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30日星期四

反对废除30%土著股权 回青团被误导了

【党团文告/民主行动党(潘俭伟)】回教党青年团最近爆发反对废除上市公司保留30%股权给土著是理解上的错误,尽管其出发点或是善意的。

回青团团长沙拉胡丁阿育说,有必要捍卫30%土著股权的底线,“虽已达致目标”。他说:“在1969年之前,马来土著几乎没有任何股权,接着下来的40年,这股权只增至19%,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那么我们还需要多20年时间才能达成30%股权的目标。”

首先,正如所指出的,尽管新经济政策实施了近40年,土著仍未能达到30%股权的目标,这证明尝试通过调控以实现公平并不能在短期内达到增加土著财富的目标。事实上,19%的财富拥有权的目标,如果准确,它自1990年代以来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其次,为了实现土著不仅拥有国家财富30%,而是一个有意义的30%的目标,其关键是开放资本市场,以吸引全球资本和相应的人才和其经济效应。我国自1980年代以来欲成为区域金融中心的目标已破碎,我们输给很多其他在本区域的金融中心。吉隆坡股票交易所在1993年是亚洲大洋洲地区(日本除外)的第二大股票交易市场,但今天我们已下滑到十名以外,落后其他如新加坡、印度、中国、台湾、韩国、澳洲和纽西兰等金融市场。

马来西亚人成了输家

结果,不仅是外国公司对马来西亚股票交易所没有兴趣,马来西亚的公司也同样向境外更具吸引力的金融市场进军。最终,马来西亚人成了输家。

因此,采取渐进和蓄意的步骤以开放金融市场在能允许更多的经济活力的同时,创造更大的财富。它最终会惠及土著,因他们的人口占了大多数。一个更自由的市场也将推动一个更富有成效的劳动力,能够使我们在经济全球化中平等地竞争。

同样地,回教党在回复任命刘秀梅为雪兰莪州经济发展局(PKNS)暂代总经理时显然是被误导了。雪兰莪州务大臣已明确表示她是在这段时间最有资格履行任务的人。据知,这意味着她将能够以最有效和高效率的可能方式管理雪州经济发展局,这将最终使州的金库获益。

由于民联政府的政策是以民为本,州内最贫穷的大多数是土著,他们将从中获得最大的受益。

总经理的肤色不应该被质疑。令人失望的是,这反对的声浪是从一个纯粹的种族考量,而不是从能力的观点出发。回教党在这种情况下,不应错过着手于问题的根本。


继续阅读...

國防部澄清交易價多出6億 直昇機具軍事裝備

转载自《东方日报》:

(吉隆坡29日訊)國防部解釋,以11億令吉和17億令吉購買歐洲美洲獅型直昇機出現6億令吉價差原因是,政府購買的直昇機具備軍事任務裝備功能。

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委員潘儉偉指出,國防部向公賬會進行技術層面的解釋,11億令吉的直昇機是普通版本。

他表示,國防部欲購買擁有多功能的直昇機,因此價格從11億令吉提升至17億令吉。

也是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的潘儉偉出席公賬會的聽證會後,受媒體詢問時表示,委員們都不是軍事專才,不瞭解國防部的直昇機是否需要安裝多項功能。

另一方面,公賬會主席拿督斯裡阿茲米說,公賬會滿意國防部直昇機軍購案的「技術層面」解釋,但不會倉促發表該會的立場。

他說:「從國防部官員提供的技術層面解釋,這項軍購案是在專業的角度下進行,我不會進一步評論技術的課題。」

今舉行記者會匯報

「目前我也不想回應著課題,因為我可能會說錯,所以必須與公賬會成員討論後才決定。」

阿茲米今日在國會主持長達4個小時的聽證會後,步出會議室時受到傳媒詢問時,也沒有如常召開記者會,因為不願意被其他課題影響該課題的重心。

他指出,公賬會分2天舉行直昇機軍購案的聽證會,今天聽取國防部的技術報告,明天則由財政部提供有關財務匯報。「唯有聽取雙方的解釋後才能瞭解事情的來龍去脈,明天才舉行記者會。」

他說,據悉國防部發出的意向書沒有涉及賠償事宜,所以政府決定擱置購買計劃,無需賠償。

他表示,若軍購合約展延12個月,之前所同意的價格將出現變化。換言之,若要維持17億令吉的購買計劃,當局必須在12個內從新啟動該計劃,不然可能被迫以高價購買直昇機。

出席者聽證會的國防部官員計有秘書長拿督阿布巴卡,以及海軍司令丹斯裡阿茲占等官員。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29日星期三

馬華民政形勢不討好

刊登于2008年10月29日《中国报》:

在您閱讀前我需聲明我並非針對民政黨來自新邦令金的后座議員梁德明個人。我曾跟他簡略地談過天,他似乎是個“好人”。然而,隨著該黨打出復興黨本身及其在馬來西亞政治的相關性的旗幟,我很期待能聽到他在國會代表民政黨辯論2009年財政預算案的演說。
我只想說我感到徹底地失望,儘管對于該內容並不會太驚訝。您可以在這裡閱讀第125至129頁的議會辯論紀錄。

他談到他選區的洪水……

“新邦令金的水災問題……我們很高興一家名為DZA咨詢有限公司的工程咨詢公司被委任…… ”

然后他稱讚他的黨主席……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已宣佈馬六甲和喬治市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喬治市在由國陣政府丹斯里許子根領導下是多么完美及良好,能充分的保留歷史建築物等。若不是國陣政府好心,今天的世界文化遺產將不存在。”


然后,他批評本地德士服務,並說明他到訪過台灣……

“到台灣旅行,及我之前到過的新加坡、越南、香港、澳門的行程中觀察,發現我國的德士服務真是糟透了……”

他也要求政府不要忘記在新邦令金建設道路……

“我跟沙巴和沙拉越人民對于政府能在這兩州積極推行建設計劃感到非常欣慰。希望政府別忘了柔佛州,特別是新邦令金……”

僅如此而已。

沒有,完全沒有任何影響我國的關鍵事項,為什么民政黨幾乎在過去的大選消失等關鍵問題。完全沒有近幾個星期在媒體上的虛張聲勢和炒作,民政黨如何成立一個特別工作隊檢討內部安全法令(ISA)、印刷和出版法令和大專法令以“加強國會的民主制度” ,或成為“國陣的良心” 及在聯合政府產生有意義的作用。他甚至沒有實質地去評論在辯論中的財政預算案。因預算案有著許多明顯的缺陷,即便是他的其他國陣同僚也如是指出。

全都僅在國會以外評論,到了國會卻對關鍵問題不批評。即使是往往成為我們笑柄和憤怒的京那巴丹岸議員,在議會中的表現比“國陣的良心”好一百倍。這說明了很多東西。

議員沒支持請願書

當林吉祥在他的部落格尋求支持辯論內安法令(ISA)的請願時(註:不是要求廢除),民政黨和馬華再次沉默。林吉祥指出,馬華和民政黨的形勢並不討好,其最高領導人已要求檢討內安法令,他們的議員們卻沒支持該請願書。

