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8日星期一

开斋节快乐!



恭祝穆斯林同胞们开斋节快乐。

服务中心将在这佳节期间休假两天。若有任何疑问,欢迎电邮至dapdamansara@gmail.com。我们将尽可能尽快回复。谢谢。


继续阅读...

2014年7月27日星期日

行動黨衛星市與2支部‧支持旺阿茲莎任雪大臣

转载自《星洲日报》:


行動黨衛星市支部、哈芝昔拉支部及士文達支部一致支持旺阿茲莎取代卡立,出任雪州大臣。坐者左起為林庭、黃時良及楊碧清;站者左起為黃儀雯與嘉瑪。

(巴生25日訊)行動黨衛星市支部、哈芝昔拉支部及士文達支部一致支持公正黨主席拿督斯里旺阿茲莎取代丹斯里卡立,當任雪州大臣。

他們認為,卡立在505大選後,因水供問題、金鑾白沙羅大道及聖經課題等皆處理不當,而雪州內的多項政策,尤其是地方政府進行的一些政策如執照費及燕屋等也引起選民不滿,因此,高級行政議員拿督鄧章欽也應一併被換。

行動黨衛星市支部主席黃時良與士文達支部主席林庭今日召開新聞發布會時表示,擁有專業法律知識的鄧章欽比較適合當任議長,而掌管地方政府一職位應由現任議長楊巧雙出任。

“我們籲請雪州國州議員,包括雪州行動黨主席潘儉偉,向他施壓。”

市會拆五腳基等事件
黃時良吁尋雙贏方案


針對市議會將拆除在店屋外五腳基或安全島自行建設的設施一事,黃時良說,業者除了必須繳付1萬多令吉的拆除費外,還需繳付罰單,因此他呼籲地方政府尋找雙贏的方案。

出席上述新聞發布會的尚有士文達支部副主席楊碧清與委員嘉瑪,以及哈芝昔拉支部委員黃儀雯。(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2014年7月25日星期五

行动党挺公正党换大臣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雪州伊斯兰党似乎仍然支持雪州大臣卡立依布拉欣留任,但是雪州行动党在另一边厢,却准备全力支持人民公正党撤换大臣的行动。

据悉,雪州行动党对卡立的不满已经到了顶点,甚至不在乎是谁取而代之,无论是旺阿兹莎或是阿兹敏阿里。

比起卡立在第13届全国大选前后,获得雪州行动党力挺继续担任大臣,目前的情况显然是天渊之别。

把意见视为异见

雪州行动党一名高层领袖告诉《当今大马》,“目前到了一个程度,你再也无法与大臣沟通。”

消息说,卡立不仅无法接纳任何意见,更把这些意见视为异见。

“对他来说,就只有他的方式或大道。就好象只有他一个人懂得思考。”

配水与金白大道

过去数个月来,雪州行动党领袖包括州主席潘俭伟和署理主席哥宾星,曾开腔批评州政府的政策,包括配水问题和金白大道计划。

除了上述问题,行动党也对卡立处理特定课题的廉正产生疑问。

据悉,虽然行动党对旺阿兹莎出任大臣还有狐疑,但依然会给她全力支持。

根据该消息说,雪州需要一名强势领袖来管理,过去6年在卡立治下胆大妄为的公务员。


继续阅读...

2014年7月23日星期三

班迪卡:指定議員辯MH17‧民聯應組影子內閣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2日訊)國會下議院議長丹斯里班迪卡認為,民聯國會議員應該在明天(週三)的國會緊急會議中組成“影子內閣”(shadow cabinet),並規定各個專業領域的議員參與辯論馬航MH17客機失事的課題。

他今日在議長辦公室接受記者詢問時說,每一名國會議員都要求在國會發言,可是有鑒於時間有限只能允許部份議員參與辯論,但這些議員也必須在特定領域中具備相關的知識,才能進一步闡述其論點。

“就好比交通部長廖中萊在馬航MH17事件上參與會議(儘管他不在),他也會委任該部副部長發言;而反對黨也應該委任熟悉該領域的議員發言,可能是潘儉偉或其他人。”

他說,一些先進國的國會議院裡也有“影子內閣”。

他舉例,在加拿大的議員只獲允發言3分鐘,但國會反對黨領袖拿督斯里安華卻能發言6個小時。

他說,他提出這項建議的用意是希望這項會議能預期順利進行和結束,而且也方便他們討論相關的課題。

當詢及民主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建議明天的會議除了討論MH17之外,也必須討論MH370客機失蹤事件,班迪卡指出只要有關MH17的課題,他們都可以將課題帶到國會辯論。


继续阅读...

