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30日星期五

【独家】林冠英严管财政部得罪大老板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9日讯) 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称,在希盟执政时期,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严管财政,采用公开招标方式,不再给予“方便”,让一些商家和大企业感到不满。

潘俭伟在《东方日报》举办的网络论坛“良言无忌”上,分享了在财政部任职时的一些感想。在林冠英出任财政部长时,潘俭伟是其政治秘书。

潘俭伟提到,林冠英作为行动党秘书长,加上出任财政部长,对巫统和伊党而言,不分是非对错,只要攻击林冠英就能破坏希盟政府,导致财政部成为当时的攻击目标。


他说,在国阵时期财政部有“派钱”作风,经常是以直接谈判授予大项目,“大老板们”拿项目很容易,但是林冠英出任财长后,没有直接谈判,大项目全部公开招标,引起许多大老板不满,认为林冠英没有作为。

“他们嫌林冠英没有用,很慢,这也导致财政部被抨击。但是公务员需要时间来处理公开招标,但这是公开招标是大马政府必须开展的方向。”

“我知道有一些国阵时期的所谓朋党,他们刚好也是敦马的朋友,就时常向敦马投诉林冠英,敦马就会问林冠英为何这些华人大商家不喜欢你,很简单,因为不给项目,要项目可以,就通过公开招标,结果就引起大商家不满。”

林冠英在担任财政部长时,有华人商家有一些发出怨言,称针对华商来追税,对此问题,潘俭伟称,现在国盟政府对商家追税更为紧迫和离谱。

“现在你问回这些商家,税收局没有追得更厉害,更离谱吗?有啊。”

他说,希盟执政时期,没有乱查账务和追税,而是以系统化处理,也没有以种族来追税。

他称,实际上,当时也有很多马来公务员被追税,尤其是退休公务员,因此说当年行动党以种族来追税,非常不公平。

对于未来的展望和过去的教训经验,潘俭伟称,下届大选希盟依然有机会赢,但是盟党必须团结一致,放下彼此之间的恩恩怨怨和纠纷。

他说,制定务实以及能够盟党都同意执行的竞选宣言至关重要,上一次希盟没有处理好竞选宣言,盟党也没有统一步伐,导致希盟遭到激烈批评。

在评价曾经共事的前首相敦马哈迪,潘俭伟称,敦马在一些事情非常赞成和支持,但在一些事情上的想法很坚持,这不关乎他个人利益问题,而是他非常坚持己见,变成需要花很多时间来说服他认同一些政策。

不过,潘俭伟强调,敦马不会是希盟的首相候选人,他的课题已经不存在了,有些人还在谈敦马和公正党主席安华的争斗问题,但这已是不相关的事情。

“敦马已经不是我们未来的首相候选人,安华才是人选,也没有其他人,我们就应该向前看,没有人再支持敦马担任首相,再骂他也没有用。”

“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团结反对党,没有团结下届大选入如何胜,我们的目标是拿回政权,因此就算不喜欢敦马,也需要他的一些势力,比如在吉打州,在这方面必须借助彼此的力量。”



继续阅读...

不参选行动党雪州选举 潘俭伟看好陆兆福接棒秘书长

转载自《透视大马》:

雪州行动党于6月6日举行州代表大会及选举,近日来,行动党内掀起“英沙派“和“华沙派”争议,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被视为是英沙派代表人物,他表明自己不会再参与雪州州选,不过会竞选全国中委。

他表明,自己不参选雪州州选有两个好处,第一,可以给新人更多机会,多一个州委职,让他们中选雪州州委;第二,不让有心人借题发挥,认为他要倒雪州主席哥宾星。

“我最好不要竞选(雪州州选),不要让人有空间说我潘俭伟要竞选的话,他的目标就是要倒雪州主席哥宾星。”

他说,已经开始有这样的传闻,所以最好方式是不要参选,让新人去竞选,就没有人可以说他要倒哥宾星,或他重出江湖的话。

潘俭伟是在2007年1月加入行动党,2013年出任雪州行动党主席,不过他在2018年雪州行动党改选,意外落败被挤出15名州委。

希盟执政后,潘俭伟出任财政部长林冠英的政治秘书。

潘俭伟周三(28日)出席《东方日报》举办的网络论坛“良言无忌”时直言,并不是自己输不起,即使不在雪州,可以从其他角色来为行动党做出贡献。

事实上,他说,在接近党选这两个月,不少党员和领袖来告诉一定会投给他。

“这两个月很多党员和党领袖告诉我,上一届(州选)没有支持你,我们希望这一届你参选,我们支持你。”


“不是一个两个,是很多个,如果我竞选的话,我不觉我会输。”

他强调,重点不在于胜负,而是他要支持和尽力确保行动党优秀领袖、年轻领袖能够进入雪州州委。

看好陆兆福是秘书长人选

行动党中央选举落在6月20日,随着林冠英将卸下秘书长职后,潘俭伟认为接棒秘书长的人选是组织秘书陆兆福。

潘俭伟首先表明自己不会是秘书长候选人。

“我只可以在这里说,我不是候选人。我不会做下一届的秘书长。我个人觉得,我们下一届秘书长会是陆兆福,因为他是最适合的一个。”

“他做了(交通部)部长,他的表现,他在党内作为组织秘书的工作,他的性格、政治成熟度,跟其他友党的关系,可以说是最好。”

潘俭伟说,最他而言,最适合承担秘书长职位是陆兆福。

他说,本身的性格不适合全国跑透透,以及在友党之间斡旋,甚至发表政治发展策略,反而自己喜欢在熟悉的经济领域,为行动党和国家做出贡献,反之,他看到陆兆福有此能力可以领导好行动党。

询及林冠英卸下秘书长职后,行动党领导权可能不会再落在秘书长职,潘俭伟则不认同看法,他说,“这不是一个问题,(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出任秘书长后成为中央领袖,行动党还是由秘书长领导,林吉祥都可以放权,让秘书长有发挥空间。或许是大家已习惯林冠英,太怀念他。”

“我认为陆兆福还有空间去发挥,有能力把行动党带到更好。”


继续阅读...

