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0日星期四

新任总检察长阿班迪是否会成为纳吉的打手,开启一个新的黑暗时代使国家机关遭受第二波的攻击,还是他会成为哨兵确保一个“开明及民主”的马来西亚

新任总检察长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发表的第一个声明,就是合理化其前任者丹斯里阿都甘尼的开除是符合宪法及法律的。

阿班迪说他的前任者并没有被降职。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我国有两位总检察长,阿班迪拥有所有在位的权力及好处,而阿都甘尼则在享受所有的好处但是没有总检察长的权力?

阿班迪说,联邦宪法第145(6)条文所说明的必须设立一个审理委员会来移除总检察长,正如移除一名联邦法院法官般,并不能应用在这次阿都甘尼的开除上,反之却完全根据第145(5)条文所说明的总检察长任期是由国家元首决定的。

我会交由律师去回应那些恼人的问题,阿都甘尼突如其来及被草率开除总检察长职位是否合乎宪法?

然而,在这个政府并非是全知的时代,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也在他6年前就任首相时完全认可这个事实,就是马来西亚人民有权知道阿都甘尼为何遭受如此不公正及羞辱的对待,在他担任总检察长长达13年并将会在两个月内的10月6日欢庆他的60岁生日时退休前,突然被开除。

倘若阿都甘尼已经申请提早退休,那么他就不会因着自己的总检察长职务被终止而感到惊讶。

假如“健康问题”是真正的理由,难道他没有权受到最基本的礼貌待遇,事先被通知他的总检察长任期已经被终止?

阿都甘尼是否因着他的“健康问题”而蒙受如此严重的“身体残缺”或“失去能力”,导致他无法有效地执行总检察长的职务,并在没有受到基本礼貌对待下,促使他必须即时及突然被终止总检察长任期?

但这和现实不符,国人及世界一定会觉得这一切来得非常异乎寻常,因为在最近几个星期里,阿都甘尼彷佛正处在他公共生涯的最高峰,在领导由四家机构组成的“特别工作队”上,全力运用他的智力、才能和资源。这个特工队正在调查一马公司丑闻以及《华尔街日报》指称有26亿令吉在第13届大选前存入纳吉私人银行账户的报道。

事实上,尽管这个由马来西亚国家银行、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大马皇家警察及总检察署所组成“特别工作队”备受公众质疑,因着这些机构都是低阶及听命于首相,而后者至终是调查的对象,所以被怀疑是否可以展开独立及专业的调查工作,但这时阿都甘尼及“特工队”却开始得到一些成果,比如冻结一些银行账户和逮捕数位相关人士。

所以是否因为阿都甘尼,身为调查一马公司及《华尔街日报》指控的“特工队”领导人,变得“过度活跃”而不如星期一耻辱事件所说的理由般“身体残缺”或“失去能力”,让首相不能再等两个月后甘尼在60岁生日时的法定退休时候,而突然开除他,让65岁的阿班迪接替他。

资深报人A卡迪耶欣质问甘尼被革除是不是因为后者即将要针对一马公司案件提出检控,是和由多家机构组成的“特工队”针对《华尔街日报》关于26亿令吉存入首相纳吉私人银行账户的报道的调查有关。

阿班迪会让甘尼回答这个问题吗,还是阿班迪会亲自回答?

阿班迪的受委在多个方面缔造了总检察长的历史,包括在受委总检察长时他的年纪是最大的,因为他的所有前任者都是在职业生涯处在最巅峰时受委,无论是阿都甘尼、艾努莫哈末赛益、莫塔阿都拉、阿布塔立、韩沙阿布沙玛或阿都卡迪尤索夫。

这个凄惨的状况是非常令人伤心及可悲的,当理应站在前线捍卫宪法所赋予全民的基本权力的国家最高司法官员,自身却成为不公正的受害者,并且不能为自己伸张正义。

新任总检察长阿班迪是否会为他的前任者丹斯里甘尼伸张正义呢?

事实上,我想问新任总检察长阿班迪是否会成为纳吉的打手,开启一个新的黑暗时代使国家机关遭受第二波的攻击,还是他会成为哨兵确保一个“开明及民主”的马来西亚?

首先,让他先声明假如调查工作发现足够的证据,他是否会起诉及提控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国内犯下贪污罪或任何过犯;

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一个被泄露出来的视频里透露,首相已经承认他的私人银行账户被存入一笔26亿令吉。

阿班迪作为总检察长可否确保他会全力跟进有关26亿令吉在第13届大选前存入纳吉在大马银行私人账户的调查,这些钱的来源以及过后的行踪,这些钱是否有用在第13届大选上,还有从纳吉私人账户那里获得资金援助的政党、部长、副部长及选举候选人的身份?

在这样的连接下,多家机构组成的“特工队”在一马公司及《华尔街日报》指控的立场是什么,甘尼是否被允许继续领导“特工队”,或是他会因着健康问题蒙受“身体残缺”及“失去能力”而从“特工队”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现在领导“特工队”的人又是谁呢?

“特别工作队”是否还存在?因为它看起来好像突然进入冬眠状况。

《当今大马》昨天的一则报道引起了我的好奇,该报道说负责监督马来西亚反贪会(MACC)的五个独立小组发表联合声明说这个调查一马公司的特工队不应该受到任何干预或压力。

该声明说:“特工队必须给予最大的自由去公平地展开调查。”

“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强烈认为反贪会作为独立反贪污委员会的诚信必须维持及不受损害,这是非常相关的事宜。”

五个监督反贪会独立小组的所有成员会否集体辞职以示抗议,假如针对一马公司的独立调查及“特工队”四家机构的任何一家在逮捕官员上受到任何干预或施压?

有关当局必须意识到在过去数天,国内谣言四起指称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以及乡区及地方发展部部长拿督沙菲益被开除,只是马来西亚即将刮起如同茅草行动的“飓风”的前奏而已,因为当权者正接近要镇压涉及在将纳吉“定罪”并推翻马来西亚民选首相国际性阴谋的所谓“13名阴谋者”。

这个所谓的“13名阴谋者”已经被点名将会在刑事法典第124条文下被提控,该条文阐明“危害议会民主的活动”的罪行可以被判监高达20年。

被点名的“13名阴谋者”,是组成特工队的四家机构中其中三家机构的高层——四个来自国家银行、三个来自反贪污委员会,还有一个来自特别部队、两个是媒体界人士及一个国会议员。

于2012年在国会上通过的刑事法典第124条文是用来应付恐怖主义,但是现在看起来却变相成为用来惩处吹哨者的最佳武器。

这就是为何我问新任总检察长阿班迪是否会成为纳吉的打手,从而开启一个新的黑暗时代使国家机关遭受第二波的攻击,还是他会成为哨兵去确保一个“开明及民主”的马来西亚?

我们活在一个危险的时代。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5年7月30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