林吉祥說,這兩個政黨無法將在最近的年度全國代表大會作出推動檢討ISA的決議落實,這等于背叛了他們的代表。

“這意味他們背叛了馬華和民政黨年度代表大會的委託,”林吉祥補充,74位人民聯盟的國會議員簽署了請願書。其余的民聯議員則因身在海外而無法簽名。

也許,只是也許,民政黨的最高領導人仍然希望能獲委為上議員,在巴達維-納吉內閣當部長,並明確願意留下永久成為巫統的奴隸。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28日星期二

捍衛公賬委員會獨立性

刊登于2008年10月25日《东方日报》:

公共賬目委員會(PAC)的角色是查帳、審核及監督議會批准國家所使用的資金。這將包括任何公共實體和機構、公共帳戶和任何公共賬目委員會決定了的適合項目進行調查。

該委員會共13名成員,目前其中有5名來自反對黨,大致反映議會的組成。

我自今年5月被委任為委員,委員會確有經常舉行會議討論各種問題,從補貼課題、濫用來馬簽證、非法移民、馬來西亞國有投資機構的表現、第二中環公路維修等事項。即將討論的課題包括馬來亞銀行對BII的併購協議,沙巴國民登記部(過於剝奪公民權問題)及馬來西亞電信公司12億令吉的合同等等。坦白地說,可能還有更多的課題需進行會談。

由於公共賬目委員會的調查是具敏感性的,所以必須不惜一切代價來保障其獨立性。

當副首相拿督斯裡納吉昨天表示,內閣已同意讓公共賬目委員會核查購買歐洲直升機公司的EC725直升機,以取代陳舊的奴裡直升機時,我感到很擔心,尤其是對於公共賬目委員會的獨立立場。

此外,納吉還代表政府帳目委員會說:「該委員將會盡快開始核查 。」

身為該委員會的成員,我歡迎副首相願意配合調查,但是同時,卻也發現這是在嘲弄國會的進程。原來這委員會對於任何帳目的核查需要內閣的「同意」。看來拿督斯裡納吉是有著手進行調查的重要決定權。

上週三,公共賬目委員會已作出調查購買歐洲直升機的決定,它並不需要副首相或內閣的「認可」。公共賬目委員會是國會的一個獨立機構,成立的目的是為了能透明地核查政府的開支,包括內閣。

副首相和內閣應該尊重公共賬目委員會的獨立和完整,此外,他們在任何時候都必須充分地與賬目委員會合作。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22日星期三

民政在國陣有何作為?

刊登于2008年10月22日《中国报》:

最近,顯然由于3月8日大選的震驚成績,在國陣內的少數民族政黨如馬華、國大黨和民政黨也開始更勇于發言,並發表更多中聽的言論了。

例如,在最近結束的民政黨全國代表大會,民政黨主席丹斯里許子根建議“國陣成立一個特工隊審查內部安全法令、印刷和出版法令與大專法令以加強議會的民主制度。”

他明確指出,他的黨對所有不經審判而拘留的法律,並要求廢除它,作為配合全國代表大會通過的5項提案有關加強民主和人權的決議。

我對上述聲明毫無疑問。作為一個負責任的議員,必須全心全意地支持。

接下來的問題是,對于這些“言論” ,民政黨會做些什么?

首先,所有巫統的領袖已明顯完全無視民政黨主席所作的評論。我沒有看到任何,沒有任何沒辭去內閣職位的部長或巫統領導人出來支持,或至少提出同情和憐憫丹斯里許子根博士所提出的意見。

丹斯里許子根自己甚至也曾強調“黨將檢討其在國陣的作為。如果檢討認定民政在國陣已沒有‘意義’,它將退出此聯合政府” 。

因此,我可以問這位主席,民政黨在國陣仍有任何有意義的作為嗎?大家會期待從巫統這個主人根據在過去大選的損失,而得到一個更真誠和同情的反應。但很可惜的是並沒有,完全沒有。

其次,民政黨唯一的后座議員代表是否將使用財政預算案所提供的各種機會,以及其后的脫氧核糖核酸(DNA)法案和大專法令等法案進行有力的辯論,不必顧及面子免責條款,拒絕這些法案。民政黨是否將在議會行使其所謂的“良知的呼聲”和相應的表決?或是否他們將在我看來,仍然是空洞的奴僕,並保持永久化屈從于巫統。

為了馬來西亞和馬來西亞人的利益,我很希望是前者,但在現實中一樣,我不願意過早地作出判斷,但結局很可能會是后者。


继续阅读...

雪研究重組水供4公司成一家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沙亞南)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指出,雪州政府目前尚處在研討的階段,以研究如何重組雪州水供的計劃,同時預料在今年12月時,將會有進一步的架構。

他週二(21日)早在雪州議會會議上回答馬華雙溪比力州議員葉怡華口頭詢問時指出,州政府暫時不可能透露水供重組計劃所涉及的金額,但是將確保有關數額是值得的。

“我只能說,我們目前正在著手處理有關計劃。”

他透露,雪州主要4個水供公司,即商業高峰(PUNCAK NIAGA)、雪州水務公司(SPLASH)、雪州水務集團(ABASS)和雪州水供有限公司(SYABAS)將重組成一家,並由州政府子公司達魯益山集團接管。

成立9人小組作出評估

卡立說,雪州豁免首20立方米水費措施,也會納入重組計劃中。

他透露,為更專業化的進行水供重組計劃,民聯政府也成立了9人小組,以針對有關計劃作出評估,包括商業高峰、雪州水務公司、雪州水務集團和雪州水供公司,以接管有關公司,同時提供建設性的建議。

他說,這9人包括他本身、普騰集團主席拿督阿茲蘭、諾丁漢大學大馬分院副教授蘇巴馬廉、巴生國會議員查爾斯聖地亞哥、律師法哈、瓜雪國會議員祖基菲利、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士拉央國會議員梁自堅及前巴生國會議員拿汀巴杜卡陳儀喬。

落實計劃前確保人民受惠

針對葉怡華提到有關計劃會否讓雪州人民受惠時,大臣指出,雪州政府在落實任何計劃前,都將確保有關計划將讓人民從中受惠,否則不會貿然作出任何決定。

他有信心,中央政府在此事件上不會坐視不理,因為雪州水供若有任何變動,也將影響到聯邦直轄區的水供。

他強調,雖然早前商業高峰有對外透露重組的數額,但是那只是對方所提出的。

“對他們來說,他們會提出一個高昂的價格是很正常的;但是在商言商,我們當然也會提出一個最低的價格。”

大臣在會上透露,早在三、四年前,中央政府因察覺數州水供公司“各自為政”,因此提出了欲重組水供公司的計划,其中就包括雪州。

他說,從概念上來談,有關計划是很簡單的;但是欲落實卻并非易事,所以必須要有周詳的計劃及研究。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21日星期二