华沙英沙之争说法具误导性

转载自《透视大马》:

前任财政部长林冠英政治秘书潘俭伟承认,希盟政府执政削减拉曼拨款对希盟和行动党造成政治伤害,不过若有再一次机会做出决定,他仍然会赞成维持同样决定。

他坚信,财政部在处理拉曼拨款的事件上做出合理的决定,无奈希盟是理亏在于没有向人民传达正确的讯息,且遭一些媒体玩弄。

“从政策角度来说,拉曼有6亿令吉储备金,每年盈余2000万令吉,为何需要政府拨款,把拨款用在华小、国中和其他教育学院、独中,还是拉曼好?”

“如今相反了,马华拿到拉曼拨款,把华小和独中拨款减少,公平吗?我想来想去,一间学院有6亿令吉储备金,不是没钱,没钱我们就要帮助,每年有2000万令吉盈余,为何政府还要拨款。”

“我不明白,可能那个时候课题很热,我们讯息没有给人民知道,我们吃亏,我们也被媒体玩弄。”

他坦承削减拉曼拨款在政治层面有人会说错误决定,若拨款给拉曼肯定可以买回人民的心,无奈当时希盟政府没有多余的资金,若把钱给了拉曼,独中和国中就没有那么多拨款。

他认为,拉曼是私人学院,若是说较多华裔学生就读,那么其他私人学院如双威学院也是不少华裔学生,为何要赞助拉曼,而不是其他私人学院。

潘俭伟周三(28日)出席《东方日报》举办的网络论坛“良言无忌”时揭露说,当初削减拉曼的拨款并不是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的决定,而是公务员的决定。

“有些人说是林冠英做,我可以坦白说,不是林冠英做,是公务员做,马华提出后,我们才发现拿走拨款。”

“我们也是后来才发现,公务员才解释给财政部长听,以前马华还是政府一员,这笔钱是马华要求,如今不是政府,(学院)户口还有那么多钱,拉曼不是紧急需要钱,就像马大一样,大学户口还有钱,我们就把钱留在其他紧急的地方,这是相同逻辑来对待拉曼。”

同样地,潘俭伟以取消MRT合约遭到“大老板”直接向前首相马哈迪投诉,他说:“我们被马哈迪质问,还是坚持要取消,因为这是正确的事情,是为人民好,所以我们还是做了。”

“政治是正确,但是从政治利益角度来说,我们就傻,有些东西闭一只眼就好。”

在国阵政府执政期间,拉曼获得政府给予介于3000万至6000万令吉的拨款。希盟接管政权后,林冠英提呈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将给予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削减至550万令吉,这是拉曼首次没有获得任何行政拨款。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希盟政府同样未给予拉曼行政拨款,发展拨款仅100万令吉。

在国盟执政后,财政部同意拨款5800万令吉给拉曼,并撤回1800万令吉给予拉大校友总会成立的基金会(TAA-ETF)的余额。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他说,若行动党走向马华只为华人争取权益的道路,那将是死路一条,沦为与马华相同的下场。

他坦言,一些华裔把行动党当成马华对手,甚至行动党的党员和领袖同样认为行动党是替代马华。

“如果真的只有替代马华的思维,那行动党是死路一条。马华今天走这样一条路,他们只争取一个种族的权益,代表一个种族,如果行动党走马华的路,迟早会变成马华的下场。”

他强调,如果行动党是华人政党就永远必须靠其他大哥来吃饭,如果大哥不高兴,行动党难有作为,这就是马华的下场。

潘俭伟坚持行动党要走多元种族的路线,可能比较极端的支持者会对行动党不满,但如果成功,行动党可以扩大市场,真正能够达到马来西亚之梦。

以上回应归咎于行动党内掀起华沙派和英沙派之争,潘俭伟认为,两派有争议其实是误导性的表达方式,无法代表行动党争取的方向和目标。

他认为,英沙派和华沙派问题不存在,反而是行动党要成为马来西亚政党的问题,不管是受华文教育还是英文教育,行动党要成为马来西亚政党就会支持这个立场与派系无关。

“英沙和华沙的讲法有一点煽动性,有点要挑起对立的意味,而不是这个课题的真正论点。”


继续阅读...

