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6日星期三

“鼓动一马案推翻窃盗政府” 潘俭伟抨纳吉不敢国会申辩



是的,拿督斯里纳吉,反对党放大一马公司课题以推翻政府,乃因我们现在是一个世界知名的盗贼统治政府

对于那些出席2017年投资大马大会的本地和外国的投资者,当他们聆听了首相的开幕演词时,那一定是一次“完全超乎想像的经历”(utterly surreal experience)。

虽然首相承认“管理一马公司失败”,以及他已经“亲自给予该公司改组合理化的指示”,但首相却否认有罪责,甚至指责反对党煽风点火。

首相说:“我们不要忘记,当一马公司已出现问题的时候,特定政治人物大事炸作和试图破坏该公司,意图藉此在大选之前推翻(topple)政府。”

与此同时,从本周开始的这一季国会,却看到反对党逾30道有关一马公司的问题,在完全古怪和轻率的理由下被驳回。

我一道关于“一马公司单位”投资的当前价值,以及谁是保管银行的问题就被驳回了,原因是他们显然含有可疑的假设(“sangkaan”),并且是我想象中的一个幻想(“buah fikiran”)。

我另一道关于总检察长是否已针对美国司法部展开诉讼行动,充公源自一马公司被盗取价值17亿美元洗钱资产而展开调查的问题,也同样因为它被认为是可疑的假设而不可思议地被驳回了。

我共有5道关于一马公司的问题被驳回。

出席上述大会的投资者原本有机会询问首相,如果首相确实没有做错,为何首相不简单地针对上述问题作出简单的回答呢?

事实上,马来西亚人民也很想知道,为什麽纳吉只有勇气一脸严肃地发表他“捍卫”一马公司的说词,却不给予民众提出疑问的机会,甚至在过去5年召开的国会会议也拒绝作出回答?

其实,如果反对党所挑起的问题确实是“过分”的,首相将有最佳的机会让反对党看起来完全就像是白痴。

此外,马来西亚人民也想知道,自从美国司法部在去年7月展开反盗贼统治行动以来,为何纳吉就一直拒绝针对一笔7亿3千100万美元的款额已汇入其大马的私人银行账户一事作出评论呢?

关于美国司法部在上个月揭发了首相夫人以2千730万美元购买了一条22克拉的粉红色钻石项链和戒指,而这笔款额可追溯到汇入首相的私人银行账户的事件是怎样了?为什麽首相或其夫人不驳斥上述“发现”呢?

还有就是,虽然首相想要从开始开始调查一马公司的惨败中居功,但首相没有突出的事实是让拿督哈山阿里芬成为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是失败的,因为哈山阿里芬拒绝传召首相问话乃因他需要“找吃”。还有,准备要提控首相的前任总检察长也“被退休”了;此外,一马公司拒绝提供任何它在海外的银行记录和文件供作审计後,首相也拒绝指示一马公司给予总稽查司充分合作。

让我们清楚地表达,反对党并没有破坏一马公司。首相和一马公司管理层才是“罪魁祸首”,他们挪用逾57美元(250亿令吉)才是造成该公司未履行偿还债务的原因。

无论如何,我们认同首相所说的,我们确实是在煽动(fanning)马来西亚史上单一最大宗的金融丑闻。这是为了推翻他名誉扫地的治理──导致大马成为世界上知名的盗贼统治国家。

投资界并不是轻易受骗的傻瓜,会去相信“赤裸帝国”(naked emperor)。只有在2018年的全国大选过後,一个新的丶干净的,以及有能力的政府建立後,他们将会对这个国家重拾信心。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7年7月26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