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31日星期二

敦拉萨国贸中心是另一个潜在失败计划?

吉隆坡国际金融区在宣布相距一年之後,首相纳吉在本周一推介易名後的金融区──“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这项规模庞大的发展计划,估计将带来逾260亿令吉的发展总值。

纳吉说:“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已经开始的一个概念是,它已进化成更大和更具包容性。” 然而,在纳吉的讲词中却完全没有提到,这个规模庞大的发展计划如何变得更具包容性。相反的,他暗示该计划将成为更独特,以及将为那些有意参与该计划者带来更多的奖掖承诺。

吉隆坡国际金融区的专营权早已经建立,兼任财长的纳吉在去年的财政预算案演词中已经宣布的奖掖,包括那些在金融区内符合资格的公司,可100% 豁免所得税10年丶豁免出租和服务协议的印花税丶以及工业建设津贴与增进资本津贴。

事实上,在吉隆坡国际金融区内的屋业发展商,也可获得豁免70%的所得税长达5年的特殊处理。

这种奖掖,特别是给予产业发展商的优惠是闻所未闻,它只能显示出吉隆坡国际金融区计划,因为一个不太可行的概念,是如何困难地取得进展。而且,看来这种丰厚的奖掖还是不足够的,因为纳吉进一步承诺的奖掖是通过“支持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商业法规的全面检讨”。

我们担心吉隆坡国际金融区计划,将遭受类似之前由国阵政府推介,以超级产业为基础的“主题发展”计划面临失败的相同命运,况且整个吉隆坡国际金融区的概念,是建立在金融机构以及相关专业服务设置在其临近的地点。

然而,这种假设完全是有瑕疵的,因为电子通讯科技丶视频设施和保全系统等所带来的协同作用不大,不需要在具体上相互靠近。即使是其商业好处也微乎其微,例如马来亚银行总部搬迁到吉隆坡国际金融区,与原本所在地并没有多大好处,它只有潜在的免税优惠。

此外,与其是直接提升国内金融服务领域,甚至在没有任何公开投标的过程,就直接颁发地段给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机构,政府实际上是进一步提供不公平的拐杖给该机构,以便让他们成功落实该计划。然而,这种奖掖其实已出现在多媒体超级走廊丶Bio-Valley计划和E-Village计划,但卻可能不足以确保其成功。

政府已讲述吉隆坡国际金融区的角色,就是把吉隆坡推介向一个“世界金融市场的新图标”丶“全球金融城市的选择”,以及“汇聚世界一流的品牌在一个物理位置内密切合作经营”的城市。同样的, Bio-Valley计划丶 E-Village 计划和多媒体超级走廊,在他们的各自领域和大张旗鼓地推介时,也曾经向全体马来西亚人宣示为转型计划。

政府必须从过去失败的前车之鉴学习。全球金融机构决定在马来西亚设立他们的办公室,将不会基於选择房地产来作为短期的利益结果。相反的,它们前来投资,将会根据其服务和资金丶市场工具的复杂性和经济开放程度的需求而定。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2年7月31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民聯政治講座“知情權+隱私權+免控權=誹謗+政治意圖”

转载自《星洲日报》:


(馬沈同欽(左起)、陳仲祥、潘儉偉、許來賢與劉鎮東為公眾講解“知情權、隱私權與免控權”。


潘儉偉(左)在支持者的衣服上簽名。

六甲30日訊)甲州民主行動黨主席吳良山州議員指出,人民若要當家,就必須站起來,到州議會看議員究竟如何議事。

他希望,人民可以抽空去州議會,觀察本身所投選出來的州議員,究竟是如何在議會裡開會,如此才能讓政府知道,人民是會前來監督議員的言行。

逾500出席者擠滿禮堂

他說,一些州議員喜歡在州議會上講一些無關政策與人民訴求的事情,人們如果不樂於看見這樣的情形繼續發生,就必須親自監督議員。

吳良山是於昨晚在民聯政治講座“知情權+隱私權+免控權=誹謗+政治意圖”上,發表演說。

這場講座在甲行動黨人民禮堂內舉行,逾500名出席者擠滿整個禮堂內外,主辦當局更在黨所外架設投影屏幕,讓無法進入禮堂者也可聆聽講座。

議員須有道德原則

吳良山指出,一些議員喜歡在議會上談風花雪月,由此可看出國家與人民對於他們而言究竟有多重要?”

他說,做議員必須有議員的道德與原則,行動黨的原則是勇於在有證據的情況下作出指控,而所作出指控必定涉及公眾利益,不會濫用議會免控權。

抨顏天祿等同羞辱華社

他強調,馬華甲州行政議員拿督顏天祿公然在議會免控權的保護傘下,以為可以在州議會上羞辱林冠英、檳城政府與行動黨,但有關行為實際上卻是羞辱了華人社會。

他說,對於我國華社而言,這種指責是不能胡亂指控的,必須提出證據,若確實有罪就讓法律對付,而不是無的放矢的羞辱。

他表示,顏天祿所為已彰顯馬華公會如今已無政治和政策可談,剩下的就是暴力、誣衊與恐嚇。

當晚的主講者還包括行動黨甲市國會議員沈同欽、公正黨八打靈南區國會議員許來賢、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與檳城升旗山區國會議員劉鎮東。

沈同欽:知情權有限制

沈同欽指出,無論是知情權、免控權與隱私權,均有其界限,沒有人可以濫用以達致誹謗或其他政治目的。

他解釋,所謂的知情權,就是人民有權利知道,涉及公眾利益的任何事,但知情權並非涵蓋所有事,譬如國防策略,國家金融機構政策,就涉及國家安全與機密,民眾不能因此知情。

“知情權有限制,但政府常為官方機密法令進行扭曲,人民就必須作出迴響。至於隱私權,只要一個人的私人行為或做法,並沒有傷害任何人,也沒有影響其他人,就沒有涉及知情權問題,除非傷害公眾利益,否則不必要交代。”

他強調,甚至議會免控權也有所限制,必須接受特權委員會審查,但若州政府有超過三分之二議席,免控權或將成為一個工具,而達到毀謗或政治意圖。

劉鎮東:顏天祿欲拉攏馬來票

劉鎮東指出,顏天祿之所以在州議會上對林冠英作出指控,實際上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他說,顏天祿此舉是成全國陣拉攏馬來票的目的,因為林冠英是行動黨歷史上第一個可以直接向馬來人拉票的領袖。

“巫統擔心林冠英可以拉攏馬來票,而伊斯蘭黨可以贏得華人票,如此的話政府極可能在來屆大選變天,因此國陣才會不惜一切要贏取15%的巫裔中間選票。”

潘儉偉:火箭不會濫用免控權

另外,潘儉偉也在較後和出席者分享雪州水供問題,他自信人民最終會站在正義的一方,同時強調行動黨不會像國陣那樣,濫用免控權,行動黨若有東西想講,就算在國會走廊也是敢敢開記者會。(星洲日報/古城)


继续阅读...

吸引年輕選民到場聆聽‧潘儉偉李政賢蘆骨開講

转载自《星洲日报》:


行動黨在蘆骨行動室主辦的講座會,主講者年齡層包含老中青。左起芙蓉國會議員約翰費南迪、潘儉偉、歐陽丁清及李政賢。(圖:星洲日報)

(森美蘭‧蘆骨29日訊)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和彭亨行動黨組織秘書李政賢前晚蒞臨蘆骨演講,吸引許多年輕選民和支持者前來聆聽。

行動黨直落甘望國會聯委會前晚在蘆骨州議席大選行動室舉辦“改朝換代、告別腐敗”講座會,出席者超過300人,和前幾場講座會情況不大一樣,出席者中出現許多新和年輕臉孔。

指蔡智勇顛倒是非向達南購地

潘儉偉在台上直指農業部副部長蔡智勇顛倒是非,不去抨擊2億5千萬令吉貸款養牛事件,卻黑白不分胡亂批評雪州政府,把追討達南債務變成向達南購地。

他說,達南欠債是國陣前朝政府留下的手尾,民聯政府上台決定要依程序追討達南債務,沒有錢還就要以市價評估地價償還債務,雪州政府沒有虧損一分錢,沒讓人民吃虧。


继续阅读...

千百家佛教居士林辦果王饕宴‧2500公斤榴槤任品嚐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29日訊)千百家佛教居士林建林27年以來,舉辦了7次榴槤品嚐大會,每年都被一掃而空,為了不讓大眾乘興而來,失望而返,今年增加多500公斤,總共2千500公斤的榴槤,讓信眾大快朵頤、盡情享用。

此次榴槤品嚐大會也是千百家對信眾的回饋,感恩一直以來給予千百家佛教居士林支持與愛護的義工以及各組老師的熱忱與貢獻,同時盛情邀約千百家的鄰居們前來品嚐;會長劉長發希冀借藉各方的助力與願力,將目前的“中風康復中心”進一步籌建成為中風康復療養醫院,讓需要幫助的病患得到適時與更好的照顧和援助。

雪州行政議員劉天球、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與多位市議員,特別蒞臨現場與民眾品嚐這難得一見的“榴槤盛宴”。

這場榴槤饕宴同時也發佈即將在8月27日至9月2日(農曆七月十一至七月十七)啟建為期7天的“華嚴梁皇寶懺暨盂蘭盆超度追思孝親法會”,讓公眾更瞭解其殊勝功德以便前來參拜共沾法益。

劉天球移交3萬活動金

身兼非回教宗教理事會成員的雪州行政議員劉天球也在現場移交3萬令吉的活動基金支票予千百家佛教居士林,由會長劉長發接領。

劉天球說,雪州政府這4年來批准200多項廟地,撥款方面從往年的300萬令吉,從今年起,每年制度化撥出600萬令吉給非回教宗教組織。

雪州政府增加撥款予宗教團體,旨在表揚宗教團體對社會的貢獻,他們不但服務人群,還肩負教育好人、淨化人心的責任,宗教團體可助政府教導人們的道德觀與社會醒覺,讓人與人之間多互相關懷諒解,令我國這個多元化的國家,更加和諧繁榮昌盛。(星洲日報/大都會)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

國中沒收學生逾40台手機‧家長不滿3個月才歸還

转载自《星洲日报》、《光明日报》:


李萍萍(左)在校門向潘儉偉反映問題。 (圖:星洲日報)

(吉隆坡27日訊)八打靈再也某間中學日前接獲該校一名家長投訴,指不滿該校的中六生攜帶手機上學,要求校方採取行動。校方進行突擊檢查,沒收三十多架手機後,堅稱需要扣押這些手機長達3個月,令家長感到不滿,其中一名家長激動地在校門外召開記者會,結果驚動校方。經過一番交涉,校方最終答應於下週一(30日)把沒收的手機歸還給學生,安撫家長的高漲情緒。

校方要扣押至10月30日

家長李萍萍(45歲)週五與該中學副校長會面後,步出校門時說,根據副校長在向她和數名家長出示的教育局總監公函顯示,只要家長前來學校要求校方歸還被沒收手機,校方必須把手機還給家長。換言之,老師並沒有扣押手機的權力。

她向記者展示這份由教育局總監於2009年4月16日發給該校的公函,公函上清楚列明禁止學生帶手機上學的條款。

她認為,學校在沒收學生手機後,應該先給予口頭警告,而不是一次機會都不給,還要扣押到10月30日,這並不合理。

她披露,女兒的手機之前也曾被學校沒收,但是只要家長前來要求歸還,校方都會把手機還給家長,而且如果學生第一次犯錯,也會給予警告。

求歸還貴手機4次遭拒

李萍萍告知記者,孩子被學校沒收的是一架新手機,價值超過2000令吉。因擔心手機存放在學校會不安全,所以她已經4次前來學校要求校方歸還,但是每次都遭到拒絕。

“現在我們常常聽到學校發生爆竊事件,如果手機放在學校不見了,誰負責?”

她聲稱,由於這架手機的電話線是簽配套,一旦學校扣押手機長達3個月,是否意味著她必須取消配套?

