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潘俭伟:为什么要保护石油公司?



随着政府宣布从3月29日起,将在星期三公布汽油及柴油价格顶价。不过,贸消部部长韩查再努丁表示,如果油站业者欲提供油价折扣或促销,必须获得贸消部批准。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质疑,这项限制是政府有意维护油站业者利益,让各家业者不能竞价,提供更低廉的油价让消费者自行选择。

"如果蔬菜、食物、拉茶、咖啡等等的价格都可以在市场上竞争,让人民比较价钱,为何对像汽油这样重要的基本物品,却不被允许竞争?"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3日讯)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要求政府解释为什么在汽油和柴油不再由纳税人补贴后,石油公司仍受到政府的“保护”。

也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的潘俭伟今日在文告指出,政府早前宣布允许燃油零售商以低于政府设定的顶价自由竞争,然而最后却完全大转变,国人因而感到非常失望。

他援引国内贸易、合作社与消费部长的话说:“与石油公司开会讨论后,我们已同意每周三公布汽油和柴油的每周价格,而(新机制的首周)价格将在3月30日生效。”

“拿督韩沙再努丁表示,任何业者若欲以低于每周顶价交易,必须获得贸消部的同意。要进行促销和减价必须先寻求贸消部的批准。”

“所有石油公司和油站业者受促遵守新的定价。对于任何不以政府设定的价格销售汽油或柴油的业者将受到严厉对付。”

潘俭伟表示,这项公告扭转了第二财长拿督斯里佐哈里和韩沙本人早前作出的公布。

他说,马新社在3月16日报道,佐哈里曾表示:“尽管顶价由政府决定,但石油公司可决定以低于顶价的价格销售汽油和柴油。”

潘俭伟称,这是韩沙在3月4日发表声明后的进一步文告。

“大转弯的第一个迹象是,本周早些时候我收到财政部的国会答复,指关于制定石油产品顶价的建议,还处于研究和评估阶段,这将直接涉及若干有关机构,如财政部和贸消部。”

他说:“事件的顺序清楚显示,政府受到抗议该政策的石油公司施压,因政策允许他们自由竞争。”

潘俭伟补充说,虽然部长声称,有意以较低价格售油或举办促销的公司在获得贸消部“批准”后,仍可这么做,但这个过程将是繁琐,且任何申请将受到其他石油公司的抗议。

“为什么这些石油公司仍受到政府的‘保护’,而汽油和柴油不再由纳税人补贴?相比其他商品和服务,为何这些油气公司如此特别可享有特殊保护?”

“我之前曾发表声明,支持‘低于顶价的自由竞争’政策,因为该政策的最终受益者将是受到高油价和其他必需品与服务重担的一般公众。”

他说:“竞争会令汽油公司更有效率向消费者提供更低的价格。”

他指出,目前政府政策的最大赢家是国家石油(Petronas)、蚬壳(Shell)、Petron和加德士(Caltex),因他们通过政府的定价有效地形成卡特尔(cartel,意指垄断联盟)来控制汽油价格。

他说:这样的政策将与竞争法令的精神和意图向抵触,该法令禁止所有其他行业出现合谋定价和垄断行为。

“即使是咖啡商公会(Coffee Shop Association)等商业团体已被告知‘限定’咖啡或茶价,这他们几十年来的做法,如今是违法的。”

潘俭伟表示:“我们呼吁政府优先考虑背负必需品和服务价格上涨重担的人民利益,而不是油气公司这些大企业。”

文:Surin Murugiah
(编译:陈慧珊)


继续阅读...

潘俭伟:政府不应允准汽油公司合谋定制油价

转载自《The Edge》:

(吉隆坡22日讯)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表示,政府不应通过执行上限价格新制度,以允准汽油公司组成一个不正当的卡特尔(backdoor cartel,意指垄断联盟)来限定油价。

潘俭伟透露:“(允许汽油公司合谋定价)将与2010年竞争法令的精神和意图相抵触,竞争法令遏止所有其他行业出现合谋定价(price fixing)和垄断行为。”

他是在今日国会的一项记者会上,向记者发表上述言论。

潘俭伟补充道,根据这项新价格机制,政府将从4月1日起每周公布汽油与柴油的上限价格,这将允准一个竞争市场,汽油公司将在上限价格以下定制市价。

“即使是咖啡商公会(Coffee Shop Association)等商业团体已被告知‘限定’咖啡或茶价,这是他们几十年来的做法,如今是违法的。”

与此同时,国内贸易、合作社与消费部部长拿督韩查再努丁今日证实,新的每周价格机制将从4月1日开始。

他说:“内阁已批准,我们将于下周开始。”


继续阅读...

