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8日星期二

支持废除AP制 公开拍卖,盈利归国库

转载自《当今大马》:

对于政府考虑废除现行汽车入口准证(AP)机制的决定,朝野政党俱表达正面的回应。民主行动党表示全力支持,同时重申应该改行公开拍卖汽车AP制,好让国库增加收入。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慕克里兹昨天(26日)表示,政府正考虑废除饱受争议的AP机制,并替代以一个能获各界接受的机制。

仅少数特定人士囊获大量AP

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发表欢迎政府,废除现行的机制的做法,即取消汽车入口准证予某些关连人士进口外国汽车。

他指出,前首相敦马哈迪在2006年,与当时的贸工部长拉菲达交恶,而对后者大加攻击之际,曾公布了AP机制被滥用的相关资料。

“在2004年共有33218张AP发出(或总数66277张AP的50.1 %)及在2005年28283张AP(或68330张AP的41 %)被授予三人,包括已故丹斯里纳西慕丁、拿督赛阿兹曼及拿督莫哈未哈聂夫。在2005年,大约80%的AP落在20%的公司手中,而且其中许多公司之间是有关联的。”

乖离提高土著经济地位目标

“这些“免费”的AP被授权予这些个人和他们的公司,给予他们机会两年内赚取了RM18亿。”

如此一来,潘俭伟质疑这种偏袒做法,根本无法实现“塑造土著企业家,使土著的经济地位获得提高”的目标。而这样的目标是政府去年针对潘俭伟在国会的质询时,所提供的答案。

拍卖收入转以改善公共交通

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的潘俭伟表示,行动党支持雪隆汽车经销商及贷款公司协会的呼吁,即全面开放拍卖汽车入口准证,或者至多提供30%固打予土著商家。

他也说明,公开拍卖的做法可以让拮据的国库增加收入,进而用以公益事业。

“早在2007年我们提出的2008年国家预算中,我们已经要求公开拍卖AP,因它可提高至数亿令吉的国库,若假设每年有50000张AP被发放到一个保守的市场,每张价值约RM30,000。”

“这些资金可以用于公益事业,如改善我们糟糕的公共交通系统和设施,正如我们的首相昨天首次经历的。”

他指出,资金的供应此时对政府更重要;鉴于全球经济危机,政府有必要提供并扩大公共开支,但却面对资金缺乏的障碍,因石油相关的收入因此减少了。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27日星期一

天主教会反对新版马来文圣经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天主教会挑战政府对使用“阿拉”字眼禁令的案件正在审讯中,但是最新出版的马来文圣经却已不再使用“阿拉”字眼来称呼“上帝”,引起了教会的不满。

天主教会周报《先驱报》批评,本周在一项国际书展上所推出的马来文版圣经,竟然以希伯来语(Hebrew)的“Elohim”(神的意思)以取代“阿拉”字眼。

根据《法新社》报道,《先驱报》编辑安德鲁表示,“天主教会所使用的圣经,以‘阿拉’来称呼上帝,但是这个却不是”。

“阿拉”字眼过去广为接受

“新的马来文版圣经导致使用阿拉字眼的论据弱化,因为一些团体企图用其他名字来取代‘上帝’,但是‘阿拉’是马来文称呼上帝的字眼,这个翻译在过去数个世纪以来都获得接受。”

“出版商大体上从已经获得印尼圣经协会和天主教会批准的印尼圣经翻炒,但是这个新版本却还未获得印尼或这里的社群或教会的批准。”

安德鲁说,我国基督教徒过去数个世纪在圣经或祷告时都是使用“阿拉”字眼。

不过,媒体目前仍无法联络上有关出版商做出回应。

潘俭伟:中东国家没异议

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潘俭伟表示,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如印尼与中东,其基督教徒一直都使用“阿拉”字眼,并未出现争议。

他说,毋庸置疑的显示,“阿拉”并非穆斯林专属的字眼。

马来西亚天主教吉隆坡总教区早在2007年12月底入禀法院,挑战政府的禁令,要求厘清《先锋报》是否有权在马来版中使用“阿拉”字眼来称呼“上帝”。

不过,由于后来国安部(或后来内政部)先后对《先驱报》作出不同的命令,包括勒令马来版停刊,到后来的有条件使用“阿拉”字眼,因此天主教会在今年2月重新修改他们的申请。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23日星期四

开放服务业只是起步

转载自《当今大马》:

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发表文告表示,纳吉必须付诸更多努力才能确保马来西亚的服务业享有实质的成功。

他说,纳吉松绑一些以新经济政策作为托词的阻碍和限制,虽然只是一小步,但却是早该实行的。

“因为自80年代起,这些阻碍和限制造成了投资商对在我国投资意兴阑珊,导致我国在外来和本地投资率的成长逊色于本区域的其他国家。”

“然而,我们要强调的是,倘若没有按照实际的行动来推动,这项初步计划也将只是事倍功半。”

只是有限的次领域受惠

他表示,受惠的只是有限的次服务领域,即使是饮食服务业,也必须符合4、5星级的酒店的标准。

他继称,虽然政策涵盖了电脑和相关服务业(六个次服务领域),但是许多跨国机构很早就已经通过获得多媒体超级走廊的资格认证,而绕过了股权条件的限制。

“国内有上百个分门别类的次服务业,都还是面临拥有权的限制,特别是与大马国民息息相关的领域,我们都期待这些领域能够有所开放。”


土著股权条件获得赦免?

他质问,开放拥有权是不是代表这些公司就会从大马吉隆坡证券交易所所实施的土著股权条件获得赦免?