公积金局注资救市 百万雇员血汗钱面对风险

转载自《当今大马》:

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抨击政府指示公积金局注资50亿令吉予财政部的投资基金Valuecap私人有限公司的救市计划,为一种滥权行径,使数百万公积金局雇员来之不易的血汗钱面对巨大的风险。

潘俭伟强调,公积金局应该时时维护存款人的利益,其投资必须给投资人带来最大的利益,而非用来协助政府救市之用。

“作为人民储蓄的受托人,公积金局在任何时候都必须以诚意、诚实和守信地履行我们赋予的责任。投资小组的主要目标应当是在最好的价格寻求投资以取得最大的回报,而不是使投资的目的仅是为了支持股市,因这将无可避免地使公积金存款人的利益处于危险之中。”

副首相纳吉昨天宣布政府将注资50亿给财政部的投资基金Valuecap私人有限公司,让后者把资金投资在基础强,但是股价却遭低估的公司。政府的这项作法仿效着其他国家使用主权基金,进场护市,以稳住市场信心的做法。

据媒体报道,纳吉今早宣布50亿令吉额外基金注入Valuecap的来源并不是政府预算案的一部分,而将会是来自于法定的机构如公积金局。

潘俭伟强调,既然我国的金融机构依然稳健,因此政府应该将救市策略专注于能够带来高经济效益的领域。

“既然我们的金融机构已被列为健全和财政稳定,不容易受目前的全球金融危机动摇,政府就应该让市场来决定其股票价格,而政府开销的重点该着重在能产生较高经济乘数效应的领域。”

质疑沦为挽救朋党公司行为

潘俭伟指出,这样的救市政策存可能带来未预期的三大弊端,包括沦为拯救朋党企业手段,无助于增强企业竞争能力,以及越权伤害公积金局会员利益。

他首先质疑道,这项政策的执行沦为另一种拯救朋党公司的滥权行为。

“有什么措施能够确保50亿令吉将在公正和透明的方式下运用,而不是代替并担保在当前的金融危机股票价格已经暴跌的与政府联系或裙带公司?”

“比如,ValueCap是否将大量进场投资马来亚银行有限公司,即使它在很大程度上遭到的严重打击是由于其以太高的价格收购印度尼西亚国际银行?”

扶持股价无助于提升生产力

另外,潘俭伟也说明,这项救市政策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如何支持大马上市股票的价格?”

“这实际上将使我们的经济和公司基础面的改变,包括了效率和生产力,而且将不仅仅如此。”

财长越权指示公积金局救市

第三,他更指出,尽管公积金局的这样机构是在财政部的管辖范围内,但财政部并没有权力可以指示公积金局作出特定的投资决定。

“公积金局的投资决策理应由一个投资小组来拍板,这个由三苏丁欧斯曼(Samsudin b. Osman)所领导的投资小组应该有权决定什么才是最佳的投资途径,以便可以保护和增长马来西亚百姓的血汗钱。”


继续阅读...

从政者纷向网民放话

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

民主行动党雪兰莪州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投身政治前,也和朋友王建明(音译,Ong Kian Ming)在2005年4月架设了一个名为“马来西亚教育”(Education in Malaysia)的部落格。潘俭伟表示,他们透过这个部落格讨论如何促进马来西亚的教育水平。

在2006年,他设立个人的英文部落格“政治经济哲学”(Philosophy Politics Economics);隔年,他又再架设一个中文部落格。他参政之后,这几个部落格更引人注目。虽然与纳吉的网站相比,潘俭伟发表的文章并没有收到太多读者回应,但他更常发表文章,也尝试直接回应读者。

总是亲自更新英文部落格的潘俭伟表示,该部落格每天都会有三千至七千页次的浏览量,在今年全国大选期间,更有一度高达一万八千页次的浏览量。不过他不认为部落格是一个有效收集公众意见的场域,“多看别人的部落格可能还比较有效一点,不过,透过部落格可以有效的知道大众对我的提议有何看法。”

虚拟座谈会

至于雪兰莪州斯里斯迪亚(Seri Setia)州议员聂纳兹米(Nik Nazmi),从1997年开始就在Geocities设立自己的网站。今天,他的部落格已经成为选民上诉、请愿以及建议的重要场域。

接受The Nut Graph访问时,聂纳兹米认为,“他们可以不用等到我的服务日,就直接透过网路和我联络,而且他们也可以用Facebook、Friendster、MySpace联系我,不用拘泥任何形式。”



聂纳兹米的部落格每天吸引一千至二千页次的浏览量,他也会亲自读取及回应任何意见。

潘俭伟就表示,“对过去的在野党政治人物来讲,要克服重重困难举办一个政治演讲集会是很具挑战性的任务;但是现在,只要能够经营一个部落格,你每天就可以对至少两千到五千多名群众发表政治演说。”他本身一个月平均就会发表20篇文章。

在只有国阵政党掌控传统媒体使用权的情况下,潘俭伟和聂纳兹米的部落格都成了一个传达批判意见给大众知道的沟通平台。

所以,读者涌进潘俭伟或聂纳兹米等人的部落格,以获知这些政治人物对于时事课题的看法。而读者们根本不需要上国阵领袖的部落格,因为他们的意见全都可以透过传统媒体得知。

就此看来,在野党在这场网路开发战中,依然占据上风,但是在国阵领袖如阿都拉和纳吉等人掌握技巧后,情况可能很快就有转变。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20日星期一

重檢09年財政預算

刊登于2008年10月20日《东方日报》:

我國明年的財政預算,創紀錄地將撥款207.9億令吉予開支。這種過於樂觀的營收預測,只會導致我國政府連續兩年未能達到其預算的赤字目標。

儘管預計的財政赤字從2007年的3.2%下降到2008年的3.1%,首相在不久前宣佈政府已無法遏制赤字,今年赤字將增至4.8%。讓人遺憾的是政府是在收入大增的情況下仍擴大赤字,因為2007/8年大幅攀升的石油價格,讓政府的收入從原先預計的1471.0億令吉增加了RM14.5億令吉。

明年的預算赤字雖是3.6%,然而由美國引發的全球金融市場動盪,將導致預算開支不可能達到赤字目標。

2009年財政預算案,政府已預計從石油領域貢獻中獲得75億令吉的豐厚收入,這占總收入的46.4%。這領域貢獻的預測是假設全球原油價格仍高居不下,及明年我國出產的塔皮斯混合原油價(Tapis Blend)平均每桶125美元。

然而,隨著全球經濟衰退和需求的減少,石油價格急劇下降,塔皮斯混合原油價已跌至低於100美元。幾乎所有分析師都認為明年是黯淡的一年,預計油價會進一步下滑。


若原油價下滑超過20%以上,政府的收入將嚴重受到影響。若塔皮斯混合原油每桶100美元,政府就自該領域失去大約14億令吉的收入。

若沒有計劃減少開支,這將意味著政府的財赤會增至5.4%,岌岌可危。

縱使公司稅削減了1%,個人所得稅將降低,全球經濟正放緩,政府仍預測將從個人、合作社及企業所得稅獲取3.3億令吉,或增加6.7%的收入。每桶棕櫚油原油的價錢目前雖已低於1800令吉,政府仍估計明年每桶平均價3000令吉。這些稅收受到的挑戰,會進一步削弱政府的財經政策能力。