2021年4月29日星期四

良言无忌:两年执政经历 党选路线之争


直播日期:4月28日(星期三)
正式开播:8.30pm
直播平台:《东方日报》Facebook和YouTube同步直播
嘉宾:潘俭伟(行动党国会议员)
主持:陈利良(《东方日报》总编辑)

希盟执政雪州多年,这些年来,雪州行动党可说出现了不少山头。至少可刮分为5个派系,包括以潘俭伟为首的“当权精英派”、州秘书欧阳捍华的“当权基层派”、邓章钦派、刘天球派及 “草根派”。甚至导致潘俭伟这位人气超高的党领导,却在上届州选阴沟翻船,出人意料的落选了。

虽然行动党在509全国大选中狂胜,但仍有不少雪州基层仍指控雪州领导层在遴选候选人方面有安插“自己人”的嫌疑,导致州内暗流涌动。

509大选后,希盟推翻执政了一甲子的国阵政府,入主布城。大家都认为潘俭伟极可能当上部长,或至少副部长。

潘俭伟又出人预料的退居幕后,成为财政部长林冠英的政治秘书。

我们邀请来了潘俭伟,或者是支持者口中的潘帅,来跟东方日报观众,分享希盟的这些年执政的经历,特别在财政部那两年,潘俭伟遇到了哪些挑战。今天,面对激烈的党选和爆发的路线之争,他又有什么妙策应对呢?


继续阅读...

2021年4月27日星期二

《喜來登行動》畫中有話 潘儉偉重拈畫筆抒鬱悶

 转载自《光明日报》:

配合民主行動黨“老大”林吉祥80歲大壽而舉辦的“林吉祥畫展”,其中一幅油畫作品《喜來登行動》在100幅展覽畫作中特別吸睛;《喜來登行動》出自該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之手,畫作的背景正是喜來登政變事件。

如果說山雨欲來風滿樓,《喜來登行動》無疑說出各大政黨巨頭在喜來登行動前各懷心思,眼神舉止間透露彼此的部署。風在怒吼,風在咆哮,結果,推翻了一個政權,摧毀了幾代人的夢想!潘儉偉以一雙手,一枝畫筆道出心中的鬱悶。

潘儉偉這幅舊作為慈善活動籌得5萬令吉的善款。

邀請也是白沙羅國會議員的潘儉偉分享他近日特別“紅”的作品《喜來登行動》,潘儉偉露出靦腆笑容,一副專屬潘儉偉的招牌式笑容。創作話題一打開,如同他選區內的白沙羅河,開了閘門擋不住水流,那就讓我們來聽他說故事吧。

其實潘儉偉小至五六歲的時候,就以顏色筆畫了超人和蜘蛛俠,對畫畫是與生俱來的喜愛。

“我當然喜歡畫畫,因為上美術節不用上課呀,可以偷懶。媽媽或許也看出我在繪畫方面的天分,年紀小小就讓我參加校外繪畫班,我還經常獲獎呢。”

潘儉偉的中學時光是在新加坡萊佛士書院度過,他繪畫的天分在書院內也沒有被埋沒,舉凡學校辦活動例如教師節、話劇表演等等,課室裡黑板的背景或校內掛上的布條都是出自他的手筆,甚至校園壁畫創作也有他的份。

以成功商人身份參政

初中時期,潘儉偉已意識到自己具有藝術上的優勢,一度想成為建築師,因為建築師這一行也涉及藝術,但後來上高中時接觸了經濟學,改變了他的人生跑道,爾後也成功在商界大展拳腳,攀上高峰。

潘儉偉偶爾還是會提筆作畫,他想透過筆鋒傳達自己對一些事件的看法和訊息,其繪畫風格是漫畫風格人物,把眼睛所見,例如把在指揮交通的交警,搖身一變成為搖滾舞者在指揮交通,但求博君一笑。

隨後潘儉偉參政並中選,政務繁忙只好把畫筆高高掛起。

早些年,潘儉偉受到前婦女、家庭及社會發展部副部長楊巧雙的邀請繪製一幅畫供慈善籌款活動用途,他初時稍有猶豫,畢竟展示在競標檯面的畫作須具有一定水準,經過3個星期努力,一幅寓意他被幪著雙眼、身後則有人民撐腰給予繼續奮鬥正能量的畫作展現在眾人面前,讓他想不到的是,這一幅畫竟然被競標至5萬令吉,這個價碼令他大感驚訝!

當然,這一次的成果鼓舞了潘儉偉,成為了他日後創作《喜來登行動》的伏筆。

潘儉偉與林吉祥亦師亦友,特別繪製了一幅油畫祝賀老大80歲大壽。

失業算是種解脫

配合林吉祥80大壽,潘儉偉和一眾支持者密謀給老大製造驚喜,以集合80名畫家共100幅以老大為主角的畫作祝壽,記錄林吉祥超過半個世紀的政治奮鬥!

“2年前有支持者提議為老大舉辦生日畫展,向老大致敬,並要求我提供一幅作品,但當時我在大選勝出不久,還在財政部工作,非常忙碌。對方的邀請我未敢答應,畢竟其他作品是出自藝術家之手,我怕我拿出自家的作品獻醜,我也會覺得尷尬,擔心丟臉呢!”潘儉偉因着實太忙,多次推辭了對方的盛情邀請,直到後來“失業”之後。

導致潘儉偉“失業”的緣由,就是喜來登政變事件。

一年多後的今天,潘儉偉重提“失業”一事,心情卻是如此的平靜,好似看破紅塵出了家一般。殊不知當時的他,心情像乘坐過山車,一會兒緩速上坡,一會兒失控衝下,一會兒被蕩出軌道外,一會兒又緊急煞車被拉回原地。

