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8日星期五

食品津贴竟然少过独立发电厂

转载自《当今大马》:

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批评,首相署制订的重组津贴机制,只把对象瞄准平民老百姓,却完全没提及大企业也同样享有津贴。

他认为,政府若要重组津贴机制,就不应只削减人民享有的津贴,却任由大企业继续享有津贴。

“一些大公司如独立发电厂(IPP),每年享有政府的天然气津贴高达130亿令吉,反观人民的食品津贴只有34亿令吉。”

“以此看来,政府到底应该专注重组哪一个领域的津贴?”

潘俭伟今午出席首相署主办的重组津贴机制开放日展览后,向记者表示,政府提出的多项重组津贴建议,在现实而言并不容易达到。

他指出,一些建议若要实行,必须先达致某些水准,如人民享有平均高收入后,才能正式落实。

最大问题是挥霍及贪污

他提出另一个论点,反对现在就撤除津贴,即政府的挥霍无度及贪污腐败,才是当前国库空虚的主因。

“政府承担各种津贴,只是导致赤字的其中一个小原因,最大的问题是政府的挥霍及贪污。”

“如果政府不解决挥霍浪费的问题,就算撤除人民的津贴,赤字问题还是依旧存在。”

他强调,就算是总稽察司安比林也承认这点。

政府称不削津贴将破产

负责领导表现管理和传递单位的首相署部长依德里斯,今午提呈重组津贴机制的建议,并在开放日活动上,征询公众的意见。

在这项建议下,政府计划从削减燃油及食品等各项津贴,以在未来5年内节省1030亿令吉。

依德里斯更强调削减津贴的必要,否则我国将在2019年宣告破产。

主办当局在开放活动上,也邀请了7名各界代表,以了解他们的看法。7名主讲人包括了潘俭伟、依德里斯、学者丹尼森(Denison Jayasooria)、表现管理和传递单位联合主席杨宝康、马航首席执行员东姑阿兹米(Tengku Azmil)、国库控股董事经理阿兹曼莫达(Azman Mokhtar)及槟城消费人协会副主席莫西丁(Mohideen Abdul Kadir)。

指白象计划更浪费公帑

所有主讲人都认同必须撤除津贴,唯针对执行的时机与方式,几乎每人都有不同看法。

莫西丁与潘俭伟的看法一致,即政府除了通过重组津贴机制外,更应解决贪污及挥霍的问题,否则财政赤字依然会不断扩大。

“我们有许多耗巨资兴建的建筑,大多没有完全利用,这些建筑经费应该用在公众身上。”

“最重要的是困扰多年的贪污问题,这些都是出自纳税人的公帑。”

公共交通不改车流依旧

他指出,就算政府要削减燃油津贴,减少汽车入城,也应提供完善的公共交通系统,否则只会加剧问题。

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人们驾车的原因无他,只因公共交通确实让人不敢恭维和使用。

至于其他的津贴,他则认为可按时及酌量削减,只有白糖津贴可全面撤除,以减少国内的糖尿病患。


继续阅读...

国库控股以操之过急为由拒绝收购大道

转载自《当今大马》:

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当面建议国库控股,收购国内大道的特许经营权,不过这项建议遭到国库控股董事经理阿兹曼莫达(Azman Mokhtar)一口拒绝,理由是不能操之过急。

潘俭伟是今午在吉隆坡会展中心的重组津贴论坛上,再次提出国有化大道的建议。

潘俭伟:收购无需天价

他指出,政府与其撤除人民的津贴,不如从其他地方着手,如收购大道经营权,便可在无需削减津贴下,让人民享有廉价过路费。

虽然首相署部长依德里斯较早前宣称收购所有大道将需要3000亿令吉,不过潘俭伟驳斥说,实际的收购价肯定没有达到这个天价。

“3000亿令吉包括了赔偿给大道公司潜在收入的所有款额,但若我们收购了大道经营权后,又何必要再赔偿这些大道公司?”

他举例,根据他翻查白蒲大道(LDP)的特许经营合约,政府只需要14亿令吉,就可国有化白蒲大道的经营权。

指收购不能快如机关枪

针对这项建议,主持人把它抛给同台的阿兹曼及依德里斯回答。

阿兹曼表示,虽然本身认同潘俭伟绝大多数的看法,不过谈到收购大道,还是得从长计议。

“我们需要更加小心,不能好像机关枪般。他只是提出数目字(指潘俭伟纸上谈兵),我们还需要研究详情。”

国库控股是中央政府的投资臂膀,也协助政府管理官联公司。阿兹曼说,若收购大道操之过急,将会扼杀一些好的公司。

大部分大道公司亏损?

至于依德里斯则声称,虽然看起来大道公司似乎都赚大钱,不过若根据正确的资料,大部分的大道公司都面对亏损。

他宣称,许多大道公司都因为要承担大道维修费及经营费等,并不如表面账目所看般的赚大钱。

无论如何,他承诺,政府将尽其所能,研究是否可收购大道公司。

辩称购大道对东马不平

根据表现管理和传递单位(Pemandu)在会展中心架设的解说版,政府声称若继续津贴大道使用者,将对其他国人不公平。

当局声称,由于东马较少大道,所以若政府使用纳税人的金钱,单只津贴大道使用者,将对非大道使用者不公平。

“政府应该专注于维修联邦大道及提升公共交通……国有化大道将为纳税人带来非常昂贵的天价。”

该解说版宣称,若要国有化所有大道将需3830亿令吉,等同于纳税人30年的缴税。

“既然政府无法承担这笔买价,就只有依赖人民的缴税来偿还。根据现有的缴税情况,我们将需要30年才能还清。”


继续阅读...

