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7日星期日

挑战移民厅是否有权无预警禁公民出国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21日星期一

面对纳吉以购屋案奚落,行动党挑粉红巨钻反击

转载自《当今大马》:

首相纳吉抬出槟州首长林冠英的“购屋案”等丑闻,来回击在野党不断批评捷运的言论。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不甘示弱,以首相夫人罗斯玛被指获得粉红钻石的课题反击。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抨击,纳吉为全球最毫无廉耻的领袖,胆敢将涉及其家属的一马公司案与槟州首长林冠英购屋案相提并论。

接着,他以纳吉及林冠英收入,来剖析两宗案件的不同。

当200年首相才能负担

潘俭伟追问,纳吉的收入,是否能让罗斯玛购买总值2730万美元(1亿1700万令吉)的钻石项链?

“据我们了解,一名首相年度收入,大约是60万令吉。因此,纳吉需要任相长达200年,才有能力购买这个首饰。”

“大马人民想知道,他使用哪里的资金来购买这个价值超过1亿1700万令吉的钻石,以及其他数以亿令吉计的首饰?”

“更何况,美国司法部揭露价值1亿1700万令吉的钻戒后,纳吉和罗斯玛从未出面否认此事。”

今年6月,最新一波的美国充公诉状宣称,源自一马公司的资金,曾助“一号官妻”购买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金额高达1亿1700万令吉。

较早前,首相署部长拉曼达兰承认,“一号官”就是纳吉。在野党因此认为,“一号官妻”就是罗斯玛。

强调按市价来购买房子

相对于纳吉夫妇获得钻石项链,潘俭伟说,林冠英收入可以负担得起一栋洋房。

“在林冠英购屋案中,洋房价格与槟首长收入匹配。更何况,林冠英已向银行贷款,来购买其槟城的第一间房产,总值280万令吉。”


“此外,林冠英按照当地市价购买这栋房子,而不是如国阵领袖所指控,获得‘特别折扣’。”

他续称,不若纳吉夫妇,林冠英已经多番公开驳斥这些污蔑,更准备以有力证据来挑战反贪会的提控。

槟隧道大道有公开招标


针对纳吉指槟州隧道及大道工程价格,比捷运来得昂贵,潘俭伟也予以驳斥。

他说,槟州政府为隧道及大道工程进行公开招标,反之纳吉政府没有经过招标下,直接颁发捷运工程予金务大。

“纳吉狗急跳墙,以致抛出各种毫无根据的污蔑。正当大马迎接独立日时,人民羞于拥有一名没有廉洁及伪善首相。”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潘俭伟:一马公司欠债417亿 换掉国阵避免背债

转载自《光华日报》:

(槟城19日讯)由希联所举办的“爱马来西亚,反盗贼统治”讲座会于周五晚首次走入传统马来甘榜,取得当地居民的良好反应。

上述座谈会是于周五晚9时至午夜12时在日落洞美丹登姑(Medan Tengku)组屋旁的传统马来甘榜的空地举办,这也是第7场讲座,吸引逾百名的马来村民踊跃前来聆听。

潘俭伟直言,目前一马发展公司所欠下的债务高达417亿令吉,虽然这一代仍无需开始偿还,不过来到下一代就需背债。他认为,为了避免上述事件的发生,最好的方式就是在下一届大选中将国阵政府换掉。潘俭伟在场也以投影的方式向在场的观众讲解关于一马发展公司风波。

黄泉安:一马公司风波受关注


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在上台演讲时则提及,近日有人在网络上借由东运会来揶揄富商刘特佐为“卷款潜逃”的金牌得主,证明了大众仍在关注关于一马发展公司风波。

他也指出,较早前由于《The Edge》在报道了潘俭伟对于一马发展公司的指控了后,该报章也受对付,所以他特地留下了相关报道的剪报,等待大选时期分派到民众,让他们了解该事件的来龙去脉。

当晚的主讲人还有双溪槟榔区州议员林秀琴及诚信党全国副主席拿督慕加希等。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18日星期五

阿兹敏要拉拢伊党 希盟不看好

转载自《早报》:

文/黄秀嫱

(联合早报网讯)马来西亚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有意结纳伊斯兰党,但希望联盟盟党乃至公正党党内的领袖都不看好能够拉得伊党共抗国阵。

据《当今大马》网报道,诚信党通讯主任卡立沙末表示,诚信党不会阻止阿兹敏与伊党谈判。“如果他要与伊党协商,由他决定。但我们认为,不会带来任何正面成果。”

民联在2015年瓦解,随后伊斯兰党两派决裂,开明派出走另立诚信党。公正党、民主行动党与诚信党组成希盟,希望继承民联的衣钵,之后另有团结党加入。

尽管如此,阿兹敏从未放弃与伊党协商,以避免选举出现多角战,最终让国阵得利。过去,阿兹敏就曾尝试说服伊党退出大港补选,以换取诚信党不竞选江沙补选。然而,这项努力宣告失败,国阵在多角战下赢得双补选。

最近,阿兹敏承认,过去几个月,他与伊党展开非正式协商。

一些希盟盟党领袖说,阿兹敏从未正式通知希盟此事。不过,这似乎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公开秘密。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说:“此事从未在希盟讨论,虽然我们知道他在这方面的个人立场。”土著团结党策略及政策主任莱益胡先则说,该党知道阿兹敏与伊党的非正式协商,但“未被告知细节”。

上述希盟领袖全都不看好阿兹敏的努力,能够化为成果。这无关阿兹敏的谈判能力或交际手腕,而是他们认为,伊党将会不断采取拖字诀。

莱益胡先就以个人经验表示,跟伊党谈判,十分有挑战。“很不容易,极具挑战……伊党的特点就是,在每个谈判点都会改弦易辙。所以,几乎不可能相信伊党。”

卡立沙末则断言,伊党必定会设下一些让阿兹敏无法办到的条件,如要求把一些公正党、诚信党或团结党的议席交给伊党上阵。他也担心伊党跟巫统关系暧昧,若阿兹敏跟伊党合作,可能会有隐忧。

不仅如此,就算是吉打与吉兰丹公正党领袖,也不认为阿兹敏能够拉得伊党共抗国阵。吉州公正党主席阿兹曼就坦言,就吉打州而言,成功机率十分低。丹州公正党主席阿都阿兹则说,阿兹敏成功机率为“50-50”。

希盟盟党领袖认为,希盟应该往前看,专注于希盟的优势,而不是眷恋过去与伊党的合作。


继续阅读...

