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0日星期日

潘俭伟建议增设第二副议长 促阿兹敏委行动党议员出任

转载自《当今大马》:





行动党在雪州大臣阿兹敏委任行政议员班底时,人数维持在3人不变,之后在竞逐雪州副议长时也失利。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今日促请阿兹敏,增设第二雪州副议长职,并让行动党雪州议员出掌。

潘俭伟希望,阿兹敏能公平对待行动党,答应这项要求。

自揭原本可获4行政议员

他今日在雪州行动党大会上致词时自揭,在阿兹敏出任大臣后,公正党与行动党一度达成协议,可让行动党增加一名行政议员配额至4人。

不过他说,基于一些“特定原因”,这个职位被逼交给公正党,行动党只好转为竞逐雪州副议长职。

他表示,公正党有13名雪州议员,获得大臣和4名行政议员职,而行动党有15名雪州议员,却只获得3名行政议员和1名议长职。

“显然地,这是一个公平且不过分的要求,因此行动党的中央及州领导层,一致支持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竞逐雪州副议长职。”

在最新一季的雪州议会中,伊党万宜州议员莫哈末沙菲宜(Mohd Shafie Ngah)击败黄瑞林,成为雪州副议长。

原任副议长是公正党的聂纳兹米。他在阿兹敏上任后,受委转任行政议员。

要求阿兹敏公平对待火箭

潘俭伟说,行动党如今无意干涉已经敲定的副议长职,但希望雪州能如霹州和沙州一样,增设第二副议长职。

“我们要求,雪州大臣能公平对待行动党。”

尽管如此,潘俭伟强调,他将捍卫行动党与公正党的合作关系,而雪州行动党全体上下也将全力支持阿兹敏的领导。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29日星期六

(视频)人民审判国家讲座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28日星期五

(27/11/2014)国会辩论马航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27日星期四

(6/11/2014)国会辩论一马公司



继续阅读...

(6/11/2014)国会辩论国内外油价



继续阅读...

(视频)「一马发展公司」论坛





日期:2014年11月27日(星期四)
时间:晚上8点半
地点:Auditorium MPAJ, Jalan Pandan Utama, Pandan Indah
主讲人: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和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
主办:全国监督与吹哨者中心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26日星期三

潘儉偉:KLIA2工程延誤成本增‧機場控股疏忽應對付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25日訊)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表示,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針對吉隆坡第二國際機場工程延誤及成本增加的調查報告確定,這是因為大馬機場控股公司方面疏忽所導致。

他指出,該機場工程成本從17億令吉增至40億令吉,以及原定2011年完工的工程延誤至今年,並且還有非常多問題,如發生淹水。

他說,交通部長拿督斯里廖中萊需要仔細閱讀這份報告,並希望他能夠更有責任性,根據有關報告的發現採取適合的行動。

潘儉偉今日在國會走廊召開新聞發佈會這麼表示。陪同的還有泗岩沫區國會議員林立迎。

促登大臣查優庫買“拿督”

另一方面,他也敦促登嘉樓州務大臣拿督阿末拉茲夫在針對香港上市公司優庫資源有限公司(CAA)進行仔細調查前,勿要倉促否認有關州政府曾發出鐵礦工程給有關公司。

他說,優庫資源有限公司掌握一家本地公司RedSun Resources公司60%的股權,後者在登州鐵山(Bukit Besi)擁有礦業活動。

他促請,登州政府在調查後應該終止有關公司的合約,因為優庫資源有限公司執行董事李楊曾公開表明,他曾用錢協助國陣領袖以購買“拿督”頭銜,並指此事在大馬是“慣例”,這導致大馬非常難堪。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25日星期二

优库资源子公司涉铁山采矿 潘俭伟促登州大臣详尽调查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登嘉楼州务大臣阿末拉兹夫昨日否认,中国优库资源有限公司(CAA)获准在登州铁山采矿,但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却披露,中国优库资源通过旗下公司,涉及铁山采矿业务。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表示,中国优库资源有限公司与子公司Capture Bukit Besi私人有限公司达致具有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binding MOU),掌控Red Sun Resources私人有限公司60%股份。

他说,根据中国优库资源有限公司在2013年10月3日向香港交易所提呈的一份文件,Red Sun Resources私人有限公司拥有铁山部分土地。

“除非中国优库资源有限公司欺骗投资者与香港交易所,(否则)这些文件显示,这家公司确实涉及铁山采矿(业务)。”

“阿末拉兹夫与其官员,在即刻否认指控之前,应先行展开详尽调查。”

根据《马新社》,阿末拉兹夫昨日表示,该公司声称在今年初重新启动铁山的采矿活动,并且年产量高达50万吨的说法,完全不正确。


继续阅读...

“纳吉需交代三个未完工作”

转载自《当今大马》:

首相纳吉在国会周四休会至明年三月之前,有三个未完成的工作需向国会交代。

第一是沙巴非法移民皇家调查委员会报告,一个为了一劳永逸结束困扰沙巴40年的非法移民问题的报告,移民数量在四十年间从七十年代的10万人增加了15至19倍到现在的150万至190万人。

如果联邦政府在5月14日收到的有关报告不在下周提呈国会展开全面辩论,那只是意味着一件事——国阵完全没有政治意愿解决沙巴州非法移民的老问题,而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只不过是国阵为了在第13届全国大选中赢得沙巴州选票的选举诡计,并且已经得逞。

此外,上周纳吉在亚庇针对皇委会报告成立拜林检讨委员会只是“兜兜转转”的最新拖延招数,试图让沙巴非法移民问题无限耽搁,而这个问题已如滚雪球般累积至超过200万沙巴非法移民的关口,导致土生土长的沙巴人沦为自己家园的少数族群及外国人!

伊斯兰国白皮书

第二、纳吉应该在下周出台伊斯兰国白皮书,正如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上个月在国会书面回复行动党金宝国会议员许崇信时所说的正在准备一份有关恐怖主义活动如伊斯兰国的白皮书。

扎希表示自2001年,167名大马公民涉及海外武装斗争,包括39人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为伊斯兰国(IS)组织战斗。

两个最新事态令伊斯兰国白皮书更为沉痛和迫切:

·西亚在2014年全球恐怖主义指数中飙升至首50名的位置,而我们本应该是40个没有恐怖主义问题的国家之一;

·上星期六警方的反恐部门逮捕了涉及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的2女1男。

报道称有45名我国公民在叙利亚及15人在伊拉克为ISIS战斗,至少5名国人在叙利亚的行动中丧命,以及至少5名ISIS武装分子回到我国。

今年1月至6月间,警方在全国各地逮捕了涉嫌与恐怖组织有关的23人。

当副内政部长旺朱乃迪在国会发表声明说我国的ISIS斗士在回国后四处散播激进的意识形态时,出台伊斯兰国白皮书变得更为迫切。

一马发展公司

第三、纳吉应该真多数以十亿计的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发表部长声明,并展示他没有试图以恫言起诉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来封堵针对这个最新财政丑闻的公共质询及国会辩论。

事实上,纳吉应该公开承诺他对潘俭伟采取的法律行动将不会被用于对付针对一马发展公司任何方面交易的公共质询。

纳吉不应该只因为潘俭伟提出要求针对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全面问责及公开透明,致使他及他的政府狼狈不堪,而对付信差,因为以法律行动恐吓禁止一切辩论和讨论并非解决问题的方法,反而应该坚守清廉、透明及良好施政的原则,针对一马发展公司成立一个跨党派的国会特选委员会,以确保政府对该公司的支持和涉及不含任何蹊跷或不当行为。


继续阅读...

