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29日星期三

选民登记运动

您是否已登记为选民?

让我们齐来履行马来西亚人的责任,确保本身在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拥有宝贵的投票权!

这个星期五/周末,我们的团队会在One Utama 展开新选民登记运动!

如果您是年满21岁以上的马来西亚人,但名字还未在选民册,欢迎前来登记,仅需携带身份证正本和副本。

欲查询选民资格者可浏览选举委员会网站确认: https://pengundi.spr.gov.my

到时见!


备注:
* 由于选委会依季度处理资料,登记程序可能长达三到六个月之久。处理表格之后,任何新登记之名字都将公告让各方检查(并对可疑之登记提出反对),若没有问题,才会获接纳进入选民册,并颁布宪报。



继续阅读...

联邦土地局股票课题 已带上新国国际仲裁庭

转载自《光华日报》:

掌管经济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指出,联邦土地局及印尼PT Eagle High(EHP) 股票的课题已经带上新加坡国际仲裁庭处理。

他说,为了尊重案件审讯,无法针对案件详情提供进一步详情。

他是在书面回应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要求首相说明联邦土地发展局购买印尼PT Eagle High(EHP) 股票的主要条件以及向该公司索回5亿500万令吉投资的进展。

联邦土地发展局于2016年杪与印尼PT Rajawali Corp签订收购雅加达上市公司PT Eagle High的 37%股权,引起多方揣测。,一些组织甚至要求政府阻止该机构收购的举动。

前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曾于去年表示,时任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曾指示联土局以高出市价投资一些产业加剧联土局的财政状况,例如比当前市场价格高出96%购买Eagle High。

联土局总监拿督奥斯曼较后也于去年4月份向商业罪案组投报,指时任首相兼财长拿督斯里纳吉指示联土局收购EHP的37%股权。



继续阅读...

2020年7月28日星期二

纳吉7罪全成立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8日讯)法庭今日宣判前首相纳吉的SRC案7项罪名成立,在政坛上沉寂许久的前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称,过去的苦难全都值得了。

拉菲兹在推特发帖表达感受,称他如今鲜少针砭时事,但看到纳吉被定罪的新闻仍感慨万分。

“我现在已经很少评论时政,但我在曾经担任国会议员时,花了好多年,站在前线处理一马公司和SRC国际公司的弊案。”

“那些年我不曾奢望什么,不过我今天确实感受到,过去那些痛苦现在全都值得了。干得好,马来西亚!”

拉菲兹在国阵执政时期曾揭露国家养牛公司弊案,因为过程抵触《银行及金融机构法令》惹上官司,被判泄露银行资料罪成。虽然后来在高庭上诉得直,但拉菲兹2018年因为这项罪名而失去参选资格。

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沈志勤也贴文说,包括他、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玛丽亚陈、曼迪星等人,过去都因揭发1MDB案而被对付、被控上法庭。

“今天我们感到释怀了,因为最大的窃贼被证明有罪,胜利属于真理和正义,不后悔与纳吉作战!”

此外,行动党领袖也在社交媒体表达感想,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在推文中表示,纳吉遭定罪如同为全体马来西亚人伸张正义。

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则上载一张,他购买零食“Super Ring”(芝士圈)的照片来调侃纳吉。

纳吉此前常在社交媒体上载照片,以吃Super Ring零食来调侃希盟。

巫青团长拿督阿斯拉夫在推文则称,巫统尊重司法与高庭判决,还可以向上诉同机联邦法院提出上诉,不会像公正党与希盟。



继续阅读...

林冠英遭受迫害的奇案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2020年7月27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评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你在最近这几个月,一直有在关注巫统领袖丶或者你在社交媒体上有听到国阵网络兵团的言论,以及阅读主流媒体的新闻报导和评论,你就不难发现他们都在利用槟州海底隧道事件,竭尽所能地污蔑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和前财政部长林冠英。

你可能会认为,鉴于此事被“炒作得沸沸腾腾”,有关丑闻必定与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般同样严重,林冠英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都是一样的。
毕竟,无风不起浪,不是吗?