別轻视林吉祥的方程式

转载自《东方日报》:

评论: 潘君胜 • 君子之言

希望启动,檳城加油!民主行动党发动的「我爱檳城跑」,从该党堡垒檳城出发,准备往各州跑透透!明眼人都晓得,行动党推动「我爱檳城跑」,表面上为行动党掌权的檳州政府加油,也是行动党一项全国性政治宣传,乘机为行动党造势。

民主行动党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宣称,只要原来支持国阵的选民之中,有10%马来人和5%非马来人转而支持希望联盟,希望联盟不但可以继续保檳州和雪州2州政权,同时攻下柔佛、森美兰及霹雳3州政权及贏得中央政权。林吉祥所强调的10和5方程式,就是希望联盟包括行动党的希望。只是,柔佛、森美兰及霹雳3州都是巫统所掌控的州属,希望联盟的如意算盘会打得响吗?巫统一点都没有反击能力吗?

4党各有主攻目標

大选日期近在咫尺,希望联盟终於排除万难,在7月14日正式公佈最高领导层阵容之后,希望联盟4成员党各自展开了大选宣传工作。4党共识是一旦贏得中央政权,推行百日新政。当前据知4党在初步阶段已达致分配222国会议席工作,只有一部分国州选区基於策略上之需要及种族的结构有变化,究竟由谁出战还在討论中。

希望联盟消息透露,行动党仍然主攻华人选区,公正党著重在马来人接近半数或半数以上的综合选区角逐。诚信党则会专挑由伊斯兰党中选的国州议席上阵。最迟加入希望联盟的土著团结党,將集中火力强攻巫统中选88个国席中超过半数的议席。

希望联盟中的民主行动党,拉拢对象,当然是以华裔选民为主。据说行动党继续在50多个以华裔居多或华裔佔40%的国会选区上阵。行动党在上届大选中,中选了38国席,不过,505大选后,行动党在安顺国会议席补选中失去这个国席,加上该党因地方上派系斗爭,引发了多名国州议员退党,这严厉打击到党组织及基层士气。

逐一揭露国阵疮疤

不过,由於国阵政府因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继续发酵,而仍然成为国阵的阴影。美国、新加坡、瑞士等多个国家一直调查1MDB弊案,包括洗黑钱、买豪华游艇、毕加索的名画、拍电影、买钻石首饰,美国更进行充公行动。儘管1MDB在国外被指挪用公款挥霍而成为国际话题,而本国则相安无事,但是这不意味大马选民也没有反应,也认同国阵政府看法。

林吉祥及行动党高层如林冠英、陆兆福、刘镇东、潘俭伟、倪可敏等人不停的在群眾面前,抨击国阵政府贪污腐败,而土著团结党的马哈迪、慕尤丁,以及公正党旺阿兹莎、阿兹敏更深入马来社会揭发各项弊病,面对希望联盟愈来愈猛烈的攻势,国阵当然不能装聋作哑,或者视若无睹。因此,首相纳吉、副首相阿末扎希也向马来社会斥责马哈迪等人破坏国家形象,为国家带来灾难。

不反击危机愈大

有人说马哈迪虽然年老,但是他一旦获得了公正党、行动党及诚信党的拥护作为改朝换代的领头羊,反对党就会结合而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国阵所有成员党都不可低估希望联盟在民间的影响力。

一些政坛人士认为,如果国阵巨头在关键时刻不能针对外国频仍追查1MDB弊案作出有力反击,让外国继续进行充公我国资產甚至扩大至採取刑事行动查案,引起国人更大注目及猜疑,疑团愈多,国阵的危机就会愈大。

届时,不用马来社会出现大海啸,只要如林吉祥所说的10和5政治方程式出现,即在原来力挺国阵的马来选民,有10%的马来人改投希望联盟,以及另外5%非马来人也改变方向投给希望联盟的话,星星之火,国阵政府也一样会痛失中央政权。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15日星期二

掩盖丑闻掩耳盗铃 国阵绝非印象问题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14-8-2017(星期一)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应该知道,虽然印象问题通常是可以固定的,但在另一边厢,事实却是不容伪造的。

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表示,国阵必须采取行动去应对反对党在一马公司(1MDB)课题上所制造的印象,以便赢回民心。

东姑安南宣称一马公司课题已经解决,而巫统现在就必须去修正反对党所制造的错误印象。

东姑安南日前在阿拉白沙罗为巫统八打灵再也北区区部代表大会主持开幕後指出:“一马公司课题已经解决。反对党已制造恶劣的印象来混淆选民。因此,巫统必须采取行动洗清这种混淆。”

如果只有巫统和国阵,在雪兰莪州所面对的问题只是如“印象”般简单,亦或在事实上,倘若这只是属于一马公司的唯一问题,那将很容易获得修正。

然而,假使东姑安南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巫统/国阵所面对的挑战,不仅仅是一个印象的问题,而问题卻是在于他们企图伪造的事实行为毫无根据,特别是在雪兰莪州内成熟的选民,并没有堕落和完全地相信(hook, line and sinker)国阵的谎言。

雪州的人民尤其是八打灵再也北区的选民,都可以亲眼目睹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一马公司,如何从这宗高达500亿令吉丑闻的“敏感”问题中去隐藏自己。

为什麽国会议长要驳回几乎所有牵连到一马公司的问题,即便是要寻求知道存放在目前已不复存在的新加坡BSI银行内,一马 公司现有的投资“单位”的价值是多少都无法如愿呢?

为什麽首相不针对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宣称,美国司法部采取的诉讼行动是含有“政治动机”的说词作出回答?