中国公司宣称向国阵行贿 潘俭伟促政府吊销开矿执照



中国优库资源CAA首席执行员李杨早前向《纽约时报》承认向国阵政治人物行贿,以获得­拿督头衔,并和皇室建立人脉。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因此促请政府拿出反贪决心,­吊销这家公司在马的开矿和投资执照,并以公开招标的方式证明大马不是香蕉共和国。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24日星期一

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向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支付昂高的代价以获得贷款担保

在2012年5月18日,1MDB的两家子公司发行总额为35亿美元的债券筹集资金。1MDB能源有限公司和1MDB能源(冷岳)有限公司都是发行10年期的债券以分别筹集17亿5千万美元,并分别资助Tanjong Energy 和 Genting Sanyen的独立发电厂。

然而,尽管债券价格在其自行的定价上面有一个“俊朗”的5.99%票面利率,但1MDB却未能筹集必要的资金。即便是属于财政部的独资子公司,但1MDB竟然必须获得第三方的担保才能确保筹集资金活动的进行。

有趣的是,1MDB设法去找到一个愿意担保贷款的“朋友”,那就是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IPIC是阿布扎比政府独资持有的投资控股公司,它也是1MDB另一个共同合作伙伴即阿尔巴投资公司(Aabar Investment)的母公司。

根据《The Edge》的最新报道,这项担保在IPIC或阿布扎比政府那方面,肯定没有“友好姿态”,反而是1MDB需付出昂高的代价。

首先,1MDB不得不削减贷款总额的40%作为IPIC的保证金,这笔44亿7千万令吉(14亿美元)的款额已记录在其截至2014年3月的财务报表。实际上,这意味着即便只是使用60%或21亿美元的资金,1MDB却需为这笔35亿美元的贷款支付5.99%的利息。

其次,1MDB必须为阿尔巴提供选项,以便在Powertek投资控股(PIH)和1MDB能源(冷岳)公司内获得高达49%的股权,这是为了让获得担保的控股公司收购独立发电厂。

根据1MDB最新的财务报表,该公司被发现其子公司1MDB能源有限公司,在2014年5月已经采取一个2亿5千万美元的过度性贷款便利(a bridging loan facility),以回购这些授予阿尔巴投资公司的选项。这代表了向阿尔巴作出补偿,虽然最终的结算,仍然胥视1MDB能源的上市计划预期在明年初进行和因此而可能进一步增加。

实际上,这2亿5千万美元表示已支付给IPIC,作为获得它的企业担保让1MDB子公司筹集35亿美元,或者是占该笔筹集资金总数的大约7.1%。

上述並不包括早前在国会内遭受批评的大约10%或3亿5千万美元,已支付给投资银行即高盛集团过高的“特定佣金丶费用与开销”。

综合上述的资金成本──2亿5千万美元和3亿5千万美元──以及被锁住的14亿美元存款,1MDB的子公司已经采取的35亿美元贷款,将为一个所谓的“主权财富基金”制造一个前所未有的13.98%的有效利率。有关贷款实际上售出的就像是垃圾债券!

说穿了,1MDB不如去借高利贷来筹集资金。为何由财政部100% 持有的子公司,竟然沦落至需要支付和遵守这一类离谱的费用丶成本和条款,才能确保其融资活动的进行,这是多麽令人难以置信。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4年11月18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二)


继续阅读...

“马哈迪也质疑一马公司” 林冠英:纳吉敢起诉吗?

转载自《当今大马》:

除了誓言充当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的后盾,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天质疑,首相纳吉是否敢针对一马发展公司的课题起诉前首相马哈迪。

“他(纳吉)若真不满的话,敢起诉马哈迪吗?我们等着瞧吧。”

潘俭伟因追击一马公司财务问题,而吃了纳吉的律师信,极可能面对诽谤官司。针对此发展,行动党昨天誓言将全力支持潘俭伟。

债务累累如何做生意?

林冠英今天在大山脚举行的行动党槟州常年代表大会致词时表示,除了他和其它行动党领袖挑起一马发展公司的疑团,马哈迪也同样质疑和评论,“他也讲了很多。”

他说,大马的贪污问题严重,如今却又增添一马发展公司的案件。

“我们没说贪污,但你到底如何做生意?债务高达420亿令吉,有能力偿还吗?如果不能,谁要买单?最终还不是转嫁于人民身上?“

此外,林冠英点出,物价高涨影响每个人,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领取一马援助金。

“我们不是盲目反对,物价该涨的话就涨,若要撤销津贴也没问题,但请先消灭贪污。否则,最终只惠及朋党而加重人民的负担。”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23日星期日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沙巴州行动党常年大会的开幕讲词

虽然首相他要控告潘俭伟诽谤看似属于个人私事,但一马发展公司管理层及财政部的决策却牵涉了公众及国家利益的大事,不应该想要堵住公众与论的嘴及阻止媒体报导一马发展公司,因为它牵涉了419亿令吉的债务及490亿令吉的负资产。

民主行动党将会在背后强力支持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雪兰莪州主席兼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面对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因为一马发展公司争议控告他诽谤。行动党全国法律局主席兼浦种国会议员哥宾星将会邀请顶尖的律师组成律师团捍卫潘俭伟。

这是大马有史以来首相首度控告反对党立法议员。很明显这像控告并不只是首相一搬的私人立场,而是牵涉大重大的政治意涵。

即便首相目前只是寄给潘俭伟律师信,但很明显首相已经下决定要控告潘俭伟。因此,行动党也不必再对外发表首相发起诉讼案的看法,一切就等法庭裁决。.

无论如何,行动党将不会因这项诽谤诉讼而停止质问及调查一马发展公司。行动党将会继续施压,以求政府在公众利益之前,全面问则一马发展公司的财政状况,特别是为何举债数以百亿令吉来让其操作。

行动党希望,虽然首相他要控告潘俭伟诽谤看似属于个人私事,但一马发展公司管理层及财政部的决策却牵涉了公众及国家利益的大事,不应该想要堵住公众与论的嘴及阻止媒体报导一马发展公司,因为它牵涉了419亿令吉的债务及490亿令吉的总负资产。这些事一旦发生将损害3千万大马人的全民利益及有违透明及问责的原则。

如果剃除所拥有土地的土地重估及向独立发电厂购买发电厂的资产,那么一马发展公司的24亿4千万令吉资产将会抵消,其真正47亿令吉的负资产将浮出台面。

相较于2013财报的446亿令吉资产,一马发展公司在其2014年财报资产增加至514亿令吉,但同是借贷也从2013年的362亿令吉增加至2014年的419亿令吉。一马发展公司2014年首度遭遇6亿6千530万令吉的亏损,相较于2013年7亿7千800万的盈利。主要是财务成本从16亿令吉增加至24亿令吉。一马发展公司2010年的盈利是4亿2千400万令吉、2011年是5亿4千400万令吉及去年则是7亿7千800万令吉。

无论如何,大马The Edge财经周刊估计,一马发展公司2014年的亏损可上看15亿6000万令吉。因为只有把土地重估的8亿9千700万算进去,亏损才会降低至6亿6千500万令吉。须知,土地重估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盈利及收入来源,只有在售卖时才能真正兑现。因此,土地重估也不可以用来作为申请借贷的凭据。The Edge揭露一马发展公司若每一年不把从土地重估增加的50亿3千万令吉算进去,那么一马发展公司面对的只会是连年亏损。

财政部长解释不必担心一马发展公司拥有419亿令吉的巨债,因为该公司尚有514亿令吉的资产,这种说法不只是误导,而且是错的,这之间的差别可并不是资产超出了95亿令吉。因为总资产不应该与债务比较,而是与总负资产比较,因为债务只是总负资产中的其中一项而已。一马发展公司的总负资产高达490亿令吉,这表示了资产超出只有24亿4千万令吉。

The Edge揭露若我们剃除土地重估及购买独立发电厂的发电厂资产,不只连这24亿4千万令吉的资产也将会抵消掉,而且真正的47亿令吉负资产将会浮出台面。这将带来一马公司是否会债务违约及是否有能力偿还贷款的问题。

不管一马发展公司是否拥有资金偿还贷款及利息,还是保持着拥有资产的状态,一旦其资产是包括了公共资产,那么首要的就是取信于国家经济发展及公众利益,这才是这课题对国家重要的问题所在。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及巴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
于2014年11月22日(星期六)在亚庇举行的沙巴州行动党常年大会的开幕讲词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22日星期六

不满“制造最大丑闻”批评 纳吉恫言起诉潘俭伟诽谤

转载自《当今大马》:

面对在野党不断追击一个大马公司的财务问题,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今天发出律师信,恫言起诉行动党国会议员潘俭伟诽谤。

纳吉今天以个人身份,透过律师发出信函,要求潘俭伟在14天内撤回11月3日于八打灵行动党筹款晚宴上针对他的批评,并且道歉。

律师信指出,根据《人民媒体》(Media Rakyat)上载的优管视频,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当时表示,尽管纳吉是一马公司的顾问团主席,但可耻的是,这家公司却债台高叠,负债360亿令吉,更无法准时提呈财务报告。

潘俭伟进一步阐述,这种问题的发生,全因国阵内部没有任何人敢违逆纳吉,纵容纳吉“制造大马史上最大丑闻”。

信函送交潘俭伟办公室


潘俭伟接受《当今大马》电访时表示,这封由Hafarizam Wan & Aisha Mubarak律师楼草拟的信函,今天下午3点左右送抵其办公室,并由职员签收。

“我的律师哥宾星正在研究这项问题,未来会给予回应。”

要求两周内道歉撤言论

纳吉律师信表示,潘俭伟这种言论通过不同的论坛、新闻网站、社交媒体和网路媒体不断被复制。

它认为,潘俭伟已经损毁纳吉的名声,包括指涉纳吉为无能的大马政府领袖、制造大马史上最大的丑闻、不容批评、压制和暴戾的君王、腐败、抢夺与滥用民膏等。

律师信严正驳斥潘俭伟的指控,反批评潘俭伟的批评具恶意、虚假和毫无根据。

信函向潘俭伟提出7点要求,要求后者在14天内履行,包括:未来停止发表类似诽谤言论、完全和无条件道歉和撤回言论、在两家指定全国报章刊登道歉启事、立即移除涉案的视频、提供合理赔偿等。

