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0日星期六

会否宣布3年财表不能采用? 潘俭伟敦促毕马威效仿德勤

转载自《当今大马》:

在稽查公司德勤与一马公司双双宣布,不应采用一马公司2013年与2014年的财务报表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追问,早前负责稽查一马公司账目的毕马威(KPMG)会否跟随德勤脚步,宣布不能采用之前的财务报表?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指出,美国司法部发起充公行动,显示德勤并没发现一马公司的多项可疑交易,包括一马公司在2012年和2014年,将逾35亿美元汇给“冒牌”阿尔巴等等。

他说,德勤轻易受骗,允许一马公司高层和政府,滥用德勤的国际“声誉”为一马公司背书,掩饰一马公司在过去数年的数十亿美元骗局。

“不过,德勤并非唯一因这种疏忽而犯错的稽查公司。同样轻易受一马公司高层谎言所骗的,还有在2013年12月被开除前,签批一马公司2010年3月、2011年和2012年财务报表的毕马威。”

“事实是,在安永(Ernst & Young)因为拒绝签批2010年3月财务报表,而被开除后的3个星期内,毕马威就于2010年10月4日签批了上述报表。”

账目关乎PSI联营计划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他点出,2010年3月的财务报表,关乎一马公司的首笔10亿美元投资,即沙地石油国际公司联营计划,因此这份报表非常重要。

“现在我们已知道这个事实,7亿美元的投资金被刘特佐所挪用,并获得一马公司高层的串谋。”

他说,毕马威蓄意或疏忽地,没在2010年3月的财务报表提及,一马公司出售其在联营计划的股权,并将股权转换成贷款,结果一马公司并没公开,在联营计划中的可疑交易。

“一马公司2010年财务报表的无效,意味着2011年和2012年的财务报表,也自动停止生效。”

“现在的问题是,美国司法部如今已证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整个转账是个骗局,目的是为了洗黑钱,因此毕马威告知一马公司和民众,他们将和德勤一样,不再捍卫他们所稽查的账目?”

潘俭伟续追问,难道毕马威决定执意捍卫那些可疑账目?

宣布财务报表不能使用

美国司法部上周申请充公及索回一马公司逾10亿美元的资产。根据诉状,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联营计划的资金,流入刘特佐(见图)的Good Star公司。

一马公司周二发文告强调,作为预防措施,该公司2013年与2014年经审计的财务报表,不应再被任何单位采用。

此外,德勤已在今年2月向一马公司表明辞去一马公司的稽查工作。不过,在一马公司寻获新的稽查公司前,德勤仍会继续承担一马公司的稽查工作。

德勤周三也发文告解释,此举是因为美国充公行动的诉讼,将影响一马公司的财务报表与稽查报告。

继安永及毕马威,德勤是第3家与一马公司分道扬镳的稽查公司。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29日星期五

下届大选保住雪州政权有难度!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8日讯)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坦言,希望联盟如果要在下届大选中保住雪州政权確实是存在危机的问题,因为雪州有56个州议席,公正党和行动党能够保住29个州议席的话,只是刚好过关,不过若诚信党能够拿下3至4个州议席,希望联盟继续执政的机会就会更大。

他预测说,伊斯兰党现在在雪州的15个州议席当中,以目前的情况来说,伊党是不会获得华裔选票的,甚至会输掉他们现在掌控的议席。

不过若诚信党能有所突破,情况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潘俭伟今晚在《火箭报》面子书直播环节,回答网民有关雪州政权的问题,如是指出。

谈与雪大臣关系

当被问到与雪州大臣兼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的关係如何时,他一开始是先迟疑了几秒,然后再笑著问,「可以不要答吗?」

不过他之后也有补充说,「关係就这样咯,不敢说关係很『暖和』(warm),但就像同事,同伴一起工作的情况。」

询及有关如何能让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下台,他表示有两个方式,其中之一就是从巫统內部反纳吉,但这个已经明显失败了。

而剩下的方法就是通过选举拉倒纳吉,不过以两场补选的成绩看来,要动摇巫统的马来选票確实是不容的事情,但这不代表不可能,只是不简单需要全国人民能一起努力。

也是行动党宣传主任的潘俭伟表示,公正党和行动党属於同一个联盟,有事应该一起討论后才向选民宣布。


他也提到说,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关係就像兄弟,会有爭论,而在檳城是否闪电选举,双方此有不同的意见是平常的事情,他也不怪任何人,他只是遗憾有人把还在进行谈判的內容,泄露媒体。

他也强调说,州选是为了让选民发泄对国阵的不满,同时也保证,如果真的有州选,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不会上阵,也不会当檳城首长,否者他本身將会辞职,也笑称外面指林吉祥要上阵的传闻是不符合逻辑的。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28日星期四

潘俭伟“朋友论”风波 努鲁:友谊是最需要守护的



希盟两党就槟州闪电州选一时未能达成共识,却演变成隔空喊话。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在面子书上感叹“朋友”没有在关键时刻出手帮助,反而落井下石。随后公正党法律局主任拉蒂花又以不点名方式嘲讽:““不要剥光自己的衣服,然后埋怨自己裸露。””

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对此作出回应,她表示潘俭伟是她的好朋友,当朋友有难时一直都在旁协助,她直指这份友谊需要被守护。


继续阅读...

高庭指宪法没保障出国权 潘俭伟挑战政府禁令遇挫

转载自《当今大马》:

傍晚7点35分更新

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挑战出国禁令遇挫。吉隆坡高庭今天裁决,宪法并没有保障国民,包括潘俭伟的出国权利。

吉隆坡高庭法官哈尼法(Hanipah Farikullah)表示,根据移民法令第3(2)条文,移民局总监有权发出禁令,阻止某人离境。

她也引述Loh Wai Kong案判例,声称法庭必须遵循其裁决。

在上述的1975年判例,时任联邦大法官苏菲安(Suffian Hashim)判原诉人败诉,维持政府因为他面对刑事起诉而拒绝让他更新护照的决定。

宪法条文未提及出国权

哈尼法引述苏菲安表示,尽管宪法第9条文保障人民的行动自由,但这项条文并没有提及出国的课题。

针对潘俭伟声称,出国禁令违反宪法第5条文所赋予的人身自由,哈尼法表示,该条文虽然关乎人身自由,但它不包含出国,以及获得国际护照的权利。

哈尼法也指出,出国禁令也没有侵害潘俭伟的正当期待权,因为宪法并未保障公民出国,又或有效护照并不承诺或代表出国权利。

潘俭伟对判决感到失望

潘俭伟去年7月22日要离境出访印尼日惹时,遭移民官员拦下,而这次禁令源自警方,因为他们正在以损害议会民主罪名调查他。

他闻判后表示,对今天的判决感到失望。

“这项法律是不正义的,这是对我不断挑起一马公司课题的迫害。”

“警方去年9月传召我录供,我不知道我是证人或是嫌犯。但此后,他们就再也没有传召我了。”

潘俭伟律师哥宾星表示,他们很可能会把本案上诉到底,直至联邦法院。

高级联邦律师三苏波哈山(Shamsul Bolhassan)代表移民局总监,以及联邦政府。


继续阅读...

拿督斯里纳吉必须确认首相署是否在没有进行任何公开招标的情况下,就决定了已授予中国交通建设公司兴建的东海岸铁路计划成本飙升到600亿令吉

《砂拉越报告》最新揭露的文件指控马来西亚政府,正对一份授予中国交通建设公司(CCCC)的合约进行最后的敲定,即兴建该铁路的成本飙升至600亿令吉。在这之前,东海岸经济特区发展委员会(East Coast Economic Region Development Council)估计该计划的成本“只是”300亿令吉。

马来西亚人民对于该计划成本的推测吓了一跳,同时也不能归咎《砂拉越报告》的“无罪推定”(the benefit of the doubt),因为这个揭密网站已一再证明其报道的真实性,特别是关系到一马公司(1MDB)数以百亿令吉丑闻的报道。

作为比较方面的衡量,在2003年授予马矿业──金务大集团兴建全长329公里的怡保─巴当勿刹双轨铁路计划只耗资145亿令吉。最近,也就是在2015年12月,授予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China Railway Engineering Corporation)推行,全长179公里的金马士──新山衔接铁路(Gemas-Johor Bahru link)的成本为71亿令吉。平均来算,有关铁路计划的成本分别为每公里4千400万令吉和3千980万令吉。

然而,倘若全长620公里的东海岸铁路计划建筑成本为600亿令吉,即它每公里约耗资令人震惊的9千680万令吉。这意味着,东海岸铁路计划的成本将分别超出上述两项即北部和南部的双轨铁路计划达120%和143%!

未经招标程序的东海岸铁路计划成本涉嫌成本大副飙升,印证了《砂拉越报告》的文件,它详细列出了如何采用“额外”的资金来拯救负债累累的一马公司。

有关文件显示,当中国交通建设公司被授予“膨胀合约”的时候,将通过一家被选定的“资信可靠”(credit-worthy)的公司支付8亿5千万美元(34亿令吉)予一马公司,以作为偿还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贷款的目的,并且承担一马公司子公司总额为47亿8千万美元(194亿令吉)的债务,这包括已由IPIC所担保的利息。

这些款项很明显地意味着,正朝向要解决IPIC向英国伦敦仲裁院提呈仲裁申请向一马公司索取65亿美元赔偿的事项。

更有趣的是,源自有关飙升成本内的一部份款额,将用来购买刘特佐拥有大量股权的相关公司,即分别为斥资2亿4千400万美元和7千100万美元的Putrajaya Perdana 公司和and Loh & Loh Corporation Bhd。

此外,还有一个建议是通过中国交通建设公司,分别付款6千500万美元和2亿美元予“顾问/战略/通讯服务”公司和另一家“被选定公司”(nominated company)。付款给这间不知名的神秘“被选定公司” ,是预计在今年12月 正式签署东海岸铁路计划的合约时进行。因此,即便看起来这是一项不顾一切的拯救行动,慷慨的佣金将支付予某些当事人,或许这是为了要延续他们奢侈和放荡的生活方式。

实际上,纳吉政府只是以东海岸铁路计划为借口和作为一个离谱的掩饰,以便隐藏额外借贷300亿令吉,供作偿还已从一马公司挪用的数十亿美元。最可悲的是,这意味着普通马来西亚人民,将因为政府要资助整个东海岸铁路计划而承担更沉重的债务。我们只是通过挖一个更大的洞来掩盖一个更巨大的洞而已。

我们呼吁纳吉确认或否认,是否有进行授予这份东海岸铁路计划的合约;同时,纳吉也需要针对这项合约的授予没有进行任何竞争性的招标程序,提供透明和问责的理由。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7月28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会计行德勤大马要解约撇清关系,令一马公司新任董事局第一次的诚信与问责考验也已失败

充斥丑闻的一马公司新任董事局日前特别宣布“已审核的一马公司2013年及2014年财务报表不应该再作准,直到美国司法部的指控作出裁决为止”。

一马公司的声明进一步补充,德勤大马已通知它准备在2月26日呈辞后,该公司正在寻找新的审计师。

从一马公司这项奇怪的宣布中,很显然地正热闹沸腾的美国司法部的揭露,就是德勤最后告诉一马公司他们不再备用已分别在2013年3月28日和2014年11月5日“结束”(signed off)一马公司财务报表的结果。

美国司法部提呈的证据很明确地显示,德勤对于一马公司这两个财政年度的审计完全就是一塌糊涂。审计师完全被多次挪用该公司数以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行政人员当成傻瓜。他们被蒙骗了,也许是太容易,就这么相信了该公司所提呈的虚假文件和离谱的谎言。