她說,孩子就讀中六,由於孩子有時放學後有活動,未能馬上回家,為了方便她前來接載,手機就成為她和孩子的聯絡工具。

“再說,該校的中六生,有一些是從外地來的,所以需要攜帶手機上學,以方便家長與他們聯絡。”

上課沒濫用毋需太嚴苛

接獲投訴的民主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說,雖然現有的教育法令和學校校規規定,學生不可以攜帶手機上學,但是時下許多家長基於孩子的安全問題,都主動要求孩子攜帶手機上學以方便放學後聯絡他們。

他認為,只要學生沒有在上課時濫用手機,校方在執法方面不需要太過嚴苛。

“一些國際學校和私立學校,不僅允許學生帶手機上學,還允許學生帶平板電腦去上課。”

教部修正禁帶手機法案

教育部是於2009年開始嚴厲禁止學生帶手機到學校,學生如被發現攜帶手機就會被沒收。

不過,教育部日前宣佈,該部擬修正《1996年教育法令》法案,允許學生攜帶科技產品,包括手提電話到校,如獲總檢察署批准,希望可在明年新學期落實。

教育部副部長拿督魏家祥說,教育部在收集校方,學生及家長意見後考慮允許學生攜帶科技產品到校,以方便父母和孩子的聯繫。

治安差應讓學生帶手機

李萍萍認為,現在的治安每況愈下,校方應該允許學生攜帶手機上學,以方便家長聯絡孩子。

“雖然校規規定學生不能攜帶手機上學,但校方在執法上不應該那麼嚴厲,只要學生在上課時沒有濫用手機,就不應該沒收。”

令她不滿的是,孩子及其他被沒收手機的學生,事發時都沒有拿出手機來玩,校方沒有理由沒收手機。

不知突擊檢查全被沒收

其中一名手機被沒收的中六生說,由於不知道當天有突擊檢查,所以幾乎全班的手機都被沒收。

他稱,該校共有6班中六的班級,約有60名學生,其中有一班級的學生是來自外地,約有20人。

這名不願透露身份的學生說,班級老師和訓導老師都知道他們有攜帶手機上學,但是他們在上課時候,都會把手機關上。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27日星期五

刘永山讥蔡智勇揭弊锋芒毕露 挑战雪马华让他上阵

转载自《当今大马》:

最近马华公会青年专才局主任,蔡智勇高调“揭发”雪州民联州政府向达南机构追讨3亿9200万令吉的债务,并认为雪州政府在这次追讨债务的行动中付出比市价更高的价格“收购”达南的资产。

雪州民联领袖,即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雪州政府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雪州经济顾问办事处主任拉菲兹和本人虽然所赐揭发蔡智勇所犯上的严重错误(mega blunders),但是蔡智勇依然故我,不仅拒绝回应,甚至好指责潘俭伟不够资格。

另外,潘俭伟两次挑战蔡智勇辩论,甚至虚心向蔡智勇讨教。蔡智勇依然不敢面对面和潘俭伟辩论或“出面相教”。显然蔡智勇自知理亏,无法面对各种拷问而拒绝出席任何公开辩论。

与此同时,蔡智勇依然了不亦乎地“揭发”雪州民联政府的种种弊端。看来,他对州政府向达南机构追讨3亿9200万令吉的债务的兴趣依然非常浓厚,也频频引用州议会会议记录来大做文章。因此,本人在此建议,甚至挑战雪州马华联委会在来届大选,让出旗下胜算最高的州议席让蔡智勇竞选,以便蔡智勇能够通过这个议席当上州议员,以州议会里面继续追问州务大臣。

根据上次大选的记录,马华公会一共竞选14个州议席,只赢取2个州议席,即新古毛和双溪比力。其中双溪比力的多数票最高,即超过2000张选票,堪称马华的白区。既然蔡智勇对民联州政府追讨达南机构债务兴趣这么浓厚,我认为蔡智勇应该在双溪比力上阵。既然蔡智勇在这个事件上锋芒盖过雪州马华联委会主席林祥才,那么林祥才也应该给予蔡智勇全力的祝福,让他能够在双溪比力旗开得胜。

我认为蔡智勇在雪州州议会的发挥空间非常大。第一,雪州州议会已经在网络上直播,对这课题有兴趣的人一定可以通过网络直播观看蔡智勇在州议会向州务大臣穷追猛打的情况,而州务大臣也可以直接通过州议会的平台回答。

第二,蔡智勇也可以要求成为各类州议会的委员会,如成为公账委员会、Selcat或州议会关联机构特委会的成员来调查此事。蔡智勇甚至可以要求传召州务大臣出席听证会,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第三,如果蔡智勇还是不满意,蔡智勇可以通过州议会提出紧急动议或个人动议,要求辩论此事。这样的话,州务大臣也是没有办法逃避他的问题。

因此,希望蔡智勇能够考虑此事。我也挑战雪州马华联委会能够针对此事给予正面的支持。


继续阅读...

聚焦大选(第14集):10亿救济达南?马华公会揭弊大乌龙



马华公会青年专才局主任拿督蔡智勇近日频频跃上《星报》头版,质疑雪州政府花费10亿令吉救济达南公司,但是,他所主导的揭弊却频频扯出大乌龙,不止犯下重复记帐的技术错­误,还不小心踩到自家人痛脚。不过,民联政府及议员的解释却无法获得主流媒体,尤其是国阵政党如马华公会控制的《星报》以同样的篇幅报导、澄清,以至于国人无不遭到蔡智勇­的乌龙揭弊所误导。所谓的达南弊案详情如何?且听潘俭伟一一道来。

主持人:黄书琪
嘉宾:潘俭伟(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


继续阅读...

藍眼轟雪州水供勾結國陣‧製造水源危機圖奪權

转载自《当今大马》:

(雪蘭莪‧梳邦再也26日訊)公正黨策略局主任拉菲茲聲稱,雪州水供公司企圖透過製造水源短缺的問題,影響來屆大選的成績,協助國陣重奪江山。

他戲稱,目前已有不少人向他指出,居住在雪州就如同居住在索馬里海盜國一般,而雪州出現水源危機,主要是因為雪州水供公司多年未有提昇水供設備,結果導致水供無法負荷需求,水位不足而引發制水的問題。

“為此,雪州水供公司應為雪州水源危機負起責任。"他說,雪州水供公司向人民征收費用,卻將這筆款項扣押起來,目前這筆款項已達20億令吉。此外,他說,雖然我國水費不高,但水供公司的執行主席羅查還是繼續他巨星式的生活方式,領取500萬令吉年薪。

雪州水供主席年薪500萬

“我想向國會要求,讓我去擔任雪州水供公司主席。"週三晚上,拉菲茲在“水源短缺、達南債務問題,究竟是誰在說謊,誰是真實?"的國英語論壇上,發表談話。大會邀請民主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演講,大會主持人則是梳邦再也州議員楊巧雙。出席者包括雪州高級行政議員郭素沁。共有逾500名民眾出席這項論壇。

潘儉偉以簡報呈現方式向聽眾解釋達南公司與國陣之間的關係,他以“馬華巨大的錯誤"來反擊農業及農基工業部副部長拿督蔡智勇日前對民聯做出的指控,並反譏對方不會算賬。他說,截至目前,他尚未瞭解蔡智勇提出的10億令吉的數額從何而來。此外,雖然主辦單位邀請蔡智勇出席論壇,與潘儉偉同場辯論,惟蔡智勇並未出席。(光明日報)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26日星期四

大馬首相向公務員派錢拉票

转载自《星岛日报》:

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布周三深夜宣布,向所有現職公務員及退休公務員派錢,總額涉及220萬林吉特(539萬港元)。外界預料馬來西亞將於今年稍後舉行大選,有反對派國會議員指責納吉布亂派錢,如同用公帑為自己買票。

  納吉布發表聲明,指全國一百二十七萬現職公務員將獲得相當於月薪一半的花紅,另外全國66萬退休公務員也可獲500林吉特(一千二百二十四港元)的特別津貼。這筆錢料會在今年的回教齋戒月結束前發放。今年亞洲和歐洲地區的齋戒月由7月20日開始。

  納吉布聲稱今次派錢是對公僕對國庫增強作出的貢獻,但反對派國會議員潘儉偉(Tony Pua)直指這是政治花費。

  現屆政府將於明年4月任期屆滿。納吉布近月積極在全國各地爭取支持,但卻遲遲不宣布解散國會及公布選舉詳情。

  政治分析員舒費安(Ibrahim Suffian)指,公務員團隊是組成聯合政府很重要的支持力量,他們希望締造良好感覺,並反映在選票上。


继续阅读...

(民联政治讲座)知情权+隐私权+免控权=诽谤+政治意图?



马六甲民主行动党

日期 :29/07/2012 (星期日)
时间 :7.30pm
地点 :马六甲民主行动党人民礼堂

主讲嘉宾: 潘剑伟,吴良山,刘镇东,许来贤。

请大家踊跃出席
入场免费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25日星期三

蔡智勇没应邀赴行动党论坛 潘俭伟数马华五大超级乌龙

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中国报》:

【翁慧琪撰述】马华公会青年专才局主任蔡智勇并没有接受邀请出席民主行动党昨晚举行的论坛,以说明充满争议的打南(Talam)课题。

 民联在雪华堂举行的“雪州达南债务及水供争议,谁讲真话?谁撒谎?”讲座会,由潘俭伟及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向300名观众讲解雪州政府向达南集团追讨债务及雪州政府建议收购雪州水供资产的来龙去脉。

潘俭伟在会上点出马华公会制造五大“超级乌龙”,并希望蔡智勇做好功课才作出指控。

此前数度挑战蔡智勇辩论的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昨晚在论坛上直轰蔡智勇:“指控这么多,我希望你是有做功课,并对自己所相信的东西有信心,有信心的话,你就敢辩论”。

潘俭伟在昨晚的论坛上,两人辩论打南课题与雪州政府11月公布的打南白皮书是两回事解释打南与雪州政府的解决债务的详情,并点出马华公会所制造的五大“超级乌龙”,分别是“购买”土地但实际上为“征收”土地、闹出10亿元“丑闻”、州政府向打南高价买地、州政府损失逾5000万元,以及导致子公司欠债累累。

 他说,实际上州政府是向欠债的达南公司征收总值6亿7600万令吉的土地,扣除达南负债后,总共收回该公司拖欠州政府的3亿9200万令吉债务。

 敦素沁指出,雪州政府献议以92亿令吉收购州内4家水务公司,包括雪州水供公司(SYABAS)、商业高峰(Puncak Niaga)、雪州水供财团(ABASS)及雪州水务公司(SPLASH),以把4家公司合并进行企业化管理,确保雪州人民享有合理及有素质的水供服务,然而遭到中央政府的拒绝。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

冀蔡智勇指教“2减1等于3” 潘俭伟摆擂台待他赴会

转载自《当今大马》: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将“摆擂台”,邀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蔡智勇辩论达南集团债务重组议题。

虽然蔡智勇迄今没有迹象准备赴约,但未到最后一分钟,潘俭伟依然未死心,希望蔡智勇能出席“指教”他,如何“2减1等于3”。

行动党共设下两场擂台讲解达南集团财务重组课题,即明日在隆雪华堂举行的中文论坛,以及后天在梳邦再也SS15区多用途礼堂举行的英文论坛。

两场论坛都邀请蔡智勇出席。若蔡智勇最终缺席,则分别由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与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顶上,与潘俭伟组成“双响炮”,解释达南课题。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23日星期一

雪州水战的背后玄机

转载自《东方日报》:

上天给雪州民联政府和雪州水供公司(Syabas)开了一个玩笑:就在它们为雪隆两地的的水供主权吵得不可开交之际,连下几天骤雨,乾旱没了,制水也搁了,那场天翻地覆的爭吵火头也浇熄了。

但是,火头熄了不等於水供主权解决。雪隆两地人民暂且拋开断水的担忧,却见証了雪州的政府和其属下机构更激烈的爭吵,以及人民想破头都看不出爭吵的必要和理由。雪州政府说水库盈满,水供无虞;Syabas却说滤水站不敷应付,供应不了净水。雪州政府说水源充足;Syabas却说雪州水源快要用罄,2014年就要全天候闹水荒。

