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1日星期四

捐款希望基金可获扣税

转载自《当今大马》:

更新于 今天15:42

希盟政府昨日宣布设立“希望基金”后,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今天透露,捐款给希望基金的国人将获得扣税优待。

他今日在面子书专页写道:“所有给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会的捐款都可以扣税。”

“政府感谢你们的爱国支持,感激不尽,马来西亚!”

林立迎较后告诉《当今大马》,他已向林冠英特别官员潘俭伟证实了扣税优惠一事。

首相马哈迪和财政部长林冠英最近声称,大马国债如今已逾令人担心的1兆令吉。之后,民间开始有人倡导捐款替国家还债。

马哈迪昨天宣布,政府决定设立“希望基金”,让爱国人民捐款救国。

“许多人民知道国家财务状况糟糕后,他们愿意捐款给政府。我们欢迎及感谢他们的爱国精神。”

银行:MAYBANK
账户:Jabatan Akauntan Negara
大马希望基金(Tabung Harapan Malaysia)
户口:566010626452


继续阅读...

五穷六绝七翻身应验不可怕 股市走至谷底有更多投资机遇

转载自《九点股票》:

今天是五月最後一天,整个五月,马来西亚人经历本世纪最大变化,第十四届全国大选举行,改朝换代,新政府上台後,一系列新政策出炉;大多数人或许还无法适应。

明天六月一日,消费税(GST)将降至0%,也是新的开始,前首相纳吉在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启动GST,过去两年从市场征收超过600亿令吉税收,不少人民感受到物价高涨,生活成本日高压力。

那不收GST的日子,人民会不会过得更好呢?

股市有一句老话是"五穷六绝七翻身",即使在美国也有SELL IN MAY的说法,大马股市五月正好迎来换政府,结果股市出现激烈震荡,过去两个星期来的股市走势,让不少投资魂飞魄散。

特别是在五月卅日,首相敦马哈迪宣布停止多项大型基建计划,造成股市崩泻,投资大众信心动摇。

这正好印证了"五穷"的说法,那"六绝"会应验吗?以目前股市走势来看,"六绝"看来难以避免,那七翻身还是有机会的。

《九点股票》对於刚上台的希望联盟还是充满信心和希望,我们相信以政党轮替形式上台的新政府,将为国家带来新气息,以廉洁,高效率和公正施政,带领国家进行一场澈底变革。

国阵时代的各种弊端,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的可怕,我们不必再多说。

接下来,我们要以新的心态面对新马来西亚。

对於"六绝",《九点股票》并不害怕,我们反认为,很多基础良好的上市公司,股价经历大跌後,将更值得我们投资持有。

因此,迎接六月,《九点股票》编辑部要以不同的角度和思维,寻找挖掘新政府的投资机遇,以回馈大力支持《九点股票》财经网站的白金会员,让我们一起迎向美好新马来西亚。

响应政府昨日发起的捐款救国,《九点股票》管理层决定捐出RM500,以行动证明我们的爱国心。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30日星期三

“重振国家的美妙开始” 潘俭伟赞人民掏腰包还国债

转载自《M中文网》:

(八打灵再也29日讯)行动党白沙罗候任国会议员潘俭伟,对于部分大马人发动筹款活动,以偿还国债事宜,直指这是席卷全马的正面情绪。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宣传主任兼财政部特别官员,他赞美大马人,尽管知道国阵政府留下超过1兆令吉的债务,但都没对国家“心死”。

“虽有怒气,但没绝望。”

潘俭伟今天向该选区居民致卫塞节献辞时,如是指出。

“你可能要放弃,认为国家完了。不过我们不这么看,我们看到大马人团结,人民要捐助政府。”

他说,过去大马人习惯“诅咒”政府,不过如今愿意自掏腰包帮助政府。

“这是对大马而言是一个美妙的开始。”

此前,首相敦马哈迪指,在前首相纳吉政府的领导下,国债已突破1兆令吉。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28日星期一

“希望”t恤


Photo credit:
http://newmalaysianpost.com/2018/05/11/tony-pua-catat-majoriti-tertinggi-jeffrey-kitingan-terendah/

本服务中心有售HARAPAN“希望”t恤,每件价格为RM20,欢迎支持!欢迎在办公时间星期一至星期五早上10点半至傍晚6点前来购买。

八打灵再也民主行动党服务中心
55-M, Jalan SS21/1A, Damansara Utama, 47400 Petaling Jaya, Selangor.
谷歌地图: https://goo.gl/maps/fLqcpjh6L4B2
Whatsapp:0162208867


继续阅读...

纳吉撤诉潘俭伟诽谤案,无权重新呈案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中午12点39分更新

前首相纳吉撤回三年前起诉行动党宣传主任潘俭伟和人民媒体拥有人陈志刚诽谤的案件。

纳吉的律师哈法立占(Mohd Hafarizam Harun)今天在吉隆坡高庭的内庭提出撤销上述案件,并由高庭法官阿末再迪(Ahmad Zaidi Ibrahim)记录在案。

哈法立占向记者表示,纳吉同意以不公布撤案条件的方式,撤销此案。

哈法立占说:“此项撤回无权重新呈案。”

潘俭伟的代表律师黄美诗也向记者证实,纳吉撤销此案。陈志刚的代表律师是沙迪(Shahid Adli Kamaruddin)。

法庭原订今天审理潘俭伟和陈志刚的撤案申请。

这是第14届大选大翻转之后,纳吉第二度撤销诽谤诉讼案。此前,纳吉撤销起诉马华前总会长林良实的诽谤案。

评一马课题掀官司

上述案件是纳吉首宗以个人身分,在2015年3月5日入禀高庭起诉潘俭伟诽谤。

潘俭伟以及51岁的新闻网站人民媒体拥有人陈志刚,被列为第一和第二答辩人。

纳吉的诉状指出,2014年11月13日,潘俭伟在行动党党的筹款晚宴上,评述一马公司课题,演讲的视屏由第二答辩人和/或其代理上载至人民媒体的优管,以及人民媒体的网站。

纳吉指出,有关视屏的诽谤内容包括指控其本人在一马公司营运上,攫取人民的钱,因此不能被信赖,也没有资格担任公职。

还有另一宗诽谤案

另外,纳吉也在去年4月21日起诉潘俭伟诽谤。4月6日,潘俭伟在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修改《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355号法令)修正案的动议后,批评纳吉滥权,以允许哈迪提呈动议,更不顾三权分立原则。

此前,潘俭伟也以集体诉讼的方式,起诉纳吉导致一马公司蒙受重大损失,触犯公务人员渎职罪。惟吉隆坡高庭在上周五批准纳吉和政府的申请,撤销潘俭伟的起诉。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27日星期日

潘建偉批納吉以文字掩蓋國債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6日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候任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批评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试图以文字来掩盖我国债务的真相。

潘俭伟目前正以经济专才的身份暂时担任財政部特別官员,以协助新任財政部长林冠英。

他今日发表文告表示,財政部长曾在5月24號的文告中宣佈,联邦政府的债务总额达1.09兆令吉,占国內生產总值的80.3%。

上述的金额包括6868亿令吉的联邦政府债务(占国內生產总值50.8%)、政府承诺担保债务1991亿令吉(占14.6%)以及通过公私营伙伴计划(PPP)的项目2014亿令吉(14.9%)。

他说,財政部在宣佈「官方联邦政府债务」时,已经確认前首相如何避免负债表中出现或存有负债的情况。

他指出,纳吉在事后很自豪的宣称6868亿令吉就是官方债务,没有任何隱藏债务,但实际上纳吉是在以文字来掩盖事实,实际上任何名义的债务情况都很糟糕。

「为什么我们提到『官方』联邦政府债务?真正原因是因为纳吉过去的政府所使用的『官方』数字,未有考虑到联邦政府真正的债务义务。」

潘俭伟提到,財政部旗下机构的政府担保债务被前朝政府滥用,以避免被归类为联邦政府的「官方」债务。

「纳吉是否在告诉国人,仅仅因为这是联邦政府为担保的债务,就不是联邦政府债务了吗?」

他说,在財政部提供的数据中,特別强调「承诺」的政府担保。这些都是政府要求提供服务的担保,如国家基金基金公司用来兴建捷运的422亿令吉或一马公司高达380亿令吉的债务。

