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9日星期二

《改朝换代,梦想还在》班台民主行动党党庆晚宴

(班台29日讯)民主行动党班台六支部将联合主办48周年党庆晚宴,并邀得党秘书长兼槟州首长林冠英为主讲人,欢迎大家踊跃购票支持。

当晚的主讲人还包括伊斯兰党全国署理主席末沙布、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霹雳州主席兼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全国副秘书长兼木威区国会议员倪可汉及班台区州议员黄渼沄。

班台区州议员黄渼沄今日发表文告表示,由班台区六支部包括班台支部、旧街场支部、双礼佛支部、卫星园支部、双溪峇都支部及班台旺支部,所联合主办的上述晚宴将在2014年5月10日,晚上7时,假班台镇龙宫戏台(万顺购物中心隔壁)举行。

文告指出,有关晚宴每张票券价格为50零吉,有兴趣购票人士,可前往班台社区服务中心(05-6772797)及爱大华社区服务中心(05-6726885)购买,也可向以下晚宴负责人询问:

林宗荣- 016-5599959,姚顺吉-012-4600780,许永詠-016-5135049,林瑞良-019-6464669,洪汶岷-016-5556295.

日期: 10/5/2014, 星期六
时间:晚上7时
地点:班台镇龙宫戏台 (万顺购物中心隔壁)
主讲人:林冠英、末沙布、潘俭伟、哥宾星、倪可敏、倪可汉及黄渼沄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28日星期一

促民联领袖停止争辩伊刑法 林吉祥:交最高理事会处理

编注:作者是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

自2008年第12届全国大选的政治海啸发生六年以来,巫统/国阵高薪聘请回来的战略家、战术家和阴谋家应该是第一次有雀跃兴奋的良好感觉,并认为他们的高价码是值得的。

他们相信他们最终成功威胁到民联的存在,并能够保证巫统和国阵在第14届大选保住布城,延续他们牢牢控制执政权的能力直到2020年之后。

三天前,吉兰丹副州务大臣莫哈末阿玛公开说,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没有权利干预伊斯兰党欲在吉兰丹推行伊斯兰刑事法的议程。

他说,民联在2011年9月28日签署的共同政策大纲里,伊斯兰党只同意过不强制推行将马来西亚变成伊斯兰国的议程。

他说,有关协议只在联邦有效,但并不包括吉兰丹,因为吉兰丹州议会在1993年民联出现前即已经通过了伊斯兰刑事法法案。

他说,他不明白为什么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要质疑伊斯兰党的动机,因为联邦和州级的大选宣言是不同的,而伊斯兰党也不曾乖离它欲在吉兰丹推行伊斯兰刑事法的意愿。

这导致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在第二天反驳说,如果伊斯兰党一意孤行的推行伊斯兰刑事法,那它应该脱离民联,因为有关决定完全违反了民联的合作协议。

一夜间,民联面对我们在2008年成立以来的最大危机。这是巫统/国阵高薪聘请回来的战略家、战术家和阴谋家过去6年来通过种种挑拨和煽动手段都无法达到的效果。

莫哈末阿玛和陆兆福理应避免公开争论,因为我们很清楚巫统/国阵肯定会浑水摸鱼,制造一种“亲者痛、仇者快”的局面。

民联领袖,不管是民主行动党、公正党或是伊斯兰党,应该继续以我们的共同纲领及协议作为引导,让马来西亚人民看到改变的希望,让马来西亚成为一个团结、民主、具竞争力及繁荣进步的国土,成为一个全世界都羡慕的多元种族及多种宗教成功国家。

共同纲领确认非民联议程

莫哈末阿玛所提到的2011年9月28日民联领袖签署的共同政策大纲,其实已确认伊斯兰刑事法并不是民联的议程。其内容如下:

KENYATAAN BERSAMA MAJLIS PIMPINAN PAKATAN RAKYAT
28 September 2011

Mesyuarat Pakatan Rakyat malam ini memperakui dan mempertahankan dasar-dasar bersama yang telah dipersetujui sebelum ini sepertimana terkandung dalam Perlembagaan Persekutuan, Dasar Bersama dan Buku Jingga.

Pakatan Rakyat terus memperteguhkan iltizam politik bagi mempertingkatkan daya-saing ekonomi, pendapatan rakyat, mutu pendidikan, kesihatan dan menangani kos kehidupan yang semakin menekan.

Mesyuarat juga memperakui dan menghormati perbedaan ideologi setiap parti dalam Pakatan Rakyat sebagai sebuah permuafakatan demokratik, termasuk pendirian PAS berkenaan hukum syariah.

Mesyuarat juga memperakui kewujudan Enakmen Jenayah Syariah II Kelantan 1993 dan enakmen Jenayah Syariah Terengganu 2003 yakni sebelum wujudnya muafakat Pakatan Rakyat. Keadilan dan PAS menghormati perbezaan pendirian oleh DAP dalam perkara ini.

Mesyuarat Pakatan Rakyat juga mempertegaskan bahawa kami tidak akan terheret dengan mainan politik terdesak Umno-Barisan Nasional untuk memecah belahkan kesatuan Pakatan Rakyat. Kita percaya penuh di atas kematangan dan kebijaksanaan rakyat untuk menilai suasana ini.

Mesyuarat sekali lagi mempertegaskan bahawa muafakat dan objektif utama politik parti-parti komponen PR dalam Pilihanraya Umum (PRU) ke-13 ini adalah untuk membina kembali asas-asas kenegaraan yang telah dirosakkan oleh Umno-BN, dengan berpandukan prinsip Keadilan Sejagat (UniversalJustice), Pentadbiran yang Baik (Good Governance), Kebertanggungjawaban (Accountability), Ketelusan (Transparency), Kompetensi (Competency) bagi mencapai Kemaslahatan Umum (Public Good) untuk semua rakyat.


YB DATO SERI ANWAR IBRAHIM
YB TUAN LIM KIT SIANG
YB DATO SERI TUAN GURU HJ ABDUL HADI AWANG

必须警惕巫统和国阵阴谋

民联成员党及领袖们时时刻刻都需警惕巫统/国阵众战略家、战术家和阴谋家的预谋。他们的目的是要夸大民联之间的差异,但我们民联的合作方式向来是尊重彼此之間存有異議,并以我们的共同纲领及协议作为合作的引导。

在目前的状况下,我呼吁各方各级的民联领袖停止针对近期的伊斯兰刑事法争论发言,并交由民联最高理事会来处理之。


继续阅读...