被动驻守媒体室 记者难追访议员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2日讯 ) 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週二禁止媒体在国会走廊围访部长和国会议员,大批媒体今日只能集中在国会媒体室,等待议员「送上门」採访。

媒体室和议员、部长出现的国会走廊有段距离,许多国会议员甚至不知道媒体室位置,影响媒体工作者的採访工作。

媒体过去都会驻守在国会走廊,向部长和朝野国会议员「主动出击」,以追访最新课题和消息。但如今只能「守株待兔」,在媒体室外等待国会议员们自动上门,接受媒体访问。

根据记者今日观察,除了经常召开记者会的公正党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还有率领一眾火箭议员前来媒体室召开记者会的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外,记者专区显冷清,也没有任何国阵国会议员或部长前来开记者会,与过往工作状况迥然迴异。

多名反对党国会议员今日到媒体室召开记者会时,声援媒体工作者,认为禁令影响了媒体的工作,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也以「直播」方式,从国会走廊走到媒体室,並访问媒体工作者。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在记者会上表示,媒体室位置距离议会厅太远,以致媒体工作者难以进行工作。

行动党居鑾国会议员刘镇东则表示,负责国会装修工程的工程部,並未事先諮询国会议员的意见,导致他们在工作上的不便,而议长也应諮询国会议员和媒体,找出解决方案。

此外,工程部长拿督斯里法迪拉在感谢元首御词总结时表示,国会装修有如「鸭子划水」,人们只看到表面风光,却不知道这背后有许多人的努力,而国会议员针对媒体室太远等建议,他都已经知道。

「我將会在包含朝野议员的国会委员会中,討论接下来的改进事宜。」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

潘俭伟:仍是稽查师‧德勤应交SRC前2年财报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1日讯)行动黨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指出,既然德勤还是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的稽查师,德勤应该提交SRC的2015和2016年的财务报表。

他也促请新任总稽查司丹斯里玛蒂娜调查SRC,因为SRC曾向公务员退休基金局贷款40亿令吉,但至今SRC未能提交过去2年的财务报表。

他今日连同行动黨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在国会走廊召开新闻发佈会说,财政部长已通过书面回答,德勤虽表达辞职的意願,但在新的稽查师被委任之前,德勤还是SRC的稽查师。

“既然德勤还是SRC的稽查师,就应该提交SRC的财务报表。”

德勤是在2016年2月表示辞职的意願,潘俭伟质疑我国不缺稽查师,为何SRC时一年都无法委任新的稽查师?


继续阅读...

马大民主学堂第11讲:潘俭伟之马来西亚结构性经济危机





马大民主学堂第11讲,就在明天!详情如下:

主讲人:潘俭伟
日期: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时间:晚上8点至10点半
地点:MCCHR Pusat Rakyat LB, Jalan Pantai Baharu (A-3-8 Pantai Business Park), 59200 Kuala Lumpur.
主办: 马大新青年 (UMANY)
联络:明忠(016-4580783)(如果马大生需要交通,请私讯)
报名链接: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cJtxvT0HAnx1kQ00hAHqBQEps1xF-q9R5dLMdOzIeLD6oOQ/viewform?c=0&w=1
脸书活动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80867405630965/

欢迎马大生的出席!

《背景》

民主学堂来到第11讲,主题涵盖历史、政治、国际关系及经济。上学期的第2至4讲,民主学堂常驻导师张玉刚为大家讲解了凯恩斯经济学、哈耶克经济学和马克思经济学。而这学期的经济主题则是马来西亚结构性经济危机,马大新青年很有幸邀请到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在牛津大学就读政治、哲学和经济的潘俭伟为大家分析马来西亚结构性经济危机。

2014年1MDB丑闻爆发,马大新青年曾尝试邀请潘俭伟以讲解一马公司丑闻的来龙去脉但不成功。同年,由学阵执政的马大学生会举办了朝野辩论消费税,代表反对党的RAFIZI却在当天被警察逮捕问话,当时主办方赶紧通知潘俭伟前来代替,最后RAFIZI被释放并且及时来到会场与国阵政府代表辩论。