「实际上,財政部至今一直秘密偿还约70亿令吉或更多的一马公司债务,难道不应该將一马公司债务视作联邦政府债务吗?还是说,纳吉试图告诉希望联盟政府,我们应该继续假装这些不是我们的债务?」

潘俭伟指出,纳吉政府也巧妙的利用公私营伙伴计划机制,將合约授予私人的裙带公司,惟政府不直接支付项目的建设费用。反之承诺每月向该公司支付相当於项目价值3倍的租金。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25日星期五

反对党任主席监督制衡.点名凯里掌公账会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4日訊)民主行動黨雪州主席兼候任白沙羅國會議員潘儉偉說,為了達到監督與製衡的效果,希盟政府將會讓來自反對黨的議員擔任公賬會主席,並點名由巫青團長凱里出任此職。

而他認為,在巫統國會議員中,願意「做功課」又比較適合擔任公賬會主席的人選,應該是巫青團長凱里。

他說,這是為了建立反對黨的監督力量,幫助從沒做過反對黨的前朝政府成有制衡的一股勢力。

潘儉偉昨日受邀到《百格大家講》的直播節目上擔任嘉賓,探討的主題是「前朝有多貪,爛攤子多大?」

UKAS外判計劃債務高攀

他透露,希盟政府昨日決定將原本隸屬首相署的公共及私人界合作單位(UKAS),轉移到財政部的管轄,以避免2個單位過去在策劃與預算案上的衝突,而導致債務越來越高。因為首相署UKAS的計劃,是由財政部買單。

他說,首相已同意做出以上調整,以方便財政部將來能更有效地規劃預算案,不會再出現預算案以外的額外花費。

他解釋說,過去UKAS的做法是將計劃(如大道計劃)外判給私人界的承包商,同時協議在未來的幾十年償還2或3倍的款項。這做法讓計劃外判的那一年,財政預算案上看不見相關開銷,但未來幾十年的債務卻越來越高。

「這也是為什麼每年赤字很少,但債務卻不斷高攀的原因。」

特別2任務:解決債務落實承諾

潘儉偉和候任萬宜國會議員王建民將出任財政部特別官員,為期6個月。潘儉偉說自己到財政部主要做2件事,一是解決債務,從整頓購物程序(怎麼省錢)、私營化的程序……下手,為了解決國債問題,進行改革。

「另外就是落實競選宣言中的承諾,包括取消消費稅後,要如何更新新版本的服務及銷售稅(SST)來取代,怎麼廢除大道過路費,用最少的錢將大道收購回來。

「議會程序也要被改革,那是非常老舊,自獨立以來就沿用的。要改革議會程序的用意是讓議會有更大的權力去修改政府所提出的法令,這就是制約與平衡的功能。」

追查1MDB資金需各國配合

潘儉偉說,要追查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的資金流動,單靠馬來西亞執法單位是不足夠的,還需要不同國家的司法單位配合調查,因為1MDB是在各國進行投資,因此需要相關國家的幫助,以查出這些投資項目是否真的存在,是否每年都有財務報表?

「這些國家如美國、新加坡、瑞士……都很願意配合調查,因為根本就是有罪,也抵觸了他們國家的法令。因此只要馬來西亞願意調查這件事,他們都很願意跟我們配合把整個拼圖拼完。」

而美國其實已經做了一大部分,已經列出了1MDB在外國的資金流動,雖然還不完整,但很大程度地讓我們看到1MDB的資金(一部分)去了「私人戶頭」裡面。

追討資產拍賣還債

詢及能不能把錢追討回來?潘儉偉說一大部分是失蹤的。因為資金被挪用來賭博、玩樂等消耗掉了,而有機會拿回來的部分是用來買資產的錢,例如遊艇、粉紅鑽石、豪華公寓……追討回來之後能拍賣,拿回部分資金用以減輕債務負擔。

潘儉偉形容,在1MDB案件中的巨大損失就像是被打搶一樣,搶劫案發生了,就報警追查,拿得回來的盡量拿回來,但拿不回來的部分,就是事主需要承擔的損失。

「而現在的第一步是在還沒拿回來之前,我們要知道我們失去了多少?目前還在估算損失。」

潘儉偉說,1MDB的資產只能覆蓋債務的70至80%,但這其中大部分的資產是假的。因為很多投資項目都是假的,只是賬目上看起來有相關資產。

1兆國債其實佔GDP75%

他也澄清,1兆令吉的國債其實是佔了國內生產總值(GDP)75%,而不是之前所說的65%。

他認為,解決國債是個很困難的任務,但不是個不可能的任務。而其實最難的是改朝換代,但我們做到了。

他說,有信心可以償還債務,因為馬來西亞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只是過去一直被前朝政府偷走,但天然資源所能產生的盈利,能用來還債。

潘儉偉也安撫大家不要為龐大的國債過於驚恐。

「因為這些債務不是突然出現的,只是突然公開給人民知道罷了。」

國行外匯虧損案 沒敦馬「吃錢」證據

關於現在的反對黨是否應該繼續追查現任首相敦馬哈迪涉及的國行外匯交易虧損案?

潘儉偉說,其實當現在的反對黨還是執政黨時,已2次成立委員會(內閣特別委員會和皇家委員會)來追查,但都沒有更進一步的發現。

他認為,國行交易虧損案確實存在疏忽而造成了損失,甚至可以說是「笨的投資」,但卻沒有查到任何資金是進了敦馬的口袋,或有證據證明敦馬「吃錢「,否則早就被控上法庭了。

但是1MDB不一樣,那是蓄意地製造假投資,以在過程中將錢弄進自己的口袋。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24日星期四

若政府不还1MDB债务将发生交叉违约



继续阅读...

前朝有多贪,烂摊子多大?



距离509投票日两个星期了,这期间新政府、新内阁已成立。但前朝政府过去的弊病,包括了什么?大马该如何恢复?

本期大家讲,百格时视邀请了行动党国会议员潘俭伟,以及时评人许国伟,跟你与一起探讨此课题。


继续阅读...

合法且买价公允,国行再澄清20亿购地案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华尔街日报》引述消息,证实国家银行去年底以20亿令吉向政府买地,旨在拯救一马公司,但国家银行再度严正表明,这宗交易是以公允市价成交,符合一切法律。

国家银行今日发文告指出,这宗土地交易是国行发起,也是国行的常规交易(arms-length transaction)之一。

“…… (交易价格)是独立私人界估价师所定下的公允市价。这宗交易符合一切治理要求与国行的相关法律。”

“国行已向反贪会提呈这宗交易的完整详情,以让反贪会全面与独立地检视。”

旨在助1MDB还债?

《华尔街日报》报道,国行去年底以兴建金融教育中心之名,向政府购买22.58公顷土地,而这笔20亿令吉付款,沦为一马公司2017年底清还债务的资金。

报道指出,一马公司在还款后,宣布通过“持续的重组计划”,包括出售手上的发电厂和土地,募得相关资金。

“不过,熟悉相关交易的人透露,相关资金来自一笔涉及国行的土地交易……财政部官员最近告诉首相马哈迪,相关5亿美元(20亿令吉)转入财政部所设立的特殊用途机构,以部分偿还(一马公司)欠阿布达比的12亿美元债务。”

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于2015年出手拯救一马公司,而根据双方和解协议,大马财政部将在2017年结束前,偿还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12亿美元。

而一马公司去年12月27日宣布,已在截止日期2017年12月31日前,向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缴付最后的6亿美元欠款。

国行花大钱买公地

不过,由于这次还款与国行购地的时间和款额都相近,加上国行花大钱购买公地的不寻常做法,引起外界质疑,两者之间有不可告人的联系。

无论如何,国家银行总裁莫哈末依布拉欣(Muhammad Ibrahim)今年2月5日澄清,购地一事乃国行主动为之,属于自愿买卖,不是他人施压的结果。

不过,当时的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于翌日仍质疑,国行以市价购地来发展金融教育中心,是否为了让政府拯救一马公司。


继续阅读...