当一马公司一再无法履行义务,偿还它所同意付给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 数十亿令吉的分期付款时,这已并非一个印象问题了。

雪州的人民并不是那麽愚蠢,会看不到一马公司已经遭受数十亿令吉亏损的事实,这导致一个盗贼统治的国阵政府,引领马来西亚人民需为一马公司高达420亿令吉的债务买单。

当首相未能否认或解释美国司法部揭露源自一马公司资金的7亿3千200万美元,已经汇人首相的私人银行户头时,雪州人民能够读懂字里行间的意思。在美国司法部最新的指控中,当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无法解释或否认她已购买价值2千730万美元的22克拉粉红色钻石项炼时,雪州人民也有智慧地作出判断。

因此,国阵管理层面对的最大问题并不是印象上的问题,国阵面对的最大问题是,人民正在盯着国阵的领袖只能试图把无可争辩的一马公司课题扫在地毯下。

更重要的是,我们相信雪州的人民将会支持由土团党丶诚信党丶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组成的希望联盟,并拒绝那些不能去反对马来西亚史上最大宗的掠夺和盗贼统治案例的其他所有政党。


继续阅读...

潘儉偉:敦馬論壇騷亂事件 幕後策劃相信是巫統

转载自《中国报》:


張念群(左3起)、希山、沙拉胡丁、潘儉偉、阿都拉錫、托斯林及哥巴拉等人,在論壇高喊“古來4比0”口號,決心拿下古來1國3州議席。

(古來14日訊)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認為,“敦馬論壇騷亂”事件是一場有預謀的騷亂,並把矛頭指向巫統,因此促請警方採取行動,揪出製造騷亂的人士。

他說,很明顯這是有預謀的騷亂事件,幕後策劃者相信是巫統,警方應採取行動,對付製造騷亂者。

“我對這事件深感遺憾,這是民主法治的國家,每人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利。“

他指出,流氓文化不應引進政治領域,警方應徹查這事件。

潘儉偉昨晚在古來太子城舉辦的“希望聯盟論壇”受詢時,這麼說。

會上,他也詳細講解一馬發展公司事件的來龍去脈。

誠信黨署理主席沙拉胡丁致詞時說,希盟若在下屆大選執政,將會對我國的政治制度進行改革,引進良好的議會民主制。

他說,翻查歷史,我國早期的財政部長由華裔擔任,當時敦李孝式及敦陳修信都曾經擔任財政部長,在那個時期,我國的經濟非常穩定,令吉幣值很高。

“我們不應以種族來看問題,如果希盟執政,將會實行一個對國家有利的制度。”

土團黨副主席阿都拉錫致詞時說,巫統在前首相敦馬哈迪的論壇製造擾亂,企圖用流氓文化恐嚇人民,這是可恥的。

他說,巫統已經不是當年的巫統,巫統已經背叛人民。

行動黨古來區國會議員張念群說,對92歲老人丟鞋、丟椅子、丟煙霧彈,這不是馬來西亞人的文化,警方應調查製造擾亂的人,而不是調查主辦方。

昨晚出席者包括行動黨士乃區州議員黃書琪、誠信黨古來區主席希山、公正黨古來區部主席哥巴拉,及土團黨古來區部主席托斯林。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14日星期一

永别了,郭大侠 数百亲友火箭同志哀送最后一程

转载自《光华日报》:

(马六甲13日讯)永别了,郭大侠!

行动党前秘书长兼前甲市区国会议员郭金福今日举殡,数百名亲友、党同志前来送他最后一程,场面哀伤。

郭金福灵柩于今早10时许出殡,送殡队伍从住家出发先绕到马六甲行动党党总部,再到雪州士毛月富贵山庄世外桃园墓园安葬,从此长眠在此。

郭金福遗灵于今早8时封棺后,即进行告别仪式,来自全国各州行动党代表、绿色集会、马六甲中华工商总会代表前来向他做最后一次的敬意和道别。
陈国伟带领党同志瞻仰郭金福最后的遗容。


陈国伟带领党同志瞻仰郭金福最后的遗容。

今日的天气晴朗,却不会太炎热,就如郭金福生前似是阳光的生命历程,不论是在政治还是抗癌和对抗其他不公的路上,都从来不会放弃希望,并且一直坚持斗争到底,激励了许多人。

享年61岁的郭金福,是于本月9日傍晚6时10分不敌病魔长年折腾,在家中病逝。

据了解,上周日(6日)郭金福因有深静脉血栓(DVT)问题而在吉隆坡一家医院进行手术,手术完成后,一度清醒,但出现呕吐,过后陷入昏迷,医生诊断为脑部出血。

在家属要求下,他隔天早上7时许由吉隆坡转返马六甲仁爱医院加护病房接受治疗。

9日傍晚5时许,他由救护车载回马六甲的住家静养,由妻子莫桂美及一对子女郭子毅及郭子雯陪伴在侧照顾,为之念佛号,最后于傍晚6时10分安详离开。

2002年患直肠癌

郭金福于2002年患直肠癌,经手术,化疗及放疗医疗后治愈;但于2015年7月相隔13年后发现癌症复发,再度走上艰辛的抗癌路。

其尿道也因为过去2年频频受到细菌感染,导致右肾损坏,7月中入院切除,祸不单行的是手术后,其右腿又被检验出患上深静脉血栓(DVT)。

729甫庆61岁生日


他甫于7月29日获得甲州行动党及罗弄班浪韵律操成员为其庆祝61岁生日,当时他还表示,尽管对抗病魔的道路越来越辛苦,风雨更大,不过他相信在亲友支持下,将达成庆祝70大寿的愿望。

无奈造化弄人,郭金福最终不敌病魔逝世。

郭金福于1986年中选马六甲榴梿老温州议员、1990年在霹雳州兵如港国会议席中选、1999年中选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

他曾出任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和马六甲州主席,以及全国组织秘书,并于1999年大选后临危受命出任民主行动党第4任秘书长,2004年大选在马六甲市区国会,以219张多数票败选后退出政坛。
行动党领袖和家人为郭金福的棺木盖上党旗,象征最高的荣耀。左起林吉祥、张健仁、陆兆福、刘镇东、郭子雯、郭子毅和莫桂美。

行动党领袖和家人为郭金福的棺木盖上党旗,象征最高的荣耀。左起林吉祥、张健仁、陆兆福、刘镇东、郭子雯、郭子毅和莫桂美。

“阿Kerk,一路好走” 林冠英为棺木盖党旗

“得民心,得天下,阿Kerk确实得天下……一路好走!”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部长林冠英,在郭金福的告别礼上,道出了郭金福一生为党为国的贡献,并形容郭氏过去的奉献,已得了天下。

“阿Kerk,我们会永远怀念你!”