國會從這星期開始辯論2009年財政預算,在此呼籲新的財長拿督斯裡納吉在議會中修訂、改進或提出新的財政預算案。這很必要,因前財長在提呈了預算案後發生了許多重大事件,包括全球金融市場及種植商品價格的崩潰。

新財長的首要任務,是削減近年來由阿都拉執政導致的從2004年80.5億令吉增至2009年154.2億令吉,或91.6%的激增經營開支。

鑒於經濟動盪,拿督斯裡納吉不該僅發表我國經濟基礎穩健的言論,更應採取行動展現出他管理國家經濟的能力來安撫投資者,恢復他們對我國經濟的信心。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17日星期五

属政府地 “千百家马华会所违建”

转载自《南洋商报》:

(八打灵再也16日讯)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披露,八打灵县土地局的资料显示,千百家村马华会所坐落的地段属于政府地段,因此他将要求八打灵再也市政厅深入调查此事。

他说,一旦发现属实,有关地段必须归还雪兰莪州政府。

他说,本身是于日前接获消息,指有关会所坐落在政府地,遂前往八打灵县土地局查证,查悉有关地段确实属于政府地。

他说,有关会所在村内设立逾20年,面积逾5000平方尺,平时充作村民的多元用途礼堂,进行各类活动,用户每月都必须缴付租金。另外,会所外面分别有一档糕点档及熟食档。

“根据土地局的资料显示,有关地段属于政府地,因此理应归还雪州政府,以便更充分被使用,利惠村民。”

他是于星期四召开记者会这样说。出席者包括千百家村村长邢福基。

他说,他将致函灵市政厅要求展开进一步调查,以再三确认有关地段的地主。

“基于有关会所启用多时,目前仅有土地局的文件显示该地段属于政府地,所以当局有必要深入地调查,以证实是属于政府地。”

他说,一旦获得证实,州政府将会收回及接管有关会所,届时会所可以充作村长办事及服务村民的地方,或其他活动的场所。

“我们不会针对会所外的档口,只是需要厘清有关会所土地的拥有者。”


继续阅读...

《前鋒報》又成朝野焦點‧刺殺議員小說引激辯

转载自《星洲日报》:

(吉隆坡)刊登在《馬來西亞前鋒報星期刊》的刺殺華裔國會議員小說,成為週三(10月15日)朝野議員辯論的焦點課題。

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呼吁各朝野議員,包括拉查里應該不計較政黨背景,挺身而出否決這樣煽動人民的文章。

章瑛:煽動仇恨

行動黨大山腳區國會議員章瑛表示,《前鋒報》所刊登的這篇小說,似乎要煽動一些人的仇恨。

她不理解,為何要寫這樣不健康的小說來影射士布爹區國會議員郭素沁。

不過, 拉查里依布拉欣認為,郭素沁如果不滿有關小說,應該如她之前對付《馬西亞前鋒報》一樣,尋求法律管道由法庭做裁決有關小說是否具煽動性。

他也慨嘆這樣的爭論會出現在主流報章,現在值得關注的是人民似乎充滿疑惑和混淆,感覺現在出現在主流報章的新聞都是假的,反而在部落格所出現的報道和新聞反而是真實的。


继续阅读...

暗諷議員缺經濟學常識 阿茲敏建議辦課程

转载自《中国报》:

(吉隆坡16日訊)鵝嘜區國會議員阿茲敏暗諷國陣議員缺乏基本經濟學常識,國會應舉辦經濟學課程,讓他們上課,加強經濟學基礎。
他今日在國會下議院辯論2009年財政預算案時,被國陣議員圍攻,獲八打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聲援時,如此建議。

潘氏認為,1997年我國的確面臨類似目前的經濟風暴,但當時國際原油價格僅介于每桶12至15美元,非如今日達致每桶70多美元。

他認為,1997年經濟風暴與目前全球面臨的經濟風暴,不能相提並論。

阿茲敏得意洋洋說:“這就是民聯議員的厲害!”

他建議八打靈北區國會議員開放授課教經濟學,參與的學員包括京那巴登岸(邦莫達)、古打毛律(阿都拉曼)、四加亭(莫哈末阿茲)、民都魯(拿督斯里張慶信)和巴株巴轄(莫哈末弗安)等國陣議員。

阿茲敏阿里也建議,抽起四加亭國會議員的名字,因年事已高,不必上課。


继续阅读...

刁曼岛沉船事件一周年 罹难者家属冀获解释

转载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16日讯)刁曼岛沉船事件一周年,罹难者家属对失去家人的伤痛至今难忘,而他们唯一的希望是交通部能给他们一个解释。

死者黄双龙的妻子成美英、姐姐黄素清、姐夫陈有安周四在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的陪同下呈交备忘录予交通部长拿督翁诗杰。

刘永山指出,海鸥渡轮自去年10月13日在刁曼岛沉船一年后,交通部至今都没有任何解释,死者家属周四呈交的备忘录是要追究交通部在这起事件上的调查进展及行动。

他表示,在发生意外后,前交通部长陈广才也宣布成立两个委员会,即由交通部秘书长拿督查卡利亚所领导的调查委员会,以调查是否有出现任何官员疏漏的问题,而且马来西亚半岛海事局主任拿督阿曼奥斯曼也领导一个委员会调查海欧渡轮是否有涉及超载。

“反对党国会议员将会在辩论财政预算案时提出,希望翁诗杰能给予一个交代。”他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作出这样的呼吁,出席的有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

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也表示,沉船事件不只牺牲了性命,也会影响到旅游业的的发展,而目前需要了解该肇事的船是否已经合法、安全使用。

另外,他也促请交通部在过去三四年所发生的巴士意外事件后所成立的调查委员会公开调查报告。


继续阅读...