人民媒体也接获律师信

另一方面,网媒《人民媒体》也证实,他们同样收到纳吉的律师信。

“纳吉威胁要针对一马公司视频起诉《人民媒体》。我们已经接获来自纳吉律师的信函。”

《人民媒体》是在2007年创立,专注上载时事和政治演讲的视频。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20日星期四

财政部副部长拿督阿末马斯兰在要求我作出道歉以前,应该先对大马公司委员会展开调查

我对副财长阿末马斯兰要求我就“指责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没有准时向大马公司委员会呈交他们的财务报表一事道歉”的声明感到可笑。

我在这一季的国会会议曾多次作出有关指控。我首次是在10月9日指控1MDB发展实业和1MDB能源(冷岳)公司逾2年没有呈交他们账目。过後,我接获首相的答复指它们的账目将会在10月杪呈交。

我接着在11月3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批评1MDB和其子公司,尽管已截至10月31日,但仍然未呈交他们的账目。

作为母公司的1MDB最终在11月5日呈交他们的财务报表,而我也能在付出适当的费用後,从大马公司委员会(SSM)的网站索取了公司的账目。

无论如何,我一再召开新闻发布会,并且在11月11日的财政部委员会阶段总结时一再提出 该议题,乃因事实上有关子公司仍未呈交他们的账目。我接着在新闻发布会上展示从SSM网站上获取的1MDB属下12间子公司的简要财务讯息。不像1MDB,这些公司的记录显示它们从2012年3月丶2012年10月和2013年3月,全部都尚未呈交账目。

如果我提出的资讯有误,财政部副部长拿督蔡智勇肯定可以在进行总结时,轻易地反驳和纠正我。可是,蔡智勇却拒绝针对我提出的1MDB议题给予任何回应。

如今,在看到阿末马斯兰回应我对1MDB能源(冷岳)有限公司的指控後,我在昨天再次揭发了更多内情。我另外浪费了15令吉,因为有关资讯并没有任何改变,从2012年3月起就没有呈交账目。

或许,阿末马斯兰应该在国会下议院内作出指控,那麽我们将有第二次的机会建议把马斯兰送交国会特委会查办。

有关事项是重要的,而我将在稍後参与国内贸易丶合作社及消费部的委员会阶段总结的辩论时,再次提出这些公司没有准时呈交他们的账目。

这是因为所有的这些公司,已经因为没有召开公司的年度大会丶向公司委员会呈交年度报表 和已审核的财务报告,而扺触了1965年公司法令。

在1965年公司法令第169(1)条文下,阐明了公司股东大会的召开方式丶账目的报告形式及其内容的规定。

而在第171(1)条文下,若抵触法令条文和公司董事一旦罪成,可被判罚款不超过3万令吉或坐牢不超过5年或两者兼施,而被定罪的董事也将失去公司的董事职位。

因此,必须询问的是,为何大马公司委员会没有采取行动对付这些公司和他们的董事?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4年11月19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颁发电合约助一马公司还债 潘俭伟估计电费未来将涨价

转载自《当今大马》:

债台高筑的一个大马发展公司最近成为各方关注的对象,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指出,中央政府颁发发电厂工程合约予这家公司,意在协助其偿还债务,但最终可能导致国内电费涨价。

潘俭伟昨晚在一场关于一马公司的论坛上指出,政府为了协助该公司偿还420亿令吉的债务,已将3个发电厂工程颁发给该公司。

他指出,这包括价值110亿令吉,在森州的2000兆瓦3B煤炭发电厂(Project 3B)、吉打50兆瓦太阳能发电厂和马六甲的2000兆瓦燃气轮机发电厂。

他继指,根据媒体早前报道,政府还会颁发两个在沙巴的发电厂予一马公司。这分别是位于拿笃或山打根的400兆瓦天然气发电厂,及位于乌鲁巴打斯(Ulu Padas)的780兆瓦水力发电厂。

政府以削津名义起电费

如此一来,潘俭伟预测,在一马公司将这些发电厂所产生的电力高价卖给国能公司后,政府将以削减津贴的名义,而宣布电费起价。

“我可以告诉你,电费未来将会提升。他们(政府)可能会说,我们没钱给你津贴,但真正的理由时,他们是向一马公司制定更高的电费(转售给国能,以赚钱还债)。”

潘俭伟进一步说,虽然政府是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将3B计划颁给一马公司,但一马公司并非出价最低的竞标者。

他也称,政府在还没敲定马六甲瓦燃气轮机发电厂的电费前,就已将合约颁给一马公司,足见政府是如此心急地要解决一马公司的债务。

逾四百人挤爆论坛会场

这场论坛是由全国监督与吹哨者中心与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联办,另一名主讲人是公正党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

除了上述两人,主办单位原本一并邀请前首相马哈迪、财政部副部长阿末玛斯兰与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哈占阿都拉曼(Hazem Abd Rahman)同台开讲,惟3人皆缺席。

尽管如此,这场假雪州八打灵再也The Club @ Bukit Utama举办的论坛依然全场爆满,吸引逾400人赴会,有些出席者甚至必须站着或坐在地上聆听。

虽然马哈迪缺席,但拉菲兹也不忘调侃说,马哈迪掌权时期所爆发的丑闻,包括国家银行外汇交易损失300亿令吉等,比首相纳吉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认为,若将马哈迪时代的所有丑闻所涉及的金钱数字加起来,他还胜纳吉一点点。但纳吉正在追赶上来,所以我们今天就有一马公司。”

指政府或租赁一马公司

潘俭伟为出席者数理了一马公司所面对的债务问题,包括该公司与沙地石油公司进行的石油勘探计划,搬迁新街场大马皇家空军基地得不偿失事件,向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支付15亿3600万令吉的佣金,以及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支持信事件。

他形容,一个大马公司目前是以“挖洞来填补另一个洞”的方式来还债,即向一方借钱来偿还另一方的债务。

因此他认为,一旦一马公司因无法还债而倒闭,那将产生骨牌效应,进而导致国家面对另一个严重的经济危机。

他不排除,政府为了协助一马公司还债,而会租赁这家公司。

“所以,他们要制造这家个公司的价值,以取得80亿令吉来偿还一些债务,让它可以继续生存两至三年,之后再打算未来的事。”


继续阅读...

1MDB子公司未呈账目掀波 国阵议员讥潘俭伟“娘娘腔”

转载自《当今大马》:



财政部副部长阿末玛斯兰敦促,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须为其指责一个大马发展公司2间子公司,未向公司委员会提呈财政年报而道歉。

对此,潘俭伟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挑战阿末玛斯兰,在国会下议院里重复同一番言论,好让他有机会动议国会将阿末玛斯兰送交特权委员会查办。

阿末玛斯兰因本月6日在国会会议里,否认政府发出支持信给一马公司子公司全球投资公司筹集96亿令吉债券,而遭野党动议送交查办。

唯国会下议院昨天在阿末玛斯兰承认漏唸6个字并道歉后,驳回对付副财长的动议。

子公司未呈财政年报

潘俭伟于上月9日指责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发展实业有限公司(1MDB Real Estate Sdn Bhd)与一个大马发展能源(冷岳)私人有限公司(1MDB Energy (Langat) Sdn Bhd),逾时未呈上财政年报。

他今日表示,“我收到首相的答复,它们会在10月尾呈上账目。11月3日时,我也召开记者会,指称它们在10月31日届满后,仍未呈上报告。”

“本月11日,我在再挑起此事,这些公司仍未呈上报告。

副财长称报告已呈上


阿末玛斯兰昨天发推文表示,“灵北议员须为他在议会里指控一马公司2间子公司,未向公司委员会呈上财政年报而道歉,因所有的报告已呈上了。”

潘俭伟今天出示公司委员会的相关文件纪录,显示两家公司未呈财政年报,因此他反过来挑战阿末玛斯兰在议会里重复其指责。

“或许,若他在议会里作出上述指控,那我们可以再次动议,将他送交国会特权委会查办。”

他质问,为何公司委员会并没有采取行动,对付这些牴触法令的公司与公司董事。

公司法令下可被对付

稍后,潘俭伟在国会下议院议会里参与预算案三读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部辩论时指称,一马公司旗下有12间公司并未如期呈交财政年报,这是相当严重的事,因这已牴触公司法令第169(1)条文,违者可被最高监禁5年或罚款3万令吉。

他要求贸消部交待,政府对这些公司采取的行动。

国阵江沙国会议员旺凯里安努亚(Wan Khairil Anuar Wan Ahmad)站起来打岔,斥责潘俭伟总是针对一马公司,彷佛再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做。

为何不理雪失败计划?

