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9日星期五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必须解释,为什麽SRC国际有限公司与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 可以一而再也进出转移资金,好比他们就犹如关连交易的双方?

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在2016年1月26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不经意地暴露了一个图表,它清楚地显示一笔额外的2千700万令吉已从SRC国际有限公司汇入首相纳吉的私人户头。

有关图表显示SRC国际有限公司在2014年7月8日转账了3千500万令吉至 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 私人有限公司,然後在同一天,再转账3千499万令吉至其子公司即Permai Binaraya 私人有限公司。

随後也在同一天,一笔2千700万令吉的款额转入纳吉的户头,以及立刻重新分配至首相的其他私人户头。一笔320万令吉的款额,也在一个月後即2014年8月13日支付予纳吉的威世(VISA)和万事达卡(MASTER)账单。

已由纳吉接收的2千700万令吉,是SRC国际有限公司除了通过另一家公司即Ihsan Perdana 私人有限公司以外,随後转入4千200万令吉至纳吉户头的另一笔款额。

虽然我们曾呼吁总检察长解释以上所述,怎会不能显示出一个明确的初步证据以便对首相采取行动而不得如领,如今,有关图表却揭露了SRC国际有限公司和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 私人有限公司之间一个令人不安的纵横交错的交易数额(a disconcerting amount of criss-crossing transactions)。

SRC国际有限公司随後在2014年7月8日,以及在2014年7月14日和2014年8月8日,也分别转账3千500万令吉丶1亿500万令吉和3 千万令吉至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私人有限公司。

後者的所有款额都已转入Putra Perdana的另一家子公司即Putra Perdana 发展私人有限公司。然而,有关款额却在数个月即2014年12月12日,从Putra Perdana 发展“归还”(returned)至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并且在同一个日期转回给SRC国际有限公司。

在这个过度期间,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也在2014年9月10日,转账另一笔500万令吉的款额予纳吉的私人户头“906” 。

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是 Putrajaya Perdana 公司的建筑臂膀,而Putra Perdana 发展则是後者的产业发展部门。

身兼财政部长的纳吉必须解释,为什麽SRC国际有限公司作为财政部全资持有的子公司,竟然能够与完全无关的私人实体,来来回回地转移资金。

SRC国际有限公司在截至2014年3月31日的财务报表曾揭露,一笔38亿1万令吉的款额是以“包括开放资金丶上市股票丶债券和定期存款”的“马来西亚境外投资组合”的形式。财政部长在2015年3月16日在国会回答我的提问时分别指出,有关投资是在“煤炭和天然气领域”,以及“SRC国际有限公司是通过直接或与国际投资者联营的方式进行其投资”。

那麽,为何与以上所述的“煤炭和天然气领域”投资没有任何关连,但SRC国际与Putrajaya Perdana 集团之间,却能进行这麽高度可疑的货币转移(monetary transfers)呢?

SRC国际是否有非法地预付资金予Putrajaya Perdana 集团作为交换条件,以便後者在2015年7月和9月期间,充当掩盖转移3千200万令吉至首相私人户头的角色呢?

不论是纳吉委任的总检察长或纳吉本身,倘若不能针对以上事项作出清楚解释,将在整个调查行动中增添更大的疑团,并且会进一步深化涉及一马公司丶SRC国际和首相在有关贪污丑闻中的阴谋诡计。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月28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28日星期四

納吉要求刪潘宣誓書內容‧高庭延至4月13審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7日訊)高庭擇訂於4月13日,聆審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要求刪除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在申請撤銷納吉的誹謗訴訟時,所入稟的部分宣誓書內容。

高庭司法專員拿督羅斯蘭原訂今日聆審納吉所提出的申請,以及潘儉偉要求撤銷納吉的誹謗訴訟申請。不過,由於潘儉偉的首席代表律師哥賓星必須出席在昨日及今日召開的國會特別會議,所以要求展延聆訊。

哥賓星不克出席

潘儉偉的另一名代表律師班傑明表示,他是於上週致函高庭要求展延聆訊,因為哥賓星必須出席國會特別會議,以針對“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PP)投以反對票。

他透露,除了上述兩項申請外,高庭也擇訂於4月22日聆審納吉要求刪除本案第二答辯人——網絡媒體Mediarakyat.net持有人陳志光(譯音)的部分答辯書內容申請。

納吉也是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顧問委員會主席,他是於去年3月5日入稟高庭,起訴頻頻對一馬公司財務提出質疑的潘儉偉和陳志光誹謗,要求賠償。

他在訴訟中指出,潘儉偉是於2014年11月3日在行動黨籌款晚宴上發表對他構成誹謗的演講,而有關演講被網絡媒體“人民媒體”(Media Rakyat)所錄製,並上載到網上。

他說,這篇題為“納吉製造大馬史上最大醜聞”的短片和文章先後被上載到優管(YouTube)、臉書,截至去年3月2日,該短片在優管上已達到19萬4千979次的點擊率。

潘儉偉入稟答辯書反駁說,身為公職人員,納吉的各項行為應受到批評,因為民眾有知情權,以瞭解或接獲任何對民眾有影響的資訊。

他較後於去年5月8日,基於納吉沒有法律地位向他進行興訟及濫用司法程序,而入稟高庭要求撤銷納吉的訴訟。(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潘儉偉:表面證據顯示涉失信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27日訊)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說,根據反貪會有關“26億令吉捐款”和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的調查報告,表面證據已顯示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涉及貪污及失信。因此,總檢察長阿班迪不能濫用職權以協助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推翻26億令吉政治獻金的案件,

“根據所有表面證據,納吉應該被帶上法庭針對貪污和失信的指控作出解釋,再由法官判定。”

他斥責阿班迪是不獨立的總檢察長,同時企圖協助掩蓋事件。

潘儉偉在國會走廊召開記者會說,納吉以為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匯入其私人戶頭的款項是來自沙地王室的捐獻為毫無根據的解釋,因為調查報告指出,納吉在2013年8月已經將20億3000萬令吉歸還沙地王室,而來自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的匯款是在2014年進行。

“怎麼可能在2013年已經把所有剩餘的款項歸還沙地王室,在2014年還會有來自沙地王室的餘款?這些解釋毫無根據也不可採信。”

他說,根據總檢察長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召開記者會時手握的圖表可以發現,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是在2014年7月6日將一筆3500萬令吉的款項匯入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和Permai Binaraya有限公司。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將當中的3499萬令吉匯入Permai Binaraya有限公司,Permai Binaraya再將其中的2700萬令吉匯入納吉戶頭最後三個號碼為“880號”的戶頭。

“‘880號’又在同天將2000萬令吉個別匯入‘898號’和‘906號’兩個阿馬銀行的戶頭。‘880號’在2014年12月和2015年2月分別收到來自Gandingan Mentari及Ihsan Perdana的1000萬令吉和2700萬令吉款項。906號’則在2014年12月從上述兩個同樣的公司獲得5000萬令吉匯款。”

潘儉偉指出,根據圖表數據,一共有6900萬令吉匯入納吉的私人戶頭,而非只是4200萬令吉。

他說,圖表顯示納吉利用“880號”戶頭的款項繳交兩張Visa 和Master信用卡共32萬令吉的費用。

“總檢察長手握的資料證實早前《砂拉越報告》揭露的信用卡付費。”


继续阅读...