安華:伊刑法將有解決方案

转载自《星洲日报》:

(馬六甲27日訊)公正黨實權領袖拿督斯里安華坦承,穆斯林不能夠質疑伊斯蘭刑事法,但他保證民聯將就伊斯蘭刑事法將會得到最佳解決方案。

他強調,伊斯蘭刑事法課題將在民聯最高理事會上進行討論,以取得三黨的共識,他也同時澄清,在登嘉樓探討伊斯蘭刑事法可行性前,吉蘭丹州政府早在1993年就通過刑事法,但他強調那是民聯成立以前所制定的政策。

“國陣目前正試圖以伊斯蘭刑事法為武器,破壞民聯三黨的關係,民聯將不斷洽商,不會因此中計或墜入陷阱。”

安華是於昨晚在武吉卡迪出席民聯舉辦的“反消費稅與物價騰漲”集會上致詞時,向現場逾千名支持者這麼表示。上述集會吸引近千人出席。

他同時也語重心長地告訴在場支持者,此次可能是他最後一次到訪甲州公開演講,並表示他最快或在今年5月內,因肛交案上訴失敗而身陷牢獄。

為上訴案做最壞打算

“儘管此案還在上訴階段,但我已經做好最壞打算。”

安華指出,有人建議他流亡國外,但他選擇回國,為的就是與國陣和巫統對抗到底。

潘儉偉:暫不宜落實消費稅

另一方面,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也在較後的演說中指出,基於政府仍未將國民收入提昇至3千令吉以上,因此消費稅的落實仍不是時候。

他強調,全國超過85%的人民每月收入仍在3千令吉以下,這意味著大部份公民未符合資格繳納消費稅。

他表示,在政府浪費公幣、貪污舞弊與財務管理問題仍未獲得妥善解決前,政府無權向我國人民徵收更多稅務。

昨晚的出席者還包括公正黨武吉卡迪國會議員三蘇依斯干達、伊黨主席阿德里、甲行動黨主席吳良山、甲市區國會議員沈同欽、沙登國會議員王建民及伊黨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等。

末沙布:大馬貪污趨嚴重

伊黨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表示,大馬的貪污越來越嚴重,每年的總稽查報告都揭露很多弊端,公款也使用在不正確的地方。

他強調,人民應該對國陣常常出現的貪污老問題更加敏感。

“一旦實施消費稅,只會造成人民的負擔更重,我希望全民可以集合力量,踴躍出席501的反對消費稅大集會。”

王建民:消費稅導致物價漲

行動黨沙登區國會議員王建民說,由於消費稅將導致許多原本不需要繳付銷售稅及服務稅的產品都要徵收消費稅,因此消費稅將導致物價高漲。

他希望大家將這項訊息傳播出去,集合眾人力量來反對落實消費稅。

沈同欽:應打擊貪污舞弊

行動黨甲市國會議員沈同欽說,政府應該以打擊貪污舞弊、減少白象計劃及政府管理弊端來提高國家收入,不是實施消費稅,因為消費稅最終將會把負擔轉嫁人民身上。

他說,政府不斷強調要邁向高收入國家,因而推出許多轉型計劃,不過,大多數人民還是屬於中低收入的一群,面對物價高漲、電費起價等等的經濟壓力。

如果再落實消費稅,人民的負擔將更沉重。


继续阅读...

安华保证找最佳方案 伊法带入民联领袖会议

转载自《东方日报》:

(马六甲27日讯)隨著伊斯兰刑事法的风波越演越烈,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表示,这项课题將被带入民联领袖会议討论,以取得三党的共识。

他指出,国阵的媒体正尝试利用伊刑事法课题来破坏民联三党的关係,因此民联不能中计,坠入陷阱。

无论如何,他交由吉兰丹州政府继续早在1993年该州立法议会就通过的刑事法,因为那是在民联成立前就通过的决定。

但是安华並没有进一步阐释此话的含义。

安华也说,所有穆斯林都不能够质疑伊刑法,不过他向担心此事的人民保证,一定会找出最佳的解决方案。

安华是于昨晚在甲州武吉卡迪出席民联举办的反对消费税及物价腾涨的集会上,向出席者这么表示。大约1000名民眾出席这场集会,聆听民联领袖的演讲。

与国阵对抗到底

安华表示,儘管其肛交案还在上诉的阶段,不过他已经作最坏打算,准备入狱。他在抵步后就表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到访甲州。「若根据国阵政府的时间表,我最快將在5月的一天关进牢。」

他说,本身刚从伦敦回国,並在当地和许多朋友会面,包括前美国副总统戈尔,大家都建议他留在国外,以免回国后面对不公的审讯。「不过,我依然选择回国,並告诉他们,我將与国阵和巫统对抗到底!」

他批评,总检察署成迫害民联领袖的工具,多名领袖都有案件缠身,包括伊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公正党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及行动党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等。

昨晚出席的民联领袖包括公正党武吉卡迪国会议员三苏依斯干达、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莫哈末沙布、甲行动党主席吴良山及甲伊党主席阿德里等。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24日星期四

[视频](澳洲之行-坎培拉)种族,宗教及皇室



日期:2014年4月22日(星期二)
时间:下午六点半至八点
地点:澳洲国家图书馆Manning Clark Lecture Theatre 5
主办:The Malaysians Students' Organisation and Malaysian Interest Group
联络:mso.pres@gmail.com
面子书活动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04864182999850/?ref_newsfeed_story_type=regular


继续阅读...

马来西亚在美国对亚洲'支点'政策中扮演重要战略



行动党潘俭伟告诉澳州广播电台指出,安华被奥巴马冷落,影响奥巴马的名誉。
---------------

潘: 我不会因此而失望,奥巴马没有与安华会面,事实可能像(可能性),美国总统向往自由世界的总统,将来到一个拥有不同程度的虐待滥用,及歧视的国家,并没为该缺点而发言。

除此之外,我也认为马来西亚人民想从美国总统那儿听到,他是如此关注人权的重要性,关心贪污问题及在马来西亚所发生滥用权力的问题。

问:所以你觉得针对安华被奥巴马忽略事故,是否有可能会削弱马来西亚人民对于美国的名誉?

潘:确对有可能。因为马来西亚人民对于美国总统来访,希望有更多来自美国总统帮助及关怀,而不是只有从发展中国家寻求商业利益。

http://www.radioaustralia.net.au/international/radio/program/asia-pacific/anwar-snub-dents-obamas-local-credibility-says-malaysian-opposition/1300598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23日星期三

70亿岸外投资没有控制权 潘俭伟抨一马公司“荒诞”

转载自《当今大马》:

一个大马发展公司(1MDB)曾经被揭将逾70亿令吉的资金,存放在英属开曼群岛的岸外金融中心而引发争议;该公司在2013年的财政年报首度承认,对这笔巨额资金只有微乎其微的控制权。

此外,经稽查的账目也显示,这笔70亿令吉的投资,其回报率只有5.76%,还低过其借贷成本。

《KiniBiz》是在今日获得一个大马发展公司,截至2013年3月31日的财政年报完整内容。

一个大马发展公司按照规定应在去年9月底向公司委员会提呈这份财政年报,不过他们随后却申请宽限6个月,期间还撤换了原本的稽查公司。

未透露基金经理身份

根据这份财政年报,一个大马发展公司董事部在报告中就坦承,他们对这笔存放在开曼群岛的金融投资是“无法施予控制或显著影响”(unable to exercise control or significant influence)。

这意味该公司无法控制有关投资的决策和回报。

董事报告并未透露负责管理这笔资金的基金经理是谁,只表示是一家“拥有良好评级的持牌金融机构”。

根据董事报告,一个大马是透过成为Segregated Portfolio公司的“参与股东”来进行投资,投资额数是23亿2000万美元(依2012年9月汇率计算相等于大约70亿令吉)。

Segregated Portfolio公司是一家结构性投资公司(structured investment company)。这类公司通常都是通过非常复杂的金融操作来进行投资,内藏很大的投资风险。

潘俭伟批荒诞的投资

经稽查的账目显示,一个大马发展公司的这笔投资曾在2013年9月获得1亿3300万美元(约4亿3500万令吉)的现金股利。这相等于5.76%的年回报率。

对此,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左图)就质疑,这笔投资是否值得,因为有关回报率是低过其借贷成本。