德勤未能在其审计中发现一马公司在2012年至2014年期间,已支付了逾35亿美元予虚假的在英属维京群岛成立的阿尔巴投PJS有限公司(简称阿尔巴BVI)。

德勤完全没有发现1MDB全球投资有限公司,把15亿6千万美元投资在多个狡猾和模糊不清投资基金的可疑之处,这包括Devonshire Growth, Enterprise Emerging Markets 和Cistenique 投资基金。美国司法部已经鉴定这些基金在洗钱骗局中曾充当中转机构(conduits),包括最终把6亿8千100万美元汇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私人银行账户。

德勤也相信了一马公司虚假投资在开曼群岛的12亿2千万美元已成功被赎回,当事实上一马公司是使用其子公司即1MDB全球投资有限公司的钱来进行借贷套利交易(round-tripping transactions)。这已分别由《砂拉越报告》通过曝光的文件相继被揭发。

德勤的容易受骗,致使一马公司执行人员和纳吉政府引用和滥用这家国际稽查公司的国际“声誉”让一马公司“借得”信誉,他们在过去数年,已经协助掩盖发生在这家国有企业内高达数十亿美元被诈取的诡计。

随着美国司法部的揭露,它终于到了一个阶段,那就是德勤备用的它已稽查的2013年和2014年财务报表是否再站得住脚(tenable)。因此,一马公司被迫作出这个奇怪的宣布以否认自己的财务报告的真实性。

虽然德勤延迟撤回它对一马公司财务报表的认可是可以理解的,但一马公司董事局持续坚持“一马公司没有犯下任何不当行径,以及过去被稽查的财务报告持续显示公司的事务是一个真实和公平的观点”的说法,却是完全不负责任和令人感到震惊。

尽管大量的证据已公开和浮出水面,可是以财政部秘书长丹斯里依尔旺为首的一马公司新任董事局,却坚持采取大规模的行动来掩饰在一马公司内所犯下的罪行。

现在很明显的是,依尔旺只是对进行前任董事会过往的“第一流”(stellar)工作有兴趣──前任董事局因为绝对的耻辱而在4月总辞。

在这之前,当财政部秘书长在2014年6月向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供证时,他曾宣称他对一马公司没有控制和监督的权力,从而开脱对他所作出的所有指责。事实上,他把责任推到一马公司章程的117条文,即这一类的权力是直接归于首相。

无论如何,即便上述条文已废除和被任命为主任,依尔旺却显现出他是“同一路的货色”(cut from the same cloth)。他只对纳吉忠诚,根本就不在乎诚信与问责制。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7月27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27日星期三

潘俭伟:停止蒙骗人民.“1MDB公益如闹剧”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6日讯)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表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竟能赞扬一马公司(1MDB)“对社会福利计划作出巨大贡献”,令人感到难以置信。

日前,纳吉在布城端姑米占清真寺颁发由一马基金(1MDB Foundation)赞助的1千零40万令吉,让1千100位朝圣者前往麦加的仪式上发表以上言论。

因此,潘俭伟针对此番言论发表文告指出,纳吉应停止以一马公司对社会福利计划作出贡献的借口来蒙骗人民,因为该公司的资金实际上都是来自我国纳税人的口袋。

“一马基金对社会福利的贡献是一个设计好的闹剧,它的具体意图为掩盖一马公司已经造成数十亿令吉亏损的事实,其后果是涉及到首相本身的一项国际洗钱活动。”

文告说,如果一马公司真正盈利,并在随后拨出部份盈利供作慈善用途,然后再由国有企业致力推动相关活动,那当然应该鼓掌。

然而,一马公司完全是通过债务来资助它本身,高峰期的借贷甚至高达550亿令吉,这6年以来从未赚取过一分钱的现金利润。

借“社会福利计划”挽声誉


这意味着,一马公司采用借助推行“社会福利计划”,以挽救其严重亏损以及卷入挪用资金丑闻的声誉。

文告说,正因一马公司捉襟见肘和无法及时履行债务义务,政府机构被迫采取行动,拯救一马公司。

他举例,在2015年朝圣基金局被要求以1亿8850万令吉或每平方尺2774令吉的昂贵价格,向一马公司购买位于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一片0.64英亩的土地,而一马公司之前只是以每平方尺64令吉的价格,向政府购买有关地段。

“纳吉声称一马公司赞助1千零40万令吉予1千100位朝圣者前往麦加,无疑是最大的讽刺,因为这些资金应该是由朝圣基金局资助,可是该局却在上述的单项交易中,就被‘诈取’了超过1亿8千400万令吉。”

文告说,由于一马公司目前无法偿还一笔65亿美元的债务,而在伦敦面临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有限公司(IPIC)的诉讼行动。

因财政部曾明确或隐晦地保证上述债务,以致于我国的纳税人如今正面对着需承担另一轮的数十亿美元拯救行动的痛苦。

因此,他呼吁首相停止“披上一马公司的假面具”,并解释为何他从一马公司收取7亿3千100万美元、为何他允许其继子里扎阿兹和后者的最好朋友刘特佐,掠夺一马公司资金购置豪华资产、支付赌债、购买飞机、收集艺术品和资助他们靡烂的生活,才能让人民信服。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26日星期二

2016年7月25日 Kinitv《三分钟快报》



由于美国司法部诉状中的“大马一号官员”身份成谜,马哈迪为此呼吁美国、澳洲公开点名纳吉;“一号官”就是纳吉吗?警方拒绝证实,但行动党支持者已经众口一致:纳吉。潘俭伟认为,26亿是捐款的说法已经被推翻,而阿兹敏则嘲讽“查到精子,却查不到26亿”。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25日星期一

林冠英:表达诉求 选举决定政府命运

转载自《东方日报》:


希联领袖如杨巧双(左3)、林吉祥(左4)、阿兹敏(左5)、莫哈末沙布(左7)、潘俭伟(左8)等,在雪州「与冠英同在」晚宴上,高举大字报支持林冠英(左6)。(摄影:陈为康)





(莎阿南24日讯)檳城首长林冠英表示,净选盟过去举办过4场集会,但政府都没有理会过他们的诉求,因此他认为通过选举,將会是另一个向政府表明立场的管道。

隨著美国司法部对一马发展公司採取行动,净选盟有意举办净选盟5.0集会,可是檳城州政府却有意举办闪电州选,外界认为这个时候应该集中火力与净选盟同在,要求首相纳吉下台。

林冠英出席「与冠英同在」晚宴受询时表示,「那是我们会支持的运动,但过去曾举办过4场,政府都没有听取诉求,因此透过投票箱会是另一个管道。」

「举办过净选盟1、2、3和4的集会,政府没有听诉求,依然忽视你,玩种族牌,因此我认为应该用额外的方式,即选举的方式,让人民决定政府的命运。」

他举例说,举办集会政府可能会辩护说,支持者只是佔了少数,大部分还是支持政府的,但通过选举就是不一样的情况了,那是交由人民去做决定。

州选须获友党认同

他也强调闪电檳城州选的课题,必须获得公正党和诚信党的认同,林冠英也补充,他们之后就会向檳城人交代此事。

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致辞时讽刺说,大马执法单位连一条毛和精液都能找出来,可是涉及巨大款项26亿令吉的案件,都找不出任何东西,反而是美国司法部揭发1MDB的问题,展开司法程序。

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表示,林冠英因为把管理州的標准定得太高,把檳州管好后,威胁到执政党的地位,因此政府才会对他展开对付行动。

他补充说,在美国展开司法程序后,有人就利用宗教和种族来为此事辩解,但他希望各方了解此事,不要再以阴谋论来谈论此案。

行动党今晚在莎阿南举办的,「支持、同情及与林冠英同在2.0」晚宴,吸引近1600人出席,现场也筹获1万5954令吉捐款。

出席嘉宾包括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雪州主席潘俭伟、雪州议长杨巧双、適耕庄州议员黄瑞林、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以及前首相署部长拿督再益。


继续阅读...

潘俭伟:总检长须提控纳吉,不然就辞职换人



随着美国司法部证实流入“大马一号官员”户头的7亿美元来自一马公司,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为此认为,首相纳吉7亿美元是沙地捐款的说法已被推翻,大马总检察长必须提控纳吉,否则就改下台。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24日星期日

潘儉偉:保檳政權最有利時機 解散只待公正黨首肯

转载自《中国报》:

獨家專訪:張曉真
(吉隆坡23日訊)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說,行動黨肯定要提前解散州議會,誠信黨也已同意,目前只待公正黨首肯,因為這是希望聯盟保住檳州政權最有利的時機。

他說,林冠英被控,再加上美國司法部對一馬發展公司課題採取的行動,都是“推動”檳州提前解散州議會的動力。

“但檳州提前選舉,需要獲得希盟各黨同意,不是其中一個盟黨單方面說了算。”

他承認,檳州首長林冠英刑事訴訟案,是促使檳州提前選舉的催化劑,但選舉並非為了要保住林冠英,而是要穩住希盟在檳州的政權。

公正黨或開出“條件”

潘儉偉今日接受《中國報》專訪時說,現在需要等公正黨答复,即“同意”還是“不同意”,並指若公正黨“不同意”,要提前州選會變得“特別困難”,意思是不確定往后還有沒有商量的余地。

“若公正黨不同意,可能什么都沒了,因為把提前州選的事情拖太久……,對誰都無利,我雖不敢說屆時是100%什么都沒了,但有95%。”

他不排除即使公正黨同意提前選舉,但會開出“條件”,屆時就胥視希盟盟黨能不能接受。

他說,在民主制度下,選舉是最好的方式,再者,檳州希盟政府不是“剛中選”,而是中選並執政3年了。

“現在是‘早了一點’,但我們並沒有提早很多解散州議會。”

有權決定何時州選

對于很多人提出何不等大選時一起選的疑問,潘儉偉說,這是因為大家向來“習慣”國州議席一起選,並指國州選舉日都是由國陣來定,選舉日必定對國陣有利。

“對我們而言,民主權力在我們手上,為何要把權力轉讓給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去決定?

“更何況目前看到納吉被一馬發展公司(1MDB)課題纏身,難道要等到這個課題無聲無息后,納吉高興宣布大選,大家才一起選,這是不可能?

“這個是政黨的決定,就好像納吉決定何時大選。”

他說,檳州政府有權決定何時州選,而現期正是檳州選舉的“良辰吉時”。

數年輕領袖提議提前

潘儉偉說,檳州提前選舉是由數名年輕領袖提議,當初林冠英等領袖聽了提議都猶豫不決,直到探析民意后,發現提議可行。

“大約2個月前,我們獲悉總檢察長要提控林冠英,所以才談及有沒有必要提前州選,當時只是考慮階段,大家攤開來談……可是未做決定。”

他強調,這個提前州選的概念並非由林冠英,相反他本身也很糾結,還一度認為這不是上上之策,他當時沒信心。

“直到被控上庭的那兩週,察覺人民反應和支持,再經過多方考量,才認為可行。”

“林冠英是被年輕領袖說服的,后來他回過頭來才說:‘其實……又好像可行’。”


继续阅读...

促回应资金是否遭挪用私吞 潘俭伟:1MDB浑然不觉?

转载自《当今大马》:

美国申请充公一马公司资产,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追问,究竟一马公司领导层会否承认资金已遭挪用或私吞,抑或仍浑然不觉资金去了哪?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宣传秘书。他今天发表文告表示:“一马公司必须回应,该公司在众多确凿无误的证据前,最终会否宣称,本身沦为叛国诈骗行径的受害者?”

“抑或(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及其团队,毫不在意这个丑闻,尽管此案已损失数十亿美元?”

他揶揄:“聪明绝顶的一马公司高层,何以无法知晓,该笔金钱是否失踪?”

是否涉洗钱掩盖丑闻


潘俭伟追问,阿鲁甘达及其团队是否涉及洗钱阴谋,以及尽力掩盖一马公司丑闻,包括首相纳吉私吞超过7亿美元公帑,进入其私人账户?