2014年7月20日星期日

從雜貨店到大超市(3)-从冯宝君到黛安娜

2014 年 7 月 20 日 | 刊登在 思想战线

从2014年安顺补选黛安娜在马来青年掀起的旋风回过头来看过去的15年,行动党从最惨淡的岁月一路走来,一步一脚印扩大,建立全新支持群。

华裔方面,从华语圈在低靡中重新获得支持,到2005年后争取英语教育群/城市专业人士的华裔选民,至2013年连半城乡的老年票也争取过来。这些年也见证行动党极力开拓印裔支持群,如今则开拓马来青年支持群。

民主行动党的历史上,1969年是高峰,1978年算是成绩不错,1986年与1990年也有所斩获。1995年、1999年和2004年大选,则是惨淡经营。可以这么说,行动党的前面40年的支持,主要来自于华裔城市中下层选民。1995年至2004年的惨淡,因为华裔选民的组成发生了质变,国阵赢得中间的华裔选民。1980年代的愤怒小贩小商的小孩成了大学生,进而成了专业人士或者白领工人。他们接受2020年宏愿招牌底下的伪中间、小开放。

我在1999年大选后入党、出任郭素沁的政治助理,尝过低潮时期的冷暖。当时,连华语群的华裔选民都不支持行动党。我当助理时,带过数个包括草根华语群支持者的访问团,拜访吉兰丹与登嘉楼,尝试解除对伊斯兰党的恐惧。那年的马华和民政领袖意气风发,他们认为,民主行动党已经完全消失。

我也见证郭素沁尝试争取英文教育群的华裔选民,但事倍功半,2004年大选许多中产华裔选民都把票投给了阿都拉,包括后来才加入行动党的一些华裔。

2005年7月希山举剑是分水岭。记得在2006年3月杪我和冯宝君在八打灵坐在暗色窗户的后方,看着10名35岁以下的华裔青年参与民调意见组(focus group)。10名参与讨论的青年,讨论开始时就有6人表明支持在野党。两个小时的讨论后,另外两人也支持在野党,剩下一名忠诚的国阵支持者和另一名一直都无法搞清楚状况。即是说,支持在野党的华裔青年不少,在同侪之间说服以后,还有新一波的支持,所以必须积极竞选,也要鼓励同侪争取支持。

那两个小时的观察,带给我很大的震撼。在没有多少人相信华裔中产阶级会转向在野党的时期,我成了其中一个最早见证到青年华裔选民转向的人。2006年5月20日砂拉越州选,民主行动党从一席增至6席,成了2008年308的预警。
冯宝君当时是其中一名积极接触非传统华裔青年群的行动党领袖(好些后来加入的专业人士出席过她与陆兆福办的烛光西餐餐会)。郭素沁则在开展BERSIH的工作,还有重组沙巴行动党,都付出很多心力。林冠英2004年9月起担任秘书长,也积极争取专业人士、英语教育群的华裔加入行动党。有那么一段时间,每一次见林冠英就是讨论要拉拢谁加入行动党、报告谁愿意加入行动党。

这一回合寻找新的支持群的努力,可以说是从2004年大选起,要到潘俭伟于2007年2月正式加入行动党,才算来到临界点(潘俭伟是从2005年下旬就开始低调参与行动党的活动)。潘俭伟的加入,立即引起轰动,行动党成了非华语圈和华裔专业人士首选政党。潘俭伟本身就吸纳了好些后来参选中选的领袖。

2005年9月拉玛三美教授加入民主行动党,对印裔选民来说是件轰动的事件。直到2007年4月的依约补选,大部分的印裔选民仍然支持国阵,但是短短数月,是年11月25日的兴权会大集会,国阵的印裔支持率全线崩盘,成为促成308的最后一根稻草。兴权会集会爆发如此巨大能量,行动党自拉玛三美入党后不断吸纳印裔精英,让行动党在兴权会集会后成为印裔的首选政党。
BERSIH从2005年7月三党秘密会议商讨如何走出2004年大选的困局,到2007年11月10日的5万人大集会,也是另一端动人的出埃及记。

当然,我们不得不承认,阿都拉织梦太美带来的巨大失望与失落,加上相对开放的舆论空间,都是催化这些能量的因子。但是,民主行动党也很努力借助外部环境新的条件,超越政治局限,跨越红海。