2016年,由校阵执政的马大学生会会长先斩后奏邀请了1MDB前总裁ARUL KANDA前来马大,明天举办,却在前一天通知各学生代表!学阵学生代表要求一并邀请潘俭伟为主讲人, 把活动形式变成辩论却被拒绝。当天,4名战友因为只是举牌抗议一马公司主席Arul Kanda没说真话而遭校方提控。

2014年石油价格大跌后,加上一马公司丑闻的爆发,投资者对我国顿时失去信心,抛售马币,马币大跌,从1美元对约3块贬值至4-4.5。大众商品如石油和棕油因市场需求疲弱而导致价格疲软,导致我国损失巨大的收入。在收入减少但开支维持的情况下,国际债务评级机构如惠誉、S&P开始敲响我国债务水平的警钟。联邦政府也必须缩减开支,取消补助津贴。太过依赖石油和棕油导致我国财政收入面临巨大波动和风险。

每当政府要控制我国外劳人数时,制造业和服务业业主第一时间会向政府反对。为何我国还需要依赖巨大的外劳?当我国平均薪资低不过印尼、泰国、越南时,原本在我国设厂的外资纷纷把工厂移至其他劳动力更廉价的地方。近几年,槟城工业区电子厂纷纷撤资便是个例子。这以表示我国的产业必须进行升级,从劳动力为导向的生产转项以机械为导向的生产。

种种的马来西亚结构性经济问题,将由毕业于牛津大学政治、经济和哲学系的潘捡伟为大家解析。


继续阅读...

我不认同光耀在他的面子书上使用的粗俗语言,然而那不是罪行,逮捕他或使用有限的警方资源对付他是没有根据的

我从国会前来双溪古月的路上,听闻“超人”丘光耀因为马华公会柔佛再也区会的举报,而在槟城被警方逮捕的消息,我深感震惊。

警方将把他从槟城带往新山以便对他展开调查。

我浏览了光耀的面子书,因为那是马华公会柔佛再也区会向警方举报他的凭据。

我不认同光耀在他的面子书上使用的粗俗语言,然而那不是罪行,逮捕他或使用有限的警方资源对付他肯定是没有根据的。

前来这里的路途上,我阅读了第二财长佐哈里致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的公开信。佐哈里呼吁潘俭伟在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课题上“停火”,他建议大家都应该让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歇息”。

虽然我期待潘俭伟明天给佐哈里的回复,但我不认为让一马发展公司国际洗钱丑闻“歇息”符合我国的利益。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每一天都带来冲击,并成为世界各地的新闻头条,它也是近来世界上最大的政府高层腐败丑闻。

上星期,佐哈里表示政府不能在掌握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完整情况之前仓促提控。

第二财长发表如此幼稚的声明让我惊讶。

一马发展公司由财政部全权拥有,就是说一马发展公司所知道的每一件事,财政部必定知道。

马来西亚人民不知道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发展公司洗钱丑闻的全貌,但是自从去年7月,通过美国司法部(DOJ)长达126页的反政府高层腐败诉讼,以寻求在美国、英国和瑞士没收超过10亿美元和一马发展公司相关的资产之后,全世界对该丑闻有了一个相当全面的了解。有关的一马发展公司资产,来自高达30亿美元的一马发展公司国际洗钱丑闻。

我承认第二财长佐哈里未必知道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全貌,然而首相兼财长拿督斯里纳吉应该掌握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全面。还是纳吉打算否认这一点?

佐哈里是否准备好向纳吉要求,身为第二财长他应该被告知一马发展公司的全貌,否则他会立刻辞去内阁中的职位?

让佐哈里来回答吧!

下个星期是4百万未登记的选民登记的最后机会,以便他们能够在可能于9月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

自从我在1969年首次被选入国会,我提出的其中一个课题就是选民自动登记。这是其他国家相当普遍的做法,在马来西亚却看起来不可行。

从我第一次被选为马六甲市的国会议员,48年过去了,选民自动登记却依然遥遥无期。

看来,我们拥有世界上其中一个无能和低效率的选举委员会,它没有能力提供与时并进的选民登记制度。

在其他国家的系统,选民可以今天登记明天投票。不过在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需要大约6个月来处理选民登记,以便选民可以投票。

那意味着,超过400万尚未登记成为选民的马来西亚人,必须在下星期前登记,以便国会解散并在9月举行全国大选时,他们可以行使宪法赋予他们的投票权。9月将是政府大肆庆祝8月31日的60周年国庆后,在全国制造了“良好感觉”的时机。

对于为何选举委员还是无法推行有效和与时并进的选民登记系统,以便人们可以在登记后的1个星期,或最多1个月,而不是长达6个月,就能投票,我大惑不解。

还有10天3月份就结束了。如果全国大选在9月举行,为什么我说下星期可能是人们登记以便可以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的最后机会呢?