“其实,开放拥有权却没有放宽他们在国内凑措资金的条件,才真正是这些公司的障碍。”

“再者,在证券交易所开放土著股权限制必将能有效地帮助我国金融服务业从现有低潮中复苏过来,让马来西亚在本区域重新拥有强劲的竞争力。”

“第三,这也是最重要的,上述所提及的股权开放也只是涵盖相关行业的拥有权或供给方面的条件。对于那些更需要松绑土著股权限制的领域,它们如今还是受到直接或间接地保护。”

政府部门受采购条例限制

事实上,他表示,政府机构和政府相联公司(GLC)的采购行动都被财政部所制定的条规所限制。他们只能向那些在财政部底下注册及获得认证的公司购取货物及服务,而这些公司却依然拥有土著股权管制。

“在政府相联公司如银行业,甚至存在着成文或者不成文的条例,规定任何法律服务,银行都必须聘用土著拥有权超过50%的律师行。因此,所谓放宽让国际律师行在回教金融领域业提供服务,其实不会为该领域带来多大改变。”

他说,这些仍然存在的障碍将继续让投资者对这些领域却步。

“当投资者根本没有机会为国内最大服务消费者的政府机构和政府相关公司提供服务时,试问他们怎么会愿意进驻这些行业呢?”

“因此,开放供给方面的限制,却没有相对地在需求方面作出改革,将是孤掌难鸣的局面,难以成事。我们促请纳吉在短期内能够发布更多的措施,以便在开放政策上达到实质的成效。”

首相纳吉昨日(22日)宣布,为了吸引更多投资、科技以及制造高值就业机会,政府即日起,开放国内27个私人服务业的次领域(sub-sector),并解除这些领域的30%土著股权限制。

他表示,这27个次领域包括保健与社会服务、旅游服务、交通服务、商业服务、电脑以及相关服务。


继续阅读...

贼喊捉贼

刊登于2009年4月22日《中国报》:

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昨天透过媒体文告促请林冠英停止公开评论有关莫哈末法鲁斯的风暴。槟城公正党主席再林还则不客气地直言,委任副首长及进行本南地州议席补选是该党的内部事务。

他还列举出数项林冠英没有质询盟党的例子,如林冠英在委任李家全出任投资槟州执行委员会主席一职,也没有事先咨询他或公正党的意见。然而,他却没指出这些被委任的都不是行动党党员,而是有资格的专业人士。我们不要采用巫统与国阵不健康的执政方式,只委任该党领袖为政府部门的最高管理层。

公正党党领袖必须了解民联的原则是各党平等的联盟组织。民主行动党可不是象民政党一样,只向巫统低头。如果有民联成员党对行动党不尊重或者没把我们方在眼里,我们党领袖也是可以发表我们的心愿以及看法。除了我党最高领导层作出的以外决定,没有其他人能够指示我们的党领袖,更何况是我们党的秘书长。

我也希望槟城公正党领袖还没批评其他人之前先把自己的“厨房”给打理好。这整个事件只从莫哈末法鲁斯在3月21日宣布辞去第一副首长职开始的主要因素,大家都很清楚。有关委任新的第一副首长,是谁一拖再拖,我们一清二楚。是否耽误是因为公正党的内争,我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虽然槟州政府受到许多公众与政敌的压力,林冠英这一个月以来一直的保持镇定,显示了我们的同事情谊与合作的精神。

尽管一个月后,在4月16日,公正党突然宣布法鲁斯辞了本南迪州议员职,而槟城首席部长通过媒体才接获通知,这可是一错再错了。更何况,法鲁斯其实已经在一个月前把两个位职都一起辞调了。

然而,以上的事件也已经过去了。所有民联成员党们现在必须团结起来把精神方在如何在本南迪州议席补选达到更确定的胜利,加强槟城州政府。更重要的是,各党必须把所有政治与个人利益方在一边,建立一个人民所需要的有能力、公信力以及透明度的良好政府。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22日星期三

关键绩效指标

刊登于2009年4月21日《东方日报》:

我认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呼吁内阁全面实施的关键绩效指标( KPI )也应当包括要求使用适当的标准和基准。

一般上,关键绩效指标被企业所采用。它不只是用以评估表现,它还评估高于预期表现的后果,会议的期许或彻底无法达到预期成果。如果没有一套明确的评估准则,这计划肯定会失败的。

我对于政府对未能达到所要求的标准的各部进行后续的跟进没有信心。

我怀疑政府或把这计划取消,因为它似乎没有必要的政治意愿去对付表现不佳者。国阵是否会在不经考虑政治后果的情况下撤除某人的职位?

各部门设定自己的关键绩效指标评估准则是另一个问题。关键绩效指标应由民间组织或公众设立,因为如果判断内政部的关键绩效指标的基础是以关押内安法令扣留人数作为关键绩效指标,他们可能会去展开逮捕行动。它需要由人民决定。我无法想象没有公共参与的情况。

我认为标准定位模糊,也没有涉及部门的素质表现。

它是那么地含糊不清,可能是故意的吧。您可以对所有部门和部长设定关键绩效指标,但你必须涉及素质层面。例如,您可以对教育部设置的关键绩效指标定位在有多少新的学校建被建造或多少教师被聘用的基础上。但它没有涵盖教育的素质,所以我认为关键绩效指标的结果应该以公开让大众知道。

如果你将拥有关键绩效指标,为什么你会对表现感到羞愧。这是首相要的改变吗?他们是否愿意向市民交代呢?这是正确的时期展现'以民为本,表现为先'吗?

民主行动党将评估各部门执行的措施。

马来西亚德勤的人力资本服务部主任安德鲁李说,关键绩效指标已被私人届用了几十年来,是追踪、测量和报告进展情况的“成绩单”。

他也说为了让关键绩效指标达到其效果,首先,有必要确定目标。关键绩效指标接着将衡量如何达到的目标。其次,衡量实现目标的指标需要被制定。

他说共有七个测试用以检查任何关键绩效指标。如果任何测试失败,关键绩效指标应被立即拒绝。任何关键绩效指标应容易衡量、容易掌控、简单、可实行、综合并可信赖。最后,它应该与目标联系起来。他也指出了几个关键绩效指标可能会失败的情况。

若有太少或太多的条件加诸在关键绩效指标上,执行起来可能会失败。不是所有的事项都需被评估。7个关键绩效指标的其中一个试验若失败,或因没有数据而无法衡量,它即无法使用。组织的文化也必须被加以考虑。员工是否准备面对关键绩效评估?它需要具有高度的纪律,然而员工却不喜欢每时每刻被追踪。


继续阅读...