现任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于2010年杪加入行动党;行动党于2011年中旬成立roketkini国文新闻团队,时任《火箭报》总编辑的旺哈米迪推动国语民主学校(SekolahDemokrasi)算是比较有系统接触青年马来人的开始。
从杂货店到超市,2008年以来所谓的行动党“盛世”,并不全然从天而降。当中固然有侥幸的部分(阿都拉因素),但也有行动党的努力:努力在族群政治上走向中间、努力争取印裔选民的支持、努力争取1980年代上一个“盛世”时的华语圈小贩小商们在21世纪的专业人士与白领儿女的支持。

要理解行动党委派黛安娜上阵安顺补选,要从这个脉络一路看下来。

其实在经营精英政治这一块,我们都在摸着石头冒险过河。在政治里,如果我们因为害怕风险而拒绝尝试,有了吕慧怡这个败笔就怯步不前,则没有后来的潘俭伟;有了东姑阿兹的失败案例就宣告放弃,则没有后来的再里尔。今天回头一看,许多“烈火莫熄”时代的大将都已背叛了这个斗争,惟不足以否定这场运动的时代意义。同理,我们在招揽马来同胞入党的努力中当然会面对各种风险,但它终将不会否定我们尝试掀起政治风潮的努力。


继续阅读...

2014年7月17日星期四

《思想战线7月号》出版啦!

2014年7月号的《思想战线》,是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辖下社会民主学院联合社青团和妇女组出版的期刊,让志同道合的朋友和党内同志,对民主行动党乃至民主运动做思想思辨。

新出炉的《思想战线》,将分发到全国各州属,欢迎全马各地的党员丶民众和非政府组织索取。

本期主题为“民主行动党转型——安顺败选反思录”,特邀各方学者和行动党领袖包括安顺补选候选人黛安娜针对主题,从不同的观点和角度,反思与探讨民主行动党于安顺补选过后的方向和目标。

本期文章如下:

封面专题:
1)从杂货店到大超市(文/刘镇东)
2)如何再避免”辉煌的失败“——我对安顺补选的反思札记(文/丘光耀博士)
3)安顺:为打赢一场战争而输了的一次战役(文/潘俭伟)
4)安顺补选:科技决定论与魔弹论迷思(文/庄迪澎)
5)民主行动党转型:从议会到社会(文/潘永强博士)
6)多元——民主行动党的核心价值(文/邹宇晖)
7)黛安娜不是戴安娜(文/王诗棋)
8)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文/黛安娜)

其他专题:
9)Come On,让我们玩真的!(文/陈泓谦)
10)你患上政治洁癖?(文/李政贤)
11)改变中(文/陈欣瀛)
12)死刑存废之争议(文/卡斯杜丽)
13)政治或经济?在历史上国际贸易背后的逻辑(文/刘晓翾)
14)政治漫画(绘/黄隆汉)
15)64+25=89(文/郑传毅)
16)书评(文/林嘉瀚)

除了通过各州社青团索取《新思想战线》,有兴趣的民众也可以在办公时间,联络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执行秘书张玉刚(电话:03-9200 5000)了解详情,或到雪隆区内的各大中文书局如学林丶商务丶上海书局免费索取。


继续阅读...

2014年7月15日星期二

潘儉偉反駁“行動黨同意”報道‧“沒討論過阿茲敏任大臣”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15日訊)行動黨雪州主席潘儉偉今日針對媒體報道指稱,行動黨已在本週一的一項民聯閉門會議內同意由公正黨署理主席阿茲敏替換雪州大臣職位一事做出反駁,並強調此事仍有待民聯最高領袖會議討論。

他指出,雖然他沒有出席本週一民聯秘書處通知召開的會議,但是他可以確定會議中並沒有討論過由阿茲敏作為替換大臣人選一事。

潘儉偉是針對媒體報道指“由於伊斯蘭黨不同意由女性出任大臣,因此要求由阿茲敏出任,並且此事獲得行動黨同意”一事,向星洲日報發表談話。

潘儉偉說:“我不知道有這樣的事,並且最近也沒有會議討論過這樣的事情。”

等待民聯最高領袖會商

他指出,目前行動黨的立場就是等待民聯最高領袖會議討論後作出決定。

網絡媒體日前引述來自民聯的消息說:“伊黨不同意女性出任大臣,而要求由阿茲敏擔任,同時行動黨已同意此事,不過出於尊重,我們會等待安華的決定,而民聯最高領袖會議也將在黨選之前召開最終的會議。