他说,郭金福是真正的马来西亚爱国之士,如今斯人已矣,他的家人将会非常想念父亲和丈夫,而国家和行动党,也会把郭金福放在心底。

“作为了解并熟悉他的人,我们会深深怀念这位良朋益友。我们的心底将会永远为郭金福留下一个位子,并把过去我们一起走过最美好的时光,慢慢记住。”

无论如何,林冠英说,虽然怀念郭金福,但大家应该把今天的这种感受,换为一个力量,来坚持、来维持、来完成他对党、对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理想,这样才不会辜负郭金福。

林冠英同时也率领党中央领袖向郭金福告别,并为其棺木盖上党旗,及抬棺上灵车。

在场的党中央领袖,包括行动党代主席陈国伟、国会领袖林吉祥、副主席郭素沁、张健仁、曹观友、财政方贵伦、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副组织秘书伍新荣、宣传秘书潘俭伟、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等。

另外,马六甲行动党领袖和党员,亦在告别会上再次为郭金福献唱由其填词的《正义之歌》(原曲《友谊之光》)、《我是正义人》(原曲《我是中国人》)、以及英文歌曲《You Raise Me Up》,向这位党领袖告别。
数百亲友及行动党同志送别郭金福最后一程。

数百亲友及行动党同志送别郭金福最后一程。

“把妈妈妹妹交我照顾” 郭子毅哽咽唸悼文

“请您别担心我们,把妈妈和妹妹交给我照顾,等我以后再见到您的时候,让我们促膝长谈,聊我们分开后的人生里发生什么。”

郭金福的儿子郭子毅在父亲的告别礼上唸出悼文,怀念父生前的点滴,同时也答应父亲,会如他所愿,做一个坚强、勇敢及快乐的人。

郭子毅悼文的字里行间,透露出对父亲的崇拜和爱,唸出悼文期间他数度哽咽,真情流露的悼文,亦触动在场的亲友和行动党同志,不禁纷纷落泪,场面感人。

以下是郭子毅的悼文全文:

马六甲已经下了几天雨,这几天我过得很不习惯,两个星期前,亲朋好友还在为您庆祝生日,转眼间,我们就要跟你道别。

从小到大,每当我遇到困难,向您倾诉时,你总是会耐心地聆听,并给我指导,我常常记得您对我说的一句话:有问题,就要去面对。

在我的心目中,您是一位好爸爸,当您还在政治工作拼搏时,你总是会尽量陪伴家人,带我们去驾车走走吃东西。而您到每个地方,都有很热心的朋友,会带我们玩,带我们吃好吃的东西。

2002年,您动了大肠癌的手术后,虽然有后遗症,导致出远门的困难,但是您仍然会尽量带我们到各城市的地方去走走,为了就是跟我们家人多在一起,多留下回忆。

对我来说,让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我们在车里,听你滔滔不绝地分享您的政治生涯的心声。

这几年来,我知道您很痛苦,虽然是一位很坚强的人,但是您每次喊痛,每次叫我们帮您祈祷,我们的心都很难过,我真的希望我能为您分担您的痛苦。

2016年7月,您动了手术后,继续面对频密上厕所的痛苦,常常让您的体力透支。每当我从吉隆坡回来,您很多时候都只能呆在房间,没办法到楼下来,跟我们吃饭、看电视聊天。我只能等您没那么痛苦比较舒服的时候,到您的房间,躺在您旁边,跟你聊天。有时我还没有说完,您就睡着了。

爸爸,我希望您得到了解脱,到那没有痛苦只有快乐的地方。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我们做个坚强、勇敢及快乐的人。爸爸,我答应您,我会做到,请您别担心我们,把妈妈和妹妹交给我照顾,等我以后再见到您的时候,让我们促膝长谈,聊我们分开后的人生里发生什么。

您的一生,都在为人民,为社会、为国家贡献,您的功劳都受到大家的肯定,大家会好好怀念您:永不放弃、永不言败的郭大侠精神!

爸爸,安息吧!


继续阅读...

潘儉偉:3大因素惹民怨 人民海嘯終會實現

转载自《中国报》:

(哥打丁宜13日訊)民主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相信,以目前局勢,存在上屆大選中“不存在”的3大因素,即掀起民怨的一馬發展公司丑聞與消費稅課題外,就連前首相兼土著團結黨主席敦馬哈迪也站在反對黨這裡,所以能掀起一股“人民海嘯”。

他說,上屆大選時,雖然已存在一馬發展公司課題,但人民不了解錢流去哪裡,如今人民已知道真相。


他說,上屆大選也沒有消費稅課題,但自消費稅實行以及令吉下跌等的生活費壓力下,就連他到新加坡消費,都得三思。

“目前,馬哈迪也站在我們這裡,他早前在哥打丁宜舉辦開齋節門戶開放活動時,吸引逾2000人前來;所以,我相信在大選時,‘人民海嘯’這股氣勢,終會實現。”


逾200人出席“愛馬來西亞,反盜賊統治”華文論壇,聆聽潘儉偉(前排右2)細說一馬發展公司的種種丑聞。

潘儉偉也是民主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兼雪州主席,他昨午在哥打丁宜天后宮張梅大禮堂主持“愛馬來西亞,反盜賊統治”一馬公司巡迴論壇之華文論壇時,如是指出。