由此,他呼吁新任一马公司董事局主席兼财政部秘书长依尔旺,维护大马纳税人利益。

“倘若阿鲁甘达没维护股东的利益,依尔旺有义务,立即开除全体一马公司管理层。”

“他(依尔旺)必须公开声明,一马公司是否沦为诈骗案受害者,并且追讨被盗的款项归国。”

护大马利益否则开除

潘俭伟点出,全球四大稽查公司中,只有普华永道未曾卷入一马公司丑闻。

他倡议,由于一马公司丑闻事态重大,建议普华永道暂时管理一马公司。

他警告,假若依尔旺无法维护大马纳税人利益,等同于涉及串谋诈骗,应当遭开除。

证实‘冰山一角’言论

另外,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则说,美国充公行动,证实其早前猜测属实,即国会公账会调查报告,只查出一马公司问题的“冰山一角”。

他发表文告表示:“2016年4月8日,公账会提呈一马公司报告时,当时我发表文告表示,公账会报告并沒有平息或反驳大马被视为全球最贪污国家的国际印象。”

“我说:‘事实上,公账会报告只会肯定了这些国际印象和疑惑,这也是为什么一马公司丑闻成为半打国家,包括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的追回盗窃资产行动下调查,而这些国家并不会因为公账会报告而停止调查。’”

“我当时说,重要的是‘下一步’——如何比‘冰山一角’再进一步调查——这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将完成的工作,假设大马人自己无法挖掘出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真相,这对大马来说将是永恒的耻辱!”

“我残忍的预测最终发生了。”

美行动充公一马资产

美国司法部上周重手出击,入禀法院,欲充公涉及一马公司的逾10亿美元资产。

诉状宣称,一马公司资金遭挪用作为私用,用以在美国购买豪宅,支付拉斯维加斯赌场的赌博费用,购买超过2亿美元的艺术品,投资在美国纽约房地产计划,甚至作为部分好莱坞电影的投资金。

不过,一马公司重申,本身与美国司法部的对付行动无关,也没从这些涉嫌舞弊的交易中获益。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22日星期五

潘俭伟点名“一号官”是纳吉 促检长解释捐款怎来自沙地

转载自《当今大马》:



随着美国政府起诉好莱坞电影《华尔街日报》,以申请充公关于一马公司的资产后,诉讼文件所提及“一号大马官员”身份引起揣测不断,而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直指,此人就是首相纳吉,别无他人。

潘俭伟今日召开记者会说,根据法庭文件,“一号大马官员”拥有政府行政权,控制给予一马公司的汇款,更能委任及移除重要人事。

他续指,根据一马公司章程第117条文,拥有这个权力就是一马公司前顾问团主席首相纳吉。

潘俭伟再说,美国政府诉状第75页第263段也指出,大马总检察长阿班迪业已宣布,“一号大马高官”收取6亿8100万美元的做法无罪。

“除了纳吉,(阿班迪)没有宣布其他官员清白。”

美国诉状频提“一号官”

美国政府昨日起诉《华尔街之狼》,以申请充公17个价值逾10亿美元的资产。这些资产被指是通过挪用一马公司资金的手段所购得。

这次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庭提呈的诉状,点名了纳吉继子里扎(见图左)、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见图右),以及两名阿布达比的政府官员。

但本诉状也屡屡提及一名没有公布姓名,只有代号 “一号大马官员”的人物。

诉状说明,“一号大马官员”是一名政府高官,且在一马公司拥有权威地位,控制所有金融交易和投资,以及重要人事的委任与革除,而且一马公司一定资金辗转进入其账户。

另外,诉状也提到,“一号大马官员”是里扎的亲属。根据前述的形容,此人或许就是首相纳吉。

“一号官”窃逾七亿美元

根据诉状,“一号大马官员”被指窃取一马公司高达7亿3100万美元,中饱私囊。

充公诉状表示,“一号大马官员”涉及的最大笔转账,乃于2013年3月汇入其AmBank账户的6亿8100万美元的汇款。

纳吉一贯强调自己从未挪用公帑牟私,而阿班迪于今年1月26日也宣布,经过调查与研究后发现,首相纳吉在“捐款案”与“SRC案”都没有犯法。他更因此指示反贪会把这两宗案关档了结。

促阿班迪交代捐款来源

但随着这项最新进展,潘俭伟就质问阿班迪,为何他当时会确认,纳吉账户的6亿8100万美元,是源自沙地阿拉伯的捐款。

“我要问阿班迪,此前你证明纳吉清白,说他没有贪污,钱是来自阿拉伯的捐款,在这里(诉状)哪有阿拉伯?”

“我呼吁阿班迪,一是他改过自新并提控纳吉,不然他就马上辞职,让诚实的能者取而代之。”

潘俭伟也是国会公账会成员,他也指控公账会主席哈山疏忽职守,没在美国司法部起诉前厘清一马公司弊案,理应辞职。

“他并不配担任公账会主席,我促请他辞职,向人民交代。”

林吉祥呼吁开特别国会

继国会反对党领袖旺阿兹莎要求召开特别国会后,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也呼吁首相纳吉召开紧急国会,向人民交代一马公司弊案。

“我疾呼,在国庆日前召开特别国会,以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纳吉的一马公司550亿令吉及420亿令吉‘捐款’巨型丑闻,好让国际重新尊重大马,为一个捍卫法治和重视国家廉政的国家。”

不信政府全力配合调查

林吉祥也是振林山国会议员。他说,纳吉秘书东姑沙立弗丁声称政府将配合调查,但事情正好相反。

“事实完全相反,在官方机密法令下,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仍未解密,而大马人民与世界将不会忘记,那些被视为足够独立或专业,想要彻查纳吉双巨型丑闻的人,副首相、资深部长、总检察长、和主要调查与执法机构的主要人物被肃清。”

他更讥讽大马政府,指美国司法部已经证实,一马公司是导致大马公帑消失的主因,但大马政府却极力否认,那与一马公司有任何关系。

他反问,如果钱不是在大马消失,那会在哪里消失?

“这好像笑话,美国拥足够证据,证明钱在马来西亚消失,但政府说没有,那钱在哪里消失?”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21日星期四

雪兰莪民主行动党《与冠英同在》 晚宴



呼吁热烈响应“与冠英同在2.0”筹款晚宴

雪州民主行动党将于7月24日(星期日)在沙亚南IDCC Convention Centre举办“与冠英同在2.0”晚宴,这项活动也是民主行动党为秘书长林冠英讨公道,而在全国推行主题为“斗争不息,赢回正义”巡迴运动的其中一站!

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指出,人民已受够了国阵的贪腐与滥权的行径,现在是时候让大家一起共同斗争,追讨公义。

林冠英在两周以前被反贪委会逮捕和被控两项贪污罪,总检察长甚至以防止林冠英潜逃为由而强加林冠英高达100万令吉的保释金。

潘俭伟表示,有关行动无疑是纳吉政府的政治迫害,这凸显出它滥用权力来镇压反对党领袖,而且,也预示了将提早举行大选。

“因此,雪州行动党响应主题为‘斗争不息,赢回正义’的巡回运动而举办筹款晚宴,寻求一个平台向民众解说,以消除林冠英被控贪污的莫须有罪名。”

他说,筹获的基金也将资助民主行动党在全国各地推行上述运动,以及为了下一届,或许是马来西亚史上最肮脏的选举活动作好准备。

“与冠英同在2.0”晚宴详情如下:
日期:7月24日(星期日)
时间:晚上7时30分
地点:雪兰莪州莎阿南IDCC会展商业中心, Jalan Pahat K 15/K, Seksyen 15, Shah Alam

演讲嘉宾: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诚信党主席末沙布、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雪州首邦市州议员杨巧双。

桌席性质(价格)/餐券:白金桌席(3千令吉)、金桌席(1千500令吉)、银桌席(750令吉)或每张餐券75令吉。

清真或素食胥视要求供应。询问和预订桌席/购买餐券,请电邮dapdinner@gmail.com 或拨电016- 878 2472。至于不克出席晚宴者,也欢迎捐献以示支持。现款与支票(支票抬头请志明DAP Selangor)可汇入DAP Selangor 的Maybank 户头:5141 7815 5450 。


继续阅读...

潘儉偉促首相徹查 挪用1MDB數十億資產者身分

转载自《中国报》:

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促請首相拿督納吉,根據美國司法部所提供的線索,進一步查出被指控挪用一馬發展公司(1MDB)數十億令吉的“大馬一級官員”身分。

潘儉偉是繼《華爾街日報》報導,指美國司法部準備充公1MDB數十億美元的資產,於今日發表文告時說,大馬也因美國司法部採取行動,準備凍結1MDB部分資產,而成為全球笑柄。報導指出,這起充公案件,將會是美國史上最大宗的資產充公案件。


“如今大馬政府被冠上大盜惡名,卻還渾然不自覺。”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19日星期二

拒评雪伊党挺“停火论”动作 潘俭伟指对方仍未确定立场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雪州伊党国州议员支持该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的“停火论”,但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却认为,雪州伊党立场仍不明确,因此拒绝评论此事。

“我对伊党没评论,除了应付伊党的问题是,我们不知道它的立场是什么。”

“确定他们的立场是什么后,我们才懂得怎样应付他们。”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他昨晚出席行动党中委会会议后受访时说,若行动党不知道伊党立场,那就不必谈如何与伊党交涉。

雪州伊党国州议员力挺


上周三,端依布拉欣在面子书发表声明,疾呼在野党停火,并互相妥协,以联手对抗国阵。他当时强调,伊党不会抛弃伊斯兰斗争,但各党应该寻找妥协点,尊重分歧,而不是让分歧成为争端。

在停火论掀起热议后,端依布拉欣隔天在面子书撰文指,若伊党的斗争受到盟党非议,那么伊党宁可孤军作战,掀起他一日内U转的揣测。

不过,雪州伊党国州议员接着就发文告,表示大力支持端依布拉欣的言论。

尽管如此,端依布拉欣稍后向《当今大马》澄清,这番言论纯属其个人看法,但他否认此言违反党的立场。


继续阅读...

我在逾一年前已经向马来西亚会计师协会(MIA)书面投诉毕马威(KPMG)和德勤大马,如今事隔已多时,究竟后续如何了?

我已分别在2015年3月和6月向马来西亚会计师协会,书面投诉稽查一马公司(1MDB)账目的毕马威和德勤大马会计事务的合伙人阿末纳西尔和Ng Yee Hong,要求该协会采取对付行动。

我是指控这两家会计事务所有意和/或因为疏忽而未能对稽查一马公司账目进行有效、适当和尽责的稽查,以致在一马公司的年度财务报表出现欺诈的文件。

我针对毕马威的投诉是它没有考虑到一马公司进行交易时所揭露的资料,那就是一马公司在2009年和2010年期间已进行的与Petrosaudi International Limited组成一个中止的合资企业投资了10亿美元。

在上述总额里面,国家银行已经向公共账目委员会确认,当中的7亿美元已被转移到不相关且是由刘特佐为最终受益者的Good Star有限公司的户头内。

事实上,一马公司原有的稽查公司即永安会计事务所被解雇后,毕马威在2010年9月被委任和在3个星期的时间内,就“结束”(signing off)了该公司截至2010年的财务审计,这种表现堪称是破记录的创举。永安是基于一马公司与Petrosaudi的交易出现违规行为,而拒绝签署“结束”一马公司的财务报表。

最关键的是,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也有意和/或因疏忽而未能据实呈报一马公司在与Petrosaudi联营计划中出售它的股份,以及在2010年3月的财政年后所进行的他们转化成一笔银行贷款。其结果是,一马公司能够报告人为的虚增利润(inflated profits),但却没有透露1MDB Petrosaudi Limited当中非常可疑的关键交易。

德勤大马则是在一马公司于2013年12月解雇毕马威之后,接手稽查一马公司的任务。毕马威是拒绝“结束”(sign off)一马公司2013年3月的账目,因为它无法证实一马公司投资23亿1千800万美元在开曼群岛一个狡猾投资基金的真伪。