消费者权利最大。肯尼迪总统都说消费者有四权:知情权、安全权、选择权、申诉权。但是作为消费者的雪隆两地七百多万人民在这场拖了四年的大爭吵中从未得过解释、制水也无预报、面对两难无从抉择、有愤怒没有管道发言。

Syabas是雪州政府属下负责输送净水给雪隆两地的股份公司。它自2005年起,因当时的雪州国阵政府联同联邦政府与私人公司Puncak Niaga签下新合同,以便「更专业地经营雪州水务」而將一直负责水供的的雪州水务公司Puas归为其下,特许经营,承包了雪隆两地的输水权30年。

Syabas作为股份公司,Puncak Niaga控制70%,雪州子公司控制15%,联邦政府则控制其余15%及持有决定权的「金股」。

民联国阵互相角力

雪州水务从此「专业化」,308政治海啸却动摇了这个平衡。雪州由民联取代国阵执政,州政府与Syabas的关係也起了变化,不再像过去那样是「自己人」。

换句话说,Syabas的三个老板,分別为財团PuncakNiaga,雪州政府和联邦政府。而Syabas和Puncak Niaga的掌舵人丹斯里罗沙里依斯迈更是巫统人物。

Syabas在首席执行员丹斯里罗沙里依斯迈领导下,不太遵从州政府指令,並批评民联雪州水务政策,尤其指雪州的免费水政策劳民伤財。它与上级的雪州政府开始斗爭,日復一日。

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依布拉欣不堪滋扰,多次表明要收回Syabas的输水特许权,包括法律诉讼。但是大臣的诉讼还没成形,Syabas已经连续起诉民联两位大员誹谤:一是大臣本身,案於去年底庭外和解;二是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潘氏五月份败诉罚款20万令吉。为了偿还罚款,潘氏筹款10万以补自己不敷之数,但是筹款反应热烈,不及两个就提早超额,达到15万令吉。

接著,Syabas有关耗资39亿4000万令吉的冷岳河第二滤水站最近又呈到议程来。

Syabas基於「滤水站不敷应用」和雪隆將面对水荒,敦促佔三大股东之一的雪州政府认同兴建。

雪州政府不肯「就范」,声称根本没有水供短缺的问题,何需耗巨资再建滤水站。偏巧全球气候升温,印度、波兰、乌克兰等都热死人;雪隆也乾旱到天怒人怨,正好配合Syabas的「雪州必会缺水」之预言,对雪隆多个地区实行制水。顿时民间哗然,舆论沸腾,雪州民联差点招架不住。

水断没几天,老天这回给Syabas捣蛋连下几天雨,各坝溢涨,民联诸公遂往水坝视察,志得意满:「Syabas胡说八道,哪里有缺水?」同时打铁趁热,发出连环反攻:大臣卡立要援引2005年特许合约(通过州政府的水务调节人行使权力),夺回Syabas权力,包括独行独断地推拒60家厂家的工程申请;同时,大臣还宣称要开除Syabas的首席执行员丹斯里罗沙里,以每年节省510万令吉。

雪州水供之爭暴露出前首相敦马哈迪当年私营化政策的庞大利益,以及执行上的各种紕漏。儘管民联可能有许多一面之词,甚而有两次被起诉誹谤。但私营化的种种利益衝突若隱若现,假中带真,包括民联有关「持有母公司Puncak Niaga40%股权的丹斯里罗沙里却在子公司Syabas支取月薪接近50万令吉」的指责,以及私营化政策是否真的能改进政府事务而提高对人民服务的质量等各个事例,都教人难以信服。

雪州与联邦因308政治海啸而不復同一政党执政,打破了马哈迪「一统天下」的原有设想。代之而起的是因利益分享不均的对抗,这才是雪州水供之爭的远因和原委。加上大选在即,雪州与直辖区整这片被民联佔据的京畿之地,国阵誓志收復。所以,水供爭夺动作频繁,斗爭激烈,还有大选的因素。

只是雪州民联如何能反制那份30年合约的紧箍咒,令人纳罕。从它只能声色俱厉,诉诸民粹,以及只因雨水涨满了水坝就指没有缺水之虞的表现,的確很难看出雪隆两地水务的宏观构想。Syabas的「缺水论」虽是借题发挥,却不失为一份长远隱忧的提醒。民联的「免费水」政策虽然普受欢迎,但也会积重难返,非长久之计。

人民只想安心永久地使用水源。向Syabas叫阵以打击国阵的手法,只能作政治宣传。在私营化政策造成木已成舟、积重难返的现况,只有在中央、雪州与Syabas三方共同商討,擬出雪隆长治久安水供蓝图,才能確保人民的幸福。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水供可供政治操作,政治操作也可失去民心。不愿为人民幸福而协商者,就让人民用选票踢它出局。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21日星期六

讲座会:达南债务争议 -- 一个10亿令吉的丑闻或一个10亿令吉的超级乌龙?

蔡智勇日前宣称:“问题是出在潘俭伟,不懂如何计算和解读资产负债表(雪州投资机构)。感谢上帝,他不是一名符合资格的会计师,因为如果他是的话,他将会惨遭失败。”

这就是为何潘俭伟呼吁蔡智勇“重新考虑对达南的债务‘丑闻’进行辩论的献议”,至少蔡智勇可以在辩论会上教导潘俭伟如何做适当的会计。

我们将在下周,针对达南的债务争议举办两场论坛 :一个10亿令吉的丑闻或一个10亿令吉的超级乌龙?其中一场是以华语进行,而另一场将以英语/国语进行。

1.华语论坛
日期与时间:7月24日(星期二)晚上7时30分
地点:隆雪华堂
主讲者包括:郭素沁丶潘俭伟
详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62293507127591/


2. 英语/国语论坛
日期与时间:7月25日(星期三)晚上8时30分
地点:首邦市SS15/4路的多元用途礼堂
主讲者包括:潘俭伟丶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丶杨巧双
详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63047897142943/?notif_t=plan_user_joined



无论如何,由於蔡智勇不敢与潘倹伟辩论“谁甚至不知道如何计算”,我们现在通过媒体公开邀请蔡智勇,出席上述两场论坛的其中一场或皆出席,这并非与潘俭伟进行辩论,而是向公众解释他所谓的10亿令吉的达南“丑闻”。

这是要确保民众,不会如蔡智勇所指责般被潘俭伟“误导”;我们将乐意由《星报》提供一位中立的主持人,以确保所有人都获得公平的机会提出他们的意见。

上述论坛皆免费进场,欢迎民众踊跃出席。请大家一起“SHARE"


继续阅读...

不清楚情報來源 政治部言論毫無根據  

转载自《中国报》:

 (吉隆坡20日訊)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指出,有關政治部高級警官昨日指該黨及伊斯蘭黨分別被前馬共分子及伊斯蘭祈禱團滲透的言論,毫無根據。 

 “我不清楚政治部是從那裡收集到有關情報,該部9000逾名警察是否能有更好用途,可分發到其他警隊部門,為民除害,而不是作出無調查根據的指控。”

上載數據至官網

 他是今日與該黨沙登國會議員張念群及梳邦再也區州議員楊巧雙,聯合舉行記者會,如是發表談話。

 潘儉偉指出,該黨也已在2007年修改黨章,將政治理念從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m)改成社會民主主義(Social Democracy,即改良派的民主社會主義),以反映及符合不斷變化的社會。 

 另外,潘儉偉說,要改善民眾對罪案看法及提升民眾對政府及警方的信心,首先必須將罪案數據透明化。

 他也呼籲大馬警方效仿英國警方,將詳細罪案數據上載至官方網站 (http://www.Police.uk),例如在某地區的某街道罪案發生率、類型及破案率等。 

 “我們明白警方無法在短時間內推出如此精密網站,但至少他們能做的,是罪案數據分項,毫無保留在網上公佈。”

 潘儉偉解釋,如此一來,民眾可以採取預防措施,避免到罪案高危區。

張念群也出示日期分別為2009年11月3日及2012年6月21日的國會書面回答,警方提供提供婦女、家庭與社會發展部家庭暴力罪案數據出竟有2個版本,指責警方所給的罪案數據不可靠。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20日星期五

08年家暴数据出现两版本? 警罪案数据不可信

转载自《当今大马》:



警方提供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的家庭暴力罪案数据出现两个版本,因此警方的罪案数据不可信。

她今日召开记者会出示两份国会书面回答,一份是妇女部给予巫统沙白安南国会议员阿都拉曼峇克里(Abd Rahman Bakri),志期2009年11月3日的回答,另一份则是该部给予她本身,志期2012年6月21日的回答。

张念群指出,根据阿都拉曼峇克里获得的书面回答,妇女部指2008年有104宗家庭暴力案件被带上法庭审讯,并有38宗审讯获得裁决。

公众如何得到准确数据?

不过,根据妇女部给予张念群的书面回答却显示,于2008年只有71宗案件被带上法庭审讯,而只有1宗案件获得裁决。

根据她的了解,妇女部是从警方处获得这些数据,因此她不满警方所提供的数据出现极大的落差。

“就算是妇女部都无法得到警方的正确数据,那试问公众如何得到正确的数据呢?”

控上庭定罪率低得可怜

张念群接着引述妇女部给予她的书面回答数据指出,过去4年的家庭暴力案件都超过3000宗,但带上法庭审讯,进而获得裁决的案件却少的可怜。

她表示,警方在2008年至2011年所接获的家暴投报分别是3769宗、3643宗、3173宗和3277宗。

然而,这4年依序只有71宗、31宗、211宗和47宗案件被带上法庭,同时依序只有1宗、3宗、185宗和3宗案件获得裁决。

经她计算,换言之,在宗多投报中,只有2.6%的案件被带上庭,定罪率只有1.4%。

内长和警方应汇报进展

张念群表示,或许家暴案件的裁决率不能与其他罪案一样,但她希望,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和警方起码能告知投报人案情进展。

“我敦促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当他公开这些罪案数据时,不只是要告知投报了多少宗案件,但也必须向人民坦白,有多少案件将获得解决,多少嫌犯已被控上庭,多少嫌犯已获得判决,以便增加人民的信心。”

她认为,此举将让民众不会再认为,遇到罪案报警是一种浪费时间的做法,因为他们最后会知道,警方的调查和案件进展。


继续阅读...

调侃看不懂财务报表 蔡智勇拒潘俭伟挑战

转载自《光华日报》:

(布城19日讯)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拿督蔡智勇指行动党全国宣传主任潘俭伟身为一名经济学专才却“看不懂雪州投资机构的年度财务报表(balance sheet of financial statement)”,因此表示不会与后者就有关公司陷入负债一事进行辩论。也是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副部长的他今日在布城召开记者会上,针对达南公司以地抵债一事,作出上述回应。

蔡智勇说,根据潘俭伟的说法,雪州投资机构的资产总额逐年增长,从2008年的1亿110万令吉,增至2009年的1亿150万令吉,同时也指有关机构的资产总额在2011年达8亿2300万令吉,涨幅近8倍。“我对雪州投资机构资产总额有所增加或逐渐增加的说法,没有异议。但问题是,潘俭伟根本不懂得如何计算及看懂财务报表。”

“作为一名经济学专才,我很惊讶他(潘俭伟)竟然看不懂简单的财务报表。”他指出,实际上,雪州投资机构在2008年的资产总额应是3亿100万及2009年资产总额则是3亿400万令吉。他随后调侃潘俭伟:“幸好他不是合格的会计师,若是的话,那即是滥用了(专业)。有时候,在你越说越多时,那只是在骗自己,但请不要误导人民。”

“潘俭伟也忘了,在资产总额增加的同时,负债总额也会有所增加,雪州投资机构的负债总额已从2009年的2700万增加至2011年的4亿9700万令吉。”蔡智勇指其本身是一名持牌稽查师,对于财务报表自然了解,同时再指潘俭伟给予媒体的数据并不一致。他在现场出示有关机构的年度财务报表,指潘俭伟给予的1亿110万令吉及1亿150万令吉的数据,其实是流动资产额,并非资产总额,两者差别极大。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