2010年5月27日星期四

全国出现选民“搬家”现象 选委会:旨在纠正错误

转载自《当今大马》:

在4月和5月进行的乌雪和诗巫国席补选,都出现选民在不受通知下,被选委会迁至其他选区的现象。

乌雪出现228名位于选区边界的选民,被搬去毗邻的士拉央国席;诗巫则有414名选民被搬去隔邻的南兰国席,导致这些选民无法在补选中投票。

不仅如此,这个搬动选民的现象也发生在其他议席。

数千名灵南选民被搬去灵北

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向《当今大马》透露,与八打灵再也北区毗邻的八打灵再也南区国席,选区里的17区北区(Seksen 17 Utara)投票区(lokaliti)被搬去八打灵再也北区,涉及高达数千名选民。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雪州署理主席,他指出,雪州的其他议席,包括沙登、班丹、金銮镇以及蒲种,都出现同样的现象。

法律漏洞允选委会搬动选民

潘俭伟承认选举法令内的确存有漏洞,允许选委会纠正错误。因此,只要选委会能证明搬动选民是为了纠正早前的错误,就符合法律。

他补充说,如何诠释“错误”是根据选委会重新划分选区后,在宪报上公布的选区地图。若地图画得非常清楚,选委会就不能强辩;相反的若地图模糊,就任由选委会诠释与纠正。


继续阅读...

2010年5月25日星期二

外人到門外了!

刊登于2010年5月24日《东方日报》:

砂拉越州國陣看來好像是受到很大的打擊,不少領袖開始大放「狠話」了。

人聯黨主席陳康南兩天前警告他的選區──美里的選民,外人已經要攻進來了,而這些人會破壞美里的政治文化。這些外人被描繪成野蠻人,會把不健康的街頭政治帶來砂州。

砂州房屋部長拿督阿邦佐哈里還說,這些外人帶來台灣的政治文化。他表示,我國沒有站在貨車上,拿著麥克風「大喊大叫」的政治文化,這更會導致國家大亂。當然,當地政府願意發准證讓我們在大禮堂展開政治演說,我們也不需要站在貨車上。

砂州國陣似乎是輸不起。行動黨與民聯終於在這次詩巫補選獲得人民支持,國陣不但不檢討為何受人民唾棄,反而把這怪罪於行動黨的宣傳與競選策略。最可笑的是,副首席部長陳康南還向記者說,他真的不曉得為何選民不滿人聯黨。到底是真正的「不知道」,還是不願意承認?

行動黨在競選期不就唱唱歌而已。人聯黨支持過時的首長「白毛」,不但沒解決砂州嚴重的貪腐濫權,反而還助紂為虐,更無力阻止聯邦政府限制人民的宗教自由。

國陣恐慌了,急忙呼籲砂州人拒絕西馬政治人物,同時一直請首相納吉從吉隆坡來幫忙拉票。納吉正推廣「一個馬來西亞」口號,大馬國民不是應該不分族群、宗教及區域嗎?怎麼到了砂州變了樣?幹嗎把西馬同胞當「外人」?

砂州首長更誇張,他強調,如果人民相信行動黨所言,世界末日將降臨。詩巫人民投選了黃和聯,人民還是照樣吃「乾盤麵」,這算世界末日嗎?

檳城及雪蘭莪現在都由民聯執政,不只世界沒末日,人民的日子還過得更加好。政府不斷為人民省錢,省了錢沒把錢放進口袋,而是回饋給大眾。這也是砂拉越廣大人民的夢想。


继续阅读...

选委会刁难新选民注册

转载自《当今大马》:

过去两个月来的两场补选,再次暴露现有选举制度的种种缺陷,最受瞩目的包括足以影响诗巫补选胜负的邮寄选票,以及选民在不知情下被“搬家”至其他选区,让选举制度改革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虽然反对党连同民间组织早已组成干净及公正选举联盟,并在2007年11月10日展开选举改革大示威,被视为是酝酿308政治海啸的原因之一。但是选举改革的议题也逐渐沉寂下来,国阵政府与选委会都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改变,过去曾发生的选举缺陷依旧上演。

因此,《当今大马》再次回顾与探讨两项选举制度问题,即注册新选民和选民“搬家”。

仅政党能成为助理注册官

根据选委会在今年初的统计,我国还有439万名21岁以上的选民还未注册成为合格选民,占了21岁以上人口的28%。但是现有的选民注册制度不仅显得被动,就连第三者要协助选委会注册选民也的面对重重的官僚程序。

按照现有条规,还未注册的选民能通过两种注册方式,第一是选委会的网络,即各州选委会办事处或邮政局;第二是政党的助理注册官(Penolong Pendaftar)注册。只有获得政党推荐的人士能够成为助理注册官,不过必须出席选委会的汇报会并获得批准。

第一个方式显得非常被动,一些民众知道年满21岁可以注册为选民,但却嫌麻烦不愿到邮政局去排队注册;一些完全不知道需要注册才能投票;还有一些则不愿涉及政治而拒绝注册为选民。

虽然我们无法确知第二个方式所注册的选民人数是否更多,但这个方式却较为主动,由政党在人潮多的地点开设柜台,主动接触与教育民众;或在国州县市议员办公室设立注册柜台,让上门寻求协助的选民能顺便注册。

