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1日星期二

庄敏·不成熟的危机回应方式

转载自《星洲日报》:

在野党有个通病,以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人民就得照单全收,只因为他们常对支持者说一句话:我们比国阵做得还要好。

只不过,在505大选之后,在野党的支持度就没有再攀上高峰。就算是在野党执政且引以为傲的槟城与雪兰莪,亦是如此。选民都在想,如今的在野党真的能取代国阵政府入主中央,引领大马迈向更好的改变与未来吗?

当然,在野党的执政表现选民都看在眼里,也已经用选票为行动党及公正党的成绩单打分,在上届大选继续委托在野党在槟州及雪州掌权;惟在野党如今无法实现大团结,议席分配没有谈妥的一天就甭谈来届大选的胜算,就连内乱也都来了,支持者的信心自然大跌。

记得在大学时期,2014年参加全辩时的其中一道辩题是:我们应该对在野党更加严苛还是宽容?虽然我队没有抽中这一题,但要在两者之间作出选择,却让我感到相当为难。

我想,这也是选民,尤其是在野党支持者如今面对的困境与矛盾。执政党一党独大,长期霸权是非常不健康的现象,但在野联盟的表现令人无法满意,数个在野党的关系仍充满不确定性,他们又是否能组成政府实现真正的以民为本?

两边,都不是自己最称心如意的选择。选民这般心态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早已酝酿多时,只是最近因为马六甲行动党大地震──行动党资深领袖沈同钦与另外3名州议员,包括该党前甲州主席吴良山愤而退党,内心的纠结又再度被挑起。

以沈同钦为首的4人指行动党已经变质,乖离党过去的奋斗目标与政治理念,行动党领导层当然不会认同对他们如此负面的言论;姑且不论谁是谁非,但行动党多名领袖的危机“回应”(处理)方式,欠缺了政治成熟度。

4人退党消息一出,媒体无需拨电话给该党高层要求回应,他们就主动发文告开骂了。先有毒瘤论,再到错信论、叛徒论,还有“选错时间”论,对沈同钦等4人火力全开,毫不客气。看在旁人眼里,只觉得这般场景似曾相似,这不是诚信党离开伊党,以及巫统“异己”对党主席兼首相纳吉开炮,较后创立土著团结党时所遭受到的对待吗?

从每一名回应此事或表达看法的行动党领袖中,也不难从他们的言论看出谁是“擦鞋仔”,谁是应声虫,谁又在党内敢怒敢言,不会全盘接受党领袖的所有作为及言论;而最不可以忽略的,就是党内沉默的声音。

沈同钦等4人退党风波也引来两极化的回响,有网民大骂他们背弃行动党及没有顾全大局,当然也不乏支持他们以退党对党表达抗议;这起风波看似已经落幕,但难免对行动党的形象带来负面影响,而该党领袖毫无政治风度的处理方式,看在基层眼里有如杀一儆百。

看在选民眼里呢?马六甲人会用选票告诉行动党答案。只有他们最有资格评断,他们是否满意行动党对待沈同钦等4人的方式。

大马政治人物最大的问题就是“我永远没有错”,但最近专访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以及前几天采访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与副宣传秘书张念群的新闻发布会,在谈及选民对在野党的表现不尽满意时,3人均坦承在野党仍有许多进步及改善空间;但是,许多在野党领袖早已经忘了何谓谦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以为只要人民对现有政府不满,在野党无论做什么都能赢得民心。若抱着这样的心态迎战大选,或会成为致命伤。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20日星期一

退党与爱党

转载自《东方日报》:

作者:张济作

民主行动党马六甲州4名国州议员日前宣佈退党,在马来西亚政坛引爆了一枚「炸弹」。民主行动党代主席陈国伟表示,这是「4颗毒瘤」的去除,沈同钦自嘲是「毒瘤自动脱落」。事实上,党中央领袖包括国会领袖林吉祥、秘书长林冠英、宣传秘书潘俭伟、组织秘书陆兆福、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等中央领袖全速赶到马六甲「灭火」,可见事情的严重性。

在马六甲,沈同钦、吴良山的名字是响噹噹的。他们联同林敬贤和陈仲祥一起退党,对于党內外的支持者而言,无疑是一场大地震。眾所周知,退党的4位国州议员过去在马六甲的服务颇受好评。沈同钦更是除了林吉祥林冠英郭金福外,行动党在甲州的標桿性人物。沈同钦几乎可以跟行动党划上等號了。

沈吴等4人过去跟林冠英的关係不佳。后期更是跟党中央的关係决裂。去年沈吴被冻结党龄一年,原本今年2月初解冻,应该是修復关係的开始,不过,显然情势更见恶化,以致出现4人退党风暴。

助长伊党气焰

沈吴4名议员列举了民主行动党数宗罪,譬如跟前首相敦马哈迪合作的举动,背叛了民主行动党宗旨和原则;505大选为伊斯兰党站台,助长了伊党的气焰等。这些言论可以有不同的解读,不过由沈吴等4位深孚眾望的议员提出,其杀伤力不小,因此行动党领袖不得不忙著灭火。

从爱党到退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忠贞爱党的基层领袖及议员,竟然演变成退党或「叛党」,同时指控党已变质等,党中央须痛定思痛,不能等閒视之。

简单一句:「毒瘤」已除、遗憾、意外、惊讶等,都不足以掩盖党中央和州际领袖的权力运作的权责分际。长期以来,行动党中央干涉各州领导层的新闻时有所闻。早期的霹雳、森州、柔州等,如今终于在马六甲引爆开来。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表示,退党的议员曾是他的偶像。他对他们的离开感到伤心,唯他不认同4人指党的斗爭已变。从潘俭伟婉转的言论中,可看出4位退党议员已挑起党的「斗爭路线」课题,若处理不好,將会对该党造成伤害。

我相信沈吴等4人,在此时宣佈退党,点出行动党的路线斗爭困顿,不是「为国阵献大礼」,而是希望行动党內部正视路线斗爭的爭议。如果能于大选之前疏导解说,相信还可以化危机为转机。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16日星期四

纳吉指含有政治目的 要法庭撤潘俭伟诉讼

转载自《当今大马》:

首相纳吉入禀法庭,以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的诉讼含有政治目的和滥用法庭程序为由,要求法庭撤销后者起诉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的案件。

纳吉代表律师聂阿里亚说,纳吉于2月14日要求撤销上述诉讼,理由也包括他并非潘俭伟在诉状和陈述书中所指的公务员。

“潘俭伟也没有说明合理的案由。”

他今天在高庭法官约翰路易斯于内庭为此案进行案件管理后,对记者这么说。此案将于3月7日过堂。

成功申请暂缓入禀

聂阿里亚说,其当事人成功申请暂缓入禀答辩书,以等待法庭对撤销诉讼申请作出裁决。

出席者包括潘俭伟代表律师蔡琼安(译音)和此案第二答辩人大马政府的代表律师祖林。

祖林说,政府也将入禀申请撤销潘俭伟的诉讼,法庭给予两个星期时间入禀这项申请。

潘俭伟于1月16日,起诉纳吉和政府在处理一马公司基金上行为不当,要求普通赔偿、加重赔偿及惩罚赔偿、利息及其他法庭认为合理的赔偿。


继续阅读...