若中央允漲水費‧雪水供問題庭上解決

转载自《星洲日报》:


潘儉偉(左)移交腳車予幸運兒劉德泉。右為劉丹。(圖:星洲日報)

(雪蘭莪‧瓜雪)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表示,若中央政府允許雪州水供公司調漲水費,雪州水務重組檢討評估委員會將把問題帶上法庭解決。

雪水供公司違約

他說,雪州水供公司已經違約,雪州水費也不應調漲,更沒有理由讓這間公司繼續在雪州提供水供。

他週日(4月19日)在雙溪由村委會於巴西不南邦啟智華小禮堂舉行“支持雪州政府接管水供公司”華語匯報會上,這樣表示。

有關匯報會分為上下午兩場。出席者有雪州行政議員歐陽捍華、適耕莊州議員黃瑞林、瓜雪縣議員劉丹、魏愛眉、洪文德、村長蘇永源、林永源、李文使、李福發、行動黨瓜雪瑪拉哇蒂支部主席鄭平,村委及村民等。

行動黨甘榜東姑區州議員劉永山則匯報雪州政府對接管水務局的原則與目標,即提供最便宜的水供價格,減輕雪隆人民的負擔,提高雪州公司的競爭力及提昇水質與服務。

在匯報會上,除了水供,村民也提出有關汽油、煤氣。電費及大道過路費等問題。

大會主席劉丹希望舉辦更多類似活動,讓村民瞭解國家和政府的局勢動態。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21日星期二

安华没对冠英下封口令

转载自《当今大马》:

槟城本南地州议席尚待补选,但是人民公正党与民主行动党却已为前第一副首长莫哈末法鲁斯辞职的事件爆发内讧,双方在媒体上隔空叫嚣对骂,加剧槟州民联成员党的矛盾。

公正党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昨日公开促请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停止评论,而槟州公正党主席再林也毫不客气的抨击林冠英莫插手公正党的内务。

针对赛胡先阿里和再林的批评,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今日发表文告,批评赛胡先阿里不应把矛头指向林冠英;相反地,他认为,赛胡先应该教训言行举止犹如“小巫统领袖”的再林才对。

潘俭伟也否认,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曾向林冠英发出任何封口令。

“安华向冠英的解释不同”

也是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的潘俭伟表示,赛胡先不应该促请林冠英停止评论法鲁斯的事情,因为后者有权利对公正党全国领袖没有及时通知他关于法鲁斯的辞职事情表示不满。

“讽刺的是,赛胡先在促请行动党秘书长停止对媒体发言之际,本身却选择向媒体发表文告,并声称安华已经联络林冠英解决一切问题。”

“安华向林冠英所做出的解释,与赛胡先所言完全不同。安华不曾说过,林冠英没有权利在受到媒体询问时表达本身的看法。”

“赛胡先与再林理应先向安华了解,到底他向林冠英说过了什么。”

好意未换来公正党的回报

无论如何,潘俭伟表示,林冠英并不想在媒体上继续争执此事,但是后者身为槟州首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有权利表示关注,公正党未曾通知他关于法鲁斯志期3月19日的辞职信。

他说,林冠英是在4月16日收到媒体的通知时才获悉此事,而公正党本身在法鲁斯辞职生效的两天前,仍然否认辞职的问题。

他也强调,自从法鲁斯辞去第一副首长的职位以来,虽然安华在遴选副首长人选方面多番延迟招致强烈批评,但是林冠英与行动党一直都体现出盟友之情,并且给予全面的合作。

“不过,行动党的好意没有换来公正党领袖的回报。”

再林批冠英旨在自我掩饰

潘俭伟表示,赛胡先应该给予再林劝告,停止在媒体上评论法鲁斯事件,而再林对林冠英的批评是不负责任和具有政治动机,企图掩饰其领导的弱点,并导致槟州公正党出现许多问题。

他也形容,再林的言行举止犹如一个“小巫统领袖”,其言论并未反映公正党所奉行的多元种族路线和马来西亚精神。

他表示,再林发表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显示后者不适合代表公正党和民联,在来临的本南地州议席补选上阵。


继续阅读...

民聯國會復會前‧將組“影子委會”監督政府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民聯所有國會議員將在6月國會下議院復會前,組成一個監督各政府部門的“影子委員會”。

網絡新聞較早前盛傳民聯將會組成“影子內閣”,而民聯秘書處成員潘儉偉受詢時對《星洲日報》說,民聯其實是準備在6月國會復會前,組成一個監督政府各部門的“影子委員會”。

他說,效仿外國國會組成“影子內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外國的“影子內閣”是擁有撥款、辦公室及合法保障地位的,而大馬根本沒有這種制度。

他說,對大馬的反對黨而言,最好的做法就是組合國會反對黨議員,然後以委員會的方式來監督各部門。

“‘反對黨議員一直都在監督政府。民聯國會議員所組成的委員會,是要以更系統的方式來監督政府部門操作。”

潘儉偉表示,民聯3黨將會各有一名成員來共同領導一個委員會,每名民聯國會議員都會分別加入3個不同的委員會,視乎他們有興趣的課題及部門。

他說,委員會的成員名單近乎完成,多人參與的委員會至少有12人,而一些人數較少的委員會都會有6至8人參與。

他將會加入財政部、高教部及交通部的委員會。


继续阅读...