{ 心系柔佛,情牵大马 } 晚宴



日期:10/08/2012 ( 星期五)
时间: 7:00pm
地点:海景宴宾楼
主讲嘉宾:雪州议长邓章钦,
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柔州主席巫程豪。
民主行动党峇株巴辖 帆加楠竞选委员会主办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18日星期三

雪州水供公司挟持人民及政府的行为,简直就是威胁国家安全的行径

尽管没有面对水源短缺,雪州水供公司却威胁着雪州丶吉隆坡和布城地区的700万名水供用户,这简直就是一种威胁我们国家安全的行径。

当雪州水供公司坚持水位下降时,雪州两位行政议员刘天球和艾斯尔再也,在昨天亲自巡视州内多个水坝,并证实水坝的储水都达到满水位,原水并没有短缺。

现在,雪州水供公司在昨天正式承认原水并没有短缺,但却相反地转移目标,宣称目前是经过处理的食水短缺。

这基本上是承认了雪州水供公司的滤水厂,要不是无效率操作,就是在现有的水库没有足够的滤水厂装置。

雪州水供公司一直努力地游说要建设“巨大”的冷岳河2滤水站计划,但它最快也要在2014年才能完成;即便如此,这个滤水厂是处理来自彭亨州昂贵的原水供应,而不是现有的可用水源供应。

因此,很明显的,冷岳河2滤水站计划是没有必要的。相反的,则是有要彻底检讨现有获得特许经营的滤水厂──商业高峰有限公司丶雪州水务控股(SPLASH)以及Konsortium Abass私人有限公司(ABASS)。

雪州大臣卡立已承诺,如果有需要,会增加现有滤水厂的数量。比较冷岳河2滤水站计划,有关措施将需时少过一年就能完成。

大臣也点出的一个事实是,雪州水供公司未能减少无收益水,即在合约门槛中规定的低於20%丶拖欠其处理水源设备经营者约30亿令吉,以及没有能力投资在设备和基础设施,以履行它供应足够的水给雪州的责任。

整个“配水措施”的威胁,其实是一个要吓唬雪州人民的诡计,以便迫使对於被指控低水位处理食水,但却是毫无作用的冷岳河2滤水站计划可以获得批准。

这是商业高峰有限公司持有70%股权的雪州水供公司,所采取的一种散播恐慌战术。首先,这是要协助国阵在来届大选夺回雪州政权,以便延续他们对雪州水权的控制。

其次,这是一个试图迫使雪州民联政府,同意耗资39亿4千万令吉建设冷岳河2滤水站计划的藉口,以便从彭亨州输入比现有原水价格更高的原水,以及其他可用的手段。雪州民联政府已经拒绝冷岳河2滤水站计划,因为亦如州内的水坝甚至满溢显示,这项计划不只没有必要;相反的,如果坚持实行,将会增加雪州子民的水供费用,以及因此而加重人民的生活负担。

私营化雪州水供公司,已导致雪州丶吉隆坡和布城人民的利益正严重受到损害。雪州水供公司现在挟持人民和雪州政府,乃至威胁国家安全的行径却可以逍遥法外;这种威胁我们国家安全的行为,必须刻不容缓和不能被妥协的情况下处理。

我们呼吁联邦政府和国家水务理事会(SPAN),即刻对雪州水供公司在没有预先谘询并与雪州政府和其他相关机构进行商讨的情况下,就提出实行配水措施的举动作出谴责。

我们也呼吁联邦政府行使它赋予能源丶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的权力,援引2006年水务业法令,完成在雪州的水务工业重组计划,让雪州政府接管水供服务,以确保人民享有具有素质,以及负担得起的水费的权利获得充分保障。国阵政府必须停止迎合其朋党,并把人民的利益摆在第一位。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2年7月18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PNSB擁9千萬現金儲備

转载自《当今大马》、《中国报》:



(吉隆坡17日訊)民主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出示大馬公司委員會(SSM)的年度報告,以證明雪州投資機構(PNSB)擁有逾9千290萬令吉的現金儲備,反駁馬華青年專才局主任拿督蔡智勇指該公司花光現金儲備的指責。

民聯執政PNSB有盈利


根據公司委員會的資料,潘儉偉指雪州投資機構在民聯執政雪州前,連續4年出現營利赤字;但在民聯執政一年後,該機構在2009年創下800萬令吉的稅後盈利,而2010年的稅後盈利更是升了3倍,達2千340萬令吉;去年進一步增長2千840萬令吉。

潘儉偉今日在行動黨總部召開新聞發佈會時說,蔡智勇指民聯雪州政府向達南公司(Talam)購買了6億7千600萬令吉的資產,並在2010年將其中4億5千萬令吉資產出售給雪州投資機構,導致該機構須向馬來亞銀行抵押許多資產,以獲得2億3千萬令吉貸款(利息總額達8千600萬令吉),與雪州投資機構的盈利表現不符。

“在2008年,雪州投資機構的總資產達1億1千140萬令吉、2010年達7億6千100萬令吉、去年更達8億2千300萬令吉,蔡智勇一定不知道這些數據。"

“更甚的是,雪州投資機構的有形資產淨值,從2009年的每股11令吉55仙,增加了17.7%至去年的13令吉59仙。"
再挑戰蔡智勇公開辯論

潘儉偉自嘲不是專業理財師,而蔡智勇擁有相關的專業知識,因此他再度挑戰蔡智勇與他公開辯論,當眾指正他的錯誤。

“我再次邀請他舉行辯論,告訴我錯在哪裡,至少教我怎樣做會計。他應該接受邀請,以還原他指責雪州政府用10億令吉拯救達南集團的指責。"潘儉偉建議在《星報》禮堂舉行辯論會,讓更多人出席,並讓媒體詳盡報導。

“如果他拒絕辯論,我會為他感到羞恥,不像他父親也是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蔡細歷,膽敢與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舉行兩次的辯論會。"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15日星期日

一周内筹14万偿还败诉赔偿 潘俭伟宣布网上筹款今结束


在短短一个星期内,因败诉给雪州水供公司而必须赔偿的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已经通过网上筹款筹获14万3256令吉,已经达到其赔偿款额的四分之三。

潘俭伟此前发动网上筹款,目标是10万令吉,以便缴付其败诉罚款。潘俭伟今日在其面子书上表示,截至7月13日下午4时,筹款已达到14万3256令吉。

他说,这是一个值得赞颂的成就,数以千计的网民在一个星期内就筹获这笔款项。

他也宣布,这个筹款活动将在今天结束。

潘俭伟也是行动党宣传秘书,他是在有关诽谤诉讼中被判败诉后,就向民众发起一人一元的筹款运动,除了在网上公开呼吁捐款外,也在雪州一带向人民募款,並成功在短期内筹获超过10万令吉。这也是近年来,我国首度有政治人物因为诽谤,进而向人民筹款的例子。

潘俭伟与雪州水供公司在上个月针对诽谤案对簿公堂,结果高庭宣判潘俭伟败诉,必须偿还20万令吉给雪州水供公司。

之后,潘俭伟在网上发动“一人一元为水权:10万大马人支持潘检伟对垒雪州水供公司”筹款活动。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14日星期六

蔡智勇所犯下的超级乌龙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荒谬

如果有东西要从蔡智勇和其雪州马华“啦啦队成员”进行一系列所谓的“爆料”带回家,那就是蔡智勇顽固地坚持制造越来越荒谬的指控以对付雪州民联政府,尽管将自己暴露了是一名“半生不熟”的会计师。

迄今为止,他甚至没有针对数以亿令吉的超级乌龙,或其他被指称涉及由雪州重组土地资产的丑闻,但已被揭发为非丑闻的声明作出回应,他现在还声称雪州政府的子公司雪州投资机构(PNSB),被迫负债2亿3千万令吉的超大型贷款向雪州大臣机构购买土地,以作为解决达南集团债务协议的一部份。

首先,雪州投资机构贷款2亿3千万令吉,只是供作追讨达南未偿还的2千200万令吉债务并不合理。其次,蔡智勇本身也承认,他不能确定雪州投资机构已采用的巨额贷款在乌鲁雪兰莪 选区內购买的土地,因为州有企业的2011年度稽查账目还没公布。因此,蔡智勇其实只是在“黑暗中射击”!

但是,即使我们假设他是正确的,雪州投资机构使用2亿3千万令吉的贷款确实是作为购买价值4亿5千万令吉的土地资产,但在雪州投资机构2010年的财务账目内已进行审计丶估价和认可,那里出现了不当的行为?

要不,就是蔡智勇并不知道雪州投资机构是一家产业发展公司,它需要购买土地进行发展和建设,以出售和让公司赚取盈利。这与其他产业发展公司没有什麽不同,不管是私人或上市公司或政府所持有,而如果蔡智同勇是不熟悉的,这是一种称为“土地储备”的概念。此外,购买土地以作为未来潜在的发展,对一家产业发展公司来说是很正常的业务过程!在上述交易中,到底那里有所谓的“丑闻”?

更甚的是,作为一名受过训练的会计师,蔡智勇应该知道,一家公司本身举债并非不良事件。否则,马来西亚的最大产业发展商如实达集团丶双威集团或IOI集团,必定是当中最糟糕的公司,因为根据报告,它们分别举债24亿4千万令吉丶24亿2千万令吉和54亿6千万令吉。

更重要的是,一家公司承担的负债是否有足够的资产作为後盾,以及这些资产是否能够生产比资金成本更高的回酬。在这种特定的情况下,很明显的,由蔡智勇本身点出的4千500万令吉的附加资产,几乎是有关债务的近两倍。那麽,到底问题是出在哪里?

蔡智勇已让马华陷入窘境,因为他一次又一地犯下超级乌龙。我呼吁蔡智勇一劳永逸地结束他的痛苦──以任何语言进行一场公开的辩论! 地点和时间由他选择,即便是在马华大厦举行,辩题是“追讨达南债务:数以亿令吉的拯救或数以亿令吉的超级乌龙”。

鉴於蔡智勇在此课题上拥有坚定的信心,以及获得《星报》的专有支持,即把其记者会的谈话内容都上到头版新闻,我很肯定,公众将期待看到马华这位明日之星,如何破坏雪州民联政府的声誉。

尽管马华会长理事会已经议决禁止其总会长不再进行辩论,但我深信马华不会禁止所有领袖与民主行动党的领袖进行辩论。我非常期待蔡智勇作出同意的答复。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2年7月13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州政府严密监督商场保安方案

转载自《雪州时报》:

(莎阿南讯)购物商场停车场罪案接二连三发生,加上警方也指街头犯罪有转移迹象,雪州政府将紧密关注及协调州内各购物商场依循及执行“良好保安统一方针”,全面强化广场保安。

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指出,州政府之前召见马来西亚购物广场协会商讨加强广场保安,州内各大广场都同意拟定统一的良好保安执行方针,而州政府将扮演监督与沟通桥梁,确保广场犯罪现象不会恶化。

市区民宅罪案有增无减

她受询时向《雪州时报》指出,各大购物广场保安系统其实相当严密,包括保安人员及闭路电视数目等都符合要求,安全性也是相对的,不过,众多个案发生且匪徒连连得逞情况下,广场管理层不得掉以轻心,务必增强防范遏制治安恶化。

不过,黄洁冰直言她不完全赞同全国总警长丹斯里依斯迈奥玛指街头罪案已转入广场内之说,因为,不仅是广场罪案增加,街头及住家罪案率同样没减,大小劫案依然天天在街头上演。

依斯迈奥玛日前说,警方从吉隆坡最近发生的数宗购物中心和霸级市场停车场掳人案件中发现犯罪分子转移目标,而这也是一般的犯罪趋势,当然,警方将随时代转变採取新策略,对付不断转移目标的犯罪分子。