潘儉偉:改變巫統鐵票區 希盟放眼西海岸州屬

转载自《中国报》:

獨家報導:郭貞黎
獨家攝影:楊智聰

 (吉隆坡27日訊)民主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指出,希望聯盟在下屆大選,將放眼西海岸霹靂州及以下的州屬,而國家誠信黨將集中火力,以奪下巫統票源,改變巫統傳統鐵票區的馬來政治方向。

 他坦言,伊黨較強的州屬是吉打、吉蘭丹、登嘉樓,一旦上演三角戰,最后勝出的可能是巫統。

 他說,在西海岸以南的州屬,即是從霹靂往南,是屬于伊黨勢力較弱的州屬,尤其是柔佛,伊黨在過去大選的紀錄在柔佛一帶,也只是取得10至20%的票源。

 他接受《中國報》記者專訪時指出,經濟不景氣、消費稅等課題,已讓不少巫裔選民對于巫統失去了信心,包括不少過去是屬于巫統鐵票的地區。

冀奪回霹

 他說,即使上述巫裔選票不再投給巫統,但也不會流向伊黨。

 “不少巫裔選民希望能有一個中立的政黨出現,國家誠信黨將扮演重要的角色,贏取這些票源。”

 他說,霹靂、雪蘭莪、森美蘭、馬六甲和柔佛,是希望聯盟有信心的州屬,不只是要奪下更多州議席,也包括國席在內。

 他指出,希望聯盟希望在下屆大選,在上述州屬奪下的州席和國席都會增加。

 “除了雪州和檳城,希望能奪回霹靂,也能執政森州,因為目前森州的成績是比較靠近,大約也只相差五六席。”

民行沒反馬來人穆斯林

潘儉偉否認行動黨是一個反馬來人,反穆斯林的華裔政黨,並揚言只是一些媒體一直炒作的方式。

 他說,一些人士通過社交媒體、主流媒體等炒作行動黨是一個反馬來人,反穆斯林的華裔政黨,把訊息帶入馬來社區中,長期性進行洗腦。

 他指出,他也成為被言論攻擊的目標,包括在網絡炒作他是行動黨派去以色列接受訓練的G17成員等。

 “這些不實的訊息流傳,無論是在城鄉,雖然有些巫裔人士可能不相信,但對于網絡的傳聞持有質疑的態度,也沒有否決,讓他們是處于不安的感覺。”

 潘儉偉說,行動黨在檳城執政,在過去數年來不停施政為民造福,但有些好的政策,卻無法打入巫裔社區。

 “雖然巫裔對于行動黨的信心仍很小,但經過多年努力,已開始有在增加的趨勢。”

 他說,目前,有一些年輕和專業的巫裔人士加入行動黨,包括行動黨在縣市議員的委任也有巫裔。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27日星期三

潘儉偉:反貪會調查顯示已涉貪‧“歸還20億不可信”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7日訊)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說,根據反貪會有關“26億令吉捐款”和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的調查報告,表面證據已顯示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涉及貪污及失信。

他在國會走廊召開新聞發佈會時說,納吉以為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匯入其私人戶頭的款項是來自沙地王室的捐獻是毫無根據的解釋,因為調查報告指出,納吉在2013年8月已經將20億3千萬令吉歸還沙地王室,而來自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的匯款是在2014年進行。

“怎麼可能在2013年已經把所有剩餘的款項歸還給沙地王室,在2014年還會有來自沙地王室的餘款?這些解釋毫無根據也不可採信。”

他說,根據總檢察長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召開新聞發佈會時手握的圖表可以發現,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是在2014年7月6日將一筆3千500萬令吉的款項匯入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和Permai Binaraya有限公司。

他說,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將當中的3千499萬令吉匯入Permai Binaraya有限公司,Permai Binaraya再將其中的2千700萬令吉匯入納吉最後三個號碼為“880號”的戶頭。

“`880號’又在同天將2千萬令吉各別匯入`898號’和`906號’兩個阿馬銀行的戶頭。”

他說,“880號”在2014年12月和2015年2月份別收到來自Gandingan Mentari及Ihsan Perdana的1千萬令吉和2千700萬令吉款項。

“`906號’則在2014年12月從上述兩個同樣的公司獲得5千萬令吉匯款。”

指6900萬匯入納吉戶頭

他說,根據圖表數據,納吉其實一共收到6千900萬令吉進入其私人戶頭,而非只是4千200萬令吉。

他說,圖表顯示納吉利用“880號”戶頭的款項繳交2張Visa和Master信用卡共32萬令吉的費用。

“總檢察長手握的資料證實早前《砂拉越報告》揭露的信用卡付費。”

他說,總檢察長不能濫用職權以協助納吉推翻此案,他認為,根據所有表面證據,納吉應該被帶上法庭針對貪污和失信的指控作出解釋,再由法官判定。

他也斥責阿班迪是不獨立的總檢察長,同時企圖協助掩蓋事件。


继续阅读...

潘俭伟再揭2700万从SRC流入纳吉户头,总额达6900万



继续阅读...

“纳吉怎会搞混SRC汇款?” 潘俭伟直指足够证据控上庭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总检察长阿班迪昨日宣布26亿捐款案已是了结,但在野党再挑出更多疑点。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就表示,纳吉不可能误以为SRC国际公司汇入其户口的钱是来自沙地王室的捐款。

潘俭伟今天在国会走廊开记者会表示,这是因为来自SRC国际公司的4200万令吉是在纳吉“退还”沙地王室捐款之后才汇入其户口。

“(根据阿班迪的说法)来自沙地阿拉伯的捐款,其余款在2013年8月就归还。”

“那他(纳吉)怎么能说在2014年(SRC国际公司汇款时),还有来自沙地阿拉伯的钱?”

阿班迪指纳吉不知情

昨天,阿班迪表示,根据现有的证据,纳吉并不知道4200万令吉从SRC国际公司账户,转入其私人户口。

“没有证据显示,纳吉批准SRC国际公司账户汇款到其私人户口。”

他说,证据显示,纳吉相信自己所花费的金钱,是源自早前流入其户口的沙地王室捐款。

已足以成为控告证据

对此,潘俭伟表示,上述疑点已足以成为控告纳吉的表面证据。

“这已足以成为控告纳吉的表面证据,让首相在法庭上解释吧。”

“总检察长不应该滥用他的权力。”

受询及是否认为阿班迪涉及贪腐,潘俭伟说:“总检察长并不独立。”

还有一笔2700万令吉?