擔心事件惡化‧民聯商法魯斯辭職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民聯最高領袖將會針對本南地及法魯斯辭職事件於本週六召開會議討論,以避免事件進一步惡化。

民聯秘書處成員潘儉偉說,檳州首長林冠英不滿是肯定的事實,所以民聯最高領袖要召開會議,主要也是在討論法魯斯辭職及補選的課題。

“不滿不代表抗爭,也不代表不能解決問題。我們與國陣最大的分別在於各成員黨能自由表達意見,大家都是平等,可表達本身對課題的不滿。”

也是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兼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的潘儉偉今日(週一,4月20日)向星洲日報表示,安華、林吉祥及哈迪阿旺或代表會出席會議商討這項課題。

另外,民聯秘書處成員之一的賽夫汀說,國會反對黨領袖拿督斯里安華會針對法魯斯辭職事件與所有的成員黨進行溝通,不過不會重新檢討有關決定。

“民聯領袖理事會將會探討這些全國課題,安華會與所有人溝通。不過,既然事件已經發生了,我們就不會回頭望,我們要繼續前進。”

也是馬樟國會議員的他說,成員黨領袖提出不滿並不是新鮮課題,因為行動黨主席卡巴星也曾向哈迪阿旺及安華嗆聲,哈迪阿旺也曾不滿林吉祥,這都顯示民聯的新民主氣息。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14日星期二

讓雪主導收購水供?‧潘儉偉:中央若放手是好消息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雪州民聯政府歡迎中央政府放手讓雪州政府主導水務資產收購計劃,以便州政府能早日完成收購,造福雪州子民。

雪州水務重組檢討評估委員會成員潘儉偉表示,接管傳來中央政府“可能”放手的消息,惟該消息未獲證實,若消息屬實對州政府是個大好消息。

2週內會見陳華貴

他說,隨著內閣重組後,各部門新部長將在週一(4月13日)走馬上任。該委員會計劃在2週內會見能源、綠色工藝及水務部部長拿督陳華貴。

“由於收購水供事項相當複雜,我們會給予新任部長一個時期,讓他多瞭解後和做好準備後才再做進一步的討論。”

他指出,雪州政府自提出水務資產收購計劃以來都有多項計劃,不過計劃卻被多家公司和中央政府直接拒絕,導致須展延各項計劃。

“倘若中央政府真的願意放手,我們會非常感謝他們。希望雙方能儘早達成共識完成收購,並在不久的將來為雪州子民捎來好消息。”

雪政府收購4水務公司碰壁

達魯益善集團在去年2月獲准展開收購計劃,這間公司握有60%股權的雪州柏朗桑將負責所有收購。

兩個月前,雪州政府提出以57億令吉收購4家水務公司資產與股權的計劃碰壁,3家公司直接回拒,僅有一家公司表示願意重新商談出價。

目前掌握雪州水務的4家公司包括商業高峰(馬)私人有限公司、雪州水供公司(SYABAS)、雪河有限公司(SPLASH)和ABASS財團。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13日星期一

国阵,您听到人民心声了吗?

刊登于2009年4月11日《东方日报》:

民联以决定性及极具说服力的姿态,在马来半岛两场补选中胜出,特别是武吉干当国会议席的多数票增加了将近80%,这无疑地显示马来西亚人的渴望。看回几个月前峇
东埔及瓜拉登嘉楼的补选成绩,人民已经传达了下列讯息给国阵政府:

首先,补选成绩显示人民认可这个为期10个月的霹雳民联政府,这个政府不分种族、不分宗教地为来自社会中各个群体谋求福利。

在瓜拉十八丁这个华裔选票占了97%(2311选民)的投票区,其中84.3%的投选了回教党候选人。这个令人震惊的成绩显示了种族及社群政治的围墙正慢慢倒下,而且正在被良好及高素质的施政所替代。

这项不可争议的历史性成绩,对于继续奉行以种族政策的国阵而言,具有巨大的意义。

第二,拿督斯里尼查查玛鲁丁所获的选票大量地增加,传达了一个讯息给我们的新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人民要霹雳州议会马上解散,重选州议会。正如首相在3月6日评论“新与旧媒体”时说过,他要打造一个能够回应人民需要的民主国家。


是时候了,身为新任首相,他应该为马来西亚的民主做对的事,以确保霹雳州人通过解散州议会、重亲新选出一个自己的政府。

最后,尽管出现一连串的惊喜,包括: 新首相效应、一个圆满结束的巫统代表大会、补选中才拨给华小、淡小的上千万令吉拨款以及当局突然释放兴权会领袖,马来西亚选民还是投选了民联这个仅仅成立一年的联盟,这也显示人民对我国的第六任新首相毫无信心。

拿督斯里纳吉阿都拉萨的接下来工作将会十分忙碌,很明显地,马来西亚人将不会给他100日的蜜月期来表现。他必须马上建立坚定而果断的政策来除贫、检讨过时及压迫性的恶法、废除与他所谓的“全民马来西亚”议程相违背的歧视性政策。


继续阅读...

宣揚孝親敬老‧逾百人潑水節享天倫

转载自《光明日报》:

(吉隆坡)千百家佛教居士林首度舉辦潑水節活動,並在活動中加入孝親敬老元素,吸引逾百名男女老幼公眾向身邊人士潑水表達祝福,同時也享受與親人相聚的天倫樂。

千百家佛教居士林通過潑水節以潑水表達祝福的儀式,傳達孝親敬老的訊息,讓公眾在愉快玩樂的同時,也享受與親人的天倫樂以及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

今日(週日,4月12日)12點30分,潑水儀式開始,許多小朋友們已經拿著水鎗迫不及待地展開“水戰”,隨後,許多成年的男女加入戰圍,氣氛頓時熱鬧起來,大伙玩得不亦樂乎。

在潑水儀式開始之前,居士林也進行師傅講解孝道的演講,鼓勵公眾抱持孝順父母的感恩之心。

八打靈北區的國會議員潘儉偉也受邀出席此活動,並且攜帶妻女同歡共樂,惟潘儉偉因要出席另一項活動而無法“濕身”。

近宣佈民聯監督小組名單

八打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透露,民聯設立的政府部門監督小組的名單已接近完成,將由最高領導層在近日宣佈。

他表示,這類似影子內閣的部門監督小組,是由民聯三黨的議員們組成,各別負責監督所屬的部門事務。

他說,每個部門都將由一名議員帶領,而每名議員至少可參與三個部門監督小組。

潘儉偉則選擇了他最擅長的財政部以及高等教育部。


他說:“民聯早就籌備設立監督小組,目前名單已分配好,只等待最高領導人宣佈。”