我曾指责德勤大马有意和/或因为疏忽而未能对一马公司的现金流量和流动性风险进行有效、适当和尽责的稽查。当一马公司在2014年11月未能即刻偿还其20亿令吉的贷款后,德勤大马却在20​​14年11月5日认可一马公司可持续经营。

这是因为德勤大马未能就一马公​​司在开曼群岛的欺诈性投资履行其职责,进行一项全面性的核查和验证。在这笔23亿1千800万美元的投资中,有11亿5千万美元已“消失”在目前已被揭发为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且是假冒的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简称阿尔巴BVI)内。

剩余的9亿4千万美元理应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然而,在新加坡当局以洗黑钱为由关闭该银行之后,这笔余款仿佛也一并消失了。

此外,当一马公司未能正确地支付已授予阿尔巴的购股权(stock options) ,德勤大马也未能完成它对一马公司截至2013年和2014年3月的财务报表。未能出现在账目内已授予的购股权,其价值至少为9亿9千300万美元(40亿令吉),这意味着一马公司在其2013年的报告中指它具有7亿7千800万令吉的盈利以及若根据报告,它在2014年只是损失了6亿6千900万令吉。

直至今天,一马公司尚未提呈它截至2015年3月的财务报表,而德勤大马仍然保留为其稽查公司。

我向马来西亚会计师协会作出有关投诉迄今已分别相隔14和16个月,可是,在过去这一年多来,该协会并没有作出任何答复,而且也仿佛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即使有任何调查的话,但似乎也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我呼吁以拿督莫哈末法兹为主席的该协会公开解释,为何有关丑闻的程度是这么的严重和大规模,而且也已高度地涉及到公共利益了,但该协会却如此缓慢地处理我作出的投诉。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7月18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18日星期一

巫程豪:将建议修改水供法令·柔佛河应列保护区

转载自《星洲日报》:

(柔佛.峇株巴辖16日讯)士姑来区州议员巫程豪表示,针对柔南近内发生制水问题,他将在下届州议会建议修改柔佛州水供法令,由柔州政府宣布将柔佛河列为保护区。

他说,不论是牛只在河边喝水或人为丢弃废料都会污染河流,若河岸种植农作物如油棕,更是会产生氨气而污染水源,因此他认为,柔佛河应列为第一级保护区。

他表示,柔南有12万个水供户头用户面临制水2至3天,工业区和商店关闭而损失上亿令吉;至于永平和峇株没有制水问题,是因为彼咯水坝已列为第一级保护区,任何人若非法进入,可以受到对付。

巫程豪昨晚在行动党永平社区中心联合行动党亚依淡区会举办的“改变在即,斗争到底”筹款晚宴上致词时,如此表示。协办单位包括行动党永平市区支部、亚依淡支部、新港支部、及亚依淡区会妇女组。

伊法是否落实取决国阵

另一方面,巫程豪也披露,自我国独立至今已修改宪法57次,几乎每年修改宪法一次,这是依靠国阵三分之二国会议席优势才可以举手通过,因此伊刑法是否落实,实际上取决于国阵。

永平区州议员周碧珠则表示,人民投资在行动党身上,是为了在全柔乃至全国各地听到不一样的声音。

“如果行动党不是敢怒敢言,也不敢向大家筹款,而拿了人民的捐款后,肯定会好好利用每一分钱,举办活动与推行社区服务。

上述晚宴共宴开75桌,现场筹款总额为4118令吉。大会也捐献1000令吉给予永平中学。

出席的行动党领袖包括该党雪兰莪州主席潘俭伟、社交媒体顾问杨美盈、柔州议会反对党领袖颜碧贞、行动党柔州财政傅恿駺、峇吉里区国会议员余德华、彼咯区州议员林永源、亚依淡区会主席余和平及砂拉越州主席张健仁的特别助理莫迪。

林吉祥:若马哈迪组新党
马将有新政治力量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指出,随着前首相敦马哈迪在昨日与各政党和非政府组织领袖会面后,宣布可能成立新的政党,一旦落实将在我国政坛看到新的政治力量。

他说,昨日出席会议者包括希望联盟成员党,如行动党、诚信党、公正党和前巫统副主席沙菲益,他们希望不只是一个种族和宗教的领袖,而是所有的力量都要团结,一起改朝换代。他强调,各政党和人士聚集讨论,并非单是倒纳吉换首相,更重要的是国家制度也要改革,不只是照顾单一种族而是所有族群的利益。

“国阵在砂拉越州选和大港与江沙双补选胜利后,以为华人选票回流国阵,因此很可能在明年举行大选,到时候所有课题包括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在大选一起清算!”

刘镇东:巫统或面对分裂

行动党柔佛州委员会主席刘镇东指出,随着前巫统领袖站出来针对国阵,巫统可能面对分裂,以致我国出现前所未有的政治局势。

“今天的格局不只是换政府,这个国家要有新政策和新方向,然而行动党也要马来人支持,并加强华裔和印度裔的支持,这是现在面对的挑战。”

他说,从505大选至今3年来,当时在野党差一点胜出,如今却又面对重组的问题,需要人民陪在野党渡过这一关。

倪可敏:44国席属灰色选区
6%选民思变国阵就会输


行动党霹雳州委员会主席倪可敏指出,如今全国222个国会议席,国阵占134席,其中44个国席是属于灰色选区。换言之,来届大选只要6%选民改变,国阵就会输掉44个国席。

“届时,国阵从134席减少44席,就剩下90个国席,那么就不可能组成政府,我希望柔佛州扮演火车头的角色,也要一举拿下亚依淡国席和永平州议席!”

他表示,随着槟州首长林冠英被提控,当时在短短的21小时筹足100万令吉,累积至今筹款已有188万令吉,相信将来还会有更多行动党领袖排队等着被对付,这笔款项未来或可用来保释被捕领袖。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大柔佛·2016.07.16


继续阅读...

古来行动党《支持火箭,讓夢實現》晚宴

收录潘俭伟、刘镇东、张念群、林吉祥和倪可敏的精彩演说!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16日星期六

由财政部秘书长丹斯里依尔旺领导的一马公司新任董事局,在《砂拉越报告》揭露一笔12亿2千万美元的款额涉及离谱的借贷套利欺诈后,是否仍要视而不见?

《砂拉越报告》在7月11日率先揭露的一份银行文告显示,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简称1MDB GIL)在2014年9月12日和11月4日期间,支付了12亿8千万美元给诈骗的英属维京群岛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简称阿尔巴BVI)。

昨天,《砂拉越报告》揭露更具爆炸性的总稽查司报告部份内容,它关系到一马公司持有的另一家子公司即Brazen Sky Limited,与一家鲜为人知的开曼群岛投资基金和1MDB GIL进行备受争议的交易。

《砂拉越报告》的结论乃基于源自机密报告的附加讯息,一马公司已显然地编造了一项借贷套利活动,而且给人的印象是它已经成功从开曼群岛赎回其资金。有关的欺诈交易显然地让一马公司的稽查公司德勤大马信服,它愉快地“结束”(signed off)了该公司的稽查账目。

假设已泄露的总稽查司报告的副本是真实的,那么这就是一项严重的指控,因为这是第一次有确凿证据显示,它牵连到一马公司的行政人员作为当事人,与欺诈的阿尔巴BVI业主──莫哈末阿胡申尼与卡登阿酋拜西勾结。

当中涉及的人士包括一马公司​​前任首席执行员沙鲁哈米,他曾促使一马公司在开曼群岛的投资;还有就是当上述借贷套利交易进行时出任​​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的莫哈末哈占阿都拉曼,以及要掩盖上述诡计的现任一马公司总裁阿鲁尔甘达。

《砂拉越报告》的爆料,将使一马公司在由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对于一马公司涉及65亿美元一事提交到仲裁程序带来非常复杂的影响。 IPIC是阿布扎比的阿尔巴投资PJS的母公司,它们皆已经否认它们的集团与阿尔巴BVI有任何关系。一马公司明知与阿尔巴BVI诈骗IPIC和马来西亚政府肯定会损害一马公司的权利,并使到IPIC成为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而不是其雇员阿胡申尼和阿酋拜西。

无论如何,当下更为重要的是,一马公司新任董事局对于这起事件的最新进展准备做些什么,尤其是它已经被公开了呢?

以丹斯里洛丁为主席的一马公司前任董事局,在公账会向国会提呈的一马公司报告内对他们作出谴责后,已经被迫辞职,该董事局成员是因为在任何勤奋的程度上,都没有履行到托付予他们的职责与义务。

《砂拉越报告》最新的爆料也显示,前任董事局逾一年前在这些欺诈的交易发生后,竟然还盲目地签准了让1MDB GIL支付12亿美元予阿尔巴BVI。这些涉嫌“找吃”的“板桶”(good-for-nothing)董事包括丹斯里依斯米、丹斯里王锦发、阿斯温瓦利南、拿督沙鲁哈米及阿鲁尔甘达。

现在的问题是,在2016年5月31日受委,并以财政部秘书长依尔旺为首的新任董事局,将能否做得更好及更称职?

还有两名新的董事局成员拿督卡玛莫哈末阿里及拿督诺拉丝曼阿益,他们是否会针对这些新的爆料作出回应和采取相应的行动──包括并不只限于向警方作出投报?

要求针对欺诈性的案件展开调查和作出举报,是作为董事们应扮演的角色,以确保马来西亚纳税人的利益获得充分保障。

或者,他们对于这些争议,以及马来西亚史上单一最大宗的金融丑闻,也是同样采取视而不见的做法呢?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7月15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15日星期五

会否举报《砂报告》爆料? 潘俭伟促1MDB新董事表态

转载自《当今大马》:

随着《砂拉越报告》公开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揭露一马公司的更多弊端,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如今将球踢到该公司新董事局脚下,追问新董事局对此有无进一步行动?

他今日发文告指出,《砂拉越报告》的最新爆料,涉及一马公司在开曼群岛的投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和与阿尔巴名字相近的英属维京群岛公司,即阿尔巴投资PJS私人有限公司。

“一马公司新董事局将如何应对,这个如今已公开的新资讯?”

追问董事局会否报警?

潘俭伟也是公账会成员。他点出,在公账会一马公司调查报告,批评一马公司前董事局的表现后,这些董事已总辞。

“现在的问题是,由财政部秘书长依尔旺(Mohd Irwan Serigar)为首,在5月21日受委的新董事局,工作表现能否更好更恰当?”

“加上另外两名新董事,卡玛(Kamal Mohd Ali)和诺拉兹曼(Norazman Ayob),他们会否寻找这些新爆炸性指控的答案,并有所行动,包括报警等等?”

“调查欺诈案件和举报它们,是董事责任的一部分,以全面保护大马纳税人的权益。”

质疑稽查公司已受骗

国会公账会在4月7日,向国会提呈一马公司案调查报告,其中建议执法当局调查前执行长沙鲁哈米(Shahrol Halmi) 。

而财政部随后宣布,解散一马公司顾问团,同时接受一马公司董事总辞。

从上周开始,《砂拉越报告》接二连三公开据称是总稽查司的一马公司报告。由于这份稽查报告被列为官方机密文件,《当今大马》囿于法令限制,无法报道相关文字的内容,也无法查证这份文件的真伪。

前日,潘俭伟就质疑,负责稽查一马公司账目的德勤(Deloitte Malaysia),是否已遭一马公司所蒙骗,误信一马公司已于2014年取回在开曼群岛的23亿1800万美元资金。

他当时指称,根据德勤给公账会供词,德勤要求一马公司先撤出开曼群岛的资金,它才会核准一马公司的财务声明。

但他续指,虽然一马公司告诉德勤,其中12亿2000万美元已撤出开曼群岛,而其中一部分作为可退还定金,交给阿尔巴投资PJS公司,但根据《砂拉越报告》,这笔钱其实源自一马公司另一家子公司即一马全球投资有限公司(1MDB Global Investment Limited)。

警告更多人将受殃及


潘俭伟在今日的文告重挑此事。他说,《砂拉越报告》所揭发的事情,或将使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在伦敦国际仲裁庭,起诉一马公司案件,变得更加复杂。

他点出,国际石油投资公司与阿尔巴PJS,已公开否认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简称阿尔巴BVI),与它们有关。

他说,假设《砂拉越报告》所公开的稽查报告属实,那将是首个可以证明,一马公司高层与“冒牌”阿尔巴拥有人串谋的确凿证据。

他进一步说,若报告属实,一马公司前执行长沙鲁哈米和莫哈末哈金(Mohd Hazem Abdul Rahman),乃至一马公司现任总裁阿鲁甘达,皆会受牵连。


继续阅读...

