教育和高级别人员公开涉及腐败和刑事背信的关注。

他表示,根据媒体报道,腐败行为和刑事背信不仅猖獗,甚至是非常大规模。

苏丹纳兹林沙说,历史证明刑事背信和腐败的行为,以及滥用权力是导致许多政府垮台和文明崩溃的因素。

他说:“在伊斯兰政府的历史,许多倭马亚哈里发(Umayyad Caliphate)和阿拔斯哈里发(Abbasid Caliphate)的领导人,因为专注于世俗的乐趣,所以愿意使用他们的财富以保有权力。

“当权力被视为实现个人利益而不是信托的机会,政府的运作将受到损害,最终导致它的垮台和文明的崩溃。”

霹雳苏丹关注涉及政府高层人士的“大腐败”是最适当和及时的,因为马来西亚人民和国际社会都在询问,中国在逮捕“老虎”,而印尼在逮捕“鳄鱼”,为什么马来西亚没有在打击腐败的战争中逮捕“鲨鱼”呢?

在中国,自从习近平上台担任国家主席,9,000 万党员中的100 万因为贪腐被定罪,包括数十名副部长和以上官阶的官员,证明了在党内的崇高地位,不是“老虎”在调查和定罪行动中的护身符。

在印尼,高阶层“鳄鱼”反腐败的案件涉及前部长和高级官员最终被监禁已成为常见事件。

然而在马来西亚,在反腐败运动中仍然有一只待捕的“鲨鱼”。

反之,反腐败领袖如希望联盟的国会议员潘俭伟和拉菲兹、净选盟的领袖安美嘉和玛丽亚陈,以及学生领袖艾妮斯被迫害和惩罚,而应当为马来西亚大腐败负责的“鲨鱼”却被允许逃离法网。

拉查里在上议院宣布,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今年缉获并冻结了1亿5700万令吉,看起来有声有色,但是整个数额似乎可能是源自一个案件,即沙巴州水务局的腐败案件。这样的话,如果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在马来西亚的腐败水域有追捕“鲨鱼”的自由,这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国际透明组织把“大腐败”定义为“滥用高等级权力,牺牲许多人而使少数人受益,并对个人和社会造成严重和广泛的伤害。它往往不受惩罚。”

国际透明组织形容大腐败是“我们如今的巨大并未决的法律挑战之一”。

它说:“由于其严重性并且常常带来全球性的影响,打击大腐败必须是国际社会的责任。

“因此,大腐败应该被视为国际犯罪。

“国际透明组织已经制定了大腐败的法律定义,鼓励律师、学者、立法者和其他人设法加强高级公职人员和其他人的责任,因为这些人的腐败极其恶劣地危害公民的情况,却往往不受惩罚。

“如果被指定为国际犯罪,各国就可以行使类似于对待战争罪行的普遍管辖权。

“我们的目标:让国家机构为自己的个人利益服务,并把个人利益放在它们之前:人权、人的尊严、平等、发展的领袖们。”

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和马来西亚政府是否准备支持国际透明组织这场“反腐败”的全球性斗争?马来西亚反腐败委员会有没有打击马来西亚的腐败现象的特别战略呢?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9日星期五

马华门外抗议与伊党勾结 行动党再次准备镜子回赠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3点45分更新

雪州马华今日前往雪州行动党总部外拉布条,抗议雪州行动党仍与雪州伊党藕断丝连,出卖华社与原则。

而雪州行动党则再次准备一面镜子,欲回赠给雪州马华,借此嘲讽。不过,由于雪州马华领袖只在大门外抗议,而未入内提呈备忘录,导致雪州行动党没有送出这面镜子。

这场抗议活动是由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陈章成、马华雪州联委会组织秘书刘锦明及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梁国伟等马华雪州联委会领袖领导。

他们要求雪州行动党施压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革除所有雪州伊党行政议员,否则雪州行动党得退出雪州政府或解散党。

约60名雪州马华领袖及成员是于今早11点,冒着细雨抵达雪州行动党总部外,拉起布条高呼“狼狈为奸”、“行动党出卖原则”、“行动党出卖华社”、“解散行动党”等口号。

他们在外头拉布条及喊口号,虽然雪州行动党总部的大门敞开,但马华一行人没有进入行动党总部内抗议或呈交备忘录。

狠批行动党壮大伊党

他们较后在行动党总部外召开记者会,轮番炮轰行动党。梁国伟批评行动党壮大伊党,直到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要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动议,华社出现严重反对声浪后,才宣布与伊党切割。

但他说,迄今为止,无论是雪州政府、市议会或乡村发展委员会中,依然有伊党官员存在。

“双方还是抱在一起,完全没有切割,所以我要提醒华社,行动党在蒙骗华社。”

刘锦明则说,若雪州行动党有政治立场、原则及骨气,理应马上要求阿兹敏革除伊党行政议员及雪州各县市议会成员。

“既然你(行动党)认为不能与伊党合作,为何你们还可以同床异梦?”