去年8月峇東埔補選期間,一份民聯的影子內閣名單在國會流傳,名單中注明,公正黨實權領袖拿督斯里安華是首相。但民聯多名領袖都否認民聯成立影子內閣,並指是國陣企圖分裂民聯的政治伎倆。

潘儉偉解釋,這監督小組的概念接近影子內閣,但卻是非正式的影子內閣。

因為在美國,影子內閣是獲得承認的,而且獲分配人力資源及補貼,但大馬卻沒有。

“所以民聯就只能以小組的方式運作,通過各議員的分工合作,更有效率地反映政府政策的利弊。”

另一方面,潘儉偉批評首相納吉的新內閣沒有驚喜,即部長人選沒多大變動,而且也沒有多大的減少。

他說,國陣仍然以各成員黨的部長固打人數來分配,而不是像民聯般以能力及素質來遴選。


继续阅读...

每人负责2至3个部门 民联设监督内阁委会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12日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表示,民联准备宣布成立监督内阁委员会的名单,而非影子内阁,因为影子内阁在大马根本行不通。

他说,民联所组成的监督内阁委员会已经有一个完整的名单,每一个民联国会议员都会负责2至3个政府部门进行监督工作,相信会在不久后做出公布。

他指出,民联将会成立一个由80位民联国会议员组成的监督内阁委员会,每一个议员可以选择3个政府部门来进行监督工作,而每一个部门的监督小组是由多名民联国会议员组成,并且由1个国会议员担任组长,而他自己则是选择高教部和财政部。

他表示,在外国可组一个影子内阁,而且政府还会帮助和提供津贴给相关的影子内阁,但若在大马成立一个影子内阁,这只是空有其名,完全起不了作用,因此成立监督内阁委员会将会更有效的监督内阁政府的工作。

新内阁阵容不是很新

询及对新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所宣布的新内阁名单有何看法,潘俭伟认为所谓新内阁阵容并不是很新,而且数量也没有预期般缩小。

他是今早出席千百家佛教居士林首次举办的泼水节庆典时,如此向媒体表示。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10日星期五

内阁名单没更新 与纳吉理念自相矛盾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9日讯)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指出,新内阁名单没有更新,副部长职反而增加,这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出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自相矛盾。

潘俭伟向本报透露,他在获悉新内阁名单只感觉到没有更新,甚至在敦马哈迪时代留下的领袖也几乎一模一样。他说,即使新内阁当中有很多部长被调动,只不过被调动后,这些部长的表现是否也会随着调动而有所改进呢?

为此,潘俭伟认为,纳吉之前所提出的“一个马来西亚,以人民为先,以绩效为主”理念与他的行动不符,反而是加入了很多的政治因素。

关于巫青团长凯里没有受委入阁,潘俭伟指出,巫青副团长拉查里受委青体部副部长,甚至在党选中败北的慕克里也受委贸工部副部长。“这只证明了凯里不是纳吉所信任的人”。


继续阅读...

选举落败者入阁违民主意愿

转载自《当今大马》:

首相纳吉公布的新内阁名单,被评论人形容为惊喜不足,既保持臃肿阵容,也没有出现太多的新面孔。

评论人及在野党认为,这支“纳吉团队”拥有两个特点,即:(一)大选落败者全通过受委上议员方式,“走后门”入阁;及(二)国阵开始意识到华人票流失,以及东马议员的重要性。

民主行动党宣传主任潘俭伟向《当今大马》指出,虽然早前各界普遍预测,新内阁将会出现大瘦身,然而事实是此次削减的幅度不大。

“虽然减少了一些部长,但是却也增加了副部长名额,依然保持庞大的阵容。”

新内阁不够专业违背民主意愿

也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的潘俭伟说,最重要的是,纳吉违反了一贯的委任上议员传统,让新内阁缺少了专业性。

“一般而言,上议员都不是搞政治的。政府委任上议员入阁,多是选择专业人士,以让内阁更专业。”

“但是这次入阁的上议员,全是从政者,而且都是在308全国大选中落败的人。”

潘俭伟表示,这种做法肯定是违背了民主制度,也与人民的投票意愿相冲。

过去入阁上议员都是专业人士

在纳吉宣布的新内阁名单中,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长莎丽扎、副部长周美芬、首相署部长许子根,皆是在大选中落败,但通过出任上议员而进入内阁。

其中周美芬,正是遭受政治新星潘俭伟击败,把灵北区国席拱手让人。

按照一般的情况,通过受委上议员而入阁者,都是具有专业知识或才能者,才会被首相招揽入阁,例如著名律师再益曾出任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银行家阿米尔山曾出任掌管经济策划组的首相署部长,金融家诺莫哈末曾出掌第二财长等。

许子根和周美芬,分别是民政党全国主席及马华妇女组主席。这两个华基政党,在此次的内阁改组中,获得重视,皆增加了官职配额。


继续阅读...

“全民马来西亚”或“马来人主权”?

刊登于2009年4月8日《中国报》:

我在这里祝贺纳吉接任为马来西亚第6任首相,同时也欢迎他倡议的“全民马来西亚”概念,虽然对此难免存有一些怀疑。

即使是在1990年代,在纳吉的导师──马哈迪掌权的时代,曾推出“马来西亚国族”的概念并获得赞扬,但最终却纯粹沦为空洞及毫无意义的口号,因为这概念最终被巫统本身的领导人所嘲笑,并败在他们自己的手上。

因此,马来西亚国人普遍上不可能对新首相的号角──“全民马来西亚”抱有任何乐观的信心。更糟糕的是,当新首相要倡议“全民马来西亚”的同时,巫统本身却继续不断施压,以便任何政治及政府高层领导职位、政府关联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及国立大学最高学术职位,必须按照种族及党派为基础来分配。

巫统长期以来剧烈要求的“马来人主权”意识形态,与纳吉呼吁的“全民马来西亚”概念背道而驰,当然,除非他指的“全民马来西亚”意思是所有其他种族成为无条件及全心全意地追随多数民族。