他說,目前一馬發展公司尚欠420億令吉,而這筆債務將由人民與下一代子孫償還。

他在問答環中說,我國是自然資源豐富的國家,若希望聯盟在下屆大選執政,是有能力解決國家債務;其重要一點是,不要再讓國家領導層濫用國家資源。

逾200人出席聆聽潘儉偉細說一馬發展公司于2009年成立后,爆出多宗該公司向政府借錢,將大筆資金轉移到不同公司,且部分金錢最終轉移到私人的銀行戶頭的丑聞。出席者包括民主行動黨宣傳秘書兼古來區國會議員張念群。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13日星期日

阿鲁是接管国库控股人选? 潘俭伟批搞砸一马无资格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库控股董事经理阿兹曼莫达料于2019年卸任,传闻已在筛选接班人选,包括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直批,阿鲁甘达领导一马公司非常糟糕,根本无资格掌管国库控股。

潘俭伟发文告表示,阿鲁甘达被指为接管国库控股的候选人,实在令人震惊。

“阿鲁甘达领导一马公司的‘灾难性’记录显示,他最没资格接管国库控股。”

他举例,最新的“灾难”是一马公司无法按时付款给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的争议,导致IPIC必须两度展延还款期。

“一马公司最后于8月11日成功支付‘等同于’3亿5000万美元给IPIC,并须在8月31日前清完余额3亿美元,但有关付款也很神秘……其来源不清。”

掩盖一马公司丑闻

潘俭伟表示,阿鲁甘达也搞砸了一马公司重组计划中依海中铁财团(ICSB)与大马城的交易。

他说,阿鲁甘达最糟糕的行为是重复向总检察长、公帐会及大马人撒谎,以掩盖一马公司丑闻。

“例如,阿鲁甘达清楚知道一马公司的投资‘单位’之前是由已关闭的新加坡瑞意银行(BSI)掌管,估值为23.18亿美元,但美国司法部今年6月已揭露这项舞弊事件。”

“但阿鲁甘达没公开文件与资料,反之持续假装一马公司已赎了一些‘单位’为金钱,约13亿美金。”

他说,若价值1450亿令吉的国库控股由阿鲁甘达领导,大马人将颤抖不安。

“更震惊的是,我听说阿鲁甘达也在等着受委为上议员,甚或获得部长职位。”

团队正筛选候选人

《洞察大马》周四(10日)引述消息报道,一个团队正筛选国库控股董事经理候选人,以取代即将与2019年卸任的阿兹曼莫达(Azman Mokhtar)。

报道说,除了阿鲁甘达,其他潜在人选还包括联昌银行(CIMB)总执行长动姑扎法鲁(Tengku Zafrul Aziz)。

而来自国库控股中的潜在候选人则包括执行董事西山(Hisham Hamdan)、阿末祖卡纳因(Ahmad Zulqarnain Onn)及东姑阿兹米(Tengku Azmil Zahruddin Raja Abdul Aziz)。

筛选候选人团队必须向国库控股主席兼首相兼财长纳吉汇报。


继续阅读...

(古来)“爱国锄盗”巡回论坛



日期:2017年8月13日(星期日)
时间:晚上8点半
地点:IOI Palm Villa Golf & Country Resort (PTD 44500, Jalan Indah Utama, Bandar Putra Kulai.)

欢迎大家出席!


继续阅读...

行動黨北干那那晚宴:潘儉偉 演講 (2017-08-11)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12日星期六

纳吉要求撤潘俭伟起诉案.尚未接获1MDB相关文件.高庭再展10月13裁决

转载自《星洲日报》:

高庭将于10月13日裁决是否批准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政府,要求撤销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起诉他与政府在一马发展公司(1MDB)弊案上行为失当的诉讼。


继续阅读...

一马哪来十五亿还IPIC? 潘俭伟促纳吉交待来源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中午12点20分更新

一马公司昨日宣布支付等同于3亿5000万美元(马币15亿零325万令吉)给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质问,一马公司怎么会有这笔钱还欠款?

潘俭伟今天发表文告说:“一马公司如何在马来西亚得到这笔钱(用以还欠款)?”

“从部长在国会及一马公司的公开声明,一马公司在本地银行根本没有一笔‘等同于3亿5000万美元’或接近15亿令吉的现金。”

汇款是美元或令吉?

潘俭伟回溯,一马公司今年4月曾宣布将把一马公司拥有的投资基金单位转换成金钱,以解决IPIC的欠款。

他指,这些投资基金单位目前由已关闭的新加坡瑞意银行(BSI)掌管,最后所知的基金单位价值是9亿4000万美元。

因此他追问,若“等同于3亿5000万美元”的还款来自这些海外投资单位,相关投资单位转换为金钱时理应是美元。

但他说,一马公司使用“等同于”(equivalent)的字眼,而非直接使用“3亿5000万美元”显示,或许付款并非以美元汇出。

“或许在这个案例,它(汇款)是马币?”

“这是否意味着1MDB规避了美元汇款的‘技术问题’,获国家银行批准以令吉汇出,而非美元?”

钱来自财政部或哪里

潘俭伟说,若等同于3亿5000万美元的付款非来自投资基金,那这些钱来自哪里,因为一马公司已卖掉及转移它的所有资产。

“因此,3亿5000万美元的问题是,这些钱是否来自财政部、直接或间接通过一些复杂的‘重组’计划?”

“一马公司及首相必须解释这件事,尤其一马公司必须在8月31日和12月31日前分别清完剩余的约3亿美元及6亿300万美元。”

31日前须还清首笔

昨日,在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放宽限期让一马公司在8月31日前付清6亿272万美元(马币25亿8000万令吉)后,一马公司宣布,已支付等同于3亿5000万美元(马币15亿零325万令吉)给IPIC。

早前,由于一马公司无法在7月31日截止日期当天还款,IPIC给予一马公司5天宽限期,但宽限期于8月8日截止日,IPIC曾表示一马公司依然无法还款,因此同意给予一马公司更长的宽限期,即在8月31日前须支付6亿零272万美元(马币25亿8000万令吉) 。

一马公司与IPIC今年4月24日达致部分庭外和解,一马公司将会支付12亿零545万美元(马币51亿6000万令吉)予IPIC。 根据和解协议,一马公司将分两次支付这笔款项,其中第一笔的6亿零272万美元将须在8月1日前支付,而余款则必须在今年年终前支付。

但一马公司8月1日中午发文告证实,未能按期向IPIC付款。

IPIC之后说明,一马公司将有5天工作日的宽限期,来偿还这笔款项。

纳吉接着说,虽然一马公司昨天逾期没还钱,但那只是一项技术问题,一马公司有能力还款。


继续阅读...