行动党估计9月后大选 吁最迟3月杪登记选民



转载自《当今大马》:

基于2013年大选后人们不再热衷于登记选民,行动党启动一项运动,以鼓励与推动选民注册,并强调若来届大选落在今年9月后,最迟必须在3月杪登记选民方能投票。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今日在记者会上说,选委会数据显示,单单在2011年就有102万人登记成为新选民,但在2013至2015年期间,却仅有61万7000人登记选民。

“这3年期间,平均一年只有20万6000人登记选民,比之前大为下降。”

“合格的新选民大概一年增加50万人,意味着未登记选民的数量,比起登记选民数量增加更多。”

不要放弃选民权利

潘俭伟说,随着大选将近,合格新选民应该尽早登记,以免丧失选民权利。

“我们预料大选将在9月后举行。你要在来届大选投票,就必须在3月杪前登记成为选民。”

潘俭伟补充,这是因为,选委会通常会耗时5至6个月,来完成登记选民的程序。

“这是最后呼吁。如果你不满政府,改变就在你的手中。”

记者会的其他出席者包括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与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

怪伊党分裂在野党

潘俭伟说,选民可能不满在野党分裂,但这却是无可避免的事情,因为伊党决定离开在野党联盟,而与巫统越走越近。

“还有人要说服伊党加入我们,但选民却不喜欢这种变数,我们需要尽快处理此事。”

不过,潘俭伟强调,如果选民不出来投票,最终国阵将保住政权。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6日讯)“先登记,之后再决定要把选票投给谁。”

耐心等待希盟宣言出炉

行动党宣传主任潘俭伟说,他希望选民耐心等待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及政策,在这之前先登记为选民。

他今日在副宣传主任张念群陪同下在行动党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希盟秘书处与土团党目前定期召开会议,草拟迎战第14届全国大选的竞选宣言及政策。

“选民看到我们的竞选宣言前就决定不投票,我认为太早下定论。”

他坦言,反对党目前给予选民的信心不足,以致选民“不在乎,不投票”的心态对反对党构成了最大挑战;他明白,反对党之间的联盟模式尚未稳定,而选民不喜欢充满不确定性的感觉。

“你不投票就是国阵最想看到的结果,因为只要你不投票,他们就可以保住政权;若你对政府不满但不投票,你也‘有份’允许国阵政府继续掌权。”

张念群则说,对国阵政府感到愤怒的人民或许也对反对党的表现不尽满意,惟她希望满21岁的年轻人登记为选民,不要放弃投票权力。

“若不登记为选民,后来改变主意决定要投票时,已经丧失权力;选民有投票给国阵及反对党的选择,但若你没有在3月31日前登记为选民,你就没有选择。”

针对爱德曼(Edelman)公关公司昨日公布2017年信任调查结果显示,52%大马人对政府及现有制度没有信心一事,张念群说,这显示大马人对国家失望及想要改变的渴望还在。

450万人未登记选民

她披露,目前仍有450万名满21岁或以上合格选民尚未登记,大部份为21岁至29岁的年轻选民。

潘俭伟也披露,2011年的新选民登记人数高达102万3000人,但2013年至2015年的新选民总数却只有61万7000人。若以每年增加50万合格选民的趋势来算,未登记选民人数的增加幅度已超越新登记选民人数。

确保能大选投票
3月底前登记选民


潘俭伟宣布行动党将会从现在开始直到下个月,举行活动呼吁更多21岁或以上年轻人登记为选民,主题为“若你对政府不满,改变就在你手上”。

“选举委员会需要5至6个月处理1名选民的登记,我们预计大选将在9月以后举行,3月登记才赶得及投票,若在4月或5月以后才登记,可能要到12月才正式成为登记选民。”


继续阅读...

民主行动党领袖访马六甲葡萄牙村



林吉祥、潘俭伟、刘镇东、郑国球等人拜访马六甲葡萄牙村,在当地其中一名最年长的长者家享用马六甲葡萄牙裔的美食。

长者Greg看起来一点都不像84岁,曾是军人。林吉祥曾在2003年到过他家协助村民争取搬迁赔偿,相隔14年重返。

马六甲民主行动党面对日前的一些挑战,但我始终相信,小市民心中有把尺,看得清楚。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15日星期三

民主行動黨杜順大(Dusun Tua)區晚宴



挽救大馬,改變在即!

日期: 2017年2月23日(星期四)
时间: 晚上7点半
地點: 蕉賴9英里Taman Alam Jaya組屋停車場

购票热线: 019 361 0235 / 016 6634390
电邮: dapdusuntua@gmail.com
银行户口: DAP KG BARU BT 9 CHERAS
21209500093504 ( RHB BANK)


继续阅读...

要求撤销纳吉诉讼 ·潘俭伟申请4月3开审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5日讯)高庭将于4月3日开庭审理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要求撤销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起诉他诽谤的诉讼申请。

潘俭伟的代表律师班杰明披露,承审本案的高庭法官罗斯兰也择订于9月18日至20日正式开庭审理纳吉起诉潘俭伟诽谤的诉讼。

他解释,若高庭批准其当事人要求撤销诉讼的申请,审讯的日期将会腾空。

他说,双方代表律师较前曾提出暂缓高庭聆讯的申请,直到联邦法院在彭亨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起诉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诽谤一案中,针对公职人员是否可起诉任何人诽谤的法律课题作出裁决为止。

公务员诉诽谤法院未有裁决

“不过,法院在本月13日并没有针对公职人员是否可起诉任何人诽谤的课题作出裁决,所以我们决定继续本案在高庭的聆讯。”

联邦法院于本月13日推翻上诉庭撤销安南耶谷起诉《马来西亚前锋报》诽谤的裁决,并谕令把案件发还吉隆坡高庭进行完整的审讯,以鉴定安南耶谷是否以公职身份兴讼。

上诉庭曾于2016年3月1日裁决,安南耶谷不能以其公职身份起诉任何人,包括媒体诽谤,并接纳英国德比郡议会起诉《泰晤士报》诽谤的案例。

根据有关案例,政府机构或官员不能对他人兴讼,因为当官员所遭受的批评是与本身在履行职务时的表现有关,该名官员不能提出任何诉讼。

纳吉是于2015年3月5日入禀高庭,起诉频频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财务提出质疑的潘俭伟和网络媒体“人民媒体”(Media Rakyat)负责人陈志光诽谤,要求赔偿。