『左牛津,右剑桥』



大马财政部长林冠英于昨日正式上班啦!他在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和万宜区侯任国会议员王建民的陪同下前往布城财政部履新,而眼睛雪亮的网友们发现后者的来历非凡,不但毕业于世界名校,学历也非非常高,还笑指林冠英首日上班便来头不小,身边竟带了网友号称的『左牛津,右剑桥』的高学历领袖。所以他们俩位到底是何方神圣呢?现在就让小编来为你解谜吧!

牛津代表–潘俭伟

他出生于1972年8月1日,在马来西亚柔佛峇株峇辖,是一名已婚人士,目前育有一女。

潘俭伟的教育背景可不容小觑,他儿时曾就读 Monfort 小学,成年后便就读新加坡莱佛士学院,之后还到世界闻名的牛津大学修读哲学、政治及经济系学士学位,可见学历远远超越了一般人。(小篇好羡慕啊!)
在查询关于潘俭伟的资料时,小编还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项呢!原来他曾于1997年3月创立一家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大马电子商务咨询公司并任总执行长,然后在2001年8月让公司挂牌上市。当时,他仅以29岁之龄成为新加坡挂牌公司最年轻的总裁,实力强得真叫人难以置信!

那他是什么时候加入政坛呢?他先于2007年1月加入民主行动党,然后被委任行动党秘书林冠英的经济顾问兼火箭报英文执行编辑 ,然后再当行动党白沙罗支部主席和行动党雪州州委,最后于2008年3月8日当选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Petaling Jaya Utama Selangor MP) 至今。

剑桥代表–王建民

他今年43岁,出生于1975年9月12日,现居在八打灵和沙登再也。他已婚但无育有小孩,是一名基督教信徒。
好啦!简历说完了,我们就来谈谈他的教育背景吧!王建民曾是一名福布莱特奖学金(Fulbright Scholar)得主,并在杜克大学完成了政治学的博士学位。此外,他也毕业于剑桥大学政治科学博士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经济学学士,还曾获得新加坡的亚细安(Asean)奖学金,在莱佛士书院(中学部)和初级学院完成“O”和“A”level的课程呢!(学历多得小编都看得眼花缭乱了啦!)

那么他的事业背景又是如何的呢?其实,他在成为国会议员之前,曾担任多项职位哦!例如:UCSI大学经济与政治科学学院讲师、蓝海策略区域中心的顾问、在策略研究院(INSAP)及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所(SEDAR)工作和在波斯顿咨询公司(BCG)吉隆坡分局担任一名助理顾问呢!怎么样?看到这里的你是不是开始怀疑自己到底在干嘛了呢?放心,小编也是!

王建民在第13届大选中首次被委任为P102沙登区国会议员。目前,他也是一名希望联盟兼行动党成员。自2012年,他就加入行动党担任不同的职位,包括在2013年成为选举策略员和自2017年担任全国政治教育局副主任。在本次大选中,他更以102,557 张选票和68,768 张多数票中选为P102万宜区国会议员,看来十分受到当地居民的爱戴呢!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22日星期二

《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盛全力大赞马来西亚人民!

转载自《新闻最前线 》:

《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盛赞大马人勇敢,不畏强权揭露贪腐。随着逮捕令被撤销,克莱尔前来大马。

她表示,从没有放弃追踪调查真相,因为她一直对大马人民有信心,最终迎来了改朝换代。

克莱尔也赞赏许多冒着危险,仍坚持要暴露腐败者的勇气。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0日讯)《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盛赞大马人勇敢,不畏强权揭露贪腐。

随着逮捕令被撤销,克莱尔前来大马。她表示,从没有放弃追踪调查真相,因为她一直对大马人民有信心,最终迎来了改朝换代。

她抵步后接受英文《星报》访问时说,当反对党针对1MDB事件表露怀疑时,她就开始关注课题,挑起国内主流媒体无法追求真实故事的角色,自觉有股力量驱使她追踪1MDB课题,以了解涉案人的诚信。

她说,从未读过像1MDB那么精彩的贪污资料,并形容那不是复杂的贪污手段,简单来说就是有人以债券方式,挪用了一大笔钱,去买他们有兴趣的奢侈品。

她指出,从意识到一马发展公司(1MDB)课题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家庭有关、在发现更多利益关系问题后,她锲而不舍的追求真相,却屡屡换来律师信喊告,前后用了1年时间追踪,才揭发1MDB与PetroSaudi之间的交易。

她说,时任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及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在国会下议院针对1MDB提出质疑,

当时她清楚意识到,1MDB与纳吉家庭有关、刘特佐则在好莱坞陪着纳吉继子里扎,里扎则拍了既昂贵又高度不恰当的电影《华尔街之狼》。

“我不断提问,但都不能获得满意的答复,所收到的回函都是律师信,因此我锲而不舍追求真相,前后用了1年才揭发1MDB与PetroSaudi有交易。”

克莱尔也赞赏许多冒着危险,仍坚持要暴露腐败者的勇气。

她说,当PetroSaudi前职员塞维尔坐牢18个月期间,她曾采访塞维尔的妻子劳拉,“她联络上我,我也去见她,她是一位年轻女士,虽然很伤心,但试图要为丈夫做点事情。”

她说,接下来她将揭发前首相办公室,涉及盗用公积金的行为,并指这是她在交叉验证资料,及与全球相关人士访谈后所掌握的资料。


继续阅读...

财爷履新 林冠英正式上任

转载自《光华日报》:

(布城22日讯) 财爷履新了 !

昨日宣誓就任的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由妻子周玉清陪同抵达财政部,正式走马上任。

尽管早上8时上班,他于早上7时35分就抵达,所有部门高级人员一早在财政部大厅等候。


潘俭伟(左)及王建民也出现财政部大厦,笑称是林冠英的助理。

民主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及万宜区国会议员王建民也一早抵达,询及代表身份时,两人都笑称:“我们都是他(林冠英)的助理。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20日星期日

Astro Awani专访



继续阅读...

砂首長署未解禁,5部長或仍禁入砂拉越!

转载自《星洲日报》:

(砂拉越.古晉19日訊)由希盟執政的聯邦政府,昨日產生14人內閣陣容,當中有5人曾遭禁止入境砂拉越。

他們是國防部長莫哈末沙布、通訊及多媒體部長哥賓星、交通部長陸兆福、經濟事務部長拿督斯裡阿茲敏和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拿督祖萊達。

撤禁令只需1天

知情者告訴星洲日報記者,由於砂首長署沒最新指示,不排除上述5人還在禁止入境砂拉越的黑名單中。不過即便如此,基於撤銷入境禁令只需1天,他們將後來砂拉越時,還是來得及解禁。

曾遭砂政府請吃閉門羹的希盟領袖,還包括公正黨署理主席拉菲茲、副主席努魯依莎、蔡添強、總秘書賽夫丁、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副秘書長郭素沁及倪可敏等。

同時,巫統大港區主席拿督嘉瑪尤諾斯及「拳王」阿裡巴哈隆也曾被禁止入境砂拉越。

旺阿茲莎曾被限制逗留

副首相兼婦女及家庭發展部部長拿督斯裡旺阿茲莎在2016年砂州選舉期間,被限制逗留期限,她4月30日抵達砂拉越助選,被規定必須在5月5日前離開。

砂移民局局長肯拉本向星洲日報記者透露,截至今日為止,他沒接獲砂政府最新指示。他稱,禁止入境指示來自砂首長署,由砂移民局負責執行。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18日星期五

家人如何累积上亿财富? 潘俭伟促纳吉公布资产

转载自《当今大马》:

《纽约时报》追击首相纳吉家族财富的报道,在国内受到关注。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不满意首相办公室的解释,并要求首相应该效仿美国公布本身的家族财产。

潘俭伟表示,纳吉必须解释何以他的家族财富高达数以亿令吉计,即便作为首相的每年收入是少过50万令吉。

潘俭伟指出,即便考虑到首相办公室宣称,这“对一名担当首相职位和责任,并且拥有家族遗产的人来说没有不寻常”,但是纳吉家族的财富和消费模式肯定是逾越了“不寻常”。

“这个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强大国家美国的总统于1987年《政府伦理法案》下,每年都得公布他和其家族的资产与开销。”