黄洁冰披露,其身边就有数名朋友不约而同在早前遭打抢,当中有两人还是在自己家门前,而这也显示了罪案无所不在,社区治安已敲起警钟。

中央拒辅警计划令人遗憾

黄洁冰敦促警方务必正视看待治安恶化,国人对安全失去信心的事实,在过度期间,警方务必加派大量人手,扩大巡逻及层面与次数,这才能减低或遏止罪案。

与此同时,行政议员刘天球也指雪州治安问题确实很严重,遗憾是,灵市政厅向中央要求的辅警计划一直遭拒。

他说,灵市政厅早前拨款600万令吉来推行辅警计划,但前提是须得到内政部同意,但至今都不获中央首肯。

另一方面,广场停车场不断发生罪案,大马购物广场协会也会联同全国刑事调查总监拿督斯里峇克里在星期五针对停车场保安问题举行联席记者会。

广场停车场近来罪案频生现象令人关注。

双威广场:辅警将增至50人

针对广场安全问题,该协会主席兼双威金字塔有限公司总执行长陈海全受访时说,该购物广场聘用100名内勤保安人员、近40名辅警负责在该总面积达400万平方英尺的广场内值勤,并有意把辅警人数增至50人。

他说,广场平日约有7至8万人次来购物,周末周日则高达10万至12万人次,每月估计超过300万人次,包括庞大游客量在内,因此,该广场也聘用旅游警察在广场大门提供协助,广场周围也安装高达400部闭路电视。

“双威金字塔共有15层停车场,每层至少有一名保安驻守及巡逻,同时广场也为顾客提供24小时热线(03-7494 3170) 服务。”

他表示该公司耗资数百万令吉来加强广场保安,但要达到零罪案并非易事,但他认为,广场绝对比外面安全,而停车场内一些失窃案,也有部分是事主大意造成,如没有锁紧车窗或把车匙遗留在车内等。

实达城市:每层至少一个守卫

实达城市广场发展董事罗柏史宾斯透露,除了闭路电视,该广场目前聘有50名保安,每层停车场都安排至少一人看守,加上该广场设计开敞没有死角,因此不法之徒很难匿藏在暗处。

万达广场:可要求保安陪同取车

此外,万达广场保安经理山达星说,该广场除安装429台闭路电视、聘用130名专业保安人员维持安全外,更安排保安带领一头德国牧羊犬在广场周围巡查。

“一些单身购物者,若感到不安全,也可向广场要求便衣保安陪同取车。”

他披露,该广场曾在3个月前向警方要求自行训练他们的保安成为辅警,但至今仍未有回音,不过,该公司也要求警方在广场周围设立两个警亭。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13日星期五

一人一元,水供人权 筹款运动(截至12/7)


感谢所有的支持者的捐赠,截至12/7(星期三)下午四点为止,我们共筹获RM118,038。

课题背景:

雪州民联政府在2009年发动“回收”已经私营化的雪州水务运动,目的是想为雪州人民,提供更廉宜兼有素质的水供。

潘俭伟乃此运动的最大力支持者之一。然而,他竟然被 SYABAS起诉诽谤,并遭高庭下令赔偿2万令吉。

我们在此呼吁马来西亚人民响应这项 “一人一元丶水供人权” 筹款运动,支持潘俭伟继续为人民的水供利益而仗义执言。

备注:

潘俭伟已经就高庭的判决向上诉庭提出上诉。如果上诉成功,所有筹得的款项将转为民主行动党的大选竞选基金。

如何捐献:

1) 网上捐款: https://dapmalaysia.org/donate/
2) 银行进账: 马来亚银行户头 5141 7814 5866 。支票抬头请志明DAP Malaysia 。或以现金存款,或网上转账皆可。
3) 筹款晚宴订於 17-7-2012(星期二)晚上7时30分举行。详情可浏览:http://www.facebook.com/events/437795402921104/

4) 请将此讯息广传给您的朋友们。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12日星期四

"匪踪处处等著你"拼治安及自我保护讲座会


大马妇女发展机构八打灵分会訂于2012年7月14日(星期六) 下午二点半於八打灵巿政厅二楼行动室
(Bilik Gerakan ,Tingkat 1,Majlis Bandaraya Petaling Jaya)举办"匪踪处处等著你"拼治安及自我保护讲座会,欢迎关心社区及自身安危的公众人士踊跃出席,共同探讨㿂结所在及如何有效改善我国治安问题。

該会主席黄玉珠律师表示我国冶安敗坏已是不爭之实,每天翻开报张,映入眼廉的就是发生在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犯罪事件,掠夺,打抢,破门行窃,强姦,殺人等案件层出不穷,匪徒幹案手法也日益兇狠殘暴,嚣张和肆无忌惮,受害者只要悄有反抗,就会受到对付,除了财物损失,身体受到伤害,許多時候还性命不保。

她也指出現今匪徒的目标已开始�转移至购物中心的停车场。日前已发生多宗妇女在停车场取车時受到攻击,连人帯车被擄走。这一连串的罪案令老百性不安,特別是我国妇女更是如驚弓之鸟,每日担驚受怕,不可终日。

有鉴于此,该会决定举办上述讲座会,并邀请到警方、购物中心代表及各有关人士前来和大家分享他们的见解。该会也邀请到曾遭受到掠夺的受害者和大家讲述他们的遭遇及在当时应有的应对方式。

与此同时,该会也邀请到专人于现场示范自卫术,教导大家面对窃匪时该如何保护自己。

上述讲座会也获得八打灵市议会的认同,并答应携手联办。该会希望通过有关讲座会,综合大家的意见以拟定一份治安诉求备忘录,并提呈予我国内安部及警方,吁有关当局重视民意,认真寻求对策,努力改善我国的治安,还人民一个安全的居住环境。

该会希望公众人士抱着人溺已溺,维护治安人人有责的同理心,踊跃出席上述讲座会。讲座以华语及英语进行,入场免费,并备有茶点招待。

欲知详情,请联络019-2187583 或 03-79577277



继续阅读...

一人一元,水供人权 筹款运动(截至11/7)



感谢所有的支持者的捐赠,截至11/7(星期一)下午4点半为止,我们共筹获RM95,297。


继续阅读...

没完整阅读报告 智勇没做好功课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11日讯)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今日嘲讽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拿督蔡智勇,在指责雪州政府多付5700万令吉“购买”达南集团的一片沼泽地上没做好功课,也不懂得阅读和计算。他出示相关文件证明,当雪州政府于2010年3月12日同意以8770万令吉的价码,通过取得雪州蒲种达瑙布特拉(Danau Putra)一块134.34英亩的土地来抵消达南集团的债务时,专业估价师其实提出更高的估价,并且已经从估价扣除5150万的填土成本。

他说,尽管B地段已经被盘谷银行以1500万令吉低价拍卖出去,但是达南集团已经承诺,一旦无法通过司法管道索回损失,将以另外一块地皮取代偿还给雪州政府。连日来一直紧咬达南课题不放的蔡智勇,昨日在记者会上质疑雪州政府以高出5700万令吉的价格,向达南集团“购买”有关土地。他更点出,80%土地属于沼泽地,如果要进行发展计划,须耗费超过5000万令吉来填土。

潘俭伟说,蔡智勇昨日用来证明其指控的文件,其实是Chartwell ITAC International所提呈的土地估价报告,里面的确提到“填土成本估计是5150万令吉”。不过,他反击蔡智勇却没有完整阅读报告,因为同一段就有提到Chartwell已经“进一步调整估价,以扣除水淹地填土的估计成本”。“在扣除上述数目后,Chartwell提出9350万令吉的专业估价,这比州政府所给的8770万令吉价码还高。”因此,他说,蔡智勇指控雪州没有考虑水淹地因素结果多付的指控,又是另外一宗双重计算的案例。他指出,蔡智勇接着以B地段因为一宗官司而被盘谷银行以1500万令吉低价(每平方尺5令吉20仙)拍卖出去,来力证雪州政府多付5700万令吉的说法,也再度证明他没有做好功课。“只要阅读达南集团2012年1月对外公布的年度报告,就能即刻了解有关法庭案件的历史。尽管盘谷银行知悉上述地段在2010年3月12日已经在偿还债务合约中卖给(雪州)大臣机构,但是他们却在9月7日错误地拍卖土地。”他说,达南集团已经向银行采取法律来索回土地的损失,即买家以1500万令吉来购得土地,远低于大臣机构的交易价格4870万令吉。

潘俭伟继续挖苦蔡智勇,指后者至今都没有回应或纠正他所谓的“10亿令吉丑闻”,这只能证明“10亿令吉丑闻”根本不存在,而雪州政府也没有像蔡智勇和马华指控般“拯救”达南。他说,蔡智勇一错再错后,已经证明是一个无能的马华青年专才局领袖,应该停止尝试掩饰自己10亿令吉的巨大失误,以免为自己挖了一个更大的洞。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11日星期三

一人一元,水供人权 筹款运动(截至10/7)



感谢所有的支持者的捐赠,截至10/7(星期一)下午3点为止,我们共筹获RM55,032。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10日星期二

雪州民联政府,已证明它的诚实丶负责任和妥善管理雪州的财务

最近指控雪州所谓涉及10亿令吉土地丑闻而陷入窘境的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蔡智勇,反而使到雪州民联政府展现了我们诚实和负责任地管理人民的金钱,这与国阵政府形成鲜明的对比。

蔡智勇在过去几天作出耸人听闻的揭露,都上了国阵控制的媒体的头版,但事实上,蔡智勇不只不能说出借方和贷方的资产负债列表,他还有不可思议的“2-1=3”的运算能力。

记录显示,达南公司在2008年之前即国阵执政期间,被允许向当时的雪州政府负债3亿9千200万令吉。这些债务从来没有正确列入或记录在州政府公司的文件内──雪州大学丶雪州产业公司和雪州投资有限公司。更糟的事实是,国阵政府没有作出任何的努力来收回这笔欠款。

然而,由卡立依布拉欣领导的雪州民联政府,却证明它的政治意愿,没有公司可以逃避不向政府偿还债务。在一年後发现州有企业的财务记录出现差异後,卡立通过雪州大臣机构以现金和产业的方式,向达南公司收回欠下3亿9千200万令吉债务的每一分一毫。

在整个事件中最显著的是,尽管事实上达南公司本身甫从严重的财务困境中复苏,雪州民联政府并没有在重组债务活动中受到丝毫影响。相反的,州政府以6亿7千600万令吉,接管由独立估价师估计价值为6亿8千500万令吉的产业。

整体而言,尽管需要动用数以亿令吉,但都是作为雪州人民的福利补贴和资助,例如每年耗资1亿3千万令吉供作人民享有20立方米的免费水,推行乐龄亲善基金计划,以及从雪州大臣机构拨出3亿令吉推行基建计划。雪州的储备金,也从民联在2008年执政雪州後,从国阵时期仅有的7亿3千300万令吉,增至截至2012年5月为止的19亿令吉。

这种情况与国阵联邦政府,在继续资助其本身的债务和赤字方面形成鲜明的对比。例如,原本法庭已判决达祖丁须5亿8千915万令吉,但国阵政府却选择庭外和解以撤销债务,造成大马子民面对巨大损失。

这种犹如在伤口上撒盐的债务,事实上是把马航私营化给达祖丁造成的後果,以及他的後续救助,也花费了纳税人逾32亿令吉的血汗钱。马航在2001 年交还给政府以前,已扩大的债务逾80亿令吉。

这种如此大规模的救助,以及撤销由朋党公司欠下债务造成的结果是联邦政府的债务“突飞猛进”,即从2007年的2千420亿令吉增至2009年的3千630亿令吉和2011年的4千560亿令吉。这意味着在短短的4年内,联邦政府的债务增幅高达88.4%!上述数据,还没有把看不到的债务计算在内。截至2011年12月,由联邦政府担保的债务高达1千170亿令吉。

上述例子提供了无可辩驳的证词,那就是民联治理国家的财务,将会比国阵更好。我们将确保所有债务都被收回,并运用这些金钱来造福人民。我们将停止救助政治朋党,以及确保债务的列车拉上煞车制。

毫问疑问的,治国原则必须秉持竞争力丶负责任和透明度,上述例子清楚显示,民联是一个行之有效的联盟,以便让马来西亚人充分达致他们尚未被实现的潜能。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2年7月9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一人一元,水供人权 筹款运动(截至9/7)



感谢所有的支持者的捐赠,截至09/7(星期一)10时30分为止,我们共筹获RM32,140。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9日星期一

聚焦大选-马来文版(第十三集):鲉鱼潜水艇





主持人: Fairuz Azhan

嘉宾:
仙蒂娅 (人民之声总监)
潘俭伟 (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继续阅读...