因为3月27日后登记的选民,可能无法被列入选民册以作最后的审核,供9月投票使用。

我曾要求与选举委员会主席和官员会面,以了解为何选举委员无法推行这样的一个选民登记系统,让人们可以在登记后的1个星期,或最多1个月,而不是目前的6个月,就能投票。

不过,现任的选举委员会主席是马来西亚史上最不合作的选举委员会主席,民主行动党的国会议员要求与他和其他选举委员会官员会面以讨论选举制度,都被他拒绝了。

他有什么好隐瞒的?

过去,没有选举委员会主席拒绝会见民主行动党领袖和国会议员,以讨论选举委员会举行选举的宪赋职责。这是最令人遗憾的事,因为它似乎说明,第14届全国大选会是国家历史上最不公平和不民主的选举。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傍晚5时在霹雳州双溪古月举行的《为第14届全国大选登记选民的最后一周》活动上发表的演讲


继续阅读...

潘俭伟挑战佐哈里 解密总稽查司一马报告

佐哈里必须通过要求解密总稽查司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调查报告来证明其口中所谓的总稽查司无法具体说明一马公司案有何错。

上周,第二财长佐哈里阿都甘尼出席由马来西亚工业发展金融公司(MIDF)主办的一项午宴上告诉与会的投资界人士,政府“不能在没有完整真相(a full picture)的情况下提控一马发展公司(1MDB)。

佐哈里辩称“即使是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及总稽查司也无法具体地说明那里出现了问题。

佐哈里必须通过要求内阁立刻解密总稽查司报告,以向马来西亚人民证明他并没有为盗贼统治的政权辩护而成为一个大骗子。

这是因为当总稽查司报告在2016年2月公布后,纳吉政府将它列为机密文件,第二财长又怎能期望马来西亚人民会相信他所谓的总稽查司报告并没有发现一马发展公司任何具体的错误呢?

即便是时任总稽查司的丹斯里安比林都已经强调,官方机密法令分类的主旨,只是为了让公账会在没有不适当的泄漏下完成它本身的报告。安比林已清楚地说明,在公书会的报告完成后没有需要把总稽查司报告列为机密文件,并且让政府可酌情决定将该文件解密。

佐哈里可否告诉我们,为何总稽查司报告仍然保持列为官方机密文件呢?

是否因为即便“已消毒”(sanitized)的公帑会报告本身,已经点出了总稽查司在有关事件中发现了一大堆的欺诈行路径,倘若进一步揭露的话,将会使到国阵政府陷入困境?

例如,公账会发现了一马公司在没有进行任何适当的研究或尽责地调查,在在Petro沙特和其他基金投资了数以十亿美元。针对此,公帐会和总稽查司也发现一马公司只在短短8天的时间内,就决定把10亿美元投资在在一家与Petrosaudi国际公司联营的企业。

我们随后发现了来自国家银行,以及美国和新加坡法庭案件的确凿证据,即一笔7亿美元的款额已被挪用至由刘特佐持有的Good Star Limited。

公帐会和总查司也发现了一马公司的管理层,在没有获得一马公司董事局的批准下执行了数以十亿美元的交易。公帐会和总稽查司也认为,一马公司高层人员在多个场合提供错误的讯息予董事局。更糟的是,管理层被发现违反董事局所作出的决定。

公帐会及总稽查司的报告在这些指控中非常具体。

公总会及总稽查司报告确实是不够全面,因为公账会和总稽查司无法调查来自一马公司的7亿3千100万美元已经汇入首相纳吉的私人户头,主因是一马公司拒绝提供它海外的银行户头文件。

无论如何,公账会及总稽查司在他们报告中所阐明的,已经足以证明一马公司管理层犯下刑事错误和疏忽。这也是为何公帐会建议当局向拿督沙鲁哈米和其他涉及的管理层人员展开调查的原因。

因此,第二财长必须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还没有对挪用一马公司的资金展开调查,特别是对沙鲁哈米的调查已经完成了逾一年?为什沙鲁哈米还能担任首相署辖下的表现管理及履行单位(PEMANDU)的董事?