然而,积极注册新选民的政党,尤其是民联三党,却申诉选委会设下重重的官僚障碍。

迟迟不更新助理注册官名单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接受《当今大马》电询时就解释,政党注册新选民的问题分为两个层面,一是向选委会登记助理注册官的过程,二是助理注册官面对的官僚障碍。

他表示,选委会在2008年大选后登记新一批的助理注册官,该党在大选后呈交助理注册官的名单给选委会,但必须等到2009年6月才获得批准,因此该党在去年7月才开始得以注册新选民。

由于一些助理注册官不再活跃,因此该党于去年10月提呈另一份名单,要撤换原有的助理注册官,但是选委会至今仍未更新名单。

潘俭伟进一步解释,由于该党的助理注册官并非全职,有些搬迁到其他地方或忙于私人事务而不再活跃于党活动,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就须要换人,但是选委会的效率却非常低。

助理注册官太少供不应求

第二个问题是选委会规定每个政党在每个国会选区只能拥有1名助理注册官,导致政党经常在举办选民注册活动时,经常面对助理注册官不足的问题。

根据选委会的数据,雪州是拥有最多未注册选民的州属,高达78万7000人,但是雪州只有22个国会选区,这表示每个政党在雪州只有22名助理注册官。

潘俭伟也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他指称,行动党曾在今年1月与选委会对话,对方答应在今年2月替换该党的助理注册官,同时在3月开始允许每个政党在每个州议席拥有2名助理注册官,意味着每个政党能在雪州拥有112名助理注册官。

“当时我们还感谢选委会,但是这两项措施至今都没有落实。”

人民公正党青年团宣传主任李凯伦也表示,该党已经在今年初呈交新的助理注册官名单,至今过了3个月依然没有下文。

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则透露,选委会在全国只允许3500名助理注册官,其中2000人来自政党,另外1500人则是公务员,但是他还是认为不足够。

不过,巫统雪州宣传主任兼轰埠(Kuang)州议员阿都苏可(Abdul Shukur Idrus)却认为,虽然选委会拖延更新助理注册官名单,但是该党并没有面对任何问题,因为他们依然能够以现有的助理注册官来进行选民注册。

助理注册官不在场将被吊销

不仅如此,按照选委会条规,政党在注册新选民时,助理注册官必须在场见证,否则有关注册将作废。

一些政党同步在多个地方举办注册新选民活动,但是由于助理注册官严重不足,无法安排他们全天候守在活动现场,许多政党都是事前让助理注册官在注册表格上盖章,然后就在他们不在场的情况下注册新选民。

虽然选委会没有经常突击检查政党是否依法行事,但也不代表他们完全坐视不理。

潘俭伟就透露,位于八打灵再也SS2的火箭主题餐厅就备有新选民注册柜台,不过助理注册官并非全天候驻守餐厅,结果选委会派员检查该处时,吊销了该名提供餐厅注册表格的助理注册官资格。

潘俭伟轰选委会没有诚意

因此,潘俭伟炮轰,选委会有意不让民联注册新选民。

“选委会完全没有诚意(注册新选民),以各种借口来阻止我们注册新选民。”

一次只能索50至100表格

此外,注册表格也是另一项问题,助理注册官必须亲自前往各州的选委会总部索取表格,而且一次只能索取50至100张表格,除非有关注册官与选委会官员熟悉,就可能获得较多的表格。

潘俭伟批评,“试想想若助理注册官是在沙白安南,要他每周来回沙亚南(选委会雪州总部)是多么麻烦”。

助理注册官必须亲自回到选委会总部呈交已填妥的表格后,才能领取新的表格。问题就在于一些在城市地区的购物中心所举办的新选民注册活动,一天就能注册400至500名选民,导致政党必须事先找来5名助理注册官索取表格,因此他们经常会“借用”友党的助理注册官。

非政府组织面对问题更多

若举办新选民注册活动的是非政府组织,面对的问题会更多。目前在全国发动“我的选择”运动,目标是注册200万新选民的青年组织EPIC,其召集人吴洁真向《当今大马》透露,由于选委会不允许非政府组织成为助理注册官,他们只能邀请选委会官员或政党助理注册官前来协助。

“我们的首选是选委会官员,但须要提早两周通知。大多时候我们只能在最后一分钟确定活动地点,因此都不够时间通知选委会。”

她申诉,一些政党助理注册官不太愿意协助他们,就算同意帮忙,也面对表格不足的问题。

“我们的活动遍布各州,因此我们需要各州的助理注册官,但他们的联络方式并非随手可得。如果我们要寻求选委会的协助,我们也必须亲自去到该州。”

仅选委会官员能更换地址

也是青年组织《动力青年》的前召集人李凯伦则向《当今大马》表示,该组织曾进行多场新选民注册活动,也面对同样的问题。

他补充说,助理注册官只能注册新选民,若合格选民要更换地址与选区,就必须接洽选委会官员。

“根据我的经验,若我们同步在多个地点进行新选民注册活动,选委会最多只能派员到两个地点协助,而且最久只逗留4小时。”

雪政府推介登记运动保政权

目前出任公正党士拉央市议员的李凯伦透露,雪州民联政府将在本周六推介一项大型的新选民注册运动,安排助理注册官索取注册表格后,置放在所有民联国州县市议员的服务中心,方便民众注册。

不过,这个方式依然面对老问题,就是助理注册官无法驻守在每个服务中心。

他指出,注册新选民是雪州民联强化政治势力的策略之一,“尤其是年轻选民,因为他们没有历史包袱,想法较为进步,不容易受到恐吓与威迫利诱”。

他相信,若新选民赶得及在来届大选前注册,将会影响大选成绩。


继续阅读...