“纳吉是时候效法,以便能让他解释其家族来历不明的财富。“

网络热传铂金包图

潘俭伟表示,即便是考虑了纳吉是从以节俭闻名的父亲前首相阿都拉萨,继承一些财产,但是纳吉家族所拥有的财富和生活方式,还是引发了这笔财富如何累积而来的问题。

美国《纽约时报》是在周一刊登的“摩天大楼的秘密”系列报道的第二篇关于本地富豪刘特佐的报道《神秘马来西亚人,纽约豪宅交易的幕后操盘手》中,触及纳吉家族的财富和奢侈作风。

报道指出,纳吉作为首相的年薪只是约10万美元(相等于36万令吉),惟他近来一直受到其妻子罗斯玛铺张开销的媒体报道所纠缠。

“其中一个值得注意的事件就是关于铂金包(Birkin Bags):一系列在社交媒体热传的照片显示罗斯玛持着9个皮包。他们通常每件都需耗费9000至15万美元。

现金“一堆又一堆”

此外,《纽约时报》也访问,曾经在2000年至2004年担任纳吉助理,过后加入行动党的劳勿国会议员阿里夫。阿里夫指控,纳吉在其保险箱里面藏有“一堆又一堆”的令吉钞票。

《纽约时报》也声称,他们获得文件显示,在2008年至2009年有数百万美元的首饰,从香港订购给罗斯玛。这包括钻石和翡翠耳环,以及钻石、翡翠和红宝石项链。

除了阿里夫的爆料,上述指控多已流传许久,在野党甚至曾公开追问,不过首相夫妇都不曾回应。

财富源自家族遗产

此外,纳吉继子,即罗斯玛与前夫所生的儿子里扎(Riza Shahriz Abdul Aziz),也被指通过向富豪刘特佐购买空壳公司的方式,购得总价值逾亿令吉的两座美国豪华房产。

这两个房产分别是曼哈顿的Park Laurel公寓单位,以及比华利山庄的豪宅。

根据《纽约时报》,首相办公室在回应时表示,“花在出游的钱,或是任何的首饰购买,或是任何的保险箱指控,对一名担当首相职位和责任,并且拥有家族遗产的人来说没有不寻常。”

首相办公室也表示,纳吉的财富是来自他个人继承的遗产。

至于里扎的收入来源和投资,首相办公室则表示不知情。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17日星期四

砂首长该解除禁令 让希盟领袖入境砂拉越

转载自《诗华日报》:

(本报美里17日讯)砂希望联盟秘书林思健针对砂国阵利用移民自主权来禁止多名希联领袖入境,要求砂首长阿邦佐哈里宣布解除禁令。

林思健今日向本报记者表示,砂国阵禁止多名希联领袖入境,其中有新任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奴鲁伊扎、拿督倪可汉和潘俭伟等。

“我们绝对尊敬砂州移民特权,但是权力不可以滥用,一旦被滥用来达到政治目的,那是非常低级的手段。”

他说,沙巴首席部长沙菲益上任后即刻宣布解除禁令,允许所有希联领袖自由进出沙巴。

”移民自主权应该是利用来对付犯罪分子或恐怖分子,避免危害砂社会和谐和人民安危,不是利用来打压政治对手。”

林思健说,这些被砂政府禁止入境的希联领袖都是奉公守法的公民,还担任国州议员,他们没有危害社会的嫌疑,充其量只是政治立场不同,而被砂国阵政府采取霸道的手段对付。

他呼吁砂政府给予重视和正式答覆,到底是否已经解除禁令,这是砂政府表达给予联邦新政府合作的诚意,必须即刻解除禁令。


他说,政治上应该自由和公开竞争,现在资讯发达,当局不要幼稚到以为禁止任何政治对手入境就可以阻止信息的散播,人民对于如此滥用权力的事件感到非常愤怒,这绝对是不智的行为。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

萬人見證新舊首長演說,曹觀友促冠英助發展檳城

转载自《当今大马》:

檳州希盟昨晚在舊關仔角大草場舉辦答謝選民大型政治講座,吸引萬人赴會聆聽,卸任首長林冠英告別演說和新首長曹觀友就職后的首次演說,形如見證一場交棒禮。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希盟4黨本屆大選統一使用公正黨旗幟上陣,競選期間的講座主要只見「藍眼」旗飄揚。隨著選舉落幕,昨晚又重新出現大量的行動黨黨旗。

卸下首長職,而即將上京出任財長的林冠英於晚上9點15分抵達時成為現場焦點,獲得熱情的支持者趨前握手和拍照。

新舊檳首長要做的十件事

他在演說時則不斷表達,其對離開檳城的萬般不舍。

「我非常不捨得檳城和檳城人,雖然即將離開檳城,但我不會忘記檳城,而會經常回來。因為,我人在布城,心在檳城。」

人民力量推翻國陣

林冠英感謝檳城人勇敢求變和發揮理想主義,而撤換國陣政府。雖然,他將離檳城而去,但相信跟他「出生入死」的拍檔曹觀友將延續其使命,繼續服務檳城人。

「他們以為,我們只會搖旗吶喊。這就是人民的力量,夠了,我們應無法忍耐60年來被國陣盜竊、欺騙和威脅的日子,這一次我們真的教訓了他們。不管他們是哪個政黨,他們終於領教了人民的力量。」

「當我們揭發一馬公司醜聞時,我們的領袖潘儉偉被禁止出國。現在換了政府,納吉才知道不能出國的滋味。」

「競選時,我們見識了選委會如何雙重標準,不獨立和打壓希盟,連馬哈迪的臉都要割掉。但,他們無法將他從我們的心中切走,而他如今已經是大馬的首相。」

翻賬目有所發現

林冠英之後重申,雖然馬哈迪委任他為財政部長,但礙於尚未宣誓就職,故暫時不能以財長的身份發表任何聲明。儘管如此,他已經會晤了相關的官員。

「這幾天,我翻看國家賬目時,發現了一些東西。(我們)真的要拯救這個國家,若現在不救,以後則為時已晚。」

不過,他沒有進一步解釋發現了什麼。

他只希望人民能給希盟一些時間來糾正之前遺留下來的錯誤。畢竟,61年的帳和造成的傷害,難以在一夜之間一筆勾銷。

促聆聽人民聲音

曹觀友演說時不忘感激,林冠英過去10年的領導,成功為他和整個行政議會奠下很穩固的根基。惟檳州政府昔日一直未獲得聯邦足夠的撥款,來落實各項計劃。

「你們在5月9日改變了這一切。如今,我們將可以


继续阅读...

让路年轻人 林吉祥无意入阁

转载自《诗华日报》:

(新山15日讯)在509全国大选后正式卸下国会反对党领袖身份,正式成为执政党一份子的行动党候任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成功落实改朝换代的歷史使命,可说是圆了他多年努力的心愿。如今据悉他无意入阁当部长,反而有意让党內年轻人上位施展政治抱负!

林吉祥在刚过去第十四届大选中,第二度上阵依斯干达公主城国席(前称振林山),以4万4864张多数票成功守土,击退马华年轻勇將拿督张秀福。

作为行动党元老级人物,林吉祥一生奉献政坛,如今成功促成中央政权轮替,其动向一直引人关注。

尽管坊间猜测林吉祥可能入阁出任部长职,然而希盟內部消息指出,林吉祥觉得促成大马改朝换代的使命已达到,內阁部长的就留给党內有热忱的年轻人发挥,他將以另一种角色继续为新政府效力,进一步落实重建马来西亚的目標。

基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已確定入阁当部长,林吉祥不入阁的决定相信也是为了避嫌,为免遭人继续攻击有意建立家族政治王朝,惟更重要的是,身为党元老,林吉祥乐见该党年轻领袖入阁,为该党未来继续执政累积经验。

希盟內部消息分析,隨著林吉祥不打算入阁,有可能入阁当部长的党中央领袖人选包括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兼候任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副秘书长兼候任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全国署理主席兼候任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砂拉越州主席张健仁等。

消息分析,一般上人们只注意到曝光率较高的行动党政治明星,然而实际上名气略逊的陆兆福,与柔州主席刘镇东,是行动党在希盟之內的主要「外交官」,在党內佔据重要位置,若出任內阁部长一点也不出奇。