是否为了避免数以百亿令吉的款额,究竟是如何被一马公司窃取的更多确凿证据浮现,而且很大部分的款额已流向纳吉,沙鲁哈米因此而“不可碰触” untouchable)和受到首相本人的保护呢?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0-3-2017(星期一)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

否认公账会查不出一马弊端 潘俭伟挑战解密稽查司报告

转载自《当今大马》: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追击第二财长佐哈里针对一马公司的言论,在佐哈里宣称,公账会与总稽查司无法说明一马公司有何错后,潘俭伟就挑战佐哈里,要求内阁解密总稽查司报告。

“佐哈里必须马上要求内阁解密总稽查司的一马公司报告,以向大马人证明,他不是捍卫一个盗贼政府的大骗子。”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说,随着总稽查司针对一马公司的报告于2016年2月出炉后,纳吉政府将将之列为《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下的官方机密文件。

因此,他反问,佐哈里怎样期望大马人相信,总稽查司无法找到一马公司有何错的言论?

公开报告将令政府难堪?

他进一步说,甚至时任总稽查司安比林也曾强调,将一马公司稽查报告列为机密文件,只是要确保公账会在完成一马公司报告时,不会发生不必要的泄密事件。

“安比林阐明,只要公账会报告完成后,总稽查司报告就没有必要被列为机密文件,他也交由政府来决定是否解密文件。”

“佐哈里能否告诉我们,为何总稽查司报告仍未解密?”

潘俭伟指出,就连“经过消毒”的公账会报告,也提供了总稽查司所发现的不少弊端。

他问佐哈里,难道一旦公开了总稽查司报告内容,将导致国阵政府难堪?

揭刘特佐挪用七亿美元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他举例,公账会发现,一马公司投资在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数十亿令吉等其他资金,是在缺乏研究和审查的情况下进行。

“对此,公账会和总稽查司发现,一马公司在短短8天内,就同意把10亿美元,投资在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联营公司。”

他续指,在与国家银行相互印证证据后,加上新加坡和美国的司法案件证据,公账会也发现,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所拥有的Good Star私人有限公司,挪用了上述投资的7亿美元。

他也说,公账会和总稽查司也发现,一马公司管理层在没取得董事部同意下,就执行了数个数十亿美元的交易。

”公账会和总稽查司也总结,(一马公司)最高管理层数度向董事部提供假资料。更糟的是,最高管理层被发现违背董事部的决定。“

为何当局还没对付沙鲁?

潘俭伟说,公账会与总稽查司报告,详细写明这些指控,但他也承认,这些报告并不够全面。

他指出,由于一马公司拒绝提供其海外银行文件,因此公账会与总稽查司无法调查,源自一马公司,最终汇入首相纳吉个人账户的7亿3100万美元。

但他说,这两份报告已有足够证据显示,一马公司最高管理层犯罪和渎职,因此公账会建议当局调查一马公司前首席执行员沙鲁(Shahrol Halmi,见图)等人。

“因此,身为第二财长的佐哈里,必须回答的问题是:为何在超过一年后,还未完成针对一马公司弊端,尤其是由沙鲁所犯的诈骗行径?为何沙鲁仍是首相署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Pemandu)的主任?”

“难道是因为他是‘碰不得’,及获得首相本身的保护,以避免抖出更多证明犯罪的真相,来证明数十亿令吉如何被一马公司挪用,而其中大量资金汇给纳吉?”

查不出全貌而无法提控

上周,《The Edge财经日报》报道,佐哈里指公账会及总稽查司也无法具体说明,一马公司案有何错。

佐哈里也声称,因未能查出一马公司弊案全貌,而无法提控任何人。

潘俭伟接着就反驳佐哈里,指真正问题是政府拒绝查出该案全貌。

总稽查司一马公司调查报告3月4日正式呈至国会公账会,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当时证实,该报告已列为官方机密文件 。

公正党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去年公开这份报告,而被控触犯官方机密法令罪成,刑罚是入狱18个月。目前拉菲兹获得暂缓刑罚,并等待上诉。


继续阅读...