今天,他形容自己對整個事件看得很開,不會因此而影響他日後的狀況,“失業對我來說是一種心情上的釋然,也算是一種解放、解脫。從一度很混亂的狀況中解放出來,是舒了一口氣的解脫。”

政變後重拾畫筆

回想當初在財政部的忙,潘儉偉回憶了一下表示,早上七點多出門,前6個月是晚上12點才回到家,6個月過後,大概10點就能抵達家門。“雖然忙,但卻有說不上來的滿足感,尤其能夠落實對國家發展良好的政策。雖然我們的施政並無法獲得每一個人認同,但有機會讓我做到最好,我就跟隨這一個目標前進就對了。”

話說“失業”之後,潘儉偉擁有更多時間留在家裡陪伴太太和2名分別11和16歲的孩子,讓他享受難得的小幸福。

而失業後上天給予的另外一個補償是,終於有機會重拾畫筆,接受邀請,畫一幅送給老大,也是送給自己、送給馬來西亞的《喜來登行動》。

潘儉偉加入畫展團隊,群策群力編撰林吉祥的政壇故事,大家從搜來的資料和歷史記錄中,分析並編輯了林吉祥一生的傳奇。

一度後悔畫15人

《喜來登行動》考驗畫工,人物比例和臉部表情考驗功夫!

去年3月18日大馬實施行動管制1.0,潘儉偉趕在17日購入作畫材料,耗時10個月繪出《喜來登行動》,“MCO時期的空閒時間比往日多,我就利用這個機會細磨畫功,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呈獻出好作品。“

潘儉偉把內心所想一丁點一丁點地透過畫筆展現開來,“作畫的靈感來自達芬奇的著名作品《最後的晚餐》,我希望把曾經發生的事情透過繪畫記錄下來,讓世人藉參考畫中人物,瞭解他們當時的心思和心事。”

阿茲敏最難畫

潘儉偉的構思是將15名舉國聞名的政治人物置入《喜來登行動》,以為繪畫過程很順利,未料潘儉偉突然爆料:“畫一幅涵蓋15個人物的畫,我以為不難……但剛開始2個月,我就後悔了。”他說的後悔,是徹底的後悔,是太高估自我能力的後悔。

“原來要在一張畫布上繪畫出15個人物是很不簡單的事,除了人物必須畫得神似,人物的大小比例、膚色等都是一大考驗。如果只是畫一個人,那簡單多了,至少,他的身形、膚色等無需與旁人比較,但15個人物站在一起,就需要精準拿捏了。”

同時,也須把這15位人物畫得神似。潘儉偉笑稱:“即使其他14位畫得超相似,但只要有一位走調了,大家就會把焦點集中在這個人身上,而忽視其他14位。這就是人性。”

潘儉偉是搜索並根據符合畫中人物面部表情的照片彩繪出作品,所有人物的面部包括法令紋、嘴唇厚度、雙眼距離、鼻子大小等細節,都必須拿捏精準,如果在畫作上相差半毫米,就會與現實中的人物相差一厘米,那整幅畫作就毀了。

在繪畫各個人物表情方面,潘儉偉說阿茲敏最考人!他舉例公正黨的安華、民興黨的沙菲益等人的面部特徵都容易呈現,唯有阿茲敏,很難駕馭其面部線條的立體感覺,“真的太難了,我只好加把勁修改了再修改,雖然至今還不是很滿意,但可以接受。”

魔鬼藏在細節裡

大膽玩弄小巧思,魔鬼藏在細節裡!

經過潘儉偉認真解釋,才發現他的作品是魔鬼藏在細節裡!“15個政治人物都是國會議員,如果每一個人都是穿上黑色大衣,你覺得這一幅畫會好看嗎?肯定不會。”

所以呀,潘儉偉在作畫時動了小巧思,他給巫統主席阿末扎希穿上亮麗的綠色峇迪衣,舉着雙手,一臉興奮;官司纏身的納吉的笑容也很有心機,放置在他腳邊的寶箱標記了劉特佐的英文名字;伊黨主席哈迪阿旺坐在釣魚箱上面隱喻他曾說“當不成副首相就去當漁夫”的“志向”……畫作背景是大片被新冠病毒籠罩的黑色幕,表示當時全國被疫情肆虐。

“15個人物有15個故事,細節就寫在他們的表情上,或是他們的動作、他們目光的方向,或雙手置放的位置,你邊看可邊把‘喜來登事件’鏈接起來。”

退居幕後幫老大

下一個大馬當代畫家,會是潘儉偉嗎?

問潘儉偉當畫家是不是小時候的夢想?他即展開招牌式笑容回答:“是呀!”

在他的人生大計劃中,包括了提早退休、生意上軌道、人生沒有經濟負擔、為社會作出貢獻,“現在這些大計劃都已經實現了,我可不想像老大那樣一生為政治理想奮鬥,我會幫忙,但會是在幕後而不是站在台前。”

如今重拾畫筆,《喜來登行動》畫作獲認可,對潘儉偉而言是人生的另外一番成就,畫家,將會是他下一個目標也說不定!



继续阅读...