“(一个大马发展公司)以6.71%的实际利率借钱,来投资在一个回报率5.76%的匿名开曼群岛基金……这是非常荒诞的投资策略。”

根据在野党之前揭露,这笔70亿令吉投资当中,有50亿令吉其实是来自一个大马发展公司之前发行的政府保证债券,而而这笔资金随后也投资在几个外国投资案,特别是备受质疑的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etro Saudi Internnational)。

不过,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投资案随后已经撤销,而这笔70亿令吉资金被指随后就转移投资在开曼群岛。

在野党在2013年全国大选之前曾对这笔投资表达担忧,担心它可能最终会不知所终,不过一个大马发展公司当时就驳斥这是在野党的选举抹黑伎俩。

若非地价重估将亏损

另一方面,《Kinibiz》也引述财政年报证实,一个大马发展公司若不是因为27亿令吉的地价重估收益,就会面对高达18亿令吉的亏损。

经稽查的账目显示,一个大马发展公司在截至2013年3月31日的财政年获得8亿7800万令吉的盈利,不过这主要是得益于其产业投资进行重新估价,因此获得27亿令吉的账面收益。

若扣除这项账面收益,一个大马发展公司就可能会反亏18亿令吉。

面对12亿商誉折损

此外,账目也显示,一个大马发展公司因为2012年系列发电厂并购案,而面对12亿令吉商誉亏损。

《KiniBiz》分析,这显示一个大马发展公司有可能买贵了12亿令吉。

一个大马发展公司是在2012年期间,以过百亿令吉的价码,一连向第二大巨富阿南达克里斯南、云顶集团与森州皇室家族购买了多家发电厂。

点击阅读《KiniBiz》网站系列报道:

1MDB: No control over RM7 bil in Cayman Islands
1MDB: RM2.7 bil in paper revaluation gains
1MDB: RM1.2 bil lost over power asset acquisitions
1MDB: Aabar, Tanjong have options for power asset stakes
1MDB: RM23.6 bil cash-pile from loans, bond issues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21日星期一

1MDB“野心”很大

转载自《康华(博客)》:

今天再讀到關於1MDB這枚國家定時炸彈的新聞。

根據新加坡商業時報(SBT)報導,若非因為土地重估高達27億,1MDB就不會得到8.7億元的稅前盈利,反而是18億元虧損。

(奇怪,爲什麽是來自鄰國的報導,難道我國媒體無法取得消息嗎?),

如此一來,1MDB的業績其實還比前年糟糕。

稽查帳目顯示,2012財政年度盈利達4470萬元,去年則“飆漲”至8.7億元。

但,如果不把土地重估算進在內,2012年可能就面對5.3億虧損,但去年就變為高達18億元虧損,還比前年多出12.7億或3.4倍!

如之前說的,這些地庫來自政府以低於市價的價錢“售予”1MDB的黃金地皮,包括敦拉薩中心(TRX)和大馬城(Bandar Malaysia)。

實際上,1MDB沒有進行任何土地交易,不過是將地價重估,這能算是公司盈利麼?

潘儉偉說,1MDB是將同一塊土地重估以製造“利潤”。

這可說是前所未聞,將土地不斷重估就能得到盈利?公司無需任何營收就能坐享其成?

http://www.therocket.com.my/cn/archives/11427/

之前提到已經展延半年償還期的62億貸款將在下個月到期,由於來不及上市,1MDB的20億美元(約66億馬幣)籌資計劃也將因此延後。

那到期的62億元貸款將怎麼辦呢?看來也是再度將償債期限展延半年吧。

不要忘記,這些貸款都有政府做擔保,所以銀行應該不會拒絕延期,只要1MDB有償還利息就沒問題。

可能就是想著反正有政府做靠山,雖然捉襟見肘,1MDB不想辦法解決當下高達423億的債務問題,根據《星報》報導,它還想到印度收購發電廠。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4/04/18/Bankers-balk-at-1MDBs-expansion/

它的收購資金何來?報導說,資金將來自它現有電力公司的儲備金。

大家都知道,它在過去兩年內不斷收購國內獨立發電廠,如今卻要將這些電力資產搞上市。

問題是,上市尚未成功,就向這些電力公司的儲備金打主意,欲往海外發展,1MDB的“野心”是否太大了呢?

當然可能它的看法是,這將提高其上市計劃的吸引力。

我的看法是,何必多此一舉呢?

而且,這樣一來,會不會弄巧反拙,導致它的財務進一步惡化,IPO乏人問津?

當然如果是基金經理“應酬”式地認購,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過去不就有一些GLC上市後股價即節節敗退的例子嗎?原因即與上述不言而喻。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20日星期日

2014潘俭伟澳洲之行(配合沙巴/砂拉越之梦筹募)

报名:
悉尼 (星期一 21/4) lijeano88@gmail.com
坎培拉 (星期二 22/4) mso.pres@gmail.com
墨尔本 (星期三 23/4) impian_vision@yahoo.com.au


继续阅读...

潘儉偉:直腸直肚 卡巴星也有淘氣一面

转载自《中国报》:

報導:黃小穎
(檳城18日訊)行動黨宣傳秘書潘儉偉形容,卡巴星是直腸直肚的人,甚至會在黨內開會時,大聲吆喝。

他說,他也發現卡巴星的另一面,尤其說“Jangan main-main”這句話的時候,表情是十分淘氣。

他說,行動黨領袖常因大集會遭國陣政府的為難,故卡巴星經常提醒黨領袖要小心謹慎,勿讓國陣政府抓到把柄。

潘儉偉也是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他接受《中國報》記者訪問時說,在他15歲的少年時期,已對卡巴星“鬥士”形象,留下深刻印象,直至他加入行動黨后,才和卡巴星有正面接觸。

他坦言,大家對行動黨的印象是“對法律很在行”,這也是卡巴星的功勞,同時,卡巴星也在黨內培訓很多有領導能力的黨員。

他說,卡巴星雖行動不便,年紀也大了,可是,無論黨務、法律事業或國會議員職務上的工作量,卻沒有因此而減少。

“有時候,我會想,卡巴星為何要這麼拼?以致常常漏液在檳城和吉隆坡來回往返。”

不過,他說,卡巴星和他其實沒有太多的單獨交流。


继续阅读...

茅草行动顽抗恶法 卡巴星经历激励潘俭伟从政



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表示,卡巴星当年在茅草行动事件中顽抗内安法令等恶法的事迹­,促使他少年时期便埋下日后有机会一定要为社会伸张正义的念头,并激发他后来从政。


继续阅读...