巫统最高理事拿督莫哈末卜艾在要求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详读106页的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以前,应该自己先照一照镜子

随着慕尤丁和前任上议员依占莫哈末诺要求解密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以确保履行问责制和透明度后,莫哈末卜艾要求正确阅读公账会针对事项的报告。

卜艾表示如果他们阅读过该报告,​​他们将不会要求把报告解密。卜艾说,总稽查司和公账会的结论可以在第103和第106页找到,因此,当它已经被总稽查司本人作出有关要求时,慕尤丁仍把矛头指向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错误的。

对于卜艾的评论,我不得不高声大笑。

首先,总稽查司只是明确要求其报告被列为机密,当它已被公账会进行研讨。总稽查司已经告诉公账会,当公账会本身的报告完成以后,公账会可决定要否公开总稽查司的报告。

公账会主席拿督哈山阿里芬本身在3月7日向媒体解释说:“一旦公账会向国会提呈其调查结果,在机密法令下,联邦稽查一马公司的报告将不再列为是国家的机密。”

因此,如果纳吉和其内阁不被归咎为拒绝解密总稽查司的报告,那么要指摘谁?

其次,再一次令人感到可笑的,莫过于多媒体及通讯部长拿督斯里沙礼所宣称的,基于公账会已经提呈报告,所以没有必要把总稽查司的报告公诸于世。

公账会在其研讯程序中,几乎是完全依赖总稽查司报告提呈它的调查结果的评议、结论和建议。事实上,公账会成员明暸总稽查司报告将公账会报告一并提呈,以便为国会提供一个详尽的事实和数据完整的画面。

因此,公账会报告本身没有引用细节而是广泛地援用总稽查司报告的调查结果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公账会的成员期望总稽查司报告和公账会报告一起被公开。

事实上,来自后座议员俱乐部和反对党的公账会成员,完全同意总稽查司的报告和从来没有在任何时间点上,就如已记录在公账会议事录内的,不同意或拒绝其调查结果。因此,所有在总稽查司报告内的结果,都必须被视为事实,以及须交由有关当局相应处理。

为何卜艾和整个国阵的领袖,这么惧怕这些在总稽查司报告内的事实被公开呢?

卜艾宣称“在没有充分了解有关讯息的情况下,总稽查司报告的’部份内容’可以随机抽取,这致使引起了各种揣测”的谈话也是一个笑话。

如果卜艾这么担心这些“部份内容”(bits)致使讯息错误,那么可以肯定,他必定会即刻通知其党主席即刻解密整份报告,以便防止这些“部份内容”被有关机构例如《砂拉越报告》所揭露。

为何卜艾这么惧怕报告被解密?当然,除非他知道总稽查司报告包含了数以十亿美元的资金被挪用和滥用的确凿证据,这将暴露一马公司和首相本身已阐述的所有谎言和欺骗。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7月14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13日星期三

迦玛:槟火箭欲闪电州选主因 公投林冠英支持度

转载自《光华日报》:

(槟城12日讯)时事评论人认为,行动党考虑在槟州举行闪电大选的最大因素,除了要让选民对林冠英的支持度进行公投外,这也是为“后林冠英时代”做好安排,就如“加影行动”。

为后林冠英时代做好安排


“如果行动党在闪电州选中取得胜利,就会以这种方式证明林冠英没有罪;如果他最终被定罪,就显然是政治迫害。同时,这是为‘后林冠英时代’做一些人事的安排。”


继续阅读...

开曼资金没交冒牌阿尔巴? 潘俭伟疑德勤遭1MDB所骗

转载自《当今大马》:

在《砂拉越报告》公开据称是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后,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就问,负责稽查一马公司账目的德勤(Deloitte Malaysia),是否已遭一马公司所蒙骗,误信一马公司已于2014年取回在开曼群岛的资金。

这笔当时存放在开曼群岛的23亿1800万美元的资金,源自沙地石油国际公司还给一马公司的贷款。

在在野党与前首相马哈迪不断追问,一马公司为何不将这笔钱调回大马的情况下,一马公司终于2015年初宣布,从开曼群岛完全撤出这笔资金。

德勤要求撤出开曼资金

对此,潘俭伟今日就发文告指出,根据德勤在公账会听证会的口供,德勤稽查员格外坚持,在他们签名批准一马公司的财务声明前,一马公司必须能取回全部,不然应取回大部分在开曼群岛的投资金。

“当一马公司能向稽查员‘展示’,其中12亿2000万美元已撤出,德勤终于签批一马公司的账户。不过,这笔钱并没撤回大马。”

潘俭伟也是公账会成员。他续指,一马公司在截至2014年3月的财务声明中指出,这笔12亿2000万美元的大部分资金,用在缴付债务利息,营运资本,及作为可退还定金交给阿尔巴投资PJS公司。

汇款的竟是一马子公司

但他指称,凑巧的是,一马公司是通过子公司,即一马全球投资有限公司(1MDB Global Investment Limited)于2014年,数次将大笔资金汇给阿尔巴投资PJS私人有限公司(简称阿尔巴BVI)。

“虽然一马全球投资有限公司与阿尔巴BVI没有任何商业往来、协议或交易,为何一马全球投资有限公司要付钱阿尔巴BVI?”

“为何当(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见图)向公账会供证时,没有公开这些资金转移?”

阿尔巴BVI是一家在英属维京群岛的公司。它与阿布扎比主权基金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的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公司名字相近,但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否认两者有关。

促德勤报警以证明清白

潘俭伟因而认为,这些资金转移显然是要“蒙骗”德勤,好让德勤接受资金是从开曼群岛撤出,并用以支付阿尔巴BVI的说法。

“这当中所隐藏的事情是,用以支付阿尔巴BVI的钱,不是源自备受争议的开曼群岛投资,而是源自一马公司全资拥有的子公司,一马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既然德勤当时如此满意,欣然签批一马公司的账目稽查,我们呼吁德勤,重新审核(一马公司)所出示给它的文件。”

“若向他们出示的文件,在事后证明出现欺诈或篡改事实的问题,他们必须马上报警以证明清白,并确保那些骗子受到调查。”


继续阅读...

明与反对党阵营商组联盟.敦马拟成立新政党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2日讯)“3M”政途或许有新契机?前首相敦马哈迪计划成立新反对党,与现有的主要反对党,即行动党、公正党、诚信党组成新政治联盟,集中火力在来届全国大选中绊倒首相拿督斯里纳吉。

前巫统峇都交湾区部副主席拿督斯里凯鲁丁告诉星洲日报说,马哈迪确定会于周四(14日)下午,在其位于布城的首要领导基金会办公室会见逾10名反对党领袖,针对成立新政党的计划收集意见。

“当然,敦马知道他即将成立的是个反对党,这个新反对党将与现有的反对党组成新政治联盟,当然少不了(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及(前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慕克力。”

不过,慕尤丁私人秘书哈菲兹对星洲日报说,由于慕尤丁目前身在国外,所以不会出席会议。

询及除了希望联盟,同为反对党的伊斯兰党是否受邀参与会议,凯鲁丁原本表示不方便透露受邀者身份,后来松口说受邀者包括受边缘化的伊党波各先那区国会议员拿督马夫兹,以及已被伊党逐出党外的拿督胡桑慕沙。

不过,他并没有说明为何没有邀请伊党当权派领袖出席。

另外,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也证实自己受邀出席这个由马哈迪主持的会议,受邀的行动党领袖包括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及宣传秘书潘俭伟。

不过,陆兆福强调与马哈迪会面的行动党领袖均是以个人名义出席会议,并非代表党及希盟。

据了解,出席者也包括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副主席三苏依斯干达及蔡添强及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等。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报道·庄敏·2016.07.12


继续阅读...

阿鲁尔甘达必须解释为何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支付12亿7千900万美元予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即便这两个实体之间并没有任何业务关系

《砂拉越报告》日前揭露另一份银行交易文件,它是从已分类的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分开,文件显示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GIL)在2014年9月12日和11月4日期间支付12亿7千934万7千500美元给已与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合并的阿尔巴BVI。

1MDB 环球投资有限公司是一马公司全资持有的外国子公司,惟阿尔巴BVI已被揭发是一个诈骗的实体,它假装是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的子公司。

《砂拉越报告》正确地强调了新加坡UBS银行接收了代表阿尔巴BVI明确地确定了目的、来源和接收资金的事件。基于严重违反了洗黑钱的规定、银行的营运和管理监督不力,以及一些银行职员严重渎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5月关了另一家新加坡瑞意银行。因此,最新的爆料引发的问题是,新加坡UBS银行将是否被采取类似的调查行动,以及该银行将会否被采取行动对付。

无论如何,上述事件产生的更大疑​​问是,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为什么要率先支付12亿7千900万美元予阿尔巴BVI呢?

1MDB 环球投资有限公司在2013年3月已借贷30亿美元,目的是与阿布扎比的阿尔巴投资PJS组成联营公司,在吉隆坡发展敦拉萨金融交易中心(TRX),然而,有关联营计划并没有实现。

如果该联营计划已经胎死腹中,而阿鲁尔甘达也已在2016年1月向公共账目委员会供证,那么为何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仍要在2014年支付这笔12亿7千900万美元的款予阿尔巴BVI,惟阿鲁尔甘达却没有向公账会揭露这件事?

此外,根据1MDB截至2014年3月31日的财务报表,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只剩下15亿6千万美元投资在“由信用良好的金融机构监护下所进行的各项投资组合”,其余资金已被作为“流动资金和偿还债务的目的”。

阿鲁尔一达也在供证时说,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的15亿6千万美元投资是完整的,而且将可能用作1MDB的合理化计划的一部份。可是,倘若这15亿6千万美元确实是完整的,那么为何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要让它变成现金而支付给阿尔巴BVI呢?

《砂拉越报告》揭露的最新文件已让阿鲁尔甘达当众出丑,而且证明了他向公账会撒谎和隐瞒重要讯息。这就是为什么阿鲁尔甘达拒绝呈交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的简单银行文件的真正原因,即便是总稽查司已一再要求他这么做。

我们呼吁国内和国际的有关当局调查牵涉到上述交易的各造──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1MDB和UBS银行,因为它们涉及一项国际洗黑钱的操作,关系到马来西亚纳税人的金钱。

涉及教唆和批准上述非法交易的所有人士,都必须被采取行动对付,以确保我国和国际金融系统的完整性。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7月12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12日星期二

如果《砂拉越报告》揭露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的内容是真实的,那麽警方必须采取行动逮捕那些涉及挪用巨额资金的骗子,而不是去追查揭露有关罪案的吹哨者!



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上周六指出,警方将在官方机密法令下探研揭弊网站《砂拉越报告》揭露的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内容,不过,只有在他们确认有关文件是否属实之後。

卡立说:“我们也不确定已刊载的文件内容是否属实。所以,让我先与总稽查司讨论,以确认有关文件是否真的来自已被列为官方机密文件的总稽查司报告。”

总警长的声明在几个方面是令人震惊的。其一,马来西亚人民感到震惊的是,自从公共账目委员会向国会提呈一马公司调查报告,并要求对沙鲁哈米和其他涉及诈骗一马公司的人士展开调查已过了好几个月,惟警方竟然还未获得有关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的详情。

难道警方对于一马公司的调查显得如此无精打采,竟然尚未获得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的副本?总警长向马来西亚人民公开表示他还需要“先与总稽查司讨论”,以鉴定《砂拉越报告》揭露的是否总稽查司的报告的说法,看起来就像是傻瓜。

或许,纳吉政府已决定维持总稽查司报告为官方机密文件,以致于即使是警方都将很难获取呢?难道这才是为何内阁已拒绝解密这份文件的真正原因,即便是警方应该持有,这样的话,就不能轻易和妥善地对一马公司背後的骗子展开调查?