他表示,雪州政府属下机构也不乏失败的大型计划,也不见潘俭伟去管一管。

旺凯里安努亚指称,一马公司仍生龙活虎,但潘俭伟俨然如对一马公司“说丧气话的人”(prophet of doom)。

潘俭伟表示,他就是想要在一马公司出问题之前,点出其问题所在。

旺凯里安努亚则捍卫,“一马公司是一间新生公司,你竟想要为它送终。它没有问题,它还没有清盘。”

国阵议员不会准打岔


稍后,国阵华玲区国会议员阿都阿兹(Abdul Azeez Abdul Rahim,左图)要站起来打岔发言,惟不获潘俭伟同意,结果他怒斥后者“娘娘腔”与“懦夫”。

“你是懦夫,你是娘娘腔。我要你给我机会发言,我语气很好的发问,但你不允我,你是一名懦夫。”

“你不够格成为公账会成员,你应该引以为耻。”

副部长总结没有回应

潘俭伟只允许盟友伊斯兰党沙亚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发言,也令阿都阿兹火冒三丈。

阿都阿兹斥责,“你们俩个应该去打羽球,互相传球。为何不给我发言?”

尽管如此,主持会议的副议长依斯迈只是叫他坐下,不要再出声,未进一步采取行动。

潘俭伟在辩论后就匆匆离去,而替该部总结预算案三读的贸消部副部长阿末峇沙也以潘俭伟缺席为由,拒绝在议会厅里回答其问题,惟会以书面方式回应。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19日星期三

「油价不降发动抗议」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18日讯)隨著国际油价节节下滑,人民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力促政府,必须在12月1日前调降RON97、RON95及柴油的价格,否则民联三党將在12月31日展开大型集会。
「我们给予政府一週半的期限,他们必须在12月1日前降低油价,否则我和民联的伙伴,將会在12月31日在独立广场领导一场大型集会,向政府施压。」

他指出,对于要求降低油价的诉求,已提出將近一个月,但政府却而迟迟不愿回应。

「我们別无选择,必须向政府施压,通过集会让政府回应这项诉求。我们要让政府知道,我们是认真的。」

拉菲兹说,目前国际原油价格下降了將近20%,但在大马国內,燃油价格却依然居高不下。

他指出,目前国內的油价,是在国际原油价格处于每桶105美元(352令吉)的水平时所定下。

「现在国际原油价格已经下降了20%,国內油价应该也下调20%。」

担心取消津贴

拉菲兹也是班登国会议员,他今日在国会走廊表示,財政部副部长拿督阿末玛士兰两天前表示,如果国际原油价格达到每桶70美元(235令吉)至75美元(251令吉),政府会考虑降低国內油价。

「我促请国阵政府,必须公平对待人民。如果国际原油价格上涨,政府必须调升国內油价;国际原油价格下降时,我们要求降低国內油价,这是非常合理的。」

无论如何,拉菲兹也担心,如果国会原油价格下降至70美元至75美元,政府可能会趁机取消汽油津贴。

「这是公眾必须提高警惕的,如果国际油价重新回升,他们可能不再享有津贴的优惠。」

他说,降低油价也可以检验,政府指称消费税的落实,商家可通过税务回扣以降低物价的说法,是否属实。

阿末玛士兰日前表示,一旦国际原油价格下跌至70美元至75美元,政府所承担的汽油补贴数额也將相对减少,RON95的零售价就能获得调低。目前的国际原油价格为每桶79.41美元(265令吉78仙)。

政府以减少津贴为由,宣佈在今年10月1日起调涨汽油价格,即RON95汽油及柴油每公升上涨20仙,分別涨至2令吉30仙及2令吉20仙。当时,政府对RON95和柴油的津贴分別是每公升28仙和32仙。

儘管减少补贴,但贸消部当时表示,政府在2014年仍须为RON95汽油、柴油和液化天然气支付超过210亿令吉的开销。

不过,最近国际油价不断下跌,预算政府对汽油的津贴亦有所减少。


继续阅读...

作为“透明度部长”的拿督刘胜权,非但没有成为“良好治理与诚信”的冠军,其言谈反而只像是一个潦倒的人,并且还成为了国阵政府的“官方辩护者”

国会公账目委员会上周在国会提呈措辞严厉的报告,批判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辖下的4个焚化炉管理出现严重的纰漏。

有关的焚化炉管理相当糟糕,公账会因此而特别建议对参与该项目的批准和落实工作的5名行政官员采取行动。他们包括城市福利丶房地部秘书长丶全国固体废料管理局总监,以及评估该项目的专家小组。

根据《马来西亚局内人》日前访问公账会主席拿督诺加兹兰的报道,他明确地指出其中的关键问题在于这些价值约2亿令吉的工程,是通过直接谈判的方式颁给承包商。我完全同意诺加兹兰的说法,那就是以公开招标的方式推行焚化炉工程,可以防止数以百万计划的公共资金被浪费,其中一个错误就是房地部把工程交由XCN技术有限公司进行。

因此,当作为负责“良好治理与诚信”的首相署部长刘胜权,有气无力地试图对政府采购没有公开招标所提出的辩护,卻是让人感到非常震惊。

刘胜权被《马来西亚局内人》询及他对焚化炉事件争议的看法时,他表示政府合约要落实完全公开招标制度以取代直接谈判以前,将会是一段很长的时间。

刘胜权指出,政府采购要立刻执行公开招标制度是“非常困难”的,这将会是需要一些时间来落实的一个“征途”。

他说:“我们已经开始实施,但这需要一些时间来改变做法。我不知道我们什麽时候可以完全实践……政府是如此庞大,但这是一个征途。”

看来,这名曾鼓吹问责制与良好治理而受尊敬的国际透明组织马来西亚分会前任主席,已经完屈服于已腐败的国阵系统。在过去,刘胜权曾毫不犹豫地支持公账会主席反对直接谈判的立场。

如今,刘胜权甚至没有意图对于纳吉政府在打击贪汅 丶挥霍和疏忽方面的坚如磐石承诺和政治意愿,作出一个正面的示范。相反的,这名“诚信”部长成为国阵推行幕后直接谈判系统的公开辩护者,他还对为何政府将需要长时间才能落实公开招标给予脆弱的藉口。

刘胜权在18个月之前令人吃惊地受委进入内阁後,非但不能实现他曾夸耀地要让政府管理转型变革方面更加透明和负责,取而代之的是,看来刘胜权本身先经历了转型变革。

马来谚语有云,所谓“入乡随俗”。

刘胜权应该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省思以确定他自己的“征途”,因为作为透明度和良好治理旗手的他,已经有效地先被国阵“终结”了。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4年11月18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18日星期二

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已滥用其独资子公司即一马全球投资公司发行债券所筹集的30亿美元。

在2013年3月19日,由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独资持有的子公司即一马全球投资公司(1MDB Global Investment Limited)发行债券筹集30亿美元。

根据其“发行债券说明书”(Offering Circular),一马全球投资公司“要不就转贷这次献议的所有净收益予阿布扎哈比马来西亚投资公司(ADMIC),否则就是使用该献议的所有净收益以资助它在ADMIC内的投资,这将是一马全球投资公司和阿尔巴投资之间50:50的联营企业,也是阿布扎比酋长国的一个投资机构。

由高盛国际集团发布的“发行债券说明书”已志明献议向ADMIC发行债券的各种风险,这包括ADMIC没有任何的追踪记录丶ADMIC的投资可能会失败,阿尔巴可能无法履行他们在ADMIC内的50%投资等等。可是,在这份共有104页的文件内,却没有在任何地方阐明这笔已筹集的资金会用在ADMIC投资以外内的任何其他目的。

无论如何,根据1MDB截至2014年3月杪的年度财务报表,其报告内容包括:

联营企业的条件和范畴已拟定,从私人债务有价证券[债券]高达15亿6千万美元收益的一部份,在一个具有良好信用等级的持牌金融机构(licensed financial institution)的托管下,已被放置在不同的投资组合……

在2014年,剩馀的净收益已被公司[1MDB] 利用作为营运资金及偿还债务的目的。在上一个财政年度,剩馀的净收益已被存放在定期存款和现金账户……

这意味着,由一马全球投资公司筹集的30亿美元,被高盛集团扣除了2亿8千300万美元的“特定佣金丶费用与开销”,以及15亿6千万美元已投资在“一个持牌金融机构”后,剩馀的11亿6千万美元已被转移到其母公司1MDB以偿还后者的债务和资助其营运开销。

按照现有的情况,即使把15亿6千万美元投资在“一个持牌金融机构”的行动也是可疑的。无论如可,把这笔资金的馀额即11亿6千万美元或总数的42.7%转移给母公司1MDB以协助它偿还债务和覆盖其营运开销的不足,则是很明显地违反了“发行债券说明书”。

因此,必须询问的是,1MDB债券的投资者有否被正式通知所得款项用途(use of proceeds)的变更呢?