事实上,这正是国阵和当前国盟的策略,希望你和一般民众都这样想。因此,假使他们,包括网络兵团丶亲国盟的主流媒体,加上大马反贪污委员会(MACC)这种调查机构看似例行公事的协助下,已 拼命捏造出足够的“疑点”,即便是民主行动党的最中坚支持者也开始起疑。

在这种情况下,有关人士已成功制造出一种假像,包括总有一些被捏造出来的疑点会让人去相信它。

坊间正流传,巫统加入国盟政府的其中一项条件是重启槟城海底隧道的案件来对付林冠英。是的,“重启”,乃因反贪会已在2018年11月调查这起案件,并以指控不成立为由而正式结案。

因此,我们最近看到反贪会又非常忙碌了。他们逮捕了林冠英的一名前助手,传召多位槟州政府的行政议员进行盘问,并且在过去一周,对林冠英本人展开3天的长时间盘问。

可笑的是,被盘问者都感到有些困惑。他们都被要求花很多个小时来确认州政府的会议记录,这些文件(正确地)记录了海底隧道合约的招标和授予过程。然而,这些“嫌疑人”包括林冠英,都没有直接或间接地被问到是否涉及任何不当的运用资金丶贿赂和利益。

当甚至没有任何证据指向资金交换或转移,你要如何调查所谓的“贪污”或“洗钱”案件呢?

以纳吉为例,他被指控挪用了源自SRC国际公司的4千200万令吉,其中一部份是款额用于支付其信用卡账单,以及其妻子罗斯玛在夏威夷购物。 纳吉还被指控在其个人银行帐户中至少收到26亿令吉,而根据美国司法部的追踪,该款项源自一马公司。

在纳吉的案件中,很明显地点出了涉嫌贪污行径的证据──现金。 而在林冠英的案例,尽管“耍了一轮大龙凤”,但所谓的现金或涉及利益的指控都 是不存在的。

但以上种种,对于那些要玷污林冠英个人形象,以及削弱民主行动党和希盟的声誉和诚信的人来说都不重要。

举个例子,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郑丁贤就在其上周五的专栏文章中,以《冠英和纳吉,同是天涯沦落人》为题。

在纳吉的案件中,法庭已作出简易判决,谕令纳吉支付16亿9千万令吉的未缴付税款。 法庭作出的判决说明了纳吉一直在逃税,款额高达数以十亿令吉。但 在林冠英的案例中,他只被反贪会要求提供声明,甚至没有提出任何诉讼,也没有立案。

可是,星洲日报的副执行总编辑却认为把纳吉和林冠英并置为“对等”是适当的,这显然带有诱使读者判断林冠英有与像纳吉一样涉及有罪和丑闻的恶意意图。够聪明和狡猾,对吧?

事实上,巫统丶国阵和国盟,以及他们的“媒体拉拉队成员”,正拼命地捏造一个案件来对付林冠。尽管掌握了政府工具的全部权力,但讽刺的是,他们却无法找到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滥用权力,贪污或刑事违反信托(criminal breach of trust)的任何案例 。

尽管林冠英担任财政部长将近2年,但他们却没有找到任何林冠英滥用权力的证据 。我毫不怀疑,自新政府上台以来的过去几个月中,有关当局不停地挖掘并寻找任何可用于指控林冠英,或至少是破坏其名誉的事项。

但是,他们显然什么也没有发现,没有朋党的合约丶没有滥用程序丶没有豪华的私人购物假期。 因此,他们必须“重启”调查海底隧道的案件。

为何反贪会之前要结案? 理由很简单,因为有关计划是通过公开招标得标的。它是一个以州秘书为首的委员会评估,即一名公务员,而不是林冠英。州政府并没有为海底隧道计划支付过一分钱,只有等到承包商Zenith Construction Sdn Bhd 获得所有必要的规划和环境评估批准,以及执行项目所需的资金後才开始付钱。

我对我们眼前正在发生的政治滥用权力感到厌恶。我也讨厌那些迎合这个政府的媒体人。现任政权和我们在2018年成功推翻的那个纳吉政府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因此,一线希望是,如果我们能够推翻被认为是全能的纳吉政府,那么,可以确定的是,我们也一定可以击败国盟政府的政权。


继续阅读...

