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6日星期五

查出“投资单位”不值钱 诉状揭1MDB循环凑数手法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一马公司之前存放在开曼群岛的现金变成“投资单位”,引起国际银行质疑而提早追债,结果政府重组一马公司,利用重组资金来还债。美国司法部第三波的充公行动揭露,一马公司利用循环凑数的方式,来掩饰这笔不值钱的“投资单位”。

美国司法部将第三波充公行动的最新阶段,命名“回购期权”(Options Buyback)阶段,阐述一马公司向德意志银行所借的两笔总值12亿2500万美元,当中8亿5000万美元已被挪用。

这也是继2016年7月首波行动揭露的“洗黑钱三部曲”后,最新补上的挪钱阶段。

在这阶段中,一马公司通过子公司一马能源控股有限公司(1MDB Energy Holdings Limited),向德意志银行借得两笔贷款,分别是2亿5000万美元和9亿7500万美元。

正如“洗黑钱三部曲”一样,这笔钱也用以造惠特定人士,包括一马公司高层,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高层,及大马官员和家属。

以贷款为子公司“填洞”

但“回购期权”阶段的关键不同之处,是一马公司利用上述贷款来填补子公司Brazen Sky有限公司的资金缺口。

据称,Brazen Sky公司在宝桥环球基金(Bridge Global Absolute Return Fund),拥有总值23亿1800万美元的“投资单位”,这笔“投资单位”是由宝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Bridge Partners Investment Management Limited)所管理。

不过,美国司法部指出,这笔“投资单位”相当不值钱。

司法部点出,一马公司是将德意志银行贷款循环凑数,令Brazen Sky公司看起来是在积极地将这笔“投资单位”兑换成现金,但其实那只是同一笔钱在不同的机构循环转移。

单位价值不足八亿美元

再深究“回购期权”阶段前,必须回顾美国司法部在去年所揭露的“洗黑钱三部曲”,其中一个阶段是2009年至2011年的“Good Star”阶段。

在“Good Star”阶段,一马公司在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联营计划中,投资了18亿3000万美元,但其中10亿300万美元,却流入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的Good Star有限公司。

一马公司在2009年9月为上述联营计划投资10亿美元。但联营计划告吹后,该公司并没马上取回资金,反而再贷款沙地石油国际公司8亿3000万美元。

2012年9月,一马公司声称取回总值23亿1800万美元的资金,包括原先投资所赚取的4亿8800万美元利润,并存放在开曼群岛。

一马公司接着以“投资单位”型式投资这笔钱,由宝桥投资管理公司负责管理。

不过,由于当中至少10亿300万美元已被挪用,所谓的4亿8800万美元也不存在,因此这笔“投资单位”价值其实并没23亿1800万美元,反而只是不到8亿美元。

所以,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在2015年10月12日的文告中,为何宣布一马公司已取回23亿美元中的13亿9000万美元,并交由Brazen Sky公司掌控?

循环转移德国银行贷款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回购期权”阶段,事情是从2014年9月5日开始,一马公司在德意志银行的9亿7500万美元贷款中,取出2亿2300万美元。

一马公司向德意志银行谎称,这笔贷款旨在买回阿尔巴投资PJS公司的期权,但一马公司却把钱汇给塞舌尔的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简称赛塞尔阿尔巴)。

赛塞尔阿尔巴与IPIC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名字相近,乍看之下仿佛是IPIC子公司。

赛塞尔阿尔巴是由阿末巴达维(Mohamed Ahmed Badawy Al-Husseiny)掌控,而美国司法部在去年的充公诉状中,也点名他涉嫌与刘特佐串谋,挪用一马公司资金。

在取得钱后,赛塞尔阿尔巴将1亿1100万美元转账予Lambasa环球机会基金,该基金再把1亿1000万美元,交给宝桥环球基金。

2014年9月11日,宝桥环球基金以“偿还”之名,将1亿1000万美元交给Brazen Sky公司,但其实这笔钱乃源自德意志银行借给一马公司的贷款。

美国司法部在诉状指出,Brazen Sky公司在一天之后,将9400万美元转账给一马公司另一家子公司——一马环球投资有限公司(1MDB Global Investments Limited)。

“这个毫无必要的复杂资金流,旨在制造Brazen Sky账户的投资单位正被用以套现,及正在付款一马公司的假象,因此这是利用欺骗手段来掩饰,该投资单位不能套现,也相当不值钱的事实。”

经过Brazen Sky账户7次

诉状续指,在2014年9月29日,当赛塞尔阿尔巴收到4亿5800万美元后如法炮制,将3亿7800万美元交给Lambasa环球机会基金,该基金再把3亿7500万美元交给宝桥环球基金,好让Brazen Sky能“索回”这笔钱。