作为财政部独资持有的1MDB作出这种滥用资金的行径,肯定的将损害该公司的信誉。例如,1MDB预期在明年第一季为其能源子公司上市,而在招股说明书中,它将清楚志明以“所得款项用途”来筹集资金。

因此,接下来的疑问是,1MDB把“所得款项用途”列在招股说明书内是否可以信任呢?1MDB能源从其首次公开上市(IPO)预期筹集的180亿令吉,会否同样地被转移去拯救1MDB的其他债务或资助1MDB的其他营运费用,而不是致力于建设1MDB能源公司的业务呢?

更重要的是,1MDB通过其子公司来转移所筹集的资金,以资助1MDB本身的营运开销和偿还其债务的铤而走险举动,清楚显示该公司在平衡其现金流动方面正面对财务困境。

加上我之前召开新闻发布会所举出的例子,这包括在截至2013年11月重新安排和重组61亿7千万令吉的的贷款,以及即便在经过3次的延期後都没有能力缴付3亿1千700万令吉的买地款项予Tadmax有限公司,这都清楚证明了1MDB正陷入窘境。

鉴于1MDB的420亿令吉庞大债务,以及它对我国金融系统带来巨大的系统性风险,这都可以解释为何政府铤而走险把顶级的土地但以便宜的价格来“奖励”1MDB,以及颁发数以十亿令吉的发电厂合约以确保其迅速和成功上市以筹集数十亿令吉的原因。

马来西亚人民正见证在这个国家历史上最大型的拯救行动。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4年11月17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16日星期日

阿兹敏让人耳目一新

转载自《当今大马》:

雪州行动党赞扬新任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致力于其真诚和原则,最终促使遭充公的马来版圣经归还予砂拉越联合教会。

今年1月2日在大马圣经公会会所充公马来版圣经的举动,使到雪州民联政府的形象大跌,的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尽管雪州宗教局并非在雪州政府的指示下展开行动,但它却是发生在我们的视线內。因此,确保司法公正,并且坚持与捍卫至高无上的马来西亚联邦宪法的神圣原则已成为我们的责任。

支持与投选民联的雪州子民都对有关举动感到震惊,他们都希望雪州政府能即刻纠正有关情况。毕竟,联邦政府的立场很鲜明,那就是“阿拉”字眼并非穆斯林专属,它可让其他宗教使用但绝对不能滥用。

尽管与前任雪州大臣卡立曾进行多次商谈,而后者也一再重申会尽快采取解决方案,希望在和谐的情况下迅速归还圣经,但很遗憾地在过去逾8个月,民联政府都未能履行人民赋予我们的委托。

无论如何,阿兹敏阿里在9月被任命为雪州新大臣後让人耳目一新,他与我们的人民代议士协商後,同意归还马来版圣经至关重要的不只是恢复雪州,而是全马来西亚人民的信心。

阿兹敏在11月3日出席八打灵再也民主行动党举办的筹款晚宴时明确地指出“马来版关圣经不属于有关穆斯林,而是属于有关的基督徒,我们必须尊重”。大臣的谈话获得出席晚宴的1 千人的鼓掌欢呼。

阿兹敏补充说:“伊斯兰教从未要求其追随者破坏其他宗教的和谐……我相信如果他们真正了解伊斯兰教义,那麽马来版圣经必须归还予基督徒。”

虽然阿兹敏的承诺受到民众的欢迎,但如果说与阿兹敏同坐一桌的民主行动党领袖,没有在暗地里担忧新大臣或许已许下太快和太多的承诺,那我是在撒谎。

鉴于前任州务大臣的无能,並了解到敌对政党根深蒂固的反对力量,我们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延宕已久的马来版圣经和雪州大臣危机事件,已造成所有政党为了各自的修辞立场而固执己见,在这样的一个敏感课题中,任何感知的回朔将被视为是一件丢脸的事。

我们不应该怀疑,阿兹敏忠于他的谈话。在昨天把马来版圣经归还砂拉越联合教会,凸显了阿兹敏坚持诚信和原则,同时也坚守了民联在这项课题上的政治立场,以及捍卫了联邦宪法的精神。前任雪州大臣领导的州政府在过去9个月都做不到的事,阿兹敏在上任少过60天就完成了。

与此同时,民主行动党也要向雪州苏丹殿下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苏丹具有的智慧肯认了中庸之道在雪兰莪这个多元宗教和多元种族州属的优异性。

我们坚信,在阿兹敏的领导下只要坚守民联共同事业的奉献精神,将朝着长远的道路去解决人民面对的各种问题,这包括从坑坑洞洞的道路至高速大道丶从收集垃圾至廉政建设,以便能通过正确的方式,去建立一个真正称职丶问责和透明的政府。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15日星期六

吹哨者中心19日论坛 邀敦马点评一马发展公司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14日讯)財政部发给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支持信的风波近期闹得沸沸腾腾,全国监督与吹哨者中心(NOW)准备在本月19日主办「一马发展公司」论坛,並邀请前首相敦马哈迪和財政部副部长拿督阿末玛士兰成为主讲人。

中心联合创始人之一阿克玛纳西尔指出,论坛暂时锁定5位主讲人,即马哈迪、阿末玛士兰、一马发展公司董事经理兼总执行长莫哈末哈晋阿都拉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和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

「中心昨晚(13日)已向5人发出邀请函,今早已收到马哈迪办公室的回应,表示收到了邀请函並会尽快给予答覆。」

「一马发展公司」论坛將在来临週三,晚上8至11时在八打灵再也万达镇的The Club@BukitUtama举行,开放让公眾出席。

另外,全国监督与吹哨者中心12月7日晚上8时办晚宴,筹募10万令吉的运作和调查经费。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11日星期二

为何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和其子公司没有向大马公司委员会呈交他们的财务报表呢?



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及其子公司,已经因为未能在限期内准时向大马公司委员会(CCM)呈交他们的财务报表(financial statements),而被证明了他们表现得非常顽抗。

以1MDB为例,它需要在11月5日的限期前,呈交它截至2014年3月31日的财务报表,这比法定期限即9月30日或截止期限的6个月後,还足足延误了逾一个月。在2013年,1MDB在延误了7个月,并且在过程中发生了其稽查公司从安永会计楼(Ernst & Young)更换为德勒大马(Deloitte Malaysia)的可疑举动後,才呈交了账目。

很不幸的,尽管1MDB在上周呈了交账目,惟这并非“故事的结局”。CCM于昨天检视後发现,1MDB的关键子公司还没呈交他们的财务报表。

作为关键组成部份的1MDB能源(冷岳)有限公司,就已持续两次延误公开公开列出1MDB的能源资产,它从2012年9月,就没有呈交其截至2012年3月的财务报表。

同样的,1MDB发展实业(1MDB Real Estate)最後一次是在2012年12月28日才呈交它截2012年3月的财务报表,与1MDB能源一样,1MDB发展实业臂膀也是负债累累。据最後所知,它与大马银行和大马投资银行的债务高达59亿令吉的抵押贷款。

首相在2014年10月8日在国会回答我的提询时,曾经承诺这些公司的账目将会在2014年10月结束前呈交,然而,如今已接近11月中旬,财务报表依旧无影无踪,即便它已延误了逾24个月。

无论如何,这两家附属的子公司并非“1MDB大家族”内的唯一罪魁祸首。另外一家关键的能源子公司即Powertek Investment Holdings Bhd,也从2012年3月开始就未能呈交其账目。

进一步的检视发现,Farlim Properties Sdn Bhd, Gerak Indera Sdn Bhd 和Jimah Energy Ventures Sdn Bhd这3家公司,最後一次呈交的是2012年12月的账目,并且已经延误了逾4个月才呈交他们截至2013年12月的账目。

再检视其他公司──1MDB Hotels & Resorts Sdn Bhd, 1MDB Energy Holdings Sdn Bhd, 1MDB Synergy Sdn Bhd, Bandar Malaysia Sdn Bhd, Mastika Lagenda Sdn Bhd and Powertek Bhd,从2013年3月起都尚未呈交他们的账目。这只是我不吝于向CCM支付15令吉以核实每一家公司的状况,而且这还不是所有1MDB子公司的详细列表。

由首相本身亲自监督有关的董事局,并且还是由政府完全持有的这些企业,竟然如此地缺乏管理丶透明度和问责,是让人感到震惊和可耻的。这一类的可耻行径,肯定会成为其他政府机构效仿的可怕例子。因此,总稽查司报告持续地揭发浪费丶疏忽丶滥权,甚至于政府部门和机构内所出现的舞弊,已几乎不会让人感到惊讶。