2010年5月22日星期六

灵市500官员被揭获廉价组屋

转载自《当今大马》:

八打灵再也市政厅500名官员最近遭揭露,在国阵前朝政府下获得廉价组屋的丑闻,引发朝野政党同声呼吁现任雪州民联政府展开彻查,并且将廉价组屋重新分配给符合资格的穷人。

前任国阵大臣基尔领导雪州政府期间,曾经推出一项“零度木屋区”计划,铲除政府土地上的木屋区,并且交由私人发展商建筑廉价组屋给遭迫迁的木屋居民。

这些城市地区的组屋,特别是在灵市,原本是以政府提供高津贴后的4万至8万令吉价格,卖给低收入者,确保他们能够负担屋价。

由前朝国阵政府2001年推出

不过,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市议员麦权荣最近却揭露,数百间廉价组屋可能被分配给不符合资格的灵市官员。

根据其中一名受益者——灵市策划总监莎丽花马海尼(Sharipah Marhaini Syed Ali),国阵州政府是在2001年推出一项政策,允许灵市职员有资格获得廉价屋的分配。

灵市副市长弗亚沙(Puasa Mohd Taib)也向英文报章《太阳报》证实,市政厅并未阻止总监、副总监或助理总监级官员购买廉价单位。

他更透露,州政府也在2001年鼓励非低收入阶层的公务员购买廉价屋,作为一项优惠。他承认,这项计划有高达500名灵市官员受益。

意味500穷人未获得廉价屋

此外,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敦促反贪会介入彻查这项丑闻,以确保涉及滥用权力的前朝政府官员能够被控上庭。

也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的潘俭伟,今日在文告中形容,这项揭露是非常惊人,因为这意味着500名遭迫迁的城市穷人,无法获得廉价组屋的分配。

“这也解释,为何我的办公室及其他灵市州议员的办公室一直接获前木屋区居民的投诉,指他们无法获得廉价单位。”

“如果购买廉价屋的有关单位灵市官员是获得当权者的允许,我们不能怪他们。但是州政府必须鉴定这些市议员指控的确实程度,以及基尔领导的前朝政府,或是灵市前管理层,是否拥有明显的滥权行为。”

“此外,州政府也应该收集真正有资格的廉价组屋买家名单,并确保这些组屋可以交给他们。”

潘俭伟也表示,反贪会应该调查有关滥权指控,让那些涉嫌滥权将廉价屋政策好处转移到无资格者的人士,被提控上庭。

“如果反贪会无法针对前朝政府那些涉及劫穷济富的人,展开认真的调查,这将显示他们在铲除贪污滥权方面的无能。”


继续阅读...

2010年5月19日星期三

否认拒理雪州挖沙贪污案 黄瑞林哥宾星斥证据不足

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

雪兰莪州议员黄瑞林和国会议员哥宾星异口同声指三位投诉者手上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近来闹得沸沸扬扬的Kumpulan Semesta私人有限公司(简称KSSB)高层涉嫌挖沙贪污。

揭露挖沙贪污事件的人民公正党的加铺区国会议员马尼卡(S.Manickavasagam)早前接受记者访问时曾指,向他投诉的知情者曾向民主行动党党籍的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和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投诉这起事件,但两人皆没有处理。

哥宾星(Gobind Singh)在接受《独立新闻在线》电话采访时表示,有几个人在三月尾曾带着一些文件来找他,向他投诉有关KSSB的一些事情。

他说:"当时我告诉他们手上的证据不够,叫他们再找多一些证据才再回来找我不过他们最终没有回来找我,我不知道此事和马尼卡所揭露的事是否是同一件事,所以也不便多提意见。"

他也澄清道,外界指他当时不着手处理此事是不正确的,因为他当时找过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商讨此事,也采取了一些行动,只是上述的投诉者过后没有再来找他,这件事才告一段落。

哥宾星谴责马尼卡限雪州大臣卡立在72小时内回应此事,因为贪污案件并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限内便可完成调查。

"这对卡立是完全不公平的。他不可能在72小时内完成调查他也没有调查及提控的权力。"

他认为马尼卡应该先在民联内部讨论此事件,和州议员们从长计议,一旦有足够的文件及证据,便可以向警方和反贪委投报,促他们展开调查。

"现在的问题是,马尼卡自己率先通过媒体揭发此事,后果应该由他自己负责,我们也无能为力,别指望州务大臣可以在72小时内把此事调查个水落石出。"

认为三名投诉人证据不足
黄瑞林:马尼卡过于猴急


另外,黄瑞林在接受《独立新闻在线》采访时透露,投诉的三人在5月1日带着文件来找他时,他发现他们所谓的证据并不够确凿,而且他将在次日出国,因此没有着手处理此事。这三人中,其中两名是该公司的高层,而另一位则是承包商。

不过,他辩称,他曾指示三人把文件交给负责"政府子公司"(anak syarikat)事务的雪州州议会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委员会(SELCAT,简称透明度委员会)委员--淡江区(Hulu Kelang)州议员沙礼顺吉(Shaari Sungip)处理,一旦发现证据确凿便可以召开闭门式的听证会,传召有关官员问话,如果发现真的有人涉及贪污,再交由州务大臣定夺下一步骤。

黄瑞林强调,根据三人当时手上的证据,实在是无法证明有人涉嫌挖沙贪污事件。"证据确凿的话,反贪委(接到投报后)早就行动了。只要有任何蛛丝马迹,他们都不会放过,哪里还和你兜?"