张健仁入阁不奇怪

「若平衡东西马,张健仁入阁也不奇怪,若要展现多元,霹雳州印裔行动党老將古拉也可能获钦点。」

与此同时,消息也认为,在选战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刘镇东虽败选,但相信將被委入部门行政委员会,其中最大的可能的是交通部,拥有企业背景的潘俭伟,则可能被委入经济部门。

在副部长方面,本届在柔佛古来成功守土的张念群,及弃州攻国的泗岩沫国席候任议员杨巧双,均是可能的人选。

「张念群本届大选中选,已是第三届国会议员,她上届大选南下为党开彊扩土,在国会也展现政治才华;杨巧双在之前出任雪州议会议长表现同样亮眼,本届成功中选为国会议员,相信可大展拳脚一番。」

据悉,隨著国家首次出现政权轮替,相信行政团队都將年轻化,行动党女性国会议员將有更多表现机会。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14日星期一

吴汉钧:马国为何变天

转载自《东方日报》:

马来西亚变天可谓继英国脱欧公投获得通过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飞出的另一只黑天鹅。

马来西亚在第14届全国大选迎来政党轮替,希望联盟取代国民阵线,执政联邦。这样的发展让很多人感到很震撼,变天之后的变化也让人目不暇给。

笔者在投票日前一晚到雪兰莪州八打灵再也,观察白沙罗国席希盟候选人潘俭伟办的一场群众大会。出席者众多,但场面不及槟城那种规模,粗略估计三分之二的出席者是华人。尽管八打灵再也是城市地区,华人人口众多,但马来人毕竟不是少数,希盟在选前最后一晚的群众大会吸引不到马来民众,让人以为马来选票可能回流国阵。

隔天投票结果是潘俭伟胜选,多数票高达10万6900张,他的国阵和人民党对手连按柜金都保不住。这说明,尽管马来选民没有大力支持希盟的群众大会,但他们以选票表达了强烈的求变意愿。

正是这股包括所有族群、西马和东马选民的强烈求变意愿,让国阵从2013年大选的133国席,锐减至今年的79席。对国阵来说,这确实是一场“全民海啸”。

这场“全民海啸”让选前说马来西亚不会变天的风水师和政治观察员大跌眼镜,大家认为不会变天的柔佛州变天了;大家认为仍会为国阵保江山的沙巴也变天了;就连国阵“定存州”砂拉越也有多个土著国席落入希盟手中。因此,马来西亚变天可谓继英国脱欧公投获得通过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飞出的另一只黑天鹅。

马哈迪效应发挥作用
笔者的中学华文老师在投票后发来短信说,她“很看好”会变天,因为“这次不会像以前那样,如今是一片反风”。尘埃落定后,她分享了当时“很看好”的原因:“因为强烈感觉到马来人也求变,我只要碰到马来人,在柏斯也好(据知柏斯有很多马来人游客),坐Grab也好,只要是友族,我都从他们那边知道他们很想变。其实最重要的原因还是马哈迪效应,马哈迪太了解马来人要的是什么,只要让传统马来人知道我们只是为了将来更好,不是让华人占上风而剥夺他们的权利,他们是要改变的。”

这一语道破了“全民海啸”最重要的触发因素——马哈迪。马哈迪在2016年与纳吉撕破脸退出巫统,他的儿子慕克力及前副首相慕尤丁随后被开除巫统党籍,三人联手创建土著团结党。土团党的名称中含有“土著”二字,强调了马来特权,这首先让马来人感到放心。其次,它允许非土著入党,但不能竞选党职和没有投票权;就这一点而言,尽管它不以多元种族为卖点,但它比巫统稍微开放,让华人可以安心。

华人选民最大的希望是改变,对他们来说,变天后的未来即使不会更好,应该也不会比现状差。如果马来人也确实想改变,马哈迪无疑是那个能让他们有信心和可以托付的领袖。从2013年大选成绩来看,安华领军仍然无法说服马来选民转向,而马哈迪具备22年掌政经验,加上他的民族主义背景,马来选民若要改变,马哈迪是他们唯一可依靠的领袖。而马哈迪和土团党也确实给了他们想要的保证和信心。

马哈迪等三人退党时,没有其他实力派巫统高层追随他们,使得马哈迪看起来像是过气领袖,对巫统已失去影响力。现在看来,这个超级元老退党,实已严重撕裂巫统。

前财长达因、前贸工部长拉菲达等多名巫统元老,在提名日后群起攻击纳吉和巫统,为希盟站台拉票,很可能也是马哈迪事先安排的,由这些对基层党员尚有影响力的元老,在党内四处点火,分散人心。

马哈迪5月11日公布三名内阁成员及国家元老精英委员会名单,国家元老精英委员会名单中出现了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的名字。郭鹤年在去年底出版自传,书中部分内容描绘巫统和国阵政府多年来的种族政治问题,当时就被认为是在扯国阵后腿。加上巫统资深领袖纳兹里对郭鹤年的辱骂,使得不少华人和柔佛人对巫统不满。别忘了,郭鹤年在柔佛起家,各族群民众对他还是相当拥戴的。如今看来,郭鹤年选择出书的时间点是否经过仔细推敲,舆论各有说法,但相信多少是对马哈迪和希盟当选发挥了助力。

在解散国会之前,纳吉已被诸多问题困扰,包括一马公司和联邦土地发展局的腐败丑闻、生活费高涨、纳吉夫人形象不佳等。纳吉原本分享他的养生之道,说他只吃藜麦,不吃白米,结果适得其反,被认为他与百姓脱节,不知民间疾苦,因为藜麦的价格是普通白米的21倍。

竞选期间,巫统一众领袖很少露面为纳吉助选,几乎都是纳吉一人全国跑透透。一些地方竞选团队甚至不放置纳吉的肖像和巨型看板,明显同纳吉和党中央保持距离。这些迹象说明巫统在选前已出现内乱。到了投票前一晚,马哈迪通过面簿发表全国演讲,纳吉在同一时间发表全国电视演讲,宣布若当选,26岁以下免交个人所得税这一没有实质意义的竞选承诺,让人明显看到纳吉和巫统已乱了阵脚。

马来反风促成弃保效应


马来选民怎么想,选前国阵和希盟都看不透。根据过去两届大选结果,可以断言,城市地区的选民都已转向支持在野党联盟。尽管2015年及之前的几场补选显示,华人选票回流国阵,但2015年以来的政治和民生问题多变,包括一马公司和联土局腐败案扩大、生活费飙升等,也没有补选来检验民意走向,所以不容易掌握马来人及华人选票的流向变化。

马来反风的风向标难以探测的另一个原因,是马来人不轻易透露自己的投票意向。巫统是马来人最高领导机构,几乎到了巫统等于马来人,马来人等于巫统的地步。要明言不支持巫统,对城市地区的开明马来人来说可能不难,但对半城乡和乡区马来人来说可能难以宣之于口。中青代要违背家中长辈的意愿,不把选票投给巫统,可能是可做不可言的。

当然,在选前几天的民意调查显示,马来选票可能已经出现了转向。无党派的默迪卡中心和人民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的调查机构Invoke的民调结果都显示,希盟支持率大幅上升。

如今成绩显示,这些民调结果具备一定的准确性,城市地区的各族群选票不仅没有回流国阵,国阵支持票还流向希盟及伊斯兰党。根据《南洋商报》的统计,国阵得票率仅33.8%,而希盟得票率达45.7%,伊斯兰党得票率16.9%。2013年大选,国阵得票率46.7%。今年大跌近13个百分点。换言之,国阵被纳吉拉拢伊党分裂希盟支持票的策略反噬。

当然,这也是因为马来反风狂吹的缘故。这当中以柔佛的情况最值得关注。柔佛向来是国阵堡垒区,但在本届大选,马华和巫统在柔佛上阵的多名大将落败,包括巴西古当国席的巫统及国阵柔州主席莫哈末卡立、拉美士国席的马华公会副总会长蔡智勇(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的儿子)、昔加末国席的国大党主席苏巴马廉、新山国席的巫统元老沙里尔和多名副部长级的国席候选人。