珍妮拉欣邦:將帶領沙婦女 / 透過政治途徑爭取兩性平等

转载自《华侨日报》:

【亞庇十九日訊】沙巴民主行動黨全州婦女組主任珍妮拉欣邦,將準備帶領沙巴婦女透過政治途徑尋求改變,以在爭取兩性平等上拉近距離。

她昨晚在該黨婦女組成立儀式上強調,該黨在沙巴各個地區包括內陸省,經獲眾多婦女們願意當該黨當後盾,以一起維護沙巴主權、土著的特權、及婦女基本人權,使來屆大選將有更大的改變。

她指出,本州一半的選票是在女性手裡,她們的取決有重大的意義,婦女們應與男士們共同合作,為該黨帶來更大的勝算。

她指出,該黨這幾天的活動,經讓約五千人知曉民主行動黨為婦女所鬥爭的努力範圍,包括積極鼓勵婦女從政或參與政治活動,並關注女性課題。

該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在獻詞時,強調今日婦女與50年代的婦女已不大相同。

他說,許多國際政治領袖都是由強悍及靈敏的女性來擔任,女性的領導力以及影響力,已不容小覷。

他說,我國今年的非土著女大學生佔60%,土著則佔了77%。這可預見女性在未來五十年的國家的影響,甚至可主導著國家的經濟與政治。

他開現笑地提醒年青的男士們,必須從今天起振做起來,以便將來還能與女性平起平坐,否則一不爭氣,將只能抑女人鼻息。

州主席黃天發則宣佈該黨有來屆大選,將會推舉有能力的女性來擔任候選人,讓女性在政治上也有平台扮演她們的角色。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19日星期日

没一马案全貌而不能提控? 潘俭伟:是政府拒绝查真相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上午11点38分更新

随着第二财长佐哈里阿都声称,因未能查出一马公司弊案全貌而无法提控之,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就反驳,真正问题是政府拒绝查出该案全貌。

他今天发文告表示,政府并没努力调查,让一马公司案浮出全貌。

“当然,我们必须完整的(一马公司)故事,才能提控任何犯罪者。但问题是必须要有一致的努力去调查罪案。”

“目前我们在大马看到的情况是,每个人都看到罪案已发生,但(当局)却完全没采取行动去调查。”

指两单位已查出多问题

潘俭伟也是公账会成员。他指出,总稽查司的一马公司报告早已查出许多问题,惟该报告仍受官方机密法保护而无法公开。

“请不要告诉大马人一半的真相……总稽查司已发现(一马公司)很多问题,并记录在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而内阁已把该报告列为官方机密法文件。”

他批评,一马公司拒全面与总稽查司合作,更拒让总稽查司接触其海外子公司的重要银行文件。

他指,公账会报告中的一些揭露,已足够让公账会总结一马公司管理层的巨大错误。

“公账会已具体要求(一马公司前任首席执行员)沙鲁哈米(Shahrol Halmi)必须被调查,他涉嫌导致一马公司及大马政府损失数十亿令吉。”

指美新国调查已有证据

针对佐哈里指那些在新加坡一马公司案被控者皆是新加坡人,与大马无关一事,潘俭伟反击佐哈里装傻卖呆。

“这位部长明显努力地假装无知及愚蠢,因为新加坡一马公司案已清楚点名洗钱者包括(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及其父亲刘福平等,他们皆是大马人。”

“一些证据包括银行转账也已呈给法庭,展示那些钱如何从一马公司被盗窃及私吞,包括那些流入首相个人银行账户的钱。”

他指,美国司法部的充公行动也有文件证明,超过56亿美元的资金如何从一马公司盗窃并在海外洗钱。

他批评政府不只没努力调查一马公司丑闻,更企图阻碍一马公司案的调查工作。

“佐哈里是在去年7月才受委为部长,他或没有涉及阻碍调查的行动。”

“但他不应小看大马人的智慧或认为我们愚蠢,而声称政府基于没有一马公司案的全貌而无法提控任何人。”

佐哈里指无法具体控人

《The Edge财经日报》昨日报道,佐哈里指公账会及总稽查司也无法具体说明,一马公司案有何错。

他说:“(只查出)把钱转至账户等等,并非这样,这只是一半的故事,若你要提控人,你必须要有完整故事。”

潘俭伟和佐哈里近日也针对一马公司案交锋,事缘财政部早前指,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TRX)及大马城(Bandar Malaysia)约32亿令吉债务,将持续由相关计划承担,潘俭伟因而直言,这意味着财政部已接管一马公司的32亿令吉债务来“拯救”一马公司。

惟佐哈里隔天否认政府“拯救”一马公司,并指一马公司子公司的32亿令吉贷款属于营运债务(operating debts),但潘俭伟抨击,这些贷款没有用在发展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及大马城,反遭一马公司“转移”至其它用途。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

1MDB借钱却没用在发展 钱去了哪里?此债怎么还?

在世界上任何一位称职的财政部长,将会否告诉你说由政府全资持有的子公司债务并不是其母公司的债务吗?