接着他说,三人过后并没有主动把文件交给沙礼顺吉,而是直接找了马尼卡。

黄瑞林揶揄马尼卡获悉此事后"如鱼得水",在没有和内部商讨的情况下,鲁莽地擅自向媒体揭露。

"你要揭露可以,但是要确保有足够的证据,不要过于猴急。"

黄瑞林表示,雪州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看过了文件,过后还在最近一次的行政议员会议上提起此事,虽然卡立也认为这些证据犹嫌不足,但是还是交由雪州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委员会(SELCAT,简称透明度委员会)来公开地调查此事。

"这是很透明地处理方式重点是卡立还鼓励马尼卡去报警,让反贪委和透明度委员会来处理,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至少他也没有私底下和马尼卡斟酌隐瞒此事。"

黄瑞林怀疑有政治议程
哥宾星相信马尼卡为人


黄瑞林对记者坦言,虽然他也尊重马尼卡对此事的处理方式,但站在民联的立场,他还是质疑马尼卡此举的政治动机及不排除后者有可能退党。

"退党的人在退前都会有一些动作的时间太巧了,为什么他不愿意等多几天,等诗巫补选后再揭露?为什么急着要当反贪英雄。"

对于马尼卡的车子日前遭人泼漆一事,黄瑞林怀疑此中含有政治议程,更称自导自演是政坛上常有的把戏。

黄瑞林还披露,马尼卡一直以来都被称为"报案议员",经常报案却最后不了了之。除此,他还指马尼卡曾在其他事件上称州政府不合作,更恫言要辞职,但最终却还是留了下来。

无论如何,自称和马尼卡的关系密切的哥宾星表示清楚他的为人,相信他不会制造事端而退党。

"我非常清楚他的为人,他是坚定的公正党党员,我相信其中没有政治议程。"

被询及此事件会否给民联的名声带来冲击,哥宾星马上否定了这个假设。"当然不会,我们向来在提出课题都比较自由与有弹性(flexibility)。"

黄瑞林则答道:"多少会有一些影响,人们会认为民联整个团队不团结、党员没有良好的管道抒发意见"

指应由透明度委员会调查

公正党中央理事罗志昌则认为马尼卡可以优先选择其他更恰当的手法来处理此事,而无需这么快走到这一步。

至于卡立把此事件交由透明度委员会来调查,罗志昌认同此做法并简单地答道:"透明度委员会的公信力向来是OK的。"

常在国会里揭发国阵舞弊事件的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在受访时表示,由于近来他忙于诗巫的补选事务,因此并不了解此事的的来龙去脉。

无论如何,他表示交由透明度委员会来进行公开调查是良好施政的表现。"一旦发现有人滥权就必须把他绳之于法民联面对贪污舞弊事件的态度明显和国阵不同,在国会,部长根本不愿意回应。"


继续阅读...

2010年5月18日星期二

赌球执照关照朋党

刊登于2010年5月17日《东方日报》:

首相纳吉口口声声要推行“新经济模式”,说是要让经济发展更开放、公平、具竞争力,但是话还在嘴边,立即就自打嘴巴的将赌球执照直接发予陈志远所执掌的成功集团。

“新经济模式”推介迄今只有2个月,纳吉已经把新经济模式当作一堆废纸丢进垃圾 桶,从而把每年可赚取数十亿计令吉的赌球执照,发给跟国阵高层领袖关系甚密的丹斯里陈志远。

更糟的是,这个赌球执照是在没有公开征求相关计划书、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发出!政府是基于何种考量发出这个每年可赚取数十亿计令吉的赌球执照,从而让丹斯里陈志远愈加富有,而人民则因为有更多的管道赌博而更形贫穷?

非回教徒社群对于政府允许现有的博彩公司,包括成功集团的多多博彩公司,增加太多的特别开彩日感到非常不满。如今,随着政府允许合法赌球,这将引发更严峻的社会问题,同时导致那些沉迷于赌球者的债台高筑。

摆在眼前的事实,除了政府最近所发出的赌球执照之外,政府早前批准价值15亿令吉转让予Naza TTDI来换取后者建设价值6亿2千800万令吉的全马最大型会展中心,以及政府即将批准把3千依格的一块地皮转让予马资源、发出20年免利息的3亿2千万令吉无担保贷款予雪州水供公司,未免让我们怀疑 “新经济模式”纯属空谈。

首相承诺要作出诸多改革,但国阵政府明显却未具改革决心,无疑让人民感到失望及生气。政府还是一如既往地奉行朋党作风,并通过抄捷径的方式获取既得利益,显示纳吉公然允许既得利益集团光天化日 盗取人民的财富。首相所作的公开招标、绩效与公平竞争等承诺,简直就抛诸脑后了。

国阵应该设立国会特别委员会重新检讨赌球对国人所构成的影响。如果国会特别委员会认为有必要发出赌球执照,那么,政府必须通过公开、透明与竞争的招标或 拍卖方式发出这张执照,以贯彻透明的原则并让政府与国人觉得物有所值。


继续阅读...

2010年5月13日星期四

发执照给朋党新经济模式破产 合法赌球黑箱作业

转载自《当今大马》:

新经济模式变垃圾桶的废纸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疾呼,“成功集团获赌球执照象征‘新经济模式’告终,简直让人贻笑大方!”