无论如何,如果《砂拉越报告》揭露的总稽查司报告内容,即暴露了数以十亿令吉的款额被诈骗,以及由一马公司行政人员所掩盖的事项是属实的话,马来西亚人民对于总警长完全无视于这起骗局和没有兴趣把骗子绳之于法而感到震惊不已。

作为全国总警长的卡立,对于在过去的5年且是在他任内,发生了史上最大宗的数以十亿令吉诈骗案件 应该感到彻底震惊和尴尬;然而,从卡立的媒体声明,他似乎对于最巨大的掠夺案无动于衷,相反的他对于政治迫害逮捕和援引官方机密法令提控吹哨者英雄更感兴趣。

总警长应该谨记,警方人员宣誓保护打击罪犯的马来西亚人民,而不是掩盖骗子。官方机密法令,它可能是严厉的,而且旨在保护国家的利益,特别是用来对付那些向国外代理人泄漏安全机密者。

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不是国家安全文件。它是一份稽查一马公司丢失数以百亿令吉,以及如《砂拉越报告》已报道的报料般。因此,这是一份对于一马公司骗局背后主谋的关键证据报告,任何由总警长企图要压制证据的举动都将是防碍马来西亚的司法公正。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7月11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赵明福逝世七周年 流動的追思會(八打靈再也)



赵明福逝世七周年之际,民间组织举办“记忆既是反抗”人权艺术展,通过艺术作品带出维护人权的信息,呼唤民众以铭记赵明福与其它扣留所命案的方式,作为反抗不公不义的行动。

“勿忘明福,維護人權--趙明福逝世七週年紀念活動”由趙明福民主基金會主辦,甘榜東姑州議員劉永山和武吉加星州議員拉吉夫協辦。

七週年追思會也有特別的紀念儀式及活動,包括現場繪製漫畫、短劇表演、演唱歌曲及嘉賓演講等等。主講嘉賓包括著名漫畫家祖納、趙家代表及趙明福民主基金會財政趙麗蘭、雪州行政議員歐陽捍華及武吉加星州議員拉吉夫等。

日期:2016年7月16日(星期六)
時間:晚上8時正
地點:八打靈再也SS2籃球場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39125912929085/

背景:
2009年趙明福生命的殞落,引起全國人民對執法機關濫權和扣留所死亡的關注。 2008年的國會答复顯示,從2003年至2007年,死於國內的扣留所死亡案件高達1531宗,幾乎每5天就有4人死於扣留所。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11日星期一

雪兰莪民主行动党《与冠英同在》 晚宴



日期:2016年7月24日(星期日)
时间:晚上7点30分
地点:雪兰莪州莎阿南IDCC会展商业中心,第十五区,Jalan K 15/K Dataran Otomobil

电邮:dapdinner@gmail.com
热线:016-8782472

(吉隆坡12日讯)雪州民主行动党將于7月24日(週日)在莎阿南IDCC会展中心举办「与冠英同在2.0」晚宴,这项活动也是民主行动党为秘书长林冠英討公道,而在全国推行主题为「斗爭不息,贏回正义」巡迴运动的其中一站。

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指出,人民已受够了国阵的贪腐与滥权的行径,现在是时候让大家一起共同斗爭,追討公义。

他今天发表文告说,林冠英在两周以前被反贪委会逮捕和被控两项贪污罪,总检察长甚至以防止林冠英潜逃为由而强加林冠英高达100万令吉的保释金。

潘俭伟表示,有关行动无疑是纳吉政府的政治迫害,这凸显出它滥用权力来镇压反对党领袖,且也预示將提早举行大选。


「因此,雪州行动党响应主题为『斗爭不息,贏回正义』的巡迴运动而举办筹款晚宴,寻求一个平台向民眾解说,以消除林冠英被控贪污的莫须有罪名。」

他说,筹获的基金也將资助民主行动党在全国各地推行上述运动,以及为了下一届,或许是马来西亚史上最骯脏的选举活动作好准备。

当天的演讲嘉宾包括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雪州首邦市州议员杨巧双。

桌席性质(价格)包括白金桌席(3000令吉)、金桌席(15000令吉)、银桌席(750令吉)或每张餐券75令吉。


继续阅读...

9天筹获184万 继续筹款为冠英

转载自《东方日报》:





行动党將继续筹款,除了已筹足檳州首长林冠英的100万令吉保释金之外,筹款额也节节上升,款项將用在「与林冠英同在2.0」活动上。

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週一(11日)指出,截至上週五(8日),该党在林冠英被控后共筹获184万6620令吉52仙。

他指出,筹款活动將继续进行。除了有足够的100万令吉作为林冠英的保释金之外,其余的80多万令吉將用在挺林冠英的活动上。

行动党將启动「与林冠英同在2.0」,並在全国巡迴举行,凸显「斗爭不息,贏回正义」的主题。

檳城行动党曾在7月1日表示,该党发动的「一人十块,与冠英同在」筹款运动,从6月30日(週四)傍晚5时至1日(週五)中午2时,21个小时內成功筹到100万9000令吉,达到目標,因此,正式宣佈停止该筹款运动。檳行动党党要全体鞠躬,向支持者致谢。

筹款运动开放不到一天时间,檳行动党主席曹观友1日下午2时30分在党总部召开记住会,宣佈正式达到筹款目標100万令吉。


继续阅读...

批通讯部长侮辱安比林专业 潘俭伟促政府正视稽查报告

转载自《当今大马》:

通讯部长沙烈赛益昨日称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只是公账会报告的部分内容,以淡化该报告效应,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质疑沙烈赛益侮辱总稽查司安比林的专业。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批评沙烈赛益的言论,已轻视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

“沙烈赛益是否告诉大马人,总稽查司报告微不足道,所以大家应忽视该报告?”

“沙烈赛益不要再继续当纳吉的‘误传部长’,轻视总稽查司报告,甚至羞辱总稽查司安比林(Ambrin Buang)的专业。”

他反促沙烈赛益,应羞愧于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的调查发现,并要求对付所有涉及一马公司案者,以保护政府的声誉及诚信。

“纳吉的啦啦队如今似乎正忙着列队,以淡化《砂拉越报告》所揭露的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

指全面参考稽查报告

针对沙烈赛益批评《砂拉越报告》的揭露已误导人民,潘俭伟反轰沙烈赛益淡化该报告效应,才是误导人民。

他指,公账会几乎完全参考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作为公账会一马公司调查报告的审议、结论及建议。

“事实上,据公账会成员所了解,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将与公账会一马公司调查报告一起提呈国会,让国会获得更全面的论据与数据。”

“所以公账会报告只是广义,而非仔细地引述总稽查司报告,理由正是公账会以为总稽查司报告会与公账会报告一起公布。”

“因此,总稽查司报告非如沙烈赛益所言‘只是部分内容’,反之是公账会报告的重要组成部分,否则公账会报告就不完整。”

批评哈山食言不公布

潘俭伟说,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于今年3月7日已向媒体解释,一旦公账会报告提呈国会,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也不会再受官方机密法令保护。

因此他指,哈山阿里芬撤回他先前所作的承诺,在未与公账会成员讨论下反对公开总稽查司报告,令公账会成员及全马人民震惊。

他指,公账会报告没有任何否定总稽查司报告的内容。事实上,根据会议记录,公账会中的朝野成员皆完全同意总稽查司报告,不曾反对或拒绝该报告的内容。

“因此,总稽查司报告的内容是事实,当局必须正视这份报告。总稽查司报告‘不完整’的问题并不存在。”

《砂报告》连公布密件

沙烈赛益昨日淡化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的效应,称其只是公账会报告的一部分内容来源,并非所有,更指控《砂拉越报告》自2010年起就一直误导大众。

《砂报告》7月7日在网站声称,掌握了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的许多内容,包括源自听证会的关键附属文件,并公布了该报告的部分内容。该网站也放话,会陆续公开相关文件。

《砂报告》隔天再公布一封志期今年3月23日,据说是国行致给一马公司的信函,指一马公司在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联营计划的一些投资申请上,如何提供错误与不足的资料给国行。

《砂报告》接着于第三天公布据称是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案报告的内容摘要,揭露总稽查司对一马公司的“明确批评”。

由于《砂报告》所公布的文件皆在《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下被列为“机密”文件,因此《当今大马》无法报道这些内容。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10日星期日

失望副内长要查《砂报告》 潘俭伟反建议劝纳吉解密

转载自《当今大马》:

内政部副部长诺嘉兹兰昨日称警方定会调查《砂拉越报告》公布机密文件一事,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失望诺嘉兹兰倡议调查,反促后者劝首相及内阁解密报告。

潘俭伟今早发文告表示,诺嘉兹兰身为前公账会主席,曾积极领导公账会追查一马公司案,并指示总稽查司务必提供相关资料,如今却转变态度要求对付《砂报告》,令人失望。

“我对诺嘉兹兰感到失望,因为他在获擢升为内政部副部长前是公账会主席,他应明白自己担任主席期间所秉持的诚信及透明原则。”

“事实上,(当时)诺嘉兹兰领导公账会向一马公司要求解答,清楚指示总稽查司提供资料,甚至判断必须传召此案关键的神秘人物——刘特佐出席公账会听证会。”

“他(诺嘉兹兰)对此事的立场非常清楚,国会档案及他所召开的记者会都有记录可循。在他升职后,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对一马公司案的调查立场180度转变?”

冀望说服纳吉解密

潘俭伟也是公账会成员,他重申,《砂报告》的揭露是一项他所无法达到的“壮举”,因为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早已指示成员不能保留任何报告副本。

“虽然我们可以阅读那份报告,但我只能在公账会会议上或向国会办公室要求下,才能阅读该报告。”

“我很失望诺嘉兹兰呼吁警方调查《砂报告》,因其取得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副本而被指违反官方机密法令。”

他指,诺嘉兹兰指示警方调查泄密者,已摧毁诺嘉兹兰之前所建立的良好形象,也指诺嘉兹兰是巫统近几年内难得比较有诚信的领袖。

“大马人希望他(诺嘉兹兰)进入政府行政服务后能继续倡议诚信施政。因此,我们希望他至少能尝试说服首相纳吉及内阁解密报告。”

继续保密有何意义?

潘俭伟说,诺嘉兹兰必须清楚告知首相,该报告已泄露,政府已无选择,必须公开报告以维护政府的诚信与声誉。

“现在都已泄露,还继续保密这份报告有何意义?”

他指,若政府继续掩盖这份报告,将被人民视为企图掩盖一马公司丑闻。

《马来邮报在线》昨日报道,诺嘉兹兰指警方肯定会调查《砂报告》公布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一事。

报道引述诺嘉兹兰说:“我不能说太多,因为这(报告)已被列为官方机密法文件,但我能向你保证,警方将会调查。”

砂报告称拥报告内容

《砂拉越报告》前天在网站声称,掌握了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的许多内容,包括源自听证会的关键附属文件,并公布了该报告的部分内容。该网站也放话,会陆续公开相关文件。

《砂报告》接着于昨日公布一封志期今年3月23日,据说是国行致给一马公司的信函,指一马公司在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联营计划的一些投资申请上,如何提供错误与不足的资料给国行。

由于《砂报告》所公布的文件皆在《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下被列为“机密”文件,因此《当今大马》无法报道这些内容。


继续阅读...