“若你(行动党)继续和公正党成立雪州政府,我们无话可说,否则你得退出雪州政府,我会觉得你还有一点点骨气。”

拒评纳吉与哈迪关系

针对首相纳吉与哈迪阿旺越走越近,刘锦明拒绝评论,反促媒体询问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回应。

“这让总会长(廖中莱)去回答,在雪州,我们是根据州立场,那个问题是全国课题,你得去问总会长。”

至于陈章成则归咎行动党壮大伊党,哈迪阿旺今时今日才能把伊刑法私人法案动议提呈给国阵。

“若这一刻到来,也是因为行动党在背后推波助澜,使伊党有力量把这个法案带去国会。”

“行动党助长伊党,搞到国家政局动荡,行动党得负上很大责任。”

巫统和伊党越走越近

雪州行动党州委艾迪(Edry Faizal)较后接受媒体访问时反击,巫统如今与伊党越走越近,雪州马华才需担心自己的问题。

“伊党和巫统坐在一起,手拉手,他们有很多问题,我们早已和伊党清楚切断关系,所以马华才应该担心。”

艾迪(见图)接着表示,本以为雪州马华要提呈备忘录,因此打开大门迎接,并准备好更大面的镜子回赠。

惟他遗憾,雪州马华并未进入总部提呈备忘录,因而无法送出镜子。

“上次我们已曾回赠一面镜子,可能上次的镜子太小,所以这次我们准备更大面的镜子。”

“但可惜他们没进来,我还以为他们会进来呈备忘录,原来他们只是要来这里拍照。”

针对雪州马华批评行动党与前首相马哈迪合作,艾迪反问,巫统与伊党越走越近,为何马华还与国阵一起?

“之前马哈迪在巫统,他们也没问题,所以是国阵欺骗人民,为何马华还与国阵一起?”

去年4月9日,雪州马华曾踩上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的办公室,递上信函要求雪行动党与雪伊党断交并退出民联,更把吴三桂图像送给行动党。

当时雪行动党反送一面镜子,要求雪马华“先照自己”。


继续阅读...

2016年12月7日星期三

移民局总监政府等列答辩人.祖纳挑战禁出境令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7日讯)继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和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后,遭内政部和移民局下c的本地政治漫画家祖纳今日也入禀高庭,挑战内政部和移民局的禁足令决定。

原名为朱基菲里的祖纳是于今日通过代表律师艾力鲍尔森和梅丽莎入禀高庭,并在申请书中把移民局总监、内政部和大马政府列为第一至第三答辩人。

禁出国未获理由

本案与潘俭伟和玛丽亚陈的不同之处,在于被视为“非主流”及反政府的祖纳是在没有给予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禁出国;内政部和移民局较前分别以潘俭伟涉嫌直接或间接参与颠覆议会民主的活动,以及为阻止玛丽亚陈在国外羞辱或嘲笑政府而对2人发出禁足令。

不过,根据祖纳,当他于今年10月17日准备从机场飞往新加坡,以出席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场论坛发表演说时,却被告知本身被禁出国,他说,根据了解,当局早在今年6月24日对他发出禁足令,但他却全然不知,而有关禁足令更导致他较后分别错过了赴悉尼和日内瓦的机会。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当时移民局官员仅告知这是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的指示,而警方是基于“特别的理由”禁止他出国。

他强调,他是一个漫画家,依靠出国筹办漫画展览赚取生计,联邦宪法赋予每个公民自由行动的权利,不过,当局却在没有给予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禁止他出国,这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祖纳认为,这是一种滥权及具有恶意企图的表现,因为他没有犯下任何刑事罪行;尽管他较后指示律师致函移民局要求解释,惟当局迄今仍拒绝作出回应。