民主行动党的“大马人优先”原则是一个人的公民身份超越其种族、宗教、信仰或政治色彩。安华也曾经提出“新经济议程”这一概念,倡导马来西亚的政策根据需要,而不是以种族作为基础。更重要的是,尽管被巫统马来民族主义者指责安华为马来人的叛徒,安华依然以他的议程和“人民主权”的概念,以及“新经济议程”到全国各地的所有马来乡村宣扬其理念。他通过真诚的努力实现了改变,以及符合行动党提出的“大马人优先”概念,我们如今在同一个平台──人民联盟,为马来西亚带来真正的改变。

因此,为了让我们的新首相在他倡议“全民马来西亚”的概念时保有可信度,我们希望看到他说服他所属的政党巫统,并向所有城乡的马来西亚国人解释他的“全民马来西亚”概念,同时拒绝“马来人主权” 。否则,那最终将会沦为国阵分而治之的另一个美丽口号,因为所谓的“全民马来西亚”将用来安抚少数民族,而在马来社群却继续高呼“马来人主权”!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9日星期四

补选传达3讯息 吁解散霹州议会

转载自《光华日报》:

(怡保8日讯)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表示,补选成绩显示人民呼吁政府解散霹雳州议会、人民已经不再接受种族政治,同时也显示人民对政府没有信心。

拒种族政治 对国阵没信心

他于太平发表的声明中指出,民联以决定性及极具说服力的姿态,在马来半岛两场补选中胜出,特别是武吉干当国会议席的多数票增加了将近80%,这无疑地显示马来西亚人的渴望。看回几个月前峇东埔及瓜拉登嘉楼的补选成绩,人民已经传达了下列讯息给国阵政府:

1.补选成绩显示人民认可霹州民联在过去执政的10个月,不分种族、不分宗教地为来自社会中各个群体谋求福利。

在瓜拉十八丁这个华裔选票占了97%(2311选民)的投票区,其中84.3%的投选了回教党候选人。这个令人震惊的成绩显示了种族及社群政治的围墙正慢慢倒下,而且正在被良好及高素质的施政所替代。

这项不可争议的历史性成绩,对于继续奉行以种族政策的国阵而言,具有巨大的意义。

2.拿督斯里尼查查玛鲁丁所获的选票大量地增加,传达了一个讯息给我们的新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人民要霹雳州议会马上解散,重选州议会。正如首相在3月6日评论“新与旧媒体”时说过,他要打造一个能够回应人民需要的民主国家。

这也是时候了,身为新任首相,他应该为马来西亚的民主做对的事,以确保霹雳州人通过解散州议会、重新选出一个自己的政府。

3.最后,尽管出现一连串的惊喜,包括: 新首相效应、一个圆满结束的巫统代表大会、补选中才拨款给华小、淡小的上千万令吉拨款以及当局突然释放兴权会领袖,马来西亚选民还是投选了民联。

拿督斯里纳吉阿都拉萨的接下来工作将会十分忙碌,很明显地,马来西亚人将不会给他100日的蜜月期来表现。他必须马上建立坚定而果断的政策来除贫、检讨过时及压迫性的恶法、废除与他所谓的“全民马来西亚”议程相违背的歧视性政策。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8日星期三

登記雪州子民基金‧4月15日最後期限

(雪兰莪)2008年出生的新生儿必须在近日内将表格呈给各选区州议员服务中心,以免错过4月15日将表格交至雪兰莪州子民基金登记中心的期限。

雪州政府指示州议员服务中心必须于4月15日前将雪州子民基金表格收集呈至有关登记中心,逾期呈交者自误。

据悉,有关2008年新生儿登记期限原本于3月31日截止,可能宣导不足,反应不如预期,因此当局将期限延至4月15日。

至于2009年出生的新生婴儿,没有受到有关期限所限制,不过家长受促及时进行登记,以便享有州政府给予的利惠。

申请者必须携带2张新生儿的报生纸和MyKid卡,以及父母的身份证副本。父母若非出生于雪州,则需另外携带其他证明居住在雪州至少10年的文件,如水电费单、房屋买卖合约和选民注册等。

有关新生儿必须是大马公民,于2008年1月1日起出生于雪州或州外,父亲或母亲出生于雪州,或于1974年出生于吉隆坡;若父母非雪州出生,但居住在雪州至少10年,新生儿必须出生于雪州。

欲获知有关基金详情,可以拨电至Pusat Pendaftaran(PROJEKTAWAS),电话03-55103498或3499询问。

http://www.tawas.org.my/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7日星期二

马华也支持收购南北大道

刊登于2009年4月6日《东方日报》:

自从大道的合约在今年1月解密已经过了一段时间,马华终于发表了正式的声明该党支持“收购”南北大道的方案。

有关的建议跟林吉祥在国会献意的“民主行动党大道归还小组”所提呈的差不多一样。财政部已经口头以及书面答复说该建议正在处于评估中。

民主行动党和马华建议书的关键区别在于政府收购大道后的方法。我们建议收购后将其作为一个政府拥有的资产,而马华提出了一个“有社会责任”的商业机构,继续带给政府与公积金一些回报。我们建议将未偿还贷款在六年内全部还清,而马华则建议将这些贷款缓慢超过13年偿还。

虽然我认为“社会责任”的商业模式概念是很难实践因为有出现矛盾。然而,马华的建议仍然会是大大好于目前的情况以现有的合同条款。因此,如果他们的建议被国阵政府提交到国会或公共商讨并被采纳,我们将全力支持这项计划。


看到马华的建议,我感到有趣的是,他们所举出的例子和数字跟我们行动党之前所用的可是极其相似。 根据媒体报导马华说“大道目前的收费率设定在每公里14.96仙,而到2038年为止,大道收费率预计将增加一倍至每公里29.16仙。因此,往返吉隆坡与槟城之间的单程过路费将从目前的RM86涨至2038年的RM168。”

在我们较早前所发布的文告,我们提到“来往吉隆坡及槟城的旅程将继续保持在RM86.60,而不是2015年RM115.30及2030年RM168.80。”

但是,他们所题的数字还是错误的。来往吉隆坡及槟城大道过路费RM168.80是在2030年时,而非2038年。在2038年,往返槟城的收费率将高达RM247了!