另外,潘俭伟再揭露,阿班迪昨天无意中透露还有一笔2700万令吉,也汇入了首相纳吉的私人户口。

他今天发文告表示,昨天阿班迪在记者会上出示的图表中,有一笔未曾被揭露的汇款。

他指出,阿班迪展示的图表中,SRC国际公司在2014年7月6日汇入3500万令吉到一家建筑公司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后者再将3499万令吉转入其子公司Permai Binaraya SB。同一天,Permai Binaraya SB再转入2700万令吉到纳吉的AmBank的私人户口(880)。

而纳吉的这个户口也在同一天及稍后再把不同数额转入他的另两个AmBank的私人户口(898,906)。同时,880的户口也用来偿还两张信用卡的债务(Visa 496,Master 961)。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26日星期二

"新春大扫除旧物收集站"

千百家村

为了配合新年的到来,村委和国州议员准备2个"新春大扫除旧物收集站"给千百家村村民,以方便村民大扫除。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25日星期一

民主行动党巴也加拉斯社区中心开幕仪式



日期:2016年1月28日(星期四)
时间:晚上8点
地点:2405-A, Jalan 1A/3, Bandar Baru Sungai Buloh, 47000 Sungai Buloh, Selangor, Malaysia
电邮:DAP.payajaras@gmail.com

开幕嘉宾:林吉祥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24日星期日

潘儉偉反駁華人掌控經濟論‧“行動黨沒支持TPP”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23日訊)雪州行動黨主席潘儉偉強調,該黨從未表態支持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並譴責發表華人掌控我國經濟言論的伊斯蘭黨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愚蠢和具種族主義。

他說,若按照哈迪阿旺的理論,那巫統支持TPP,他們一定是華人。他針對哈迪阿旺早前指行動黨支持TPP的理由是華人掌控我國經濟一事,通過臉書和推特做出反駁。

哈迪阿旺日前在臉書上載視頻時,呼吁民眾出席今日在吉隆坡舉行的反TPP集會,並指華人掌控我國經濟和貿易,因此行動黨才同意簽署TPP,也說,只有土著對TPP感到厭倦。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22日星期五

拿督斯里纳吉必须针对《砂拉越报告》的最新爆料指他使用登记在SRC国际公司名下的信用卡,消费了至少330万令吉一事作出消楚交待

我们已经知道财政部属下的子公司SRC国际公司,目前因为涉及向首相纳吉的私人银行账户汇入4千200万令吉而被调查。有关丑闻自从在6 个月前被《华尔街日报》揭露後,这项指控已经获得马来西亚反 贪污委员会的确认。

尽管该事件的严重性曾经促使总检察署准备了草拟案件记录以提控纳吉受贿或刑事违反信任(criminal breach of trust),可是,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随後却毫不客气地更改决定,结果,纳吉未能针对有关款项如何在其私人账户被使用而向马来西亚人民作出任何解释。

《砂拉越报告》日前在其最新的爆料报道中指出,SRC国际也慷慨地为首相,以及/或他的妻子拿汀斯里罗斯玛提供企业信用卡。

根据《砂拉越报告》,涉及的两张信用卡是联昌国际银行的威世信用卡(号码为4585 8180 0000 5496)和马来亚银行的万事达信用卡(号码为5289 4380 0003 8961) ,分别于2014年8 月间刷了44万9千 令吉和280万令吉。

报道指出,在那个月花费的总数约330万令吉,主要是用在酒店丶餐厅丶购买珠宝和其他个人奢侈品,地点则在南欧,包括意大利和摩纳哥。

《砂拉越报告》进一步指称,这些文件已经由反贪委会提供给总检察署以展开起诉行动。

随着有关讯息目前已公开流通,纳吉当务之急是立刻针对上述交易作出澄清,以显示他“从来没有使用公款作为个人利益”。如果纳吉不这麽做,将进一步玷污他的名声,因为在这之前,纳吉已经无法正确解释4千200万令吉的资金汇入其私人账户。

这4千200万令吉当然是除了来自阿拉伯世界的一些神秘人物极其狡猾地捐赠了6亿8千100万美元之外的款额,惟纳吉迄今为止仍未能针对有关捐款作出正确的解释。

更为讽刺的是,纳吉在今年度的首次内阁会议中,竟然还劝告其部长们在一个疲弱和不确定性的全球经济冲击下,必须确保各自部门的活动必须谨慎消费。

审慎和良好的治理必须从最高层开始。纳吉在期望他的所有部长都能纷纷效仿之前,必须以身作则证明他对谨慎性和问责制的原则和做法是一致的。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19日星期二

潘儉偉被納吉起訴誹謗‧申請撤訟27日過堂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18日訊)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要求撤銷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起訴他誹謗的訴訟申請,將展延到本月27日過堂。

潘儉偉的代表律師班傑明披露,高庭原訂今日開庭審理其當事人要求撤銷訴訟的申請,不過,原本負責審理本案的高庭法官瓦茲爾即將被調往馬六甲高庭,甫接手的新法官拿督羅斯蘭需要更多時間了解案件的詳情,所以被迫展延聆訊。

他說,法官瓦茲爾較前已擇訂於本月29日,聆審納吉要求刪除本案第二答辯人——網絡媒體Mediarakyat.net持有人陳志光(譯音)的部分答辯書內容申請,在新法官接手後,這個日期也或將出現變化。

納吉也是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顧問委員會主席,他是於去年3月5日入稟高庭,起訴頻頻對一馬公司財務提出質疑的潘儉偉和陳志光誹謗,要求賠償。

潘儉偉入稟答辯書反駁說,身為一名公職人員,納吉的各項行為應受到批評,因為民眾有知情權,以瞭解或接獲任何對民眾有影響的資訊。

他較後於去年5月8日,基於納吉沒有法律地位向他進行興訟及濫用司法程序,而入稟高庭要求撤銷納吉的訴訟。(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18日星期一

林冠英駁斥華基政黨論‧指部長圖轉移1MDB焦點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17日訊)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針對通訊與多媒體部長拿督斯里莫哈末沙烈指該黨是“多元種族華基政黨”的言論作出駁斥,指該黨開放門戶歡迎各族加入成為黨員,並反譏國陣想趁機挑起課題,藉以轉移26億令吉獻金及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的焦點。

他說,行動黨目前黨員以華裔居多是無可否認的事,但黨領袖已經在會議上一致同意朝向招攬更多巫裔黨員的方向前進。

“巫統不斷向我們注射毒針,是因為有太多課題他們解釋不了,所以企圖轉移焦點。對於這些惡意中傷,我們絕對不會低頭。”

他今日出席行動黨“馬來西亞之夢”戰車推介儀式後強調,行動黨從來不曾反馬來人、反穆斯林、反華人或反印度人,該黨只是反貪污,因此國陣巫統才會藉機玩弄種族課題。
詢及黨內資深黨員有否對招攬更多巫裔黨員的決定出現微言時,林冠英說,任何人都有權力表達意見,而大部分黨員都認同黨應該更開放及開明,繼續吸引更多馬來人加入。

有關伊斯蘭黨長老會決議在來屆大選時派遣候選人上陣行動黨所有選區,林冠英笑說,這是他們的決定,但由此可看出是誰在刻意製造問題。

“我們不會主動去攻打伊斯蘭黨的選區,但他們卻說要對壘所有行動黨候選人,這是他們的選擇。”

另一方面,雪蘭莪州行動黨主席潘儉偉強調,行動黨是馬來西亞人的政黨,儘管現階段該黨的理念獲得較多華裔支持,但未來會積極取信於巫裔,吸引更多巫裔加入行動黨的大家庭。

潘儉偉:印裔黨員也多

“在國會,我們有很多印裔國會議員,難道這還能說我們是華人政黨嗎?”