另外,英文報章《星報》也同樣報道,消息指阿茲敏在本週一民聯閉門會議中,獲得伊斯蘭黨及行動黨支持他出任大臣,該項任命會在開齋節後正式宣佈。

專家:面對經期問題
女大臣無法陪蘇丹活動


另外,根據英文報章《新海峽時報》報道,憲法專家拿督莫哈末哈法利詹說,雖然根據雪蘭莪州憲法,並沒有不准由女性出任州務大臣,但是在執行上可能會面對問題,即女性可能會面對“經期”(uzur syarie),而無法陪同蘇丹出席宗教活動。

馬來西亞國際伊斯蘭大學法律系講師山姆拉哈友表示,他同意莫哈末哈法利詹的說法,即在執行上,女性大臣在陪同蘇丹出席官方活動時可能會面對困難,因為根據傳統,兩人必須分開坐。

“州法律並沒有明文規定說女性不能擔大臣,因為主要的條件是候選人必須是穆斯林及馬來人,但是我們必須考慮敏感度及社會的禁忌,以及我們是否已預備好接受女性大臣。”

根據雪蘭莪州憲法第51(2)條款說明,除非是馬來人及信奉穆斯林信仰,否則有關人士不得出任大臣;而在公正黨展開“加影行動”製造加影州議席補選,並由黨主席拿督斯里旺阿茲莎贏得補選後,就一直盛傳旺阿茲莎將會取代現任大臣丹斯里卡立的職位,成為大馬歷史上首位女大臣。

(星洲日報‧報導:梁康)


继续阅读...

2014年7月14日星期一

八打灵再也义山公会斥资50万购买 无烟焚化炉月底运作

转载自《南洋商报》:

(蒲种13日讯)八打灵再也义山公会目前正安排中国技工,如火如荼安装两架无烟焚化炉,预计7月下旬投入服务。

八打灵再也义山公会主席叶振河致词时指出,该公会历届理事及新届理事努力经营,令会务日臻完善,以他为首的理事会更一致通过,耗资逾50万令吉向中国江西省南方机构订购两架无烟焚化炉,以提升设施。

八打灵再也义山联欢宴

“为配合一年一度的中元节,该公会于7月30日至8月3日,一连五昼夜,在归源公德堂举办第9届吉祥消灾超度法会及点延寿功德长生灯,收费相宜。”

八打灵再也义山公会昨晚趁着3年一庆,在蒲种喜来登庆祝53周年纪念联欢晚宴,同时不忘公益,拨款3万令吉捐给区内6所华小,每间可获5000令吉教育基金。

这6所华小为八打灵培才小学丶白沙罗中华小学丶八打灵育才小学丶八打灵育群小学丶八打灵双溪威小学及八打灵精武华小。

大会当晚筳开50席,并安排歌手助唱,场面热闹。甘榜东姑区州议员刘永山及武吉加星区州议员拉吉夫也宣布各捐出1万令吉丶百乐镇区州议员杨美盈及八打灵再也市议员再也瑟然各捐2000令吉。

其他出席者有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丶八打灵再也南区国会议员许来贤丶八打灵再也盂兰胜会联合会主席颜文凯丶八打灵再也义山公会会务顾问邱惠成丶副主席梁乾强丶总务刘良泉丶副总务陈金盾丶财政冼宝源及副财政梁锦权等人。

林福山:华团应作领头羊

八打灵再也华团联合会主席拿督斯里林福山指出,华人社团应作领头羊榜样,团结民众,凝聚心声,并举办系列活动,落实服务标准,为地方居民谋福,显出社团力量,让民众受惠。

“我要代表八打灵再也华团联合会,感谢华人义山公会这些年的辛勤付出和努力,希望在座的掌声,给华社领导强大支持与信心。”

他也赞扬八打灵再也华人义山公会一路为社会贡献不遗余力,安装无烟焚化炉,是项保留传统文化又与时俱进的盛举,符合环保,值得推崇和赞扬。

林福山捐3千元经费

身为八打灵公教中学及双溪威华小董事长的林福山,也代表校方感谢叶振河及理事,多次慷慨解囊,协助学校扩建及加强设施。

他也特别捐出3000令吉给八打灵再也华人义山公会为经费。

蒋礼谦促雪政府 善用墓地基金征地

隆雪华人义山联合会会长蒋礼谦促请雪州政府善用墓地基金,助缺乏土地的义山征用私人地。

他说,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曾指州政府持有一笔来自发展商的可观墓地基金,让有需要义山申请作为建沟修路用途。

“我们要的不止是沟渠和道路,还希望用这笔钱,替土地不足的义山征用私人地。”

他也要求雪州政府召集义山组织,解释雪邦综合义山的实行及土地分配?