行動黨辦2活動‧助潘儉偉籌20萬敗訴賠款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7日訊)民主行動黨將為該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主辦籌款晚宴,以協助他繳付20萬令吉的法庭賠償。

雪蘭莪水供公司於去年1月28日入稟高庭,起訴潘儉偉的言論具有誹謗,而潘儉偉也反起訴雪蘭莪水供公司濫用司法程序。

法庭於6月6日裁決雪蘭莪水供公司勝訴,諭令潘儉偉必須對起訴方作出20萬令吉的賠償,附加4%年利息,同時撤銷潘儉偉對雪蘭莪水供公司作出的反起訴。


行動黨總財政方貴倫於週六在行動黨總部召開記者會說,該黨將針對敗訴的賠償主辦籌款晚宴,晚宴名稱為“聲援和支持潘儉偉對抗雪蘭莪水供公司",地點定於八打靈再也市議會禮堂,日期是7月17日晚上7點正。

他說,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雪蘭莪州務大臣丹斯里卡立、雪蘭莪州高級行政議員郭素沁、蒲種區國會議員哥賓星、巴生區國會議員查理聖地亞哥、瓜拉雪蘭莪國會議員祖基菲里等領袖都會出席,同時發表演講。

他指出,晚宴演講語言以國語及英語為主,食物則是清真食品。

他呼吁公眾踴躍購票出席,個人收費為100令吉,贊助人也可以1000令吉購買一桌。此外,晚宴也設有價格3000令吉一桌的方式,讓有意成為晚宴“黃金贊助人"者認購。

“欲知更多詳情,可以電郵dapdamansara@gmail.com或撥電詢問016-8782472(聯絡Cheah YeeLing)。"

详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37795402921104/

辦每人1元爭取水權益


方貴倫說,行動黨也會主辦“每人1令吉爭取水的權益:10萬名馬來西亞人支持潘儉偉對抗雪蘭莪水供公司"運動。有關運動將通過行動黨網站、面子書及推特發佈。

他說,發佈上述運動的目的,是向中央政府表達,國民有權利享有負擔得起的水費。

他說,捐款方式包括網上捐款(登入https://dapmalaysia/donate"),或將支票匯入行動黨在馬來亞銀行的戶
頭(收款者寫上“DAP Malaysia",戶頭號碼為5141-7814-5866)。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8日星期日

雪州购达南土地 总价格低于估价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7日讯)民主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表示,雪州政府是以低于评估价值的总价格购买达南土地。随着昨日要求马华青年专才局拿督蔡智勇在24小时内,撤回指雪州政府以高于市价的价格购买达南集团土地不得其果后,今日再次于行动党总部召开记者会,反驳蔡智勇指控。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局主任的潘俭伟,今日出示达南集团在大马交易所网站上的股东文件。

勿以选择性数据误导

他认为蔡智勇不应该以选择性的数据误导大家,因为雪州政府给达南13片土地的出价,是财政部属下产业估价与服务局(简称JPPH)进行评估,而且估价是没有完全的对错,所以他认为不能断言是专业评估公司抑或JPPH的估价错误。在记者会上,潘俭伟出示一份昨天意外获得的律师楼文件,显示某产业公司愿意以每英亩9万令吉,买进部分蔡智勇早前提出的八丁燕带占地2263英亩之地段,高于评估公司估价的每英亩6万2000令吉,甚至州政府的每英亩8万令吉。“既然有人愿意出价,以比较接近州政府的估价买进,意味州政府的估价比较正确。”

根据潘俭伟今天出示的股东文件,13片用以偿还债务的相关地段,阐明州政府的估价、产业顾问公司的评估,以及达南本身的资产账面价值。在该13片地段中,其中三片地段是州政府估价比较高,而其余十片地段是产业顾问公司的评估比较高。在总计所有土地的评估结果,州政府是出价6亿7609万令吉、产业顾问公司的评估是6亿8523万令吉,而达南的资产账面价值是6亿9021万令吉。“相比于达南的资产账面价值,这意味州政府是以1410万令吉折价,拿过这些土地。而相比于产业评估公司,则是910万令吉折价。”

潘俭伟指蔡智勇为了急于贬低州政府,而以乱枪打鸟的方式作出指控。“作为一名会计师,他应该赞许雪州政府不但成功索回3亿9200万令吉债务,还能够获得证券监督委员会批准、以低于独立专业评估师估计的价格拿过资产。”他再度呼吁蔡智勇和其他马华公会领袖勇于接受他们的错误,公开承认和向州政府道歉。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7日星期六

要求建筑商清盘 潘俭伟抨国行欠诚意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5日讯)民主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抨击国家银行通过法律途径,要求土著建筑商H&I私人有限公司清盘,有欠诚意。

日前,吉隆坡高庭宣判土著建筑商H&I公司必须清盘,同时必须赔偿国家银行2310万令吉给123家承包商及供应商。

潘俭伟今日在该党总部,和前董事经理拿督依斯迈尔,以及前执行董事阿米鲁丁召开记者会时,如此表示。

他们也要求国家银行缓延清盘期限,或者赔偿之前因为国行导致的疏忽费用。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6日星期五

强调达南集团一分钱都没赚到 潘俭伟促蔡智勇24小时内认错

转载自《当今大马》:



雪州政府涉嫌动用10亿令吉拯救达南集团的风波延烧,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今日驳斥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蔡智勇的指控,否认雪州政府是在挽救达南集团。

他也要求蔡智勇在24小时内“忏悔”,否则他就会纠正更多错误,只会让蔡智勇受到更多的羞辱。

他炮轰蔡智勇的说法误导,因为达南在整个债务重组计划中,根本没从雪州政府处得到一分一毫,相反雪州政府却得到价值6亿7600万令吉的资产。





继续阅读...

隆《明福》演出如期举行

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

随着昨晚警方没有派代表出席以赵明福经历改编的戏剧《明福》预演,制作人法沙表示,吉隆坡的四场演出如期举行。

法沙(Faisal Mustafa)告诉《独立新闻在线》,昨晚警方并没有代表观赏预演,因此,制作单位在吉隆坡KL Pac的四场演出将如期举行。

他说,昨晚开始,很多人致电预约戏票,因此今天晚上、周六晚上的场次已爆满,只剩下周日下午3时和晚上8时30分的演出,因此他鼓励人们预订周日晚上的演出戏票。

警方于周二传召法沙问话,并询问为何《明福》没有申请警察准证,法沙于是邀请警方出席昨晚的预演,以定夺该戏剧是否适合。

《明福》原定在7月6日开始直到7月8日,一连三天在KL Pac演出四场,皆免费让公众观赏。

此戏剧也将于7月13日和7月14日在槟城举行两场演出,在Penang Pac举行,票价为马币15元。

改编自真人真事

这部由Rumah Anak Teater制作的戏剧是改编自真人真事,关于一个母亲失去了孩子、一个孩子未来得及见上父亲一面,以及一个失去未婚夫的女子的故事。而这个戏剧是根据赵明福案皇家调查委员会报告内容而改编。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5日星期四

警今晚派员观察“明福”剧彩排

转载自《当今大马》:

配合赵明福坠死三周年而举办的“明福”舞台剧惊传遭警方介入调查后,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透露,警方今晚将派员来观察“明福”彩排,才决定是否准许该剧公演。

张念群表示,根据警察法令第27A条文,警方可基于“安全威胁”为由,阻止私人场合举行的活动。

“明福舞台剧将于今晚8点半在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KLPAC)进行全面彩排,剧组演员都会穿上戏服彩排。”

她今日在一项记者会上说,“明福”舞台剧导演兼“舞台剧之家”负责人费沙慕斯达法(Faisal Mustaffa)日前被传召增江警局问话,建议警方来看他们的彩排,而警方也说会在看了彩排之后才决定此事。

传召负责人如同骚扰

张念群表示,全长45分钟的“明福”舞台剧,并不含“安全威胁”成分,因此冀望警方不会阻挠这场公演。

她续说,若警方今晚看了彩排而指示不得公演后,违者便抵触警察法令第27A(c)条文,可被监禁最高1年,或罚款2000令吉至1万令吉。

“这场剧本只是根据赵明福皇委会报告来编写,这是从2D(平面)走向3D(立体舞台剧)而已,这皇委会虽仅印刷了100份至200份,但行动党已将报告内容全面上载至网上。”

她直斥警方干扰演出,传召费沙慕斯达法、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负责人等的行为,等同骚扰。

“我看到警方来骚扰制作人、舞台剧之家与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的理由。”

公众登记出席近爆满

“明福”舞台剧在本周五起连续在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上演三天,之后在本月13日移师槟城的表演艺术中心(PenangPAC)公演两天。

张念群表示,公众对“明福”舞台剧的反应热烈,从他们确认本身出席的登记记录来看,公演时料公众席出现几乎爆满情况,这显示公众冀望看到“明福”演出。

赵明福生前是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助理,他于2009年7月15日以证人身份被带到雪州反贪局协助调查一宗选区拨款事件。不料隔天下午,赵明福却被发现坠楼死亡。

赵明福死因调查皇委会报告点名三名反贪会官员,即“傲慢的领袖”希山慕丁哈欣(Hishamuddin Hashim)、“欺凌者”阿曼(Arman Alies),以及“虐待者”阿斯拉夫,在盘诘赵明福时使用过度暴力,导致赵明福“被自杀”。

反贪会在6月底透露,将纪律对付3名涉案的官员。不过,由于反贪会必须先通知旗下的投诉委员会,因此暂不公布纪律行动的详情。


继续阅读...

大马机场公司和交通部必须对新“廉价”的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建筑成本暴涨至50亿令吉负责

我在阅读亚航首执行员东尼费南达的部落格时,获知新“廉价”的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建筑成本,已暴涨至50亿令吉感到震惊。

当翁诗杰於2007年7月担任交通部长时,他首次宣布该机场的初步预算费用为17亿令吉(每日新闻於2007年7月22日的报道)。

到了2009年3月(星报於2009年3月10日的报道),该机场的预算费增至20亿令吉;然後在2010年(商业时报於2010年10月30日的报道),预算费用增至25亿令吉。

直至去年杪,大马机场控股公司(MAHB)进一步让大马人民吃惊不已,它揭露由於在2011年11月成本超支,新机场的成本已暴涨至39亿令吉。因此,新估计的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建筑成本暴涨至50亿令吉,意味着其涨幅它比起最初预算的17亿令吉,增加了接近200%。

我从去年开始,就曾多次呼吁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和交通部,必须针对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建筑成本展开调查。然而,这种要确保巨大丑闻履行其问责制的意图,却一直受到公账会缺乏紧迫性,以及交通部长江作汉以绝对不感兴趣为藉口而受到阻挠。

尽管从去年开始,江作汉曾多次承诺就上述议题与民联国会议员会面,但江作汉却未能履行诺言。

我已经要求交通部就上述课题作出解释,特别是针对为何承建中的新机场,要从原本建议中的北部更换至西部的原因。由於更换地点,导致该机场成本暴涨,因为西部地带是泥炭沼泽,已被鉴定不适合展开建筑工程。

这项更换地点的结果,造成土壤工程成本大幅增加,亦即交通部宣称的7亿7千300万令吉,但在该行业中的许多缔约中,相信比这个数目更高。

无论如何,尽管公共基金管理不当的严重性,江作汉即使在议会里也拒绝提供任何详情;江作汉甚至声称更换地点是“基於2008年12月份的蓝图”已作出的决定为理由,耸一耸肩推诿责任。

更糟的是,这位部长完全以散漫的态度,无耻地应对纳税人的金钱遭滥用。交长在较早前的回应声明中指我“在玩政治”(马新社报道)和“找错对象”(星报报道)。

江作汉表示“我(潘俭伟)应该向大马机场控股公司直接提询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工程,而不是指责他(江作汉)试图掩盖事实”。江作汉还补充说:“我没有什麽好隐瞒的,我并不是这项计划的机场工程师或顾问,我所拥有的任何有关机场计划的资讯,都是由大马机场控股公司提供的。”