诉状指潘俭伟于2014年11月3日,在行动党筹款晚宴上发表对他构成诽谤的演讲,而有关演讲被“人民媒体”所录制,有关题为“纳吉制造大马史上最大丑闻”的短片和文章先后被上载到优管(YouTube)及脸书。
广告

不过,潘俭伟在答辩书反驳说,身为一名公职人员,纳吉的各项行为应受到批评,因为民众有知情权,以了解或接获任何对民众有影响的资讯,并以公平议论,及在受约制特权,作为抗辩理由。

潘俭伟也于2015年5月8日,基于纳吉没有法律地位向他兴讼及滥用司法程序,而入禀高庭要求撤销纳吉的诉讼。


继续阅读...

纳吉诉潘俭伟诽谤案·9月18日起开庭审理

转载自《马新社》:

(吉隆坡15日马新社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起诉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课题上诽谤他的案件,将从9月18日开审至20日。

司法专员拿督罗斯兰在内庭会见纳吉的代表律师诺哈兹拉及潘俭伟的代表律师阿里夫班杰明后,择定上述日期审理此案,


继续阅读...

携手敦马救大马 吉祥:火箭没变质

转载自《东方日报》:

(马六甲15日讯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否认,与前首相敦马哈迪合作拯救马来西亚的举动,是背叛了民主行动党的宗旨和原则。

他认为,提出有关控诉的人士,根本无法拿出相关理据证明指控。

他直言,近期甲州4退党议员把有关指控列为退党理由之一,此说词与巫统及国阵领袖、宣传人员及网络兵团攻击行动党的论调没有分別。

林吉祥也是振林山国会议员。他是于昨晚出席行动党中央领袖与甲州党员支持者会面交流上致词时,发表上述谈话。

他也挑战乡村与区域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针对发表的文告,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以便当场对峙,同时也一一反驳有关言论。

创党宗旨不曾动摇

民主行动党代主席陈国伟在会上形容该党「毒瘤」已除,更指退党的4名议员对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唯他相信对甲党员及支持者有信心,因为过去该党51年遭到国阵打压及迫害,都不能击退该党领袖为国家人民服务的心。

他说,两天前收到4位议员退党的消息,让他感到意外及惊讶,但不会心痛,只是伤心4人竟称行动党变质,他强调该党创党到下个月將庆祝51週年,创党宗旨及信念不曾动摇。

「日久见人心,我们和他们共事这么多年,遗憾的是为何他们有这种逆行的转变?儘管如此,在过去一些时日看到他们歪曲事实,污衊行动党领导层、毁谤党同志及侮辱纪委会,行动党都没有因此而放弃他们。」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则认为,没必要继续渲染4位议员退党事件,因为该党眼前有更重大的目標,即改变马来西亚,为下一代带来更好的未来。

他表示,退党的议员曾是他的偶像,因此对他们的离开感到伤心,唯他不认同4人指党的斗爭已变,反而觉得该党越来越接近打倒国阵的目標。

有关行动党中央领袖与甲州党员支持者会面交流昨晚吸引数百名党员及支持者出席,更成为眾领袖「討伐」日前退党的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鲁容州议员吴良山、峇章州议员林敬贤及葛西浪州议员陈仲祥的大会。

出席者尚包括该党组织秘书陆兆福、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副宣传秘书张念群、甲州主席郑国球、秘书邱培栋及武吉巴拉支部主席黄和平等人。


继续阅读...

行动党中央领袖与甲州党员支持者会面交流



潘俭伟:行动党的斗争到底哪里变质了?

我们透过 Impian Sabah 和 Impian Sarawak, 进入东马帮助没水,没电,没路的穷苦人民。

这是党的理念带领我们走到这里。"

转载自《星洲日报》:

林冠英:设3人特别小组督战.誓要夺回甲退党4议席


林冠英(前右四)与行动党领袖和支持者展示“爱行动党”的卡纸,誓要夺回失去的1国3州席。前左一起张念群、林吉祥和陈国伟,前右一起邱培栋、陆兆福和郑国球。(图:星洲日报)

(马六甲14日讯)调整策略,誓要夺回甲州退党国州议员的1国3州议席!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晚宣布,党中央将成立一支以该党组织秘书陆兆福为首的3人特别小组,成员包括副主席郭素沁和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以协助甲州行动党重夺在议员退党事件中失去的甲市区国会议席、鲁容区、峇章区和格西当区州议席。

他透露,该中央小组将会获得党中央赋权,拥有人力和资源上的支持,并从明日起开始工作,为甲州领袖提供意见和配合,并推动一些活动,积极备战誓要夺回失去的4个国州议席。

“虽然退党事件发生了,但中央领袖和大家站在一起,做你们后盾挺你们,我们要拿回1国3州议席。”

出席党领袖与支持者交流会


林冠英今晚在甲州行动党党所举办的“党中央领袖与甲州党员支持者会面交流”,再度就4名退党的国州议员事件,向甲州人民和行动党支持者道歉。

“我承认有错,我看错人,因为我们相信他签给他(大选候选人委任状),结果有了四人帮。这方面我需要负起一些责任,我承认被沈同钦欺骗,今晚我要向行动党党员和马六甲选民认错道歉。”

对于已加入国阵的行动党前主席东姑阿都阿兹指还会有来自柔佛和雪州的行动党议员退党,林冠英认为这是国阵的策划,且让他拭目以待,同时他也会聆取该党柔州和雪州主席,即刘镇东和潘俭伟的答案。

他质疑沈同钦、吴良山、林敬贤和陈仲祥4人退党的真正原因,因为4人对外宣称对党失去信心,但不曾在党内部向代主席陈国伟或组织秘书陆兆福表达过对党方向的不满,可见退党根本是师出无名。

出席者有该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副宣传秘书张念群、甲州主席郑国球和秘书邱培栋等。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双溪威新村2月18日团拜



双溪威新村农历新春大团拜在2月18日(星期六)晚上6点半假双溪威新村5路篮球场举行。

当晚呈献节目包括舞狮,排舞,合唱及幸运抽奖。

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甘榜东姑区州议员刘永山、八打灵市议员温宗龙将出席。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13日星期一

住宅区围篱 灵市长促先申请

转载自《东方日报》:

(八打灵再也12日讯)灵市市长拿督阿兹兹表示,灵市有很多花园住宅区在未获得市政厅的批准下,擅自设立社区围篱计划,他理解每个花园住宅区都希望可確保当地的安全,但居民必须先向市政厅申请,以符合社区围篱计划的標准。

阿兹兹表示,只要居民能够达到市政厅擬定的標准,市政厅均会批准。

「事实上市政厅的標准也不会太难,除了需要获得当地居民的75%同意,也需確保不会阻碍道路,因为有些主要道路不適合设立围栏,这就是为何市政厅要求居民先申请才设立围篱及栏杆。」

他指出,市政厅近年也採取积极的措施,包括將活跃的花园住宅区列在名单內,市政厅小组將主动联络居民协会主席,以鼓励和协助他们设立社区围篱计划,確保花园住宅区的安全。

100万拨安全计划

「有些花园住宅区还需要开会通过等事宜,市政厅希望可以协助他们尽快设立社区围篱计划。」

他也强调,除了设立社区围篱计划外,居民也需要与警方合作,而市政厅则以拨款的方式协助居民解决安全问题。

「市政厅在今年共拨款100万令吉实施安全计划,而市政厅也將拨款6000令吉给居民协会和睦邻计划展开安全活动。」

他表示,今年申请安全活动拨款的反应十分踊跃。

阿兹兹昨晚出席八打灵再也元宵节新年大团拜时,向媒体如是指出。

出席者包括八打灵再也南区国会议员许来贤、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和灵市市议员甘地玛特、李满智、陈德升和林怡威。

未交出垃圾管理权

另外,阿兹兹也表示,雪州子公司达鲁益山集团(KDEB)已相继接管巴生市议会、士拉央市议会和安邦再也市议会的收垃圾服务,但由于灵市市政厅与承包商的合约还未期满,未能將管理权交给达鲁益山集团。

「灵市市政厅在去年刚与承包商更新一份2+1的合约,必须等到合约期满后,才能够把清理垃圾管理权交给达鲁益山集团。」

「市政厅去年合约期满时,达鲁益山集团还未准备好,因此只能先接管巴生市议会的垃圾管理权。」


继续阅读...

潘俭伟:经济不好商家生意跌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1日讯)元宵节不再只能抛柑、抛蕉,抛“小黄鸭”更引人注意?!

由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及八打灵再也国州议员联手主办的元宵节新春大团拜,周六傍晚在灵市再也公园热烈引爆,吸引不少民众携同家人及好友前来参与。

主办单位首次在元宵节活动上筵开30席,与民众一同捞生;市政厅亦安排部份小贩于傍晚6时至晚上8时,到现场免费派送约20种食物给市民享用。

除了前来感受热闹的元宵气氛外,单身男女也趁着“东方情人节”参与抛柑及捞柑活动,希望能在新的一年里告别单身,不少父母更鼓励孩子参与,趁此机会多认识一些朋友。

百箱年柑免费派

除了主办单位准备了百箱年柑免费派给民众外,更有参与者别出心裁,将一大袋已写好个人资料的“小黄鸭”全抛入湖中,以求觅得有缘人。

现场也有一些小贩瞄准商机,摆档出租渔网等工具,尽管半小时须付5令吉,惟仍很快就被租借一空。

虽然在活动开始前一小时左右下了一场雨,所幸不到半小时就逐渐停雨,让活动顺利进行。

捞柑活动开始后,现场的单身女子纷纷把个人联络写在年柑上,尔后抛入湖内,一些随同的男性友人也帮忙一起抛柑,希望抛得越多,得到的机会越多;有意寻找伴侣的男士们则利用现场租借的渔网等工具捞柑,场面非常热闹。

受访民众表示,他们随同朋友一起来参与这项活动,除了希望抓住新年的尾声,再感受一下新年气氛,也希望能够透过抛柑环节认识更多新朋友,或是寻得好姻缘。

部份民众认为,今年的人潮似乎不比往年,抛的人多,捞的人少,因此他们仅志在参与,并不会抱持很大希望。

出席者还包括八打灵再也市长阿兹兹、公正党八打灵再也南区国会议员许来贤、行动党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及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等。

保安围篱计划
符条件必批准


阿兹兹在致词时提及,灵市的保安围篱计划今年获得许多居民协会提出申请。而市政厅在相关方面的拨款预算约有100万令吉,因此鼓励居民在住宅区成立围篱计划,只要符合申请条件,当局一定会批准。

他表示,部份申请遭拒绝,主要因地点不合适,如大街上的商业区就无法围篱,同时申请也须获得当地75%居民同意方能通过。

垃圾清理,换新承包商

同时,他证实,雪州政府子公司达鲁益山集团(KDEB)确实会接手雪州各地方政府的垃圾清理工作,惟因灵市于去年刚和新的垃圾承包商签订2+1年的合同,因此须等到合约届满后,才能交由该集团接手。

潘俭伟:经济不好商家生意跌

潘俭伟则表示,如今我国的经济不好,许多商家亦向他投诉生意额下降至少20%。

因此,他希望我国人民在新的一年能够团结一致,一同搞好我国经济,让下一代能够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另外,许来贤表示,马币贬值,百物涨价,人民生活身陷火热之中,联邦政府当务之急应解决经济问题,而非关注一些无关痛痒的事,如猪鬃刷事件。

他也提及,元宵节是农历新年的最后一天,很高兴许多灵市民众一同出席元宵节活动,也祝愿单身男女能够在捞柑环节中,找到心爱的另一半。

拉吉夫:做好准备迎大选

拉吉夫较早前受访时表示,他已做好应付大选的准备,并不担心大选随时到来。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10日星期五

八打靈再也新春團拜暨元宵節



日期:2017年2月11日(星期六)
時間:晚上6點至11點
地點:八打靈再也再也公園

歡迎各位踴躍出席,同歡共慶。


继续阅读...

