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9日星期四

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拿督斯里沙烈克鲁亚在部落格上写说1980年代的土著金融丑闻比目前仍然还在发生中的一马公司丑闻还要糟糕时,应该谨记“一知半解,危害不浅”的格言。

很显然的,沙烈对于土著金融丑闻和国家银行外汇丑闻的认识是非常浅薄的,我要向沙烈推荐三名导师为他全面汇报土著金融丑闻、国家银行外汇丑闻以及一马公司丑闻。

沙烈没有出席昨天在白沙罗举行的拯救马来西亚圆桌会议实在是可怜,否则他就可以得益于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题为“一马公司——现况和接续下来的步骤”的简报,这样他就不会发表一马公司丑闻相较于土著金融丑闻只是小型丑闻的荒谬言论。

以下是潘俭伟在昨天的圆桌会议上所使用的一些幻灯片内容,可以供沙烈参考:

被挪用的金额到底总共有多少?

18亿3千万美元-沙地石油投资
13亿6700万美元-阿尔巴(英属维珍群岛)的“抵押”
8亿5500万美元-阿尔巴(英属维珍群岛)的“额外抵押”
15亿6千万美元-一马公司的“环球投资”
总额 -56亿1200万美元(247亿令吉)*
*不包括来自“官方”活动和交易的亏损,如收购发电公司、向高盛缴付过高的费用、不正常的债券折扣、地产投资等等。

马来西亚人民所承担的有多少?

50亿令吉-政府所担保的为期30年的债券(2009)
8亿令吉-向社会保险机构借贷10年,由政府所担保(2010)
35亿美元-由国际石油投资公司所担保的为期10年的债券,由财政部所承担(2012)
30亿美元-为期10年的债券,政府发出“支持信”(2013)
10亿美元-向国际石油投资公司预付,由财政部所承担(2015)
23万美元-向国际石油投资支付的利息,由财政部所承担(2015/16)
总额 = 58亿令吉 + 77亿3千万美元 = 大约398亿令吉*
*还没算进和马来西亚镇、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等有关的其他贷款

我确信潘俭伟会准备好为沙烈讲解一马公司窃盗洗钱丑闻的错综复杂的细节和庞大的规模,并改变他有关政府在一马公司丑闻中所“真正损失”的只是100万令吉的起初的实收资本的想法。

沙烈在他的部落格上出丑前,应该在土著金融、国家银行外汇及一马公司丑闻的课题上好好上堂课。

我会向沙烈推荐三位导师,每位导师各自负责讲解一个丑闻。

潘俭伟可以胜任成为沙烈的一马公司丑闻的导师,这宗丑闻已经发展到环球窃盗案件的规模上了。

我会向沙烈推荐的土著金融丑闻的导师是徐万寿律师,他和时任总检察长丹斯里阿末诺丁及会计师蓝里依布拉欣组成土著金融丑闻调查委员会,并花费两年梳理出25亿令吉的土著金融丑闻的极为整全的面貌——有关公职人员和企业界的无赖密谋进行的涉及到公款的庞大窃盗、诈欺和刑事失信罪案。

为着丹斯里阿末诺丁、徐万寿和蓝里依布拉欣的伟大工作,国家应该好好道谢他们。

他们实在是尽责、真实和爱国的马来西亚人的楷模,他们行事只服从于真理和国家益处,并且不会在任何压力或情况下在他们的原则上妥协。

如果在土著金融丑闻的不道德事件中,哪怕只有一位政府官员预备好为着真理和国家利益的缘故,采取有原则的立场,即使惹到有权势的人士或甚至是政府不悦或愤怒也在所不惜,那么土著金融丑闻就不会发展至它最终的庞大规模和层面。

沙烈应该从土著金融丑闻吸取教训,倘若有更多的部长准备将真理和国家益处放置于个人的政治扩展利益之上,并且有勇气告诉首相停止假装一马公司窃盗洗钱丑闻不再是一项课题,所以一定要正面回应,否则马来西亚就绝对不能洗脱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污名。

那么沙烈是否有从土著金融丑闻吸取到教训呢?

沙烈很显然地并没有吸取到教训,否则他就不会接纳受委进入内阁,正当首相在一次将一马公司丑闻掩盖起来的政治豪赌的行动中革除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乡区及地方发展部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和总检察长丹斯里甘尼的职位,以及重整像总检察长署、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警方和国家银行的主要国家机关。

在我心目有一位绝佳的导师可以为沙烈讲解国家银行外汇丑闻,这个人对这宗丑闻的认识无人可及。

假如沙烈要他的名字,我可以公开他的名字。

沙烈不应该成为“一知半解,危害不浅”这句格言的话生生示范,他在部落格上发表相关言论前,应该学习知道更多关于土著金融丑闻、国家银行外汇丑闻以及一马公司丑闻的详情。

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林吉祥2017.02.08文告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