他認為,行動黨固然有很多華人黨員,但也有許多印裔黨員,因此接下來就要加強馬來人的信心,讓他們理解“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理念是全民適用。

他說,他們無法要求黨於一夜之間達致50%巫裔黨員,卻可以循序漸進讓巫裔認同行動黨的原則與政策。

“當然,也會有黨員擔心這個改變,惟黨領袖立場清晰,即要確保行動黨是真正的馬來西亞人政黨。”

出席行動黨“馬來西亞之夢”戰車推介儀式的嘉賓包括行動黨副主席郭素沁、雪蘭莪州議長楊巧雙、山打根國會議員黃天發和砂拉越行動黨副主席周政新。(LMY)(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MBPJ免费城市巴士2016年新路线

PJ01


PJ02


PJ03


PJ04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15日星期五

为了掩盖一马发展有限公司数以十亿令吉的债务和亏损丑闻,该公司总裁阿鲁尔甘达看来很乐意去背叛马来西亚的纳税人

阿鲁尔甘达日前接受《新海峡时报》的访问时表示,这家由他领导的国有企业,在脱售其资产的交易时原本可以获得更好的价格,但因反对党吓跑投资者而无法达成。

阿鲁尔甘达说:“理论上,在出售Edra能源公司丶大马城(Bandar Malaysia)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TRX)时,我们可以获得更好的价钱;我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反对党政治化这个课题,我们将不会有这个问题。”

这种说法类似于说,如果反对党从来没有这麽狠地揭露一马公司500亿令吉的丑闻,以及这样坚持要求国有企业履行问责制,阿鲁尔甘达将会有一个更轻松的工作去剥离(stripping)一马公司的资产来掩盖其巨额的亏损。

一马公司作为一家由财政部全资持有的公司,以及阿鲁尔甘达身为该公司的总裁,发表的上述声明是完全鲁莽和不负责任的。阿鲁尔甘达可能经常坚称自己“不是一名政治人物”,但他的言行举止与国阵的部长,例如拿督阿末马兹兰或拿督斯里拉曼达兰无异。

一马公司以98亿3千万令吉出售Edra能源公司造成22亿7千万令吉的损失,是因为该公司以121亿令吉的超付价钱而买贵了这些资产。更糟的是,他们借贷220亿令吉以促成这项121亿令吉的收购。这笔钱很明显地失踪和下落不明了,但阿鲁尔甘达宁要反对党闭嘴,这样的话犯罪者就可以逃脱而逍遥法外。

另一方面,大马城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土地,分别以16亿令吉和1亿9千200万令吉的低廉价格出售予一马公司以前,原本是属于联邦政府。

事实上,一马公司以高达74亿1千万令吉的价格脱售大马城空置的60%土地,作为协助偿还其沉重的债务,显然是马来西亚纳税人的一项巨大损失。为何联邦政府的土地收益被供作偿还一马公司没有能力偿还的债务,而不是把有关收益汇入联邦国库,作为纾解贫困和被边缘化一族的负担?

更糟的是,尽管当初仅支付每平方呎64令吉的贱价予联邦政府购买TRX的土地,但一马公司随後却分别以每平方呎2千700令吉和4千500令吉的天价,把TRX的地段出售予政府控制的基金即朝圣基金局和大马武装部队基金(LTAT)的艾芬银行。这对于一马公司的董事,以及也是朝圣基金局和LTAT的董事和首席执行员,肯定是有帮助的。

一马公司在以上所述的所有交易中都受惠,但马来西亚人民却被迫付出沉重的代价去拯救这家面对数以十亿令吉丑闻和亏损的公司。然而,阿鲁尔甘达并不关心人民的得失,因为他唯一感兴趣的是,要怎样从剥离一马公司的资产去筹措足够的金钱来偿还该公司的债务。

事实上,阿鲁尔甘达欠马来西亚人民一个交待(has failed Malaysians),因为他并没有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许多问题,为马来西亚民众提供答案,即便他清楚地有机会获得真相。

阿鲁尔甘达拒绝针对一笔7亿美元的款额有否支付予刘特佐控制的Good Star Limited说出真相。他也拒绝说明出一笔来自开曼群岛的9亿9千300万美元去向,以及向德意志银行为首财团贷款的9亿7千500万美元,是否作为偿还阿尔巴投资PJS的购股权(option)。

阿鲁尔甘达甚至拒绝向马来西亚人民解释,一马公司有否支付款额予一家欺诈的阿尔巴投资PJS公司,因为根据《华尔街日报》的爆料,它是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与真正的阿布扎比阿尔巴投资PJS没有关系。

阿鲁尔甘达应该反省自己的行径,为何会被标榜为允许强盗去“逃脱世纪的抢劫”(get away with the heist of the century),而不是去责怪反对党。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月14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为了掩盖一马发展有限公司数以十亿令吉的债务和亏损丑闻,该公司总裁阿鲁尔甘达看来很乐意去背叛马来西亚的纳税人

阿鲁尔甘达日前接受《新海峡时报》的访问时表示,这家由他领导的国有企业,在脱售其资产的交易时原本可以获得更好的价格,但因反对党吓跑投资者而无法达成。

阿鲁尔甘达说:“理论上,在出售Edra能源公司丶大马城(Bandar Malaysia)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TRX)时,我们可以获得更好的价钱;我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反对党政治化这个课题,我们将不会有这个问题。”

这种说法类似于说,如果反对党从来没有这麽狠地揭露一马公司500亿令吉的丑闻,以及这样坚持要求国有企业履行问责制,阿鲁尔甘达将会有一个更轻松的工作去剥离(stripping)一马公司的资产来掩盖其巨额的亏损。

一马公司作为一家由财政部全资持有的公司,以及阿鲁尔甘达身为该公司的总裁,发表的上述声明是完全鲁莽和不负责任的。阿鲁尔甘达可能经常坚称自己“不是一名政治人物”,但他的言行举止与国阵的部长,例如拿督阿末马兹兰或拿督斯里拉曼达兰无异。

一马公司以98亿3千万令吉出售Edra能源公司造成22亿7千万令吉的损失,是因为该公司以121亿令吉的超付价钱而买贵了这些资产。更糟的是,他们借贷220亿令吉以促成这项121亿令吉的收购。这笔钱很明显地失踪和下落不明了,但阿鲁尔甘达宁要反对党闭嘴,这样的话犯罪者就可以逃脱而逍遥法外。

另一方面,大马城和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土地,分别以16亿令吉和1亿9千200万令吉的低廉价格出售予一马公司以前,原本是属于联邦政府。

事实上,一马公司以高达74亿1千万令吉的价格脱售大马城空置的60%土地,作为协助偿还其沉重的债务,显然是马来西亚纳税人的一项巨大损失。为何联邦政府的土地收益被供作偿还一马公司没有能力偿还的债务,而不是把有关收益汇入联邦国库,作为纾解贫困和被边缘化一族的负担?