2021年4月20日星期二

万达镇RTK新型冠状病毒检测

 [注意!] - 最便宜的RTK新型冠状病毒检测,万达镇居民/选民只需RM 50! [需先预约]

 万达镇服务中心将协办以下RTK Antigen Covid-19检测: 

🗓️ 周一至周五 

⏰上午9点 至 下午5点 

📍Lyfe Clinic, 27Jalan SS 20/27 PJ https://waze.com/ul/hw283b9ggb 

RM70.00(普通价格)
RM50.00(首500万达镇名居民/选民将有RM20.00津贴)

可以通过发送WhatsApp #PKBU 至 017-237 3005 来进行预约

当你前来进行检测时,请遵守SOP

https://www.facebook.com/820162228169484/posts/1618982448287454/?d=n



继续阅读...

2021年4月16日星期五

行动党路线之争 / 陈圆凤

转载自《南洋商报》:

据说,民主行动党出现“倒林运动”,其中一个前锋,是已经退下很多年的廖金华。这位老先生当年有“睡觉议员”的称号,几十年后他睡醒了!

“倒林运动”师出有名吗?有!实际上,这个“倒林”从廖金华当红时代就有人说起。林吉祥被指霸权也不是一朝一日的事,可谓“数十年如一日”,党内外都这么说,特别是已故的民政党前主席林敬益,每次跟林吉祥吵架的时候,一定拿这点来攻击取笑。


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行动党资深领袖,谁不是在“林吉祥霸权”时代下过着“好日子”?不说廖金华,还有陈胜尧医生等等,明明享受了美好的果实,现在却要指责“林吉祥霸权”,这说得过去吗?合理吗?

确实,林吉祥霸权,那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无需廖金华等人呐喊,行动党的支持者有谁不知道呢?到林冠英走向第一线,“林氏父子”独霸行动党的说辞,也不是新鲜事,但是,选民显然不在乎这点。时势所趋,从台面上来看,如果不是林吉祥撑着,谁能保证行动党熬过那么长,几十年的低潮期,还加上要面对牢狱之灾。父子都坐牢,你以为这是小事?

我这个“党外”人士认为,“倒林”和“林氏父子霸权”都是站不住脚的说辞,倒是“华沙英沙”的争议,有探讨的价值。

我支持行动党走多元化的路线,但是,多元化,就是去华吗?如果多元化可以淡化行动党“华人色彩”的形象,我觉得更符合国家长远的政治发展所需。但是,无可否认,行动党要掌握好其中的“诀窍”很不容易,既要有开山辟地的魄力,也要有小心翼翼的智慧。

以变应变乃成功之道

我想问问所谓的“华沙派”,你们是希望行动党“永远”只代表华人,“永远”都不要参与执政吗?何谓“讨好”马来保守派?难道只代表华人,就不是“讨好”华人的结果?

我认为,如果行动党在3·08之前,没有因为“林吉祥父子霸权”的感召,吸引如潘俭伟和刘镇东这一批新生代的加入,为行动党注入新元素,单靠廖金华或是刘天球那一派人,能撑得起那一场摧枯拉朽的政治海啸吗?行动党能享受执政槟州的成果吗?

实际上,从3·08开始,行动党就应该树立“多元化”形象,如果这个工程进度能更快点,可能就可以避免执政中央后,面对诸多关于“基督教政府”的污蔑。

行动党现在面对的“路线”之争,就像一家很成功的企业,究竟应该创新面对市场变化,或是恪守成功经验而死守眼前的一亩三分地。

无数例子告诉我们,“以变应变”才是成功之道。行动党“不可以改变”为民服务的宗旨,可以改变“华人政党”的形象,否则,行动党走不出我国种族政治的桎梏,拥有再多议席,也只能孤芳自赏。

如果通过这场路线争论可以促进行动党内部革新,成为一个更成熟,更符合时代开放趋势的政党,这样的争论也没有什么可虑的;但是,如果把党同志批斗得一文不值,那就是让敌人拍手叫好,希望“双方”都克制点,别丢支持者的脸。


继续阅读...

2021年4月15日星期四

林吉祥不放弃追求马来西亚之梦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4月14日(星期三)傍晚6时在迎变馆向支持者发表的演说:

我将参加民主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但不会以任何一线领导职位为目标,并且也准备好在党选中被击败;而我投身我党55多年,只为了追求马来西亚之梦

我将参加今年6月的民主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并且也准备好在党选中被击败;而我投身我党55多年,只为了追求马来西亚之梦。

我的目标不是担任任何一线领导职位。

我想重申民主行动党没有主张去华人化、去马来人化、去印度人化、去卡达山化或去伊班化的政策。与这些主张相反的是,我们要马来西亚人民接受马来西亚人民即使有多重身份­——种族、宗教、语言、文化、地区,可是我们最主要的身份是马来西亚人。

我要感谢拿督陈广耀和民主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因为他们基于爱、团结、理想主义和爱国主义,为迎变馆的构思努力了两年多,但是直到上个月迎变馆开幕之前,他们一直把我蒙在鼓里。

迎变馆记录了我们奋斗半个多世纪的要点。这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不分种族、语言、宗教或地区地团结马来西亚人民,为所有马来西亚人民追求马来西亚之梦,以使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一流的大国。

我国有许多势力希望看到我被压垮和消灭,而马来西亚之梦被打败。

在我55年的政治斗争中,我多次说过我对马来西亚是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我从没想过会成为80岁老人。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我将死在马来西亚而不是其他任何地方。