2020年7月25日星期六

人民被误导 领袖涉贪巫统仍有30%铁票



虽然贪腐官司缠身,但前首相纳吉仍有不少忠心的支持者。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周五接受新加坡媒体公司iwonder采访时透露,这其实与巫统在我国近30%的忠实追随者有关。


继续阅读...

2020年7月24日星期五

纳吉获禁令阻发视频 潘俭伟上诉遭驳

转载自《光华日报》:

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不服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阻止他发布一段被指具诽谤意味的视频,所取得的临时禁令,因此提出上诉,惟联邦法院今日(23日)批准纳吉的初步反对,裁定潘俭伟的上诉在主诽谤诉讼不复存在后,仅剩学术意义,而不予以答复。

以马来亚大法官丹斯里阿兹哈为首的三司一致裁决,此上诉仅剩学术意义,以及根据已确立的一般原则,法庭不会答复学术课题。

纳吉的代表律师拿督哈法利赞在初步反对中,要求法庭驳回这项上诉,理由是它仅是学术课题,因为主诽谤诉讼已不复存在。

阿兹哈说,随着昨日的另一组联邦法院法官,也已驳回潘俭伟就上诉庭去年的裁决,所提出的上诉准令申请,上诉庭的裁决将保持原状。

上诉庭当时是批准纳吉撤回他向潘俭伟所提出的诽谤诉讼。


继续阅读...

2020年7月22日星期三

7月24日傍晚6时iwonder访谈直播



一馬案記錄片 《盜國賊們》25日免費看

转载自《光明日报》:

(八打靈再也21日訊)紀錄片播映服務供應商iwonder將從7月25日午夜12時起的48小時,免費讓大馬所有國人觀賞內容涉及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案件的紀錄片《盜國賊們》(The Kleptocrats)。

iwonder首席執行員詹姆斯聲稱,在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涉及的1MDB案件下判前,該公司希望所有大馬人都有機會觀賞到此紀錄片。

他表示,在上述時段,國人不必提供任何登入或付費資料,即可免費觀賞上述作品及其他超過1000部紀錄片。

有興趣觀賞的人士可從7月25日(星期六)午夜12時開始,在官網iwonder.com登記,無需輸入信用卡或其它付費資料,從7月25日至27日午夜12時免費觀賞。其它紀錄片則包括《馬航MH17客機被擊落事件》、《大馬謀殺案》、《吃掉動物》(Eating Animals)”及《國王畢比》(King Bibi)。

在播映前,行動黨宣傳秘書兼白沙羅區國會議員潘儉偉也會在iwonder直播發表演講,談論他參與紀錄片的點滴及即將下判的案件。

觀眾可在7月24日下午6時,通過iwonder的臉書(www.facebook.com/iwonderHQ)觀賞其訪談直播,訪談結束後,錯過直播的觀眾也可在接下來的周六日觀賞重播。


继续阅读...