更糟的是,尽管当初仅支付每平方呎64令吉的贱价予联邦政府购买TRX的土地,但一马公司随後却分别以每平方呎2千700令吉和4千500令吉的天价,把TRX的地段出售予政府控制的基金即朝圣基金局和大马武装部队基金(LTAT)的艾芬银行。这对于一马公司的董事,以及也是朝圣基金局和LTAT的董事和首席执行员,肯定是有帮助的。

一马公司在以上所述的所有交易中都受惠,但马来西亚人民却被迫付出沉重的代价去拯救这家面对数以十亿令吉丑闻和亏损的公司。然而,阿鲁尔甘达并不关心人民的得失,因为他唯一感兴趣的是,要怎样从剥离一马公司的资产去筹措足够的金钱来偿还该公司的债务。

事实上,阿鲁尔甘达欠马来西亚人民一个交待(has failed Malaysians),因为他并没有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许多问题,为马来西亚民众提供答案,即便他清楚地有机会获得真相。

阿鲁尔甘达拒绝针对一笔7亿美元的款额有否支付予刘特佐控制的Good Star Limited说出真相。他也拒绝说明出一笔来自开曼群岛的9亿9千300万美元去向,以及向德意志银行为首财团贷款的9亿7千500万美元,是否作为偿还阿尔巴投资PJS的购股权(option)。

阿鲁尔甘达甚至拒绝向马来西亚人民解释,一马公司有否支付款额予一家欺诈的阿尔巴投资PJS公司,因为根据《华尔街日报》的爆料,它是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与真正的阿布扎比阿尔巴投资PJS没有关系。

阿鲁尔甘达应该反省自己的行径,为何会被标榜为允许强盗去“逃脱世纪的抢劫”(get away with the heist of the century),而不是去责怪反对党。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月14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14日星期四

身兼首相及财政部长的拿督斯里纳吉,必须针对在马来西亚内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承担起全部责任

两天前,纳吉终于承认:“在马来西亚内,我们正面对一个挑战性(经济)的形势。”然而,纳吉试图把当前和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责任全部转移到“我们无法掌控的外来因素”。他说:“他们不是我们的错误,也不是我们的弱点。”

首先,纳吉归咎於国际原油价格“从大约的每桶100美元暴跌至目前的每桶介于每桶32美元和33美元。”

然後,纳吉指责美国联邦储备局的标准利率“使到美元与全球货币的价值相比更为强劲”。纳吉也指责中国的经济放缓对马来西亚的经济产生了负面影响。

没有人会否认以上因素确实超出了马来西亚的掌控范围,不过,我们今天苦苦挣扎的经济状况,在实质上已加剧了纳吉政府的失败丶弱点丶错误和滥权。

原油价格在2007年之前低于每桶27美元。然而,石油价格在这个年份之前从来没有阻碍马来西亚的经济表现。

相反的,需要向纳吉提出质询的问题是,究竟是谁从2008年9月开始担任财政部长,这也不就是在他的任期内,当原油价格徘徊在每桶100美元以上时,所有的超额收益又发生了什麽事?

我们在经济繁荣时期所享有的丰厚利润,应获得充分的节约或投资,以确保我们将能够有适当的缓冲以维持任何时候的油价下跌或全球的经济放缓。然而,所有的利润在过去的7年,已经通过贪腐丶滥权丶管理不当扣挥霍而被消耗了,以致马来西亚政府在应对全球经济中出现的任何波动,都显得欲振乏力。

这种情况反过来,导致政府不顾一切地落实消费税(GST),然後又加剧了普罗大众已经面对的经济困难。

纳吉指控美国联邦储备局调高利率也令人莞尔,因为这项举动已一直被预期会在某个时候发生。事实上,美联储曾被预期早在3年以前已升息,这意味着纳吉应该感谢他有一个额外的3年去“准备”国家如何应对美国利率上升所带来的影响。

讽刺的是,纳吉承认我们正完全处于国际原油价格和美国利率的怜悯,这证明了我们适度的经济表现在纳吉的领导下,已经达到作为超高峰石油价格和超低的全球利率的一个结果,而不是因为纳吉的经济管理。

纳吉的承认,证明了在马来西亚内的经济外部压力只有很小的韧性,惟反过来,却也证明了纳吉大肆宣传的“政府转型计划”(GTP)和“经济转型计划”(ETP)已彻底失败。

逾7年之後,马来西亚人民和国际投资者,现在可以看到纳吉如何通过经济修辞的把戏。虚有其表和粉饰“转型”的说辞根本就不是什麽,它只不过是作为掩盖诡计和幕後正发生的滥用权力的一个幌子。无论如何,真相已经因为全面爆发的一马公司(1MDB)和26亿令吉捐款丑闻而被揭露,这也已经使到马来西亚沦为国际上的笑柄。

招致的後果是,马来西亚令吉在2015年彭博社一篮子的10个亚洲货币中是表现最差的。

因此,尽管享受着多年来的超高油价和全球低利率的记录,身兼首相及财长的纳吉,必须针对马来西亚未能建立任何实质性的经济弹性来抵御外部的动荡而负起全部责任。纳吉所大肆宣传的GTP和ETP改革,不论是在实施上和目标的实现中都已悲惨地失败了。

更糟糕的是,纳吉只会推诿责任,没有一个由他本人去责怪其实是在他亲自的批准下导致一马公司面对500亿令债务压力而崩溃,以及他接收具有争议的26亿令吉“捐款”汇入其私人户头。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月13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13日星期三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应该针对一马发展有限公司据称如何没有动用公款来拯救而发表一份部长级声明,并且允许国会议员在今年1月26日召开的国会特别会议上辩论该声明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日前宣称,政府没有动用任何公款来解决一马公司的金融危机。

纳吉在首相署今年度第一场常月集会上指出:“一马公司所面临的课题即将终结,一如我在6个月前所承诺般。值得我们高兴的是,我们不是通过备忘录(MOU)的方式去解决它,而是通过一个‘协议’,没有动用到人民的任何金钱。”

早前,一马公司总裁阿鲁尔甘达接受《The Edge》的专访时也吹嘘,一马公司不像马航或普腾的案例,一马公司没有让政府来拯救而摆脱困境。

任何有财务知识的马来西亚人民都知道首相是在撒谎,他试图把500亿令吉的一马公司丑闻扫在地毯下。

很明显的,纳吉企图在两个方面误导马来西亚人。

首先,所谓的一马公司问题已经获得解快,惟他们在现实中,距离解决甚远。

尽管与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有一个“协议”,即建议以180亿令吉与IPIC进行债务资产置换(debt-asset swap ),惟这项计划尚未完成,以及不能肯定一马公司能否腾出这180亿令吉的资产,在2016年6月与IPIC互换债务的等值。

事实上,在2015年6月签署的债务资产置换是唯一的可能,因为政府已经为IPIC提供了一个间接的担保来拯救一马公司── 如果一马公司未能履行其协议的一部份,马来西亚的纳税人将不得不掏出现钱来赔偿IPIC。