“较早前,以回教党为首的吉兰丹州政府就宣布,每年直接拨款给华人义山;还有森美兰州政府也宣布每县划定保留地作为华人义山,希望雪州政府效法。”

此外,他促进州内尚没加入义山联合会的义山组织,尽快向政府注册,以加入该会。

“这些组织若需要帮助,本会可助他们申请社团注册。”


继续阅读...

殘障人刁曼島潛水‧林萬民:8月之旅要創馬紀錄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13日訊)由人助人(雪蘭莪)慈善團體及安順特殊人士協會聯辦的“特殊人士海洋潛水”將於8月22至25日,計劃帶領約30名特殊人士前往刁曼島展開潛水之旅,一起創造最多殘障人士潛水探險的大馬紀錄。

目前16人報名

該活動籌委會主席林萬民說,目前僅有16名特殊人士報名,他希望號召更多殘障人士前來參與,除了一起締造紀錄,也提高眾人對於殘障人士的關注。

他也希望透過活動讓殘障人士有更大發揮空間,協助建他們建立自信,勿為自己的能力及夢想設限。

星洲日報為媒體夥伴的“特殊人士海洋潛水”將在8月22至25日在刁曼島進行,收費是每人650令吉。

需要50名志工

林萬民說,活動也需要50名志工,目前他們已經號召27人參與,他歡迎有興趣的公眾參與為慈善公益獻力,一起為減低殘障人士與普羅大眾的隔閡努力。

他說,目前尚未有人舉辦過類似“特殊人士海洋潛水”的活動,而他也希望借助活動能夠讓殘障人士學會游泳,享受在水中漫遊的感覺。

他指,根據以往經驗,參與者通常能夠在3至6堂課後學會游泳及潛水,因此雖然現在距離活動時間還剩近一個月的時間,他也相信有興趣參與的殘障人士能夠完成挑戰。

李詩琪:經費尚欠5萬

“特殊人士海洋潛水”活動形象大使2004年中華小姐冠軍李詩琪表示,“特殊人士海洋潛水”的活動經費尚欠5萬令吉,她將自掏腰包捐出約5至10%的經費,以期讓活動能夠順利進行。

她說,自己曾經也因為不諳水性而害怕下水,但是如果永遠不踏出第一步,便永遠不知道自己的潛能。

“我覺得這個活動非常有意義,因為活動提供機會讓殘障人士去參與和嘗試,提供他們支持,也讓他們找到自信。”

潘儉偉:不要為自己設限

行動黨雪州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說,殘障人士不應該為自己設限,他呼吁殘障人士響應“特殊人士海洋潛水”,因為這不只是一般潛水運動,而是意義無限的活動。

他也為這項“特殊人士海洋潛水”活動陣容日漸壯大而感到欣慰。

出席“特殊人士海洋潛水”新聞發佈會者包括美門殘障關懷基金會總幹事兼八打靈再也市議員謝秀貞、殘障自立協會主席黃世凌和安順特殊人士協會代表林惠玲。

欲知更多有關“特殊人士海洋潛水”資訊者可到http://www.sopsp.org/mbr;或致電018-2666638(Mr Ling Wang Ming)查詢。


继续阅读...

支持者吁凯里 劝首相勿支持德国队

转载自《联合日报在线》:

(吉隆坡13日讯)世界杯晋入大决赛,全球为之疯狂,我国朝野领袖也不例外。

众所周知,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也是一名足球迷,他之前称虽然本身是英格兰球迷,却看好西班牙队能够卫冕成功,随着两队都在小组赛被淘汰,首相遭到众人嘲笑,认为他所支持的队伍,都不会胜出。

有关的话题直到今日大决赛,仍然持续,支持阿根廷队的青年与体育部长凯里,在这之前即公开要求首相勿支持阿根廷,避免阿根廷阴沟里翻船,在大决赛中失利,首相之后即公开表示,大决赛,他看好德国队会夺标。