首先,我要感谢第二财长佐哈里阿都甘尼,针对“潘俭伟的一些事实”发表官方声明 ,以回应我之前对这个议题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这是因为部长在声明中,反而确认了我点出的事实,这包括:

1.部长确认了由政府拥有的房地产已以“名义”(nominal)的价格卖给一马发展公司(1MDB)。检视一马公司的财务报表将显示,面积70英亩的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城市私人有限公司(TRX)土地价格为每平方呎64令吉,总值为1亿9千400万令吉,而面积为486英亩大马马城土地价格为每平方呎72令吉,总值为16亿7千万令吉。

2. 部长认同了一马公司的房地产公司从社险机构获得8亿令吉的贷款和另一笔价值为24亿令吉的伊斯兰债券予大马城。

3.部长也确认了一马公司不再承担上述总值达32亿令吉的债务,因为它们已经由财政部承担。

问题是,除了以拯救来形容以外,还能如何去描述以上的交易呢?政府以“名义价格”将这些土地卖给一马公司,然而,当这些土地中有少于50%的土地“归还”给政府时,他们附带的赔偿责任却是32亿令吉?

部长没有提到的一个事实是,一马公司已分别以35亿令吉和78亿令吉的价格,出售30.5英亩的TRX土地和大马城的40%地段,而收益完全是归於一马公司,但却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去解决这些债务。因此,为什麽一马公司获得保留所有天文数字的利润,而财政部却需要去承担所有的负债?

佐哈里还通过声称以上交易只不过是有关房地产子公司的“ 营运债务”来试图摆脱他的困境。马来西亚人民不能理解他的复杂论述,即“因此,在一马公司的债务之间有明显的区别,它将不会由财政部公司去承担,而BMSB/TRXC项目公司的营运债务,则是有关公司的资产和负债的一部分……”

我希望曾作为企业界人士的佐哈里本人,没有真正去起草所发表的声明,因为它没有财务上的意义。没有一位称职的财政部长,将会去辩称全资持有的子公司的“营运债务”,并不属于其母公司的账目。

第二财长在发表如此尴尬的声明之前,不妨先好好地去咨询一马公司新委任的稽查公司即帕克兰德尔(Parker Randall)的会计意见。

更糟的是,即便佐哈里发表了不合逻辑的声明,他也没有承认总稽查司和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都已经发现了从借贷筹集而来的大部份资金,并没有用在有关房地产的项目上!

公账会报告第43页将告诉你,从社险机构借贷而来的8亿令吉,只有3亿3千800万令吉已用在一马公司房地产和其项目。馀额已经“被预支”(advanced)给一马公司母公司供作其他用途。

更令人人震惊的是,同一份报告的第45页将告诉你,从发行伊斯兰债券筹集到的24亿令吉,并没有一分一毫用在大马城或TRX的发展项目,或者是任何其他一马公司的房地产计划!来自伊斯兰债券的款项净额已“预支”给一马公司母公司供作其他用途以及再融资之前的贷款,也都已经用在非房地产的项目。

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本身向公账会供证时承认,由於一马公司集团内面对现金流困难,这些资金已被“转移”到他们的预期用途。

因此,尽管第二财部长强这笔32亿令吉借款的意图或许是“可操作的”,但实际上,绝大部分的借款已被大量用在“非经营性”的目的。
故此,套用佐哈里自己的说法,既然有超过28亿令吉的借款是“非经营性”的性质,一马公司必须偿还这些“已预支的款项”予财政部。

否则,它将对马来西亚的纳税人带来三重打击,即(1)一马公司从政府手中购买“名义价格”的土地赚取了数以十亿令吉的利润来掩盖部份一马公司在其他交易中所亏损的数以百亿令吉;(2)政府收回少过50%的地土地且附加了一笔32亿令吉的债务;(3)这笔32亿令吉的借款从来没有优先投资在土地,这意味着财政部本身必须进一步投资在有关项目以实现他们的价值。

马来西亚纳税人正遭受的,没有比我们目前眼下所发生的“非一般拯救“(extra-ordinary bailout)来得更加郁闷和受害。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17-3-2017(星期五)发表文告回应第二财长佐哈里的谈话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国际原糖降,大马白糖涨 潘俭伟敦促贸消部长交代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道

-贸消部长韩沙再努丁指大马从泰国进口原糖,但大马白糖零售价却比泰国低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反击,正当国际原糖价格下跌,大马政府却调高白糖零售价。


继续阅读...