同样的,出售大马城予依斯干达海滨控股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IWH-CREC)的联营财团计划也远未完成,正如一马公司本身已承认这一点。整个计划只将在2016年6月落实,并且是假设所有在协议内的附带条件都能获得所有的各造去履行。

在第二方面,即使他们已经获得解快(或他们都未解决),他们正由纳税人的拯救来获得解决。

以大马城为例,出售时获得庞大的利润,只是因为联邦政府当初以极低的折扣价出售土地予一马公司。一马公司在2012年以16亿令吉购得地段,而最近则以所谓的74亿1千万令吉出售当中的60%土地,即便在这片土地上并没有铺下一砖一瓦。

从这宗买卖计划获取的金钱,应该存入国库以协助人民应对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而不是进入一马公司的口袋协助该公司来偿还其债务。

纳吉或许也已经忘记了,他曾在去年2月发出9亿5千万令吉的紧急贷款予一马公司纾困,尽管纳吉已在国会承诺,政府将不会拯救一马公司。

此外,政府提供一马公司另一封“担保信”,以便向大马出入口银行(Bank Exim)借贷另一笔1亿5千万美元(6亿5千万令吉)的款额。

鉴于纳吉如此肯定没有动用纳税人的金钱作为解决一马公司困境的方案,我们呼吁纳吉在国会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发表一份部长级声明。而第一个最有可能的机会就是在2016年1月26日召开的国会特别会议,出席的国会议员应该被允许辩论该声明,以确保所有的疑虑都永远平息。

如果不能这样做的话,只将证明首相已经很不诚实,有很多隐藏和甚至不敢在这个国家的最高立法机构回答问题。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月12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11日星期一

竞选8席 诚信党成雪伊党新敌人

转载自《东方日报》:

(瓜拉雪兰莪10日讯)伊斯兰党副主席拿督依斯甘达指出,除了巫统之外,诚信党已成为伊党的新敌人。

「我们的威胁是巫统,但现在我们有了新的敌人,他们与我们切断关係后,宣布將竞选雪兰莪8个州议席,这是一种威胁,他们將自己定位成像巫统那样。」

他促请伊党党员,不要只是专注对付巫统,也应该对抗新敌人诚信党,以捍卫自己的州议席。

依斯甘达说,在雪州最新的县市议员职中,诚信党预料至少会获得8个名额。「这意味著诚信党也准备拿走我们手上8个州议席,意思说他们已经將候选人安插在这些选区。」

依斯甘达也是伊党雪州联委会主席,他今天在瓜拉雪兰莪伊党竞选机制活动上说,党员必须站出来捍卫伊党,因为该党是国內唯一捍卫伊斯兰的政党。

他扬言,伊党准备在来届大选,在雪州竞逐25个州议席,比第13届大选竞选的20个席更多。

他不愿透露,伊党会在哪5个新的选区上阵,只表示他们有信心在这些选区胜出。

依斯甘达否认,此举是报復诚信党获得8个县市议员所致。

伊党在上届的雪州大选,出征20个议席,贏得15席。

诚信党是离开伊党的开明派所成立的新政党,隨著民联瓦解后,诚信党、人民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在伊党的缺席的情况下,成立了希望联盟。

较早前,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说,该党可能会出征原本属於伊党的8个州议席,这些选区也可能交由友党上阵。


继续阅读...

一馬公司沒靠政府拯救? 潘儉偉:金融文盲才相信

转载自《中国报》:

 (吉隆坡10日訊)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指出,只有金融文盲才會相信一馬發展公司沒有靠政府拯救,紓解債務困境。

 “只有金融文盲才會相信(1MDB)總裁兼集團執行董事阿魯甘達,或任何部長所說的,沒動用納稅人的錢拯救一馬公司。”

 潘儉偉今日發表文告,針對阿魯甘達接受財經週刊《The Edge》專訪時,宣稱一馬公司不像馬航或普騰,靠政府拯救脫困的言論,發表上述談話。

 他列舉政府多次協助一馬公司紓困的例子,包括政府在去年2月發出9億5000萬令吉緊急貸款后,再發出擔保信給一馬公司,以便向大馬出入口銀行(EXIM Bank)1億5000萬美元(約5億4000萬令吉)貸款。

 他說,國能在去年8月向一馬公司收購2000兆瓦燃煤發電廠的最大股權(或稱3B發電計劃),這個發電廠的電供也導致電費調漲。

 潘儉偉指出,一馬公司與國際石油投資公司(IPIC)進行的資產及債務交換計劃,並未真正完成。

 他說,其實政府已間接為國際石油公司與一馬公司的債務交換提供擔保。

 他也說,脫售Edra全球能源公司,導致一馬公司面對22億令吉投資虧損。

 他說,一馬公司脫售馬來西亞城計劃的土地所賺取的利潤,應歸國庫,但一馬公司卻用這筆利潤解決債務問題。


继续阅读...

一马发展有限公司的“进一步澄清”它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在香港交易所的宣布这两者之间所出现的差异,使得整个事件变得更加离奇

让我事先说明,我们欢迎一马公司针对依斯干达海滨控股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IWH-CREC)组成的联营财团购买大马城私人有限公司60%股权出现的价格差异,在昨天发表“进一步的澄清”而透露了更多详情。

一马公司在早前作出的宣布指出,国有投资公司在这项脱售计划中将获得74亿1千万令吉,惟中国铁路工程集团(简称中铁)在香港交易所的宣布则是这项交易价格为52亿7千900万令吉。

无论如何,一马公司在昨天发布“进一步澄清”文告内的更多详情,反而有效地反驳了一马公司在2015年12月31日发布的声明原文,以及中铁于2016年1月3日在香港交易所的宣布。

一马公司在原先的宣布中明确地点出,一马公司“已执行股份买卖协议以出售大马城私人有限公司(BMSB)的60%股权”。

中铁在作出的类似宣布中也点出它“从招标代理中收到一封正式的中标信函(a formal letter of award)…….通知联营财团已获得购买BMSB的60%股权权益的权利”。中铁补充说:“在2015年12月31日,联营财团订立股份买卖协议……据此,联营财团将购买BMSB的60%股权权益。”

然而,一马公司的“进一步澄清”却是通过解释IWH-CREC不是购买BMSB的股权来驳斥这两者早前所作出的宣布;取而代之的是,联营财团将购买一家新的特别用途公司(SPV)的60%股份。然後,这家SPV将从据称价值为123亿5千万令吉的BMSB和敦路萨国际贸易中心城市私人有限公司(TRX City Sdn Bhd)中,分别购买多片大马城的土地。

虽然它可能会出现如我们这些吹毛求疵的门外汉,但在股份买卖协议中出现的微妙明显差异都具有广泛的影响,以及需要作出进一步的澄清。

在每个人脑海中的第一个问题是,当中铁若只是要购买一家新成立的SPV的话,为何中铁要向香港交易所宣布它已购买BMSB的60%股权?肯定无法想像亦如中铁这种公司,在交易所监管机构下,会犯下这麽简单的错误。