2020年7月21日星期二

与中国合作,调查1MDB及东铁计划的洗钱指控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0年7月21日(星期二)发表文告:

马来西亚政府必须寻求中国各造的协助,以调查一马发展公司(1MDB)和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涉及洗钱活动的指控。

在2020年7月16日 (星期四) 的文告中,我已要求马来西亚财政部和国家银行必须调查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CBC)协助来自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政府的资金,通过中国、香港、科威特和马来西亚,至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来洗钱的指控。

作为背景,截至2017年5月,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中国交通建设公司(CCCC)签署了总价值550亿令吉ECRL项目的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

截至2017年6月,马来西亚已通过中国进出口银行 (Exim Bank of China) 所提供的贷款向CCCC支付了19.143亿令吉和另外的173.20亿人民币。

上个月,《砂拉越报告》记者凯丽鲁卡瑟(Clare Rewcastle)揭露了中国公司如何“购买”一马公司位于槟城产业的资金流向。

根据门户网站的信息,我们现在知道:

1. 2017年8月28日──72亿7千950万人民币,从香港的Multi-Strategic Investments Limited(MSIL)转移至科威特Al-Asbah International General Trading(一家实收资本为1千350美元的公司)。 MSIL是振华工程有限公司 (Zhen Hua Engineering Co Ltd) 全资持有的子公司,而振华工程有限公司也是CCCC的全资子公司。

2. 2017年8月27日-──72亿7千950万人民币,从Al-Asbah International General Trading公司转移至其唯一股东即Sheikh Sabah Jaber Al-Mubarak Al-Hamad Al-Sabah的个人账户。

3. 2017年8月30日──42亿5千300万人民币,从Sheikh Sabah转移至丝绸之路东南亚房地产有限公司(Silk Road Southeast Asia Real Estate Limited)。

4. 2017年8月30日-──42亿5千300万人民币,从Silkroad Southeast Asia转移至Sentuhan Budiman 私人有限公司,后者是财政部持有一马公司亚依淡土地的全资子公司。

5. 2017年8月30日── 19亿5千万人民币,从Sentuhan Budiman公司转移至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作为一马公司债务偿还协议的一部分。

6. 在2017年9月至2018年3月之间,Sentuhan Budiman公司的收据的余额已用于偿还一马公司其他债务的利息。

请参考以下资金流程图:


关键的是,上述的所有交易都是由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CBC)所促成。

在短短3天内,数十亿人民币从香港ICBC转移至科威特的ICBC,再到吉隆坡的ICBC,乃至阿布扎比的ICBC。

鉴于国际上对一马公司的审查,有关交易完全是以人民币进行,这显然是为了规避对美元反洗钱转移的检测。

因此,我们呼吁马来西亚政府通过外交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寻求中国政府的官方援助,以协助调查上述指控。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2年发起了一场备受瞩目的运动,以针对涉嫌腐败的政党、政府、军方和国有公司官员。

该运动导致了全国数百名官员的调查和起诉。

他在中国反腐败的成功斗争几乎具有传奇色彩,并且已成为其他国家与腐败斗争的基准。

鉴于在希盟政府执政期间建立的马来西亚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密切关系,我们相信中国将为调查此案提供一切必要的支持。

毕竟,所涉嫌在此案的指控已损害了两国的声誉;况且,该调查与习近平主席的反腐败活动相一致,能确定有关公司是否参与了非法,腐败或洗钱活动。
潘俭伟


继续阅读...

2020年7月17日星期五

涉嫌1MDB国际洗钱活动 財政部和国行该查ICBC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0年7月16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随着更多证据的涌现,财政部和国家银行必须立刻对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CBC)涉嫌推动国际洗钱活动一事展开调查。

在过去两个月,《砂拉越报告》以调查性报道著称的记者凯丽鲁卡瑟(Clare Rewcastle)开始揭示新的线索和新的证据,她揭露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如何与刘特佐串通,在与特定中国公司合作的项目上抬高价格,从而掩盖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丑闻。(1)

我们一直以来都怀疑,当时国阵政府的550亿令吉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和苏里亚战略能源有限公司(Suria Strategic Energy Resources)总额达100亿令吉的双管道项目(twin pipeline projects)授予中国交通建设公司(CCCC)和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CPPB),就是从马来西亚政府窃取资金,以掩盖和偿还一马公司债务的渠道。