(笨珍)“爱国锄盗”巡回论坛



日期:2017年8月12日(星期六)
时间:晚上8点半
地点:Hai Kee Restaurant, No 723, Tingkat 1, Jalan Taib, 82000 Pontian, Johor

欢迎大家出席!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

IPIC延長還貸 潘儉偉抨 IPIC延長還貸 大馬人蒙羞

转载自《大马时报》:

(吉隆坡9日訊)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批評,一馬公司二度要求阿布達比主權財富基金國際石油投資公司(IPIC)延長償還貸款期限,是讓人蒙羞(utterly disgraceful)的舉動。

他在國會媒體室召開記者會聲稱,一個由大馬國有的投資公司屢次無法兌現承諾,在期限內償還貸款給他國政府擁有的投資公司,讓大馬人感羞恥。

他說,一馬公司再度食言,證明了該公司早前要出售旗下的基金單位以籌集資金,是欺騙人民的說法。

他表示,這個基金單位是騙人的,沒有買家願意配合一馬公司來假裝購買這個基金單位,亦沒銀行願意處理此項交易。

潘儉偉感擔心,若一馬公司接下來又是無法償還貸款,擔保這筆債務的大馬政府被逼接手,利用人民的納稅錢來「拯救」一馬公司。

擔心政府被逼接手

他再次點名一馬公司首席執行員阿魯爾甘達須為此事負責,因為後者擁有3個月時間來償還債務,卻無法兌現承諾。

「此事再度證明阿魯爾甘達是一個無能及不負責任的領導,而且一次又一次的撒謊。若換成其他大型企業,一名首席執行員若失責早已遭到辭退,不解為何阿魯爾甘達至今仍可安好無事?

此外,潘儉偉也反駁第二財長拿督佐哈利指,政府沒動用公款替一馬公司還債是不實的說法,一馬公司向社會保險機構(SOSCO)貸款8億令吉及財政部擔保一馬公司為發展大馬城計劃而發行24億令吉伊斯蘭債券等事件,足已證明大馬政府動用公款拯救一馬公司。

他聲稱,大馬城計劃告吹後,也是由財政部償還7億4000萬令吉訂金給依斯甘達濱海控股(IWH),這理應由一馬公司負責,而非由人民來買單。「佐哈利或許已沒直接參與一馬公司談判,但後者不應忘記職責,犧牲自己的誠信與尊嚴,發表不實的言論來重得首相納吉的歡心。」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9日【国内热报】



一马公司主席阿鲁甘达,拒绝希望联盟的邀请,却出席伊斯兰党的圆桌会议,今天国会议员就为这件事情吵起来。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9日星期三

潘俭伟促二财长别撒谎 拉菲兹指人民将为1MDB买单



一马公司拖欠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的债务,一延再延,始终无法如期偿还,但第二财长佐哈里却指出,一马公司并没有要求政府帮忙偿还债务。不过,希盟领袖纷纷质疑佐哈里的解释。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要求佐哈里别以为人民是笨蛋,而公正党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更预测,政府将拿人民的血汗钱为一马公司的债务买单。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8日星期二

潘俭伟指一马资金仍在开曼群岛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7日讯)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揭露,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將鉅额资金重复在多个不同户头中兜转后,又將资金留在开曼群岛。

他说,1MDB只不过是以不断转账,在短短不到2个月內,在不同户头中,重复转了5次,並制造从开曼群岛撤回部份资金的假象。

他表示,1MDB早前声称,已从开曼群岛投资中赎回12亿2000万美元,事实上,该公司从来不曾撤出这笔钱。

他今日在国会大厦媒体室召开记者会时指出,1MDB是以不断转账形式,企图「拆东墙补西墙」,以瞒骗国际会计公司德勤(Deloitte Malaysia)。

他要求1MDB主席兼財政部秘书长依尔万,就此展开调查。

他强调,证实以上的指控真偽只需要1天时间,若依尔万无法採取行动,就如同说明自己与之前的1MDB高层同流合污。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7日星期一

沙登火箭流动服务车推介礼







沙登火箭流动服务车今早在沙登新村早市巴刹为民服务,协助民众申请雪州政府众多福利计划,包括医药卡、青年结婚奖励、乐龄亲善基金,还有选民资料查询等。

雪州行动党主席、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受邀主持推介礼。

每个星期天早上,火箭流动服务车将在沙登史里肯邦安地区各地轮流服务,包括接受当地民生问题的投诉。

报社群将心比心,谋民利亲历亲为,沙登行动党秉持为民服务一条心。火箭流动服务车将深入沙登社区,主动上门为人民提供更好服务。

此外,沙登社区服务中心一周服务五天,周二周三晚上,国州议员王建民博士、欧阳捍华也固定在中心会见前来求助的民众。


继续阅读...

祖莱达努鲁顺利入境砂州

转载自《东方日报》:

(古晋6日讯)较早前被禁止入境砂拉越的人民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在週六与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顺利入境砂州。

祖莱达过去曾有3次被禁止入境砂拉越的经验,第一次是在2013年,她稍后在2014年试图入境时也被禁止入境,2016年砂州选举时也同样被禁止。

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虽然还被列为禁止入境砂拉越的名单上,但她也在週六晚上7时30分顺利入境。

过去曾被禁止入境的领袖,包括公正党副主蔡添强及拉菲兹,民主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及宣传主任潘俭伟,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以及社会主义党副总秘书巴瓦妮。

努鲁依莎在週六出席一场门户开放活动上指出,她曾经在2015年12月被禁止入境砂拉越,当时她是为了揭晓公正党在砂拉越州选的上阵名单;后来在比尔卡勇枪杀案后,砂州政府曾允许她和蔡添强入境,出席葬礼。

「这次入境是没有任何条件的,我希望这样的状况能够持续下去。」

此外,据《马来邮报线上》,祖莱达今天在离开古晋前接受媒体访问时,促请砂州首长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解除其他反对党领袖的禁足令,让反对党能进入砂拉越开展活动。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6日星期日

The Edge 'By George'八月号



Photo credit: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4914514815897&set=pcb.10154914520020897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5日星期六

Pokémon Go广告(大马恶搞版)!