凯里今日在其推特上称,首相已笃定支持德国队,而其推特支持者则继续呼吁他劝请首相勿支持德国队,显然是一名德国球迷。

凯里的推特上也充满世界杯的资讯,他也邀请众人今晚凌晨聚集独立广场,与首相一起观看世界杯大决赛。

潘俭伟林冠英看好德夺冠

另一方面,许多朝野领袖也对足球极为疯狂,如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就是一名足球迷,他一早已矢言德国队会夺得今次的世界杯。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也看好德国队能够夺标。

政党领袖公开支持本身的队伍,在全球各地都非常盛行,德国总理默克尔虽然是一名女性,却对足球极度热衷,甚至多次到巴西观看德国队的比赛,德国队一路挺进,令默克尔欣兴不已,这或许对她在政治上的威望有帮助也不一定。


继续阅读...

2014年7月7日星期一

潘儉偉:民聯未正式談論‧等安華帶頭商換雪大臣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6日訊)民主行動黨雪州主席潘儉偉披露,民聯三黨領導層迄今不曾正式談論過撤換雪州大臣一事,目前成員黨仍在等待人民公正黨顧問拿督斯理安華帶頭討論。

潘儉偉也是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他週日出席“愛‧無距離”殘健交流營會推介禮後,受詢時指出,民聯三黨仍未針對撤換雪州大臣丹斯理卡立一事作出討論和決定。

“民聯三黨最高領導層的會議是以安華為首,我們還在等他討論換雪州大臣的事件。”

他說,以公平而言,卡立一直獲得每個表現的機會,並實現民聯政府對人民的承諾。我們等他證明自己表現良好。

他指出,目前有3項課題有待克服,分別為大馬聖經公會的三百多本馬來版聖經、雪州水供,以及金鑾―白沙羅大道(KIDEX)工程。

須解決聖經、水供、KIDEX課題

他說,儘管雪州水供公司(Syabas)在制水課題上有錯,雪州政府應為遭受制水之苦的人民提供援助,並建立更透明和可信的機制審核雪州大道工程。

“如果我們無法在這3項課題實現對人民的承諾,不只是雪州大臣職不保,連民聯政府也會陷入危機中。”

不贊同扣流浪漢局限自由


潘儉偉認為,婦女、家庭與社會發展部欲援引1977年貧困人士法令扣留流浪漢,局限他們的行動自由,直至他們找到工作的做法過份強硬,且缺乏同情心,對解決現況於事無補。

他也批評中央政府對付流浪漢及乞丐的舉動缺乏同情心,而且聯邦直轄區部長拿督斯里東姑安南甚至要嚴懲佈施者的做法令各界嘩然。

“我們應先瞭解為何流浪漢寧可露宿街頭也不睡在家裡,那是因為沒有足夠的住所,政府不應一味的要剷除他們。”

另外,民主行動黨百樂鎮州議員楊美盈也指責中央政府以影響國家形象為由,採取對付乞丐和流浪漢的舉措感心寒,並希望大家能給予多一點愛心、同情心及仁慈。

她希望成功入閣的馬華領袖能協助公開金鑾―白沙羅大道(KIDEX)的特許經營權及交通報告,並協助提高政府透明度,及敦促馬來西亞大道局(LLM)與議員和人民會晤。“之前馬華領袖一直說沒有身在內閣而無法做事,如今他們已是內閣成員,我希望他們能給予協助。”

10月3至5日辦殘健交流營

愛‧關懷之家將於10月3至5日,在霹靂打捫Sunway Lost World of Tambun水上樂園舉辦為期3天2夜的“愛‧無距離”殘健交流營。

交流營是愛‧關懷之家的年度活動,今年已邁入第六屆,活動目的是希望藉此協助殘障朋友跨越內心障礙,勇於接觸人群及表達自我,同時也讓社會人士瞭解障友的需要,並改變對他們的觀念與成見。

籌委會主席張燕淋致辭時指出,為讓障友獲得最完善照顧,他們正積極招募義工,希望能在近期達到100名義工的目標,並預計有200人參與。

活動總開銷為9萬500令吉,經他們落力爭取後,成功將數額降至7萬9400令吉,但目前仍欠缺2萬8381令吉經費。

她續說,為鼓勵障友和家人踴躍參與,他們僅徵收150令吉象徵式收費,餘額全由愛‧關懷之家承擔,因此希望大眾能慷慨解囊,讓活動成功舉行。

愛‧關懷之家總幹事林國強也呼吁社會人士慷慨解囊,為障友帶來一個美好的經歷。

欲瞭解更多活動詳情,可瀏覽愛‧關懷之家的網站http://www.lovelydisabledhome.com,或致電聯絡林國強03-78739622/013-3409622。(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2014年7月3日星期四

捐血运动



这个七月是斋戒月,我们更需要非穆斯林同胞的支持,为血库增添新血,为社会尽一分力。

捐血运动于7月2日(早上九点至下午2点)在民主行动党全国总部4楼活动室举办。

请大家踊跃出席!
感恩!