林冠英建議新新關仔角‧命名為卡巴星道

转载自《光明日报》:

(檳城19日訊)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披露,他將在來臨的州行政議會上,建議把雙溪檳榔海濱(俗稱新新關仔角)命名為卡巴星道(Karpal Singh Drive),以紀念這名偉人。
他週六在卡巴星喪府召開記者會時說,這條海濱長800公尺,從檳城大橋進去檳島時就能明顯看到,是檳島的新地標。

卡巴星遺孀古密隨後在兒子佳日星及哥賓星的陪同下指出,她對州政府上述決定感到非常感動,雙溪檳榔海濱就在日落洞選區內,對享有“日落洞之虎”稱號的丈夫而言,別具意義。

“州政府在我們家最艱難的時刻,給予多方面的協助,還決定為我丈夫蓋上州旗,獻上如此崇高的敬意,讓我感到無上感激。”

出席記者會者包括行動黨眾領袖林吉祥、陳國偉、曹觀友、劉振東、潘儉偉、淨選盟前主席安美嘉。

雙溪檳榔海濱目前的英文名稱是“IJM Promenade”,許多當地人將之稱為新新關仔角。這個地方早前因為行動黨推介巨型充氣水上烏巴而聲名大噪。

行動黨為主的檳州政府也常在該地點舉辦活動,包括全國大選前的大型政治講座、元旦倒數活動和地球一小時活動等,成功激起不少人潮。

檳州政府去年曾提出“新新關仔角”的名字太冗長,有意重新命名,《光明日報》在今年2月跟進新命名工作時,檳州行政議會已決定3選1,從最後挑選出來的3個國文名字中選出最適合的一個。

在卡巴星逝世後,檳州政府如今也有意把該地點命名為卡巴星道,以紀念這位行動黨強人兼著名律師。(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17日星期四

抗议声中支持大道征地 卡立民望恐进一步下滑

转载自《当今大马》:

最近因公正党党选、水供合约与“阿拉”字眼风波一箩筐问题而焦头烂额的雪州大臣卡立,在处理金銮白沙罗大道(Kidex)课题时,做出有违民意的决定,恐令其直线下跌的民望岌岌可危。

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告诉《当今财经》,尽管启动白金大道工程,无须雪州政府批准,惟在征用雪州土地议题上须获得雪州政府的批准,而这也是金白大道工程动工的一道阻力。

尽管民联州议员与八打灵再也民众强烈反对,惟现阶段的证据显示,雪州政府将会批准这项工程。

卡立原则上支持大道

卡立上周已在推特撰文表示,“州政府已原则上支持金白大道,惟这胥视交通与社会冲击评估报告(内容而定)。”

卡立此举彷佛重复先前部署,与中央政府谈判重组水供合约般守口如瓶,进一步磨损他与民联立法议员的关系。

本月,4名雪州议员联合要求,公开金白特许经营合约内容,指交通冲击报告受到《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保障,是不公平的事。

这4人分别是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金銮州议员黄思汉及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

反建议打造公交系统

他们反建议政府加强区内的公共交通设施,包括兴建轻快铁或公车捷运系统(BRT),而不是高架大道。

4名议员指出,他们仍未看到大道的特许经营合约,因此不知这份合约将持续多久,过路费多少,也不知该过路费是以什么方式计算。

金白大道全长14.9公里,根据计划中的路线,它将从新巴生谷大道(NKVE)的白沙罗收费站开始以南,通往靠近金銮的武吉加里尔大道。

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于2012年揭发,巫统法律顾问哈法里占(Mohd Hafarizam Harun)与前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查基的妻子聂沙兹丽娜(Nik Sazlina Mohd Zain)担任董事的公司,获得政府颁发这项大道的工程。

否认因霹州危机得标 

这两间公司是Emrail有限公司与Zabima工程公司,它们接着组成金白大道有限公司来打造这个高架收费大道。根据当时的报道,工程总值22亿令吉。

民联领袖当时指称,这项合约是悬赏给查基与哈法里占,作为2009年霹州宪法危机的“报酬”,当时3名民联州议员退党,令国阵重夺霹州政权。查基与哈法里占双双否认此事。

金白大道有限公司总执行长莫哈诺依杜鲁斯(Mohd Nor Idrus)于本月16日接受商业电台BFM专访时,表示本身很肯定有超过一家公司竞投这项工程。

莫哈末诺依杜鲁斯表示,“我相信,我们是凭着优点而得标。”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16日星期三

安華:若能不在穆斯林流傳‧曾建議雪大臣歸還聖經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16日訊)公正黨顧問拿督斯里安華說,他之前就向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建議,即聖經公會能保證馬來文版聖經不會在穆斯林間流傳,就應該歸還被沒收的聖經,作為解決馬來文版聖經爭議的方案。

“我相信,教會可以答應這項要求的,這並不是甚麼問題。”

他今日在公正黨總部召開新聞發佈會時說,這個課題不僅是雪州政府的責任,也是總檢察署及聯邦政府應肩負的責任。

至於行動黨領袖如哥賓星及潘儉偉批評卡立在聖經課題上處理不當,並質疑卡立繼續出任雪州大臣的能力,安華說民聯奉行民主制度,任何人都可以發表意見,雖然他們的批評略為嚴厲,但這代表著大多數人的想法,民聯已經盡力解決這個問題。

雪州宗教局官員是在1月2日突擊位於八打靈再也白沙羅的馬來西亞聖經公會,沒收350本馬來文及伊班文聖經,並逮捕聖經公會主席李明春和辦公室經理黃先生。
由於不滿雪州政府沒有在聖經課題上遵守10點方案,大馬聖經公會決定將總部從雪州遷至吉隆坡。


继续阅读...

“卡立是否还适合领导?” 行动党警告雪州恐失民心

转载自《当今大马》:

大马圣经公会将总部从雪州迁至吉隆坡的决定掀起千层浪,就连雪州行动党也加入批评雪州政府与大臣卡立的行列。

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警告雪州政府,勿把雪州民联所获得的选民支持视为理所当然;署理主席哥宾星则质问,卡立是否还适合继续当大臣。

潘俭伟今日发文告说,圣经公会主席李明春指称,国阵中央政府能更好地保护宗教少数族群权益,才决定将总部迁至吉隆坡,对民联而言是一项绝大的耻辱。

“我们当然可能知道当中的反语,那就是巫统为首的政府并没保护宗教少数族群。归根究底,是巫统国阵政府通过《1988年雪州非伊斯兰宗教(穆斯林传教管制)法令》(禁止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

“我们不要忘记,是目前的国阵中央政府积极和不惜代价地通过法庭,禁止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

民联不应效仿国阵作风

他再举例,首相纳吉去年发表伊斯兰历元旦献词时,矢言捍卫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的专用权。

不过,他提醒,国阵无法捍卫少数族群权益,不应成为民联效仿的借口。

“我们不能忘记,在上届大选,由于人民对我们期望很高,所以才赋予我们压倒性的胜利。”

警告可能痛失雪州政权

因此,他促雪州政府展示政治勇气和道德领导,利用在上届大选所取得大量政治资源,来捍卫民联的立场。

潘俭伟警告,若雪州无法展示执政风范,那民联不但无法执政中央,甚至可能会影响雪州政权。

“不要忘记,尽管在之前仅有2名民选议员,但我们于2008年赢得雪州。如果我们继续视他们的支持为理所当然,那同一批选民可能会在第14届全国大选,重复这个壮举。”

捍卫少数族群能力受辱

由于不满雪州政府对宗教局临检事件的无所作为,圣经公会昨日宣布,将会把原本位于雪兰莪的总部,迁往吉隆坡联邦直辖区。

也是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的潘俭伟指出,大马圣经公会的决定不但令雪州政府蒙羞,也令民联感到难堪。

他说,民联对于“阿拉”字眼的立场非常明确,就是允许基督教与锡克教使用这个字眼,但同时必须尊重联邦宪法,不可用以向穆斯林宣教。

但他点出,雪州政府显然无法捍卫民联的立场,虽然掌管宗教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沙乐汉2天前在雪州议会上称,只要不向穆斯林宣教,雪州非穆斯林可以使用“阿拉”字眼,但卡立较后受询大马圣经公会搬迁总部时却说,人们必须尊重法令。