因此,我们呼吁还没有行动的1MDB的所有子公司,都必须即刻呈交它们的账目,因为它们的母公司已经呈交财务报表。除非1MDB有所隐藏,否则,这些1MDB的子公司完全没有理由再进一步延误呈交它们的账目。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4年11月11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一)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10日星期一

1MDB欠债420亿居高不下 潘俭伟挑战政府对付“假信”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中央政府给一个大马发展公司发出支持信的风波继续延烧,两名在野党国会议员今日相继爆料,将政府给一马公司的支持信公诸于世,揭橥政府担保约96亿令吉(30亿美元)贷款的实据。

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挑战,既然政府否认上述支持信存在,则应对付发布上述信函的高盛集团。

“我们敦促马来西亚政府,即刻向警方与国际刑警举报这宗舞弊;总检察长务必立即展开调查,检控高盛发布虚假‘支持信’。”

“这肯定不是一件小事,因为来自全世界的投资者,都将基于马来西亚政府已发出支持信……而投资在1MDB的债券。”

公正党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则直指阿末马斯兰误导国会,并敦促国会特权委员会对他采取行动。

财政部长代表政府签署

潘俭伟和拉菲兹今日是先后在国会召开记者会,将支持信完整内容公诸于世。他们都是从高盛集团为一马公司发布的发行债券说明书(Offering Circular)获得此函。

根据二人展示的信函,这份支持信共计3页,并由财政部长代表大马政府签署。

这封信的部分内容日前已经在《The Edge财经周刊》曝光,大马政府在信中表示,一旦一马公司无法偿还其独资子公司——一马全球投资公司(1MDB Global Investment Limited)30亿美元债务的情况下,大马政府担保将介入承担。

不过,财政部副部长阿末马斯兰较后发表文告,仍然坚称,有关支持信并非担保。他表示,政府只曾担保另外一笔58亿令吉的债务。


继续阅读...

重大拨款未纳入 财政赤字实际或更高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9日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指出,政府所宣布的财政预算案,并没有纳入许多重大计划的拨款,包括捷运工程、轻快铁扩建工程、建设74所警区总部等,因此政府预设的财政赤字,可能并未反映实际的财政状况,我国的赤字实际上可能更高。

他今日发表文告称,倘若计算这些并未纳入财政预算案的数十亿令吉计划,我国的财政赤字会更高。他指每110亿令吉的拨款,将会提升我国1%的财政赤字。

他指出,首期的捷运工程预计耗资220亿令吉、次期的预算也达230亿令吉、轻快铁扩建工程耗80亿令吉、74所警区总部的建设费则是100亿令吉。

潘氏指还有许多计划,政府都没纳入在财政预算案的开支方面。

他指副财政部长拿督阿末玛斯兰在上周四(6日)在国会并没有正面回应其上述的问题,他揶揄副财长故意回避其问题,可能是因为后者并不明白何谓公共财政经济学。他指出,阿末玛斯兰以数据来彰显政府减少赤字的决心,即从2009年的6.7%,减少至2015年的3.5%。

“但是当我打断其谈话并询问有关的赤字是否真正反映政府的财政状况时,包括是否有计算上述计划的费用与累积贷款,后者仅表示数字并不会骗人。”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8日星期六

2014八打灵再也民主行动党筹款晚宴(巫英文)





八打灵再也民主行动党 将在 11月3日(星期一)晚上7时30分 ,于八打灵再也市政厅礼堂 (MBPJ Civic Hall, Selangor)举办主题为"新篇章,新希望"的筹款晚宴, 欢迎民众踊跃购买餐券参与。

主题:新篇章,新希望
日期:2014年11月3日
时间:晚上7点半
地点:雪兰莪八打灵再也市政厅Civic Hall, Jalan Yong Shook Lin, PJ

主讲人包括: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城首席部长)
+阿兹敏阿里(公正党署理主席兼国会议员雪州州务大臣)
+莫哈末哈尼巴(伊斯兰党雪邦区国会议员莫哈末哈尼巴马丁)
+潘俭伟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拉吉夫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副宣传秘书兼武吉加星区州议员)
+刘永山 (民主行动党雪兰莪州组织秘书兼甘榜东姑区州议员)
+杨美盈 (民主行动党雪兰莪州百乐镇区州议员)
+黛安娜 (民主行动党林吉祥国会议员政治秘书)

主讲者主要以国语和英语发言,而清真食品将依据要求提供。

晚宴票价分別为每张票券价格70令吉或一桌(银级)700令吉 ;黃金级和白金级赞助桌席则分别为 1千 500令吉 和3千令 吉 。

欲支持"新篇章,新希望"晚宴者,可电邮至 dapdinner@gmail.com并附上姓名丶联络号码丶属意的桌席性质(普通丶黄金或白金级)和数量。

未克出席晚宴但欲响应者,欢迎你捐款至以下户头:

银行:Maybank
户头名称:DAP Damansara
户头号码: 5141 9634 2008
支票抬头请志明:DAP Damansara

欲知詳情,可聯絡/WhatsApp: 016-2208867。

请将您的汇款证明电邮至dapdinner@gmail.com。谢谢。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7日星期五

一马公司债台高筑掀论战 国阵议员称阿拉允许借钱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一个大马发展公司在英属开曼群岛的岸外金融中心存放逾70亿令吉引起争议后,财政部副部长阿末玛斯兰今日指称,一马公司已将这笔60%的岸外投资取回,并会在今年杪将剩下的款额撤回。

阿末玛斯兰今日在国会下议院为该部总结预算案二读时,驳斥一些人士怀疑这笔巨额已消失的说法。

“许多单位指控这笔钱已消失,这是不实的。”

阿末玛斯兰为一马公司在岸外投资的做法辩护,指称只要一马公司委任的是合法资金管理公司,因此在开曼群岛投资并没有错。

“我们在开曼群岛投资是没有错的,因它由合法的国际资金管理公司管理。”

开曼群岛回酬达7%

他指出,一马公司取得的回酬高达6%至7%。

在野党在2013年全国大选之前曾对这笔投资表达担忧,担心它或会不知所终,不过一马发展公司当时就驳斥这是在野党的选举抹黑伎俩。 

一马公司的上述投资引起争议后,该公司在2013年的财政年报首度承认,对这笔巨额资金只有微乎其微的控制权。

否认发信担保巨债

此外,阿末玛斯兰也否认,政府发支持信,为一马公司借贷的30亿美元(约96亿令吉)提供担保。

阿末玛斯兰斩钉截铁否认,“没有这封支持信,政府仅是担保一马公司58亿令吉的债务。”

财经周刊《The Edge》上月27日报导,政府为一马公司的子公司一个大马全球投资公司的30亿美元(约96亿令吉)贷款,发出支持信。

挑战赴警局辨真理

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多次打岔要求,政府交待其担保96亿令吉贷款的支持信,惟遭到阿末玛斯兰的驳斥。

国阵蒂蒂旺沙区国会议员佐哈里阿都(Johari Abdul Ghani)也挑战潘俭伟一同赴警局,明辨真理。

他表示,既然潘俭伟掌握相关文件,仿佛政府在一马公司事件上欺骗大众,那不妨一起把文件带去警局,由警方调查。

称上苍也允许借贷

国阵甲抛峇底区国会议员理查马力肯(Reezal Merican Naina Merican)也忍不住为一马公司欠债辩护。

他指出,大家争议一马公司举债,仿佛欠债是一种罪孽似的,但连上苍阿拉也允许信徒借债,只是问题出在管理债务的方式。

理查马力肯遂询问,一马公司有没有错过分期还债时限,显示它是一个差劲的债务管理者;阿末玛斯兰答说不曾欠债不还。

没付费用给第3造

另外,阿末玛斯兰也重申,一马公司在筹集债券时,并未支付昂贵的费用给高盛集团,同时未支付第3造费用。

一个大马发展公司被指在委托高盛集团于2012年与2013年筹集152亿令吉的债券时,支付超高的10%或总共15亿3600万令吉的费用,充作“特定佣金、费用与开销”用途。

不过,一个大马发展公司日前发表文告解释,该公司是根据大多数债券发行的方法,以折扣方式,分别发行上述两个附加债券,任何发行价与债券净额的差距,包括费用、开销、收益率等,都需一一计算在折扣与剩余的债券期限内。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6日星期四

不只是處理民生 村長可發展“特色村”

转载自《星洲日报》:

(沙亞南5日訊)雪州行政議員歐陽捍華指出,村長不應只處理民生而已,同時也應擬出更良好的發展計劃,朝向“特色村”目標發展。

他說,所謂的“特色村”,就好比將新村、漁村或重組村,往旅游、美食或農業等特色進行發展。

他表示,州政府將在明年持續撥款500萬令吉,充作77個新村、漁村或重組村的發展費用。

他促請所有村長都能鑒定該些需要進行鋪路的道路或提升的溝渠,以便州政府撥出的款項能被善用。

“為了讓新村、漁村或重組村成為更宜居的地方,州政府也將提升當地的基本設施,包括設立休閑公園等。”

他昨晚與所有的新村、漁村或重組村村長會面長達兩個小時后,與他們一起出席州政府邀請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向他們匯報如何申報消費稅的活動。

歐陽捍華也說,在見面會上,他也與村長們討論有關臨時地契、占用森林保留地和馬來保留地的問題。


继续阅读...