事实上,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建筑成本正越积越多,而它将在不久後,成为继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成本从11亿令吉暴涨至125亿令吉之後的另一宗更大丑闻。

为了贯彻透明度和问责制,首相必须指示展开一项全面的公共调查,为何新“廉价”机场的成本能如此膨胀,以及确保所有牵涉到该机场成本暴涨至50亿令吉和负上责任的人,包括交通部长被革职。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2年7月4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4日星期三

怡保至巴当勿刹的双线火车工程将如期竣工

转载自《南洋商报》:

(沙登3日讯)江作汉在交通部副秘书鲁海莎,及马来亚铁道公司主席依利斯卡迪陪同下,乘搭新购入的6节车厢电动火车,前往沙登巡视兴建中多层式停车场工程。

铁道公司与警方合作 严惩蓄意破坏设备者


江作汉说,马来亚铁道公司与警方合作,严厉对付蓄意破坏电动火车车厢及月台设备的人士;目前已逮捕数名涉嫌人士调查。 

“铁道公司自3月起,接获逾20宗电动火车车厢破坏事件,包括孩童掷石头砸碎电动火车玻璃窗、车厢遭塗鸦及月台围篱遭破坏。”他说,马来亚铁道公司已购入35列6厢型电动火车,25列已陆续投入运作,另13列车厢于本月尾投入服务。

“设备新颖舒适的新车厢,乘客在繁忙时刻候车时间缩短至15分钟或更少,因而吸引更多公众乘搭,每天有10万人次,相比之前是8万人次。”

否认怡保双线火车工程超支

江作汉驳斥怡保至巴当勿刹的双线火车工程(EDTP),出现费用超支问题的说法,反指工程将会如期完成。

将如期竣工

询及承建公司将向政府提出“开销与损失赔偿”(expense and loss claim)”一事,江作汉认为,这属于工程的操作程序一环,这虽然将导致工程成本增加的可能性。

他澄清说,承建公司提出“开销和损失赔偿”,不意味是超支,而且上述工程非但没有超支,更会如期竣工。

江作汉周二是针对民主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早前揭露,从怡保至巴当勿刹的双线火车,出现工程费用超支问题,这样回应。


继续阅读...

郭素沁看好俭伟兆福努鲁

转载自《光华日报》:

本期嘉宾:郭素沁
专访:曹观友

郭素沁与曹观友是行动党内资深党员,是行动党女将,与其他领袖跟着党内老将闯政坛打天下,早已建立一种革命情感,今天两人在雪州及槟城各占一片天,成为执政府的一员,坐在国会13楼反对党办公室内,卸下了雄雄涛辩的盔甲,郭素沁笑谈政治变天到单身事,朗朗笑声洋溢着整间会议室,参政10余年的同僚生涯让两人足以回味无穷。

看好俭伟兆福努鲁 同情邓章耀套大帽

曹:我们都有点年纪了,参政也20多年了(郭插嘴:比林冠英年轻一点啦),看看当今政坛,哪一些年轻的政治人物是你觉得他们将会为国家带来改变?为什么?

郭:我看好潘俭伟、陆兆福、努鲁依沙、凯里在国阵也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马华我看不到什么人…。邓章耀我看好他,但我有点同情他,突然被套上槟州国阵主席这么大的帽子,我想,如果我在他岗位,也不容易承担这个位子。

信仰解压运动纾疲 学习昂山素姬信念

曹:你身兼多职,包括国会议员、州行政议员、党全国组织秘书以及雪州主席,你是如何分配事件,如何让自己大部分时间都保持愉快的心情和处于最佳状态?

郭:第一是我的信仰,自从我当政府后,很多认识与陌生的基督徒都为我及政府祷告,一些也不介意到我服务中心跟我一起祷告。

基督徒的信仰聚会很重要,我们很多压力有上帝分担。好像《圣经》里,当你遇到大风大浪时,有耶稣跟你在一起,尽管门徒很慌张,耶稣也会呵责暴风雨,平息风浪,让船安稳。在政治上,我在民联执政后的忧虑比以前更多,虽然很多时候未必涉及到我而是同僚,但我会替我同僚担心。

运动也很重要,我们这种从早到晚的忙碌,让我们失去运动的机会,轻易有倦怠症,所以我会特别去走山,虽然很累,但是我会确保每周走2次,运动可以纾解疲累。

曹:在投身政治以前,你活跃于非政府组织,尤其关心缅甸民主斗争运动,到现在你还有一直跟进缅甸的局势吗?你认为昂山素姬是否能够为缅甸带来改变?

郭:她肯定是缅甸的希望,整个缅甸的局势转变比马来西亚更快,很多事情可能发生。她作为一个政治领袖,她的毅力可以不惜牺牲家庭幸福,几十年来为国家孤单的撑下去,我们要向昂山素姬学习那种信念,这使到她今天可以撑到成为国会议员。

有传言说缅甸未来首相也是她,即使今天的缅甸宪法而言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她在国际社会的肯定及受欢迎度,是有这个可能的。

一个在缅甸投资的朋友告诉我,今天缅甸的酒店时常爆满,房价也从70美元飙涨到400余美元,这意味着,缅甸如果走开放的路线,就好像中国一样,一旦外资涌入,20年后就会成为世界强国。

如果我国不改变,将对外资失去吸引力。


继续阅读...

纳吉执政的贪污情况比前两任首相更糟?

转载自《辣手杂志》: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林吉祥表示,首相纳吉治下的马来西亚贪污状况不仅要比前两任首相的更糟糕,更可能成为亚太地区中,自1995年以来,唯一在排行榜及得分上双双滑落的国家!

他指出,联昌国际银行集团主席,同时也是我国现任首相最年幼的弟弟纳西尔拉萨在接受《金融时报》访问时,一语道破马来西亚欲脱离中等收入经济的困境,若我们不克服贪污问题,我们就会受困在此。

他披露,事实上纳西尔根本没说尽,仍然语带保留,因为在纳吉担任首相39个月以来,我国贪污状况不仅要比前两任首相敦马哈迪、敦阿都拉的更糟糕,更可能成为亚太地区中,自1995年以来,唯一在贪污印象指数排行榜及得分上双双滑落的国家。

他进一步说明,当国际透明组织于1995年首次引介贪污印象指数此评估时,我国在41个国家中排行23,为亚太地区中排行六的国家,仅落后纽西兰(1)、新加坡(3)、澳洲(7)、香港(17)及日本(20),当时我国得分5.28(满分10分表示非常廉洁,0分为非常贪污)。

他认为,17年后的今天,历经无数次肃贪运动、两次重大反贪立法,把反贪局“升级”成反贪污委员会,还有国家廉正计划、一个马来西亚正府转型计划,都在在耗费庞大公帑资金,以及人力资源,但是,我国却在2011年的贪污印象指数排行榜上掉到17年来的最低点,全世界排名60,得分仅有4.3。

“更严重的是,原本落在马来西亚后头的国家在我国退步的同时,正在急起直追、迎头赶上!亚洲地区中的中国、泰国、印度及印尼都是例证。”

潘俭伟表明,1995年,中国排名40,得分只有2.16;去年,中国的位置已经上升到75名,得分3.6。以中国每年平均进步的速度与马来西亚过去17年来的平均退步速度来比较,中国不仅将在未来四年,即2015年时赶上马来西亚,甚至比马来西亚更廉洁!

至于其他亚洲国家如泰国、印尼及印度也都正在大规模肃贪。泰国在1995年时,排行34(41个国家),得分2.79;现在排名已经是80(183个国家),分数进步到3.4;至于印度,17年前得分2.78,排名35,现在得分进步到3.1,排名则是95。

他强调,即使印尼都站上火线展开大规模肃贪行动。在1995年排行榜中以1.94分垫底的印尼,现在可是以得分3.0名列第100名。那么,亚太地区是否还有其他国家和马来西亚一样,过去17年来在排名与得分上双双退步呢?

他重申,菲律宾在1997年该国得分2.77,排行36;但今时今日,菲律宾得分掉到2.6,排行129。

“不过,菲律宾却对明年的成绩进步相当乐观,因为他们不只在阿奎诺总统的肃贪运动中歹到了好几只“大鱼”,更值得一提的是,参议院弹劾法庭更炒了首席大法官雷纳多科罗纳的鱿鱼,还有起诉前总统阿罗约、前交通部秘书蒙多萨、前选委会主席阿巴罗斯、地方水务主席皮柴。”

他认为,假设菲律宾下定决心,加入其他亚太国家肃贪、抓“大鱼”的行列,提升其贪污印象指数排行榜的得分,那么,纳吉又该拿什么来跟我们保证,马来西亚将不是唯一自1995年来,唯一在得分与排名上双双退步的亚太国家?

他并不否认,如果纳吉无法拿出决心,在其他亚太国家都在努力肃贪力求进步的同时,马来西亚将因为囿于肃贪而成为亚太地区肃贪的“病夫”。


继续阅读...

雪州副总警长事实上已承认雪州罪案的上升

雪州副总警长达威甘很奇怪地把最近的罪案增加,归咎於废除紧法令後(EO),可能与“新邦令金拘留中心大规模释放的嫌疑犯”有关。

达威甘甚至猜测说:“……我们看到犯罪率上升(最近),因为他们已经被拘留太久,他们需要‘运动’,所以他们出来和即刻展开他们的活动。”

达威甘承认雪州的罪案上升,犹如直接在坚持政府打击罪案成功,以及犯罪指数相应地下降的内政部和首相署表现及履行单位(PEMANDU)的脸上刮了一把掌。

根据《星报》在6月24日的报道,首相署部长依德利斯表示:“如果(罪案)统计数据无法让人信服,也许我们应该尝试入住警方如何能够降低犯罪率的一个特定地区,例如其中一个罪案热点。”

他还呼吁媒体在打击罪案方面发挥作用,并通过已解决罪案的报道协助抑制“绝望和沮丧”,而不是重复报道相同的新闻耸动罪案。

然而,与此同时,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却表示,最近发生的暴力罪案是“孤立”的事件。他表示“吹嘘不成比例的案件将制造大马是一个不安全国家的看法,惟官方数据的显示却则是另一回事。”

因此,政府不只是对犯罪率提供矛盾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统计数据,甚至无法提供国内罪案的完整画面,我们现在却面对雪州警方和联邦的部长,向民众讲述不同的故事。

由於完全缺乏透明度,以及我国的犯罪状况缺乏完整的一致性,马来西亚的民众不相信有关当局,并不让人感到惊讶。更糟的是,政府拒绝承认不论是男性或女性,当他们离开自己的房屋後外出时所面对的恐惧。

联邦部长把有关责任归咎於媒体已让人纳闷,雪州警方指罪案上升,与紧急法令废除後重获自由的前扣留者有关更是滑稽。达威甘其实是承认他们缺乏能力解决刑事案件,以及他们不得不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拘留每一个嫌疑犯丶无辜者或以其他的方式,以求为了减少罪案。

我们呼吁政府采取一致的行动。即使国会议员提出正式要求,内政部仍一直拒绝提供详细的罪案统计数据,这有掩盖和操纵事实之嫌。因此,有关当局必须停止“拒绝综合症”,并开始采取具体的措施克服不断上升的罪案,尤其是在雪州。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
于2012年7月2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继续阅读...