“恕我直言,卡立已错的不能再错。我们有好法令,也有一些有待改善的法令。捍卫好法令,同时设法改善不反映民联立场或民意的法令,是所有民联政府的责任。”

不满卡立显得漠不关心

潘俭伟抨击,在大马圣经公会搬迁总部事件中最令人失望的事情,是雪州政府显得漠不关心的态度。

“从雪州大臣回应大马圣经公会的决定,就足以印证雪州政府的立场。卡立漠不关心地祝大马圣经公会‘一切顺利’,似乎这个动作就将神奇地把政府恼人的肉中刺消失般。”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14日星期一

雪隆潮州會館慶3喜‧吳俊標:3個月內覓地建新會所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14日訊)雪隆潮州會館會長吳俊標表示,該會館將在出售馬六甲的一片土地後,在3個月內物色合適的地點,以便買地建新會所。

他說,該會館擁有約300萬令吉的會所基金,加上出售土地後所獲得的2千萬令吉,新會所的建立指日可待。

舊巴生路一帶最理想

“我們將在出售土地後所獲得的資金到手之前,物色一個興建新會所的合適地點,最理想的地點是在文化集中區的舊巴生路一帶,如果沒有,我們會在吉隆坡其他地區尋找。”

他昨晚在雪隆潮州會館123週年、青年團50週年和婦女組18週年的紀念聯歡晚宴上受訪時,披露建立新會所的計劃進展。

另外,吳俊標致詞時表示,我國向來擁有從小學、中學到大學的完整中文教育體系,並引以為傲,他因此反對馬大中文系被降格。

“馬大中文系的問題,主要是校方整合院系所導致,並非針對中文系,然而,該系對華社而言卻有著特殊的意義,它不僅是我國大學中首個中文系,並且曾因多位著名學者執教而享有盛譽。”

“同時,馬大中文系去年才慶祝成立50週年,今年便宣告遭改制,這教馬大中文系校友和學生情何以堪!”

吳源盛:勿“家長式”對待青年


馬潮聯會主席拿督吳源盛表示,如今該會青年團的思想已不若以往,該會領導層也應該改變本身的思想,不宜再以家長式的態度面對青年。

“我們以前很單純,長輩叫我們搬椅子就搬椅子,搬桌子就搬桌子,但現在的青年團不一樣了,他們有自己的理想並講究經濟,如果不這樣的話,他們將面臨本身和家庭上的負擔。”

“本會領導層應該改變本身的思想和態度以面對青年團,並給予他們更多的鼓勵。”

他也針對時下青年認為只有“老人家才會加入會館”表示不贊同,並認為會館能為青年提供難能可貴的寬廣人脈。

“馬來西亞是很講究人脈的,尤其是潮州人,人們只要一見到老鄉就會馬上接見,我相信甚至全國的鄉團會館都會接見,希望我們的青年團和婦女組能夠珍惜這一點。”

林祥才:應設皇委會探討雪配水

馬華雪州聯委會署理主席兼雪隆潮州會館榮譽顧問拿督林祥才致詞時,建議讓國家元首成立一個以專業工程師為首的皇家調查委員會,以探尋雪州制水問題。

行動黨八打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則強調“公開招標”在解決國家和各州財政赤字的重要性,並反對消費稅倉促實施。

出席者包括雪隆潮州會館署理會長林家光、副會長楊應潛、副會長陳錦龍、總秘書許嵄智、正財政鄭金德、馬潮聯會永久名譽主席丹斯里林源德和署理主席拿督黃賜興。


继续阅读...

潑水、敬茶歡慶潑水節‧老少齊潑掉厄運

转载自《光明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13日訊)千百家佛教居士林週日以“潑水”及“敬茶”儀式,作為驅除厄運來歡慶潑水節,同時不忘教育孩童向長者敬茶,傳承“敬老、愛老、尊老”的孝道美德。

由於雪州面臨水荒危機,居士林節約用水,從以往用水喉噴灑的方式,改為囤積雨水及派發水鎗。數十名小孩與家長在炎熱的下午,依然玩興不減,集體同樂。

千百家佛教居士林會長劉長發在“孝親敬老日”活動致詞時披露,潑水節不僅是玩樂,也是供養、淨化及祝福的慶典,大眾通過互相潑水而為對方祈福,把所有厄運潑掉。

“不只泰國及緬甸有潑水節,千百家佛教居士林一樣有潑水節,而且一連舉辦了6次,大家都是幹著進來,濕著出去,而被潑得越濕的人則代表越有福氣。”

潑得越濕代表越有福氣

他提到,華裔以孝道為先,居士林也趁機教育小孩敬茶,感激長輩無私奉獻,並為長者戴上經千僧誦經加持的銀制手鐲,為長者祈福。

“我們希望通過這項活動,將華裔優良的傳統孝道及佛教上報的四重恩帶進生活,讓年輕一輩懂得孝親敬老。”

“孝親敬老日活動”是千百家佛教居士林慶祝衛塞節的首炮,接著有慈悲捐血及健康檢查(4月20日)、衛塞節花車亮燈儀式(5月3日)、4合1活動迎接衛塞節(5月4日)、南北傳頌經共修會(5月12日)、衛塞節日慶典(5月13日)及衛塞節花車遊行(5月14日)。

其他出席者包括民主行動黨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千百家佛教居士林署理會長兼活動籌委會主席陳國榮及宗教顧問陳義孝老師等。

敬茶活動深具意義

潘儉偉認為,千百家佛教居士林首次舉辦的“敬茶”活動深具意義,帶動大眾心存感恩,也發揮愛心社會作用。

“更重要的是,居士林教育下一代,如何敬老及發揮愛心,讓愛護長輩的傳統美德可繼續傳承下去。”

他希望千百家佛教居士林的教育工作越做越好,發揮力量,讓愛心繼續散播在社會。

5月31義演籌醫藥經費

劉長發說,居士林將在5月31日舉辦“奇蹟心聲獻大愛”慈善義演,所籌獲的經費將作施醫贈藥中心的醫藥經費。

“為應付日益高漲的中草藥費用,再加上施醫贈藥中心一週6天的行政開支及每年負擔一萬多名求診者的醫療費用,希望通過慈善義演獲得大眾捐募。”

他提及,慈善義演邀請砂州著名音樂家何康偉領導,呈現中西樂大匯演,以讓施醫贈藥中心可協助更多有需要的病患,減輕醫藥負擔。(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沙巴民主行动党后起之秀

转载自《火箭报》:

沙巴民主行动党的后起之秀王鸿俊,是个积极的行动派。他相信要有所行动,才可以带动改变。

从10岁开始,王鸿俊就在海外生活及求学,这拓展了他的视野,建立了不同的思维;他居留过的城市包括新加坡、香港及澳洲新南威尔斯等地方,在这些先进的城市生活,让他明白到一个国家的政府,是如何保障社会每个不同阶层,尤其是弱势群体的权益及需求,也让他知道政策是如何决定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影响一个地方的房地产价,继而决定了人民的生活水平。

虽然不是从政治出身,对王鸿俊而言,懂得观察加上分析及思考,就可以明白许多社会原理。当他看到外国政府的政策及制度,如何让人民受惠时,他就会质疑我国的政府,为何在拥有相同的条件,甚至是比别人更优势的情况下,依然无法把国家治理好?