土团党加盟诉大转变 潘俭伟欢迎盼达共识



土著团结党顾问敦马哈迪昨天宣布,同意加入希望联盟,不过要求希盟换名字、标志和竞选宣言。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今天指出,希盟非常欢迎敦马提出宝贵意见,并认为有土团党加入,希盟有望拉拢更多马来选票,而目前最重要的 ,就是希盟各党达成共识,那就是公平对待所有人民。


继续阅读...

2017年3月15日星期三

接受Tn Syed Ibrahim现场访问



继续阅读...

指一马公司32亿债务被接管 潘俭伟:证明政府出手拯救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道

财政部指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TRX)及大马城(Bandar Malaysia)约32亿令吉债务将持续由相关计划承担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认为,这意味着财政部已接管一马公司这笔债务,来“拯救”这家债台高筑的公司。

潘俭伟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表示,他在国会询问财政部列出从一马公司接管的资产,以及有无接管相关资产的债务,包括社会保险机构(SOCSO)借贷给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的8亿令吉及大马城计划所发行的24亿令吉伊斯兰债券。

但他说,财政部于3月8日的书面答复中,拒绝回答简单的“是”或“否”,反之拿公账会作挡箭牌。

“财政部在回答中指,公账会于4月7日公布的一马公司报告第106页提到,一马公司及子公司所拥有的资产,包括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大马城、亚依淡(Air Itam)及英达岛土地,必须交给财政部有限公司(MKD)。”

“答复也说,公账会已吩咐把一马公司资产交给财政部有限公司,但它(公账会)没针对一马公司的债务提出任何吩咐。财政部也未有最好的决定……”

“财政部也指,公账会第81页也深入提到,社会保险机构借给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的8亿令吉,及大马城计划所发行的24亿令吉伊斯兰债券,将继续由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及大马城计划的现金流所承担。”

潘俭伟质疑财政部的回答。他说,公账会确实建议财政部接管一马公司的资产,但公账会不曾建议相关债务继续由相关计划的资金流承担。

“公账会第81页提到的内容,其实是一马公司向公账会提出的建议,而非公账会的建议。”

批评第二财长撒谎

潘俭伟说,当首相兼财长纳吉没有明确以“是”或“否”回答其问题,就证明财政部已承担一马公司高达32亿令吉的债务,以拯救该公司。

“现在已很明显,财政部实际上以接管这些债务的名义,利用32亿令吉来拯救了一马公司。”

“这也代表,第二财长佐哈里阿都早前向媒体坚称,该部没有接管一马公司的债务一事,是一大谎言。”

一马公司重组尾声

在一马公司案爆发后,一马公司近期进行重组。根据新加坡《海峡时报》今年1月7日报道,一马公司的剩余资产——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大马城,及在槟州阿依淡的一块94.7公顷地段,将在接下来几个月脱售。

去年12月31日,一马公司也宣布,以71亿1000万令吉“土地售价”脱售大马城60%股份予大马依斯干达海滨公司(IWH)和中铁联营财团,作为一马公司重组计划最后一步。

佐哈里早前受询一马公司所剩的债务会否由政府承担时表示,一马公司没有向政府提出如是要求。

指纳兹里代表国阵


另外,针对旅游部长纳兹里准备与前首相马哈迪辩论一事,潘俭伟表示,纳兹里必须回答,纳吉个人银行账户内的26亿令吉源自哪里。

针对纳兹里指本身以个人身份与马哈迪辩论,非代表国阵一事,潘俭伟设问,纳兹里身为资深部长,怎么可能不代表国阵?

“这怎么可以,若不代表国阵,辩论有何用?若他(纳兹里)是以个人身份辩论,而不能代表政府出示论据,那他的辩论内容就会变成指控,有何用?”

“他是资深部长,他也来自巫统。”

“我对纳兹里与马哈迪的辩论有信心,纳兹里必须回答,纳吉个人银行账户的7亿3100万美元(26亿令吉)来自哪里?”

纳兹里已建议于3月25日下午3点,在其选区硝山的一座礼堂,与马哈迪辩论。

希盟需要开会商议

针对团结党总裁马哈迪昨日指,团结党将申请正式加入希盟,并盼希盟能更改名称一事,潘俭伟说,希盟欢迎团结党的宣布。

但他说,希盟必须开会商议,才能有下一步宣布。

“对我们而言,我们欢迎这个(团结党)建议,但我们必须在希盟会议上讨论后再做决定。”

目前,团结党已与希盟组成选举联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