一马公司终提呈财政报告 惟没交待两家子公司情况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一个大马发展公司因公司委员会系统迟迟未出现其2014年财政年的账目,而备受在野党的批评;不过,该公司昨日表明,已经向公司委员会提呈最新的账目。

根据公司法令规定,一个大马发展公司原本理应在6个月期限内,即9月底之前提呈截至2014年3月31日的财政年度报告。

无论如何,一个大马发展公司的文告,并未交代该公司是否已经提呈两家重要子公司拖延已久的账目。

这两家子公司分别是一个大马发展能源(冷岳)私人有限公司(1MDB Energy (Langat) Sdn Bhd)与一个大马发展房地产公司(1MDB Real Estate),它们皆是一马公司百分百拥有的公司。

根据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揭露,一马发展能源(冷岳)私人有限公司自2012年9月21日开始,就没提呈截至2012年3月的年度财政报告,而一个大马发展房地产公司最后一次提呈2012年3月的年度财政报告,是2012年12月28日。

连续三年迟交财政报告

一个大马发展公司已经连续三年出现迟交的财政年度报告的现象。2012年和2013年财政年的报告皆拖宕1年才提呈给公司委员会。

至于2014年3月31日为止的财政年度报告,也是在约7个月后才提呈。

潘俭伟日前质疑,这是否因为稽查师拒绝签署有关账目,而导致财政年度报告难产。


继续阅读...

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 2)调涨机场税的课题上,交通部或马来西亚机场控股公司(MAHB)这两造,究竟是谁有说出真相?

我昨天在国会提询,交通部将会否批准马来西亚机场控股公司(MAHB)建议提高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 2)的搭客服务费,特别是MAHB最新季度也即截至2014年9月的财政报告显示,该公司的净利重挫高达98.6%。

MAHB把巨额损失归咎於耗资40亿令吉的KLIA 2 的较高折旧摊销费,以及增加了利息的费用来资助这个廉价机场的建筑。

虽然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没有在国会回答我的问题,但他在过後却对媒体表示,他不曾收到有关KLIA 2 要调高机场税的建议。部长表示这一类建议的报道“纯属猜测”。廖中莱的谈话在今天被所有主流媒体大肆报道。

可能廖中莱出任交长的时日尚浅,因为他接掌该部还不到5个月,不过,他肯定不应该在或许没有先向其部门的官员核对事实以前,显得迟钝地向媒体提供有关答案。

媒体之前已广泛地报道,我从今年开始就揭露了MAHB已经向交通部建议要求调涨机场税,只是等待该部的批准而已。

根据本地金融日报《The Malaysian Reserve》今年4月25日的报道,MAHB的财务总监费查曼梳表示:“我们已经建议在LCCT,从现有向国际航班搭客费用征收的32令吉调高3令吉至35令吉,国内搭客的费用则调涨6令吉至7令吉。“

上述建议在今年初已提出,而且据我们所了解,MAHB甚至进一步修改了调高机场税的建议,以便它的收费与KLIA一致,那就是分别向现有的国内和国际航班搭客征收9令吉和65令吉。这项讯息已经获得MAHB的管理层,也即交通部秘书长拿督龙仕湖在2014年9月30日出席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的会议时作出证实。

因此,我们要求廖中莱在其所扮演的角色中要更加机警(more “on-the-ball” with his role),因为作为交通部长和在国会回答我的提问──不论是该部将会否考虑和批准MAHB在KLIA 2向国内和国际航班的搭客分别调涨50%或超过100%的费用,都必须谨慎。

我在昨天发表的声明中提到,MAHB已经被迫大举借贷,它分别在2010年和2013年通过发行债券筹集31亿令吉和25亿令吉以为机场建筑费用融资,因为KLIA 2的建筑成本已从原本的只需要17亿令吉飙升至40亿令吉。倘若不建议提高机场税,MAHB从2023年开始偿还债务时将捉襟见肘。

因此,政府将在压力之下,唯有通过批准调涨机场税来拯救经营者。

在同一篇报道中,费查曼梳的谈话更让人担心的是:“如果政府不批准新的收费……从实际费用中的额外费用将会由政府‘补贴’。”

因此,我们呼吁廖中莱公开回答,交通部会否被迫补贴机场的经营者,即便它决定不批准MAHB调涨机场税。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将意味着无论交通部作出任何决定,以及不管政府会否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补贴”予经营者而需支付更高的税费,人民都已经被迫要为MAHB的管理不当和不称职所衍生的40亿令吉的KLIA 2丑闻而买单。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4年11月5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5日星期三

轰KLIA2问题多 张庆信:我目睹淹水

NTV 7

虽然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不久前批评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 跑道下沉导致淹水后,大马机场公司已随即否认;但国阵民都鲁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周二在下议院继续炮轰KLIA2问题一箩筐,包括机场跑道淹水的问题,他自己也曾亲眼目睹。不过,交通部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回应时坚称,KLIA2不曾发生水灾,有的只是小规模积水。

国阵民都鲁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那天我在机场等待一个半小时,遇到下雨,结果不到15分钟,机场跑道就淹水了,因为跑道下沉,仿佛有沟渠,有浅沟的话,对行驶中的飞机非常危险。如果可以,部长,我们一起去试一试滑行跑道,它好像迪士可般“噔噔噔噔”,对飞机很危险。”

交通部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KLIA2不曾发生水灾,没有,不是水灾,它只是积水,不是水灾。”

在野议员:“部长,这有什么分别?积水和水灾有什么分别,我不明白。”

交通部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你们说整个机场水灾、水灾、水灾、水灾,哈。”

在野议员:“在特定地方水灾。”

在野议员:“积水就是一些地方水灾,一样的。”

交通部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不管怎样我要强调,我不想有误解,因为对交通部来说乘客的安全是我们的优先考量。”

廖中莱指出,交通部非常重视机场跑道地陷的问题,并已经成立一个安全稽查委员会,确保大马机场解决问题。他强调,KLIA2启用以来并不曾因为积水问题而影响航班。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4日星期二

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和其子公司在限期前呈交截至2014年3月为止的财政年账目的承诺在那里?



在今年初,作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旗舰投资机构的1MDB,已经因为无法在去年9月准时呈交他们截至2013年3月的财政年账目而遭受恶评。备受争议的账目终于在延误了7个月,也即在今年4月呈交,惟过程中却发生了其稽查公司从安永会计楼(Ernst & Young)更换为德勒大马(Deloitte Malaysia)的可疑举动。

看来1MDB这个饱受恶评的坏习惯仍然持续,因为该集团和其子公司迄今依然无法向公司委员会呈交截至2014年3月的财政年账目(财务报表)。

首相较早前在国会以书面回答我的问题时表示,有关账目必须在在2014年9月呈交,也即截止期限的6个月之後,将会于2014年10月结束之前交上。据了解,1MDB获得延长一个月的截止期限。

无论如何,截至今年11月3日,1MDB和其子公司的财政年账目依然无影无踪。这家由财政部全资持有,并且是由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亲自担保董事局顾问的公司竟然违反了公司法令,是让人感到震惊和无法被接受的。

这显示已完全失去了问责和良好的治理,特别是该集团已累积逾360亿令吉和其中至少有154亿令吉是获得联邦政府担保或发出“支持信”的债务。

1MDB的两家附属公司即1MDB能源(冷岳)和1MDB发展实业(1MDB Real Estate)的情况最糟,它们至今甚至还没有呈交截至2013年3月的账目。它们最後一次是在2012年3月呈交财政年度账目,或足足是在31个月以前!在截至2012年3月,这两家公司合起来的贷款总额高达87亿令吉。

尽管这是该集团的既定野心要在明年的第一季度为其能源子公司上市,但它连呈交财政年账目也延迟了逾两年,该集团又怎能准备通过上市来筹集180亿令吉呢?潜在的投资者将会否相信该集团的管理层,或者将会否被这麽完全缺乏问责制的情况吓到吗?

在2013年3月,审计师突然被更换而该账目最终被呈交。接下来的问题就在于,1MDB截至2014年3月的财政年账目被呈交以前,将会否又发生要求更换审计师的问题呢?

