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1日星期三

心系罗斯玛牵连诉讼 无视一马资金购巨钻

为什么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更有兴趣去询问为何罗斯玛会被牵涉到美国司法部的诉讼,而不是针对源自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2千730万美元资金已被挪用供作罗斯玛购买一条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的指控而感到愤怒呢?

马来西亚人民对于国阵部长,针对美国司法部的最新诉讼行动,寻求充公源自该公司资金被挪用来购买的5亿4千万美元资产事件,而在每一天为我们所作出的嘲讽回应中堪称被逗乐了。自去年7月以来,这起诉讼所涉及的金额已接近12亿美元。

这宗丑闻的核心是涉及“大马一号官员”(MO1)接收了一笔逾7亿3千200万美元的洗钱资金,并汇入他在马来西亚的私人银行户头。此外,当美国司法部在最新的追回盗窃资产诉讼行动中提到“大马一号官员妻子”(MO1的妻子),并且指控她花费了2亿7千300万美元购买金额高达2千730万美元的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更让大马人进一步感到震惊不已。

国防部长希山慕丁“摆出一副空白面孔”伪装无知,并询问:“就我们所知道的这可能是任何人.'MO1' 可以是(第二财长)佐哈里。 ”

这肯定与掌管经济策划的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于2016年9月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的录像中公开承认“很显然,如果你阅读有关文件,这就是首相......”的说法相违。

这是部长在2016年8月以蔑视的言论回应,即“只有白痴才不知道MO1是谁”的说法中获得证实。

目前的问题是,阿都拉曼达兰将会否告诉希山慕丁后者是“一名白痴”,或许这最好是留给阿都拉曼达兰来回答。两名在首相办公室的资深部长,怎会在这么简单智力(波塞尔)的问题上持有两个个不一致的矛盾立场,也许是令人感到可笑的。

无论如何,他们都一致对美国司法部已点出的“显而易见而又被忽略的事实”(房间里的大象)视若无睹──MO1接收了7亿3千200万美元并汇入其私人银行户头,而MO1的妻子则从政府的全资子公司借贷获得2千730万美元的项链。

也是国阵策略通讯主任的阿都拉曼达兰再一次证实,MO1就是纳吉,以及MO1的妻子就是罗斯玛。

然而,阿都拉曼达兰却费煞苦心地哀叹说:“你(美国司法部)愚弄人,你让人觉得罗斯玛和钻石犯了什么过错但是在你提呈充公文件里,你却没有把钻石列为你要充公的物品之一。没有必要把名字列在那儿。“

部长很明显和有意图地“只计较细节而忽略大局”(错过树林的树林)作为部长,是否应该不以保护首相妻子,而是以人民的利益优先为己任,确认价值2千730万美元的钻石项链是从一马公司的洗钱活动中购买,而不是只询问为何“牵连”到罗斯玛呢?

值得注意的是,阿都拉曼达兰并没有否认这些事实他只是对这些“事实”被揭露而“大吵大嚷”(做一个色调和哭泣)。

在阿都拉曼达兰决定针对这个课题再次对媒体作出回应之前,让我挑战他确认以下这些美国司法部文件对于MO1妻子所揭露的简单事实:

1.大约是在2013年7月5日,罗斯玛与纽约的珠宝设计师洛琳施华滋,以及刘特佐等人在搭乘147米的Topaz(世界上最大的摩纳哥私人游艇之一)上会晤。他们讨论了可容纳22克拉粉红色钻石的项链设计,而该钻石本身将由较小的钻石制成。

2.大约是在2013年的9月8日,罗斯玛再次在纽约的文华东方酒店一间套房内与洛琳施华滋和刘特佐见面,以便展示洛琳施华滋的项链设计布局。

3.完成的22色粉红钻石项链,其中包括22克拉的粉红色钻石作为吊坠,它大约在2014年3月7日送到香港给罗斯玛的大马朋友,以便移交给身在吉隆坡的首相夫人。

如果阿都拉曼达兰可以提供证据,代表MO1妻子表示上述指控是明目张胆且不真实的,那么让我向部长和所有内阁成员保证,我将会是第一个与阿都拉曼达兰坐在一起召开新闻发布会以公开谴责美国司法部指控的反对党议员。

否则的话,那么让我提醒阿都拉曼达兰,作为一名负责任的部长和公民,阿都拉曼达兰必须向警方和大马反贪污委员会举报上述违法行径,以便他们展开调查。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1-6-2017(星期三)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2 条评论:

temporary 说...

加油!

Blogger 说...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