上个月,阿拉斯加峰会发生中美之间的历史性冲突,并且有许多关于中国侨民的报道。中国侨民是世界上其中一个最大流散人口,共有7,000万不同背景的人散居世界各地。

然而,马来西亚华人不属于中国侨民,因为他们是马来西亚侨民的一部分。马来西亚侨民不仅包括华人,还包括马来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

我曾去过许多国家,包括几次中国之旅,但除了在马来西亚的土地上,我从未感受过家的感觉。

我要马来西亚华人,像其他的马来西亚人民不分种族、宗教、语言、文化和地区,被视为马来西亚一等公民。这是实现马来西亚之梦的唯一途径。

我希望所有马来西亚人民,不分种族、语言、宗教或地区,能够在马来西亚发挥自己的潜力。他们不必迁移到其他国家来实现这一点,无论是英国、澳洲、新西兰、加拿大还是美国,帮助这些国家变得伟大。
我希望他们留在马来西亚,使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一流的大国!

四天前的星期天,我走访适耕庄。

五年前的2016年6月18日,希望联盟在大港和江沙的两场国会议席补选中惨败。

希望联盟的大港补选候选人,诚信党的阿兹哈以9,191张多数票落败。在江沙,诚信党的阿末达米兹以6,969张多数票落败。

那时候,对于2018年5月之前必须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能否带来政治变革,前景是暗淡和惨淡的。

事实上,在两场国会议席补选大胜之后,当时的执政党志得意满,以至于他们在补选后的两个星期内采取了几项新措施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包括巫统开除丹斯里慕尤丁和拿督斯里慕克里,并冻结拿督斯里沙菲益的党籍;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大马反贪会)大洗牌,涉及大马反贪会的两名最高级官员;以两项捏造的腐败罪名,逮捕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时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

在大港国会议席补选中,民主行动党甚至在适耕庄州议席落败。现任雪州议长黄瑞林连任了三届的适耕庄州议员。第一次是2004年全国大选时以344张的微小多数票胜出;第二次是2008全国大选以更少的190张多数票胜出。第三次是2013年全国大选以2,239张的巨大多数票获胜。

可是不到两年,在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我们将2016年6月的暗淡和惨淡,转变成马来西亚政治变革的分水岭。我们使马来西亚人民和全世界震惊,实现了马来西亚建国60年来首次和平与民主的政权交替。

我们现在处于类似2016年的政治低谷,马来西亚人民对政治程序的期望幻灭和失望,国内充斥着沮丧和无助的气氛。

第14届全国大选的崇高希望和期望——恢复马来西亚作为世界一流大国的地位,就如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所说的,成为“动荡与纷扰世界中的一盏明灯”,却没有实现。

可是不到两年,在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我们将2016年6月的暗淡和惨淡,转变成马来西亚政治变革的分水岭。我们使马来西亚人民和全世界震惊,实现了马来西亚建国60年来首次和平与民主的政权交替。我们现在处于类似2016年的政治低谷,马来西亚人民对政治程序的期望幻灭和失望,国内充斥着沮丧和无助的气氛。

我们能不能确保通过第15届全国大选,实现第14届全国大选对改革和救赎的崇高却被摧毁的希望,以便重新激发、启发、激活并鼓舞马来西亚之梦的希望和灵感,使我国成为世界一流的伟大国家?

我说可以。我们可以。我们以前做过。最黑暗的时刻就在黎明之前。我们所需要的只是坚定的信念、毅力、承诺和不屈不挠,以追求马来西亚之梦。

我说过,我们必须从希望联盟政府执政22个月的经验吸取教训。

一个重要的教训是,要更意识到互联网时代社交媒体的谎言、假新闻和假信息的力量。它们可以创造出一种与真相和事实完全相反的“新现实”。

例如,许多人仍然相信我说过“人民必须学会爪夷文来成为马来西亚人”,又或者“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被任命为财政部长时宣称自己不是华人”的谎言。

又或者希望联盟逮捕了涉嫌“泰米尔之虎”组织的12人,或者拒绝承认统考文凭,这些都是谎言。

我告诉过我们的两位州议员,即来自森美兰的古纳思嘉兰和马六甲的沙米纳登,民主行动党在政府体制内努力之下,他们才得以在2020年2月底获释。若不是在喜来登行动前被释放,他们将被长期拘留。

在独中统考文凭这件事上,《希望之书》是这样说的:

“希望联盟将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作为进入公立高等教育机构(IPTA)的资格,前提是申请人在马来西亚教育文凭的马来文科目需考获优等。为此,将对独中统考文凭进行评估,使其等同于现有的进入公立高等教育机构的一般资格。”

在2019年的民主行动党干训营上,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表示,希盟政府将遵守承诺,在评估后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为进入公立高等教育机构的资格。

可是,喜来登行动的阴谋导致希盟政府在上位22个月后被推翻,希盟政府没有五年的时间来履行其竞选承诺。

有人主张回到过去民主行动党还是在野党的时候。

希望联盟政府执政22个月的其中一个经验是,我们要以政府的身份实现目标。

我们必须以在第15届全国大选中重获政权为目标。我敦促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全力支持希望联盟和希望联盟候任首相拿督斯里安华。

马来西亚之梦必须基于以下原则延续下去:必须利用权力团结马来西亚人,以确保在经济和就业、教育、住所、健康、环境和交通方面,实现他们拥有美好生活的共同利益;实现尊重多元宗教与文化、议会民主、法治、三权分立、善政、公共廉正、新闻自由、人权,以使我国成为世界一流大国。我们也必须拒绝“为权力而行使权力”的观点。

林吉祥



继续阅读...