更重要的是,一马公司最新披露的SPV对于股份销售计划的结构,也增添了对于整个交易可否完成的不确定性。如果BMSB已出售60%股权,那麽大马城的土地已经有效地被联营财团接管。可是,如果只是新成立的SPV已出售60%股份,那麽SPV还没有接管大马城的地段,它仍然有待进一步的谈判。

如今,整个大马城出售予IWH-CREC联营财团的课题,已经使到金融界和普罗大众越来越混淆。

如之前提及的,为了避免信誉进一步受损,我们呼吁一马公司的董事应接立刻同意公开一马公司与IWH-CREC 联营财团之间所签署的股份买卖协议。这是为了确保马来西亚人民能够了解有关交易的具体条款,而不是让一马公司主导国人去相信已把讯息“粉饰得漂漂亮亮”的版本。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月7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7日星期四

仅由一马发展有限公司针对脱售马来西亚城私人有限公司60%股权所支付的实际价格作出澄清,只将会让马来西亚人民和金融界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更加困惑

在整个事件混淆了一天以後,一马公司终于在星期二早上发表文告“澄清”脱售马来西亚城私人有限公司60%股权所支付的实际价格。

在这之前,出现混淆的原因是一马公司宣布:“依斯干达海滨控股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IWH-CREC)联营集团已经以123亿5千万令吉估价大马城(Bandar Malaysia)的地段。因此,这项60%的土地股权成本将是74亿1千万令吉。在执行所签署的股份买卖协议後,一马公司将获得10%或7亿4千100万令吉的订金,这项交易预料在2016年6月杪完成。”

在另一边厢,中国铁路工程集团(马)私人有限公司(CREC,简称中铁)却在香港交易所宣布:“在2015年12月31日,马中联营集团与一马地产有限公司(1MDBRE)订立股份买卖协议,据此,马中联营集团将以52亿7千900万令吉购买60%由一马地产有限公司持有的马来西亚城私人有限公司的股权……”

根据一马公司的宣布,这显示一马公司将被支付74亿1千万令吉;惟来自中铁的宣布却是它只将支付52亿8千万令吉,从而引发了这21亿3千令吉的差距究竟“遗失”了去哪里的许多疑问。

一马公司昨天澄清说:“中铁在香港交易所宣布的估价并非售地的估价,而是他们在大马城计划净资产值的估计股份。基于特定的假设,在2016年1月至6月完成交易期间,将会进一步谈判这个估价。”

我一读再读有关声明的句子後,不禁要对庆祝甫上任一马公司总裁职位满一周年的企业债券市场专家阿鲁尔甘达,竟然可以作出这样的回应而大声笑了出来。

一马公司所作出的澄清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通过巧妙的言语和不协调的金融官样文章来混淆读者和要他们就范。

到目前为止,我们被一马公司和中铁所告知的是,依斯干达海滨控股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IWH-CREC)购买了一马公司的子公司即马来西亚城有限公司的60%股权/股份。

如果是这样的话,唯一被关注的相关数目是IWH-CREC购买这些股权共支付了多少钱。中铁向他们的监管机构即香港交易所宣布,他们支付52亿7千900万令吉。

而由大马城已进行的土地估价──不论它是123亿5千万令吉或200亿令吉或只是42亿令吉,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一马公司出售马来西亚城私人有限公司的60%股权只被支付52亿7千900万令吉。

因此,一马公司显然是企图以60%的“土地销售估价”以及它将收到74亿1千万令吉来欺骗民众,因为它根本就不是一宗土地买卖的交易!

不论是有意或无意,一马公司已经试图在去年12月31日的宣布中吹嘘更大的数字,以便让首相看起来更好而犯下了一个重大的错误。现在,要不就是一马公司承认它犯下错误,否则,那就是一马公司正在尝试以一个完全可笑的企图来解释有关数额的差异以掩盖已很显眼的愚蠢错误。

尽管一马公司通过宣称“有可能会调整74亿1千万令吉的卖地估值,但这胥视大马城的部份债务是否可以转移给财团”而致力于缩小有关数目的差距,但这个理由却站不住脚。

这是因为中铁将被要求针对这麽一个重大数目的差距支付──52亿7千900万令吉和可能增加至74亿1千万令吉,而向香港交易所和他们的股东作出公开的交待。香港交易所的监管制度肯定是不好惹的,除非中铁要冒着不必要的风险对自己作出严厉的惩罚。

为了避免信誉进一步受损,我再次呼吁一马公司的董事应该即刻同意公开一马公司与IWH-CREC 联营集团之间所签署的股份买卖协议,这是为了确保马来西亚人民可以了解整个交易的具体条款,而不是让一马公司只想要国人所相信的已“粉饰得漂漂亮亮”的版本。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月6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6日星期三

“吹棒首相夸大大马城售价” 潘俭伟指一马公司越描越黑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一马公司已解释大马城售价出现两个版本一事,但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却指一马公司越描越黑,甚至为了粉饰首相纳吉,而夸大大马城土地售价。

潘俭伟今日发表文告指出,一马公司昨日澄清并无解惑,相反则通过“巧妙语言和怪异深奥金融术语”混淆大众。

“目前为止,一马公司和中铁所告知我们,依斯干达海滨控股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IWH-CREC)联营财团购买一马公司旗下大马城的60%股权。”

“若属实,最关键是联营财团支付多少钱购买股权。中铁向香港证劵交易所汇报,联营财团为此交易支付52亿2800万令吉。”

土地估价无关紧要

潘俭伟强调,大马城土地估价在此交易并不重要,关键是一马公司出售大马城私人有限公司的60%股权,仅获得52亿2800万令吉,而非一马公司早前所宣布的74亿1000万令吉。

“因此,一马公司显然是企图以60%的‘土地销售估价’以及它将收到74亿1000万令吉来欺骗民众,因为它根本就不是一宗土地买卖的交易!“

“不论是有意或无意,一马公司在去年12月31日,意图夸大交易额来吹棒首相,已经铸成大错。”

“一马公司不但没承认犯错,反而企图尝试以可笑的借口,解释价差,掩饰愚蠢错误。”

两个价格相差廿亿

上周,一马公司宣布,以71亿1000万令吉“土地售价”脱售大马城60%股份予大马依斯干达海滨公司(IWH)和中铁联营财团,作为一马公司重组计划最后一步。

不过,中铁向港交所汇报,指该笔交易总值52亿2800万令吉,引发一马公司少收逾20亿令吉疑问。

昨天,一马公司澄清,指中铁52亿2800万报价是大马城股权净值估价,并非土地售价。

但一马公司坦承,74亿1000万令吉报价或最终有变,胥视大马城的相关债务,如搬迁合约的剩余成本及伊斯兰债券。

公开协议昭信天下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他抨击,一马公司解释差价的理由站不住脚,更指中铁不会冒险报错如此巨大差额的交易。

“香港交易所的监管制度严谨,除非中铁要冒着不必要的风险,面对严厉惩罚。”

因此,他敦促一马公司,公开大马城脱售协议,昭信天下。


继续阅读...

一马发展有限公司究竟是以74亿1千万令吉或52亿8千万令吉的价格脱售马来西亚城私人有限公司(BMSB)的60%股权?