艾力鲍尔森:发禁足令滥权

另外,祖纳的代表律师艾力鲍尔森说,在这之前,祖纳曾飞往美国、英国和日内瓦数次,当中不曾面对任何问题。

他认为,当局所发出的禁足令明显是一种滥权的表现,虽然祖纳时常通过漫画来批评政府,但这不应成为祖纳被禁出国的理由。

他坦言,挑战禁足令的过程可能非常艰难,不过,他们仍会继续抗争到底,因为他们坚持认为内政部和移民局不应获赋予如此广泛的权利,除非有充足及合理的理由,否则当局不应任意禁止任何一个公民出国。

要求宣判禁足令违宪


祖纳在申请书中要求高庭撤销答辩人在今年10月17日以口头方式禁止他出国的指示,并要求高庭宣判答辩人所发出的禁足令已违反联邦宪法第5(1)、8及9条款,所以理应被宣判为无效、违宪和被撤销。

同时,他要求高庭宣判答辩人无权发出禁足令及越权,以及宣判答辩人并没有拥有不受限制的酌情权来执行越权的行为。

此外,祖纳要求高庭宣判答辩人不能引用1959/63年移民法令第59及59A条文来否定他所赋予的自然公义权利,因为这已违反了联邦宪法。

他强调,高庭应宣判1959/63年移民法令第59及59A条文是违宪的,并强制谕令内政部和移民局让他自由出入大马,同时,禁止内政部或移民局把他列入被禁出国的黑名单内,或在没有给予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以及给予他任何辩解的机会下禁止他出国。


继续阅读...

巫统在备战第14届全国大选的路上,为了加强对民主行动党的纳粹式“大谎言”宣传攻势而提出一个涵盖希望联盟和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的虚构内阁阵容

在最近的巫统大会,当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拉萨宣称,在即将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民主行动党是巫统的首号敌人,宣称马来不得不决定是否维持由巫统领导的政府或由民主行动党取而代之。这样一来,他把种族、仇恨和谎言政治提升到了另一个高度。

当然,这是一个政治谬误。

不论第14届全国大选发生什么事情,纳吉是否从首相的位子上被推翻或巫统是否失去联邦政权,马来西亚的马来人将继续在国内行使政治权力,因为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失去他们的政治权力。

到目前为止,巫统和它的宣传机器里,没一人能针对最近国家文学奖得主沙末赛益提出的问题,给予像样的回应。沙末赛益问,如果巫统在全国大选中落败,马来人如何会失去政治权力。

沙末赛益感到奇怪,马来社会为何会如此纠缠于,如果巫统丧失布城的控制权,就会让国内的其他少数群体夺取他们的权力,以及马来人和伊斯兰教会因而受到威胁。因此,他问:

“马来人如何受到威胁?当过去五十年的当权者是马来人,宗教(伊斯兰教)和马来人如何受威胁?

“(如果马来人会受威胁),在这五十年里,他们(马来领袖)做了什么?”

不管巫统在下一届大选中发生什么事,人口现实是马来人不会失去政治权力的最可靠保证。

1970年,马来西亚的人口分布是44.32%马来人、34.34%华人、8.99%印度人、11.89%非马来人土著、0.67%其他族群。

2010年,马来人在马来西亚人口的百分比增加至55.07%,华人减少至23.34%,印度人下降至7.35%,非马来人土著保持在11.94%,以及其他族群是1.3%。

在第13届全国大选,52.63%的选民是马来人,29.68%华人,7.31%印度人,8.96%非马来人土著和1.43%其他族群。

在马来西亚半岛的165个国会议席,114个是马来人占多数的席位,22个华人占多数的席位和29个混合席位。没有一个印度人占多数的席位。

是否有巫统领袖认为,如果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落败,在布城的新马来西亚政府有可能通过增加目前22个华人占多数的席位至超过83个席位,从而构成在马来西亚半岛的165个国会议席的大多数席位,以确保华人掌握政治权力?

没有哪个魔术师可以演出这个不可能的壮举。事实上,未来的走势是相反的。由于人口现实和国内华人人口减少,22个华人占多数的席位将会减少。

即使是巫统的元老东姑拉沙里也在公开场合说,当政府由马来人领导、除了槟城其他州政府都由马来人领导、公共服务领域里大多数是马来人、军队里大多数是马来人,还有马来统治者,因此他不知道马来人受威胁的观点是怎么来的。

马来西亚站在最前线的民权活跃份子再娜安华也质疑,巫统执政接近60年后,“马来人受威胁”的论调是怎么来的。为何新经济政策在实行了超过40年后:(i)75.5%的底层人口是马来人;(ii)90%失业的大学毕业生是马来人;(iii)价值54亿令吉的股票,在1984年至2005年间注入个别的马来人和机构后,最后只剩下2亿令吉的股票仍然留在马来人的手中。