内政部无法提证据,不應針對興權會

转载自《光华日报》、《星洲日报》:

人民联盟严厉谴责内政部长拿督斯里赛哈密草率的把兴权会列为非法组织,而且所提出的理由没有说服力。

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提到,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而政府一再透过兴权会玩弄种族课题,这是非常威胁的事情。

他敦促政府必须正视社会边缘社群所面对问题,以免引起民怨。

行動黨全國宣傳秘書潘儉偉說,他不明白政府如何定義興權會的“會員”,是不是只要穿著興權會的衣服就被認為是會員?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16日星期四

千百家村水患非上任後才發生

转载自《光明日报》:


潘儉偉(左)向千百家村村民了解情況。(圖:光明日報)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民主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指出,卡尤阿拉河(Sungai Kayu Ara)河流污染與積滿垃圾的問題已困擾當地居民長達10年,並非他上任後數個月才發生的。他非議該區前國會議員發表對人不對事的指責,並聲稱本身上任半年迄今,一直非常關心千百家村的事件。

“我接受別人對我的批評,惟該問題本由水利灌溉局的責任,可是某些人卻只對我作出指責,而非對相關單位作出批評。”

中選後關注河流問題

他表示,他明白問題主要根源是政府部門,因此自上任迄今從未對前國陣議員作出任何指責,如今對方卻對他作出如此不公平的指責。

他說,他在中選後非常關注該河流的問題,並於5月21日與當地居民會面,討論該問題的長期解決方案。

此外,他也在6月19日聯同水利灌溉局、八打靈再也市政廳衛生組、執法組和土地局官員巡視尋求解決方法。

“靈市政廳已成立特別小組處理該河流問題,預計該小組將在月杪展開首次的會議,而部分市議員也將加入該小組。”

已促水利局加深河床

他表示,他在千百家村發生水患時已接獲通知,千百家州議員謝永賢、八打靈再也市議員,以及千百家村村長邢福基也馬上趕到現場瞭解,他本身則因出席一項會議而無法趕到。

他坦言,當天無法出席並不表示不關心,且不是所有的活動都要勞師動眾出席,大家應該分工合作,互相配合處理問題。

“謝永賢已要求福利部對於40戶水患災黎給予援助,我也在13日致函水利灌溉局要求當局即刻采取搶修行動,維修崩塌的河堤和加深河床,以容納更多的水量,防止河流因無法負荷溢出的問題發生。”

排水規劃欠妥導致水患

潘儉偉說,水患的根本問題是該河流的上游部分與附近地區的因過度發展和缺乏完善規劃與排水系統導致而成。

他表示,河流的上游即哥打白沙羅原是森林區,但該森林因用來作為屋業發展,導致森林的樹木被砍伐,造成水量直接流入河流,加上垃圾阻塞問題,導致河流在大雨時泛濫成災。

他指出,該河流的附近有許多的非法木屋,然而有關當局卻沒有采取嚴厲行動解決問題,進而衍生多種問題,其中包括將垃圾垃圾丟入河里。

“我曾多次詢問有關當局有關提升河流的事項,惟當局每次都已缺乏經費敷衍了事。水利灌溉局隸屬聯邦政府管轄,當局該視乎情況衡量,並撥出款項來提升河流。”

當局應先處理非法屋問題

潘儉偉指出,謝永賢將於今日(週三,10月15日)與八打靈縣土地局、八打靈再也市政廳河流與水利灌溉工程組、公共工程組和市議員開會商討水患事項。

“盡管如此,有關當局需在短期內先處理河流旁的非法木屋問題、清理河流的垃圾和挖深河床。”

他說,他已將呈交一封信件給水利灌溉局,以及將在國會提呈相關部門的部長,促請當局關注此事件。

村長:代議士努力有目共睹

千百家村村長邢福基表示,該區人民代議士所作出的努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該河流的問題也非新任議員上任後才存在。

“身為村長的我並沒涉及任何政治,此課題更不該政治化,我對於此言論感到失望不已。”

他說,該居民委員會積極的處理問題,並籌募設立會所。除了水患外,仍有其他的問題需要關注,其中包括骨痛熱症,這些都不能被忽略。

“雖然目前本村未發生任何骨痛熱症病例,惟預防勝於治療,不能等到事情發生後才補救。大家該分工合作,該事情處理好。”


继续阅读...

季度加深千百家村河流?‧潘儉偉向周美芬索證據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發表文告,針對周美芬週二(14日)在報章上有關八打靈再也北區千百家新村水災問題的談話發表談話。

他表示,周美芬聲稱她要求水利灌溉局執行每季度河流深化 ,他對此挑戰她拿出每季度完成河流深化的證據。

“我從居民那兒得知,河流已有一年多未加深了。此外,加強河岸未完成,顯然是由於缺乏預算。”

第二,他在贏得了選舉兩個月內已經提出了水災問題,因在3和4月已經有兩三次水災。“周美芬是否說,3和4月發生的水災是由我們而起的呢?”

第三,周美芬將水災的發生歸咎於人民代表,但沒有同時批評她的國陣同僚直接負責確保國家的河流得到妥善維修的天然資源與環境部部長。

指沒從根源解決問題

第四,她的發表也同時顯示了另一個議題──她作為了8年國會議員的表現,所謂的“季度深化河流”若有實際遵循,今天它仍然會導致大水災嗎?

“顯然地,她沒有從根源解決問題。肆意破壞在雪蘭莪州的森林資源、過度開發,尤阿拉河沿河岸有許多高密度發展計劃剛好在選舉之前被核准、不良的排水規劃和維修、不受約束,沿河的棚戶區和非法住宅的增長導致河流污染和充塞是使情況不斷惡化的主要原因,才造成了我們今天面臨的水災情況。到底周美芬在她是國會議員時為防止和根除這一問題上做了些什麼?”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15日星期三

國陣否定綜合症

刊登于2008年10月15日《中国报》:

我們國陣政府患了一種病,也就是越來越嚴重的否定綜合症(Denial Syndrome)。明明是將國內少數民族邊緣化,卻否認。國陣政府明明是濫用了國法壓迫媒體與言論自由,國陣也否認。有關方面明明是不公道地把無辜的記者及政客逮捕了,卻仍是否認。
現在,全球經濟面臨巨大的危機,馬來西亞國陣政府同樣地顯示它們是否定症候群。

大約一年前的10月9日,美國股市達到了歷史上道瓊斯工業最高的平均指數14164點。一年后的10月10日,同樣的指數已經失去了40.3%或5713點,僅剩下8451點。

大馬經濟不會衰退

美國股市最后一次看到那么低的指數也是超過5年前的事了。換句話說,4年的牛市,在短短的一年內就完全消失了。起得快,跌得更加快。

我們本地的股市,吉隆坡綜合指數也今年1月15日達到了歷史上最高的1505點,它也在不到10個月內跌至934點,或損失了37.9%。在我們最后一次面對如此情況時,是在亞洲金融風暴。


經濟分析家的討論重點並不是在于是否全球經濟會衰退,而是到底這一次的風暴會長達多久。就連我們的鄰居,經濟穩健的新加坡,它的政府已宣佈這一次的衰退可能會長達兩年。

然而,到了今天,我們可愛的首相還在安慰自己,並向大家宣佈大馬的經濟能承受這次全球的經濟危機壓力,也不會有經濟衰退現象。他還解釋,馬來西亞有強勁的經濟基礎以及享受政治的穩定。

他還說:“我們擁有非常強大的儲備金,我們的貿易順差仍然是強大的,我們的國內儲蓄也很高,我們的貨幣是穩定的,不受波動。”

但以上所提出的因素,新加坡不是更加強嗎?為何它們覺得經濟會衰退呢?難道我們大馬經濟有特別的仙丹,讓我們在一個全球性的經濟狀況不受嚴重性的干擾?