“在平常生活中,有很多事情都反映出我国政府的无能。”

结束深造后,王鸿俊回到沙巴发展自己的事业,直到2008年大选,打破了他一直以来觉得马来西亚是难以改变的观念。

因着事业稳定下来,他萌起参政的念头,想加入在野党为国家民主贡献一分力,作为沙巴人,他首先被本土政党──沙巴进步党的“沙巴人的沙巴”口号吸引,本想加入该党,但在进一步认识后,发现到该党的理念无法解答他心中的疑问,继而止步。

带起党内年轻动力

到了2009年,他接到其纳闽的好友,也就是行动党纳闽支部主席刘成吉的邀请出席“婚宴”,王鸿俊心里虽然不解好友为何突然“再婚”,但也盛装赴宴。

没想到这是一场美丽的误会,原来所谓的喜宴其实是行动党的政治讲座宴会,那晚他聆听了多名行动党领袖的演讲,包括林吉祥、潘俭伟及邱庆洲等,隔天又因与潘俭伟共进早餐而交流了约40分钟。

“我还记得当时我问他,行动党在沙巴可以吗?他回答,没有一个政党是强大的,只有强大的人加入,否则那个党是不会强大。”

他说,在与潘俭伟的交谈中,他发现到行动党的理念非常符合他的想法,最后也决定加入行动党。

入党后,他发现到沙巴行动党严缺年轻党员,也缺乏动力,坐言起行的他与数个朋友就全职投入党务,走入人群派报纸、办活动,争取见报为活动做宣传等。

因着年轻的动力,他与朋友积极推动许多社会运动,如与非政府组织主办的亚庇净选盟集会、反莱纳斯集会等,期望在亚庇带动更多改革风气。

由于缺乏年轻党员,沙巴行动党在过去不常利用网络及社交媒体的便利来宣传,直到一班年轻人的加入,才增加了网络上的宣传平台。

盼有公平发展空间

许多人也许不知道,行动党在大选前推出风靡男女老少、改编自韩国流行曲的“Ubah Rocket Style”音乐短片,其实是源自王鸿俊的主意,本以为只用在沙巴的宣传,后来这个概念获得党领袖认同,才扩展到其他州拍摄,并成为全国的宣传片子。

沙巴行动党多年来皆没有社青团,王鸿俊甫入党时更不曾听过社青团,得知该团的重要性后,就着手组织起亚庇的社青团,后来,他被提名竞选全国理事,并中选及成为全国宣传秘书。

在党内迅速发展,开始有人以“政治新星”来形容王鸿俊,惟他不愿意被冠上这样的称号,担心这是有心人的炒作,志在破坏党内人的关系。

谈及对党内发展的期待,他希望党内不会有政治打压,只要是以党利益为先或不违背党的立场及理念,每个党员都应该有平等的发展空间。

他认为,沙巴行动党必须扩大现有的政治版图,不能只守着目前的二国四州席位,跨出选区接触不同群体是刻不容缓之事。

“我领养了丹南州议席,最近刚在区内的一个乡村开设第一间服务中心,在这之前,行动党不曾在这么远的地区开设中心。我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和原住民同胞建立更深的关系。”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12日星期六

(澳洲之行-悉尼)沙巴/砂拉越之梦筹募茶会



日期:2014年4月21日(星期一)
时间:下午两点半至五点
地点:City of Sydney RSL二楼(World Square对面),悉尼乔治街565号
报名乐捐费:AUD$15
报名截止日期:2014年4月16日
联络:Jean @ lijeano88@gmail.com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11日星期五

(澳洲之行-墨尔本)大马政治的贫穷和贪腐



日期:2014年4月23日(星期三)
时间:下午四点至晚上七点
地点:Melbourne Multi-cultural Hub

联络:Stephen[impian_vision@yahoo.com.au 或 (0412)731039]


继续阅读...

黃潮日燭光會21人無罪案‧上訴結果6月5宣判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沙亞南11日訊)淨選盟黃潮日一週年燭光會21人被捕後判無罪的上訴案,將於6月5日(星期四)下午4時,在沙亞南高庭宣判結果。

此案法官鍾秀琴(譯音)說,屆時,涉案的21人包括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雪州前行政議員劉天球、甘榜登姑區州議員劉永山及蓮花苑區州議員張菲倩等,全部都得準時出庭,聽取判決。

據瞭解,21人因參與2008年淨選盟黃潮日一週年燭光會而被控,但之後被判表罪不成而獲釋。總檢察署對此提出上訴,此案今天邁入續審第三天。

主控官萊拉瓦迪副檢察司一如往常,大力舉證支持控方早前的所有論點,希望能推翻八打靈地庭法官於2012年9月18日的裁決,盼高庭法官將21人定罪。

法庭今日又再重播燭光會錄影短片,萊拉瓦迪一再強調當晚出席靈市市議會公民禮堂和阿馬廣場(Amcorp Mall)的集會者屬同一批人,是“持續性”發展的集會,因此已構成非法集會。對此,控辯雙方周旋良久。

21人的辯護律師包括哥賓星、諾阿茲林、斯里甘比拉及拉米斯則挑起控狀與錄影證據時間不符等的疑點。

在聽取雙方的陳詞後,法官鍾秀琴擇定此案於6月5日(星期四)下午4時宣判。

靈地庭判21人無罪

據瞭解,八打靈地庭法官於2012年9月18日,裁決民主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等21人,參與2008年淨選盟黃潮日一週年燭光會的案件表罪不成立,21人全數當庭獲釋。

被控的21人除了潘儉偉,還有雪州前行政議員劉天球、行動黨甘榜東姑區州議員劉永山、蓮花苑區州議員張菲倩、社運分子黃文強、律師阿索甘迪及一名天主教會的神父保羅利諾等。

他們分別面對2項指控,即參與非法集會和違抗警方指令,拒絕解散集會,因而抵觸警察法令第27(5)(a)條文及第27(8)條文。
(星洲日報)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9日星期三

留澳生受压取消演讲邀请? 潘俭伟讥讽政府害怕在野党

转载自《当今大马》: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揭露,大马在澳洲留学生原本邀请他在本月22日赴墨尔本担任当地一场活动的主讲人,但却因为“赞助人的要求”,而被迫临时撤回这项邀请。

潘俭伟也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他今天在面子书公布此事,并指主办单位致函给他,解释由于马来西亚旅澳人峰会(Masa)的赞助人认为,他在活动中主讲“不会对每个人带来最佳利益”,因此主办单位被迫收回这份邀请。

潘俭伟表示,他不责怪负责策划此峰会的澳洲大马学生理事会(Masca),反而把矛头指向身为赞助单位的大马政府。

“我们担任赞助人的大马政府显然地有意封闭学生的思想,他们也非常害怕一名在野党领袖在这4天的活动中,仅仅出席1小时。”

凯里亦受邀赴会演讲

根据潘俭伟在面子书上引述,澳洲大马学生理事会在信函中表示,主办单位已竭尽所能,以说服赞助人允许潘俭伟出席活动。

“我们谨此以最大的遗憾和失望来通知你,我们必须撤回早前邀请你在4月22日出席2014年度马来西亚旅澳人峰会主讲。”