此外,马华也建议“假设每股的收购价格介于RM3.50至RM4以购买剩余的股份,总收购价格将会介于RM45亿5000万及RM52亿之间。”

基于目前的南北大道公司的股票价格不到RM3.00 ,这是一个巨额的献购价,因它高于市价介于20 %至38 % !在正常情况下,15 %的溢价已非常足够了。

但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们不应该太挑剔。民主行动党将在原则上全力支持马华的回购建议,我们将甚至到能与他们做联合委员会的程度,使收购计划更有可能成真。我们也只能希望马华最高领导层会在内阁里强烈的支持该计划,而不只是对外做公共关系工作,带给人民一个大惊喜。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6日星期一

水供課題帶上庭 爭取獲配水執照

转载自《中国报》:

雪州水供重組計劃顧問潘儉偉指出,能訊部長權限极大,州政府僅能將水供重組課題帶上法庭,爭取讓州政府獲得配水執照。

他強調,上述情況僅在中央政府允許調高水費的情況下發生。

針對州政府擁有中央政府在去年1月發出的信函,讓州政府在收購水供公司事宜,擁有主導權,而這封信到如今未撤銷,是否意味著,州政府佔更大優勢一事,他否認這項說法。

潘儉偉指出,雖然政府持有該信函,不過,這只可以做為一個論點,在法律方面,這論點處于弱勢。

“因為中央政府隨時可以撤銷這封信函。”

部長權限大

他強調,雪州水供70%水供資產皆屬于雪州政府,這意味著州政府持有一副好牌,可是,若與中央政府比較,部長的權力最大。

潘儉偉指出,由于雪州水供有限公司沒有依據特許經營權合約條例,州政府有權力對該公司採取法律行動。

“可是,州政府不會放棄,我們會繼續透過各種方式,向人民講解水供重組計劃詳情。”


继续阅读...

甘文丁扣留营正扩建中 议员质疑纳吉“开明”

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

【陈慧思撰述】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及雪兰莪州莲花苑区州议员李映霞皆认为,新首相纳吉释放《内安法令》扣留者及宣布检讨《内安法令》,纯粹是配合补选的政治演出。李映霞听闻,太平甘文丁扣留营正在扩建中,质疑如果纳吉真的有意修改《内安法令》,又何须扩建扣留营?

两人在霹雳州甘文丁扣留营前接受媒体访问时,都表示对纳吉的“开明”姿态有所保留。潘俭伟认为,纳吉选在三场补选期间释放《内安法令》扣留者,犹如在做“政治秀”;纳吉宣布撤销回教党党报《哈拉卡》和人民公正党党报《公正之声》禁令,更像是蓄意在两周前吊销二报准证,接着安排在补选期间宣布撤销禁令,以表演“开明”。

潘俭伟和李映霞今早到太平甘文丁扣留营前,以迎接昨日纳吉宣布获释的兴都权利行动力量(HINDRAF)领袖兼民主行动党党员卡纳巴迪饶。可是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中午宣布,13名扣留者需待文件程序完成后,才可在明日获释,因而两人扑了个空。

新首相旨在讨人民欢心

李映霞向记者透露,她巧遇的一名承包商告诉她,甘文丁扣留营正在扩建中,这个情况与纳吉的开明言论背道而驰。她疑惑,如果纳吉有意废除政治扣留,又有什么必要扩建甘文丁扣留营?

尽管纳吉发表了有意表现“开明”的就职演说,可是李映霞未敢轻信其言。她说:“阿都拉上台上不也是讲到很大声,我要捉大鳄鱼、贪官污吏,结果捉了五年多,捉了几条大鱼进去?没有,连小到提控几名州议员,到现在都没有行动。因此,那只是新首相上台要讨人民欢心而已,根本不是真心诚意要解决问题的。”

潘俭伟则表示,国阵两个月前夺权以来,州民皆通过了讲座会、传单等听取了两边说法,他相信武吉干当区大部分选民都已做了选择,纳吉的宣布将不影响武吉干当的选情。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5日星期日

家属支持者营外空等五小时 总警长说隔天才释13扣留者

转载自《当今大马》:

总警长慕沙哈山表示,新首相纳吉昨晚宣布释放的13名内安法令扣留者,必须等到明日才能离开甘文丁扣留营。

他向《马新社》表示,当局必须完成有关扣留者案件的文书程序后,才能放人。

“不能马上释放他们,必须要完成一些文书工作。有关的文件处理完后,所有扣留者将在明日获释。”

扣留营告知妻子须等公函

这项宣布让从今早7点20分开始就守候在甘文丁扣留营外的约20名亲人与支持者扑空,包括兴权会领袖甘纳巴迪(V Ganabatirau)的妻子布娃妮斯(B Buvasniwary)与弟弟巴巴莱都(V Papparaidu)。

他们是在昨午5点接获扣留营当局的通知,于今日来探访甘纳巴迪。他们一直等到中午12点多,接获慕沙哈山明日放人的消息后,才失望地离开。

布娃妮斯抱着怀里的女儿向记者表示,他们还在等待内政部发出释放扣留者的公函。

“里头的官员表示,我们必须等待公函发出,目前完全没有放人的迹象。”

已等待丈夫长达15个月的布娃妮斯,对纳吉的宣布依然保持怀疑,“我以为他会在今天获释,但是除非他走出大门,否则我不会相信任何事”。

甘纳巴迪是两名获释的兴权会领袖之一,另一名是耿卡哈兰(R Kenghadharan)。

潘俭伟:放人为抬高选情

两名雪州行动党领袖--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与莲花宛州议员李映霞也前来扣留营迎接扣留者。