幾天前,我們新財政部長兼副首相,第二財政部長及國際貿易與工業部長都表示對大馬經濟樂觀的看法。他們所強調的這些話是為了加強投資者與商家對大馬經濟的信心。

但是,國陣領袖那么的表達方式只會讓投資者與商家對大馬經濟更加無信心,因為他們會覺得我國政府沒嚴正地看待在發生中的經濟危機,也同時不會採取一些重要的措施來面對眼前的艱難挑戰。

如果國陣政府還不清醒,仍繼續患上否定綜合症,依我看大馬的經濟前景會是越來越糟糕。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14日星期二

水利局清理沙石‧謝永賢:大雨延展工程

转载自《星洲日報》: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行動黨百樂鎮州議員謝永賢指出,河流及水利灌溉局已於日前清理著卡尤阿拉河內的沙石工程,只是沒有預料到連日大雨,工程被迫延展。

他說,一般上該河內的沙石,有必要每年清理2次,惟今年卻是首次進行,而且在他上任以來,千百家新村也在5月份曾經發生小型水災,所以周美芬所指千百家村自2006年後不再發生水災,是誤導民眾的說法。

SS2商業區溝渠積滿油渣

他指出,上個星期他連同八打靈再也市議員巡視靈市SS2商業區,發現該區的溝渠積滿油渣,溝渠堵塞的問題相當嚴重,小販甚至透露阿南弗拉等相關單位,10年來從未清理溝渠的油渣問題。

他表示,他將在近日來連同市議員及公正黨武吉蘭樟州議員黃潔冰召開會議,商討如何提升靈市的排水系統,一勞永逸解決靈市的水患問題。

刑福基:潘儉偉要求加速工程

另外,千百家新村村長刑福基表示,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一直都向河流及水利灌溉局施壓,要求加速河內挖砂石工程。

他說,該村一直以來都有發生水災,他們將會針對水災,進行簽名運動,要求獲當局的正視。根據文件,水利灌溉局每3個月都會來清理。


继续阅读...

全球經濟風暴在惡化

刊登于2008年10月13日《东方日报》:

在去年10月9日,美國股市達到歷史上最高的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14,164點。一年後,指數已經減少了34.6%或損失了4,906點,剩下9,258點。最後一次看到美國股市那麼低的指數也差不多是5年前的事了。換句話說,4年的牛市,在短短的一年內就完全消失了。起得快,跌得更快。

問題是,如果只是股價跌了35%,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是,這次的風暴牽涉到美國金融領域,也是世界最大最有勢力的市場崩潰引起的。就算我們把現在的情況形容成「金融世界末日」,也許不算太誇張。

全球最大間的保險公司美國國際集團(AIG)從最高的市價(market capitalisation),1千788億美元跌至目前最低546億,失去了97%的市價。為了要挽救AIG,美聯儲上個月提供了一項巨額850億美元的貸款給該公司。但是在短短的一個月內,美聯儲又得把這信用額度再增372億美元。

因應這次金融危機,美國國會在上個星期也批准了一個7千億美元的紓困方案。

然而到目前為此,所看到的危機只是來自房屋抵押貸款的風暴。由於美國流動資金太多,導致許多金融公司使用過度寬鬆的貸款條件來借錢予消費者買房子。分析員估計次級抵押信貸佔了房屋抵押貸款的三分之一,也引起了不可持續的過高房價的狀況。

房價泡沫破滅後,不只次級抵押信貸受影響,就連普通貸款也受害了。這是因為消費者已經沒有能力償還他們的分期貸款。

除此之外,加劇危機的情況是美國金融公司在這5到6年以來把這些貸款,包括次級抵押信貸包裝成債務抵押債券,使用「槓桿」的方式再另賣給全球金融與投資公司。美國房價大跌,也導致許多巨大藍籌股金融公司如貝爾斯登及雷曼兄弟,也是美國第四大的投資銀行倒閉了。

問題是,除了房屋抵押貸款受害,還有其他危機嗎?其他危機是存在的,而且可能還更巨大。美國統計指出,現在信用卡債務被勾銷的數量已經超越兩年前的情況33%。數據也指差不多35%的信用卡持有人,已開始出現拖欠的狀況。美國信用卡的債務高達1萬億。同時,其他消費者債務如汽車貸款也估計有1萬5千億美元。

如果金融危機引起經濟不景氣,消費者無法償還消費信貸,那麼好戲真的還是在後頭。2009年的土牛也許會給熊哥烤成牛排,吃得痛快淋漓!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13日星期一

經濟低迷捐款銳減‧慈善機構叫苦


潘儉偉邀公眾商家資助(左)表示,在經濟低迷之際,私人界和企業為減少開支而減低對外捐款,令慈善機構捐款明顯大幅度下跌。(圖:光明日報)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披露,全球經濟股市低迷,慈善機構首當其沖受到嚴重影響,私人界和企業為減少開支而減低對外捐款,令慈善機構苦不堪言,捐款明顯大幅度下跌。

他今日(週日,10月12日)出席馬來西亞腎臟基金會繽紛色彩義賣會時表示,近數月來,類似的情況非常明顯,但慈善與福利機構的開銷不會因經濟不景而減少;反之,由於更多的公眾受到經濟影響,而需要幫助。

吁私人界續捐款

他希望私人企業在這段期間依然能伸出援手,繼續捐助款項給慈善與福利機構,以便讓更多有需要的人士受惠。

他補充,倘若私人界或企業有意協助,但卻沒有相關聯絡,他則能提供相關資訊和配合,大家攜手為我國創造光明的前程。


出席這項活動者尚有馬來西亞腎臟基金會主席SS基爾、財政戴男坤、Crest builder控股公司自執行董事楊昌銘、 八打靈再也14區睦鄰計劃主席鄭展其,以及林盛敏。

馬來西亞腎臟基金會首席執行員胡榮峻說,基金會旗下洗腎中心每月開銷高達100萬令吉,其中部分由政府津貼和病患自行繳付,其余20至30%費用則來自公眾。

他承認,受到通貨膨脹影響,今年年中的公眾捐款明顯減少。他希望公眾能慷慨解囊,協助更多的病患。

他說,過去舉辦多項籌募活動,此次的義賣會更有多達32個檔口和組織參與,令活動生色不少。這項活動吸引了逾5000公眾參與,相信能達到5萬令吉的目標。

任何有意捐助馬來西亞腎臟基金會者,可撥打1-300-883-110,或瀏覽www.nkf.org.my。


继续阅读...

百樂鎮州議員謝永賢舉辦的籌款宴會

转载自《星洲日報》:


潘儉偉(左起)、郭素沁、東姑阿都阿茲、劉永山及瑪麗娜共同出席宴會。後排右二為謝永賢。 (圖:星洲日報)

潘儉偉:預算案不足應付經濟狀況

潘儉偉指出,目前全球發生金融海嘯,引發股市狂瀉,而首相早前提呈的2009年度財政預算案,並不足以應付大馬目前的經濟狀況。

他質問政府,既然副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已擔任財政部長,是否意味政府必須重新提呈新的預算案?