在昨天的一整天,我一直收到媒体和普罗大众的信息,他们在评述中“通知”我有关一马公司在2015年12月31日作出的宣布,与中国铁路工程集团在2016年1月3日于香港交易所已作出宣布之间的差异。

一马公司宣布说:“依斯干达海滨控股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IWH-CREC)联营集团已经以123亿5千万令吉估价大马城(Bandar Malaysia)的地段。因此,它60%的土地股权成本将是74亿1千万令吉。在执行所签署的股份买卖协议後,一马公司将获得10%或7亿4千100万令吉的订金,这项交易预料在2016年6月杪完成。”

另一方面,中国铁路工程集团则宣布:“在2015年12月31日,马中联营集团与一马地产有限公司(1MDBRE)订立股份买卖协议,据此,马中联营集团将以52亿7千900万令吉购买60%由一马地产有限公司持有的马来西亚城私人有限公司的股权……”

我没有即刻在昨天发表任何声明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样一个如此明显的交易价格差异,一马公司需要立即作出澄清或回应以消除市场的混乱。

惟情况相反的是,一马公司不像平常般迅速地对其批评作出反驳,它在昨天完全没有作出任何回应。出现如此巨大的差异但缓慢作出回应,只能提高马来西亚人民和全球金融界的疑虑。

由中国为首的财团在诠释持有大马城60%股权的“购买价格”方面,难道就仅仅是一个“非刻意的差异”(innocent difference)?例如,一马公司谈论的是土地的价值,但中国铁路工程集团谈论的却是实际的购买价格。无论如何,即便是这样的一个解释不合情理,但一马公司已明确地指出在签署协议後将获得10%或7亿4千100万令吉的订金。

或者,一马公司在实际的成交价格上,竟然会犯下如同一名学生在加法/减法上的错误吗?

又或许,一马公司提供一个夸大的数字,让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看起來很好?也许一马公司没有预期到中国铁路工程集团会在香港交易所作出上述宣布,以及会有人真正去阅读有关的宣布?

不论以上述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我们知道在历史上,阅读一马公司的文告必须抱持高度的怀疑态度,因为他们往往没有把真相和盘托出。一马公司的声明经常是塑造且只告诉你他们想要你知道或认为的情况,而不是给你完全地去了解整个概况。

例如,当国际石油投资有限公司(IPIC)预付10亿美元予一马公司,以便它偿还以德意志银行为首的财团的贷款时,一马公司就刻意不告诉马来西亚人民财政部已经赔偿有关交易。

还有,当一马公司宣布据称它已“赎回”从开曼群岛的投资时,并没有真正宣布它究竟“赎回”的是什麽或者是这些资金的去向。

因此,我们呼吁一马公司公开由一马地产有限公司(1MDBRE)与依斯干达海滨控股/中国铁路工程集团组成的联营集团之间所签署的买卖协议,以确保有关各造之间对于协议的理解将不存有含糊地带。

这样的话,即使在有关协议内出现可能会损害到一马公司和马来西亚纳税人利益的显著和实质性的条款,也没有人可以指责一马公司只选择性地向公众和马来西亚人民揭示他们所不关心的讯息。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月5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5日星期二

致力于“揭露一马发展有限公司的幕後黑手造成纳税人数以百亿令吉的损失和其背後所稳藏的诡计”有什麽错了吗?

民政党总秘书梁德明并非第一次鞭挞我提出一马公司的议题。

也是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的梁德明,每当我在近期内评论一马公司的课题时,从来没有听到他提出过这是关系到广大人民利益的事项,但却是在第一时间就跳出来批评我。

梁德明不但指责我有偏见,还宣称我通过提出有关议题是故意要让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撤除我的职务。

让我事先说明,我没有意图要让公账会撤销我的职务。作为民选的代议士,通过质询参与其中的官员以便对这宗丑闻追根就底,这是我对马来西亚人民应尽的本份。

国会议会常规也规定,由有关各方提供予公账会的秘密讯息,在他们被提呈到国会以前是不被允许公开的。

然而,它并没有在任何状态下志明,公账会的成员在那些已经是在公共领域中相关讯息的课题上,必须堵住他们自己的嘴巴。尽管公账会已作出调查,但我在过去提出国家养牛中心丶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和甚至是一马公司的丑闻,都沒有面对任何问题。

那是因为我从来没有通过揭露只向公账会提供的秘密讯息而违返议会常规。即便是前任公账会主席拿督诺加兹兰,也记录在案我在发出声明时一直严守记律。

我在批评拿督斯里纳吉宣称一马公司丑闻已经解决而发表的最新声明,也并没有什麽不同,因为事实上它相距解决甚远。我认为,最近宣布出售马来西亚城的土地给中国领导的财团,无疑是联邦政府的一项间接拯救行动。

联邦政府是在2012年只以16亿令吉的低价出售前身为新街场空军基地予一马公司,一马公司然後以74亿1千万令吉出售60%的马来西亚城股权给中国领导的财团以攫取巨额利润来偿还前者部份的巨大债务。

因此,一马公司今天能存活,是因为纳税人和政府的相关拯救资金来摆脱该公司的困境。事实上,以上所述证明一马公司已借贷数十亿令吉丶损失了有关金钱和几乎不得不完全依赖于政府的主要资产来偿还债务。

以上所述都是公开的讯息。因此,我要询问梁德明,对于我解析“揭露一马公司的幕後黑手造成纳税人数以百亿令吉的损失和其背後所稳藏的诡计”有什麽错了吗?
当然,除非平时沉默寡言的梁德明只是有兴趣反其道而行,那就是要掩盖整个丑闻。

又或许,近期有4名国阵公账会的成员已入阁但梁德明却被忽略了,梁德明要展现他正努力工作和拍老板的马屁?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6年1月4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6年1月2日星期六

靠納稅人和國家資產 1MDB成功減債

转载自《中国报》:

雖然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認為,一馬發展公司(1MDB)已兌現減債承諾,但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無法苟同這個說法,強調該公司得以“倖存”至今,靠的是納稅人和國家資產。

他說,1MDB不是靠本身的商業智慧獲取盈利,反之,是倚靠納稅人和政府相關基金,才得以解困。
 
“在最新交易中,1MDB脫售馬來西亞城60%股權,獲得74億1000萬令吉盈利,再次減低該公司脫售Edra全球能源公司后的320億令吉債務。”

潘儉偉今日發文告指出,1MDB得以脫售馬來西亞城60%股權,有賴于政府在2012年以12億令吉價格,將該塊發展土地賣給1MDB。
 
“1MDB轉賣該土地給第三者來還債,事實真相是,該公司負責數百億令吉,靠變賣政府資產來還債。”

他指出,首相納吉和1MDB總執行長阿魯甘達,試圖透過合理化計劃的說法,欺騙人民指1MDB的債務問題已解決。

“真相卻是,價值200億令吉的國家資產被1MDB用來償還債務後,後者仍然負債累累。”
 
潘儉偉指稱,納稅人可能在新的一年至6月期間,承受更震撼的數十億令吉援助該公司措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