潘俭伟对纳吉的宣布同样有所保留,认为刚上任的纳吉必须在补选前有所动作,来抬高国阵在三场补选的胜算。

“纳吉可以在两周后宣布,在补选后才宣布。”

不过,他相信选民不会因此而受影响,因为“他们已经拿定主意支持反对党”。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4日星期六

2009年4月2日星期四

雪或办水供听证会

转载自《南洋商报》:

雪兰莪州政府除了考虑将收购水供的事件带到法庭上解决,也考虑通过雪州能力、公信力、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让4间公司解释违反合约的部分。

雪州水务检讨委员会成员潘俭伟星期二向《南洋商报》指出,尽管中央政府指雪州政府如不允涨水费,将面对水务公司的诉讼及必须做出赔偿,不过,雪州政府坚持等待中央政府制定水费价格后,再从长计议。

“目前只能静观其变,等中央有进一步的宣布后,再见招拆招。”

不过,他揭露,如果中央政府提出的水费价格是不能被人民接受的,雪州政府必会通过法庭解决此事。

此外,他说,由于此课题涉及公众利益,州政府初步提议将之带到听证会,以便有一个公平的平台,让水务公司解释违法合约的部分。

“通过听证会,公众也能进一步了解收购水供公司的课题。”


继续阅读...

雪州政府爭取水供經營權 等能訊部決定才行動

转载自《中国报》:

(吉隆坡1日訊)雪州水供重組計劃顧問潘儉偉指出,雪州政府至今仍未接獲中央政府正式的書信通知,能訊部長也未宣佈最后決定,因此未能正式入稟法院。

潘儉偉今日接受《中國報》詢問時指出,民聯政府提出控訴是勢在必行,以爭取水供經營權。

“中央政府允許雪州水供有限公司繼續以特許經營權方式經營,其實只是通過媒體發佈消息,未發出正式書信通知州政府。”

他說,中央政府或會在今日的內閣會議上討論此事,州政府必須視乎能訊部會否在會議上作最后決定,才知道該從何起訴。

“能訊部長一天未有明確決定,州政府都不能採取明確的法律行動。肯定的是,只要中央政府所作的決定不利于人民,我們就會訴到底。”

潘儉偉強調,即使中央政府已對媒體發佈消息,也能隨時改變,因此,州政府必須等待最后結果,才能佈署下一步行動。

“目前,我們仍不知雪州水供有限公司會否調漲水費,漲幅多少?也不知要從哪一個角度起訴,一切有待研究。”

他指出,雪州水供重組計劃顧問團包括士拉央區國會議員梁自堅,以及兩名專業律師。


继续阅读...

2009年4月1日星期三

武吉干當民聯只許勝

刊登于2009年4月1日《中国报》:

民聯在武吉干當的補選只許勝,不許敗。

民聯成員黨回教黨已經派出最好的候選人-尼查。在作為霹靂州的州務大臣的短短10個月內,他也證明了公平地對待所有霹靂州人民, 不分宗教,也不分種族。雖然他面對一些巫統領導的馬來極端種族主義者的反對,他堅持執行了一些帶給所有霹靂州人民巨大好處的政策。

50年以來巫統領導的國陣政府所做不到,或不願意做的,民聯政府在尼查領導下都辦到了,大家是有目共睹。多年來遭受地契問題困擾的華印裔新村同胞們終于能夠拿到永久地契。華小與獨中也獲得雍容大度的土地與金錢撥款。政府部門的效率也開始慢慢地提升,貪污腐敗狀況也明顯地改善。人民在夢中想不到,都發生在眼前了。

可惜的是,一眨眼,國陣使用了非法手段把政權搶回去。未來首相納吉所反對的永久地契轉換已經被凍結。華小與獨中的撥款也變不清不楚。在選舉期間,國陣政府肯定不會宣佈對民不利的消息,但是我們都知道大選后,成果會是如何?

如果民聯在以上情況下都保留不了武吉干當國會選區,這只能表示大馬還不能達到一個明確的政治突破。

巫統在馬來人佔有64%的武吉干當選區唯一的課題與口號只是指尼查違反了霹靂州蘇丹的旨意。當然,巫統領袖也在指責尼查為行動黨的傀儡,被華裔控制,出賣了馬來人。這些都很明顯的表示自從2008大選過后,巫統還是老樣子,完全沒有任何改變,也只有種族主義,不分公道。

我們只能希望我們的馬來同胞們能夠看到尼查所做的是根據回教教義所鼓勵的公道,而不是去支持巫統的馬來主權原則。

在2008年大選,根據政治分析員調查,還有35%非馬來人投了國陣一票。我希望在這短短10個月以來,我們已經給人民看到民聯執政的一個好願景,也讓大家看到巫統與國陣的不擇手段能夠改變這35%非馬來選民的決定。

如果我們要證明308大選成績不是一個偶然,而是表示馬來西亞人民的民主意識已經開始成熟了,我們一定要贏得這場戰。民聯不只需要保留著武吉干當,但為了表達人民對國陣的所作所為不滿,民聯所獲勝的多數票必須很肯定的增加,不可減少。


继续阅读...

雪水費漲不漲?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週三(4月1日)是水費是否開始調漲的關鍵日子,然而雪州政府和雪州水供公司到週二(3月31日)還各執一詞,未能讓雪州子民有個明確的答案:4月1日水費到底漲不漲。

雪州政府的話:一毫子也不能漲

雪州水務重組檢討評估委員會表示,不論是31%還是10%的漲幅,目前階段,該委員會都不會同意。

該委員會成員潘儉偉說,雪州水供公司已經違約,雪州水費不應調漲,也沒有理由繼續讓這間公司繼續提供雪州水供。

他說,水費是否在4月1日調漲,一切有待內閣作出決定,唯若內閣不允雪州水供公司調漲水費,賠償數額將由雪州政府負責。

他說,目前仍不曉得雪州政府要賠償多少。不過,該委員會堅持水費不能調漲,若中央政府允許雪州水供公司調漲水費,該委員會將把問題帶上法庭解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