你正准备去攻打传奇神兽呢?

《火箭报》小编挑战你,一起进攻布城,击败马来西亚的最恐怖的梦魇——CP高达2,600,000,000的一号大马官员MO1!!!

第14届大选在即,改变的号角已经响起,就像玩宝可梦一样,想打败传奇神兽,先要取得入场券;想在来届大选打倒MO1,就一定要登记成为选民,取得参与这场传奇战役的入场券!

每个人手中的一票都很重要!别再等了,快点将这个影片share出去给还没登记为选民的朋友,然后立刻前往离你最近的邮政局,登记成为选民吧!

一票定输赢,登记做选民!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3日星期四

坚持讨论一马案IPIC欠款 林立迎被逐出国会议会厅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报道

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不满国会下议院议长驳回其提呈的讨论一马公司逾期不还钱予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紧急动议,愤而施压国会讨论此事,惟不果反而遭赶出议会厅。

国会问答环节在中午12点结束时,主持会议的副议长依斯迈(Ismail Mohamed Said)邀请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提呈《2017年法律援助法令(修正案)》。

孰料,林立迎起身打岔,不满班迪卡通过公函,拒绝其动议,更要求国会辩论此事。

但依斯迈拒绝理会林立迎请求,更多番敦促林立迎坐下,否则将祭出驱逐令。

指示侍卫驱逐林立迎

林立迎不肯就范,坚持要读出紧急动议内容,于是依斯迈下令国会侍卫驱赶林立迎。

“侍卫,请执行你们的任务。”

据议长的公函,由于政府已通过一马公司重整计划来偿还IPIC,因此驳回林立迎的动议。

原本要问却被赶出来

随后,林立迎在13位行动党国会议员陪同下,到媒体室召开记者会,声言不满议长的裁决。

“一马公司采取什么行动?连一丝灰尘都没有。不若首相所称的技术问题,这涉及6亿美元的债务,而且将会动用公帑还债。”

“我认为,下议院必须辩论此事,但不幸的是,议长以一马公司已采取行动,来驳回我的动议。”

“我原本要提问,一马公司的解决方案,但我被赶出来。”

昨天,林立迎提呈紧急动议,要求国会辩论一马公司及财长机构,如何获取资金来偿还这笔债务。

一马公司没按期付款

一马公司与IPIC今年4月达致和解,而根据和解协议,一马公司最迟必须在8月1日向IPIC支付第一笔款项,总值6亿2874万9509美元59美分。

但一马公司当天中午发文告证实,未能按期向IPIC付款。

IPIC之后说明,一马公司将有5天工作日的宽限期,来偿还这笔款项。

首相纳吉昨日在国会回答国会反对党领袖旺阿兹莎提问时说,虽然一马公司昨天逾期没还钱,但那只是一项技术问题,一马公司有能力还债。


继续阅读...

纳吉申请撤潘俭伟诉讼 高庭要求提供一马章程

转载自《当今大马》:

随着首相纳吉入禀法庭要求撤销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的诉讼,高庭法官要求双方提供一马公司备忘录和公司章程,不过纳吉以非董事和股东为由,不予出示。

高庭司法专员菲沙(Faizah Jamaludin)要求,纳吉和潘俭伟的律师出示一马公司备忘录和公司章程。

而纳吉律师哈法立占(Mohd Hafarizam Harun)说,纳吉并非一马公司董事和公司股东,因为不能提供备忘录和章程。

“法庭要双方出示上述资料。纳吉(并非董事和股东)无法提供这些文件。而既然潘俭伟仰赖这些资料(来提呈诉讼),他必须提供。”

8月11日案件管理

法庭原本定在今天决定纳吉撤销控状的申请,最终定在8月11日进行案件管理,让双方提供相关资料。

潘俭伟是于1月16日,起诉纳吉和政府在处理一马公司基金上行为不当,要求普通赔偿、加重赔偿及惩罚赔偿、利息及其他法庭认为合理的赔偿。

他在入禀书中要求法庭宣判,纳吉及大马政府犯下公职人员渎职罪,同时宣判纳吉滥权以从一马公司捞取个人利益。

第三宗就一马案告纳吉

本案是第3宗政治人物就一马公司案起诉纳吉。第一宗案件乃前首相马哈迪,连同两名前巫统党员凯鲁丁及阿妮娜起诉纳吉渎职,惟高庭在4月28日以纳吉非公职人员为由,驳回三人的诉讼。他们以提出上诉,而上诉庭择定8月30日聆审。

第二宗案件则是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他在去年8月向高庭提出集体诉讼,指控首相纳吉违反信托责任,并追讨疑似汇入纳吉账户的近30亿令吉款项。


继续阅读...

要求重查1MDB案 反对党议员游行至国行呈备忘录





转载自《诗华日报》:

今日上午9时左右,逾30名议员在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旺阿兹莎率领下,手持著横幅和一些钻石造型等海报,从国会大厦一路步行约2.6公里至国家银行,约9时40分左右抵达。

参与这项游行的反对党国会议员包括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檳州首长林冠英、行动党代全国主席陈国伟、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莎阿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等。除了希望联盟议员外,伊斯兰党波格先那国会议员拿督玛夫兹也参与这项游行。

旺阿兹莎、林吉祥、林冠英等10人进入国家银行,亲自呈交备忘录给国行,並由国行公关部代为接收。

根据备忘录,反对党国会议员是基于美国司法部针对1MDB资金遭滥用的诉讼行动,要求国家银行重新就美国司法部与新加坡金管局严查瑞士瑞意银行(BSI)后的最新进展,重新调查1MDB事件,並称相信1MDB与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之间的投资已经造成我国金融系统崩坏。

呈交备忘录后,林吉祥向媒体表示,今日游行的主因,確实是因为日前在国会上,反对党国会议员提出的逾30道关於1MDB提问,皆被下议院驳回。

「国家银行一定要对外解释他们在这起事件上所能採取的行动,这是对大马人的交代。前国行总裁丹斯里洁蒂可能也尽了力,但她做的却不是最好的。还有更好的方案,我们愿意提供他们更好的方案。」


继续阅读...