吸取五大教训 部长必需诚实可靠有公信力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4月14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寿命只有22个月的希望联盟政府应该让我们吸取的教训

希望联盟务必要从寿命只有22个月的希望联盟政府吸取教训,它的五年授权期限因着喜来登行动阴谋而被终止,后者并带来了一个后门、不民主和非法的政府

迎变馆展出《喜来登行动》,由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绘制。

这些教训包括如下:

1 认真落实选举承诺

在希望联盟政府上台初期,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曾经说过竞选宣言并非圣经。

有鉴于此,尽管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在五年授权期限内落实了80或90%,马哈迪的这番言论还是造成了破坏。更糟的是,希望联盟政府的五年授权期限在上台22个月后就被喜来登行动阴谋终止了。

2. 部长必需诚实、可靠,和有公信力。民主行动党为着在2018年底签署国际消除所有形式种族歧视公约(ICERD)的倡议而被妖魔化为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和反王室;但事实却是这和民主行动党无关。

那个时候的外交部部长赛夫丁在回应陆兆福时表示,他并非是负责签署ICERD的部长。那么赛夫丁是否愿意披露谁才是要为此事负责的部长身份吗,还是他愿意任由他的“诚信赤字”加剧?

3. 要对谎言、假新闻和不实资讯的力量更警惕。我被人指控说过马来西亚人必需学习爪夷文,还有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也被指控表明他并不是华人;但这些都是弥天大谎。

4. 希望联盟的政党不应干涉其他成员党的内务。

5. 希望联盟的首相和内阁必需具备希望联盟的思维和架构在希望联盟政府上台的22个月中,时任首相的举止行为犹如昔日的国阵政府的模式,但他理应具备新模式、新思维和新架构。

林吉祥



继续阅读...

2021年4月13日星期二

种族色彩会让火箭倒退数十年

转载自《诗华日报》:

(吉隆坡13日讯)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就该党中委刘天球“行动党用不着一被人批评,就急着淡化自己的华人色彩”言论,直指刘氏正是“行动党所无需的华人沙文主义者”。

根据《当今大马》报导,潘俭伟今日凌晨发表文告时说,刘氏一方面声称行动党是大马人的全民政党,另一方面又要打造自己是华人政党的形象,简直是自相矛盾。

他说,数十年来,行动党一直被标签为华人沙文主义政党,有时是有正当理由,但更多是不公平的标签。

他认为,由于很多课题与华裔有关,导致行动党遭标签为华人沙文主义政党。

他指出,行动党自2005年在秘书长林冠英的领导下,就做了许多努力,以摆脱有关标签和形象。

他说,即使面对政敌攻击,但行动党在成为更具包容性政党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也更能代表所有马来西亚人。

他说,刘天球的言论与行动党所追求的理想背道而驰,还说刘氏的选举策略简单,即“要与其他马来政党合作,但我们不应该自我矮化,或彰显我们不是一个华人政党”。

他说,根据刘天球说法,这是因为“你不会因为这样而获得马来人支持”。

“简单来说,刘天球的论点是,行动党应该维持作为马华替代政党的方程式。”

对此,他直言:“这是对行动党最大的侮辱。马华就因为‘华人化’,沦落到如今被遗忘的境地。”

潘俭伟也反问刘天球,是否为了要保存“华人色彩”,而让行动党倒退数十年?

“这就是沙文主义者所能做的,而行动党绝对可以不需拥有这样的沙文主义者。

“我感到高兴和欣慰刘天球只是个例外,而党领导层不支持这样的沙文主义原则。那样的立场不仅会让我们倒退数十年,而会为党的未来敲响丧钟。”

他说,行动党如今在几乎各州和各阶领导层,都有马来人领袖。

“在沙巴,我们有首名姆律人(Murut)和在砂拉越有比达友人(Bidayuh)国会议员。我们在各支部和基层都有许多年轻进步的马来领袖。”

“他们是在近几年开始,看到行动党是一个不分族群与宗教,为全民斗争的政党才加入的。”

较早前,刘天球在巴生出席行动党元老廖金华回忆录《政海浮沉卅载》新书发布会时说,行动党本来就是一个多元族群的政党,因此不需要随着政敌起舞,一被批评就急着淡化自己的“华人色彩”。

刘天球认为必须捍卫党的文化传统,维护党的宪制精神及多元民主政治斗争路线。


继续阅读...

2021年4月9日星期五

部分居民缺公德心垃圾处处高空掷物

转载自《中国报》:

(八打灵再也8日讯)灵市彩虹白沙罗组屋部分居民缺乏公德心,不仅没妥善处理垃圾,更常发生高空掷物事件!

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服务中心成员兼士拉央市议员余深恩指出,他日前到该区进行慈善活动时,亲身经历高空掷物,同时发现该区环境恶劣,和一篱之隔的彩虹公寓等周遭环境根本是天渊之别。


继续阅读...

2021年4月7日星期三

全民参与结束紧急状态网上签署

学校、电影院、体育馆都开了!

国会议员连第二剂疫苗也打了!
国盟借紧急状态之名,还不开国会!
火箭议员们号召全民参与网上签署(https://tamatdarurat.com/ ),促国盟结束紧急状态,召开国会,恢复民主,透明治国!