他指出,首相在推介“新经济模式” 时,承诺这个新的经商模式将会更加透明及具有竞争力,而且不会再有任何人可以抄捷径获取利益。

“然而,“新经济模式”推介迄今只有2个月,纳吉似乎有意把新经济模式当作一堆废纸丢进垃圾桶,从而把每年可赚取数十亿计令吉的赌球执照,发给跟国阵高层领袖关系甚密的丹斯里陈志远。”

没公开招标下发出赌球执照

“更糟的是,这个赌球执照是在没有公开征求相关计划书、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发出!”

潘俭伟在今天文告也指出,除了赌球执照外,政府早前大量图利3家私人企业的做法,同样让人对政府“新经济模式”产生怀疑。

“政府早前批准价值15亿令吉转让予Naza TTDI来换取后者建设价值6亿2千800万令吉的全马最大型会展中心,以及政府即将批准把3千依格的一块地皮转让予马资源、发出20年免利息的3亿2千万令吉无担保贷款予雪州水供公司,未免让我们怀疑 “新经济模式”纯属空谈。”

让陈志远更富有而人民贫穷

也是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的潘俭伟质问,政府是基于何种考量发出这个每年可赚取数十亿计令吉的赌球执照,从而让丹斯里陈志远愈加富有,而人民则因为有更多的管道赌博而更形贫穷?

“非回教徒社群对于政府允许现有的博彩公司,包括成功集团的多多博彩公司,增加太多的特别开彩日感到非常不满。”

他说明,随着政府如今允许合法赌球,这将引发更严峻的社会问题,同时导致那些沉迷于赌球者的债台高筑。

政府只有空话没有改革决心

如此一来,潘俭伟认为,尽管首相承诺作出诸多改革,但国阵政府明显却未具改革决心。

“政府还是一如既往地奉行朋党作风,并通过抄捷径的方式获取既得利益,显示纳吉公然允许既得利益集团光天化日 盗取人民的财富。首相所作的公开招标、绩效与公平竞争等承诺,简直就抛诸脑后了。”

促设立国会特委会重新检讨

他因此促请国阵政府立即收回上述赌球执照,同时设立国会特别委员会重新检讨其对国人所构成的影响。

“如果国会特别委员会认为有必要发出赌球执照,那么,政府必须通过公开、透明与竞争的招标或 拍卖方式发出这张执照,以贯彻透明的原则并让政府与国人觉得物有所值。”


继续阅读...

2010年5月11日星期二

诗巫要改变

刊登于2010年5月10日《东方日报》:

诗巫也被称为「天鹅城」,一只白色的天鹅地标矗立在诗巫城镇之中,那是一个地标,但也象征这个选区需要真正勇于发表、能够代民请愿的正直代表。面对众多的国阵议员在议会做应声虫,诗巫需要的是敢于发表白天鹅,绝对不是另一只唯唯诺诺的应声虫。

这些日子以来,东马倍受宗教议题的困扰,其它宗教是否能够使用阿拉字眼,也成为宗教信徒关注的问题。但是,面对阿拉问题的困扰,国阵议员从来就不能为宗教自由做任何的争取,因为在国阵只有巫统说的算。

而水灾问题一直不能解决,那也是因为国阵从来就不重视东马地区的发展。对于困扰东马人民的问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才会让问题一直不停的蔓延下去。

诗巫在这一届的补选要冲破魔咒,一个由邮寄选票所建立的魔咒。在诗巫的国会选区,共有超过2600张的邮寄选票,投票日子还没到,却已经先刮走行动党候选人黄和联的2600张选票,这是一个对选民意愿漠视的不公平选举。

诗巫连年来水灾不断,尽管国阵国会议员在诗巫坐阵多年,却从来没有解决诗巫的水患问题。面对接连不断的水灾困扰,国阵还是可以稳操胜券,那是因为凭借邮寄选票带来的非一般优势。

来到了选举期间,国阵就会以另一番面貌来拜会选民,作出种种的承诺。对于这种关键时期的承诺,选民其实不必太过感动,因为那只是一种季节性的关心,等到补选过去以后,国阵又会故态复萌。

诗巫补选成为万众瞩目的战役,因为这是一场激烈的选战,正如行动党顾问林吉祥所说的,行动党目前只占有四成的胜算,因为这是一场背水一战。但是民联全体同仁还是以最大的努力来备战,因为诗巫需要改变!


继续阅读...

2010年5月5日星期三

上届大选得票不超过三成 伊班马来区是行动党软肋

转载自《当今大马》:

砂拉越州诗巫国会议席除了有高达66.6%的华裔选票,马兰诺(或马来)和伊班选票对选情的影响同样也不可漠视,分别占了16.2%和16.3%之强。一般相信,行动党在这两大族群的选情处于劣势,必须先行突破长屋和乡下的资讯鸿沟,以及砂州猖狂的金钱政治问题,才有机会赢得更多选票提高胜算。

行动党宣传主任潘俭伟昨天在该党行动室召开记者会,受记者询问时就透露,尽管该党在华裔社区赢得高达63%选票,但在伊班区仅赢得近30%的选票,马兰诺区的得票更是低过20%。

曾经3度竞选诗巫的候选人黄和联,较后在接受《当今大马》询问时也坦承,该党确实在马来和马兰诺为主的南甲(Nangka)州议席,以及伊班人占32.9%的混合区巴湾阿山(Bawang Assan)处于弱势。