马来选民刮反风,而且明显出现弃保效应,使得国阵大败。弃保效应指的是在选战中出现执政党甲对垒反对党乙和丙时,选民因为渴望变天,为了确保乙执政,投票时必须放弃丙,而把选票都投给乙。

在国会议席方面,除了吉兰丹、登嘉楼和吉打,伊党在其他州全军覆没,弃保效应明显,不支持国阵的选民都把票投给希盟。

在州选举方面,在雪兰莪、马六甲和柔佛,选民放弃伊党;在吉兰丹和登嘉楼,选民则放弃希盟。雪兰莪伊党从2013年的15席降至2018年的一席,柔佛伊党从四席降至一席,马六甲伊党从一席降至零。

在吉兰丹和登嘉楼,希盟从2013年的一席降至2018年的零。

吉打和霹雳的结果则较不明显。在吉打,选民没有在希盟和伊党之间给出一个明确的选择,希盟得18州席,伊党15席,国阵得三席。霹雳也没有明确的民意,国阵得27席,希盟29席,伊党的三席是造王者。沙巴的情况也是如此,国阵和希盟分别得29席,国家团结党的两席是造王者。

由此可见,这一届大选,选民确实展现了强大的改变意愿,而且为了把希盟拱上台,多数州的选民在国会议席和州议席的选票上都比较谨慎,尽可能让希盟或伊党上台。

东马不再是定存州

更让人惊讶的是,沙巴和砂拉越选民对国阵的支持出现戏剧化逆转。砂拉越前首席部长泰益玛目在位30多年,曾被指涉嫌诸多腐败案,民望不佳,一度被认为会成为国阵的负资产。他在2014年卸任,接班人阿德南改变政策,深获州民支持,使得2016年州选举华人选票回流国阵,削弱了反对党在该州的实力。虽然他在位两年多即病逝,但接班人阿邦佐哈里延续其政策。

因此,一般相信,砂拉越选民在本届大选会支持国阵续任联邦政府。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国阵无法收复华人选区,甚至一些土著人口居多的偏远地区国席,如玛士加丁(Mas Gading)、婆罗洲高原(Puncak Borneo)、砂拉卓(Saratok)和实兰沟(Selangau),都落入希盟手中。鲁勃安都(Lubok Antu)和如楼(Julau)则由独立候选人胜出。

沙巴人民复兴党是巫统前副主席沙菲益阿达退党后所成立的沙巴本土政党。沙菲益是沙巴东海岸仙本那巴瑶人,尽管一般相信他能吸引到土著选民的支持,但他和民兴党真正的支持率有多高,选前无法确切把握。

另一方面,由于马哈迪在位时曾在沙巴推行“身份证计划”(Project IC),将穆斯林人口引进沙巴,使得原本占多数的卡达山杜顺人口比率降低,改变了沙巴的人口结构,进而改变沙巴的政治格局,导致部分沙巴人对马哈迪不满。

观察家原本以为,沙巴选民未必会支持同希盟结盟的民兴党,岂料民兴党最终获得与国阵旗鼓相当的州议席,更贡献了14个国会议席予希盟,国阵仅拿下11国席。

国阵在东西马的堡垒区一一被希盟攻破,导致它在本届大选落败。反风刮到这些堡垒区和内陆偏远选区,说明纳吉政府的种种问题所导致的民愤,远超巫统和国阵的预期。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继续阅读...

一馬公司醜聞滾雪球 斷送納吉仕途

转载自《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郭朝河吉隆坡特稿)馬來西亞前任首相納吉率領的國民陣線5月9日在大選中落敗,首次失去了執政61年的中央政權,原因之一是希望聯盟在選戰中持續抨擊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的洗錢醜聞。

策略性開發公司「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是納吉(Najib Razak)於2009年就任首相後,在他倡議下於同年成立由政府完全出資擁有的投資公司,以配合他推行的「一個馬來西亞」(1Malaysia)的經濟轉型計劃。

一馬公司由納吉擔任主席,主要希望建立全球夥伴關係,促進外商直接投資,為國家帶來經濟成長動力。當時,一馬公司涉及幾個高知名度的項目,如敦拉薩交易所、敦拉薩交易所的姊妹項目「馬來西亞城」(Bandar Malays ia)、與3座獨立發電廠。

不過,到了2014年初,馬來西亞國會議員潘儉偉開始揭露,一馬公司尚未提交截至2013年3月的財政年度帳目,而且最後一個帳目報告日期是2012年3月31日。他質疑為何一個擁有數十億令吉、由財政部100%持有的政府公司,竟然在將近一年後仍無法交出經審核的財務報表。

同時,一馬公司董事會也沒有每年按時召開常年股東大會,也沒有向馬來西亞企業注冊局(ROC)申報年度收益,甚至未在指定期限內提交經審核的帳目,潘儉偉認為這已觸犯1965年公司法令第169(1)及第171(1)條文。

重要的是,當時一馬公司自成立以來就合作的安侯建業(KPMG)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突然解約,取而代之的是剛受委任的德勤馬來西亞(Deloitte Malaysia)。

解約的原因不明,但潘儉偉發現安侯建業在一馬公司於2010年的首個財務報表中,曾提出一項「需關注事項」,即它曾與沙烏地石油國際公司(PetroSaudiInternational)進行一項10億美元的神秘投資計劃,隨後將其轉換成期限少於6個月的12億美元貸款。

不過,這個「需關注事項」隨後在財務帳目中莫名消失,而當時一馬公司卻仍然透過許多舉債方式要收購發電廠及發展許多計劃,潘儉偉認為事有蹊蹺,多次在媒體揭發公司可能有弊案,但由於馬來西亞媒體幾乎都由執政黨控制,且有許多箝制言論自由的法令,因此幾乎每次都不了了之。

直到2015年7月2日,美國「華爾街日報」揭露,納吉可能將一馬公司的7億美元公款匯入自己的私人帳戶,才掀開這家公司負債累累與營運紀錄糟糕的真相。

之後國內外媒體大幅報導相關新聞,但納吉否認犯錯,並宣布要起訴相關媒體。他甚至透過內政部宣布,由於馬來西亞媒體The Edge旗下的兩份刊物The Edge周刊及The Edge財經日報,刊登納吉涉嫌挪用一馬發展公司公款的報導,涉嫌破壞公共秩序安全,決定停止兩家報紙出版許可證3個月,引發軒然大波。

隨著國內要求調查弊案的呼聲越來越高,當時副首相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頻頻在公開場合呼籲,希望這起涉及龐大數額的舞弊案能獲得透明調查,納吉在2015年7月28日重組內閣,除了撤換4名正副部長外,也將副首相慕尤丁革職,令全國震驚,也讓納吉涉及挪用公款的一馬公司風波正式引爆。

當時,由馬來西亞反貪污委員會、大馬皇家警察及國家銀行組成專案小組,負責徹查這起弊案,過程中一度宣布凍結6個與一馬公司有關的銀行戶頭,並從2家銀行取走17個戶頭資料。

但之後負責調查此案的檢察總長阿都干尼(AbdGhanibin Ahmad)突然「被辭職」,而馬來西亞反貪污委員會主席阿布卡辛(Abu Kassim Mohamed)也傳出突然放假一週,讓大馬人民對這起案件增加更多揣測。

雖然納吉一直沒有正面回應此事,僅透過政府單位解釋7億美元其實只是政治獻金,捐獻者是一名來自中東的人士,是沙烏地阿拉伯王室人物。但對於捐款的目的,一直沒有統一的說法。

之後美國、瑞士、新加坡及盧森堡等國的調查單位都在調查一馬公司如何透過發展計劃,挪用龐大資金或涉及洗錢活動,而當中也揭發馬來西亞富商劉特佐在過程中協助洗錢。2016年7月,美國司法部正式啟動訴訟,把一馬公司被挪用的、位於美國的資產10億美元充公,並在文件中透露,有一個「馬來西亞一號官員」操縱裡頭的金錢流向。