马来西亚旅澳人峰会是在本月20日至24日举行,受邀的主讲人计有青体部长凯里和前首相马哈迪的女儿玛丽娜(Marina Mahathir)。

潘俭伟也是众多受邀主讲人当中,唯一一名在野党领袖。

主讲人名单当中还有其他社会活跃分子,包括包括政治分析员杨淑雯,以及大马自由及公正选举运动(Mafrel)前主席赛依布拉欣(Syed Ibrahim Syed Noh)。杨淑雯也曾担任雪州大臣卡立的研究人员。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6日星期日

淡邊行動黨‧5月17宴慶48週年

转载自《星洲日报》:

(森美蘭‧淡邊5日訊)行動黨淡邊支部訂于5月17日(星期六)晚上7時在該黨設在淡邊運達花園前的空地,舉行“創黨48周年紀念千人晚宴”。

行動黨淡邊支部舉行“創黨48周年紀念千人晚宴”;前排右起為王瑞華、何龍盛、威拉班、李公群、陳欽逢和劉圓妹。(圖:星洲日報)

該支部主席李公群指出,這項為配合該黨48周年黨慶而舉行的千人宴,預計會筵開超過150桌。

他披露,大會將邀請全國組織秘書兼八打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中委兼蒲种國會議員哥賓星、中委兼雪州适耕莊州議員王瑞林等出席。

而以陸兆福國州議員為首的森州領袖也受邀。受邀的嘉賓都會針對國家的政治局勢作出解剖。

他指出,餐券為每桌400令吉,一張40令吉。凡有意訂購餐席或有任何疑問者,可以聯絡支部執委秘書陳欽逢013-375 2747、財政王瑞華441 5977、婦女組主席彭惠珠013-619 1946、婦女組副主席劉圓妹019-609 4603。

(星洲日報‧花城)


继续阅读...

KLIA2若有差錯‧潘儉偉:首相須負上全責

转载自《光明日报》:

(八打靈再也5日訊)民主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聲稱,若第二吉隆坡國際機場(KLIA2)再有任何差錯或問題,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就須為有關事件負上全責。

他週六接受《光明日報》電訪時指出, 政府有權指示亞航或相關單位遷入第二吉隆坡國際機場,而既然首相納吉已下令,亞航須在5月2日搬遷至第二吉隆坡國際機場,那政府就須為任何可能的事故負起責任。

他說,亞航搬遷與否問題,應交由亞航與馬來西亞機場控股公司決定,而非首相或政府說了算。

“這包括搬遷日期、如何遷入等問題,都應由雙方討論,獲得一致認同才來宣布,而非由外界或非關聯單位來決定機場搬遷的命運。”

正在官訪越南的首相納吉,週六下令亞航須搬遷至5月2日正式啟用的第二吉隆坡國際機場,廉價航空終站鐵定在5月9日關閉,亞航別無選擇。

早前亞航曾發表聲明,指由於還有很多尚未解決的緊迫問題,即使吉隆坡廉價航空終站(LCCT)將在5月9日關閉,但亞航和亞航X仍會在該終站繼續運作。

亞航指出,IKRAM PREMIER CONSULTING顧問公司的評估報告顯示,吉隆坡第二國際機場的滑行道、停機坪及跑道洼地須定期維修,這將影響亞航運作,因為亞航每天有400趟航班,去年乘客約有2200萬人次。(TKM)


继续阅读...

4000亿这笔数

转载自《光华日报》:

文:林松荣

全世界几乎都逃不过一个命运,就是过路要给路钱。从我住的马来西亚到泰国曼谷,再到越南河内、香港、中国大陆,甚至是远赴澳洲或到英国的大道,都会跟你收过路费。所以,当大马的南北大道向我们征收过路费时,虽然有万般的不愿意,但过路费还是得给的。

根据我们亲爱政府的说法是,征收过路费的其中一项原因就是为了维持下去,唯有维持、不断维修,我们的南北大道才能永远长存。

是的,几乎世界各地只要过大道,要走一条顺畅的康庄大道,都得付过路费,只是费用是否属于合理方面。

允许我用槟州很有特色的渡轮来讲一讲,比一比。如果我们今天去专访槟州港口有限公司,他们的回复永远都会一样,就是渡轮亏损,而且还是属于亏很大那种。

渡轮是私营化的,但面对长期亏损的数目来看,却从来没人说他们不会赚钱,也不会被抨击为什么会亏损,因为许多理智的槟城人都知道,当槟城大桥一建好的时后,他们就要有亏损的准备。更何况,现在面对的,还有第二座大桥的冲击。

是,渡轮到今天还是喊亏损,但亏损归亏损,渡轮还是照常服务,只是调整他们的服务方式,大家至今还是依然享受乘搭渡轮过对岸,渡轮依然马照跑,舞照跳,钱照亏,船照航。

我并不是在称赞槟州港口有限公司,我只是要强调一点的是,这是服务社会,服务大众的一种姿态,即使面对亏损,还是要继续服务。这情况同等各州的中央医院一样,以减轻民众的负担为己任,爱惜我们的政府也应当如此。

我们并不是不允许赚钱,但最重要的是,如果这些服务大众的基本设施和建设,当真若一再赚不了钱,难道就要向人民挤钱吗?尤其现在什么都涨,就连水费、电费也酝酿涨的时候,政府难道不能跟我们一同并肩作战吗?

从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在国会询问收购所有大道特许经营公司的问题中,工程部长拿督法迪拉指,要以4000亿令吉才能收购相关经营权。

哇唠,4000亿令吉?这笔账,怎么算?我们人民怎么办?当初建大道的出发点究竟是为了赚钱,还是服务人民?这样的回答,我真的不得不“钦敬”呢。

无论有无收购,4000亿这笔账都是我们的钱。即使没收购,我们都得付过路费。我们没有优势。说好的服务大众,说好的照顾人民,说好的体恤人民的负担,一切只能说好的就好,一切都是过雨云消,听听就好。除非,不是为赚钱,真的以人民为出发点,我就会真心的信赖你。但前提是,别用口说,要用行动做给我看。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4日星期五

贫富收入悬殊 落实消费税不合时宜

转载自《南洋商报》:

(吉隆坡3日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说他并不反对落实消费税,惟目前人民收入差距太大,因此并非落实消费税的好时机。

他举例,一名月入1000令吉的低收入群,每月必须花光所有薪水,因此支付的6%消费税是60令吉。

“月入2万的高收入者每月开销为1万令吉,他支付的消费税则是600令吉,惟这600令吉仅占了其薪水的3%。”

潘俭伟补充,目前仅有15%打工族缴税,事实上,逃税案例仅占小部分,人民无法缴税是因为薪水太低了。

高收入者少缴税

“此外,落实消费税后,个人所得税将会降低,意味着高收入者所缴交的税务减少了,而原本不符合缴税资格的低收入者,却必须缴交消费税。”

潘俭伟在国会下议院辩论消费税法案时说,政府一直灌输人民6%消费税比现有的10%销售及服务税低,是在混淆人民。

他解释,目前的销售及服务税是在生产阶段征收,消费税则是在最终售卖阶段征收。

“以汽水为例,工厂阶段10令吉的汽水现在必须缴交10%销售及服务税即1令吉,到了最后售卖阶段,商家可能以20令吉出售,而6%的消费税即是1令吉20仙,所缴交的税务比10%的销售及服务税高。”

潘俭伟不否认,商家可以索回制造阶段所缴交的消费税,但是,又有多少商家会依据真实的成本售卖货品?