潘俭伟吁公开一马稽查报告 胡桑慕沙促统治者下令解密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下午2点58分更新

随着《砂拉越报告》公布据称是总稽查司的一马公司报告部分内容后,在野党领袖纷纷要求解密这份报告。

其中,不断追击一马公司案的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就促政府,立即解密此报告;伊党前副主席胡桑慕沙则呼吁国家元首与马来统治者下令解密。

潘俭伟昨晚发文告指,既然首相纳吉坚持毫无隐瞒,且坚称《砂报告》伪造或篡改文件,那就该立刻解密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

“《砂拉越报告》为全马人民带来了最好的开斋节礼物,揭露了总稽查司针对一马公司的调查发现,而这一直遭纳吉政府利用官方机密法令来掩盖。”

“在开斋节的诚实和良俗精神下,纳吉应该立即指示解密总稽查司报告,这报告不能永远受(官方机密法令)保护。”

“无论如何,如果他(纳吉)没有毫无隐瞒,坚持《砂报告》又再次伪造和篡改文件,如这次的总稽查司报告,那就将‘真正的’报告公诸于世,摧毁《砂报告》的诚信。”

潘促勿增加公众疑虑

潘俭伟也是国会公账会成员,他说,若政府再不解密此报告,只会增加公众疑虑。

他也认为,《砂报告》网主凯丽公布资料是项“壮举”。

“这是项壮举,我自己都无法达成,因为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下达命令,连公账会成员也无法保留该报告的影本。”

“我只能在公账会会议时,或向国会办公室要求下,才能阅读此份报告。”

潘俭伟说,如果《砂报告》的泄密属实,那将证明坊间揣测此报告被列入机密法令保护的理由是正确。

“这是因为,对一马公司所提供的可疑故事和文件,总稽查司的意见很可能比公账会报告更具摧毁性。”

应促稽查司汇报王室

另一方面,胡桑慕沙今日则发文告呼吁国家元首及马来统治者,谕令总稽查司向他们汇报一马公司报告,同时解密这份报告。

“国家元首及马来统治者能够指示总稽查司汇报他们吗?同时谕令派发一份报告副本给他们。”

“之后,马来统治者再谕令重新把这份报告列为非官方机密文件,再派发给全马阅读。”

胡桑慕沙认为,单是柔州王储东姑依斯迈就有资格如此下令。

“若首相真的尊重马来统治者,且没有要掩饰罪刑,我认为单是柔州王储(Tengku Mahkota)就有资格如此谕令。”

“这合理吗?就因为首相一人,整个国家的人民就无法知道相关对国家利益非常重要的事情的详细。”

指滥用机密法是罪行

胡桑慕沙表示,通过官方机密法令来掩饰舞弊案是一项罪行。

他也指控,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已列明,277亿令吉(68亿7000万美元)如何通过一马公司的投资而消失。

他说,虽然《砂拉越报告》刊登相关一马公司新闻,但政府至今无法真正反驳该网站的指控。

“从今天起,《砂拉越报告》将以系列刊登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的内容。”

“总稽查司报告列出一笔68亿7000万美元投资金下落未名,意思是国家的钱已通过一马公司消失。”

“只有疯了的人民才不会关注这笔钱。国家(人民)如何才能合法阅读这份报告?把这些舞弊行为套上官方机密法令,这如何能成为一个罪行呢?”

另一方面,诚信党策略主任祖基菲里(Dzulkefly Ahmad)也呼应胡桑,要求统治者立即介入,拯救国家。

“来自国家‘最高机构’的行动和交涉,若再有延宕则将加剧国内纠葛,让人们继续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因此,他呼吁统治者理事会立即下令解密总稽查司报告,确认砂拉越报告所公布资料的真伪。

砂报告连续公布文件

《砂拉越报告》昨日在网站声称,掌握了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的许多内容,包括源自听证会的关键附属文件,并公布了该报告的部分内容。该网站也放话,会陆续公开相关文件。

《砂报告》接着于今日公布一封志期今年3月23日,据说是国行致给一马公司的信函,指一马公司在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联营计划的一些投资申请上,如何提供错误与不足的资料给国行。

由于《砂报告》所公布的文件皆在《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下被列为“机密”文件,因此《当今大马》无法报道这些内容。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6日星期三

拉吉夫:增创业机会‧建议灵市设迷你市集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5日讯)行动党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指出,他早前已向八打灵再也市政厅提呈2项建议,即新增仅有3至5个摊格的迷你市集(pasar mini),以及建议允许商家只能占用五脚基三分之一的空间摆放货物。

他指出,一般的早市或夜市有两三百个摊格,而他所建议的迷你市集计划则仅有数个摊格,建议的地点包括17区、灵市旧区及5/59路。

他说,迷你市集是在不繁忙的道路、不会影响周围商家或民众的情况下摆摊,同时还可以为没有获得执照的小贩或新人提供增加收入的机会。

设定五脚基摆放空间

他昨晚出席八打灵再也小贩商业公会举行的第42届理事就职典礼时指出,很多商家违例把货品摆放在五脚基阻碍通道,市政厅与其时常开罚单,不如把此举合法化。

“不过,商家必须只能占用五脚基三分之一及不超过7尺高的空间摆放或挂放货物,如此一来让五脚基有多余的行走空间。"


他是经过与灵市第一区睦邻计划讨论后,提出有关建议书,并希望能选择在第一区率先进行实验性计划。

拉吉夫说,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尚未批准有关建议,一切仍在协商当中,不过他希望市政厅能尽快作决定,让有关计划能在今年内试行。

黄志燊接棒主席职

在八打灵再也小贩商业公会担任了18年主席职的杜来发卸下重职,第42届(2016-2018)理事会新任主席由黄志燊接棒,新届理事会也换新血,大部份理事均为新脸孔。

黄志燊希望在他的领导下,理事们共同团结力量,大家以和为贵,群策群力,为小贩商业公会做得更好。同时希望人民代议士能够尽力挺身帮助小贩所面对的问题。

新届理事们在永久名誉顾问拿督林祥才的监誓下宣誓就职。出席者包括八打灵再也小贩商业公会名誉顾问拿督黄世豪、名誉顾问兼公正党灵南国会议员许来贤、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以及国阵八打灵再也北区主席陈锦传。

会上,林祥才捐款5000令吉、许来贤捐2500令吉、拉吉夫捐2000令吉、杨美盈和潘俭伟各捐1000令吉。

杜来发吁理事合作


杜来发致词时也鼓励新届理事互相合作,关心公会会务,把公会会务办得越来越出色。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5日星期二

冠英之后谁任首长秘书长? 行动党领袖私议接班课题

转载自《当今大马》:

随着槟州首长林冠英被控,谁应接替林冠英成为下任行动党秘书长,再度在党内掀起讨论。

由于林冠英必须在来届党选中卸下秘书长职,林冠英的接班人问题本来就是党内讨论的焦点。

行动党党章规定,秘书长一职只能担任三届。因此,自2004年担任秘书长的林冠英必须在2016年党选卸任。行动党代表大会预料将在今年年杪举行。

再度掀起接班人讨论


一名不愿具名的行动党消息向《当今大马》表示,即使是林冠英被控前,许多行动党领袖已非正式讨论下任秘书长的问题。

另一个消息证实,随着林冠英被控,此事再度在党内引起讨论。

“当我们见面或通电时,都会私下讨论。”

“虽然我们相信他清白,但很多领袖认为,首相不会轻易放过他(林冠英),他最后可能会入狱。”

“因此,现在的问题是,谁会取代林冠英担任槟州首长及(行动党)秘书长?”

三名人选比林冠英嫩

消息人士说,由于行动党已执政槟州两届,一些领袖可接掌槟州首长一职,因此并不担心首长接班人问题。

不过,消息人士关注,行动党秘书长将由谁接任。

消息说,目前,潜在的行动党秘书长接班人相当年轻,跟参政20年的林冠英相比也较缺经验。

这包括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及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

消息说:“他们比林冠英年轻至少10年,例如潘俭伟,他是在10年前才加入行动党。”

尽管如此,消息说,虽然这些人选经验不足,但相信党领袖依然倾向下任秘书长由新人出任,而非老将。

首长秘书长不同人?


消息补充,行动党领袖认为,下任槟州首长及行动党秘书长,可以由两名不同的人担任。

“法庭现在的标准作业程序是,会在9个月内审完一宗案件。我相信,林冠英案最长可拖到18个月(包括两次上诉机会)。”

消息声称,一些党领袖认为,在林冠英可能被定罪前,就应该启动接班计划,以确保槟州政府及党顺利运作。

陆兆福成折衷人选?


据称,在三名潜在候选人中,陆兆福较获党内各派系所接纳,被视为折衷人选。

不过,除了林冠英及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所领导的主流派系,一些州属如雪兰莪、柔佛、霹雳及彭亨都有各自的派系。

也有人揣测,陆兆福可能会在来届大选空降到槟城上阵,以便取代林冠英,出任槟州首长。

更有传言说,林吉祥可能会移师回到槟城上阵,以协助陆兆福安抚槟州当地领袖的不满。

林吉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拒绝回应这项揣测,也不愿回应接班人问题。

“我一个字也不会说。”

下次会议商展延党选

至于陆兆福受访时则直接否认,他被圈定为槟州首长接班人选。

“我坚决否认,我从来没想过这件事,我也没有这个念头。”

“党中委会已议决,林冠英继续担任槟州首长及行动党秘书长。我们还未讨论林冠英接班人问题,一切还言之过早。”

“当然,身为政党,我们将继续评估局势,我们必须紧密跟进局势,并决定如何应对。”

无论如何,陆兆福披露,行动党中委会必须在下个会议决定,是否展延党选长达18个月。

“若中委会决定展延党选,这代表林冠英将继续领导党(多18个月)。”

他补充,行动党将从林冠英案件、可能闪电大选及其他政治局势,以判断是否需要展延党选。

潘俭伟挺陆兆福领导

潘俭伟受询时则认为,陆兆福是下任秘书长的最佳人选。

“我早已表明,陆兆福将是下任秘书长的最佳人选。”

而刘镇东则表示,党现在不应讨论林冠英的接班人问题。

“我认为我们不应讨论这些事,否认就会坠入纳吉的计算。他们(国阵)正是要分裂党及槟州(政府)。”

6月30日,林冠英和其独立洋房卖家彭丽君双双因“购屋案”被控。

林冠英与彭丽君皆否认有罪,并分别以100万令吉和20万令吉保释外出。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2日星期六

陈国伟:不影响审讯林冠英没必要告假

转载自《南洋商报》:

他今日在近2小时的行动党紧急中委会议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发出5点声明。在场者除了中委员成员,也包括该党多名国州议员,以示对林冠英的支持。

陈国伟说,中委会一致通过,在林冠英面对另一项政治迫害的提控时,大家团结一致,以坚定不移的态度来全力支持秘书长。

“中委会支持林冠英继续担任秘书长,领导行动党。”

图颠覆民选槟首长

他说,林冠英也没有必要就槟城首席部长职告假,因为首长职不会对其控状造成利益冲突,也不会影响案件审讯。

“再者,中委会相信最新的提控是完全毫无根据,毫无疑问是另一场企图颠覆民选的槟州首长,及造成行动党的不稳定。”

他强调,林冠英被指触犯的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23条文及刑事法典第165条文是没有事实证据,存有恶意及带有政治议程的提控。

他说,中委会感谢大马人对林冠英的支持,以及团结一致应对国阵政府的另一项政治起诉。

他说,中委会也成立一个由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为首的全国委员会,针对此事在全国举办活动声援林冠英。行动党两名副宣传秘书再里尔基佐哈里及张念群则分别为秘书及财政。

陆兆福说,此委员会将在全国办活动,讲诉秘书长面对的最新一场挑战。

林冠英一脸倦容列席民主行动党中委会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

林冠英:国阵耍阴谋


该党今天的紧急中委会于上午11时30分左右召开,在下午1时10分左右结束后召开新闻发布会。

最后一位列席的林冠英如往常般白衣黑裤出现,成为全场焦点。

出席新闻发布会的行动党国州议员,挤满媒体新闻室,以展现对林冠英的全力支持和成为后盾!