1MDB曾说用“投资单位”还钱 希盟:现逾期没还证明有诈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一马公司昨天无法按时还钱给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希望联盟直批,这证明一马公司涉及诈欺和挪用公款。

希盟今天发出联署文告指出,一马公司昨天声称等待重组计划的收益来支付IPIC,和今年4月的说辞不同。

联署文告的四人分别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公正党宣传主任法米(Fahmi Fadzil)、诚信党宣传主任卡立沙末(Khalid Samad)和团结党宣传主任卡玛鲁丁(Kamaruddin Md Noor)。

文告指出,一马公司当时声称,将通过脱售一马公司投资基金单位(fund units)来还钱。

这说明了,昨天到期的第一笔6亿272万5000美元款项,理应是由投资基金单位偿还。显然,尽管一马公司管理层多次向董事局保证,但一马公司从2014年底至今,皆无法为这些投资基金单位套现。

“单位”并不存在

希盟指出,一马公司无法将投资基金单位套现,证明这些“单位”很可能不存在或是虚假的。

美国司法部最新一波充公行动中,就揭露一马公司利用循环凑数的方式,来掩饰这笔不值钱或虚假的“投资单位”,以掩盖资金被挪用的事实。

明显地,美国司法部诉状所揭露的,已经影响了一马公司和财政部企图掩饰谎言和挪用公款的行为。更糟的是,‘托管’这些资金的新加坡瑞意银行(BSI),已遭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撤销执照。这是因为该银行涉及洗钱,而这些钱皆源自一马公司。

目前不知道哪家银行管理这笔资金,而所有和这‘单位’有关的问题都没在国会获得回答,任何关于一马公司的问题也都被议长驳回。

狠批让国家蒙羞

希盟表示,一马公司无法偿还IPIC不仅仅让国家蒙羞,更证明了首相纳吉领导下的政府挪用公款。

我们呼吁国家银行、警方和反贪会立即透明地展开调查,以人民利益为先。

IPIC与一马公司爆发财务纠纷逾1年后,双方在4月24日达致部分庭外和解,一马公司将会支付12亿零545万美元(马币51亿6000万令吉)予IPIC。

根据和解协议,一马公司将分两次支付这笔款项。余下的6亿零272万美元,最迟必须在今年年终前支付。

一马公司当时声称,将通过脱售上述“投资单位”的方式来付款IPIC。

未能按期还款

不过,一马公司昨天发表三段文告证实,未能按期向IPIC付款,并声称将通过一马公司重组计划的收益来支付。

IPIC表示,一马公司将有5天工作日的宽限期,来偿还这笔款项。

纳吉今早在国会声称,一马公司昨天逾期没还钱只是一项技术问题,并坚称一马公司有能力还债。

一马公司之前存放在开曼群岛的现金变成“投资单位”,引起国际银行质疑而提早追债,结果政府重组一马公司,利用重组资金来还债。

不过,美国司法部第三波的充公行动揭露,一马公司利用循环凑数的方式,来掩饰这笔不值钱的“投资单位”。


继续阅读...

2017年8月1日星期二

丹绒比艾“改朝换代,梦想还在”筹募大选基金晚宴



民主行动党丹绒比艾联委会谨定于2017年8月11日(星期五),晚上七点,在北干那那香格里拉迎宾楼举办“改朝换代,梦想还在”筹募大选基金晚宴。

出席并发表演说的嘉宾包括: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柔佛州行动党主席刘镇东、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丘光耀博士、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北干那那区州议员杨敦祥、垦殖民之子协会主席马兹兰、行动党丹绒比艾区协调员马齐以及团结党丹绒比艾区会主席卡敏。


继续阅读...

抨稽司公账会不再查1MDB 潘俭伟痛斥背叛人民与国家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会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与总稽查司玛迪娜昨日再度阐明不再追查一马公司案,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表示,这证明两人已经妥协,不再适合担任维护马来西亚人民利益的公职。

潘俭伟也是公账会成员。他今日发文告说,两人阐明不会再查或审计一马公司,虽然让马来西亚人感到骇然,但却不会惊讶。

“哈山阿里芬及玛迪娜拒绝重新调查一马公司,只将巩固人们的看法,即他们是纳吉所安置的傀儡,以保护纳吉免受这宗大丑闻的牵连。”

“毕竟,玛迪娜早前被揭是巫统甲洞区部党员,而其丈夫即巫统甲洞区部主席里朱安就曾公开表示他‘愿意为纳吉而死’。”

“另一边厢,哈山阿里芬则是在前任主席诺嘉兹兰受委为内政部副部长后,才接过公账会主席棒子。而哈山阿里芬也曾说过,他拒绝传召纳吉至公账会,原因是他需要‘找吃’。”

应辞职让他人接任

潘俭伟指出,这些“高官”已背叛了人民的利益,还背叛其种族丶宗教和国民。

他说,自从公账会去年4月提呈的调查报告以来,一马公司丑闻爆出越来越多的细节,任何一位虔敬上苍和负责任的总稽查司或公账会主席,都会要求重新调查此案。

“虽然公账会在昨天会议中接收了最新的总稽查司报告,但却没有讨论重新调查一马公司。相反的,哈山阿里芬单方面告诉媒体,公账会将不重新开档调查此案。”

“另一方面,玛迪娜则只是补充说,只有接获内阁的指示,其部门才会按照指示行事。肯定的,这项指示将不会下达,因为它牵涉到首相兼财长纳吉的利益冲突,并且与这宗巨大的丑闻有直接关连。”

因此,潘俭伟指出,如果两人还要保存自己的荣誉,就应该辞职,并且让其他能捍卫马来西亚人民利益者来接管这些职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