2部门商討是否公开油价算法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9日讯)国內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人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韩沙透露,他將与第二財政部长拿督斯里佐哈里会面,商討是否公开汽油计算方程式。

他表示,身为照顾消费者事务的部长,他也不想为难消费人,不愿让他们支付更多的费用。

「要公开计算方程式,我和佐哈里需要深入討论,之后交由內阁定夺。」

他週四召开记者会受询时,这样指出。过去几个月国內的汽油价格都在调涨,有人呼吁政府公开计算油价的方式。

部长也批评反对党在计算油价时,用自己的方式计算,这並不是为人民带来方便,而是引起他们的混淆。

他举例,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计算原油价格的方法,与大马汽油价格均按照新加坡普氏能源平均股价(MOPS)价格来计算,两者有差別。

韩沙补充,政府使用炼油的价格,即使原油价格下调,可能在提炼的程序上出现了情况,导致需求多过供应,油价自然会隨之上涨。

佐哈里早前指出,大马政府採用新加坡普氏能源平均股价作为计算標准是有条件的,当中也必须支付他们50万令吉的费用。

他说,若要公佈油价的计算方式,也必须获得该机构的允许。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9日星期四

漫畫家祖納挑戰禁足令案 高庭法官同意退審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8日訊)高庭法官拿督哈妮峇今日同意退出審理本地政治漫畫家祖納,挑戰內政部和移民局禁止祖納出國的司法覆核申請。

祖納的代表律師拉蒂花和高級聯邦律師莫哈末立查異口同聲表示,法官批准祖納所提出的退審申請,鑑此,本案將暫時發返予高庭主簿署,以安排新的法官接手。

拉蒂花說,他們是基於法官哈妮峇較前曾審理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和社運分子希山慕丁萊斯挑戰內政部和移民局禁足令的申請,而要求哈妮峇退審。

哈妮峇是於2016年4月15日拒絕發出準令給希山慕丁萊斯,以挑戰移民局的禁足令,同時,哈妮峇也在2016年7月27日駁回潘儉偉要求撤銷移民局禁足令的申請。

原名為朱基菲里的祖納是於2016年12月7日入稟高庭,並在申請書中把移民局總監、內政部和大馬政府列為第一至第三答辯人。

他是於2016年10月17日準備從機場飛往新加坡,以出席新加坡國立大學一場論壇發表演說時,在沒有給予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禁出國。

祖納在申請書中要求高庭撤銷答辯人在2016年10月17日以口頭方式禁止他出國的指示,並要求高庭宣判答辯人所發出的禁足令已違反聯邦憲法第5(1)、8及9條款,所以理應被宣判為無效、違憲和被撤銷。

同時,他要求高庭宣判答辯人無權發出禁足令及越權,以及宣判答辯人並沒有擁有不受限制的酌情權來執行越權的行為。

此外,祖納要求高庭宣判答辯人不能引用1959/63年移民法令第59及59A條文來否定他所賦予的自然公義權利,因為這已違反了聯邦憲法。

他強調,高庭應宣判1959/63年移民法令第59及59A條文是違憲的,並強制諭令內政部和移民局讓他自由出入大馬,同時,禁止內政部或移民局把他列入被禁出國的黑名單內,或在沒有給予任何理由的情況下,以及給予他任何辯解的機會下禁止他出國。(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拿督斯里沙烈克鲁亚在部落格上写说1980年代的土著金融丑闻比目前仍然还在发生中的一马公司丑闻还要糟糕时,应该谨记“一知半解,危害不浅”的格言。

很显然的,沙烈对于土著金融丑闻和国家银行外汇丑闻的认识是非常浅薄的,我要向沙烈推荐三名导师为他全面汇报土著金融丑闻、国家银行外汇丑闻以及一马公司丑闻。

沙烈没有出席昨天在白沙罗举行的拯救马来西亚圆桌会议实在是可怜,否则他就可以得益于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题为“一马公司——现况和接续下来的步骤”的简报,这样他就不会发表一马公司丑闻相较于土著金融丑闻只是小型丑闻的荒谬言论。

以下是潘俭伟在昨天的圆桌会议上所使用的一些幻灯片内容,可以供沙烈参考:

被挪用的金额到底总共有多少?

18亿3千万美元-沙地石油投资
13亿6700万美元-阿尔巴(英属维珍群岛)的“抵押”
8亿5500万美元-阿尔巴(英属维珍群岛)的“额外抵押”
15亿6千万美元-一马公司的“环球投资”
总额 -56亿1200万美元(247亿令吉)*
*不包括来自“官方”活动和交易的亏损,如收购发电公司、向高盛缴付过高的费用、不正常的债券折扣、地产投资等等。

马来西亚人民所承担的有多少?

50亿令吉-政府所担保的为期30年的债券(2009)
8亿令吉-向社会保险机构借贷10年,由政府所担保(2010)
35亿美元-由国际石油投资公司所担保的为期10年的债券,由财政部所承担(2012)
30亿美元-为期10年的债券,政府发出“支持信”(2013)
10亿美元-向国际石油投资公司预付,由财政部所承担(2015)
23万美元-向国际石油投资支付的利息,由财政部所承担(2015/16)
总额 = 58亿令吉 + 77亿3千万美元 = 大约398亿令吉*
*还没算进和马来西亚镇、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等有关的其他贷款

我确信潘俭伟会准备好为沙烈讲解一马公司窃盗洗钱丑闻的错综复杂的细节和庞大的规模,并改变他有关政府在一马公司丑闻中所“真正损失”的只是100万令吉的起初的实收资本的想法。

沙烈在他的部落格上出丑前,应该在土著金融、国家银行外汇及一马公司丑闻的课题上好好上堂课。

我会向沙烈推荐三位导师,每位导师各自负责讲解一个丑闻。

潘俭伟可以胜任成为沙烈的一马公司丑闻的导师,这宗丑闻已经发展到环球窃盗案件的规模上了。

我会向沙烈推荐的土著金融丑闻的导师是徐万寿律师,他和时任总检察长丹斯里阿末诺丁及会计师蓝里依布拉欣组成土著金融丑闻调查委员会,并花费两年梳理出25亿令吉的土著金融丑闻的极为整全的面貌——有关公职人员和企业界的无赖密谋进行的涉及到公款的庞大窃盗、诈欺和刑事失信罪案。

为着丹斯里阿末诺丁、徐万寿和蓝里依布拉欣的伟大工作,国家应该好好道谢他们。

他们实在是尽责、真实和爱国的马来西亚人的楷模,他们行事只服从于真理和国家益处,并且不会在任何压力或情况下在他们的原则上妥协。

如果在土著金融丑闻的不道德事件中,哪怕只有一位政府官员预备好为着真理和国家利益的缘故,采取有原则的立场,即使惹到有权势的人士或甚至是政府不悦或愤怒也在所不惜,那么土著金融丑闻就不会发展至它最终的庞大规模和层面。

沙烈应该从土著金融丑闻吸取教训,倘若有更多的部长准备将真理和国家益处放置于个人的政治扩展利益之上,并且有勇气告诉首相停止假装一马公司窃盗洗钱丑闻不再是一项课题,所以一定要正面回应,否则马来西亚就绝对不能洗脱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污名。

那么沙烈是否有从土著金融丑闻吸取到教训呢?