继续阅读...

【国会政事】消费税法案掀骂战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3日讯)消费税法案今日在国会下议院进行二读辩论时,朝野议员针锋相对,爭执不休,掀起了一场口舌之爭。

巫统京那巴当岸区国会议员邦莫达及野新国会议员拿督阿末韩沙,纷纷促请民联国会议员理智看待政府推行的消费税政策,但民联议员纷纷驳斥消费税只会使高收入群受益,並加剧低收入者的负担。

邦莫达指出,政府推行的消费税是人民期待已久的政策,它会对国家经济发展带来正面效益,亦能增加国家收入。他炮轰民联议员为了个人政治议程,即便国阵政府推行良好的政策,民联议员也会投以反对票。

语毕,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便驳斥邦莫达,他说,假设有关政策將惠及国人,民联是不会加以反对的,但事实上,消费税政策却是一项加剧穷人负担,让高收入阶层受益的政策。

他说,儘管政府表示在推行消费税后,將废除服务税和销售税,並將降低所得税来降低人民负担,但纳税者仅占人口的15%。

潘俭伟亦反驳第二財长拿督斯里阿末胡斯尼指,政府落实消费税是为了让我国不必过度依赖石油业来提升国家收入,也是协助解决国债的另一项管道。

他强调,我国之所以国债高企不下,是因为政府贪污腐败、朋党主义等因素所造成,若说通过有效税收来减轻政府负担及债务问题,是站不住脚的说辞。

骂战20分钟

潘俭伟的言论也获得多位民联议员包括人民公正党鹅嘜国会议员阿兹敏阿里、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及伊斯兰党波格先那区国会议员玛夫兹等认同的力挺。

拉菲兹表示,推行消费税是一项只让国阵政府从中受益的政策,並未让中下阶层受惠。儘管政府曾表示这是公平的税收制度,这都国阵自圆其说的说法,最终目的只有增加政府收入。

儘管如此,邦莫达、阿末韩沙及另一名国阵议员,即峇眼色海国会议员诺阿兹米已加入这场口舌之爭,强调民联议员误导国会,纷纷要求副议长罗南建迪以议会常规处置民联议员。

这场骂战在僵持约20分钟后,最终在国会副议长的劝阻下才平息。


继续阅读...

民联议员: 阐明终止水供特许经营 金务大“合约至上”不存在

转载自《南洋商报》:

(吉隆坡2日讯)民联议员今日指控金务大集团提出“合约至上”是不存在的,因为由该集团的子公司即雪河公司(Splash)所签署的水供特许经营合约,有明确地制定终止特许经营合约的宗旨,以及中央及或州政府回购的条款。

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丶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和伊斯兰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朱基菲里阿末在联合声明中指出,指金务大集团董事经理拿督林云琳没有资格以“合约至上”为由来捆绑全雪州子民,让他的股东获享最大的利益。

他们指出,有关条款已在这些合约内阐明,一旦终止特许经营合约,政府将不得不根据特许经营合约的条款收购水务资产的价值以补偿这些公司,同时也要确保这些公司对于前几年的运作将获得每年至少12%的回酬。

促速完成水务重组计划

“政府甚至没有法律义务去接管已由这些特许经营公司所承担的贷款,不过,联邦政府已对雪河公司这么做。”

文告指控林云琳拒绝兑现“不可侵犯”的特许经营合约,也违抗国阵政府咨询私营化水供公司业者之后所草拟的法律。

文告指出,民联全力支持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和雪州政府的立场,要求联邦政府立刻行使它在2006年水供服务工业法令下被赋予的权力,急速完成雪州水务重组计划,以便雪州政府可以集中其投资在如何提升水供的数量和质量,维护消费者的权益。


继续阅读...

非落實消費稅時機

转载自《中国报》:

(吉隆坡3日訊)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認為,國內貧富差距大,現階段還不是時候落實消費稅,因為這只會加重窮人負擔。

 “目前全國只有15%國民繳稅,其余85%沒有繳交稅務者當中,不排除有些人是逃稅者,但絕大多數是低收入群,每月收入不超過3000令吉。”

 潘儉偉今日在國會下議院參與辯論環節時,如是指出。


继续阅读...

2014年4月2日星期三

成本飆至50億‧KLIA2 5月2或無法啟用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暨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1-4-2014(星期二)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交通部和马来西亚机场控股有限公司(MAHB)在被称为廉航终站的第二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2)丑闻事件上,已一而再地欺骗了马来西亚人民。

在过去3年,交通部长和马来西亚机场控股有限公司的管理层,就KLIA2的启用日期反复地欺骗马来西亚人民。从2011年9月开始至2014年5月2日启用该机场的截止期限,至少已更改了5次。尽管距离5月2日的“大限”只剩下30天的时间,以及代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和其副手拿督阿都阿吉兹卡巴拉维虚张声势地炫耀,但仍未能确定KLIA2能否如期地正式启用。

无论如何,交通部正副部长和MAHB的最大欺骗,就是重复地宣称这个“廉价航空终站”的建筑成本将不超过40亿令吉。

交通部前任部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在2007年7月,首次宣布KLIA2的初步预算是17亿令吉(《每日新闻》2007年7月22日的报道)。

到了2009年3月,该机场的预算增至20亿令吉(《星报》2009年3月10日的报道);随後在2010年10月,预算费用又增至25亿令吉(《财经时报》2010年3月30日的报道)。

MAHB随後在2011年11月披露,由於成本超支,新机场的费用激增至令国人感到震惊的39亿令吉。

此外,根据亚航集团首席执行员丹斯里东尼费南达斯在2012年7月的推文,KLIA2的建筑成本已激增至50亿令吉,惟有关当局即刻作出否认。

在2012年10月,我们在国会下议院被交通部前任副部长拿督阿都拉欣告知,该机场的成本已增至40亿令吉;然而,现任代交通部长希山慕丁却在2013年8月重申,该机场的成本将不会超过40亿令吉这个数目。

直至今年2月9日,由阿都阿吉兹卡巴拉维领导的KLIA2内阁特别小组再一次证实,尽管业界提出一连串的质疑,但这座新机场的建筑本将不会超过40亿令吉。

因此,当交通部副部长本身向《The Edge》英文财经日报承认,KLIA2的成本将超过40亿令吉时,并不会让人感到十分惊讶。他认为成本增加是基于工作范围变更和“其他不可预见的因素”。然而,他并没有证实成本增加的真正原因素,但它却是很显著地超出了预算。

马来西亚人民不能再容忍被部长和政府关连公司(GLCs)的领层一而再地欺骗,因为这付托着我们纳税人的血汗钱。特别是MAHB,已很明显地表现出很无能,它甚至还试图通过彻底的谎言和欺骗来隐藏这种无能和管理不当。

首相再也不能提出任何藉口,不采取坚决的行动对付MAHB的管理层,或者是未能履行不妥协地检查MAHB管理的交通部长。更重要的是,自从KLIA2的成本已被证实激增至40亿令吉,任期已两度获得延长的MAHB董事经理丹斯里巴西尔阿末的合约,必须即刻被终止。政府首长或整个纳吉政府,将或许需对一再修订的50亿令吉“廉航终站”即KLIA2的丑闻负起全责,并且向所有政府关连公司发出一个明确的讯息,那就是他将不会容忍无能和严重的管理不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