2017年8月,美國司法部對一馬公司洗錢案的調查升級,並確認轉為「刑事角度」追查涉嫌購買房產、藝術品、珠寶和其他資產、金額達73億令吉的弊案。

其中,美國司法部之前已3次透過民事訴訟方式,向一馬公司追討分布在全球總值大約73億令吉的財物,其中包括在紐約、倫敦的豪華房產,電影製作公司、私人飛機和遊艇等。

雖然納吉依舊矢口否認,並為了防堵馬來西亞人民繼續討論一馬公司,更在今年4月初草草通過並實施全球第一個「假新聞法」。但希望聯盟在選戰中持續不畏懼地猛烈抨擊一馬公司洗錢醜聞,讓納吉的聲望不斷下滑,最終斷送了他與巫統的長期執政。(編輯:郭中翰)1070512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13日星期日

《紐時》:敦馬不算民主鬥士 大馬變天給東南亞希望

转载自《大马快报》:

(華盛頓12日綜合電)美國《紐約時報》周六大篇幅報導有關大馬新政府的新聞。《紐約時報》指出,一個國家在選舉中,普遍存在著擁有長期搞種族分裂的民粹主義強人。但敦馬哈迪得以執政,並非因為有如在匈牙利、印度、菲律賓般,在大選時,大力煽動民族主義。

反之,馬哈迪是多元種族的反對派的領導者,令一個向來揚言若不繼續執政,馬來人會失去政權的國陣政府,在今次大選中慘敗。

公共政策分析家林德宜博士說,在這次大選中,「出現了多元種族的大海嘯,抗議貪腐、經濟管理不當和政治濫權。」他續說,「它避免了種族和宗教間的仇恨和惡語相向。」

在今次大選中落選的政治分析家、民主及經濟事務研究中心(IDEAS)前總執行長旺賽夫(Wan Saiful Wan Jan)說:「獨立以來,這次是大馬政治史上最重要的時機。它為政治競爭鋪平了道路。」

報導指出,有人指,希望聯盟里有改革派、民族主義者、伊斯蘭主義者、少數民族,以及曾被反對派視為政敵的馬哈迪,難以打倒國陣政府,但選民對國陣政府的憤怒,令希望聯盟在大選中大勝,也使92歲的馬哈迪再度掌權。

而大馬的變天,令東南亞其他國家帶來希望。東南亞部分國家,仍基於民粹主義獨裁政權治國。

報導說,馬哈迪曾是一個讓政敵進入監獄、馬來種族主義擁護者,但今次他超越種族,為希望聯盟投下一票,足令人民另眼相看。公正黨候任國會議員法米說,「今次大選是讓我們團結,不是拆散我們」。

報導說,就連曾視馬哈迪為終極政敵的人,也對他看法改變。行動黨候任國會議員潘儉偉說,「我相信他,因為在這時候和他的年齡,他較看重給大馬人民留下正確的政治遺志,並希望名留青史。」

但《紐約時報》說,儘管如此,馬哈迪看來還不是民主的代表。促使希望聯盟與馬哈迪之間的合作,是納吉在擔任首相9年間,被指涉及無數的貪腐行為。

文/圖:紐約時報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11日星期五

2018年5月10日星期四

谢谢马来西亚人民



继续阅读...

获逾十万多数票 潘俭伟创大马历史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10日讯)民主行动党宣传主任潘俭伟在本届大选白沙罗国会议席中,获得10万6903张多数票,创下我国最多大多数票的历史。

他在三角战中,打败国阵马华候选人何国胜及人民党候选人黄文强。

他在13万6280张选票中,获得12万1283张,占了78%,何国胜获得1万4380张,黄文强仅获617张。

白沙罗国席原称八打灵再也北区国席,也是在选区重划后,拥有最多选民的选区,共有16万4322名选民,潘俭伟成功捍卫这个国席。

另一方面,槟州打昔牛汝莪国席是最少多数票的议席,国阵原任议员拿督沙布丁仅以81张多数票,捍卫这个议席。

在该区5万1904张选票中,他获得1万847张票,对手希望联盟人民公正党候选人马祖基获1万8466张票,伊斯兰党候选人里扎或1万4891张票。

此外,在浮罗交怡国席胜出的希盟主席敦马哈迪医生是本届大选最年长的国会议员。

他获得1万8954票,大多数票8893张,国阵巫统候选人纳华威获1万零61票,伊斯兰党朱比尔5512票。

最年轻的国会议员是在峇都国席告捷的独立人士帕峇卡兰,他现年22岁,是法律系学生。

他获得3万8125张票,大多数票有2万4438张,国阵民政党候选人拿督刘华才博士获得1万3687张票,伊斯兰党阿斯哈亚雅获得1万零610张票,独立人士班加慕迪383票。#


继续阅读...

雪兰莪白沙罗国会议席10万6千903张多数票



10万6千903张多数票!
雪兰莪白沙罗国会议席,行动党潘俭伟以超过10万张多数票K.O.对手!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9日星期三

非正规选举成绩现场直播



日期:2018年5月9日(星期三)
时间:傍晚5点
地点:八打灵再也SS2/61篮球场


继续阅读...

潘俭伟:有选民排队时因心臟病去世

转载自《东方日报》:

希盟白沙罗国会议席候选人潘俭伟表示,拉吉夫的选区八打灵再也Gardens School , 有一华裔男性选民在排队准备投票时,因心臟病去世。

据悉,该名中年男子是今早9时至9时30分之间与妻子在投票站排队时,怀疑因心臟病去世。

一名目击者表示,据了解,当救护车抵达时,救护人员也花了一点时间寻找男选民的位置,然后就听见许多选民大声喊医护人员来急救,儘管医护人员在现场急救,但男子已不幸逝世。

据了解,在现场的警方已经用黄色警卫线把尸体围起来,不让人靠近。

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日在今日5月9日举行,这次共有1494万名具投票资格的选民,当中有超过137万为首投族。

投票站开放时间为早上8时至下午5时,惟有民眾从大清早约7时许就在投票站外排队等候。


继续阅读...

PJ東區草場希盟之夜最後一場場面浩大

转载自《中国报》:


許多民眾出席希盟在八打靈再也一帶舉行的大型講座會,人潮洶湧。

(八打靈再也8日訊)第14屆大選競選期邁入尾聲,眼看大選投票日即將來臨,希盟作最後衝刺,於雪州八打靈再也東區草場舉行選前最後一場大型講座會,場面浩大。 希盟行動黨白沙羅國席候選人潘儉偉作為壓軸演講人,他說,若人民不想要盜賊政治人物領導大馬,就應該投票支持希盟,藉此為希盟拉票。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8日星期二

希望联盟大型讲座会



日期:2018年5月8日(星期二)
时间:晚上8点
地点:八打灵再也市议会东部草场(Padang Timur MBPJ)

确切地图请点:https://goo.gl/maps/frHVD5ePdVA2
开车人士请点:https://www.waze.com/livemap

公共交通

Moovit公共交通乘車助手: https://moovitapp.com/
(呼吁大家乘搭公共交通前往,除了避免造成交通拥堵,也爱护地球人人有责,你懂的)

PJ01 巴士路线图 (Taman Medan to Universiti Hospital) :http://www.mypublictransport.com/2016/02/pj01-taman-medan-taman-bahagia-lrt.html

PJ02 巴士路线图(Taman Jaya LRT Station to SS2): http://www.mypublictransport.com/2016/02/pj02-taman-jaya-lrt-station-ss2.html

T640 巴士路线图 (Taman Jaya LRT Station to Taman Sri Sentosa) :
http://www.mypublictransport.com/2016/02/t640-taman-jaya-lrt-station-taman-sri.html

【轻快铁】https://www.myrapid.com.my/traveling-with-us/how-to-travel-with-us/rapid-kl/monorail-and-lrts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7日星期一

《一马窃国志》第三集:澳洲名模——米兰达·可儿



来了来了!《一马窃国志》最终章——以后还有没有续集,要等到大选后才知道了!

话不多说,马上来看有美好风景线的这一集,八卦新闻主播 Tony Pua 带你认识澳洲名模米兰达·可儿!她为什么跟马来西亚扯上了关系?全因一个人☝️啊~


继续阅读...

《一马窃国志》第二集:粉红钻石与豪华游艇(及其他!)



《一马窃国志》第二集来了!