沙烈很显然地并没有吸取到教训,否则他就不会接纳受委进入内阁,正当首相在一次将一马公司丑闻掩盖起来的政治豪赌的行动中革除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乡区及地方发展部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和总检察长丹斯里甘尼的职位,以及重整像总检察长署、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警方和国家银行的主要国家机关。

在我心目有一位绝佳的导师可以为沙烈讲解国家银行外汇丑闻,这个人对这宗丑闻的认识无人可及。

假如沙烈要他的名字,我可以公开他的名字。

沙烈不应该成为“一知半解,危害不浅”这句格言的话生生示范,他在部落格上发表相关言论前,应该学习知道更多关于土著金融丑闻、国家银行外汇丑闻以及一马公司丑闻的详情。

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林吉祥2017.02.08文告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8日星期三

在野党需打开东马大门

转载自《东方日报》:

(八打灵再也7日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表示,在野党的势力不能仅局限于西马,称若要贏得大选,就须设法打开东马的大门,打破国阵的定存州。

「我们拒绝成为『西马主义者』,因为没有东马人,我们不可能获胜。」他今日在「拯救大马倡议」圆桌会议上说:「我们不要只是在小圈子演讲,好比今天的活动,我们也是在吉隆坡主办,我们需要开拓其他地方。」

他同时调侃在场的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与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员潘俭伟表示,「你们看这两位,我相信他们在东马受欢迎的程度不如西马。」

但拉菲兹与潘俭伟听闻后喊冤说道:「这是因为我们被东马禁足。」

林冠英隨之將话锋转向前首相敦马哈迪,呼吁敦马前往东马针对一马公司(1MDB)弊案演讲,马哈迪闻之则含笑点头。

他也呼吁在野党专攻经济政策,「我认为我们需要搞好经济,不仅是半岛,还有沙巴和砂拉越,这是一把让在野党打入东马的钥匙。」

另外,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称,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有意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1MDB案件、布鲁诺曼瑟基金(BMF)、国家银行资金转移事件等等,他准备与纳吉会面,商榷此事。


继续阅读...

拯救马来西亚圆桌会议 只有反对党非政府组织出席

转载自《光华日报》:

(八打灵再也7日讯)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所发起的“拯救马来西亚圆桌会议”,邀请朝野政党出席共商如何拯救大马,摆脱盗贼统治,但最终只有反对党领袖及非政府组织代表出席。

下午3时许,土著团结党总裁敦马哈迪、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秘书长林冠英、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一众领袖陆续抵达拯救马来西亚圆桌会议。不过,却不见国阵代表的踪影。

此外,其他的出席者也包括大马人权协会(HAKAM)主席拿督安美嘉、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努鲁依莎、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以及刚宣布加入民主行动党的前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再益依布拉欣等。

林吉祥也表示,公正党主席兼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原想出席这次会议,但基于有活动在身,而不克出席。会议甫开场,就由林吉祥致词,较后就由潘俭伟及拉菲兹进行汇报。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7日星期二

拯救大馬圓桌會議(視頻)



火箭号召“拯救大马圆桌会议”,呼吁不分族群拯救大马!

由行动党号召的“拯救马来西亚圆桌会议”,呼吁全体马来西亚人民,必须不分族群、宗教、语文、区域、性别、年龄及意识形态,团结一致,拯救马来西亚。

这项会议是由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召集,旨在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失败及流氓国家。

尽管林吉祥早前呼吁所有政治领袖,包括首相纳吉和其内阁,不分党派出席“拯救马来西亚圆桌会议”,团结一致对抗贪污,但现场不见国阵领袖赴会。

出席会议者主要是希盟成员党、土团党领袖以及一些公民社会领袖,以及约100名民众出席,场面热闹!

林吉祥在致词时,再次促请政府必须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每一分钱,洗清马来西亚沦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污名。

「如果政府同意成立皇委会,我愿意与首相纳吉会面商讨对策。」

他表示,以前大马人可以很自豪的告诉别人自己是大马人,然而,自从爆发一马公司丑闻后,情况大有转变,一些大马人却羞于承认自己是大马公民。

出席的主要领袖包括土团党名誉主席兼前首相敦马哈迪、公正党主席拿汀斯里旺阿兹莎、诚信党主席末沙布、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公正党总秘书拿督赛夫丁、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行动党社青团团长张聒翔、国家人权协会主席拿督安美嘉等人。

这是继马哈迪于去年3月与反对党联手召开“倒纳吉大会”,以及与反对党和公民社会领袖签署《公民宣言》,包括撤除纳吉的首相职后,第二波向首相纳吉施压下台的活动。

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向出席者汇报有关一马公司的弊端,包括“3名特定人士”如何通过各项不实际的发展计划来盗用政府的资金。

公正党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则汇报关于政党人士如何滥用政府相关机构,包括朝圣基金局、联邦土地发展局、信托基金局等的资金。

各党领袖也将在现场签署一份长达17项诉求的拯救马来西亚倡议的联合声明。

记者:别人说你U转... 吉祥:请证明,否则你在做虚假指控!

记者向行动党顾问林吉祥提问时,指有人批评他在炒汇案上态度U转,但林吉祥随后要求记者证明,否则记者在做虚假指控。

林吉祥强调自己未曾U转,更一度反问记者是否懂英语。


继续阅读...

拯救大馬圓桌會議 共商如何步出丑闻漩涡



日期:2月7日 (星期二)
時間:下午3点
地點:雪州八打靈再也萬達鎮 The Club @Bukit Utama, Persiaran Surian, Bandar Utama, PJ, Selangor.
出席者: 林吉祥, 馬哈迪醫生, 旺阿茲莎醫生, 莫哈末沙布, 潘儉偉, 拉菲茲, 安美嘉

林吉祥誠邀政治領袖,包括首相納吉和內閣部長,不分黨派和意識形態,共商國家的未來 。

納吉和國陣領袖,你們敢來嗎?



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第一步,是停止“全面假装”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发展公司国际洗钱丑闻已经解决且不再是一项课题。

这是首相纳吉一年多以前所承诺的。

2015年6月14日,他在会见大约1000名巫统区部领袖和特选的非政府组织代表时,保证围绕政府投资臂膀一马发展公司的争议将在年底解决。

2015年12月31日,纳吉在他的2016年新年献词告诉马来西亚人民,他的两大丑闻,即一马发展公司的500亿令吉和26亿令吉捐款已经解决,不再有争议了。

纳吉大错特错,因为就在昨天,瑞士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局(FINMA)指示苏格兰皇家银行所拥有的顾资银行,交出通过与一马发展公司相关的交易所得的650万法郎(2910万令吉)非法盈利。

这是2017年2月第一则与一马发展公司相关的世界头条新闻,同时很肯定的,它也不会是本月或今年的最后一则相关新闻。

只是在2017年1月的31天里,一个新闻网站就刊载了超过200则关于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新闻和报道。

在过去一个月里,有许多关于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演变的新闻,而下列三件一马发展公司的新闻是2017年1月里最突出的:

首先,美国前股票经纪人乔丹贝尔福特,即自传被改编成电影《华尔街之狼》的人物,在接受瑞士财经新闻网站finews.com访问时,尖锐地批评了电影的制片人,称他们为“罪犯”。

《华尔街之狼》的制作公司是红岩电影公司,纳吉的继子里扎阿兹是它的首席执行员,而亿万富翁刘特佐是电影的融资人。

在美国司法部针对涉及一马发展公司的没收资产民事诉讼中,这两人是核心人物。该诉讼称红岩电影公司接收了源自一马发展公司的6400万美元(根据目前的汇率是2亿8350万令吉)。

其次,新加坡有第四名前银行家(也是第五名被起诉的人士)因为和一马发展公司相关的洗钱罪行而被监禁,他是瑞士籍的斯图泽内格,瑞士安勤私人银行的前新加坡分行经理。

在新加坡针对一马发展公司的调查下,斯图泽内格对被提控的6项罪名认罪后,被判监禁28个星期和罚款12万8000新元。

斯图泽内格认罪的提控和马来西亚最相关的是,有关提控证实了美国司法部诉讼所指的,在2013年3月全国大选之前,存入纳吉私人户头的26亿令吉,来自一马发展公司,而不是如纳吉和巫统领袖宣称的来自所谓的阿拉伯王子。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反贪会)和总检察长莫哈末阿班迪,会不会重新调查纳吉的26亿令吉和一马发展公司两大丑闻?

第三,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第一次被国际透明组织提及,成为马来西亚持续在上周公布的2016年贪污印象指数的排行榜和分数双双下降的原因。这是马来西亚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还有什么比下周二举行的政治与公民社会领袖拯救大马圆座会议更好的场合,让纳吉和他的内阁展开新的气象,清除和洗刷马来西亚被国际社会称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耻辱?他们应该停止“全面假装”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已经解决且不再是一项课题。

在“拯救大马”圆桌会议上,纳吉可以提出他的策略以让马来西亚解除“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这个国际绰号的枷锁,同时听取政治和公民社会领袖的意见,以了解什么是让马来西亚步出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失败和流氓国家这个歧途的最好方法。

圆桌会议的秘书刘镇东(居銮区国会议员)已经邀请纳吉和政治及公民社会领袖出席拯救大马圆座会议。大会将在2017年2月7日下午3时,于万达镇的The Club举行,地址是The Club @ Bukit Utama, Persiaran Surian, Bandar Utama, 47800 Petaling Jaya, Selangor。(圆桌会议因为大宝森节而提前一天举行。)

我希望纳吉和受邀出席拯救大马圆桌会议的内阁部长们,有勇气和爱国情操出席并全面参与这个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失败及流氓国家的圆桌会议。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7年2月3日(星期五)


继续阅读...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官泰发

转载自《南洋商报》:

任何说出国内RON95零售价调涨20仙只是“小事”的人,脑子里想的应该也会像晋惠帝一样,不明白没饭吃的老百姓,为何不吃肉糜?事实上,如果没有所谓的6%消费税,又如果我国不是产油国,相信很多人都会认为20仙只是小事,尽管燃油价格的调涨将造成百物喊涨。 如果大家不是只有短暂的记忆,必定会记得第二财政部长佐哈里在去年11月曾说,原本该月的汽油零售价格每公升应该涨20仙,但首相认为应该减轻

... 话说回头,任何认为燃油价格调涨是合理的人士,是不是该看看首相在

在官方机密法令之下,我国有很多东西都与国家安全息息相关,因此也是不可说的机密……。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4日星期六

公交做不好,調漲油價形同謀殺

交通部长廖中莱大年初六(2日)接受电台访问时指出,马来西亚在2016年共有7152人魂断公路,电单车骑士佔了62.7%或4485人。廖中莱抛出这些数据,像足一个在野党议员在提醒政府施政方针有误。

我很好奇,廖中莱在念出这些数据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态。这些不纯粹是数据,而是有血有肉的生命,廖中莱岂能不知道自己身为内阁的一员,他可以做的其实更多,包括最简单的反对油价上涨,阻止更多的悲剧发生。一切的关键在于这位交通部长的政治意愿和担当与否。

跨入2017年以来,油价相继在1、2月上涨,RON95还两度涨价20仙,一共贵了40仙。国阵政府如此调涨油价,足以对经济造成巨大的影响,甚至关乎人命。我曾说过,昂贵的油价会迫使更多人以电单车代步,这等同于把更多人推向死亡边缘。

我最在乎的,是政府无法提供一个便捷的全国性公共交通系统,在油价上涨后,电单车往往是没有选择下的选择。未来的几个月,我们恐怕会看到更多起的电单车车祸。

研究显示,2006年3月和2008年6月的油价调涨,低收入群从汽车改用电单车,导致电单车车祸死亡人数飙升。我们也知道经济状况一天不如一天,人们为了省钱,不得不选择“皮包铁”的电单车。

电单车车祸的死亡率,是汽车的3倍、行人的6倍,以及巴士乘客的50倍。我们确实有六成的交通死亡事故,涉及电单车骑士。

每一宗交通意外都是一起悲剧,但若有良好和体面的公共交通,我们其实可以避免更多死亡事故的发生。

在公共交通服务俱全和有效率的国家,调涨油价将有助于鼓励人们从私家车改搭公共交通,而不像马来西亚般逼得大家使用电单车。

至于我们的轻快铁和捷运,虽然被视为公共交通系统的一环,但始终不是一个最佳方案。

耗资数十亿令吉的轻快铁延长线和捷运计划,只是为了喂养承包商的大工程,而非旨在提升国家的公共交通系统。这些所谓公共交通并不符经济效益,小镇、还有城市以外地区的人们也负担不起高额的票价。

此外,这些建设都集中在吧生谷,其他州属和地区的公共交通则毫无提升。根据报告,即使在吧生谷,轻快铁延长线和捷运计划并没有解决到交通拥挤的问题,也没有真的让大部分的人们从私家车改用公共交通。除了高昂的票价以外,这是因为我们的公共交通系统缺乏最后一哩路的连结,少了该有的接驳巴士系统辅助。

我们必须要求巴士服务的重大提升。巴士是最实惠的公共交通,若有良好的规划,以及妥善的营运,将会是提升公共交通系统最低成本、最快的方法,也服务更广阔地区的人群。

为了让上述的想法成真,我们不得不先谈谈制度的改革。

第一,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理应隶属交通部管辖,而非首相署。提升公共交通必须是交通部长最重要的政治与政策议程。