他也承认,本身的确担心308大选后在马来半岛吹起政治改革风,无法进一步吹袭到诗巫。

郊外生活困苦没有网络

诗巫国席旗下共有三个州席,即巴湾阿山、巴拉旺(Pelawan)与南甲,拥有5万5003名合法选民。

除了市中心巴拉旺是华人占88.7%的选区之外,属于外围地区的南甲州席是马来和马兰诺族占了47.6%的选区,至于巴湾阿山州席则是华人与伊班人混合区,华人占了61.7%,伊班人占32.9%。

行动党以3132张多数票在巴拉旺狂胜,但却在巴湾阿山和南甲以1458和2338张多数票落败。他们也同样在邮寄选票方面,以2571票落败,造成国阵所获得的多数票累计至3235张。

黄和联分析说,伊班和马兰诺为主的郊外设备落后,根本没有网络服务,导致他们根本无从接触不同的新闻和意见。选民只能仰赖获得政府控制的电子媒体,因此与普遍倾向民联的城市地区,存有资讯上的鸿沟。

此外,这些选民的生活也较为困苦,这导致国阵可以容易通过金钱政治来控制他们选票的流向。

诗巫风俗地争议不激烈

尽管当地的砂州土著特别是伊班人,与其他地方同样面对风俗地不受州政府承认问题,近年还要遭受财团开发油棕耕种的威胁,但这些课题是否会影响这次选情,一些非政府组织人士则持有保留态度。

在诗巫土生土长的原住民社区工作者黄孟祚就指出,诗巫风俗地争议并不会比其他地方来得激烈。主要原因可能是当地伊班人对本身权益的醒觉不太高,并且获得州政府的赔偿安排。

此外,他们也仍然能够前往诗巫城市寻求谋生,并非像一些偏远地区的同胞,一旦失去采集地或耕种地就无法维持生活。

仰赖民联友党寻求突破?

尽管如此,也有分析认为,行动党这次补选在伊班和马兰诺地区能否取得突破,有赖于友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的拉票表现。行动党之前显然较忽略这些郊外地区,多数集中在华裔为主的城市地区活动。

据了解,由原住民维权分子巴鲁比安领导的砂州公正党,近期已经进入诗巫地区展开基层工作,以提高伊班人对本身权益的醒觉。

不过,身为砂州行动党主席的黄和联在受询时也表明,该党不会一味仰赖民联友党,相反会主动领军竞选,务求打破资讯鸿沟,把改革讯息传入这些社区。

人联党的强区备受忽略

黄和联也深信行动党在伊班地区并非是完全没有机会,他声称此前进入一些伊班长屋地区时,就获得非常好的反应。

他指出,诗巫选区多个伊班长屋,尽管多年来投票支持国阵,但是他们却连基本的水电供应服务都没有。其中包括距离的市区只有15分钟车程的伯纳苏(Penasu),以及拉苏(Rassau)地区。

“他们必须购买发电机,每个月还必须负担150令吉的汽油费。他们也必须享用真正的天降甘露(sky juice)。”

“由于这些地区一直是人联党的强区,所以才会被忽视。”

至于华人地区,行动党预料将主打全国和地方课题,炮轰砂州首长泰益亲属和朋党垄断州天然资源的课题,来继续赢得华裔选票的支持。

尽管黄和联在受询时拒绝透露太多详情,但是他坦承,主攻的课题将包括经济课题如消费税、新经济模式、人才外流、资源分配不均,以及当地人俗称“白毛”的泰益。

此外,行动党这几天也试图反击人联党的“教育牌”,包括莱拉泰益学院升格大学,以及华小拨款的问题,并质疑升格大学一事可能又会是一场“骗局”。

年轻人外流致投票率低

排除种族因素,受教育程度较高,在城市地区工作的年轻选民预料将会是民联的铁票。

不过,行动党在这方面将受到许多年轻诗巫选民外流到半岛和国外的不利影响,而流失一些年轻选票。诗巫近几届选举的投票率都不高,上届大选也只有大约67%,相信是因为大批年轻选民没有返乡投票的缘故。

黄和联在受询时就坦言,诗巫近年来并没有什么工业发展,主要的伐木业也已经步入黄昏,因此导致许多年轻人才外流,甚至95%出外留学的学生也没有回来,有些人甚至为了孩子的教育而选择移民。

无论如何,他表示,行动党将会尽量说服选民回乡投票。

尽管诗巫补选尚未开始提名,但该党支持者目前已率先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载短片,呼吁选民“请回家投票”。行动党也将在近期内推展本身的宣传片。


继续阅读...

2010年5月4日星期二

消费税救国库如班拿度治癌症

转载自《当今大马》:

针对英国伦敦政经学院教授柯成兴同意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NEAC)实施消费税来拯救干渴国库的提议,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批评这位学者,虽然正确诊断出马来西亚的公共金融患上癌症,但是却给错药方,竟然要以“班拿度”来治疗癌症。

潘俭伟表示,柯成兴宣称马来西亚的主权债务已经逼近像希腊所面对的危机,这样的说词并不会让人感到惊奇,因为我国在2015年的债务将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75%,并且极有可能在2020年达到100%。

“我国的债务已经从2004年的2420亿令吉增加到2009年的3630亿令吉,增幅高达49.7%。不要忘记,这还已经扣除了国油贡献给国库的2170亿令吉。”

“所以政府常年公然滥用政府的财务的情况必须被阻止,以确保马来西亚未来的经济能够稳健发展,避免马来西亚像葡萄牙、冰岛、希腊和西班牙一样,陷入经济溃败的深渊。”

