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4日星期六

公交做不好,調漲油價形同謀殺

交通部长廖中莱大年初六(2日)接受电台访问时指出,马来西亚在2016年共有7152人魂断公路,电单车骑士佔了62.7%或4485人。廖中莱抛出这些数据,像足一个在野党议员在提醒政府施政方针有误。

我很好奇,廖中莱在念出这些数据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态。这些不纯粹是数据,而是有血有肉的生命,廖中莱岂能不知道自己身为内阁的一员,他可以做的其实更多,包括最简单的反对油价上涨,阻止更多的悲剧发生。一切的关键在于这位交通部长的政治意愿和担当与否。

跨入2017年以来,油价相继在1、2月上涨,RON95还两度涨价20仙,一共贵了40仙。国阵政府如此调涨油价,足以对经济造成巨大的影响,甚至关乎人命。我曾说过,昂贵的油价会迫使更多人以电单车代步,这等同于把更多人推向死亡边缘。

我最在乎的,是政府无法提供一个便捷的全国性公共交通系统,在油价上涨后,电单车往往是没有选择下的选择。未来的几个月,我们恐怕会看到更多起的电单车车祸。

研究显示,2006年3月和2008年6月的油价调涨,低收入群从汽车改用电单车,导致电单车车祸死亡人数飙升。我们也知道经济状况一天不如一天,人们为了省钱,不得不选择“皮包铁”的电单车。

电单车车祸的死亡率,是汽车的3倍、行人的6倍,以及巴士乘客的50倍。我们确实有六成的交通死亡事故,涉及电单车骑士。

每一宗交通意外都是一起悲剧,但若有良好和体面的公共交通,我们其实可以避免更多死亡事故的发生。

在公共交通服务俱全和有效率的国家,调涨油价将有助于鼓励人们从私家车改搭公共交通,而不像马来西亚般逼得大家使用电单车。

至于我们的轻快铁和捷运,虽然被视为公共交通系统的一环,但始终不是一个最佳方案。

耗资数十亿令吉的轻快铁延长线和捷运计划,只是为了喂养承包商的大工程,而非旨在提升国家的公共交通系统。这些所谓公共交通并不符经济效益,小镇、还有城市以外地区的人们也负担不起高额的票价。

此外,这些建设都集中在吧生谷,其他州属和地区的公共交通则毫无提升。根据报告,即使在吧生谷,轻快铁延长线和捷运计划并没有解决到交通拥挤的问题,也没有真的让大部分的人们从私家车改用公共交通。除了高昂的票价以外,这是因为我们的公共交通系统缺乏最后一哩路的连结,少了该有的接驳巴士系统辅助。

我们必须要求巴士服务的重大提升。巴士是最实惠的公共交通,若有良好的规划,以及妥善的营运,将会是提升公共交通系统最低成本、最快的方法,也服务更广阔地区的人群。

为了让上述的想法成真,我们不得不先谈谈制度的改革。

第一,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理应隶属交通部管辖,而非首相署。提升公共交通必须是交通部长最重要的政治与政策议程。

第二,公共交通的管辖权力,也该局部下放到州政府,以便州政府规划、管理及提供公共交通服务,让公共交通系统遍及各州。

第三,地方政府必须确保所有的城镇规划,能以巴士为主的公共交通系统优先,让公共交通更方便、更实惠、更具效益。

在野党领袖自掏腰包为电单车骑士提供免费汽油,是出自团结互助之意;作为执政党的巫统领袖也效仿在野党,实在滑稽和讽刺,让油价暴涨的明明就是他们的政府,自相矛盾的举动更显得他们心中有愧。

我曾经敦促首相暨财政部长纳吉,政府应当透明化,立即公布汽油、柴油价格的计算法。

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已经指出,我国根本没有调涨油价的理由。政府必须向民众公开油价的计算法,停止现有的“肮脏浮动”机制。

当权者有必要记住,每一次的油价上涨,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交通死亡事故,尤其是低收入的电单车骑士更是首当其冲。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2月3日发表的文告。

1 条评论:

Blogger 说...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加入社交交易网络!同其他交易员沟通,共同讨论交易策略,使用我们的CopyTrader™ 专利技术进行交易投资组合绩效自动跟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