双溪威新村办《反五毒,除公害》纪录片放映会



日期:2012年7月5日(星期四)
时间:晚上8点
地点:双溪威新村礼堂,双溪威新村1路(巴刹对面)

甘榜东姑州议员服务中心和人民记录电影工作室联办
分享人:丘雪梨(彭亨州务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委员)
语言:华语

欢迎八打灵再也市民踊跃出席。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3日星期二

纪录片:《牵阮的手》放映会暨映后座谈


日期:2012年7月3日(星期二)
时间:晚上7点-11点
地点:隆雪华堂楼上讲堂
No 1, Jalan Maharajalela, 50150 Kuala Lumpur, Malaysia.
地图:http://www.scah.org.my/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261&forum=16&jump=1



活动开幕人:张念群
纪录片导读人:黄进发
更多影片详情请点阅:http://hands2011.pixnet.net/blog
主办单位: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民挺明福 Malaysians for Beng Hock

赵明福命案已经发生三年有馀,赵家与国人却依然没有等到完整的真相与正义。今年的纪念活动,我们首先借镜国外例子,在白色恐怖的年代,人们如何身体力行与霸权对抗,迈向民主化之后,我们又该如何偿付过去因国家不正义,而赔上青春、性命的受难者。

免费入场,欢迎您来看电影。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号《火箭报》

2012年7月号中英文版《火箭报》现已发行,您可在我们的办公时间前来购买。


“马华出卖华教 铁证如山”—2012年7月号《火箭报》(中文版)


“谁才是真正的首相?”—2012年7月号《火箭报》(英文版)


继续阅读...

雪副总警长承认罪案上升?

雪州副总警长事实上已承认雪州罪案的上升,并证明内政部与首相署表现及履行单位阴谋把罪案率上升归咎于这是一种印象和媒体的报道。

雪州副总警长达威甘很奇怪地把最近的罪案增加,归咎于废除紧法令后(EO),可能与“新邦令金拘留中心大规模释放的嫌疑犯”有关。

达威甘甚至猜测说:“……我们看到犯罪率上升(最近),因为他们已经被拘留太久,他们需要‘运动’,所以他们出来和即刻展开他们的活动。”

达威甘承认雪州的罪案上升,犹如直接在坚持政府打击罪案成功,以及犯罪指数相应地下降的内政部和首相署表现及履行单位(PEMANDU)的脸上刮了一把掌。

根据《星报》在6月24日的报道,首相署部长依德利斯表示:“如果(罪案)统计数据无法让人信服,也许我们应该尝试入住警方如何能够降低犯罪率的一个特定地区,例如其中一个罪案热点。”

他还呼吁媒体在打击罪案方面发挥作用,并通过已解决罪案的报道协助抑制“绝望和沮丧”,而不是重复报道相同的新闻耸动罪案。

然而,与此同时,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却表示,最近发生的暴力罪案是“孤立”的事件。他表示“吹嘘不成比例的案件将制造大马是一个不安全国家的看法,惟官方数据的显示却则是另一回事。”

因此,政府不只是对犯罪率提供矛盾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统计数据,甚至无法提供国内罪案的完整画面,我们现在却面对雪州警方和联邦的部长,向民众讲述不同的故事。

由於完全缺乏透明度,以及我国的犯罪状况缺乏完整的一致性,马来西亚的民众不相信有关当局,并不让人感到惊讶。更糟的是,政府拒绝承认不论是男性或女性,当他们离开自己的房屋後外出时所面对的恐惧。

联邦部长把有关责任归咎於媒体已让人纳闷,雪州警方指罪案上升,与紧急法令废除後重获自由的前扣留者有关更是滑稽。达威甘其实是承认他们缺乏能力解决刑事案件,以及他们不得不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拘留每一个嫌疑犯丶无辜者或以其他的方式,以求为了减少罪案。

我们呼吁政府采取一致的行动。即使国会议员提出正式要求,内政部仍一直拒绝提供详细的罪案统计数据,这有掩盖和操纵事实之嫌。因此,有关当局必须停止“拒绝综合症”,并开始采取具体的措施克服不断上升的罪案,尤其是在雪州。

潘俭伟

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


继续阅读...

民主行动党第13届全国大选竞选主题曲

中文:明天


马来文:Ubah


泰米尔文:Maatram மாற்றம்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2日星期一

指国行失误却归咎未预期完工 土著建筑公司入禀索赔逾一亿

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东方日报》:



(吉隆坡1日讯)土著建筑商H&I Niaga私人有限公司不满国家银行国家银行因决策失误,导致金融服务资源中心(Financial Services Resource Center)延迟五年完成,但国行却以没预期完工而不肯偿还金融服务资源中心建筑费用余额及无理提出终止合约一事入稟高庭,提告对方索偿1亿3190万令吉,包括所拖欠的费用。

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指出,国家银行在工程完成97%后,才与H&I Niaga私人有限公司终止合约,导致对方在过去近3年以来蒙受巨大的金钱及名誉损失。

「他们(国行)针对该工程外墙工程无法按时完工,而动议与H&I Niaga私人有限公司终止合约,之后却又找回相同建筑公司来完成外墙的工程,这是相当讽刺的。」

今日出席这项记者会的H&I Niaga私人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伊尔阿米鲁丁声称,金融服务资源中心的外墙工程,是他们外包给Putra Perdana建筑公司负责的,但该建筑公司无法按时完成工程,导致国行以此作为理由与该公司终止合约。

“H&I公司分别在2009年5月16日和2010年4月8日与国行总裁洁蒂(Zeti Akhtar Aziz)、时任副总裁扎马尼(Zamani Abdul Ghani)和助理总裁莫哈末诺(Mohd Nor Mashor)会谈,洁蒂保证她会让H&I公司获得欠款和延迟工程赔偿。”

他说,H&I Niaga私人有限公司在2005年9月接获这笔总值3亿2000万令吉的合约,当时国行此举还引起了一些舆论。原本定在2007年8月完工的金融服务资源中心,却因为国行在最关键时刻,无法作出最终决定而一再展延。

H&I Niaga私人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伊斯迈莫哈末哈欣指说,公司在2009年5月起就没有收到国行足够的付款。「可是我们当时並没有採取任何对他们不利的行动,还允许国行在金融服务资源中心同年11月23日,举行伊斯兰金融服务委员大会。」

签下不利附加合约

过后国行更要求H&I Niaga建筑公司签署“不平等”附加条约,要他们自行投资多马币1800万,并且如果没有在预定时间完成工程日程(Milestone)可终止合约。

他声称,他们曾针对拖欠尾款的事宜与国行高层展开2次见面,並获口头答应会付清拖欠的款项,岂知在第2次见面之后不久,即2010年4月27日,国行却没有预警下,通知他们终止合约的决定。潘俭伟说国行以没有在工程日程时间内完成为由,终止他们的合约,并且没有缴交余下的款项。

潘俭伟表示,H&I Niaga私人有限公司曾在不自觉自身利益的情况下,於2009年签下了一份不利於他们的附加合约,这样导致国行可以在指定的情况下提出终止合约。

他说,H&I Niaga私人有限公司要求1亿3190万令吉的索偿金当中,有5000万令吉是针对该公司名誉损失的赔偿,其余的8190万都是国行所拖欠的尾款、延误完工期限蒙受的损失及该公司预先支出的建筑费用等等。

这起案件已在6月20日入稟高庭,而高庭择定此案7月4日过堂。


继续阅读...

2012年7月1日星期日

舞台剧:明福


日期、时间:2012年6月6日-8日(晚上8点半),2012年6月8日(下午三点)
地点:吉隆坡冼都演艺中心, Jalan Strachan (off Jalan Ipoh) , 51100 Kuala Lumpur.
报名:rumahanakteater@gmail.com

日期、时间:2012年6月13日-14日
时间:下午三点、晚上8点半
地点:槟城演艺中心Penang Pac,3H-3A-1, Quay One, Straits Quay, Jalan Seri Tanjung Pinang, Tanjung Tokong, 10470 Pulau Pinang.
门票:十五令吉
报名:rumahanakteater@gmail.com

详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29464590421559/


陆兆福(中)呼吁观众踊跃观赏《明福》舞台剧。左起为哈利里、张念群、阿鲁伊和阿兹札。

(吉隆坡27日讯)民主行动党将在将在7月3日至15日举行「赵明福命案3周年追思」活动,冀望透过纪录片丶戏剧以及座谈会形式,深化为所有政治受难者追讨公道的运动,直到正义得以偿还。

社青团团长陆兆福表示,赵明福命案3周年之际,即使用尽所有司法程序,追讨真相丶要求偿还正义的工程,依然还未到尽头。

他说,赵案经历过近3年的漫长司法程序後,被验尸庭裁决为悬案,令赵家家属无法获知事情的真相。

「现在就连被皇委会点名涉嫌重大的3名反贪委会官员,都在总检察署护航底下,无罪脱身,这让等待真相丶公理丶正义超过1000多个日子的赵家,与社会大众情何以堪?」

同时出席今天记者会的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表示,目前赵家已取得上诉庭颁布的准令,要求该庭推翻验尸庭指赵明福的死因为悬案的判决。

用舞台剧唤起公众

「这已经是我们最後的希望了,如果在上诉庭输了,赵家只能够透过民事诉讼起诉政府要求赔偿,但显然的,这并不是赵家所要的结果。」

陆兆福也是亚沙区国会议员。他指出,「赵明福命案3周年追思会」重点项目是名为「明福」,长达40分钟的舞台剧演出,舞台剧将由全马来演员的班底来演出,《明福》舞台剧将以马来文进行,从人性角度探讨此事件,以期再次唤起公众对这起案件的关注。

「舞台剧在7月6日至8日及7月13日及14日分别在吉隆坡及槟城表演艺术中心举行,每场场地只容纳50至60名观众。」

有意要出席吉隆坡场次的公众,可电邮至rumahanakteater@gmail.com索取免费的入场门票,而槟城场次则需付费15令吉购票。


继续阅读...

赵明福命案三周年纪念活动 冀透过纪录片戏剧追讨公道



转载自《当今大马》:

赵明福命案发生至今转眼间已3年,行动党将从7月3日至15日发起“未竟之路:赵明福命案三周年纪念系列活动”。

社青团长陆兆福指出,值赵明福命案三周年之际,即使用尽所有司法程序,追讨真相、要求偿还正义的工程依然还未到尽头,因此,今年的追思活动,冀望透过纪录片、戏剧以及座谈会形式,深化为所有政治受难者追讨公道的运动,直到正义得以偿还。

7月15日举行公祭

这些活动包括,纪录片《牵阮的手》放映会暨映后座谈、舞台剧:明福、“变革转型期间的正义”座谈会 、赵明福命案三周年追思会暨纪念文集推介礼,最后将于7月15日在士毛月富贵山庄举行公祭。

赵明福是于2009年7月15日,以证人身份被带到雪州反贪局协助调查一宗选区拨款事件。不料隔天下午,赵明福却被发现坠楼死亡。

得到“被自杀”论

陆兆福指出,赵明福命案所标志的不仅是一条人命的丧失,更是国阵政府道德彻底沦丧,不愿依循民主规则的最恶劣表现。

“赵明福惨死反贪污委员会雪州总部办公室楼下的命案发生至今,已近三年。经历死因调查庭、皇家调查委员会等漫长司法程序,家属与社会大众最终等到的,却不是真相与正义,而是令马来西亚在国际社会上难以抬头的‘被自杀’之说。”

他说,现在就连被皇委会点名涉嫌重大的三名反贪委会官员,都在总检察署护航底下,无罪脱身,无须负上任何刑事责任,这让等待真相、公理、正义超过一千多个日子的赵家与社会大众情何以堪?

反贪会沦国阵工具

他指出,在首相署答覆确认这三名官员无须负上刑责的同时,也等于昭告全天下,自2009年反贪局改制升级为反贪委会之后,这个预算、人员编制都比前身大的机构,只是又一个无法履行肃贪重责的机构,不过沦为国阵掌权者对付异己、政敌的工具。

“赵明福命案所标志的不仅是一条人命的丧失,更是国阵政府道德彻底沦丧,不愿依循民主规则的最恶劣表现。”

他表示,在赵明福命案发生后不到两年内,反贪委会再度发生证人阿末沙巴尼陈尸大楼底层的惨剧,再度印证,我国的反贪机制、执法机关需要彻底的改变与革新;否则,反贪委会将继续是吃人的机构,国阵打压异己的工具。


继续阅读...

"变革转型期间的正义"座谈会


日期:2012年7月10日(星期二)
时间:晚上8点-11点
地点:隆雪华堂楼上讲堂
No 1, Jalan Maharajalela, 50150 Kuala Lumpur, Malaysia.
地图:http://www.scah.org.my/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261&forum=16&jump=1

免费入场,欢迎各界踊跃出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