因此,一旦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落败则马来人会让华人夺取政治权力的说法,当然是纳粹式的“大谎言”宣传攻势,是巫统领袖和军师为了备战下几届全国大选,而在马来选民之间制造恐惧、惊吓和仇恨。

采用大量纳粹式“大谎言”宣传攻势的活动与日俱增,而且早在上周末的巫统大会之前、期间和之后便已经展开。因此,看到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着包括22名内阁部长的“2017年新政府排阵——希望联盟: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时,我并不惊讶。

在我国60年的历史里,我首次在这个伪造的内阁名单上被列为首相和财政部长,而敦马哈迪是副首相,即:

首相兼财政部长——林吉祥 (民主行动党)
副首相——敦马哈迪 (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

首相署部长:

经济策划组——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
国民整合及表现管理 ——丹斯里慕尤丁(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
不管部长——西华拉沙(人民公正党)
高等教育部——倪可敏 (民主行动党)
教育部——阿兹敏阿里(人民公正党)
外交部——奴鲁伊莎(人民公正党)
国防部——马夫兹(伊斯兰党)
青年及体育部——黄洁冰(人民公正党)
国内贸易及人民消费部——潘俭伟(人民公正党)
印裔沟通及事务部——哥宾星(民主行动党)
妇女及家庭发展部——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人民公正党)
旅游及国际宣传部——拉菲兹(人民公正党)
科学、技术及核子工业——傅芝雅沙列(人民公正党)
工程部——祖莱达卡玛鲁丁(人民公正党)
华裔沟通及事务部——蔡添强(人民公正党)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陆兆福(民主行动党)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郭素沁(民主行动党)
人力资源部——马尼卡瓦沙甘(人民公正党)
艺术、文化及历史部——卡立沙末(国家诚信党)

我有点受宠若惊,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自己被指定为首相。虽然在我51年的从政生涯中,成为马来西亚首相的想法,从来没有进入我的脑海。

事实上,就如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星期六的民主行动党五十周年全国大会说的,民主行动党从来没有要求华人成为首相,而是一直支持马来人,特别是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成为首相。

马来西亚宪法第43(1)条文清楚列明,没有任何民族被禁止成为首相,宪法中的唯一先决条件是在国会掌握大多数国会议员的信任。

在孩提时代,奥巴马要成为美国总统。在马来西亚,政治现实是非常不同的。在可预见的未来,马来西亚首相将是一个马来人,虽然马来西亚宪法允许任何马来西亚人,不论什么民族都可以成为首相。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虚构的反对党内阁阵容,我以为它的设计者犯了一个重大错误,因为我没有找到财政部长,直到我看见首相也兼任财政部长。

这显示捏造这份名单的人是如何的不在状况,因为民主行动党已经明确表示,首相不应该兼任财政部长。如果纳吉没有兼任首相和财政部长,马来西亚就不会被冠以“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耻辱和恶名,马来西亚也可以免受一马发展公司全球洗钱丑闻的国际耻辱!

虚构的希望联盟内阁旨在加强巫统对民主行动党的惊慌、恐惧和仇恨式“大谎言”宣传攻势。这也是马哈迪被安排为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首相署执掌相对无关紧要的部门,民主行动党获分配七个内阁职位(虽然潘俭伟被错认为公正党国会议员),公正党(虽然在22个内阁部长职位中获分配10个职位)和国家诚信党则被分配相对次要的内阁职位的原因。

我还没有跟马哈迪谈过这个话题,不过我不相信他会要重返内阁,即使是担任首相。他毕竟91岁了。

这些谎言和谬误,如虚构的内阁阵容,只是巫统对民主行动党的纳粹式“大谎言”宣传攻势诡计的开端,在备战第14届全国大选的过程,它加强了马来西亚政治在民族和宗教两个方面的分化。直到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的接下来几个月,我们将看到更多最恶劣的政治欺诈行为。

我们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流氓和失败的国家的目标,不能动摇。这是所有热爱马来西亚的人民,不论是政党、机构或个人,以及同等重要的联邦和州政府,必须有更具包容性的前景和承诺,即容忍和接受所有民族、宗教、地区和群体的作用和贡献。大家拥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拯救马来西亚,免于猖獗的腐败、滥用权力、破坏法制、破坏善政,并使马来西亚摆脱 “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国际骂名和耻辱。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6年12月6日(星期二)中午12时在槟城民主行动党总部的新闻发布会文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