第二,公共交通的管辖权力,也该局部下放到州政府,以便州政府规划、管理及提供公共交通服务,让公共交通系统遍及各州。

第三,地方政府必须确保所有的城镇规划,能以巴士为主的公共交通系统优先,让公共交通更方便、更实惠、更具效益。

在野党领袖自掏腰包为电单车骑士提供免费汽油,是出自团结互助之意;作为执政党的巫统领袖也效仿在野党,实在滑稽和讽刺,让油价暴涨的明明就是他们的政府,自相矛盾的举动更显得他们心中有愧。

我曾经敦促首相暨财政部长纳吉,政府应当透明化,立即公布汽油、柴油价格的计算法。

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已经指出,我国根本没有调涨油价的理由。政府必须向民众公开油价的计算法,停止现有的“肮脏浮动”机制。

当权者有必要记住,每一次的油价上涨,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交通死亡事故,尤其是低收入的电单车骑士更是首当其冲。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2月3日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3日星期五

希联不满美国限制入境令 到美大使馆示威呈备忘录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3日讯)因不满美国总统特朗普限制7个伊斯兰国家民众入境美国,希望联盟今日率领约10个非政府组织,到美国驻马大使馆前示威和呈交备忘录,以示不满。

该联盟代表也质疑,首相兼国阵主席拿督斯里纳吉为何至今还没对此做出表态,犹如“没事发生般”,与处理缅甸罗兴亚难民课题的态度,大相径庭。

出席这场示威的代表分别是希望联盟秘书处总协调拿督赛夫丁、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霹雳州兵如港州议员李存孝和马哈迪女儿拿督玛丽娜等人,并吸引将近100名与会者参与。

赛夫丁强调,他们不是存心与美国政府对抗,而是就事论事,不满限制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与也门7个伊斯兰国家民众入境的决定。

潘俭伟表示,这是否纳吉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发生冲突?并担心首相“被妥协”。

“他害怕,若表态的话,一马发展公司丑闻会在美国法庭出现不利情况,所以他非常小心不要得罪美国总统。”

“历来最民主的国家,可以落下这么歧视的政策,世界未来会受到不稳定影响,除此以外,若他们限制佛教徒或基督教徒,无论什么宗教都好,只要有类似指令,都是非常不公平,也不符合民主和人权的政策。”

潘俭伟希望,美国政府可取消这行政命令。

玛丽娜批评,成千上万的穆斯林一直认为我国秉持中庸之道,然而,纳吉却只字不提,让大家感到蒙羞。


继续阅读...

国阵与潘俭伟舌战: 二月份RON95为何涨20仙?

转载自《当今大马》:

【今分析】以简单直接的语言,为你梳理脉络。

大马最多驾驶族添购的汽油RON95,在今年首两个月接连涨价,本月份更上涨20仙,达到每公升2令吉30仙。

本次涨价也掀起国阵通讯策略团队与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舌战——国阵捍卫20仙涨价有理,潘俭伟则质疑政府没具体解释为何RON95涨20仙。

《当今大马》检视双方的文告后发现,国阵和潘俭伟对于今年一月份和二月份的RON95油价估算,其实相差不远。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2日星期四

国阵没具体解释油价涨幅 潘俭伟促公开计算方程式



转载自《当今大马》:

国阵通讯策略团队昨指大马每月油价是根据成品油而非原油计算后,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大表不满,指国阵没具体解释,政府是如何计算到20仙的油价涨幅。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表示,国阵通讯策略团队昨日发表的冗长文告中,没有解释政府如何计算到二月份油价必须涨20仙,反之只是模糊问题。

他指,本身昨日已发文告要求首相兼财长纳吉解释20仙涨价,但没有任何部长回应,反之,人民只是等到国阵通讯策略团队的回应。

“若他们能写如此长的文告来反驳我的问题,为何他们不能附上(计算油价)电子表,以合理化油价上涨呢?”

“大马人理应获得政府更直接的答案,人民不解为何国际原油价在过去一个月下降时,大马油价却上涨。何况令吉兑美元价值也稍微恢复,这理应减低油价压力。”

“我们只是得到国阵通讯策略团队的回应,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为何能代表政府回应油价课题?”

潘自行计算二月油价

潘俭伟接着根据国阵通讯策略团队昨日指,大马是使用新加坡普氏能源平均估价(Mops)来计算油价的方式,自行计算二月份油价。

他说,根据新加坡普氏能源平均估价,2016年12月的Mogas 95成品油平均价格是每桶66.553美元或每公升0.4186美元,若根据1美元兑4令吉48仙的兑换率,则每公升是1.8753令吉。

他指,今年1月Mogas 95成品油平均价格稍微涨高,达到每桶68.820美元或每公升0.4328美元,兑换为马币则是每公升1.9130令吉(兑换率为一美元兑4令吉42仙)。

如此一来,他说,若根据国阵通讯策略团队的解释,一月份成品油的价格只比去年12月高3.8仙,但为何政府却调涨油价至20仙?

促政府公开计算数据

潘俭伟促请政府全面公开油价计算的数据、方程式,让人民了解,为何油价会达致相关涨幅。

“所以我昨日提出的问题未解,纳吉身为财长与首相必须解释,为何油价剧涨?”

“财政部必须解释,政府是否向消费者施加隐形税,以填补政府财库短缺的问题?”

2月份油价持续上涨,每公升RON95和RON97分别上涨20仙,柴油则涨10仙。

RON95汽油从2令吉10仙上涨到2令吉30仙、RON97从2令吉40仙上涨至2令吉60仙、柴油则从2令吉05仙上涨至2令吉15仙。

在野党昨日质疑国际原油价下降之际,大马油价却上升,国阵通讯策略团队随后表示,大马每月汽油价格是根据成品油而非原油计算,并揶揄在野党无知。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1日星期三

在野党点出国际油价下跌 国内油价不跌反涨?



转载自《中国报》:

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指出,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必須解釋,為何國際原油價格在1月份下跌后,我國的汽油價格仍然上漲。

他發表文告指出,今年1月份的汽油價格上漲時,人民理解那是因為2016年12月份的國際原油價格,每一桶51美元(約224令吉),上漲至56美元(約246令吉)。

他說,但是人民不明白,為什麼當1月份的國際原油價,下跌至55美元(約242),2月份的油價仍然上漲。

“當大家認為這是令吉匯率因素而導致油價上漲,但是這也說不過去。”

他指出,2016年12月分,令吉匯率從4令吉38仙貶值至4令吉48仙,但是2017年1月的匯率是4令吉42仙,所以匯率在該月份是穩定的。

他說,所以油價上漲,與國際原油價或令吉匯率問題有關。

“因此,納吉必須解釋油價上漲的理由,同時公布計算油價的方程式等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