“若政府無法妥善管理經濟,應交由民聯接手政權,我們擁有許多經濟專才,能夠提出更佳的解決方案。”


继续阅读...

白小未獲重開公函 家長不敢為孩子報讀

转载自《中国报》:

(八打靈再也10日訊)“名不正,言不順”,教育部遲遲未發出白小原校重開公函,使致家長不敢貿貿然為孩子報讀白小。
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指出,雖然教育部副部長魏家祥早前指白小原校將在明年重開,不過,教育部至今仍未發出公函,100%證明白小原校重開。

他說,也因此,許多家長對白小重開一事感到質疑,不敢貿然替小孩報讀白小原校。

冀政府關注

他相信白小原校會否更改校名一事,未有答案,以致教育部遲遲未發出重開學校的公函。

他促請教育部盡快發出學校重開公函,除了鼓勵更多學生報讀白小,也讓校方更方便處理學生登記事宜。

他今日巡視白小原校時,這么指出。陪同者有甘榜東姑區州議員劉永山、百樂鎮區州議員謝永賢、八打靈再也市議員張菲倩、白小工委會代主席邱俊華、白沙羅新村村長陳國光、白小原校校長黃真莉等人。


歐陽捍華說,他將把白小原校重開課題,在來臨國會上提出,冀請政府關注。

另外,劉永山指出,此次巡視的目的,是要瞭解白小原校最新狀況,硬體設施是否充足,為明年白小重開做出準備。

他說,教育部之前所列出的重開條件,是每年級必須至少要有15名學生人數。

他促請居住附近家長,為孩子報名到白小原校就讀,以便白小重開成功。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9日星期四

2008年10月8日星期三

伯拉時代結束了

刊登于2008年10月8日《中国报》:

在短短5年內,馬來西亞人經歷了不可想像的政治轉變。

我還記得當阿都拉上任首相時,我本身感到很高興,還會有一點心馳神往,期待新首相帶來新的變化。更何況,前首相馬哈迪也領導了20多年,許多與我相近年齡層的大馬公民根本沒有其他首相執政的經驗或印象。

那時我對阿都拉的印象相當正面。他的人看起來很有誠意,又是一位很虔誠的回教徒,更何況他不是一位政治方面很狠的領袖。當然,看多主流媒體后,對新首相的印象更加正面。

雖然阿都拉在決策方面可能有一些缺點,然而在他身邊有一位年輕有為的牛津大學畢業生凱裡協助,所以在國家各個領域政策問題,我當時不太擔心。

2004年大選,雖然我的票投給郭素沁(不可不投給她),然而我對阿都拉得到創紀錄的大選勝利並不感意外,反而覺得我們大馬公民必須給這位新首相一個機會,實踐他對人民的承諾。

他說他會消滅馬來西亞的惡劣貪污狀況。他也承諾會設立一個更有正義感與獨立性的司法機關。他更答應會在經濟及政治領域使用公平的政策對待所有大馬公民。他很大聲的宣佈,雖然他來自巫統,但他會聆聽所有人民的心聲,成為全民首相。

現在回頭看,很明顯的,人民對阿都拉的期待與期望完全破滅了,最后只有失望。就算仔細研究,我們真的很難找到一些比較正面的成就可用來象征阿都拉這5年的政績。

我本身在2006年年初就開始放棄了對國陣政府抱有任何希望。當然今年3月8日大選成績宣佈后,我們也看到了大部分大馬人對阿都拉的失望。一位首相在沒有任何經濟風暴時失去了27%的國會議席,是不簡單的一件事。

最反常與可惜的,是阿都拉的失敗並非因為他盡了力履行他所承諾的改革行動,而是因為他太關心巫統黨內的抗爭及反對這些改革運動。最糟糕的是,他不只讓人民失望,他所“保護”的巫統黨員與領袖也乘機把他拉下台,讓他兩頭不到岸。

很可能,在歷史上,如果我們客氣一點,就把他形容成一位“睡覺”首相。其他的形容呢,就別再提了吧。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7日星期二

大馬千人素宴慶中秋

【人間社記者陳玉苗八打靈報導】為籌募馬來西亞佛光文教中心功德堂翻修工程費,佛光會大學園分會四日晚上,在雙溪威華小禮堂聯合主辦「眾緣和諧」慶中秋千人素宴,大眾享用美味的素食之餘,也欣賞精采的表演,使現場洋溢歡樂氣氛。

現場除歌手莊學忠、劉秋儀、陳薇芝演唱膾炙人口的歌曲,還有中國上海雜技團的精采雜技表演,讓觀眾拍案叫絕;另外佛光文教中心的青年團、合唱團及兒童班也呈獻歌舞表演。

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致詞表示,大馬是個多元文化與宗教的國家,在憲法下擁有信仰各宗教的自由,而民眾也必須堅持宗教自由。


继续阅读...

《美国金融危机与大马股市前景》讲座

讲座详情如下:
东方日报、华总青经济社会研究局、宗乡青直辖区分会联办
日期:2008年10月7日
时间:7.30PM入场,8.00PM正式开始
地点:华总谢富年礼堂(隆雪华堂二楼)

主持人:胡逸山博士(美国加里福尼亚大学法学博士)
主讲人:
1)潘俭伟(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前新加坡上市公司总裁)
2)何启斌博士(政治与经济评论人、金融课题专家)
3)骆敏源(股市技术分析家、纵横股海数十年)

联络:《东方日报》企业公关部03-26916336(EXT 172 & 178)


继续阅读...

經營開支超過發展開支‧潘儉偉:不利經濟發展

转载自《星洲日报》:


新山留台同學會贈送紀念品給潘儉偉。左起為:行動黨柔佛州委會主席巫程豪,潘儉偉、新山留台同學會副會長葉用芳和會長周綿傑。(圖:星洲日報)

(柔佛‧新山)經濟專才兼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表示,大馬經濟收入太過依賴石油,再加上國家財政“經營開支”遠遠大於“發展開支”,使得國家經濟發展停滯不前,並潛藏危機。

新山留台同學會於週日(5日)早在新山留台同學會舉辦“2009年財政預算案:是苦或是甜?”講座。潘儉偉在受邀演講時透露,2009年財政預算案的總開支是2079億令吉,這包括:1542億令吉的“經營開支”和537億令吉的“發展開支”。

也是行動黨組織秘書的潘儉偉解釋,所謂經營開支,指的是租金、維修費、公務員的薪金、賠償大道的費用等,至於發展開支則包括:建造新大道、建新學校以及建造新的系統等。過於龐大的經營開支不利國家經濟的發展。

他說,大馬每年獲得持續的經濟成長,國民平均收入不斷增加。其實,這並非人民收入增加,而是國家因油價猛漲,獲得更多的收入。

他指出,根據研究報告,大馬的石油將在22年後被開採完。過於依賴石油收入的大馬經濟,屆時,將面臨危機。可是,新財政預算案並沒居安思危,不但沒積極開發其他收入來源,也沒積極提昇國家的發展和加強人力資源的培訓。