只有两种情况会造成为何延误呈交账目。第一,延迟呈交账目可能是因为审计师不称职或疏忽。在这种情况下,我会全力支持1MDB解雇其审计师并以有能力者取而代之的决定。然而,德勒大马(Deloitte Malaysia)却是其中一家跨国集团,具有处理全球财富500强公司高达数千亿美元账目的能力。因此,德勒大马自2012年杪开始接管处理1MDB的账目以来,为何不能履行其任务是令人高度怀疑的。

因此,延误呈交账目留下来的唯一可能就非常简单,那就是审计师拒绝签署有关账目,特别是在不具备适当的免责声明丶注意事项和资格的情况下。

缺乏透明度和良好治理带来的债台高筑,将不只是导致1MDB,甚至是整个马来西亚的金融系统,都会面对高风险的金融崩溃。

纳吉是时候身体力行去贯彻“审慎理财”,否则,1MDB将肯定会成为丑闻的怪物(monster scandal)且将重演125亿令吉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惨败,而现任首相将需背负历史的罪名。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4年11月4日(星期二)在国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发表的声明(一)


继续阅读...

2014年11月3日星期一

在15亿4千万令吉的“特定佣金丶费用与开销”议题上,究竟是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或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在撒谎呢?



背景

《The Edge》在上周报道和突出了“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习惯地多付以筹集资金”。该公司在2012年5月和2013年分别发行17亿5千万美元(56亿令吉)和30亿美元(96亿令吉)的10年期债券筹资。

我随後质疑,令人震惊的是当中的1亿9千600万美元(6亿3000令吉)和2千830万美元(9千零600万令吉)是在“特定佣金丶费用与开销”的项目下被扣除。有关数目占了集资中惊人的11.2%和9.4%。

市场调查发现,支付给投资银行家的其他实体和政府的标准收费,只是介于0.1%至2%而已。大马航空公司(Penerbangan Malaysia Bhd)筹集10亿美元的资金,只不过是支付0.5%的费用和开销。此外,墨西哥和乌拉圭政府,分别发行总额为39亿美元和20亿美元的债券,也只不过是分别扣除0.2%和0.1%的费用和开销。

这些筹集资金的活动,都是由高盛集团独家管理和安排,但却只有1MDB被质疑缴付了过高的“佣金丶费用和开销”而需给予独立的澄清。

高盛集团的解释


今年10月29日,财经日报《The Edge》的封面报道标题为:“高盛集团表示没付款给第三造”。报道指出,高盛集团表示在贷款献议书上阐明的“特定佣金丶费用与开销”,其实只是“标准的术语,用来陈述高盛因为承担承包相关债券的风险而获得的回筹”。

报导指出,高盛集团亚太区公关主任奈洛(Edward Naylor)表示:“除了提供专业的法律和会计公司费用之外,在这些相关的交易中,1MDB或高盛集团并未支费用或佣金予外部的第三方,我们也从来没有被1MDB或其他人要求支付这一类费用或佣金。”

1MDB的解释

接着在10月31日(星期五),1MDB澄清“所有的这些债券多数是以折价债券模式发行。”

它表示,因此,大部份的“佣金丶费用与开销”实际上并没有支付给高盛售团,它其实是给予参与筹资活动的债券持有人的一项“折扣”。

1MDB说:“我们要明确指出的是,大部份债券的票面价值和收益所得之间的差异是归属于债券以折扣价格发行。这项决定是要确保不论是基于内部和外部的市场因素丶献议完成的速度以及承销规模的大小为何,都能够顺利地完成集资。”

矛盾的答案

我必须说,我对高盛集团和1MDB在投资银行家提供详细贷款文件内的过高“佣金丶费用与开销”议题上,竟然能够给予截然不同的答案而惊呆了。

高盛表示佣金并没有支付给任何第三方,而这笔15 亿4千万令吉的费用是支付给他们,并且是作为法律和参与该筹资活动的法律谘询和会计开销。

另一边厢,1MDB却宣称这笔15亿4千万令吉的大部份费用是提供予债券持有人的一项折扣,而不是支付予高盛。

谁在说真话?

高盛集团和1MDB提供的答案是彼此直接冲突的。这个冲突甚至更为可怕的是它渉及数以十亿吉的筹集资金规模。

究竟是谁在说真话?有没有任何人说出事实的真相?亦或双方都只是说了一半的真相?

为了尝试找出真相,我查阅了上述由高盛集团分别在2012年5月和2013年3月为1MDB进行筹集资金的发行说明书(Offering Circulars)。

所有的这些文件确认了“发行价格”为100%,意即每一债券售价1令吉,债券持有人将支付1令吉。然而,在有关文件内,却完全没有提到或触及为债券持有人献议任何的“折扣”。惟提供折扣肯定是一种普遍的做法,而这些折扣几乎总是会在这些“发行说明书”或招股书内志明。

此外,这两份献议文件中都志明高盛集团国际(GSI)“承诺‎招收债券认购人,如果未能招到认购者的话,GSI担保自己购买,并且没有折扣,需缴付100%的债券本金总额。作为其服务,GSI的收费及佣金将会从债券的收入中扣除出来。”

这意味着,如果GSI无法成功吸引1MDB债券集资活动的投资者,那麽GSI就得承保全部100%的债券价值。对于这些服务,GSI将在“特定佣金丶费用与开销”内分别要付出1亿9千620万美元和2亿8千324万美元。换句话说,由于它已完全签署并承担责任,为何仍然需要1MDB给予“折扣”?

因此,除非由GSI和国律师组成的小组,包括Linklaters LLP and Baker & McKenzie LLP所准备的发行说明书对于前瞻性的投资者不诚实,否则,就是1MDB通过宣称提供债券投资者折扣,企图掩饰这笔已残酷地支付了的“佣金丶费用与开销。”

只有一个办法1MDB去证明其批评是错误的,但不是通过提供“所有的这些债券多数是以折价债券模式发行”这种胡编乱造的答案。它是通过准确的详情揭穿这笔已支付的15亿4千万令吉的“佣金丶费用与开销”──有多少给了高盛丶多少给了律师丶多少给了哪一位会计师丶多少是用作杂项费用和给了多少折扣,如果还有的话,给予债券投资者。

如果1MDB无法提供类似由高盛集团所核准的名单,那麽马来西亚人民只能猜测1MDB正在掩盖真相,而我也要重申1MDB的最高领导层必须受到严厉的惩罚。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4年11月3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附條件批准月中到期‧KIDEX未呈交通衝擊評估

转载自《星洲日报》:

為此她希望,中央政府在該附條件批准截止後,不要與該公司續約。

她說,大馬大道局應負責完成該大道的交通衝擊評估報告,再進行公開招標。

“該公司在兩年前已獲得附條件批准,即必須在限期內完成數項條件,其中一個條件為必須獲得八打靈再也市政廳批准建設大道。”

她說,不過該公司並未獲得市政廳的批准,也無法呈交交通衝擊評估報告。

她今日出席千百家新村健康檢查活動時表示,市政廳已成立獨立交通諮詢委員會,並在兩個月前要求KIDEX公司呈交兩個報告,即交通衝擊評估報告及“啟程時間報告”,惟該公司無法準時呈交相關報告。

3784凍結地段獲解凍

“另外,州政府早前凍結的3千784個單位地段,已在7月獲得解凍,地主已能進行買賣用途。”

她說,她也認同雪州大臣阿茲敏日前指該大道計劃,首要必須證明它能為雪州子民及大道使用者帶來便利。

200樂齡人檢查健康

楊美盈表示,是項健康檢查活動為65歲以上的銀髮族而設,並有200人報名。

“要有健康的身體,除了注意飲食及運動外,同時也要定期進行健康檢查,才能做到預防勝於治療。”

今日的健康檢查由雪州政府及千百家新村村委會等協辦,檢查事項包括4方面的檢查,即驗血、驗尿、乳房及骨骼。

出席活動者包括雪州行政議員歐陽捍華的代表李軍宏及負責健康檢查活動的醫生拿督蘇巴馬廉。

潘儉偉:以民為本政策回饋子民

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表示,雪州舉辦以民為本的政策,回饋雪州子民,以感謝前輩的付出。

他舉例,其70餘歲的父親不愛到醫院檢查或就醫,即使身體出現狀況也不願治療。他們必須多番說服,父親才肯到醫院檢查。

“因此我希望民眾不要擔心,只有維持健康,才能繼續享福。”

村長:首辦健康檢查

千百家新村村長林櫻樺表示,這是她擔任村長3年以來首次舉辦健康檢查活動,並獲得村民熱烈響應。她為此感到欣慰。

“我們必須瞭解自己的健康狀況,並向前輩學習養生之道及調理身體。”

另外,該村部份村民在申請地契時因文件問題而無法獲得地契。她說,目前有30多個單位完全沒有消息,另外30多個單位則在處理中。

“我們將會與八打靈縣土地局跟進,希望能讓村民早日獲得地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