继续阅读...

催毁学术自由将抑制学术表现,我国大学水平持续下滑,2014年泰晤士报亚洲百大排名中,大马无一大学上榜,就是最好的事实证明

我国学术自由再一次受重挫。马大民主及选举研究中心总监拿督莫哈末里端不获续聘,但是,保留其马大文学及社会系主任一职。里端不获续聘一事,是另一桩打压学术说真话的事实。

布城最近一系列干预学术自由的动作包括中止国际伊斯兰大学(IIUM)宪法教授阿兹巴克里博士的聘约,他质疑雪州苏丹在2011年10月针对雪州宗教局临检八打灵百乐镇循道卫理联合教会社区晚宴所颁布的御令。阿兹甚至在调查报告未完成之前,便被中止合约,也不获符合自然公平原则的保护。

为了声援里端教授,前副教育部长拿督赛夫丁阿都拉也宣布辞去马大高级研究员的职位。赛夫丁也在面子书上揭露,大学因接获“教育部某些人士的指示”而撤去里端教授的职位。

赛夫丁告诉《马来西亚内幕者》,两个月前里端教授被大学管理层传召时,他已经知道教育部的干预。里端被告知,教育部对他不高兴,并叫他辞职。赛夫丁之后确定,教育部曾联络大学副校长,指里端不应继续担任马大民主及选举研究中心总监。

民主行动党赞扬赛夫丁对于教育、肃贪及团结不能妥协的立场,因为这些课题都是基本课题,不能从政党的角度看问题。赛夫丁的言论进一步让人怀疑,撤除里端教授的职位是具政治动机的。很明显地,里端教授因履行他身为无党派学术人员的专业、说真话的职责而遭到对付,也因为他的研究结果与当今政府要的结果不一样,而被撤除。

尽管赛夫丁是国阵的领袖,但民主行动党仍全力支持他和礼端万教授站在同一线上的立场,捍卫学术自由的原则。民主行动党也谴责国阵联邦政府屡屡把手伸入校园,对师生施压。

今年初,就有25名大学生因各种各样的理由遭校方采取纪律行动对付,包括出席大集会、举牌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以及在面子书上发表反对消费税的意见。与此同时,三名沙巴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因为抗议校方的决策,而遭停学,不得参与期末考。

即便在海外求学的大马学子,也难逃教育部的爪牙,大马公共服务局刚刚向一名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念书的应届毕业生生阿斯兰发出要求解释信, 理由是后者参与一项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潘俭伟主催的大学论坛。

显然的,“学术自由”从来没有出现在大马教育部的词典之内。事已至此,国内种种严苛的法令诸如《1971年大专法令》以及《1976年教育机构(纪律)法令》必须立马废除,并停止压迫学术人员。如果没有这么做,不仅学术自由终将摧毁,国内大学水平也将持续下滑,而2014年泰晤士报亚洲百大排名中,大马无一大学上榜,就是最好的事实证明。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及巴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
于2014年7月2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


继续阅读...

2014年7月1日星期二

回应马华“做贼喊贼”论 潘俭伟:政治花瓶

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暨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30-6-2014(星期一)于八打灵再也发表文告回应马华的指控:

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指出,马华中委黄祚信日前批评他“做贼喊贼”的言论非但是無的放矢,更反映出民主行动党的从政理念及政治价值观与马华之间的差异。

他说,马华以为所有政党都和他们一样,不敢违抗自己的政治主子,即使在大是大非面前,马华领袖也可以为了保住官位而放弃政治原则,尤其是对巫统的傲慢丶霸道及愚蠢皆噤若寒蝉,而相信这就是马华为何会令广大的选民对他们彻底唾弃的关键因素之一。