来看看三Suku电视台的主播、还有名侦探潘夏洛 Tony Pua,到底发现1MDB公司的钱(也就是我们人民的钱)都用来买了什么东西!

这些东西的价钱到底有多荒唐?看了就知道!


继续阅读...

《一马窃国志》第一集:26亿令吉“捐款”的故事……



1MDB一马公司的故事听多了,但你知道从头到尾是怎么发生的吗?看完这个就知道了!

来看潘夏洛侦探告诉你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其他语言的版本,就在Democratic Action Party页面喔,欢迎关注!
看完了,记得分享给全马来西亚的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5日星期六

若一馬醜聞清白“退選回家種玉蜀黍”.

转载自《中国报》:

(北干那那4日訊)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挑戰有關人士拿出證據,如果能夠證明沒涉及一馬公司醜聞的清白,那么他將退選,回老家種玉蜀黍。


潘儉偉說,針對一馬公司醜聞,無論是反貪會、警方或總檢察署,皆異口同聲指原任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是清白。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2日星期三

潘俭伟驾到金马仑



继续阅读...

希盟雪州适耕庄大型演讲

转载自《当今大马》:

驱车通往雪州西北部的适耕庄,大道两旁国阵的天秤旗帜密集地夹道欢迎,而蓝眼旗帜则零星地在其中飘扬。

拐弯驶入适耕庄的华裔小镇,迎面而来的拱门牌坊原是行动党原任议员黄瑞林双手比“赞”向您微笑,现已插满深蓝旗帜将之覆盖。

希盟昨晚在雪州边缘选区适耕庄举办大型演讲,多名举国皆知的政治领袖来到,为原任适耕庄议员黄瑞林站台加持。

距离步行不到5分钟之处,国阵架起演唱会等级的豪华舞台互相较劲,现场不仅设有免费自助餐、歌手演唱表演及抽奖活动,更派发高达2万5000令吉的现金奖,吸引大批村民聚集。

适耕庄原是一个恬静的鱼米之乡,昨晚变身成为一座不夜城。直至午夜12点,仍旧有近1000名村民聚集在国阵大型活动现场,等待这份巨额抽奖的结果。

“我要感谢所有村民今晚的盛情支持!我们今晚总共筹得15万,而我们决定把其中的2万5000令吉作为现金首奖回馈给大家!”

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尤诺斯(Jamal Md. Yunos)在舞台上宣布这项新增的现金奖时,台下民众激动地欢呼。

临时增2万5000现金奖

这项抽奖活动只限适耕庄村民参与,获奖者必须先透过主办单位检查身份证后,方能上台领奖。

最终,一名适耕庄C村的华裔村民获得这分巨额现金大奖,主持人说:“恭喜你得到了2万5000令吉的现金!你会不会肯定肯定支持国阵呢?”这名村民点点头,笑得合不拢嘴,说不出话来。

同一晚上,适耕庄州议员服务中心前的广场上,希盟架起临时帐篷及舞台,现场超过1000人聚集,筹得1万1752令吉。

当晚,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行动党署理主席哥宾星、希盟峇吉里国席候选人杨美盈等人皆远道而来,为选情危机的黄瑞林加持助阵。

附近的咖啡店桌椅也坐满行动党支持者,不少村民骑着摩托车前来,因找不到座位而索性坐在摩托车上聆听;而住在街道上的街坊也打开窗户在楼上观看演讲。

黄瑞林:选情告急!

黄瑞林维持他以往七情上面的演讲风格,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激动地比手划脚地说:“选情告急!十万火急!等你救急!”

他向在场选民解释说,本届选举适耕庄将面临严峻的选战,伊党候选人前来“轧一脚”形成三角战,加上马华候选人李奕渊的竞选资源雄厚,以及选区重划及幽灵选民问题,若大家不积极“救急”,希盟很可能将会输掉此席。

“你知道吗?马华很有钱!他们在这里做演唱会,今晚国阵的那个舞台要价将近10万(令吉)。他们不止请村民免费吃,还有幸运抽奖!”

“不过,我相信我们的村民是很有骨气的。你们可以去那里吃没关系,吃完了再过来听演讲,继续共同为改朝换代努力!”

希盟大型演讲活动的观众以华裔为主,黄瑞林以福建话参杂华文,幽默逗趣的方式讲述自己在2004年担任州议员至今的种种事迹,台下观众听得颇有共鸣,频频拍手喝彩。

自助餐迅速抢食一空

当晚,国阵架起的大型舞台设有LED背板荧幕、舞台聚光灯、演唱会等级音响及专业音控台,台下摆设近百张桌子,邀请适耕庄村民前来免费吃晚餐。

数十张大桌子上摆满早已烹饪好的自助餐,超过500名村民在活动开始前就抵达现场。而随着主持人宣布活动开始,现场的丰盛美食在半小时之内已被抢食一空。

除了自助餐之外,活动场地两侧也设有免费任吃的美食摊位。其中,挂着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头像的“DSJY 汉堡包”摊位中,工作人员一人同时煎着30个汉堡,忙得不可开交。

舞台上,政治演讲穿插着各族著名歌手及乐团的表演;舞台下,则摆着幸运抽奖礼物包括一辆摩托车、双门电冰箱、电视机、微波炉、搅拌机、电饭锅、礼篮等礼品。此活动人潮巅峰时期达到超过1200人,主要为华裔及巫裔村民,亦有少数印裔身影。

嘉玛接受《当今大马》询问时强调,他不曾为此竞选活动提供任何金钱赞助,巫统大港区部也没有提供任何金援,当晚活动所需的款项皆是依靠适耕庄街坊慷慨解囊而来。

选区重划巫裔成关键

黄瑞林在2004年首次攻克适耕庄州席, 并在2008年及2013年两度胜选蝉联。不过,他在2004年及2008年只是低空飞过,仅分别以344张及190张多数票两度险胜马华。

根据上届大选资料,黄瑞林主要在华裔聚集的村落获得显著的支持率,在巫裔地区则表现稍显逊色。2013年全国华裔反风旺盛,黄瑞林以2239张多数票或13%多数票成功守土。

随着选区重划的落实,适耕庄的华裔选民从原有的57%下降到53%,而巫裔选民则由39%增加至44%。这场黄瑞林对垒李奕渊的适耕庄之战中,巫裔选民的投票倾向或将成为决定性的因素。


继续阅读...

2018年5月1日星期二

超级星期一讲座热爆 槟雪粉丝赴安顺捧场倪可敏

转载自《光华日报》:


希联“超级星期一”安顺政治座谈会魅力绽放,吸引远自槟城和雪州的粉丝也到场,中为潘俭伟和倪可敏。

(安顺29日讯)希望联盟“超级星期一”安顺政治座谈会魅力绽放,吸引2000人齐聚安顺,包括远自槟城和雪州的粉丝也到场支持!

昨晚希望联盟在武当山玄武宫玄天上帝九皇大帝和美罗路十二碑保安宫,同时举办政治座谈会,演讲者包括安顺国会候选人倪可敏、巴硕伯达玛候选人添仁纳都、白沙罗国席候选人兼行动党雪州州主席潘俭伟、巴生新镇州议席候选人拿督邓章钦,以及行动党署理主席哥宾星等。

现场出席聆听演讲的民众将庙宇内外包围得水泄不通,直至晚上11时许大会宣布民众人数已达2000人,而现场希望联盟持续为竞选筹款,合共筹获1万4261令吉。

来自槟城的粉丝更是带着州旗来到现场,让倪可敏在旗帜上签名留念。同时,出席的民众都纷纷要求与倪可敏合影,惟时间紧迫的关系,倪氏要赶往下一场座谈会,因此来去匆匆无法多加逗留。

倪可敏在台上赞扬槟州和雪州政府推行的多项惠民政策时,台下来自这两州的民众都拍掌及兴奋地挥动州旗来和应。

倪可敏昨晚演讲时也呛选委会只剪希望联盟竞选横幅上的希盟主席敦马哈迪肖像和名字,但是却没有对国阵印有中国领袖照片的竞选横幅采取行动。

他指出,这显示选委会已经成为国阵的傀儡,但这没关系,选委会要剪去敦马的肖像和名字没关系,今天在安顺又挂了10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