该党元老曾敏兴也在现场,但未见林冠英的父亲林吉祥及全国宣传主任潘俭伟现身新闻发布会。

在记者会上,林冠英不断强调此次被控是国阵耍阴谋,企图转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面对的指控,因此他促人民不要被国阵转移视线。

感谢槟人民到场声援

林冠英感谢槟州人民在政党没有号召下,自动自发出席声援,甚至有马来同胞因他的遭遇拥抱痛哭,是他预料不到,令他深深感动。

他说,该党并没有举办任何街头示威,是人民自愿走出来,再者,该党想人民知道,这是另一场政治提控。

他同时申诉反贪污委员会不应在提控前扣押,要他在扣留室“过夜”,他强调不会潜逃,更不会缺席法庭面控。

林冠英说,勿认为大马人民是笨蛋,毕竟大马人民会作出对错区分。

他也斥责国阵政府“特别设计”在斋戒月期间提控他,以进一步削弱反对党,以及槟城州政府。

“我相信人民会追问,为何一个廉洁的政府会被控?为何一个清廉政府的领导人会被提控?”


继续阅读...

2016年7月1日星期五

一人十块,与冠英同在



今天的马来西亚正在进一步沉沦,收取42亿令吉私人捐款的纳吉可以逍遥法外,买屋子低于市价且无任何利益输送的槟城首长林冠英却被提控贪污,司法公正已经被国阵践踏,社会正义已经被暴政典当,林冠英随时三度锒铛入狱,大马民主运动前景将蒙上阴影。

林冠英今被提控,行动党就面临第一大挑战,高庭谕令林冠英交出100万令吉的高额保释费,这对平时靠人民支持而生存的行动党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因此我们呼吁大家伸出援手慷慨解囊,一人捐十块,与冠英同在;让冠英和行动党能够无后顾之忧地继续与国阵霸权抗争,为大马的民主自由而打拼,不让纳吉政权的阴谋得逞,不让民主走回国阵只手遮天的黑暗年代!

欲捐款者,请汇款至:
DAP Penang
Maybank Account Number: 507013014596


继续阅读...

成立梦想工程基金.9优秀生筹学费深造


蔡嫣柔(左起)、翁立腾及施依玲希望社会人士,可以协助他们升学。(图:星洲日报)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兰莪.沙亚南30日讯)为筹获75万令吉的首年学费,9名获得世界顶尖学府录取却苦无公共服务局奖学金的学生,成立“梦想工程(Fund For Hope)”基金,期盼社会人士伸出援手。

这9名学生是施依玲、庄祖楷、蔡嫣柔、陈奕豪、翁立腾、嘉胜、黄新迪、郑滐宽及陈莲梅。

他们曾在6月2日向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求助,召开新闻发布会,希望获得私人企业赞助,惟迄今款项仍不足。

他们今日再通过Mystartr有限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希望筹获款项。其中3名学生,即蔡嫣柔、翁立腾及施依玲代表出席。

首年学费尚欠75万


翁立腾表示,录取他们的学校包括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剑桥大学、华威大学、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和伯克莱分校及密芝根大学,9人第一年的学费需要150万令吉。

“新闻在6月3日见报后,的确获得不少私人企业赞助,再加上亲朋戚友的协助,款项还是不够,目前只筹获75万令吉。”

他指出,他们所就读的科系需要耗时3至4年,目前希望先筹获第一年的学费,至于生活费,他们将自行打工。

“我们必须在9月中向录取我们的大学,缴付学费,所以期盼可以在8月29日筹获有关款项,好让我们承办留学手续。”

他们说,他们从未失去信念,希望大众支持与捐助他们这群不认输的学子,一起塑造一个公平、努力、惜才的社会。

欲了解更多详情者可查看相关网页https://edufund2016.wordpress.com/或http://www.mystartr.com/projects/edufund2016。同时,也可以致电联络翁立腾(011-32248215),电邮是unglikteng@gmail.com

新闻背景:临时被通知不获资助

9名优秀生是于2014年SPM成绩公布后获得公共服务局大学先修班助学金(BURSARY),之后在本地泰莱大学修读剑桥A水平教育文凭,当年6月获得公共服务局致函,只要他们A水平的CGPA达3.75分,则可获得奖学金前往当局列明的顶尖大学修读学士学位。

当局于去年7月在汇报会上告诉学生向属意的大学提出申请,获得这些大学录取后,即可自动获得奖学金升学。不过,今年年初却被告知当局不再资助优秀生出国深造。

原以为可获得政府奖学金的9名学生,也错过了申请属意的大学奖学金的机会,所以目前盼通过各管道筹款,以一圆海外升学梦想。


继续阅读...

槟火箭州委一致通过.冠英不必辞职无需休假

转载自《星洲日报》:

(槟城30日讯)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宣布,该党槟州州委一致通过,党秘书长林冠英不需辞去槟首席部长职位,也无需停职休假。

他说,槟行动党州委保证,槟州政府的操作将如常,不会被提控事件影响。

曹观友今日下午在行动党槟州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说,州委今日下午2时30分与该党中央领袖进行闭门洽谈。行动党中委会将于明日早上11时,在行动党吉隆坡总部召开紧急会议,在槟州讨论的事项将在中委会议延续。

他说,今日槟州委召开的紧急会议,也认为林冠英面对的2项控告没有基础,含有政治动机,州委将全力支持林冠英证明自己的清白。

支持者愿捐保释金

此外,曹观友说,有不少支持者在获悉保释金达100万令吉后,纷纷表示要捐助。

他说,槟州行动党银行户头内只有89万令吉流动现款,今早总部财政支出11万令吉。州委为了让账目清楚,建议付回11万令吉给总部,让槟州行动党承担这100万令吉保释金。

行动党槟州副主席再里尔说,有意捐助(保释金)的民众,可将钱汇入槟州行动党的马银行户头(DAP PENANG507013014596)。

三言两语

慕扎希:没必要逮捕林冠英


诚信党副主席拿督慕扎希认为,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与当局保持合作,因此当局没有必要逮捕林冠英。

他今日到槟城法庭声援林冠英,过后向报界说,逮捕行动可能是要削弱林冠英的斗志,有政治意图。

他说,如果是这样的话,希望联盟会让有关方面失望,让后者知道犯下了错误,他们会更加维护联盟的团结合作。

哥宾星:为何要扣一晚

林冠英的代表律师哥宾星质问,在林冠英没有理由会逃走,并且合作的情况下,当局为何要扣留一名首席部长一个晚上。

哥宾星于林冠英被保释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是大马史上首次一名首席部长因贪污案被逮捕控上庭,不过他相信林冠英是无罪的。

他说,林冠英在过去1个月给予反贪污委员会和警方合作,同意让该当局录取口供,可是当局却于昨天下午派员持逮捕令逮捕林冠英。

他说,律师团会为林冠英在庭上抗战到底。

倪可敏:100万保释金太过份

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在林冠英由1人以100万令吉保外后,在庭外指太过份,他说这100万的保释金是“有意而为之”。

他调侃说,以林冠英身份,根本就不存在弃保而逃的可能,真的需要要保释金的话,5千令吉的保释金已足够。

潘俭伟:图毁林政治生涯

行动党宣传主任潘俭伟说,反贪会决定提控槟州首长兼党秘书长林冠英,显然的是要终止林冠英政治生涯。

他表示,随国会前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在监狱服刑,国阵在大港和江沙国席的双补选获选后,如今林冠英又被捕,显示国阵政府誓进一步削弱反对党势力,以尽可能在明年提前举行全国大选。

也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的他发文告说,今次检控行动是毫无法律基础的,行动党相信林冠英是无辜的,而党上下誓作林冠英后盾;而我们也呼吁所有大马人民与林冠英,以及行动党和希盟在一起应对国阵的强权与镇压。


继续阅读...

須提經濟遠景獲取人民支持 三角戰仍有勝算

转载自《中国报》:

希盟講座會
(吉隆坡30日訊)希望聯盟多位領袖認為,伊斯蘭黨將在下屆大選攪局,形成三角戰局勢是不爭的事實,但希盟並非立于必敗之地。

行動黨居鑾區國會議員劉鎮東指出,在野黨無需執著于一對一局勢,最重要是創造類似2008年政治海嘯的巨浪,否則不可能有獲勝幾率。

“要在下屆大選獲勝,取決于政治重新調整,包括(公正黨及行動黨)如何與誠信黨共事,建立完善的替代政府,如何與致力反對納吉的‘3M’(前首相馬哈迪、前副首相慕尤丁、吉打前大臣慕克里茲及巫統前副主席沙菲益阿達)合作等。”

華裔選民回流國陣

他說,我國目前處于經濟艱難時期,國人因經濟蕭條而受苦,因此希盟必須提出經濟遠景,以獲得人民的信心及支持。

劉鎮東昨晚在“馬來西亞:是否還有希望”論壇,擔任主講時說,在野黨下屆大選最糟糕情況,是重現2004年大選成績,當時在野黨一無所有,僅獲19個國會議席。

“無可否認,如今確有華裔選民回流國陣;在野黨在2013年獲得85%華裔選民支持,連馬華黨員也支持我們,但在無法變天后,他們重返馬華,我們需要華裔繼續參與我們。”

值得關注的是,檳州首長林冠英昨午被捕,其父親兼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原是主講人之一,特為此事趕返檳城,才由劉鎮東代替主講。

另外,誠信黨莎阿南國會議員卡立沙末說,只要希盟致力推廣他們是唯一的反對黨聯盟,即使面對三角戰也有勝算。

“以2013年大港成績為例,巫統在馬來族群獲得62%支持,伊黨則是38%,若希盟能從巫統手中取得10%及伊黨的30%支持,加上非穆斯林的支持,我們仍可獲勝。”

潘儉偉:消費稅1MDB成討論事項

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重申,消費稅及一馬發展公司(1MDB)金融醜聞是重大課題,必須成為核心討論事項。

“1MDB無關政策,是納吉將人民的錢挪用至其私人戶頭,我們必須告訴民眾,此事件的來龍去脈及嚴重性。”

他相信民眾明白1MDB課題,並認為若此事無法構成推翻納吉政權的動力,在野黨已不知該怎麼做。

在問答環節時,出席民眾促請潘儉偉繼續揭發1MDB醜聞,他即場呼籲民眾,與他一起宣傳1MDB醜聞,對身邊每個人談及此事,直到社會“嘔吐”為止。

同時,公正黨班底谷國會議員努魯依莎指出,佔多數的馬來族群才是造王者,希盟必須獲得巫裔同胞的支持。

她說,伊黨在他們所獲得的議席中,獲得馬來選民的高度支持,但退出民聯的伊黨,在扮演著破壞在野黨的角色。

努魯依莎週三身體不適,其講稿由公正黨士拉央國會議員梁自堅代讀。

卡里沙末指稱,伊黨在2013年大選后,認為民聯僅讓行動黨獲利,因此早萌生改變政治立場的念頭。

他說,2008年大選,伊黨獲得23個國席、行動黨29個及公正黨31個,而2013年大選,伊黨獲得21個國席,行動39個及公正黨30個。

“伊黨認為,只有行動黨在民聯獲利,他們怪罪行動黨令馬來同胞不支持他們,因此伊黨其實早已U轉其政治方向。”

他指出,沒人想到,伊黨竟然會重新考量政治方向,此事導致伊黨分裂成兩個派系,最終形成誠信黨。

卡里沙末也說,希盟在雙補選展示勝利,他們首次得以希盟身分,亮相在選民面前,這對他們迎戰下屆大選有利,並從而分散巫統及伊黨的選票。

他說,誠信黨接獲消息,伊黨將在下屆大選出戰多個選區,除了在原有選區競選外,也要在過往屬於行動黨及公正黨的選區上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