他表示,从首相纳吉坦诚国阵从未拒绝伊刑法丶副首相慕尤丁表示成立全国技术委员会研究落实伊刑法丶首相署部长加米尔及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声称我国非世俗国,以至国阵禁止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丶任由巫统朋党通过直接获得工程合约肆无忌惮地掠夺国家资源,对国家发展丶民主人权丶社会和谐等各层面的打击罄竹难书,马华却始终一声不吭,不敢呼吁任何人认错或引咎辞职,只深怕会因说真话而丢官。

也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的潘俭伟今天发表文告说:“民主行动党坚决不做伪善的政党,因为这只会成为滥权丶腐败及无能的庇护伞,让政党失去透明丶专业及公信力等优势。”

他强调,民联三党平起平坐,秉持自我检讨丶自我改善的精神执政雪州;遇有不平之事,更不惧于为人民发声,从而也改善民联的不足之处,唯有这样,才能继续赢得选民的信任和支持。

他说,马华作为国阵里的“花瓶政党”,已经失去了政治理念和原则,其斗争目标也变得功利及见风使舵;这一点,可以从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发表“失传统官职而无法代表华社”言论看出,马华为了重要的部长职,可以自诩代表华社,甚至以此为借口厚颜无耻地替自己的仕途铺路。

他强调,无论民主行动党是在朝或在野,立场都始终如一,那就是为人民伸张正义,贯彻民主丶自由丶法治和尊重人权原则。

他促请马华,与其以莫须有的罪名及强词夺理的谬论来污蔑和抹黑民主行动党,不如提出建设性及有政治智慧的建议,以免沦为一个廉价的“政治秀政党”。

潘俭伟


继续阅读...

2014年6月30日星期一

茶已冷卡立还能喝下去吗?

转载自《光华日报》:

●潘君胜

公正党陷入多事之秋,尤其是被视为公正党粮仓的雪州,一直是国阵欲卷土重来,若不能夺回山河誓不甘休的战略区。如今雪州大臣卡立连续性被党内党外指责处理马来文圣经风波不当,雪州水供交易谈判充满疑问,以及雪州大幅度调整薪金增加人民经济负担等课题,饱受各界抨击。

卡立为民联尤其是公正党带来极大的负面宣传,终于爆发公正党和友党:行动党及伊斯兰党都要把他的大臣坐位拉倒!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和党要刘天球更开口要卡立引咎辞职,可是在党选中痛失瓜拉雪兰莪区部主席的卡立却表示,他没有必要辞去大臣职,也没有条文规定输了党选就必须辞去州务大臣职位。

卡立可以这么说以阻挠党内欲除去他大臣职而后快的异议分子,可是在现实政治圈子里,卡立输了区部主席党职后,已失去起码与各方讨价还价本钱。反观在党内与他势不两立,在党选中竞选署理主席的阿兹敏国州议员所向披靡,阿兹敏胜券在握,原本已处于劣势的卡立,此刻犹如屋漏偏逢连夜雨,政途灰暗。

作为公正党盟友的行动党和伊斯兰党,也因卡立处事不当而成眾矢之的,为避免民间不满卡立处事方式的声浪愈来愈汹涌,和防范下届大选被国阵夺回雪州江山,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已积极联手倒卡立,加上卡立在党内也结下不少仇敌,因此民联内部传出,无论卡立怎样口硬,民联更换大臣的要求和行动也愈来愈强烈。

只是卡立一旦被更换,友党尤其是伊斯兰党是否会乘势争取大臣一职?为何安华在此关键时刻反而叫公正党领袖慎言?是否安华另有议程或隐情?或者安华是担忧公正党出现大分裂而有所顾忌?尽管安华立场暧昧,民联的消息表示卡立已四面楚歌,下台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最终作为公正党实权领袖的安华亦难以为卡立护航,卡立此刻只是强颜欢笑而已。

卡立自任雪州大臣以来,表现平平。反之他被人民抨击的施政方针一箩筐,在各方压力下,即使卡立不愿意下台,但是友党与公正党一批中央领袖,要卡立放弃大臣一职的态度非常坚决。虽然安华还声援卡立,提醒党内领袖要尊重规则和行为守则,还说换大臣须获各方同意才能进行。不过失去区部主席的卡立眾叛亲离,即使安华力挺卡立,亦阻止不了基层倒卡立的力量。要是安华独排眾议还是留住卡立,只有造成雪州民联大分裂,甚至出现领导和信任危机。

至于党外人士的看法,认为要弄走卡立不难,问题是谁是新任大臣才属关键!公正党全国主席旺阿兹莎和署理主席阿兹敏都是热门大臣人选,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将支持谁?公正党内部意见又如何?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