继续阅读...

2021年4月6日星期二

万达镇选区雪州乐龄亲善基金(𝗦𝗠𝗨𝗘)购物券

 


此购物券将会分发予已成功登记并在2021年4月生日的符合条件者。有关分发购物券的细节将透过短信通知,如下:

📆 日期:2021年4月6日至8日 (星期二至星期四)
⏰ 时间:上午11时至下午4时
📍 地点:MBPJ SS21 多元用途礼堂

您可使用Waze驾驶到Dewan Serbaguna MBPJ SS 21/12, Jalan SS 21/12, Petaling Jaya: 
https://waze.com/ul/hw283b6t500

您可在以下链接查阅资格:
http://smue.yawas.my/admin/online_semakan.php

请携带身份证正本(IC)并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SOP)


继续阅读...

2021年4月4日星期日

阔别10年重拾画笔 凭画记录“喜来登行动”悲剧

转载自《透视大马》:
刊登于4 Apr 2021

这幅“喜来登行动”作品中出现的人物包括首相慕尤丁、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前首相纳吉和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等人。

行动党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在党元老林吉祥的《林吉祥画展》上展出一幅画作,描述了“喜来登行动”的过程,其才华让众人感到惊艳,孰不知潘俭伟有如此天赋。

这幅“喜来登行动”作品中出现的人物包括首相慕尤丁、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前首相纳吉和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等人。

潘俭伟说,有人在2018年就让他画画,但当时因为忙碌而拒绝了。随著希盟政府在2019年垮台后,加上2020年的行动限制令(MCO),使他突然之间空出了许多时间。

“在2018年时,有人提议我画画,以作为欢庆林吉祥在2021年庆祝80岁大寿时的100幅画作之一,但当时我仍在财政部工作,根本抽不出时间。”

他指出:“但希盟政府在2020年2月垮台,3月落实行动限制令后,我就有时间作画了。喜来登行动不仅影响了我,而是全马来西亚人。这是马来西亚历史上的重要里程碑,我认为这故事应该说出来。”

他还说,其作品灵感就是取自15世纪意大利艺术家列奥纳多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而有关作品正描绘了耶稣受难前与使徒们在一起的情景。

“在这幅名画上,餐桌对面的使徒们的动作和表情讲述了一个即将发生的故事。背叛和悲剧。而对‘喜来登行动’来说,没有比伪议会环境更好的场景了。”

他说:“这幅画也是记录著我对喜来登行动的看法,尤其我作为内幕半个知情者 ,且观察到正在发生的悲剧。”

潘俭伟还指出,距离他上一次作画的时间已是数10年前的事,当时他还是青年。而这画中的15个人头,对他而言是个巨大挑战和一个宝贵的学习经验。


在作画过程中,他还参考一些优管视频,甚至在行动限制令时通过Whatsapp询问他所欣赏的本地著名艺术家Marvin Chan取得意见。

潘俭伟指出,距离他上一次作画的时间已是数10年前的事,当时他还是青少年。(档案照:透视大马)

“最后一次画油画已是15或16岁时。而上次使用亚克力(为慈善)快速作画也是大约4到5年前的事。所以在作画上,非常生疏,我必须很快地学习和再复习。”

“事实上,在开始画了一到两个月后,我在想自己是否承担了一个过于重大的任务,是否应该从小型的艺术作品开始做起。”

“像这幅15个人头的作品,你可以画出14个很好的人头,但只要一个画得不好,整幅画就会有很大的瑕疵。”

他也说:“同样是单头像,所画的头像大小都无关紧要。但15颗人头则必须依据位置和视角、现实来做比例。调色是也一样。

这幅121 x 152厘米的作品,共耗费了潘俭伟10个月的时间来完成,有时一天更是耗上8小时的作画时间。

“共花了10个月的时间来完成。有几个星期,每天用6至8小时的时间来画画。但有些就比较忙碌,如备战沙巴州选举时,就耗时了一个月的时间。”

绘画技巧

事实上,潘俭伟的同学与朋友都知道他拥有画画的天赋。

“在学校时,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会画画。 有一个小圈子也知道,因几年前我为慈善作画拍卖。”

“但我已经几10年没有真正画画。所以没有人知道我会画画。”


在《林吉祥画展》展示林吉祥在过去60年的政治生涯的奋斗和胜利。(图:截取脸书)“我都会画一些简单的素描。包括自己在2011年出书时《失去嘶吼能力的老虎》(The Tiger That Lost Its Roar)的封面。”

不过,“喜来登行动”不会是潘俭伟最后的作品。这名国会议员也打算继续作画,但其他职责让他受到限制。

“是的,我希望多画画,但目前受到多个工作影响。行动限制令也让我有更多时间完成这些工作。”

潘俭伟的作品会与其他99幅作品在《林吉祥画展》展出。该画展欲展示林吉祥在过去60年的政治生涯的奋斗和胜利。

他说:“这是一个永久性展览。所以作品也会在此展出一段时间。”

“至于有多长的前景,都还没有所决定。我与朋友曾开玩笑说若有人找到大马富豪刘特佐,可以让他知道,我的作品的价格比刘特佐之前买下的作品费用来得低。”

询及林吉祥对于其作品的评价时,潘俭伟说:“这我就不确定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