当希盟于2018年掌权时,我们也发现一马公司以42.5亿人民币(27亿令吉)的价格,把位于槟城共达234英亩的亚依淡(Air Hitam)土地,卖给了位于开曼群岛的丝绸之路东南亚房地产有限公司(Silk Road Southeast Asia Real Estate Ltd)。(2)

买卖合约是由丝绸之路东南亚公司的科威特代表Saud Abdulmohsen在2017年8月签署。

令人惊讶的是,尽管已全额支付了42.5亿人民币,却没有任何把这片234英亩的优质土地转让给新业主的後续行动。相反的,一马公司收到的资金几乎全部用于偿还该公 司拖欠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的12亿美元债务。(3)

直到最近,尽管基于所涉及的时间和金额,皆被强烈怀疑当中牵涉到全球的洗钱活动,但却因为缺乏具体的证据,能把这些与中国各造进行的项目,以及一马公司为了偿还其债务而对该公司位于槟城的土地进行了可疑的“处置”联系起来。

然而,这已不再是现状。

根据《砂拉越报告》门户网站的信息,它揭露了中国公司如何“购买”一马公司位于槟城产业的资金流向:

1. 2017年8月28日──72亿7千950万人民币,从香港的Multi-Strategic Investments Limited(MSIL)转移至科威特Al-Asbah International General Trading(一家实收资本为1千350美元的公司)。 MSIL是振华工程有限公司 (Zhen Hua Engineering Co Ltd) 全资持有的子公司,而振华工程有限公司也是CCCC的全资子公司。

2. 2017年8月27日-──72亿7千950万人民币,从Al-Asbah International General Trading公司转移至其唯一股东即Sheikh Sabah Jaber Al-Mubarak Al-Hamad Al-Sabah的个人账户。

3. 2017年8月30日──42亿5千300万人民币,从Sheikh Sabah转移至丝绸之路东南亚房地产有限公司(Silk Road Southeast Asia Real Estate Limited)。

4. 2017年8月30日-──42亿5千300万人民币,从Silkroad Southeast Asia转移至Sentuhan Budiman 私人有限公司,后者是财政部持有一马公司亚依淡 土地的全资子公司。

5. 2017年8月30日── 19亿5千万人民币,从Sentuhan Budiman公司转移至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作为一马公司债务偿还协议的一部分。(4)

6. 在2017年9月至2018年3月之间,Sentuhan Budiman公司的收据的余额已用于偿还一马公司其他债务的利息。

关键的是,上述的所有交易都是由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CBC)所促成。在短短3天内,数十亿人民币从香港ICBC转移至科威特的ICBC,再到吉隆坡的ICBC,乃至阿布扎比的ICBC。鉴于国际上对一马公司的审查,有关交易完全是以人民币进行,这显然是为了规避对美元反洗钱转移的检测。

总额达500亿令吉的一马公司丑闻席卷了全世界,从沙特阿拉伯到瑞士,从阿布扎比到新加坡,并摧毁了高盛集团 (Goldman Sachs) 等全球顶级投资银行的声誉,现在又让科威特头疼。 Sheikh Sabah和Saud Abdelmohsen上周在科威特均被捕,因着上述回扣和洗钱交易而受到调查。

我们呼吁所有有关当局,特别是财政部和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在香港和科威特其他国际当局的协助下,全盘对有关的洗钱活动进行调查,因为它已对马来西亚的纳税人造成数以十亿令吉的损失。如果被认定有罪,ICBC必须受到相应的惩罚,以确保不再有其他银行能够再一次协助腐败的政府洗钱。


继续阅读...

