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

与其求中资发展大马城 纳吉应物色我国发展商

马来西亚在世界上不乏顶级的产业发展商,为什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几乎是在乞求中国的发展商前来发展大马城呢?

纳吉未能从中国大连万达集团确保以任何形式的不具约速性承诺(non-binding commitment)来收购大马城,致使财政部为这片495英亩的黄金地计划“打回原形”。

首相或许需要在销售策略方面去上一堂课。一个显然是绝望了的销售员在试图出售其“传家之宝”(,绝不会以昂高的价格达成收购交易。虽然这些中国的发居商可能资金雄厚,但他们并不愚蠢。

他们知道之前的买家──以伊斯干达滨海控股(IWH)为首的财团,在2015年12月据称是以最佳的竞标价格得标,却无法全额支付它已同意的74亿1千万令吉来收购大马城的60%股权。

而如果万达(Wanda)已知道这一点,为什麽他们会要如此愚蠢地为之前已经是大马城征求到的最好竞标价格献议更多呢?大马城又可以提供什麽──除了在吉隆坡市中心拥有一片很大的黄金地,还有什麽可以使一家中国发展商具有“不可抗拒购买”的理由?

答案肯定不是纳吉爱听的话,它真的是“不多”。因此,为何这些中国发展商要收购大马城的唯一原因是,如果能为他们提供一个便宜的价格,或者是如果他们能够从马来西亚政府获得各种财务奖掖和免税,使到他们认为这个冒是险是值得的。

不过,这也引发了一个问题──是什麽让这些中国发展商如此特别,以至于我们应该不遗馀力地给予他们独家的财务奖掖和慷慨的免税呢?

我们不是在谈论华为(Huawei)在马来西亚设立一间研究和设计中心,或者为此而设立一间制造厂来生产世界一流的电子产品,我们在这种情况下不遗馀力地为华为,是因为我们在这个领域没有专业知识。

惟在另一方面,我们与中国发展商之间的经验已留下了坏的印象。他们不仅独力地(single-handedly)支撑柔佛州的产业发展工业,也为来自中国的承包商和分包商带来了整个供应链。

更糟的是,根据《当今大马》最近的调查证明,中国的建筑项目已经吸引了来自中国的数千名非法劳工,他们对于我国的法律表现出彻底的蔑视。

因此,随着财政部重新考虑整个大马城的发展──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要质询“为什麽马来西亚的发展商不能进行这项工作”呢?

例如,由实达集团丶森那美和公积金局组成的财团,在2012年的伦敦巴特西发电站收购中得标,震惊了全球房地产市场。它目前开发一个价值超过80亿英磅的发展项目,在2015年赢得了享誉盛名的伦敦“年度最佳开发者奖”。去年,该项目也赢得了伦敦的“年度交易奖”,并在随後成功获得苹果作为最大的办公楼租户,将占用高达5千平方英尺的空间。

马来西亚的发展商也是世界不动产联盟(FIABCI)全球卓越建设奬(World Prix D’Excellence Awards)的常胜军, 它们包括双威丶IJM,杨忠礼丶UEM-Sunrise和其他公司。 这些发展商不只在区域国家如越南,中国和印度尼西亚扩大他们的投资组合,也扩展至发达城市如伦敦和墨尔本。

为什麽不给予我们自己的发展商一个机会呢?即便是如果没有一个发展商能够消化整个大马城的495英亩土地──财政部也可以把发展项目分为多个部分和阶段。这将为本土的“玩家”有机会竞争,以提供最优价值。

此外,有关计划将大力推动我们本地的房地产发展,刺激地方建设和相关服务的需求,而最重要的是,为马来西亚人民提供数千个新的就业机会。

有时我们想得太辛苦,还“走得太远”去追求解決方案,而事实上,最好的答案就在我们眼前。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15-5-2017(星期一)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1 条评论:

Blogger 说...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用 CopyTrader™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