預算開支破新高

他說,在過去12年來,國家財政預算案的開支都破新高。1999年財政預算案的經營開支是470億,惟到了2009年的預算案卻調高至1542億令吉,足足增加2倍。

“在馬哈迪時代的發展開支佔逾30%,但是,阿都拉時代卻降至25至28%。”

他指出,經營開支過度,衍生官員貪污和無能問題,增聘過多公務員是造成經營開支過度的因素之一。
他舉例,大馬每1000人中就有46人是公務員,印尼的比例是1000人比17人,日本是1000人比三十多人。從2000年至2007年,大馬的公務員從89萬人增加至130餘萬人。

潘儉偉:不同於97年亞洲風暴
美國金融危機影響全球


潘儉偉表示,除了美國之外,歐洲國家的銀行業也先後出現金融危機。這次的金融危機是全球性的,不同於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

潘儉偉指出,在1997年受金融危機影響的主要為亞洲國家,對美國經濟並未造成影響,故大馬的制造業產品以及原料(石油、棕油)仍能順利出口到美國,並以此得以挽救大馬經濟。

大馬將會直接受到影響

他說,美國經濟出問題,大馬會直接受到影響。

他表示,大馬原產品或加工產品雖然多出口到中國或東南亞國家,唯這些產品最後還是出口到美國。若美國減少進口這些產品,勢必也將拖累大馬經濟。

他認為,新財政預算案不僅忽略了中小企業與製造業,更遺忘了信息與通訊科技知識經濟的發展。此外,預算案雖然把貧窮線從400令吉上調至700令吉,以及宣佈撥款350億令吉予公共交通領域,但是這些措施對老百姓幫助不大,並未真正惠及中下階層人民。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6日星期一

虛偽的神廟政治

刊登于2008年10月3日《东方日报》:

安邦再也市議會摧毀印度神廟的風波,創造了一個寶貴的機會,讓有正義感的國陣領袖批評雪州民聯政府。

上個星期,安邦再也市議會在沒得到州政府的批准下,把一間建在森林保護區約有20年歷史的印度廟給摧毀了。國陣印度國大黨趁此機會大罵民聯政府一頓。國大黨主席三美威魯還要求雪州政府向人民道歉,因為安邦再也市議會是雪州政府的一部分。

做錯事道歉,是應該的。但是,沒有一位國大黨領袖敢站出來要求前州政府國陣作出同樣的道歉,縱使同一間廟已被前州政府摧毀了3次!現在就連該廟的主席都已發了文告,要求三美威魯若未有建設性的提議,就不要插手此事。

同樣的,親愛的馬華領袖也突然間找到了自己的聲音。馬華雪州婦女組主席,或許也是未來全國婦女組主席的周美芬,也譴責民聯州政府沒有遵守承諾保護宗教活動場所。她還說,民聯各政黨的宣言和承諾只是為了欺騙人民以撈取選票。

對此,我感到相當有趣,因為他們竟然連這種話也說得出口。在前雪州政府這些年來摧毀幾十間廟的時候,我們從沒聽過這些領袖發表反對或者至少感到遺憾的言論。

更何況,前雪州莎亞南市政局摧毀巴登爪哇的百年興都廟事件,其實是導致興都權益會誕生的主因,而前雪州州務大臣莫哈末基爾多益不僅未曾向大馬人民道歉,至今還堅持否認犯錯。為何我們卻沒聽到以上領袖,要求前州務大臣代表國陣向人民道歉?

至少,除了批評,鑒於這些國陣成員黨已獲州政府批准與分配了許多土地,他們應該撥出一小片土地給這些不幸的神廟。例如,最近被揭發的萬達鎮發展商保留以興建泰米爾文小學以及電信塔所交給州政府的空地,都被國大與民政黨「買」去了。如果這些政黨還有一點正義感,就應該把這些土地還給州政府,或者捐給慈善機構如建築神廟。

雖然民聯政府只是執政了半年多,卻已批准了27片政府土地,並以優惠價撥給宗教活動場所,其中包括7間印度廟。這是在莫哈末基爾多益領導之下的國陣州政府,從來沒有的舉動。因此,但願國陣領袖在批評之前先照一照鏡子。

民聯不會「敢說不敢當」,有關官員目前暫停職以進行調查,州政府也已宣佈會嚴厲地懲罰有關官員,讓其他市議會及官員們知道這個新政府有誠意,不會容忍任何違反州政策的行為。


继续阅读...

2008年10月2日星期四

拉惹柏特拉:生日快樂

刊登于2008年10月1日《中国报》:

9月27日是拉惹柏特拉的生日,在這裡向他說一聲遲來的生日快樂。我也要借此告訴他,即使今年的生日不好過,還是要堅強地過下去。

內安法令的折磨已經從郭素沁身上遠離,但是,拉惹柏特拉及許多內安法令扣留者,卻還在甘文丁忍受與家人分離的痛苦。他們在莫名其妙情況下,不經審訊被逮捕,還要因此被關上兩年、3年、10年、20年,甚至是更久。

內安法令第73(1)條文闡明,任何被懷疑危害國家安全的人,都可以被警方扣留達60天之久,警方不需要有扣留令。過后,在內政部長授權下,還可以繼續扣留兩年(法令第8條),這類兩年的扣留令,可以一直更新延續下去。

1987年因華小高職風波而引發的茅草行動,是當局援引內安法令扣留最多人的一次;當時107名朝野政黨領袖、華教人士、環保分子、社運分子,以及宗教人士等被逮捕,使整個社會陷入不安之中。


有傳言說這一次的逮捕行動,是第二次茅草行動,我們慶幸情況沒有當年來得糟糕。然而,即使情況沒有當年嚴重,不代表逮捕行動存在合理性。任何不經調查、審訊下的逮捕行動,都違背了人的基本人權。

無論是被扣留不足24小時的記者陳雲清,被拘留長達一周之久的郭素沁,還是將被延長扣留長達兩年的拉惹柏特拉,都不應該遭受到內安法令的迫害。再加上扣留營中多達60余人的扣留犯,他們其實都是無辜的政治迫害犧牲者。

我深切瞭解到扣留犯家人面對內安法令的無助,以及憤慨。但是,他們需要更多人的支持,來廢除這一條不合理的法令。無論是替換政權,還是強力施壓,全馬來西亞人民有必要要求國陣政權刪除這一條不合時宜的法令,讓被冤枉的人重見光明!

拉惹柏特拉的扣留不會是白費的,他提醒更多人正視這一條法令帶來的威脅與迫害。他讓大家知道,如果繼續放縱霸權,所有人都有可能受到進一步的禍害。

每個人都能夠盡一分力。從今天起,對你所見到的每一個人,轉述內安法令的惡毒,以及喚醒大家支持廢除這一條不合情理的法令。

拉惹柏特拉的生日會是快樂的,如果大家都能從他的逮捕中覺醒,及積極推動一個更健全的民主社會。


继续阅读...