2020年7月15日星期三

大马须提国际诉讼 以扣押“Topaz”豪华游艇

转载自《南洋商报》:

(吉隆坡14日讯)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认为,我国政府须提出国际诉讼,以扣押“Topaz”豪华游艇,确保这艘游艇出售所得收益的一部分须归还给我国。

他发文告表示,美国司法部最近揭露,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一笔29亿令吉的资金相信被用支付世界第7大游艇“Topaz”。而美国也准备没收1MDB旗下价值约4亿1000万令吉的额外资产,包括克劳德莫奈、安迪沃霍尔、尚米榭巴斯奇亚的画作,以及巴黎的房地产。

他说,根据美国司法部的声明,‘Topaz’已更名为‘A+’,由Oceanus Maritime拥有,他声称此公司实际上是由在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内担任高职的阿联酋公共官员实益拥有。

潘俭伟说,此前,在希望联盟政府与美国司法部联手下,约21亿令吉的扣押资产已回流我国,而美国司法部也在扣押“平静号”游艇时,为我国提供援助,该游艇随后以5亿3800万令吉拍卖。

“因此,我们相信扣押Topaz及新索赔所产生的任何收益,能汇回我国。”

为此,他呼吁国盟政府立即对Oceanus Maritime提出国际诉讼,及必须要求扣押‘A+’豪华游艇,进行拍卖。


继续阅读...

2020年7月14日星期二

与阿里夫倪可敏同在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13日讯)随著国盟成功撤换国会下议院正副议长之后,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指出,今天在国会与前议长丹斯里阿里夫,和前副议长倪可敏同在。

刘镇东今日在面子书上传自己与行动党全国秘书长林冠英、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还有与阿里夫和倪可敏的合照,表示与两人同在。

刘镇东说,阿里夫因111票对109票,两票的尾差被迫悬空下议院议长一职,令人深感遗憾与惋惜,而倪可敏随后支持阿里夫而请辞。

“感谢两位坚守到最后,捍卫了议会民主的尊严,以及民意的委托,我们将会继续抗争到底!”

行动党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则直言,今天是国会历史中,最糟糕的一天。

“今天是国会历史中,我见证到最羞耻的一天。是的,比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时代还糟。我毫不夸张的说,行政权‘强奸’了国会。”

他指出,自2008年起,他已许久没有当国会议员。潘俭伟说,自己曾经在国阵时期当国会议员,那时非常糟糕,但是,现在更加糟糕。

“副议长已经成为行政权的工具,他无法作出正确的裁决,并依赖首相署的部长来代替他回答。”

他说,下议院议长无缘无故被单方面开除,就好像视议长为行政权的其中一个手臂,然而,国会则是三权鼎立中,其中一个独立的民主支柱。

“糟糕的是,根据国会议会常规,需要发布14天期限提呈新议长人选的通知,然而,这项通知完全没有。”

潘俭伟说,行政权“铲平”了所有国会议会常规,在没有任何投票下,即刻委任新议长。

他表示,可笑的是当新议长在争吵中上座后,尝试控制并恢复议会规矩的议长说“这里是议会!”。

“我差点从椅子上跌到。讽刺的是,他致辞时,宣称国会的独立,表情当然是绷著脸。”

不过,当诚信党莎阿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讽刺他的演讲时,这位议长的首个动作,就是驱逐卡立沙末出议会厅,潘俭伟语带讽刺的说:“你用这么堂皇的方式,在下议院议长历史,标记你自己。”

潘俭伟最后说,自己无法在发生混乱的国会继续待下去,因此选择与卡立沙末同在,走出议会厅。


继续阅读...

2020年7月13日星期一

挡下一马案提问 为获支持在保护纳吉?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0年7月13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媒体声明:

曾经是一马发展公司(1MDB)以及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主要抨击者,随后导致他被巫统革职的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现在是否采用以前国阵逃避问题的策略?

当涉及5项挪用1MDB资金、总额达2.48亿美元之洗钱案的里扎·阿兹被判“释放但不等于无罪”时,全马都对新任总检察长丹斯里依德鲁斯的决定感到震撼。

据称,该条件是里扎将退还一部分赃物,总计“数百万令吉”。

该决定是荒谬的,因为与上述指控有关的洗钱资产已经或正在被美国司法部扣押。

实际上,里扎阿兹的电影制作公司从红岩電影公司挪用的部分资金已经归还给马来西亚。

因此,人民疑惑的是,既然司法部已经将洗钱资金归还给马来西亚,为什么仍允许里扎阿兹获释呢?