这笔4亿5800万美元,一样源自德意志银行提供一马公司的9亿7500万美元贷款。

2014年10月7日,Brazen Sky将3亿7500万美元交给一马环球投资公司。不过,一马环球投资公司这一次却把3亿5600亿美元,交回赛塞尔阿尔巴。

司法部指出,这个过程接着重复了5次。

“在2014年11月杪,源自9亿7500万美元贷款的首其款项收益,经过Brazen Sky的账户1次,贷款的次期款项收益,经过Brazen Sky账户6次。”

当这个循环凑数的程序终于完成后,Brazen Sky公司看起来已从“投资单位”取回14亿1200万美元。

一马投资现金变“单位”

2015年1月,一马公司宣称已分两次,撤出在开曼群岛的23亿1800万美元。

财政部是于2015年3月10日给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的书面回答表示,一马公司把从开曼群岛撤回的11亿美元现金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 。

不过,财政部在志期2015年5月19日给予潘俭伟的国会书面回答改称, 一马公司从开曼群岛撤出的是“资产” ,并交由一家新加坡银行负责看管。

前第二财政部长阿末胡斯尼后来则称,这个资产只是一个“单位”(a saving in units)。

接着,一马公司又声称与财政部出现沟通失误,声称那从来都只是“单位”(units),而非现金。

许多在野党领袖,乃至前首相马哈迪早前就质疑,这笔11亿美元现金是否已消失?

瑞意银行因涉及一马公司资金流而遭对付。去年5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基于新加坡瑞意银行违反洗钱条款,撤回其执照。瑞士当局也对其展开刑事检控程序,要求它交出9500万法郎(近4亿令吉)的非法盈利,并批准另一家银行收购它。

撒谎而不履行贷款合约

尽管如此,一马公司面对另一个头痛的问题,即Brazen Sky公司利用欺骗手段所评估的“投资单位”,是德意志银行贷款的抵押品,附带条件包括Brazen Sky不能将钱转移出去。

不过,为了循环这笔钱,诈骗者没有选择,只好违反贷款条件。

美国司法部发现,一名代称“四号一马公司领导”(1MDB Officer 4)的一马公司财务执行董事,向德意志银行提供伪造文件,向该银行谎称Brazen Sky公司账户已没钱。

一马公司选择不履行9亿7500万美元的贷款合约,结果德意志银行于2015年发现这笔“投资单位”有虞后,提前向一马公司追债。

接着,政府于2015年5月29日宣布重组一马公司,除了将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与大马城计划切割出去,IPIC与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将挹注10亿美元,协助一马公司偿还德意志银行的债务。

不过,IPIC最终与一马公司爆发财务纠纷,此事更被带上伦敦国际仲裁庭。逾1年后,双方在今年4月达致和解,条件是一马公司将支付12亿零545万美元予IPIC,一马公司及大马财长机构也同意在未来负责偿还,两笔总值35亿美元的债券利息和本金。

讽刺的是,一马公司声称,将通过脱售上述“投资单位”的方式来付款IPIC。

“一号官”发信支持贷款

除了Brazen Sky,这笔9亿7500万美元贷款部分资金,也流入刘特佐,刘特佐生意伙伴陈金隆,与另一名涉嫌挪用一马公司资金的阿尔巴前高层卡迪(Khadem Abdulla Al Qubaisi)的口袋,大约2900万美元。

早在今年1月,新加坡一马公司洗钱案审讯揭露,刘特佐利用陈金隆的身份来处理银行汇款。

司法部也点出,一马公司借贷德意志银行的9亿7500万美元,获得“一号大马官员”的支持信。

“德意志银行内部记录显示,一马公司职员选择提供由‘一号大马官员’所签署的支持信,而非一马公司的保证,至少部分原因是,支持信不必国家银行或内阁批准。”

“在一马公司的要求下,贷款协议已删除所有提及支持信的内容。”

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2016年9月1日证实,纳吉正是“一号大马官员”本人。

刘特佐挪用贷款买游艇

司法部指出,除了这笔9亿7500万美元贷款,一马公司也取出德意志银行较早前所提供的2亿5000万美元贷款。

一马公司从2014年5月28日开始发放贷款资金,而截至2014年6月3日,至少1亿4200万美元流入刘特佐的个人账户。

刘特佐利用这笔钱购买300尺长的豪华游艇。

2014年6月18日,这笔贷款的至少127万美元,也流入“一号大马官员”的个人账户。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