柯成兴也是国家经济咨询理事会的成员,他日前在大马伦敦政经学院校友会所主办的一场研讨会上维护政府推行消费税的合理性,声称由于我国税收过低,马来西亚毫无选择必须落实消费税来做为长期的解决方法,并逐步调高消费税的税额。

没看到公共财物问题根源

潘俭伟今日发表文告表示,对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竟然提议实行消费税,给出的理由竟然是“只有消费税才能拯救将近干渴的国库”,感到不可思议。

他表示,马来西亚财务状况恶化的确让人民感到很痛苦,但是这个时候把消费税当成是“解药”,就犹如喂一个癌症病人吃“班拿度”一样,看错病源下错药。

“柯成兴没有看到我国公共财务的问题根源在哪里。我国的贪腐情况日益猖狂,马来西亚在国际透明组织公平的贪污印象指数,从2003年的第33名跌至2009年的第56名,这是可耻的。”

“贪污滥权、寻租文化层出不穷,政府将利润可观的政府工程私营化,以及在没有招标情况下,颁发执照和合约给朋党,让政府损失数十亿令吉。”

他说,这些合约的颁发在纳吉政权下,依然进行着。这包括:

—颁布6280亿令吉的合约给Naza TTDI以建起马来西亚最大的展览中心,而交换给它的土地价钱却只值15亿令吉。
—与雪州水供公司(Syabas)续约零利息,总值3200亿令吉的合约。
—一块3000英亩的双溪毛糯优质土地开发项目,也预料将会通过政府的合资企业公积金局,而被马来西亚资源集团 (MRCB)获得。
—政府花费80亿令吉从DRB Hicom购买257架装甲车,每架的价值高达3100万令吉天文数字。

若无良好施政将坠入深渊

潘俭伟说,不管消费税实行与否,若政府无法良好施政,比如说公开招标、铲除贪污及杜绝寻租文化,马来西亚的公共财务将进一步堕入深渊。

“很简单的,如果今天你的钱包有一个洞,无论你放多少钱进去,你的钱都会不见,而那个洞也将会变得更大。”

他说,实行消费税并不能解决公共财务面对的问题,也不是像伦敦经济学院的经济学家所说的,吃“班拿度”来治疗癌症。

“解决我们公共财务的危机,政府只要补上钱包的洞就可以了。纳吉虽然提出了新经济模式,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政治决心实行透明化的政策、打击贪污、终止政治恩庇文化以及推动绩效为上的公开招标。”

消费税旨让国阵继续有钱

他指出,消费税其实只是利用人民的花费,来让国阵领袖继续“富起来”。

他说,为了不让柯成兴和其他国阵领袖的言论混淆人民,行动党将举办一个名为“新经济模式&消费税:对砂州的影响”讲座。

讲座主讲人包括民主行动党砂拉越主席黄和联、古晋区国会议员张健仁、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此论坛将在5月5日在Paramount Hotel举行,时间是晚上7点。


继续阅读...

2010年5月3日星期一

民主行动党诗巫国会补选

民主行动党诗巫国会补选竞选运动需要您慷慨解囊,以助民联候选人黄和联拥有充足的'草粮'来对抗国阵的银弹与媒体攻势,取下诗巫,为改变砂州踏出第一步!支票抬头'DAP Malaysia' 请付民主行动党大众银行户口 No. 306 382 8309 或点击 sibu4change.com以进行网上捐献. 改变,从诗巫开始!


继续阅读...

消費稅解決國家經濟問題?

刊登于2010年5月3日《东方日报》:

我對倫敦經濟學院經濟教授柯成興(Danny Quah)在他講座會上,提出關於我國債務增加問題的解決方式,感到非常失望。

我們都認同,我國債務問題越來越嚴重。目前,債務與GDP的比率已經有53.6巴仙。但是我們預測在2015年,這比率會增加到70巴仙。如果繼續沒有良好管理的話,這比率很快就會超越100巴仙了。

柯成興也是首相的國家經濟行動理事會成員之一,他認為執行消費稅可以解決我國嚴重債務問題。簡單地說,國家缺錢,最簡單的解決方案就是執行各種新稅務,以增加政府的收入。這個看法太天真了!

很可惜的是,柯成興完全沒有研究我國為什麼會沒有錢的問題。我們沒錢,到底是因為沒有足夠的收入來源,還是因為沒有好好管理我們的收入與基金?

如果我們缺少資金的主要因素是沒有好好管理財政,以及普遍的貪污腐敗,那我國實行新的稅務制度會有效嗎?

在政府還沒考慮執行任何增加人民負擔的稅務前,它必須現改造政府內的採購制度,消除貪污腐敗。要不然,無論政府增加多少收入,我們的預算案赤字會繼續增加,我們國民的收入繼續停滯,導致國家債務越來越高。

政府也已經承認,4巴仙的消費稅就算執行,只能夠提高大概13億令吉的收入。但是我們每一年的財政赤字高達50億令吉。除非政府把消費稅提高至10或15巴仙,要不然消費稅是不可能解決我國3630億令吉的債務。

為什麼柯成興沒有批評政府的朋黨政策,導致政府花費率提高?政府為何在無招標的情況下,頒發了超越6億令吉的合約給Naza集團?為什麼一家私營公司能夠向政府借超越3億令吉,然後一分錢的利息都不需要還?國防部為何答應向DRBHicom公司購買80億令吉的裝甲車?

難道在政府還沒改變「本性」前,我們就接受政府增加人民的負擔嗎?我們的教授是否離開大馬太久了,忘記我國怎樣會搞到今天的地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