我们都担心以上情况表明,慕尤丁政府因为严重依赖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巫统成员的支持,而对直接涉及500亿令吉1MDB丑闻的各造过于宽容。

当首相慕尤丁拒绝我在本次国会所提出的两道国会问题时,这种担忧显然进一步加剧。

第一道问题,我请首相慕尤丁阐述检察长,对目前还在进行中的、纳吉所涉及的1MDB和SRC 弊案,所持立场。

我们希望听到首相重复他的承诺,即严惩那些从1MDB和马来西亚政府挪用数百亿令吉的人。

我们需要得到保证,纳吉将不会同样被给予“释放但不等于无罪”。

不幸的是,首相慕尤丁使用了纳吉时代所给予的 “正在审判”借口来逃避这个问题。

“审判”的问题不适用于现状,因为我没有询问此案中法律论点的是非曲直。

我要问的只是总检察长对此案的立场。对于马来西亚人来说,首相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的作为令人极为担忧。

第二个被拒绝的问题,我探问政府对关于被指控犯有腐败罪的六名议员的立场,特别是如果他们被判有罪。

这项问题的重要是双重的,不仅是因为它表明了慕尤丁反对腐败的决心,而且还回应了广大公众对国盟稳定的担忧。

这些问题不应当被拒绝。对于慕尤丁而言,这些问题本应是许下反贪反腐承诺的最佳机会。

首相慕尤丁绝不能忘记他在2019年被纳吉革除副首相和巫统署理主席的职位,恰是因为他成为了一名关键的抨击者,直言不讳地对纳吉1MDB丑闻提出了质疑。

具有讽刺的是,首相慕尤丁决定对1MDB保持沉默,并间接“保护”了他当前极少的多数派政府中的后座议员纳吉。

潘俭伟


继续阅读...

国会直播

https://www.facebook.com/therocket.zh/videos/807208840016877/



继续阅读...

2020年7月6日星期一

潘俭伟诉纳吉1MDB弊案·高庭122进行案件管理

转载自《星洲日报》:

高庭择定于12月2日为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起诉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大马政府在一马发展公司(1MDB)弊案上行为失当案进行案件管理,以跟进1MDB刑事案的审讯进展。

高庭法官拿督罗扎娜今早在內庭与潘俭伟代表律师陈贞良、. 纳吉代表律师诺哈兹拉及代表政府的高级联邦律师哈


继续阅读...

2020年7月1日星期三

行动党:沙菲益任相建议 须在希盟会议讨论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30日讯)民主行动党中委会今日议决,沙巴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被推荐为希盟+首相人选的建议,必须带上希盟主席理事会共同做出决定。

行动党中委会认为,有关事项悠关重要,希盟主席理事会必须在7月13日国会召开前,立即举行会议讨论。

行动党中委会今晚在总部召开了将近两小时的会议后,该党秘书长林冠英发出文告表示,在听取了今晚会议所有中委的意见后,中委会做出上述决定。

“中委会也一致决定,希盟的地位必须被强化,而希盟也必须与其他政党合作,共同对抗国民联盟。”

文告说,今晚中委会讨论的推举沙巴首长兼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为希盟+首相人选的建议,以便取回人民委托,重掌政权。

“中委认为,这名首相人选的建议是非常具历史性的,因为这是第一次,一名来自东马的领袖被纳入了首相人选的考量。”

此外,行动党中委会也支持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莫哈末阿里夫和副议长倪可敏的继续担任正副议长。

出席会议包括该党元老林吉祥、全国主席陈国伟、署理主席哥宾星、副秘书长倪可敏、郭素沁、西华古马、全国财政方贵伦、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全国副组织秘书邱培栋、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国际事务秘书张念群、中委黄家和和刘天球等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